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肥前忠广

12493浏览    178参与
衍半仙

第四把肥前,和终于走完十九周目了。

第四把肥前,和终于走完十九周目了。

天緒

【Pocky日賀文】

#刀劍亂舞 #南肥

—————————————

*南海太郎朝尊X肥前忠廣

*Pocky日慶祝文

*文筆渣與OOC慎入

*短段子

—————————————

  

  ——南海太郎朝尊的習慣總有種說不出來的詭異。

  屈起指節扣上門框,男子筆挺站在門外,外貌看起來溫文有禮,然而等不到一秒,他便俐落地將紙門打開,正巧與伸手欲碰向門扉的青年打了照面:「午安,肥前。」

  「……」午睡到一半被驚醒,肥前冷著臉,在腦筋還未完全運作的情況下,他只能放棄糾正對方這種僅用來示意的敲門方式,語氣低沉地質問道:「幹嘛。」

  愉快地從懷中揣出不知道從哪裡弄來的長條餅乾,朝尊微笑道:「今天據說...

#刀劍亂舞 #南肥

—————————————

*南海太郎朝尊X肥前忠廣

*Pocky日慶祝文

*文筆渣與OOC慎入

*短段子

—————————————

  

  ——南海太郎朝尊的習慣總有種說不出來的詭異。

  屈起指節扣上門框,男子筆挺站在門外,外貌看起來溫文有禮,然而等不到一秒,他便俐落地將紙門打開,正巧與伸手欲碰向門扉的青年打了照面:「午安,肥前。」

  「……」午睡到一半被驚醒,肥前冷著臉,在腦筋還未完全運作的情況下,他只能放棄糾正對方這種僅用來示意的敲門方式,語氣低沉地質問道:「幹嘛。」

  愉快地從懷中揣出不知道從哪裡弄來的長條餅乾,朝尊微笑道:「今天據說是人類的Pocky日呢,來陪我試——喔呀。」即時伸腳卡住了差點關上的紙門,男子困惑地偏頭:「我可還沒說完呢。」

  「誰要跟你嘗試這種沒有意義的東西啊……把腳給我移開,我要睡覺。」沒有發火的力氣,肥前冷聲拒絕道,本以為對方會與自己僵持不下,然而朝尊竟爽快地抽開了腳。

  「這樣啊,那我去找其他人試……唔!」話還沒說完,仍在物色該造訪誰家的男子便驀然被扯入和室內,紙門用力地撞擊了門框,甚至因為衝擊的力道而回彈出不小的門縫。

  懊惱地撇開目光,青年不悅地開口:「你想怎麼做,南海老師。」

  預料之內。

  「一人咬住Pocky的一端,吃到最後喔。」揚起嘴角,朝尊打開了包裝盒,香甜的氣息在塑料袋被扯開的剎那飄漫而出,感覺得出青年似乎產生了好奇心,他便低笑著將整包點心都遞給對方:「對了!聽說十一月十一日被喚作Pocky日的原因是因為筆直的數字『一』併排在一塊呢,真是奇怪的理由啊,而且這個節日似乎還被當成……」

  「別廢話!」感覺腦袋都要漲疼起來,肥前擰起眉頭,沒有多想便抽出其中一根餅乾,威脅一般將裹有巧克力的那端抵至男子唇前:「只陪你鬧這一次而已。」

  「……那可要好好珍惜了。」將尚未說完的介紹抿回薄唇之內,朝尊伸手將頭髮撥至耳後,垂首湊近餅乾前端後,小心地將其含咬進齒間,背著日光的俊美臉龐罩於陰影之內,男子的嘴角彎起淺淡的弧度,看起來就像別有所圖的模樣。

  莫名被對方的動作撩動得心頭一顫,青年終於清醒了些許,他完全能夠預想吃食到最後會是怎麼樣的光景,但是此刻已然騎虎難下,他只好低咒了一聲,穩住餅乾尾端將其咬入口中。

  吃食的過程並沒有想像中簡單,清脆的碎裂聲可聞餅乾有多容易斷成兩半,這對耐心有限的肥前來說,就像按捺住他的手不讓他斬殺面前的敵人一般燥癢難耐,然而正當青年想乾脆弄斷餅乾時,朝尊彷彿預知似地按住他的後腦,強押著不讓對方稱心如意。

  「咕……」沒有咀嚼的餘裕,肥前甚至連抗議的話語都無法說出口,只好不甘情願地繼續下去。

  這個遊戲美其名曰吃食到最後,講直白點,就只是為了拉近嘴唇的距離,直到碰在一塊為止——然而過去除了某事之外,他還沒有在普通的情況下和朝尊接吻過。

  並不是害羞,而是肥前不認為這有什麼意義,在他的認知裡,親吻不過是助興行為而已。

  彼此的距離越來越近,甚至連視野都無法順遂聚焦,他們只得半瞇著眼,溫熱的吐息漫溢於鼻間,直至嘴唇相觸的剎那,朝尊突然鬆了牙,任極短的餅乾完整沒入肥前口中。

  緩緩逼近的感覺讓向來從容自若的男子產生了心臟高懸的刺激感,專屬於人類的情感躁動在刀劍男士的身軀內,他實在說不上舒不舒服。

  「哎呀,這可真是……」困擾地笑了笑,朝尊後退一步,許是方才小心吃食的緣故,包裹於餅乾上頭的巧克力在他蒼白的唇面上沾染了些許,察覺到異樣,男子反射性地想伸手擦去,卻立刻被制住了動作。

