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聊斋

4394浏览    269参与
藏痣_狗肉
这个《聊斋天残岭》是第一次听完...

这个《聊斋天残岭》是第一次听完,没想到最后一句是这样的话。

大爷反复讲香炉里燃着的香一直没有变短,我脑子里就想起了《六爻》里面扶摇山重见天日,“人间百年,山色依旧”,山上的人也只是睡着了,醒来已是百年之后……

这个《聊斋天残岭》是第一次听完,没想到最后一句是这样的话。

大爷反复讲香炉里燃着的香一直没有变短,我脑子里就想起了《六爻》里面扶摇山重见天日,“人间百年,山色依旧”,山上的人也只是睡着了,醒来已是百年之后……

木魅

逢魔(2)

       女见二人,口称佛号,施礼而去,燕生不闻不见,只呆呆痴望,浑不知今夕何夕,道人唤之三声,方寤。此时夜幕已降,繁星点点,二人循来路而返,欲问知究竟。遇一寺僧,言乃村中孤女,家近于此,日日礼佛,是一虔诚信徒。


       至就寝,燕生犹神思恍惚,念念不得忘。道人觉斯地斯人,斯景斯事,皆似梦非梦,亦真亦幻,心下暗道不妥,细思之又不得其旨,辗转难眠,古刹、幽竹、美人,忽现忽隐,明明灭灭,沉浮于脑海之中。


       夜半,道人乍醒,微闻人声窸窣于窗外,...








       女见二人,口称佛号,施礼而去,燕生不闻不见,只呆呆痴望,浑不知今夕何夕,道人唤之三声,方寤。此时夜幕已降,繁星点点,二人循来路而返,欲问知究竟。遇一寺僧,言乃村中孤女,家近于此,日日礼佛,是一虔诚信徒。


       至就寝,燕生犹神思恍惚,念念不得忘。道人觉斯地斯人,斯景斯事,皆似梦非梦,亦真亦幻,心下暗道不妥,细思之又不得其旨,辗转难眠,古刹、幽竹、美人,忽现忽隐,明明灭灭,沉浮于脑海之中。


       夜半,道人乍醒,微闻人声窸窣于窗外,遂起身披衣,往探之。见佛堂有点点烛光,影影绰绰,近前,诵经声渐显于耳,隔窗窥之,乃一僧盘坐蒲团之上,念《心经》不已。道人定睛细看,却是一惊,多少迷障梦魇尽吓去了——


       观此僧之貌,竟与白日所见之女类极!

沅居琐记

【仿聊斋】夏鸣虫

川蜀地每至夏日,辄蝉鸣如潮,昼夜不绝 。若居深山别院,潜首治学,书声相伴,清韵非丝竹可及,纵琴奏“流水”之音,亦让一射之地耳。


一生居别院者,夏夜作洛生咏,忽闻有外有女子相和之声,生开门视之,乃一妙龄佳人,绝殊离俗,秀妍无瑕,自云此山居士之女,小字蕙姑,慕生清和之音,故有此夜奔之举。


生与之欢好数日,柔情益笃,欲有婚姻之约,女婉词以拒,曰不日将徙,容后再议。生不舍,曰:“何日将去?可再会否?”女曰:“梧叶落日则合家俱迁,恐不及辞,明岁小满前后,或有家眷复归。”


后数日,女果不至。生虽读书如旧,时郁郁而思之,至次年夏日,一女来,自述为蕙姑叔伯姊妹,愿侍枕席。未及数月,至秋...

川蜀地每至夏日,辄蝉鸣如潮,昼夜不绝 。若居深山别院,潜首治学,书声相伴,清韵非丝竹可及,纵琴奏“流水”之音,亦让一射之地耳。


一生居别院者,夏夜作洛生咏,忽闻有外有女子相和之声,生开门视之,乃一妙龄佳人,绝殊离俗,秀妍无瑕,自云此山居士之女,小字蕙姑,慕生清和之音,故有此夜奔之举。


生与之欢好数日,柔情益笃,欲有婚姻之约,女婉词以拒,曰不日将徙,容后再议。生不舍,曰:“何日将去?可再会否?”女曰:“梧叶落日则合家俱迁,恐不及辞,明岁小满前后,或有家眷复归。”


