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自设AU

483浏览    176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2-07 12:56
陨落的天书(gloomytale制作基地)
gloomytale,羊妈(t...

gloomytale,羊妈(toriel)设定图,现在羊妈也可以ask了。
欢迎各位前来ask
感谢 @是狐就對了。 的帮忙

gloomytale,羊妈(toriel)设定图,现在羊妈也可以ask了。
欢迎各位前来ask
感谢 @是狐就對了。 的帮忙

小先生

触手fear车车……
嗯……还是不会画……

触手fear车车……
嗯……还是不会画……

陨落的天书(gloomytale制作基地)
gloomytale第七章的插...

gloomytale第七章的插图
感谢 @广zi—— 的帮忙

gloomytale逐渐也是一个小组织啦?

gloomytale第七章的插图
感谢 @广zi—— 的帮忙

gloomytale逐渐也是一个小组织啦?

陨落的天书(gloomytale制作基地)

gloomytale的基本设定

frisk:“拥有最强大的魔法天赋”这是其他人类赠与她的名号。但是她并没有按照人类所预期的那样发展,没有学习一个攻击性魔法,而是自主研发并学习了很多奇怪的法术(在人类眼中很奇怪)。

因为和同伴的赌约,意外来到了地下。从没有提过自己的父母,似乎从出生就没见过他们。

胆小,但绝对不会承认自己胆小。

chara:第一个落入地下的人类,原因不明,落入地下的时候被asriel发现。被Dreemurr一家收养,并且与asriel成为了朋友。

有着特别的灵魂。

对人类有着极大的恨意。

因不明原因被小羊夺走了四分之一的灵魂,生死未卜。

asriel:国王Asgore的孩子,和chara是要好的朋...

frisk:“拥有最强大的魔法天赋”这是其他人类赠与她的名号。但是她并没有按照人类所预期的那样发展,没有学习一个攻击性魔法,而是自主研发并学习了很多奇怪的法术(在人类眼中很奇怪)。

因为和同伴的赌约,意外来到了地下。从没有提过自己的父母,似乎从出生就没见过他们。

胆小,但绝对不会承认自己胆小。

chara:第一个落入地下的人类,原因不明,落入地下的时候被asriel发现。被Dreemurr一家收养,并且与asriel成为了朋友。

有着特别的灵魂。

对人类有着极大的恨意。

因不明原因被小羊夺走了四分之一的灵魂,生死未卜。

asriel:国王Asgore的孩子,和chara是要好的朋友,在chara刚落入地下的时候是asriel保护了她。

但是因为不明原因夺取了chara四分之一的灵魂走出了结界,再也没有回来。

并没有经历过战争。

Asgore:所有怪物的王,很关爱他的子民,有着不错的力量,不过比起discern和决心状态下undyne还是差了一些。

也是chara的老师,教会了chara使用和创造魔法,不过chara的发展似乎超出了他的预期。

不问军事,凡是跟战斗有关的事情都交给了undyne处理。

对人类没有过多的敌视情绪,这种态度也影响了asriel。

toriel:遗迹的管理者,同时也是王后,与Asgore分开居住。因为战争中大量有才能的怪物失去生命,导致遗迹缺少管理者。于是toriel就来到了遗迹,当上了管理者,与Asgore的关系十分亲密。

不赞成undyne对待人类的观点,但是也没站出反驳。

discern(sans位):总是穿着有着猫耳和猫尾巴的衣服,嘴里经常叼着糖棍或稻草,本意就是想装的可爱一点,然而却打死都不承认的死傲娇。

被过去的梦魇所困扰。因此很多行动经常互相矛盾。

皇家守卫军的一员,应该也是最强的。

对待人类的态度较中立,只要人类不伤害怪物就不会采取敌对态度。

undyne:皇家守卫军的领袖,有着超凡的领导力,无论什么时候都充满威严。(真的吗)

想要守护所有怪物,加入皇家守卫军的怪物更是被她所重视。

与papyrus和discern是十分要好的朋友,不过不满papyrus的对待人类的态度,认为那种行为丝毫没有警戒性,所以经常教训他。

有时看到discern都会忍不住去摸一下他的猫尾巴或猫耳朵,也许还是有少女心的。

把alphys当做了恋人,不过没有告白过。

对待Asgore十分忠诚。

对待人类态度不明。

papyrus:皇家守卫军的一员,也是他推荐discern加入的皇家守卫军。

经常被undyne指派去帮助Asgore浇花,或者帮助alphys打杂。并且称呼其为特殊任务。

有着奇特的装扮:运动装,高礼帽,斗篷。十分显眼。不过只有某些情况才会这样打扮,多数情况都只穿运动装。

如果人类没有威胁,就会主动接近,哪怕人类只是暂时没有威胁。

alphys:科学家,也是怪物中唯一一位从战争中幸存下来的科学家。

创造了大量民用科技。发明了魔法装置,改造了地下的黑暗,防止人类入侵。与一位神秘怪物一同建立了核心,甚至创造了天幕,模拟出了外界天空以及环境。

在怪物刚进入地下,生存空间稀少,缺少水源的时候提出了地下扩张计划,帮助怪物们避开了岩浆,扩张了领地,并找到了水源。

在地下扩张的时候因为一场意外创造了一个裂口,也就是frisk掉下的地方。因为这个意外停止了对该区域的进一步开发,并因此将该区域命名为遗迹。

在discern的要求下,让discern的灵魂与所有区域链接,这使得discern无论在哪都可以监视地下世界。不过这件事只有discern和alphys知道。

绝对不会主动接近人类,并且会躲避人类。甚至有可能在暗处用机关将人类杀死。

fox(不属于这个au的存在):原型似乎是sans。

有着魔法拟态的狐狸耳朵狐狸尾巴,骨如其名。

喜欢discern,但是与discern的关系似乎并不好。

自称为半神,但是究竟是不是,谁都不知道。

mettaton:alphys创造的第一个民用机器。

会唱歌,跳舞,烹饪,脱口秀…反正数不过来…自己一个人创造了一栏电视节目,满足了地下怪物的娱乐需求。

平时会变成一个带轮子的铁盒子,因为这样能省电。不过这个轮子很少被使用,毕竟这个铁盒子形态会飞。

将人类也当做了观众,很乐意让人类观看自己的节目。

似乎能穿越结界,但他从来没试过。

flower:不知道怎么诞生的怪物,没有怪物熟悉它。

偶尔有怪物在路上行走的时候会看到它的身影。

似乎有着不为人知的目的。

gloomytale的世界观:人类和怪物都会使用魔法,不过人类只能使用或创造光来战斗,而怪物则是在黑暗中变得强大。

怪物在阳光下比人类弱小的多,但是在黑暗中,大多数怪物都能对抗普通的成年人类。

结界只会困住拥有怪物灵魂的存在,只要没有怪物灵魂,就可以随意进出结界。但是人类和怪物的灵魂结合后就可以撕开小部分结界走出,不过撕开的部分很快就会复原。

陨落的天书(gloomytale制作基地)
gloomytale的alph...

