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舞蹈

53510浏览    9697参与
创e派

此女此景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见!

此女此景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见!

zef888

乐清市双球健身操比赛虹桥队冠军

乐清市双球健身操比赛虹桥队冠军

zef888

比赛荣获第一名

  2018年8月13参加乐清市健身球操比赛荣获第一名‘8月17日秧歌比赛荣获第一名;9月份又一次


乐清市双球健身操比赛虹桥队冠军http://v.youku.com/v_show/id_XMzc4MTE1NDY4MA==.html?spm=a2h3j.8428770.3416059.1

  2018年8月13参加乐清市健身球操比赛荣获第一名‘8月17日秧歌比赛荣获第一名;9月份又一次



乐清市双球健身操比赛虹桥队冠军http://v.youku.com/v_show/id_XMzc4MTE1NDY4MA==.html?spm=a2h3j.8428770.3416059.1

及 時 行 樂

《舞之魂》
自从买了闪光灯之后开始一发不可收拾,单灯摄影真的是充满了迷

《舞之魂》
自从买了闪光灯之后开始一发不可收拾,单灯摄影真的是充满了迷

深海星w
创e派

为电影《Funny Face》排练芭蕾舞的奥黛丽·赫本

为电影《Funny Face》排练芭蕾舞的奥黛丽·赫本

毕竟还在乎
风华录

中国汉唐舞,朝鲜舞,日本传统舞的舞蹈

非专业

自嗨向

仅仅是近几年的舞蹈,祭祀舞看不下去QwQ

在中华文化圈里中和是关键,不过刚不过柔,其中微妙可能中国人才会细品。

三国的舞蹈都是一瞬间发力又快速收回。

中国在收放间会夹杂一个缓,如手部发力骤停,面部表情发生笑容,之后手部继续发力。我称为一个动作组,中国舞是一个动作组接着一个动作组,不会存在整个躯体骤停。如果舞蹈需要静立也是充满动的静止,如抬起手臂,倾斜上身,微歪头做出一副娴静模样。
整体是动缓柔,整体圆融。

韩国则是一个极端,极静极动,观感如刀斩。
譬如先是捧着书慢慢移动突然一个极快的转身,并且上半身基本不动,停下来以后再慢慢把书打开。很多动作的观感是笔直的,极喜极悲,并...

非专业

自嗨向

仅仅是近几年的舞蹈,祭祀舞看不下去QwQ

在中华文化圈里中和是关键,不过刚不过柔,其中微妙可能中国人才会细品。

三国的舞蹈都是一瞬间发力又快速收回。

中国在收放间会夹杂一个缓,如手部发力骤停,面部表情发生笑容,之后手部继续发力。我称为一个动作组,中国舞是一个动作组接着一个动作组,不会存在整个躯体骤停。如果舞蹈需要静立也是充满动的静止,如抬起手臂,倾斜上身,微歪头做出一副娴静模样。
整体是动缓柔,整体圆融。

韩国则是一个极端,极静极动,观感如刀斩。
譬如先是捧着书慢慢移动突然一个极快的转身,并且上半身基本不动,停下来以后再慢慢把书打开。很多动作的观感是笔直的,极喜极悲,并且表情中带着严肃和安静。脚步动作很多,脚背包括脚趾翘起慢慢放下。呈现出曼妙的静谧来,又因为极力上翘显的刚直那突然的大动才不会过于突兀。
而一次偶然间看到韩国宫廷(还是祭祀舞)舞后又发现新的气韵,难以形容非常宁静。
朝鲜舞整体静谧刚直。

日本的舞蹈则是极致的静了,肢体动作柔和,躯体基本不大动。经常是小幅度柔和动作,腰部基本不动。可能因为和服缘故不能大幅度运动吧。所以手部和头部非常优美。不过他们不会有兰花指往往成掌状翻转,并且没什么表情只考眼神和妆容(能面具)那妆容似喜似悲,居然满足了所有情感需求。
极致静下欣赏,动作无论如何都是美丽的,她们非常慢或者说停止下偶尔的运动,像照片一样欣赏。

文晴希瑶

【古舞新生】『第二十二章』

 
  翻越过期中考试这个小土坡,紧绷了几天的神经也松了下来。

  这边还没来得及计划着如何放松庆祝一下,解琋又来给他们念紧箍咒了:“明天下午,和二十四中学约好了过去合练。下午一点半,我们在东门口集合。”

  
  次日是周六,难得的休息日被占用,何潇辰睡眼惺忪地被杨逸杰从床上拖起来,还有些不情不愿。

  “快收拾吧?这么没精神,还说要去隔壁学校看小姐姐呢。”方骅在一旁笑道。

  舞鞋、道具,收拾好背包。五分钟的车程。一班人马抵达友校。

  杨逸杰组织大家排成两列,随带队的林老师、解老师一起,穿过长长的林荫路,走去演出的多媒体厅。

  一队练舞的男孩子,穿着附中的校服整整齐齐地走过,自...

