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胡一天

80330浏览    2586参与
闵彡

《亲爱的之报告助理,我是世界冠军》【双十一完结撒花】

精修版,六万五字超短篇,一口气看个过瘾

气泡对话体验,超强代入感!

直通车 http://www.ihuaben.com/book/2956981/20161314.html


嫌麻烦的可以直接在老福特上看,戳本合集就是啦~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最后一次更这部作品的相关了,多少有点舍不得TT 感谢胡同学带给我们一个几近完美的吴白形象,期待新作校园男神!!(预告梦回小美好有没有哈哈哈)

《亲爱的之报告助理,我是世界冠军》【双十一完结撒花】

精修版,六万五字超短篇,一口气看个过瘾

气泡对话体验,超强代入感!

直通车 http://www.ihuaben.com/book/2956981/20161314.html


嫌麻烦的可以直接在老福特上看,戳本合集就是啦~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最后一次更这部作品的相关了,多少有点舍不得TT 感谢胡同学带给我们一个几近完美的吴白形象,期待新作校园男神!!(预告梦回小美好有没有哈哈哈)

勤劳的搬运工

2019/11/08

胡一天 IG更新


需ins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2019/11/08

胡一天 IG更新


需ins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白夭夭
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 阵容强大...

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 阵容强大

需要门票预订,一手票源

统一定金500一张 不估价

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 阵容强大

需要门票预订,一手票源

统一定金500一张 不估价

颜兮

12.31海口 湖南卫视 跨年演唱会
肖战 王一博 朱一龙 胡一天 TFBOYS NPC 邓伦 郑云龙 阿云嘎等。预定开启🔛 500💰湖南卫视跨年
1⃣️肖战合影xxxxx
2⃣️ 王一博合影xxxxx

12.31海口 湖南卫视 跨年演唱会
肖战 王一博 朱一龙 胡一天 TFBOYS NPC 邓伦 郑云龙 阿云嘎等。预定开启🔛 500💰湖南卫视跨年
1⃣️肖战合影xxxxx
2⃣️ 王一博合影xxxxx

闵彡

第二十五章 邀请 (新增)

*把七夕番外写成正篇,胡诗妤还是成为小助理啦,点题!点题!

http://www.ihuaben.com/book/2956981/20462787.html


连绵雨季结束,洛杉矶终于放晴。漫步在Venice Beach的海滨大道,正午的日头灼烧着沙滩,海风卷杂着浪声,为这幕浪漫场景播放起天然的伴奏。

胡诗妤穿条长及脚踝的吊带红裙,新烫的卷发散落在白皙的肩上,发间别了一小朵白色野菊,妩媚风情。吴白偷瞄两眼,把他的外套脱下来,盖在胡诗妤身上。

胡诗妤嫌热不想要,被吴白抓住反抗的手。

“可别生病了,韩商言可不是个会怜香惜玉的老板。”

慢慢变成十指交扣,二人并肩坐在大块岩石上。...

*把七夕番外写成正篇,胡诗妤还是成为小助理啦,点题!点题!

http://www.ihuaben.com/book/2956981/20462787.html



连绵雨季结束,洛杉矶终于放晴。漫步在Venice Beach的海滨大道,正午的日头灼烧着沙滩,海风卷杂着浪声,为这幕浪漫场景播放起天然的伴奏。

胡诗妤穿条长及脚踝的吊带红裙,新烫的卷发散落在白皙的肩上,发间别了一小朵白色野菊,妩媚风情。吴白偷瞄两眼,把他的外套脱下来,盖在胡诗妤身上。

胡诗妤嫌热不想要,被吴白抓住反抗的手。

“可别生病了,韩商言可不是个会怜香惜玉的老板。”

慢慢变成十指交扣,二人并肩坐在大块岩石上。

一望无际的大海浪里来去,所有的烦绪都被清空,胡诗妤歪过头,枕在吴白肩膀上,一切风景瞬间被定格。

不知过了多久,吴白开口。

“要不我们住在一起吧。”

胡诗妤猛地抬起头,慢慢眯起眼,盯得他心虚。

“我是说住一起,又没说住一间房……”似乎是读懂了她的眼神,吴白的音量越来越小,尽量让这个提议听起来不那么猥琐,“我在安里路租了房子,有两间卧室,我一个人住也是住,所以……”

安里路开车去K&K也就十几分钟,胡诗妤记得吴白提过要独立出来,没想到效率这么高,现在连房子都租好了。

她在外留学多年,一直都是跟别人合租,也会有男生女生混租的情况,平时买个米,男生也方便搭把手,这种感觉并不陌生,可和男朋友完全不是一回事啊!

跨国恋太久,刚分开时还不觉得有什么,两位都确信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异于常人,思念是在日子慢慢翻篇时,在下雨没有伞时,在工作压力过大时,遇到琐碎但有趣,若能及时分享给你该有多好的种种小事时,变得愈发严重。

好在她终于毕业结束实习回来了,也不会再走了,按之前谈好的那样,她回国会进入俱乐部,成为K&K的女领队,由王元梦打头,俱乐部开始把视线放宽到优秀的女选手身上,所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女选手在很大程度上能弥补男队员粗心的小毛病,反之,她们也面临体力不佳,甚至需要照顾生理期等问题,小米难得焦头烂额,日日盼着胡诗妤赶紧上任。

更重要的是,她还将担任吴白的专业助理,大到训练日程,小到饮食起居,都由胡诗妤亲自安排,近几年CTF大赛的地位迅速崛起,影响广泛,相关讲座和交流会的邀请函接踵而至,虽然繁琐,但只要筛选好含金量较高的活动参加,对提高技术确实有一定帮助。

一个是最有价值的CTF选手,一个是事无巨细的助理,同居的理由似乎很合理,何况两人的恋情早已公开。起先粉丝都不太看好,一是担心吴白破坏队规,导致军心涣散,二是“吴情吴艾”这对神仙cp被强行拆散,没有看到想要的结局,大家都很不爽。但也正因为这件事情,粉丝开始呼吁不要再拿饭圈的规矩限制CTF选手,吴白已经得到了相应的惩罚,更没有影响排名,大家都是二十出头的青年小伙,怎么可能真的不谈恋爱。

日落时分,海滩蒙上一层橘调的颜色,恰有一阵海风吹拂而过,掩盖胡诗妤淡淡的回答。


删繁

这个盛淮南和洛枳我太🉑️了

所以什么时候播呢?

期待呀


这个盛淮南和洛枳我太🉑️了

所以什么时候播呢?

期待呀



颜兮
湖南卫视跨年接受预定定金100...

湖南卫视跨年接受预定
定金1000:保证有票
出票补款有预算的来💕

湖南卫视跨年接受预定
定金1000:保证有票
出票补款有预算的来💕

颜兮
杭州近期活动11-3/4朱一龙...

