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自创小说

1311浏览    207参与
阿呆👖

《以前》2⃣️

2019.9.4 周三 晴


Neveah不得不承认,在国外读书确实轻松。根本没有作业,可以把大把的时间花在自己喜欢的东西上面。比如看帅哥。



高中校园里长得好看,身材又好,人很奶思的小哥哥确实不少,这就让她很欣慰,毕竟这也是爱好之一。



今天CAP,Neveah见到了学长们口中的Andrew。长得倒是蛮清秀,带着一顶脏脏的鸭舌帽,挂着一件明显大的离谱的卫衣。看起来是有点坏。但是,Neveah并没有在他身上看到太多的调皮,这个男孩,反倒让她觉得同情。



CAP老师①是一个中年女人,很凶,很刻薄。在她说一大堆规矩和制度后,她没有任何情感的宣布:...








2019.9.4 周三 晴


Neveah不得不承认,在国外读书确实轻松。根本没有作业,可以把大把的时间花在自己喜欢的东西上面。比如看帅哥。




高中校园里长得好看,身材又好,人很奶思的小哥哥确实不少,这就让她很欣慰,毕竟这也是爱好之一。




今天CAP,Neveah见到了学长们口中的Andrew。长得倒是蛮清秀,带着一顶脏脏的鸭舌帽,挂着一件明显大的离谱的卫衣。看起来是有点坏。但是,Neveah并没有在他身上看到太多的调皮,这个男孩,反倒让她觉得同情。






CAP老师①是一个中年女人,很凶,很刻薄。在她说一大堆规矩和制度后,她没有任何情感的宣布:


“Andrew的妈妈过世了,想安慰他的都去吧。”。




Neveah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她递给他一颗糖果。男孩攥着糖果,流出了眼泪:


“滚!”他把糖果狠狠地砸在了Neveah身上,跑出了教室。




“这小子惨了。”CAP老师瞪着她小小的眼睛,低声说道。只有Neveah听见了。




今天中午女孩们好像格外的安静。


“今天Andrew什么都没有干。“Kiki 打破了沉默。




“我也发现了。”Ella低头边吃三明治边发言。




“或许,他昨天被安排了。我昨天经过Office的时候看到他了。”Rui说得有些过于轻描淡写了。




“他母亲.....”Neveah把经过告诉了姑娘们。




空气又安静了。这次没有人打破。




Linda和Sunny在一边看着,默契的看相对方。


“怎么样?帮吗?”


“那可不。”






①CAP老师就像是班主任。负责生活学习的各个方面。







丶心瘾

喜欢是病[3]

#请原谅我的垃圾文笔

#自创小说

     “洛阳,等下来一趟我办公室。”下课铃声响起,孙老师没有拖课的习惯,只是临走前嘱咐了一声。

     “柳寒,一起吗?”一听到下课铃声,刚刚还在跟周公下棋的洛阳瞬间来了精神。

     “嗯”柳寒低头记录着刚刚那节课上的重点听到他醒了才把笔记本放回抽屉。

     “走吧”洛阳绽开笑容,虎牙挂在嘴边。

     “喂!你叫洛阳吧?”韩忆杰又带着...

#请原谅我的垃圾文笔

#自创小说

     “洛阳,等下来一趟我办公室。”下课铃声响起,孙老师没有拖课的习惯,只是临走前嘱咐了一声。

     “柳寒,一起吗?”一听到下课铃声,刚刚还在跟周公下棋的洛阳瞬间来了精神。

     “嗯”柳寒低头记录着刚刚那节课上的重点听到他醒了才把笔记本放回抽屉。

     “走吧”洛阳绽开笑容,虎牙挂在嘴边。

     “喂!你叫洛阳吧?”韩忆杰又带着一帮小弟找麻烦来了,个个脸上写满拽字。

     “又怎么了?有事出去聊。”洛阳下意识迈出步子站到柳寒面前。

     “呵。”韩忆杰注意到他的动作,冷冷地笑了一声,双手插兜大步走出课室。

     “放学后XX篮球馆见,敢来吗?”韩忆杰虽然没他高,但气势绝对不输他。

     “为什么不敢?输的怎么办?”原来是来下战书的啊?洛阳想都没想一口答应了。

     “输的要答应赢家任何一件事情。”韩忆杰赌定了洛阳会输,自信的挑了挑眉。

     在洛阳还没有转学过来之前,韩忆杰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男神,随便一个举动都可以把人迷得晕头转向,颜值榜上排名第一。

     再下来就得说说那位对他忠心耿耿的小弟魏轩盟,颜值榜排行第二。总是挂着一副笑脸,颇有几番邻家大哥哥的风范。

     虽然交过的女友数不胜数,在感情上绝对不会献出自己的心。但是他对韩忆杰可以说是掏心掏肺,绝对忠诚的。

     俩人的粉丝也是一直不相上下,结果洛阳一来直接把他俩比下去了。

     “记得带上他”韩忆杰看了一眼坐在教室里低着头的柳寒。

     “你想干什么?他不会打篮球。”洛阳眉头紧皱,琢磨着他到底想耍什么花招。

     “你放心,我不会对他做什么。我只是想让他看你输了的样子。”我倒是想看看,如果让他亲眼看到你输在我的手下,他会怎么想?

     “好。”洛阳有点为难的低着头思索,勉强答应了他的要求。

   ——————————————————————

     现在是下课时间,办公室里一片寂静,感觉连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到。

     门外传来清脆的脚步声,不久后门便被缓缓推开了。

     洛阳把门带上,心想老师应该是因为他在班上睡觉的事叫他来的。至于为什么不在班上骂…大概是因为他是新来的?所以老师想给他留点颜面?

     “嗯,坐下。”孙老师看起来心情听不错,就连洛阳在班上睡觉他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洛阳大步走到孙老师对面的椅子坐下,翘着熟悉的二郎腿,打算开启左耳进右耳出模式。以正常套路来说,这老头又该念叨一堆人生大道理了。

     “我叫你来是想和你谈谈柳寒,我想让你多关照他”孙老师不仅没有因为他的无礼生气,反而还对他善意的笑了笑。

     “柳寒?他有什么问题吗?”一听到是因为柳寒,洛阳才把姿态放低了一点。

     一颗八卦的心在蠢蠢欲动,看老师的样子,应该跟柳寒很熟了,说不定还能从他身上多了解一下柳寒。

     不过同时洛阳也有些疑惑,难道柳寒是问题学生?洛阳不禁想起他成天低着头自闭(很萌)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老师该不会是要他帮忙辅导他吧?

