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脑叶公司

61.1万浏览    7029参与
時代改正
很潦草地涂了大概是锁红这段剧情...

很潦草地涂了大概是锁红
这段剧情印象特别深
是最喜欢的两位女性角色1551

很潦草地涂了大概是锁红
这段剧情印象特别深
是最喜欢的两位女性角色1551

猫山もノ
有人想,画一画圣宣套的帕酱吗…...

有人想,画一画圣宣套的帕酱吗……
没有我待会再来问问——(溜走)

有人想,画一画圣宣套的帕酱吗……
没有我待会再来问问——(溜走)

時代改正
@蚀骨幽香 的点图特别丢脸...


@蚀骨幽香 的点图
特别丢脸  我不知道我在画什么反正怎么看都不像BA
好了我滚了((接下来几天这个号估计都在刷mota了((


@蚀骨幽香 的点图
特别丢脸  我不知道我在画什么反正怎么看都不像BA
好了我滚了((接下来几天这个号估计都在刷mota了((

腥璃牌毛血旺
咕咕咕主管垃圾填表格

咕咕咕主管垃圾填表格

咕咕咕主管垃圾填表格

逝水无痕

員工的非日常日子(腦叶)

在白夜戰後,我首次有員工离世……

有个人Ooc
…………………………………………………………

Amin的离开令Off心情低落了一个月,撒卡曼達也看不下去了。“Off,Amin的离开也令我很傷心,不得不说她是优秀的员工…”Off没有回覆“Off,你現在存活下來,就必须連她的那一份活下去。”Off依然沒有回覆他,轉身走向主管室。

“主管” “嗯?”我轉身「看」着他,这是Off第二次到这裏。我在所有员工來的第一天就告之诉他们有事就可以到这裏找我。
“主管,繃帶全是血,须要換了。” “Off你就直说吧,我可不信你來这裹就为了说这些廢话,没事就給我去工作。” Off想了想,“主管,你一点也不關心我们员...

在白夜戰後,我首次有員工离世……

有个人Ooc
…………………………………………………………

Amin的离开令Off心情低落了一个月,撒卡曼達也看不下去了。“Off,Amin的离开也令我很傷心,不得不说她是优秀的员工…”Off没有回覆“Off,你現在存活下來,就必须連她的那一份活下去。”Off依然沒有回覆他,轉身走向主管室。

“主管” “嗯?”我轉身「看」着他,这是Off第二次到这裏。我在所有员工來的第一天就告之诉他们有事就可以到这裏找我。
“主管,繃帶全是血,须要換了。” “Off你就直说吧,我可不信你來这裹就为了说这些廢话,没事就給我去工作。” Off想了想,“主管,你一点也不關心我们员工对吧,我们在什么时候都可以代替不是吗?” “……你的妻子离开了,这的確是我的一时的失誤所導致的,我对不起你…” “单单一句对不起就可以令Amin復活吗?在Amin离开的第二天你依然面無表情地命令我们工作,你是没有感情的吗?为什么在白夜之戰中你沒有幫助我们?你不是很強吗?” “……” “说得对,我不可能用一句对不起,就可以令Amin回來,我也真的沒有因为这事而特別傷心,至於为什么我不幫助你们,我不能告诉你,觉得我無情也不是不可以。我可以回答你的问题也回答完了,你骂完我有感到好些就开始工作或者你還有问题?”Off沒有再问问题,用力地闭上了主管室的门。

[第XX天,开始工作前]

“Off,你过來穿EGO了…!!!”Off不感相信自己的眼睛,身前的EGO從「粉紅軍備」變成了「失樂園」“这…” “哦,真好呢!我们辛苦在白夜之戰中得來的「失樂園」給了你用呢” “笑笑!!” “呀!对不起…” “沒關係,这事过了很久了” “看來,去了主管室谈了谈,心情好多了”

[完成工作]

