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能量晶体

3502浏览    78参与
Scissors & Parchment
天火,我只知道你的名字,你为什...

天火,我只知道你的名字,你为什么对敌人的我这么好呢...天火?

天火,我只知道你的名字,你为什么对敌人的我这么好呢...天火?

傍晚的星星

【威暗】盲点。

* 字数约1w3,有少量拆//卸情节。请慎点。威震天/暗啸双视角。


*********

他终于知道,只要那双翠绿的光镜还坦荡而又虔诚地望着他,他就永远、永远不可能被宽恕。

*********


一道刺眼的白光撕裂沉寂的黑夜。

惊雷炸响。


威震天在主控室里站了许久,久到他宽大的翼展上因为基地里的潮气而开始凝结起水滴。霸天虎领袖懒得开风扇,就这么任由它们向下滴。

滴答。滴答。滴答。


这里是整个基地的核心地带,也是严令禁止其他人进入的区域。房间内一片漆黑,唯有无数的液晶显示屏,散发着浅浅的光芒。温暖的灯光和人声通常是能够给人...

* 字数约1w3,有少量拆//卸情节。请慎点。威震天/暗啸双视角。


*********

他终于知道,只要那双翠绿的光镜还坦荡而又虔诚地望着他,他就永远、永远不可能被宽恕。

*********

 

一道刺眼的白光撕裂沉寂的黑夜。

惊雷炸响。

 

威震天在主控室里站了许久,久到他宽大的翼展上因为基地里的潮气而开始凝结起水滴。霸天虎领袖懒得开风扇,就这么任由它们向下滴。

滴答。滴答。滴答。

 

这里是整个基地的核心地带,也是严令禁止其他人进入的区域。房间内一片漆黑,唯有无数的液晶显示屏,散发着浅浅的光芒。温暖的灯光和人声通常是能够给人带来柔软和安全感的东西,那是根植在赛博坦人底层协议里的古老本能。但威震天向来厌弃这些。黑暗、寒冷和安静能让注意力更加集中,也让他的感知能力更加敏锐。于是大多数时候霸天虎领袖喜欢独自坐在黑暗的王座上,接受部下的跪拜、汇报,亦或是在黑暗中等待着他的敌人的到来。

这个基地里没有什么能逃过具有超视能力的霸天虎领袖的光镜,更何况还有着数以万计的摄像头,无声而忠实地记录着每一刻。

一切都在威震天的掌控中。

至少他是这么觉得的。

 

除了研究如何侵略和征服以外,很少有东西能让霸天虎领袖施舍耐心,但也不是完全没有,譬如——威震天暗红色的光学元件短暂地闪动了一下,落在角落里的这一个摄像头所回传的影像上。

 

画面上,昏暗的灯光下,一个人影靠墙而坐,他半透明的机翼正微微轻颤着,机翼的主人正一只手握住自己的前端抚//慰着自己,他仰起头小声而快//慰地低//喘,翠绿的光学镜头在黑暗中安静而又美丽地闪烁着,随着它们主人压抑的喘//息轻微颤抖着——

 

暗啸在自渎。



下转这里



物理药丸的菜比白鹅

我们是否还能回到过去?回到那蜜糖和欢笑堆砌而成的旧日时光,那个我们纯粹为爱而爱,不为其他的日子?
我们是否还能回到过去?在我们一次又一次地伤害彼此,一次又一次将那仅存的希望撕碎丢弃之后,还能像以前那样纯粹得毫无保留地相爱吗?

我们是否还能回到过去?回到那蜜糖和欢笑堆砌而成的旧日时光,那个我们纯粹为爱而爱,不为其他的日子?
我们是否还能回到过去?在我们一次又一次地伤害彼此,一次又一次将那仅存的希望撕碎丢弃之后,还能像以前那样纯粹得毫无保留地相爱吗?

Scissors & Parchment

答案

E版+A版威红。

感觉更接近美版,所以按美版设定,称E红为红蜘蛛(也就是日版的暗啸)。

!包含暴x力和虐x拆,以及对cp的负面解读,总之请务必慎入!


“我只效忠……于您,绝无二心……咳咳……”

灰绿色小飞机咳嗽了两声,微仰起头,试图缓解胸口被紧勒的压迫感。手腕粗的机械缆线缠满了他的全身,将他拖离了地面,并且有愈收愈紧的趋势。

刚才被召进大厅,一见首领沉着脸坐在王座上,天花板上垂下的机械缆线从王座两侧向他袭来,红蜘蛛就明白了。他低着头不闪不避,任凭首领用意念操纵着缆线打上他的机体。

这是惩罚,是他应得的。

半个日循环之前,他在霸天虎基地里抓住了敌人阿法Q派来窃听的恐惧兽。首领威...

E版+A版威红。

感觉更接近美版,所以按美版设定,称E红为红蜘蛛(也就是日版的暗啸)。

!包含暴x力和虐x拆,以及对cp的负面解读,总之请务必慎入!


“我只效忠……于您,绝无二心……咳咳……”

灰绿色小飞机咳嗽了两声,微仰起头,试图缓解胸口被紧勒的压迫感。手腕粗的机械缆线缠满了他的全身,将他拖离了地面,并且有愈收愈紧的趋势。

刚才被召进大厅,一见首领沉着脸坐在王座上,天花板上垂下的机械缆线从王座两侧向他袭来,红蜘蛛就明白了。他低着头不闪不避,任凭首领用意念操纵着缆线打上他的机体。

这是惩罚,是他应得的。

半个日循环之前,他在霸天虎基地里抓住了敌人阿法Q派来窃听的恐惧兽。首领威震天勃然大怒,挥军去攻打阿法Q,并一路斩杀沿途阻拦的恐惧兽。他劝威震天不要斩杀这些受命于人的可怜野兽,首领怒气更盛,质疑他是不是要叛变,竟敢替阿法Q求情。阿法Q曾经派他去刺杀威震天,但那时他忘了自己曾经是霸天虎……现在他也没记起来。对过往他的记忆一片空白,仅有的一点信息都是威震天给的,但他毫不怀疑。

我只效忠于您,绝无二心,他回答。首领忙于战斗,没再理他,但他料到这事还没完,而现在到了算账的时候。

红蜘蛛,你真让我失望。首领阴沉着声音说。

他被缆线绑着,挣扎着给出了和几塞时前一样的回答。他努力保持着神情的平静,其实被这样冤屈,他心里不可能一点也不急,甚至于还生出了一丝难过。但他禁止自己再想下去。

霸天虎首领走下王座,迈着沉重的步伐踱到他面前。

 

下面走链接吧→

 

 

*威震天攻打阿法Q并大肆杀戮恐惧兽,红蜘蛛替恐惧兽求情,故意说它们是机器,威震天恼火而质疑他的忠诚,是动画原作情节。“我只效忠于您,绝无二心”是原作台词。

*和观点相近的同好讨论三部曲威红后的冲动之作。抱歉又写了凶残苦涩的东西,只是想写出心中的一点真实,那些被命运的脏水泼过,又被粉饰的。

傍晚的星星

【威暗/天暗】Three Thousand(番外)

* 自己的文《Three Thousand》的番外/后续,前文点这里


死刑?补天士问。


罪不容诛。天火答。


两人隔着单向玻璃又看了好一会。玻璃后面,那个不可一世的,凶狠又暴戾的霸天虎首领,好像一下子,就老下去了。


他的那个副官怎么样了。补天士开口。


救不了了,天火道,太晚了。


迟疑了一会,天火道,要告诉他吗,毕竟他很快就要被...


我想不必了,补天士说,你猜怎么着,我想他——


我想他早就知道。...


* 自己的文《Three Thousand》的番外/后续,前文点这里




 

死刑?补天士问。

 

罪不容诛。天火答。

 

两人隔着单向玻璃又看了好一会。玻璃后面,那个不可一世的,凶狠又暴戾的霸天虎首领,好像一下子,就老下去了。

 

他的那个副官怎么样了。补天士开口。

 

救不了了,天火道,太晚了。

 

迟疑了一会,天火道,要告诉他吗,毕竟他很快就要被...

 

我想不必了,补天士说,你猜怎么着,我想他——

 

我想他早就知道。

 

 

 

 

 

 

 

 

在那场骤雨停止的时候,战斗也落下了帷幕。

 

天火赶到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了,他看见补天士用重机枪指着威震天的火种舱,而擎天柱正在和霸天虎首领做最后的交涉。威震天看上去伤痕累累,一半的机翼不知道去了哪里,自胸到腹撕裂开来,暴露出内部的线路。

 

霸天虎首领倚着墙坐在一滩浑浊的积水里,一手捂着腹部,但黏腻的能量液还是从他指缝间不断流出来。那柄绿色的能量剑剑刃卷了起来,斜斜地靠在他膝头,那柄曾经刺穿过一个seeker的剑,现在上面染满了汽车人的血。

  

擎天柱向天火递了个眼神。天火会意,推开威震天身侧的门。这是霸天虎首领最后退守的地方,里面想必有一些,非常重要的,资料,或者设备,或者——

 

但那里什么都没有。除了一张雪白的病床,和床上躺着的,看起来几乎没有生命体征的人。那个人均匀而平静地置换着,就好像这门外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他看起来就像在做一个好梦。

 

一个没有硝烟和战火的,平静好梦。

 

 

 

“没想到霸天虎领袖也会怜香惜玉——”威震天旁边的一个汽车人扬起下颌,轻蔑地指了指房间内躺着的人,

 

“我还以为他是你养的一条狗呢。”

 

他是威震天杀死的最后一个汽车人。汽车人们没来得及阻止。

 

 

 

 

死刑。擎天柱最后下了结论。你是否有异议。

 

是意料之中的判决结果,毕竟他可是杀了不少汽车人、那些软弱无能之辈——威震天正想出言讥讽他的老对手,却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他想起来,暗啸还没有杀过人。暗绿色的seeker击落过许多汽车人,但他其实从来还没有亲手真正地熄灭过一颗火种。

 

但红蜘蛛是杀过人的,威震天也杀过。

 

红蜘蛛第一次杀人的晚上失眠了。于是威震天嘲笑他,当着他的面,亲手掏了一个俘虏的火种,然后强迫他做了同样的事。后来红蜘蛛不会在杀人的晚上失眠了。后来他杀的人越来越多。后来他的军衔也越来越高。

 

再后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威震天很难计算出具体是那一天开始红蜘蛛学会了否认他,拒绝他,抵抗他,他也想不起来自己究竟是从什么时候起学会了用拳头说话。

 