     “他没有问题,只是他个性有些孤僻,不善于表达。也不喜欢交朋友,只喜欢自己一个人。我想让你跟他多交流,感觉他挺喜欢你的。”孙老师知道洛阳在想什么,一口否定了他的想法。

     “会吗?”但是为什么他觉得柳寒对自己很冷淡啊?

     “当然会啊!柳寒从来不给别人碰他的。”

洛阳揉他头发的那幕孙老师可是看得清清楚楚,连他都没有碰过柳寒一次。想到这里,孙老师不禁有些羡慕嫉妒。

     只要是认识孙老师的都知道,他可是把柳寒当作自己的亲儿子对待的。

     “?!”洛阳有点不敢相信,不过其实柳寒也有反抗过,但是无效就对了。

     “柳寒这孩子很警惕的,一般不收别人给的东西或者食物,就算收了也不一定会吃。”孙老师从抽屉里拿出一颗牛奶糖。

     “不信的话你试试?”孙老师很肯定,他认识柳寒也不是一俩个月的事了。

     “好”洛阳拿过那颗糖,迫不及待想要测试。

     “记得帮我照顾他。”孙老师还不忘叮嘱他。

     “嗯”其实不需要孙老师说,他也会这么做。

     “柳寒,走吧。”洛阳从办公室出来,轻声唤了唤他。

     “嗯”柳寒把书签夹在自己看到的那一页,努力跟上洛阳的步伐。

     “给你。”洛阳紧握着的手缓缓松开,手心静静地躺着一颗糖。

     “啊?谢谢。”柳寒先是有点惊讶,思考片刻之后接过了他的糖。

     “你不打算吃吗?”洛阳又揉了揉他的头。

     “为什么你这么喜欢摸我的头?”柳寒皱着眉提出了一个他一直很想问的问题。

     “因为你可爱呀~”洛阳的笑更灿烂了,还加重了力道揉。

     柳寒停顿了一下,之后说出的话让洛阳连心跳都漏了一拍。

     “………老师是不是跟你说了什么?”

     “………说什么啊?老师只是让我以后上课不要睡觉罢了”这小子的观察力好高……

     洛阳说起谎来也是脸不红心不跳的,成功用演技说服了他。

     “好吧,那可能是我的错觉”柳寒盯着那颗糖思考了半天,之后才剥了糖纸把糖吃了。

     连柳寒自己也没有发现,他正在对这个陌生人慢慢卸下防备。

Agender

闯入你的世界-自创连载小说

序章

“是你先来招惹我的,顾闯。”白钊淡淡地说道。

                                                            ----------题记 

        清晨的蝉鸣还未消,徐风先吹...

序章

“是你先来招惹我的,顾闯。”白钊淡淡地说道。

                                                            ----------题记 

        清晨的蝉鸣还未消,徐风先吹动了树上的叶子。“新城站到了,开左边门”白钊挤出地铁,摘下口罩,过度的闷热让他有些喘不过气,在在苍白的皮肤上,两团晕红悄然浮现,引得不远处一群女生小声议论,白钊又把口罩给戴上。九月的校园还是校园,九月的试卷还是试卷,一开学就分班考本就不是新城一中的作风,但考卷的刷刷声和考试的铃声让白钊猛地清醒:该死的初二分班考! 

       第二天,考试结果被贴在了公告栏上,白钊漫不经心地扫了扫:48名。还行。接着略微看了看 前后两名:顾闯 48名。韩蒲 50名。白钊挑了挑眉,到新教室报到去。 走到初二二班门口时,教室里的声音被放大2倍,只看见一个金色短发的女孩子在床边坐着,也就只有她旁边没有人。白钊皱了下眉,在她旁边坐下,走进了才感觉到一丝不对,他拍了一下她的肩,刚开口就被一句“干嘛”给打断了。

       “她”,是个男生! 

       金发小伙看着白钊举在空中的手,突然笑了:“交朋友?你好,我叫顾闯。”

        “……白钊。” 

       阳光倾泻,衬着顾闯的一头金发,也衬着少年女孩般的皮肤。

阿呆👖

《以前》引子+(1⃣️)

我可爱的孙女好像恋爱了,跟Sunny那个老女人的混蛋孙子一起(其实我不是那么想的,她那个孙子长得的确不错)。但是,我觉得是时候跟她讲讲那个故事了。这



一切要从2019年的新生入学说起。



1⃣️


2019.9.3 周二 晴


新生入学,大家都很蛮开心的,除了一个人,Andrew。他想想在新的学校里又要见到好多讨人厌的中国女孩就觉得烦躁。



Andrew那么讨厌中国女人,就是因为他觉得令人作呕的后妈。



后妈是个善良和蔼的中国女人,和他的有钱的肥猪父亲结了婚,还生下了两个可恶的小恶棍Jason和Kevin。然后抛弃了...










我可爱的孙女好像恋爱了,跟Sunny那个老女人的混蛋孙子一起(其实我不是那么想的,她那个孙子长得的确不错)。但是,我觉得是时候跟她讲讲那个故事了。这






一切要从2019年的新生入学说起。




1⃣️


2019.9.3 周二 晴


新生入学,大家都很蛮开心的,除了一个人,Andrew。他想想在新的学校里又要见到好多讨人厌的中国女孩就觉得烦躁。




Andrew那么讨厌中国女人,就是因为他觉得令人作呕的后妈。




后妈是个善良和蔼的中国女人,和他的有钱的肥猪父亲结了婚,还生下了两个可恶的小恶棍Jason和Kevin。然后抛弃了他亲生母亲并且强行把他带离了他母亲身边,跟这四个混蛋生活在一起。




总而言之,Andrew讨厌他的家庭。并且认为他亲生母亲变成现在这般地步,都是因为那个充满心机的中国女人———Hu




所以,他在开学前就计划好了要把自己家庭的委屈都放在学校的中国女生身上。






Neveah一家从中国移民到了加拿大,而今天也是她成为加拿大高中生的第一天。她并不知道除了学长学姐们口中可怕的Mr.Stinsen以外,还有一个改变她一生的人将和她相遇。




第一节课ELA①Neveah觉得Mr.Stinsen也并没有那么糟糕,反倒觉得森哥②是一个很不错的人。所以认为用这节课来开始自己的高中生涯还是蛮不错的。




不过和Andrew有共课的Charlotte到并没有觉得这是高中是一个好的开端。Andrew一节课都在刁难她:抢她文具,骂她蠢,坐在她桌子上..... Charlotte感觉这小子是个种族歧视?并且决定在中饭时间好好跟姐妹们喷激这个行为。




