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自娱

237浏览    87参与
盐粒儿-人类好吗

自娱 

民差不多已经不知道,也不在乎被愚,简直出神入化,就是民开始自愚。

自娱 

民差不多已经不知道,也不在乎被愚,简直出神入化,就是民开始自愚。

终凉

个人杂言:双黑

①文野中个人所爱CP排名

1.双黑,主太中→每天上标签看图看文发评论,当然看得累了也会有错过。不过仍然坚持着不离不弃!

希望双黑更好!感谢大大们的产粮!!!

2.中芥/aII芥→家长视角:疼疼芥芥

3.织太→认可但基本不看,多涉及双黑的评论

4.芥敦→有时看,但多为太中附带

5.杂CP,多为喜欢的作者安利而生

②因何而与本命CP结缘

之前吃的一直都是冷CP,所以特别希望能在一部战斗番/热血番里能找到一对我中意的热CP。当我在B站上查“文豪野犬”发现有很多双黑的视频时,便认为双黑一定是很热门的吧!

正好2018年剧场版放送,看完一二季之后顺便补了剧场版,从此坚定不移……???

①文野中个人所爱CP排名

1.双黑,主太中→每天上标签看图看文发评论,当然看得累了也会有错过。不过仍然坚持着不离不弃!

希望双黑更好!感谢大大们的产粮!!!

2.中芥/aII芥→家长视角:疼疼芥芥

3.织太→认可但基本不看,多涉及双黑的评论

4.芥敦→有时看,但多为太中附带

5.杂CP,多为喜欢的作者安利而生

②因何而与本命CP结缘

之前吃的一直都是冷CP,所以特别希望能在一部战斗番/热血番里能找到一对我中意的热CP。当我在B站上查“文豪野犬”发现有很多双黑的视频时,便认为双黑一定是很热门的吧!

正好2018年剧场版放送,看完一二季之后顺便补了剧场版,从此坚定不移……???

终凉

《文豪野犬》中为什么中也戏份少,因为他很早以前就是太宰的“家狗”了

《文豪野犬》中为什么中也戏份少,因为他很早以前就是太宰的“家狗”了


缪误

(娱乐)自译越剧版《今夜无人入睡》

越剧版《今夜无人入睡》可能是这样的(仅娱乐):

卡拉夫:

此夜无人入睡眠,公主啊,你两道秋波亦未闲。冷冷闺房抬眼望,耿耿星河情意现!怀中自有解谜计,名姓不曾分毫显。待到晨光轻抚面,出题人名姓始昭然。一吻终了愿相诉,我欲与卿结良缘。

幕后女人合唱:

他名姓不曾分毫显,我来日将要魂归天!

卡拉夫:

夜将落,星欲沉,夜落星沉待明日——明日定然是我胜,定然是我胜!

(脑洞来自越剧群里有个群友问越剧会不会有图兰朵,因为越剧已经有第十二夜,哈姆雷特,春琴传,茶花女了……我当时就想如果这个咏叹调翻译成戏曲能怎么玩。于是就玩了一下。)

附《今夜无人入睡》原咏叹调意中英歌词(粘贴自百度百科):...

越剧版《今夜无人入睡》可能是这样的(仅娱乐):

卡拉夫:

此夜无人入睡眠,公主啊,你两道秋波亦未闲。冷冷闺房抬眼望,耿耿星河情意现!怀中自有解谜计,名姓不曾分毫显。待到晨光轻抚面,出题人名姓始昭然。一吻终了愿相诉,我欲与卿结良缘。

幕后女人合唱:

他名姓不曾分毫显,我来日将要魂归天!

卡拉夫:

夜将落,星欲沉,夜落星沉待明日——明日定然是我胜,定然是我胜!

(脑洞来自越剧群里有个群友问越剧会不会有图兰朵,因为越剧已经有第十二夜,哈姆雷特,春琴传,茶花女了……我当时就想如果这个咏叹调翻译成戏曲能怎么玩。于是就玩了一下。)

附《今夜无人入睡》原咏叹调意中英歌词(粘贴自百度百科):

意大利

Nessun dorma! Nessun dorma!

