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育婴室

1332浏览    102参与
徒离忧

【晖非】「罗非观察日记」18 民国科幻Paro

半机械化蒙少晖X侦探罗非


完全脱离育婴室背景只保留了蒙少晖的阴森特质预警


第一人称日记体预警


脑洞微扩不连贯碎片化预警


————————————


日期不详 天气不详


我醒来的时候修格斯坐在我的面前。


我记得他脸上也都是仿生皮肤,不刻意操控的时候几乎不会有表情。可他居然带着淡淡的笑意。


我对他一向没有好感,可也从没有如今这么厌恶过,我甚至不知这厌恶,或者说是恨,从何而来。


“我一直以为你是个懦弱的家伙。”修格斯见我睁开眼睛,笑容更友善一些,“不错,没想到是个狠角色。”


他在说什么?...

半机械化蒙少晖X侦探罗非

 

完全脱离育婴室背景只保留了蒙少晖的阴森特质预警

 

第一人称日记体预警

 

脑洞微扩不连贯碎片化预警


————————————



日期不详 天气不详



我醒来的时候修格斯坐在我的面前。


我记得他脸上也都是仿生皮肤,不刻意操控的时候几乎不会有表情。可他居然带着淡淡的笑意。


我对他一向没有好感,可也从没有如今这么厌恶过,我甚至不知这厌恶,或者说是恨,从何而来。


“我一直以为你是个懦弱的家伙。”修格斯见我睁开眼睛,笑容更友善一些,“不错,没想到是个狠角色。”


他在说什么?


“你的任务完成得很好,captain挺满意,所以给你做了全新的机体。”


我疑惑的望着他,脑中一片混沌。


我尝试去查看数据库,一片空白,只有时钟在冷漠读秒。


“我,发生了什么?”我忽然格外迷茫,任务……结束了?这像是失去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大脑犹如被生物电忽然释放的强电流刺了一下,我头好痛。


“喂……”修格斯见了,似乎是放弃去操控面部神经,恢复成往常僵硬的表情。他站起身,敲实验室的玻璃。


“你们确定他是成品么?”


我瞬间痛得蜷起全身,手上的导线都扯掉了几根。


一群白袍匆匆进来,打开我的胸腔,用验电软件一一检查着重要节点。


咔哒。


是机盖合起的声音。


“没什么问题,是不是上次电路全毁伤到他的脑部神经了?”


“可是他昏迷时功能性测试没有问题。”


“老板说他马上要去执行下一个任务,你们动作快点,我还要送他去训练。”修格斯冷漠的声音响起,有些不耐烦。


“加个限电就好了,很快的。”


一个白袍拿出一个小小芯片,把我的身体侧着翻过去,打开我耳后的机盖。


剧烈的头痛随着芯片的置入很快停歇,只剩下微微余痛在颅内盘旋,可以忍受。


“好了么?”修格斯凑近我眼前,我睁眼望他,点点头。


“好了就快一点,你被带回来时候几近报废,神经匹配不了更多模组,本来这个任务是我来的,可是captain说,你这张脸稍微动一动就可以直接用,我才稍微清闲。”


我这才知道修格斯的友善是为什么,托我的福,他不必去执行任务了。


“我要接受什么训练?”


“你要换个身份。扮演另一个人。资料一会放进你数据库,但你要先去把新身体的性能调教精准。”


我手指张开又聚拢,疑惑地望他。


“别这么看我,这个精度不够。”




训练基地不像以往全都是射击与搏击的类相关器材,以前为实验战斗模组所设的各种极端条件下的人形靶也都收了起来。


“就这些。”


我面前有一把手术刀,还有几十块不同材质的块状物,我认出来的有豆腐,牛肉,还有一些不知什么生物的骨头。


修格斯拿出一根针放在桌面上,然后从身后拽来一把椅子坐下。


“你有一个下午,让桌上的材料都可以穿针。”


我眼睛睁大,侧头望他,他点点头,依旧面无表情。


“你要去接近的人,极度危险。你知道的,就算这次任务成功,captain也不会在你下次被变成废铁的时候念你好,出手救你。你只有这一个下午。”




徒离忧

【晖非】「罗非观察日记」17 民国科幻Paro

半机械化蒙少晖X侦探罗非


完全脱离育婴室背景只保留了蒙少晖的阴森特质预警


第一人称日记体预警


脑洞微扩不连贯碎片化预警


————————————


日期不详 天气不详


少晖。


绝对的安静被刺耳的高频嗡鸣打破。


我隐隐收到了在杂音中,断续的,罗非的呼唤。


少晖。醒过来。


他声音中似乎有焦急,我很少能听出罗非这么明确的情绪。


我很想尝试给他回应,可我没办法着力。我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这很难形容,我想即使飘在真空中也会与现在不同,我没有任何的感知,即便在真空中,绝对的安静下,“人”还是能起码...