CAP③分班,九年级们都很激动,希望跟自己朋友分到一个班上。Neveah好像并没有如愿,她和Andrew分到一个CAP。离开时,Charlotte拍了拍她的肩膀,摇摇头。




总而言之,对所有九年级来说,这是不错的一天。


①ELA是给英文不好的留学生上的一种英文课。不一样的地区叫法不一样。

②Mr.Stinson以后简称森哥

③CAP类似于班会课。一节课只有15分钟。不同学校不同叫法。









高原一枝花

番外整理

1


人人都说这全苏州最好的学堂便是庄先生开的白石学堂了,那庄先生原名程水石,曾是京城红极一时的科举榜眼,但在官场上遇事不顺,被贬下京城,兜兜转转便来到了苏州,靠亲戚接济开了一家小学堂,那名声在那,无数权贵富商均将自己的儿子送来,希望能借着榜眼的光,为自个家族添上个进士举人的什么。


 曲元泰就是多名受害者之一,曲家是州县有名的富商,庄户漕运,什么生意都做,钱更是堆得数不过来,像这样的家庭有一个特点,就是拼了命也要朝权贵方面发展,人的特性本就是吃着锅里想着碗里。元泰想着想着,怨恨地龇牙咧嘴。


 上课不听讲的后果就是,脑袋...








1

 

人人都说这全苏州最好的学堂便是庄先生开的白石学堂了,那庄先生原名程水石,曾是京城红极一时的科举榜眼,但在官场上遇事不顺,被贬下京城,兜兜转转便来到了苏州,靠亲戚接济开了一家小学堂,那名声在那,无数权贵富商均将自己的儿子送来,希望能借着榜眼的光,为自个家族添上个进士举人的什么。

 

 曲元泰就是多名受害者之一,曲家是州县有名的富商,庄户漕运,什么生意都做,钱更是堆得数不过来,像这样的家庭有一个特点,就是拼了命也要朝权贵方面发展,人的特性本就是吃着锅里想着碗里。元泰想着想着,怨恨地龇牙咧嘴。

 

 上课不听讲的后果就是,脑袋上挨了先生一记,元泰疼得眼泪直往脑袋里流。庄先生用的竹板都是几家大户众筹,去找京城里最好的竹匠师傅给打磨的,坚而不脆,一击下来,有如闷雷贯耳,却不会消减成麻酥酥的余震,会从你的头顶心一直疼到脚尖。

 

 不情愿地把注意力迁回手中的书卷,元泰又偷偷地往身旁的屏风后望了一眼。

 

 隐隐约约间还是那个极为清秀的书生,洗涤干净发白的棉布长褂,盘得一丝不苟的发髻比寻常人厚一些,只用一支乌木钗固定着,他盘膝坐着,从袖口伸出的手很白,又细又长,微微抬着头,乌黑的睫毛成为阳光下的剪影。

 

 他一直是课后同窗们闲聊的对象,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他比任何人在这个学堂的时间都要长,永远都在那只水墨屏风后坐着,从来没有人看清他的容貌。庄先生的课程上午是讲书论理,下午是考题目练文章,他却令人羡慕地只上上午的课程,晌午一过,他就轻轻地从席上站起,先抖抖衣衫,抚平褶皱,再静候小厮帮他收拾书墨,由丫鬟服侍穿上一件带帽斗篷,便转身离去。

 

 这样高调神秘的做派,使所有人都对其十分好奇,听说不止一位同窗试图打听此人的来历,其中包括家庭地位最高的知县李大人之子,但却被庄先生驳了回来,先生甚至放出狠话,谁要是再来查探,就不必来白石学堂上课了。。。

 

 “啪”

 

 元泰泪汪汪地低下了头。

 

 说实在的,他想试试看,大不了就回家混日子,将来的他也能娶街坊上最贤惠的姑娘,喝最烈最好的酒,住着最好的房子,读书有何用呢。

 

 可此时的元泰只能苦苦背诵那段枯涩的文章,因着想到家中还卧着自己的母老虎娘亲,自己这点小心思被她查了,不得把他筋给抽出来。、

 

 元泰恋恋不舍地将头移下,殊不知,这可能是自己最后一次看到这个水墨屏风了。

丶心瘾

喜欢是病[2]

#原谅我的垃圾文笔
#自创小说

     “好小子,你知不知道你爷爷我是谁?!”韩忆杰连声音都在颤抖,可以感觉到他在抑制自己的情绪。

     “没兴趣”洛阳内心毫无波澜,丝毫没有将他的愤怒看在眼里。

更衣室…

     “需要我去办公室给你借件衣服吗?”洛阳拿着毛巾帮他擦头发,动作轻柔的不像样,生怕自己稍微用点力弄疼了他。

     “不用了”柳寒转过身,走到C班的柜子前找自己的编号,从里面拿出一件运动服。

  ...

#原谅我的垃圾文笔
#自创小说

     “好小子,你知不知道你爷爷我是谁?!”韩忆杰连声音都在颤抖,可以感觉到他在抑制自己的情绪。

     “没兴趣”洛阳内心毫无波澜,丝毫没有将他的愤怒看在眼里。

更衣室…

     “需要我去办公室给你借件衣服吗?”洛阳拿着毛巾帮他擦头发,动作轻柔的不像样,生怕自己稍微用点力弄疼了他。

     “不用了”柳寒转过身,走到C班的柜子前找自己的编号,从里面拿出一件运动服。

     柳寒走进更衣间,好像突然想到什么,转过头对洛阳说“你先回去吧,还有…谢谢你”

     “我可以等你”洛阳坐在长凳上,眨巴着眼,一副乖巧的样子。

     “好吧…”柳寒不忍心拒绝他,只好让他等了

     “哒”柳寒才刚进去不久,洛阳就掏出打火机,“蹭”的把嘴上叼着一支烟点燃了。

     翘着二郎腿在凳子上抽了起来。

     “咳!咳!咳!咳!”柳寒一从隔间里出来就被烟熏得满脸都是,外加他有哮喘,顿时间喘不过气来。

     “对不起!对不起!”洛阳见柳寒差点被呛死,赶紧把烟掐了跑到他身边帮他拍背。

     “咳!别拍了。”柳寒从自己的柜子里掏出一小罐药,倒出一颗药丸吞了下去。

     “你没事吧?要不要去保健室?”洛阳望着他的眼神满是愧疚。

     “没事,我没那么脆弱。回去吧。”柳寒扶着胸口,闭着眼睛做了几组深呼吸。

     “嗯”洛阳望着他名牌上边的名字,深深的把名字刻在了心里。

     才刚回到课室铃声就响了,韩忆杰只能打消了找他们麻烦的念头。

     “小子,算你们走运。下课我一定饶不了你”

