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自省

1206浏览    1448参与
木兮

2019-10-10

总感觉差了好多。

总感觉差了好多。


深白.

日记 072

“我大概,也要努力一点。”


其实我这个人,我所认为,并不是一个不错的人。


我也喜欢拖延。我也喜欢撒谎。我也喜欢嗯嗯啊啊的敷衍。


我不是一个有趣的人。你很难和我聊到一个不错的话题。可能需要你迁就,可能需要我迁就。


我是一个后知后觉的人。我总是会把事情搞砸,然后再接受自己对自己的拷问。


但是我希望


我是一个努力的人。


我是一个认真的人。


我是一个温柔的人。


我目前不是,但我希望我是。


这些美好的品质,总会慢慢把那些不好的缺点化解掉。不是嘛。


就像一小束光悄悄融化浓稠的夜。


10.5

“我大概,也要努力一点。”


其实我这个人,我所认为,并不是一个不错的人。


我也喜欢拖延。我也喜欢撒谎。我也喜欢嗯嗯啊啊的敷衍。


我不是一个有趣的人。你很难和我聊到一个不错的话题。可能需要你迁就,可能需要我迁就。


我是一个后知后觉的人。我总是会把事情搞砸,然后再接受自己对自己的拷问。


但是我希望


我是一个努力的人。


我是一个认真的人。


我是一个温柔的人。


我目前不是,但我希望我是。


这些美好的品质,总会慢慢把那些不好的缺点化解掉。不是嘛。


就像一小束光悄悄融化浓稠的夜。





10.5


木兮

2019-10-04

我把自己画了个圈,圈内绝对维护,圈外漠然置之。黑白分明。能入圈的人很少,出圈却很容易,一触底线,没有余地了。

有时候我也想圆滑一点,性格让我容不得沙子。很纠结!

我把自己画了个圈,圈内绝对维护,圈外漠然置之。黑白分明。能入圈的人很少,出圈却很容易,一触底线,没有余地了。

有时候我也想圆滑一点,性格让我容不得沙子。很纠结!


xiebt2002

9月随想

      9月9日和wbq到中国农大给段老师过生日,他已经去北京农学院去当副院长了,在这次北京之行,和原来的一些同学和师弟重新取得了联系,其中就有姜临建,他现在在农大植保学院当杂草室主任,今年和别人合作发表了一篇影响因子30以上的文章,给他说了让他帮忙给我修改文章,他爽快答应,开来需要进步一步去写了,现在先把那几篇中文的砖头弄好再说吧。后来段老师说有什么事情可以和他联系,目前他和农科院的几个院领导关系还是不错,还是比较能说得上花啊的,谢谢老师的照顾!其实现在最大的问题不是导师扶持,而是自己先站起来!我们的大领导又何尝不是院领导啊?...


      9月9日和wbq到中国农大给段老师过生日,他已经去北京农学院去当副院长了,在这次北京之行,和原来的一些同学和师弟重新取得了联系,其中就有姜临建,他现在在农大植保学院当杂草室主任,今年和别人合作发表了一篇影响因子30以上的文章,给他说了让他帮忙给我修改文章,他爽快答应,开来需要进步一步去写了,现在先把那几篇中文的砖头弄好再说吧。后来段老师说有什么事情可以和他联系,目前他和农科院的几个院领导关系还是不错,还是比较能说得上花啊的,谢谢老师的照顾!其实现在最大的问题不是导师扶持,而是自己先站起来!我们的大领导又何尝不是院领导啊?

      周末老婆给闺女做饭,找饭盒,我盛水饺放到冰箱冷冻室了,觉得密封冷冻可能就煮水饺时不会有硬心了,结果证明这个方法没有效果,老婆很生气,可能是又急又累又困,就张口骂我脑子里面装的屎吗的恶毒脏话,我呆住了,越想越生气,越悲哀,这得是心里多么委屈,多么生气、多么失望而随口而出的咒语啊?生气之余也很悲哀,哀伤自己的碌碌无为,哀伤夫妻之间的冷漠和怨恨,当一无是处之时就已经遭到老婆的如此侮辱,就更不要提将来的相濡以沫了和照顾了!如果没有孩子这个纽带可能早已经各奔东西了吧,但是如果自己不强,现实就他妈的这么操蛋!

       所里考核优秀,要发给奖励,平均每人3万,刚一听到这个消息很是高兴,闺女的学费是有着落了,后来一打听才知道所有的玄机都在平均这两个字上。初步分配方案一出,群情激奋,尤其是研究员们,觉得太偏向后勤,要意见上报,室内所有人都要签字,不管哪种方案,我们这种七级以下的人员都不会达到平均数,就像一只被别人扼住喉咙的鸭子,别人想怎么捏就怎么捏,真的很操蛋!操蛋的自己的懒!

      由于职称申报有难度,在报奖这里需要添加的申报者比较多,又每个人都想争夺,为了缓和矛盾,就让我们几个职称较低的边缘人和农机推广总站的尹站长一起申报省丰收奖,这个奖的水平就厅局级的科技奖水平,除了第一名有些用处,后面基本没有什么作用,小段知道这个情况后主动要求放弃,他觉得凭他这两年的文章可以在省级科技进步奖中能排得比较好的名次,而我们几个Loser却没有拒绝的勇气!小董也在反思我们原来的工作除了得到几句表扬,能有几块钱的零花钱这些蝇头小利,对自己的发展有何作用?能不能在所在圈里有自己的声音、人脉和资源?现在看来几乎没有,声音靠什么传播?文章。能做而不愿意去做出成绩的混蛋的我堕落到和一个本科生一起担心自己以后的发展了!等把原来欠的债还上,挖的坑填上再考虑吧,现在考虑会悔恨而死的!

木兮

2019-09-23

我想让你知道,我会的。但我当时的能力不允许,等我会回答的时候,你却再也没问过了。每次都悔自己的无能。一次次让人失望。

我想让你知道,我会的。但我当时的能力不允许,等我会回答的时候,你却再也没问过了。每次都悔自己的无能。一次次让人失望。


木兮

2019-09-22

我想上一个高度,去看我没看过的风景。

我想上一个高度,去看我没看过的风景。

浅尝辄止

好难啊,好想哭

不想读博了,太痛苦了

好难啊,好想哭

不想读博了,太痛苦了


木兮

2019-09-20

你要知道,嫉妒使你丑陋!

你要知道,嫉妒使你丑陋!

阮可佳Coco

自助式心灵鸡汤课

  1.  

我还是走进了一节我知道我大概最终不会上的课,名曰Asianand LatinX American Memoirs(亚裔与拉美裔美国回忆录文学)。Shoppingperiod老套的坐成一个圆圈自我介绍,就如同其它课程一样。我已经十分习惯了在一分钟之内将自己的个人信息整合成一段抑扬顿挫的音调,我从哪里来,我有怎样的专业与职业背景,我为什么身处这个教室里……与大一的时候的不知所措拼凑信息完全不一样。


咽了口口水开始准备说话,教授突然说“请大家拿出纸笔或者打开电脑,请先自由写作五分钟你是谁,你想让我们知道关于你的什么信息?”