  嚥下來不及咬碎的餅乾,肥前直逼而上,伸手壓下朝尊的脖頸,略嫌強硬地舔完甜膩的痕跡後,才意猶未盡地將舌尖收回嘴中:「這點心的味道還不賴。」

  「……」瞪大雙眼,朝尊愣然推穩了眼鏡,一時反應不過來。

  預、預料之外。

  「剩下這些是我的了,你可以出去了,學者先生。」心情明顯因為甜食而好上許多,肥前隨意地擺手趕人,似乎沒有意識到自己方才做了多麼撩撥的行為。

  「……真是傷腦筋啊,肥前,Pocky日可是情人一同度過的節日。」將沒有關好的紙門給掩緊,南海太郎朝尊解開了披風的釦子,色澤典雅的狹長眼眸沉澱下來:「你怎麼能就這樣把情人趕出去呢?」

  「蛤?誰是你情……喂、你幹什麼!我讓你出——」

  

—————————————

Pocky日快樂!🥰(直接拉線)

安执

成功接到南海先生和肥前✓
中间因为考试断了几天没肝活动【躺】

成功接到南海先生和肥前✓
中间因为考试断了几天没肝活动【躺】

井上昌平
昨天也是快乐生存+1,群里也有...

昨天也是快乐生存+1,群里也有人说,换上南海和肥前容易+1,我也试了试,海星,论新刀的用法

昨天也是快乐生存+1,群里也有人说,换上南海和肥前容易+1,我也试了试,海星,论新刀的用法

枭翼终于有头像了

我我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六周目三号机肥前君来了。

我我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六周目三号机肥前君来了。

九尾狸

没时间肝游戏,只能用七福骰耗时两个小时左右接回二位😂,顺便附图一个绝望的boss君和设陷阱设到崩溃的南海先生hhhhh

没时间肝游戏,只能用七福骰耗时两个小时左右接回二位😂,顺便附图一个绝望的boss君和设陷阱设到崩溃的南海先生hhhhh

井上昌平

快乐,三周目嘻嘻,而且,经验真好吃嘤嘤嘤

快乐,三周目嘻嘻,而且,经验真好吃嘤嘤嘤

都是时辰的错

护肝活动真是太难了……养生到我现在才转完第四圈嘤嘤嘤QAQ

终于拿到肥肥二号机,感觉真是不容易……

话说感觉肥肥比老师难拿多了,我转四圈出了3把老师,几乎让我以为boss点必掉老师了,结果王点总是没有肥肥,还以为刷不到二号机了呢

护肝活动真是太难了……养生到我现在才转完第四圈嘤嘤嘤QAQ

终于拿到肥肥二号机,感觉真是不容易……

话说感觉肥肥比老师难拿多了,我转四圈出了3把老师,几乎让我以为boss点必掉老师了,结果王点总是没有肥肥,还以为刷不到二号机了呢

容海-14

【绝渊】番外 肥前忠广侍寝篇·随你

*注意

有车

肥前忠广×女审神者

婶婶被逼(?)寝当番系列

审神者非专一

正篇时间线后移半年

我流本丸

私设如山

有ooc


本篇


https://m.weibo.cn/6025580311/4434966320699877


婶:我就不信我睡服不了你


肥前:……你试试?


婶:一个月马当番


肥前:……我错了


*注意

有车

肥前忠广×女审神者

婶婶被逼(?)寝当番系列

审神者非专一

正篇时间线后移半年

我流本丸

私设如山

有ooc



本篇


https://m.weibo.cn/6025580311/4434966320699877





婶:我就不信我睡服不了你


肥前:……你试试?


婶:一个月马当番


肥前:……我错了



筱梦云翼_94362
肥前忠广get,我一直以为这把...

肥前忠广get,我一直以为这把刀是打刀,傻逼┐(─__─)┌的我刚刚在打刀组没翻到,查看刀账原来这把刀是胁差...

肥前忠广get,我一直以为这把刀是打刀,傻逼┐(─__─)┌的我刚刚在打刀组没翻到,查看刀账原来这把刀是胁差...

Rubei

召唤恶魔的代价:七日

关东大赛后,觉得是因为自己的失败才导致立海大失去关东冠军的切原,偶然路过了一家便利店,在便利店里他看到了召唤恶魔的方法。

为了获得更强的力量,在全国大赛上取得冠军,切原花了自己身上带的所有钱买下了他。

一天夜里,切原虔诚地跪在自己的房间里召唤着恶魔。

“你想要我斩谁?”恶魔,降临。


0.

