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职业替身

34500浏览    246参与
cc是凝胶
占tag致歉,语C群宣,人超级...

占tag致歉,语C群宣,人超级少,皮太多了
等待话唠姐妹/兄弟一起加入啊~你要是小白我把你抱起来哄!披皮聊天快乐万岁
你主动我们就会有故事!(邪魅一笑)不考虑一下吗女人~(男性自动转为宝贝儿)
给我来!!!!!!!!

占tag致歉,语C群宣,人超级少,皮太多了
等待话唠姐妹/兄弟一起加入啊~你要是小白我把你抱起来哄!披皮聊天快乐万岁
你主动我们就会有故事!(邪魅一笑)不考虑一下吗女人~(男性自动转为宝贝儿)
给我来!!!!!!!!

爱泡脚的佛系水蜜桃
上下不一样!预警!上面是我翔哥...

上下不一样!预警!
上面是我翔哥唱霉霉歌曲哈哈哈
下面顾青裴给媛媛明示出柜
笑到打鸣。

上下不一样!预警!
上面是我翔哥唱霉霉歌曲哈哈哈
下面顾青裴给媛媛明示出柜
笑到打鸣。

cc是凝胶
占tag致歉,新群群宣,人少皮...

占tag致歉,新群群宣,人少皮多,快乐就完事儿了~
如您所见群是真的新!主皮空缺副皮自填,披皮聊天,么得大规矩,诚挚邀请您的加入!!!康康我们!!
顺便:我们小辉哥急缺一个大佬!!性感小辉,在线等攻 ⊙ω⊙

占tag致歉,新群群宣,人少皮多,快乐就完事儿了~
如您所见群是真的新!主皮空缺副皮自填,披皮聊天,么得大规矩,诚挚邀请您的加入!!!康康我们!!
顺便:我们小辉哥急缺一个大佬!!性感小辉,在线等攻 ⊙ω⊙

JUICE

【188早安吻】晏明修x周翔

身边的人翻了个身,迷迷糊糊地不知道嘟囔了句什么,抱紧了他。

晏明修惊醒,偏头看见睡梦中的周翔略微皱眉,含含糊糊说着梦话。

天光微亮,鸟雀啁啾声被隔在窗外,听起来很遥远。晏明修凑近周翔,耳侧贴近他略微干裂的唇,仔细听他的梦话。

......太模糊了。仿佛是从嗓子眼里嘟囔出来的,只能隐隐约约听到似乎夹杂着他的名字。

“......明修......”

晏明修又凑近了些,连呼吸都放轻了。

忽然呓语就停住了,周翔的唇吻上他的耳郭,唇上细微干皮摩挲刺得从耳朵一直痒到心里去。

晏明修耳边一声轻笑:“一睁眼就看见个大美人,不好意思冒犯了。”

周翔嗓音有点沙沙的,很低,气息洒在晏明修鬓角,带着一些梦的轻柔触感。...

身边的人翻了个身,迷迷糊糊地不知道嘟囔了句什么,抱紧了他。

晏明修惊醒,偏头看见睡梦中的周翔略微皱眉,含含糊糊说着梦话。

天光微亮,鸟雀啁啾声被隔在窗外,听起来很遥远。晏明修凑近周翔,耳侧贴近他略微干裂的唇,仔细听他的梦话。

......太模糊了。仿佛是从嗓子眼里嘟囔出来的,只能隐隐约约听到似乎夹杂着他的名字。

“......明修......”

晏明修又凑近了些,连呼吸都放轻了。

忽然呓语就停住了,周翔的唇吻上他的耳郭,唇上细微干皮摩挲刺得从耳朵一直痒到心里去。

晏明修耳边一声轻笑:“一睁眼就看见个大美人,不好意思冒犯了。”

周翔嗓音有点沙沙的,很低,气息洒在晏明修鬓角,带着一些梦的轻柔触感。

晏明修微微一侧身,吻住了周翔的下唇,含在唇齿间轻轻扯咬,分开时便扯出一道透明唾丝在空气中拉断,又贴附回周翔唇侧。周翔伸出一截红舌在唇角一勾,露出一个得逞的笑。

晏明修看着他湿润的红唇,不由得喉头滑动了一下。他抬眸,同周翔对视,“你刚刚梦见了什么?我听见你在叫我的名字,含含糊糊的,没听清。”

周翔道,“忘了。我好像没做梦。”

晏明修不说话,认真看着他。

周翔只好又道,“....梦见你了。”

晏明修笑,“梦见我什么?”

周翔心想,还好窗帘拉的严实,屋里光线极差,看不出来他红透的老脸。

一睁眼就遭遇被春.梦对象询问昨晚梦见了什么,绝对是世界上最尴尬的事情之一。

然而下一秒晏明修就摸上他胯间大清早精神昂扬的某物,浇灭了他的幻想。

晏明修声音更低了,“翔哥,梦见我什么?”

