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能登恒变

15浏览    8参与
青龙英雄事务所

“你的热量的话,我也许可以承受。”


能登恒变。个性必须透过吸取能量才能发挥作用所以相当耐打,二三年级时作为安德瓦事务所的实习生而受到好评。直至升上三年级开学经常能看见她在事务所进行训练后满身绷带的样子。三年级的体育祭以后认识了同在事务所进行职场体验的轰,保须事件中跟包括橘入墨在内的职业英雄们奋力对抗脑无直至安德瓦赶到。


神野事件担当救援工作而再次与橘还有数马见面,以此为契机在寒假结束后提前得到青龙事务所的合约成为橘入墨的sidekick。


(事实上是定人设时漫画进度还没有要到安德瓦那实习的迹象,后来决定强行避免跟三主角待在相同事务所造成剧情大撞车)


人设:http://...

“你的热量的话,我也许可以承受。”


能登恒变。个性必须透过吸取能量才能发挥作用所以相当耐打,二三年级时作为安德瓦事务所的实习生而受到好评。直至升上三年级开学经常能看见她在事务所进行训练后满身绷带的样子。三年级的体育祭以后认识了同在事务所进行职场体验的轰,保须事件中跟包括橘入墨在内的职业英雄们奋力对抗脑无直至安德瓦赶到。


神野事件担当救援工作而再次与橘还有数马见面,以此为契机在寒假结束后提前得到青龙事务所的合约成为橘入墨的sidekick。


(事实上是定人设时漫画进度还没有要到安德瓦那实习的迹象,后来决定强行避免跟三主角待在相同事务所造成剧情大撞车)


人设:http://xiulan006.lofter.com/post/1d67692c_1c69f94f7


战斗服是以英姿飒爽的女牛仔做为主风格设计,白衬衣由特别的金属纤维制成,可以更方便能登发挥个性吸收能量。机械手臂随能登的个性一直变强而多次进行过改良。









青龙英雄事务所

【我英自设/万圣pa】能登

身上漆黑一团的连帽长袍和手里比自己高出一身却格外轻盈的巨镰。甚至皮肤尤如尸体苍白,真正属于自己的色彩,似乎只有那朝阳般耀眼的标志性金发。然而这些都没有倒映在河面上。


镰刀在月圆下发出冰冷清光,半空落下,收割生命。死神打开笔记本,寻找下一个死者。

森林西部被疯狂博士创造的丧尸活体们、东部临近市区闻名的矮小开膛手手下的受害者们——还有森林尽头清冷屋宅长年不受打扰的花园里失去养分逐渐枯死的小草小花们。


指尖在笔记本面比划,按照难度量衡筛选,马上往尽头进发。森林里散步的萤火虫有序地排列成队,形成直线的一本道,两侧隐约留着冰融痕迹,最终延伸至月光晒进的花园中。花园中心是格格不入的小墓,把顶...

身上漆黑一团的连帽长袍和手里比自己高出一身却格外轻盈的巨镰。甚至皮肤尤如尸体苍白,真正属于自己的色彩,似乎只有那朝阳般耀眼的标志性金发。然而这些都没有倒映在河面上。


镰刀在月圆下发出冰冷清光,半空落下,收割生命。死神打开笔记本,寻找下一个死者。

森林西部被疯狂博士创造的丧尸活体们、东部临近市区闻名的矮小开膛手手下的受害者们——还有森林尽头清冷屋宅长年不受打扰的花园里失去养分逐渐枯死的小草小花们。


指尖在笔记本面比划,按照难度量衡筛选,马上往尽头进发。森林里散步的萤火虫有序地排列成队,形成直线的一本道,两侧隐约留着冰融痕迹,最终延伸至月光晒进的花园中。花园中心是格格不入的小墓,把顶上放着的枯花连同尘土扫开,清楚的名字刻在上面——“能登”。


是我以前的名字。

死后的灵魂一度受困而驻守这里,跟屋宅的主人渡过了很长时间,尽管对无尽寿命的那位来说可能只是短暂一瞬。为了方便我的行动他甚至愿意帮忙把这个墓连同外面的泥土从森林外带了进来,是很温柔的吸血鬼。


