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脑洞文章

33浏览    6参与
隼翼-血弦Icerose

隼黑

ooc注意

如有相同,纯属雷同

大部分是刀注意(后边还是有糖的)

(不会写催泪文)

(接上一篇)

。。“队长,你那次问我的......是真的?”小黑不敢相信地看着隼白,那张脸,冷得陌生,“对,你说,选谁?”隼白的剑,指着小黑的眉心:他会选我吧?“队长,你回头吧。”小黑的一句话,让隼白彻底失望,“好,再也不见。”隼白放下剑,趁小黑发呆的间隙,不见了,不留一丝的痕迹。“队长......”小黑低下头,眼泪涌了出来,划过白皙的脸庞,“你没有撒谎,走了......”“小黑。”阿力走过来,拍拍小黑的肩膀,以表安慰,“队长这样做说不定会有难言之隐,我们回去吧。”“嗯。”小黑看了一眼远处若隐若现的蓝...

ooc注意

如有相同,纯属雷同

大部分是刀注意(后边还是有糖的)

(不会写催泪文)

(接上一篇)

。。“队长,你那次问我的......是真的?”小黑不敢相信地看着隼白,那张脸,冷得陌生,“对,你说,选谁?”隼白的剑,指着小黑的眉心:他会选我吧?“队长,你回头吧。”小黑的一句话,让隼白彻底失望,“好,再也不见。”隼白放下剑,趁小黑发呆的间隙,不见了,不留一丝的痕迹。“队长......”小黑低下头,眼泪涌了出来,划过白皙的脸庞,“你没有撒谎,走了......”“小黑。”阿力走过来,拍拍小黑的肩膀,以表安慰,“队长这样做说不定会有难言之隐,我们回去吧。”“嗯。”小黑看了一眼远处若隐若现的蓝色围巾:我相信,队长你会回来的。“力哥,琳姐他们怎么样?能不能不要把队长离开的事儿告诉他们......”小黑擦干眼泪,用略带哭腔的嗓音问,“当然可以。”阿力拍拍小黑的背,“瞒得过一时,瞒不过一世啊。”“我知道......”

。。回到了忍村,“小黑!队长他怎么样了?怎么没和你们一起啊?”琳走过来,看着小黑微红的眼睛和阿力一脸苦相,知道了事情大概:队长,不会回来了。“阿力。”苍牙也走过来,轻轻抚摸着阿力和小黑的背,“交给时间吧。”“嗯......”小黑不知哪里来的一句劲儿,又哭了出来,同时跑出了阿力等人的视线内。“喂!小黑!”

。。队长你说过不会离开我的啊

。。小黑边跑边想,不久便跑进了一片竹林,这是隼白单独训练他的地方。那个时候,竹子还没十三岁的他高,现在已经长到几层楼高了。时间过得真快啊......小黑捂着心脏,好痛啊......

。。为什么还是离开了呢?

。。“啊!”小黑捂着巨疼的脑袋和心脏,拼命地跑着,“为什么,会来这儿啊......”小黑想着,一不小心被一块石头绊倒了,手臂和膝盖......擦破了,以前这个时候,队长肯定会第一时间跑过来安慰他并且带他回家上药,可现在已经,不可能了。

。。队长,我的心脏好痛啊。

。。这是为什么呢?

。。我好痛啊,队长你怎么,还不来安慰我啊?

......

。。“队长!”小黑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同时也把旁边睡着的苍牙吓醒了。“你醒了。”苍牙戴好面具,“你,还是放不下隼白队长吗?”“什么?”小黑被苍牙的一席话弄懵了,“你别提队长了,放过我好吗?”“......行。”苍牙拍了拍小黑的肩膀,“你还去训练吗?”“不想去。”小黑低着头,强忍着泪水,一去训练场就会想起队长和以前的事情,注意力完全集中不了。“行吧,你休息一下,我就先走了,阿力还在等我。”苍牙点点头,转身走出了房间。

。。道不相同,不相为谋。

。。“呃!”小黑捂着突然疼痛的脑袋,“怎么了,怎么这么痛......”