gloomytale的alphys,是 @蓝樱浅蝶 画的,这是黑色的那一套,不是剧情中白色的。至于为什么要画黑色那套。
保密,哎嘿嘿~

gloomytale的alphys,是 @蓝樱浅蝶 画的,这是黑色的那一套,不是剧情中白色的。至于为什么要画黑色那套。
保密,哎嘿嘿~

陨落的天书(gloomytale制作基地)

22.我想,再了解你一点

“到底…你都经历了什么…discern”frisk跑出了实验室,留下了略带一丝惊讶的alphys。而这一切,也都被discern看在了眼中。

他轻轻的叹了口气,收回了监视的目光。灵魂共鸣,顾名思义,discern进行的这场实验就是要与某个东西发生共鸣,而这个东西,就是黑暗——alphys特地改造过的黑暗。alphys在黑暗中,融入了另一个物质,随着核心的白色烟雾一同排出,融入整个地下。而discern就是要和他们产生共鸣。这样,他就可以监视整个地下了。

“怎么了,discern先生”grilled看着面前叹气的discern关切的问道。“今天的食物不合你的口味了吗?”

“一直以来都是勉勉强强而已,今...

“到底…你都经历了什么…discern”frisk跑出了实验室,留下了略带一丝惊讶的alphys。而这一切,也都被discern看在了眼中。

他轻轻的叹了口气,收回了监视的目光。灵魂共鸣,顾名思义,discern进行的这场实验就是要与某个东西发生共鸣,而这个东西,就是黑暗——alphys特地改造过的黑暗。alphys在黑暗中,融入了另一个物质,随着核心的白色烟雾一同排出,融入整个地下。而discern就是要和他们产生共鸣。这样,他就可以监视整个地下了。

“怎么了,discern先生”grilled看着面前叹气的discern关切的问道。“今天的食物不合你的口味了吗?”

“一直以来都是勉勉强强而已,今天也一样”discern看向了面前的黑色火焰,不,应该说是黑色火人,正穿着一身侍者装扮,坐在自己的对面,餐厅里还有一些怪物,正享用着美食,和自己身边的怪物们交谈着。grilled的餐厅是地下唯一一个有灯光的地方,黄色柔和的灯将这里打扮的异常温馨,虽然怪物们很讨厌光束,但是并不会拒绝来这里,而且他们也知道,哪怕grilled关上灯,这里依旧会被grilled自身的光线充满。

“我一直很好奇,你是怎么穿上衣服的,不会燃烧起来吗”discern抓起了一把薯条,擦过了伴着糖的草莓酱,丢到了嘴中。

“我记得我说过,我可以调节我的火焰温度的,以discern先生的记忆力来说,不应该会忘那么快。”grilled似乎话里有话

“grilled,你不是照顾我饮食起居的保姆,你只要知道今天你也做好了就行。”

“失礼了,那么discern先生,能把前几次的账一起结了吗”

discern听完这句话就摸了摸自己的衣兜,里面只有大把糖果。

“记在皇家守卫军账上,叫他们帮忙付就好了”

“undyne知道这件事吗”

“当然…不知道”

“嗯…呼”grilled拿起了口袋里的账本,拿起了红笔在discern的名字下又添上了一笔。

“对了grilled,之后我可能会带一个人类过来,能给我一个单独房间吗”

grilled听毕,便敲了敲账本。

“你知道那个人类现在不适合这样出现”discern摆了摆手,同时示意自己真的没钱了。

grilled无奈地呼出了一段白色的烟雾,又翻开了账本。

“谢了,grilled”说完discern将桌子上的草莓酱和薯条一扫而空,就出门瞬移离开了。

​grilled收起了餐桌,走回了后台,之后拿出了一串钥匙,将餐厅后面的几个单独包间中的其中一个,上了锁。

……

这时frisk已经离开了热域,来到了之前和discern分别的地方,脚下的光球快速的旋转着,留下了一道道光。

然后她又回到了灌木丛前,正要急不可耐的钻进去的时候,​一个冰冷的手拍了一下frisk的肩膀。

“唔啊啊啊!”​因为frisk太专注于自己的发现,这个碰触成功惊吓到了她,手掌上冰冷的温度,让frisk认为,这可能是undyne来寻“仇”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应该那样说的”​

“哦,现在知道我不是死傲娇了?小鬼?”​

“唉…”​frisk听到了声音冷静了下来,才看清那个标志性的猫耳朵。“啊…原来是discern,吓死我了,哎?discern…呜哇!”结果最后还是炸毛一般的跳起来了。

​“dis…discern你…你怎…怎么在这里啊!”本来frisk是要去找discern的,但是并没有考虑过discern的突然出现,完全没有做好准备,也不知道如何开口询问。而discern话还让frisk想起了自己节目上的表现,顿时阵脚打乱,完全不知道说什么。

“我为什么在这里,你应该也很清楚了”discern弯下腰,嘴中叼着的棒棒糖,在discern的嘴中发出了发出了“咔咔”的声音,用奇怪的目光看着frisk“你再说我一声死傲娇,试试?”

