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至尊宝

95525浏览    1592参与
飞矢不动。
大概是至尊宝看到铠年幼照片后非...

大概是至尊宝看到铠年幼照片后非得看看现场版的情景👍🏻

乱涂一下。

大概是至尊宝看到铠年幼照片后非得看看现场版的情景👍🏻

乱涂一下。

方知安

《再难遇我这般人》1

车。。。

废话不多说怕被封,快乐小破车。

车。。。

废话不多说怕被封,快乐小破车。

中信银行顾莫
“我,我有个秘密,嗝,哦——”

“我,我有个秘密,嗝,哦——”

“我,我有个秘密,嗝,哦——”

方知安

《网恋大神是系草》9
游戏什么的才不重要老婆最重要。
终于有进展了,肉不远了,想想写什么梗呢。🙈
双主播,校园文,occ私设注意避雷。
高冷攻x挑事受。

(最近在想一篇新文,很有意思不划水不无聊,不是校园的了很有意思的文,等我明天给你们写出来。✌)

《网恋大神是系草》9
游戏什么的才不重要老婆最重要。
终于有进展了,肉不远了,想想写什么梗呢。🙈
双主播,校园文,occ私设注意避雷。
高冷攻x挑事受。

(最近在想一篇新文,很有意思不划水不无聊,不是校园的了很有意思的文,等我明天给你们写出来。✌)

木阿.

【 铠宝 】 我可否把你比作春天?

铠宝only,校园paro,双暗恋小甜饼
4k短打一发完
大概有ooc,但这是我理想中的铠宝
复健产物,甜不甜你们说了算

天空飘起了雪花,那纷扬落下的小花在触地的瞬间迅速消失不见,只带来一阵阵冷空气,由校园祭的缘故,尽管冬日带来的寒意透骨,校道上依然不乏来往的学生,偶有一两句笑声传入耳,也是在谈论着有关校园祭发生的趣事。

铠双手插在裤兜,嘴里还叼着被人强硬塞进口中的糯米丸子,一脸兴致缺缺的跟在露娜身旁,听着她叽叽喳喳的与其班里的女生讲着好笑的事。

情书里出现的错别字有那么好笑吗?女生的笑点真奇怪。

不解的瞥了一眼自家妹妹,铠颇为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而后抽出手将方才扎着糯米丸子的竹签从口中...

铠宝only,校园paro,双暗恋小甜饼
4k短打一发完
大概有ooc,但这是我理想中的铠宝
复健产物,甜不甜你们说了算

天空飘起了雪花,那纷扬落下的小花在触地的瞬间迅速消失不见,只带来一阵阵冷空气,由校园祭的缘故,尽管冬日带来的寒意透骨,校道上依然不乏来往的学生,偶有一两句笑声传入耳,也是在谈论着有关校园祭发生的趣事。

铠双手插在裤兜,嘴里还叼着被人强硬塞进口中的糯米丸子,一脸兴致缺缺的跟在露娜身旁,听着她叽叽喳喳的与其班里的女生讲着好笑的事。

情书里出现的错别字有那么好笑吗?女生的笑点真奇怪。

不解的瞥了一眼自家妹妹,铠颇为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而后抽出手将方才扎着糯米丸子的竹签从口中拿了出来,抬脚走向不远处的垃圾桶。

只是还未等手中的竹签扔进去,就突然被身后出现的一股力量撞到,竹签毫无防备的掉在了地上,而自后背传来的温热感来看,那名“肇事者”似乎在撞上自己时,还将什么液体泼在了他的衣服上。

不似他人在冬日总是裹得严严实实,铠凭着自身优良的身体素质,只是穿着一件薄毛衣套了件长款风衣而已,而现在,被浸湿的衣料正在冷风的作用下传来阵阵凉意,昨日才晾洗的衣服绝对不可能这么快干,而铠本身又是极惧麻烦的人,一想到还要回宿舍翻找能换的衣服,他当即便冷了脸。

“对不起”

不出意外听到身后传来的诚恳歉意,可世界上也并不是什么事情都能用对不起解决的,铠依然僵着一张脸转过身去,可下一瞬见到的熟悉的脸,却让原本压抑的怒火消失的一干二净。

视线撞在一起,两人皆是一愣,至尊宝看着眼前比自己略高的身影,道歉的话一下哽在喉间,他张了张嘴,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最终也只是涨红了脸小声都叫了句“铠学长”。

许是他声音小的缘故,那平日里分明再简单不过的称谓,在铠听来却是软软的,只是他还来不及说什么,方才还在身后的露娜几人就已经走到了跟前。

几乎是一眼就看出两人间的气氛不对,露娜笑着打趣,直言自家兄长不会那么小气,然后状似无意的又将至尊宝往前推了推,拉着自己的小姐妹和另一位早已被吓得半死的倒霉鬼离开。

见多余的人离开,铠这才微微侧目,却见至尊宝始终低着头,像个做了错事又害怕被家长责罚的小孩,不知是不是被冷风吹的,他的脸还透着一丝不自然的红,铠抿了抿唇,心下只觉得眼前的人可爱的紧。

不知道,他的脸捏起来会是什么触感?

