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腐灭之刃

4483浏览    30参与
🐰Usagi🐰
一辆善炭3p小破车 柱if善→...

一辆善炭3p小破车

柱if善→炭←善

可能是柱善/善/炭被关在了不zuo ❤就出不去的房间

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太羞耻了我限定了推特关注者公开(x)就是要推特链接到Privatter关注一下我的推特才能看(要fan wall)

一辆善炭3p小破车

柱if善→炭←善

可能是柱善/善/炭被关在了不zuo ❤就出不去的房间

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太羞耻了我限定了推特关注者公开(x)就是要推特链接到Privatter关注一下我的推特才能看(要fan wall)

🐰Usagi🐰

炭煉捏造身高差


接下来发生了________:点击这里查看下文
(密码是小写字母yes,确定自己成人了再看噢)


我不太清楚要不要fan wall,总之你们先打开一下维屁n(被lft屏蔽怕了的我讲话都变洋气起来了)

炭煉捏造身高差


接下来发生了________:点击这里查看下文
(密码是小写字母yes,确定自己成人了再看噢)


我不太清楚要不要fan wall,总之你们先打开一下维屁n(被lft屏蔽怕了的我讲话都变洋气起来了)

🐰Usagi🐰

【善炭】柱if

大概是某次任务前的一天(我好懒不想填色了——!)


第四张怕gua,全图走https://privatter.net/i/4308681

【善炭】柱if

大概是某次任务前的一天(我好懒不想填色了——!)


第四张怕gua,全图走https://privatter.net/i/4308681

朝颜的搬运日常
【炭治郎,我…】 画师:aph...

【炭治郎,我…】

画师:aphin123

来源:Pixiv[76813832]

已授权  | 禁止商用  | 原图

【炭治郎,我…】

画师:aphin123

来源:Pixiv[76813832]

已授权  | 禁止商用  | 原图

朝颜的搬运日常

【让我,带你回家】

画师:aphin123

来源:Pixiv[77756522]

已授权  | 禁止商用  | 原图

【让我,带你回家】

画师:aphin123

来源:Pixiv[77756522]

已授权  | 禁止商用  | 原图

Asahi

学园pa  有宇善

以及第8p是拼哒 比别的长

学园pa  有宇善

以及第8p是拼哒 比别的长

白鸟不知色

1&2— p站看到了童磨x善逸,意外带感非常带感特别带感!

3 — 英国学生感觉的三小强啦啦啦,参考了伊顿公学的衣服

4 — 碳善美味无比

5 — 乱画

我发现我吃宇善碳善童善嗷嗷嗷各种好吃!

1&2— p站看到了童磨x善逸,意外带感非常带感特别带感!

3 — 英国学生感觉的三小强啦啦啦,参考了伊顿公学的衣服

4 — 碳善美味无比

5 — 乱画

我发现我吃宇善碳善童善嗷嗷嗷各种好吃!

Grasi_Laurant

【授权翻译】【鬼舞炭】昨日敌为今日友 壹  相遇篇

避雷

⚠注意


・有些自设名字(鬼)。

・无惨对炭治郎有点温柔。

・无惨和炭治郎看起来关系很好。

・炭治郎很吵还傻傻的。

・说是腐向但腐要素很少。

・最后有一点点善逸(附录)


以上都没问题的话,就请看下去吧。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我记得我是和同伴们一起把那家伙──鬼舞辻无惨──的头给斩下来了。为了把他拖到太阳底下牺牲了许多宝贵的生命,还是落得与他打得不相上下的结果。然而,即使如此我也确实用这双手,拿着日轮刀斩下了。

他的头。...