被选中成为死神的时候没有来及道别,记忆随时间稀疏直至刚才才一一记起,照周围的动静看来吸血鬼是又陷入了沉睡。将镰刀搁在一边把枯花草叶收集起来,埋葬土中成为养分,以前总在做的功夫逐渐熟能生巧,花园变得干净后才满意地踏进屋宅。依然是那个熟悉的翻盖棺材,指尖小心翼翼地在上面轻敲。这次、这次不会再不辞而别了。














青龙英雄事务所
【我英自设】能登和轰 老实说已...

【我英自设】能登和轰


老实说已经忘了是什么时候拍下的照片,冲晒出来后直至来到新事务所依然贴在办公桌的当眼处,前辈问了会很自豪的说是个很厉害的学弟。是以前在安德瓦事务所实习的照片,那时轰刚好结束了职场体验。拍照当时晃着相机寻找角度,还小声地抱怨了那张池面咋哪都是完美角度,岂料下秒被拿走相机,放在从下而上的死亡角度。他说这样不好看吧。


当时没忍住就按下了快门,玩笑似的保存到现在。当有空再看一眼时,该死的这角度不也是帅气得要命?


轰、焦冻。

【我英自设】能登和轰


老实说已经忘了是什么时候拍下的照片,冲晒出来后直至来到新事务所依然贴在办公桌的当眼处,前辈问了会很自豪的说是个很厉害的学弟。是以前在安德瓦事务所实习的照片,那时轰刚好结束了职场体验。拍照当时晃着相机寻找角度,还小声地抱怨了那张池面咋哪都是完美角度,岂料下秒被拿走相机,放在从下而上的死亡角度。他说这样不好看吧。


当时没忍住就按下了快门,玩笑似的保存到现在。当有空再看一眼时,该死的这角度不也是帅气得要命?


轰、焦冻。

青龙英雄事务所
【我英自设】青龙事务所 时间线...

【我英自设】青龙事务所

时间线:漫画245话以后


“所、以、说,没人会用中学生的自拍方式拍团体照的。能、登!”

“有什么关系吗、最近就流行这种!不要拘泥形式!”


“⋯⋯(再闭一会儿麦。)”

【我英自设】青龙事务所

时间线:漫画245话以后


“所、以、说,没人会用中学生的自拍方式拍团体照的。能、登!”

“有什么关系吗、最近就流行这种!不要拘泥形式!”


“⋯⋯(再闭一会儿麦。)”

青龙英雄事务所

【我英自设】英雄记事本02

02


数马想,他根本没有被英雄拯救的资格。


并没有注意到前者的烦恼,能登笔直地赶往报案目击事发的地方。令她停下脚步的,是从地上蹒跚地起来的家伙。四处都是打斗过后的“痕迹”,面前的敌人是前辈曾经提到一带的其中一名通缉犯[长手鬼],特征也跟报案者提供的描述一致。那么,听说被他抓进后巷的人呢?自己逃走了吗?但是[长手鬼]刚才确实是倒在地上⋯⋯


“可恶。那两个小鬼,我要找到他们撕成碎片!!”长手鬼似乎没有注意到面前的人,因为刚才让数马带着他抓到的人溜的事正怒火冲天,但这无碍散发出杀意令能登更加警惕。

“非法使用个性,意图伤人及伤人罪。职业英雄马上就会赶来,请现在立即放弃抵抗!长...


02


数马想,他根本没有被英雄拯救的资格。


并没有注意到前者的烦恼,能登笔直地赶往报案目击事发的地方。令她停下脚步的,是从地上蹒跚地起来的家伙。四处都是打斗过后的“痕迹”,面前的敌人是前辈曾经提到一带的其中一名通缉犯[长手鬼],特征也跟报案者提供的描述一致。那么,听说被他抓进后巷的人呢?自己逃走了吗?但是[长手鬼]刚才确实是倒在地上⋯⋯


“可恶。那两个小鬼,我要找到他们撕成碎片!!”长手鬼似乎没有注意到面前的人,因为刚才让数马带着他抓到的人溜的事正怒火冲天,但这无碍散发出杀意令能登更加警惕。

“非法使用个性,意图伤人及伤人罪。职业英雄马上就会赶来,请现在立即放弃抵抗!长手鬼!”