这个想法一出,铠自己都吓了一跳,偏偏眼前的人还是那副模样,不开口,亦不抬头。

他到底还是没忍住,伸出手轻轻捏了捏至尊宝的脸,然后在后者一脸惊愕的表情下淡然开口

“别这个表情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在欺负你”

“不是的,我只是,觉得很抱歉”

原本想好的一肚子措辞却演变成干巴巴的几个字,至尊宝下意识的瘪了瘪嘴,显得有些挫败。

总是这样,不管是什么事情,只要跟铠扯上关系,自己似乎总会狼狈的在其面前出丑,明明...他并不想这样。

至尊宝一系列的表情变化自然瞒不过铠,他颇为无奈的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在意外的发现其发丝柔软后又忍不住多揉了揉,这才在至尊宝疑惑的目光中再次开口。

“真觉得抱歉就带我去换身衣服吧”

“学长的意思是?”

“字面意思”

不待至尊宝揣测,铠拉过他的手腕,也不管他作何反应,直接转身往身后某个方向走去。

陌生的温度隔着薄薄的布料自手腕传来,至尊宝紧紧的盯着铠握住自己的那只手,心跳突然乱了频率,在这寒风凛冽的冬日,他竟觉得燥热起来,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他只好把头低了又低。

“我记得你们大二的男生宿舍是在这个方向吧?”

抛出的问题没有得到回复,铠疑惑着回头,却看不太清至尊宝的表情,良久,一个近乎无声的“嗯”才夹杂在风声中传进他的耳中。

他看不清至尊宝的表情,却忽略不了他紧抿的唇,以及那泛红的脸颊与耳垂。

还真是容易害羞,他想。握住他手腕的手却不自觉的紧了紧。

他就这么拉着至尊宝,直到抵达那人的宿舍才堪堪松开手,然后带着笑意心满意足的看着眼前满脸通红的小孩手忙脚乱给自己找合适的衣服。

铠心里一直藏着个秘密,一个哪怕是不经意想起都能他悸动不已的秘密,而秘密的源头,就在眼前。

他喜欢至尊宝,那种喜欢,大概属于一见钟情。

他想起两人的初遇,那时恰逢春天,校道两旁的樱花开得正盛,他靠着树等露娜,那人就如今天一样,毛毛躁躁的与人嬉闹着就跌进了自己怀里。

大概永远不会忘记的那一幕,清朗俊秀的少年面带歉意的笑着,而后诚意十足的欠身道歉,彼时风动,他一弯腰,那本落在他肩上的樱花瓣就那么落了下来,铠鬼使神差的伸出手,花瓣便落在了掌心。

他不记得自己后来说了什么,只是少年那眉眼弯弯的模样,连同那落在掌心的樱花瓣,一同被刻在了心里。

从未谈过恋爱的他,那时并不知道情愫的起始是因为喜欢,只是循着心意一次次旁敲侧击的询问着露娜及身边的人有关那名少年的一切。

直到被朋友戏谑的问道“你是不是有了喜欢的人?”后,失眠辗转了几个夜晚他才顿然醒悟。

原来,这份心情名为喜欢。

喜欢一个人并不奇怪,没有人说过爱情必须的双向的,可若是喜欢上与自己同性的学弟,那道因果关系就变了味道。

铠不敢贸然接近,更害怕被人察觉这件心事,他从来不怕成为众矢之中,唯一的私心,只是不想让流言伤害到那个人。

他也同身边的知心朋友一样,怀疑过自己的性取向,甚至做过无数的假设,他是否只对同性动心,又是否排斥异性的接触。

而答案的背后,却无一不是非他不可。

“铠学长…学长?”