杭州近期活动
11-3/4朱一龙欧莱雅/欧舒丹见面会
11-5胡一天玩妆派对
11-6邓伦碧欧泉见面会
11-8朱一龙等香奈儿活动
11-9九阳品牌活动暨粉丝见面会
11-9李宇春品牌活动
需要的直接微信预定

杭州近期活动
11-3/4朱一龙欧莱雅/欧舒丹见面会
11-5胡一天玩妆派对
11-6邓伦碧欧泉见面会
11-8朱一龙等香奈儿活动
11-9九阳品牌活动暨粉丝见面会
11-9李宇春品牌活动
需要的直接微信预定

勤劳的搬运工

2019/10/30

胡一天 IG更新


需ins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2019/10/30

胡一天 IG更新


需ins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阿西☜

【零落浮华】吴白×白沫染(原创女主)

【第四十一章.双结局】HE

自与吴白重逢将前因后果讲明已是一年有余,期间吴白和Tanner对沫染展开了激烈的追求,面对圈内交替的两大传奇,沫染态度始终鲜明,任谁她都不会答应。可每当她拒绝一次,两人的攻势便猛烈几分,逼得沫染不得不做出抉择。

这一天训练如常结束,Tanner便急切的去找沫染发现她早已不在,心下疑惑的向Cris办公室走去,正当他想推门而入时却呆愣原地。

“沫染,你想好了,这次真的不打算再回来了?”

“你这是何苦……”

Tanner再也听不下去直接推门而入,却发现Cris手拿手机正在通话,看见Tanner进入不由一愣,电话那头说些什么Cris一时间没能应答便被Tanner抢去了手机,只见他气急...

【第四十一章.双结局】HE

自与吴白重逢将前因后果讲明已是一年有余,期间吴白和Tanner对沫染展开了激烈的追求,面对圈内交替的两大传奇,沫染态度始终鲜明,任谁她都不会答应。可每当她拒绝一次,两人的攻势便猛烈几分,逼得沫染不得不做出抉择。

这一天训练如常结束,Tanner便急切的去找沫染发现她早已不在,心下疑惑的向Cris办公室走去,正当他想推门而入时却呆愣原地。

“沫染,你想好了,这次真的不打算再回来了?”

“你这是何苦……”

Tanner再也听不下去直接推门而入,却发现Cris手拿手机正在通话,看见Tanner进入不由一愣,电话那头说些什么Cris一时间没能应答便被Tanner抢去了手机,只见他气急的说道

“白沫染,你这个逃兵,你这样算什么?两个你都不选,是怕了不敢选么!”

【所以,你的心里从头到尾只有那个人,却过不去你心中的那道坎便又选择逃避了么?】

白沫染没想到Tanner会突然接电话,又被他的声声质问扰了心神,竟不知该如何作答。对于他她心中是有愧的,若不是他遇见了她,以他的性子本该活的潇洒一点,而不是现在这样将她所未完成的梦想全部强压在自己身上,还失了心……而他的这颗心注定得不到回应。

“Tanner,对不起。”

“我要的从来都不是对不起,我要的是……喂?……喂?……喂?shit!”

Tanner还没说完那边便挂了电话,他气的猛的将手机拍在Cris的办公桌上爆了粗口,Cris看见Tanner将自己的手机拍下的那一刻激动的说道

“嘿!你小子小心点,我这华为mate 30可是今年最新款,到手没多长时间,你拍坏了可咋整?”

看着Cris此刻宝贝他的手机都不关心关心他,指着Cris气急道

“你幸灾乐祸是吧?行,你等我把那逃兵缉拿归案的。”

说完也不理会Cris直接暴走,看着那急躁离去的背影,Cris才收回了嬉笑模样瞬间变得深沉

【我是失败了,看你小子有没有能耐了。】

尽管他很清楚吴白在沫染心中的地位,却仍是对Tanner抱有一丝希望,哪怕这个希望近乎为零。

*

沫染挂了电话后,一心带着淼淼去往机场,永远远离这个是非之地,却接到了一通陌生电话,直接心惊的让师傅调转方向赶去了医院。

带着淼淼奔入病房,看着吴白安静的躺在床上带着氧气罩毫无苏醒的征兆,沫染急切的问着旁边的韩商言

“他这是怎么了?前两天不是好好的么?”

只见韩商言叹了口气,沉重的说道

“唉……医生说是忧思过重导致昏迷,这次能不能醒来都两说。”

看着白沫染握着吴白的手,瞬间泪眼婆娑时,韩商言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液,继续加火道

“弟妹,不瞒你说,在你走的这五年里,小白每天都活在悔恨中,严重影响了他的日常生活,就连赛场……唉,总之他的身子早已是强弩之末,和你重逢后确实有了好转,没想到这次竟复发的这么突然,之前的神采奕奕怕是回光返照……”

“不会的,不会的,吴白你给我醒过来,你把我伤的那么深,我还没管你要赔偿呢,你休想先走了,你醒来,醒来呀。”

“爸爸,爸爸~”

旁边的淼淼看着沫染哭的这么伤心,也跟着哭了起来,韩商言看着床边痛哭的母女俩,有些于心不忍,开始引导道

“小白在昏迷的前一刻都想着你,他不知道你心里还有没有他,现在原没原谅他……”

沫染听后握着吴白的手泪流的更凶了,充满鼻音的说道

“傻子,你是傻子么?十多年的感情怎么可能说断就断的了的?我不原谅你,何苦五年前就放了你?为什么不早点和我说?以前的精明霸道都跑哪里去了?”

“你快点醒过来好起来,好不好?淼淼不能没有爸爸,我……也不能没有你。”

明明花了很长时间说服自己离他远远的,可一旦发现现在竟然到了生离死别时,沫染终究还是将心中尘封几年的话全部说了出来,她好怕错过了这次便再没了机会。以前她惧怕自己的过去,因为那些血淋淋的经历让自己心生难安,如今再提及时,虽痛却也有了挣脱桎梏的解脱感。

【一个人连直面过去的勇气都没有,何谈畅游广阔的明天?】

【如果挣脱过去的枷锁,代价是永久的失去你,那我宁愿留在这泥泞的深滩,无边的黑暗至少有你相伴。】

【相爱相杀又如何?起码这世间还有一个你,我爱的,我要的,从来都只是一个你!】

听着旁边心爱人的哭泣声,吴白再也按耐不住的将自己脸上的氧气罩拔掉,在沫染的惊错中将其一把拢入怀中,也是眼角含泪的安抚道

“没事了沫染,我醒了,不哭了,我不离开你,不离开你们娘俩。”

沫染楞了良久,确定了怀抱自己的真实,才堪堪止了哭声抬起头来双拳不住的在吴白胸前拍打,恼羞成怒道

“你骗我!你又骗我!你竟敢拿这种事情骗我!”

每说一句沫染手中的力度就加重一分,对于沫染的暴击吴白全数受了去,依旧柔声的说道

“对不起沫染,我知道不该骗你,但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骗你,你信我,沫染。”

“沫染,这次虽骗了你,可我不后悔,至少你敞开了自己的心,我知道我们仍彼此相爱,足够了。我们前半生错过了太多,我不希望我们抱憾终身,沫染,我们重新开始,好么?”