避雷

⚠注意

 

・有些自设名字(鬼)。

・无惨对炭治郎有点温柔。

・无惨和炭治郎看起来关系很好。

・炭治郎很吵还傻傻的。

・说是腐向但腐要素很少。

・最后有一点点善逸(附录)

 

 

以上都没问题的话,就请看下去吧。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我记得我是和同伴们一起把那家伙──鬼舞辻无惨──的头给斩下来了。为了把他拖到太阳底下牺牲了许多宝贵的生命,还是落得与他打得不相上下的结果。然而,即使如此我也确实用这双手,拿着日轮刀斩下了。

他的头。

 

可是。

 

 

「喂,猎鬼者」

 

 

为什么,那家伙还在这里──?

还有,我也为何还活着?

 

那时,刀斩向无惨脖子的瞬间,我右腕以下都被砍落了,尽管如此我还是不服输地把刀换到左手,结果左腕以下也被砍断。很痛。很辛苦。我认为一切都结束了。但我还是不死心,竭尽最后的力气,狠狠咬住陷入无惨脖子里的刀之柄。

这出乎他的预想了吧,无惨惊讶似地睁大眼睛,惊慌失措地瞄准我的颈部,放出了很难称有技术的笨拙攻击。可是,已经满身疮痍的我对此不闪不避,竭尽全力地横向甩动自己的头。

下一瞬间。

我和他的头同时飞到空中。

期间,我与他恍惚般的眼睛,视线交汇了。

 

结束了。打倒了,我把他打倒了──!!

 

渐渐伴随喜悦,情不自禁地像习惯那样吸了一下鼻子。

 

然后,从眼前的存在那里同愤怒一起,飘来了些许悲伤般感情的气味。

 

『不想死』

 

那时,我认识到这家伙……无惨原来也是人之子。

在最后的最后,看到无惨怀抱着与至今为止所吃人类相同的想法死去的样子,我───────。

 

 

昨日之敌为今日之友

 

 

 

「炭治郎」

 

响起了妈妈温柔的声音。

回头看去,那时我没能保护好的那道声音,那个身姿,如今确实存在于眼前。

 

「妈、妈……」

「脸都弄黑了,到这边来」

「啊,啊,好」

 

是梦吗。

又是和那时一样的梦吗。

脸被抹布轻轻擦拭的同时,我如此思考道。但那只鬼应该已经被打倒了。那么,这究竟是。

 

「炭治郎。下雪会很危险,不去也可以哦」

 

又一次,被温柔的声音喊了名字。

自那时起,自那悲剧之日起,总是焦急不已的声音,慢慢向我问道。

刹那,从右眼里,有暖和之物涌出。

 

「啊……」

 

我慌忙地抬手,想用指擦眼睛,但妈妈先我一步用抹布擦拭起我的眼睛和面颊。妈妈碰到我脸颊的手很温暖。不是最后触摸到的、那雪一般的冰冷。

活着,她还活着。

这么一想,心情就变得高兴得不得了。

我终于忍不住像孩子般地哭出来。

妈妈什么也没问,只是温柔地替我擦拭眼泪。

 

 

到底哭了多久呢。

鼻子嗡嗡响,眼睛哭红的我渐渐认清现状,慌张地抓住妈妈的手臂把她拉起。

 

「妈、妈妈!对不起!」

「没关系的,炭治郎。」

 

虽然妈妈这么微笑着说,但膝盖附近的裙子因吸水颜色都变深了。应该很冷吧。布下的肌肤一定都变红了。

 

「妈妈───」

 

别管我,快去换件衣服,在我想这么说的瞬间,令人怀念的香味传入鼻腔。把脸朝向发出气味的方位,花子和茂朝这边跑来。

这是时隔几年的再会呢,我本已认为再也看不到他们这幅精神奔跑的身姿了,我本已为无法再见面而悲叹不止了。然而。竟还能再发生吗。咕,我咽下快要满溢而出的感情。然后才是忍住眼泪。

 

「哥哥,今天也到镇里去吗?」

「我也要去!」

 

我要去我要去,见这两人强烈要求,我困扰般地笑了。

 

「抱歉啦。哥哥我,今天不去镇上了。」

「诶ー、为什么?」

 

