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臭鳜鱼

9647浏览    232参与
问水倾岚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两个小家伙一直在逼着我嗑cp啊!好有爱好上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两个小家伙一直在逼着我嗑cp啊!好有爱好上头!!!

福公是我心头爱
占tag致歉,我爱这些菜男人(...

占tag致歉,我爱这些菜男人(ˊ˘ˋ*)♡

占tag致歉,我爱这些菜男人(ˊ˘ˋ*)♡

荼稚冲鸭。

呜呜呜小鲑鱼是什么神仙可爱的生物啊,呜呜呜崽崽妈妈真的可以!!!awsl阿伟一滴都没有辣!

呜呜呜小鲑鱼是什么神仙可爱的生物啊,呜呜呜崽崽妈妈真的可以!!!awsl阿伟一滴都没有辣!

子溪不是萝北
我来了我来了,带着我的宝贝们来...

我来了我来了,带着我的宝贝们来了~肝了三天,😭😭同发出想要头像框的声音 @空桑管理司

我来了我来了,带着我的宝贝们来了~肝了三天,😭😭同发出想要头像框的声音 @空桑管理司

Yan阿翎

要不是隔着屏幕我够不着,像你这样的小可爱早就被我rua秃惹!

要不是隔着屏幕我够不着,像你这样的小可爱早就被我rua秃惹!

蜂蜜柚子茶
发个草图,画完随缘

发个草图,画完随缘

发个草图,画完随缘

Nine _琼玖
啊呜呜呜~ 我以后再也不会抽原...

啊呜呜呜~

我以后再也不会抽原卡池了

原卡池十连只给了一个小鳜鱼

呜呜呜

兄弟们,以后千万不要抽原卡池啊!

啊呜呜呜~

我以后再也不会抽原卡池了

原卡池十连只给了一个小鳜鱼

呜呜呜

兄弟们,以后千万不要抽原卡池啊!

余又又

就是闲着无聊摸鱼吧(●—●)挺喜欢这些人物的(๑>؂<๑)

另外
协会招人哇,八级协会缺人手了
一区协会  :一起升级打怪
ID  :13069
要求:emmm,活跃点就行哇,有协会群的
一起来玩呀!!!
这个协会还差你啊⊙﹏⊙
来拯救一下我可怜的无聊的精神世界吧(●—●)
(我在说什么我也不知道@_@)

就是闲着无聊摸鱼吧(●—●)挺喜欢这些人物的(๑>؂<๑)




另外
协会招人哇,八级协会缺人手了
一区协会  :一起升级打怪
ID  :13069
要求:emmm,活跃点就行哇,有协会群的
一起来玩呀!!!
这个协会还差你啊⊙﹏⊙
来拯救一下我可怜的无聊的精神世界吧(●—●)
(我在说什么我也不知道@_@)

我超勇的

【食物语乙女】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

揣测了一下几位演员演我之后的心情

常用的都是国家一级演员呢(惨笑)

佛不晕/莲不暴击/诗不驱散/锅不推条/臭鳜鱼不破防

――――――分割线――――――

这场惨烈的战斗终于结束了。你脱力地跪在地上。

还好食魇在己方食魂全部重伤之前被解决了。

你已经没有力气净化了。

――――――佛跳墙――――――

他不顾身上的伤扶起你,却又不敢看你。他也知道自己的表现实在是太糟糕了,一不暴击,二不晕眩。

若是自己再强一点……

“美人,都是我的错,竟叫美人如此狼狈。”明明自己身上还带着伤,却只顾用手指仔细掸去你身上的灰尘,眼神专注、温柔、自责、忧伤。“美人想如何罚我,我都绝无二话。”

――――...