Tu pure,o Principessa, nella tua fredda stanza

Guardi le stelle che tremano d'amore e di speranza!

Ma il mio mistero e' chiuso in me, il nome mio nessun sapra!

No,no,sulla tua bocca lo diro, quando la luce splendera!

Ed il mio bacio sciogliera il silenzio, che ti fa mia!

(Il nome suo nessun sapra, e noi dovrem, ahime, morir, morir!)

Dilegua,o notte! Tramontate, stelle! Tramontate, stelle!

All’alba vincero! Vincero! Vincero!

英文

Nobody shall sleep!... Nobody shall sleep!

Even you, o Princess, in your cold room,

watch the stars, that tremble with love and with hope.

But my secret is hidden within me, my name no one shall know...

No!...No!... On your mouth I will tell it when the light shines. And my kiss will dissolve the silence that makes you mine!...

The Chorus of women:

No one will know his name and we must, alas, die.

The Prince:

Vanish, o night! Set, stars! Set, stars! At dawn, I will win! I will win! I will win!

中文

无人入睡!无人入睡!

公主你也是一样,

要在冰冷的闺房,

焦急地观望

那因爱情和希望而闪烁的星光!

但秘密藏在我心里,

没有人知道我姓名!

等黎明照耀大地,亲吻你时

我才对你说分明!

用我的吻来解开这个秘密,

你跟我结婚!

众女人的声音(神秘而遥远):

没人会知道他的名字.

而我们就得去死,哎!

卡拉弗:

消失吧,黑夜!星星沉落下去,

星星沉落下去!黎明时我将获胜!

我将获胜!我将获胜!

紫气东来

我的侍卫大人(同人)

  宜安公主飘在漆黑棺木的上方,眼神迷茫,回过神来后才惊觉自己已经死了。停棺的地方是府内的祠堂处,现在仅有两个丫鬟守在这里。白烛燃着豆子般的火苗,忽闪忽闪的。现在还只是卯时三刻,天仍然是黑的。两个丫鬟战战兢兢的跪坐在一起,一阵凉风吹来,两人团在一起瑟瑟发抖。

  宜安公主坐在棺木上打了个哈欠,不觉天已大亮。

  有人踏进了宗祠,公主疲怠的眼神看见来人时,猛地睁圆,滔天怒意充斥在她的胸腔内。但是公主被限制在棺木的十米以内,不能近他的身,只能隔着一丈远怒瞪着他。

  “该起棺了。”一名道士也进了来,随之而来的还有南明王妃、南明王和白姨娘。

  世子听了,心...

  宜安公主飘在漆黑棺木的上方,眼神迷茫,回过神来后才惊觉自己已经死了。停棺的地方是府内的祠堂处,现在仅有两个丫鬟守在这里。白烛燃着豆子般的火苗,忽闪忽闪的。现在还只是卯时三刻,天仍然是黑的。两个丫鬟战战兢兢的跪坐在一起,一阵凉风吹来,两人团在一起瑟瑟发抖。

  宜安公主坐在棺木上打了个哈欠,不觉天已大亮。

  有人踏进了宗祠,公主疲怠的眼神看见来人时,猛地睁圆,滔天怒意充斥在她的胸腔内。但是公主被限制在棺木的十米以内,不能近他的身,只能隔着一丈远怒瞪着他。

  “该起棺了。”一名道士也进了来,随之而来的还有南明王妃、南明王和白姨娘。

  世子听了,心中微微刺疼,他直视棺木良久,最后化为一声轻叹,五年夫妻,一朝别离,两人之间即使再如何相看两生厌,这白骨葬黄土,恩怨便消了。

  他怅然地想到,神色凄然又带着怀念。

  公主见此,冷笑,“装模作样!”

  “起吧。”世子道。

  六名抬棺夫在道士喊了声“起”之后,便挑起吊棺木的梁子一起使劲,棺木纹丝不动。

  世子见状,疾言厉色道:“怎么回事!”