再后来威震天在他从博派回来之后嘲笑他,怎么心软了,以为这样就能洗干净你手上的血了吗。彼时红蜘蛛看着他不说话,威震天也不知道那双橙色的光学镜头下面在想什么。

 

但暗啸不一样。

他的手上还是干干净净的。

就像他来到这个世界一样干净。

就和他的记忆扇区一样干净。

 

 

 

 

没有,亲爱的老朋友。威震天露出讥讽的笑容。

 

擎天柱因为他的措辞而略有些不悦地锁紧了光镜,那么,你还有什么话想说。

 

Glory to Decepticons. 威震天一个词一个词说出这话的时候他的记忆扇区里忽然回放起,暗啸曾经对他说的话。


他说您在暗啸心里永远都是最强大英武的。他说您永远、永远都不会输。

 

擎天柱看了他半晌,直到天火带来的医疗兵匆匆从房间里跑出来,在他旁边耳语了几句什么。汽车人领袖点点头,转向威震天。

 

你的人我们会带回去治疗。但我们的档案库里没有他的记录,你是否能提供一些更多关于他的资料,有助于我们制定更好的治疗方案。

 


不能。

这是威震天行刑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在威震天行刑的第二个循环,暗啸醒过来了。医疗人员向天火汇报这件事的时候用上了“奇迹”两个字。

 

暗啸的光镜依旧一片漆黑着,有人靠近他,他就迟缓地转动一下头雕。他没有行动能力更遑论攻击能力了,思维和意识也不太清醒了。但或许好就好在这一点。这样他也就不会知道威震天已经死亡的事实。

 

临终关怀消耗不了汽车人多少医疗资源,擎天柱下了命令,以对普通汽车人的待遇对待这位“霸天虎战犯”。

 

他也是一个可怜人。天火望着病床上身上插满各种输液管的人芯想。

 

这架暗绿色的seeker比他们想的要顽强许多。医疗人员告诉天火,暗啸的身上有着各种各样的伤,那份详细的机体检测报告上,展示着这具机体上来自他昔日敌人的,来自威震天本人的。外部的,内部的,甚至还有——医护人员叹了口气向他的长官汇报,这孩子是个可怜人。

 

更重要的是,他似乎根本自己也不怎么爱惜自己的机体。

 

除了机体上原本的伤,因为这种病毒,前霸天虎副官还至少承受了长达数个月的附加的巨大痛苦,可他至今还活着,尽管病毒已经将他整个机体几乎蚕食殆尽。没人能够解释他是靠着什么东西撑到了现在。

 

或许,是什么未尽之事吧。

 

但这架暗绿色的seeker也比他们想的要脆弱许多。只需要一个名字,一个事实,他就会彻底崩溃。

 

暗啸太特别了。他就像一个谜团。汽车人甚至不能确定这具机体的实际年龄——那个数字太诡异了。他的数据存储器甚至也被人为锁死了,他们尝试过访问但一直读取失败。而如果他们有更多的关于暗啸的资料,或许能更好的解释他身上所发生的事情,或许能研讨出更有希望的治疗方案。

 

但没有。战后他们回收霸天虎基地的时候,发现一切关于暗啸的资料全都毁掉了。

 

被霸天虎首领亲手毁掉了。

 

 

 

其实还有另一种方案,暗啸的主治医生没能说出口,那就是把暗啸送去最高权限的特别医疗中心,那里有着更顶尖的设备仪器,还有专家,他们或许能研究出更好的措施,但——

 

但暗啸只是一个霸天虎战犯。

 

他哪有这种资格呢。

 

 

送走博派的副指挥官,医生看向床上安静的seeker。医生几乎没有上过前线,但也看过一些资料,这个霸天虎与他所认知中的其他霸天虎相比实在太小了,但他听汽车人战士说,这架飞机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霸天虎副指挥官。

 

那他,那他一定杀了很多...很多咱们的人吧。医生的声音发着抖,他很难将床上这个纤细的机体与一个满手鲜血的刽子手联系在一起。

 

谁知道呢,负责陪护的战士正在低着头打电子游戏,我们没有他的资料,但要我说——肯定少不了。

 

医生叹了口气,走上前,将暗啸冰冷的手塞回被子下面,又给他掖了掖被角。

 

汽车人战士刚打完一局游戏,抬起头笑他,你们医生啊,就是爱动恻隐之心。

 

医生没说出话,他看着自己胸前红色的博派标志,感到有些微妙的罪恶,这个人可是霸天虎,水火不容的霸天虎,可是,可是——


医生看着那双紧闭的漆黑的光镜,可这孩子看上去还...

 

还那么年轻。

 

 

 

 

  

 

 

博派副指挥官其实不常来这里,重建星球之后的事务实在太多,他几乎抽不出身再来顾及一个前霸天虎的病人。

 

轮班制。

以对普通同伴的待遇对待这位“霸天虎战犯”。

不告诉他威震天死讯和霸天虎解体的事实。

 

三条原则。简洁明了。天火宣布的时候,队里没人提出异议。只有一位年轻的汽车人提出暗啸可能已经知道了威震天的死讯,因为他们毕竟是“那种关系”。但天火只是摇了摇头否认。

 

暗啸不会知道的。

 

因为他和威震天没有进行火种链接。

 

天火拍了拍依旧不解的年轻战士的肩膀,他的队员还太年轻了,还不能理解为什么做到这一步关系的两人居然没有进行火种链接。

 

但他有一天会明白的。


轮流陪护不是件多么累的活。其实向一个前霸天虎假装自己是前霸天虎首领是一件极具讽刺性的事情,但年轻的汽车人大多也没有完整地参与过那场连绵百万年的战役,只觉得这活轻松甚至好玩。而一些参加过重要战争的过激派汽车人则对这张病床上的人充满厌恶。

 

可总归,这场战争里,是他们赢了。

 

那么,也就没必要舍不得这一点点怜悯了。

 


 

 

暗啸大多数时候都陷入昏迷状态,有时候清醒过来,就说一些乱七八糟的胡话,他的语句断断续续的,声音还很轻。年轻的战士耐心地俯下身,贴着他的音频接收器,终于勉强听清他在说些什么。

 

他在念一个词:红蜘蛛。

 

 

 

 

 

 

当天火从另一个星系赶到医院的时候,暗啸已经彻底不行了。

 

所有插在他身上的输液管都拆掉了,因为已经用不上了。小小的机体躺在病床上,看上去十分清爽又干净。

 

他总归还是,能像一个战士一样有尊严地死去。

 

他的光镜漆黑又空洞,那里面什么也没有。天火把他瘦弱的臂甲一翻过来,全是密密麻麻的咬痕和针孔。他就这样软绵绵地靠在天火怀里,他比以前小了一大圈,于是天火调整了一下怀抱,来给他一个更好的位置。

 

他真冷啊,博派副指挥官拥着那具冰冷的机体想。

 

他以前,也是这么冷吗。

 

 

 

这架seeker身上所有关于桀骜不驯的形容词都被抹去了,天火的处理器已经给出了一个让他几乎不愿意去相信的解释,他几乎就要冲口而出那些真相——

 

可他并没有资格,他说过的漂亮情话,他吻过的柔软嘴唇,那人曾对他毫无保留,他也曾经把那人放在芯尖上。

 

但不过短短的十年,就磨灭了火种里所有的痕迹了。

 

他没有资格。

 

天火有很多话想说,他想问暗啸在他身上发生了些什么,他想问暗啸怎么回来的,想告诉他其实你曾经还有一个名字,想告诉他他已经知道了那些罪恶的秘密,想告诉他他已经明白了那些被抹去的真相。他想告诉他自己说过的很多话都不是真的,想告诉他自己还有很多真芯的话还没有说。

 

但他没有资格。

 

更重要的是,他没有时间了。暗啸的各项生命数值开始不稳定地波动起来——

 

他不行了。

 

 

博派的副指挥官搂紧了怀中的小小的身体。他的手掌抚摸过暗啸面甲上的伤痕,seeker的面甲是冷的,冰冷的,但灼得他掌心剧痛。

 

命运加在这具机体身上的罪恶、痛苦与不堪已经太多、太多了,

 

让他做个好梦吧。

 

但这个世界上总还有比命运更残忍的事。那就是在被命运的脏水一次又一次泼过,被罪恶、痛苦和不堪一次又一次践踏过,却被粉饰成绝美的爱情。 

 

 

 

 

 

“威震天大人...”

 

暗啸忽地唤了一声。

 

“我在。”天火应道。

 

“威震天大人...”

 

“我在。”天火说。

 

“威震天大人...”

 

“我在呢,暗啸。”

 

暗啸也感觉到不行了。有些问题他这辈子也说不出口但是再不问就没有机会了。于是seeker就问,首领,你...你爱暗啸吗。

 

他听见首领说,我爱。

 

暗啸受宠若惊地几乎呆住了,可他还有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在他内芯深处扎根已久,他知道他不配问,但越是这样,他就越想知道,罪恶感和愧疚感就像腐烂的水底疯长的海草,几乎要吞噬他他摇摇欲坠的火种。

 

可他再不问,就没有机会了。

 

神明在上,暗啸想,请降罪于我。

 

于是他先请求宽恕,首领很爽快就同意了。首领对我真好啊,暗啸想,可惜他现在不太能动弹了,不然他或许还能更逾矩一点,比如...摸摸首领的面甲...什么的。但他很快就把这个念头抛出了处理器,他不配、不配获得这样的爱。

  

但他还是艰难的开口了,发声器也快坏掉了,他一个字一个字,艰难地往外迸着,暗啸的胸口传来的破风箱一般的粗喘声。每一个字,都用上了他全部的力气。

 

“那首领爱暗啸,会比红蜘蛛多一点点吗。”

 

喉头涌上腥甜的味道,他艰难地,几乎乞求般地哽咽着,“会多一点点、就一点点...吗。”

 

 

 

 

 

 

  

说完这句话,暗绿色的seeker整个人便像抽干了力气一样,向天火的胸口倒了过去。就好像,他做完了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件想做的事一样。

 

这句话彻底压垮了天火的防线。

 

他抱着暗啸说,是的,我最爱你,我威震天,比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要爱你。

 

暗啸的手滑落下去,火种频率检测图像变成了一条直线。


汽车人从来没亲眼见过他们的副司令流泪,那天是第一次。
 
可他怀里的暗啸是笑着的。他笑得那么开怀,就好像,这是他这辈子,唯一笑过的一次。

 


或许并不是唯一一次。天火依稀记得,在久远的记忆扇区里,也有那么一个日子,红蜘蛛笑了。那是地球上的一个春季,处处是阳光和有机植物的气息。轻软的花瓣被温暖而又湿润的气流裹挟着滑过他们相拥的机体,而后掉落在他和红蜘蛛的身侧。而他大胆地凑近了红蜘蛛,在他唇边讨了一个虔诚的、小心翼翼的吻。

 

他以为红蜘蛛会生气,会冷冰冰地把他推开——就像他一贯的那样。可他错了。红色战机只是看着他展颜一笑。然后偏过头小声说:“原来这颗有机星球这么的美欸”。

 

但天火想不起来是哪一天了。

 

大概和今天一样,也是个风和日丽的好天气吧。

 

 

 

END

 


这是一颗鸭蛋

變形金剛:超能爭霸戰 #32 大綱(上)

無授權翻譯


Here's the next bit of unseen/unpublished Energon, in outline form, the first half of issue #32's ‘Armageddon Part 1'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 for Energon):


接下來是未發表過的《超能爭霸戰》大綱,32話「世界末日 Part1」(超能爭霸戰的結局開端)的上半部:


Cybertron has become a dark, dangerous and lawless place, and gangs...