“对…对不起!!!”frisk立刻站稳鞠了一躬“我不应该把你是死傲娇这件事说出去给所有人听的!只要我自己知道就好了!”

discern狠狠的敲了一下frisk的头。

“你这家伙…随便啦随便啦,反正你也满意了 不过,你来找我肯定不是为了这个。”discern清了一下嗓子“实验档案”

frisk睁大了眼睛,看着discern“discern是怎么”

“灵魂共鸣实验…好了,这里不适合多说,我找了一个适合谈话的地方,我们走吧…顺便,好好想想,你打算做什么frisk。”

“唔…嗯嗯”

……

discern拉着frisk的手,瞬移回到了​grilled的餐厅的房间前,一个个敲了过去,如果没有人回应就扭动一下门把手,终于找到了一个无人回应且上锁的放假。

“discern…你这是?”​frisk看到discern的举动有一些好奇,便问了出来。

“找一个适合谈话的空间,虽然方法有点蠢,我应该问问grilled是哪个房间的。好了,进去吧”​说着discern再次拉住了frisk的手,进入了房间之中。而这个房间则没有灯光了,discern只能主动驱散这一片的黑暗,好让frisk看清楚一些。

房间很大,入口就是一个圆形桌子,围着桌子有好几把椅子,似乎是一个进食的地方,门旁边就是一个窗口,不用想也知道是做什么的,因为这里是餐厅,有这样的房间倒也不奇怪。奇怪的是,旁边角落还放着沙发和茶几​,茶几上有两个蓝色的陶瓷花盆,里面插着两朵盛开的水仙花,茶几上还有水果拼盘,水果还很新鲜,最显眼的还是那包解酒药。沙发旁边有两个大音响。

“这里平时哪来聚会,所以隔音效果是很好的,我现在可能是太过警惕了,不过这也正常,毕竟你接下来要问的问题,应该有很多,都只有我和alphys知道,而其他怪物不该知道。”​

frisk抓紧了自己的衣服,也没有心思继续关心周围的环境了,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试图缓解自己的紧张,但是并没有作用。

discern的脸上,有着隐含的不悦,他又在隐藏自己的感情,这份不悦来自什么?是我看到了实验资料?还是其实内心不愿意回答问题?亦或者是不愿提起过去?

这份紧张的情绪,在frisk心中蔓延。她盯着早已坐在沙发上的discern,思索着自己应该问什么。

discern便坐在了沙发上,静静的等。直到frisk再次开口。

“discern,你为什么要…参加那些实验?”​

“你知道我是哨兵的,需要这种监视能力,很正常对吧。”

“唔…如果真的需要…discern为什么不跟papyrus他们说这件事”

“我不能让他们担心,会死的,你也知道吧,我说了还有谁会同意我去做吗?”

“所以…这个实验,果然是discern自己要求参加的了…对吧”

“唔!”discern瞪大了眼。话术的诡计吗,我应该早想到的。

“那这样就很奇怪了吧,明明discern的哨兵职位只用监视雪镇,toriel妈妈,也可以保护遗迹,仅仅因为哨兵的工作…就参加那种实验的说法,怎么可能让我相信啊。”

discern闭上了眼,似乎打算构思什么。

“如果是要说真话的话,完全不用思考吧!discern…你是…你是还打算继续骗我吗…”一瞬间discern眼前仿佛闪过了过去的那个人类少女的影子,幻觉散去,站在那的却是frisk。

而这时frisk快步,走到了discern身前。眼角已经泛起泪光。

“如果discern的过去的梦魇,让discern憎恶人类,discern又是怀着什么感情帮助我。如果不是…为什么我不能帮助discern呢。明明,discern都没完全走出…那段阴影吧。这个无论是哪个怪物都知道。”

“过去的事情,和人类有关,但是并不是让我憎恶人类…只是让我有些自责罢了。如果你想知道原因也没什么,其实就跟我说的一样,我需要。我需要这份力量保护所有怪物,不再受到伤害。你想让我放弃这种想法吗”discern吐掉了糖棍,嘴中叼上了稻草。“你是想,让我放弃吗”

“我…我…”frisk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泪水顺着脸颊留下落到衣服上,打湿了那金色的条纹,frisk的声音带着一丝哽咽。“那discern也不用自己一个…背负那么多…”

discern侧过了头,拉低了自己的兜帽“我可不是自己愿意背负的…这是皇家守卫军…唔!”话还没说完,discern就被frisk扑倒在了沙发上。脸上传来了冰冷的触感,是frisk的泪滴。

“说不通…如果discern真的这样…为什么,不展现给大家自己努力的一面呢。discern你在隐瞒,discern是自愿的实验没错,是为了保护大家想要得到力量,是因为过去有了这个想法…discern这些都没有骗我…但是discern没有说,自己为什么依旧要在大家面前摆出懒懒散散的样子,papyrus虽然就提到过一下…但是…这就说不通了…为什么跟undyne一样想要保护所有怪物的discern,却那么懒散…因为…是想要装作跟一起一样,是吗…discern扮演的是…以前的自己。需要偷懒,但又不敢放松…就用实验链接了地下…刚好可以保护所有怪物。discern…应该是这样计划的,所以,discern在展现给大家自己最好的一面…我说的…没错吧。那么discern你还能说出…这是因为自己是皇家守卫军,才会这样做吗…”

discern终于正过了脸,看着frisk,那一瞬间眼前的人类仿佛与过去的那位重叠,她也是这样趴在自己身上的。​

“我…难道还不可以站在discern的身边吗?papyrus他们知道,因为他们肯定一起经历过…他们在那个时光一直跟discern在一起…而现在,我想知道,因为我也想帮助discern啊。discern不用…那么累啊。”​

“你们真的很像…那段过去…好吧…”

莫名的情绪,在discern心中翻涌,那么多年过来,自己是不是忘了什么呢…好似一切都曾发生过。

……

frisk坐在discern身边静静的听着,直到,这个故事结束。​


小先生
过去,我用星星守护你现在,你用...