后数日,女果不至。生虽读书如旧,时郁郁而思之,至次年夏日,一女来,自述为蕙姑叔伯姊妹,愿侍枕席。未及数月,至秋,又不复来往。


此后数载,每至夏则有女至,皆缁衣,貌与蕙姑相似而稍异,至秋则去。生虽奇之,怜女痴心,不忍详问。


一日,生见女手录诗句,惊曰:“此句乃吾为蕙姑所题,卿何得之?”女不答,默然而泣。生问之再四,女敛衽为礼,泣曰:“妾即蕙姑也,彼数年君夏夜所会者,皆妾一人耳。蟪蛄不知春秋,妾仅一夏鸣虫,君期来岁,妾求来生,如此惟属生生不负,以慰君岁岁相思。”


语罢,女不见,或云转生之术有不可为人知之戒,后此山至夏,不闻鸣虫之声。


木魅

逢魔(1)

       燕生,五陵人士,年十八,有才识,性风流,好雅游。与一道友善,尝于暮春同游郊野,垂杨紫陌,乱花迷眼,欣然忘时,倏尔金乌西坠,天色向晚,二人过一古刹,乃叩门求宿。


       一老僧应门而出,领二人入寺,自云为住持,率十二僧徒在此修行,已逾三十年矣。至晚课时分,僧众当于佛堂聚诵经文,住持即嘱二人往禅房暂栖。


       入得院中,满目竹影婆娑,猗猗青青,圭璧浴日,琇莹流光,如金如锡,如琢如磨,恍然似琅寰福地。燕生不由痴痴入梦,直去往幽竹深处,道人...








       燕生,五陵人士,年十八,有才识,性风流,好雅游。与一道友善,尝于暮春同游郊野,垂杨紫陌,乱花迷眼,欣然忘时,倏尔金乌西坠,天色向晚,二人过一古刹,乃叩门求宿。


       一老僧应门而出,领二人入寺,自云为住持,率十二僧徒在此修行,已逾三十年矣。至晚课时分,僧众当于佛堂聚诵经文,住持即嘱二人往禅房暂栖。


       入得院中,满目竹影婆娑,猗猗青青,圭璧浴日,琇莹流光,如金如锡,如琢如磨,恍然似琅寰福地。燕生不由痴痴入梦,直去往幽竹深处,道人随其后。


       林尽路转,有僧房四五间,恰闻门声咿呀,一人推门而出。当是时,夕阳将没,五光十色流泻于转瞬,万千光华俱倾于一身。


       霞光旋逝,眼前之人纤毫毕现——


       好一个倾国倾城的绝色艳姬。

十五不是初一

《聊斋奇女子》——辛十四娘

《聊斋奇女子》——辛十四娘

Sakura千华
“愚哉世人!明明妖也,而以为美...

“愚哉世人!明明妖也,而以为美。迷哉愚人!明明忠也,而以为妄。”

画皮鬼具有一种可怕的能力,它们能藏身于人皮中,在白天活动,然后在夜间吃人后,将皮留下。

《聊斋志异》里就记载着画皮鬼的故事,恶鬼披上画皮变成美女,掏走受迷惑者的心,成为中国古代小说对恶鬼的经典性描写。而画皮鬼之所以能够骗人吃人,就在于它得画皮术的妙用,本是青面獠牙的狞鬼,却可以化为妖艳动人的美女,使那些心存邪念、丧失警惕的人上当受骗。 


“愚哉世人!明明妖也,而以为美。迷哉愚人!明明忠也,而以为妄。”

画皮鬼具有一种可怕的能力,它们能藏身于人皮中,在白天活动,然后在夜间吃人后,将皮留下。

《聊斋志异》里就记载着画皮鬼的故事,恶鬼披上画皮变成美女,掏走受迷惑者的心,成为中国古代小说对恶鬼的经典性描写。而画皮鬼之所以能够骗人吃人,就在于它得画皮术的妙用,本是青面獠牙的狞鬼,却可以化为妖艳动人的美女,使那些心存邪念、丧失警惕的人上当受骗。 


平果的微博

语言的声音


人为的音效,

惊悚,怪异,冷漠,

传递给我,

我可以听不见。


静悄悄的语言的声音,

我乐意收听,

在鲁迅的秋夜奇怪而高的星空下,

在蒲松林不眠的雨夜。


2019-09-03



人为的音效,

惊悚,怪异,冷漠,

传递给我,

我可以听不见。


静悄悄的语言的声音,

我乐意收听,

在鲁迅的秋夜奇怪而高的星空下,

在蒲松林不眠的雨夜。


2019-09-03


windwest-
聊斋志异·荷花三...

