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致郁

34879浏览    2669参与
费奥多尔·斯坦·卡瑟宁

为什么要付出,明明人最对不起的就是自己。

为什么要付出,明明人最对不起的就是自己。


费奥多尔·斯坦·卡瑟宁

这个世界上的知情者,是否都被世界以一种名为自杀的方式清理干净。

这个世界上的知情者,是否都被世界以一种名为自杀的方式清理干净。


醉世。

人偶师(黑暗童话)

  熙攘的街道,来往的行人络绎不绝。路旁大大小小的店铺装修的富丽堂皇,巨大的匾额恨不得延伸到对面去把人给拦住。门口音响跟紧了潮流播放着当下流行的口水歌,每一家的都不一样,混在一起也听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觉得嘈杂的让人心烦。

  街道的尽头明显安静了许多,但是角落里的一家小店却显得颇为阴森。

  黑色匾额上的字体已然斑驳,依稀能够辨认出“人偶店”三字。底下的一行极小的英文是彻底的辨认不出了,毕竟这字母不比汉字,一模糊就看不明白了。

  “妈妈,我想要人偶!”

  小店门口站着一对母女,女孩儿大概八九岁的模样,扎着两个小羊角辫,一对黑珍珠似的眼睛是最吸引人的地方。女孩儿抓着妈妈的袖子,嘟着嘴撒娇。妈妈最见不...

  熙攘的街道,来往的行人络绎不绝。路旁大大小小的店铺装修的富丽堂皇,巨大的匾额恨不得延伸到对面去把人给拦住。门口音响跟紧了潮流播放着当下流行的口水歌,每一家的都不一样,混在一起也听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觉得嘈杂的让人心烦。

  街道的尽头明显安静了许多,但是角落里的一家小店却显得颇为阴森。

  黑色匾额上的字体已然斑驳,依稀能够辨认出“人偶店”三字。底下的一行极小的英文是彻底的辨认不出了,毕竟这字母不比汉字,一模糊就看不明白了。

  “妈妈,我想要人偶!”

  小店门口站着一对母女,女孩儿大概八九岁的模样,扎着两个小羊角辫,一对黑珍珠似的眼睛是最吸引人的地方。女孩儿抓着妈妈的袖子,嘟着嘴撒娇。妈妈最见不得她撒娇了,只要她一拽妈妈的袖子奶声奶气的撒个娇,不管什么要求妈妈都会答应。

  “好,妈妈给你买”

  其实那位母亲心里很抗拒,她看着这家店就莫名的感觉不舒服,她总觉得……这店,缺了点人气儿。

  “吱呀——”

  久未上油的木门被推开发出刺耳声响,店里光线很暗,昏黄灯光之下陈列的人偶显得有些可怖。母亲有些害怕,她抓紧女儿的手,正想劝女儿换一家店,低头却发现女儿似乎一点都不觉得怪异,相反,她似乎更加开心了。

  “妈妈你看!我想要那个!”

  母亲还没来得及思考,就听见女儿的声音,顺着她手指的方向定睛一看,不禁赞叹这人偶师的技术之精湛。那个人偶是与真人一般大小的幼女,也是八九岁的模样,摆在最显眼的地方,活灵活现的像是真人一般。

  “小姑娘的眼光真好,那是小店最好的一个人偶,每次只制作一个。”

  温和的男声从身后传来,转头一看,是一个长得极清秀的青年,一件白色高领毛衣,以及一条白色长裤。看起来干干净净的,举止间透露出良好的素养。

  “你好,请问你们老板在吗?”

  “我就是。”

  青年的话让这位母亲惊讶了一瞬,毕竟这青年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怎么也不像个手艺人。

  “那这个人偶怎么卖的?”

  “这个么?如果您喜欢的话,二百怎么样?”