。。从此便是陌生人。

。。“队长......”小黑皱着眉,抓着头发,眼睛睁的老大,瞳孔一点点缩小。头为什么这么痛啊!

。。再见吧,小黑。

。。“是队长......!”小黑弯着腰,不行,太痛了,“啊!!!!”小黑一个翻身,摔在了地上。“小黑!”阿力和苍牙还有琳,小椒拥了进来,扶起已经晕了的小黑,“他怎么了?”琳问,“相思病呗。”苍牙叹了口气,“把他抬到床上去。”“好。”

......

。。三年了

。。队长你怎么还不回来啊

。。你真的不会回来了吗

。。说好的不分离

。。隼白你个骗子!

。。大骗子!

------------------------

我已经做好了挨打的准备(在被捶的边缘疯狂试探)

隼翼-血弦Icerose

隼黑

腐向注意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occ比较严重

(虽然过年祝福晚了点,但还是真心你们新年快乐!)

文笔不好

。。新年,白雪皑皑的忍村到处都挂着五彩缤纷的小彩灯,不算宽大的街道上行人个个挨肩擦背,很热闹,但是,在隼白的房间里,一切都那么冷淡。

。。“队长,休息一下吧。”小椒敲敲门,开了门,“已经工作很久了。”“嗯。”隼白虽然嘴上这么回答,但打键盘的手一点也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你出去帮我看看训练场的那些人有没有偷懒。”“好的。”小椒离开前,笑了一下,“如果来的的是小黑,那么,他一定会很伤心的。”话音刚落,隼白打字儿的手一顿,说:“我还有一点。”如果不是想晚上的新年聚会多陪陪小黑,他才不...

腐向注意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occ比较严重

(虽然过年祝福晚了点,但还是真心你们新年快乐!)

文笔不好

。。新年,白雪皑皑的忍村到处都挂着五彩缤纷的小彩灯,不算宽大的街道上行人个个挨肩擦背,很热闹,但是,在隼白的房间里,一切都那么冷淡。

。。“队长,休息一下吧。”小椒敲敲门,开了门,“已经工作很久了。”“嗯。”隼白虽然嘴上这么回答,但打键盘的手一点也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你出去帮我看看训练场的那些人有没有偷懒。”“好的。”小椒离开前,笑了一下,“如果来的的是小黑,那么,他一定会很伤心的。”话音刚落,隼白打字儿的手一顿,说:“我还有一点。”如果不是想晚上的新年聚会多陪陪小黑,他才不想这么卖力呢,腰都坐硬了。小椒关了门:果然一提到小黑,队长就会听,嘿嘿,她真聪明!

。。训练场里,有十来个人在不断地跑步训练。“小椒!”阿力挥挥手,示意她过去。“怎么了?”小椒满脸狐疑地走了过去,“我知道你胆子大,你把这个在晚上的时候,给他俩,咳咳!你懂。”阿力拿出两颗糖,一颗是蓝色的,上面写着“小黑我们在一起吧”,另一颗是红色的,上面写着“隼白我们在一起吧”。“行啊你,哪来的?”小椒接过两颗糖,笑了几声,“我自己做的,你信吗?”阿力也笑道,“好了,你的任务就是把这个给隼白队长和小黑。”“绝对完成任务!”