韩忆杰狠狠地看着他们,咬牙切齿道。

     “柳寒,要坐我旁边吗?”洛阳摸了摸他的头

,桃花眼底带着善意。

     柳寒矮他足足一个头,小小只的,皮肤又很白,看起来不怎么运动。

     他头发好软啊…跟棉花糖有得一比。洛阳这么想着,又在他头发上撸了几下。

     “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柳寒躲开他的手,护住自己的头。

     “你名牌上这么大的两个字,我又不是瞎,当然看得见啊~不过为什么你会有名牌啊?”洛阳用指尖轻轻点了点他的名牌,感觉自己好像在问废话。

     “有职位才会有名牌,我是学习委员。”柳寒抬着头看他。

     “哦~那么…学习委员,你可以来我旁边坐了吗?”嘛…近距离这么一看,怎么感觉他好像比在台上还好看?

     洛阳又在他头上撸了一下,没有别的原因

,只因为他真的太可爱了。

     “嗯”柳寒无奈的看着他。

       ————————————————————

     “啊?你这是在赶我走吗?”萧潇可怜兮兮地拿着他的书包。

    “可以这么理解。”洛阳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

     “嘤!你怎么可以这个亚子?”萧潇脸呈现出一个“囧”字。

     “好了好了,快滚吧。”洛阳不耐烦的下了逐客令。

     “我滚我滚!不过…你最好不要跟他走太近

,不然你就是在跟韩忆杰他们作对。”萧潇收起他一贯的吊儿郎当,突然间严肃地在他耳边耳语。

     “我愿意怎么了?而且以我的势力,你觉得我会怕他吗?”洛阳拉过柳寒,手搭在他肩膀上。

     “我知道你势力大,但你也别怪我没提醒你。”萧潇丢下一句话就风风火火地走了。

     留下一脸懵逼的柳寒跟皱着眉头的洛阳。

     “他说了什么??”柳寒疑问的侧头问他。

     “没什么,坐下来吧”洛阳又摸了摸他的头,完了…在摸下去要上瘾了啊……

     “哦…可是这个位置本来是他的,我这样真的可以吗?”柳寒有点担心,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个人跟韩忆杰关系好像挺好的。

     “你不用管他,他自己会找位置坐的。”洛阳手还在他头上揉,似乎没有松开的意思。

     “新生,你来台上自我介绍一下”级任老师孙茗突然出现,在黑板前唤了他一声。

     “哦”洛阳不舍的松开手,他还没摸够呢…

     “我叫洛阳,喜欢篮球,有兴趣的可以来跟我切磋一下。以后还请多指教了”洛阳站在台上,余眼瞄到坐在靠窗那排的韩璃淋。

     差点就忘了她……

     “以后要和同学好好相处哦。翻开课本第57页,我们今天要上新的单元。洛阳,之前有几课要记得补上啊。”孙老师和蔼可亲的笑了,典型的良师益友。

无琴
人鱼公主收养的孩子,安德烈芬妮...

人鱼公主收养的孩子,安德烈芬妮蒂,曾经是一名人类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孤儿院院长是个变态,伤害了她幼小的内心,因为说了要举报他之类的话,被他毒打,严重的时候身上几乎都是淤青,后来他终于被发现了,送进了大牢,她也被友善慈爱的一对夫妻抚养,有了自己的朋友。
本来她想可以这样平安幸福的继续生活下去,没想到很快,战争打响了,养父不得抛弃所有财产去避难,养母生了重病,敌人的炮火轰炸了他们的房子,养母被倒下的废墟压伤,失血过多而死,养父看到自己的爱人死去,绝望的把枪对着自己的太阳穴,按下了扳机,一道血喷射出来。。。芬妮在房子的废墟上抱着父母的尸体,痛哭起来,想到他们对自己的种种的爱,她的心仿佛碎了,她早就...

人鱼公主收养的孩子,安德烈芬妮蒂,曾经是一名人类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孤儿院院长是个变态,伤害了她幼小的内心,因为说了要举报他之类的话,被他毒打,严重的时候身上几乎都是淤青,后来他终于被发现了,送进了大牢,她也被友善慈爱的一对夫妻抚养,有了自己的朋友。
本来她想可以这样平安幸福的继续生活下去,没想到很快,战争打响了,养父不得抛弃所有财产去避难,养母生了重病,敌人的炮火轰炸了他们的房子,养母被倒下的废墟压伤,失血过多而死,养父看到自己的爱人死去,绝望的把枪对着自己的太阳穴,按下了扳机,一道血喷射出来。。。芬妮在房子的废墟上抱着父母的尸体,痛哭起来,想到他们对自己的种种的爱,她的心仿佛碎了,她早就把他们当做自己的亲人了。。。
夜晚,天气意外的冷的很,她幼小的身体在寒风中显得更加可怜,突然,天空中划过了一道流星,她的眼睛突然变得亮了,许了一个愿望“请让我脱离痛苦吧,谢谢你,流星”她抱着父母的尸体睡觉,父母的身体已经冰凉不再有体温,却是跟以前一样的温柔,梦里她受到了启示,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来,“来到大海的怀抱吧,这里有你的家”。。。。
第二天,她在太阳刚出现的时候就出发了,出发前她吻了吻父母的脸颊,她所深深爱着的父母啊,已经再也醒不过来了。。。。。
她走啊走,不知道走了多久,脚磨出了血,嘴也开始开裂,终于走到了大海旁边。。。
突然,她听到一阵优美的歌声,令人有点伤感,甚至。。。有点让她想到自己那已经死去的父母,她又哭了起来,“我的孩子,你在难过什么?”一个人鱼从石头后面游了过来,“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忘记那些痛苦与烦恼吧,在这里你会得到永恒的快乐与幸福”“我。。愿意。。”她随即跳进了大海,她的腿渐渐变成鱼的尾巴,长出了鱼的美丽的鳞片,伤口也以肉眼般的速度消失。。。
“你好,我叫安德烈芬妮蒂。。。”

porridge_
说个事 大家肯定都要开学了嘛我...