周翔把眼一闭,破罐子破摔,“明知故问。”

晏明修却笑起来,“你没把我技术梦的很差吧?”

周翔不睁眼,却伸手勾住了他光.裸的脖颈和肩膀索吻,“你技术本来也没多好啊。”

晏明修眯眼看他,“我这么勤奋,在你梦里都彻夜练习,想必进步不少。

“现在翔哥来验收一下成果吧。

“我会让你满意的。”


熙煜

当家主看到《最后是你》【第五弹:群像live现场,请自行插入昨天的剧情以便阅读,正式完结撒花】

“无常的剧情总在上演,虐心的桥段全部都删减。”宋居寒开口唱,声音依旧完美。

“多情无情无缝地改编,谁陪我游戏人间。”赵锦辛甜甜地朝黎朔飞了一个飞吻。

“做不好感情的模范生,及格的标准太严。”李玉有些不习惯聚光灯,声音都有些紧张,但还是坚定地看着台下的简隋英。

“切,”简隋英一边得意的笑,一边故作不屑,“及格都不行,还要你干嘛。”

“缺憾被撕毁的那一天,”原炀看着台下的顾青裴,似乎想起了什么往事,“学会了爱恨纠葛,要收敛。”

“不再去重复计谋和阴险,吻去掉伪装的脸。”洛羿看着温小辉,笑了笑。

“拥有过怎么能接受失去,求一片余地回旋。”俞风城神色认真。

“想狂奔回到时光前,撤回那几年...

“无常的剧情总在上演,虐心的桥段全部都删减。”宋居寒开口唱,声音依旧完美。

“多情无情无缝地改编,谁陪我游戏人间。”赵锦辛甜甜地朝黎朔飞了一个飞吻。

“做不好感情的模范生,及格的标准太严。”李玉有些不习惯聚光灯,声音都有些紧张,但还是坚定地看着台下的简隋英。

“切,”简隋英一边得意的笑,一边故作不屑,“及格都不行,还要你干嘛。”

“缺憾被撕毁的那一天,”原炀看着台下的顾青裴,似乎想起了什么往事,“学会了爱恨纠葛,要收敛。”

“不再去重复计谋和阴险,吻去掉伪装的脸。”洛羿看着温小辉,笑了笑。

“拥有过怎么能接受失去,求一片余地回旋。”俞风城神色认真。

“想狂奔回到时光前,撤回那几年。”周谨行声音微微发抖,但还是注视着台下的丁小伟。

……

“请相信,渐行渐远的烂剧情不会重演。”晏明修唱完,何故拐了拐身旁的周翔,“晏影帝要往歌手方向发展吗?这声音条件不错啊。”

“嘘,”黎朔笑着朝他俩打了个手势,“正片要来了。”

“黑暗穿过白昼,破碎过的心最懂得守候。”邵群觉得自己这样有点傻,但是看到程秀在台下的笑脸,又觉得都值了,“用我一生把你紧扣,换得长相厮守。”

“幸福的背后开满荆与棘,还好最后是你。”

【角色是水大的,ooc是我的】

【看完声优祭的我现在有点上头】

游花吟
oh honey晏晏太好看了呜...

oh honey晏晏太好看了呜呜呜呜

oh honey晏晏太好看了呜呜呜呜

癫痫专科主治医师
晏明修2.0 给美女做了个新发...

晏明修2.0

给美女做了个新发型

*姿势有参考

晏明修2.0

给美女做了个新发型

*姿势有参考

癫痫专科主治医师
本菜鸡用新笔刷糊的晏明修 *姿...

本菜鸡用新笔刷糊的晏明修

*姿势有参考

本菜鸡用新笔刷糊的晏明修

*姿势有参考

余念

每日一问

今天宋居寒砸核桃了吗

今天邵群捅腰子了吗

今天晏明修换眼角膜了吗

每日一问

今天宋居寒砸核桃了吗

今天邵群捅腰子了吗

今天晏明修换眼角膜了吗


熙煜

当家主看到《最后是你》【第三弹:简隋英+周翔+丁小伟+温小辉】

俞风城没有猜错,简隋英现在确实没有时间搭理白新羽。

他看着视频,笑得喘不上气:“李老二……咳……咳……”

“嗯?”李玉阴沉脸,“干嘛?”

“再放一遍,再放一遍!”简隋英看着黑掉的屏幕,“你让我再看一遍!”

“别看了!”李玉有些赌气。

“好好好,不看不看,咳,”简隋英往沙发上一靠,大长腿往前一伸,“欸,你给我来个现场版吧!”

“简哥!”

“或者不来现场版也行,”简隋英笑着说,“把邵群那个rap给我来一遍。”

“简隋英!”李玉有点羞恼,“没完了是吧?!”