半机械化蒙少晖X侦探罗非

 

完全脱离育婴室背景只保留了蒙少晖的阴森特质预警

 

第一人称日记体预警

 

脑洞微扩不连贯碎片化预警


————————————


日期不详 天气不详


少晖。


绝对的安静被刺耳的高频嗡鸣打破。


我隐隐收到了在杂音中,断续的,罗非的呼唤。


少晖。醒过来。


他声音中似乎有焦急,我很少能听出罗非这么明确的情绪。


我很想尝试给他回应,可我没办法着力。我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这很难形容,我想即使飘在真空中也会与现在不同,我没有任何的感知,即便在真空中,绝对的安静下,“人”还是能起码感受得到自己的四肢,感受到自己的躯壳内部,血液在流动,心脏在跳。即便那是深深的麻木,无法掌控。


可我现在,除了不知何处而来的,罗非的声音,什么也感受不到了。


也许我只是一段弥留的意识。“人”死了后会有魂魄吗?我不知道。


罗非的声音是真实的吗?还是我意识中的一段幻觉呢?


少晖,睁开眼睛。


又来了。


那“罗非”的声音轻轻叹息。随后声音渐渐弱了,却像是沉在鼻腔里。


“今天是4月27日,是你昏迷的第五天。”


“你恢复供电以后,每次都要睡这么久么?”


“我现在不知道,你的心跳和呼吸,是不是也是由某种未知的科技伪装出来的。”


“少晖,你还在这么?”


丝丝拉拉的电流声过去后,他的声音变得有些不同了,冷静了,像是以前的罗非。



“今天是4月28日,你昏迷的第六天。”


“我今天买了一支红酒。”他好像低低笑了一声,可声音听起来又有点苦涩,“要是下个星期你还不醒来,我就自己喝了。”


“算了,等你到六月,六月前你醒来我们就一起喝。”




“今天是5月12日。还记得我们一起去查火灾现场么?我抓到了纵火案幕后的人,你猜猜是谁?”


“你这人真没意思,你也好歹给点反应啊。”


“算了算了,告诉你吧,是霍文斯。”


他的声音断了好久,我都以为又要切到下一天了,才忽然,听到有一点带着鼻音的话。


“他说他以前并不认识你。少晖,我该怎么办。”



“今天是5月19日。我要食言了,红酒我自己喝掉了。”


“今天是6月2日。少晖,我有个计划,你会理解我的,对不对?”


“你一定要回来,蒙少晖。”




极静又回到了我的左右。


有一丝光亮刺破了黑暗,我仿佛模糊地见到白色。


“有了有了,脑波在恢复。”


这声音有一丝耳熟。


“浑身电路烧了百分之九十,大工程,比新改造一个还困难。”


哦,想起来了,是实验室那些工程师。


“总归和机体模块适配这么高的不好找,老板说修好了还要用这张脸呢,先把数据清了吧。”


冰冷的机械框出现在我失灵许久的视觉传感器上,它直接闪烁在我的脑内。


“数据删除中……”



徒离忧

【晖非】「罗非观察日记」16 民国科幻Paro

半机械化蒙少晖X侦探罗非


完全脱离育婴室背景只保留了蒙少晖的阴森特质预警


第一人称日记体预警


脑洞微扩不连贯碎片化预警


————————————


日期不详 天气不详


我似乎从凝固的时间中恢复了意识。


我的数据处理中心陷入了混乱,五感完全丧失让我处在完全的黑暗中,完全的,寂静的,黑暗。


我试图跟着数据中心的重启回忆之前发生过什么。


金不败和修格斯不在联络点。


罗非,馄饨摊。


对。


回去的路上罗非很沉默,当时我猜测他应该是在梳理我出现在他面前至今的所有破绽。


进了门,我感觉自...