说个事

大家肯定都要开学了嘛我也(我在说什么

本p肯定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所以ipad手机啊等等设备要给爸妈

意思就是可能写不了文(不过我肯定会抽时间码一点,码好了发,话说你们也开学了,收不收手机呢……

这个暑假认识了很多朋友,也有指导我写文的,还帮我画同人的,快乐!我也在慢慢从中进步着。

所以,寒假见吧!!(顺便一提我8·31过生日啦啦啦

说个事

大家肯定都要开学了嘛我也(我在说什么

本p肯定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所以ipad手机啊等等设备要给爸妈

意思就是可能写不了文(不过我肯定会抽时间码一点,码好了发,话说你们也开学了,收不收手机呢……

这个暑假认识了很多朋友,也有指导我写文的,还帮我画同人的,快乐!我也在慢慢从中进步着。

所以,寒假见吧!!(顺便一提我8·31过生日啦啦啦

丶心瘾

喜欢是病[1]

*请原谅我的垃圾文笔

*自创小说

     悦耳的琴声从他的指尖流淌出来,像流水一样,柔柔的…随时都会溜进人的心里,潜入灵魂的深处。

          ——————————————————

     只要闭上眼睛,就会看到那个人影子。

     他跟他,虽然只见过一面。但是他却映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说实在的,他弹琴的样...

*请原谅我的垃圾文笔

*自创小说

     悦耳的琴声从他的指尖流淌出来,像流水一样,柔柔的…随时都会溜进人的心里,潜入灵魂的深处。

          ——————————————————

     只要闭上眼睛,就会看到那个人影子。

     他跟他,虽然只见过一面。但是他却映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说实在的,他弹琴的样子是真的好看。

     他长相干净,洁白的脸没有一丝瑕疵。他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成绩很好的样子。

     找时间去认识一下吧…洛阳很难得有想要交朋友的念头。

     他趴在桌子上,望着坐在他斜对角的女孩。她叫韩璃淋,他就是为了她转学过来的。

     刚转学过来,洛阳就成为了这所学校的风云人物。谁不知道C班转来了一个男神啊?

     他靠在窗口边,看着窗外的风景。深蓝色天幕飘着雾,清晨的空气阴凉,他嗜睡的打了一个哈欠。

     现在是早自习,最好的补眠时间。但是课室这么吵,要他怎么睡?

     “哎哟!我的老天爷啊!你终于来了,我等了你整整3个月。”萧潇一把搭上他的肩,把书包随性的丢到座位上。

     “搬家嘛…”洛阳随便找一个借口搪塞过去,又托着腮望着窗外发呆。

     呆呆地望了许久,回过头来的时候,萧潇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门口去了。

     洛阳没什么兴趣,只是远远的看着他们。

     萧潇正踩着一把木椅把盆放到拉门上,精心布置着陷阱。

     “好了,他差不多也要来了吧?”韩忆杰看着旁边的挂钟,时间[7:14]

     “嗯,快15分了”萧潇把木椅扔回旁边的座位,靠在旁边桌子,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样子。

     “哗啦!”门被拉开,水倾盆落下。柳寒被淋了个落汤鸡,衣服和头发还在滴水,眼镜上雾气朦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课室里耻笑声不断,好像地狱里的咆哮,随时可能致人于死地。

     洛阳只是一眼就认出他了,心心念念盼着想有一天能再见到他,和他打声招呼也好。

     “书呆子,叫你带的保护费带了吗?”韩忆杰身后跟着几位兄弟,很拽地推了他一把。

     “嗯…”柳寒低着头递给他一叠厚厚的纸币,只要给了钱,他们就不会再来烦他了。

     “给什么钱啊?这个人,我保了。”洛阳抢过了那叠钱,塞回柳寒的手上。

     “我们做事轮不到你插手。”这个人韩忆杰也是有所耳闻的,一来就抢了他所有风头。现在又干涉他们的私事,正巧新账旧账一起算。

     “识相点把钱交了,可能我还会大发慈悲的饶了你们。”韩忆杰让几个下属围着他们,高傲的抬起头,用下巴看人。

     “呵。”洛阳拿过柳寒手上的那叠钱,一步步走向韩忆杰。

     “啪!”用纸币在他脸上巴了一掌,这力道不小啊,直接把他的脸打得偏了过去。

     韩忆杰闭着眼睛,紧握的双拳在颤抖。似乎已经按奈不住想往他脸上挥。

     顿时全班目光都落在他们的身上,唏嘘声不止。韩忆杰身后的人不好惹啊!这新人哪里来的胆子敢冲撞他。

porridge_

某天晚上写的fzl小文章

我拿来凑凑数

本来说好要写小剧场的

可是学校事情真的太多le(可恶

我抽时间一定要写!ʕ •ᴥ•ʔ

某天晚上写的fzl小文章

我拿来凑凑数

本来说好要写小剧场的

可是学校事情真的太多le(可恶

我抽时间一定要写!ʕ •ᴥ•ʔ

渝心不易

怪談醫院

《前言》   


「緣分未到的人,依然在塵世中,編織著美夢,尋找著那個緣分;而緣分已盡的人,也必須放下一切,無病無痛地往下一世邁進,期待能再續前緣。」


這是我從人類的一本書裡學到的,自從人類誕生以來,人世間的分分合合我早已看到痲木,人走了又回到世間,而我就是那個帶領你們離開和回到世間凡塵的人,我名為「不經」。是一名擺渡亡靈的死神,看厭了世人們一齣又一齣演的戲劇,直到我碰上了一個很特別的人,才讓我的生命裡點上一盞燈,增添了色彩,這就是所謂的緣嗎?


求評論ฅ'ω'ฅ

《前言》   


「緣分未到的人,依然在塵世中,編織著美夢,尋找著那個緣分;而緣分已盡的人,也必須放下一切,無病無痛地往下一世邁進,期待能再續前緣。」


這是我從人類的一本書裡學到的,自從人類誕生以來,人世間的分分合合我早已看到痲木,人走了又回到世間,而我就是那個帶領你們離開和回到世間凡塵的人,我名為「不經」。是一名擺渡亡靈的死神,看厭了世人們一齣又一齣演的戲劇,直到我碰上了一個很特別的人,才讓我的生命裡點上一盞燈,增添了色彩,這就是所謂的緣嗎?


求評論ฅ'ω'ฅ


泰妃糖Feifei

“我说你啊,是不是看我不顺眼?”



这是你向我说的第一句话。没头没尾的果然是你的风格,与现在如出一彻。



即使现在我们不闻不问。








“我说你啊,是不是看我不顺眼?”