。。晚上,隼白伸伸懒腰,终于把工作做完了,晚上可以好好陪小黑了。“队长!”小黑敲敲门,“进来。”隼白勾起嘴角:终于来了,等你好久了。“队长,走吗?”小黑笑了笑,“时间要到了。”“唔......”隼白目不转睛地盯着小黑:他的笑容,阳光,很好看,他承认,有那么几秒他迷上过这个笑容,就想一直看着他。“队长?”小黑见隼白一直盯着自己看,脸染上了一层红晕,抬起手在隼白面前晃了晃,“啊?”隼白回过神来,站起来,“走吧。”“嗯。”小黑笑着走到隼白身边,“走吧。”“好。”隼白扯扯围巾,随便扎了一下已经散下来的雪白的长发,与小黑出了门。

。。“队长,外面好热闹啊。”小黑轻轻摇晃着隼白的胳膊,“我怕走丢。”“噗~小黑你好可爱。”隼白笑出了声,“有我在,不会走丢的。”小黑看向隼白,完美的侧脸,世上怎会有这么好看之人。“怎么了吗?”一直看我。隼白注意到了小黑的目光,从上条街盯到了下条街,“没,没事儿。”小黑脸红着低下头,“到了。”隼白停下脚步,后面低着头的小黑撞到了隼白健硕的后背,“唔!”小黑后退一步,摸了摸撞得生疼的额头,“队长你停下来说一声啊......”“我,不是说了‘到了’的嘛。”“(小声)坏蛋队长!”小黑小声说了一句,不过思维敏捷的隼白一下子就捕捉到了身后人小声的咒骂,“你说什么?”隼白转过身,看着做贼心虚的小黑,“没没没没没什么!”小黑紧张到说话都结巴了,“确定?”隼白勾起嘴角,脸一寸寸逼近小黑,“我确定!队长你看!是苍牙!”小黑指着隼白身后说,隼白转过身去,没人啊?糟了,小黑......当隼白回过头时,小黑已经不见了。“小黑!!”隼白喊着,有些焦急地左看右瞧,没有看到小黑。这家伙跑哪去了!隼白皱皱眉,刚要走,迎面砸来了一个雪球,脸上一阵冰凉。“哈哈哈,队长你竟然也有反应迟钝的时候!”小黑从屋顶上跳下来,“平时对你太温柔了是吧?敢这样对待队长了。”隼白抹去脸上的雪,勾起嘴角,以肉眼所看不见的速度跑到了小黑身边,把他以公主抱的形式抱了起来,“队队队队队长你干嘛!”小黑捂着通红的脸挣扎着,“去聚会地点啊,你不是怕走丢了吗?”隼白朝那个散发着温暖气息的店铺走去。

。。“队长可以放我下来了吧?”小黑停止了徒劳的挣扎,任由隼白抱着走,眼看马上就要进店铺了,和队长这个姿势不好吧?所以又挣扎了起来。“今天我留你一回面子,下次再敢,我绝不轻饶你。”隼白恋恋不舍地放下了小黑,“走吧。”“好,好的。”小黑缓了缓情绪,推门而入,谁知,刚进来就“砰”的一声,五色的小纸削从上边飘落下来。一脸懵逼的小黑还没有搞清楚怎么一回事小椒就拥上来,给了小黑一颗红色的糖,另一颗给了隼白。“这是什么情况啊?”隼白也是一头雾水,可是看清楚糖上面写的几个字,脸染上一层红晕,“你们......”“怎么了?”小黑见隼白脸红了,也把糖翻了个面,看了上面的字之后,羞到头顶冒气,“队长......”小黑靠在了隼白胳膊上,“嗯。”隼白看了看小黑,把糖纸弄了之后,喂进了自己嘴里,“吃了吧。”“我想找个洞钻进去......”小黑小声的说,“可喜可贺!!”小椒和其他人鼓掌起哄,“祝二位白头偕老,相亲相爱!!”“来来来,既然主角来了,大家快坐吧!”老板娘笑了笑,赶忙邀请隼白他们坐下。