当然。才刚被小鬼击倒一次怒气正旺的罪犯并不会把区区穿着英雄服的小女孩放在眼内,长手鬼被能登的无心之话挑衅到了,高喊着别挡本大爷的路把那吓人的双手再次伸长朝她挥舞。


不同于数马,能登格外冷静地观察迎面而来的双手轨迹,一下子就做出了对方目标是脖子的判断。能登的身躯在长手鬼面前略显娇小,她把全身随重心压低,把侧脚蹬地把身体全力跃出,在长手鬼笔直的长手臂底下滑行,从他的双腿跨下穿梭绕到身后。一连串的动作教长手鬼无法反应过来,能登在长手鬼身后用右手搭着他的肩膀,同时左手指尖轻点了耳侧的无线通讯器。


“前辈。在巷里发现通辑犯[长手鬼],我被袭击了、请允许让我使用个性!”


长手鬼的手及时转变方向,看来是因个性加长的关系同时柔韧得可怕,能够把双手以不思议的角度拐向在身体后面的能登。——尽管因为无法看见后面而减慢了速度,能登的反应还是只够抓到一边手臂,被他另一边手攥紧了颈。


这使能登蹙起眉头。正当长手鬼以为得逞时,能登从耳机的另一边得到使用个性的批准,空出了一只手把在颈边的右手腕也一同抓住。“⋯⋯请放弃无谓的抵抗。”突然一股热力涌上手心,隔着机械手臂烫迫得长手鬼急忙松开,被能登抓到间隙起脚把他压在地上,将那长得夸张的双手绑成蝴蝶结。


能登的个性是[能量转换],可以吸收动能、热能和电能储存在体内,再以同类或者另外两种形式释放出来。刚才的热力正是能登将跑过来时无意吸收的热能凝聚在掌心,形成不至于灼伤皮肤的热力迫使长手鬼把架在颈的右手放开。


被压在地的大家伙还是不断挣扎,使在他身上的能登也难免不稳摇晃。

“啊真是的、没用的!请不要让我需要使用更以上的武力!”

“没有这个需要。”


听见那雷厉的声音连能登在内怔住了身体,声音的主人安德瓦脸上被火焰盘绕,沿壮硕体躯延伸的巨大影子足以把正纠缠的两人完全覆盖。

安德瓦一步步走近,在他们面前蹲低身体瞟向地上的长手鬼。能登甚至没来及察觉长手鬼已经没再反抗。

“你就试着反抗看看,再有可疑举动我的火焰一瞬就会烧遍你的全身。”


大概是来自No.2英雄的威严,谁都知道英雄是不能行使过份的武力,但单是安德瓦简单的一言一句,就能令敌人在他面前失去战力。至少能登在职场体验上所目睹的情形来看,确实如此。


警察和安德瓦的助手随后赶来,但不知为何丝毫没有事件解决的爽快心情。能登的个性会使身体经常无意识地吸收能量,所以可以觉察到短时间内高幅上升的能力反应。虽然现在这用途还应用得不够熟练,但还是能感觉到刚才在这里残留打斗过后的热能和从何而来的电能反应。什么都看起来很奇怪。能登看着长手怪被锁上束缚器,一个已经核心破开的圆状零件依然黏在他的身上。


“这个,不是你本来衣服的一部分吧?是什么特别的电力机关吗?”能登想也没想,茂然就凑近了敌人身体观察,长手鬼倒是无法反抗,扯高嗓子就对能登破口大吼:

“这看着像是机关吗!?不就是你们哪个骷髅头英雄暗算本大爷用的玩意儿,还把我电得半死后留在原地就逃,像个窝囊废一样!”