过去,我用星星守护你
现在,你用星星毁灭我

过去,我用星星守护你
现在,你用星星毁灭我

陨落的天书(gloomytale制作基地)

狐伊老师的ask,今天完成了~
(欢迎继续ask?)
不过现在问题堆积如山了,羊妈意外的受欢迎。
这边再说一下可以ask的角色
frisk discern toriel
就这样~

狐伊老师的ask,今天完成了~
(欢迎继续ask?)
不过现在问题堆积如山了,羊妈意外的受欢迎。
这边再说一下可以ask的角色
frisk discern toriel
就这样~

小先生

我那出奇的脑洞……fear和烟鬼们(sans加上抽烟属性)

※fear,烟枪,财迷,G衫,sans……
※禁止抽烟……

在这个并不怎么大的房间里。一张桌子,一个长沙发,得了吧,这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客厅罢了。
fear坐在四个骨头中间,没事的,这个沙发足以做五个骨头。
fear的手里端着一个盘子,里面有个蛋糕。他还是蛮喜欢甜品的,少女心还是有的。只是……破坏这美好气氛的……东西……
“嘿!你们几个!不抽烟会死啊!”fear炸毛般的吼着。但四位骨一起忽略fear的话。
烟味弥漫着整个房间,着实让fear受不了,感觉盘子里的蛋糕都是烟草的味道。
fear怒了😡,从物品栏里拿起剪刀8<,对准他们的烟头。
“刷——”的就是一刀,干净利落。
四只骨看到自己的烟头被剪掉了,齐刷刷...

※fear,烟枪,财迷,G衫,sans……
※禁止抽烟……

在这个并不怎么大的房间里。一张桌子,一个长沙发,得了吧,这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客厅罢了。
fear坐在四个骨头中间,没事的,这个沙发足以做五个骨头。
fear的手里端着一个盘子,里面有个蛋糕。他还是蛮喜欢甜品的,少女心还是有的。只是……破坏这美好气氛的……东西……
“嘿!你们几个!不抽烟会死啊!”fear炸毛般的吼着。但四位骨一起忽略fear的话。
烟味弥漫着整个房间,着实让fear受不了,感觉盘子里的蛋糕都是烟草的味道。
fear怒了😡,从物品栏里拿起剪刀8<,对准他们的烟头。
“刷——”的就是一刀,干净利落。
四只骨看到自己的烟头被剪掉了,齐刷刷地掏出打火机准备点燃。
fear可不会给他们机会,一把夺过他们的打火机。
他本以为可以结束“战斗”了,可接下来的事真是……卧槽……


四只骨纷纷开启审判眼,并用审判眼的火点燃了烟。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fear心里吐槽着,接着,使用必杀技……





“喂?蓝莓,紫莓,G帕,papy,麻烦过来一下……”

※以下省略训(jia)斥(bao)现场

禁止吸烟,吸烟有害健康(即使他们都是没有肺的骷髅)

陨落的天书(gloomytale制作基地)

序章-枝崩细离

新文

名字没想好

是和 @整天摸鱼の猫糖薄荷 家的孩子们(主要还是那些星星)联合扮演的故事

随缘更新,主要还是更新gloomytale

应该不会很长…

应该…

一个小型的建筑中,有着两个骨,其中一个穿着白色外套的骨正敲击着桌面,看着面前的屏幕满,屏幕上满是的危险符号。

“该死,真是麻烦至极,这个危险的家伙到底想做什么,所谓空间的观测者,为什么要干扰我们,那边的组织也联系不少,他们是不是说好的。”

站在不断吵闹的骨的旁边,是一个一身军服的骨,一言不发看着面前的骨。

“看来只能…”刚刚在说话的骨看向旁边的骨。“只能这样了”

“我了解了,一定会完成任务的。”

“不要求你杀死他,...

新文

名字没想好

是和 @整天摸鱼の猫糖薄荷 家的孩子们(主要还是那些星星)联合扮演的故事

随缘更新,主要还是更新gloomytale

应该不会很长…

应该…

一个小型的建筑中,有着两个骨,其中一个穿着白色外套的骨正敲击着桌面,看着面前的屏幕满,屏幕上满是的危险符号。

“该死,真是麻烦至极,这个危险的家伙到底想做什么,所谓空间的观测者,为什么要干扰我们,那边的组织也联系不少,他们是不是说好的。”

站在不断吵闹的骨的旁边,是一个一身军服的骨,一言不发看着面前的骨。

“看来只能…”刚刚在说话的骨看向旁边的骨。“只能这样了”

“我了解了,一定会完成任务的。”

“不要求你杀死他,只要阻止,能阻止他就好。”

“我明白”一身军装的骨闭上了眼睛“aphasia怎么办”

白衣服的骨闪过了惊讶的表情,但是很快就理解了原因。

“这条命令已经没有现在的情况来的重要了,照顾aphasia,可以交给那家伙”

“我知道了,这就出发,要在他彻底行动之前”

“添加一条命令,我知道这次行动可能必死无疑,但你必须给我尽可能活着回来!”

“我了解了”穿着军服的骨转过了身,手中突然多出了什么“圣器—空间断痕之礼”随着声音的结束,穿着军服的骨消失在了原地,而出现在了屏幕上。

旁边猛然卷起了一片白雾,随后另一个穿着黑白纹路相间衣物的骨出现在了屏幕前。

“我可没有想过你会附加这种命令”

“无论怎么样他也是组织内最强的战斗力,如果能保住,这自然最好”

“我还以为你是因为他是你孩子才下这个命令的”

“我可不像你那么天真”

“啧…找事么?我可没说我不同意他的牺牲,这是必须的事情…”

“我是指所有的罪孽都自己一个骨背负这件事,明明有些牺牲就是万不得已。好了你也知道了,aphasia交给你了”

“我当然知道,aphasia…以后或许会代替ncc成为组织的全新战力”

“我可不希望还没成为之前,他就失控了”

“这个我会看住的……”

…………

…………

一间屋子中,一个幼小的骨突然捂住了自己的肋骨左侧,脸上闪过了一丝惊恐。

“我怎么会…那么紧张…”

小先生

↑  underFear的屠杀线  ↑

剧情:

fear紧紧握住手里的红色围巾,自己的围巾,如鲜血般艳丽,黑色的血从眼眶流出,早已变色的骷髅手,还在控制着你的灵魂。

“frisk……”fear带着有些颤抖的声音叫出你的名字,但身体已经超负荷承受不了,“咳!咳咳!咳!”fear猛烈的咳嗽声,让你不由得放慢了脚步。

“fear……”你有些担心fear的身体,但脑袋里还在充斥着那个声音:

杀了他,我们就自由了,frisk。

黑色的血慢慢渗透他的围巾,蓝色的外套犹如他的悲痛。

“fear!快停下!”你大声呼喊着。

※你选择了【仁慈】

“……哈……哈哈哈……”fear...