这是你向我说的第一句话。没头没尾的果然是你的风格,与现在如出一彻。




即使现在我们不闻不问。

(`・3・´)律ヾ(*´∀`*)ノ

【自創】重心出發。00-04

-00


走在無人的街道上,一名女子淚流滿面地走著,彷彿失去了靈魂一般,漫無目的地走著。


:我們是不會有結果的,妳懂嗎?

:所以我們,結束吧。


:我回來了。

明明已經沒有人回應了,卻習慣性地打了招呼。再次意識到這份孤寂的女子,這次放聲大哭喊著。


啊啊、已經不會再有人關心我安慰我了。這五年來所被養成的習慣,一瞬間化為烏有。


這到底是為什麼?前些天還一起慶祝紀念日的我們,去哪了?說好永遠不放手的我們,怎麼你先放開了呢?


再也不會有人回答自己內心的疑問了,我...被丟下了嗎?又變回一個人了嗎...

-00

 

走在無人的街道上,一名女子淚流滿面地走著,彷彿失去了靈魂一般,漫無目的地走著。

 

:我們是不會有結果的,妳懂嗎?

:所以我們,結束吧。

 

:我回來了。

明明已經沒有人回應了,卻習慣性地打了招呼。再次意識到這份孤寂的女子,這次放聲大哭喊著。

 

啊啊、已經不會再有人關心我安慰我了。這五年來所被養成的習慣,一瞬間化為烏有。

 

這到底是為什麼?前些天還一起慶祝紀念日的我們,去哪了?說好永遠不放手的我們,怎麼你先放開了呢?

 

再也不會有人回答自己內心的疑問了,我...被丟下了嗎?又變回一個人了嗎?明明自己什麼也沒做?

 

 

隨著手機鬧鈴的聲響,新的一天到來。

身旁的位置果不其然的空著,整齊的被子證明沒有人回來過。

未接來電>零通。

 

起身洗潄完之後,一如既往的日子仍然持續著。

——————————————

-01

 

:聽說了嗎?那位俗女被分手了,聽說好像還是被劈腿的。

:真的假的?!之前不是看到IG上PO說慶祝五周年的嗎?怎麼就這樣分手了?

:不知道,反正對方一定是受不了她品味太差吧?哈哈哈哈哈

 

一如既往的被同事閒話著,其實自己也不知道為何就這樣被全部人排擠,言行上沒有得罪過誰(因為不怎麼開口),工作上也沒特別突出(企畫書都是平平的通過),實在想不通為何如此平庸的自己會變成大家的飯後閒話人物,就因為男朋友是高富帥?不過究竟如此都無所謂了,反正現在又多出了一個主題,就是自己被分手了這件事。

 

:妳,還好嗎?

:哇!

嚇得原本手裡的杯子就這樣摔到了地上,因破碎而發出的巨大聲響也驚動了原本在茶水間閒話的女同事們,紛紛走了出來,時不時還瞄了一眼她們口中的"俗女"。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嚇到妳的,只是看到妳一直站在門口發呆才出聲叫妳,還好嗎?有沒有割到手?

 

:碎掉了...都碎掉了。

無視對方的道歉,自顧自地拾起破裂的碎片,這是交往一周年時他買的對杯,如今這杯子也跟自己的愛情一樣,無法還原。

:我來收拾吧,到時割到手就不好了。

:不用了,我自己撿就好。謝謝關心,還有你剛剛的道歉我收到了,我沒事,謝謝你。

 

正當男子還想在說些什麼的時候,女子已經收拾好起身離開。離開的剎那男子發現了什麼,上前抓住女子的手腕。

:妳,哭了吧?

——————————————

-02

 

:你說什麼啊,我怎麼可能敗給區區一個失戀呢!少同情我了,放開!

:喂!自顧自地在說什麼啊?我打一開始就不是同情妳,只是因為看妳今天感覺心情很不好,所以我好心關心妳,結果現在被妳這樣說,讓我很受傷欸!

:誤會你了真是抱歉,但就如你所說,我現在心情非常不好,所以請你不用特地關心我了,謝謝。

 

說完女子加快腳步離開現場,男子望著她離開的方向:失戀嗎?那就代表我有機會了是吧?

 

:主任,這是昨天您要我交的報告書,請過目。

:哎呀,彩音妳就是有效率這點值得信賴啊!公司裡最近流傳一個消息說是妳跟那位交往五年的男友分手了啊?

:呃是的,不過主任您放心,這些並不影響工作。

:彩音啊、妳就是這點令人心疼,姑且先不說這些,我之前和妳提過的事還記得嗎?

:您說去日本出差的事情嗎?

:是啊!剛好趁這個時候順便出去走走也不錯啊,而且這對妳來說不是個很好的機會嗎?

:謝謝主任願意提拔我,給我這樣的一個機會。

:不會不會,我還找了一位護花使者陪妳一同前往喔!進來吧,司。

:打擾了。

:彩音,這就是之後妳去日本兩周的護花使者,山本 司。

:是你?!!!!

 

 

 

 

 

 

 

 

 

 

 

 

 

:沒想到我們又見面了呢~彩音小姐,接下來還請多多指教囉!

:不好意思,我跟你並沒有這麼熟,會變成這樣的局面都是因為主任安排的,也麻煩你除了工作以外都不要跟我說話。

:還真無情呢,我還以為剛剛發生的小插曲就足以讓我們關係稍微好一點點。原來都是我的錯覺嗎?欸欸欸!小彩音,等等我嘛~

——————————————

-03

 

『彩音,我們之後存錢一起去日本玩吧!到時就可以看到很多彩音妳喜歡的偶像了喔!』

『約定好了喔!』

 

-叮鈴鈴 -叮鈴鈴

伴隨著鬧鐘的鈴聲,新的一天又開始了。

 

:彩音小姐~這裡要怎麼寫才好?

:彩音小姐~可以幫我看看這樣的企劃書可以嗎?

:彩音小姐~

。。。

 

:啊!煩死了,這傢伙怎麼一直纏著我啊?而且還真的是除了工作以外沒有其他的話可以說了…

:欸我說妳啊!最近和山本先生走很近嘛!

突然進來了三名女同事,這些不都是上次在茶水間說我閒話的那幾位嘛。

: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離開了。

:等等!我們話還沒說完欸!

:我和山本先生只是因為工作上的關係,所以才會走這麼近,況且是他自己貼上來的,跟我沒有關係。有什麼問題請自己去問本人,不要只會在私下嘰嘰喳喳的議論別人是非,很令人厭惡。

:妳!!!

