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肉块花园

74浏览    25参与
K-iow

《梦中•实》

  我很孤独。

  我很孤独。

  ——我很痛苦。

  这是我人生中的第几年了?我看起来像是少年的模样,也许我还没有二十岁吧?……不,也许我已经是个老年人了。但这并不重要,我还活着。

  毕竟在这里,时间是一种很模糊的东西。

  我的故乡阿,我只是一个无害、没用——自卑又潦倒的作家罢了。

  君王是神的代表,而神想要我作为孤独的代言词,于是我得到了这与生俱来的恩赐。

  “——第五千六十想:‘标签’”。

寂静地,一无所有的夜晚。

  烦躁使我重重放下了笔,合上这本还有一半空页的新作。

 ...

  我很孤独。

  我很孤独。

  ——我很痛苦。

  这是我人生中的第几年了?我看起来像是少年的模样,也许我还没有二十岁吧?……不,也许我已经是个老年人了。但这并不重要,我还活着。

  毕竟在这里,时间是一种很模糊的东西。

  我的故乡阿,我只是一个无害、没用——自卑又潦倒的作家罢了。

  君王是神的代表,而神想要我作为孤独的代言词,于是我得到了这与生俱来的恩赐。

  “——第五千六十想:‘标签’”。

 

  寂静地,一无所有的夜晚。

  烦躁使我重重放下了笔,合上这本还有一半空页的新作。

  我给它的标题叫:《我的》,但和往常一样,这上面不会有任何作家的信息。

  因为我知道它迟早会融化在泥土里的。

  我只是一个胆小又穷困潦倒的无名作家罢了,那是我最后的挣扎。我希望,在这个房间里所有竭尽时间录下的思想,能在我死后被倒霉的人挖出几滴汁液。

  而这里是我短暂的沙丘,它们能为我挡住人们的眼光、为我免去阅读他人思想的痛苦。这里只有书,书架,还有我这个人渣。

  我们说到时间是缓慢的,但为什么如此呢?

 

  在我恐惧而无休止境的日子里,时间是多么缓慢阿。

  我是一个非常愚蠢又胆小的可怜人,我太自卑了,所以我和书籍们躲在这里,我不敢面对外面的世界。

  这些故事是会让人讨厌我的故事,我每天这么对自己说。——所以不能告诉任何人。


  每天,每天,在这个破败房屋外的时间越多,书籍也就越来越多,我很快就要成功了。

  我常常希望这些书籍能够让我鼓起被它们压成肉泥的勇气,这份勇气能抵挡我所有希望愿望盼望——所有的梦想。

  我从不在意我会在这里待多久,我只在意这个沙丘什么时候能够认可我,赠予我这一份勇气。但这份勇气的根源也不过是居在解脱中的盼望。


  因为我太胆小了。

  我早就尝试过寻找愿意欣赏我这个崖边木屋的人们,但他们只喜欢美丽又豪华的花庭建筑。

  所以我用破败的,松散的枝条,也尝试着把这里做成花庭建筑的模样。这么做的原因是一样的,我希望他们能进来了解我的书籍。看看我的作品。


  它们很盲涩,我只敢让我能够相信不会讨厌我的人来参观。

  只不过他们和其他人一样,最后都表示了无法理解。然后用另一种不一样的结局离开了这里。

  于是我不再对参观抱有任何希望了。


  我戴上了泥做的面具,和每个人交谈着,希望能得到更多讯息,完善我的屋子。是的,它已经无法再拆除了,但习惯让我没日没夜地想要完善它,想要让它看起来诱人。


  可我最终也只是仿照品,我的标签不是“万众认可”,它从出生起至如今依旧是“孤独”。

  也许因为我太自私了吧。

 