無授權翻譯


Here's the next bit of unseen/unpublished Energon, in outline form, the first half of issue #32's ‘Armageddon Part 1'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 for Energon):


接下來是未發表過的《超能爭霸戰》大綱,32話「世界末日 Part1」(超能爭霸戰的結局開端)的上半部:


Cybertron has become a dark, dangerous and lawless place, and gangs of Decepticons (emboldened by the resurgence of Megatron on Earth) now roam freely, openly, actively looking to re-open old wounds, enflame old hostilities. In sector zero, Dropshot encounters just one such gang, comprised of former Autobot Wheeljack, Skywarp and Thundercracker. Dropshot wants to go about his business, repairing a defective grid switch (part of a network that delivers refined energon across the planet), but Wheeljack and the others are intent on provoking him. Finally, Dropshot loses all pretense of diplomacy and engages weapons systems, ready for a fight. Wheeljack and the other Decepticons appear suddenly afraid… but not of Dropshot. Rising/forming behind Dropshot is the ghost-like Starscream, a deranged creature of pure energon!


賽柏坦變成黑暗、危險的無法之地,霸天虎團夥(因地球上復活的威震天變得有底氣)現在自由地、公開地、積極地流竄,尋找並重新揭開舊傷,點燃對立情緒。在零號扇區,雨擊就遭遇了一隊這樣的團夥,由前汽車人千斤頂、鬧翻天和驚天雷組成。雨擊想去執行自己的工作,修復有缺陷的格狀交換機(這部分網路是用來傳輸精製超能量穿過星球),但是千斤頂和其他人意圖激怒他。最終,雨擊放棄所有外交手段,啟用武器系統,為戰鬥做好準備。千斤頂和其他霸天虎突然面露懼色……但不是因為雨擊。像是紅蜘蛛的鬼魂從雨擊背後升起現形,一個純粹超能量的瘋狂生物!


Dropshot is seized by Starscream and hoisted twitching into the air. Wheeljack, Skywarp and Thundercracker flee in abject terror. Finally, Starscream discards Dropshot (his body almost completely drained of energon). To Starscream's unhinged mind, all Cybertronians are merely “fragments of the eternal flame” that he must extinguish & consume!


雨擊被紅蜘蛛抓住,懸在空中抽搐。千斤頂、鬧翻天和驚天雷在極度驚駭中逃跑。終於,紅蜘蛛丟掉雨擊(他身體的能量幾乎完全枯竭)。對於紅蜘蛛發狂的神智而言,所有塞伯坦人只是「永恆火焰的碎片」而他必須熄滅和吸收他們!


In Avalon's private chambers on Cybertron, the High Councillor communicates (via an interface console) with Alpha Quintesson. Avalon sees a way to remove the threat posed by Over-Run (to the coming ‘Inversion') without raising any suspicion. He has divined a pattern of sorts in Starscream's madness and believes that with suitable prompting/bait this ‘force of nature' can be directed right to Over-Run's door. Alpha Quintesson reports in turn that Unicron is now close to full reactivation, and that, as a consequence, their other rogue element (Optimus Prime) is running out of places to hide.


在阿瓦隆位於塞伯坦的私人辦公室內,最高委員(正透過介面控制台)與阿法Q通訊。阿瓦隆知道一個方法來消除造成威脅的超速(對於正在到來的「翻轉」)而不會引起懷疑。他已經稱得上能預測紅蜘蛛瘋狂的模式,並相信只要適當的引導/誘餌,這股「自然力量」就能對準超速的大門。輪到阿法Q報告,宇宙大帝現在接近完全激活,而且,這意味著,他們的另一名不法分子(擎天柱)即將無處可藏。


Sure enough, deep within Unicron, Optimus Prime is fighting a desperate and losing battle against Unicron's lethal internal defences. And for every bit of damage Prime does to the larger infrastructure, every sector or zone he ‘kills,' thirty others come on line. The only way forward, Prime believes, is to somehow cut off the steady supply of energon that is rapidly restoring Unicron to operational/aware status.


果然,在宇宙大帝內部深處,擎天柱正與宇宙大帝的致命內部防禦殊死對抗並逐漸落敗。擎天柱對較大設施所造成的任何一點損傷,以及他「殺死」任何扇區或區域,都會有其他30個部位來到前線。擎天柱相信,唯一前進的道路就是用某種方法切斷穩定供給的超能量,那些超能量使宇宙大帝急速恢復運行/知覺狀態。


Earth: and Jetfire and Perceptor (combined Street Action Team) gauge the approach of Unicron, calculating 30 earth days until it reaches Cybertronian space. Jetfire wants all Mars base sensors trained on Unicron — as he hopes Prime will try and make contact. Perceptor conjectures that even if Prime is within Unicron (and they only have Megatron's cryptic ‘belly of the beast' message to go on) the chances of him being still alive are infinitesimal. But, above all else, Jetfire “believes” in Optimus Prime.


地球:天火和感知器(由街頭行動小隊合體)測量宇宙大帝的接近,計算出30個地球日就會到達塞伯坦人的宇宙空間。天火要求所有火星基地傳感器朝向宇宙大帝——他希望擎天柱會嘗試並建立聯繫。感知器推測即使擎天柱在宇宙大帝內部(他們只能根據威震天的隱喻「在怪獸的肚子裡」這個訊息來推測)他仍然存活的機率是極度微小。但是,最重要的是,天火「相信」擎天柱。


((MORE SOON))


((還有更多))


http://simonfurman.wordpress.com/2010/11/26/energon-archive-3/

原文為超能爭霸戰(Energon)的編劇西蒙弗曼(Simon Furman)在DW出版社倒閉多年後,在網誌上貼出的文章。一共#31~#36,而且36集就是超能爭霸戰漫畫的最後一集了。我慢慢翻,不知道什麼時候翻完。如果有人翻過可以告訴我,我超懶,哈哈。

傍晚的星星

【威暗】Three Thousand

注:补充了一段关于镇静剂的细节描述,加下划线的部分就是。


给禽兽的小男孩投喂 @禽兽失去抛瓦 

脑洞来自禽兽

全文字数1w3 基本清水

///////////


“疼吗,”威震天问道,“暗啸,说实话。”


暗啸抬头看了看威震天,垂下光镜老老实实回答,“疼。”


“怎么个疼法。”


“很冷,像、像冰锥刺穿进来,”暗啸思索着,斟酌着用词,“头,胸口,也很、很痛。冷...四肢...”seeker试着活动了一下,有些沮丧地说,“不太行。”


威震天于是紧了紧手臂,扯过...

注:补充了一段关于镇静剂的细节描述,加下划线的部分就是。



给禽兽的小男孩投喂 @禽兽失去抛瓦 

脑洞来自禽兽

全文字数1w3 基本清水

///////////



 




“疼吗,”威震天问道,“暗啸,说实话。”

 

暗啸抬头看了看威震天,垂下光镜老老实实回答,“疼。”

 

“怎么个疼法。”

 

“很冷,像、像冰锥刺穿进来,”暗啸思索着,斟酌着用词,“头,胸口,也很、很痛。冷...四肢...”seeker试着活动了一下,有些沮丧地说,“不太行。”

 

威震天于是紧了紧手臂,扯过一条绝缘毯,把暗啸整个儿裹进去,“还冷吗?”

 

暗啸绿色的光镜眨了眨,“不冷了。”

 

他的副官在说谎,他居然会说谎了。

 

这在以往会让他勃然大怒,但威震天今天不打算追究。

 

工程金刚告诉他,暗啸的自循环系统已经完全坏掉了,他根本就无法感知到外界温度。换句话来说,他的寒冷来自于他的神经系统,无论多少条毯子,无论他把暗啸搂的多紧,seeker都不会因此而感到温暖了。

 

麻痹感最开始会始于下肢,然后是上肢,上半身,胸口,头部。病毒会一点一点蚕食他的机体,最后什么都不会剩下。

 

什么都不会在他威震天手里剩下。

 

握得再紧也不行。

 

 

 

威震天还想说点什么,低头却发现,怀里的seeker已经下线了。最近他下线的时间越来越长,有时候甚至还在和威震天说着话,就发现他光镜不知怎么的就闭上了。他的处理器也越来越迟钝,有时候威震天说一句话,他就要歪着头想一会,然后再一个词一个词的回答。

 

威震天就等着他,等着他把话说完,然后再说下一句。

 

Seeker的机体温度比一般的TF要冷一些,他的副官又轻又小,充电的时候还很安静,有时候威震天甚至会产生暗啸是不是已经...死了的错觉,但当他把手放在暗啸胸口的时候,就能感受到那下面传来的微弱的火种跳动。

 

于是他稍微放下那么一点芯。

 

这种奇怪的病症在赛博坦历史上也极为罕见,就像暗啸的诞生匪夷所思一般,这种病症也匪夷所思,但唯一不用思考的就是,无药可解。

 

事情的最开始是在战场上暗啸忽然就宕机了。别说威震天,连汽车人都吃了不小一惊,霸天虎头号杀手毫无预兆地,就这么直直地倒了下去,没有了推进的seeker像断了线的木偶一样像太空深处坠落下去,在seeker被小行星碎片撞的粉碎之前威震天将他捞进了怀里,然后双方因为这场意外匆匆地各自鸣金收兵。

 

奇怪的是暗啸醒来之后,完全不记得这件事,起先威震天还疑他说谎,但暗啸确是不说谎,工程金刚检查了暗啸的身体,也没看出什么异样,威震天也就只能把这份疑虑放在心里。

 

但第二次,第三次,发生这样的事的次数越来越多,暗啸每一次上线所需的时间也越来越长,终于有一天,暗啸昏倒在威震天怀里时,对威震天说了一句话,然后那双光镜闪烁了几下,就熄灭了。