揣测了一下几位演员演我之后的心情

常用的都是国家一级演员呢(惨笑)

佛不晕/莲不暴击/诗不驱散/锅不推条/臭鳜鱼不破防

――――――分割线――――――

这场惨烈的战斗终于结束了。你脱力地跪在地上。

还好食魇在己方食魂全部重伤之前被解决了。

你已经没有力气净化了。

――――――佛跳墙――――――

他不顾身上的伤扶起你,却又不敢看你。他也知道自己的表现实在是太糟糕了,一不暴击,二不晕眩。

若是自己再强一点……

“美人,都是我的错,竟叫美人如此狼狈。”明明自己身上还带着伤,却只顾用手指仔细掸去你身上的灰尘,眼神专注、温柔、自责、忧伤。“美人想如何罚我,我都绝无二话。”

――――――诗礼银杏――――――

诗老师一向严于律己,宽以待人(特别是你),但偏偏是这次战斗是他出了纰漏。

小小的个子,垂头丧气的,你本来不是不埋怨他,但一看诗老师已经这么沮丧,也不好意思再给他施加压力,只好说:“没事的,诗老师,我们下次努力,好歹这次算是过关了。”

诗老师摇摇头,却没说话。第二天一早,你发现书桌上放着厚厚一封信,署名是“诗礼银杏”。拆开一看,竟足有几十张信纸,详细分析了昨天的战况,你的人员分配和战术,又检讨了自身的错误包括但不限于没有驱散、没有看准时机放技能、治疗量不足、在发现自己出错后不够镇定等,并发誓今后一定改正,最后还贴心地写了一份攻略。

然后诗老师因为通宵检讨而伤情加重,今天学堂放假。

――――――莲花血鸭――――――

他把你拉起来,见你有些脱力就让你倚在自己身上。

“将军大人,你没什么想说的吗?”

“……抱歉,我一看见血就控制不住自己,攻击总是忽高忽低。”血鸭垂首望着你,老老实实地反省错误。

⬆️假的。

真正的莲花血鸭还在哈哈哈。

――――――一品锅――――――

一品锅有点怀疑自己的毛笔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怎么会没法冷却敌人的技能?

他沉默着,任由鲜血滴落。哪怕是推一次条,战况也不会如此惨烈。

他一手一个伤员,对恢复清醒的血鸭说:“你把少主扶起来,我们先回空桑。”

我犯了错,不敢靠近你。我害怕看见你失望的眼神。

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

――――――臭鳜鱼――――――

“呜呜呜,少主……”小鳜鱼扑倒你身边,哭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呜,都怪我,我要是能破防的话,呜呜呜……”

“好了,别哭,我们回去多多训练,下次一定可以。”无奈,你摸摸小鳜鱼的头以示安慰。

“现在,还有艰巨的任务等着我们。”

“什么?”小鳜鱼擦擦眼泪,一脸呆萌。

“还有三个伤的动不了的大高个等着我们把他们搬回空桑。”你长叹一口气。

HeartK
希望臭鳜鱼能长成温柔又坚定的男...

希望臭鳜鱼能长成温柔又坚定的男孩

希望臭鳜鱼能长成温柔又坚定的男孩

晴谣.

最近在肝食物语啊

朋友说画啥来啥

福公!

你怎么还不来我卡池!

最近在肝食物语啊

朋友说画啥来啥

福公!

你怎么还不来我卡池!

蓝柯格

再次宣群!
周末群里搞活动了!
要来的亲们可以参加投票活动!
群里不是很严,可以放心大胆的来!
有专门的上皮时间!还在磨皮期的也不用担心!群里现在很缺的食魂有:
莲花血鸭、青团、春卷、驴打滚、佛跳墙、臭鳜鱼、灯影牛肉、叉烧仔、烤乳猪、葱烧海参、龙井虾仁。
其实很多食魂都缺的,德州扒鸡还有突破皮的位置的!少主也还没有满!现在好像还没有有食魂的位置满的!都可以放心来!

再次宣群!
周末群里搞活动了!
要来的亲们可以参加投票活动!
群里不是很严,可以放心大胆的来!
有专门的上皮时间!还在磨皮期的也不用担心!群里现在很缺的食魂有:
莲花血鸭、青团、春卷、驴打滚、佛跳墙、臭鳜鱼、灯影牛肉、叉烧仔、烤乳猪、葱烧海参、龙井虾仁。
其实很多食魂都缺的,德州扒鸡还有突破皮的位置的!少主也还没有满!现在好像还没有有食魂的位置满的!都可以放心来!