因为是一节与种...

  1.  

我还是走进了一节我知道我大概最终不会上的课,名曰Asianand LatinX American Memoirs(亚裔与拉美裔美国回忆录文学)。Shoppingperiod老套的坐成一个圆圈自我介绍,就如同其它课程一样。我已经十分习惯了在一分钟之内将自己的个人信息整合成一段抑扬顿挫的音调,我从哪里来,我有怎样的专业与职业背景,我为什么身处这个教室里……与大一的时候的不知所措拼凑信息完全不一样。

 

咽了口口水开始准备说话,教授突然说“请大家拿出纸笔或者打开电脑,请先自由写作五分钟你是谁,你想让我们知道关于你的什么信息?”

 

因为是一节与种族、语言、身份相关的课,所以当下没有什么特别想说的我很自然的写下了我对我个人种族、语言、身份的看法。“我似乎很难对一个超越个人的单位产生归属感,大到城市,小到学校,再小到一个人群、一个所谓的friendgroup。我时常想,这与我的成长经历之间有何关系?人必须要有归属感吗?我暑假在日本高中生夏令营做志愿者的时候参与一个绘画理想未来的活动,许多人都有清晰的实际的目标,但那时,我脑海中浮现的只有大海、没有固定航线的船、以及一些非常奇特孤绝的自然地点。在写这段自我介绍的时候我才突然想到,是否想要旅行的欲望,想要讲不同人故事的欲望,也与漂泊有关呢?……”

 

写完放下,听着班上其它十几个同学把他们写的自我介绍读出来,轮到我的时候才发现半页纸上我没有写自己的专业,没有写自己的职业规划,没有写在学校里参与的社团,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没有写上去。

 

当然,不仅是我一个人在“自我介绍”的时候忘记了“自我”,大概有三分之一的同学都有意无意的忘记了介绍自己的名字、专业或是年级。大家分享了自己最走心的一些不安、困惑、与世俗之见相悖的看法。记忆最深刻的是有一个同为少数族裔的女孩说她感觉她好像“Observeand never partake”(永远旁观但从不参与),我当下想,这不会是世界上装着我灵魂的另一个人吧。总之,一些我也许认识多年都不会听到的肺腑之言在自我介绍的两分钟时间里听到了。

 

活动结束,老师问大家有什么感想。一位大四的同学说“这个小活动让我重新体会到了真真正正‘认识’人的快乐。在哥大待了四年,听了无数的elevatorpitch,大家在自我介绍的时候多是说自己的成就,‘我在这里留学过’、‘我能流利的说这些语言’、‘我是这些社团的社长’、‘我下个暑假准备去这家公司实习’云云。我太习惯于与这些‘成就’交往,而不是去真正认识对方真实的经历与感受。在这里待久了会容易忘了,‘成就’与简历上的数据不是一个人的全部。很高兴今天真正‘认识’了一些陌生人。

 

我感同身受。

 

真实的撇开标签去认识一些人真好呀。

 

2. 

Elevator pitch这个词汇我这两年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名字起的真好,简直没有比这更生动形象的形容了。在一架电梯门开启关上到再一次开启之间的短暂时间里,你必须将自己介绍给陌生人,并且给对方留下深刻的印象,让你们未来还有交集与深入了解的可能。

 

我大二的时候就在宿舍的电梯里经历过一次。我住在四楼,在一楼与两位大一的男生同时进入了电梯。

“你好,我叫a”

“你好,我叫b。我之前在某节编程课上见过你,你对xxx感兴趣吗?”

“很感兴趣啊,我有朋友在做与此相关的创业公司”

“事实上我也正有此意,你在这方面个人有什么经验……”

我的楼层到了,走出了电梯。在大概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目睹了两位未来产业大亨的结盟。然后无比混乱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Wow!在此以前我一直以为elevatorpitch是一个比喻,没想到这个比喻是基于真实生活经历。

 

那同一个学期,我为一个社团的新成员做一些培训活动,其中就包括教大一的学妹如何做elevatorpitch。(事实上我这个一分钟之内绝对无法结束介绍自己的话唠+精神分裂是不应该给别人做培训、祸害别人的。)在面试训练中我们将“我是谁”、”我的学术与职业兴趣是什么”等等这些信息称作“relevantinformation”(有关信息)。言下之意,不要把一些无关紧要的细节加入到自我介绍中,浪费自己与对方的时间。

 

从完全没谱到有了粗略的概念,从生疏到熟悉。我越来越擅长elevatorpitch,但却没有停下来想一想,到底何为“有关”,和谁“有关”,我在思考对方想听到什么、需要听到什么的时候,是不是已经进行了自我阉割?

 

时间仓促、步伐匆匆。职场上的快言快语、彼此不浪费时间的确是重要技能,那最初那个生涩的、带有困惑的自我介绍在我们的生活中又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应该彻底退居幕后吗?

 

走出这节课的时候,那种天平倒置、当头一棒的感觉,不亚于我大一时听英语系系主任nicholasdames讲课时两眼冒星星、连全身的骨头都在蠢蠢欲动的感觉。因为教授或是一个同学说的某一句话,对自己的生活方式、人生信条进行重新思考,甚至自此彻底重新洗牌、改变人生轨迹,原来不是大一的我才会有的感觉。

 

3. 

一下课,走出教室奔向另一个和我关系很好的教授的officehour的时候,谈论的话题却是我是否应该drop这节课,因为它虽然让我自我感觉十分良好,但是学术性并不强。对学术基础尚浅的我来说也许不是现在最急需的,毕竟每一个学分都要花在刀刃上。我笑着把它描述为一节“self-helpclass”(自助式心灵鸡汤课)时,教授的瞳孔都要地震了。

 

紧接着她皱了眉头,“coco你不要误会了,你的观察与判断一如既往的犀利与清晰,你对自己的wants与needs(欲望与需求)能很理智的操控,所以我不担心你。我担心的是在大学的大学术环境下这种自助式心灵鸡汤课的出现本身。”

 

我不想抹黑之前的教授,因此赶忙说“只是因为我没有太多的身份认同问题,且在之前接触过类似的课程,现在不再需要它所以把它称为‘selfhelp class’,我认为对于一些真正有强烈身份认同问题的同学来说这些课还是至关重要的。之前上类似的课asianAmerican and psychology of race(亚裔美国人与种族心理学)时我就亲眼目睹了一些同学改头换面的正向改变,对他们来说还是很有意义的。”

 

教授继续摇摇头,“但这并不应该出现在学术目的与专业性极强的大学课程体系中。课堂是纯粹做学术的地方,他们可以开放officehour或是以社团或是志愿者的形式来开设类似课程或是workshop。这让我对美国大学系统中大事小事都要扯到政治、扯到身份认同这个潮流感到了更大的不安。”

 

这位教授也绝非不谙世事的老学究,她与之前那位教授一样是一个无比关照学生的人。这位教授本身也是少数族裔,但却实力过硬,稳坐文学系的前几把交椅。她在课程开始之前也曾邀请每个学生填写一张自我介绍的单子,其中不过是那些老掉牙的问题,她却有不同的问法。在第一行“名字(以及你希望我们如何称呼你)”之后,第二行的问题是“你从哪里来?如果你在成长过程中经历过许多搬迁与变动,请与我分享你的漂泊经历”……之后有一题“我知道坐在这个教室里的人可能有丰富的语言背景,请问是否有一本书籍、一篇文章你希望用英文以外的语言进行阅读?”是一个将包容性以实际行动包含进课程安排的教授。我曾因为个人原因在她officehour的最后五分钟喘着气敲她办公室的门,毫无头绪的把自己的思绪如洪水般一股脑倒在她面前,她完全可以让我下星期同一时间再来,但她陪着我聊了半小时,直到差点她下节课都要迟到了。

 

同一个问题,两位教授完全不同的处理方法。

 

我又马上从两眼冒星星、骨头蠢蠢欲动的想要重组的状态变回了冷静的状态。或是说在表面的冷静之下留有冲动的余温。现在的我回时常想,我在这一刹那被感动了,但是然后呢?