回忆被忽然打断,铠回过神,见至尊宝手中正拿着一件外套,似乎在犹豫着什么,见他看过来,甚至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低声解释这衣服并没穿过几次。

铠了然,大抵是自己方才神游没有回答他的话,被他误会成自己嫌弃他的衣服了。

他又一次无奈起来,只觉得至尊宝在自己面前总是小心翼翼,一点也没有在其他人面前坦率的样子,更要命的是,他偏偏还觉得这样的至尊宝分外可爱。

爱情果然使人盲目,他不禁腹诽。

“我不在意这衣服穿过多少次,也不会觉得嫌弃你,你别总是皱巴着一张脸,丑死了!”

他一边伸手夺过至尊宝手里的衣服,一边又用另一只手轻掐了一下他的脸,果不其然,手感很好。

至尊宝还未从铠突然的亲昵举动中反应过来,眼前的人又突然凑近,紧接着,耳边温度骤升。

“况且,我又不会吃了你,你怕什么?”

那温热的鼻息喷洒在脸侧,至尊宝忽然全身一僵,整颗心脏仿佛在下一刻就要跳出来,好在铠说完那句话就迅速退开,换起了衣服。

至尊宝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自己滚烫的脸颊,又将手放在胸口,企图平息那肆意跳动的心脏。

见铠正背对着自己换下外套,他顿时长长的出了口气。

还好,他应该没有看到自己的窘状,还好…他也不会发现自己的脸红心跳。

至尊宝心里一直藏着个秘密,一个大概永远也说不出口的秘密。

他喜欢铠,很喜欢,一见钟情再见深情的那种喜欢。

缘分的确是很奇妙的东西,至少在遇到铠之前,至尊宝完全想象不出,自己会如此执着又热忱的喜欢着一个人。

在那个黄昏后的操场无意撞见树荫下抱着吉他对校园的流浪猫温柔哼唱的铠时,他心里那原本空荡的某个角落,几乎在瞬间有了色彩。

他记得那日的夕阳,记得铠当时轻声哼唱的歌词,也记得那日来自心腔的,久违的悸动。

因为喜欢,才总是刻意出现在他面前,因为喜欢,才总是按捺不住想要靠近他的心情,那日樱花树下的正式相遇,至尊宝妄自留下了自己的名字,以及一片携带着那名为喜欢情愫的花瓣于铠的掌心。

希望被他注视,希望被他记住,也希望被他喜欢。

“又发什么呆?”

铠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见人回过神才抿了抿嘴角,他就这么没吸引力吗?跟自己待在一起不是害怕就是出神。

“没有…衣服还合适吗?”

“嗯,稍微再大一点就更合适了”

“那我下次买大一码”

“好”

待铠下意识的应了声好后,至尊宝才突然醒悟,这是个什么尴尬的话题?自己买大一码是什么鬼?当男友外套么?关键是学长还说好?

他这边脑中还在飞快的闪过无数念头,铠又突然抓住了他的手腕,虽说这一次较之前自然了不少,可至尊宝还是吓得一抖,心下觉得不合适却又舍不得挣脱,只好用余光偷偷打量铠的举动。

而后者显然被他的行为逗笑了,铠不禁没打算松开手,甚至还坏心眼的将手往下挪了挪,手指抵在了至尊宝的掌心。 

“学长?”

“校园祭还没结束,还是说,你想在这宿舍待一天?” 

“不是,只是…”

“不是就跟我走”

说罢,也不再问至尊宝的意愿,拉着他直接往外走去。

突然从室内来到室外,迎面吹来的冷风还是让至尊宝小小的打了个寒颤,而后,他就觉得自己的手被握得更紧了些。

铠牵着他往人少的地方走,却始终不发一言,至尊宝也不问他要去哪,就这么不急不缓的跟着他,目光落至两人握着的手上,心里顿然涌起无数的安心。

很温暖,就和他一样。

至尊宝暗自喜悦的同时,却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他曾向许多人打听过关于铠的一切,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了习惯与讨厌的事,而据他所知,铠一向都是不喜与人有过多亲密接触的,可当下,他却紧握着自己的手……

至尊宝思索着,而后心里瞬间一闪而过了某个念头,但这个可能饱含了太多惊喜,他不敢去相信。

而在他疯狂的进行自我挣扎时,铠停下了脚步。

至尊宝抬头,在见到眼前景致的瞬间愣在了原地。

尽管这时12月的深冬,尽管树上的樱花早已飘落,但至尊宝还是第一眼就认出来,这是他与铠,真正意义上初遇的地方。

至尊宝突然开始期待起一些什么来,他扭头看向一旁的铠,他却并没有回头。

路上落叶被风卷起的声音在此时尤其清晰,至尊宝下意识的放轻了呼吸,安静的等身旁的人开口。

许久过后,铠终于动了动嘴唇。

“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这里,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他声音极缓,像是在说着什么珍贵的回忆。

“我当然记得,但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不是我第一次见到学长的地方”

“嗯?”