一轮明月照亮着大地,有些暗淡的路灯尽显悲凉。

昨天,立海大和青学的比赛,输了。

两对双打全胜的情况下,三个单打都输了。切原自己也输给了青学的不二。

昨天也是切原的部长幸村动手术的日子,原本想让幸村在手术前看到奖杯,结果,只能让幸村在术后得知关东连霸被打断的消息。

切原很想哭,...

关东大赛后,觉得是因为自己的失败才导致立海大失去关东冠军的切原,偶然路过了一家便利店,在便利店里他看到了召唤恶魔的方法。

为了获得更强的力量,在全国大赛上取得冠军,切原花了自己身上带的所有钱买下了他。

一天夜里,切原虔诚地跪在自己的房间里召唤着恶魔。

“你想要我斩谁?”恶魔,降临。

 

0.

一轮明月照亮着大地,有些暗淡的路灯尽显悲凉。

昨天,立海大和青学的比赛,输了。

两对双打全胜的情况下,三个单打都输了。切原自己也输给了青学的不二。

昨天也是切原的部长幸村动手术的日子,原本想让幸村在手术前看到奖杯,结果,只能让幸村在术后得知关东连霸被打断的消息。

切原很想哭,可是眼泪已经在昨天流干了。

背着网球包站在原地的切原,不知道的是,他的影子已经消失不见了。

“小朋友,别哭了,什么事过不去啊?什么事最后都会过去的。”背后传来的声音让切原回了神,倔强的切原说:“我没哭。”

“进来坐坐吧。”切原转身,发现自己站在一家便利店的前面,店里面有位老婆婆正冲他招着手,切原慢慢走过去,踏步进入这家便利店。

便利店里黑黑的,没有灯亮着,只有老婆婆所在的地方亮着一盏灯笼。

“来,小朋友,过来坐坐,跟婆婆聊聊,说出来就好多了。”切原坐在老婆婆的对面,七月的晚上算不得寒冷,他却莫名地感到一阵寒意。脊背僵硬无比,浑身颤抖。

手里被塞进一个护符,暖暖的,护符很精致,上面还有用金银线绣出来的纹样,金色的太阳与银色的月亮交织在一起,切原的魂魄都要被这日月吸走了。

老婆婆看着无神的切原,伸手碰了碰他的灵魂,擦去了他脸上的眼泪,“乖乖不哭,乖乖不哭,婆婆在呢。”

灵魂的泪痕一点点消失,却还是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老婆婆心疼地拍了拍灵魂的背,日渐浑浊的眼瞳里满是心疼。

老婆婆挥手施法,探知了切原的过去,有些为这个孩子心疼。无论这个孩子多么努力,他都无法打败天命之子,这是上天的安排,她无法改变。

自从五十年前,她想要改变所爱之人的命运开始,就被困于她们相遇的便利店内,再也出不去半步,外人也进不来,她就日日夜夜地看着世界的变化,从来没有哪个人能进来。年华渐渐逝去,所爱之人也已离去,老婆婆仍旧被困在这里。有时候,她也能看见灵魂纯粹的人,原以为他们能够进来,终究,只是空想。

切原是第一个进来的人,他的灵魂与老婆婆之前遇见的人相比,没有那么纯粹和璀璨,却是第一个进来的人。

老婆婆拿回了那个护符,切原也变回了最初的样子。

“孩子,没事的,一切都会过去的。”她这么说。

“才不会过去!根本就过不去!”切原大声反驳,脸上没有一滴眼泪,老婆婆却看见了正在哭泣的灵魂。

“唉~”老婆婆无奈地叹息,再次伸手拂去了灵魂的眼泪,却发现根本无法拂去,每一滴眼泪滴落在她手上,都像是一簇火焰灼烧着她的灵魂。

她无可奈何地收回手,没有追究。

佝偻着身子在一排排货架当中寻找着,切原忙过去搀扶她,她停留在一个货架前,颤颤巍巍地手指向高处的一本书。

“孩子,把他拿下来吧。”切原踮起脚尖取下那本书,准备递给老婆婆,却遭到拒绝。

“孩子,这里面有可以让你变强的东西,买下他吧,他能给你想要的。”仿佛受到蛊惑一般,切原牢牢地抓住那本书,澄澈的眼神沾染上了一层黑红色。

“拿出你身上的所有钱,买下他。”切原从口袋里掏出几枚硬币,搀扶着老婆婆走回之前坐着的地方,从网球包里翻出钱来,一股脑全部递给了老婆婆。

老婆婆接过钱和硬币,拿出一张符咒贴在上面,蔚蓝色的光芒闪过,原本暗淡的书,渐渐缠绕上了红色纹样,如血般的纹样,底色也变成了黑色,像是能吸收进所有的光一样,就连一旁的灯笼也暗淡了几分。

“拿上他,回家吧。”切原如同傀儡一样走出去,背着自己的网球包手里抓着书就这么走了出去。没有回头。老婆婆看着渐渐远去的切原,露出一抹慈祥的笑容,一点点看着那个孩子重新回到人间,代表痛苦的影子一点点缠上那个孩子。

她看着自己灼热伤到的灵魂,原本乳白色的灵魂竟有一半褪去了颜色。

“你收取的代价不够。”飘渺的声音从便利店里传来,老婆婆否认了,“已经够了,那个孩子是我平生见过的最为奇特的人,不纯粹的灵魂竟然能看见我,我早已风烛残年,这一生就换这孩子将来的顺遂吧。”

“你被他伤到了,怎么还会替他说话?”