  我在书中间躺下了,不知道今天的噩梦会是什么模样。


肉块花园——《梦中•实》

抱歉,我的意识不允许我写出清晰的故事。


K-iow

梦中

  我梦见了一个宴会,我穿着奶奶为我缝制的红色礼服,和心爱的男人翩翩起舞。

  肉片叠雕的蔷薇丛在宴会中央诱人美味,当我准备歇息时,就会和男人迈着优雅又轻盈的舞步,到那儿去。

  到那儿去,摘下一朵白蔷薇的花,在上面印上我如同身份一般的红唇膏。

  一切都是那么的优雅美好,自在且愉快,我想要一辈子呆在这个不散的上流宴席。

  多么让人迷恋啊。

肉块花园——《梦中》

  我梦见了一个宴会,我穿着奶奶为我缝制的红色礼服,和心爱的男人翩翩起舞。

  肉片叠雕的蔷薇丛在宴会中央诱人美味,当我准备歇息时,就会和男人迈着优雅又轻盈的舞步,到那儿去。

  到那儿去,摘下一朵白蔷薇的花,在上面印上我如同身份一般的红唇膏。

  一切都是那么的优雅美好,自在且愉快,我想要一辈子呆在这个不散的上流宴席。

  多么让人迷恋啊。

肉块花园——《梦中》

K-iow

《常态》

不,没有一个人爱我。
玛卡琳喝了口茶,动作优雅地否认着什么。
这里是各色蔷薇迷宫的中心,长桌和美味的下午茶,两个人类。
在这样充满复古气息的地方喝茶,有一种让人感到悠闲的幻想。
这种幻象再透过玛卡琳,将时间变得缓慢起来。
她是摩森庄园的小姐,是普林这次的任务保护对象——一个美貌、忧郁的白蔷薇。
  “你参加过肉宴吗?既然你是德威克斯家族的孩子,你一定……”
  普林笑着摇摇头,打断了这位小姐。
  “也许,但我并不记得了。”
  “好吧,好吧。”玛卡琳并不在意,也不想追究。
  她接着说:“每一个人,高傲的花丛,他们知道我...

不,没有一个人爱我。
玛卡琳喝了口茶,动作优雅地否认着什么。
这里是各色蔷薇迷宫的中心,长桌和美味的下午茶,两个人类。
在这样充满复古气息的地方喝茶,有一种让人感到悠闲的幻想。
这种幻象再透过玛卡琳,将时间变得缓慢起来。
她是摩森庄园的小姐,是普林这次的任务保护对象——一个美貌、忧郁的白蔷薇。
  “你参加过肉宴吗?既然你是德威克斯家族的孩子,你一定……”
  普林笑着摇摇头,打断了这位小姐。
  “也许,但我并不记得了。”
  “好吧,好吧。”玛卡琳并不在意,也不想追究。
  她接着说:“每一个人,高傲的花丛,他们知道我是白蔷薇,所以故意邀请我去。没人当我是“玛卡琳”小姐……”
  “但是普林先生,你记得所有人对我的评价是什么吗?”
  普林眨了眨那双就像是清澈湖水一样的蓝眼睛。“报社说,您将会是这一年最受爱戴的商业家。”他诚实地回答了一个“正确的答案”。
  “是的,他们总是说,我有一个有趣的灵魂。但我从没获得过契印,我是怎么活着的呢。”
  玛卡琳眯起了和普林截然不同的栗色瞳孔,可一举一动还是那样优雅美丽。
  普林沉默地吞下了咀嚼中的糕点,时间像是突然停止了一样凝固起来。玛卡琳小姐脸上温柔又优雅的笑容也没有任何变化。
  ……像过了很久的一刻钟,普林终于有些错愕地提问:“玛卡琳小姐,您的请求仅仅是这个吗?不过是红蔷薇的肉块,这种事情。”
  ——“可我不想错过快乐的事情,就好像你为什么愿意做这份工作一样,你要以我的安全为优先。”
  “这样,普林先生,你的报酬就会翻倍。”

K-iow
画好了^^明明连自己的水印都没...