茶瑟临耀

【腐,避雷注意!】片儿川x臭鳜鱼,ooc流水账

我强娶小鳜鱼成功了,写点什么庆祝一下!

避雷注意!避雷注意!避雷注意!

算是记梗,我不会写文,只会写沙雕,所以全篇流水账,ooc,错字满天。

辣鸡画手,写文更辣鸡

是官方漫画的梗,有的台词我记不清了,请不要较真。

我吃不到粮,我好悲伤,自割的大腿肉一点也不好吃QAQ这一对很好吃真的没人试试嘛?

我这个真的没意思,大家一定要去看官方漫画啊!!!超好看的!!!

————————————————————

  食魂经常要到处流浪。

  臭鳜鱼缩在马车的一角,尽量不引起别人注意。

  这是他到过的不知道第几个落脚点了。

  或许是一个新的地方...

我强娶小鳜鱼成功了,写点什么庆祝一下!

避雷注意!避雷注意!避雷注意!

算是记梗,我不会写文,只会写沙雕,所以全篇流水账,ooc,错字满天。

辣鸡画手,写文更辣鸡

是官方漫画的梗,有的台词我记不清了,请不要较真。

我吃不到粮,我好悲伤,自割的大腿肉一点也不好吃QAQ这一对很好吃真的没人试试嘛?

我这个真的没意思,大家一定要去看官方漫画啊!!!超好看的!!!

————————————————————

  食魂经常要到处流浪。

  臭鳜鱼缩在马车的一角,尽量不引起别人注意。

  这是他到过的不知道第几个落脚点了。

  或许是一个新的地方,也或许,他曾经来过这里。可无论如何,这么多年过去了,这里于他而言也已经是陌生的了。

  上一个落脚点,他在那里找了份后厨的工作,靠着风味鳜鱼这道菜赚了不少钱。所以这一次,他希望可以去书堂里念书。

  “娘,今天又不下雨,那小哥哥为何撑着伞?”

  刚一下马车,臭鳜鱼就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微微回头,只见那夫人牵着一名男童的手,面带嫌恶的看了他一眼,见视线对上了,又慌忙转开头。

  臭鳜鱼攥了攥手里的红伞。将伞收了起来。

  这是一个很大,很繁华的城市。当时正值盛夏,太阳正是刺眼的时候,臭鳜鱼晒得难受,但一想起那夫人的目光,终是没有把伞撑起来。

  首先得找个住的地方。

  一回生,二回熟。何况已经过去这么久了。臭鳜鱼已经习惯了这些事。

  可他还是没有学会与他人交往。

  走在人来人往的街上,他总感觉有异样的目光注视着自己。头越埋越深,脚下越来越快,几乎要跑起来。

  随着一股淡淡的香气传来,臭鳜鱼撞在了一个人的怀里。吓得他立马向后弹去,一个重心不稳,跌坐在,地上。

臭鳜鱼还没来得及喊疼,便脱口而出到:“对不起!”

  “唉,你这小孩怎么走路不看路,把头低那么低?”头上传来一个略带无奈声音。

  “还好你撞到的是我。”一个白发绿瞳的男子,伸出手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现在恶人很多,走路不看路,撞上些赖皮可就不好了。”

  “你可是要去学堂?走错方向啦!”大概是因为此时正是学堂授课的时间,臭鳜鱼的外貌看上去又比较年幼,那男子便把他当做了学生。

  “啊不……我不是……”臭鳜鱼本想说自己不是要去学堂,可话到嘴边,又转了个弯,“是……我刚来这里……不认识路……”反正本来也是打算去学堂读书,这也刚好。

  “喔,那你爹娘不送你吗?”

  “我……没有……不,爹娘工作忙……”

  “啊……”

  那男子手中提着个食盒,刚刚那股淡淡的香气,正是从那里面传出来的。

  “正巧,我也要去学堂,你和我一起吧?”