以前的吴白对沫染说过太多的重新开始,从没有哪次像现在这样直达她的心底,让她的心跟着一颤一颤的,这一次怕也是吴白最真诚的一次,没有偏执,不带负面情绪。果然,只有毫无杂念的心思才能换取别人的真心。

“好。我们,重新,开始。”

沫染说的很轻,很缓慢,却字字砸在了吴白的心尖上,再也承受不住内心的喜悦,激动的抱着沫染喜极而泣起来。

“太好了,太好了,我爱你,我爱你沫染。”

“爸爸妈妈,淼淼也要抱抱。”

说完小身板已经爬上了床,挤进了两人中间,一家三口少有的温馨场面让病房外的佟年不由感慨

“他们终于柳暗花明了,真好。”

“是挺好的。”

“商言,你刚刚那么忽悠沫染,就不怕她找你秋后算账呀?”

“呦呵!我那是为了小白啊,那个,年年,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

不待佟年反应,韩商言便搂着她就走,佟年不觉得问道

“我们就这样不打招呼的走了,会不会不太好啊?”

“什么好不好呀,小白现在可没心思管我们。”

韩商言急躁的带着佟年大步离去,任外人怎么看都像是落荒而逃。

*

Tanner火急火燎的赶到机场锲而不舍的寻找那抹身影,直到广播室广播沫染未登机的广播,Tanner才确定沫染竟是没来,心中的不安升到极致,电话一通接着一通的打去回应自己的却是一遍又一遍的关机。

放下手机,Tanner颓然的蹲在机场外,任由冷风扑面而来,希望能将他心中的烦闷吹散开,却是适得其反。他的直觉一向很准,他知道他再没机会了,她终究是选择了他。

【为什么染染,明明前方是火坑你还要跳,你和飞蛾一样的傻。】

Tanner的猜想没错,当沫染打开手机看到那么多未接来电后,理了思绪到底是回了他,两人约了个地点见面,吴白和淼淼未跟来,吴白知道,这也许是他们的最后一次深谈,他不愿打扰,他也相信他也并不想见他。

“白沫染你是不是傻?你忘记他过去是怎么对你的了?为什么还要回去?”

“是呀,我是傻,过去的事我一件也没忘过。正因为我没忘过,所以才可悲的发现我还爱他,我还爱着他。”

经过昨晚她真的怕了,比起永远的失去他,好像原谅他过去的种种也没那么难了。

Tanner既心疼又恨铁不成钢,压下心中的痛意道

“想好了?”

“想好了。”

“真不后悔?”

“真不后悔。”

一反问一肯定,代表着两个不同的心态。

最后Tanner才无力的叹了口气,正色道

“虽然真不想你和他在一起,但既是你的选择,我尊重你,如果哪天他又欺负了你,到那时,说什么我都不会再放手。”

沫染对他的霸道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应答,Tanner岂会不知她的心思?直接拍板道

“就这么定了,我只会给他这一次机会。”

说完大口的将酒杯中余下的酒一干而尽,直直的离去,他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可沫染仍是看到了他转身那一瞬间眼角滑落的泪滴,心下很不是滋味,嘴角蠕动想说些什么,舌头却像打结了似的愣是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就这么看着他落寞的远去。

对不起……

*

吴白和白沫染复婚,重新举行了盛大的婚礼,似是要将以前所有的遗憾全部弥补回来。

在双方互换戒指新郎致词时,吴白深情的瞅着沫染,眼中再容不下其他,一手拿话筒,一手紧握着她的柔指,好怕一松手她便又消失不见了般,惹得台下众人嗤笑不已。

“沫染,今天是我们的喜日,我知道我不该提及曾经那些让我们心碎的过往,但我还是想说,以前因为我的不足做了太多让你伤心流泪的事。

今天,我在这里保证,曾经我让你多心碎,以后便让你多甜蜜,不,是加倍,数倍的甜回来。”

“你现在可盐可甜了是么?”

沫染一句自然的神回复瞬间将吴白打造出的旖旎氛围戳个稀碎,引来众人的嬉笑声,吴白听了更是慌张的摆手道

“不不不,只要甜不要盐。”

吴白的答复自然又引来大家笑闹声,对着这对重圆的新人给予了最真诚的祝福。

*

吴白和沫染婚后孕育了一对双胞胎男孩,闲来无事便会带着他们各地的跑。

而淼淼呢?自是早早的入了CTF圈,可爸爸曾是K&K的,妈妈曾是CN的,她一度纠结自己到底该选哪个俱乐部,选来选去,发现SP有个和自己相仿的小帅哥,于是……先斩后奏进了SP,当时可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不知过了多久,Tanner一直坚守岗位带着CN霸占圈内霸主的地位,一度缔造了属于他的疯狂时代。比起他事业上的疯狂,大家也关注他的情感归宿,不知会是哪家姑娘既Aura之后再次征服他,可直至他退役到消失匿迹,一直是单身。

后来的后来才知,他竟是终身未娶……

【心中有你,又怎可祸祸别家姑娘?】

【沫染,你可知当我第一次见他时,便知我要快速出击了,晚了,怕你便成了他人妇。很庆幸你最后选择了我。】

【我这一生,前半生最对不起我的是吴白,而后半生我最对不起的,是Tanner……】

——————————————————————

【完结感言】

追文的小伙伴们:

     到这里,楼楼不得不和你们说再见了。

这篇文的最后一个HE结局前几天迟迟未能下笔。

一来:在开文之初我偏向的便是BE结局,文中的很多伏笔都为BE铺垫,但看到好多小伙伴跪求HE,所以最终决定双结局。(本宝还是很宠粉的,嘻嘻),而HE由于前文限制,一开始不知从何下手才不会显得突兀,就想的久一些。

二来:是不舍。舍不得这篇文完结,也舍不得和追文的你们说再见。

从暑假看《亲爱的热爱的》开始,便迷上了胡一天的颜,不知道小伙伴们追小白文是因为胡一天,还是因为小白这个角色呀?

近四个月开了两篇小白文,且截止今天皆已完结,心中的大石也算落地,接下来就是陆续填97同人和傅筹同人。

从我开的第一个坑就开始追文的小伙伴们应该都知道,本宝开坑不弃坑,且填坑的时间尽量间隔不长,因为我自己平时也会看其他楼楼的文,所以也深知追文的苦😭😭,经常看到高潮部分,就要等更啦,或者去年开的坑到今年还在填的,这还算好的,有的楼楼甚至有可能都忘了自己开的坑了,干脆没了下文,好急的说。也因此我现在追文都先看最新几楼,觉得还不错才会从头在追,我好难😂😂

好啦,叽叽喳喳说了一堆,我也不知我在说个啥,总之很感谢一直以来追文的小伙伴们,因为你们是我更下去的动力。

以前从上中学开始,也有在笔记本上写小说的爱好,那会儿只是前后同学间传看,没想过有一天会在网上更文,且会有那么多小可爱在看,是你们给了本宝继续更下去的勇气,真的很感谢😃😃

有的小伙伴可能会问我以后还会开小白文么?

答案:应该会,但不是近期哦。其实脑海中已经又有个脑洞了,但还有旧坑没填完,就暂时不开新坑啦。

最后把这段文字献给我笔下的白沫染吧,有很多小伙伴偏向HE,知道我为什么偏向BE么?