。。“干!”随着一声玻璃碰撞的响声,饮料和酒通通下肚,开始边吃边聊。隼白在一旁看着这一群其乐融融的情景,忽然鼻尖一酸,眼眶红了。“队长,你怎么了?”小黑转过头看着隼白,“没事儿,呛着酒了。”隼白笑着摸了摸小黑柔软的头发,“问你啊,如果我之后会离开,你会怎么办?”小黑笑着说:“队长怎么会离开我呢?”“我是认真的。”隼白严肃的说,“哦。”小黑见隼白不笑了,自己也不笑了,“我会和队长一起的!”小黑坚定的说,红瞳里仿佛划过一丝不知名的感情,“那要是,你不能一起呢?”隼白暗地里松了口气,“那我会一直等队长!”小黑说完,咧开嘴笑了,“嗯。”隼白看着小黑,看着他那样开心的笑容,不知是被感染了还是怎么的,嘴角勾起来。“哇!队长笑了!”琳鼓掌着,“小黑你真行!”“什,什么嘛......”小黑低下头,嘟着嘴,鼓鼓的像个包子,“哈哈哈~”隼白笑出了声,小黑你真的好可爱。“yoooooooo~~~~~”全体又起了哄,“真幸福~”“嗯。”隼白笑着,但想到不久以后就会离开,便笑不出来了。

。。嘿,小黑,你说过的,会站在我这边的哦。

。。不许反悔哦。

。。我永远爱你。

------一个月之后--------

“你选吧。”隼白冷着脸持着剑,“是选择我,还是选择他们和忍村。”话音刚落,隼白把剑抬起来,指着小黑的眉心。

......

隼翼-血弦Icerose

有些无聊呢

要开学了

想发隼黑的文。。。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呢

要开学了

想发隼黑的文。。。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呢


Air轩
蜜汁柔弱?大灰狼雷某x中二骑士...

蜜汁柔弱?大灰狼雷某x中二骑士猎人安迷修
(这里新人,求关注(λ▀ˇ▀))

猎人——安迷修

自己脑补了一个《小红帽》的私设(童话故事已改编)

下面是脑洞情节
(第一次写脑洞,希望你们会喜欢(λ▀ˇ▀))

        大灰狼雷狮和小红帽(?)相遇后,小红帽(?)认为大灰狼雷狮要吃掉她,于是支开了大灰狼雷狮,路前方有一些开凿工具,小红帽(?)便自己挖了个陷阱,继续赶路,在半山腰时她遇到了猎人安迷修。
(看到了猎人的美貌)要求猎人与她同行
并把刚刚她智斗大灰狼的事告诉了猎人
     ...

蜜汁柔弱?大灰狼雷某x中二骑士猎人安迷修
(这里新人,求关注(λ▀ˇ▀))

猎人——安迷修

自己脑补了一个《小红帽》的私设(童话故事已改编)

下面是脑洞情节
(第一次写脑洞,希望你们会喜欢(λ▀ˇ▀))

        大灰狼雷狮和小红帽(?)相遇后,小红帽(?)认为大灰狼雷狮要吃掉她,于是支开了大灰狼雷狮,路前方有一些开凿工具,小红帽(?)便自己挖了个陷阱,继续赶路,在半山腰时她遇到了猎人安迷修。
(看到了猎人的美貌)要求猎人与她同行
并把刚刚她智斗大灰狼的事告诉了猎人
        猎人一惊往山下的方向跑,果然大灰狼已经掉进了陷阱!猎人安迷修纵身一跃跳入陷阱中,抱起大灰狼挑出了陷阱。
        此时小红帽已赶到陷阱旁,她内心想到计划成功,没想到猎人竟然抱着大太娘跳了出来。
   