  说完,便不由分说的拉走了臭鳜鱼。

  这是有些随便了,臭鳜鱼很有些害怕,但也不好挣脱,拒绝人家的好意。可就这么跟着一个陌生人走……罢了,反正自己好歹是个食魂,横竖也有点本事,逃走……应当是做的到的吧……

  臭鳜鱼被这样拉着,心中翻江倒海地思考着这些事 。

  那人却似乎完全未看到他的顾虑。

  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那之后便很少再有交集。

  臭鳜鱼在这个城里生活了一段时间,便知道了那个人是谁。那是这个城市中顶有名气的酒楼——奎元楼的掌柜,白手起家,身后又有城中的官老爷的支持。所以别人见他,都会称他一声——川爷。可他到底叫什么,知道的就不多了。

  这人在城里的风评倒是不错,不过,比起这人的作为,人们最津津乐道的,却是他自恋。

  按理来说,这人与自己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但不知为何臭鳜鱼常常可以在他身上找到与自己相似的共同点。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那人也是食魂,与自己是同类。也不会想到,这么一号人,竟也有自卑的时候。

  再次有接触,便是臭鳜鱼撞坏了他的字画的那会了。那人脾气一直不太好,可那一次却没有生气,反倒是替臭鳜鱼出了头。

  后来在他那里做帮工还债,臭鳜鱼却觉得这人的目的不是为了让自己还债。要知道,那之后可再未有人找过自己麻烦。

  “小鱼儿是很笨,可只有我能欺负他,听明白了吗?”

  那天那人站在他面前,背对着自己,对旁人说。

  那是第一次有人将自己护在身后。

  或许正是因为那一次,臭鳜鱼对奎元楼的感情越来越强烈。

  臭鳜鱼最喜欢的,就是帮片儿川照顾他养的那些鸟。

  在奎元楼的一条长廊里,挂满了鸟笼,这些鸟各式各样,花花绿绿。这似乎是川爷自恋以外的唯一爱好。

  臭鳜鱼喜欢在喂食和还水槽的时候,摸摸这些小家伙的羽毛。所以自己提出要照顾这些小东西们。

  只是有一只,格外不安分。

  臭鳜鱼每次去给它换水槽,都要被啄上两下,吓得不敢再靠近这小家伙。

  “它,它是不是讨厌我啊?讨厌……我身上的味道……讨厌……我……”

  片儿川揉了揉他的头发,低头研究了一会,笑到:“它不是讨厌你,是讨厌这个鸟笼。”

  这只钴蓝色的鸟是别人送的,听说是从野外抓回来的,会这样也很正常。

“不如……把它放了?”

  片儿川低头,对臭鳜鱼说。

  “放……放了?”

  “你不想?”

  “不……不是,只是川爷……川爷你不是很喜欢吗?而且这是别人送的……放了的话……”

  放了的话,一来不尊重送礼之人,二来对片儿川来说也是一个损失。

  片儿川看了看他,笑道:“都送给我了,那就是我的东西,我想怎么样怎么样,轮不到别人来指指点点。”

  “那……”

  臭鳜鱼打开笼子,小心翼翼地去抓笼子里的鸟。

  许是听明白了主人打算让自己重返自由,这只平日不愿让人轻易靠近的小家伙,乖乖地自己跳入了臭鳜鱼手中。

  臭鳜鱼用手指轻轻摸了摸小鸟的脑袋,两只手捧着它伸向天空。

  小鸟抖了抖翅膀,向远方飞去。

 

  臭鳜鱼第一次感到时间过得这么快。

  当片儿川告诉自己,打工可以结束了的时候,臭鳜鱼还愣了愣。

  “回了学堂要好好读书,可别给你川爷我丢脸。”

  站在奎元楼门口,片儿川笑呵呵地揉了揉臭鳜鱼的头。

  这是臭鳜鱼在奎元楼打工时,片儿川莫名其妙养成的习惯,有事没事就要摸摸他的头。

  这小奶猫的头,以后怕是都摸不到咯。

  看着臭鳜鱼远去的背影,片儿川自己跟自己打趣。全然不知那个愣是没回一下头的男孩已经是泪流满面了。

 

  片儿川撞见臭鳜鱼蹲在伞摊前的那次,纯属意外。他看着那个娇小的身影,疑惑道:“小鱼儿,你干什么呢?”