声音之势差点把几沫口水喷到能登脸上,能登一时反应不过来,没两下就被事务所年轻的助手扯后领往后提。

“[焦耳]!说多少次了,在警察接手逮捕期间不能接近敌人打扰工作!”

“对、对不起⋯⋯”


“这辖区根本没有骷髅头英雄吧。”能登急急忙忙的低头道歉,怕是给事务所带麻烦。安德瓦思量了下刚才的对话,向旁边的警官确认道。

“的确没有。我们会好好问话进行确认的,不用担心。”警官向安德瓦点了点头后,把敌人送上囚车。安德瓦留在原地继续交代事宜。


“回去了,告诉联络组去确认最近有没有骷髅头造型抑或者使用电个性或者电道具的英雄申请来这一带支援。”

“是!”





































青龙英雄事务所

【我英自设】是能登!

“Burning桑,出去巡逻之前可以陪我拍张照吗?”

“知道了!但是得快!我们可是很忙的!说起来,需要签名吗?”

我也没想到第一个画在一起的原著英雄居然不是主角们而是Burning姐姐!等到画功更好后绝对要画得更完整的图来tt 

不过Burning还没出现很多格,也只是凭一两张印象模出来的,也无法上色——

因为最新漫画见到的时候实在觉得姐姐太吸引了,对上一个令我一眼看上的女角还是蔻蔻来着,忍不住脑补了原女和她拍在一起时的模样!能登的衣服是她的英雄服装,上色如p2!戴上兜帽的话会有另类的蒙面效果!

具体辅助用途在之前的人设有说明了!要是之后能知道多点关...

【我英自设】是能登!

“Burning桑,出去巡逻之前可以陪我拍张照吗?”

“知道了!但是得快!我们可是很忙的!说起来,需要签名吗?”

我也没想到第一个画在一起的原著英雄居然不是主角们而是Burning姐姐!等到画功更好后绝对要画得更完整的图来tt 

不过Burning还没出现很多格,也只是凭一两张印象模出来的,也无法上色——

因为最新漫画见到的时候实在觉得姐姐太吸引了,对上一个令我一眼看上的女角还是蔻蔻来着,忍不住脑补了原女和她拍在一起时的模样!能登的衣服是她的英雄服装,上色如p2!戴上兜帽的话会有另类的蒙面效果!

具体辅助用途在之前的人设有说明了!要是之后能知道多点关于Burning的个性就好了!

青龙英雄事务所

【我英自设】英雄记事册01

·原女、原男都有,三位原创主角。剧情向。

·能登恒变,将在安德瓦事务所渡过高中时光,跟数马和橘有点渊源的雄英生。

·数马骇,个性有点弱的天才骇客,将从非法英雄走上成为英雄之路。

·橘入墨,背负家族的英雄之名,面相不只有点凶的职业英雄。

·原著原创事件均有涉及,会有名朋搬运物,因为本来就是名朋的oc。

·能登跟轰存在轻微乙女,到时会小心注明。

·这章从能登一年级,数马初三开始。故部分数据资料跟人设有别。

·更新缓慢,先发一章试试。


01


一到下午城市再次充斥某...

·原女、原男都有,三位原创主角。剧情向。

·能登恒变,将在安德瓦事务所渡过高中时光,跟数马和橘有点渊源的雄英生。

·数马骇,个性有点弱的天才骇客,将从非法英雄走上成为英雄之路。

·橘入墨,背负家族的英雄之名,面相不只有点凶的职业英雄。

·原著原创事件均有涉及,会有名朋搬运物,因为本来就是名朋的oc。

·能登跟轰存在轻微乙女,到时会小心注明。

·这章从能登一年级,数马初三开始。故部分数据资料跟人设有别。

·更新缓慢,先发一章试试。


01


一到下午城市再次充斥某号线公交停驶的消息,没有打开新闻但几乎可以确认是发生了事件。在多数人口拥有特别能力“个性”的日本里,这些都是每天发生的日常。总会有犯罪者试图在光天白日下妄使自己独有的能力胡作非为,他们都是“敌人”——反正很快就会有整治他们的“英雄”出现。市民都只管当成像交通意外般平常的新闻滑过去,不是发生在身边就没有人会当成一回事。事件经常都以非常的规模出现眼前,故此没什么大不了的。