“一切皆因我而起,这果也合该是我的。”

“你的灵魂已经不纯粹了,没有资格待在这里了,出去吧。”

老婆婆听到这话,颤颤巍巍地走出去,看着外面的天,摇摇头,又回去了。

“我啊,早已消失在这人间,绝无回去的可能。”

佝偻着身子站立的老婆婆,身形渐渐消失,便利店也不复存在。

她睁开眼睛,原以为自己会出现在三途川,现在却出现在一个白茫茫的世界,果然,没有最初交欢之人,连这三途川也渡不了。

“你怎知别人的灵魂是否纯粹?”缥缈的声音再次响起,她说:“我自少便修习阴阳术,天姿出众,开了灵眼之后自能看见。”

“你觉得什么样的灵魂才算是纯粹?”

“自是颜色纯粹不带一丝杂质的灵魂才算是纯粹的灵魂,若颜色不纯粹,又怎能是纯粹的灵魂!”

“你此前的灵魂是否纯粹?”

“自然是极为纯粹的白色。”

“你可知,白色也是一种颜色,真正纯粹的灵魂不沾染任何颜色的透明色,他们的灵魂在神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平日里,所以颜色都会被透过。总是有人误会他们,不是吗?”

她回想着之前遇见的那个孩子,他的灵魂总是受到周围的影响,原来不是太过浑浊,而是太过纯粹。

“你可知,你的灵魂为何是白色的?”

“因为信奉神明。”

“那,金银色的灵魂又该信奉什么?”

“金钱与欲望。”

她整个人像是被定住了一样,平生所爱之人,只爱过他一个,被他金银两色的灵魂所吸引,却不甚丢失了自己的年华。

她看着自己的灵魂,一点点褪下颜色,最终化为透明。

白茫茫的不明物体渐渐褪去,她回到了她十八岁时的模样,眼前是富丽堂皇的神明的居所。

高贵典雅的少女穿着繁华的十二单衣,透明色的灵魂在神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少女伏下自己的身躯。

“巫女纯子,愿为神明献上我的忠诚。”

“欢迎回家,我的孩子。”

少女站立在神明的一旁,同祂一起看着这世间百态。欲言又止的少女,被神明看了出来。

“我的孩子,有什么事吗?”

“神明大人,那个孩子怎么样了?”

“那个孩子啊,不如你亲自看看。”

少女站立在巨大的水镜之前,看着那个孩子虔诚地跪在地上,按照书中所写,一点一点召唤出了恶魔。

“你可记得,你之前说过的话?”

“自是记得,我愿用我一生换他一世顺遂。”

“那孩子为你洗去了灵魂的污秽,去为他祈福吧。”

“是。”

看着渐渐离去的少女,高高在上的神明说:“那可不是什么恶魔,那可是神明啊,即便是最为弱小的神明,受到人类控制,终归也是神明啊。”

“以吾之名,为这孩子降下福佑!”

月光的照耀之下,切原按照书中所写,在午夜十二点,也就是一天的开始,召唤出了恶魔。

“おれは肥前忠広。で、誰を斬ればいいんだ? ”

“我不要斩谁?我想变强,只要你能教我打网球,怎样都可以!”跪在地上的切原炽热地看着肥前。向来只想着斩人的肥前退缩了。

“……哈?”向来只想着斩人的肥前退缩了。

“连恶魔都放弃我了吗?”切原跪在地上捶打着地面,眼泪忍不住地落下。修剪后圆润的指甲快要嵌进他的手掌。

一双冰凉的手握住了他的手,“喂,我可不是什么温柔的人,要是想和我学打网球,可要做好准备。”

“在你出现之前,我早已做好准备!”肥前看着眼前的孩子渐渐染上属于自己的黑红色,垂下眼眸。

“那么,请多多指教。”

“多多指教!”

 

某一天,已经完成了守护历史的使命的肥前,受到了来自人类的召唤,还以为是历史再次受到了破坏的肥前,毫不犹豫地赶去,却发现只是一个灵力强大的小孩子在召唤他,把他召唤出来之后竟然要他教他打网球!

离去之后,肥前没有回到自己原来的地方,而是来到了一个高阶神明的神居。

“同他交易吧,他会给你让你满意的报酬的。这个,也一并教与他吧。”

就这样,肥前获得了一团由神明凝聚出来的光球,专门教人打网球的光球!