  “川爷?”小鱼儿抬头,惊讶地看着片儿川,“您,您怎么会在这里?我……我只是……不喜欢晒太阳……可……”臭鳜鱼埋下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就算他不说,片儿川也猜得出是怎么回事了。

  大晴天撑着伞上街,怕被别人指指点点呗。

  “你啊,一点也不像我教出来的。”片儿川往买伞人的怀里丢了银两,挑了一把质量好,又从他的审美来看比较好看的伞,递了过去,“你不喜欢晒太阳,那就撑伞,在意别人的废话做什么?”

    “来,这把伞送你了,自信一点。”

   “嘛~不过我这种境界,你是达不到的。”

  臭鳜鱼听了他这话,忍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

  “没……没事……”原来川爷您,知道自己很自恋啊!

  臭鳜鱼越想越觉得好笑,轻轻歇了歇伞,挡住了片儿川的视线,捂嘴偷笑。

  只是他没看到,原本目光略带不快的片儿川,在看到他这幅模样后,放心一般的轻笑了起来。

 

  臭鳜鱼前往学堂的路并不能路过奎元楼。但他还是会绕一段路,跑到奎元楼目前,冲着趴在柜台上算账的片儿川打招呼。一开始,片儿川似乎还会惊讶臭鳜鱼为何会经过奎元楼,后来便慢慢习惯了,经常在臭鳜鱼路过奎元楼时,递给他一些点心。

  每日如此。

  那天片儿川站在那条挂满鸟笼的长廊里,闲闲地看着鸟笼中那些花花绿绿的鸟儿。却突然发现,在一个空着的鸟笼上,一只钴蓝色的鸟正拍打着翅膀——正是被臭鳜鱼放生的那一只。

  片儿川感到有些诧异。他轻轻抬起手,这只小东西便拍着翅膀落在片儿川的手上。

  他可从未想过,已经放生的小鸟,居然还会自己飞回来。

  “你怎么自己飞回来了?”片儿川歪着头,疑惑地自言自语道。

  “川爷。”身边突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学堂放假了……奎元楼……还缺人吗?虽然我做不好……但……如果需要帮手的话……我……”

  片儿川看着臭鳜鱼,愣了一下,遂笑了出来。

  “缺!”

 

醉氿斋——老板温峦

「佛/诗/一/龙/鹄/子/冰/开」散高唐



·我来了我带着狂笑(大误)
是失踪人口回归无误(ˉ﹃ˉ)

·少主攻

·评论、私聊内支持点梗(当然也支持约稿)

·蹲评论关注小心心小蓝手( •̀∀•́ )

【佛跳墙】

水池的作用当然不只有泡澡。

“啊、唔哈……嗯!啊啊……哈……”

开拓着狭窄的滚烫耸动之间不住带入热水,缥缈无形的液体无疑足以刺激神经,就像洗肠一般反复冲刷,反胃的难耐中快意若隐若现。

美人一头栗色长发漂浮于水面,恍若晕开了几滴彩墨,化作无数枝桠向外扩散。

也不知是水的蒸汽或者如何,佛跳墙只觉得眼前所有都变得虚幻,视觉简直无用,唯有被长驱直入的感觉真实存在。...




·我来了我带着狂笑(大误)
是失踪人口回归无误(ˉ﹃ˉ)



·少主攻



·评论、私聊内支持点梗(当然也支持约稿)



·蹲评论关注小心心小蓝手( •̀∀•́ )



【佛跳墙】



水池的作用当然不只有泡澡。



“啊、唔哈……嗯!啊啊……哈……”



开拓着狭窄的滚烫耸动之间不住带入热水,缥缈无形的液体无疑足以刺激神经,就像洗肠一般反复冲刷,反胃的难耐中快意若隐若现。



美人一头栗色长发漂浮于水面,恍若晕开了几滴彩墨,化作无数枝桠向外扩散。



也不知是水的蒸汽或者如何,佛跳墙只觉得眼前所有都变得虚幻,视觉简直无用,唯有被长驱直入的感觉真实存在。



全身注意力集中一处,感官又怎么能不敏锐?