  以这个人偶的做工来看,二百,便宜的有些过头了。母亲有些犹豫,万一这个人偶有什么问题……

  “妈妈,我要这个……”

  母亲尚未思考出个所以然来,女儿软糯糯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算了,既然女儿喜欢,就给她买了吧。

  “好,请帮我包起来。”

  “好的,请您稍等。”

  青年的嘴角微不可查地翘了翘,缓步走向那个人偶,包装时,青年嘴唇蠕动低声念叨着,脸上带着几分诱哄的笑意。这一幕被母亲真切的瞧在眼里,不过她也没想太多,也许这个人偶真的是青年的心头爱吧。

  “两位慢走。”

  母女二人带着人偶离开了小店,青年微笑着目送她们离开,目光一直锁定在女孩儿身上,也不知他看的究竟是女孩儿,还是人偶。店门关上的一瞬,青年的目光陡然变得阴冷,唇角勾起的笑容有些瘆人。

  “我的小人偶,的确该换一个了,那双眼睛……真想把它收藏起来。”

  残阳似血,血色的云霞染红了半边天,不觉已是黄昏时分了。

  女孩儿抱着人偶完了一下午,连吃饭都带着她,仿佛对待亲姐妹似的。而母亲的不安感愈发强烈了,她总觉得这人偶太古怪了,即使它不会说话不会动,可是她总是觉得这人偶……不是死物。

  不是死物?母亲脑子里闪过这么个奇怪的念头,又很快打消了,一个人偶而已,有什么可怕的,自己怎么比女儿还胆小了。

  夜渐深,母女二人都进入了梦乡,那人偶就静静的坐在床边的矮柜上面。

  “把她带过来给我,你就可以代替她活下去。”

  “你不想活下去吗?你才九岁。”

  “别人可以害你,你也可以害别人。”

  “想一想你死的时候多痛苦。”

  “……”

  人偶忽的动了,空洞的眼神染上了几分怨毒,几分痛苦。她忆起了被制成玩偶的时候……

  温文尔雅的青年脸上带着和煦的微笑,仿佛三月的暖阳照亮人心底的黑暗,可是她只觉得这笑容让人不由自主的害怕,因为她现在被绑住了手脚,躺在冰冷的铁床上,无法挣脱,等待着死亡。

  “别怕,好好享受这一切,享受创造艺术的过程。”

  青年的声音仍然是温和的,说出的话语却是比那恶魔还要令人害怕。

  精致的匕首雕刻着复杂的花纹,冰凉的刀刃轻柔划开皮肤,青年的表情无比专注,仿佛最虔诚的信徒在雕刻他的信仰。皮肉分离的痛苦不言而喻,她几乎疼晕过去,可是青年不时注射的兴奋剂又让她异常的清醒,同样的,疼痛也更加的强烈。

  血液流淌,染红了地面,染红了房间,唯独没有染红青年的白色衣衫。他的动作轻柔,没有血液喷溅,都顺从的流下,不急不缓。青年手法十分娴熟,可见没少做这等事情,没多久就剥了张完整的人皮下来。

  反观被剥了皮的她,已然没了人样,没了包被的肉松散着,还流着血,意识仍是清醒着,忍受这蚀骨的疼痛。

  “好好享受死亡吧,我会记住你为艺术所做的贡献的。”

  “既然把我带回家了,就和我承受同样的痛苦吧。”

  人偶倏地站了起来,动作有些僵硬得将女孩儿抱起,无声无息的走出去。青年在外面已经等候多时了。他接过女孩儿,给了人偶一个似是夸赞实则嘲讽的笑。当青年抱着女孩儿离开后,人偶的外貌发生了变化,变得和那女孩儿无异。

  ……

  数月之后,人偶店再次迎来了一对母女。

  小姑娘看见最大的那个人偶。也吵着要买。那个人偶,长得和之前的女孩儿一模一样,尤其是那双眼睛,和真的一样。青年弯下身子在人偶耳边轻声呢喃。

  “把她交给我,你代替她。”


徐依祎

大人吗?

        “我是应该夸你吗?”李颜正在把刚刚洗干净的盘子塞进了水槽旁边的橱子里,然后又拿着抹布去擦刚刚洗碗溅到水渍。



        店里的灯开的很暗,准确的说,就是除了吧台这里就没有开灯。在外面的雪里时并没觉得天很阴,现在到了屋子里,确实不太亮。



       “如果你想的话,我当然会非常谦虚的接受的。”逗人玩真的很有趣呢,尤其是逗这个有些死板的一副大人模样的家伙。“就你一个人吗?”...