        猎人抱着受伤的大灰狼
        小红帽回想着她之前与大灰狼的对话
“小红帽,你怎么在这里?”
“我来看望我生病的奶奶,他就在山顶上住。你呢?大灰狼”
“我,我去探望一个,无聊的人。”
“就算是探望一个无聊的人,也要带点东西吧,你可以去菜一些果子给他”
        小红帽凭借着这个借口支开了大灰狼,没想到大灰狼口中的无聊的人竟然是猎人。
        小红帽见状,变装作柔弱的说:“既然安全了,那我就先探望我的奶奶去了。”说完变便转身跑走。
        猎人欲追却被大灰狼抓住。
        大灰狼问猎人:“你为何会赶过来?”
        猎人说:“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红帽,竟然还会有这么大力气做陷阱,你太低估你的骑士了。”
        说完,吻上了大灰狼的手背
       “我将作为你最忠诚的骑士,战争也好,杀戮也罢,即便没有温情,我一个人即是你的千军万马。”说完,猎人抱紧了大灰狼,生怕下一秒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再次让他受伤。
全剧终。。

小红帽, 匆匆逃到大山深处的基地,暗自愤恨。

看完后,猜猜小红帽是谁(λ▀ˇ▀)下一个画雷总的人设并公布小红帽是谁,哎嘿嘿(λ▀ˇ▀)

談无欲。

寂静之地的怪物x人类少女的沙雕故事(2)还是在各种乱写233

我还活着吗

这里是哪里

少女觉得自己在漫长的漆黑里奔跑了很久,远方有个小小的光点,一直那样小小的,无论怎么跑也跑不到。

体力耗尽眼看无望,少女也不跑了,慢条斯理地走了起来,最后席地而坐。

她看着那个光点,默然。

蓦然,身边的漆黑变得扭曲开始展现一幅幅场景,她看了许久,这是一个少年被下放到另一片漆黑当中遭受折磨最后成为骇人怪物的故事。

那原来是那只怪物的本体吗,原来我们都是这样不断经历痛楚而成为的怪物啊。少女如此苦笑。

周遭一转,是少年守着躺在床上的少女的场景。

少年看着少女,满脸的愧疚。

对不起,不知你是否还愿意醒来。我总有种感觉,我们是同类。我叫Lrison,我想告诉你我的...

我还活着吗

这里是哪里

少女觉得自己在漫长的漆黑里奔跑了很久,远方有个小小的光点,一直那样小小的,无论怎么跑也跑不到。

体力耗尽眼看无望,少女也不跑了,慢条斯理地走了起来,最后席地而坐。

她看着那个光点,默然。

蓦然,身边的漆黑变得扭曲开始展现一幅幅场景,她看了许久,这是一个少年被下放到另一片漆黑当中遭受折磨最后成为骇人怪物的故事。

那原来是那只怪物的本体吗,原来我们都是这样不断经历痛楚而成为的怪物啊。少女如此苦笑。

周遭一转,是少年守着躺在床上的少女的场景。

少年看着少女,满脸的愧疚。

对不起,不知你是否还愿意醒来。我总有种感觉,我们是同类。我叫Lrison,我想告诉你我的故事。

你好,我叫Rieaki,很高兴能分享你的故事。

一滴划过的泪珠,少女醒了。

少女睁开了眼,抚去那一滴泪,坐在床上,愣愣地看着自己处在未曾知晓的房间里。身旁的窗帘没有拉好,微风起,灯光将她虚幻的身影印在玻璃上,外面已是望不尽的黑。

“哦,你醒啦。”少女正对着窗外出神,忽闻身后男音。她蓦地转身,却见不是Lrison,“请问你是……?”

“Hedico,Lrison在成为怪物前最好的朋友,”他推了推眼镜,“他让我留下来保护你,自己去完成长老派发的任务了,不久便归。”

“好的……谢谢你……”少女垂着头,紧紧揪着被子。

“别紧张,你伤初愈,好好疗养便可。”他端上一些吃食,“昏迷了好久,应该饿了吧,来尝尝是否合你的胃口。”

“谢谢你……”少女脸有些微红,忙着接过后仔细的尝了起来,“嗯非常的好吃…”

Hedico微微一笑,“你喜欢就好。”他等着少女食毕后立刻端走了餐具,又随手合上门,“你好好休息。”