 

自我感动自然是一种必要的治愈情绪,但我不想止步于此。那么在我们量化量化再量化、效率效率再效率的生活中,这些“自助式心灵鸡汤课”到底应该摆在什么位置才能让广大焦躁不安的学生心安理得的面对自己的问题,并且得到正面改变呢?如果第一位教授的课不算在学分里的话,许多同学根本就不会考虑没星期留四五个小时来思考这些问题。再说到第二位教授的课,虽然满足了学术性与个人关怀,虽然我个人有能力上并且很享受,但由于是门槛较高的比较文学课,让没有文学基础的同学望而却步。

……

也许我根本没必要考虑这么多,因为对我来说选择很明显,当然会选择留在第二位教授的课上,享受专业能力的提升与个人心灵的满足。鱼与熊掌可以兼得的时候,我何必杞人忧天

又想到我真是极致的现实、算计与自私。我从一节课、从某句话中得到了莫大的启发,但在我消化吸收完之后却可以一转身来挑战甚至全盘否定它的必要性。剖腹取子、过河拆桥等等词汇大概都可以用在此时的我身上

 

但没办法了,人本身就是自我利益最大化的动物。“如何才能获得最快的自我成长”只是利益最大化的另一种表达方式。在我自己做出“最优选”的同时,感动也好、其它更持久的东西也好,还是不可抑制的想传播给更多的人。

 

4. 

大一的时候经常有许多许多想记录下来,并且迫不及待的与朋友分享的生活琐事。可能是走进教室时教授按心情抄在黑板上的诗句,可能是一个无比耀眼的同学,可能是一个人漫步在校园里得到的一个拥抱。这些时刻有把我从日复一日的迷茫中抽离出来的神奇效果,像是圣诞节的彩灯,这些时刻是红红绿绿的灯泡,剩余的漫长时光是连接两只灯泡之间的电线,单调而黯淡也没关系。

 

那时候不知道用一个什么标题来概括这些能让我兴奋的抱着电脑找个地方坐下来就开始为其疯狂打字的时刻,所以起了一个笼统的标题“晨边高地七点钟”,晨边高地morningsideheights是学校所在的街区,七点钟是因为我总是起得早,六七点钟的时候整栋宿舍楼寂静无声,仿佛是我一个人的。

 

很清楚自己那时候与学校与大学生活处在蜜月期,也写过“希望在倦怠之后换一个方式好好爱学校生活。”

 

两年一晃而过,到了大三,还是有许多许多想记录下来的时刻,只是似乎没有那么迫不及待的渴望与朋友或陌生人分享了。这些时刻依旧闪亮,只是像是略微年久失修的灯泡,或是像卖火柴的小女孩点亮的火柴,点亮我生活之后一瞬黯淡。我时常问自己“此刻光芒闪亮了,然后呢?”究竟能改变我的生活多少?

 

先写了再说吧。

 

不再灼热的火光依旧有它的美丽。

就此开启晨边高地七点钟3.0


木兮

失望
明明是应该开心的一天。
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喜欢的明星,你喜欢谁都可以,同样,我也可以。
在我面前一直说我喜欢的人多么不好,难道作为闺蜜,对我喜欢的明星不黑不踩难道不是对我的尊重吗?
我陪你看了你想看的电影,虽然我觉得不咋地,还是陪你了,为什么还会扯上跟这电影没关系的人,还在我面前说,看他的黑料很开心?
明明我之前正式的说过我对很有好感吧。
保留住作为闺蜜的底线吧,我对你的包容不是用不完的。
总的来说,看的电影不咋地,也发现,人也不咋地。留给彼此点面子吧,尊重是相互的。

失望
明明是应该开心的一天。
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喜欢的明星,你喜欢谁都可以,同样,我也可以。
在我面前一直说我喜欢的人多么不好,难道作为闺蜜,对我喜欢的明星不黑不踩难道不是对我的尊重吗?
我陪你看了你想看的电影,虽然我觉得不咋地,还是陪你了,为什么还会扯上跟这电影没关系的人,还在我面前说,看他的黑料很开心?
明明我之前正式的说过我对很有好感吧。
保留住作为闺蜜的底线吧,我对你的包容不是用不完的。
总的来说,看的电影不咋地,也发现,人也不咋地。留给彼此点面子吧,尊重是相互的。

木兮

2019-09-07

你可以不漂亮,但要学会做一个识大体、知进退的女孩子。

你可以不漂亮,但要学会做一个识大体、知进退的女孩子。

木兮

2019-09-10

     想看电影,罗小黑战记。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想看!
     那就想办法去!上班?那就晚上去!主要是没人一起。一个人去电影院,我没办法做到。微信上问了六七个人,才找到一起的。我的人缘原来没有表面的那么好。我不是一直都知道的吗,真蠢,非要一次次的去尝试,试探!

     想看电影,罗小黑战记。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想看!
     那就想办法去!上班?那就晚上去!主要是没人一起。一个人去电影院,我没办法做到。微信上问了六七个人,才找到一起的。我的人缘原来没有表面的那么好。我不是一直都知道的吗,真蠢,非要一次次的去尝试,试探!

磁悬浮逻辑

对这世界还有一丝惊奇,曼德尔施塔姆对孩子和雪,我对冷面与风。愤怒是脚掌,当你笑到飞上了天,就要做一件痛事方会落地。

对这世界还有一丝惊奇,曼德尔施塔姆对孩子和雪,我对冷面与风。愤怒是脚掌,当你笑到飞上了天,就要做一件痛事方会落地。

bohening498

入坑《声入人心》第二季,本来是因为《小欢喜》中方一凡的扮演者周奇在微博发的一段视频,是他和赵越老师以及赵一的三重唱。闲来无事点开,对于我这个平时基本不听音乐的人来说,真的是一下子被震撼住了。(but说实话,大可弟弟已经挺棒了,但跟另外两个人的差距还是挺明显的……但18岁已经很棒了)

于是,从微博转战去看完了前7期(目前才出了这么多期),一下子被徐均朔圈了粉。满满的少年感,却有胆子有魄力,抢人时的坚定不移(他和郑棋元老师太甜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清澈纤细又柔韧的少年音,闪烁着万丈星辰的双眸,还有出色的语感,乐句起承转合如行云流水。清澈柔韧有力量。还会吹叶子!当然还很帅😂。

喜欢记梦,很赞的译配,还...

