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脑叶公司

110.7万浏览    9843参与
Mexki

是壁紙

p2-3使用效果

p4-5壁紙

我打了個水印

如果要用的話

還麻煩各位找我私要【麻煩惹】

是壁紙

p2-3使用效果

p4-5壁紙

我打了個水印

如果要用的話

還麻煩各位找我私要【麻煩惹】

非排他性

 @我自倦我 您讲的!来镇压您了!!!

第二张是全图【嗯?】

 @我自倦我 您讲的!来镇压您了!!!

第二张是全图【嗯?】

油炸镜片
“来自废墟的最华丽演出,即将拉...

“来自废墟的最华丽演出,即将拉开帷幕!!”

画了乐团先生
想画一套5A,下次想看什么请评论给我哇(躺)

“来自废墟的最华丽演出,即将拉开帷幕!!”

画了乐团先生
想画一套5A,下次想看什么请评论给我哇(躺)

凰羽儿绝赞鸽稿中
意念吸(戳)鸟 收容室外不能碰...

意念吸(戳)鸟 

收容室外不能碰但收容室内你奈我何·jpg

意念吸(戳)鸟 

收容室外不能碰但收容室内你奈我何·jpg

虚拟海域

在我还是个萌新的时候折磨了我很久(

在我还是个萌新的时候折磨了我很久(

非排他性

让我想想

名字是Ninte-be

第二张是线稿x


让我想想

名字是Ninte-be

第二张是线稿x


雪染泣血

【晚安,Carmen】

#私设四A同时存在

#谁都交代了,却没有交代她?

#OK的话就开始吧,还有,OOC预警。

今天比以往都要安静,设施走廊里面却回荡着明明很响亮,却让环境更加静逸的皮鞋声。

“Carmen,我来了,如同以往那样,你还好吗?”那个身穿研究员白褂,黝黑的眼袋,依稀可辨是Abram。也只有他会时不时来看她了。只是如同往常,时常对着那生与死之间的羽翼状神经元的绿色液体缸,他没有勇气开口。

最后干巴巴的挤出来一句,“时间差不多了,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见你了……Carmen,你的心愿快要实现了……”

就如同他的语气一样,那颤抖的声音毫无掩盖他现在对未来的恐惧。自己要离开她了……不,也轮到自己来找她了...

#私设四A同时存在

#谁都交代了,却没有交代她?

#OK的话就开始吧,还有,OOC预警。

今天比以往都要安静,设施走廊里面却回荡着明明很响亮,却让环境更加静逸的皮鞋声。

“Carmen,我来了,如同以往那样,你还好吗?”那个身穿研究员白褂,黝黑的眼袋,依稀可辨是Abram。也只有他会时不时来看她了。只是如同往常,时常对着那生与死之间的羽翼状神经元的绿色液体缸,他没有勇气开口。

最后干巴巴的挤出来一句,“时间差不多了,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见你了……Carmen,你的心愿快要实现了……”

就如同他的语气一样,那颤抖的声音毫无掩盖他现在对未来的恐惧。自己要离开她了……不,也轮到自己来找她了。已经让她等太久了……

“你在这里啊,也是呢,只有你是一直看着她的人。”Abel的皮鞋声止于痛哭到不能自己的Abram身后。

这位年老的A,抬头越过眼前颓废不堪的男人,看着眼前的【起源】,“我是来说声晚安的。一直让你独自一人,是我的不对。”

“汝的确是个不错的人类,吾自愧不如,况且吾已经失败了,不争的事实。吾爱汝依旧,Carmen,希望来世再见。”难得的一次,Adam没有说出让人难堪的话来。他那一直自信的眉毛可能也是第一次划出了无助的弧度,“吾将何去何从呢……在那之后……”

“……啊,你们都在啊?我还想着趁没有人,来宣泄一波感情?”在忙完了一切以后,浑身都冒起莹莹金光,看上去已经快要消散的Ayin,也可以说是X,出现在了Carmen面前。