半机械化蒙少晖X侦探罗非

 

完全脱离育婴室背景只保留了蒙少晖的阴森特质预警

 

第一人称日记体预警

 

脑洞微扩不连贯碎片化预警


————————————


日期不详 天气不详


我似乎从凝固的时间中恢复了意识。


我的数据处理中心陷入了混乱,五感完全丧失让我处在完全的黑暗中,完全的,寂静的,黑暗。


我试图跟着数据中心的重启回忆之前发生过什么。


金不败和修格斯不在联络点。


罗非,馄饨摊。


对。


回去的路上罗非很沉默,当时我猜测他应该是在梳理我出现在他面前至今的所有破绽。


进了门,我感觉自己的电池在胸腔内打出一道电弧。没站稳,撑在茶几上,打翻了罗非的雪茄盒,秦小曼听到动静下楼。


我否定了罗非路上在审度我的设想,因为他窝进了沙发里。整个人在红外视角下已经是红色,他发了高烧,反应开始迟缓,也带出了症状,是剧烈的咳嗽。


秦小曼主张快把人送去医院,我担心去医院的路上我护不住他,坚决反对,就算说不出任何理由。


罗非喘息着,轻轻笑了一下,很无所谓的样子,按住慌张的秦小曼,让她一切听我的。


我让秦小曼致电本杰明,本杰明有退烧药。


罗非状态越来越奇怪,他开始无法掩饰他的旧疾,单手压着右边的太阳穴,皱眉在沙发上躺下。


我在那一刻才发现他服用止痛药的根本原因是头痛。透视视角的画面断续闪出,是我的电压紊乱导致视觉传感器出现错误。我似乎望见罗非捂着的额角内部,有一小片金属。


是弹片。


难怪他服用乙酰水杨酸而不是氨基比林。止痛只是一方面,重要的功能是防止颅内弹片产生血栓而丧命。


本杰明很快赶到,看了罗非的状态,难以判断,高烧起因像是某种病毒。


我瞬间想到了金不败在几个月前劫持的生物学专家。那之后不久,修格斯去加装了战斗模组。


视觉传感器在那刻彻底失控。我的几个视角开始自行开关切换,无法对焦,面前只剩下模糊的色块。间或切出的红外视角里,我看到罗非像一团红色的火,燃得正旺。


我想靠近他,被什么绊倒,跌跪在他躺着的沙发前。他终于还是趁机扶了我一把,碰到我的手了。


“你被下毒了,什么东西最可疑?”我顾不上自己的破绽。如果在我断电之前救不了他,或许没人能救他了。


他像是看得出我已经不能视物,“小曼,扶他坐下,本杰明,手套,把我的手杖拿去化验。”


“来不及了。”我出声反对,挣开秦小曼在地上摸索。果然,刚刚绊倒我的就是罗非的手杖。


“倒杯水。”我朝秦小曼的方向说了一句。


她该是被罗非提示着,发现我已经失去视觉,却没来得及多问。快速倒了一杯水塞进我手里,接触到我仿生皮肤的瞬间惊呼出声。


“你怎么这么烫?!少晖你也在发烧。”


本杰明可能是想过来为我检查,我看到一片白色遮住了那团火。


我没有时间跟她们解释什么,只是挥挥手示意不需要。“本杰明,纸笔。”


将手杖顶端沁入水中,关掉触觉外所有感官,我像是陷入了极静的黑暗。


我想她们大概在为我惊呼,也许还包括罗非。


因为我将那杯沁过病毒的水一饮而尽,同时开启了成分分析仪。


触觉已经非常迟钝,我在正前方摸到了本杰明递来的钢笔。


成分分析仪的功率正在飞速抽取电池中所剩无几的电量,我似乎久违地感觉到冷,让我想起被送进实验室前的那天。


几分钟后,在纸上写下所有的成分与比例,我觉得自己已要冻僵了,手指挪动都很困难,但那团已经熄灭在我视觉传感器中的火却好像在脑海中烧起,让我很想靠近他取暖。



记忆停在了这里,接下来就是逐渐丧失的意识。


我曾想过最好的结果,是被送去医院,在所有电量耗尽无法维持心跳血压指征的情况下被医生判断死亡,在停尸间里被captain的人拿走销毁,这样我会成为罗非永远不能解开的一个谜,他会永远记得我。


因为当我最后一级非可控伪装——心跳指征消失的时候,说明我的电池完全耗尽,我的人类大脑在没有电源转成的生物电支撑后,会迅速停摆,也就意味着仿生人蒙少晖彻底报废,人类蒙少晖,死亡。


可现在我为什么还能思考?