 

那句话是“首领,我疼。”

 

 

 

 

威震天召集了全体工程金刚,要求他们必须给出一个解释和解决方案。

 

暗啸在手术台上躺了三个大循环。金刚们给出的答案很简单:无解。

 

 

工程金刚们战战兢兢地解释大概是因为暗啸诞生的时候能量不足,大概是他的火种有问题,大概是...总之威震天没一个满意的,因为他要的是解决办法而不是原因,于是最后这场讨论会以威震天掀翻了会议室的桌子作为结束。所有的工程金刚在下面刷拉拉跪了一片。

 

是了,即使是强大的威震天,也有搞不定的东西。

 

威震天坐在王座上,感到很疲惫,最后他挥挥手说你们都下去吧,我去维修室看看他。


末了,霸天虎领袖又补了一句,“不要告诉他。”

 

 

 

 

 

 

 

暗啸听闻脚步声向这边传来,赶紧爬上维修床,闭上了光镜。

 

维修室里的他早就醒了,睡得再沉的TF,威震天这么大的吼声也能给你震醒。来龙去脉他都听了个清清楚楚,但其实他倒不怎么感到...怎么说?悲伤?那或许是他应该有的情绪,但他着实没有,但让他比较惊讶的是威震天的怒火。


首领是在...关芯我吗。


这种感觉让暗啸的芯里感到由衷的幸福,又有点儿苦涩。


这样陪伴首领的日子,还能有多久呢。


他紧闭着光镜,努力放缓置换气息,他能感觉到首领那目光在自己身上扫视了一会,而后一句话没说,便退出去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会欺骗首领了?暗啸芯里十分愧疚,他偷听到了不该听到的事情,按照过去的自己是绝对会跪在地上坦白一切等着威震天处置,可是他不知道为什么没这么做。


或许是因为,他怕看见首领的目光里增加的那些东西。


首领的目光一向让他的同僚胆寒,但每每看向他的时候,暗啸都感觉他目光中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温柔,可自从他生病之后,这种目光总是一闪而过的,带上有一种不属于他的首领的情感。


那是一种,转瞬即逝的痛楚。


暗啸不希望那种表情出现在他的首领的脸上,而他猜测这种变化是因为自己,这让他受宠若惊,又十分惶恐,于是他开始装作不冷,后来是装作不痛,对不起,对不起,他在芯里一遍遍说,首领知道了会生气吗,会责罚我吗,他想,可他本能地排斥这种情感出现在威震天的光镜里,他英明而又神武的领袖,不该有这种表情。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因为自己这个病。

 

工程金刚们并没有说他还剩下多少日子,但这不难,暗啸很聪明,他已经知道他宕机的时间是呈函数增长的——至少在目前这一阶段,于是seeker设置了内置时钟,来记录他每一次的宕机时长,进而模拟这个函数的走向,它最终会在某一个纵坐标时间点上,成为一条水平的直线。

 

其实无声无息地死去也挺好的。暗啸想。他会死在哪里呢?反正不会是战场上。因为威震天已经不让他出战了。但每次看首领回来的脸色,他能感觉到,应该至少没有输。

 

这样想着,暗啸芯底有些庆幸。

 

其实首领没了我,也可以。

 

但总归还是有一点小小的失落。暗啸努力把这份他认为不该有的情绪压下去。

 

暗啸,别这样。

 

他一遍一遍告诉自己,别这样。

 

 

 

 

  

 

他在黑暗的梦境中坠落。

 

暗啸。暗啸。

 

有人在唤他。低声地唤他。

 

暗啸。

 

暗啸惊醒过来,面前是他的首领的面甲。

 

“首领...”他小心而胆怯地道歉,“对不起,我又睡着了...”

 

“没事,”威震天的声音听上去没有波澜,甚至还有几分奇异的温柔,“下不为例,暗啸,下次我叫你的名字,你必须答应。”

 

seeker垂下头雕,恭敬地回答,“是。”

 

但他不知道的是,“下不为例”这句话,他的首领已经对他说了很多次。

 

因为他不记得了。

 

暗啸不记得的事情太多了,但只有这件事,不是他威震天造成的。

 

 

 


威震天十年前洞穿的火种,十年后再一次被他洞穿,绿色的能量剑洞穿胸口的时候暗啸尚没有屈服,seeker忍痛低吼的样子让威震天不断回忆起十年前的战役,那时候他也是这样不屈服,那些能量液从红蜘蛛的胸口流出来的时候还是热的,流到威震天手上的时候,就冷下去了。

 

但这不可能,因为威震天并没有碰他,他不可能知道,能量液的温度。

 

暗啸最终屈服了,威震天满意这个结果,如果再这样下去,暗啸的机体也会因为承受不住强电流而彻底损毁,失而复得得而复失,强大的威震天讨厌他的东西一而再再而三被抢走,无论是五面怪、汽车人还是人类。还是暗啸自己。

 

驯服一匹烈马不是容易的事,而霸天虎首领喜欢简单直接的办法。


那时候暗啸看上去并不认识自己,其实威震天不知道暗啸记得多少,不记得多少,既然这样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从头再来,如果汽车人知道他的做法,一定会破口大骂,他只用万分之一的内存就能想象出擎天柱他们愤怒的表情,但他威震天不在乎。

 

因为他是威震天,他的信任和耐心,从不轻易给予任何人。

 

 

 

 

 

他给他取了新名字,暗啸这个名字威震天是满意的,这让他的副官看上去更像一个全新的TF了,也更像一个他理想中的霸天虎了。

 

博派没人认得出暗啸来,他想笑他们愚蠢,又暗自庆幸那么一分。

 

他讨厌暗啸再与他们接触,十年前这些人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改变了他的副官,威震天至今不能理解,也不想理解。他暗自观察过暗啸的战斗,和天火、和擎天柱,他们没有任何一丝交流会让他怀疑他们是否在聊什么他不想让暗啸知道的东西,这很好。威震天很满意。

 

汽车人满口的信任与爱。


但也只不过十年,就磨灭一个人在火种里所有的痕迹了。

 

 

 

 

“暗啸,”他唤。


“首领,我在。”他的副官回答。


“暗啸。”他再唤。


“首领,我在。”他的副官再一次回答。

 

威震天不厌其烦地一遍遍问。

 

暗啸就一遍遍地回答。

 

 

有一天暗啸将永远不能再回答。

 

但威震天不知道是哪天。

 

可他不允许是今天。

 

他也不允许是明天。

 

 

但不论他允不允许,接不接受,这个世界上,总是有他威震天控制不了的东西。

 

总是有的。

 

 

 

 

 

 

“我...会死吗?”暗啸缩在怀里问他的首领。他的机体比之前更冷了,这是因为他的代谢系统逐渐衰退,机体自动开启的保护机制,来维持他火种和脑模块运转的最低功耗所造成的。

 

病症的加剧使得暗啸越来越难合成机体所需要的能量,最开始是吃能量块,后来是喝能量液,他的代谢率太低了,低到只能通过直接往电路里注射高纯度半分解能量来维持生命。

 

但注射也挺好的。

 

毕竟暗啸已经疼得拿不动杯子更端不动盘子了。

 

 

暗啸从来不喊疼。也没一个tf甚至工程金刚看出来他疼。直到有一天威震天半夜里醒来,发现暗啸蜷缩成一团在毯子下面发着抖。他芯念一动,探手一摸,暗啸的额头上全是冷凝液。

 

但seeker硬是咬着牙一声没吭。

 

暗啸没有发烧,工程金刚告诉他,那些冷凝液,是疼的。

 

给他注射镇静剂,威震天说,让他好好睡一觉。

 

那一晚暗啸终于乖顺地在他怀里睡着了,温和平缓的置换气流一下下拂过他的胸口,让他忍不住搂紧了怀中的小小躯体。

 

他真冷啊。威震天想。


他以前,也是这么冷吗。

 

 


 

 

镇静剂的剂量一次次加大,后来,再一次暗啸因疼痛无法入睡被他抱去维修室的时候,工程金刚胆怯地跟他汇报,不能再加大剂量了。

 

工程金刚说这句话的时候,暗啸正好呜咽了一声,就像受伤的幼年野兽一般,威震天俯下身去,拍了拍他的面甲,暗啸毫无反应,或者说,他正在经受着某种刺激以至于他没法反应了。他光镜涣散着,威震天看到它里面倒映着自己但他知道暗啸什么也看不到,因为他根本就对不上焦。暗啸的嘴唇颤抖着,瓮动着,威震天将音频接收器贴在那里,可他什么也听不清,他辨认着暗啸的口型,那是一个字。

 

疼...

 

 

“你他妈看不见吗?他疼!”威震天低吼着一把就将其中一个工程金刚提起来,“给他注射,你他妈是听不懂人话?”

 

“真的不行...威震天大人,”工程金刚拼命地摇头,欲哭无泪,“不能这样,暗啸长官受不住的...啊!!”

 

威震天掐着他的脖颈直接将他拎离了地面,杀意弥漫上霸天虎首领暗红的光镜。

 

就像受伤的野兽。

 

 

“威震天大人!”一屋子的工程金刚们全部跪了下来,“再加大,暗啸长官可能就...永远不会再醒过来了!”