事实上这篇《零落浮华》里的人物,我都有融入自己的一些情感进去的,比如难缠不休的前任,摇摆不定的另一半,以及忍无可忍到突然爆发的自己,所以在写到沫染的一些心理活动时,可以说是感同身受,虽说现实中没有故事中的他们轰轰烈烈,但所带的情感却是同等的。

正因为感同身受,所以觉得BE才是最好的选择吧。没有哪个女生在得知现任和他的前任还在藕断丝连时,会做到一如往昔吧,心中的刺儿从发现之初便已扎根,除之不去,唯有断了所有,心中才会好受些。

至少,我是。😌😌


blue

星河沼沼不如你眉眼弯弯.

星河沼沼不如你眉眼弯弯.

A-靠谱圆圆o
2019 L‘OFFICIEL...

2019 L‘OFFICIEL时装之夜 年度盛典
主题:耀·未来
时间:11月8日
地点:成都武侯祠
李现,肖战,蔡徐坤,易烊千玺,李宇春、王凯,吴磊,陈飞宇,韩东君,吴宣仪,胡一天,邓伦

2019 L‘OFFICIEL时装之夜 年度盛典
主题:耀·未来
时间:11月8日
地点:成都武侯祠
李现,肖战,蔡徐坤,易烊千玺,李宇春、王凯,吴磊,陈飞宇,韩东君,吴宣仪,胡一天,邓伦

闵彡

打个广告!我在话本小说app上连载《亲爱的之报告助理,我是世界冠军》

不是单纯的搬运工!每一个章节都是精修过的,很多句子都有扩写或重新组织语言,之后可能还会有新片段或番外,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哦~

我是觉得他们这个气泡对话还挺好玩的哈哈哈哈哈!!

打个广告!我在话本小说app上连载《亲爱的之报告助理,我是世界冠军》

不是单纯的搬运工!每一个章节都是精修过的,很多句子都有扩写或重新组织语言,之后可能还会有新片段或番外,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哦~

我是觉得他们这个气泡对话还挺好玩的哈哈哈哈哈!!

☞阿西☜

【零落浮华】吴白×白沫染(原创女主)



【第四十章.双结局】BE

Tanner自是感觉到手下女人身体的僵硬,握着她肩头的力度不由加重几分,致使沫染的注意力重新转移到他的身上,性感的嘴唇对着沫染微微一笑,才拉着沫染转身直视吴白,替沫染作答道

“前辈想让染染解释什么?嗯?”

“解释什么,她心里清楚。”

“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给谁看?”

“这里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沫染,我在老地方等你,不见不散。”

吴白尽量控制自己心中的恼怒,走到他们身边与身形所差无几的Tanner对视着,低声说后迎来他的怒怼,直接无视他与沫染轻声说道。面前Tanner抱着淼淼搂着沫染站在自己的对立面,像极了一家三口,他承认,他酸了。

似乎不想给沫染反悔的余地,吴白说后便转身离去,对吴白的...



【第四十章.双结局】BE

Tanner自是感觉到手下女人身体的僵硬,握着她肩头的力度不由加重几分,致使沫染的注意力重新转移到他的身上,性感的嘴唇对着沫染微微一笑,才拉着沫染转身直视吴白,替沫染作答道

“前辈想让染染解释什么?嗯?”

“解释什么,她心里清楚。”

“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给谁看?”

“这里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沫染,我在老地方等你,不见不散。”

吴白尽量控制自己心中的恼怒,走到他们身边与身形所差无几的Tanner对视着,低声说后迎来他的怒怼,直接无视他与沫染轻声说道。面前Tanner抱着淼淼搂着沫染站在自己的对立面,像极了一家三口,他承认,他酸了。

似乎不想给沫染反悔的余地,吴白说后便转身离去,对吴白的反应沫染还是挺惊诧的,五年的沉淀他沉稳了不少。看着沫染若有所思的目视着吴白离去的方向,Tanner甚是吃味的说道

“白沫染,你为什么见到吴白这么怂?又不欠他什么。”

“我们俩的事你这小鬼懂什么。”

“呵~偷换概念。”

“哎呀,妈妈,小叔叔你们就别吵吵了。”

淼淼被面前的俩人闹的不由皱了皱眉头,直接奶声奶气的说道,却是引火烧身,将妈妈的火力全开自己身上了。

“不是让你在休息室跟着哥哥们玩儿的么?为什么一个人偷溜出来?……$♬$……”

听着自家妈咪吧啦吧啦的说个不停,淼淼无奈的用小胖手捂上自己的眼睛不敢去看她,心下想着大人的世界可真难懂。

“等会我跟你一起去。”

“你去干什么?”

“不能让你受了欺负。”

“不是,你……”

“就这么定了,回去吧,Cris该急了。”

看着沫染被自己顶的无可奈何的模样,Tanner的嘴角微微上扬,他可不是Cris,兜兜转转追了那么多年,最后还是半途而废。他呀,即使知道她受过伤很难再接受他人,也要一条路走到黑,总有一天会把她冷掉的心重新捂热。中国不是有句古话?

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

*

包间内吴白看着对面并肩而坐的两人,心思复杂的开口问道

“淼淼为什么没跟来?她有知道自己身世的权利。”

“前辈让淼淼来,就不怕她知道您以前是如何伤害她的妈妈……一系列的事么?”

“我和沫染之间的事儿,你一外人评头论足不合适吧?”

吴白早就看Tanner不快,现下听到他的话,便不自觉的说了句任谁都能听出酸味的话来,沫染眼见着二人火味十足,只好适时打断道

“等到了合适的时机,我会和淼淼说清楚的,但至少不是现在。还有,我把Tanner看作我的亲人,他不是外人。”

沫染此话一出有人欢喜有人愁,吴白努力的压下心中的痛感,五年了,他以为自己对沫染的感情会随着时间消散,可真的见到了她却是一秒便被打回了原形。

“孩子的事我确实有意隐瞒,这无从辩解,可我从不后悔。”

沫染真的不想回忆五年前的事儿,那些尘封在自己内心深处的记忆,像无数颗有棱有角的刺儿,每次想起都扎的自己嚯嚯的疼。

看着沫染面上平静,交握的手却在桌下不由的颤抖时,Tanner的心跟着揪痛起来,不由分说的将自己的手覆了去,强硬的将那两只娇小的手全部握在了自己的掌下,霸道的传递着自己独有的热度,让沫染心下一暖。

“可我后悔,我早就悔了,沫染,回来吧,让我们给淼淼一个幸福完整的家好么?”

吴白自是注意到两人的互动,心中的沉闷不断放大,不同于Cris的进退有度,Tanner的攻气十足令吴白心慌意乱,从这位少年的身上他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可他又比自己勇敢果断,这样的少年让他有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五年了,他一直知道沫染不想见自己,所以他按耐下了无数次想要找她的念头,任由她在外游荡,只求时间能冲淡一切,再见时便是回到原点重新开始之时,只因他爱她,他也深信她还爱着他,却没成想半路杀出了程咬金!