聊斋志异·荷花三娘子

画:我

聊斋志异·荷花三娘子

画:我

藏痣_狗肉

听老郭的《辛十四娘》,一句“仙凡不同路”把眼泪给勾下来了。

《聊斋奇女子》第一部是特别好看,当年也是阵容很强大了,姑娘一个赛一个的漂亮,美的有特点,男主也都演技颜值在线,第二部太烂了。

最感慨的故事的就是《辛十四娘》和《宦娘》,故事改的是真好。

宦娘和温如春彼此相爱,宦娘死后带着和他相爱的记忆,但是温如春已经痴傻,当他清醒之后也失去了记忆,宦娘给他看从前两人种种,但他说自己没有记忆,看到的仿佛是别人的生离死别,最后娶了一直照顾他的良工……当时看就觉着好厉害的故事。

辛十四娘更像个寓言故事,讲人性和爱,被爱被怀疑被抛弃,剧里的冯生根本就不配被她喜爱,但冯生也是大多数人的缩影,所以故事最后...

听老郭的《辛十四娘》,一句“仙凡不同路”把眼泪给勾下来了。

《聊斋奇女子》第一部是特别好看,当年也是阵容很强大了,姑娘一个赛一个的漂亮,美的有特点,男主也都演技颜值在线,第二部太烂了。

最感慨的故事的就是《辛十四娘》和《宦娘》,故事改的是真好。

宦娘和温如春彼此相爱,宦娘死后带着和他相爱的记忆,但是温如春已经痴傻,当他清醒之后也失去了记忆,宦娘给他看从前两人种种,但他说自己没有记忆,看到的仿佛是别人的生离死别,最后娶了一直照顾他的良工……当时看就觉着好厉害的故事。

辛十四娘更像个寓言故事,讲人性和爱,被爱被怀疑被抛弃,剧里的冯生根本就不配被她喜爱,但冯生也是大多数人的缩影,所以故事最后十四娘飞升,从此仙凡不同路。

ps:老郭评书指路网易电台“郭德纲单口相声”,主播叫“天_青色”,连着坑王的内容也都有,不想充爱奇艺会员的可以去那里听。

BW5683

主题设(买断完售)
聊斋主题-颜如玉p1&黄金屋p2
♪⸜(๑ ॑꒳ ॑๑)⸝♪✰

主题设(买断完售)
聊斋主题-颜如玉p1&黄金屋p2
♪⸜(๑ ॑꒳ ॑๑)⸝♪✰

所有BE文都能HE

郑重其事地推荐我特别心水的偶像的百万字聊斋文

晋江作者名:弹杯一笑

写作历史:十几年前就写杂志的神仙

写作风格:温暖细腻,有烟火气

目前作品类型:男主无西皮

大大不会玩晋江,九十万字都没V,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第一章

二月的风还有些侵骨,李寂然拎着旧藤箱进入梅花镇时,天色还没有亮。与镇口的两株梅花擦肩而过,李寂然鼻端嗅到一股郁郁的冷香。
  
  他再往前走,就是幽深的街巷,几盏气死风的纸糊红灯笼挂在屋檐下,照出青石板的路,以及路中间一位长发蒙面的白衣女子。
  
  “闪开。”李寂然淡淡地呵斥一声。白衣女子身躯一震,听话地让开道路,退到一旁。
  
  待李寂然经过她的身边,她撩开黑发,露出半边俏脸,讨好地对着李寂然一笑。
 ...

晋江作者名:弹杯一笑

写作历史:十几年前就写杂志的神仙

写作风格:温暖细腻,有烟火气

目前作品类型:男主无西皮

大大不会玩晋江,九十万字都没V,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第一章

二月的风还有些侵骨,李寂然拎着旧藤箱进入梅花镇时,天色还没有亮。与镇口的两株梅花擦肩而过,李寂然鼻端嗅到一股郁郁的冷香。
  
  他再往前走,就是幽深的街巷,几盏气死风的纸糊红灯笼挂在屋檐下,照出青石板的路,以及路中间一位长发蒙面的白衣女子。
  
  “闪开。”李寂然淡淡地呵斥一声。白衣女子身躯一震,听话地让开道路,退到一旁。
  
  待李寂然经过她的身边,她撩开黑发,露出半边俏脸,讨好地对着李寂然一笑。
  
  笑送李寂然走远,一股打着旋的穿堂风掠过,掀起白衣女子另一半遮脸的黑发,却是森森的半边白骨。
  
  也不知道李寂然瞧没瞧见这一幕,他依旧往前走,穿过了街巷,走上了一条石桥。
  
  这石桥畔也有梅花,还是百年的老梅,枝干瘦硬,斜斜地遮住了半边桥身。李寂然在石桥上停住了脚步,目光在河两岸的巷陌间流连,月色下有人不眠,倚窗唱着一首苏州评弹,咿咿呀呀地颇有韵味。
  