說完彩音頭也不回地走出茶水間,留下那三位氣沖沖的閒話女。

 

:真是!這幾天令人厭煩的事怎麼一直來啊!

:發生什麼事了嗎?彩音小姐

:還不都是因為山本這臭傢伙、啊!是你?

:因為我而發生什麼了嗎?

:呃…不,什麼也沒有,請繼續工作吧。

 

:彩音,我知道妳不怎麼喜歡我,但如果因為我的關係而讓妳受傷的話我很抱歉,我還是希望妳能多跟我訴訴苦,別自己一個人承擔,好嗎?

:你說什麼啊?區區一些輿論我就會被打倒嗎?

:我當然知道妳不會,因為妳是那個彩音啊!

:蛤?說的好像你之前就認識我一樣

:沒錯啊,在這之前我就見過妳了,還被妳救過喔!

——————————————

-04

 

『妳們說夠了沒?沒有了解事情的真相憑什麼這樣說他!』

『關妳什麼事啊?做好妳的乖學生就好啦,要跟老師打小報告就去啊!反正我們也不怕妳去說…』

不等對方說完,小彩音上前扯了那幾個女生的頭髮,經過好一陣扭打直到其他旁觀者去找老師,前來制止才打住。

 

『那個…謝謝妳。』才剛從辦公室出來的小彩音,被突如其來的聲音給嚇了一跳。

『哇啊啊!你是誰啊?』

『真失禮啊,我是剛才被她們幾個欺負的,叫我小司就好。』

『哦~是你啊?沒什麼啦,因為我很看不慣隨意道人家是非的人,也不是特意要幫你的啦!』

『倒是你,爭氣點啊!你不是男生嗎?是男生就要像個男子漢,老是畏畏縮縮的算什麼男人嘛!』

『是!我知道了,那個、不介意的話可以和我做朋友嗎?』

『嗯…等你變強了再說吧~掰』

 

隔天,彩音沒有來學校,後來聽說是被阻止的那幾個女生的家長跑去告彩音,後來條件就是要她轉學,不准再和他們的孩子有任何瓜葛。

 

可是小司不懂,明明彩音是拯救他的英雄啊!為什麼大家都說是彩音的錯?

『彩音醬,對不起,如果我再強一點的話,妳就不用轉學了…對不起…』



———————————未完待續。(其實會不會繼續寫我自己也不清楚XD

porridge_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第八颗柠檬


“你认识陈放?”


周一愣了愣,脚步突然停下,


周围静的能听见心跳声。


她知道江辞时这话其实是肯定句。


“认识。普通朋友。”


她还是想隐瞒,那段时光她只想私藏起来。


如果江辞时知道了,会不会觉得她内心灰暗?她这个人很奇怪?甚至于她不配活在这个世上?还有陈愈夏言,他们会不会也会这样认为?


她不想失去这些朋友,她害怕江辞时继续问下去,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和江辞时说谎。


江辞时看出了她情绪似乎有些不对劲,便没有继续问下去。


两个人在路上走着,时常有鸣笛响起。


心照不宣。


江辞时送周一到了路口,留下一句,


“明天...








第八颗柠檬


“你认识陈放?”


周一愣了愣,脚步突然停下,


周围静的能听见心跳声。


她知道江辞时这话其实是肯定句。


“认识。普通朋友。”


她还是想隐瞒,那段时光她只想私藏起来。


如果江辞时知道了,会不会觉得她内心灰暗?她这个人很奇怪?甚至于她不配活在这个世上?还有陈愈夏言,他们会不会也会这样认为?


她不想失去这些朋友,她害怕江辞时继续问下去,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和江辞时说谎。


江辞时看出了她情绪似乎有些不对劲,便没有继续问下去。


两个人在路上走着,时常有鸣笛响起。


心照不宣。


江辞时送周一到了路口,留下一句,


“明天好好考。”便走了。


周一低着头走回了家,疲惫地洗完澡就睡去了。


脑子乱七八糟,书一页未翻。


江辞时在路上回想着,他是不是不该问的。


这又注定是个不眠夜。


第二天一早,从走进考场,到考试结束。


江辞时和周一没有说过一句话。


是个人都能看出他们的不对劲,但又不敢问,毕竟江辞时在这儿。


夏言本来想问一问他们,但陈愈觉得这件事只有他们自己才能解决,便制止了夏言。


直到第二天一早,乔欢拿着改完的考卷走进班级。


“年级第一班级第一江辞时,年级第二班级第二林诗,年级第三班级第三李尧.....”被报到的人纷纷上台拿卷子,脚步声落在周一耳中异常的膈人。


怎么还没有周一?同学们朝周一的方向看去,江辞时也久违的侧过头,但周一依旧面无表情,很不在意的样子。


其实紧张的要死,这次怎么考砸了?


乔欢咳了咳,“年级第五班级第五周一,周一下课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知道了。”周一下位拿试卷,但江辞时正好挡着。


“抱歉,让一下。”


真正意义上这些天的第一句话。


江辞时动了动椅子,莫名的烦躁。


她怎么都不生气的?这几天都没和她讲话


她这次怎么考砸了?是不是跟他有关?


乔欢快速地报完成绩,“江辞时和林诗过来一下。”


江辞时不认识林诗是哪个,自顾自的走出了教室。


林诗迈着快步,跟上江辞时。


周一望着江辞时的背影,发起呆来。


她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了。


教室外面。


“江辞时和林诗,你们明天记得把自己的证件照带着,我们月考的第一第二要上学校的光荣榜的。这也是学校刚刚提议的,让同学们学习更有动力嘛。”


江辞时想不就是带张照片么,不是很麻烦,就答应了。


林诗则乖巧的点点头。


“对了,林诗考的不错,有进步!”乔欢欣慰地拍了拍她的肩。


“谢谢老师!”


江辞时和林诗一同回了教室。


刚回到座位,


夏言迫不及待地问,“时哥什么事啊?”


周一也有些好奇,竖起耳朵听着。


“没什么,就是........”


