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舅舅

2668浏览    207参与
畔悉

舅舅追妻火葬场(一)心疼江澄的结果就是没忍住写了双杰的和解

加了一个小姑娘,虽然磕曦澄,但是又觉得舅舅也可以很直,主要是双杰和解,洛凝霜也算是后起之秀,洛家是官渡的玄门,小姑娘长在金家。


洛凝霜原本还笑着,看见远远一抹紫衣过来,立刻冷下了脸,站到一旁。

江澄一路上有千言万语,真正到了跟前看见了人,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又当着魏无羡和蓝二的面,他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

“江澄,你来干什么。”

“我来干什么关你什么事。”

他往前两步,走到洛凝霜跟前吞吞吐吐的开口。

“洛姑娘……我有话跟你说。”

洛凝霜却没听见似的后退一步,抬起手冲他行了见礼。

“江宗主,要事在身,告辞。”

江澄急的整张脸都涨红了,就是不好意思伸手把人家姑娘拽住,只...

加了一个小姑娘,虽然磕曦澄,但是又觉得舅舅也可以很直,主要是双杰和解,洛凝霜也算是后起之秀,洛家是官渡的玄门,小姑娘长在金家。


洛凝霜原本还笑着,看见远远一抹紫衣过来,立刻冷下了脸,站到一旁。

江澄一路上有千言万语,真正到了跟前看见了人,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又当着魏无羡和蓝二的面,他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

“江澄,你来干什么。”

“我来干什么关你什么事。”

他往前两步,走到洛凝霜跟前吞吞吐吐的开口。

“洛姑娘……我有话跟你说。”

洛凝霜却没听见似的后退一步,抬起手冲他行了见礼。

“江宗主,要事在身,告辞。”

江澄急的整张脸都涨红了,就是不好意思伸手把人家姑娘拽住,只能快步往上跟,谁知刚把灵力提上来,就跟被雷劈了一样左脚绊右脚,一个跟头栽倒在地上。

若是以前,魏无羡也就不理他了,可他喝了不少天子笑,酒力上来,恍惚间以为自己见到的,并不是那个不肯跟他讲一句好话的江澄,忍不住呛了回去。

“你是不是来找洛姑娘的,就你那个样子,也就能去喝喝人家的喜酒。”

江澄好不容易站起来,竟然接了他的话,也毫不客气的怼了回去。

“当个把脑袋埋在沙子里的鬼当了十三年,也有脸说我。”然后江澄顿了顿,看了蓝忘机一眼,“也是,你不是说某些人就是个木头桩子吗,看上个木头桩子就不要怪人家是个哑巴。”

随后御剑赶过来的金陵被自己又在作死的舅舅吓得差点没站稳,生怕含光君把神志不清的江澄一剑戳死,只能一个跟头冲到前面去。

“含光君不要跟舅舅见识,他受了伤。”

“我没有,金陵,你瞎说什么。”

然而这次江澄的伤大概是有些奇怪,开始没什么,等他追到云深不知处,已经半分灵力都使不出来了,现下几句话的功夫,连好好站着跟魏无羡互骂都费劲。

魏无羡察觉到不对劲,从蓝忘机身后站出来。

“江澄,别逞强,你像是被怨气伤到了。”

他刚往前要给江澄驱怨气,只见江澄人已经站立不稳,却有些推拒的抓着魏无羡的手腕,是了,江澄素来恨这道法,怎么愿意让他帮忙。

然后他就见江澄有气无力的来了一句。

“洛姑娘……对我有误会……你……让她听我说几句话。”

魏无羡………

是他小看江澄了,有生之年,江澄原来也有为了什么事,跟他低头的一天。


纳提西娅

【自述】舅舅的眼泪

  假期回家,正在吃饭却接到母亲的电话。

  “你舅舅出车祸了,你知不知道?”

  我的心脏猛缩了一下:“什么!他没事吧!”

  “有事,你来看一下他吧。”

  挂了电话,我呆呆地坐在那。奶奶好像猜到了是谁的电话,对我说:“你舅舅是在给孩子买烧饼的路上出了车祸。当时一辆车过来,把他撞倒了,但那时他还能坐起来。但后面又来了一辆车,直接撞了过去,”顿了一下,她又说,“捡回来一条命,但小腿骨折,还昏迷了七八天,现在挣眼了,但说不出话,吃不了饭,只能插个管子往胃里输饭。唉,多好一人啊……”

  虽然和舅舅接触并不是很多,且已经一二年没见面了,但我和奶奶...

  假期回家,正在吃饭却接到母亲的电话。

  “你舅舅出车祸了,你知不知道?”

  我的心脏猛缩了一下:“什么!他没事吧!”

  “有事,你来看一下他吧。”

  挂了电话,我呆呆地坐在那。奶奶好像猜到了是谁的电话,对我说:“你舅舅是在给孩子买烧饼的路上出了车祸。当时一辆车过来,把他撞倒了,但那时他还能坐起来。但后面又来了一辆车,直接撞了过去,”顿了一下,她又说,“捡回来一条命,但小腿骨折,还昏迷了七八天,现在挣眼了,但说不出话,吃不了饭,只能插个管子往胃里输饭。唉,多好一人啊……”

  虽然和舅舅接触并不是很多,且已经一二年没见面了,但我和奶奶一致觉得舅舅是一个老实木讷但善良的人,他也是真心爱孩子。但在家里的地位却不高,连他孩子都嫌弃他。

  “妈妈,下回能不能你来接我放学?”

  “嗯?为什么?爸爸不是去接你吗?”

  “不要,他太丢人了。”

  舅舅学历不高,只能出体力。站久了会静脉曲张,舅舅只能去放血,放完血接着干活。因为是工人的原因,皮肤晒得黝黑,身上的衣服总是很脏,即使换了不久也会变得又脏又破。

  但即使是这样,他也是家里的顶梁柱。

  舅妈是临时工,姥姥去世,姥爷拿着一月三千的退休金,便再无经济来源,他倒下就完了,所以他只是想给家人幸福。

  但最不该被嫌弃的人却被自己血浓于水的亲生孩子所嫌弃。

  知道这个时,我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心里觉得愤怒,但同时又有些庆幸:舅舅不知道这件事。

  第二天上午我们一家去看他。他躺在床上,上身除了眨眨眼什么都做不了。奶奶把我说的话以及我为舅舅哭的事夸大地说了出来,我有些恼羞成怒,刚要反驳,但无意间往舅舅那里看了一眼就呆住了。

  他的脸有些红,眼角挤出了几滴泪。

  饱含各种感情的泪,在灯光的照耀下闪着光

 


澄兮
舅粉看过来~~💜💜💜忘羡...