“主管…” “「失樂園」好用吗?” “…很好用,谢谢…” Off沉默了一会。“主管对不起,我问了天狼星了” “!!!” 我沒想到天狼星会告诉他“你为了讓我们專心去挑戰白夜,你去了对负了別的异想体了。你一人对负了「一無所有」「溶解之愛」等A级了吧?因为什么你不告诉我?我錯怪了你,你身为主管你可以讓我去「一切也会好起來的!」工作的。” “在那时候你需要一个可以狠的人,我去对负A级只是觉得看不顺眼,而且使徒也很影響工作所以才出手…还有如果主管也因这事痛哭,这影響到公司的工作气氛反正我來到了这公司有不是第一天看见別人的死亡,總之連同Amin那份活下去,这是我给你们的命令!” “是!…主管繃帶,繃帶,又全是血了…” “真麻煩,你给我換吧!” Off拿走了我面上的繃帶,这是他第一次看到了我的「眼睛」,深紅的空洞,这不同Off眼部的「新星之声」。“呀!对不起,我闭上眼睛吧。”对不起Off 我不喜歡说话,所以場景一时沉默了很久“主管,我還记得这裹我第一次來时是给我和Amin的結婚合照呢!” 我点了点頭,之後Off还说了很多Amin的事。“好了,纏好了,我也要放工了”我再次点頭,Off开心了很多,这是一件好事…

他离开了主管室,我的笑容也一同消失了,我还有一件事沒有告诉他,我把Amin的遺体給亡蝶安葬了,虽然这不是壞事,但请“你们”給保守这秘密。


yoooooo
忘记从哪看到的梗wwww依然深...

忘记从哪看到的梗wwww依然深十漫

忘记从哪看到的梗wwww依然深十漫

书焚老鬼

脑叶同人——员工们的日记【六—上】

Sixth 【上】
      “武装自己的心……”
      “我现在明白了。”
      “但一想起你,”
      “我的心……”
      “不由自主地软了下来。”
      帕西离开了情报部已有一段时日,工作仍是十分努力,虽说就连自己的表情也是一如既往的扑克脸,但有时想到潘西,还是会露出温柔...