↑  underFear的屠杀线  ↑

剧情:

fear紧紧握住手里的红色围巾,自己的围巾,如鲜血般艳丽,黑色的血从眼眶流出,早已变色的骷髅手,还在控制着你的灵魂。

“frisk……”fear带着有些颤抖的声音叫出你的名字,但身体已经超负荷承受不了,“咳!咳咳!咳!”fear猛烈的咳嗽声,让你不由得放慢了脚步。

“fear……”你有些担心fear的身体,但脑袋里还在充斥着那个声音:

杀了他,我们就自由了,frisk。

黑色的血慢慢渗透他的围巾,蓝色的外套犹如他的悲痛。

“fear!快停下!”你大声呼喊着。

※你选择了【仁慈】

“……哈……哈哈哈……”fear的嘴角上扬,大笑了起来,怪异的灵魂开始急剧变化。“kid,我们是朋友,对吧?”

“是……”

※你回应了fear

“那……为什么……你杀了他们!”fear的血夹杂着灰蓝色的泪水,夺眶而出,“我们不需要战斗的,frisk。呜呜呜……”

“fear,我只是想回家……我……唔啊啊啊!”你突然大叫起来,疼痛感遍布全身,“c……chara……快停下!!痛!!好痛!!”

※chara取代了你的位置

“嘻嘻嘻,frisk,你还是太善良了,早早干完,我们就可以团聚了,不是吗?”frisk眼里闪着猩红色的光。

“嘿,我想……我该去找你了,papy……”

——————————————————————
我是不是又画毁了????(什么又……

P1——草稿
P2——初稿
P3——完稿

@白羊Shelly
欢迎大家ask:-D

陨落的天书(gloomytale制作基地)

新一轮ask,是 @佛系熠冰 的问题
辛苦 @狐狐ox。 了!
最近都开始迫害discern了…
女装,女装,还有女装…
婚纱,洛丽塔,甚至女仆。
(discern:我没了)

新一轮ask,是 @佛系熠冰 的问题
辛苦 @狐狐ox。 了!
最近都开始迫害discern了…
女装,女装,还有女装…
婚纱,洛丽塔,甚至女仆。
(discern:我没了)

陨落的天书(gloomytale制作基地)

20.坐下,我们聊聊

(依旧可以ask)

frisk离开了核心,走上了蓝色通道中的圆台上。这次没有怪物追她,所以现在她可以好好看看这个屏幕了。

​屏幕上有一张电子地图,地图上画着的是热域,蓝色的路线应该是这个通道的路线。旁边应该是这个通道的站点,frisk在蓝色的屏幕上翻找了一下,并没有找到alphys博士的实验室。标有实验室的地方只有一处,就是这里“核心实验室”。

“刚才应该问一下alphys怎么过去的。”​frisk抱怨着。

“有什么能帮到您吗?”机械的合成音突然响了起来,使frisk吸了一口凉气。

随后frisk意识到,这只是一个安装在通道中的人工智能。

“怎么了么,您的灵魂波动加快了许多”人工智能关切的问到。

“不…不,...

(依旧可以ask)

frisk离开了核心,走上了蓝色通道中的圆台上。这次没有怪物追她,所以现在她可以好好看看这个屏幕了。

​屏幕上有一张电子地图,地图上画着的是热域,蓝色的路线应该是这个通道的路线。旁边应该是这个通道的站点,frisk在蓝色的屏幕上翻找了一下,并没有找到alphys博士的实验室。标有实验室的地方只有一处,就是这里“核心实验室”。

“刚才应该问一下alphys怎么过去的。”​frisk抱怨着。

“有什么能帮到您吗?”机械的合成音突然响了起来,使frisk吸了一口凉气。

随后frisk意识到,这只是一个安装在通道中的人工智能。

“怎么了么,您的灵魂波动加快了许多”人工智能关切的问到。

“不…不,没事”frisk抬手揉搓自己的头发,轻轻的拉了几下

“我想去alphys博士的实验室,可是,我不知道在哪,能帮一下我吗”

“收到指令,前往入口。”

跟之前一样frisk面前的屏幕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就是蓝色的屏障。

“热域的科技…感觉都不能用发达形容了。”frisk看着四周。“discern,梦魇,不能说的秘密”frisk闭上了眼。

“完全感觉不到啊,discern真的有梦魇吗,感觉相处起来很正常啊,像普通朋友一样。真要说,不对劲的地方的话…”frisk想起了刚见面的时候,discern提起fox的表情。

充满了杀意,仇恨…还有极力隐瞒的绝望…这和discern的梦魇有关吗。

如果有关,那么这个梦魇和人类,又有什么关系?

frisk叹了一口气,她本以为alphys能告诉她,可是alphys却告知自己,谁都不会提起discern梦魇的事情。除非discern亲口跟她说。

但是,discern真的会跟她讲过去的事情吗…如果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又该怎么帮助他呢。

……

不知不觉圆台已经到了那扇门前,门后…就是alphys博士的实验室。

frisk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深吸了一口气,敲了敲门。

“frisk是吗,进来吧”alphys的声音从门后传出。

“我进来了alphys博士”frisk推开了门,看到alphys正坐在mettaton之前坐着的沙发上。房间很明亮,桌子上放着两杯茶,看来alphys已经等了很久了。

​“博士两个字,就请去掉吧,叫我alphys就好。直接开门见山吧,discern要你找我做什么呢。”

frisk看了看四周,以及茶杯摆放的位置,略带忐忑的坐在了alphys身旁。

“我…我想…”​

“别那么紧张,我做什么了么”​alphys放下了茶杯。“那些陷阱你应该也躲开了才是。”alphys语气十分轻松,似乎自己并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未免也太轻描淡写了一点,frisk在脑海中吐槽了一句。​

“你的表情很奇怪,我说错什么了么”alphys看到了frisk微微变化的表情,问出了这句话。

“啊…没事,我只是很庆幸自己能躲开”frisk笑了笑。

“你可以先平复一下心情,再说。这个是王都弄到的茶叶,总体来说还不错。”