画好了^^明明连自己的水印都没有居然画了这个的水印 实在想不到

画好了^^明明连自己的水印都没有居然画了这个的水印 实在想不到

K-iow

《“红蔷薇”》

  在一个大海中央的破旧木屋里,两个青年。

  ——花期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他还是没有死。

而同族的恋人,每天都在对他重复着那几句话。

“你要死了,为什么不吃我?”

  他的声音就像前几天难得平静的海水。

  但每当他说话时,风浪触动木屋的吵闹声总是打扰他们。

  木屋被吹得摇摇欲坠,像要卷进去,与风浪共作的这首无名哀歌合鸣。

  红蔷薇的花瓣还没有凋零彻底,他睁开疲惫的、枪灰色的双眼,两个人沉默对视。

  然后,“将死之人”被扶坐起来,牵动了金属碰撞的声音。

  他还是什么都不愿意说,恋人沮丧地...

  在一个大海中央的破旧木屋里,两个青年。

  ——花期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他还是没有死。

而同族的恋人,每天都在对他重复着那几句话。

“你要死了,为什么不吃我?”

  他的声音就像前几天难得平静的海水。

  但每当他说话时,风浪触动木屋的吵闹声总是打扰他们。

  木屋被吹得摇摇欲坠,像要卷进去,与风浪共作的这首无名哀歌合鸣。

  红蔷薇的花瓣还没有凋零彻底,他睁开疲惫的、枪灰色的双眼,两个人沉默对视。

  然后,“将死之人”被扶坐起来,牵动了金属碰撞的声音。

  他还是什么都不愿意说,恋人沮丧地想。

  再然后,

  他听到了——更激烈的金属碰撞声。

  像是在一瞬间的事情,他用尽了全部力气,抓住反应迟钝的恋人的衣领,以一种不能称为温柔的方式把他扯到面前。这样的动作让脚链也参杂进了乱舞曲之中。

  恋人因此而回过神来。

  脖颈,干净的脖颈,近在嘴边。

  他颤抖着,带动恋人的身体也有些摇晃,他的嘴在向那块肉靠近。

  一步步凑近时,狰狞的喘息,唾液的分泌,还有嗅觉上的冲击——啊,真是诱人到极致的香味。

  他要咬下去了。

  他要咬下去了。

  咬下去吧。

  恋人期待的笑容越来越大,最后狰狞得像极了呲牙咧嘴的猛兽,疯狂又美丽。

  像是为了回应恋人的期待一般,尖利之牙终于刺破皮肤,撕扯下一块就像是不属于脖颈的肉。

  血液很快就会被封回去,他再也控制不住了,只能惋惜地舔了舔那几滴没来得及愈合的血液。随后,恋人就像不曾经历过任何事一样,脖颈完好如初,只有他嘴中叼着的肉块和脸上蹭溅到的血液能代表真实。

  还有那个狼狈,又可以用狼吞虎咽形容的吃相。

  恋人的目光是慈爱的,尽管那个笑容还在不可思议地放大。

  他也颤抖着,咬牙切齿地对他赞美——

  “哈,哈哈……你真像一个……连吠叫都不会的,……可怜小疯狗!!”

  “平静的海水”似乎也因此而不再存在。

  恋人怜爱地抚摸着他的柔软发丝,又艰难地把那份狂喜平复下去。

  如果没有嘴角的血,这个场景会是浪漫主义者的追求之一。

  此刻,枪灰色眼睛里只剩下无法思考,理性尽失的绝望之美了。

  恋人似乎感到幸福极了,他还在极力抑制那个笑容,却又温柔地说——

“我应该要把这一天记下来…,但、我想你已经很累了,还是睡一觉吧。我永远爱你,我亲爱的……”

  “小‘里昂德’。”

 

  肉块花园——《“红蔷薇”》

 