 

 

这帮废物,威震天想,你们这帮废物...他的手逐渐用力,工程金刚无助地在空中踢着腿。

 

废物。废物。他想,都他妈是废物——

 

 

 

是谁拉了一下他的手指。


那么轻,那么轻地。

 

“威、威震天大人...”暗啸有气无力的声音终于响起来,“不是...他们的错,暗啸求、求您,别、别惩罚他们...”他一个字一个字艰难地迸着,到最后,他的尾音弱的几乎只剩下了气音,刚一出口,就软绵绵地,消散在空气中了。

 

威震天赫然松开手,工程金刚摔倒在了地上。

 

霸天虎领袖感觉自己好像一下子就被抽尽了全部的力气,暗啸好像艰难地又说了句什么,他没太听清,他颓然地向望着窗外,天空阴云密布,遥远的天际隐隐传来隆隆的闷雷。

 

暴雨要来了。

 

 


 

其实威震天是很久之后才发现镇静剂不再管用这件事的,因为他的小飞机背着他自己学会了偷偷注射,但他不知道。


是的,他又没料到。强大的威震天一而再再而三失算了。


起因是有一天暗啸半夜疼醒了,已经给首领添了太多麻烦了,暗啸想,自己不可以再惊动他了。于是他自己悄悄摸下地,忍着痛蹒跚走到维修室找到针筒注射。


没人知道这事,暗啸来去本来就无声无息,还有隐身能力,谁会发现维修室那么多瓶瓶罐罐里少了一针试剂呢。


在威震天还以为他三天打一次的时候,暗啸已经学会了每天晚上偷跑出去,再悄无声息地潜回房间。我还能陪首领多久呢。每次回来看到首领熟睡的面容,暗啸忍不住就想这个问题。今天可以陪。明天可以陪。后天...暗啸想不到那么远,于是小飞机就悄悄摸上床,缩回首领怀里下线了。


一夜好眠。





但纸总归包不住火,在威震天眼皮底下发生的事,终究躲不过他的光镜。


即使是暗啸也不行。


威震天很少做梦,但那天晚上他做了,梦里红蜘蛛大声地嘲笑他,讽刺他,他怒不可遏地抓着红蜘蛛的肩甲,他忍不住——他——红蜘蛛却忽地在他手里,就那样一下子碎掉了。


没了。


霸天虎首领猛地惊醒过来,发现怀里空空如也。


暗啸也没了。


霸天虎领袖不是傻子。他径直往维修室赶去,一进门就撞见暗啸靠在墙边在给自己注射,大概是疼痛已经到达一定阈值,或者压迫了他的视觉电路,让暗啸根本握不稳针筒也看不清手腕了。他的小飞机拼了命一样地乱扎,一针扎到主能量管喷溅的满身是血但他根本不知道,威震天抢上前去狠命扣着他给他打进了静脉管里。


暗啸终于安静了。


后来威震天去找了工程金刚,他没有惩罚他们的失职,只是让他们教了他如何注射。


后来威震天在床头放了针筒,暗啸疼的时候,他就亲手给他注射。


后来镇静剂是彻底不管用了,就只能忍着。


暗啸疼的不行,就只能咬自己手背。清醒的时候seeker总是缩着手不让首领看。但威震天还是发现了,瘦弱的臂甲一翻过来,全是密密麻麻的咬痕。而又一次暗啸习惯性伸手咬自己的时候,霸天虎首领试探性地把自己的手掌放到了他的唇边。其实暗啸清醒的时候是绝不会做这种大逆不道的事的,但那天他失去意识了,就咬了威震天。


真疼。


威震天看着自己的手掌上的血痕。又看暗啸手腕上密密麻麻的咬痕。都快咬断了啊那瘦弱的手腕。暗啸是怎么下的去口的,威震天不知道,也不打算告诉暗啸咬了自己这件事。


霸天虎首领想起自己刺穿他胸口两次的时候,他的副官都没喊过疼。





但或许好就好在,暗啸的病症加重了,他昏睡的时间越来越长,神经系统也基本损坏了,所以不会疼了。


他很快,就永远不会再疼了。


 

 

 

 

“首领,我...会死吗?”暗啸软软的声音又问了一遍。

 

“不会的。”威震天丝毫没有犹豫地回答道,“不会的,暗啸。”

 

霸天虎首领又重复了一遍。也不知道是强调给暗啸听。还是给自己听。

 

“真好...”seeker慢慢地闭上了光镜,“暗啸真想,一直陪伴首领啊...”

 

威震天没说话,暗啸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seeker偷偷地想,既然首领的视线不在自己身上,那么...小小的放纵一下,是不是也可以呢。

 

于是暗啸轻轻把面甲靠在他的首领胸口上,偷偷地亲吻了那个紫色的霸天虎标志。

 

而后便坠入了黑甜的梦境。

 

 


 

霸天虎基地没人告诉过他真相。因为威震天不允许。

 

所以他的首领以为他不知道。

 

暗啸猜测,他的首领也不想让他知道。

 

那么,他就会装作不知道。

 

 

 

 

 

暗啸下线了,他熟睡的样子是那么毫无防备,当然了,seeker醒着的时候,对他的首领也是毫无防备的。

 

确信暗啸下线后,威震天在暗啸额头上落下了一个吻。

 

这太温情了,温情地不像是霸天虎首领会做出来的事。

 

但暗啸不会知道的。

 

他不会知道的。

 

 

 

 

他们温情的时刻实在是少之甚少,在暗啸成为自己的副官之后其实也不多,大多数时间他们除了战斗就是讨论战斗,威震天甚至想不起来什么关于他们的私人时光的回忆。

 

而如果时间再往前回溯十年,就更少,少到威震天检索了自己全部的记忆扇区也找不出几个。为数不多的几个其中一个是他给那架红色飞机手臂上焊霸天虎标志,是的,他亲手焊上的,在红蜘蛛刚加入霸天虎的时候,这让他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

 

威震天不明白自己的记忆扇区为什么还为那一天留着内存,以至于看到暗啸的霸天虎标志,这段回忆就会在他的处理器里过一遍。当年焊的时候红蜘蛛的光镜不住地向他瞟,seeker以为他没看到自己的小动作,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霸天虎领袖看不到的东西。

 

过去他偶尔经过红蜘蛛的舱室,撞见过红蜘蛛自己小心翼翼地拿着喷枪往手臂上补色的样子,他不确定这个紫色的标志对红蜘蛛来说的意义是不是自己想的那样。他唯一知道并确定的,就是那个标志直到红蜘蛛死的时候,还是光洁如新。

 

是的,光洁如新,因为那时候这只手臂就横在自己面前,他看的清清楚楚。他过去一直不明白红蜘蛛这家伙火种里都装的是什么东西,那天他也看到了。

 

不仅看到了,还看的很清楚。

 

红蜘蛛的火种很明亮,明亮到几乎要灼伤他的眼眶。

 

 

 

 

大多数关于他和红蜘蛛的数据资料都是争吵,争吵,无尽的争吵,后来争吵变少了,因为威震天开始习惯用拳头说话,而这是让seeker闭嘴的最快方式。

 

霸天虎有最好的修复设备,比汽车人好一百倍,只要站在里面几秒钟,所有的伤痕都会一扫而空,仿佛流水线上刚下来的一样。

 

但,身上的伤口可以治愈。

 

那,火种上的呢。

 

身上的伤口可以填补,那,火种里缺失的东西,也能够填补吗?

 

这个问题威震天一直觉得很荒唐,今天他依然不能理解。

 

但他确实没再打过暗啸,他也没理由打暗啸。他挑不出暗啸一点错,他身上所有关于桀骜不驯的形容词都被抹去了,被他威震天亲手抹掉了。霸天虎首领还记得暗啸来刺杀他反被他制服时那不服输的表情,宛如明明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却依旧凶狠的幼年野兽,那模样和多年前的一张面容微妙地重合起来,一瞬间威震天甚至都有些恍惚。

 

他找不出打暗啸的理由。但他也找不出,与暗啸亲近的理由。

 

不是说他们不曾亲近,他和他的副官除了上下级关系以外的那些东西,没有人不知道,以前也是,现在也是。

 

床笫是仅次于战场之外,最危险的地方。

 

威震天很清楚这件事。

 

而情事又是最私密的物什,唯有最亲密之人方能分享之。

 

暗啸总是会仰起头小心翼翼地回应着他的索取。Seeker的嘴唇冰凉,机体温度也比一般的TF要冷一些,待机时长也比他短许多,他又轻又小,充电的时候还很安静,他就像一个...

 

像一个威震天一碰,就会碎掉的梦境。 

 

 

或许他对亲近的定义有所偏差,如果亲近指的是互相试探,那么红蜘蛛过去常常在挑战着他的底线,而暗啸绝不越雷池一步。他们几乎可以用相敬如宾来形容,暗啸恭顺地简直不像话,有几次甚至不知道为什么,因为暗啸的听话,威震天几乎都失去了兴致。

 

但他能怎么办呢。暗啸做错了什么,他威震天也说不上来。

 

 

 

不过威震天很快就找到了一件让他有兴致的事,那就是,在床上他确实能看到暗啸更多的表情,因生理本能而泛红的面甲,湿润的光镜,唇齿间溢出的细微的呻吟,都让他威震天血脉贲张。

 

虽然大多数时候暗啸总是被动而恭顺地任由他摆弄着,但有时候心情好的时候他也会恶趣味地去逗一下seeker,看着暗啸因生理本能而小声地请求他,会让霸天虎领袖极度愉悦。

 

因为机型差异,暗啸总是撑不了多久就会过载,但威震天不会这么快,他的副官至少要承受他三到四次索求,才能进入充电状态。

 

那么seeker是否也和自己一样愉悦呢,这种问题以前他没想过,现在他不知道怎么想起来了,于是他选择直接问暗啸,简单直接,他喜欢的方式。

 

暗啸也给予了他肯定的回答。好了,那就是了,威震天于是心安理得,因为暗啸不会骗他。

 

他的充电床足够大,别说一个暗啸,几个暗啸都能躺得下,充电的时候他习惯于将暗啸搂在胸口,小飞机就这么躺在他宽阔的翼展下,他有的是时间欣赏这副熟睡的面孔和机体。

 

人类的词典里有个叫怜惜的词汇,能够一言以蔽之很多东西。但威震天极度讨厌地球和地球文化。

 

否则他会知道的。

 

 

 

 

 

 

 

 

威震天低头看向怀里的TF,他下线着,但他微微翘起的唇角弧度,让他看上去像是在笑,这很罕见,更遑论是对暗啸这样的tf。

 

赛博坦人虽然是金属机械生命体,但也有着丰富的表情,可暗啸不是这样的。其实让他笑不难,如果他命令暗啸笑,暗啸就会照做,但这样不能给他带来任何成就感。就像他让暗啸吃能量块,他问暗啸味道怎么样,暗啸说好吃。可威震天不满意这个答案,他想知道暗啸到底是真的觉得好吃,还是为了听出了他的意思迎合他觉得说觉得好吃。

 

可他就是没办法知道。

 

红蜘蛛过去是会笑的,但也是屈指可数,威震天依稀记得有那么两次他随口夸了一下,红蜘蛛就笑了,他笑起来表情格外地生动,橙色的光镜闪亮亮地,然后红色飞机就跪下来说,威震天大人,我永远都效忠于您。

 

这话暗啸也说过,说过很多很多次。有些是他自己说的,有些是威震天要他说的,但暗啸从来没笑着说过这句话,

 

是了,他过去的副官一辈子也没笑过几次,而现在的副官,这辈子也很快就没有这个机会了。

 

他曾经命令过暗啸笑,seeker照做了,他看着小飞机开始运作起面部的金属肌肉,因为没掌握好程度,暗啸笑的太大了,大到他面部的伤痕让他这个笑看起来几乎有些狰狞。

 