舅粉看过来~~💜💜💜
忘羡粉澄黑勿入

避雷!

       这里澄唯群,欢迎各位兄弟姐妹儿一起来玩呀!一起怼魏白莲蓝泰迪!
        另,什么忘羡粉啊毛毛们千万自觉别入,否则紫电伺候?!
       欢迎各位到来哦!💜💜💜

舅粉看过来~~💜💜💜
忘羡粉澄黑勿入

避雷!

       这里澄唯群,欢迎各位兄弟姐妹儿一起来玩呀!一起怼魏白莲蓝泰迪!
        另,什么忘羡粉啊毛毛们千万自觉别入,否则紫电伺候?!
       欢迎各位到来哦!💜💜💜

北悸安凉

《东京吃货:梦?幻。》

咖啡

一杯咖啡而已,能喝多久?但确足够少年将思绪理清,一口咖啡伴有缕思绪,但苦于想不出什么,我拿出笔记本,边翻边思考,很快少年放下杯子,手指紧紧捏着纸张不动了,“滴答”原来那是母亲.“滴答”是母亲把当初的自己护住,我才得已存活下来的,想起来了,但父亲呢?不知.记忆宛若被劫匪偷窃过,一贫如洗除了今天的,其余的只能从笔记本上得知,摸摸那张泛黄的照片。拿起咖啡杯,一口一口喝着,又打开《黑山羊之卵》但刚翻开便又合上,很好看,但不适合在这时候看,打开书包却发现没有其它书籍可以看只好作罢,突然抬起头,大大的落地窗外是一座公园,樱花树林粉粉嫩嫩,棕色的长椅,灰黑的路灯,构成一副温馨的画面,而它的后面正是一家书...

咖啡

一杯咖啡而已,能喝多久?但确足够少年将思绪理清,一口咖啡伴有缕思绪,但苦于想不出什么,我拿出笔记本,边翻边思考,很快少年放下杯子,手指紧紧捏着纸张不动了,“滴答”原来那是母亲.“滴答”是母亲把当初的自己护住,我才得已存活下来的,想起来了,但父亲呢?不知.记忆宛若被劫匪偷窃过,一贫如洗除了今天的,其余的只能从笔记本上得知,摸摸那张泛黄的照片。拿起咖啡杯,一口一口喝着,又打开《黑山羊之卵》但刚翻开便又合上,很好看,但不适合在这时候看,打开书包却发现没有其它书籍可以看只好作罢,突然抬起头,大大的落地窗外是一座公园,樱花树林粉粉嫩嫩,棕色的长椅,灰黑的路灯,构成一副温馨的画面,而它的后面正是一家书店,正是我想要的!“如果你想要去找金木的话那就去吧,小空悠,我一个人没问题的哦。”“等等,我没”“好啦,我懂我懂 我会和叔叔解释的”说完,承影从口袋中拿出手帕,轻轻擦拭白夜的脸,“你啊,从小到大就算被上元他们校园暴力你都没哭,今天倒是哭了两回了,倒也不是说不好,毕竟你以前不哭不笑的,活的那么压抑,现在哭了倒是眼睛红红的,活像只小兔子。”接着,他就被小兔子死死盯着,活脱脱想把他当胡萝卜吃了似得,无奈地摸了摸白夜那柔软的头发,放下了手,拿起杯子便开始赶人。白夜被赶,倒也不恼,书包一提,书、本一拿,直奔书店而去,而留在店里的白承影收拾着桌面,直起身,眯起他那双极美的赤眸喃喃道:“逝去的走向轮回,活着的走向未来。而你能走多远?”进到书店,我就开始分别后悔,因为第一次来,有些迷路,找不到书有些着急,越发急躁,便越发的低气压,恶性循环。“如果你想去找金木的话那就去吧。”等等金木?或许他能帮到我?我又开始找起金木来,,但不知道为什么,是运气不太好还是怎样。金木和书一样都找不到,恨不得抓住抓住一个人问你看到金木了吗?那么大一个金木怎么没了啊?正当我这么想着,“日安,白夜,你在找什么呢?”啊!说曹操曹操到,不过也吓我一跳,转过身去,“啊,日安金木,我在找这个。”把笔记本打开翻开推荐书单递了过去,“如果可以,我来帮你找吧,毕竟看你在这儿转悠太久了”“因为第一次来,有点迷路,见笑了”“没事没事,啊,白夜你先跟我去我的位置吧,顺便认识一下利世小姐吧”,接着他带我来到了一位女子面前,金木向我介绍“这位就是神代利世 白夜你可以叫她利世小姐。那个利世小姐,这位是白夜空悠,是我的同学也是我的朋友。”我看着对面的女子有些不喜不知道为什么,但我将书包放在金木位置旁,将书、本放在桌子上,退后一步,手放在胸前微微屈身:“初次见面,我是白夜空悠,金木的朋友兼同学,见到你非常高兴,利世小姐。”神代利世?“初次见面,我是神代利世,白夜君。”“那我就先去帮白夜找书了,你们好好聊啊。”待坐下,我开始思考,刚刚站在金木旁边的时候在金木身上闻到了BIGGIRL那家汉堡排的味道,那种味道是我极不喜欢的,而神代利世的身上并没有这种味道,但她的书上粘着油,味道也是那家汉堡排的味道,难道是减肥?不不不,她身上有没有蔬菜沙拉什么的味道。等等?神代利世!我好像……打开笔记本,快速翻到人物册.

神代利世  喰种 暴食狂.