因此没有人发现低调地穿插人群中的矮小身影,似乎也无法算作谁的过错。大街下耳戴耳筒瞥着手机、身穿校服的低头族少年,骤眼看来谁也不会觉得有可疑的地方,只要没有看到他手机屏幕上布满密密麻麻的绿色代码的话。耳机播放的也不是时下流行的歌曲,而是在秘密接驳到某个频道的窃听系统。


在那边大闹的是只身打劫商店的敌人吗?个性有点棘手,那是难怪要安排附近的公交停驶。不过英雄安德瓦正好解决了不远处的事件,应该数分钟内就能赶过去,而且英格尼姆的团体也出发了。——数马骇窃取着从警察得来的情报,掌握了似乎没什么大碍的事态后,便沿另一个方向转身而去。


数马骇的个性是[骇入],说白了其实是能生电的特别能力,虽然能生出的电量不大,但可以借以接触不同的电子设备,利用控制发出电流的变动进行骇入。以数马天赋异禀的骇客智慧,再加上现在资讯发达的社会中,要透过双手有意无意碰触到擦身而过的警察,使用个性连接到警方通讯系统内不是什么难事。


这样的数马显然并非普通人,不是英雄也不是敌人。英雄和敌人最大的分别,是使用个性的合法性,还有敌人是利用个性破坏城市、威胁市民安全,英雄是利用个性缉捕敌人、维护市民安危。数马对于破坏正义法治这种事没有兴趣,但他现在如此使用个性进行窃听的行为是在规管以外。


『在A市OO街的电气店附近有市民报案,请空档英雄迅速前往。』

电气店?数马停下脚步,旁边摆满展示液晶电视和显示器的电气店映入眼前。他扬起头四处张望,英雄都赶往了较早前发生的事件地点无暇应接,这点刚才在通讯里警察的对话中知道了。那么报警的人⋯⋯数马把手上的手机切屏到街道地图,上面出现一个个红点显示附近半小时内使用过紧急通讯的装置位置。首先排除英雄在应付的事件的报案,得从离那边较远的地方开始筛选,还有报案的时间点。


那里吗。锁定了报案者的所在,数马径直的跑进电气店,掠过身边“欢迎光临”的声音,在后门冲出的瞬间戴上了盖着脸部的骷髅面具。果不其然听见到似乎是来自中学生的尖叫声,这使藏在面具下的脸容几乎要皱在一起——不知是出于生理还是心理原因,他的呼吸变得急促,脚步笨拙地拐弯往声音方向,一下踉跄膝盖撞着地面又重新拔腿而去。


还没到吗、还没到吗。内心一道声音不断迫促着自己加快脚步,终于见到正被一个成年男人压在地的中学生。当下是没办法分析状况,但见到那把直指向当事人的刀子就足以令数马行动起来。


“喂大块头!!”数马首先大喊引开那个男人的注意力,双腿再次跑起来冲向两人,用侧肩膀使劲把男人撞开。旁边总算因此摆脱了刀子的中学生似乎没反应过来,数马只好再扯高喉咙喊道“跑起来!”同时牢牢握住他的手腕拉起来往大街逃走。


这情况完全可以用落荒而逃形容。两人完全没有游余去看身后的家伙被撞跌后有没有重新站起,数马从赶来前已经跑过好一段路,再加上大热天下戴着面具实在有点消受不了。速度早就比之前慢上不少,再拖着一个中学生怎说也相当吃力。中学生逐渐追上脚步,仍然因为刚才的恐惧缓不下来,只见被戴着面具的矮小家伙救了,但又没完全脱离险境而感到焦急。


“——你是英雄吗!?为什么要跑?救救我啊!”