暗啸保持着这个“笑容”保持了一分钟,直到威震天命令他可以停止了,他才放松下来,也没敢揉酸痛的腮,只是恭顺地低着头。

 

暗啸过去从没听过威震天叹息。那天是第一次。

 

 

 

 

 

威震天也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

 

他威震天想要什么,暗啸都会照做,只要他一句话,就算是让暗啸自裁这架暗绿色的seeker都不会犹豫一秒。威震天说的话,暗啸都听,威震天的命令,暗啸都完成。

 

他的副官从不询问,从不质疑,从不反抗,好像,也从不委屈。

 

但他威震天就是觉得一股无名火自火种里油然而生,他想发火,但不知道冲谁,就像蓄满力气打在了一团棉花上。于是不可一世的霸天虎领袖就这么颓然地在王座上坐了一小时。而暗啸就在下面恭顺地低着头跪了一小时。最后威震天乏了,挥挥手让暗啸退下,seeker就行礼下去了。

 

人类将这种感觉叫做“悲哀”。

 

但他威震天的词典里,没有这个词。

 

 

 

 

 

其实他发火不止一次,而最愤怒的一次,是暗啸跪下去的那一次。

 

很久很久以前那个从来不服软的飞机,现在为他跪下了。是为了他。

 

威震天觉得自己应该是喜欢这样的暗啸的。他本应该喜欢的。


但他从没想过那颗曾经骄傲的头颅会向除他以外的人屈服,他也没想过那双纤细的腿会向别人弯曲。他不喜欢暗啸这样做。但他也没有别的办法。

 

Seeker第一次用上了自己的意志,就是跪在地上不抬头。他不喜欢暗啸这样做。

 

但是为什么呢。

 

他本应该喜欢的。

 

 

 

 

 

 

 

 

威震天承认,在有了暗啸之后,他的确是懒了。谁说做首领就要万事万物亲力亲为,这一点他威震天可以嘲笑他的老对手擎天柱。

 

大多数时候霸天虎领袖上线的时候,发现暗啸就不在他怀里了,他不知道这小飞机是怎么轻手轻脚从他怀里摸出去的,反正他上线的时候,暗啸往往都是捧着一摞数据板,哦,还有早餐,在他床头恭敬地守着了。

 

于是他就靠在床头一边吃能量块,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听暗啸汇报工作。

 

大多数时候他没什么需要发表的意见,暗啸拟定的计划往往足够周全,也甚合他心意。

 

于是霸天虎领袖大手一挥,允了。然后伸长手臂一带,就把小飞机带进自己怀里,数据板噼里啪啦掉了一地。

 

但谁在乎呢?反正他威震天不在乎。

 

真真的“岁月静好”啊。

 



但这个世界上就是很多东西你料不到。就像红蜘蛛的几百万年,一下子就没有了,碎了,化成尘土了,就像他从来没来过这世界一样。然后是暗啸,这双幽绿色的光镜才亮起来几年,现在也黯淡下去了。

 

这几年的时光简直像他妈的求来的一样。

 

真他妈讽刺极了。威震天用力攥着拳头,手指几乎要插进自己的掌心——

 

真他妈的,讽刺极了。

 

 

 

 

 

 

 

 

 

 

暗啸这一次上线后,感觉身体比上一次又轻了许多。是的,他感觉不到自己的四肢了,这种感觉很奇妙,他觉得自己很轻盈,从未有过的轻盈,但当他试图起身的时候,却发现完全不能动弹。

 

视野内漆黑一片,现在什么时候了,几点了,他试着去启动内置时钟查看记录,发现调取失败。

 

病症已经蔓延到神经中枢了吗,他想,再一次试着启动光学镜头,滋滋的电流响声过后,传来的视觉画面依旧一片黑暗。

 

看不见了啊...他有些挫败地想。

 

“暗啸?你醒了?”

 

熟悉的声音传来,是他的首领。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身上不太疼了,暗啸的火种中却没来由地生出一种恐惧的直觉…这一次,他可能沉睡很久,很久。


久到…


 

 

 

 

 

“威震天大人,”暗啸开口了,他的声音沙哑而又颤抖,“如果暗啸、暗啸去了,请、请您...”他大口地置换着气体,胸口发出破风箱一般的粗喘,“请您...”

 

他想说请您再找一位副官,为他命名红蜘蛛吧,口中却翻涌上一股腥甜,堵得他大声咳嗽起来。

 

内部线路原来也坏掉了,他沮丧地想着,现在自己的样子一定很难看吧...本来看起来就比较破碎的机体涂装——暗啸对自己的模样其实不是很在意,但他对赛博坦人的普世审美观还是略知一二的,过去他从未觉得自己的样子有何不妥,直到他看见了那个人——


Starscream.

 

 

 

暗啸是因为一次意外知道“Starscream”这个名字的。一份截获到的汽车人文件,暗啸在携带情报返回霸天虎基地途中遇到了博派的拦截,情急之下他将文件连上自己的数据接口,快速拷贝到了自己的记忆扇区。

 

回到基地,在导出的过程中,文件中反复提到的“Starscream”这个名字引起了他的注意。

 

霸天虎前任副指挥官,Starscream和威震天——他的首领认识了数百万年,但后来的事情,这份文件里语焉不详,暗啸猜测不出后来的事,只知道,这个TF后来消失了。

 

基地里没有人和他提过这件事,威震天向来不喜欢暗啸问这问那,“你只要知道我是你的首领足矣,暗啸。”

 

于是暗啸就恭顺地点头。

 

可是...他看液晶屏上那张与自己酷似的面容,那铅灰色的头盔,橙黄色的光镜,朱红色的机身...多么荣耀啊,暗啸真羡慕他,他和首领已经结识了数百万年,可他的表情——

 

可Starscream的表情,暗啸没有露出过这样的表情, 他也没有见过谁露出过这样的表情。

 

Starscream,轻声低吟着这个名字,暗啸忍不住伸出手抚摸着那张面容。他一定飞得很快,他一定是个很优秀的副官,不然首领怎么会让他在自己身边数百万年呢?他芯底有些羡慕,却突然意识到一件事。

 

或许,首领对他的好,也是因为,他和红蜘蛛酷似的面容呢。

 

 

 

 

 

“咳咳咳——”

 

暗啸猛地咳出一大口能量液,他目不能视,只在芯里乞求可千万别弄脏威震天大人的涂装——小心地等了一会,没有责备的声音,又过了一会,他感到有织物在自己面甲上擦拭着。

 

他心里快难过死了,现在自己的样子得多难看啊,首领看到自己这个样子会怎么想啊?他又想起了Starscream, 他肯定不会得这个病,他优秀的前任,红蜘蛛陪了首领几百万年,自己陪伴首领不过几年。靠着和红蜘蛛相似的面容侥幸获得的信任与陪伴——也该知足了。他芯想。

 

难以言说的感情从他火种中涌起,他突然明白了红蜘蛛那个表情的含义。

 

那种表情,叫做悲伤。


他感到光镜边缘有什么温热的东西,他艰难地抬起虚弱的手臂,摸了一把。


掌心传来温热的潮湿。


暗啸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也会流泪。


 

 

Seeker的光镜是漆黑一片,可这不妨碍大颗大颗的清洗液开始不住地从里面涌出来。


不断地涌出来。

 

“暗啸?怎么哭了?啊?”

 

威震天简直体会到了手忙脚乱的感觉,他擦了左边,右边又一股清洗液流下来,擦右边,左边又流下来,霸天虎领袖的大手胡乱地在暗啸脸上抹来抹去,却好像怎么擦,也无法停止seeker那份悲伤了。

 

“对不起,对不起,首领,”暗啸语无伦次地说,“我不配做您的副官...”想控制自己不要在首领面前失态,但是发现一切只是徒劳。

 

“什么配不配?你在说些什么啊?”威震天没来由地心里发慌,一把将暗啸搂进怀里,一边拍着seeekr的背一边说,“哭什么?有我呢,别怕,啊?暗啸?”

 

一阵一阵火种的刺痛传来,暗啸努力忍住将痛楚压下去。对不起,威震天大人,暗啸恐怕...不能再陪您了。对不起,红蜘蛛,我还是不能,像你一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暗啸只觉得千万句话哽咽在他发声器里,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只是清洗液越来越多,终于seeker忍不住,开始了啜泣。

 

一滴一滴的滚烫的清洗液落在威震天的胸口。

 

霸天虎首领从来不知道,赛博坦人的清洗液,也会有着能灼伤他火种的温度。

 

暗啸每喘一口气,呼出来的置换气体都带着粗哑的腥热。威震天徒劳地将暗啸的头雕扣在自己胸口,我该怎么办,霸天虎领袖想。

 

我拿你怎么办。

 

 

那一瞬间,威震天突然觉得自己几乎——几乎是自私而卑劣的。仅仅是一瞬间,但他之前从未有过这种想法。他可是威震天,无所不能的强大的威震天,对于下属他自有他的决策和安排,不容置喙也没人敢,他经历过背叛,所以他不择手段也不会再让这种事发生,可那背叛的他的那张面甲,那用最决绝的方式来嘲讽他的愚昧的面甲,那张面甲—— 


“I swear to you”

 

“I can never break that oath”


“SIR PLEASE DO IT FOR ME”


和面前这张破碎的面容,影影绰绰地地交叠在一起,仿佛在无声地提醒着他什么——

 

百万年红蜘蛛为他的选择付出了一生,而暗啸根本没有选择。这一切都是因为——

 

因为——

 

“你永远得不到。”这个声音在他火种深处响起。

 

“不!!!”威震天吼道,“你懂个炉渣!!”

 

“你得不到的。”那个冰冷的声音还在继续,带着微妙的嘲讽和残忍。

 

 “不,不,不,”威震天摇着头雕,仿佛这样就能把这个残忍的认知抛出处理器,“不!!!”