放下笔记本 用手指敲敲桌面,“你不该盯上他的,利世小姐,不,暴食狂。”“你是怎么发现我的?”“还请让在下保留一些神秘感啊,利世小姐。”金木这个人我会让你动不起,也不敢动。恰好,眼罩滑落,我拿下眼罩,睁开右眼看了一眼利世小姐,不知道为什么利世小姐看起来有些慌张,书本掉了下来,落到桌面上发出巨响。右眼长期未触光,有一丝疼痛,很快我又闭上了右眼,企图把眼罩重新戴上 但苦于手短系不上 便放弃了。气氛有些尴尬,正巧金木替我寻书归来,他看见我没有办法系上眼罩 便放下书为我系上,我起身道谢 将书包重新背上,又将书本拿起来,俯身在金木耳旁道:“既然喜欢,好好珍惜,不过别离她太近。”金木虽然十分疑惑 但神代利世在这我也不好解释,也懒得解释因为这很麻烦。向他们道别之后,我便出门去寻承影回家。回到家后,舅舅将我的眼罩,绷带取下扔进垃圾桶里,将带子和鞋子脱下放回柜子内,就让我自己去吃饭,顺便泡杯咖啡给他,我照做后,开始做功课、洗漱、找衣服、整理书包,还有就是将我新买的阿瑟.柯南.道尔的《福尔摩斯探案集》、泰戈尔的《飞鸟集》、太宰治的《人间失格》,放入书架。待做完这一切已经是22:00,我开始记录今天的重要事件,睡觉。

承影小总结

姓名:白夜空悠

发色:黑掺白

喜欢的人:金木研

外貌:眼睛有一只黑底红 眸另一只金瞳黑眸 样貌参考白山吉光 鸣狐  发型参考白山吉光

年龄:18(这里不太好说明年龄,所以说一下他比金木小半岁,准确来说是18.5岁)

身高:164(比金木矮一个头)

  种类:?

血型:?

穿着:白体恤 牛仔背带裤 松糕鞋

  饰品:手和手臂  绷带  脖颈  带子 

职业:学生会长的助理 

疾病:记忆缺失 白发 晕倒 不吃食物也不饿

已知人物:金木研 舅舅 149 207 200 爱自杀的学生会长   永近英良 母亲  神代利世

物品:“前辈们”留下的日记本 高摫泉的《黑山羊之卵》 阿瑟.柯南.道尔的《福尔摩斯探案集》  泰戈尔的《飞鸟集》  太宰治的《人间失格》 万能的书包

已知:舅舅是个变态  身上有一些被鞭子、蜡油、棍子,疑似被火烧到过得痕迹还有针孔的痕迹  神代利世  喰种 暴食狂

人物关系:舅舅 亲属关系  永近英良 同学关系   白承影  竹马竹马 上下属关系


北悸安凉

《东京吃货:梦?幻。》

嬉戏


随着时间的推移,四人也到了校门口,再深些便是通往几栋教学楼的交叉路口了,四人的位置开始交换起来,怎么个换法,还请听我慢慢讲来,

待位置变换完毕后,他们开始分别

◎井影组

“呜呜呜,我”和小空悠一起上学啦QAQ,早知道当初就和小空悠选一个专业了。要是有人经过这里,绝对会大吃一惊,因为他们那敬爱的会长大人现在正不顾形象的搂着让他们敬畏的助理大人的腰哭哭唧唧的闹着,而被他搂着腰的少年一改之前的残酷,无奈的将人扒拉下来,摸了摸承影那柔软的头发,拍一拍让他站好后,无视少年哭唧唧和嘤嘤嘤的背景音后,卸下书包,半跪在地上,拉开书包拉链埋头翻找起来,很快根据书包里的一堆提示他翻到了一盒糖,将它交给早在一...

嬉戏


随着时间的推移,四人也到了校门口,再深些便是通往几栋教学楼的交叉路口了,四人的位置开始交换起来,怎么个换法,还请听我慢慢讲来,

待位置变换完毕后,他们开始分别

◎井影组

“呜呜呜,我”和小空悠一起上学啦QAQ,早知道当初就和小空悠选一个专业了。要是有人经过这里,绝对会大吃一惊,因为他们那敬爱的会长大人现在正不顾形象的搂着让他们敬畏的助理大人的腰哭哭唧唧的闹着,而被他搂着腰的少年一改之前的残酷,无奈的将人扒拉下来,摸了摸承影那柔软的头发,拍一拍让他站好后,无视少年哭唧唧和嘤嘤嘤的背景音后,卸下书包,半跪在地上,拉开书包拉链埋头翻找起来,很快根据书包里的一堆提示他翻到了一盒糖,将它交给早在一旁虎视眈眈盯着他的少年手中,少年这才心满意足的笑起来,向我挥挥手,正想走,却被我拉住衣袖,指了指永近英良,轻声说:“不一起?”或许是因为没想到被拉住的是因为这件事,还是因为这个问题触碰到了少年的底线,少年足足楞了几十秒,眨了眨干涩的眼睛,又盯着白夜的眼睛,叹了一口气,才不情不愿地拉上永近英良一起走。

◎永研组

与井影组相比起来这一组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只有英的“骑士公主说”和“兔子太寂寞了可是会死的论”以及金木的一大堆叮嘱,最后相约放学天台吃饭,便告别了。一些早上刚刚知道的事情,

接下来就是愉快的上课时间啦

时光总像水一样流过,伴随着优美的音乐声,四人今天的课已经上完了,他们打算吃了午饭后,并且之后各做各的事去了。下了课我和金木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书包,便一起向天台走去,我因为记忆问题目前只知道自己喜欢金木和一些早上才知道的事情,其他的到什么也不知道,不知道说些什么便干脆什么也不说了。而金木或许还是因为昨天那件事情正尴尬着,倒也没开口,一段路而已能有多长,我们很快就走到天台上了,才惊觉一路上竟然谁也没有说话,相互的看了一眼,就各找各的竹马去了,我拉开书包拉链,取出便当盒,我想应该是昨天的“我”准备的,估计是他觉得我今天的我会想吃东西吧 打开看一眼,内容十分丰富,但我却是一口都吃不下去的,就把它交于今天“忘带”便当盒的承影到也好避免浪费食物了。

八卦是人类的天性,更何况这里有善于观察的永近英良呢?只见他放下饭盒,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便不顾金木的阻止说了出来:“哎,你们知道吗?金木恋爱了,对象是一很漂亮的女生……”至于后面的话你问白承影他一定能给你讲出来,但同样的问题你问的是白夜的话,他是给不了你答案的,神魂渐渐出窍,心中止不住的酸涩,不知道为什么眼眶开始有点湿润,手慢慢抚上心脏,脑子里传来一些声音,大约是“杀了那个女孩,这样金木就属于你了!吃了她!”吃了她?我为什么会想吃了她?“哎哎哎,小空悠,你怎么哭…了?”哭了?摸摸脸果然是一片湿润,“没事,只是眼睛进了什么好像。”“啊?没事吧”我抬起头来,果不其然,其他人都是也脸担忧。“嗯,没事,话说白承影你吃好了没,打工要迟到了!”“啊啊啊!来了来了”

“叮铃”“欢迎光临”啊,跟着承影来到咖啡屋了,“小空悠!我给你点了杯咖啡,你就坐那里等我吧!”“嗯”我来到位置上坐下,打开手机向舅舅说明我和白承影待在一起后,不知道为什么舅舅的反应很淡然,好像早就知道了一般?“打扰一下,这是你的咖啡,还有什么需要的,随时找我”“谢谢”拿起咖啡小小的抿了一口,细细回想中午时的异样,当时脑海里的话,还有你妇女的哭泣、死亡,等等?!我好像记起来什么!可那是谁?我不知道,没有印象。

但为什么那妇女的哭泣、死亡能影响到我?咖啡很甜,但我心涩

承影小总结

姓名:白夜空悠

发色:黑掺白

喜欢的人:金木研

外貌:眼睛有一只黑底红 眸另一只金瞳黑眸 样貌参考白山吉光 鸣狐  发型参考白山吉光

年龄:18(这里不太好说明年龄,所以说一下他比金木小半岁,准确来说是18.5岁)

身高:164(比金木矮一个头)

  种类:?