他等不起了,只能主动出击。

“吴白,你为什么总是纠结在这个问题上呢?如果我还想和你在一起,何必浪费我们五年的光阴?五年前我就不会瞒你。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淼淼的存在,那我就开门见山,我不会再和你在一起,你也休想要回淼淼的抚养权。实在不行,我们只好撕破了脸皮法庭上见。”

说到淼淼,沫染本能的像只带刺的刺猬,露出了自己的锋利,扎的吴白心痛不已,而Tanner却是微微一笑的瞅着沫染,这样不拖泥带水的她是自己最初喜欢的模样,真好。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么?”

【你……对他动心了。】

那句话自己终究没勇气问出,尽管如此,沫染还是被吴白问的一愣,习惯性的要出口否认却被Tanner接过话茬

“真该谢谢前辈吉言了,我和染染若能修成正果,定不忘前辈您这位引线人。”

“Tanner你胡说什么呢。”

“我这是肺腑之言。”

这注定是一个不太欢快的饭局,吴白看着他们自然互动,俨然自己是个局外人,终究是要彻失去她了么?

在回家途中Tanner少有的小心翼翼的问道

“这次回来,不走了吧?”

“嗯。”

单音节一出,Tanner便控制不住的勾勾唇,真好。

“今天的事儿,下不为例。”

“什么事?”

“明知故问。我是你姐,这辈子也只会是你姐,懂么小鬼?”

“总归会有一天不是的。”

*

沫染果真如她所说,自吴白知道了淼淼的存在后,便光明正大的在国内定居,淼淼也在当地的幼儿园上学。一年间吴白多次努力试图挽回沫染的心,却是接连碰壁,反观Tanner却是如鱼得水混的风生水起,最显著的变化就是沫染再没有叫过他小鬼,从心里不再把他当做小孩来看。

终于在Tanner二十周岁生日这天,当着全体队员的面向沫染求婚,打的沫染措手不及。

“染染,我不会说那些花里胡哨的誓言,也没有和你经历至死不渝的爱恋,但我是真的想给你细水长流的陪伴。

所以……嫁给我吧,染染。”

当Tanner少有的羞涩,手拖着戒指盒对她说这些发自内心的话时,CN成员早已喧闹不止,起哄的喊着“嫁给他,嫁给他!”。不去理会队友们的吵闹,Tanner那双包罗万象的深碧眼眸就这么直勾勾的瞅着沫染,像一名爱囚等待着心爱的她给予最后的评判。

“别闹了,你都没到法定年龄。”

憋了半天沫染才回了这么句话,当听到别闹了时,Tanner的心跟着沉入谷底,可听到后面那句没到法定年龄时,Tanner的心又瞬时升入云端,直接起身将沫染抱入怀中激动的说道

“是不是我到了法定年龄你就会嫁给我了?一定是,我先帮你把戒指戴上。”

Tanner顾自说着,不待沫染反应便将戒指戴在了她的手上,根本不给沫染反悔的余地,直接在她额头落下一吻霸道的说道

“你带上了我的戒指便是我的人了,从今以后我要把你套的牢牢的,别人再没机会了。”

“小鬼~”

沫染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叫他小鬼了,此时的这声小鬼不似以往的大姐姐般的口气,倒有些撒娇的意味在其中,Tanner怎会听不出,更是激动的紧紧将她拢入怀,在她耳边低声说道

“我会对你好的。”

“我信。”

看着众人的焦点还在深情深拥着,Cris的心底没来由的泛起一丝酸涩,到头来他和吴白都输给了这小子。

“Cris叔叔,你说我以后是不是要叫小叔叔爸爸了?”

“理论上……嗯,是的。”

“那吴白爸爸怎么办啦?”

她虽然不知道爸爸妈妈以前到底经历了什么,但看到这一年里吴白爸爸的努力,她的小心脏还是有一点点动摇的。

“他也是你爸爸。但是,淼淼,你应该尊重妈妈的选择,知道嘛?你还小,有些事儿你长大了,自然就懂了。”

“那好叭。”

虽然有一丢丢心疼爸爸,可她更爱妈妈。

*

几天后,沫染应约与吴白见面,这次Tanner将淼淼也带了来,终归是淼淼的亲爸,没有不让他探视的道理,这样的情况无可避免,既然避无可避那就勇于面对。

Tanner知道沫染此行与吴白之间要有个真正的了结,便识趣的带着淼淼回避到透明玻璃另一边,既听不到他们说些什么,又能让沫染不会远离自己的视线,出了事可以第一时间护她周全,沫染又岂会不知他的心思,在他临走前给了他一个安抚性的微笑,引其宠溺的点了下头。

“你们终究还是在一起了。”

“是呀,在一起了。”

“为什么选他不选我?六年我已然改变了很多,我以为我们经历了那么多会守得云开见月明,终究会在一起的。”

吴白像一位对人生充满疑惑的好奇宝宝,问着十万个为什么,等着沫染为其解惑。沫染听他这么说释然一笑道

“因为我不想再在原地等待,之前的三年多就已经断送了我们的未来。所有的爱恋,信任都已经消磨殆尽,留给我们的只会是互相的折磨,猜疑,这样每天都在崩溃边缘徘徊的日子,我一刻也不愿再过了。”

“你在害怕、惶恐、逃避,所以你还爱着我。”

“你错了,是曾经爱过。”

白沫染说到此并未看着吴白,而是温雅的透过玻璃看那对玩耍的人儿,好似心灵感应般Tanner适时的抬起头对上了沫染的笑脸,随即投以微笑,让一旁的吴白心中很不是滋味。

“你……爱上他了?”

“嗯。”

【虽然他比自己小九岁,有时真的很幼稚,但大多数的时候却把自己当孩子看待,好似大九岁的那人是他而非自己。也许从一年前回国,自己便已对他心动了,也许更早……谁知道呢?总归是他让自己心中的一潭死水荡漾起来,自己才会有勇气再赌第二次。】

“尽管我很不愿意说,但还是要祝你幸福。”

“谢谢。他说了,你以后……可以来看淼淼。”

吴白听后轻笑一声,看似淡然的点了点头。

“好。”

临走前作为对前尘往事的了断,沫染欲与吴白握手,却不成想被吴白借着力握着她的手拉入自己的怀中,沫染惊吓般的想要逃出,吴白却将她抱的更紧,声音疲倦中带丝沙哑的说道

“沫染,别动,让我最后再抱抱你。”

【错过了今天,我再没理由揪你不放了,沫染……恭喜你,你自由了……】

好似知道了吴白的意图,沫染再没了动静,任由吴白这么抱着。而一旁的Tanner当然第一时间注意到了他们,当沫染挣扎的那一瞬间他蹭地站了起来,见她随后没了反应这才放下心来,重新做回陪淼淼玩耍,转化速度之快让身边的淼淼不由的撇了撇嘴。

出了门,沫染看着如常抱着淼淼逗她玩乐的Tanner,忍不住的问道

“你怎么不问我们聊了什么?还有……刚才的那一……”

“染染我信你,也懂你,在我面前你永远不需要小心翼翼。”

随后牵着她的手消失在人海,吴白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将憋了好久的液体尽数流出,哭的活脱脱像个孩子,他最终还是弄丢了她……


☞阿西☜

【零落浮华】吴白×白沫染(原创女主)

【第三十九章】

CN成员见自家领队周游回国,冷不丁的出现在这儿,皆是欣喜万分,更将小淼淼抢过去轮番的照顾她,引得沫染无奈一笑。

这么些年自己虽不在国内,但CN大大小小的备赛自己都有全程线上指导,外界都当是Aura走后CN领队之位空缺,哪里晓得她只是转移阵地而已。

“怎么样,Tanner这块璞玉我找的不错吧?”