见铠眼中并无除了疑惑以外的情绪,至尊宝才又放下心开口

“第一次见到学长,是在学校的操场,我无意撞见你正坐在树荫下,抱着吉他给学校里的流浪猫唱着歌,那时我就想,学长一定是个非常温柔的人,你唱的那几句歌词,我到现在都还记得。”

 至尊宝轻轻吐了口气,他第一次坦荡的迎上铠的目光,缓缓开口

“我在这写下重逢,贫乏而心动”

“想和你看着星空,只谈夜色与微风”

“不关心明天,不在乎所有,只对你有独钟”

“是时候和你决定,即便匆忙去远行”

“在山野间追风,去看遍世界”

“黄昏与黎明”

……

从未想过会有这么一天,独钟的歌由独钟的人再唱与自己听,而几乎是在至尊宝唱完最后一句的瞬间,铠借着相握的手,将他抱进了怀里。

怀中的人没有挣扎,只是用另一只手,同样紧紧的抱住了自己。

“明年春天樱花再开的时候,再一起来这里吧?”

“学长很喜欢春天?”

被问及的人很果断的摇了摇头,然后将手指一根根插进至尊宝的指缝扣紧,他说。

“我只是很喜欢你”

-END.

嗜睡爱好者梦猫

分手快乐

  分手快乐

  三个男子蹲在青丘酒店门口抽着烟,他们三个的外貌各有各的俊美,各有各的气场,唯一相同的是他们都被甩了。

  至尊宝将手中的烟头掐掉,白色烟卷散发出一股呛人的味道,可他仿佛没闻到一般。

  “说说吧。”至尊宝撇一眼旁边的两个“貂蝉怎么回事。”

  赵宇满脸寒霜,冷哼着的说道:“有什么好说的,某个没用东西连婵儿都看不住。”

  抽出一根烟又点上,吕布吐出一圈黑色的烟云,“呵,赵云你也不像有用的。”

  “彼此彼此。”赵云一改平日暖男的形象扯着一张冷脸。

  手机铃声响起,赵云接起电话。

  “喂!赵子龙分手快乐啊!”呵,来自赵云冷的讽刺。

  另外两只也陆续续接到朋友的电话,内容都...

  分手快乐

  三个男子蹲在青丘酒店门口抽着烟,他们三个的外貌各有各的俊美,各有各的气场,唯一相同的是他们都被甩了。

  至尊宝将手中的烟头掐掉,白色烟卷散发出一股呛人的味道,可他仿佛没闻到一般。

  “说说吧。”至尊宝撇一眼旁边的两个“貂蝉怎么回事。”

  赵宇满脸寒霜,冷哼着的说道:“有什么好说的,某个没用东西连婵儿都看不住。”

  抽出一根烟又点上,吕布吐出一圈黑色的烟云,“呵,赵云你也不像有用的。”

  “彼此彼此。”赵云一改平日暖男的形象扯着一张冷脸。

  手机铃声响起,赵云接起电话。

  “喂!赵子龙分手快乐啊!”呵,来自赵云冷的讽刺。

  另外两只也陆续续接到朋友的电话,内容都是一致的:分手快乐。

  三只抬起头望天。

  “靠!一帮损友!!!”

————————————————

至尊宝是露娜男友,然后吕布和赵云都有可能成为貂蝉男友,结果某两只没看住貂蝉,三人失恋。

貂蝉:抱着露娜蹭。

三只:痛苦。


方知安

《网恋大神是系草》8

啦啦啦,嗑铠宝,啦啦啦

双主播,校园文,occ私设注意避雷。

高冷攻x挑事受

铠:长得好看有什么用,还不是要听老婆的话。

【你们喜欢图片还是链接呀,评论告诉我呗,我下次发那种的】

这篇完结打算下一篇不写校园,写sha手那种文爽还好开车。嘻嘻😬

啦啦啦,嗑铠宝,啦啦啦

双主播,校园文,occ私设注意避雷。

高冷攻x挑事受

铠:长得好看有什么用,还不是要听老婆的话。

【你们喜欢图片还是链接呀,评论告诉我呗,我下次发那种的】

这篇完结打算下一篇不写校园,写sha手那种文爽还好开车。嘻嘻😬

脱缰的野狗
我野狗又回来了,哈哈哈嗝,放个...