入坑《声入人心》第二季,本来是因为《小欢喜》中方一凡的扮演者周奇在微博发的一段视频,是他和赵越老师以及赵一的三重唱。闲来无事点开,对于我这个平时基本不听音乐的人来说,真的是一下子被震撼住了。(but说实话,大可弟弟已经挺棒了,但跟另外两个人的差距还是挺明显的……但18岁已经很棒了)

于是,从微博转战去看完了前7期(目前才出了这么多期),一下子被徐均朔圈了粉。满满的少年感,却有胆子有魄力,抢人时的坚定不移(他和郑棋元老师太甜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清澈纤细又柔韧的少年音,闪烁着万丈星辰的双眸,还有出色的语感,乐句起承转合如行云流水。清澈柔韧有力量。还会吹叶子!当然还很帅😂。

喜欢记梦,很赞的译配,还有一言不合就输出价值观,“首席今天演,替补明天演” “因为想活很多次”,真的就像我也不记得是谁所说“You cannot be an artist until you are civilized ”,一名演员,对文学对戏剧有自己深层的领悟,有“定制的主张”,真的是件很棒的事。

平日里就像个普通的22岁的年轻人,关注搞笑视频,游戏博主。在舞台上却会发光,专注闪烁的眼神,气场全开,稚气霸气锐气,做自己喜欢的事的,坚韧而纯粹,这是所有人最初的梦吧。

记得在《京华烟云》中珊瑚说,在一本书中你最喜欢的人就是和你最像的人。那么我觉得,真人秀也和一本书差不多吧,如果这就是我最像的人,这么看来我岂不是太幸运了太棒了。当然,我个人觉得,一本书里你最喜欢的人,要么是你最像的人,要么是你最想成为的人。也许,现实中的徐均朔和我形容的并不完全一样,但我希望他就是这个样子啊,因为这是我最想成为的人啊。

希望做个逆光者,眼前是黑暗,背后有光。在自己的舞台上,做自己喜欢的事,专注而闪光。

平时也像个普通人,会三五好友相聚犯傻。吹吹长笛,弹弹吉他,练练书法,画画画。去做做志愿者。一个人在夜晚,沉浸在书中,戏剧中,音乐中,或喜或悲。写下属于自己的感悟,写下自己的故事,拥有自己的“定制的主张”。

在手术台上,也能闪闪发光,做台上的主人。坚持自己的梦想,哪怕从现在开始,最少要读十年读到博士,规培,专培,无数的考试,持续的学习……我才能站在属于自己的手术台上。哪怕解剖了很多小动物,哪怕看多了生死,也绝不麻木,仍然温暖柔韧。坚持自己的信仰,坚持自己的路。看遍事事,仍然纯粹不减,坚韧仍在。

做一个有少年感的人,不被市井荼毒,纵使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即便已经一把年纪,却可以像个孩子样坦诚、干净、带点理想主义、偶尔中二、有些幼稚和呆萌;可以身材发福,但一定不油腻;懂得人情世故,但绝不能算计;可以冷静沉稳、却不会老气横秋、暮气沉沉;甚至可以满脸皱纹,但绝不会笑里藏刀。在手术台上,意气风发、对于任何可能性都敢于尝试,又有着阅尽千帆自己归零的勇气。愿有前尘可奔赴,亦有岁月可回头(我固执地认为是前尘,不是前程😂固执得可笑)。

也希望,这辈子除了已经开始迈步的医生的职业理想,可以有胆子有魄力,经得起孤独和诱惑,坚决说不,可以有机会去WWF做志愿者,可以有机会去做无国界医生,哪怕只有一期,也可以有机会去修一个心理学双学位,去探索神秘的内心世界,这些真的也是我一直的梦啊。

我很喜欢自己把器官捐献志愿者登记卡作为自己大学开始的礼物,也希望以后我也能经常送给自己如此有意义的礼物。

祝福我自己,祝福徐均朔,也祝福每一个曾经或现在在路上的人。

                                                                         

                                                  

                                                               


阮可佳Coco

由一场与父母的冲突开始说起

1. 

在暑假在尾巴几天才回家已经是这几年的常态,回家的时候每天无所事事,早上是家里起的最迟的人,在早饭与开始准备午餐之间发呆放空两小时,或是翻几页没有营养的书、做一些也不知道会不会成行的旅行计划,十一点开始窝在餐桌上看父母在开放厨房里开火做饭。吃饭、唠嗑,然后午睡到三四点。如果这一天晚上有煲汤的话,汤的香味在三四点已经飘进了我的房间,像是给我的胃提前打了一剂兴奋剂——“虽然今天白天已经吃了那么多,而且一点都没有动,但是你必须要在晚饭时间到来之前腾出足够大的空间来!”到了吃晚饭的时间,准备、进餐、唠嗑、饭后散步放空。夜晚八点之前总是能躺在床上,靠着枕头、抱着手机,打发打发时间很快入...

1. 

在暑假在尾巴几天才回家已经是这几年的常态,回家的时候每天无所事事,早上是家里起的最迟的人,在早饭与开始准备午餐之间发呆放空两小时,或是翻几页没有营养的书、做一些也不知道会不会成行的旅行计划,十一点开始窝在餐桌上看父母在开放厨房里开火做饭。吃饭、唠嗑,然后午睡到三四点。如果这一天晚上有煲汤的话,汤的香味在三四点已经飘进了我的房间,像是给我的胃提前打了一剂兴奋剂——“虽然今天白天已经吃了那么多,而且一点都没有动,但是你必须要在晚饭时间到来之前腾出足够大的空间来!”到了吃晚饭的时间,准备、进餐、唠嗑、饭后散步放空。夜晚八点之前总是能躺在床上,靠着枕头、抱着手机,打发打发时间很快入睡。

 

过去的一个暑假因为自己的奔波与客观条件的恶劣,与家人朋友都处于一个半失联的状态。但一回家,马上又回到“网瘾少女”的状态,跟进各个朋友的社交平台,深夜解决各种感情问题,信息秒回……充分实现了我在奔波中许下的愿望,“等我回家了,我要一天二十四小时躺在床上,享受Wi-Fi玩手机玩到地老天荒”

 

其实不然,感觉就好像在极短的时间内跟进了身边很重要的人们在过去几个月中的信息变动,像在期末考前临时抱佛脚的人一样上了一节又一节crashcourse。消化爆炸的信息量不比身体在外奔波来得轻松。

 

扪心自问,为什么暑假过得这么开心呢?其实我自己也是很享受这种“失联”的状态的不是吗?我活在自己的时区、自己的速度里,既没有被别人甩的太远,也没有跑在别人前面。平时看的很重的东西因为鞭长莫及、心有余而力不足就也渐渐放下了,不会去想“因为朋友a在做这个所以我要不要也尝试一下呢?”、“b做的事情好有趣呀,为什么我之前没有考虑到?” ……那又为何不把这样放松的“失联”状态延续到日常生活中呢?在学期中也时常把手机开到飞行模式,把社交账号删除,继续不及时回信息不就好了吗?操作手段岂不是很简单?这样做固然不是不行,只是我并不觉得我会真的感到开心。

 

暑假心安理得的“失联”是因为知道在短暂的失联之后终究会回到联系紧密的现实世界中去,知道能够有一段缓冲的时间让我攒好勇气与能量,我也愿意承担在两种状态之间切换所带来的不适与任何后果,毕竟人不能总活在逃跑的状态中。在日常生活中也失联就真的是在做生活的逃兵了。

 

2.  