“很好,非常好,你的眼光一向精准。”

Cris搂着自家娇妻高兴的给沫染竖起了大拇指,自己入行这么多年,终于在今天扬眉吐气了一番,真的要感谢沫染的火眼金睛。三年前要不是她在环游之时遇到这么一位家道中落的少年,并将他带回国加入CN,哪里能造就CN的传奇?

少年对于CTF的天赋完全不亚于之前的吴白,在吴白...

【第三十九章】

CN成员见自家领队周游回国,冷不丁的出现在这儿,皆是欣喜万分,更将小淼淼抢过去轮番的照顾她,引得沫染无奈一笑。

这么些年自己虽不在国内,但CN大大小小的备赛自己都有全程线上指导,外界都当是Aura走后CN领队之位空缺,哪里晓得她只是转移阵地而已。

“怎么样,Tanner这块璞玉我找的不错吧?”

“很好,非常好,你的眼光一向精准。”

Cris搂着自家娇妻高兴的给沫染竖起了大拇指,自己入行这么多年,终于在今天扬眉吐气了一番,真的要感谢沫染的火眼金睛。三年前要不是她在环游之时遇到这么一位家道中落的少年,并将他带回国加入CN,哪里能造就CN的传奇?

少年对于CTF的天赋完全不亚于之前的吴白,在吴白退役的那年,便是他入圈的第一年就一路披荆斩棘,强势摘得个人赛的世界冠军,也是入圈得冠速度最快的第一人。

“哎?Tanner人呢?”

“不知道,队长从比赛回来后便不见人影。”

“我想,我应该知道他在哪儿,你们帮我照顾好淼淼,我去看看。”

“行,你去吧。”

当沫染出了休息室远离人群来到僻静的区域时,果然见一少年安静的坐在那儿发着呆,无奈摇头到了他的身旁,出声说道

“恭喜你呀,小鬼。”

从沫染出现在他身后时,他就知道来人是她,在幽暗的区域内冰冷的嘴角不禁的勾了起来。

“迟来了三年的团体冠军,有什么好恭喜的。”

“你呀,能不能不要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现在已然很好啊。还有,怎么想起来改中国国籍了?”

他本是中美混血,之前一直是美籍,却在一年前一声不响的改回了中国国籍,自己带淼淼一直游历在外不曾当面问过他,现下确实是个解疑的机会。

只见少年听后碧蓝的眼睛闪过一抹异色,在昏暗的区域尤显耀眼,令沫染不禁打怵,这小鬼从认识之初就少年老成,如今的心性更是让人捉摸不定,不待沫染细想,少年特有如潺水的音色响起,清澈的如同桥下溪水沁人心脾。

“我说过,总有一天我要以一位中国人的身份,在你面前为中国拿一个世界冠军。”

沫染被少年的话惊的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犹记得曾几何时,印象中追逐的青少年在挪威世界单人赛时,在高架台旁对Appledog深情的说过相近的话,他也说过想在她面前为中国拿下世界冠军,而他也确实做到了,当时看到他们无声的相视而笑自己心中是何等酸涩。

他终究不是他,而自己也不会成为她……

“小鬼,让我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最后再给你上一课,拿不拿世界冠军不应该为了别人,而是自己,这样才能在圈内走的长远。”

想想自己,艾情,吴白哪一个不是圈内顶尖的存在?却始终或多或少的为情所扰,终究没能达到应有的高度。

谁知少年听后突地站了起来,将沫染抵在平滑的墙面上,188的身高直接将那少有的光线都遮了去,让沫染瞬间陷入无边的黑暗,不待她说些什么,少年便用食指抵住了她的唇柔声道

“我不是他也不是你,我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从你帮我脱离苦海之时,这一生我便认定了你,你不用急着回应我,我还年轻,等的起。”

说到最后一句时,少年竟嗤声一笑,毫不在意他们九岁年龄差,也不在意她的过往,不得不说这样一位少年确实有着与生俱来的魅力,若是初春少女绝对会跌入他的漩涡中,但沫染早已看透了世间情爱,对情之一事哪儿那么容易再重放心防?

“Cris他们还在休息室等着呢,快些回去吧。”

说完有些不争气顺着墙面向下滑落,适时的从少年的臂下钻走,颇有落荒而逃的意味,这么少有的稚气举动看在少年眼中引其不由一笑

“慢点,等等我,又不是洪水猛兽。”

这边本应在休息室好好待着的白淼淼趁空溜出,小家伙因东张西望没能看路一头撞上了一名男子的长腿之上,抱头痛呼

“哎呦~好疼。”

吴白也被来人撞的腿下一麻,见是小朋友倒也没多做计较,上前扶起了跌坐在地的女娃,十分友爱的问道

“小朋友,没事儿吧?”

“有事儿,疼~”

当白淼淼抬起额头委屈吧啦的瞅着他时,吴白顿时心下一震,面前的孩子与他有七分相像,连着鼻尖一点痣也一模一样,从相貌看来简直就是亲生父女!

吴白激动的上前扶住了她,声音颤抖的激动问道

“小朋友,你,你今年几岁了?”

“我五岁了,叔叔。”

白淼淼边说着边将自己的一只肉嘟嘟的手摊开,做出“5”的手势,瞬间萌翻了吴白的心,压下心中的忐忑带着一丝期待问道

“小朋友告诉叔叔你叫什么名字,来这干什么的?”

“我叫白淼淼,来找妈妈。”

姓白?巧合么?

“那叔叔帮你一起找好不好?”

“好。”

从见到吴白的那一刻起,白淼淼的心中就升起一丝熟悉感,这位叔叔和妈妈偷藏着的那张照片里的叔叔好像哦。当她牵着吴白的手正好与从拐角处走来的沫染撞了个正着,淼淼兴奋的放开吴白的手奔入沫染的怀中,欢快的喊到

“妈妈,终于找到你了~你和小叔叔在外面时间也太长了叭。”

而此时沫染根本顾不上回答淼淼的话,吃惊的与同样震惊的吴白对视着,正在不知所措之时,肩膀握上了一只有力的手给她力量,直接当着吴白的面将淼淼抱起,揽着沫染便走。

“等等!白沫染,你难道不该解释解释么?”

沫染听后柔软的身子一僵……


☞阿西☜

【零落浮华】吴白×白沫染(原创女主)

【第三十八章】

就在吴白陷入自己的思绪之时病房门大开,迎面而来的便是Cris带着两位警察闯入,在吴白反应不及时将沫染扶起拉入自己的怀中,而警察也在同一时刻将吴白制服。被眼前突发情况惊着的沫染睁着双眼瞅着Cris,不待出声Cris便惊慌的看到沫染脖子上的包扎,怒声道

“他伤了你!”