        “我是应该夸你吗?”李颜正在把刚刚洗干净的盘子塞进了水槽旁边的橱子里,然后又拿着抹布去擦刚刚洗碗溅到水渍。






        店里的灯开的很暗,准确的说,就是除了吧台这里就没有开灯。在外面的雪里时并没觉得天很阴,现在到了屋子里,确实不太亮。






       “如果你想的话,我当然会非常谦虚的接受的。”逗人玩真的很有趣呢,尤其是逗这个有些死板的一副大人模样的家伙。“就你一个人吗?”




        李颜拿着抹布看了我一眼,撇着嘴说:“看不出来?这不是很明显嘛。”他学着我刚刚跟他说话的语气说道。






        果然没我想象的那么死板,甚至还更有趣些,只是装成大人模样的他让我总是想到很久之前的自己,不是真的是个大人,而是伪装出一副面孔。






        不过,所谓大人,究竟什么是大人呢?又是一个毫无定义的词语呢。






        就像是说一个过了18周岁生日的人,就是大人了就成人了。




        但貌似有些地方不是18周岁,就会拿到那句虚无缥缈的“你成人了呢,是大人了呢。”的话哎。






        或更早,或,




        更晚。






        “好吧。”我摇了摇手里的咖啡罐问他:“不过,还有吗?我喝没了。顺便能不能给我弄点吃的。”




        “你没看见门口写着还没开始营业吗?”李颜指着我身后唯一有自然光能照进来的地方,不过玻璃不是纯透明的,挡了些光。




        我侧过身子,一只手肘搭在吧台的桌子上,另一只手肘卡在坐着的椅子背上,向他指的方向看去。“看到了,但是这不是你还在嘛。”




        “真拿你没办法。”李颜从冰箱里拿出来了一个上面装着一块绿色抹茶粉的蛋糕,“喏。”




        “还有这个。”他在吧台内侧的底下柜子里找了一罐旺仔牛奶,放到了刚刚给我的蛋糕旁边。




        “少喝点咖啡吧,小孩子,多喝点奶才能长高个子。”






        嗯?这句话好耳熟。怎么这些家伙都爱这么说。只不过,巧克力牛奶,旺仔牛奶......这些东西可以归类为牛奶吗?




        或许,是因为它们后面都加了牛奶吧。




        我的脑子里总是会有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哦,真糟糕。




        谁说不是呢。






        “谢啦。”我拿着放在蛋糕旁的叉子戳了一口蛋糕最上面的抹茶粉,沾了点奶油,很甜。




        旺仔牛奶也很甜。




        不过红色铁罐儿上一直瞪大双眼盯着我看的小男孩,即使看了这么多年,依旧又点奇怪。






        “今天你们不准备营业吗?”李好又给我煎了一个鸡蛋还有几片培根肉和吐司片。






        说实话,我一直觉得单吃甜的东西不能算作是饭,不管吃多少,依旧会饿。但是咸的吃一点也会觉得吃了饭,有饱腹感。






        “没啊,一会儿,没到点呢。总得让我歇会吧。”李颜坐靠在吧台的椅子上拿着从洗手池旁拿的湿纸巾擦着手,“如果不用伺候你,我可能能再多歇会儿。”




        “什么嘛!”我嘴里叼着肉也不忘反驳他道:“没人替你啊?昨天晚上你的班吗?”




        “啊,没有。我六点多来的,他最近有事,反正白天一个人也忙的来,我就让他们都走了。”他仰着头伸手去揉脖子,应该很累吧,大概不止六点才来。






        我管李颜要了个吸管,边吃着土司片边喝旺仔牛奶。






        “那你呢?怎么又逃学了啊?”




        “雪下的有多大,你又不是看不到。”




        “嗯,看不到。”




        “那是你瞎。”