我尝试打开任意模组,没有任何反应。


查看数据库里最后一份自动生成的运行报告,是4月23日凌晨5点48分,输出电压的异常数据。那个时间我在废弃邮筒的旁边,接到了第一次的电压异常预警,我没空理会,只想着必须救罗非。


我想起自己刚刚变成仿生人的那天,躺在实验台上听着专家们激烈地争论。


“如果不在数据运算中枢加设限电,机体有可能在受到苯基乙胺与多巴胺影响时,加大电流抽取,造成电压增大等不可逆转的烧毁机体和组件的情况!”


“加设限电?这具实验体是最适合进行潜伏任务的!紧急情况下他要有自毁组件以保护组织机密的自觉,加了限电还拿什么毁?再说了他是个电器!工具!还多巴胺苯基乙胺?你家的电灯会爱上你吗?”


是爱……吗?


我对罗非。




—————tbc—————







徒离忧

【晖非】「罗非观察日记」15 民国科幻Paro

半机械化蒙少晖X侦探罗非


完全脱离育婴室背景只保留了蒙少晖的阴森特质预警


第一人称日记体预警


脑洞微扩不连贯碎片化预警


(头疼要不要开一个「蒙少晖观察日记」用罗非视角=。=(喂!


————————————


4月23日 阴


罗非在我的腿上睡到天光大亮。不是我不想叫醒他,实在是我厘清桌面上的资料需要时间。或许也有一点他看起来太过疲惫的心情。


我担心负荷太大,我的体表温度会随之升高,引起他的关注,还好天亮的时候大部分资料理顺了,我将能关闭的组件全部关掉来冷却机体。


大概二十分钟后,罗非微微打了个哈欠,...

半机械化蒙少晖X侦探罗非

 

完全脱离育婴室背景只保留了蒙少晖的阴森特质预警

 

第一人称日记体预警

 

脑洞微扩不连贯碎片化预警


(头疼要不要开一个「蒙少晖观察日记」用罗非视角=。=(喂!


————————————


4月23日 阴


罗非在我的腿上睡到天光大亮。不是我不想叫醒他,实在是我厘清桌面上的资料需要时间。或许也有一点他看起来太过疲惫的心情。


我担心负荷太大,我的体表温度会随之升高,引起他的关注,还好天亮的时候大部分资料理顺了,我将能关闭的组件全部关掉来冷却机体。


大概二十分钟后,罗非微微打了个哈欠,张开了双眼。


他坐起身子,好像不太舒服,一手揉着脖子。我有些后悔,为了将体重减轻到正常成年男子的范畴,我腿部的仿生皮肤下没有添加填充物,确实不太适合枕着睡觉。


“嘶……几点了?”


我看了一眼墙上的钟,回答他已经五点半。


“你在这坐了一夜?”他吓了一跳,“怎么不叫我?”


我自然的挑眉,拿出早准备好的问题,“我叫醒你,你肯再睡吗?”


他果然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脸颊,“呃……好吧,谢谢。不过要是为了让我睡个觉把你冻病了,我可就没有助手用了。夜里挺凉的。”


我笑笑,“不会的,我不觉得冷。”我忽然明白他怎么五点半就醒了过来,原本推测他起码能睡到早上九点的。是我心虚关了大半组件,不再散热,害他冻醒了。


他突然探身摸了摸我的手,皱眉毛,“手这么凉,还说不冷?”说完把我搭在他身上的毯子扯下来,裹到我肩上,自己起身去卧室披外套。


我暗暗把体表的传感器打开,这块毯子尚带余温,是罗非的温度。


我怀着私心让他睡了一夜金属枕头,关掉热源害他受凉,他还在关心我有没有冻着。他总是这样,正如我满腹鬼胎地接近他,他却肯费心费力地帮我找那虚构的过去。


“趁今天早,我们去吃小馄饨?吃完你好好回来睡一觉。”他已经披上外出的外套,边说边扣上帽子,抽出架子上的手杖。


我犹豫了。资料必须尽快送达captain手中,让同事们把账户信息处理干净。如果被罗非抓到这条线索,最危险的是他。


我默默打了个哈欠,用力揉了揉眼睛,让眼周属于人类的皮肤红起来,显出疲惫的假象。


真可惜,如果有点眼泪出来也许效果更好。我的泪腺还是人类的泪腺,但多次改造手术中似乎是碰到了神经,它已经彻底报废。为了保留我自己的皮肤,我没有安装人工泪腺。


他耸耸肩膀表示遗憾,也不强求。“好吧,那我自己去,你先好好睡一觉。”