“好…好…”frisk拿起了茶喝了一口。为什么压力会那么大啊…真是的。

“咳咳…好了,我好了,我说过吧,我想留在地下。discern说…你可以帮我”

“嗯?如果你都已经和undyne打好了关系,应该不需要我帮忙才对”alphys也拿起了茶

“嗯…其实”

“啊…我明白了,你用了话术的诡计。第一次你说了undyne用了温柔的话语才是假的吧。虽然第二次你去掉了这句话,让这句话变成了真话,但是因为总体台词并没有改变,所以。所有人都下意识的认为,你第二次说的话和第一次相差无几,实际上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了吧。”

“嗯…就是这样,所以,我并没有得到undyne的认同。”frisk低下了头

“所以,现在你希望得到我的认可,是吧。当然,也是discern希望的吧。”

frisk没有回应,只是点了点头。

alphys闭上了眼。“discern你还是喜欢给我出难题。给我点时间,我考虑一下吧。”

“怪物们…那么难以接受人类吗。”

“他们杀死了多少怪物,frisk你知道吗。他们用什么手段杀死的怪物,frisk你又了解多少呢。怪物们的英雄,undyne,她的左眼,被什么所伤你也可以猜到了吧。我们也因此离开了自己生活已久的地方,被迫无奈的转移到了地下。你让怪物如何去接纳人类?如何放下成见,去接纳你?”

“我不怕被伤害”

“但是怪物们怕”

“我…对不起…”frisk低下了头“我以为…”

“从遗迹和雪镇过来,你遇到的怪物们都是对人类敌意最少的。”alphys抬起了头,似乎想起了什么“因为恐惧,因为期待,因为仇恨,太多太多的怪物们都待在了王都。离开的,都是最先放下的,所以有了那种错觉,不怪你。”

“王都,那是?”frisk抬起头

“瀑布的另一端可以走到王都,路上会经过皇家守卫军的营地。王都顾名思义,就是怪物们的首都,里面居住的,是我们王asgore。一个脸上总是挂着笑容的慈祥先生。”但frisk注意到alphys在提到asgore的时候表情明显沉重了些许。但frisk并没有细问到底怎么了,或许,这也是一个禁忌的话题。

“如果要待在地下,王都,是你一定要去的一个地方。”alphys转过了身看着frisk。“你可以现在这里住几天,我需要一点时间,来思考。”alphys说完,睁开了眼,站了起来。“frisk,你先跟我来一下。”

“好…好的”看到alphys站了起来,frisk也急忙站了起来跟上了alphys。

alphys带领着frisk穿过了多道大门,来到一个大型的仪器前,仪器旁边连着一个电脑和扫描仪。alphys拿起了扫描仪,转过身对着frisk。

“别乱动”

“嗯”frisk轻声答应了

扫描仪发出了蓝色光,笼罩住了frisk,很快大型的仪器就运转了起来,frisk的模样就出现在了上面。

“允许该人类通过大门。修改警戒指令为,非特殊情况,对该人类判断为安全。”仪器屏幕闪过了部分数据之后扫描仪就停止了工作。

“frisk,把discern给你的挂饰给我”alphys继续说到。

“好的”frisk急忙拿出了那个挂饰,递了过去。

alphys接过了挂饰,放到了仪器中,很快仪器的旁边的电脑屏幕上就出现了小段字样。alphys走了过去,删掉了部分数据之后,又回到仪器前,似乎打算导入新数据了。

姓名更改为frisk

允许通过区域更改为热域开放区域

核心实验室通过许可由询问修改为禁止

外形修改人类

修改完毕。

“好了,以后这就是属于你的通行证了,保管好”alphys将卡牌还给了frisk之后就走出了这个房间,往别的地方走去了“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你可以随意逛逛不会触发别的陷阱了。你的房间一会会有别的机器人带你过去。嗯…需要打扫你可以直接吩咐它们”随着alphys的声音越来越小,房间也慢慢回归了黑暗之中。

“好…麻烦了”frisk召唤了光球举了起来,那么…就去转转好了。


小先生

黑fear——《心痛》(预告文)

“我并不是骷髅,sans。”
fear背对着sans,冷冷的说着。

“你很可悲,sans,被系统(玩家)不断愚弄。”
fear用手托起那颗闪烁的星星✨,眼里流露出对sans的同情与无奈。

“每次重置,我都在尽力留住你对我的记忆。”
fear转过身,一双空洞的眼眶对着sans。

“但,没有任何【回报】。”
fear皱了皱眉头,一滴灰蓝色的泪水从眼眶滑落。

“你愿为弟弟报仇,甘愿赴汤蹈火。”
fear召唤出系统,昏暗中看清fear的脸。

“要不要……看看真实的呢……”
fear突然举起拳头,重重地砸在系统屏上。

系统消失了……

“过来吧,这才是真正的世界……”
fear微笑着,对sans伸出手。...

“我并不是骷髅,sans。”
fear背对着sans,冷冷的说着。

“你很可悲,sans,被系统(玩家)不断愚弄。”
fear用手托起那颗闪烁的星星✨,眼里流露出对sans的同情与无奈。

“每次重置,我都在尽力留住你对我的记忆。”
fear转过身,一双空洞的眼眶对着sans。

“但,没有任何【回报】。”
fear皱了皱眉头,一滴灰蓝色的泪水从眼眶滑落。

“你愿为弟弟报仇,甘愿赴汤蹈火。”
fear召唤出系统,昏暗中看清fear的脸。

“要不要……看看真实的呢……”
fear突然举起拳头,重重地砸在系统屏上。

系统消失了……

“过来吧,这才是真正的世界……”
fear微笑着,对sans伸出手。

                                     【提示】
                                    是否接受?

                            (是)          (否)






                              开始      &   游戏结束

陨落的天书(gloomytale制作基地)
感谢 @佛系熠冰 的帮忙这是d...