        我狠狠的用叉子剜了口蛋糕,塞进了嘴里。

青谷

我这个人啊,满身阴暗,还总想着给你一点阳光

我这个人啊,满身阴暗,还总想着给你一点阳光

费奥多尔·斯坦·卡瑟宁

我想告诉你们,死亡是不美好的,是血淋淋的。死亡是对自由最极端的向往,是对命运最羸弱的发泄,死亡是对世界最无助的控诉。

我是说,

死亡是人对这个世界最大的信任。

我想告诉你们,死亡是不美好的,是血淋淋的。死亡是对自由最极端的向往,是对命运最羸弱的发泄,死亡是对世界最无助的控诉。

我是说,

死亡是人对这个世界最大的信任。

Ennard

锈湖:生日 同人文 Dale视角

哈喽,这里是写同人文的小萌新一枚。

因为真的特别喜欢锈湖系列,所以动手写了同人文。

这篇是我发的(写的)有生以来第一篇同人文,希望大家能多多包容,如果有需改进的地方请在评论区留言,麻烦啦。

另外后续还有可能更一些锈湖其它游戏的同人文,但因为是学生党,要补课,所以会比较慢。各位大佬要是有想法也可以在评论区留言,不过回复可能比较慢。

文本格式可能会有些错误,我也不晓得咋整。

文章基于游戏剧情上略有改动。

搭配网易云音乐《Birthday Piano Theme》循环播放食用更佳。

喜欢的话请点下推荐,谢谢。

-----------------------------分割线-----...

哈喽,这里是写同人文的小萌新一枚。

因为真的特别喜欢锈湖系列,所以动手写了同人文。

这篇是我发的(写的)有生以来第一篇同人文,希望大家能多多包容,如果有需改进的地方请在评论区留言,麻烦啦。

另外后续还有可能更一些锈湖其它游戏的同人文,但因为是学生党,要补课,所以会比较慢。各位大佬要是有想法也可以在评论区留言,不过回复可能比较慢。

文本格式可能会有些错误,我也不晓得咋整。

文章基于游戏剧情上略有改动。

搭配网易云音乐《Birthday Piano Theme》循环播放食用更佳。

喜欢的话请点下推荐,谢谢。

-----------------------------分割线----------------

                                        

       Rusty Lake:Birthday     

      (锈湖:生日) 

       我正在锈湖湖底,电梯带着我的身体缓缓上升。我感到奇怪极了,我看到我的记忆被分散到电梯周围的一些黑色方块里,我不能很好控制我的身体,糟糕透了,眼前一阵发黑。
(.......................................................)

[1939]

       Hi,我叫Dale,全名是Dale Vandermeer,今天是我生命里很重要的一天,你知道是什么吗?嘿嘿,今天是我的九岁生日!你看那些在墙上的小彩旗,那是我和爸爸一起挂上去的。餐桌上放着一个超大的奶油蛋糕,是我最喜欢的草莓果酱口味。这儿还一个蓝色包装的礼物,四四方方的,也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东西,一定是超赞的玩具!我们头上还有超级可爱的生日帽。我们还举行了生日派对,这绝对是我目前过得最棒的一个生日啦!

       我迫不及待想要尝一口蛋糕了。走到餐桌前,我闭上眼睛认真的许了一个愿望:希望我的家人能一直健健康康,快快乐乐。许完愿,作为寿星的我,当然要负责切蛋糕啦。一块给我,一块给妈妈,一块给爸爸,还有一块给爷爷。蛋糕内心是满满的草莓果酱,都溢出来了,可是这些溢出来的果酱看上去却有点儿像....血?真是糟糕的比喻。算了吃蛋糕吧。“嗯?”爸爸居然从蛋糕里吃出来一根针,“谁会在蛋糕里放一根针?”

       小黑(我最可爱的宠物猫)正在橱柜边舔着自己的手。爷爷悠哉悠哉的躺在摇椅上,手里握着一个空杯子,他想让我给他倒些酒,还要加些冰块。我当然会帮爷爷做这些事,爷爷对我最好了,小黑就是他给我买来的7岁生日礼物。我那拿冰块的时候,透过窗户,看到一个人带着像兔子头套的玩意儿孤伶伶的站在道路中央,天哪,现在外面还下着大雪,多冷哪,要是能请他进来坐坐,分享一块蛋糕多好。我拿来了酒和冰块,爷爷喊了一声:“music!(音乐)”哈哈哈,爷爷要求可真多,话说今天好像是我的生日吧。放起了音乐,爷爷居然跳起来舞,身体随着音乐一摇一摆的,爷爷真是搞笑呢。

       哦,差点忘了妈妈让我去查看一下信件。哈!这儿有一封是专门寄给我,为我庆祝生日的。我拆开了信,上面写着“今天是你生命中最危险的一天,但是过去从未逝去,看看你的礼物,它能让时间倒流。”落款是Mr.Owl(猫头鹰先生),奇怪的信,奇怪的姓名,居然有人会叫猫头鹰,还说什么今天会是我生命中最危险的一天,怎么可能,这里都是最爱我的人。还有那个礼物,说什么能让时间倒流,根本就是骗三岁小孩的,我可是已经九岁了呢!