如果有人还记得的话,在设定里有提到,“里昂德”是异种的别称。

K-iow

《罪血》

  暴雨。

  这里有一个颤抖的黑影。

  还有满墙都是喷溅状的深色液体,

  他们依偎在一起。

  那种锤在地上的雨滴声很嘈杂,似乎是因为这个,黑影的动作比颤抖要更古怪了一些。

  “嗒。”

  这是被雨掩埋的指节声。

  黑影开始回忆十分钟前的故事。

  实际上这场雨,和血从脖颈喷洒出来的声音一样。

“嘈杂,嘈杂,嘈杂……该死的嘈杂。”


肉块花园——《罪血》

  暴雨。

  这里有一个颤抖的黑影。

  还有满墙都是喷溅状的深色液体,

  他们依偎在一起。

  那种锤在地上的雨滴声很嘈杂,似乎是因为这个,黑影的动作比颤抖要更古怪了一些。

  “嗒。”

  这是被雨掩埋的指节声。

  黑影开始回忆十分钟前的故事。

  实际上这场雨,和血从脖颈喷洒出来的声音一样。

“嘈杂,嘈杂,嘈杂……该死的嘈杂。”


肉块花园——《罪血》


K-iow

《他人的眼睛•后》

  她小声地问:“那是谁呀?”

  小女孩儿和少年一起趴在窗外,窥视着教堂里的事物。

  那位没有意识的原花好像快到时间了,因为所有人都坐在教堂里。

  谁的手表响了一声。

  嘀嗒。

  紧接着,第三声钟响起来了。

  女孩不由自主地看向钟楼。

  但这个时候,

  被束缚着的行尸已经不再动弹了。

  阳光从窗户照射进来,四周就如同被停止时间一般寂静。

  当女孩儿回过神来转头时,少年的眼睛瞪得非常大,像是对那摊灰烬感到了极度的震惊。

  “他怎么了呀?”

  女孩被拖拽着飞奔,把这句话...

  她小声地问:“那是谁呀?”

  小女孩儿和少年一起趴在窗外,窥视着教堂里的事物。

  那位没有意识的原花好像快到时间了,因为所有人都坐在教堂里。

  谁的手表响了一声。

  嘀嗒。

  紧接着,第三声钟响起来了。

  女孩不由自主地看向钟楼。

  但这个时候,

  被束缚着的行尸已经不再动弹了。

  阳光从窗户照射进来,四周就如同被停止时间一般寂静。

  当女孩儿回过神来转头时,少年的眼睛瞪得非常大,像是对那摊灰烬感到了极度的震惊。

  “他怎么了呀?”

  女孩被拖拽着飞奔,把这句话问了二三十次,直到家门打开,也依旧不明白少年带她强行“逃”回来的理由。

  “绝对不要接近庭园,即便你觉醒成红蔷薇。”


肉块花园——《他人的眼睛•后》


K-iow

《他人的眼睛•中》

4.25

  我不愿意相信那是我的花束。

  所有人都是这么说的,我一定是一个白蔷薇。

  最善良的…优秀的白蔷薇。

  那朵像红蔷薇一样的花,只是因为被他人的契印染成了那样而已,它实际上是一朵白蔷薇。

  只要做一些他人讨厌的事,我的契印一定会消失。

  我现在戴上了耳机,希望我的内心能够暂时平静一会。


9.18 

  第五年,这是我觉醒以后的第五年了。

  一道契印也没有消失。

  还好,我并没有被列在异种名单里。

  我总是害怕成为异种,而过度使用精神力。

  但契印实在太多了。...

4.25

  我不愿意相信那是我的花束。

  所有人都是这么说的,我一定是一个白蔷薇。

  最善良的…优秀的白蔷薇。

  那朵像红蔷薇一样的花,只是因为被他人的契印染成了那样而已,它实际上是一朵白蔷薇。

  只要做一些他人讨厌的事,我的契印一定会消失。

  我现在戴上了耳机,希望我的内心能够暂时平静一会。


9.18 

  第五年,这是我觉醒以后的第五年了。

  一道契印也没有消失。

  还好,我并没有被列在异种名单里。

  我总是害怕成为异种,而过度使用精神力。

  但契印实在太多了。


10.23

  为什么?