火热在击打出的水花之中任意驰骋,青筋“突突”跳动,每一次都打击在边壁,被热水刺激得肿胀的皮肉当然无法抵御,很快便缴械至自觉大开大合。



这完全就是恶性循环。



水被无数拢入,拍击里作响。



“哈、啊啊……啊——”



佛跳墙昂扬头颅,展露斑驳脖颈。



身后湛蓝眼眸中照映所有,深邃没有尽头。



【诗礼银杏】



先生讲堂,书卷墨香。



与往日些许不同就是诗礼银杏没有四处走动巡堂,布置的课业也是要求上课完成,这下倒满足了好动的孩童,丢纸条亦或悄悄话,一切都在秘密进行。



——包括讲桌下的荒唐。



竖放竹简并非如此认真专注,仅仅因为面皮透红,不敢示人。



清秀小巧一杵被含在口腔,受唾液湿糊,粘腻而温热的触感引得诗礼银杏险些遵循生理反应抬动腰杆配合。



若是无人,荒唐一场也无甚么所谓,只无奈这满堂食魂,断然是不肯露出模样。



“……呼……嗯……”



隐忍的低呼声很快被明显小话盖过,诗礼银杏庆幸的同时暗暗记下熟悉嗓音,只待折磨过后狠狠教训——当着先生的面也胆敢肆意妄为,该当灌输所谓道理。



青年动作突然发力,存储不久的稀薄险些就这么倾斜而出,若非诗礼银杏紧咬下唇,怕是就会一声甜腻引人注意。



最荒唐肆意的、大概是他们。



【一品锅】



“哈、哈……唔!……”



沾满清水的毫笔在滚烫上游移,透明痕迹重叠几道便凝聚成滴滑落。



冰凉液体暂时性降低了灼人高温,却因为锋锐毛尖的戳刺摩挲而带来瘙痒与强烈渴求,仅仅勾勒便刺激着食魂紧绷神经。



蓬勃物什极尽敏锐,因充血而青筋暴突,凭借肉眼便能看见跳动不息,血浆在下极速流动,冲刷来胀痛。



一品锅紧闭双眼,被引以为傲的武器伤害的事实过于触动心弦,想起上一幅水墨丹青,又不由得心疼起被用来行卑劣事务的毛笔。



清水伴随着粘液不住滑落,湿透了皮肉与身下床单,乍一看更像是食魂情浓,自行分泌出的润滑一般。



隐忍低呼也好,微皱柳眉也好,都不例外的让青年眼尾直跳,可玩心肆意,并无长驱直入的想法。



反倒催生出折腾之意。



柔滑触感突然消失,误以为是惩罚结束的一品锅气息未匀,便高亢一声甜腻。



笔杆刺入紧闭柔软,不止搅动。



“啊、啊啊……哈啊!……唔……”



伴随着前面一杵渴求,贪婪无以得足。毕竟距离天亮时日尚早,情趣尽数得现。



【龙井虾仁】



居士被缚了双手摧眉折腰,屈身半跪书案边沿。



“啪!”



扇柄击打皮肉,引起一阵晃浪。



那力度自然极大,鲜红印记迅速浮现,形状方正宛若在嘲讽这般荒唐一场。



“……、……。”眼眶颇有些湿润,许是疼痛催人心,可坚毅如龙井,忍耐颇久终是没有让其滑落。



大抵是这幅模样引得身后青年疯狂,击打若雨点聚集浑圆,很快便使雪白染红,斑斓杂乱,甚至有的泛出紫青,着实狼狈不堪。



龙井虾仁扬起头,将鬓边一缕发丝含入口中噬咬,唾液顺着银白流至淡粉。



青年不去看那紧锁眉黛、浑浊茶汤碧绿,却倾身凑到其耳边低语:



“叫出来。”



【鹄羹】



荒唐起因无非只是缓解疲劳的按摩。



只是那揉捏肩膀的手逐渐向下滑落,落在锁骨、胸膛、小腹罢了。



“嗯、嗯啊!啊……哈啊……”