“不是……争执的时候我自己伤的。”

听到沫染这么说,吴白舒心一笑,当她晕倒自己不假思索的带她来医院时,便已想到这一刻终究要来的。能在走之前听到她如此应答,也不枉自己来这一遭了,她……终究是不忍呢吧。

刚才的种种,早已让吴白的心跟着丢了,在被警察带走的最后一刻褪去了身上所有的阴郁,终是恢复成往日清冷的模样,对着沫染说道

“对不起,...

【第三十八章】

就在吴白陷入自己的思绪之时病房门大开,迎面而来的便是Cris带着两位警察闯入,在吴白反应不及时将沫染扶起拉入自己的怀中,而警察也在同一时刻将吴白制服。被眼前突发情况惊着的沫染睁着双眼瞅着Cris,不待出声Cris便惊慌的看到沫染脖子上的包扎,怒声道

“他伤了你!”

“不是……争执的时候我自己伤的。”

听到沫染这么说,吴白舒心一笑,当她晕倒自己不假思索的带她来医院时,便已想到这一刻终究要来的。能在走之前听到她如此应答,也不枉自己来这一遭了,她……终究是不忍呢吧。

刚才的种种,早已让吴白的心跟着丢了,在被警察带走的最后一刻褪去了身上所有的阴郁,终是恢复成往日清冷的模样,对着沫染说道

“对不起,沫染,还有……保重。”

随后便被警察架出,离了她的视线。在吴白离去的那一刻,沫染还是情不自禁的流下两行泪水,任她怎么擦都好似擦不完。

“沫染,我找不到你,所以只能出此下策……”

“你没错。我们回去吧。”

Cris见她如此反应,怕她埋怨自己只得慌乱解释,却被沫染知性的打住,不便多说,只好带着沫染回家。

几天后,Cris看着眼前面容憔悴令人心疼的女子,心下复杂的蹙眉问道

“你……真的决定了么?沫染?”

“嗯,就当是我向他撒谎做出的补偿吧。”

【从今往后便真的没有任何瓜葛了。】

“好,既然这是你的选择,我尊重你。”

*

沫染在Cris的陪同下销了案,重新踏上了异国他乡的航班,吴白出来的第一时间便奔向机场,在茫茫人海中无措的寻找那一抹身影,最终如之前多次的阴差阳错般,与对方擦肩而过。

★★★★★★分界线★★★★★★

(五年后)

五年的时间改变了很多的人和事,吴白三年前提前宣布退役,这位CTF圈十几年间NO.1的存在,忽然宣布退役,浪花不亚于当年gun神的退役,也比之前的Aura与Appledog反响更大。

很多人都猜测DT因什么退役,版本五花八门,有说是为情所困,有说是独孤求败不得解,可到底事出何因,怕也只有当事人知道了吧?

五年里淼淼的身体也有最初的虚弱变得壮硕,沫染带着她游山玩水的周游世界,倒也长了不少见识。今天是时隔五年CN与K&K再次对决的日子,沫染也早早的带着淼淼回国来到了现场,在喧闹的人群中不甚起眼的母女俩,交头接耳大声困难的交谈着。

“妈妈,你说Tanner小叔叔这次能拿世界冠军么?”

“他不早就是世界冠军了?还有他才19,要叫哥哥不许叫小叔叔。”

“人家说的是团体赛啦,小叔叔是他让我这样叫的嘛。”

【大人就是麻烦。】

母女俩神同步的摇摇头便将注意力转移到台上的比赛中去,许久,解说员的呼声响起,现场沸腾不已。

“这真是一场酣畅淋漓的比赛,恭喜CN技高一筹,夺得本季比赛的冠军!”

时隔五年,世界性的比赛中冠亚再次落入中国之手,且双方名次翻盘,让一部分CN的铁粉更是激动不已,有生之年能看到CN夺冠,也算是不留遗憾了。

将淼淼送回CN休息室时,正好遇见Cris夫妇,双方笑意连连,气氛融洽的很。Cris是一年前终于耐不住家中二老的软磨硬泡,回去相亲遇到了现在的妻子,经过她半年多的穷追猛打最终抱得美男归,自婚后以来夫妻伉俪情深也算是一段佳话。

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谁有理由等谁一辈子的道理。当闻知Cris婚讯时,沫染心中的那块石头才算彻底放下。


☞阿西☜

【零落浮华】吴白×白沫染(原创女主)

【第三十七章】

吴白就这么承下了白沫染几近崩溃的暴击,他心中一直都清楚自己对不起她,可当真让她亲口说出时,自己的心却是这般揪揪地痛,自己欠她的也许这辈子都还不清。

看着泪流满面的沫染,吴白终是收了周身阴鹜的气息,无措的想为其将泪珠擦拭,却被她倔强的躲过。

“沫染,事情发展到现在这地步,我知道和你说对不起你也不会原谅我。所以,我只好用我的方法将你留下。”

“如果你仍然执意如此,下次我不会让你这么幸运的把我救下。”

白沫染止了哭泣与吴白对视,双眸湿漉漉的,经过泪水的洗礼变得异常明亮,眸中不言而喻的韵味震痛了吴白的心,抱着她双肩的手不由加重几分,痛色道

“你威胁我?”

“威胁?谈不上。这也要看我在你心中到底占有多...

【第三十七章】

吴白就这么承下了白沫染几近崩溃的暴击,他心中一直都清楚自己对不起她,可当真让她亲口说出时,自己的心却是这般揪揪地痛,自己欠她的也许这辈子都还不清。

看着泪流满面的沫染,吴白终是收了周身阴鹜的气息,无措的想为其将泪珠擦拭,却被她倔强的躲过。

“沫染,事情发展到现在这地步,我知道和你说对不起你也不会原谅我。所以,我只好用我的方法将你留下。”

“如果你仍然执意如此,下次我不会让你这么幸运的把我救下。”

白沫染止了哭泣与吴白对视,双眸湿漉漉的,经过泪水的洗礼变得异常明亮,眸中不言而喻的韵味震痛了吴白的心,抱着她双肩的手不由加重几分,痛色道

“你威胁我?”