  天生厌恶红蔷薇的肉,让我差点误会了自己是红蔷薇。

  但这是我没有成为异种的证明。


  提瑞那的新专辑,有像钝器在费力切割什么的声音。

  我想,那是她的晚餐。因为我还听到了撕裂的声音。

  是白蔷薇的肉吗?真想尝一次。


12.30

  疯子!全都是疯子!


  烂纸还被揉成了不堪入目的样子,把好看的字也扭曲成了一团。

  旁边摆着一张破碎的光碟。

  日记本被持有的主人合上了。

  在这个时候,稍微注意一下,

  能看到封面的姓名,是:“德文•维森”。


肉块花园——《他人的眼睛•中》


K-iow

《他人的眼睛•前》

  德文在这所只有白蔷薇的学院里,是个可怜的孩子。

  他总是一遍又一遍地,匆忙地,向他人解释:“我无法控制契印的增加,所以被染成了像是红玫瑰的样子。”

  “德文总是很善良。”

  因为优异的成绩,好看的相貌,还有那个善良的内心。

  所有人都相信那朵被如浪潮袭来般契印而染色的蔷薇花。

  所以,讨厌他的人常常想这样的事:他什么时候出现在异种名单里?

但在今天,“反德文联盟”的慕里安发现了大新闻。

  他掉在厕所隔间的小录影终端,看见了一个因为肉块而疯狂的名人。


  肉块花园——《他人的眼睛•...

  德文在这所只有白蔷薇的学院里,是个可怜的孩子。

  他总是一遍又一遍地,匆忙地,向他人解释:“我无法控制契印的增加,所以被染成了像是红玫瑰的样子。”

  “德文总是很善良。”

  因为优异的成绩,好看的相貌,还有那个善良的内心。

  所有人都相信那朵被如浪潮袭来般契印而染色的蔷薇花。

  所以,讨厌他的人常常想这样的事:他什么时候出现在异种名单里?

 

  但在今天,“反德文联盟”的慕里安发现了大新闻。

  他掉在厕所隔间的小录影终端,看见了一个因为肉块而疯狂的名人。


  肉块花园——《他人的眼睛•前》


K-iow

《博弈》

  渐渐的,他的意识包容了我。

  就像是现在,我沉在困倦松散的肉堆里,就像埋在舒心的云中。

  我杀了他,但不犯法。

  只有强者才有权利取得成功。

  “不是吗?”

  我问向那堆已经死去的“莫里森先生”。


肉块花园——《博弈》

  渐渐的,他的意识包容了我。

  就像是现在,我沉在困倦松散的肉堆里,就像埋在舒心的云中。

  我杀了他,但不犯法。

  只有强者才有权利取得成功。

  “不是吗?”

  我问向那堆已经死去的“莫里森先生”。


肉块花园——《博弈》


K-iow

设定补充……

为防止万一真的有小皮皮蛇看上我的这个世界观,在此声明……
我非常喜欢这个世界观,请不要进行盗用抄袭,这是我个人的作品,它是禁止演绎的。参与合作请进一步讨论再来说(小声逼逼)

设定补充……










为防止万一真的有小皮皮蛇看上我的这个世界观,在此声明……
我非常喜欢这个世界观,请不要进行盗用抄袭,这是我个人的作品,它是禁止演绎的。参与合作请进一步讨论再来说(小声逼逼)

K-iow

《枯萎》

  与任何人无关。

  她对每个人都是这么说的。

  但我每天都能从望远镜看到,那个受欢迎的女孩掐着脖子,逼迫自己吃下他人的肉。

  她对肉搞到厌恶吗?还是因为她吃的肉并不好吃呢?