这种放任自由的后果之一就是回来第一天就和爸妈起了一次尖锐的冲突。


爸爸张罗着给妹妹转学却连这个新学校有几个学期都不清楚,也完全没有透彻的交流。在我的不断疑问与暗示之下丝毫没有觉得自己的行为与决定有任何不妥。关于这个学校本身的信息一问三不知,除了一些抽象的排名与录取率之外两手空空。我当场爆炸,“做决策的时候最重要的是什么?是信息,是信息啊!!!这里的信息不是道听途说,不是信息自带的光环,而是实实在在、白纸黑字的信息。连基本信息都完全不了解,甚至主观上觉得它不重要、根本不想了解的人,有什么发言权?有什么做决定的权利,特别是为别人做决定的权利?”

 

爸爸:“我又没有在美国读过书,我怎么知道一所学校到底是哪里好?知道它好就行了,去上了准没错。”

 

我:“所以你现在是在告诉我,你连这所学校的网站都没有登上去过?“

 

爸爸:“学校网站上的信息不就都是那样?我英文又不好,看了也说不出来,还不如不看。让我看网站简直是强人所难,你让我用什么去收集这些信息?”

 

我在心里呐喊:“还能用什么?!用你的commonsense(常识)啊!嘴上说着‘做不到’其实都是在给自己找借口,说白了就是自己还是不想做。”如果我是家长,我最基本的肯定会把学校官网以及网络上所有的信息都仔细读过,然后再尽可能的去联系孩子在这所学校上学的其他家长,从一些更主观的角度考量这所学校的优劣。第二点做不到也就算了,第一点是必须的呀。

 

冷静下来发现,对于我来说是常识的事情对于背景不同的人来说也许完全不是常识。我的这些“常识”建立在我在美国读了五年书,在学校里摸爬滚打的经历,建立在我教育背景丰富的同学朋友们每日茶余饭后的谈资中。我的咄咄逼人也许真如爸爸所指控,是“强人所难”,是我太过习惯于自己的信息优势,而拒绝换位思考。

 

故事说到这里也许就能了结了,双方意识到自己视角的局限性之后各退一步、握手言和、一起合作就好了。但是并没有。

 

真正重要的事情,仅仅因为个人能力目前的局限或是主观上体会到的“困难”就可以不去督促、不去推进、不去“强求”了吗?在这些事情上,是否会有“强人所难”变得越来越不困难的一天?

 

在这件事情上的强势事实上把我自己都吓到了,毕竟如父亲一样,我平时是最喜欢把“顺其自然”挂在嘴上的人。反观我自己的成长经历与教育背景,对人生改变最重大的一次转学也是在母亲的反对与父亲的鼎力支持下一意孤行的——九月一号开学,八月二十六日决定转学。在申请大学时有的人对自己理想学校的学术体制侃侃而谈、如数家珍,我却在申请的当时连现在自己在读的专业的存在都不知道(当然不是提倡这样的仓促决定)……在大事上,明明我与父亲一样喜欢博弈,喜欢等待与伏击机会,喜欢模糊的处理信息之后纵身一跃拼一把。明明我是那个骄傲的对母亲说“我希望我就像一颗杂草一样,有着顽强的生命力,随便被风吹到哪里都会狠狠的扎根、茁壮成长。所以你不要担心。”明明我也清楚的知道机缘的重要性,再仔细考衡之后作出的决定也不一定会比仓促中做的决定有更好的决定,但是却似乎越长大越小心翼翼了,越意识到“等待”这个状态本身是一种特权

 

3. 

在家的最后几天准备调整心态面对大三的时候,有一天晚上无聊,莫名点开了已经好几个月没关注的handshake(一个求职平台),毫无悬念的陷入了焦虑。

 

上个学期做了一份平淡的实习兼职,短期内并没有肉眼可见的成长与成就感。也许是实习单位本身的问题,也许是学期间实习鱼与熊掌无法兼顾的问题,也许是匹配度的问题,总之一个学期结束之后,虽然我能侃侃而谈(胡编乱造)non-profit运营的各种常见挑战、文化、媒体与科技交叉行业的发展现状、创意营销策划等等,但更直接的结果是——我被压的完全无法喘息,身心状态全线崩盘,走出office的那一天怀着对上司与同事无限的感激,我如释负重,发誓“我再也不要一个学期一边上20学分的纯文科课,每星期读一千页书,再一边兼职了!”

 

然后暑假便安心的读书与周游世界去了。

 

因此很久很久没有看过handshake和linkedin了。偶然点开之后,看着学术背景相似的同学们的职场经历,一时间陷入了“天呐,这学期不找兼职我未来要失业了”的恐慌之中。我读书都读的要垮了,为什么有人能一边读书一边没学习都实习呢?为什么我看到各种小众的机构的信息会头疼,有人却能准确的找到冷门却适合自己的岗位呢?归根结底就一个问题——为什么有人的“求职敏锐度”(不知道到底有没有这个词的存在)就是比我高呢?

 

结论是,我的思路一定在哪里出了问题。或者,我一定有哪里做的不够,我一定看漏了某些重要信息。(我校著名stressculture的经典症状——永远觉得自己做的不够。固然不必给自己添加不必要的压力,但是即使通过与身边人的比较找出自己当下症结所在还是很有用的。只是这两者之间的距离实在过于模糊。)

 

在思考工作这件事情上,我就像是一只乌龟,总是在短暂的伸出头之后又很快的缩了回去,然后跟自己说“你看,我试过了呀,这条路行不通不是吗?”感觉我永远在试错,却从来没有走在正确的道路上过。

 

埋在壳里睡大觉,呐喊“我就是不知道正确的路在哪里!臣妾做不到啊!”的时候,想到了几天前与父亲的争执。对他说的长篇大论似乎直接可以改几个词放在自己身上——

规划职业道路的时候最重要的是什么?是信息,是信息啊!!!这里的信息不是道听途说,不是信息自带的光环,而是实实在在、白纸黑字的信息。连基本信息都完全不了解,甚至抵触了解的人,有什么发言权?有什么做决定的权利?”你为什么不去认识更多的人?然后再通过更多的人认识更多的人?

“还能用什么(规划职业道路)?!用你的commonsense(常识)啊!嘴上说着‘做不到’其实都是在给自己找借口,说白了就是自己还是不想做。”

 

第二段话甚至一字未删、一字未改。我被这两段逻辑的完美吻合气笑了——父母拿着不完整的信息为子女的升学做决定,而我面对着宽广而未知的世界试图寻找一条谋生之道。不知道哪个才是“强人所难”,亦或都不是。

 

如果也这样一字不改的把自己劈头盖脸的骂一顿,我会不会更主动一些?会不会明知道是强自己所难却还要知难而上?还是继续做那个相信水到渠成、顺其自然的自己?