数马上气没接下气,但为免旁边的男孩再咄咄开口,还是留了一口气作出回答。“我⋯⋯并不是英、唔啊!”突然一只长得不寻常的手扑向两人,比起刚才威吓的中学生反而先抓住了数马的后颈,捏着他的气力大得惊人,部分氧气受到剥夺的数马无力反抗,被提起身体撞向墙壁上,瞬间的冲击把面具露出了他难受的脸容。数马余光看到暂时获救的人还愣在原地颤抖退后,用仅余的气力喊他逃走。


“哼。只是个小孩,居然也敢妨扰本大爷教训人啊。”敌人的声音直逼面前,看来是有能把双手伸长的个性,数马眼见他跑远了后才无力地垂下本在颈边挣扎的双手。敌人恐怕是见状放松了手准备要去追落跑了的中学生,没想到这反而给了数马最后一线机会,他深知正是这时机敌人才不会注意到他从口袋里掏出的外形简陋的球状“黏着弹”。黏着弹贴附了在敌人的衣服上,数马马上发动个性把电注入进去,随即触发了弹开关释放高压电流。敌人发出悲鸣而放开手,电击带来的麻瘴使他暂时失去行动能力。数马这才总算从束缚挣脱下来,狼狈地咳嗽着捡起面具逃离现场。


刚才被自己叮嘱逃走的男生早已不见踪影。数马沿着通往街道光源的唯一方向奔跑,不论是被箍颈边带来的痛楚还是身体撞向墙壁时留下几处隐痛也尚未消去,在这些以上是自己的脸被刚才的敌人⋯⋯还有那个中学生看见了。这是最大最严重的失误。


“太不像样了⋯⋯!”

数马低下眸子深深的陷入懊恼,没意识到自己跑出巷子后鲁莽地冲进人群,很快又跟什么撞上了。连带刚才残余下来的痛处,数马跌坐地上,连呼吸都没能调整。


刺眼的阳光从上方晒来,从而背光的高佻身影朝数马伸出了手。数马抬高头,还没看清眼前的人身体便先做出反应把那只手握住——糟糕。数马下意识把另一边手臂挡了在脸前,但已经太迟。虽然一时间没能够认出是谁,但数马从站起来的时候,便认知到眼前比自己稍高的金发女孩子穿着英雄服。


“没事吗?抱歉,都因为我太赶忙要找到在附近捣乱的敌人。”同样是冲忙过来的英雄服女孩,似乎没有注意到是数马先撞上来而在道歉。数马细心一看,她焦急的表情显然只是觉得撞到了个普通的市民,而且虽然是穿着英雄服、比只有150cm的自己高了一些,但脸蛋和谈吐根本是年纪没有差很远的学生。


“我没事儿,不用在意。比起这个,你应该不是职业英雄⋯吧?”他尽可能表现得平若无事,任何回避的举动可能反而会引起怀疑。数马凭借女孩子拉着他站了起来,她听见问题后双脚并拢站直,马上变得拘谨起来。

“对的!我是能登,这星期开始正在安德瓦事务所进行职场体验,是雄英的学生。因为安德瓦桑正在处理附近的其他事件,我就先跟着其他前辈赶来了!”


是学生。听着能登认真的自我介绍令数马多少放松了点。不过说到她的前辈的话,恐怕指的就是附近一带的最强英雄安德瓦的助手。


“啊?你好像掉了东西哦。”还没想到该做出什么恰当的反应,能登的一句话吓得数马一激灵。突然想起刚才还拿着面具的两手空空,抢在能登热心地为他拾回来前率先挡在前面捡起,并藏在身后隔绝视线。——“⋯⋯请问还有事情吗?”数马反问一句,手上险些被发现的面具令他现在难以冷静思考。


“你出了很多汗,而且身上的衣服都脏兮兮。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结论来说数马断定不能跟她有过多交流,最好趁早溜走。但是眼前朝自己上下探看的雄英学生,似乎也争分夺秒贯彻英雄的本质在投以关心。数马总不能把自己刚刚差点被活活捏死的事说出去。


“因为抄了小路不小心绊倒沾到污泥,出汗是因为天气太热的关系。不要担心。”