“那是自然不会缺席最后的葬礼的,这是你我所有人的葬礼。”Abel拄着拐棍,来到Ayin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后就交给你了。”他化作金光融入了Ayin体内,让原本在消散边缘的他凝练了不少。

“吾先离去了,代吾跟卿道声晚安,再见。”Adam也不多话,直接走进了还想说点什么的Ayin的身影中。

无可奈何,那都是自己试图逃避现实的一面,Ayin正要劝起Abram,却发现自己的裤脚被紧紧抓住。

“你有勇气走到这一步,就没有勇气说出来吗?最后了……请你……请说出来吧!”他也随着话语,融入了Ayin。

结合了X,Abel,Adam,Abram的Ayin终于再度成为了完整的自己,那澎湃的情感再度无法抑制的激荡了起来。之前口袋里面准备的悼词已经被他遗忘在脑后。

原本露出自信微笑的他,已经不知不觉中泪流满面。

“再见吧,Carmen。不管我们还有多少诺言还未兑现,最起码我现在做到了啊……”

轻轻拍打着缸体,Ayin感受着若有若无的温暖,也不知道是光之种本身的暖意,还是Carmen在回应自己。

“不管重来多少次,这让你逝去的错都是不争的事实,空荡荡的夜空,无人伴我身边,但我们的回忆点燃的热情使我能继续向前……”

【如果自己能更早的聆听到他们的诉求……也许能及时伸出援手】

“让我坚持到现在的,是你的关心,你的耐心与奉献,你的阳光,行动与宽容让我飞得更高,你的同情与帮助,你的鼓励与信任,你在我眼中如同恒星,你的接纳与认可,你的抚慰与宽容,甚至你的存在就能让我如此安心,允许我与你一起抗争首脑的你是那么的魅力四射,把这些看在眼里,却因为我觉得配不上你……Carmen啊!”

【如果自己能更早的注意到她掩着的手腕,如果自己能对他人敞开心扉……】

他最终还是泣不成声,力气已经完全使不上了,那已经是最后了吧?光之种的发射已经近在咫尺,自己很快也要离去,追随着Carmen一起——

“……我对你难掩心意,无论面临多少失败,多少哀伤,不论要我选择多少次,我都一定会如影随形,此刻我们的灵魂将要合二为一,我们走过春夏秋冬,冬日白雪,夏日和风,曾经的回忆化作飞散的蝴蝶,我的眼睛一开一合,记录下每分每秒,你的笑容总是那么明朗,感谢上天赐此良缘,我只想一直伴你身边,现在这里只有你我二人,你是如此之近,却又好像与我相隔那么远?我还清晰记得,你笑时的样子,你哭时的样子,“永远”只不过是一种虚幻之辞,有些事我真的无能为力呀……”

时间永远不会因为一个人的设置而停滞不前,它从不会照顾他人的感受,一分一毫的吞噬掉了Ayin太多想要说的【对不起】,所剩不多身体的他,努力靠到了眼前的树状神经元前,凑了上去。

只剩下脑袋还飘在半空的Ayin,对着Carmen隔着缸体轻轻一吻“晚安吧,Carmen。”

金光耀动,世间再无Ayin。一切都已经落幕了……

-Fin-

#我到底写了什么!

#何等幼稚的文笔?

#我稚嫩的情感表达不及万分之一美好脑洞

#我恨我自己无能为力

#希望各位看得尽兴

灵感来自:Mili的单曲《星見る頃を過ぎても -Canon and Gigue in Plectrum Remix-》: http://music.163.com/song/28921696/?userid=102291817 

南青北白
“许多在这台机器内做完手术的人...

许多在这台机器内做完手术的人都已恢复健康,变得更加幸福了!


————

新档开荒被幸福机开翻车

Day4开荒后一时鱼脑没注意结束后的员工死亡人数。

导致Day5只剩Akso一个人!一个人管着控制部一堆会出逃的异常。

毁灭性打击

许多在这台机器内做完手术的人都已恢复健康,变得更加幸福了!