 

我不知道,这个新学期、或是新学年结束后的我也许才能给自己答案。

 

4.  

好像又写了很长一段没有任何解决方案的文字,也许我太过沉浸于自我挖掘、自我讽刺、自我批判的快感中。在短暂的极度清醒与极度的现实之后,我又要做回那只沉没于书本海洋之中的乌龟了。

 

在飞去纽约的飞机上敲下这些文字,也许只是想说,有时候换个角度看自己的决策,也换个角度看别人的决策,蛮有趣的。也许踏上这个奇艺的角度之后会对自己/他人更加严格,也有可能会对自己更加宽容,但切换角度本身能让人会心一笑。

 

最后,感激朋友们各使奇招将我从时不时的面对未来的焦虑之中拉出来,也感激一直在与我一起成长的父母。

 

相信我的漫漫求职(人生规划)路,与妹妹的漫漫求学路,终将顺利。


阮可佳Coco

带孩子二三事

1.

我一直觉得小孩子是一种只可远观、不能接近的生物。不管怎么说,现在的我是不能带孩子的。


虽然经常会在朋友圈里分享和比我小十岁的妹妹的日常,我也相信与媒体报道的许多“熊孩子”相比,艾艾已经是如小天使一般乖巧懂事的存在,但是事实上在相处过程中总是会爆发出我自己情绪中一些更“动物性”的层面,会被激怒、会发火。“和小孩子置什么气呀”我自己也经常质问自己,但到下一次还是控制不住。年纪再小一点的时候,面对劝阻,我会直接回击“凭什么就不能对小朋友发脾气了?我自己也还是个孩子呀?!”


就是这样的我,竟然人生中第一次报名了做日本高中生夏令营的志愿者,不仅教课,而且一天十...

1.

我一直觉得小孩子是一种只可远观、不能接近的生物。不管怎么说,现在的我是不能带孩子的。

 

虽然经常会在朋友圈里分享和比我小十岁的妹妹的日常,我也相信与媒体报道的许多“熊孩子”相比,艾艾已经是如小天使一般乖巧懂事的存在,但是事实上在相处过程中总是会爆发出我自己情绪中一些更“动物性”的层面,会被激怒、会发火。“和小孩子置什么气呀”我自己也经常质问自己,但到下一次还是控制不住。年纪再小一点的时候,面对劝阻,我会直接回击“凭什么就不能对小朋友发脾气了?我自己也还是个孩子呀?!”

 

就是这样的我,竟然人生中第一次报名了做日本高中生夏令营的志愿者,不仅教课,而且一天十几个小时都和高中生在一起吃喝、参加活动、解答疑惑、谈心。在项目刚开始的时候,我活在满身的问号中——我到底给自己报名了个什么?

 

诚然,高中生并不是“小朋友”,但是他们也远远没有成熟到达“大人”的程度。在我对“小朋友”的分类中,自始至终就不存在“高中生”这一种生物。并不是完全没有接触过这个人群,事实上,自己也才刚刚高中毕业两年,并且平时也时常通过其它平台帮助高中生改申请文书。这里说的“不存在”指的是,我在潜意识里觉得在高中生与我接触的时候,他们大概自然而然会认知到自己是在和一个“大人”相处,因此也会努力用成年人的相处方式来有理有据的探讨问题。换句话说,我并没有接触过(或是主观上没有看到)稚气未脱、比起大人更像小朋友、甚至主观上并不想长大的高中生。然而在这个夏令营中,我服务的一大部分高中就是这样的“小朋友”,他们需要我把他们拥在怀里轻拍他们的后背,他们需要在我面前坐下蜷缩着身体流泪,他们需要我陪着“玩”。

 

这实在是在我的预想之外。这简直是我最不擅长的事情了。“有事情就不能好好说吗?为什么非得一大群人都眼泪汪汪了才能终于开口?”我和另一位日裔爱尔兰mentor对此嗤之以鼻,给我们的组合起了个名字叫”theemotionless duo”(毫无感情的俩人)。每天见到对方就要开玩笑“今天又有几个小朋友在你面前哭啦?”

 

2. 

这虽然是整个夏令营的总体气氛,但谢天谢地我house里小朋友的表达与交流方式还是在我的接受范围内的。我的house里有五个小朋友。他们性格各异,成长背景也相差颇大。有一个日本青年击剑队选手、恍如漫画中走出的热血男孩。一个曾在维也纳留学,对欧洲有着无限美好遐想的男孩。一个喜爱埋头于漫画之中、本人也剪着一个漫画少女头的女孩。一个安静的时常在角落里一言不发的女孩。一个在美国成长到五岁回日本、有着超越年龄的沉稳庄重、一直到最后一天还是会时不时冒出敬语来的女孩。

 

我们每晚谈天的话题个个都是沉重的人生话题,例如“过去发生改变你人生的事件”、“人生到目前为止遇到过的最大的困难”、“对于未来的遐想与规划”。话题时有沉重的时候,但总是有天生幽默、调和气氛的小朋友在。有一次谈到对未来的疑惑时,我提到这个纠结的过程仿佛就是悬崖跳水,站在十米高的悬崖上一步一步往边缘走去、往下一望、 纠结自己应该何时以何种姿势入水的时刻是最难熬的,真正下落的时间不过一秒,又快又轻松、什么都体会不到。面对人生抉择的时候也类似,有时候别想那么多、纵身一跃就好了(我自己明明就是个纠结的要死的人,在高中生面前冠冕堂皇的灌心灵鸡汤竟然好不羞怯,脸皮真是太厚了)。沉静的气氛一下热烈起来,一位高中生拍起了手,提出在未来的哪一天我们一整个house一起去挑战某种极限运动,然后大家转而分享自己的生理性恐惧。

真是我说什么梗,总是有人接。

 

事实上house之中除了五个高中生之外,还有包括我自己在内的四位大学生mentor。我是唯一的外国人,因此大家在reflection谈心活动的时候用的都是日语,活动开始之前也已经安明告示过我,如果我有需要的话,大学生可以随时提供翻译帮助。但因为现场气氛太好了,我不想因为我自己的原因打断话题的流动,每天都逼自己在那九十分钟里拼命也要听懂小朋友们用日语说的故事与观点,并且如果我思路清晰的话也用日语说我的想法。简直就是每天都在考日语期末考试的听力与口语部分,还是无限延长加试版的。因此熄灯走出房间的时候觉得大脑疲敝、身体都被掏空了。不够有时候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磕磕绊绊的说还是会觉得“天呐,我刚才到底说了些什么?!”本来这个reflectionsession是留给高中生、鼓励他们畅谈的场合,另外三个大学生mentor都非常节制自己意见的表达,而到了我这里就不得不停留长一些的时间。小朋友们会用我在课上看他们的眼神反过来看着我,鼓励我慢慢说、努力把自己想说的话说完,末了还会点点头,表示我不用担心、他们听懂了我说的话。