       当我正在抱怨的时候,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响起,会是谁打来的呢?我好奇的拿起了电话。

       --“Hello?This is Dale.”

       接着,电话里传来了一个冷冰冰的极其怪异的男人声音。

        --“There will be blood.”

        --“The past is not dead, it's not even past”

       然后就匆匆挂断了。我感到非常疑惑不解,甚至........有些害怕,这个男人说的到底什么意思,还有今天收到的这封信,他们到底想说明什么?不不不,今天是我的生日,我应该开心点,笑一笑。

       我跑到父母跟前,他们为我拍手唱起了生日快乐歌

     “Happy birthday to you! ”

     “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you Dale!”

    “Happy........”

    “咚咚咚咚——”

       歌声被很大的敲门声打断了,“那是谁?”妈妈疑惑的问起来。也许那是另一位想来参加我的生日派对的人吧。可是这位客人好像很着急的样子,敲门声变得越来越急促,我踮起脚透过猫眼看清了门外的人,一位带着兔子头套的客人。兔子头?难道是刚才那位站在道路中央的人?他怎么知道我住这儿?

       我急匆匆想要打开门,可门却突然被门外的人“砰”的砸开了一个大洞。我吓坏了,尖叫着往后退去。门外的人疯狂的砸着门,洞越来越大。我看见了!那人的手里握着一把冲锋枪!他到底想干嘛!!!

       随着最后一声枪托重重锤在木门上的声音,那人踹开了已经破烂的木门,闯入了我家,并且把那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我们,他的兔子眼睛变得血红血红。“不——!”我绝望的喊了出来,想要竭力阻止这一切

     “dadadadadadada”兔子先生扣下了扳机,扫射着屋内的一切。

枪声,玻璃破碎声,物品打碎声,猫咪的惨叫声,以及.........子弹穿透人体的声音。这是我听到的最后的声音。

(..................................................)

[What happened?]

       当我再次睁开眼,那位兔子先生早已不见了踪影,凌冽的寒风夹杂着雪花呼啸着从门上的破洞涌进来,仿佛提醒着我刚才那一切,都是真实的。为什么我没事?不不不,这不可能,这一定只是个恶梦,今天可是我的生日,怎么会变成父母的忌日,不,这是假的,这一切都是假的!

       我扭头看向父母的尸体,血,殷红的鲜血,还在不断往外流淌着,我疯了似的跑上去抱住了他们的尸体。血是热的,手是冷的,听不见呼吸和心跳.........“爸爸,妈妈,你们醒醒,快醒来啊!”一切那么真实,他们真的......不在了。满地的鲜血将我包围着,无尽的恐惧将我吞噬着,明明刚才他们还在为我庆祝生日,现在就成了冰冷的尸体,小黑还有爷爷,我的家人,在这个世界我仅有的家人,他们都已经离我而去,我该怎么办?蛋糕上希望的火烛摇曳欲熄,我在孤独中徘徊茫然。

       一张沾满血迹的信从爸爸的衣服里飘落,等等,信。对,是信!Mr.Owl给我的信上说那个礼物能让时间倒流,时间倒流,让时间倒流,我一定要救回我的父母。

       我拿过礼物,拆开了包装,是一个铁盒子。我拼命拍打着铁盒子,“倒流,倒流,快给我倒流啊!”“咔哒”一声,盒子被打开了,里面放着一个蓝色的方块,这要怎么用,我抬起头,看到我家的钟,下面刚好有一个正方形的机关,一定是放在那里面。一定是这样的

       我站在椅子上,小心翼翼将方块塞了进去,拜托,一定要成功啊!我闭上眼睛祈祷。

(.................................................)