我目送他下楼,然后回到自己房间,从窗口望着他转过街口,才翻出窗外。


联络人是我最讨厌的家伙,他叫金不败,很受captain赏识,因为他也是个疯子。



我将报告顺着约定好的废弃邮筒投进去,用指甲弹出的插头在邮筒外划掉了三块油漆。这代表非常紧急。


转身的瞬间,我忽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说不上它来自于哪里,很像是心脏的位置,但我分明知道我的胸腔里已经没有这个器官了。


我打开红外探测仪在四周扫视了一遍,清晨街上只有早点档口坐着些人。每个都是暖橙色的活人。


这不正常。


金不败的助手是我的一位同僚,原名不详,代号修格斯,听说这个代号来自金不败的洋人好友,是他写的书中出现的一种怪兽。


修格斯是复合型仿生人,性能原本与我差不多,几个月前加装了一个战斗模组变成复合型,具体是枪还是别的什么只有实验室的工作人员知道。


他耗电量高,机体过重,不适宜和人类近距离接触来侦查潜伏,我接受任务后,他应该代金不败守在这周围,随时等待我的消息。


不好的感觉愈发强烈。我将透视功能也打开,顾不上是否引人注意,开始专注地四周扫描。


不在。金不败和修格斯都不在。


我感觉自己的电池烫得有些受不了了。我只能想到一个可能性。他们已经从资料泄漏源知道了罗非查到关键线索,现在已经出发要对罗非下手。而我,不在他身边。


我顾不得视觉传感器里弹跳闪烁的电压警告,速度全开,朝罗非喜欢的馄饨摊位狂奔。


千万,不要。




跑过三条街,转过那个街角,我有一种电池也许已经在闪火星的感觉。


罗非正低着头,轻吹汤匙吃得文雅。


我捂着滚烫的胸口,安静地贴在墙上。视觉传感器传来的错误警告已经快要遮挡我的视线,但我必须立刻确认修格斯的位置,金不败很狂却也很谨慎,我不知道他是否会出现。


如果两个都来了,我必须设法制造足够的混乱,并起码撑到秦小曼赶来。


正在我观察的时候,罗非不经意抬起眼睛,我进入了他的视线。


修格斯似乎不在附近。周围的民宅里有许多暖橘色的人类,或躺或坐,应该是普通人。


“怎么跟来了?”罗非已经起身朝我走来,一步,一步。


我想我摁在电池附近的手也许会吓着他。松开手站直身体。


“没事,我想了想,还是想吃点东西再睡。”我尽量将语速放慢,可实际上我整个机体处于高度戒备状态,随时可以把他的身体掩盖住。如果修格斯不在,金不败不在,很可能是枪手占领了高处等待时机枪杀他。


罗非一定能识穿我满身的破绽,可现在我无法顾及这么多了。


他发现了我不对劲,也许是理解成身体不适,伸手想要扶我一把,我立刻闪身让开。现在电压不稳,体表温度大约在五十摄氏度,他只用碰到一点,我就会彻底暴露。


“你怎么了?”罗非不解地皱眉看着我,抱着肩膀。


我忽然发现了不对的地方。


红外视角里,罗非整个人是暖橘色,比周围任何一个人的体温都要高。他畏寒,常年手脚冰冷,怎么会?是昨晚受凉的关系?


几个电量低警告接连跃入我的视窗。


我知道我能坚持的时间不多了,索性抬头,光明正大的扫视了一圈所有建筑的顶端。


“回沙利文公寓,我有重要的事告诉你。”我决定搏一把,先带罗非回去,哪怕身份也许会被他识穿。







—————tbc—————





有人能get到少晖过热的原理么?

今晚19点33下一章收获答案。



徒离忧

【晖非】「罗非观察日记」14 民国科幻Paro

半机械化蒙少晖X侦探罗非


完全脱离育婴室背景只保留了蒙少晖的阴森特质预警


第一人称日记体预警


脑洞微扩不连贯碎片化预警(尽力展现主线)


------------------------------


4月22日 晴


自那日后我每晚都要找个由头去罗非房里绕一下,有时借本书来看,有时送壶茶。我努力告诉自己,我是为了监视我的任务目标,毕竟由于白天分头行动,我很难掌握他的调查进度。


罗非这样的人,即便我寸步不离的跟着,都很难同步他看到的、分析到的事情,何况是分别行动?


晋商会可真的是captain的...