Sixth 【上】
      “武装自己的心……”
      “我现在明白了。”
      “但一想起你,”
      “我的心……”
      “不由自主地软了下来。”
      帕西离开了情报部已有一段时日,工作仍是十分努力,虽说就连自己的表情也是一如既往的扑克脸,但有时想到潘西,还是会露出温柔和思念的神色。她在这里也基本没什么朋友,值得一提的是,她的ego已经换成了令员工们拒之千里以外的“拟态”,配合她冷若冰霜的脸就越发显得狰狞恐怖,当然相比以前,自己的身边多了一个关心自己的邵,小巧可人的她总是那么温厚而乐于助人,总是能和其他员工打成一片,就算别人开她玩笑,她也就只是笑笑就过去了,换成自己早就动手了。
      帕西刚来到这里时,就顺手凭一己之力解决了一台“理解的过程”,而且工作效率极高,因此被tiphereth B 一阵猛夸,就连tiphereth A也承认她确实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员工,在说这话时装作一脸满不情愿的样子,只是因为帕西一开始来的时候以为这俩部长是正常的小孩(开着滤镜的)就不知怎样拨动了自己母性的一根弦,就抱着tiphereth二人去找主管,还死不撒手,直到主管都快笑断气后才解释两个孩子的身份,帕西一听吓了一跳,不过tiphereth B很温和的宽恕了她,而tiphereth A则是一面斥责帕西,一面还口嫌体正直地赖在帕西的怀抱里不走,后来这件事成了员工们茶余饭后的谈资笑料,当然,是在tiphereth不在的时候。
       半天的工作完后,到了中午,帕西打好了自己的饭,独自一人坐在角落里面享用自己的红酒牛肉,其他员工对自己的指指点点也早已习惯,毕竟他们对拟态上那四处张望的眼睛感到发自真心的恐惧。
       只不过好像有一个人并不在意这个,邵正小心翼翼地端着自己餐盘上那一盘满满当当的鸡排配青菜米饭外加一大碗紫菜蛋花汤向自己走来,而且手上还提溜着两瓶老白干以及一只正宗的烤火腿,对这个景象帕西早已不在意了,邵那个小巧的身躯里仿佛有一个无底洞,饭量超群,她一个人吃的东西,可以超过五六个普通人的饭量,但真正惊掉帕西双眼的是她的酒量,据说邵是个上海人,曾经去过俄罗斯,在这之后就十分嗜酒,每天不来两瓶烈酒可能还真的满足不了她,当亲眼见证对方一口气喝干一整瓶伏特加后,帕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邵微笑着坐在帕西对面,热情地向帕西打了一声招呼,帕西应了一声后闷声扒饭以致于她没有注意到另外两个人的出现:玻璃渣和洛萨,玻璃渣在员工们眼中早已是邵的钦定恋人,至于洛萨,是来找邵喝酒的,据邵说她去俄罗斯工作的那段时间,洛萨就是她的同事,这二人完全可以说是一对酒友,只不过……
      “玻璃渣,你本来是培训部的,串部门可是不行的,还有洛萨也是。”虽说已经习惯了二人造访,但帕西还是忍不住吐槽,毕竟公司的规矩摆在众人面前,就主管像个盲人一样,这两个人总是跑到这里来装作没看见,似乎Angela也没在主管身边少叨叨,但主管表示只要能够产能,而且不危害到公司利益就行,主管啊,多多少少管一下啊……
      “我就是要和邵在一起嘛,谁都阻止不了的哦,谁都不行。”玻璃渣似乎是刚吃完饭,没有去打饭区那里,而是直接用双臂搂着邵的脖子,相比于玻璃渣,邵显得矜持许多,一直在对付着自己碗里的鸡排饭,洛萨则是默默地去打了一些酸黄瓜过来,顺带空手就把两瓶白酒打开,自己拿起一瓶就喝了起来,邵道了一声“谢谢”后,也将白酒灌进自己的喉咙里面,帕西这下总算是明白为什么邵要拿两瓶酒了。
     不过潘西为什么没来呢?自己也在疑惑着,如果这个规矩都被主管无视了的话,那么潘西应该是会活力满满地冲下来啊,怎么回事呢……洛萨看出了帕西的疑惑,开口道:“潘西最近变得很冷漠,就连吃饭时都是一个人,就像你一样。”
     玻璃渣一脸“我都理解”的样子说道:“她呀,可能是因为帕西你离开了吧,又不想展露自己的痛苦,就只能选择将自己封……嗷!”邵将叉子一下扎在玻璃渣手上,示意他别再说下去了,玻璃渣与她的默契很好,所以喊了声疼就没有再提关于潘西的事情。
     不过因为洛萨和玻璃渣的话,帕西不由得失神,果然是因为自己吗?潘西那天坚强得令人心疼的样子帕西至今都还记得清清楚楚,而如今听到这个消息,自己的心脏又开始隐隐作痛,自己当然明白她为什么会这样,毕竟自己的离开,给她留下了难以磨灭的伤害。失落地盯着情报部的方向,邵见状连忙岔开话题,与洛萨聊起了其他话题,就着酒劲洛萨也打开了话匣子,不过帕西已经想出了神。
      她们聊到正开心时,警报声突然响起,当然众人都习以为常,毕竟每天要是不响起一次警报大家反而还不能习惯,警报声过后,主管的声音在广播中响起:“各位员工请注意!各位员工请注意!绿色黄昏‘前往何处’已出现,请各部门员工全体联合起来谨慎镇压。”
      “主管怕是又开始疯狂刷能量导致卡巴拉能量逆流变得这么快了吧……”先前顺手解决掉了两个“请给我们爱!”的帕西已经吃完了自己碗里的红烧牛肉,拿起拟态大剑正打算去镇压时,主管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先别急,帕西,你的任务是去和一无所有工作,现在你不需要关注这些,倒是玻璃渣和洛萨,你们两个还愣着干嘛?赶快回自己的部门,到时候tiphereth把你们交给了geburah,你们连哭的时间都没有,懂??”洛萨刚回过神来,还在嬉笑的玻璃渣已经没有影子了,没办法,只好给了邵一个无奈的眼神,拿起还没喝完的白酒,提起闪金冲锋去情报部报道了,邵朝帕西鼓励地笑笑,也拿起新获得的以爱与恨之名去参与镇压了,帕西叹了一口气,便往一无所有的收容单元走去。
      工作仍是往常一般,只不过这只大狗狗好像有些不对劲,“外面……外面……很有趣……很有趣……发生了……发生了……”平时只知道嗷嗷嗷和主管主管的大狗狗竟然断断续续念叨起了其他的词儿,帕西倒是不在意,毕竟嘴就长在那家伙身上,说什么都无所谓,但还是应了一声,“是,外面发生了很有趣的事。”随即出乎帕西意料地,一无所有好像因为对方答应了自己而显得很开心,头上那支蓝色的手伸得直直的,好像在等待什么,帕西似乎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便伸出了一只手和它击了个掌,随即工作结束,结果是优。
      帕西在出来时,突然感觉自己的右脸颊有些剧烈的刺痛,那刺痛来得也快,去得也快,但还是令帕西痛得倒吸一口凉气,感觉像是什么东西从自己的脸边长了出来,摸了摸右脸颊,发现三个圆鼓鼓的东西,关键是摸了之后,自己竟然有了一种眼睛被别人戳了的感觉,接着她仿佛能通过自己右脸颊上的东西看到事物,即使自己闭上了眼睛,难道说……自己的脸上长了眼睛???帕西尝试着命令那三个东西闭上眼睛,然后,真的就面前一黑,连忙睁开了自己的双眼,以及那三个“眼睛”,这样子……该说是恶心呢,还是怎样说比较好……
     “运气不错,”主管懒洋洋的声音从帕西耳边传来,“你得到了一无所有的饰品呢,不过别急着开心,已经挂了好几个员工了,尸山也跟着出来了,你的小后辈现在正拖延着尸山呢,你不去帮忙吗?啊啦……”看着没有听完主管的话就往尸山的收容单元跑去的帕西,主管坐回了座位,微笑着小啜一口手中的咖啡,“……真是心急呢。”