“做不好感情的模范生,及格的标准太严~”简隋英忍不住哼了起来。

李玉忍无可忍,站起身,堵住了简隋英的嘴。

绵长的吻过去,他...

俞风城没有猜错,简隋英现在确实没有时间搭理白新羽。

他看着视频,笑得喘不上气:“李老二……咳……咳……”

“嗯?”李玉阴沉脸,“干嘛?”

“再放一遍,再放一遍!”简隋英看着黑掉的屏幕,“你让我再看一遍!”

“别看了!”李玉有些赌气。

“好好好,不看不看,咳,”简隋英往沙发上一靠,大长腿往前一伸,“欸,你给我来个现场版吧!”

“简哥!”

“或者不来现场版也行,”简隋英笑着说,“把邵群那个rap给我来一遍。”

“简隋英!”李玉有点羞恼,“没完了是吧?!”

“做不好感情的模范生,及格的标准太严~”简隋英忍不住哼了起来。

李玉忍无可忍,站起身,堵住了简隋英的嘴。

绵长的吻过去,他才喘着粗气,叹了口气:“我今晚要去学校,晚上不回来吃饭了。”

然后转身出门,背影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意味。

——————分割线—————

“高音不错啊,”周翔感慨,“和宋老师有一拼了。”

“嗯。”晏明修有点开心,但面上还是没什么表情,“喜欢就好。”

周翔喝了一口水:“喜是喜欢,就是……”他偏头看着晏明修,“渐行渐远?重演?”

“翔哥!”晏明修一下子坐直了腰,“不会重演!”

“知道就好,”周翔满意地点点头,“你今晚不是赶通告,还不出门?”

“这就走了,”晏明修站起身,“等我回来。”

—————分割线—————

“爸爸~我想看动画片~”玲玲看着电视上的男人们,并不感兴趣,“我要看小猪佩奇~”

“呃……”丁小伟抬头看了一眼周谨行,“咱们把这个先看完吧。”

周谨行叹了一口气,把电视切回了动画片。

玲玲得偿所愿,终于放过了丁小伟的胳膊,安安分分地吃着水果看起了电视。见状,周谨行伸手把丁小伟拽进了卧室,反手关上卧室门,堵在门上就是一阵厮磨。

“丁哥,”他眼眶都有些泛红,“你都不感动吗?”

“我……”丁小伟把“我觉得有点傻”吞回了肚子里,点了点头,“感动,感动……”

“唉,”周谨行低头又亲了他一下,“算了,你个直男。”

“我……!”

周谨行笑了笑,在他耳边轻声说:“喜欢我的直男。”

说完,开心地推开门走了出去:“我今晚有事,不做饭了。”

—————分割线—————

“洛大帅哥~”温小辉伴着“谁陪我游戏人间”的bgm,在洛羿身边撒娇,“你给我唱一个吧~”

洛羿又无奈,又舍不得推开:“你别闹。”

“你帅啊~”温小辉说道,“帅得我都移不开眼了~”

“哼,”洛羿冷哼了一声,“和黎朔比呢?”

“黎大哥不在里面唱呀,”温小辉笑了笑,“赵锦辛……也就那样吧,小妖精一个。”

“还是你帅~”温小辉在洛羿脸上啄了一下。

洛羿转过头吻了回去:“我晚上有事情要处理,回来给你唱。”

【角色是水大的,ooc是我的】

【字数不均真的不是偏心,有一些文真的好多年前看的了,好吧其实就是我词穷(对不起)】

【明天还有】

谿溯

188男团小短篇

京城188男团


说明:因为原文里面晏晏和居寒是认识的,所以这里我们发展一下,这里周翔和​何故也是朋友(那种一起讨论怎样整治家风的好朋友!)


————分割线————


宋居寒小心翼翼的看着何故,昨天晚上出去应酬,回家后竟然酒后乱性,导致纵欲过度。因为这个宋居寒已经被何故晾了一天了。


被宋居寒一直盯着,何故实在没办法专心工作。终于忍不住抬头瞪了一眼宋居寒。


宋居寒委屈的低下头,小声说:“何故,我知道错了。”


何故淡淡的看着他:“哪儿错了?”


宋居寒走到何故身边蹲下,拉住何故的手,眨巴眨巴眼睛,活像一只向主人撒娇的大型家养犬:“我以后会早点回来的,不会再和那么...

京城188男团


说明:因为原文里面晏晏和居寒是认识的,所以这里我们发展一下,这里周翔和​何故也是朋友(那种一起讨论怎样整治家风的好朋友!)


————分割线————


宋居寒小心翼翼的看着何故,昨天晚上出去应酬,回家后竟然酒后乱性,导致纵欲过度。因为这个宋居寒已经被何故晾了一天了。


被宋居寒一直盯着,何故实在没办法专心工作。终于忍不住抬头瞪了一眼宋居寒。


宋居寒委屈的低下头,小声说:“何故,我知道错了。”


何故淡淡的看着他:“哪儿错了?”