右腿被抬起架在青年臂弯,辛劳许久的管家得到所谓‘犒劳’,若是从侧面观望,便无论哪处都一览无余。



与其主外貌极为不符的狰狞一杵打柱般侵袭食魂娇弱柔软,除却湛蓝目光稍有温情之外,实在看不出怜惜。



“唔啊…少主、嗯!……”



几近疯狂的啃咬落在锁骨皮肉,血腥泄露齿尖,铁锈味荡满湿热空气。



腿被抬得更高,几乎曲折至腰身前,撕裂般痛楚让鹄羹在那一瞬间就落下泪水,透明弯弯曲曲下坠,沉溺在发丝温柔间。



即使是这般时候,食魂也不敢去攀那由自己见证着从狭窄到宽阔的脊背,恐的便是指尖划破其皮肉。



动作放任了火热驱入更深层次,从未被探索的紧闭裂开缝隙,将大股粘稠吐出,湿润蓬勃一杆。



“鹄羹。”



食魂名字突然被呼唤,纵然无力艰难,却也拼着睁开双眸。



——樱色染了水雾迷蒙,活脱脱雨过留清。



“我爱你。”带着丝丝甜腻的唇吻落在眼尾,与腰肢动作不相符的温柔。



鹄羹并不作答,只是别扭过头,将粉色长缕撩至耳后,露出通红耳尖。




【子推燕】



神明对折宽大羽翼,颤抖之中落下毫绒,玄色渐满床铺。



“哈啊……唔、啊啊……嗯……”



嗓音奇异的高亢甜腻且不受控制,宛如晃动的腰身,助兴一般将这场荒唐鼓舞。



滚烫抵在满腔柔软,灼人的高温一直从小腹蔓延到胸腔,呼出的鼻息打在青年皮肉,焚了些许绯红。



许是向来不问世事的原因。子推燕自降世以来游历千年,却对庸俗凡事一窍不通,其中当然包括这类欢愉。



陌生快意席卷着大脑,被这位全然不知醍醐味的神明尽数拾取。



自身后青年腰肢耸动的那一瞬间就无法做出思考了,身躯被渴求束缚着,提线木偶一般任人摆动。



腰胯被手掌把握,粗糙老茧蹭得子推燕皮肉通红,可所接触到的一切都化作快意,哪怕是疼痛,在经过损坏掉的感官反应后也变为欢愉。



“啊……啊啊、哈啊!……”



羽翼不知何时伸展,纵横整个床铺也有剩余,意识到此的食魂刚想将其收回就被青年一个撞击刺激得双眸失神,金色星辰被尽数污染,蒙上水雾茫茫。



“让我看到更多。”



子推燕几乎是习惯性的接受命令般语气。



——神明张开双翼,宛若堕落了的天使。



【冰糖湘莲】



仙人半褪华裳,袒露雪一般白皙皮肉,却是触感冰凉,犹如身下坐着的莲花。



“……唔、……”



青年布满老茧的手掌直接滑过清秀如玉柱般的充血,没有湿润维和,触感微麻却隐隐有快意包含其中。



对方的体温顺着象征往上燃烧扩散,最终集中于小腹,温度灼人。



冰糖湘莲不知道自己的喘气声究竟有多么粗重,听觉被阻碍,耳孔内都蒸腾起热气,而一切都来自于那近乎随意的滑动手掌。



顶端落出透明粘腻,终于给予了摩挲些许滑润。



青年低垂眼睑,只是默默的加速了手腕动作,而后将一双染了雾气的蔚蓝眸子视作无物。



缴械来得猝不及防。



银白细丝倾洒而出,沾染了那人指缝。



“……好甜。”空桑少主将手抬至面前,伸出舌头仔细舔去粘腻后,如此说道。



【开水白菜】



眼镜被抛弃一旁,表面上划痕几道无不彰显着青年的残暴恶劣。



腰胯被狠狠掌握,随着臂膀巧劲而不住摆动,与重击配合,将最深层肆意开拓。



平日里满是精准分析的唇口此时看来估计毫无用处,毕竟除却闷哼低呼以为也再做不得其他。



“唔、唔嗯……啊…哈啊……”