血型:?

穿着:白体恤 牛仔背带裤 松糕鞋

  饰品:手和手臂  绷带  脖颈  带子 

职业:学生会长的助理 

疾病:记忆缺失 白发 晕倒 不吃食物也不饿

已知人物:金木研 舅舅 149 207 200 爱自杀的学生会长   永近英良 妇女

物品:“前辈们”留下的日记本 高摫泉的《黑山羊之卵》 万能的书包

已知:舅舅是个变态  身上有一些被鞭子、蜡油、棍子,疑似被火烧到过得痕迹还有针孔的痕迹

人物关系:舅舅 亲属关系  永近英良 同学关系   白承影  竹马竹马 上下属关系

位置变化

白承影-永近英良-白夜空悠-金木研

白承影-白夜空悠-永近英良-金木研


❀_江家一枝花ั•็ั

舅舅一家(少了师姐)💜💜💜💜

舅舅一家(少了师姐)💜💜💜💜

北悸安凉

《东京吃货:梦?幻。》

他们

清晨的阳光暖洋洋的,足以消去我在舅舅家的坏心情,嘴里哼着小曲,打开笔记本,根据地图向学校出发。

樱花树下,花瓣随着风飘向道路,路旁有供路人休息的长椅,但总有人想来破坏这幅美景。“我亲爱的上井大学学生会长,竹马君——白承影,麻烦你自杀的时候注意一下好不好,找个没人的地方什么的。”我扶着额说道,“哦哦!是小空悠啊,咳咳咳,那个麻烦放我下来好吗。”“真的是,下次看到了也不管你了”这么说着我将书包卸下,在里面翻找着,想想有没有可以放他下来的东西,没想到书包里居然有一个小兜里放的都是为解救白承影自杀准备的工具,小刀之类的。拿起刀,手起刀落,很完美只是——“哎呦,小空悠轻一点嘛,你这样很容易找不到对象的...

他们

清晨的阳光暖洋洋的,足以消去我在舅舅家的坏心情,嘴里哼着小曲,打开笔记本,根据地图向学校出发。

樱花树下,花瓣随着风飘向道路,路旁有供路人休息的长椅,但总有人想来破坏这幅美景。“我亲爱的上井大学学生会长,竹马君——白承影,麻烦你自杀的时候注意一下好不好,找个没人的地方什么的。”我扶着额说道,“哦哦!是小空悠啊,咳咳咳,那个麻烦放我下来好吗。”“真的是,下次看到了也不管你了”这么说着我将书包卸下,在里面翻找着,想想有没有可以放他下来的东西,没想到书包里居然有一个小兜里放的都是为解救白承影自杀准备的工具,小刀之类的。拿起刀,手起刀落,很完美只是——“哎呦,小空悠轻一点嘛,你这样很容易找不到对象的”“不用你管”“啊啊,虽然我是喜欢自杀啦,但是像上吊这么痛苦的死法果然还是少有比较好,啊!这条河既干净又漂亮!下次可以死在这试试。”就听他说完,拿出本子记着什么,不知为什么,心里痒痒的总想看看里面是什么。好奇,很好奇但苦于他很快把本子收起来了,我便看向他想问问他能不能借我看一眼,正巧他也看向我看着看着他笑了,笑的十分好看,笑的很温柔,笑到我舍不得移开看他的眼睛,他的眼睛有星星,当然我知道这是我的幻觉,但不妨碍我喜欢它。‘果然这家伙成为最美学生会长不是没有原因的啊’默默在心中不负责任的吐槽在这之后即使我的记忆依然缺失但他的笑却是我我忘不掉的。“你想看?”“嗯”他很快从哪里掏出了一本笔记本并将它塞到我手上还很贴心的翻开了第一页,又牵起了我的手说:“小空悠,你慢慢看,我牵着你,来当你的眼睛,这样你就不用摔倒啦”我点点头默认了他的决定,白承影在前面一蹦一跳的为我带着路,虽然我是很感激他为我带路啦,但他这样注意力全在那只被他牵着的手上了,气的我直拿笔记本打他,他倒也不躲,任由我打他。可能是仗着比我高?打了老半天,他可能是因为打疼了,才收敛了一点点。

  “会长大人和白夜君关系真好呢”这声音是有些耳熟的,但我确实真真想不起来的,没得办法,只得把待别人的那一套方式拿了出来,但承影的步伐可是停顿了一下的僵硬了一瞬的,不知道别人看不看的见,但我确实看见了那个一直笑着的男孩的脸上出现了哀伤,出现了无奈的。啊,还有那悄悄消失的泪珠只留下泪痕宣誓着自己的到来,看来这人与承影关系不浅。只见少年又戴上面具回答道:“那当然!我和小空悠可是做了十几年的青梅竹马呢!”声音极大好似想掩盖什么,看了回去要好好翻一翻笔记本了我眯起眼想到,正想着旁边传来一声“早安,白夜”嗯?叫我,转过身去,一个黑发的男孩子,眯笑的十分温柔的跟我说着早安,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我的心中就有声音在叫嚣着这就是金木啊!看他多么温柔!占有他,快告白!这样他就属于你了!不行,这种想法太奇怪了。等等?他就是金木?翻开笔记本对比眼前人果然是他“白夜君?”我抬起头来,可能是我的动作太奇怪了,金木有些担心的看向我“啊,早上好,金木”我连忙扬起笑容回应,但金木好像更担心了……

但那两只好像已经聊到什么不得了的地方去了——“小空悠在5岁那年的校园祭上出演了灰姑娘呢!演出后有好多男孩子问联系方式呢!”“哦哦哦!金木也是啊!不过金木演的是白雪公主”“啊!我还有照片来着看不看!”“这种东西绝对要看啊!我也有金木的!”“一起分享吧!”“好!”听到这我和金木是无法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听下去了,相视一笑,走上前去一人拽一个,只不过“哎呦,小空悠轻一点嘛”“嗯?”