依晨wendy

           *剧透有*
【Malkuth核心抑制】
【p2ai立绘+p3Elijah立绘】
“这次,你能表扬我了吗?你能多少尊重一下我吗!!”

“你有没有过痛苦到用指甲狠狠抓挠着地板,在死亡边缘挣扎的经历?”
“你从那之中看到绝望的碎片了吗?”
“还是说你只是关注着散落在地板上的指甲?”
(某项任务进度1/10)

           *剧透有*
【Malkuth核心抑制】
【p2ai立绘+p3Elijah立绘】
“这次,你能表扬我了吗?你能多少尊重一下我吗!!”

“你有没有过痛苦到用指甲狠狠抓挠着地板,在死亡边缘挣扎的经历?”
“你从那之中看到绝望的碎片了吗?”
“还是说你只是关注着散落在地板上的指甲?”
(某项任务进度1/10)

猫山もノ
圣宣套的帕酱太帅气了,想画,但...

圣宣套的帕酱太帅气了,想画,但是画不出她的酷

圣宣套的帕酱太帅气了,想画,但是画不出她的酷

Sugarcane

推一个脑叶的音MAD

youtube

叫 “ロボトミ又”

看了一下B站上好像还没人搬

这个真的很燃而且质量超高der!!

有没有大大愿意搬一下【悄咪咪【看一眼自己的辣鸡VPN

youtube

叫 “ロボトミ又”

看了一下B站上好像还没人搬

这个真的很燃而且质量超高der!!

有没有大大愿意搬一下【悄咪咪【看一眼自己的辣鸡VPN

Nenthan
今天的(补的可能还要几天…家里...

今天的(补的可能还要几天…家里人太多了orz-哭着


心里苦,只有net的笑容可以拯救(倒地

今天的(补的可能还要几天…家里人太多了orz-哭着


心里苦,只有net的笑容可以拯救(倒地

ChoCoCino

上层学趴罗。
我站在哦哦西的顶端,好冷。

上层学趴罗。
我站在哦哦西的顶端,好冷。

虚木木木

都是些没有完成度的爽图.....p5大概是自家主管.......这两天本废物主管要被乐团搞自闭了...退货退货

都是些没有完成度的爽图.....p5大概是自家主管.......这两天本废物主管要被乐团搞自闭了...退货退货

名周@快乐吸狗51天

是我流狗子和猫饭家帅气狗子的同框!

大概是出于两家主管的怂恿被强行换上西装+墨镜+玫瑰花的沙雕组合的狗子们

是被主管睡的狗子和睡主管的狗子(靠)

30cm的身高差被强行拉近()

最后1p是疯狂心动的两家主管www

是我流狗子和猫饭家帅气狗子的同框!

大概是出于两家主管的怂恿被强行换上西装+墨镜+玫瑰花的沙雕组合的狗子们

是被主管睡的狗子和睡主管的狗子(靠)

30cm的身高差被强行拉近()

最后1p是疯狂心动的两家主管www

艾煦

#NH#「永眠。」

「永眠。」
#NH#极限我流理解、私设成堆#1k左右练笔注意!#

*

「这就是结束了吗?」

Netzach注视着似乎在变得日益憔悴的Hod。毕竟她实在是为了这帮只吃白饭的家伙付出了太多。“我必须要拯救他们、我必须要为我的员工好。”——这句话到底从她嘴里说出来多少遍了?Netzach已经无法细数了。只觉得这已经是每天挂在她嘴上的口头禅。所以她究竟得到了什么?——“爱”、“希望”、“救赎”、“自豪”还是“满足”?所有她所期盼的东西、至少在他眼里这些统统是不存在的东西,只剩下她为了掩盖一切的假象而奋力去扑下尘土的徒劳无功。

...自己又能好到哪里去?成天靠着脑啡肽和麻痹神经的东西度日。曾经稀薄...