在这些时刻里,我从照顾者的身份转变为了被照顾者的身份。果然每个大人心里都住着一个小朋友,一个脆弱、需要被他人照顾的部分;而每个小朋友心里也都住着一个大人,一个想尽自己的微薄之力去照顾他们的部分。

刚开始的时候我会有一点点为占用时间而内疚,但后来想想,让小朋友们多多锻炼他们“大人”的一面对于他们来说也是另一种形式的锻炼与成长吧。

 

第二天的太阳升起,和小朋友们一起吃早饭的时候,他们又变成了不折不扣的小朋友。一边啃着三明治,一边交流自己前一天晚上梦中的情节;问我如果有喜欢的男生到底什么时候应该用cute来形容、什么时候用hot、还能用些什么英文词汇;让我这个不怎么用slang的人教他们英文slang,我只好花五分钟解释了一下现在已经过时了的yolo(youonly live once)是什么意思……虽然有些陌生、有些尴尬,我还是可以渐渐学会和小朋友“玩”的,只要他们不哭,一切都好说。

 

最后一天mentor们排成两队送小朋友们去火车站,小朋友们一个个从我们面前经过,很多人泣不成声,搂着mentor的脖子大哭,而我的小朋友们大多都没有哭,希望是我给他们灌输的我自己的“离别哲学”起了作用。有什么好哭的呢?有缘后会有期,再不然我们也在彼此的心里住着呢。

 

写到这里,突然有点想念我的小朋友们。虽然相比我,他们与日本mentor的关系更为紧凑,但是我能感受到他们一个个虽然英文都不太好,但是努力接近我的姿势。第一天彼此说了“请多关照”,到后来真的有好好的“关照”着我呢。

 

3. 

项目结束之后,我恍惚了好几天,最后纠结的迷思全部归为一个问题——高中时期的我自己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呢?或者换句话说,我完全想不起来“小孩儿”时期的自己有着怎样的想法与性格。

 

我似乎很早就把自己划分为了“成年人”;我骄傲、觉得自己能解决大多数问题、不懂向人求助;我有许多不信任的大人,甚至觉得很多“大人”都不配为“大人”,我也很早认清了许多大人只会喜欢某一类的小孩的事实,然而我并不愿意去迎合他们的期待……因此就恶性循环,即使自己遇到了很大的困难和挑战也不会显露一丝一毫。

 

偶然有了我觉得散发着温暖、值得信任的大人也只会把他们当作壁炉,想办法在他们周围窝着,也不会主动找他们谈心。高中时环保社团的指导老师在宾州的郊区有一座lakehouse,冬天时常带我们去野营,我一言不发、坐在她开的车后座、时时提防着她上蹿下跳的两只狗,这样就已经觉得足够幸福,好像已经开启了心灵治愈的疗程。另一位很喜欢的艺术老师,她家的小房子就在我的宿舍旁边,因此我会抓住每一个去她家里做饭、吃饭的机会,坐在她家的后院里看着天边的云也觉得很幸福。

 

我好难过”、“我过的不好”、“我最近遇上烦心事了”,这些简单的句子就是怎么也说不出口。其实内心在呐喊,“有没有一个强大又温暖的大人能够看透我拙劣的伪装,来我孤独迷茫的世界里拉我一把?!”,但只要没有人先主动向我伸出手,我绝不会将自己的手伸出、摆动,如一个可怜的落水的人。

 

唯一能说出这些话的是一直保持联系的初中英文老师linda,我们五年间一直是以邮件的形式联络对方,因此所有的情绪都是整理过的。抓住有限的时间有事说事,因为怕她过于忙碌、无暇顾及我毫无意义的teenageangst(青春期的小纠结)。这几乎是我整个高中时代与“大人”接触时情绪唯一的出口,我紧紧攥着手中的手机以及邮箱里linda写来的邮件宛如唯一的救命稻草。我大概自然而然的便把这当成了交流的唯一模式,并在潜意识里要求别人也用同样的单一模式抒发情绪。

 

到上了大学与学长学姐以及教授的相处模式也微微带了高中时与“大人”们相处模式的影子,敬仰的前辈我会接近,因为想多看到一隅自己还没有看到的世界,想要少走一些弯路,但总要过了很久很久才能分享自己当下的烦恼,总要过了很久很久才才能说服自己“你有烦恼就开口吧,你自己不说别人怎么知道你到底哪里需要帮助!

 

我自己都不愿意去信任别人,我又如何能要求比我小的孩子们毫无保留的信任我呢?但是他们信任了,毫无保留的信任了,即使我回应的方式有时有些冷漠无情。

 

一位小朋友提到“我在日本这个社会活不下去了,在一个三分之一的人都想成为医生的地方,我觉得压抑无比,我想追求真正的博雅教育(liberalarts education)”,我直接回“可是在博雅教育的国度也一样。我在admissionsoffice里工作了解到哥大的申请人里每年有60%说自己想未来读医学院(虽然实际上大学之后专业有改动),医生之外想做金融和咨询的大概也不少于三分之一,毕竟我们自嘲是‘华尔街技工学校’。我并不是说医生、银行家这些职业不好,只是希望你意识到每个社会总有自己对年轻人的职业导向,导向的存在是固定不变的,只是职业本身可能有区别。你在投身博雅教育之前最好考虑清楚一些,博雅教育毕竟不是解决所有问题的万能药。”

 

另一位小朋友提到对未来职业规划的摇摆不定带来的迷茫情绪,我当下不知怎么了,把存在主义的潘多拉魔盒直接在她面前打开了,大概是想着“既然都这么迷茫了,那就更迷茫一点吧。”我说我固然也因为职业选择而感到迷茫,但是在此之外我感受到的更大的迷茫在于“我与这个世界的关系”,这个关系可以很抽象,也可以很实际。许多国家之间紧张的国际关系以及一触即发的矛盾与战争、不断恶化的环境恶化问题、人与科技与机器之间无法预测的关系,哪一个都是能给渺小的个人存在带来天翻地覆改变的因素;只有在和平、经济发展良好的社会里,年轻人才会在一个好的选项与另一个更好的选项中纠结,这种纠结本身对于生活在地球其它角落里、水深火热之中的人民来说本就是奢侈。

……

这些小朋友们与我分享自己对于学英文的恐惧与生理性不适、经历了丧偶式育儿的童年、在优秀的哥哥姐姐阴影下长大的痛苦、偷偷翻看姐姐日记的快乐。大多是我无法一两句话解决的问题,能发表看法时也多是像上文中描述的那般笼统而离题的回答。即使这样,我还是想为他们努力与成年人建立心理关系、努力寻求帮助的姿态大声鼓掌。

你们比高中时的我自己勇敢多了!