宋居寒走到何故身边蹲下,拉住何故的手,眨巴眨巴眼睛,活像一只向主人撒娇的大型家养犬:“我以后会早点回来的,不会再和那么多酒了,我保证!”


“嗯。”何故应了一声,继续看着宋居寒,等着下文。


宋居寒斟酌了一下用词,试探着开口:“咳...以后每天晚上最多做三...哦不!两次。”


何故哼笑一声,依然不搭话。宋居寒用脸蹭了蹭何故的手心:“真的不能再少了...”


   

... ...

〔后来的某一天,宋居寒在和晏明修闲聊的时候,才知道原来何故现在对付自己着一套是跟周翔学的。〕


“你能不能管管周翔,别带坏我们家何故,我们何故以前可疼我了。”


晏明修看了宋居寒一眼:“你觉得我管得住?”


“也是...毕竟我们何故都是周翔教的。”宋居寒叹了口气,“那你一般这么解决?”


晏明修冲宋居寒绅士的笑了一下:“这个好办,因为我们家周翔说什么就是什么。”


宋居寒难以置信:“不是...我说,你就这么没地位?”


晏明修按了按太阳穴,觉得聊不下去了,反问:“你有?”


一阵沉默之后,宋居寒缓缓说道:“好像...没有...”



程项

188男团全员向

时间在一天一天的过去,188男团跟自家媳妇儿的日子也是越过越温馨,越过越幸福了,终在一日,188男团的所有成员经商议,打算给自家媳妇儿送首歌,以表当初愧疚之情,真可谓是没事找事。

整首歌作词作曲由188男团全员参与创作,练了几天,信心十足,订好了送“惊喜”的日子,就等在媳妇儿面前一展歌喉!

在送“惊喜”的前一天,188男团的各位成员分别用不同的理由把各自媳妇儿骗去目的地。

近几年邵群总会有事没事的带李程秀出去游玩几天,过一下二人世界,因此这次把李程秀骗出来的理由美名其曰——游玩。

李程秀坐在副驾驶,邵群开车,哎呀,也不知道媳妇儿听到我送他的这首歌会是什么反应,哈哈哈哈,应该会很高兴吧,...

时间在一天一天的过去,188男团跟自家媳妇儿的日子也是越过越温馨,越过越幸福了,终在一日,188男团的所有成员经商议,打算给自家媳妇儿送首歌,以表当初愧疚之情,真可谓是没事找事。

整首歌作词作曲由188男团全员参与创作,练了几天,信心十足,订好了送“惊喜”的日子,就等在媳妇儿面前一展歌喉!

在送“惊喜”的前一天,188男团的各位成员分别用不同的理由把各自媳妇儿骗去目的地。

近几年邵群总会有事没事的带李程秀出去游玩几天,过一下二人世界,因此这次把李程秀骗出来的理由美名其曰——游玩。

李程秀坐在副驾驶,邵群开车,哎呀,也不知道媳妇儿听到我送他的这首歌会是什么反应,哈哈哈哈,应该会很高兴吧,毕竟这是老子第一次唱歌,如果李程秀敢说不好听,哼哼!那,那我就一天都不跟他说话了!还是……十分钟不跟他说话好了。

李程秀坐在副驾驶上,内心充满了幸福感,满怀期待的想着这次邵群会带他到什么样的地方去。

到了目的地,邵群跟李程秀两人双双下车,下车的同时,赵锦辛和黎朔也到地方了,看见黎朔,李程秀高兴的跑过去打招呼“黎大哥,你怎么也在这啊?”

黎朔前几天忙事务所的事忙的脚不沾地,这阵子终于忙完了,得空在家休息一下,这时候赵锦辛说要给他一个惊喜,黎朔心里想看看赵锦辛这个小淫魔又想玩什么花样,所以就跟着来了,只是没想到会遇到李程秀和邵群两口子。

“程秀,你也在啊,锦辛说要给我一个惊喜,所以我就来了,你呐?”

“邵群说带我出来游玩。”

此时黎朔和李程秀心里充满疑惑,惊喜跟游玩?真是怎么想怎么不对劲。

邵群看着面前相谈甚欢的两人,终是忍不住了,走上前去揽住李程秀的肩膀就把人带走了,赵锦辛看他哥都走了,自己也就拉着黎朔的手悠悠的跟过去了。

四人结伴顺着一条笔直的小路走到了一片绿莹莹的草地上,抬眼望去,只见一个大舞台立在场地中央,舞台上灯光,音响都已备好,台下依次摆放了九个凳子,整整齐齐的排成一排等着人来落座。

李程秀看到此场景,心里也就明白了,原来不是游玩,而是黎大哥口中的惊喜啊,看这儿舞台都搭好了,难道是请了乐队??