不是这样的。不该是这样的。

 

 

“暗啸,我只是想...”他把seeker使劲搂在怀里,几乎要把他揉碎一般。好像这样子,就能永远把他留在身边一样。

 

但是他不知道,握的太紧,也会流失于指缝的。

 

 

而如果,如果暗啸此时能够看见,他就会看见他的领袖那饱含着复杂感情的目光,和那只落在他身上的,炙热的、欲言又止的温度。

  

可他没有机会了。

 

 

 

暗啸神志逐渐变得昏沉,处理器深处灼热地让他发昏,好在身上没那么痛了,整个身体都轻飘飘地,他茫然地转动光镜,可视野里只是一片雪花,他隐约感觉到自己在谁的怀里,是首领吧,他感到有一些小小的幸福。他在处理器里模拟出首领的样子,他英武的身姿,那是自己一直仰望的——

 

他向他的首领伸出手,突然全世界都开始摇晃、坠落,分崩离析。

 

碎片。那些碎片。那高大的背影,强壮的手臂,英武的身姿,宽阔的翼展,那些碎片。那些赞许的笑容、交汇的目光、沙哑的声音、宽厚的手掌——那黑暗里的,潮湿的带着硝烟和铁锈味的亲吻——那些——那些——

 

它们如浮光掠影一般涌过来聚集在一起又漫漫散开。

 

朦胧的雾气渐渐消散,一个高大而强壮的身影向他伸出手来,那个人有着紫绿相间的涂装,和肩上高耸的履带,他不认识对方,可他却不由自主向他走去。

 

“向我发誓,效忠于我。”

 

“你是...谁?”暗啸疑惑地问道。

 

“你忘了吗?”另一个声音响起,暗啸猝然转头,一个红色的影子,他看不清对方的脸,只听到对方说“我是——”

 

那一瞬间他好像又看到了他的首领,那双红色的光镜专注地望着他,他在那里面看到了自己。

 

只有自己。

 

暗啸徒劳地伸出手——他想要抓住——

 

他感到自己的手被谁握在了手心,那掌心是那么温暖,是那么熟悉啊。


那是——那是——


暗啸反手握紧了那只手。

 

 

 

 

 

 

“暗啸!!!!”威震天又急又怒地吼道。

 

Seeker的置换忽然一下子就变得又急又短,身体剧烈地颤动着,光镜闪烁着亮了几下,暗啸剧烈地痉挛着,甚至连身上插着的各种导管都挣脱开来,有几下威震天甚至都没按住。威震天从来不知道暗啸能有这么大的力气,seeker用力掐着他的肩甲,金属骨骼咯咯作响,他那么用力,那么用力,就好像——

 

暗啸的光镜突然爆发出骇人的亮度,但只是短短几秒,就迅速熄灭了,他整个人仰头便向后倒过去,就像突然拔了电的电动玩具一样。

 

 “暗啸!!”威震天嘶哑着发声器大吼,他掐着暗啸的下颌,“暗啸你回答!!你回答!!我命令你!!”

  

“暗啸!!!!你他妈给我回答?!!!暗啸!!红蜘蛛!红蜘蛛!!!炉渣!!”威震天失态语无伦次地吼道,他用力摇着seeker小小的机体,几乎像把那羸弱的躯壳摇散架一般,几个工程金刚冲上来死命地试图把他拉离床边。

 

威震天一点点松开暗啸的胸甲,暗啸霎时间像坏掉的娃娃一样往后倒过去,无声无息地摔落在枕头上。

 

威震天有些发怔地望着自己的掌心,那里已经被暗啸身上的能量液浸透了。

 

他手发着抖,那血是冷的,冰冷的,但灼得他掌心剧痛。

 

 

 

“暗啸...我是不是...”

 

我是不是,错了。 

 


这是暗啸最后一次清醒的时候,和威震天的对话。

 

 

 

 

  

 

 

 

 

雨季来了。大雨倾盆地下,连绵着下了很多、很多天。

 

就好像,这样就能冲刷掉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罪恶、痛苦与不堪。

 

 

 

 

威震天坐在床头,看着床上安静地躺着的小飞机。输液管蜿蜒进毯子下面,一端插在暗啸细弱手腕上的静脉电路里。

 

滴答。滴答。滴答。

 

暗啸的光镜暗着,纹丝不动地躺在雪白的维修床上,唯有他的置换系统低声轰鸣着,证明着这具机体还在运转的事实,但那声音实在太轻、太轻了,以至于威震天不得不每隔一会就俯下身听一听暗啸的胸口,是不是还有搏动的声音。

 

威震天感觉自己的行为有点可笑,如果换位成两个汽车人,擎天柱这样坐在床边...什么的,他大概会真的笑出来。

 

他再一次审视他的副官。

 

暗啸的机体涂装有些磨损了,他其实来到威震天身边——来到这世上并不太久,但他的装甲上有着经年累月留下的凹痕,那是战场上留下的痕迹,他虽为钢铁而铸,却毕竟不是什么不坏之躯,而与汽车人频繁的战事也让暗啸无暇花心思在他自己身上......

 

恩,等他醒来以后要给他放个假——强迫他也好,让这只小飞机从工作和战斗中脱离出来,威震天芯想。

 

如果他还能够醒来。

 

 

 

 

 

距离上一次暗啸清醒已经过去了两个月,三个月,还是更久?威震天记不清具体数字了,或许他本来也不想记。

 

他不知道暗啸什么时候会再醒,工程金刚们也不知道,他们战战兢兢地告诉霸天虎领袖,可能是明天,可能是后天,可能是下个月,也可能......

 

工程金刚们没敢说下去,威震天也懒得听了。他挥挥手让他们都下去,难得的没发脾气,暗啸不希望他这样——他承认他有那么几回想像上次一样故意掐着工程金刚,来看暗啸会不会醒过来,这小东西没准醒着呢。

 

但这太幼稚了。暗啸不会骗他。这小家伙不敢这么做。想到这里,威震天又有些满意地露出笑意。

 

 


 

霸天虎首领用自己都难以置信的温和动作,为暗啸掖了掖被角。他避开手腕上密密麻麻的针孔,将那只细弱冰冷的小手握在自己的掌心。

 

动作轻柔地,仿佛那不是一只手,而是一颗火种。

 

等暗啸这次醒来,威震天想,他一定要跟他说那句话。


他一定会说那句话。

 

 

 

他一定会的。

 

 

 

 

END




一些唠叨:

1、题目是复联4的梗。不知道的不必查,题目和文其实关系不大。

2、有私心的。私心到威震天已经OOC出天际了,作者也知道霸天虎领袖没有这么温情,或许有些想法他永远都不会有吧。失而复得得而复失,这世界上就是有他威震天也做不到的事,得不到的东西,他总会知道,也必须知道这一点。


傍晚的星星

命运的红线一旦断了,就无法再接上了。

命运的红线一旦断了,就无法再接上了。

陌兮陌雪

接着上一个视频我真的不会弄…………

http://hanmei467.lofter.com/post/2011b629_1c6733072

接着上一个视频我真的不会弄…………






http://hanmei467.lofter.com/post/2011b629_1c6733072

陌兮陌雪

补到这的时候当场,笑,死。

#能量晶体四十三级后段#

柱子:大力金刚,我们合体

大力金刚:OK

合体完后,柱子帅气落地

叮叮叮叮~

主持人:好的这次比赛的获胜者是补天士和他的搭档激射

柱子:what???!!!

补天士忍不住笑了

主持人:sorry,两位规则就是规则,你们落在了场外就算出局了。好的让我们把这次比赛的虚拟奖励颁发给补天士和他帅气的搭档激射。

一旁的柱子:居然有这种

,白,,,,,,

,痴,,,,,,,,
规则!!!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上面那么多逗号是为了……)

补到这的时候当场,笑,死。

#能量晶体四十三级后段#




柱子:大力金刚,我们合体

大力金刚:OK

合体完后,柱子帅气落地

叮叮叮叮~

主持人:好的这次比赛的获胜者是补天士和他的搭档激射


柱子:what???!!!

补天士忍不住笑了




主持人:sorry,两位规则就是规则,你们落在了场外就算出局了。好的让我们把这次比赛的虚拟奖励颁发给补天士和他帅气的搭档激射。




一旁的柱子:居然有这种




,白,,,,,,






,痴,,,,,,,,
规则!!!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上面那么多逗号是为了……)

SF_冬雪

是拟人。
TFE震荡波兄弟。
我觉得下一秒震荡波可能就会跳出来把我揍到回归火种源。

是拟人。
TFE震荡波兄弟。
我觉得下一秒震荡波可能就会跳出来把我揍到回归火种源。

破灭魔龙兽的Master

说到e版的补天士,不得不说他这个载具选的真的厉害了😂
喷气式卡车,时速600+千米,自带火焰特效😂😂
这车又快又猛,真的很补天士很热破我说真的😂

说到e版的补天士,不得不说他这个载具选的真的厉害了😂
喷气式卡车,时速600+千米,自带火焰特效😂😂
这车又快又猛,真的很补天士很热破我说真的😂

这是一颗鸭蛋

變形金剛:超能爭霸戰 #31 大綱

原文為超能爭霸戰(Energon)的編劇西蒙弗曼(Simon Furman)在DW出版社倒閉多年後,在網誌上貼出的文章。一共#31~#36,而且36集就是超能爭霸戰漫畫的最後一集了。我慢慢翻,不知道什麼時候翻完。如果有人翻過可以告訴我,我超懶,哈哈。


無授權翻譯


Here’s the first bit of previously unseen/unpublished outline from the closing issues of Transformers: Energon. The first half of issue #31, “Doomsday Redux!...

原文為超能爭霸戰(Energon)的編劇西蒙弗曼(Simon Furman)在DW出版社倒閉多年後,在網誌上貼出的文章。一共#31~#36,而且36集就是超能爭霸戰漫畫的最後一集了。我慢慢翻,不知道什麼時候翻完。如果有人翻過可以告訴我,我超懶,哈哈。


無授權翻譯


Here’s the first bit of previously unseen/unpublished outline from the closing issues of Transformers: Energon. The first half of issue #31, “Doomsday Redux!”:


變形金剛超能爭霸戰 #31 「世界末日再臨!」


<<Six months later.

六個月後。


On Cybertron, Over-Run confides in an unseen listener. Hardwired into the planetary infrastructure/Hub Mainframe via the Mini-con Matrix, Over-Run has glimpsed the past and the future, a mute witness to Doomsday — times two! Over-Run recounts the destruction of Quintessa (though he doesn’t know the planet by name) by Unicron, thousands of years ago. And we see Alpha Quintesson, as was, scramble to save himself… and the future of the Quintesson race. He carries the Initiator (the device from #27). Over-Run can’t quite process the crush of imagery and information, but tells his solicitous listener he believes Cybertron was “seeded” and the harvest is now upon them.