“我错了”“下次”“下次不敢了QAQ”‘下次还敢’

“我错了金木,我不应该说你黑历史的QAQ,你就理理我嘛”“英,看你下次还敢不敢”“不敢了”

就这样四位少年一路打打闹闹的前往学校

,这时早上7:00阳光正好,金黄色的阳光撒在他们身上,好似披上了一层金纱,似仙非人,只让他人感叹这青春年少的美好。

承影小总结

姓名:白夜空悠

发色:黑掺白

喜欢的人:金木研

外貌:眼睛有一只黑底红 眸另一只金瞳黑眸 样貌参考白山吉光 鸣狐  发型参考白山吉光

年龄:18(这里不太好说明年龄,所以说一下他比金木小半岁,准确来说是18.5岁)

身高:164(比金木矮一个头)

  种类:?

血型:?

穿着:白体恤 牛仔背带裤 松糕鞋

  饰品:手和手臂  绷带  脖颈  带子 

职业:学生会长的助理 

疾病:记忆缺失 白发 晕倒 不吃食物也不饿

已知人物:金木研 舅舅 149 207 200 爱自杀的学生会长   永近英良

物品:“前辈们”留下的日记本 高摫泉的《黑山羊之卵》 书包

已知:舅舅是个变态  身上有一些被鞭子、蜡油、棍子,疑似被火烧到过得痕迹还有针孔的痕迹

人物关系:舅舅 亲属关系  永近英良 同学关系   白承影  竹马竹马 上下属关系


北悸安凉

《东京吃货:梦?幻。》

舅舅

根据207的留言,我在四周寻找着衣服企图在出门上学前洗个澡,但发现不只是衣服,我还发现了一个黑色的书包和一本高

槻泉的《黑山羊之卵》,但却没有鞋,进到卫生间换好衣服后,根据前辈们在日记本上画下的地图我一点一点都找到了实验室,进去后发现一个黑发男子在一堆被泡在福尔马林里的器官标本前配置着什么,看到那些器官,白夜只是皱了皱眉,向男子说到“舅舅,我今天上午还有课,我就先走了。”“站住,过来”舅舅或许是因为长久为与人讲话,他的嗓音有些沙哑,但不知为何舅舅的声音明明不大,却使白夜挪不动脚“过来”舅舅又说了一遍,但这次,双脚自己动了起来。待走到舅舅面前时,舅舅拉开抽屉拿出医用眼罩我为戴上,但动作看似粗暴...

舅舅

根据207的留言,我在四周寻找着衣服企图在出门上学前洗个澡,但发现不只是衣服,我还发现了一个黑色的书包和一本高

槻泉的《黑山羊之卵》,但却没有鞋,进到卫生间换好衣服后,根据前辈们在日记本上画下的地图我一点一点都找到了实验室,进去后发现一个黑发男子在一堆被泡在福尔马林里的器官标本前配置着什么,看到那些器官,白夜只是皱了皱眉,向男子说到“舅舅,我今天上午还有课,我就先走了。”“站住,过来”舅舅或许是因为长久为与人讲话,他的嗓音有些沙哑,但不知为何舅舅的声音明明不大,却使白夜挪不动脚“过来”舅舅又说了一遍,但这次,双脚自己动了起来。待走到舅舅面前时,舅舅拉开抽屉拿出医用眼罩我为戴上,但动作看似粗暴却实际上相当小心翼翼好像是怕弄伤我的右眼?等他把眼罩为我戴上后,他又拿出绷带为我缠绕起双手和手臂,但手指是没有绑上的,看一眼手臂,上面满是被鞭子、蜡油、棍子,疑似被火烧到过得痕迹,身上也是一样的,没有一处好的地方。哦,还有之前提到过得针孔的痕迹,舅舅绑绷带和戴眼罩的动作相当熟练,很显然他不是第一次做这些事情了。这时舅舅从他的椅子上下来了,手伸向了上面的柜子,相当高,起码有一个半个我了……至于我多高……我坚信我一米六了是别人少量了一厘米!打开柜门,舅舅翻找起来,突然他迟疑了一下,转身看了我一眼,变又开始翻找起来,这一次他很快翻找出一个黑色的盒子,和一双底很厚的鞋子来,‘在资料中这好像是松糕鞋?真的不是拿来增高的吗?’舅舅见我还傻站着,就一把把我往椅子上推,很痛。还没等我缓过来,舅舅就已经为我戴上了一条黑色的带子,冰冰凉凉的,但我的体温就比它高一点倒也没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带子上还有一颗菱形的墨翠?舅舅单膝跪在地上,用手托起我的脚,将它放在他的膝盖上给我穿鞋,可能是因为经常做实验的关系,手上有老茧,一点一点的蹭着我的脚,很痒,让我忍不住的闪躲,但刚刚挪了一点点的脚,很快就被舅舅拉回来穿上鞋子。当穿完鞋,刚想站起来时,就被舅舅连拉起来抱住使我坐在他的腿上,而他坐在椅子上,舅舅摸着白夜的腰,亲吻了一下白夜的发旋,道:“记住,别想逃过我的手掌心,你也逃不了的”说完,他掐了一下白夜的腰后,一把推开我,就跟我没来时一样,而我也拍了拍衣服,背上包,拿上笔记本和书出门了。

承影小总结

姓名:白夜空悠

发色:黑掺白

喜欢的人:金木研

外貌:眼睛有一只黑底红 眸另一只金瞳黑眸 样貌参考白山吉光 鸣狐  发型参考白山吉光

年龄:18(这里不太好说明年龄,所以说一下他比金木小半岁,准确来说是18.5岁)

身高:164(比金木矮一个头)

  种类:?

血型:?

穿着:白体恤 牛仔背带裤 松糕鞋

  饰品:手和手臂  绷带  脖颈  带子 

职业:学生会长的助理 

疾病:记忆缺失 白发 晕倒 不吃食物也不饿

已知人物:金木研 舅舅 149 207 200 爱自杀的学生会长 

物品:“前辈们”留下的日记本 高摫泉的《黑山羊之卵》 书包

已知:舅舅是个变态  身上有一些被鞭子、蜡油、棍子,疑似被火烧到过得痕迹还有针孔的痕迹


北悸安凉

《东京吃货:梦?幻。》



自己

‌  “今天是今年要做的第208个梦,跟往常一样,一觉醒来,我又忘了什么……”白夜这样在日记本中写到。

‌  “我试图记起什么,但从大脑中传来的一阵刺痛告诉我,这是徒劳无获的……”白夜继续写到。

‌  我是叫作白夜空悠的,目前是个大学生,寄宿在舅舅家,舅舅是这般告诉我的,但以前的“我”却告诉我,我是因为他失去父母的,但原因,证据“我”却未讲出来,或许是因为他心生愧疚收养了我,但不知道为什么“舅舅常常在我的手臂上和身体上注射什么,”149是这么在日记本上写的,“为此“我”经常晕倒,头发也有一些不正常的白了,甚至渐渐的我吃不下任何人类食物但我却不曾感受到过饥饿,”“200...