  李寂然侧耳倾听半晌,便下了石桥,径直往唱曲人的方向走去。待走到唱曲人的隔壁,他推开大门,施施然入内。
  
  大约是推门声吵着了隔壁的邻居,唱曲声停歇,有妩媚的嗓音隔着院墙询问:“谁?”
  
  李寂然边走边回答道:“新来的,明日拜访。”隔壁刹那间便没了声音,显然不再好奇。
  
  李寂然微笑摇头,也不再多言。他步入一间厢房,伸手扫干净床榻上的积尘。
  
  第二天早晨,睡醒了的李寂然负手出门,同昨夜相比,这晨曦下的小镇愈发不像鬼蜮。河边润泽了露水的梅花绽放得越发娇艳,朝阳铺在河中,亦是波光粼粼。
  
  甚至有早起的老妪,在河边像活人一般刷马桶,李寂然站在桥上,看得是有滋有味,忍不住俯身与这老妪打了一声招呼。
  
  不料老妪被他骤然一喊,竟吓得踉跄地跌落河内,她须臾化成了一尾游鱼,摇头摆尾地钻进水底不见踪迹,连带来的马桶也被她丢弃河岸上不顾。
  
  这定是一个胆小鬼,李寂然无语地猜测。返身下桥,他继续四处闲逛。
  
  随着他深入小镇,他身后的房屋街道,小桥流水,那些绽放的梅花,以及那只留在岸上的马桶,渐渐幻化成了一副画卷……
  
  ……
  
  这副画卷,寂寥地挂在无人山野里的一间陋室墙壁上,年深日久,室内落满灰尘,但画卷的表面却仍然是崭新的。
  
  若干时日,陋室的门窗渐渐腐朽,一位偶尔山行的读书人经过此间,从颓倒的门窗间隙,读书人窥到了这副画。被画中景物吸引,他便冒然闯入室内,小心翼翼地从墙上揭下了画卷。
  
  日后,这读书人在红尘中颠沛流离,他经历过大富大贵,也经历过潦倒贫穷,但这副从山野陋室里偷来的画卷,他都一直贴身携带着。
  
  就连最后关头,贫病交加的他在一家无名小旅馆里熬到油尽灯枯时,亦要把画卷取出,搁在床头,陪伴自己闭目而逝。
  
  而这副画卷在读书人死后,自然也落到了小旅馆的老板手中。小旅馆老板见其精美,亦心生贪念藏之,没有交给赶来为读书人操办后事的亲眷。
  
  小旅馆老板将这副画卷悬挂在自己的卧室,每日端详,瞧得久了,总隐隐觉得画中人会动。
  
  一天月夜,他睡不着,执蜡烛又在画卷前徘徊,月光洒在画卷上,他忽然恍惚闻到了一缕梅花的香味。
  
  他看到画卷的镇口街巷,隐约飘出一白衣女子,可惜长发遮面,看不清容颜。他举烛凑近画卷用嘴去吹,慢慢地吹开了白衣女子半边长发,露出一张倾城倾国的俏脸。
  
  这张俏脸如猫爪,挠得他心痒难耐,他索性鼓起腮帮,更加努力地要把白衣女子遮面的长发全部吹开……
  
  然而待他吹开后,却是骇得魂飞天外。
  
  那一晚,小旅馆的老板究竟看到了什么,没有人知晓。街坊传闻,只听到一声恐惧惨叫,然后小旅馆就失火了,烧得是一干二净。
  
  并且在搜出小旅馆老板的尸体后,官府居然判定他是先被吓死的!从此无人再敢靠近小旅馆的废墟。
  
  这般时光又过了数载,人们渐渐忘了小旅馆的旧事,一些顽皮的孩童把这片废墟当成了游乐园。他们在里面翻捡瓦片砖块捉蛐蛐,或者躲迷藏。
  
  其中有一位孩童,在捉蛐蛐的时候,再次翻出了画卷。历经火烧水淹,风吹日晒,这副画卷还是如同新的一样。
  
  孩童高兴地把画卷挖出,带回家当成了自己的玩具。但是新鲜劲过后,他很快也就画卷束之高阁,彻底忘记了它。
  
  ……
  
  画卷这一连串传奇般的曲折经历,进入画卷中的李寂然自是完全不曾知晓。他隐居在梅花镇中,与一群亡者为伴。听幽魂夜唱,观白骨舞蹈,醺然早已忘了时日。
  