黎朔原本以为又是赵锦辛的新花样,都做好第二天下不了床的准备了,谁知道是看这个,看着那边的九个凳子,应该还会有人来。

黎朔正这么想着,身后传来温小辉兴奋的声音:“黎大哥!程秀!嗨——”

四人同时回头望去,只见温小辉在不远处冲自己这边招着手喊着人,身边还带着一个移动的“冰箱”洛羿。

温小辉最近买了很多新衣服还有首饰和化妆品,正在家里兴奋的来回来的换着,正巧这时洛羿从公司回来了,当即就对温小辉说:“小辉哥,别试了,走,我带你出去玩。”温小辉这个心大的,一听要出去玩,也顾不得衣服了,上去就抱着洛羿“走吧走吧,我们去哪儿?”

“到了你就知道了。”

温小辉没想到到地方之后会看到黎朔和程秀,满脸兴奋的跑上前去,对着黎朔和李程秀问“你们怎么也在这儿啊?”

黎朔答“等着吧,等会就知道了。”

“哦,好的。”

话音刚落,远处走来了四个人,均是身形完美,双腿修长之人,等他们走进之后才看清,这是李玉和简隋英,俞风城和白新羽两对情侣。

四人走过来之后,简隋英首先发话“邵群?你们在这儿干嘛?”

邵群但笑不语。

简隋英看着李玉和面前的场景,想起他跟自己说是这边的某处地皮出了点问题,简隋英此时也反应过来了,李二骗我。行啊,就让你简哥看看,你能有什么花样。

白新羽前些天出差了,最近才刚回家,一到家俞风城就对自己说,看他工作这么累,想带他出来放松放松,这么些天没见到俞风城,心里也是想得紧,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跟自己男朋友出来腻歪腻歪。

五对情侣十个人,188男团是在担心自己唱不好,表演不好在媳妇儿面前丢脸,188家主团是在猜疑自己老攻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顾总,你最近是不是有点胖了?”何故跟顾青裴聊着天往大部队走去。

“那可不是,就现在原炀每天变着花样的给我弄吃的,不胖才怪呐。”顾青裴摸着自己身上那点肉,再想想以前的八块腹肌,真是感叹啊。

原炀和顾青裴,宋居寒和何故入队。

正在几人相谈甚欢的时候,晏明修和周翔,还有周谨行和他家那口子直男丁小伟也陆续来到。

188家主团依次落座,接下来轮到188男团出场了。

《最后是你》

无常的剧情总在上演

虐心的桥段全部都删剪

多情无情无缝地改变

谁陪我游戏人间

缺憾被撕毁的那一天

学会了爱恨纠葛  要收敛

做不好感情的模范生

及格的标准太严

不再去重复计谋和阴险

吻去掉伪装的脸

拥有过怎么能接受失去

求一片余地回旋

想狂奔回到 时光前

撤回那几年

牵起迷途的双手 follow me

陪你到岁月尽头 oh,honey

……

台下的家主团看着自己老攻在台上自我陶醉的唱,听着自己老攻口中的台词,想想那几年,那被老攻虐着的几年,强暴,欺骗,抛弃等一系列不可饶恕的事情,心里就泛起一丝怒气。

台上的人终于表演完,每个人都赶紧跑到自己媳妇儿那儿求夸奖,没想到看到的是一张张面无表情的脸,心里当时就咯噔一下子。

“欺辱?”李程秀说。

“玩玩?”黎朔说。

“骗财?”温小辉说。

“骗色?”简隋英说。

“抛弃?”白新羽说。

“保姆?”何故说。

“视频?”顾青裴说。

“替身?”周翔说。

“失忆?”丁小伟说。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在偌大的草地上,只见九个面容俊俏帅气,身材完美且腿修长的男人,低三下四的对自己面前的老婆忏悔。

在偌大的草地上,只见九个脸色差不多的男人,统一面无表情的抱着双臂,丝毫不搭理眼前正在道歉的人。

今天也是跟老婆道歉的一天。

今天也是听老攻道歉的一天。

【突发奇想的一个小日常,请大家去网易云听188男团原创同人曲《最后是你》】

老韩的钱包
初印象和现印象表格(神志不清)...

初印象和现印象表格(神志不清)

图大多来源于百度

初印象和现印象表格(神志不清)

图大多来源于百度

慕临总攻【直接点文章链接~】

邵群中邪【沙雕】

初入188男团新人礼貌问好

找不到粮了所以自产自销,如果可以谁不想当鸽子QAQ

拜托各位有粮一定@我!

188男团沙雕日常☞http://t.cn/AigHcSFP

点链接就可以看啦✧*。٩(ˊωˋ*)و✧*。

初入188男团新人礼貌问好

找不到粮了所以自产自销,如果可以谁不想当鸽子QAQ

拜托各位有粮一定@我!

188男团沙雕日常☞http://t.cn/AigHcSFP

点链接就可以看啦✧*。٩(ˊωˋ*)و✧*。

SINER@鹿鸣知楸
有一说一这次晏明修的立绘真的很...