我野狗又回来了,哈哈哈嗝,放个之前糊的混一混

我野狗又回来了,哈哈哈嗝,放个之前糊的混一混

更文长弧怪

【铠宝】体香



*咱多久没更铠宝了,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因为懒×)

*此文极度ooc,但还是得肝出来

*这篇没有车,肝不动。单纯是个甜文ww


⭐⭐⭐⭐⭐⭐⭐高调划线⭐⭐⭐⭐⭐⭐⭐


灯火阑珊的街道,街市上的人影在一旁渐行渐远,人群中有一个背影却呆立在原地,引的路人一阵迷乱。他昂着头微微耸动着鼻尖。似乎在观察着什么。


那个男人长着一头罕见的银发,在月光的衬托下闪烁着点点星光。他那儿海蓝宝石色的眼瞳充满着期待,还有一些迷茫。


他叫铠。小时候因为某些事跟自己的妹妹分离后就开始在江湖上孤身一人游荡。虽说是一人,但一路上却总能遇到一些有趣的人和事。


不过,铠有着一个连他妹妹...



*咱多久没更铠宝了,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因为懒×)

*此文极度ooc,但还是得肝出来

*这篇没有车,肝不动。单纯是个甜文ww


⭐⭐⭐⭐⭐⭐⭐高调划线⭐⭐⭐⭐⭐⭐⭐


灯火阑珊的街道,街市上的人影在一旁渐行渐远,人群中有一个背影却呆立在原地,引的路人一阵迷乱。他昂着头微微耸动着鼻尖。似乎在观察着什么。


那个男人长着一头罕见的银发,在月光的衬托下闪烁着点点星光。他那儿海蓝宝石色的眼瞳充满着期待,还有一些迷茫。


他叫铠。小时候因为某些事跟自己的妹妹分离后就开始在江湖上孤身一人游荡。虽说是一人,但一路上却总能遇到一些有趣的人和事。


不过,铠有着一个连他妹妹都不知道的本领,铠的鼻子嗅觉从小就很灵敏,即使是微弱的气味他也能闻到。以至于在一公里以内的气味都能闻到,并且都能一一认出。


但是……铠最近闻到了一股从来没有闻到过的香味,并且貌似除了铠其他人都闻不出来这股味道。那种香味铠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但这股香味却成了铠一直以来的心结。


并且铠便是跟着这个香味来到了这个集市。“香味比之前浓了许多,看来是这里不错了。”铠一个人站在路边喃喃自语道。


街上的商铺可谓是令人眼花缭乱,人群慢慢地变得多了起来,原本安安稳稳地站在街道旁的铠竟也被人群不知挤到了哪里,好不容易地站平稳之后,铠也是呆呆地站在原地,突然,铠的手被人拉了一下。


“客官,要来本楼看一下吗?这里面的服务包你满意的哦”原来是一个妆容有些浓艳的女人,铠抬起头看了看楼牌:青楼吗?要知道铠一向不屑于这种胭脂味过重的味道的地方,但轻轻耸动鼻子,那股香味又来了,就像勾住了铠的心一般,挑逗着他。


走进楼内,铠非常自然地选了一个小角落就坐了下来,一向沉默寡言的铠并不太习惯和别人交流,这使得铠身边的朋友并没有几个,青楼的大厅中央上的舞台上一群舞姬正跟着奏乐舞动着。


铠一直还在思考着香味的源头,只见周围原本就很吵闹的人群突然躁动了起来。奏乐的节奏也变了,铠嗅到了那股香味,立马抬起头。


半空中悬着的人影貌似也看到了已经来到舞台边缘的铠,面纱之下,那人浅笑了一声,当然这只有铠看见了。


一曲终。铠本起身想着去找那人,但那些舞姬把那人围的严严实实的,意思很明显就是不想让铠靠近他。



此时已是深夜,铠在青楼旁边找了个楼馆住下。铠虽表面上是留下来住宿,其实他闻着那股香味就能知道那人所在的地方。夜深人静,铠确认青楼已经打烊休息时,便偷偷潜入了进去。(咳咳,别问怎么进去的,我说穿墙你信不信bu)


楼道间缠绕着那股让铠心神缭乱的香味,不知觉地走到一间房门前停了下来,抱着期待和激动的心情,铠终于推开了房门。


有些昏暗的房间里,烛火微微摇曳着,铠看到了他。人听到门的声响早已慢慢转过头,烛火照射着他的侧颜,人貌似刚刚洗漱完准备休息,胸前的锁骨清晰地印刻在铠的视线里,他看到房门外的铠倒也没多震惊,反而眼神中竟流露出的是一些惊喜。