  直至百年后的某日,他忽然心有所感,掐指一算,模糊算出了一点东西。方才重新拎起墙角发了霉的旧藤箱,走出宅院。
  
  像来时那样,他悠悠然往镇外行去。隔壁的小娘子听到他的脚步声不同往常,立即推开了院门,倚着门口的梅树,咬着嘴唇目送了他一程。
  
  他走到镇口,那长发蒙面的白衣女子亦早早躲到了一旁,对着他,白衣女子掀开黑发怯怯欲笑,慌乱里却是掀错了方向。
  
  他不禁摇头,伸出手指在白衣女子白骨森森的半边脸颊上一点,刹那间,娇嫩的肌肤迅速蔓延,修复了白衣女子的这半边容颜。
  
  “下次剪个短发,精神。”他接着简短地抛下一句话,渐渐走远。

其余链接戳右边https://m.jjwxc.net/book2/3535547


 如果觉得长文太长了,他杯影聊斋的短篇都不错!戳名字进专栏看!

据说十年没有写文了,所以长文可能不大顺……但依然是我偶像!



剩疏月

做鬼

因为星期一午睡的时候做了一个很聊斋的梦,所以写了这个很聊斋的故事


       城东有一书生,张姓、家贫,过而立未娶妻,问及缘由,张生笑不语。

       张生读书十余载,未得半点功名,家徒四壁,唯有一六十老母。

      一日,有一媒人登门,语之城西赵氏招婿,赵氏乃城中望族、家富贵,张生大喜,应之。七日大喜方知,赵氏女早殇,乃冥婚。张生后惧,其母见及赵氏家产心不甘,劝其与之完婚...

因为星期一午睡的时候做了一个很聊斋的梦,所以写了这个很聊斋的故事



       城东有一书生,张姓、家贫,过而立未娶妻,问及缘由,张生笑不语。

       张生读书十余载,未得半点功名,家徒四壁,唯有一六十老母。

      一日,有一媒人登门,语之城西赵氏招婿,赵氏乃城中望族、家富贵,张生大喜,应之。七日大喜方知,赵氏女早殇,乃冥婚。张生后惧,其母见及赵氏家产心不甘,劝其与之完婚,“今得朱门青眼,乃尔之幸,如此富贵岂能错失良机?”张生虽心有悸,仍与之牌位完婚。

       婚后,张生入赵氏之屋,见之绫罗绸缎、侍女娇儿,愈发欢喜。夜枕锦被、欢喜入眠,梦中得见一女子,凤冠霞帔、姿容俱佳,张生一见倾心不敢再顾。此女笑曰:“吾乃尔妻,今日大婚、特来梦中、与夫君相会。”张生大喜,思及梦中逐与之欢好。后每至梦中,赵氏女常与之相会。

       赵氏女,十六殇,自幼聪慧、饱读诗书,常于梦中指导张生,得知指点、张生豁然开朗,后中童试得秀才之功名。张生甚喜,视赵氏为宝,梦中相会,以性命为誓,言曰定不相负。

       后过三年,赵氏女渐不入梦,张生交损友、流连烟花更负赌债,为赵家翁所厌,失其庇佑。张生无奈,唯有跪泣于赵氏女之坟前,祈之垂怜,赵氏女果入梦,授张生白银数枚以应急。张生甚感,痛哭流涕,拥之赵氏与其一度春宵,而后一年再不见赵氏。

       一夜,赵氏入梦,怀中抱一婴孩,谓之:“此乃汝子,今方百日,我居阴曹至寒处,不便抚养,特来交付于尔,”张生大惊,惶恐不安,畏其怀中之子乃一鬼婴。赵氏哂笑:“我虽为鬼魅,然得阴曹鬼差青眼,得其庇佑,以法术护我母子,而今方得顺利生产。尔乃吾子父,既是生人,汝子定当生人。”

       翌日,张生梦醒,怀中果然抱一襁褓,张生观之可亲,欲养之,其母曰:“其母为阴灵鬼魅之物、此子定当不详之身,何故养之?送还赵氏之父即可。”张生虽有不喜仍从之,将子弃于赵氏家宅旁,后其子为赵家抚养。