有一说一这次晏明修的立绘真的很冷美人,真的是188官方的第一带美女了😭😭😭😭高音真的很惊艳呜呜

#晏明修🔒周翔#
#高音王子晏明修#
#188最美晏明修#
#188小漂亮晏明修#
#晏美人 高音艳压全场#

有一说一这次晏明修的立绘真的很冷美人,真的是188官方的第一带美女了😭😭😭😭高音真的很惊艳呜呜

#晏明修🔒周翔#
#高音王子晏明修#
#188最美晏明修#
#188小漂亮晏明修#
#晏美人 高音艳压全场#

靳繁花

《噩梦》晏明修篇

晏明修一翻身,习惯性的伸手想要把旁边的人搂入怀中,手却摸索了个空,半梦半醒间想起周翔已经去宁夏拍戏了,他委屈的咕哝一声,把被子团在怀里,却没有闻到那抹熟悉的洗衣液的清香,他睁开眼,入目景象让他猛地坐起身。

怎么是在这里?自己昨晚跟翔哥视频完以后明明是睡在他们那个温馨的小家里面的,为什么一醒来却在这栋曾经“包养”翔哥的房子里面?

他跳下床走到外面四处查看,北方的初秋天干物燥,房间里到处都落着一层薄薄的灰,明显闲置很久了。

偌大的房子落针可闻,晏明修内心升起一阵诡异的感觉,他翻到手机给周翔打电话,听到里面一个甜美却没有感情的女声说“已停机”,晏明修呼吸都急促起来,怎么回事?翔哥的手机不可能停机的!...

晏明修一翻身,习惯性的伸手想要把旁边的人搂入怀中,手却摸索了个空,半梦半醒间想起周翔已经去宁夏拍戏了,他委屈的咕哝一声,把被子团在怀里,却没有闻到那抹熟悉的洗衣液的清香,他睁开眼,入目景象让他猛地坐起身。

怎么是在这里?自己昨晚跟翔哥视频完以后明明是睡在他们那个温馨的小家里面的,为什么一醒来却在这栋曾经“包养”翔哥的房子里面?

他跳下床走到外面四处查看,北方的初秋天干物燥,房间里到处都落着一层薄薄的灰,明显闲置很久了。

偌大的房子落针可闻,晏明修内心升起一阵诡异的感觉,他翻到手机给周翔打电话,听到里面一个甜美却没有感情的女声说“已停机”,晏明修呼吸都急促起来,怎么回事?翔哥的手机不可能停机的!

他打给姜皖,那边接听的很快,“明修?”能听的出姜皖对于晏明修给他打电话这事感到很意外。

“姜皖,翔哥呢?他手机怎么停机了?”

电话那头的人明显被问愣了,“你说……谁?”

晏明修急切的回:“周翔啊。”

“明,明修,”姜皖语气小心翼翼的,“周翔,不是已经死了三年了吗,半年前你找到他的尸骨火化了,你忘了?”

晏明修怒了,他不需要别人一遍遍提醒他,他最爱的那个人因为自己的愚蠢被害得肉身消陨,晏明修压抑的低吼:“我是说周翔!现在回到我身边重新跟我在一起的那个周翔,你现在是他的助理,你们不是一起去宁夏拍戏了吗,让他接电话!”

姜皖被晏明修吓到了,说话磕磕绊绊,“哪有什么别的周翔……明修,你是不是工作太累……出现幻觉了?自从半年前你安葬了周翔后就彻底退圈了,我也早就不干这一行了……”

姜皖的话让晏明修大脑一瞬空白,呼吸都停滞了几秒,他狠狠挂了电话,抓起车钥匙出门一路奔向聚星。

跟姜皖这个白痴说不通!翔哥明明灵魂重生到现周翔的身体里了,他明明回来了!

晏明修闯进聚星的会议室里面时,正好王总、蔡威和兰溪戎都在,晏明修不管自己这么做有多失礼,他抓着蔡威的胳膊说道:“周翔呢?我联系不上周翔,他那个剧组都是你们公司的人,给剧组其他人打电话,问他们在哪里,现在!”

晏明修看到被他攥着的蔡威先是用看疯子一样的眼神看着自己,然后脸上逐渐聚满怒气,使尽全力一拳把自己打倒在地,他听到蔡威的怒吼:“周翔呢?三年了!他现在都被烧成灰了,你有脸闯进来问我周翔呢!”

晏明修完全感觉不到疼痛,他摇着头从地上爬起来,“不,我是说另一个周翔,一年前,翔哥的灵魂附在周翔的身体里又重生了不是吗?他早就回来了不是吗!”