「怎么了?」

「你看,今天风很大吧?而且,从下午开始就降了很多雪。知道这样会变成什么样吗?」

「暴风雪?」

「好危险!」

 

对脸色发青颤抖起来的二人说出「正解」二字,摸摸他们乖巧的头。

 

「妈妈,对不起。明天我还是会照常去的。」

「……谢谢你,炭治郎。但不要勉强哦。」

「嗯。」

 

其实,因为快到正月,是想多卖点炭赚足生活费的。想让大家吃得饱饱的。

但是,然而,不能让这份幸福被破坏。这次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

就算以自己的生命来换,也绝对。

 

 

 

 

 

太阳落山了。

从此开始,便是鬼的活动时间。

 

我暂且停下砍树的手,对正在劈柴的竹雄说「今天就到此为止吧」。闻言竹雄大声回答说「知道了ー!」后,拾起最后砍下的柴火,放到堆了好几层的柴棚里。看他的身影已习惯工作,我想着成长了啊地微笑起来。

 

「辛苦了,竹雄。累了吧。」

「哥哥你才是辛苦了。没事,因为今天哥哥也在所以没那么累,不如说还能再做些事哦。」

「是吗。那么你能不能去帮妈妈一起做晚饭呢。我想还要点时间。这期间,我要去做沐浴的准备,所以就拜托你喽。」

「知道了。那我先回家。」

「好啊,竹雄。也别忘记洗手了哦。」

「知道了啦!」

 

那么,再挥了挥手,确认竹雄已进到家中后,我两手各提一空的水桶,走向附近的河边。

途中,我为该如何从之后会现身的鬼手中保护家人而苦恼不已。

此时的我,不仅只有普通人的力量与体力,还没有刀,打倒鬼什么的是痴人说梦。别说互相攻击了,连反应过来都做不到,怎么想都只会毫无抵抗之力地被杀。

那么,如果让家人先逃,自己当诱饵的话……………不行。如果我死了,今后该怎么办。鬼出没在任何地方。让妈妈他们得不到半点保护地留在世上也太危险了。

我也不能死,也不能让家人被杀。

对于现在的我……根本没有余裕。

要怎么办,该怎么办才好。

要怎么办────

 

转动脑筋,想找出最好的办法,却连好提案都想不到。

好不容易,好不容易回到如此幸福的生活中。还要被破坏吗,还要被夺走吗。

哈—,我吐出白色的叹息,把桶放在终于走到的河边。

 

「妈妈,祢豆子,竹雄,花子,茂,六太………嘶」

 

不行,这样想下去又要被义勇先生骂了。就算没有选项,也必须强行扭转命运,自己去争取。

弱者,只会被淘汰。

那么,至少要把顾虑全部舍弃,拿出拼命的架势后再输。

现在的我没有绝望的空闲。

 

「………好!」

 

多想无用,那我只能拼尽全力了。不是做不到的问题。是必须去做。

加油,炭治郎。我能做到,至今为止什么都扛过去了。

和失去家人的恐惧相比,已经没有更可怕的东西了吧。我是能做得到的人,是家中长子。加油,加油。

 

「……总之,先把水打到桶里早点回家。大家都在等着。」

 

哟地一声,拿起一个放在地上的空桶,我探出上半身望向河流。

 

「嗯?」

 

突然,感觉到背后有气息。

哈,我气势十足地回头,那里谁都不在,只有树木延伸。因为很暗,眼睛不太利索就用鼻子闻了闻,没有什么特别的气味。

什么啊?野兽吗?但那种气味……

我歪着头,想着要是熊就危险了,把头转回前方。

 

「喂,猎鬼者。」

 

然而在那里,在河正上方不知为何伫立着鬼的首领,鬼舞辻无惨。

 

「哇啊啊啊啊啊啊!?」

 

太突然了,我把手里的空桶朝无惨扔出去。无惨则并不在意炭治郎的这幅样子,轻轻单手接住木桶,把它咚地扔回另一只空桶的旁边。

 