那人轻轻地关上房门,很有礼貌地请铠坐了下来,铠的内心貌似有些吃惊,这青楼最受欢迎的舞姬竟然是个男人,不过内心却又莫名产生了一种情愫。


那人笑着介绍了自己,说自己叫至尊宝,是这个青楼的招牌舞姬,说到这里时至尊宝的眼睛突然暗淡了下去,铠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不过至尊宝又迅速提起心情来,脸上的笑容加上那一对调皮的虎牙,铠的心跳突然有点不受控制了。


至尊宝滔滔不绝地和铠念叨着在青楼的一切,铠一点发言权也没有。等至尊宝说累了,停下来喝口茶时,铠才缓缓说道:“其实我是跟着一种奇怪的味道寻找来的……”


只见至尊宝接着笑着说:“我知道呀,在舞台上的时候我看你的眼神就知道了。”


铠又被这一抹笑容迷住了,自己竟然对一个男人迷住了?更奇怪的的是那股香味自从他进来之后就越来越浓了,更像是不断挑拨着铠的心弦。


至尊宝继续着他的演讲,他貌似很久没有这么痛快的和别人交谈过了,过了几分钟,至尊宝见铠一直没有反应,至尊宝这才反应过来,两人之间的距离貌似越来越近了,至尊宝一静下来,周围静悄悄的,只剩下两人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铠……铠兄?”“别说话。”至尊宝猛地脖间一痒,铠轻搂过至尊宝,将脑袋埋在至尊宝肩上,那股香味又变得浓郁了起来,铠的心早已平静不下来了。一旁的至尊宝被铠抱得有些不明不白的,脸上的红晕在烛火下又染红了几分。


铠心中的欲望早已不是刚刚想凑近闻一下那么简单了,铠微微侧过头,刚好与至尊宝的视线对上了,至尊宝显然有些不知所措,“哎哎?”铠突然用手勾起至尊宝的下巴,轻轻地在至尊宝唇间留下一吻,也不知道是不是铠的这一吻来的太快,又或者是太温柔了,至尊宝竟有些回味不过来。


看着怀里已经开始炸毛的至尊宝,铠倒在一旁一脸轻松地笑道:“初吻?”看了看至尊宝通红的脸,一副想说什么但又说不出来的表情,铠反应过来:“原来真是初吻啊。。”那我岂不是赚大了?


至尊宝当然知道他心里想的什么,不过自己的初吻就这么被夺走了,至尊宝心里突然泛起了一丝波澜。等等,我对一个刚刚抢走我初吻的人心动了??至尊宝对这一想法不禁浑身一颤。


铠也顺便伸手帮忙顺了顺至尊宝已经炸毛的脑袋,至尊宝也不躲,反而有些委屈的趴在铠身上任他“顺毛”,这时候的至尊宝竟意外的有些乖巧。


过一会儿,铠悄悄凑到至尊宝耳边说道:“宝宝跟我离开这里吗”至尊宝心里其实早已受够这里,但之前一直迫于生活的压迫,不得不留下。现在对于铠的邀约,至尊宝也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会儿,就接过了铠向他递来的手。


月光下,铠抱起还没来得及整理衣物的至尊宝就回到了之前的楼馆。



此时,青楼里还在熟睡的人们还不知道自己楼的招牌已经被某铠拐走了×真好


————end



方知安

《未曾见过山海》
甘蔗攻ⅹ温柔受。一篇完无后续,有点小虐。。
这段感情不需要纪念,我忘不掉。

《未曾见过山海》
甘蔗攻ⅹ温柔受。一篇完无后续,有点小虐。。
这段感情不需要纪念,我忘不掉。

是九潭子不是酒坛子
是至尊宝和紫霞呀~(♡˙︶˙♡...