自己

‌  “今天是今年要做的第208个梦,跟往常一样,一觉醒来,我又忘了什么……”白夜这样在日记本中写到。

‌  “我试图记起什么,但从大脑中传来的一阵刺痛告诉我,这是徒劳无获的……”白夜继续写到。

‌  我是叫作白夜空悠的,目前是个大学生,寄宿在舅舅家,舅舅是这般告诉我的,但以前的“我”却告诉我,我是因为他失去父母的,但原因,证据“我”却未讲出来,或许是因为他心生愧疚收养了我,但不知道为什么“舅舅常常在我的手臂上和身体上注射什么,”149是这么在日记本上写的,“为此“我”经常晕倒,头发也有一些不正常的白了,甚至渐渐的我吃不下任何人类食物但我却不曾感受到过饥饿,”“200”如此总结到。。“哦,还有失忆”失忆?看到这里我放下手中的日记本,用手指敲了敲桌面,或许这就是我手中日记本的由来吧。“我想可能是因为海马体受损所导致的记忆缺失,但真实原因,我和“祖先们”都没有找到,还需继续查找”内容到这就大概的把重点讲述完了,白夜揉了揉太阳穴,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早上6:30,时间还早但为了防止错过什么,我开始翻阅起昨天的留言,“现在是晚上10:30,这是留言♡~亲爱的,你明天要去上井大学的文学系上课啦~至于班级什么的有哦!我就不写啦~哦,对了,你的座位在研后面,哦!亲爱的,别问研是谁,我相信你会认出来的,毕竟你是那样的喜欢他啊。”翻阅着昨天的留言,在感受到一股流氓劲后,差点使我一激动就将纸撕下来“哦,对了亲爱的,以过来人的经验,我可以告诉你的是,千万不要叫金木,研不然他会很害羞的,甚至会躲着你,就跟我一样,不过放心我已经把人哄回来啦,只不过短期他的害羞劲,是消失不了的了,金木太容易害羞啦”看到这,我的手抖了抖,放下日记本,做了几个深呼吸,再喝杯凉水,确保自己足够冷静,而不会因为不够冷静而撕了日记本,嗯,现在继续看留言吧“哦,对了,亲爱的,你还参加了学生会来着,你一定会疑惑为什么不知道对吧,那是因为那个被我撕了……对对对不起QAQ我错了,并且你还是学生会长-的助理哦~开心吗?但由于学生会长是一个热爱自杀却次次未遂。”emmmm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学生会长也是个厉害的人物啊……“但虽然次次未遂,但下一秒他又会去自杀,so文件就没人处理了,而你作为他的助理,所以就那啥你懂的”emmmm那啥是啥?我懂什么了?“哦,时间不够了!那么就这样亲爱的,祝你好运!”

‌‌姓名:白夜空悠  年龄:未知  职业:学生会长的助理

‌  家人:父母双亡 舅舅  种类:未知  身世:父母双亡

‌  疾病:记忆缺失 白发 晕倒  不吃食物也不饿

‌  外貌:未知  喜欢的人:金木研  已知人物:舅舅 207 

200   149   爱自杀的学生会长


❀_江家一枝花ั•็ั

[all澄]莲花坞里莲花落(一)

!!!我码好的文……😭😭被我手贱给删了我再码一遍😭😭


❗❗本文all澄❗❗


#江澄转性注意!


#江厌离,温情转性注意!


#occ多


#台词会照搬原著  


正文


   10万年前父神身归混沌,远古众神也都先后应劫离世。如今四海八荒就只剩天界天族的凤族,龙族。

九尾白狐一族还留了一些后人。在神族内身份尤为尊贵。


悦兮年间


  青丘狐后虞紫鸢带其小女江澄到不夜天拜战神温若寒为师。


虞紫鸢 : 阿澄我此行去带你拜师,你一定要切记不要让别人知道你女儿身的秘密。


江澄 :...

!!!我码好的文……😭😭被我手贱给删了我再码一遍😭😭


❗❗本文all澄❗❗


#江澄转性注意!


#江厌离,温情转性注意!


#occ多


#台词会照搬原著  


正文


   10万年前父神身归混沌,远古众神也都先后应劫离世。如今四海八荒就只剩天界天族的凤族,龙族。

九尾白狐一族还留了一些后人。在神族内身份尤为尊贵。


悦兮年间


  青丘狐后虞紫鸢带其小女江澄到不夜天拜战神温若寒为师。


虞紫鸢 : 阿澄我此行去带你拜师,你一定要切记不要让别人知道你女儿身的秘密。


江澄 : 阿娘,孩儿知道了。但是阿娘,我为什么要变成男人的模样?


虞紫鸢 : 世人都之战神温若寒,只收男徒,从不收女徒。所以你要拜师的话必须要变成男儿身。


江澄 : 但是阿娘,我觉得……


虞紫鸢 : 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ì_í。)


江澄:  -_-||  是。


————————————

这时的不夜天。


温晁(三弟子) : 快抓住那把扇子!


路人甲乙丙丁一顿操作猛如虎。


温宁(五弟子) : 师……师兄,你们慢点……


温情(二弟子): 让我来!(嗖嗖嗖……)


温旭(大弟子): 三师弟莫要心急。


     这时,温若寒抓住了那把扇子。


聂怀桑(四弟子): 咱们不夜天好久没有出过仙器了。恭喜师尊喜获紫电!


甲乙丙丁 : 恭喜师尊喜获紫电!


     温若寒微微一笑。终是抵挡不住紫电的抵抗,放开手随它去了。


  接着就是一群弟子在追了


温若寒 : /难道我还会有新的弟子?/

                /为心理活动。


——————————

不夜天门口


江澄 : 这里就是不夜天啊。诶,上面那个闪闪发亮的东西是什么?