 

注:肥前忠广,刀剑乱舞里的角色,不知道也不是很影响阅读,我选择肥前,也只是觉得他和赤也很像而已。其实我看谁都觉得像赤也

肥前只能在切原身边待七日


月下花开

刀账+2,任务完成了感谢第二部队的大家😘

刀账+2,任务完成了感谢第二部队的大家😘

枭翼终于有头像了
行。各位,还是第三周目,我肥前...

行。
各位,还是第三周目,我肥前二号机也有了。
╭(°ㅂ°)╮╰(°ㅂ°)╯╭(°ㅂ°)╮╰(°ㅂ°)╯
产粮得欧气,还请各位多多产粮

行。
各位,还是第三周目,我肥前二号机也有了。
╭(°ㅂ°)╮╰(°ㅂ°)╯╭(°ㅂ°)╮╰(°ㅂ°)╯
产粮得欧气,还请各位多多产粮

【九】非洲老叶子√

这里一只纯天然无公害爱咕咕的叶腐请多指教——
时隔多年我又回来了乁(๑˙ϖ˙๑乁)Ⅹ
经过半个月的奋斗叶子我终于有了日向小天使,限段的,太不容易了(*꒦ິ⌓꒦ີ)
并且有了先生和这个大傲娇√
这一个月我过的实在是太开心了(*꒦ິ⌓꒦ີ)
甚至终于领到了爷爷(*꒦ິ⌓꒦ີ)
作为一个非婶我太不容易了(*꒦ິ⌓꒦ີ)

这里一只纯天然无公害爱咕咕的叶腐请多指教——
时隔多年我又回来了乁(๑˙ϖ˙๑乁)Ⅹ
经过半个月的奋斗叶子我终于有了日向小天使,限段的,太不容易了(*꒦ິ⌓꒦ີ)
并且有了先生和这个大傲娇√
这一个月我过的实在是太开心了(*꒦ິ⌓꒦ີ)
甚至终于领到了爷爷(*꒦ິ⌓꒦ີ)
作为一个非婶我太不容易了(*꒦ິ⌓꒦ີ)

天緒

【小肥前的萬聖節】

#刀劍亂舞 #土佐組

—————————————

🎃萬聖節賀文

🎃文筆渣與OOC慎入

🎃全員歡樂搞笑向

🎃肥前幼化注意

—————————————


  萬聖節,雖說是西洋的節日,然而在世界之時曆一致的時代,亦是本丸的孩子們最為期待的節日之一。

  「嗯,所以這是一個鬼怪出沒的節日嗎?」聽完同伴興高采烈的講解,南海太郎朝尊有些驚奇,饒富興味地感嘆道:「所以洋人們都會提前教育孩子如何隱瞞自身的模樣去勒索嗎?這可真是前所未聞。」

  不知道該怎麼反駁對方的結論,陸奧守沉默幾秒,隨即豪放地笑道:「嘛哈哈哈!雖然你的說法有點問題,但就是這樣沒錯!」

  「喔呀,問題?什麼...

#刀劍亂舞 #土佐組

—————————————

🎃萬聖節賀文

🎃文筆渣與OOC慎入

🎃全員歡樂搞笑向

🎃肥前幼化注意

—————————————


  萬聖節,雖說是西洋的節日,然而在世界之時曆一致的時代,亦是本丸的孩子們最為期待的節日之一。

  「嗯,所以這是一個鬼怪出沒的節日嗎?」聽完同伴興高采烈的講解,南海太郎朝尊有些驚奇,饒富興味地感嘆道:「所以洋人們都會提前教育孩子如何隱瞞自身的模樣去勒索嗎?這可真是前所未聞。」

  不知道該怎麼反駁對方的結論,陸奧守沉默幾秒,隨即豪放地笑道:「嘛哈哈哈!雖然你的說法有點問題,但就是這樣沒錯!」

  「喔呀,問題?什麼問題呢?我很感興趣。」

  「總而言之!」沒有打算讓朝尊發揮永無止盡的學者精神,陸奧守從一旁的盒子中取出一件孩童尺寸的南瓜裝扮,直接搗入這次他想與對方聯手的正題:「這麼有趣的節日,應該讓肥前過過看才對啊!」

  在文久土佐藩的調查結束後,不知道為什麼,踏入本丸的肥前忠廣竟縮水成嬌小可愛的模樣,就連時空政府都查不出原因為何,問題無從解決,全本丸上下就只能看著男孩暴跳如雷,愛莫能助之餘,心底悄悄覺得這副樣子其實挺可愛的。

  脾氣雖然同樣惡劣,但至少比原先冷漠兇惡的青年要親和得多。

  「嗯,要為他過節嗎……」朝尊沉吟著,沒有立即同意,雖然知道陸奧守毫無惡意,但他很清楚那位刀劍男士看到後絕對會氣到爆走,然而印入眼簾的連身童裝實在太過別緻,他完全能夠想像這件衣服有多麼適合年幼的肥前忠廣。