是至尊宝和紫霞呀~(♡˙︶˙♡)

是至尊宝和紫霞呀~(♡˙︶˙♡)

方知安

《网恋大神是系草》7
双主播,校园文,occ私设注意避雷。
高冷攻x挑事受
至尊宝在线真香。
最近拖延症越来越严重了,平时都是10点开始写,今天拖到12点才开始,头要熬秃了!🌚

《网恋大神是系草》7
双主播,校园文,occ私设注意避雷。
高冷攻x挑事受
至尊宝在线真香。
最近拖延症越来越严重了,平时都是10点开始写,今天拖到12点才开始,头要熬秃了!🌚

是城南啊、

抓住对面五个落单【公孙离X露娜】(完结番外 上篇)

 

【可你连做饭都不会啊】

城南有话说:这篇本来就是想写成短文的,最后打算在阿离和露娜的番外这里完结好了,以后大多都开始写小短篇吧,一章一篇的那种哈哈哈。给大家见识一下峡谷醋王公孙离,完结番外上篇!小标题安排上!

 

 

-

  裴擒虎是被公孙离捡回尧天的。

        那时候他还是一只什么都不懂的小虎崽,基本和猫崽子没什么两样。在一个凉风习习的傍晚,被一只提了一筐子胡萝卜的兔子捡回了尧天。

  所以裴擒虎最喜欢吃胡萝卜,尤其是在公孙离遇见露娜之后。

  “真的那么难吃吗?”

  “嗯,很...

 

【可你连做饭都不会啊】





城南有话说:这篇本来就是想写成短文的,最后打算在阿离和露娜的番外这里完结好了,以后大多都开始写小短篇吧,一章一篇的那种哈哈哈。给大家见识一下峡谷醋王公孙离,完结番外上篇!小标题安排上!

 

 

-

  裴擒虎是被公孙离捡回尧天的。

        那时候他还是一只什么都不懂的小虎崽,基本和猫崽子没什么两样。在一个凉风习习的傍晚,被一只提了一筐子胡萝卜的兔子捡回了尧天。

  所以裴擒虎最喜欢吃胡萝卜,尤其是在公孙离遇见露娜之后。

  “真的那么难吃吗?”

  “嗯,很难吃...”裴擒虎是尧天最敢说的男人,因为他丝毫不怕得罪公孙离。

  “啊,做饭好难啊。”公孙离长叹一声靠在裴擒虎的后背,仰头倒在他的肩上。

  “老姐,放弃做饭这个念头吧。其实如果有个姑娘愿意亲自为俺下厨做饭的话,俺一定会特别感动,”裴擒虎拍拍自己的胸口,虽然已经吐了个干净,可胃里还是烧的慌,然后一本正经地用自己举了例子,“可如果做出来的饭是这样的话,俺一定会把做饭的厨子打到残废然后挂在城门口示众三天!”

  “为什么?”

  “蓄意伤人、谋财害命、毒害百姓、天理难容!”裴擒虎握拳表达自己的悲愤。

  “...”公孙离想了想,又说,“可论坛上明明说了,想要在王者峡谷里成为一个一个优秀的恋爱对象,要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斗得过歹徒,打得废流氓,文要能歌善舞,武会刀枪棍棒,上单扛得住压,挨得了打,下路护住奶妈,避抓反杀,能打野能支援,拿的住龙,摸的了虾,顺风游走带节奏,逆风抗塔一打三...”

  公孙离揪了揪裴擒虎的头发,“我明明...都可以啊。”

  “可你连做饭都不会啊。”裴擒虎啃了一口胡萝卜,叹气。

       “一定要会做饭才可以吗?”公孙离着实是很不理解。

       “是的吧,你看隔壁的守约哥,就是因为做了一手好饭,才人见人爱,长城守卫军里个个都喜欢他。听说铠的妹妹露娜都是因为能吃守约的饭才加入长城守卫军的,铠更是因为离不开守约的饭才对他分外顺从。”裴擒虎点点头,又举了个例子,“所以说,在某些意义上来说,一个好的厨子,是个极其强大的存在!”

        “哦…”

       裴擒虎说地热血沸腾,却感觉到公孙离的情绪突然低落了下去,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有些后知后觉地问,

        “老姐,你是不是喜欢上…铠了吧?”

  这个问题没有等到答案,因为公孙离在裴擒虎问出这个问题之后愣了两秒,狠狠地揪掉裴擒虎后脑的一小撮绒绒的头发,在这个铁憨憨嗷嗷的吃痛声中,撑着她的小纸伞一个闪身回了房间。