 

我忍不住想,如果我高中的时候也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现在的我会是怎样的一个人?会不会比现在更开心?当然,这个问题也许会有遗憾,但永远没有答案。项目结束后与另一个朋友交流时,他开导我,有美好的信任关系固然是好,没有触手可及的信任关系也能好好的成长,我就是在一次又一次自己面对问题时锻炼出的如今拥有的是非判断、得失取舍。

在现下拥抱他人的同时,也不能忘了时时给过去的自己无数个拥抱。而有时拥抱别人是本能,拥抱自己却需要身边人的提醒与鼓励。

相比于我提供给小朋友的帮助,小朋友们和我的同事伙伴们真的教会了我很多很多。

 

之前写了一系列以“大学半途危机”为主题的文章,站在大二大三之间暑假的末尾,参加了这个项目也算是解答了我现下一部分的危机感。坐在飞往美国的飞机上,心情是平静而放松的。虽然从8月10号开始到今天,没有一天在十二点前入睡,也没有一天睡了超过6个小时(对我来说这已经是吉尼斯纪录了),但心怀满满的感激。

 

怀着这样的感激,我要回洛杉矶补觉、睡到地老天荒了。以及,我觉得现在的我还是不能长期带孩子,睡饱了觉要养精蓄锐开始和妹妹斗嘴吵架了。


Peter
在安静的夜里总容易牢骚满腹,...

   在安静的夜里总容易牢骚满腹,时光却静静地嘱咐我去珍惜生命每一场别离与相遇。
   儿时不懂,觉得最后要别离的相遇是那么的不值得,长大了才发现,原来相遇注定别离,人生来孤独。
   在郑州的最后一个周末我问我妈,生命中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相遇与别离,我妈说,生命原本平淡,是人与人的相遇与分别,才带来欣喜与感动,落寞与悲伤,让原本朴素的生命变得厚重。傍晚回寝室的路我走了几千遍,终将走到尽头,那晚,初夏的风中走回寝室的我潸然泪下。
      人的相遇像是一首诗,不论人、事,你永远不知...

   在安静的夜里总容易牢骚满腹,时光却静静地嘱咐我去珍惜生命每一场别离与相遇。
   儿时不懂,觉得最后要别离的相遇是那么的不值得,长大了才发现,原来相遇注定别离,人生来孤独。
   在郑州的最后一个周末我问我妈,生命中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相遇与别离,我妈说,生命原本平淡,是人与人的相遇与分别,才带来欣喜与感动,落寞与悲伤,让原本朴素的生命变得厚重。傍晚回寝室的路我走了几千遍,终将走到尽头,那晚,初夏的风中走回寝室的我潸然泪下。
      人的相遇像是一首诗,不论人、事,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篇章是低沉还是高亢。我常常在想四年,十年,二十年后的我会是什么样子,而前方的路又太长,只有默默等待,等待。
    这三年其实我感觉我变化很大。我曾梦想过有一栋自己的写字楼轰轰烈烈赚的盆满钵满,我也曾只希望安逸地开一家小酒吧去期待一场精彩的爱情。我不是没有常性,只是觉得世界太厚,生命太薄,能经历的实在太少。卓越的人也好,平凡的人也罢,都不能否认他努力成为一个优秀的人,幸福的人。
    人的相遇,更多的情况下是在和不同的自己相遇,努力的自己,堕落的自己,慷慨的自己,自私的自己,自大的自己,自卑的自己,更好的自己,更差的自己……相遇,别离,再相遇,再别离……其实有时候我明知道很多事情可能我无力做到,却仍不想放弃。生命本该倔强,但我的生命却甚至偏执而顽固,这样或许真的不好 。
     今天的我仍试图在泥淖中相遇一个新的自己。这个自己或许没有那么好,但也没有那么不好;脾气不那么温和,却也不那么暴躁;懂得给自己放假,但也为了梦想拼尽全力;去大胆追寻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也用心去包容那些不喜欢的东西。不那么精彩,却自有波澜不求轰轰烈烈,但求问心无悔。这就是生命?我不知道,我仍然在寻找。
     生命或许本该如此,充满了相遇与别离。任何一步走错都不该成为今天的我,我从不自命而扬之。毕竟,前方的蓝天是什么样,谁知道呢?
     想起一句话:所有随风而逝的都属于昨天,
所有经历风雨的才面向未来。
    那就等待我的生命与明天黎明的相遇,可好?

   
  
   
   
    
     
     
    
    
     
    
 

九月的渣
我们总嘲讽那些小说、电视里,跟...

我们总嘲讽那些小说、电视里,跟风的愚昧村民,沽名钓誉的仙门百家,对真相一无所知却津津乐道的芸芸众生。他们在我们眼里只是一个符号,我们总说他们蠢,说他们乌合之众,说他们什么都要掺一脚,明明与自己无关却非要发表一番看法,高呼人人得而诛之。

可是轮到我们自己了,也没什么分别嘛。

追星女孩追着意见不同者口诛笔伐恨不得“恶心死他”。

大众看不起追星女孩觉得她们个个都是脑残。

田园女权们嘲讽男人个个都是奇葩。

知乎雕癌患者们“为什么不再追女孩了”因为我花一点钱就能买到年轻的身体而心灵我花再多的钱也得不偿失。

其实你我也不过是乌合之众中的一员罢了。

当我们围攻那个意见与我们不同的人,试图践踏他...

我们总嘲讽那些小说、电视里,跟风的愚昧村民,沽名钓誉的仙门百家,对真相一无所知却津津乐道的芸芸众生。他们在我们眼里只是一个符号,我们总说他们蠢,说他们乌合之众,说他们什么都要掺一脚,明明与自己无关却非要发表一番看法,高呼人人得而诛之。

可是轮到我们自己了,也没什么分别嘛。

追星女孩追着意见不同者口诛笔伐恨不得“恶心死他”。

大众看不起追星女孩觉得她们个个都是脑残。

田园女权们嘲讽男人个个都是奇葩。

知乎雕癌患者们“为什么不再追女孩了”因为我花一点钱就能买到年轻的身体而心灵我花再多的钱也得不偿失。

其实你我也不过是乌合之众中的一员罢了。

当我们围攻那个意见与我们不同的人,试图践踏他的每一丝人生时

我们与那些围剿乱葬岗的人 又有什么不一样呢?

九月的渣

因为他人的错误而生出戾气,是很不划算的事情。


想像蜗牛一样,缩起来。不要去接触那些自己所厌恶的人、事、规则。


可是不行啊。


胆小鬼不配得到幸福。

可是尖锐凛冽的人就配嘛?


因为他人的错误而生出戾气,是很不划算的事情。


想像蜗牛一样,缩起来。不要去接触那些自己所厌恶的人、事、规则。


可是不行啊。


胆小鬼不配得到幸福。

可是尖锐凛冽的人就配嘛?


小XH要做优秀的Doctor

昨晚又失眠了😔一周三次失眠🙊真的很不舒服,感觉就像焦虑症发作,可能是受到了室友紧张心情的影响,哎呀,小旭弘我不是经常教育你自己不能受到别人的影响吗?到睡觉的点了就要去睡,否则得不偿失

昨晚又失眠了😔一周三次失眠🙊真的很不舒服,感觉就像焦虑症发作,可能是受到了室友紧张心情的影响,哎呀,小旭弘我不是经常教育你自己不能受到别人的影响吗?到睡觉的点了就要去睡,否则得不偿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