  想見識看看的好奇心頃刻間便超越了可能會有性命安危的顧慮,南海太郎朝尊揚起儒雅的微笑:「不錯呢,就這麼辦吧。」

  

  今天似乎是什麼節日的樣子,雖然與他無關,但是外頭吵吵鬧鬧的,還是令人煩躁。

  獨自待在房間裡,黑紅頭髮的男孩仔細地清理著刀身,他已經逐漸習慣這種體型,嬌小的身材雖然令他不悅,但無法否認的是,這樣的身姿更為輕盈且容易隱蔽,或許在某方面來說是種好事。

  ……而且萬屋的老闆娘也常偷塞零嘴給他,雖然討厭被人當作小孩對待,但還是勉強當作變異後的小確幸吧。

  沉重的腳步聲驀然從和室外傳出,肥前登時警戒地抬起頭來,稚嫩的小臉擰出嚴肅的神色,他藏身於紙門邊,抱著幾乎有自己半身高的脇差,隨時準備對不速之客進行突襲。

  「肥前——!在嗎!」沒有敲門的意思,來人呼喚著他的名字,等不到回應,男人也並未氣餒,而是直接踏入房內,擅自打開了天花板的燈座:「咱有事情要找你!」

  發覺來客不只陸奧守一人,小肥前只好咋舌著將武器收回鞘內,不甘情願地現身,瞪視著突然到訪的同伴:「幹什麼?」

  「喔!你在那裡啊!」立刻善解人意的蹲下身子,陸奧守沒有發覺男孩不友善的視線,他笑嘻嘻地揣出事前準備的小南瓜裝,獻寶般開口道:「今天可是萬聖節吶!要不要穿起來在本丸來一趟冒險呢!」

  彷彿深怕男孩不會爆走似的,朝尊溫聲補充道:「只要跟大家說『不給糖就搗蛋』就有糖果吃喔,肥前,甜食對腦子很好的。」

  握緊刀柄,感覺得出其中一人絕對是故意的,小肥前咬牙切齒:「你們是特意過來找死的嗎……!這種東西鬼才要穿!」

  「你真聰明!被你說對了,萬聖節就是要扮鬼要糖果啊!穿吧穿吧,肥前,難得的節日不好好過一回太可惜了!」拉開了連身裝的拉鍊,陸奧守興奮地咧著嘴笑,開朗的笑臉染上些許孩子般的率直和純粹:「這可是第一年跟你們渡過的萬聖節啊!」

  「……」沉默了下來,上一秒殺氣逼人的男孩不自覺地與一旁的男人對望一眼,最後還是熬不過熱情的同伴,換上了在他眼裡看來相當愚蠢的裝扮。

  臭著一張臉站在鏡頭前,小肥前感覺十分屈辱,罩覆著身軀的雖然是黑色的衣物,然而繫在脖頸間的卻是豔紅的斗篷,異色的前髮因為頭套的關係緊貼在額頭上,腦袋瓜子則頂著一顆鮮橘的大南瓜,若是剛才沒有漏看的話,頭頂上大概還連結著一根翠綠的蒂頭。

  注意到朝尊顫抖著躲到和室外頭,知道對方絕對是出去偷笑的,男孩立刻惱羞成怒:「夠了!陸奧守吉行!你到底要磨蹭多久!小心我斬了你!」

  聞言,沉迷拍照的刀劍男士才放下相機,揚起豪氣的笑顏:「抱歉抱歉,已經心癢難耐了對吧?這就出發!」

  「誰會對這種無聊的事情心癢難耐……」聲音越說越小,小肥前冷哼著撇過頭,跟在陸奧守身後出了和室,經過還在努力忍笑的同伴時,毫不留情地順腳重踩了對方一記。

  幾人的第一站,前往離此處最近的伊達部屋,以那群人普遍喜歡熱鬧的性子來說,萬聖節這種節日必然是慎重度過的。果不其然,敲門很快便有了回音,裝扮成老人的鶴丸探出頭來,嘶啞著詭譎的聲調,故作虛弱的開口:「是哪個小鬼……膽敢來向老夫要糖……?」說著,青年彎下身來,直衝著站在兩名男子之間的男孩微笑。

  將小肥前推向前,感覺自己當家長的陸奧守鼓勵地用氣音對他加油。

  沒有忘記他們的教導,男孩冷著小臉踱步上前:「……不給糖就搗蛋。」

  憋住差點湧出喉頭的笑聲,鶴丸顫抖著將手摀至耳邊,瞇細了雙眼,表現得就像重聽一般:「什麼……再說一次……」

  見狀,小肥前毫不留情地伸手拽下鶴丸的衣領,並揮開紅色的斗篷,秀出遮罩其中的脇差:「我說給我糖或是給我去死,選一個啊臭老頭!」

  完全不覺得有任何不妥,朝尊拍手讚嘆道:「喔,不愧是肥前,真是到位的勒索!」

  「不對不對不對不對!」連忙將暴怒的男孩給拉回來,看傻眼的陸奧守苦口婆心地教育道:「他如果不給你糖,你就要搗蛋啊!」

  揮開男子的手,耐心已經抵達極限的男孩怒吼道:「吵死了!遊戲到此為止!」

  「啊啊!抱歉,是我們這邊不對。」即時將鶴丸給拖進和室內,燭台切面色愧疚地出現在門口,無視後方的慘叫聲,他親切地蹲下身子,將精緻漂亮的點心遞給站在前方的南瓜男孩,「萬聖節快樂,肥前君。」