  我找不到机会向那个女孩儿询问,我们总是没法见一次面。

  直到昨天,我的望远镜看到了一具枯萎的红蔷薇。


  肉块花园——《枯萎》

  与任何人无关。

  她对每个人都是这么说的。

  但我每天都能从望远镜看到,那个受欢迎的女孩掐着脖子,逼迫自己吃下他人的肉。

  她对肉搞到厌恶吗?还是因为她吃的肉并不好吃呢?

  我找不到机会向那个女孩儿询问,我们总是没法见一次面。

  直到昨天,我的望远镜看到了一具枯萎的红蔷薇。


  肉块花园——《枯萎》


K-iow

《香味》

  抬起头,快看看吧。

  那个人蹲下来,强行地掰起了受刑人的下巴。

  他什么都看不见,但是。

  被挖去双眼、掰起下巴的异种——抓狂了。

  血水滴落到面颊,流进鼻腔、流进两个被挖剩的眼窟。

  他是没有意识的猛兽吗?


  原来,那是以红蔷薇所制成的美味钓竿:肉块啊。




  肉块花园——《香味》

  抬起头,快看看吧。

  那个人蹲下来,强行地掰起了受刑人的下巴。

  他什么都看不见,但是。

  被挖去双眼、掰起下巴的异种——抓狂了。

  血水滴落到面颊,流进鼻腔、流进两个被挖剩的眼窟。

  他是没有意识的猛兽吗?


  原来,那是以红蔷薇所制成的美味钓竿:肉块啊。




  肉块花园——《香味》


K-iow

《变化》

  “我最近有些不受控制。”

  “我想吃肉。”

  “我的花期已经所剩无几了,被认可的时间太漫长,我认为我活不到获得契印的那一天。”

  “没人认可我,因为我是这里最诚实的欺诈师。”

  “也许很快,我也将成为异种。”

  “但是为什么?”

  “我不是最纯洁的白蔷薇吗?”

  ……

  ——“我最近有些不受控制。”

  录音机看不见蜷缩在角落的骨骸,一遍又一遍地欢唱着。


  肉块花园——《变化》

  “我最近有些不受控制。”

  “我想吃肉。”

  “我的花期已经所剩无几了,被认可的时间太漫长,我认为我活不到获得契印的那一天。”

  “没人认可我,因为我是这里最诚实的欺诈师。”

  “也许很快,我也将成为异种。”

  “但是为什么?”

  “我不是最纯洁的白蔷薇吗?”

  ……

  ——“我最近有些不受控制。”

  录音机看不见蜷缩在角落的骨骸,一遍又一遍地欢唱着。


  肉块花园——《变化》


K-iow

《问答》

  “既然你作为白蔷薇的日子很痛苦,为什么不尝试自杀呢?”

  这个综艺节目,是以大胆、无礼的提问而闻名的。

  被提问的对象低垂着偏灰的白瞳孔,沉默了一会。

  “因为不甘心。”

  “这并非是我作为白蔷薇,要辛苦地活着而不甘心,我只是常常抱着希望。”

  “我希望我能幸福的活着。即便今天不幸福,或许明天就幸福了呢?我认为我并不是个坏到每个人都讨厌的存在,所以我抱着这种期待。”

  “——不知不觉,第二天的黎明就到来了。”

  “既然你作为白蔷薇的日子很痛苦,为什么不尝试自杀呢?”

  这个综艺节目,是以大胆、无礼的提问而闻名的。

  被提问的对象低垂着偏灰的白瞳孔,沉默了一会。

  “因为不甘心。”

  “这并非是我作为白蔷薇,要辛苦地活着而不甘心,我只是常常抱着希望。”

  “我希望我能幸福的活着。即便今天不幸福,或许明天就幸福了呢?我认为我并不是个坏到每个人都讨厌的存在,所以我抱着这种期待。”

  “——不知不觉,第二天的黎明就到来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