“嗯……”少女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里略过一丝阴霾。

自己已经有多久没有这样和别人说过话了呢……

少女呆愣地在漆黑中望着窗外坐了许久后,终于耐不住疲惫再度沉沉睡去。

混沌中,她看见了氤氲中孤独的自己。无数脚步在她蜷着的身旁行色匆匆,无数的手在向她伸去,骇然的尖叫不绝于耳。她慌张地捂住了耳朵,闭紧了眼,将头埋在自己的膝盖中,直到失去意识。

在长而痛苦的睡梦中醒来,惊觉自己睡成了一团球。她捂着头起来,发现Hedico放在床边的字条。“我先回自己家啦,各种用品都准备好了,早饭在桌上。Lrison快回来了。”她将纸条放回原位,走出了房间。

她不禁感叹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种族,称不上是人类,却和人类的生活习惯相仿。

Rieaki走进浴室,镜子中印着她仍沾了血迹的校服,血液早已变褐结块。男士们终究还是无法为她换下衣服的,她开始思考自己究竟是昏迷了多久。

简单的冲洗了一下,换上Hedico准备的白裙。待洗漱毕后,又以极好的胃口吃下了桌上所有的食物,料想这种饥饿感大约是至少昏迷了好几天吧。

她打算把脏衣服都洗了,开始着手找找有没有类似洗衣粉的东西。嗯除了东西难找些,这里似乎和她的家没有什么区别。

沐浴着旭日,用力地把衣服搓出泡沫,又将浮到空中的肥皂泡一个个戳破。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很安心。

直到门外传来窃窃私语,将这个令她倍感幸福的时刻彻底打断。

门外传来稚嫩的声音,“这里面是不是有怪物,我听父辈们都是这么说的。”“不妨砸门一探究竟吧。”Rieaki望了望窗,窗外一片萧瑟,这种荒芜的地方怎会有孩童前来探秘?在她踌躇思考之间,外面的人已经开始了工程。这栋房子就她最后的避难所,而她再无处可藏,Hedico已走Lrison又未归,她也无人可依。仓惶的在房间中奔跑,试图寻找能够容下她的地方。最终也仅是无可奈何的藏身于衣柜。单薄的门终于还是支撑不住了,她在衣柜中屏息,循声,不只是孩童的声音,还有成年男性特有的脚步。她听到向她越发接近的步子,唯有惊恐的闭上眼睛才能约摸地脱离这个世界。

随后衣柜的门开了,她被当做怪物抓起来了。

她被关押了起来。

“如何处置这个怪物。”

“早点把这个怪物处决我们也好安心。”

“她真的就是那个怪物吗?”

“她可是在怪物的房子的能不是怪物吗!”

“这个样貌一定是用来蒙蔽我们的。”

窸窸窣窣,不断的碎语传进她的耳朵。她无可辩驳,因为她也是一个怪物,就算是代替他们畏惧的Lrison死去她也是无所怨言的。

这约摸就是无数种异于常人而被称之为怪物的宿命。

“杀了她吧。”

“杀了她吧。”

“杀了她吧。”

外面的人似乎统一了意见。

牢笼的门嘎吱的开了,她被拖了出去。

终于又看见光了啊,她这样想着。杵在他们所谓的示众地里,Rieaki觉得这就像在清宫剧里看见的菜市口。曾经她是隔着银屏的看客,现在她成了那个被群众唾弃的死者。

人们挤在一起,像群沙丁鱼,他们的眼睛里透露着畏惧,兴致还有,乐此不疲。Rieaki站在台上,扫了扫下方的人群,她是黯淡的眼睛,也是无畏的表情。

“她就是那个怪物啊。”

“看着她被处死真是大快人心啊。”

“是啊是啊我们不必再提心吊胆了。”

她知道他们的心中所想,Lriosn并没有伤害过别人,却只是因为他骇人的容貌,惹来杀身之祸。这可真是奇怪啊,那些隐匿于人群真正的恶人却遭不到这样的惩罚,人面兽心。

而我们是兽面人心,又是,为何,为何?