       而后一年,张生之母怜其孤苦,欲与之纳妾,听闻东乡有女,貌比罗敷,性淑德、善纺织,家境殷实,张母大喜与媒人同去,然路遇大雨骤至,自牛车跌落,伤脊骨,求医无得。张生无法,唯有再求赵氏女,立其坟前,言自苦楚。是夜,赵氏至,张生诉其母之病痛,望赵氏救之。赵氏闻,曰:“吾既鬼怪,自不知神仙法术,如何救治?”张生只当其不肯,言之:“尔既鬼怪,自强于吾等凡人,自有他法救治。”赵氏问:“何法?”张生曰:“听闻鬼魅以之灵力便可救生人一命”赵氏答:“若无灵力,何为鬼怪?”张生不语,赵氏自无话可说,谓之:“夫既此言,妾自当请鬼差相助。”言罢,赵氏出梦,至午夜,赵氏携一鬼差至,张生大喜,请之相助。鬼差言:“既做鬼魅便无生死病痛之苦,如何?”张生大惊、跌地溺湿衣裤,直言不可。赵氏冷语相讥:“夫既言鬼之益处更甚于人,何不做鬼?”张生不肯,阖首膝行、磕头痛哭,以求赵氏宽恕,赵氏携鬼差大笑离去。

       三日,张母病故、张生亦疯癫,不过月余便不知所踪,后为樵夫自山中见其尸骸,收之安葬。后三年,赵氏得鬼差相助,习善法还阳,面貌竟与八年前无二,世人见之无不称奇。后,赵氏认其子、悉心教导而得功名,孝父母,得贤名,子孙满堂、一生富庶、七十而终。


复南来

【合踝归舟】之寄世雨。

著酒行行满袂风

============================



他春寒里染了病,卧榻数日,醒时总望着墙角的罾笱钩饵心急,一急复又剧咳不止。这日终于见了些好,立刻决意傍晚下床,顺手攥起衫衣,抱一小坛酒便往村外走。


不过数十日光景不见,阶下的桃花开了,池塘水田层叠交错,油菜花才刚见黄,星星点点。路边归家的农人与他招手,小白狗扑走花蝴蝶撞过脚边,清脆叫起来,青衣姑娘细步上前问他是否有所好转。病时他偶尔自觉潦倒,现下倒毫不觉终结意味。



渐有雨丝划下,他脚步急促起来,只留浅印。幼时母亲带他踏青,说是春日踩踩新泥,多添几分地气,能保佑日子平稳顺利。命运荒唐...









著酒行行满袂风

============================



他春寒里染了病,卧榻数日,醒时总望着墙角的罾笱钩饵心急,一急复又剧咳不止。这日终于见了些好,立刻决意傍晚下床,顺手攥起衫衣,抱一小坛酒便往村外走。


不过数十日光景不见,阶下的桃花开了,池塘水田层叠交错,油菜花才刚见黄,星星点点。路边归家的农人与他招手,小白狗扑走花蝴蝶撞过脚边,清脆叫起来,青衣姑娘细步上前问他是否有所好转。病时他偶尔自觉潦倒,现下倒毫不觉终结意味。




渐有雨丝划下,他脚步急促起来,只留浅印。幼时母亲带他踏青,说是春日踩踩新泥,多添几分地气,能保佑日子平稳顺利。命运荒唐,后来他却远远离了坚实土地,当身性命不过系飘摇一舟。




说来有异,村外那河虽深,乡人却鲜少能捕得上鱼来,世代言传,渐渐便无人去了。唯有他每每满载,作腌制鱼片,假以乡邻,倒也和乐。有伶俐者偷随他,大约瞧见了什么,回来一概记不得其中要事。好在他从来与人为善,不致被认作妖鬼,倒还有人暗暗敬他河神转世了。




他不禁莞尔,心想,要是被那少年知道又会作何种愠色?想着,又不免羡慕他那样恣意神情。他自认坦荡,同时也自知桎梏。毕竟,人总能从种种过往里,生出预感命运劈头而至的时刻。然而他竟然能遇到那样的人。




确切地说,鬼。分明是哑然饮恨的前世,偏偏辛苦煎熬多年,终日游荡暗无天日,蜉蝣以伴,沙石为床。阴间有定,若非有人渡河,且命数已尽,方可替他换下这守河的苦差事,否则他决计无法脱离这浩浩河汤,再入轮回。




他死时未满十六,正是年少好光景。




第一次相见时候他大半身浸在河里,头趴在船沿,眉目粲然,脆生生向他喊,“谢谢你的酒!我好久好久没有尝到酒香了!以后还能见到你吗?”