虞紫鸢 : 你自己上去看看不就知道了。阿澄,你记住从现在开始你再也不是青丘狐帝之女江澄,而是云梦莲花坞晚吟。是我收养的一只小狐狸专程送上不夜天,拜温若寒为师的。


江澄 : 那如果被人识破了怎么办?


虞紫鸢 : (笑了笑)那这就要看阿澄你自己的运气了。


江澄 : 看运气!?


虞紫鸢 : 温若寒的那些弟子自然是没有这个能耐的。至于温若寒,他自己能不能看出就要看今日你的运气了。


江澄 : /有种被亲娘坑了的感觉。-_-|| /


————————————

正殿外。


江澄看到正殿外还站着一名男子。那男子身材高挑,面庞还带着一丝稚气。完全看不出来是来拜师的。


江澄 : /……就是要跟我抢师尊的节奏吗?/


那名男子用轻佻目光打量江澄。冷哼道 : 哼,又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小子。温若寒上神可是四海八荒敬仰的战神怎么会收一只瘦弱的小狐狸?说罢对江澄笑了笑,露出了两颗小虎牙,然后向嘴里扔了一颗糖。


江澄,虞紫鸢(和善的微笑😊) : /……好想抽他哦/


这时,一把扇子绕过那名男子,飞到了江澄的面前。


虞紫鸢示意她上前去拿。


江澄半信半疑的伸出手抓住了那把扇子。扇子变成了指环,套在了江澄的食指上,还闪了闪紫色的光芒,这就是对江澄认主了。


赶过来的弟子们看到这一幕心中不免产生疑惑。


“唉?这是什么情况?”


“紫电居然……”


    温若寒走了过来。


甲乙丙丁 : 师尊,狐后。


温若寒 : /奇怪,这扇子居然选了她做主人。/


然后用他的“透视眼”一眼就看出了我们家澄澄女扮男装。


虞紫鸢再次示意江澄过去。


江澄慢慢走了过去想 : /还以为四海八荒的战神有三头六臂。谁曾想竟然是一个大帅哥!!!让他做我师尊这辈子都值啦!!不行,江澄你不能被他的美色所迷惑,是来拜师的,我是来看美男的……但是这不夜天的男生怎么都这么帅呀!!(ˉ﹃ˉ)口水 /


虞紫鸢 : 晚吟,还不赶紧拜见温若寒上神。


江澄 : 啊?哦,上神,云梦莲花坞晚吟因仰慕温若寒上神的威名。特意不远万里前来拜师。望上神收我为徒。


温若寒 : /这法器威力巨大,绝不能交于不夜天之外的人。看来,他就是我命定的徒弟了。/


—————————————

正殿内


江澄和薛洋一齐跪在温若寒坐下。


温若寒 : 你方才说你叫什么名字?


江澄 : 上神,小仙名唤晚吟。


薛洋 : 末学薛洋。


温若寒 : 我不夜天已有15名弟子。如果我同意,你们俩谁做师兄?


江澄,薛洋 : 当然是我!


江澄后薛洋互相看了彼此一眼,


江澄狠狠蹬了薛洋一下,杏眸瞪的大大的。一副要吃了人的模样。


薛洋哎呦了一声,正要发火,扭头看见江澄的一双杏眸水汪汪的,不灵不灵的闪着光。一副抢不到糖的样子。登时间觉得好笑。


江澄看到他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心里更窝火了,恨不得把他打一顿。


温若寒 : 那敢问狐后有什么意见?


江澄 : /我亲爱的妈妈,你女儿今后生活的好不好就靠你了。你可要给力呀!(ಥ_ಥ)/(渴求的眼光)


虞紫鸢 : (拒绝看到那幅渴求的目光。)我们家这只小狐狸生性顽劣,还请师兄们多管管她。就让他做师弟吧。


江澄 : /我滴亲妈啊!(+﹏+)~狂晕 /


江澄 : 哼,我不拜师了。


温晁 : 刚说要拜,这会儿又不拜,你什么意思啊?你这是不把我们不夜天放在眼里吗?


温若寒示意让温晁不要说了。


温若寒 : 哦,那你说说你为什么又不拜师了?


江澄 : 在家里我就是最小的,就因为我生的晚,在这里我还要成最小的。


温若寒 : 那我就把这个紫电送给你,当做法器可好?


江澄 : 好!师尊您可不能骗人啊!


温若寒 : 我从不骗人。


然后薛洋和江澄就对着温若寒败了三拜。礼成。


江澄 : 唉,师尊这个又能变指环,又能变扇子,还能变成鞭子的法器叫什么啊?


温若寒 : 紫电。













————————————


小剧场


江枫眠 : 三娘你把咱们女儿送到那么远的地方干嘛呀?


虞紫鸢 : (瞪了他一眼。)你是不是傻,你女儿也老大不小了,万一以后没人要怎么办?这不是赶紧把她送到不夜天去,好好修炼,顺便给我们再捎带一个对象来嘛,对吧?


江澄 : 敢情你们送我去修炼,其实是让我去相亲!!

??


穷秋

这沙雕应援,服了骚不过👍

这沙雕应援,服了骚不过👍

The Dam Keeperʕ •ᴥ•ʔ

舅舅真的很甜,下班回来爆涂舅舅,我要做啾妈~

舅舅真的很甜,下班回来爆涂舅舅,我要做啾妈~

❀_江家一枝花ั•็ั
我太难了!!唉,原谅我的拖更,...

我太难了!!唉,原谅我的拖更,我最近是真的脑细胞不够啊!!

我太难了!!唉,原谅我的拖更,我最近是真的脑细胞不够啊!!

温渡

江澄则无淤

  • 夏荷晚吟归云烟

           来也少年

           去也少年

      情同手足云梦双杰


  • 三毒皆占嗔癫痴

           恨也不是...


  • 夏荷晚吟归云烟

           来也少年

           去也少年

      情同手足云梦双杰


  • 三毒皆占嗔癫痴

           恨也不是

           怨也不是

      唯余紫电徒留思念

  

  •     此为江澄


     


       

姑苏蓝二最霸气*^O^*
我画了个什么沙雕东西???

我画了个什么沙雕东西???

我画了个什么沙雕东西???

❀_江家一枝花ั•็ั

莲花坞里莲花落 [序言]

一枝花开新坑了!!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视角

#all澄

#occ多

#澄澄转性注意!!

#江厌离转性注意!!


角色分配


天帝 : 蓝启仁

帝君 : (待定……评论留言)

太子 : 蓝涣

二皇子 : 蓝湛

[蓝思追,蓝景仪是什么身份啊!!]