  “大人,这棺木仿佛有千斤重,我们抬不起。”为首的抬棺夫为难道。

  一旁的王爷和王妃俱是面色微僵,略有不自在,而白姨娘脸色一白,身体摇摇欲坠。

  “道长,您看,这……”王爷隐隐有些焦灼。

  “王爷不必担心,这是逝者含着一口怨气,不肯走。”道长捻了捻胡须。

  “那可有破解之法?”王妃急切地问道。

  “有,”道长胸有成竹,“应烧其尸身,然后捡白骨封于坛内,置于棺木中,不可匆匆下葬,生前是什么身份,死后就应该什么规制。”

  “可……”王妃欲言又止。

  “多谢道长,这边请。”王爷阻止了王妃的话,又将道长引走,打算商量下葬的事宜。

  世子对王妃摇了摇头,遂跟了上去,王妃看了眼棺木,咬了咬牙,带着白姨娘也离开了这祠堂。

  公主的死,京城那边本不知道,原本打算匆匆下葬之后再向京城那边通报,先斩后奏,这样,即使公主的死有蹊跷,也无法查证。

  一众人像之前那样来,又那样的走,只剩下一口漆黑的棺木孤零零的镇在祠堂中央。

  公主冷眼瞧着这祠堂里的人都走光了,包括守棺的丫鬟,复又坐在棺材板上,懒懒的打了个哈欠。

  天色暗了下来,祠堂偏远,加之又发生了早上的事,这棺木自然无人敢守。

  公主发了会呆,然后飘上屋顶,穿透木梁和黒瓦,坐在檐角上,百无聊赖地望着整个王府。

  到处都挂着白幡和白纸灯笼,在夜晚中被风吹动,显得阴森森的。

  月亮缺了一多半,星子安淡,一片云飘来,隐去了月光。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

  一个人影忽然出现在远处的角楼顶上,几次飞檐走壁,渐渐地靠近了祠堂。

  公主眯着眼睛,饶有兴致地看着他。

  见侍卫进了祠堂,她便从房顶飘了下来。

  侍卫原本是世子的暗卫,后面为了监视公主,便派他去做公主的侍卫,美名其曰,保护公主安全。

  可次次伤害公主的,都是世子。

  公主的唇角掀起一抹笑,侍卫走进来棺木,走进了她能触碰的范围,公主扒在侍卫背上,在他耳后吹气。

  阴寒的气突兀的吹在侍卫的脖颈处,侍卫无动于衷,继续开着棺盖。

  钉子被拔了出来,棺盖被推开,里面没有尸体,只有一个小小的瓷坛。

  侍卫知道,那是公主的骨灰。

  公主的死另有蹊跷,南明王府为了销毁罪证,便一把火烧了干净,公主的骨头是黑色的。

  侍卫小心翼翼地抱起坛子,将它放在怀里,然后出了祠堂。

  公主很高兴,自己终于不用困在这小小的一方天地,她跟着骨灰坛子,离开了这里。

 


-
[-05]

咸鱼他又回来了…悄悄递渣画/
第一张是2018年帕洛斯的生贺+万圣节
……
就把bug当成专属画风吧!(自抱自泣)

咸鱼他又回来了…悄悄递渣画/
第一张是2018年帕洛斯的生贺+万圣节
……
就把bug当成专属画风吧!(自抱自泣)

叶藏锋

霜降前后,都很想念。

     如梦令.忆挚友


  难抑旧时心事,故人临景前殊。

  鹅管闻鸣和,怕见影下怜孤。 

  醉舞,醉舞,乾坤皆倾我壶。


 @濯清涟 

     如梦令.忆挚友



  难抑旧时心事,故人临景前殊。

  鹅管闻鸣和,怕见影下怜孤。 

  醉舞,醉舞,乾坤皆倾我壶。



 @濯清涟 

叶藏锋
目前更文状态。

目前更文状态。

目前更文状态。

叶藏锋

#咸鱼改词#嵇叔夜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


跟风改词,非常咸鱼。
ooc。

赶紧表白全员。
—————————

啊~啊~啊~
昨天晚上,我躺在牛车之上
突然想起,我没带钥匙
我写给你,二十六封书信
你没有回,你妹有回

你回信了(嗣宗,干啥)
叫我等等(这会儿不方便)
你弹完琴就回家(真不行)

可是嵇叔夜,你这个疯子
你带着古琴,去了刑场
你到底把生死无惧视为儿戏
你到底把生死无惧视为儿戏
你到底把生死无惧视为儿戏

(嵇叔夜琴技solo x1)

巨源问了,向秀也问了
就连刘伶衣裈,我也都找过了
可是嵇叔夜,你就是忘了,你就是忘了,跑出去不见人影
绝交书喝酒弹琴真那么有趣吗
绝交书喝酒弹琴真那么有趣吗
绝交书喝酒弹琴真那么有趣吗

(嵇叔夜琴技solo x2)

凛冽的风,冰冷的雨,竹林里的落...