「永眠。」
#NH#极限我流理解、私设成堆#1k左右练笔注意!#

*

「这就是结束了吗?」

Netzach注视着似乎在变得日益憔悴的Hod。毕竟她实在是为了这帮只吃白饭的家伙付出了太多。“我必须要拯救他们、我必须要为我的员工好。”——这句话到底从她嘴里说出来多少遍了?Netzach已经无法细数了。只觉得这已经是每天挂在她嘴上的口头禅。所以她究竟得到了什么?——“爱”、“希望”、“救赎”、“自豪”还是“满足”?所有她所期盼的东西、至少在他眼里这些统统是不存在的东西,只剩下她为了掩盖一切的假象而奋力去扑下尘土的徒劳无功。

...自己又能好到哪里去?成天靠着脑啡肽和麻痹神经的东西度日。曾经稀薄的勇气现在到底还剩下多少?...他不知道。反正这样那样的事情早已经无所谓了。当Angela对于AI们的情感初现端倪时,他早就察觉到了细不可闻的绝望正在蔓延上肩头。Angela这个臭婆娘。——请稍微允许我这么称呼一下吧。原本就不屑于各种存在缺点的AI到底怎样去管理他们的部门。

换句话说。Hod现在的努力在她眼里不过也就是一文不值的东西。又或者从未存在过诞生的意义?这种不得而知的事情即使发问也得不到回答。

「——现在轮到我成为这个剧本的演绎者了。」

Hod的眼神没起什么波澜。她所给人的感觉是并不在乎这点事情。在迟滞地与Angela经过片刻的眼神碰撞后,她轻轻地移开了视线。Netzach曾听说她犯下过什么错误,或许并不是罪不可赦,但她却一直将其当成生命的缺憾来看待。无时无刻地担心着自己的行为是否带来了谬误,这样一直提心吊胆工作着的她根本毫无幸福可言。

插足?

Netzach根本做不到。只是在短暂的「这一生」里对自己在意的事情做个总结罢了。Angela现在马上就要离开了,而自己也即将陷入不知何年能够醒来的沉睡。未来会如何?世界的未来会如何——?别开玩笑了、即使是「如今」也无法坚持住的人究竟有什么资格去谈论未来的景色呢...?

「Netzach...。」

突然地、Hod如此地呼唤出了声。那是非常令人熟悉的,他一贯在失意时能够听到的声音。似乎永远都不会丢失它的温度。如此温暖想要留住的声音。灼热而能够感受到心跳一般。并不是机器所能够带来的感受,不得不重申对于机械的定义。——如果没有缺点存在的机器才是真实的机器。
不如说Hod的缺点就是她过于温柔的样子。

「我们以后会怎么样呢...、会一直一直这样地睡下去吗?」

有些难堪的笑容,毕竟这里的所有的东西都存留了太多熟悉的记忆。或许Angela所说的某些话并没有错误,机器的确不能够拥有感情,否则只会让事态变得更糟。就如同现在又问出这种话的Hod一般。她在某方面的确像个不谙世事的家伙,只能说她将所有的事情想得更加美好。

「哈、...我不知道。或许是永久的沉眠吧。」

这不像Netzach会说出来的话,通常安慰的扮演者应该是Hod本人。破天荒地说出了这种话的Netzach惊讶于自己对于Hod过分的偏袒。她并不是一个应该被击溃的家伙,在这样的时候还去摧毁她心智的存在应该和那些面目狰狞的异想体无误。——当然这是个玩笑话。毕竟我们都即将陷入这样没有尽头的睡眠之中了。

「希望再次醒来时我能够原谅我自己。」

Hod露出了Netzach记忆里最后的笑容。Angela的手已经停留在了判决生命的按键上,随后是一片黑暗。在意识被「永远」闭合的刹那里,黑暗之中轻轻响起了最后的道安声,一切归于了沉寂。——这或许就是永眠了。Netzach仅剩的处理系统这样给出了反应。一旁的Hod微微颤动的样子似乎随时都能够醒来。

「晚安。」
长夜即将到来了。

Biaqelra
我也不知道我在画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在画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在画什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