「你听到了吗。那就回复我。」

「鬼、鬼舞辻无惨……!?你干嘛!来这里,来找我,有什么事!!」

「什么事都没有。我怎么可能想待在这种地方。」

「怎么回事!!还有,为什么你还活着!?那时我确实把你的脖子───」

「那么,你又为何还活着。应该脑袋落地了才对。你不是人吗。」

「我是人类!」

 

呼,呼,粗暴地呼吸着,强力地瞪向无惨。然后无惨说着「我当然知道。只是开个玩笑。」看着我浮现了轻蔑的笑容。

 

「和单细胞的人讲话难有进展。你冷静一点。」

「我怎么冷静得下来……!!你还要来杀我的家人吗!!」

「……你有听我刚刚说的话吗?我说过没事找你了吧。」

「那么,为什么………」

「灶门炭治郎,因为你在这里。所以我现在在这里。」

「你在说什么……」

「如我说的那般。就按原意琢磨。脑筋不好使的你也能考虑清楚的吧。」

「…………………」

 

因为我在,所以无惨也在这里?

那时无论是我还是无惨,都应该死了。我没有那之后的记忆,只记得脖子被砍断的触感。

没错,死了。已经死了。

那么,为何还能活着呢。

我的家人也是如此,本应失去的家人,大家都还活着。

是死者复活了吗?不,没听说会有这种事。

说到底,这里真是我生活过的世界吗?是和那时的梦类似的世界吗?那么,斩首就能回去?回到哪儿去?我已经死了,那我是要回到哪里。

可恶,搞不懂。

 

「………稍微冷静点了吗。」

「!! ………总之,你不是来杀我家人的吗?」

「我说过不是了吧。」

「那么,这里是哪儿。你知道吗。」

「是啊,当然。」

「我们是复活了吗。」

「不是复活,是回归了。」

「回归……?什么……」

 

难道说是,时间回溯吗?

那我就能认可家人还活着一事。

但是,那样的话,为什么我和无惨还有记忆?是为了什么?我和无惨有什么特别的吗……?

 

「无惨,你───」

 

刚一开口,我就闭上嘴。

这股气味,是祢豆子吗。因为我很晚不归她肯定担心地来找我了吧。

但是,不行。别过来,祢豆子。不要来这里。鬼,无惨在这里。

滋地,额头一味冒汗。

就算听他说不会对我家人出手,但那到底是不是真的根本无从判断。要说为何,因为从无惨身上闻不到任何气味。

明明距离都这么近了,真的太奇怪了。

不能相信他。

 

「有人来了吗。」

「咕……(他注意到了!糟糕!)」

「安心吧。除了你以外谁都看不到我的身影。」

「你在说什么……?」

「你看,来了哦。」

「哥哥!!」

 

糟糕,意识到时已经晚了。祢豆子哈哈地气喘吁吁,一步又一步地靠近。

 

「等等,祢豆子!别过来!」

「……哥哥?你怎么了?妈妈他们都在等你哦?」

「啊啊,是那个小姑娘吗。」

「无惨!!」

「这么大声喊……哥哥,发生什么了?」

「………?祢、祢豆子,你看不到吗?」

「?」

 

轻轻歪着脖子的模样,好像真的什么都看不到。也没有说谎的气味。

边动摇着边侧目快速瞄了眼无惨的位置「我都说了吧。」他投来视线。

 

「啊,啊啊,不是。哈哈。没什么。我只是把树看错成熊了。」

「是吗?要是这样就好……」

「是啊。比起这个,抱歉我待得太晚了。让你们担心了吧。我马上就打水回家。」

「啊,哥哥。我也来帮忙吧。」

「别了,晚上,特别是冬天的水格外寒冷。不能让祢豆子的肌肤变粗糙啊,你还是先回去吧。」

「但是……」

「没关系的。这次我会很快回来的。所以,在家里等我好吗?祢豆子。」

「嗯,嗯。知道了。要早点回来哦。」

「好啊。」

 