“周一!到我办公室来!”乔欢语气带着严厉。


周一心里想着可惜了,离开了座位。


江辞时继续说着,但周一根本听不到了。


乔欢的办公室是私人的,可能是优秀教师的特殊对待。


“周一啊,这次怎么考差了?早就说了不要和江辞时夏言一起玩游戏,有玩心了自然就学不好。你和江辞时不一样,他脑子滑溜的很。”


你和江辞时不一样。


是啊。


“谢谢老师,我会调整自己的。”周一低着头,像是认错的孩子。


“嗯,回去上课吧。”


周一回到了座位,一言不发。


江辞时想问问,但是自身的骄傲使他不想和周一说第一句话。


只要周一主动找他聊天,他就绝对不会再憋着。


一天的课程结束了,一身疲惫。


周一改坐公交车了,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一看到江辞时就会想起那天晚上。


还是算了。


江辞时见她这样又让司机来接了,他还不稀罕跟她一起走呢。


其实心里还是有些难过的,当时怎么就一时嘴快呢!


晚些时候,


江辞时的手机响了一下,


SpaceZ:这段时间游戏不上了,要学习。


CiS:加油。


屏幕前的周一放下手机,投入题海中。


这次考试她确实慌了,前一晚又梦到了小时候,那种感觉很久不再有了。


————————————


“哇塞学校什么时候搞这个东西了?”


“照片红底像极了结婚照。”


“呸呸呸别被江辞时听到了!”


“林诗蛮厉害的嘛,怎么把周一挤下去的。”


学校好像很久没有这么热闹的场景了。


周一刚进校门,因为听到了江辞时,便站定,等人少了再去看看。


快要上课了,同学们才纷纷散去,周一这才有机会走进瞧,


江辞时和林诗的证件照被贴在光荣榜上,因为是红底,


是挺像结婚照的。


周一心里微微有些酸涩,但很快又当什么都没发生,走进班级。


江辞时难得来的早。


周围的人似乎都在叽叽喳喳讨论着光荣榜的事。


“哎时哥,你跟林诗这样还挺配的啊卧槽。”夏言开着玩笑。


陈愈正好看到周一回位置,赶紧扯了扯夏言,但无奈夏言大嗓门,周一自然而然就听到了。


“是啊,挺配的。”


不自觉的说出口。


江辞时认真望着周一,眼眸中透露着隐忍的怒火与失望。


看的周一都有些不自在了。


气氛僵硬了几秒,上课了。


“同学们,今天我们要学的部分很重要,都注意听啊!”


听到这话,周一自然不敢懈怠,收起乱七八糟的想法,认真听讲。


课上到一半,江辞时还在回味着周一刚刚那句话,什么意思啊她。


想了一节课,得出了一个结论。


她生气了。


想题目都没这么认真过。


下课铃跟救星似的,同学们齐的趴在桌上补觉,包括周一。


江辞时低下头,贴着周一的耳朵,


“你是不是生气了?”


周一猛的清醒,“生什么气。辛亏这次考试砸了,不然还要贴到光荣榜上。”


这么别扭啊。


江辞时想。


不知道为什么,在学校里时间总是过得很快。


百看不厌的是夕阳落下的景色。


江辞时背着包,一边下楼梯一边哼着歌,


现在是放学时间,学生们来来往往的,好奇的看着江辞时慢悠悠的走向光荣榜。


两根手指又细又长,把自己的证件照扯了下来。


没错,是用扯的。


??!!周围同学发出一声惊叹,但谁也不敢再吱一声。


江大少爷顶着几百位学生的目光,向最近的公交站台奔去。


等等,江辞时坐什么公交车??


“艹,那个女生的背影怎么这么像周一?”


“懂。”


江辞时很快就跑到了公交站,恰巧等到周一上车。


17路公交,他记住了。周一其实看见他了,但一想到今天的事,心里还有点不舒服,自己便上了车。


江辞时追了上去,发现自己没零钱。他刚准备拿出百元大钞投进去,


周一叹了口气,帮他刷了卡。


“哟,周老板请我坐车啊。”江辞时推着周一,去后面找座位。


“我只是觉得不要浪费钱而已。”


公交车空荡荡的,毕竟这条路去的是富人区,又有谁会坐公交车呢?


只有周一那样的极少数。


两人坐到车后,


周一故意歪着脸不看江辞时


江辞时从口袋里拿出自己的证件照,


“嘻嘻我给扯下来了!别生气了。”


周一转头,正好看见证件照。


刘海比现在短,一脸严肃,像是初三毕业拍的。


“我没生气,何况这种东西下个月就变成我和你的照片了,难不成你再撕一次?”


江辞时摸了摸后脑勺,“和你我就不撕了。”


和你我就不撕了。


周一撞进江辞时明亮的眼睛,他的喜悦像是要溢出来一样,她害羞的低下头。


那个少年,在发光啊。


“别别扭了,明天放学一起走。”江辞时说出了这几天一直想说的话。


“好。”周一说出了这几天一直想说的答案。


等合适的机会,她就告诉他。


所有事。

porridge_
我真的很喜欢这一章!!! 没看...

我真的很喜欢这一章!!!

没看过不要紧

文中的梗我真的觉得太甜了

不影响饱饱们看文!我太喜欢le

我真的很喜欢这一章!!!

没看过不要紧

文中的梗我真的觉得太甜了

不影响饱饱们看文!我太喜欢le

porridge_

抱歉

本来说是要昨天更新的

但一直不过审

大家且看且珍惜

抱歉

本来说是要昨天更新的

但一直不过审

大家且看且珍惜

porridge_

没有标题

本来说是要更新的

但是第六章不知道为啥总是不过审

我枯了

让我再看看

但是我也没写违规内容a

本来说是要更新的

但是第六章不知道为啥总是不过审

我枯了

让我再看看

但是我也没写违规内容a

porridge_
——你们会固执的热爱一样东西吗...

——你们会固执的热爱一样东西吗?


这章时哥有点开窍!!快看!!


新人物解锁xxxxxx/得意

如果喜欢这章的话,可以打开我的主页从第一章开始看(ball ball you

有好的意见私信戳评!

——你们会固执的热爱一样东西吗?


这章时哥有点开窍!!快看!!


新人物解锁xxxxxx/得意

如果喜欢这章的话,可以打开我的主页从第一章开始看(ball ball you

有好的意见私信戳评!

porridge_
不看后悔😢 这章的时哥真的好...

不看后悔😢

这章的时哥真的好可爱一男的!!

希望大家多多关注!!有好的意见私信评论都可以da!

不看后悔😢

这章的时哥真的好可爱一男的!!

希望大家多多关注!!有好的意见私信评论都可以da!

啊啊啊啊啊酷。

wmmmm 第一次写文,本来是真的想写正经童话的,后来居然。。。【挠头】

wmmmm 第一次写文,本来是真的想写正经童话的,后来居然。。。【挠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