开水白菜并非不晓此事,只不过满是纸上谈兵毫无实践,今日方明了竟然如此销魂夺魄。



四肢皆酸软无力,更别提丝毫没有挣扎意味,完全的逆来顺受、或者说是在享受汹涌快意。



海浪般火热冲击小腹,温度向上攀爬,灼了理智思维,烂熟于心的一切都化作焚灰,飘飘然随风而去。



“……呼、嗯啊!……”



也不知是碰撞到了哪一点,快意猛然剧烈,泄洪般滔天席卷而来,盖过先前所有积攒。



“白先生,原来是这里么?”



青年温润嗓音含笑,于耳边回响。开水白菜并不记得自己是否有回复,只知重击随后而来,自己如何沉溺其中。



只有聪明人才看得见的番外:



【臭鳜鱼】



糖果被温热夹藏,融化于滚烫。



“唔、唔嗯……啊!少…主……嗯……”



满腔柔软被手指开拓得烂熟,由于躯体限制所带来的狭窄反倒成为缘由而遭到肆意妄为。



仿佛凭借着几段骨节就能触及最深,青涩的触感令青年为之动容。



那是与成年形态食魂大相径庭的茫然无措、完全不熟此道的孩童误解恶劣,仍然将羞辱当做玩乐嬉戏。



软糖也化开,浓烈的奶香味充盈指缝甲隙,粘稠浆液与透明融作一块甜腻,沿着方向尽数流淌出开口。



——如此看来,便像是饱受白灼满溢而出。



“唔……哈啊……唔、少主……”



因先前没有得到回应,臭鳜鱼不认输似的又唤了一遍,软糯嗓音有些哽咽,许是情动所染沙哑。



沉溺于绮丽的空桑少主被轻呼拉扯回现实,颇为不解的看向食魂面容,却凑巧对上红透的笑脸。



“哈……哈啊、好…舒服……”



清朝服饰袖子宽大,正巧遮挡了臭鳜鱼单边迷蒙眼眸。



脑海里“嘣”的响了声,许是理智弦断裂也说不定。



纤细手指迅速退出,途中引来层叠褶皱的挽留与食魂轻哼,随后便换上火热一杵。



“想试试更舒服的吗?”



胤子鹤

【食物语x必胜客】
必胜客联动前一天食魂和少主在谈论着什么呢……






没错,是p的,很容易就看出来了吧!!!
试一下吧写p了出来
啊啊啊,我太难了!!! p图好难!
第一张图我至少p了三次,  第一次弄\(゜ロ\)(/ロ゜)/
后面就好很多惹QAQ
还有!左上角的细节我真的无能为力!放弃!
欧!还有后面部分小幅度修改QAQ
好了我叭叭完了,请动动手抽点个赞!
拜托了,让孩子蹭个头像框和头像叭!!
手动 @空桑管理司  官方大大

【食物语x必胜客】
必胜客联动前一天食魂和少主在谈论着什么呢……






没错,是p的,很容易就看出来了吧!!!
试一下吧写p了出来
啊啊啊,我太难了!!! p图好难!
第一张图我至少p了三次,  第一次弄\(゜ロ\)(/ロ゜)/
后面就好很多惹QAQ
还有!左上角的细节我真的无能为力!放弃!
欧!还有后面部分小幅度修改QAQ
好了我叭叭完了,请动动手抽点个赞!
拜托了,让孩子蹭个头像框和头像叭!!
手动 @空桑管理司  官方大大

懒懒懒鸭
今日份臭鳜鱼请签收

今日份臭鳜鱼请签收

今日份臭鳜鱼请签收

鲨牙
是平常的养家队伍,哈哈画得不太...

是平常的养家队伍,哈哈画得不太好。空桑是个温暖的大家庭,超爱他们!还想试着多画几组)猪猪和阿符没画正面就不占tag了へ(゜∇、°)へ

是平常的养家队伍,哈哈画得不太好。空桑是个温暖的大家庭,超爱他们!还想试着多画几组)猪猪和阿符没画正面就不占tag了へ(゜∇、°)へ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