那之后。祢豆子好几次瞧上去很担心地回头看过来,但她还是相信了我很快会回去的话语,沿原路返回了。

 

「……那么,为了遵守和祢豆子的约定要尽早打水回家。」

 

我无视了抬眼就能看到的无惨,啪嗒一声把桶放入水中。

 

「呜呜,果然很冷呐。手都快冻僵了。」

 

像是冰水沾在手上般的寒冷扩散到手掌,我慢慢地将水舀出。

因为想尽可能地把水打满,手指当然也浸到水里去了。于是正如我所料,冷冽的刺痛在指尖蔓延。

 

────好痛。好冷。但要忍耐。

 

正当我这么想着把桶提起时,手碰到了温暖之物。平时不管怎么说都只能被划分到冰冷那一类的温度,但对现在我打颤的手指来说却非常温暖,你在做什么,想像这样质问无惨,但在此之前已全力把水桶拉了上来。

 

「很冷吧,很痛吧。拜托我就好了。不巧的是我这个身体,无论是寒冷还是温暖,甚至是重量都感觉不到。虽然我不喜欢被使唤,但被拜托一下倒也不坏。如果你乞求,我便实现你的愿望。」

「拜托……?」

「是吗,你不是很会拜托别人的人啊。也罢。给我吧。」

 

如此说道,无惨将另一个空桶拎起,毫不犹豫地把手腕沉入冰冷的河水中,慢慢提起装满水的桶。

 

「嘛,是这样吗。喂,猎鬼者。接住。」

「诶,好。」

 

两手各拿一水桶,肩膀一下子沉重起来。因为已经习惯重量了,之后不会有问题但……

 

「无惨……?」

「怎么了。」

「啊,那个。对不起,谢谢。」

「无妨,不必道谢。」

 

瞄着不知为何心情变好的无惨,我脑袋不太能好好运转急忙赶回了家。

 

 

 

 

回家后,和全家人一起吃了美味的晚饭,洗了个热水澡后,很快就到了睡觉时间。

家里人全员入睡后,渐渐听到了有规律的鼾声。为此我浮现笑容,轻轻摸了摸附近六太的头。

 

「就这样,好好睡吧。。」

 

为了不吵醒大家,慎重地从被窝里溜出。然后我不发出声音地打开门,走到外面。

周围还很暗,夜视能力还不太好的我朝四周东张西望后,小声地喊起名字。

 

「无惨。你在吧,出来一下。」

「这算拜托吗?还是使唤?」

「是拜托。」

「好吧,那我出来。」

 

于是,从发出声音的黑暗深处出现了和之前毫无变化的无惨。

 

「怎么了,猎鬼者。找我何事。」

「不是猎鬼者,是炭治郎。灶门炭治郎。」

「哦,希望我这么叫吗?」

「………对。」

「好吧。今后就这么叫吧。所以,炭治郎。回答我的问题。」

「唔……没错,我找你有事。无惨,你知道什么吗?」

「什么,是指。」

 

扑通,扑通地心脏在高鸣。

无惨的眼睛,使心脏忐忑。一旦视线相互交汇,就像被蛇盯上的青蛙般身体动弹不得。

明明心脏没有被紧紧地抓住,明明没有要相互厮杀,死亡的气味却可以说必定会增加。幸运的是,看不出无惨有要杀我的意思。

但是,不能选错。

这点我是明白的。

 

「关于这个世界,你和我,还有这个世界的鬼。」

「原来如此。想从哪里听起?告诉我吧。」

「可以吗!?」

「要我说几次。这般缠人可不讨我喜欢。喉咙想烂掉吗。」

「………先从世界本身开始吧,拜·托·您·了。」

「如此甚好。」

 

又变得高兴起来的无惨面前,炭治郎咕噜咕噜地发出呻吟。

为什么要一五一十地听无惨的话啊我。

才不是害怕。决不是,因为害怕!