 …

  公孙离牵着裴擒虎跟着明世隐进到王者峡谷遇见的第一个人就是露娜。

        那时候露娜一身冷蓝色的战衣从峡谷战场出来,提着一柄长剑,脸上尽是冰冷寒意,清冷的气质叫公孙离第一眼就注意到了她。

  那时候的露娜也很快感觉到了公孙离的目光,回看过去时,公孙离怯生生地微垂下了眼睛,牵着裴擒虎的手无意识地紧了又紧。

  “啊疼!老姐,你捏俺干嘛!”裴擒虎的虎是从小到大的。

  “嘘!”裴擒虎嚷嚷的很大声,公孙离赶紧捂住他的嘴,下意识地又看向露娜。

  视线触上的时候,露娜还是那副冷若冰霜的表情,下一秒突然扬起嘴角对她笑了笑,公孙离窘迫地点了点头,紧接着转身跟上了明世隐的步伐。

  那是她们的初见。

         尽管后来公孙离在峡谷战场上遇见了很多的美人,每个人都美的独一无二,可却没有一个人能够取代那个冷蓝色的微笑。

  公孙离早就知道她叫露娜,因为露娜的照片和名字同一个叫至尊宝的猴子一起,在公布栏上贴了一个月。

  郎才女貌,看上去的确很登对。

  原来她有对象了啊。

  在每周尧天的例会上,公孙离都表示自己目前只想好好做后勤工作,拜托明世隐尽量少给自己排出场。

          公孙离本就是刚进峡谷不久的新手,系统是有保护机制的,所以那一个月公孙离没有出过场,每日在院子里打扫卫生浇浇花修修草,也是这一个月,公孙离成功的纠正了弈星用热水浇花的习惯。

  “这个月你可是一次都没出场啊,下个月开始,就要直接参加排位积分赛了,现在为止你参加的比赛不论输赢都是不计分的,你确定明天最后一天不去熟悉一下赛制吗?”明世隐问她。

  “好吧,明天我去。”公孙离笑笑,答到。

  “嗯,那明天你就替了裴擒虎吧,”明世隐点点头,走了两步又突然回头说了一句,“星儿他,要还习惯那般浇花,便由着他去吧。”

  “啊?好。”

  最后的那句话随着明世隐渐远而模糊不清,

  “毕竟这是他还记得的啊...”

  

  

  公孙离参加的是下午的第二场比赛,也是这个月最后一场积分赛。

  踏进泉水的时候她就认出了身边这个一身大红喜服的俊俏男人就是至尊宝。

  公孙离只是浅浅的扫了一眼,就安静地去了下路,她看到了,对面那个同样一身大红喜服,长卷发,握着一柄开着桃花的长剑的就是露娜。

  [她穿嫁衣的样子好漂亮。]

       悄悄地在小地图看了她一眼,公孙离在心中偷偷的说。

 

    对面的战士突进时,公孙离迎面打上去。

  对面的法师蹲草时,公孙离迎面打上去。

  对面辅射手来支援,公孙离迎面打上去。

  对面辅助出肉装时,公孙离迎面打上去...

  公孙离回回都和人正面刚,把对方和自己都折腾成残血,不管队友怎么发撤退请求也不回头,常常都是丝血回到塔下。

  她在等对面的打野来抓,可她等的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份小心思…

  红色喜服的两人自从四级之后就开始纠缠在一起,从龙坑打到水道,就为了抢那两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河蟹。

  “你没吃饱饭吗?居然连河蟹都要抢?!”露娜提着剑追着至尊宝一通砍。

  “就两个河蟹而已,至于下手这么狠吗?最后一场比赛了,彼此之间留一点温存不好吗?这么久了,也都点感情了吧...”至尊宝也很无奈,他只是下手稍微快了那么一点点,在两人扭打的过程中不小心抢了两只河蟹,就被一路从上路追到了下路...

  “温存个头,我只跟让我人头让我野的人有感情,你想得美!给我吐出来!”露娜半分不退让。

  “让让让,这一局我家的红蓝都给你,行不行?”至尊宝非常果断的妥协了,反正他这个月的积分也够了,输一场比赛也无关痛痒。也终于意识到作为男生还是要礼让一下女孩子的,虽然这之前的每一场比赛他从来没有手下留情过,“来来来,下路这个小河蟹给你,我说到做到!”

  “真的?”露娜缓缓收了剑,半信半疑地问。

  “真的真的,男子汉大丈夫哪能骗女孩子呢!过来,我打给你。”

  果然至尊宝还是很有诚意的,他和露娜一起把河蟹削成残血,正准备收手,却因为前一棒子挥的太猛没能收住力,没等反应过来,下一棒子已经连了上去...

  

  +75金币。

  至尊宝感觉到这一刹那空气凝固了,他应该怎么解释这个意外呢?

  后背一阵冒冷汗,下一秒技能全开蹦回自家塔下。

  “至尊宝你这个混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