“威胁?谈不上。这也要看我在你心中到底占有多大比重啊。”

想想昨晚自己都那样威胁他让他放了自己,他不仍是犹犹豫豫?若不是他把握时机,自己早已命丧黄泉,故而认清了他,是以她既然这么说,便是存了死*志的。

白沫染面露讥讽的对着吴白微笑的说道,这样的的笑容着实刺痛了他的双眼。

“我们能不能不要在相互折磨了,沫染。”

“如今的后果都是你造成的,是你把我们的那点儿仅存的美好都消磨殆尽。若你依然专横独行的不肯放过我,那我只好去陪我们的宝宝了,如你所愿,是位可爱的小公主……”

沫染用着近乎平常的语气说着让他痛心的话语,若不是眼角挂着的泪花出卖了她,吴白都要相信她是真的波澜不惊,当听到他们的孩子果真是位小公主时,吴白的心不由一颤一颤的,呼吸都跟着不稳起来。

吴白痛定思痛的反应并没有阻挡住白沫染接下来的说辞,手握成拳,由此压下说谎对宝宝的愧疚心理,也借此给自己加油打气,抢先击退吴白的心理防线。

“宝宝生下来不过三斤重,我甚至没能好好的看一眼便被送进了保温箱,半个月的时间里我无时无刻不在乞求老天不要将我的孩子带走,许是我的诚意没能打动它……

我最后看到宝宝时,她紧眯着眼,像睡着的天使,误入了人间玩耍一遭又回到了她原来的地方……”

沫染眼神空洞一字一句的说着有关孩子的一切,让吴白的心跟着不停的抽痛,不似那种突然的骤痛,而是沫染每说一句他的心便跟着沉痛一分的渐痛感,甚是磨人心神。

“对不起,沫染,对不起。”

【在你最无助最绝望的时刻没能陪在你身边,让你独自承受了那么多……】

吴白心疼的将沫染紧拢入怀,两人少有的没针锋相对而是静默着,良久,沫染冷静的从吴白怀中退出,一指柔荑抚上了吴白挺翘的鼻梁,略有深意的摩擦他的一点鼻尖痣,闷声说道

“宝宝的鼻尖痣倒是随了你,连位置都偏差无几。”

沫染的这句话像是提了一壶热水直洒在他的胸膛,烫的他不能自已,不由得松开了禁锢沫染的双手狠狠的压在胸口,痛心不止。

之前因想着沫染将孩子打掉自己怒到发疯,怪沫染残忍的剥夺她来到这个世界的权利,却不成想,他的宝贝早早的到来了,却也走了匆忙,若自己当初在沫染身边,便会见到了他的宝贝,哪怕是最后一面。

连鼻尖痣都随了自己呢,若是还在,长大了定是个倾城的美人,可惜……

没有什么比让一个人看到希望又瞬间绝望更打击人的心防了,看到面前吴白痛苦的表现,沫染内心万分复杂,真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恶毒到对曾经深爱的人说出这么诛心的话。

可这诛心的话呀不能全作了假,孩子早产是真,危急进保温箱半月之久是真,鼻尖一点痣随了吴白亦是真,除却孩子最终的去向为假……仅此……而已。

而这个仅此而已却是带给吴白沉痛一击的关键。


☞阿西☜

【零落浮华】吴白×白沫染(原创女主)

【第三十六章】

当白沫染从噩梦中惊醒后对上的便是吴白那双漩涡滚滚的双眸,面上的复杂神色令沫染心下一震,他,终究还是知道了么?

“沫染,孩子你生下来了对不对?”

“对。”

听到沫染爽快的应答,吴白此时像吃到糖果的小朋友,竟然拥着沫染低声哭泣起来。

“我早该知道你不会这么狠心的,早该知道的,那孩子现在在哪儿?”

“没了。”

【既然逃无可逃,就让我再撒最后的谎吧,对不起宝宝。】

吴白被白沫染突然冒出的两个生硬的字眼儿狠狠的定在原地,怔楞的瞅着她,呆呆的问道

“你……什么意思?”

“我那天就跟你说过,孩子……我尽力保全过。”

白沫染很努力的压下心底的颤抖,面色沉痛的说着那天同样的话语,只见吴白听后眼睛瞥向他方,嘴巴微张,誓...

【第三十六章】

当白沫染从噩梦中惊醒后对上的便是吴白那双漩涡滚滚的双眸,面上的复杂神色令沫染心下一震,他,终究还是知道了么?

“沫染,孩子你生下来了对不对?”

“对。”

听到沫染爽快的应答,吴白此时像吃到糖果的小朋友,竟然拥着沫染低声哭泣起来。

“我早该知道你不会这么狠心的,早该知道的,那孩子现在在哪儿?”

“没了。”

【既然逃无可逃,就让我再撒最后的谎吧,对不起宝宝。】

吴白被白沫染突然冒出的两个生硬的字眼儿狠狠的定在原地,怔楞的瞅着她,呆呆的问道

“你……什么意思?”

“我那天就跟你说过,孩子……我尽力保全过。”

白沫染很努力的压下心底的颤抖,面色沉痛的说着那天同样的话语,只见吴白听后眼睛瞥向他方,嘴巴微张,誓要将心中突如其来的郁气一吐为尽,可不觉得微红的眼眶中仍是充满晶莹。他仰头眯眼好一会儿才睁开,对着沫染摇头嗤笑道

“我不信,沫染,我不会信的,你一定是骗 我,报复我,对吧?孩子!到底,再哪儿?”

本是轻快的语气在说到孩子时不由加重几分,显然现在吴白对于白沫染的话是半分不得信,白沫染也被吴白这转瞬的态度扰的没底,本能的给了他一巴掌,以此掩饰自己内心的慌张。

“呵呵呵~报复你?你有什么好值得我报复的?你还当我爱着你么?吴白,你未免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白沫染你再说一遍!”

“我说,我,不爱你,了,吴白我告诉你,我已经消失了一天一夜,现在马上让我回去,否则,我告你……”

“告我什么?非法囚禁?还是Q*J?”

吴白本就因沫染的那句“不爱他了”深受打击,又听她在这个时候还想逃离自己,眼神中亦可察觉的染上一层阴戾,和昨晚那个化身虎狼的男人融为一体。看着沫染下床欲跑,急躁的拽过她的手臂将其拢入怀中,却又迎来了沫染一耳光,脸颊立马火辣的疼,可见力度之重,立即挑起了吴白的怒火。

“白沫染,你别想摆脱我。这段时间你给我好好呆在医院,孩子,我会去细查。”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提孩子?自从有孩子以来,我几次受到精神打击,身体每况愈下,以致情况危机孩子早产,这些都是谁造成的?你造成的!”

白沫染听到吴白要去调查孩子,心下早就紧迫,更是受刺激般对着吴白哭诉起来,泪流不止的用手疯狂的拍打着吴白,情绪几近崩溃,又道

“你现在总说你爱我,可你在爱艾情的时候哪里顾及过我?你每对她温柔半分,便是对我残忍万分,这些你都想过么?你没有。

你总是自以为是的一意孤行,对艾情是,对我更是。你说不爱就不爱,说爱就爱,凭什么?

吴白,你有不再爱艾情的权利,我也有拒绝你爱我的权利,这个世界不是你说一不二的。”

他爱艾情时对她百般纵容,以致她几次三番肆无忌惮的对自己暗中使绊子;他不爱她时,她便疯狂的报复,在自己有孕期间通过各种渠道言语激怒自己,令自己孕期夜间总是失眠,这些自己不曾对任何人提及,只想自己独自忍受,可现在想来,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他爱不爱艾情,为什么要让自己来担这个苦果?自己真是够傻,若不是那次艾情用吴白的手机发他们在一起的照片,自己还不知道要在这编织的梦中沉睡多久。

而这醒过来的代价呀,便是自己的宝宝。当晚便因照片急火攻心,累及胎动见红住院,凶险万分的保下孩子,虽保下却已留下祸根,导致后来孩子不过七个月便早产生下了她。

孩子是自己拼了命生下的,和他又有什么关系?自己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宝宝认这么一位爸爸,不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