不肯认输地,拿充满杀意的目光盯着他,但无惨却无视了我的眼睛,自顾自道。

 

「首先,这个世界和那个世界非常相似。没有任何区别。要说其中有异物的话,那就是我和炭治郎你。显而易见吧。然后还有1人。是那个世界没有的异物。」

「还有1人……?那是谁啊。」

「……鬼塚无惭。取代那个世界中我的位置,在这一世界担任所谓鬼之首领的家伙。」

「!? 你不是首领了啊!」

「这边我保有形态。一个世界不需要2个鬼之首领吧。」

「那么你究竟是……」

 

现在回想起来,初次见面时,无惨的身体没有沉入水中而是浮在水面上。而且不知为何我能看到的身姿祢豆子却看不到。声音也是。

嗯嗯?我歪起脑袋。

 

「这样啊,你想不通吗。那么下一个质问,就来说说我和你的事吧。一言以蔽之,我是亡灵般的存在,但。不知为何我似乎不能离开你一定距离。」

「咦,是这样吗。」

「是啊,所以城镇也好哪里都好到外面去吧。我好无聊。」

「? 晒太阳也没事吗?」

「因为是亡灵般的存在,无法判定吧。」

「是这样的生物吗………」

 

听到无惨克服了太阳,我没怎么吃惊。既然是亡灵般的存在,还不能离开我一定距离,我觉得也没必要特别在意。要是无惨想做什么,在我目光所及之处提前阻止他就好。我颔首领教。

 

「然后你已经知道了吧,我的身姿除了炭治郎,也就是你以外谁都看不到。不过,对气息敏锐的人和对声音敏感的人,能够凭感觉发现我的位置。就能明白那边有鬼吧。」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在柱的各位和善逸、伊之助的面前有被察觉的可能性啊。」

「善逸、伊之助是谁啊……嘛,就是这么回事。」

「这样啊……」

 

这样一来,有可能会被误以为我带着看不见的鬼,甚至是我本人都会被误认为鬼。不小心可不行啊。我又颔首领教。

 

「接着最后是关于这个世界的鬼……」

「对啊!这个世界的鬼和那个世界的一样吗?还是说比那更强────」

「不准再说下去。要是不想稀里糊涂地嘴巴被剜掉。绝对,想到了也别说出口,明白了吗。」

「啊,好的。对不起。」

「明白就好。我说下去了。嘛,真要说的话这世界的鬼,比那个世界要弱多了。而且还很脆弱。是像做坏了的人偶般的代替品。」

「那么弱吗?」

「是啊,为了让你愚蠢的脑子也能理解就说得通俗易懂点吧。把那个世界中的杂鱼鬼比作10的话这里就是一半都不到的4。下弦之月从30降到15,到了上弦之月强度从70降到了50。弱得叫我反胃。」

「那么,对人类的伤害减少了吗?」

「不,相反这边鬼的数量是那边的5倍。受害者当然也增加了。就算强度只有4,人类与鬼的力量也存在天壤之别,没有日轮刀的人类与鬼对抗,其结果显而易见吧。」

「怎么这样………」

「真是的,这个世界的首领比起质更看重量。真是个大傻瓜。」

 

看着嘎吱嘎吱地额头浮现青筋静静发怒的无惨,我什么都说不出。

数量增加了吗,但是却没那么强了。

那么,锖兔他们会怎么样呢。

手鬼变弱了的话,他们获救的可能性很高。然而,要是剑士的质量也同样下降了的话……。

咕,我握紧拳头,朝无惨的方向抬起脸。

 

「怎么了,炭治郎。」

「……我要,打倒鬼塚无惭。」

「哦,理由是?」

「为了不再增加更多的悲伤。」

「原来如此,很像你。」

「………能不能来帮我呢,无惨。」

「! 我可还没完全原谅你哦?」

「我也是,就算你改头换面,也没有原谅你。」

「那么……」

「但是,我知道你有那么一点点,值得信任的地方。现在来说已经足够了。」

「………真是老实巴交。」

「哈哈,我常被这么说。」

 