跟风改词,非常咸鱼。
ooc。

赶紧表白全员。
—————————








啊~啊~啊~
昨天晚上,我躺在牛车之上
突然想起,我没带钥匙
我写给你,二十六封书信
你没有回,你妹有回


你回信了(嗣宗,干啥)
叫我等等(这会儿不方便)
你弹完琴就回家(真不行)


可是嵇叔夜,你这个疯子
你带着古琴,去了刑场
你到底把生死无惧视为儿戏
你到底把生死无惧视为儿戏
你到底把生死无惧视为儿戏

(嵇叔夜琴技solo x1)

巨源问了,向秀也问了
就连刘伶衣裈,我也都找过了
可是嵇叔夜,你就是忘了,你就是忘了,跑出去不见人影
绝交书喝酒弹琴真那么有趣吗
绝交书喝酒弹琴真那么有趣吗
绝交书喝酒弹琴真那么有趣吗

(嵇叔夜琴技solo x2)

凛冽的风,冰冷的雨,竹林里的落叶满地
我已经冻得不行,嵇叔夜你到底在哪里
那啥啥啥,那啥啥啥,快让这个迷途的玉山回家

钥匙啊钥匙,你快快出现
啦啦啦啦啦啦xn
大不了我坐牛车从此浪迹天涯
大不了我坐牛车哭死随便埋啦
大不了我坐牛车从此浪迹天涯
从此浪迹天涯
哭死随便埋啦

(阮嗣宗哭声x1)

不用麻烦了不用麻烦了,你就乖乖睡觉吧不会回来了
不用麻烦了不用麻烦了,我这么随便钥匙不要了,人家很忙的


呜~

————————

终夜

[填词]自娱

这首歌写于2015年,突然收到还是相当惊喜,歌姬 @团了个团 还如此走心地写了灵感,海报也是相当用心哇,满足了。


大概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不必其他人懂。

“唯有我 只有我 懂得 
——你无需懂得”


自娱


曲:a cold sun

词:报社姑娘

唱:米团 @团了个团 

后期:珺卿

海报:茶叁

试听:


黑夜的野兽 葬什么不得 

却留恋这单曲 写成了哀歌 

画一幅小像 洒几点呼和 

泼开一片眼泪河 流入夜色


我写的

这首歌写于2015年,突然收到还是相当惊喜,歌姬 @团了个团 还如此走心地写了灵感,海报也是相当用心哇,满足了。


大概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不必其他人懂。

“唯有我 只有我 懂得 
——你无需懂得”


自娱


曲:a cold sun

词:报社姑娘

唱:米团 @团了个团 

后期:珺卿

海报:茶叁

试听:


黑夜的野兽 葬什么不得 

却留恋这单曲 写成了哀歌 

画一幅小像 洒几点呼和 

泼开一片眼泪河 流入夜色


我写的是 给我的哀歌 

我画的是 未有的殊色 

我心中所有 不甘沉默 

争先恐后地 漫出这个 体魄


谁在乎谁在听我写的等身之作 

它名为旁人 以自我作投射 

我流连忘返陶醉不已 自娱自乐 

自大的 自傲的 自我


——所有都是我


现在我已经 沉入了河床 

河水漫过头颅 灭顶了房梁 

我睁开双眼 胡乱地游荡 

我死在了哪儿呢?有点荒唐


我唱着的 是我的哀歌 

我画着的 妄想的颜色 

以灵魂为筏 活得透彻 

透明的颜色 是我崩塌的 泡沫


谁在乎谁看见我写的等身之作 

它名为旁人 以自我作投射 

我流连忘返陶醉不已 自娱自乐 

自大的 自傲的 自我


——再无这个我


你无需失声称赞 装作你能懂得 

也不必冷嘲热讽 假惺惺说因果 

你如沉默 那也不过是 毫无胆色 


不如就此路过了我 


你如看见了我和我的等身之作 

我劝你戳破 这无聊的泡沫 

它毫无意义七零八落 手足无措 

唯有我 只有我 懂得 

——你无需懂得


== the end ==

[-05]
画画大概是会上瘾 第三张:「她...