感谢 @佛系熠冰 的帮忙
这是discern的战斗服,没有猫耳朵猫尾巴,比较贴身更适合战斗。
嗯?你问我既然是战斗服那为什么打fox的时候不穿?
那是因为这个战斗服被undyne藏起来了。
你问我undyne为什么要藏?
如果不藏以后怎么摸discern的猫耳朵。

感谢 @佛系熠冰 的帮忙
这是discern的战斗服,没有猫耳朵猫尾巴,比较贴身更适合战斗。
嗯?你问我既然是战斗服那为什么打fox的时候不穿?
那是因为这个战斗服被undyne藏起来了。
你问我undyne为什么要藏?
如果不藏以后怎么摸discern的猫耳朵。

小先生

从原著偷来的……一小段

fear从这个黑色的裂缝里钻了进去。
似乎并不是什么难题。
fear以为是什么十分有趣的世界,才发现这里除了一堆白纸没什么了。
fear准备离开这里,或许这里只是某个创造者的未完成琴。一声乱码响起,身后人的声音仿佛乱了音节。
“你是……新的AU?”
fear转过身,看到一个sans,哦,黑色的sans。
“啊,你好,我是fear,很高兴认……”话没说完,黑骨头手里操纵着一根根细如蛛丝的蓝色线,紧紧的捆绑着fear。“嘿!sans,放开我,这并不好玩!(一看就是把我房间里的墨水打翻了)”
“sans?呵,多么熟悉的名字。”黑骨头笑了笑,又像是在嘲笑fear。
“你……”fear顿了一下,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
他不...

fear从这个黑色的裂缝里钻了进去。
似乎并不是什么难题。
fear以为是什么十分有趣的世界,才发现这里除了一堆白纸没什么了。
fear准备离开这里,或许这里只是某个创造者的未完成琴。一声乱码响起,身后人的声音仿佛乱了音节。
“你是……新的AU?”
fear转过身,看到一个sans,哦,黑色的sans。
“啊,你好,我是fear,很高兴认……”话没说完,黑骨头手里操纵着一根根细如蛛丝的蓝色线,紧紧的捆绑着fear。“嘿!sans,放开我,这并不好玩!(一看就是把我房间里的墨水打翻了)”
“sans?呵,多么熟悉的名字。”黑骨头笑了笑,又像是在嘲笑fear。
“你……”fear顿了一下,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
他不是sans,不是UTsans。
“sans,我从前就是sans,却因为那些该死的东西,我成了这个样子……哈哈哈,或者,我毁了他们,这个世界,就清净了。但,那个混蛋一直在阻止我。”
这时,一滩蓝色的颜料从上空飞来,黑骨头快速躲避,并召唤出骨头攻击。fear看到了,另一个sans,拥有一根大号毛笔的sans。
“说谁混蛋呐!error!”这个sans貌似有些不愉快。
“啊!!!ink!你怎么又来阻止我!”error很生气。
“ink?error?”fear懵了,看着两位根本没必要的打斗,fear挣脱开error的蓝线,准备开个裂缝离开。
“嘿!不要走!”ink对fear大叫一声,“你必须留下!”
“不,这里已经没有什么事了……”
“小子,我们两个演戏呢你还真信了哈?”error再次用蓝线束缚了fear,对于fear的无视态度,气的有些发抖。

※就……这些了,ink和error在这个文章里关系不错,不怎么打斗。
※喜欢,关注一下我吧。

陨落的天书(gloomytale制作基地)

7.错误的会面

“discern,你来了,快点嘛…来我房子里休息一会”一个有着狐狸耳朵的骷髅,兴奋地挥着手,身后的狐狸尾巴轻快地晃动着。

discern侧过了身拉了拉兜帽“fox,我可不是特地来找你的,我只是无聊了,想到可以来这里走走而已”

“哎嘿~没事没事~” 这个名叫fox的骷髅,原地转了一圈,衣服摆动着,挂在脖子上的铃铛虽然在晃动但是没有发出声音。然后伸手想摸discern身后的猫尾巴。但是discern当然不会给对方这个机会,把身子转了回来,正对着fox

“你想做什么…” discern明白对方想做什么,但还是问了出来,希望吓退对方。

“我想摸你的猫尾巴”但是fox似乎并不知道害怕是什么东西。

“又不是真的,摸...

“discern,你来了,快点嘛…来我房子里休息一会”一个有着狐狸耳朵的骷髅,兴奋地挥着手,身后的狐狸尾巴轻快地晃动着。

discern侧过了身拉了拉兜帽“fox,我可不是特地来找你的,我只是无聊了,想到可以来这里走走而已”

“哎嘿~没事没事~” 这个名叫fox的骷髅,原地转了一圈,衣服摆动着,挂在脖子上的铃铛虽然在晃动但是没有发出声音。然后伸手想摸discern身后的猫尾巴。但是discern当然不会给对方这个机会,把身子转了回来,正对着fox

“你想做什么…” discern明白对方想做什么,但还是问了出来,希望吓退对方。

“我想摸你的猫尾巴”但是fox似乎并不知道害怕是什么东西。

“又不是真的,摸假的有什么用”discern似乎还在挣扎。

“但是上面有你的味道啊!”fox又扑了上来,这次discern没有躲避,任由对方摸着。然而fox并没有满足于单纯的摸捏,甚至放到了脸上,上下蹭了起来。

“discern,为什么你不跟我一样用魔法构造这些部位呢,这样!你就也有感觉了!”fox边蹭边说,脸上洋溢着幸福。

“如果…是真的,你就不可能摸到了,一下都不可能”discern压着声音说着,似乎不压住就会发出奇怪的语调。“够了吧”伴随着这句话,discern晃了晃身子,然后也不管对方有没有拉住这条假的猫尾就往房子里走了过去。fox见到discern有了离开的意思,自然没有再拉下去,而是瞬移到了门口开了门。

“魔法是这样用的吗…下次我自己开门也可以”discern话语中似乎还有别的意思,当然fox很快就理解了。

“不用在意我啦,我很乐意为你做这些哦,亲爱的discern”fox嬉笑着说着,同时示意着discern快点进去。

“我可没有这个意思”discern低着头,拉了拉兜帽,特意挡住了自己的脸。刚进入屋内,一股奇怪的味道,就从屋子里传了出来。让discern停在了门口。

“怎么了?”fox询问道

“一股,奇怪的味道,充斥在你的屋子里,你闻不到吗”discern回应了fox。

随后fox用自己不存在的鼻子闻了闻。“啊…是有一点呢,对了,discern现在不是应该在站岗,怎么突然跑这来了,discern!偷懒是不好的”