      “喵-”是小黑的叫声!“孩子,快下来,你怎么跑到椅子上去了,快下来,当心摔了。”啊!是爷爷。我........成功了,成功了!我跑到客厅,我的父母好好的坐在椅子上,他们看见了我,冲我温柔的笑着。我改变了过去。

       现在一切都重新开始,我必须要阻止兔子先生再次杀害我的家人,我从柜子里拿出了一把手枪,把他递给了爷爷。我用一种十分着急恐惧的声音的告诉爷爷,一会有一位兔子先生,砸开我们家的门,冲进来用枪把我们杀了。爷爷先是一愣,接着轻轻拍打着我的头:“没事了,不用怕,有爷爷在这呢,一会我就是用椅子砸,也要砸死他,我不能让他伤害我最可爱的小孙子。”

       “ 咚咚咚咚咚”那阵令人颤栗的敲门声再次响起,“砰”兔子先生又开始疯狂的砸门,我害怕极了,躲在了爷爷背后。

     “嘭”是枪声。接着是一阵沉默。

成功了吗?我不敢睁开眼。

     “Boom! Haha!”是爷爷的笑声!我的家人,活下来了!

        我探出脑袋,却没有看见兔子先生的尸体。只有一滩血迹。但至少,我的家人活下来了。爸爸妈妈害怕极了,我赶紧给了他们一个大大的拥抱。

        没事了,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今天是我的生日。今天是我最棒的生日派对。

(...........................................)

       我正在锈湖湖底,电梯带着我的身体缓缓上升。我感到奇怪极了,电梯旁有一个白色方块。这里真是一个气派的风景胜地,要是我的父母能来就好了,下个月,就是他们逝去五周年了。对吧,他们在我9岁那年没有死。

 

THE PAST IS NEVER DEAD.

IT'S NOT EVEN PAST.

Five-seveN

拯救

有谁来拯救我


去死吧,你配不上

有谁来拯救我






















































去死吧,你配不上


Five-seveN

幕后

幕布缓缓落下

阴影笼罩

这小小的箱庭之中

终于落下了泪


面具支离破碎

这场剧目尚未终结

躲藏在这阴暗的幕后

舔舐这满身创口


幕布缓缓拉开

装作镇定的样子

这剧今日依旧上演

这无尽的剧

幕布缓缓落下

阴影笼罩

这小小的箱庭之中

终于落下了泪


面具支离破碎

这场剧目尚未终结

躲藏在这阴暗的幕后

舔舐这满身创口


幕布缓缓拉开

装作镇定的样子

这剧今日依旧上演

这无尽的剧


Five-seveN

你我都只是人生舞台上的小丑,一次次的挣扎,一次次的崩溃,换来的只有场下一阵阵无情的嘲笑。当幕布落下之时你我什么都得不到,只剩下满身疮痍。

你我都只是人生舞台上的小丑,一次次的挣扎,一次次的崩溃,换来的只有场下一阵阵无情的嘲笑。当幕布落下之时你我什么都得不到,只剩下满身疮痍。


白居

“我去死了”


“应该的”

“我去死了”


“应该的”


费奥多尔·斯坦·卡瑟宁

这个世界最可怖的不是人们不再书写黑暗,而是即使写出来,痛苦挣扎的也只会是书写者。也就是说,不是人们不知道黑暗,而是他们觉得在对未来辉煌的构想面前,那些蚀人的黑暗不值一提。

这个世界最可怖的不是人们不再书写黑暗,而是即使写出来,痛苦挣扎的也只会是书写者。也就是说,不是人们不知道黑暗,而是他们觉得在对未来辉煌的构想面前,那些蚀人的黑暗不值一提。

Despair

【原创】
“Everything about me was a mistake .”
“So stay away from me, as far away from me as possible.  ”

【原创】
“Everything about me was a mistake .”
“So stay away from me, as far away from me as possible.  ”

Five-seveN

残渣

一块块拾起那满地的碎片

用这鲜血淋漓的双手

保护着那残渣


我匍匐着

挣扎着爬起

却又再次倒下


我是如此愚钝

紧紧搂住那尖锐的残渣

令自己刺痛


绝望啃噬着灵魂

将我的内里腐蚀殆尽


最终我只剩下那残渣

在名为过去的浪漫中死去

一块块拾起那满地的碎片

用这鲜血淋漓的双手

保护着那残渣


我匍匐着

挣扎着爬起

却又再次倒下


我是如此愚钝

紧紧搂住那尖锐的残渣

令自己刺痛


绝望啃噬着灵魂

将我的内里腐蚀殆尽


最终我只剩下那残渣

在名为过去的浪漫中死去


Five-seveN

一次又一次,现实总是将你的信仰,你的坚持,你的爱撕得粉身碎骨。不知从何时起我迷失了信仰,不再有自己的立场,甚至逐渐失去了爱。这样一无所有的样子真是可悲。

一次又一次,现实总是将你的信仰,你的坚持,你的爱撕得粉身碎骨。不知从何时起我迷失了信仰,不再有自己的立场,甚至逐渐失去了爱。这样一无所有的样子真是可悲。


白墨燃白

【综英美】一个bug的开挂生涯(番外一)