————

新档开荒被幸福机开翻车

Day4开荒后一时鱼脑没注意结束后的员工死亡人数。

导致Day5只剩Akso一个人!一个人管着控制部一堆会出逃的异常。

毁灭性打击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哈士奇

【05】

【05】

“工作已经完毕,请员工【狼】尽快撤出收容单元。”

刺耳的机械提示音在耳边回荡,狼看了看面前这只仍然站在原地观察着自己的异想体,他默默地松了一口气退了一步,一直被这种眼神紧盯着饶是他也会有所动摇,终于能够暂且离开这个收容单元真是太好了啊。

“啪嗒。”

自从被那只大坏狼给脸上来了一爪子之后到现在,狼都是看着异想体退出房间的,毕竟吃一堑长一智,没人愿意在同样类似的错误上摔倒两次,更何况每一次都可能让人原地去世的错误。

“现在就连提示音都成这样了么...”

狼将过长的铁链缠绕在双手上抱着工作日志,他无奈的感叹了一声,警惕着面前那只还在盯着自己的犬类异想体,他一步步地退出来收容单元...

【05】

“工作已经完毕,请员工【狼】尽快撤出收容单元。”

刺耳的机械提示音在耳边回荡,狼看了看面前这只仍然站在原地观察着自己的异想体,他默默地松了一口气退了一步,一直被这种眼神紧盯着饶是他也会有所动摇,终于能够暂且离开这个收容单元真是太好了啊。

“啪嗒。”

自从被那只大坏狼给脸上来了一爪子之后到现在,狼都是看着异想体退出房间的,毕竟吃一堑长一智,没人愿意在同样类似的错误上摔倒两次,更何况每一次都可能让人原地去世的错误。

“现在就连提示音都成这样了么...”

狼将过长的铁链缠绕在双手上抱着工作日志,他无奈的感叹了一声,警惕着面前那只还在盯着自己的犬类异想体,他一步步地退出来收容单元内,注意到收容单元的大门正在缓缓锁定上时,狼微微松了一口气。

他并没有注意到在大门关闭前最后几秒的时间内,那只站在地上异想体侧脸的几个眼睛眯了起来,甚至那只异想体仍然在用那破旧鼓风机一般类似声音在模拟着什么声音。

“L...a...”

只是这一切狼都不知道,此刻他走在去往食堂的路上,他靠着墙慢慢地往前走,他脸色平静地看着边上正在陆续回部门的同事们,就算是言舞和刊欢笑着聊天路过,狼也只是和言舞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后,继续看向前方慢慢走去。

“咦!”

黑发的少年看见狼迎面走来立刻低下头,作为新来员工的他并不认识狼,他只知道这位‘前辈’是所谓的怪物...甚至可能比异想体们还可怕的怪物,哪怕平日里不会发疯,他仍然不敢去看这位叫狼的‘前辈’。

‘我怎么样都好。’

这位是没见过的面孔...新来的员工似乎是叫阿福来着吧?

狼看着这位少年绕开自己飞快的离去,他低下头看着双手之中因为过长而托在地上的锁链,脸上无奈地露出一丝苦笑,自己无论被怎么对待都已经习惯了,只要小九不要因为自己而被牵连,狼就已经很满足了。

“啪嗒啪嗒。”

路上除去来来往往聊天正准备离去的同事外,狼并没有看见小九,按照狼对小九的了解来说的话,小九这会儿也确实吃完饭早就回部门去指导新人了,在这空荡荡的食堂之中,狼注意到有一个桌子上仍然放着一盘被人准备好的食物,根据旁边那个写有【给狼的(・ω< )★】,狼已经知道这是谁给自己的。

“呵呵。”

低下的脸上露出了无奈地笑容,狼摇了摇头坐到了那盘食物前,拿起筷子轻轻拨动着上面不曾喜爱过的蔬菜,他知道这盘食物已经放冷了,但仍然夹起一块肉和不爱吃的蔬菜放进嘴里,他沉默的看着这盘已经冷了的食物吃了起来。