脖子上的刀动了,风开始呼啸,人群开始沸腾。

“杀了她。”

“快杀了她。”

“处决她处决她。”

刀定,风停,人亦静,不知道自哪来的花瓣开始飘落,流尽美人红。

Lrison,抱歉,先走一步。她在最后一刻是这么想的。

談无欲。

寂静之地的怪物x人类少女的沙雕故事P1(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脑洞设定和文笔什么的都没有太在意)

学校宛如一片寂静之地,走廊上森森的脚步时而沉闷的低吼象征着怪物的到来。所有人隔窗屏息,在这个以声音来源为猎杀目标的怪物之下,为了生存唯有噤声。 地板的一声吱吱宣告着那个人的大限将至,怪物如同找到了目标飞快地冲上五楼,砸开了那扇门。声音虽已消失,怪物却有了目标,猎物就在身边,他隐约听到了,听到了周围那些苟延残喘的声音。随即循息奋力一刺,伴随周围微弱的倒吸声,炙热的鲜血确实在他的爪子上开始流淌。却不料中伤者竟轻佻一笑而又叹息,“谢谢你,杀了我。” 怪物不禁愣神。他将爪子从她身体里抽离,闷哼一声,少女失血过多而倒地。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他看不见却觉得那倒地的少女,竟在微笑。 为什么明明伤口如此疼痛还能...