  外表精緻的甜點,光看著就刺激味蕾,不知道孩子的體型是否影響了他的本能反應,本來慍怒的小臉上竟因浮現高興的紅暈,發覺眾人似乎都在盯著自己,男孩立刻警覺地繃緊了面龐:「謝謝。」

  第一站勉強算是順利通關,或許是因為點心的魅力太過誘人,小肥前看起來沒有那麼排斥了,而接下來的刀劍男士們也沒有喜愛捉弄人之輩,過程更是順遂且快速。

  「哎呀哎呀,真是應景的裝扮,來,給你點心。」開門便見門外的小南瓜,歌仙忍不住驚訝地讚嘆了一句,接著便將仔細包好的糕餅投入袋內。

  「啊,肥前君可以碰酒的對吧?吶,酒糖!」高興地與男孩打了照面,次郎蹲低了身子,笑瞇瞇地將糖果放入袋子裡:「萬聖節快樂喔!」

  站在弟弟後方,太郎也彎身將餅乾遞向前,淺淺地揚起嘴角:「這裡也準備了點東西,希望你會喜歡,萬聖節快樂。」

  「——糖果在門口的籃子裡,自己拿。」忙到沒有時間抬頭,長谷部批閱公文的同時提醒道。

  「點心給你了,但是希望你對我搗蛋……啊嗯!」在要求的當下立刻被重擊了腹部,龜甲滿足地抱住翻攪起來的部位,顫抖地交出了點心。

  「這麼可愛的小南瓜,不給點心就說不過去了。」露出溫和而又沉穩的笑顏,小豆長光一面拍了拍臭臉孩子的頭頂,一面將包裝好的手工甜點放進袋子中。

  「在這樣的節日、才能感受到……塵世還有安穩的一面。」垂下眼簾,江雪撥弄了手中的佛珠後,矮身將糖果放入男孩的掌心,接著放柔語氣,緩慢地說道:「萬聖節快樂。」

  「……是你啊。」與曾經在時空政府見過面的小肥前面面相覷,山姥切長義心情複雜地將精緻的糖果交給同僚後,便掩上了房門。

  「點心?呵呵呵,我馬上拿出來給你……」在青江拉下運動外套的拉鍊之前,陸奧守便率先闔上了拉門,而朝尊則推著小肥前直接前往最後一個房間。

  ——新選組的刀劍男士們。

  敲了敲房門,小肥前在和紙門被拉開的剎那,面無表情地打開袋子,平板而機械性地重複著相同的話語:「不給糖就搗蛋。」

  見歷史上與自家主子最不對盤的刀劍男士們出現在門外,幾人都有些錯愕,所幸心神回歸得還算快速,堀川立刻笑著從口袋中拿出餅乾,小心地放進袋子裡:「好的,給。」

  「既然都來了,就多拿一點回去。」對小南瓜沒有太多彆扭的前主意識,和泉守很乾脆地忽視了門外微笑旁觀的兩人,大氣地將整盒甜餅都塞了過去。

  輕笑了一聲,清光也跟著上前遞出糖果:「算你可愛吧,語氣要是再有誠意一點就好了。」

  「比清光還要可愛很多喔,肥前君。」安定微笑著誇讚道,並將薄荷糖投入袋中。

  「喂,我可是聽到了!」

  作為最後一位給完點心的刀劍男士,長曾禰順勢與門外的兩位男子對上目光,瞧他們高興的模樣,他忍不住感嘆道:「看你們的樣子,簡直就和家長一樣。」

  「別說噁心話。」擰起眉間,肥前立刻嫌棄道,他撇頭掃了笑容燦爛的同伴們一眼,接著迅速地將視線別開。

  感覺得出對方的彆扭,朝尊微微一笑:「別否認得那麼快嘛,肥前。」

  「萬聖節快樂啊,新選組的。」全程拍了個心滿意足,陸奧守說不清心底的感受為何,輕飄飄的,又混合著點欣慰和感動,這或許就是有直系後輩的感覺?