在这个时间段的食堂内,即时是狐他们也已经进食完热乎的饭菜离去了,此时的食堂内只有狼一个人吃着已经冷掉的饭菜沉默不语,倘若有不知道那个情报的人看见这个时候的狼,大概会想过去和他说上两句吧。

“目前情况稳定,威胁有待观测。”

银发的少女注视着那个吃饭中的背影,她把玩着胸口戴着的狗牌喃喃自语着,就如以前曾经那样一个人述说着什么,她知道自己同这个家伙一样都是会被正常人排斥的被遗忘者,但她也清楚自己等人之所以会变成这样到底是因为什么。

但她仍然不知道在她的背后,某个已经来到这里有很长时间的白发少女默默注视着响和狼,甩了一下左手看着那块顺势滑下来被埋藏于E.G.O【决死之心】护甲下的手表,她脸上露出了苦涩的笑容,假如真到了需要自己出手的时候,她真的不清楚到底自己会选择哪一边。

或许...她更可能为了刊能活下去,将失去理智的“怪物”杀死吧。

“这残酷的世界啊...”

无奈地感叹轻轻回荡在走廊之中,白发的少女早已消失在了这里,紧随其后离去的是观察已久的响,这里只剩下安静的食堂中,一个人吃着早已冷掉的饭菜,沉默不语的狼。


A-5K

EP## 

占tag致歉,请大家在qq脑叶相关群里什么的留意一下这个人

是这样的 几天前我去翻空间的时候,看见列表发了个说说(p2)然后我就愣了。这tm不是我的主管自设吗?

于是机智的我去找列表要qq号进群x 果真这个人放肆大胆的在群里bb

我先不想把事情闹大吧 就小窗了下这个人(p3对话记录)结果


感人。

于是联系了下该群管理员和群主们让这个人道歉换头像并且踹了(全程这人在应付,偶尔还bb几句“我是从p站搞来的”<p站不存在的。)

并且根据群员对他说“这不是你说你自己画的吗”和“这难道不是你自设吗”、我慌了。

群里大家态度都很好,非常感谢

希望以后不会出...

EP## 

占tag致歉,请大家在qq脑叶相关群里什么的留意一下这个人

是这样的 几天前我去翻空间的时候,看见列表发了个说说(p2)然后我就愣了。这tm不是我的主管自设吗?

于是机智的我去找列表要qq号进群x 果真这个人放肆大胆的在群里bb

我先不想把事情闹大吧 就小窗了下这个人(p3对话记录)结果


感人。

于是联系了下该群管理员和群主们让这个人道歉换头像并且踹了(全程这人在应付,偶尔还bb几句“我是从p站搞来的”<p站不存在的。)

并且根据群员对他说“这不是你说你自己画的吗”和“这难道不是你自设吗”、我慌了。

群里大家态度都很好,非常感谢

希望以后不会出现这种事吧,请各位留意下这人别把你们的主管盗了(。

今天怼雷狮了吗

『脑叶公司/员工oc』论薄暝与失乐园的爱恨情仇

*不是完整的文只是随手的练笔
*日后会补充其他经历
*官方ooc

“我很害怕死亡。”

“我真的很害怕。”

  Ike像是平淡无奇地说着一件平凡的事情,但他那颤抖的语气又仿佛出卖了他真正的内心,他微微的抬起眼眸,看了一眼发愣的Quest,随之将脑袋埋入双膝之中。他已经看过了太多人的死亡,即使是家常便饭的事情,他也绝不希望降临到自己的头上。毕竟他只是个出生于后巷的孩子,对于生存本来就是根深蒂固的观念,即使有再强大的EGO装备,也没有与其相匹配的伟大理想或者是担当,而不像Quest那般将救助他人当做是一种不可推卸的责任。

  “一但死掉了,就什么也没有了。”

  “什么都……”

  Quest...