办公室里所有人听到晏明修的话,都惊惧于晏明修居然走火入魔到这个地步。

“从来没有什么别的周翔,翔哥被你逼到深山莽林遇到泥石流,死的透透的。这世上哪有什么灵魂重生,人死了就是死了,”兰溪戎站起来与晏明修平视,鄙夷而怜悯的看着他,字字诛心:“那只是你自欺欺人的幻觉。”

“你放屁!他回来了,他只是和你们公司的人一起跟组去宁夏拍戏了而已……”晏明修不管自己现在煞星一样的神色有多恐怖,他视线逡巡着办公室里所有的人,命令道:“你们给他打电话,给他的剧组所有人打电话,一定能联系到他的!快点!否则……我杀了你们!”

王总终于意识到晏明修此时此刻有多不正常,他悄悄叫人给晏明绪打电话,晏明绪赶到聚星时,看到保安都在那间会议室门外死死把着把手,聚星的人被吓得面色苍白,恐惧的看着那扇门。

晏明绪一进会议室入目就看到一室狼藉,他的弟弟死人一样坐在一把转椅里,无力的垂着手臂,指关节处还在往下滴血。

“明修!”晏明绪又气又急,“你在干什么,这里是你耍混账的地方吗!”

晏明修看到他哥,恢复了一丝人气,他双目赤红的问晏明绪:“哥,他们都骗我,都不说实话,你告诉我,你见到过我的翔哥对不对?我曾经还带他回家吃过饭,让他见过爸妈和爷爷,他们都同意我跟翔哥在一起了,你绝对有印象的对不对?”

“明修……”晏明绪想告诉明修自己从来没见过什么灵魂重生的周翔,他不想让明修分不清臆想和现实,不想看着自己弟弟就这么疯魔下去,可晏明绪进来前王总就再三叮嘱过,说明修现在听不得别人说周翔死了并且从来没有重生,明修会为此产生了很严重自虐和暴力倾向,晏明绪一时间竟然语塞。

晏明修看到晏明绪的犹豫,眼睛里突然蓄满泪水,“他们说根本没有去宁夏的剧组,也没有人能借尸还魂,但是他们说的我不信!”他钳着晏明绪的手臂摇晃着,“哥,你告诉我,翔哥他回来了,我们每天都在一起,过得特别幸福,他还跟妈一起给我包过饺子,哥你也见到过他的对不对,那不是我的幻觉对不对!哥,你说呀……”

晏明修说到最后埋头在晏明绪腹部,泣不成声。

晏明绪搂住晏明修的肩膀,心疼的喉头发酸,“明修,哥会保护你的,一切都会过去的,你还年轻,该往前看了……”

“为什么,哥,为什么连你也不承认我的翔哥已经回来了!”晏明修没有在他最信赖的大哥那里得到肯定的答案,一把推开晏明绪,跑了出去。

“明修!”晏明绪追出门时,人已不见踪影。

晏明修打开那扇熟悉的生了锈斑的防盗门,看到客厅里挂着的那张特别大的让年少时的自己一见倾心的背影海报,就是在这个小窝里,他和周翔度过每一个或激情缠绵或温吞和美的日升日落,甜蜜又幸福。

晏明修爱恋的抚摸着海报,眼神痴迷,“翔哥,翔哥……”

“嘶啦——”就在晏明修满腔爱意奔涌时,海报却凭空裂了个缝,晏明修无措的想要拼接那处,可崩裂声不绝于耳,连带着房屋都震颤起来,墙皮也随之脱落,他最依恋的这间房子突然变得断砖露瓦,面目全非。

晏明修看到海报上的人微微动作起来——他在缓缓回身,“明修。”海报上的发出声音,是晏明修记忆深处最熟悉的音色。

听到周翔的声音,晏明修眼睛放出神采,惊喜道:“翔哥,你回来了!”

可下一瞬间,那副海报随着墙壁裂缝加大而彻底破碎,房子震颤的更厉害了,到处都是浓重的灰尘,晏明修踉跄的想去抢救。

“不要!翔哥!”晏明修撕心裂肺的嘶吼,却什么都阻止不了,眼睁睁看着那面墙倒下,把还没来得及露出正脸的周翔彻底掩埋,他们这间爱的小窝亦彻底坍塌。

“翔哥!!”晏明修猛然睁开眼睛,额头尽是被噩梦吓出的冷汗。

他旁边被吵醒的周翔睡眼惺忪,瓮声瓮气的问他:“唔,怎么了明修?”

晏明修惊魂未定,转身紧紧抱住周翔,“翔哥。”

周翔依然半梦半醒,含混的应了声:“嗯。”

“翔哥,翔哥……”

听到晏明修反复叫着自己的名字,身体还有些颤抖,周翔清明了几分,终于意识到晏明修的不对劲,搂着他的腰安抚的顺着他的背,“做噩梦了?噩梦都是反的……”

听到晏明修吸鼻子的声音,周翔知道这梦给晏小朋友吓坏了,打趣哄他:“是不是哥要去宁夏拍一个月的戏,你舍不得了哈哈,哥现在好好补偿补偿你好不好……”

“嗯。”晏明修顺势收了手臂往周翔怀里吃奶似的拱,“你今天不许走,等我两天,把手头工作安排好了,我跟你一起去。”

周翔:……

三天后

剧组工作人员:周翔哥的家属晏大腕儿来了,这架势,是探班还是跟组?!