半机械化蒙少晖X侦探罗非

 

完全脱离育婴室背景只保留了蒙少晖的阴森特质预警

 

第一人称日记体预警

 

脑洞微扩不连贯碎片化预警(尽力展现主线)

 

------------------------------


4月22日 晴


自那日后我每晚都要找个由头去罗非房里绕一下,有时借本书来看,有时送壶茶。我努力告诉自己,我是为了监视我的任务目标,毕竟由于白天分头行动,我很难掌握他的调查进度。


罗非这样的人,即便我寸步不离的跟着,都很难同步他看到的、分析到的事情,何况是分别行动?


晋商会可真的是captain的手笔,如果他碰到了什么危险的关键信息,captain是会放弃这些还没到手的资金,还是……?


我实在不敢深想,不管captain的答案是什么,不管罗非知道了多少,我只想让我的分析中枢获得足够的数据,以帮我判断,我会不会有一天收到清除罗非的任务。收到这个任务,也许我就再也不能给他买小馄饨了,该提前陪他多吃几次。



今天我拿了些精油去敲他的门,实在是这些天各种理由都用尽了。这瓶精油还是苏女士听闻我总是头痛,特意拿来的,说可以镇定安神。


我稳住自己脸部的细微表情,关了几个不重要的功能将自己功率降低些,这样有助于让我的反应炉不要跳得太大声。


我不希望引起罗非的怀疑。我这样借口连篇地每晚拜访他,实在是让我自己都难以坦然。


他倒是淡定得很,仿佛笃定我会这个时间到来一般,穿着浴袍,头发上还有水滴,似笑非笑地给我开了门,接着随意地用搭在颈上的毛巾擦着发丝往屋里走,转身前用眼尾轻轻瞄了我一眼。


“进来坐。”


我觉得自己的反应炉又开始变烫,垂下头不敢望他背影,可浴袍下裸露着清瘦的两条腿在我眼前走动着,跟腱纤长,脚踝细得似乎一只手就能握住。


“来帮我推精油?”他窝进沙发里,看了我手上的精油一眼。


我点点头。


“那可真是来得早不如来的巧,坐这。”他拢了拢双人沙发和茶几上散落的一堆纸质文件,拍拍身边。


我的视觉传感器适时地给出测算,我如果坐到他示意的位置,离他就只有10公分不到,而这个欧式沙发,有180公分长,足以坐下3个我们这种体型的成年男人。


可我还是坐了过去,并再次降低了我的耗能。


我立刻就知道了他要我坐得这么近的理由——他捧着那叠纸,一个侧歪,平躺到我的腿上。


“嘶……”他艰难地揉了揉脖子,“你以前不会是拉洋车的吧?腿怎么硬得跟铁一样?”


我一惊。“没事吧?”我的仿生皮肤下面就是特殊合金的组件,硬度堪挡子弹。


他被我的反应逗得一乐,“能有什么事,真当自己是铁的?还能把我磕坏了?”


我一时语塞,好在他知道我一向话少,没有深究,从茶几上摸过眼镜带上,就继续看手里的资料。


我将精油倒出几滴,在手心里捂了捂,稍稍调高了指尖的温度。


“唔……舒服。我现在觉得你以前是推拿师傅也说不定。”罗非满足的赞叹着,眼睛都微微眯了起来。


我觉得我的嘴角一定是弯上去了,不知道是因为他的称赞还是他贴在我怀里的触觉反馈使我愉悦。为了遮掩这个微笑,也为了自然地窥探调查进度,我假意略有不满地抽走了他手中文件。


“哎……?”


不等他抗议,我探着身把文件放到茶几上,在这零点五秒内,我的胸膛擦着他的鼻尖,另一只手防止他掉下去,搭着他的肩膀,如同将他抱在怀里。


他没出声,一双眼睛隔着镜片望我,眼神里似乎有好多看不清楚的东西。


我将那个阻隔着视线的眼镜拿掉,在他的太阳穴继续打圈轻揉,装作自然。“睡一会儿。”


他复杂地看了我几秒,闭上眼睛拖着长音,像是拿我没办法般应着,“好……”


为了迁就我的“好意”而放下工作的罗非,在5分钟后,呼吸均匀地睡了过去。明明身子挺弱,还有宿疾需要常年吃止痛药物,怎么一有案子就如同吸了鸦片,眼睛放光精力使不完?


我暗自叹息着,放轻力度,手上专注地为他解乏,双眼瞥向桌面摊着的资料,任由透视与分析扫描功能,将一叠摞起的纸一张张扫进我的数据库。


在信息洪流飞速录入的同时,我无意被一组数字吸引了,好在罗非睡着,应该没察觉我动作停顿了一瞬。


这是一组中南银行的账户号,它属于captain最看重的人体实验中心。


也是我出厂的地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