  「……嘛,萬聖節快樂。」率性地招手與他們揮別,長曾禰沒有立刻回到和室內,而是若有所思地靠在門邊。

  夜色已深,本丸內歡欣的氣氛仍沒有消停的跡象,照這樣看來,這股喧鬧大概會直到天明才沉息。

  雖說歷史中他們的主子站在攘夷的一派,但是這類帶來歡笑的外國節慶,興許還在能夠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範圍吧。

  發覺長曾禰挺直了腰桿,似是要外出的樣子,和泉守不禁一愣,明明以往他們都不太參與這類節日的:「你要去哪裡?」

  擺了擺手,已經能夠預見自己在虎徹部屋前吃閉門羹未來的男子爽朗一笑:「去浦島那邊當一回大哥!」

  

  戰果豐碩。

  掂了掂袋子的重量,小肥前一時有些出神,連步調都不自覺地放緩許多。

  本丸內的刀劍男士們對待孩子普遍都十分溫柔,即使他僵著一張臉,眾人都會笑著給他糖果,有時甚至只是敲個門就能獲得獎勵,面對如此沉重的好意,他完全無法適應。

  他知道大家都是好人。

  ——但他不是。

  「怎麼了?太重了嗎?」注意到男孩的脫隊,朝尊立刻停下腳步,本想彎腰替對方拿過沉甸甸的袋子,但當視線落至孩子面龐的剎那,他便隱約察覺到了原因,溫雅地笑著問道:「還是在煩惱些什麼呢?」

  「沒有拿到想吃的東西嗎?」關心地蹲在男孩前方,陸奧守才剛湊過去,小肥前便煩躁地推開了他的臉:「唔唔!」

  不打算將心底的陰暗說出口,男孩擰起小眉頭,再度抱穩了滿滿當當的袋子:「沒事,回去了。」

  「回去?萬聖節可還沒結束啊。」跟著蹲在陸奧守旁邊,兩個大男人就這樣擋住了孩子的去路,朝尊的暗示相當明顯:「你是不是還有沒討糖果的人呢?例如在你面前的兩位之類的?」

  毫不保留地展示出厭棄,小肥前退後兩步:「……想都別想,讓開。」

  已經調好了錄影模式,陸奧守將相機架在臉前,單膝跪在迴廊地面:「來吧,肥前!讓咱見識見識你討糖的氣魄!剛才的都太無趣了啊!」

  「無趣?我覺得他跟鶴丸國永要糖的那次不錯啊。」

  「不不不,但那是錯誤的啊,可別再這樣了!」

  見眼前兩名同伴沒有聽自己說話的意思,男孩忍無可忍地將裝滿獎勵的袋子放至地面,握緊了小拳頭:「——我已經陪你們鬧夠了吧!讓斬人刀去討糖什麼的,你們還真會玩啊!」

  但是穿著這種愚蠢的裝束就能獲取別人的善意?別開玩笑了,到底憑什麼?

  「喔呀,被他人溫柔以待,惱羞成怒了嗎?」直白地戳在對方的痛點上,朝尊饒富興味地支著下顎,絲毫沒有因為同伴的憤怒而感到擔憂,畢竟他從最開始就知道孩子一定會適應不了這種氛圍。

  放下了相機,陸奧守本茫然著肥前生氣的點,在聽完朝尊的反問後,立刻訝異地開口:「是在介意這個啊,但你被溫柔以待不是正常的嗎?」

  聞言,男孩忍不住冷笑道:「就因為這種體型是嗎?」

  「嘛哈哈哈!說什麼話,是因為大家都知道你人好啊,雖然很兇就是了!」爽朗笑著拍了拍南瓜頂,陸奧守趁著男孩愣住的同時,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萬聖節快樂,肥前!」

  漲紅了臉,小肥前不領情地掙扎了起來:「別開玩笑了、給我放開!陸奧守吉行!」

  「哎呀哎呀。」感到有趣地跟著抱上前,朝尊順便壓制了男孩意圖拔刀的手:「那麼,心結解開了,是時候該跟我們問糖果了吧?」

  掙脫不開兩人的擁抱,感覺自己快要被洶湧而來的好意給悶得窒息,肥前抗議性地用力拍打起他們的臂膀,心知在聽話之前這兩人不會放開自己,只好憋著臉,僵硬地討要道:「……不給糖就搗蛋。」

  「行,咱這就給你!」終於聽到等待已久的話語,陸奧守爽快地將準備已久的點心從懷中揣出,然而另一隻手仍緊緊摟著嬌小的孩子沒有放開:「啊——真好啊這種感覺!」

  嘆了一口氣,朝尊繼續壓著脇差刀柄,不滿地要求道:「真是的,肥前,你的語氣要有誠意一點啊,我可沒有那麼好打發的喔。」

  本以為自己照做就能得到解脫,卻事與願違,小肥前立刻氣急敗壞地怒吼了起來:「誰要你的糖果,南海太郎朝尊!你們兩個要抱到什麼時候,快給我放開!我要斬了你們……!」


  雖說是初次渡過,但是對於小肥前而言,這大概會是最難忘的一次萬聖節吧。

Mooshroom
恍恍惚惚终于搞懂了新活动怎么玩

恍恍惚惚终于搞懂了新活动怎么玩

恍恍惚惚终于搞懂了新活动怎么玩

四月的咸鱼

嘿嘿嘿,昨天有了肥前,今天有了南海老师,看来我的骰子运还是不错滴

嘿嘿嘿,昨天有了肥前,今天有了南海老师,看来我的骰子运还是不错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