 

 

 

就这样,心地善良的少年与原鬼之首领成为了朋友。

自此,这两人将编织出怎样的故事,迎来怎样的结局,只有神知道。

 

 

 

「说起来我忘记告诉你了,如果你死了我也会消失。可不要擅自行动擅自死掉了。明白吗。」

「诶!?」

 

 

 

・附录

 

 

〜善逸和炭治郎和无惨〜

 

 

「拜托了!!拜托拜托拜托!!和我结婚吧。不知什么时候我就会死了!!所以我想结婚啊!!拜托你了啊ーーー!」

 

 

「善逸!」

「喂难道说那就是你提过的耳朵很好的猎鬼者吗。」

「是啊,善逸又温柔又强大。总之很厉害。」

「不只是个既恶心、还很吵的孩子吗。那声音光是听着鼓膜都快破了,想点办法炭治郎。」

「请不要这么说,无惨。就算那样也是我重要的朋友。」

「重新定义友人关系吧炭治郎。那家伙不行。找个新朋友。」

「怎么这样!确实善逸是个被人骗去借钱,逃避任务,对女孩子动不动就撒娇,毫无节操的家伙!但是个很好的人!!」

「前提那么惨说得再好也如空中楼阁。那不只是个废物吗。」

「是、是真的!善逸是很好的人—!相信我!」

「……总之太吵了让他闭嘴吧。」

 

「好——痛!?什么!?诶?谁打的我?明明没有人啊!?诶—?为什么?为什么!?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无惨!!不许打人!你有在听吗!喂!」

「居然更吵了………」

 

 

 

✧✦角色介绍✧✦

 

 

 

◎灶门炭治郎

■前世

最终决战中与无惨打成平局死亡。

■今世

和不知为何变成守护灵(?)的无惨统一战线,成为朋友。

因为无惨没有袭击,这次是家人生存路线。祢豆子也是人类。

肯定会运用前世的记忆去促成生存if的吧。

还没有原谅无惨。

 

 

◎鬼舞辻无惨

■前世

最终决战中与炭治郎打成平局死亡。

■今世

不知为何变成了炭治郎的守护灵(?)。只有炭治郎能看到他。

如果炭治郎死了自己也会消失而站在统一战线。

如果炭治郎快死了会出手相助,基本允许他的任性。(意外地好说话)

如果获得许可能借用炭治郎的身体。(凭依)

因为现在也有身为鬼之首领的强大,如果对上弦之鬼下令能让他们僵直,一瞬间出现失误。

还没有原谅炭治郎。

 

 

◎鬼塚无惭(おにづか むぞう)

自设角色。

因鬼舞辻无惨的变故,是这个世界的鬼之首领。

力量大概比无惨的全盛期弱,身为部下的鬼也全都弱化了。(然而数目加倍)

没能克服阳光,被砍头也会死。

无惨比作100,那无惭就是80左右。

好弱。


朝颜的搬运日常
【你可以友善点吗?】 画师:a...

【你可以友善点吗?】

画师:aphin123

来源:Pixiv[77303646]

已授权  | 禁止商用  | 原图

【你可以友善点吗?】

画师:aphin123

来源:Pixiv[77303646]

已授权  | 禁止商用  | 原图

丫丫鸭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实玄圣诞节24h活动来啦!
漫天飞雪的冬天,不来一份热气腾腾的实玄粮么?!✨欢迎各位太太加入我们的活动吧!让我们一起准备一份丰盛的“圣诞餐”⛄🎄。

☆时间:12月25日圣诞节当天。
题材不限,文画皆可,只要是实玄不拆不逆!
想不出梗?没问题!群里会为你提供!
大家来康康我们不死川兄弟吧,真的超好吃的!(士下座)