“我家中排行老六,你就叫我六郎。”




“你叫什么?”




那时他不过胸中郁郁,孑然一人行舟,对敬这滔滔江河罢了。他手中酒壶尚在淌酒,船边湍急的河水不知什么时候遽然慢下来,波涛缓缓起而不见落。他抵着船篷不致跌下,半晌才回过魂来,“许晤之。”




“晤之。我还能再见到你吗?”




他突然心下一恸。雨丝渐密,他缓了些脚步,将酒坛上细碎的雨珠拂开,赭色水泽间映出他眼神。就是这双眼睛,他想。倘若当日能够再多几分释然,而不是像个傻子一样惧愕,对方会不会感受到比冰冷深河更温热一些的东西呢。




他垂了垂眼,继续前行。河已不远了。




虽说凡尘寿命相较起来,他仅年长二三,但愈觉闲情渐老,纵使有过年少负气时候,尘世的路也走得太过疲乏。父母医者药女,济贫勤弱,免去多少生魂疾苦,到头来命运还不是挥袖一覆,管他好坏善恶,造了几级浮屠。




人人不过是借这世间檐躲一场雨。少年看他一眼道。见他并无饮杯的意思,便兀自抱起酒坛畅饮,颇有些喜不自胜。




他失笑,你又晓得,心下却是有所动。他奔走远乡,想要远远逃离那威力无比的命运,逃离那以辛勤换果实的假说,逃离祸福因果竟不能一哭的轮转。只有飘摇沉浮于江河,他才觉安稳松弛,仿佛逼到命运也承认了真身。




少年嫌他决绝,一坛酒灌了干净,启口讲自己沉河多年,偶尔听得渡河船只上远客提起的旧事。前世的父亲已然谢世,家道中落,兄弟离散,小妹远嫁他乡杳无音讯,母亲独守山野二碑。




没了酒,少年这才有些寞然,声音缈缈。山河虽在身前,造物无有穷尽。在时,就多看几眼。曾入窗的琼枝,落溪的山花,我都还记得。讲到这里,少年迟疑片刻,终究没有继续问他这算不算得好事。




他忽然有些浑噩。对方那种世事诚可谅解的心情,让他害怕又想接近。但他没有动作,只浅浅道,你涉世未深。说罢二人互望颓然,不禁又一同笑起来。




清夜杳杳,高月流雪。他想到那些时日,一人一鬼,舟首舟尾,随风随水而漾,无边无际作谈。到头来抽身回看,不自觉生出诚恳心愿,但求年年岁岁有此等两闲心。




雨势渐大,他护住酒坛,疾步于树下暂避。初春,正是乍暖还寒时候,他自觉身无挂碍两袖清风,却胸中莫名堵塞,忍不住地咳嗽。




他其实并没有把握,这坛酒究竟能否送到那少年手上。他们做了约定,却不料命运多变。




那日相见,少年也不接过酒,就急急向他讲来。原来鬼差告知,明日将有一妇人过河,阳数将尽,可替。纵使少年往日良善,不肯伤及一虫一鸟,他也全然体谅那想要再世为人之乐。次日,他来到河边,果然见对岸有船驶来,载一乡妇,怀中襁褓断续有哭声。行舟至河中央,水流陡然湍急,舟覆。船夫固然水性好,却只托得住婴孩,妇人几番沉浮便不见身影。他在岸边心中焦急,却突然心中一冷。他发现自己竟然焦急的是,他是否顺利。




他后来屡屡回想,纵然自己没有父母医者仁心,何至如此冷漠人命?可他那时却构想着,少年再世为人,会去怎样的人家,是如何的习性。必然是吃饭也端端正正的样子,人间烟火也当是日月风露。须得过了十六的诞日,方可与父母长兄敬上一杯。




这是他不可告人的心上罪垢,安乐而可怖。




最终,妇人竟莫名躺于对岸,尚有余息。船夫一心托住襁褓,并未生疑。远远一只船看到,便来救人。而他久等岸边,江河再无风浪,亦无声息。他立到夜里,最后被渡口的人瞧见,施人抬回家中,就此染病不起。