在塞伯坦上,超速向一位看不見的傾聽者傾訴。透過星球內部基礎設施/集線中央主機連接迷你金剛領導模塊的固線,超速瞥見過去與未來,寂靜中目睹了世界末日——第二次!超速敘述了幾千年前,宇宙大帝對昆塔沙星(雖然他不知道這個星球的名字)的毀滅。接著我們看到阿法Q,一如既往,搶救他自己…及五面怪這個種族的未來。他帶著啟動器(#27出現的裝置)。超速不能夠處理破碎的意象及訊息,但是告訴他殷切的傾聽者,他相信塞伯坦曾經「播種」,而現在就要從他們身上收成了。


*譯註:Quintesson,雖然譯作「五面怪」,但也就是昆塔沙星人。


We cut to Alpha Quintesson (current). He instructs the recently upgraded (and promoted to Terrorcon commander-in-chief) Doom-Lock to continue the assault on Earth. Doom-Lock can’t see the point now the planetary shield is active, but Alpha Quintesson insists. From an unknown location, the Four Horsemen (Death, War, Famine & Pestilence) report that their work is done and they are returning to Unicron. But Alpha Quintesson insists they remain where they are. In response to their various objections, Alpha Quintesson counters that Megatron is “contained,” content to rebuild his Decepticon empire on Earth and Jetfire’s Autobots (without Optimus Prime) have little recourse to their ‘spark of combination’ and are forced to use artificial constructs (we glimpse Omega Supreme under construction).

我們鏡頭切回阿法Q(現在)。他指示最近升級(並提拔為恐懼獸總司令)的爆鎖繼續攻擊地球。阿法Q堅持,即使爆鎖無法看到這個時間點上的行星神盾已經啟用。在未知地帶,四騎士(死亡、戰爭、饑餓和瘟疫)回報它們的工作已經完成,正在返回宇宙大帝。但是阿法Q堅持要他們留在原處。為了回應他們的反對意見,阿法Q反駁說,威震天是「計畫內」,內容是在地球上重建他的霸天虎帝國和讓天火的汽車人(不包含擎天柱)能夠小小求助他們的「組合火種」並使用在人造機構上(我們瞥見大力金剛正在建造)。


Back on Cybertron, Over-Run describes his glimpse of the future. We see: the Initiator launched from Cybertron in a special rocket; a portal open and Quintesson ships emerge, raining down death and destruction on Cybertron; and an orbital structure with a figure inside. Over-Run senses that the invaders don’t simply want to conquer Cybertron, they want to “bend Cybertron to their will.”>> ((More soon))

回到塞伯坦,超速描述了他對未來的一瞥。我們看到:啟動器從塞伯坦上發射了一枚特殊火箭;一個傳送門開啟,五面怪的飛船湧現,在塞伯坦降下死亡與毀滅;一個內部有數字的軌道結構出現。超速意識到入侵者不是單純要征服塞伯坦,而是要讓「塞伯坦屈服於他們的意志」。((還有更多))



And here’s the second half of #31’s outline:

這裡是#31的下半部大綱:


Earth: and in the desert Kicker is battling five airborne foes — using his energon powers to both defend himself and counterattack. Overconfident, Kicker is caught unawares by the unexpected versatility of his attackers and only just manages to deflect the final attack. It’s an AlterEnergy training exercise, overseen by Rad and Doctor Jones (Kicker’s father). Both are concerned that Kicker is not taking the threat to him seriously. Twice now he’s been actively targeted, and though both abduction attempts were thwarted they anticipate further attempts to capture him. They need to understand more about Kicker’s powers to know why the Terrorcons want him so badly, but Kicker is tired of jumping through their hoops and stalks off.


地球:在沙漠中,奇克正在與五位空降敵人作戰——使用他的超能量能力一邊保護自己一邊反擊。

因為過於自信,奇克沒有意識到敵人意料之外多變的攻擊,只能勉強偏移最後一擊。這是一場超能源操演練習,由瑞德和瓊斯博士(奇克的父親)監督。兩人都擔心奇克沒有嚴肅對待這個威脅。到現在,他已經兩次成為敵人的積極目標,雖然兩次綁架企圖都未得手,他們預計會有更進一步的行動來捕抓奇克。他們需要更了解奇克的能力,好知道恐懼獸為什麼迫切想要他,但是奇克已經厭倦他們看似不必要的難關並拖著步伐。


Cybertron: Over-Run is deep in past events, and we see Alpha Quintesson urgently calling for something called ‘the Conduit’, but before it can be brought to him for safekeeping, it’s destroyed. As Alpha Quintesson’s escape ship is pulled back into Unicron, he just manages to teleport the Initiator to… someone.

塞伯坦:超速陷入過去的事件,然後我們看到阿法Q迫切呼叫一個叫作「管道」的東西,但在它被帶去給他保護之前,被摧毀了。當阿法Q的逃生船被宇宙大帝拉過去時,他只能勉強將啟動器傳送出去給…某個人。


Back to Kicker, who decides it’s time he hit the road. He tries to flag down a passing heavy load carrier but suddenly it transforms and attacks. It’s Demolishor!

回到奇克,他決定是時候上路了。他試圖揮手停下一台路過的重載機具,但它突然變形攻擊。是毀滅者!


Finally, on Cybertron, Over-Run confesses a nagging fear that someone on Cybertron is a traitor, and the unseen listener is revealed as none other than Avalon — Autobot High Councillor and Alpha Quintesson’s secret collaborator!!!

最後,在塞伯坦上,超速坦言了一個令人揮之不去的恐懼,就是塞伯坦上的某人是叛徒,而那個看不見的傾聽者亦被揭露出來,不是別人而正是阿瓦隆——汽車人最高委員和阿法Q的秘密合作者!!!


To be continued…

下集待續…


http://simonfurman.wordpress.com/2010/11/23/energon-archive-1/

http://simonfurman.wordpress.com/2010/11/24/energon-archive-2/


声波的小磁带

来求我吧,震荡波~~~我求你了,惊破天大人

(惊:真是可爱~~~~     大波:老子的耻辱)

这一段惊总调教大波真是太深得我心了~~

不愧是可♂爱的部下

大波惨遭上司潜规则,沦为众人的玩物(大雾)

E版的大波真是个暴躁老哥,看到被惊破天欺♂负真是内心暗爽

还有弹簧...你怎么穿着品如的衣服?

来求我吧,震荡波~~~我求你了,惊破天大人

(惊:真是可爱~~~~     大波:老子的耻辱)

这一段惊总调教大波真是太深得我心了~~

不愧是可♂爱的部下

大波惨遭上司潜规则,沦为众人的玩物(大雾)

E版的大波真是个暴躁老哥,看到被惊破天欺♂负真是内心暗爽

还有弹簧...你怎么穿着品如的衣服?

声波的小磁带

这。。e版台词。。合体后真的不会浮想联翩吗????


做我的下半♂身


利用♂我的身体


制造♂高潮


这。。e版台词。。合体后真的不会浮想联翩吗????


做我的下半♂身


利用♂我的身体


制造♂高潮





撑伞的小黑

港真,大波的弟弟要是有正常的头雕绝对表情很丰富,说话的手时候兔耳(划掉)天线一直动来动去的⁽˚̌ʷ˚̌ʺ⁾
p2~p6罢工的六号激光23333

港真,大波的弟弟要是有正常的头雕绝对表情很丰富,说话的手时候兔耳(划掉)天线一直动来动去的⁽˚̌ʷ˚̌ʺ⁾
p2~p6罢工的六号激光23333

天纵废柴

E版观后感

【因为看完之后觉得槽点不少,尤其是对E威(A威),所以其中可能会有语气比较激动的地方,接受不了请注意。】

E版终于看完了_(:з」∠)_怎么说呢,本来被剧透疑似be,还酝酿了半天的悲伤情绪,还想过最后的结局可以配什么bgm,然而真看到最后几集,由于剧情太tm扯淡,酝酿到一半的情绪就像个没打出来的嗝一样没下文了……最后莫名神展开,老威受u球影响没问题,常规套路,但被u球附体的惊破天在被开着无双的柱子一顿捶之后突然想开了(还是该说想不开了?),和一坨被普神亲手搓出来的巨型超能量体融合变成了新世界的太阳……太阳???然后惊破天还活着的几个部下也集体想不开,一头朝着惊破天变的太阳飞蛾扑火的冲过去了(...

【因为看完之后觉得槽点不少,尤其是对E威(A威),所以其中可能会有语气比较激动的地方,接受不了请注意。】



E版终于看完了_(:з」∠)_怎么说呢,本来被剧透疑似be,还酝酿了半天的悲伤情绪,还想过最后的结局可以配什么bgm,然而真看到最后几集,由于剧情太tm扯淡,酝酿到一半的情绪就像个没打出来的嗝一样没下文了……最后莫名神展开,老威受u球影响没问题,常规套路,但被u球附体的惊破天在被开着无双的柱子一顿捶之后突然想开了(还是该说想不开了?),和一坨被普神亲手搓出来的巨型超能量体融合变成了新世界的太阳……太阳???然后惊破天还活着的几个部下也集体想不开,一头朝着惊破天变的太阳飞蛾扑火的冲过去了(:з」∠)_虽然说这整部其实基本上也没有过逻辑这种东西,嗑一下cp就好,和剧情认真就输了,但是这个结尾还是太莫名其妙了。

  剧情槽完了然后就是cp。好吧,果然,我嗑忠犬受cp的前提还是,他的cp攻,他效忠的对象,得确实是个有领袖魅力值得追随的人。如果相方根本就是那种,全程双商掉线,御下全靠武力威胁,武力还没用直接一键洗脑,对部下毫无尊重可言的莽夫,我宁愿他别那么忠犬…完全不值得啊,那种良禽栖朽木似的忠诚,说愚忠又太难听,总之就是不值得吧…… ​​​

  总之,只能说A威/E威不是我心目中那个一呼百应的威吧_(:з」∠)_A版时候那叫一个有功不赏,有过不忘,有集还反问为什么自己的部下不是草包就是叛徒,这还不是因为稍微有点本事的人都不想留在他麾下了。到了E版,本来以为经历了A红那事之后他会对部下好一点,结果他完全是往错误的方向总结了经验教训,觉得问题的根源是部下忠诚度不够,于是开启了新技能【一剑洗脑】,不停话就是一剑……看最后几集的时候,我真有点心疼震荡波他弟,感觉他一专业技术人员,在工作时候愣是被个专业知识啥都不懂的外行上司指手画脚,能不气吗。而且A.E两部关于阵营的设定本身也很有槽点,阵营是天生的,生下来是轮子就是轮子,是虎子就是虎子,只要身为虎子,就必须向惊破天效忠。可能因为这两部是十一区出的吧,为了强调武士道精神,就特别的愚忠——他是你的主君,你就该向他效忠,不需要思考,不需要选择,你是霸天虎你就该听惊破天的,所以强击波(震荡波他弟)退场之前对这个不合理设定的反叛,“我是自由的”,这样还是挺带感的。后期其实暗啸还好,撒克的愚忠才是真的没眼看,一开始怕他被主角团嘴炮洗白,看到后来,“你还是洗白吧,求你了,这部的威真心不值得”_(:з」∠)_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