前言:大概没有正文就有番外的只有我了,哈哈哈,说起来这几天我前两天忙着兼职,后几天。。。神都真好玩,抽卡真香_(:3」∠❀)_


正文:



血腥

他凝望着远方,周围是血腥的尸.堆



灼烧

他坐在残垣断壁之上,周围是灼烧的大火



生死

他随意的转动着匕首,这座城只有他一人活着



凶手

他站了起来,脸上挂着微笑,漫步在这座城里,不留生机





他问自己,你呢,还活着吗,他回答已死

白清晏漫步在这座城里,血腥味吸引来了虫族。

火,尸.体,怪物,地狱的现世,而他是一切的创作者。

他终于停下了,因为前面有人在抵抗。

他冷眼看着,站在原地,错身之间,黑雾凝聚的匕首捅进了那人的身体。

血沾满了双手,他颤抖着,无声得大笑。

恍惚间,他好...

前言:大概没有正文就有番外的只有我了,哈哈哈,说起来这几天我前两天忙着兼职,后几天。。。神都真好玩,抽卡真香_(:3」∠❀)_


正文:



血腥

他凝望着远方,周围是血腥的尸.堆



灼烧

他坐在残垣断壁之上,周围是灼烧的大火



生死

他随意的转动着匕首,这座城只有他一人活着



凶手

他站了起来,脸上挂着微笑,漫步在这座城里,不留生机





他问自己,你呢,还活着吗,他回答已死

白清晏漫步在这座城里,血腥味吸引来了虫族。

火,尸.体,怪物,地狱的现世,而他是一切的创作者。

他终于停下了,因为前面有人在抵抗。

他冷眼看着,站在原地,错身之间,黑雾凝聚的匕首捅进了那人的身体。

血沾满了双手,他颤抖着,无声得大笑。

恍惚间,他好像听见有人撕心裂肺的大喊。

“白清晏!你就是个疯子!”

“白清晏!他们说你是救世主,我看你才是这个末世最大的怪物,你就是个………啊!!!”

不是的,我是………

他停下了颤抖,我确实是怪物,确实是。

他脚踩着这个人,轻声地说:“看,你们如愿了,我变成了怪物。最大怪物,由你们创造,是你们亲手毁了希望,不是吗?”

周旁的虫族无视了这个发疯的人族,专注于咀嚼到嘴的食物,它们中的有的疑惑的看了看他,仔细闻闻,确实有同族的气息。

白清晏看着脚下的人一点点的陷入了绝望,在最恐惧的时候失去生命。

他乘着黑雾飞到了空中,看着现在名副其实的地狱之城,心情很好的哼着歌。

“黑雾,我想改名。”

“你说,改什么好呢?”

白清晏晃着腿,歪头思考,他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眼底却没有一丝丝的情感。

黑雾默默的拿出以前被他弃用的装备,一个高科技的面具。

“面具吗?”白清晏拿着银色的发箍若有所思,“那就叫白无颜好了。”

他把发箍带好,银色的发箍中心圈着黑色的马尾,沿着两边的延伸,最终被脸侧的头发所遮盖。

他按动按钮,面具覆盖了脸的一半。

白无颜满意的笑了。

从今以后,再也没有了身为救世主的白清晏,只有身为怪物的白无颜。


end

哈哈,明天更新啊,两百粉点梗的德哈,明天也出来了。原谅我_(:3」∠❀)_


苏家小沐秋

我只是没有那么重要而已。


所以在不在都无所谓。


所以人为什么要费尽心力的活着,为了一个不太可能有人会记住你的理由呢。

我只是没有那么重要而已。


所以在不在都无所谓。


所以人为什么要费尽心力的活着,为了一个不太可能有人会记住你的理由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