青丘 帝君 : 江枫眠

青丘帝君的媳妇 : 虞紫鸢

青丘帝姬 : 江澄     (后成女君)

青丘大殿下 : 江厌离

青丘帝子 : 金凌     

翼君 : 魏无羡       ...

一枝花开新坑了!!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视角

#all澄

#occ多

#澄澄转性注意!!

#江厌离转性注意!!


角色分配


天帝 : 蓝启仁

帝君 : (待定……评论留言)

太子 : 蓝涣

二皇子 : 蓝湛



  [蓝思追,蓝景仪是什么身份啊!!]


青丘 帝君 : 江枫眠

青丘帝君的媳妇 : 虞紫鸢

青丘帝姬 : 江澄     (后成女君)

青丘大殿下 : 江厌离

青丘帝子 : 金凌     

翼君 : 魏无羡        (后来的)

  (温宁是魏无羡的手下,得力手下)


  谁去当(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里的)

师尊,还有一大堆的师兄啊!!!


欢迎评论下方留言!帮我想想😭😭😭


氿柠

你终于正眼看我了1~4

灵感来自@Alassetasartir大大的短漫

写的可能不好,勿嫌


——————————————————————


    1

     一袭黑衣伫立在屋檐上,那人面色惨白,毫无生气一说,但这掩盖不住他那冷淡到极致的面色,双眸本是那挑逗小姑娘一挑一个准的,灵动有神,仿是要把那魂魄勾走,但如今双眸无神,却依旧有那种勾人魂魄的蚀骨感,却透着一种冰冷之感,使人不敢与他靠近……

   「嗷   唔唔唔……」

    一团团黑雾环绕着他,与他那袭黑衣相溶,他仿佛...

灵感来自@Alassetasartir大大的短漫

写的可能不好,勿嫌


——————————————————————


    1

     一袭黑衣伫立在屋檐上,那人面色惨白,毫无生气一说,但这掩盖不住他那冷淡到极致的面色,双眸本是那挑逗小姑娘一挑一个准的,灵动有神,仿是要把那魂魄勾走,但如今双眸无神,却依旧有那种勾人魂魄的蚀骨感,却透着一种冰冷之感,使人不敢与他靠近……

   「嗷   唔唔唔……」

    一团团黑雾环绕着他,与他那袭黑衣相溶,他仿佛要与那鬼魅相溶,一声笛响,万鬼听令……

   「唔……」

    魏无羡从梦中惊醒。

   「真的是……真是年岁老了,竟梦这些前尘往事……」

    魏无羡霍然睁眼,映入眼帘的却不是绣着精致花纹的姑苏布帘,却是一檀木房梁,清凉简普,床头处还有“不知羞”的雕刻。

    魏无羡稍稍有些惊讶,伏到床头处,微微轻抚那令他无比熟悉的雕刻。

    2

   「呵,江澄竟然还留着它……」

    他盯着那两个亲吻的小人,面色轻缓,毫无当时梦中的那份戾气。

    手指一根根覆过那雕刻的凹痕,可以很明显的感受到,当时雕刻之人的年少轻狂,魏无羡嘴角微微上扬,闪过一丝笑意,好似是对那人的笑意……

    魏无羡缓缓抬手,手高过头顶,五指张开,细长的手指映照着射进屋内的晨曦,魏无羡看着那曙光,脑中闪过些许回忆。

   「诶,蓝湛呢?」

    魏无羡注意到从他醒开始,蓝忘机便不在身边,此时才想起寻找。

    魏无羡从床案上起身,走向门口,准备去找蓝忘机。

    走在这地板上,满满的回忆……

    “咯吱”一声,还没等到魏无羡走到门口,门边被人开了,魏无羡以为是蓝忘机,一步预备,两步起跳,一的熊抱边上去了。

    当魏无羡发觉怀中之人手感不对时,还没等他发话,那人便先行发话。

   「魏无羡,你大早上又犯病了对吧!」

    此人一袭紫衣,意气风发,但却说话狠毒。

   「江,江澄!你怎么在这!」

    3

    「魏无羡!你是真犯病了是吧!我怎么不能在这,师姐叫我来叫你!还有,你给我下来

     江澄边说完来意,边将魏无羡往下扒拉。

     魏无羡听完后,听到某个词后顿时将江澄推开,神经恍惚似的。

    「师,师姐!江澄你疯了吧!师姐,师姐已经!」

     他瞳孔紧缩,拽住江澄衣领,发疯似的冲他大喊。

    「魏无羡!你有病啊,师姐怎么了!明明在厨房呢!」

     江澄被魏无羡这一举动惊到拽了拽被魏无羡抓皱的衣领,将它们抚平。

    魏无羡听后,神情惊喜,一把甩开江澄,朝厨房跑去。

   「诶!魏无羡,你去哪儿!把你衣服穿上!」

    魏无羡仿佛自动屏蔽了这句话,穿着一身洁白的中衣,光着脚,发疯一般。

   「快!快!在快点!」

    魏无羡转过一个又一个的拐角,他怕自己跑慢了,便见不不到那个身影了。

    4

    拐过最后一个拐角,一袭清雅的紫衣映入魏无羡的眼帘,魏无羡瞬间停在了那里。

   「阿羡?你怎么在这儿?今日怎么起的这么早?怎么连衣服都没穿好?」

     还没等魏无羡说话,江厌离便先开了口。

   「师姐……师姐!」

    魏无羡从看到江厌离开始,便好似不会说话一般,只是不停的叫师姐……

    江厌离发现魏无羡只穿了一身中衣,鞋子也没穿,光着脚,跑了这些路,脚都有些磨破了。

   「阿羡……你怎么了?」

   「阿澄!快些过来!」

    江厌离边说着边将魏无羡往屋子里拉,魏无羡现在浑身是汗,他几乎都怀疑这只是他做的一场梦,梦醒后,便再也见不到了。

    魏无羡紧紧抓住江厌离的衣袖一角,他也宁愿只是一场梦。

   「师姐,我好想你啊……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魏无羡听话的做到了草圃上,但他依旧抓住江厌离的衣角。

   「哎,阿羡,怎么了?」

    江厌离温柔的看着魏无羡,另一边已经盛好了一碗莲藕排骨汤。

   「魏无羡!你大早上发什么疯?」

    另一边江澄已经赶到,他气喘吁吁的扶着门拦,恶恨的瞪着魏无羡。






作者有话说:

1.江厌离:“阿羡,你为什么要推阿澄啊。”

   魏无羡:“他扒拉我。”

   江澄:“???”

2.啊,没有写到二哥哥出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