“我才没偷懒,根本不会有人为什么要站岗,而且你转移什么…”discern正说着,突然就被fox打断了。

“我可不喜欢偷懒的discern!”边说着边把discern推出了门,然后关上了门。

这种反常自然被discern捕捉到了。discern敲了敲那个关起来的门“出什么事了,你可以跟我说说”

“没出事啊!你工作完回来我再跟你聊!”fox的声音从屋子里传来。discern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拿出了一个铃铛,摇了摇。随后就出现了一个传送门,discern走进了传送门,回到了自己的世界。门内的fox知道discern离开了,松了一口气,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因为discern太过兴奋都忘记清理了,这些脏东西还是尽快消失比较好,我来调整一下吧”fox面对着脏乱充满“污渍”的房间召唤了一把小刀,轻轻地挥动了几下,房子中的污渍全部都消失了。“再装修一下好了”又挥动了一下刀子,房子中的家具全部翻新,墙壁和天花板也变成了黑色,桦木做的桌子,沙发,摆放在大厅,檀木做的椅子,陶瓷一般的装饰品摆在了角落的柜子上。fox的房间中,床铺也换成了双人床,被子也是跟墙壁一样的黑色。嫣然宛如人类世界的宾馆一样的装饰,大大的窗帘挡住了窗户外面,窗帘上有着星星的图案。fox看着面前的一切感觉好像还缺少了什么,一挥手一个黑色的地摊就铺满了整个房间。地毯上有这花朵一样的纹路。

“discern一定会喜欢的”fox笑着看着自己装扮的一切,然后看了一下窗帘,笑了。

许久…discern又从传送门中回来了。来到了fox的房屋面前,翻新的房屋让他有了一种走错地方的错觉。但是门口等待的fox证明着这里。是fox的房子。

“discern你终于来了,怎么样,看看我为你装修的房子,你喜欢吗!”fox边说边开了门,想给discern看看房屋内的景色

“你…不累吗…装修怎么大一个房子,而且居然还装修的难么难看,黑色和温馨的气氛完全不搭…而且我也不喜欢黑色,不要以为我居住在阴影中…就一定喜欢黑啊。”discern毫不留情的吐槽。

“那…discern喜欢什么颜色。”fox听到discern话有些失落…但很快打起来了精神。

“再装修很麻烦,算了吧…”discern叹了一口气

“没事没事,很快就好了”

“好吧…淡蓝和青绿”discern看到fox兴致冲冲也不打算再拒绝下去。

fox听到了回答立刻挥动了手,房屋的颜色俨然一新,装饰物也充满了海洋的味道,墙壁也挂上了一些画作,陶瓷小时,换成了木舟一样的装饰品。“喜欢吗?”fox询问

“不喜欢,糟糕透了”discern走进了房子,享受的坐在了fox准备的沙发上“那个味道究竟是?”然后又询问起了自己在意的话题。

“啊…我把一些水果塞床底放到腐烂了,我不希望你看到我这样尴尬的模样”fox红着脸解释

“哦”discern眼神中闪过了一丝疑惑,但是没有继续追问。

“discern你一定饿了,我去给你做吃的,一定是你喜欢吃的”说着fox就兴奋的跑到了厨房中。然后厨房就传来了餐具碰撞的声音。

但是discern并没有解除疑惑,而是走到了fox的卧室中。

“那种味道还在,不过淡了很多”discern四处搜索起来。很快停在了落地窗面前。掀开了落地窗,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一阵敲击,鲜血顺着敲击留下的裂痕流了出来,那个奇怪的味道,是血腥味。

破碎的声音传来…残肢伴随着内脏流了出来。

“这都是什么!”discern忍不住叫了出来。然后回头,看到了fox拿着红色的刀,站在门口。

其实,fox已经站在门口很久了…结界被打破,fox就有了预感…糟糕的预感…“discern发现了…他还是发现了…发现了,要杀死的…为什么…为什么你那么聪明,装傻不好吗,要杀了他吗,但是…但是…那是他啊…”怀着这样癫狂的心情,fox来到了自己卧室门口,看到了discern和那些残肢以及尘埃站在一起。

“你得给我…解释一下…这些”discern瞪着fox,询问着。

“这些啊…”fox听到discern的询问居然松了一口气“这些都是阻止你来到我世界的人哦,有些说什么干扰法则,有些说什么我和你不合适,有些想要夺走你,有些…”一连说了很多“所以我把他们都杀了,接近你的,危害你的,我都帮你解决了,discern…我为你做了好多呢…我好喜欢你”

fox说着,仿佛做了什么伟大的事情。

“仅仅是因为,他们想靠近我,他们想维护秩序,他们…对我有一丝微不足道的威胁,你就把他们都杀了吗。”

“没错!阻止我和你的人,都该死,我不想麻烦discern出…”fox还在说着

“够了!你就这样作践他人的生命吗,他们也有家人,他们也有同伴,有些人还有着自己的梦想!还有着他们自己的希望,你就这样把他们杀死了吗!你甚至没有一丝愧疚吗。”

“阻止我和你相见的人,都得死”fox有些愕然,似乎不太明白discern为什么这个反应。

“闭嘴!我突然后悔认识你了…你的真面目,让人恶心,你这个自私自利的家伙…只会考虑自己的乐趣”discern摇了一下铃铛

“discern…你要去哪,不要离开我,不要留我一个人啊,discern,回来啊,你说过不会离开我的!” 无视了fox的叫喊,discern踏进了传送门,然后把铃铛直接摔碎。

“discern!你说过的!你不会离开我的!为什么!” fox跪在地上,血将白色的衣服染红

“可恶!可恶!” fox一拳砸在了一块碎肉上“都是因为你们,都是因为你们…没有你们discern就不会离开…”

“为什么!discern我为你做了那么多,我那么爱你…我那么渴望你和我在一起,我为你付出了那么多,你却嫌弃我做的一切,为什么!我的付出,为什么不接受。”

“啊…我要得到你,我要拥有你,我要你和我在一起,无论是什么方式,无论要做什么…我要你在我身边,我要你…永不离弃”fox抬起了手,一个传送门打开“我要拥有你,无论我要尝试几次…你都只能是我的…宠物,玩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