画画大概是会上瘾

第三张:
「她只是活着…什么也不是」

        -慢慢来,或许会有进步吧。

画画大概是会上瘾

第三张:
「她只是活着…什么也不是」

        -慢慢来,或许会有进步吧。

朝闻道

书斋拙作

2017年,偶有闲情,我会练练字。描了几本字帖,临摹了一些诗句。

我记得小时候我写字,横平竖直,一度挺好看。但随着年岁的增长,字越写越丑,这跟不正确的握笔姿势有关系。近几年,因书写越来越少,还落下了严重的提笔忘字的毛病,苦不堪言。一说到“字如其人”,我就沮丧得很;总是觉得我写出的字并不能很好地代表我自己。

于是就开始练字。从最基础的握笔开始,苦苦纠正多年顽习;在书店网店买了很多字帖,从感兴趣的唐诗宋词摹起。

写字让我内心安宁。有时候,我边写会边听些音乐,时常停下来想想诗音的意境。练字、音乐、思考,逐渐带我进入一种空灵的境界。我在2017年最大的收获,就是找回了久违的平静;自参...

书斋拙作

2017年,偶有闲情,我会练练字。描了几本字帖,临摹了一些诗句。

我记得小时候我写字,横平竖直,一度挺好看。但随着年岁的增长,字越写越丑,这跟不正确的握笔姿势有关系。近几年,因书写越来越少,还落下了严重的提笔忘字的毛病,苦不堪言。一说到“字如其人”,我就沮丧得很;总是觉得我写出的字并不能很好地代表我自己。

于是就开始练字。从最基础的握笔开始,苦苦纠正多年顽习;在书店网店买了很多字帖,从感兴趣的唐诗宋词摹起。

写字让我内心安宁。有时候,我边写会边听些音乐,时常停下来想想诗音的意境。练字、音乐、思考,逐渐带我进入一种空灵的境界。我在2017年最大的收获,就是找回了久违的平静;自参加工作以来,这种感觉已经阔别良久。

这些写字毫无艺术价值,不值得网友批评,它们仅对我自己有意义。2018年结束时,我还会再贴出一些,看看自己是否进步。

希望有一天,我不再惧怕“字如其人”四个字。

小葱泡面

-- 渺 --
北风扬岁入寒冬,步履驰路到尽头。
纵使穷力化两极,天煞苍生似刍狗。

-- 渺 --
北风扬岁入寒冬,步履驰路到尽头。
纵使穷力化两极,天煞苍生似刍狗。

Xitthez
存个档 我自己弹的海上钢琴师主...

存个档

我自己弹的海上钢琴师主题曲Playing Love

纯手机录音,在家中

链接放评论

存个档

我自己弹的海上钢琴师主题曲Playing Love

纯手机录音,在家中

链接放评论

侑晨
自己制作印刷了一本小书☺️所有...

自己制作印刷了一本小书☺️
所有照片文字及排版均自己拍摄创作设计☺️
(7)

自己制作印刷了一本小书☺️
所有照片文字及排版均自己拍摄创作设计☺️
(7)

侑晨
自己制作印刷了一本小书☺️所有...

自己制作印刷了一本小书☺️
所有照片文字及排版均自己拍摄创作设计☺️
(6)

自己制作印刷了一本小书☺️
所有照片文字及排版均自己拍摄创作设计☺️
(6)

侑晨
自己制作印刷了一本小书☺️所有...

自己制作印刷了一本小书☺️
所有照片文字及排版均自己拍摄创作设计☺️
(4)

自己制作印刷了一本小书☺️
所有照片文字及排版均自己拍摄创作设计☺️
(4)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