*不是完整的文只是随手的练笔
*日后会补充其他经历
*官方ooc

“我很害怕死亡。”

“我真的很害怕。”

  Ike像是平淡无奇地说着一件平凡的事情,但他那颤抖的语气又仿佛出卖了他真正的内心,他微微的抬起眼眸,看了一眼发愣的Quest,随之将脑袋埋入双膝之中。他已经看过了太多人的死亡,即使是家常便饭的事情,他也绝不希望降临到自己的头上。毕竟他只是个出生于后巷的孩子,对于生存本来就是根深蒂固的观念,即使有再强大的EGO装备,也没有与其相匹配的伟大理想或者是担当,而不像Quest那般将救助他人当做是一种不可推卸的责任。

  “一但死掉了,就什么也没有了。”

  “什么都……”

  Quest总算是能够明白,为何当初Ike能够如此冷静的看着他去救他的同事,然而最后差点一起死在那里。现在他的这种语气与解释,也无法责怪他半分。不过即使方式本身他就没有错误,但一向将他人性命放在首位的自己,自然无法容忍拥有优秀装备的他做个畏畏缩缩的人。

  Quest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他。

  “那,如果将来你能够救下他们,而且你不会死呢?”

  “那么我会去救。”

  “……那么,如果你会死呢?”

  “我会完成他的遗愿。”

  如果他拯救不了的人,那么我就去救。我就不信薄暝套与失乐园套在一起,还有做不掉的异想体。

  然而,直到真正发生的那一刻,Quest才明白他的想法究竟有多么的天真。

  死亡来的太过突然,甚至没有一点点的准备。等到Quest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被狠狠地推开摔在了地上,手中的薄暝也顺势被甩了出去。嘶…尽管摔在地上的翻滚造成不了多少的伤害,但对于头部的冲击还算是比较厉害的。Quest刚想咒骂他亲爱的搭档究竟在做什么,结果一抬起头就因为面前的景象而顿时瞪大了眼睛。

  这是……什么……

  溅出的鲜血喷洒在了他的身上却没有丝毫的感觉,温热的液体仿佛在提醒他上一秒还仍旧跟他有说有笑的家伙现在已经死去。他看着尸体从空中掉落,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只是看了它一眼,转过身寻找自己新的猎物。

  如果…如果刚刚不是他推开他,那现在死的,难道就是他自己了吗?

  想到这里,Quest顿时身体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寒战。就差一点…就差一点……就快要…。可是,可是他已经死掉了啊。那个白痴为了保护自己已经死在了自己的面前啊!

  记忆深处最不愿回忆的画面与刚刚的画面重合在眼前,一股无法保护他人的无力感瞬间再次涌了上来并且瞬间将自己吞噬,反胃恶心的副作用大口大口地喘息,恍惚间,又回忆起了那道甜腻的声音与Ike熟悉的声音。

  “前辈”

  “我以为,你会保护我的。”

  “Quest,我很害怕死亡。”

  “为什么,我偏偏要为了你死掉?”

  混杂交织的声音不断地在脑内质问。对啊,为什么。明明自己已经这么努力地争取薄暝套,如此努力的锻炼自己的数值与能力。可是为什么,在这些该死的家伙面前,却是一分不值啊!凭什么他们可以随意地剥夺这一切!■■,Ike…。全都是,全都是你们的存在……

  Quest缓缓地起身,慢慢地向Ike的尸体走去。

  不要死不要死不要死不要死…

  Ike,我不会让你死掉的。

穆洛-RUO

只有最前面几张是脑叶相关
【因为脑叶相关过半了所以打个tag】
是点图和拟人以及给列表的同人的汇总【
_(:з」∠)_

只有最前面几张是脑叶相关
【因为脑叶相关过半了所以打个tag】
是点图和拟人以及给列表的同人的汇总【
_(:з」∠)_

1/16
C 画的时候莫名烦躁,原来是想...