他剧烈咳嗽一声,见雨势并未转小的意思,沉下心走进雨里。再走两步,河就到了。




“我以为等不到你了。”




有俊朗声音从河上传来,汩汩之声由此小了下去。




他急急望去,却见少年身形几近透明,仍不忘阔手要抱过酒来的意思。踉跄走至近前,他心中闪过万般不详,却一个也不敢细究。想到自己冒雨裹酒而来,不知道能不能至少算一句温柔开头。




少年看破他心思,抚住他手慢慢道来。原来,他终究没有狠心溺死妇人,让她与女婴阴阳两隔,而是把来世阳寿续与她,保她母女平安和乐一生。




我那时想,做个水鬼也不错,或许我们二人也算缘分未尽。少年笑道。可我的雨还是来了。帝天有灵,念我恻忍之心可贵,提我去远乡作土地。今日是最后时限。




“晤之。你就送到这里吧。”




他猛地醒来,不知什么时候靠在树下,雨已小了许多。酒坛不知去向。他有些惶惶,心中万般情形,却没有一种是错过告别。




好在少年终究算是得了福报,他真心为他高兴起来。从前他过于执着追问,青山岑寂,听不到命运的回声。现下他反而欣然,那样希望留下来的心情,至少对方有过。他想起少年说过的,珍重旧情,才感到来日方长的安稳。




抚上树干,他心中平静,挥袖而返,满袂春风。




他终能从永别之撼中走出来,坦然感受宿命过境的雨。




树上有字云。




拜识清扬,情逾骨肉。相别有日,再见有时。




六郎。




——改编自《聊斋志异·卷一·王六郎》













读客

人物,情节与魔幻现实之合煮

昨晚把“聊斋新编”的“陆判”六集扫瞄了一遍。

无疑,聊斋这类属正宗传统富矿,且乘着“魔幻现实”的热潮,这些矿不仅值得发掘,还值得反复提炼。

就我看的这六集电视剧而言,完全以故事情节曲折取胜,人物个性几乎全部都是静止不变的。这样一个还算简单的故事,抻了六集之长,人物生生死死,身份调换几次,但仍然没有开发动态的人物个性,实属遗憾。

从魔幻现实的角度看,里面的地狱判官陆判明明有神魔的身份,但他的戏完全被人类人情化,没有表现出足够的奇异效果来。理想的魔幻现实,不仅可以与现实相通,使人易于理解,也可以使魔幻部分与现实对照和反衬,成为使主题或人物形象更突出的助力工具。

虽说魔幻现实主义故事,在拉美...

昨晚把“聊斋新编”的“陆判”六集扫瞄了一遍。

无疑,聊斋这类属正宗传统富矿,且乘着“魔幻现实”的热潮,这些矿不仅值得发掘,还值得反复提炼。

就我看的这六集电视剧而言,完全以故事情节曲折取胜,人物个性几乎全部都是静止不变的。这样一个还算简单的故事,抻了六集之长,人物生生死死,身份调换几次,但仍然没有开发动态的人物个性,实属遗憾。

从魔幻现实的角度看,里面的地狱判官陆判明明有神魔的身份,但他的戏完全被人类人情化,没有表现出足够的奇异效果来。理想的魔幻现实,不仅可以与现实相通,使人易于理解,也可以使魔幻部分与现实对照和反衬,成为使主题或人物形象更突出的助力工具。

虽说魔幻现实主义故事,在拉美后殖民主义的环境中成名,但在中文化的民族,民俗,传统戏剧,神话,传奇,武侠和科幻等各类文化因素十分丰富的条件下,完全可能产生出富有中国特色的魔幻现实主义的文学和影视精品来。


2019.07.17


唐安
传说,有家只在深夜开门的酒馆,...

传说,有家只在深夜开门的酒馆,其名为聊斋,老板来路不明。子时一到,便坐满了各路妖魔鬼怪神仙异人。它们喝着斋酒,喵着路人,聊着浮生,念着红尘,直至晨曦的酒馆打烊,所有客官如青烟般骤散。好似它们没来过,店没存在过。你,听说过么,据说能有进去的人就能得偿所愿呢。

传说,有家只在深夜开门的酒馆,其名为聊斋,老板来路不明。子时一到,便坐满了各路妖魔鬼怪神仙异人。它们喝着斋酒,喵着路人,聊着浮生,念着红尘,直至晨曦的酒馆打烊,所有客官如青烟般骤散。好似它们没来过,店没存在过。你,听说过么,据说能有进去的人就能得偿所愿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