合作了很多次的导演:小场面,习惯就好。




蓝瑛瑛

羽人

一.

晏少爷养了一只鸟儿。

十里八乡的老少爷们最近茶余饭后的谈资,都说晏家的小少爷从市里买回了一只歌喉如铃羽翼靓丽的异鸟,却无人见过那只活泼的鸟儿。

好事者只能从晏府的小厮口中企图打听一二,却不想府上的人也都守口如瓶。

一时间口口相传,城中人都说晏家的小少爷成了鸟痴了。

却不论事实如何,晏家的小少爷的确养了一只鸟儿。但并不是在笼中,却是在床榻上。

二.

他端着一碗温水亲热地喂给床榻上的这人,那人身后可以看见一对丰满结白的羽翼,却是从内里剪掉了飞羽,无法翱翔。

晏少爷却欢喜极了,他一双眼睛天生便如柳叶般狭长,微微眯起时更是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妖异,比床榻上的羽人更像妖孽。

周翔低头仔细地喝着水,显得十分温顺服帖。晏明...

一.

晏少爷养了一只鸟儿。

十里八乡的老少爷们最近茶余饭后的谈资,都说晏家的小少爷从市里买回了一只歌喉如铃羽翼靓丽的异鸟,却无人见过那只活泼的鸟儿。

好事者只能从晏府的小厮口中企图打听一二,却不想府上的人也都守口如瓶。

一时间口口相传,城中人都说晏家的小少爷成了鸟痴了。

却不论事实如何,晏家的小少爷的确养了一只鸟儿。但并不是在笼中,却是在床榻上。

二.

他端着一碗温水亲热地喂给床榻上的这人,那人身后可以看见一对丰满结白的羽翼,却是从内里剪掉了飞羽,无法翱翔。

晏少爷却欢喜极了,他一双眼睛天生便如柳叶般狭长,微微眯起时更是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妖异,比床榻上的羽人更像妖孽。

周翔低头仔细地喝着水,显得十分温顺服帖。晏明修细细轻吻着他的额头,手指顺着翅膀纹路抚摸着,仿佛是对待什么奇玉珍宝一般。

“多喝些。”

晏明修抚摸着他翅膀上的羽毛低声道:

“在屋子里呆了这么些日子,乏了吧。”

周翔低低应着,他面色红润,腹部有些轻微的鼓起,晏明修用修长的手指抚摸着他的胸部,很快那里便硬如豆粒。

周翔用手握住了在胸前作乱的手指,有些微微的脸红:

“痒。”

晏明修听着他的声音便觉得心湖划过无数细碎的羽毛,泛起晃荡的涟漪。

他与周翔在床上厮混数日,这羽人突然告诉他怀了蛋——按照常人的说法便是有了身孕。

晏明修无法想象羽人下蛋是一种什么情形,但是他于普天之下所有的父亲一般期待着,每日都进屋抚摸周翔的肚子,仿佛内里有着孩童一般。

想着便要去亲亲周翔的嘴角,在舌尖不断地缠绵,肆意而狂野地占有着,手上却也不闲着——碗中的水早已撒了一地,却又有谁会在意呢?

晏明修一双长臂从他的腰骨旁穿过,牢牢锁住,又一边抚摸着他的脊背,色情而轻柔,像是羽毛骚动。

周翔浑身一颤,不断地抖动——

“啊……”

他感觉有一团明火燃烧着,把他整个人都烧得沸腾起来。

晏明修咬住他的耳垂细细地舔弄着,周翔忍了忍,不一会儿便去了。

孕期实在是太敏感了。

晏明修只是笑了笑,低声安抚着叫他先行睡下了。

三.

晏明修第一次见到周翔时,便一眼看中了那双硕大的翅膀,羽人如仙,一身流光溢彩的羽衣展开更是使人难忘。

他那时见到小小的晏明修倒也不慌张,只觉得亲切。

晏明修问他:

“你叫什么?”

“我叫周翔。”

周翔回答道:

“飞翔的翔。”

一晃数载,晏家小少爷也留住了这只飞翔的鸟儿——他剪断了他的翅膀——却也是对方心甘情愿。

于是他留住了自己的鸟儿。


the end


爱泡脚的佛系水蜜桃

随手截屏。本来我朋友问我对周翔的感觉,然后我们来了段文中人物语c,我是晏明修她是周翔😂😂

随手截屏。本来我朋友问我对周翔的感觉,然后我们来了段文中人物语c,我是晏明修她是周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