学校宛如一片寂静之地,走廊上森森的脚步时而沉闷的低吼象征着怪物的到来。所有人隔窗屏息,在这个以声音来源为猎杀目标的怪物之下,为了生存唯有噤声。 地板的一声吱吱宣告着那个人的大限将至,怪物如同找到了目标飞快地冲上五楼,砸开了那扇门。声音虽已消失,怪物却有了目标,猎物就在身边,他隐约听到了,听到了周围那些苟延残喘的声音。随即循息奋力一刺,伴随周围微弱的倒吸声,炙热的鲜血确实在他的爪子上开始流淌。却不料中伤者竟轻佻一笑而又叹息,“谢谢你,杀了我。” 怪物不禁愣神。他将爪子从她身体里抽离,闷哼一声,少女失血过多而倒地。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他看不见却觉得那倒地的少女,竟在微笑。 为什么明明伤口如此疼痛还能够有这样一种近似快乐的表情,他不明白,这是他作为杀戮机器培养至今从未体验过的感觉。 怪物曾经是看得见的。不过后来他被宿命所选中,被埋下了特殊的基因,随即被下放到了专门的洞穴中。“你唯一所需的就是闻声而动,是否看得见光明对你来说不重要。”年老的声音在空中回荡,那是他在光明中最后听见的声音。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在黑暗中匍匐,在黑暗中磨炼。他的眼睛退化,忘记了如何与人交谈,他的皮肤变得褶皱,长出了利爪,沉睡的基因在此刻发挥力量,他拥有了绝佳的”听力和无与伦比的杀意。怪物终究成为了其族最强的战争兵器之一。 他虽是强大的,但他为人的面容尽毁。棕色而极度光滑的皮肤,奇异色彩的瞳仁,血管的蹦跳在脸上清晰可见,每每呼吸一次便伴随而来一阵骇人的低吼。他的力量使族人恐惧,他的面容使族人憎恶。他不是怪物,骂名将他堆砌成怪物。 “你无需理会那些鄙陋的族人,你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抢夺这所学校地下所埋藏的密宝,拥有它我们便能突破封印,激发族内禁地的威能”,他又听见了当年那个年老的声音,“切勿让我们失望。” 他抬起他早已丑陋的脸,一声“咔嗒咔嗒”,是他能给的唯一回应。 少女也曾经不是这样以痛为乐,这样渴望死亡,直到她来到这个重新分配过的班级。 “他们为什么互相都认识?我为什么谁都不认识?”她常常这样满腹疑问的质问自己,质问的最后她也就成了孤身一人,成了同班眼中“难以接近”的人。甚至那个让她曾经心动却又伤她很深的男孩子在开学一个月后就和班里新认识的女孩子在一起了,“多么可笑的愚蠢爱情。”她这样冷嘲自己。可是她发现他们尚且有这愚蠢的爱情,或者虚妄的友情,而自己在这个不大的教室里,什么都没有。 她常常在全班的欢声笑语中默然,脑袋里始终徘徊着自己最近观看的剧中的一句话“谁愿坐禅犹堕落,是君推佛向修罗。”他们用她的痛苦构筑自己的快乐,那她也一样可以把痛苦转变为快乐吧?或者,把同样的痛苦还给他们吧? 少女就这样成了另一种名义上的怪物。 “她还未死。”他听到她倒在地上的喘息,心中掠过一丝异样的感觉,分明那强行注入的基因让他变得偏执嗜血,唯独在这个人面前,他竟提不起杀意。 不知名的悸动令他俯下身去端详,已然倒在血泊中的少女竟捧起他的脸,“请…快杀了…我吧…。”她喃喃,他愣住。从未有人可以忍受他丑陋的面容而抚摸他的脸颊,从未有人向他乞求过死亡。他突然觉得这个人类很特别,他,不愿意杀死她。 不过族里派发的任务依然是头等大事,他便屠了整所学校,夺了密宝,这也算是他被称为所谓的最强兵器的一种回馈吧。 在再无生气的学校里,他将最后仍然存活,奄奄一息的她和密宝,一起带走了。 而这所学校也因为突然承载了过多的怨念成为了至阴的废弃之地,无人再敢踏入。 是一种名义上的沙雕完结,但是我居然又写下去了。 怪物将已经伤口已经止血的少女带回了他的族群。在那些老人面前把密宝放下,他们震惊而愤怒的想要指责他为什么要将一个人类带回来,但他头也不回的扛着少女离开了。 他大摇大摆的走在街上,族人皆是退避三舍,他也是讥讽道这样也倒显路是宽敞。循着自己发出的超声波,他带她回到他还没有变形前那可称之为家的地方,索性长老还时常派人来打扫也算得上干净 他将少女放在了他的床上并给她喂了最好的治疗药品,自己安静地坐在地上。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自己开始恢复为人的意识,甚至觉得自己之前暗无天日的折磨除了令他非人和遭人记恨外别无用处。那种强烈到几乎左右他意志的杀意退却了。 他想和人交流,尤其是少女。 他去找了长老,用他磕磕绊绊的语言向长老乞求能恢复他原来的模样和说话的能力。“那个人类竟可以打动你至此吗?”长老摇了摇头,“也罢,知道你是不肯罢休的,便让你变回去哪吧。”一挥袖,他从怪物变成少年。“不过你要记住,当你被派出进行任务的时候,你还是得变成那副模样。”长老蹙了蹙眉,扭头离去。独留他在空旷的大殿上,回答了一句“遵命。” 他重回人形,向着家走去,似乎像是重新沐浴光明一般。兴冲冲地打开房门,发现少女仍未醒来,他悻悻地觉得是自己刺的过于重了。阳光透过窗帘在少女沉睡的脸上画上一个好看的弧度,他不胜欢喜。 他坐在昏迷的她的身边,开始等待少女不知何时的苏醒。 坐在床边很久,看着太阳落入地平线又出地平线,他还是没有等到少女的醒来。 他感觉自己隔了很久很久,再次拥有了一种他身为怪物时没有的疲惫感和饥饿感,他开始有些担忧,如果她迟迟不醒是她不愿醒该如何,如果她醒了,又会怎样看待自己。 “你该去执行下一个任务了,Lrison。”黑暗中的人影向他传达命令。 “是。”他再次化身为怪物,留恋地看了看床上的少女,随后出了门。 如果我回来的时候你可以醒该多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