像这样时不时需要瞒天过海的状况经常发生,数马拍拍身上的衣服意图装出仅弄脏了衣服没有受伤的姿态。只是对方似乎是真诚实意的关心,这点令年纪相约的数马有些过意不去。


数马还是没忍住回避了能登担忧的眼神,明明这样的行为最容易引起怀疑,却实在无法去直视她。


“那至少把这个拿去吧,中暑可不好。”能登把自己挂在腰后还没打开过的宝矿力递了给数马,瓶樽因为炎热的天气下冒出水点,能登觉得这是现在唯一可以帮助数马的事,因为她接下来还得赶去敌人那边。“要是有什么事的话,请务必随时叫唤英雄。”


能登抛下了这句话,便转身投奔向后巷。只有数马把手上的宝矿力捏得很牢,连麦黑肤色的指尖都变得发白。他想,他根本没有被英雄拯救的资格。






青龙英雄事务所

【我英自设/十杰】能登

传遍斗兽场的独有号角耳熟能详,单薄的破烂布衣随风沾上沙尘而不妨动作,只有这时候脚镣附着的链子才可以得到短暂释放,但颈上同样铁制的颈圈依然大方揭示着自己卑微的底层地位。铁栏缓缓升起被身后的守卫矛刀催赶踏出圆型战场,闪闪金发在空中飘扬,沐浴在强烈的阳光和群众的欢呼中,还有就是对面急不及待狩猎自己垂涎欲滴的凶猛野兽。任谁看都是如同兽刑的画面,也深知自己只是台上那帮有钱人的赌博筹码,此时却只遵从了体内的血液沸腾,暗暗捏紧拳头弯起笑容跃跃欲试。


是数之不清的胜仗。不至于完全丧失胜后的满足感,不过到底也不过是为了活必须赢下去而已。身上的金属束缚已觉麻木,没有任何痛感但依然沉重。不时在思考世界是不是只...

传遍斗兽场的独有号角耳熟能详,单薄的破烂布衣随风沾上沙尘而不妨动作,只有这时候脚镣附着的链子才可以得到短暂释放,但颈上同样铁制的颈圈依然大方揭示着自己卑微的底层地位。铁栏缓缓升起被身后的守卫矛刀催赶踏出圆型战场,闪闪金发在空中飘扬,沐浴在强烈的阳光和群众的欢呼中,还有就是对面急不及待狩猎自己垂涎欲滴的凶猛野兽。任谁看都是如同兽刑的画面,也深知自己只是台上那帮有钱人的赌博筹码,此时却只遵从了体内的血液沸腾,暗暗捏紧拳头弯起笑容跃跃欲试。


是数之不清的胜仗。不至于完全丧失胜后的满足感,不过到底也不过是为了活必须赢下去而已。身上的金属束缚已觉麻木,没有任何痛感但依然沉重。不时在思考世界是不是只有斗兽场顶上一个圈圈的大小,但又在没有出去的可能性把疑问深埋底里。


是当地领主买下、相当善战的女孩子,就算有铁链的负担也不足为虑,以可怕的握力拳头和身手在斗兽场中百战百胜。右侧大腿有表达其仆奴身份的纹身。其与猛兽撕杀的事迹在遥远地方的吟游诗人口中鲜有流传,但本人毫无自觉。


在遥远的以后得到机遇和自由而开始旅行,不会文字,数字的话可以做到两位数内的数数和加减。(讲究)对走过的村落和森林草原充满好奇,好战的性子埋进骨子里,在停驻的酒馆跟冒险者掰手腕几乎没有输过。跟随着雇佣兵和情报屋商人踏上讨伐魔王之旅。雇佣兵橘入墨和情报屋商人数马,两人是形影不离的金钱合作伙伴,一边打听魔王消息一边深入巢穴,即使无法亲手打败魔王,路途中魔物的部位也足以卖钱。路途中打听到能登的事迹而计划诱拐合流,以能登好战的性子应该意外地简单就收买了。但能不能见到魔王又是另一个故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