C

画的时候莫名烦躁,原来是想不出背景
试了很多次眼睛都觉得不合适,干脆不画了×

C

画的时候莫名烦躁,原来是想不出背景
试了很多次眼睛都觉得不合适,干脆不画了×

虚拟海域

彩笔登场
很草 1p小鸟鸟2p公交 下次再仔细画(

彩笔登场
很草 1p小鸟鸟2p公交 下次再仔细画(

angle of darkness

[脑叶公司]公司里的那点事(试水)

大家好,这里是一只新(xian)人(yu)
第一次写文
灵感来自于平时见到的梗和自己想在公司里做的事
文笔极渣
可能有超轻度乙女因素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就继续吧

——————————————————————————
1.主管是个十分热情的主管
这就具体体现在对待新员工这一方面
每当有新员工来到,主管一定会热情的迎上去,握住对方的手,激动的说到:
“亲爱的■■■,欢迎你来到脑叶公司,请相信我们是一个正直的好公司,绝不会有什么吃人的怪物啊,奇葩的传销组织神马的……”
不过每次还没说完就被赶来的Angela拖回主管室

2.主管特别皮
经常趁Angela不注意溜出主管室
然后又被Angela抓回去
Angela:好气哦,但还...

大家好,这里是一只新(xian)人(yu)
第一次写文
灵感来自于平时见到的梗和自己想在公司里做的事
文笔极渣
可能有超轻度乙女因素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就继续吧


——————————————————————————
1.主管是个十分热情的主管
这就具体体现在对待新员工这一方面
每当有新员工来到,主管一定会热情的迎上去,握住对方的手,激动的说到:
“亲爱的■■■,欢迎你来到脑叶公司,请相信我们是一个正直的好公司,绝不会有什么吃人的怪物啊,奇葩的传销组织神马的……”
不过每次还没说完就被赶来的Angela拖回主管室

2.主管特别皮
经常趁Angela不注意溜出主管室
然后又被Angela抓回去
Angela: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_-

不过主管意外的不爱八卦
所以也不知道她在公司的公认残暴榜上排第二名的事情
哦对了,第一名是Angela

3.为什么主管和Angela的排名辣么高呢?
因为主管有一个奇特的技能:手撕白夜
而只有Angela能治主管

4.主管一开始对白夜,或者说是疫医是很宽容的
直到发现它jio踏十二条船
内心深处对大猪蹄子的厌恶使她去找了一罪与百善

5.主管说想要暴打白夜
  百善爹听了可开心了
  教给了她最棒的打白夜方法

  于是成就了如今的残暴主管

6.至于白夜
不知道是不是脑子被主管锤坏了
隔三差五的出逃
一个劲的往主管身上扑
然后被主管一脸黑线的锤回去

7.望着隔壁公司里的白夜那英姿煞爽的样子(???
主管不无担忧的表示自家白夜怕不是个抖M

8.对于其他的大部分异想体主管还是很友善的
比如说大鸟
主管经常给大鸟带好吃的
糖果,蛋糕什么都有
原因是主管喜欢肉fufu的生物,所以很宠大鸟

9.大鸟也很喜欢主管
虽然主管不让它吃人肉,但主管带的肉松蛋糕还是很好吃的
在主管的母爱(?的沐浴下
大鸟又胖了一圈
现在出收容所都是个问题

10.事实上,主管对部长们也很友好
请看下面的日常片段:
“日安,Malkuth!”
“日安,主管!”
“今天我们也要努力工作呢!”
“嗯!”
“加油!!!”
“加油!”
“来抱一个!”
“抱”
啊,真是一派祥和啊。真好。

————————————————————————————
马库库那个是我第一次见到她之后就想做的事wwwww
爱的抱抱什么的最棒了!

另外这是篇试水文
如果有人想看的话我会在之后一点点码(gan)出来的O(∩_∩)O
有想看的或想干的事都可以在评论中告诉我的
我一定会尽力的

最后,如果打扰到你了我表示十分抱歉!::>_<::

Revolution

是隔壁亲友公司用自己的设定捏的员工,主管变成员工,这是替身攻击[什]

是隔壁亲友公司用自己的设定捏的员工,主管变成员工,这是替身攻击[什]

海洋生物
可爱憎恶 让主管射爆处决弹的存...

可爱憎恶

让主管射爆处决弹的存在

可爱憎恶

让主管射爆处决弹的存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