其他具体事宜以群里商讨为主【}群号:548299332】p2有二维码!!
我们热情欢迎各位太太一起来群里耍,里面都是超——可爱的实玄党,大家一起玩耍呀!啾咪!!!!♡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实玄圣诞节24h活动来啦!
漫天飞雪的冬天,不来一份热气腾腾的实玄粮么?!✨欢迎各位太太加入我们的活动吧!让我们一起准备一份丰盛的“圣诞餐”⛄🎄。

☆时间:12月25日圣诞节当天。
题材不限,文画皆可,只要是实玄不拆不逆!
想不出梗?没问题!群里会为你提供!
大家来康康我们不死川兄弟吧,真的超好吃的!(士下座)

其他具体事宜以群里商讨为主【}群号:548299332】p2有二维码!!
我们热情欢迎各位太太一起来群里耍,里面都是超——可爱的实玄党,大家一起玩耍呀!啾咪!!!!♡

朝颜的搬运日常
【给炭治郎的情书】 画师:ap...

【给炭治郎的情书】

画师:aphin123

来源:Pixiv[76813832]

已授权  | 禁止商用  | 原图

【给炭治郎的情书】

画师:aphin123

来源:Pixiv[76813832]

已授权  | 禁止商用  | 原图

mangsu柴子鳄)¬º-°)¬

玄弥小狗狗2.0
对小狗狗下手我是屑!!【下次还敢】

玄弥小狗狗2.0
对小狗狗下手我是屑!!【下次还敢】

mangsu柴子鳄)¬º-°)¬

☞鬼化设定注意☜我已经被鳄鱼杀到魔怔了!!
脑洞了逆向鬼化设定!
感觉玄弥是普通的鬼但是食量能力比较特殊
想要杀鬼却把他弄哭了的话
上弦的实弥就0.1秒乘风粗线了!!!

☞鬼化设定注意☜我已经被鳄鱼杀到魔怔了!!
脑洞了逆向鬼化设定!
感觉玄弥是普通的鬼但是食量能力比较特殊
想要杀鬼却把他弄哭了的话
上弦的实弥就0.1秒乘风粗线了!!!

朝颜的搬运日常
【無可取代】 画师:WeiYi...

【無可取代】

画师:WeiYi

来源:Pixiv[77058493]

已授权  | 禁止商用  | 原图

【無可取代】

画师:WeiYi

来源:Pixiv[77058493]

已授权  | 禁止商用  | 原图

朝颜的搬运日常

【猗窝童】

画师:natalie

来源:Pixiv[1885477]

已授权  | 禁止商用  | 原图

【猗窝童】

画师:natalie

来源:Pixiv[1885477]

已授权  | 禁止商用  | 原图

mangsu柴子鳄)¬º-°)¬
lof有实玄的tag了我觉得我...

lof有实玄的tag了我觉得我搞的有地方放了!!
玄弥超级小可爱大家不都来康一康他吗!!!

lof有实玄的tag了我觉得我搞的有地方放了!!
玄弥超级小可爱大家不都来康一康他吗!!!

朝颜的搬运日常

【猗窝炭】

画师:natalie

来源:Pixiv[1885477]

已授权  | 禁止商用  | 原图

【猗窝炭】

画师:natalie

来源:Pixiv[1885477]

已授权  | 禁止商用  | 原图

A.M
脑嗨产物!ooc无逻辑!!!!...

脑嗨产物!
ooc无逻辑!!!!
真的只是脑嗨!!!!!
链接放评论!
第一次车献给大哥,爽诶(?)

脑嗨产物!
ooc无逻辑!!!!
真的只是脑嗨!!!!!
链接放评论!
第一次车献给大哥,爽诶(?)

朝颜的搬运日常

【炭时】

画师:24

来源:Pixiv[4071716]

已授权  | 禁止商用  | 原图

【炭时】

画师:24

来源:Pixiv[4071716]

已授权  | 禁止商用  | 原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