 
  翻越过期中考试这个小土坡,紧绷了几天的神经也松了下来。

  这边还没来得及计划着如何放松庆祝一下,解琋又来给他们念紧箍咒了:“明天下午,和二十四中学约好了过去合练。下午一点半,我们在东门口集合。”

  
  次日是周六,难得的休息日被占用,何潇辰睡眼惺忪地被杨逸杰从床上拖起来,还有些不情不愿。

  “快收拾吧?这么没精神,还说要去隔壁学校看小姐姐呢。”方骅在一旁笑道。

  舞鞋、道具,收拾好背包。五分钟的车程。一班人马抵达友校。

  杨逸杰组织大家排成两列,随带队的林老师、解老师一起,穿过长长的林荫路,走去演出的多媒体厅。

  一队练舞的男孩子,穿着附中的校服整整齐齐地走过,自成一道风景线。

  学校正处于午休时间,三三两两的本校学生与他们擦肩而过的时候,总忍不住多看上几眼。对这些和他们每天面对着不同学习生活的同龄人,带点好奇,也带点向往。

  “哎,刚刚那个小姐姐,好像一直在偷看我。”何潇辰嘴角上扬,捅了捅身旁的方骅,“你看,她一边偷笑一边和身边人说悄悄话,是不是在说我帅?”

  “别做梦了。说人帅也不是说你吧。”

  “不是我还有谁?本公子可是风流倜傥、一表人才……让咱们杰儿说,她们是不是在议论我?”

  “方骅都说了,你清醒一点。”杨逸杰从前面回头笑道。

  又被怼了,何潇辰撇撇嘴,还是满心的嘚瑟:“说起来,平时在学校不觉得。今天穿着这身印着附中字样的衣服出来,还真有点儿不一样。啧啧,这个回头率。”一边说着,证明一般地,步子夸张地迈得更正了。

  “是啊。”俞思凡道,“多亏了杰哥想的周到,叫大家穿校服出来。”
  

  穿过小路,远远地看到禹欣容等在多媒体厅门口。

  看到她,杨逸杰心中没来由的有些开心,两人视线交汇,禹欣容兴奋地挥手:“嗨,终于等到你们啦!”

  杨逸杰不好意思表现得太明显,冲她微笑点头算是打招呼。

  解琋快步走过去:“麻烦你了,特地下来接我们。”

  “解老师好。”女孩子眉眼灵动,“我也刚从教室那边过来,听老师说约了你们两点钟,就顺便等了一会儿。”

  侧身让两位老师先进,禹欣容自然而然地与走在前面的杨逸杰并肩上楼。

  “你们周末也不放假?”

  “说是周末休息,不过晚功要照常上。我们这种,练功一天也不敢停,所以白天也不会跑太远去玩,累都累死了。”

  “那好惨啊,假期都被剥夺了。像我们就还好,本来也要在教室里自习,出来一起排练,就不那么无聊了。不过,这样回去就要挤时间赶作业了。”说着,女孩有些苦恼。

  “你们课业重,还要分精力来排节目,也很辛苦吧?”

  “其实还好,毕竟是出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还是开心多一些。而且,这次的曲子,我真是太喜欢啦。”

  “我也是,很喜欢。”说起节目,杨逸杰难掩兴奋。

  “这个机会太难得了,赶上百年校庆,还能和你们一起表演,梦里都要笑出来。”走进演出厅,再从观众席下去到舞台那边,宽宽的台阶上,禹欣容一蹦一跳的,“说起来,这可是我第一次给舞蹈做伴奏,还有点小紧张。”

  她拽了拽杨逸杰的袖口,小声道:“哎,你们老师凶不凶呀?万一我不小心弹错了……”

  杨逸杰赶忙道:“没事,我们老师肯定不会凶你的,你别怕。”

  女孩子没绷住,又笑起来:“逗你啦,练了这么久我肯定不会出错的。你们也加油!蛮期待你们的舞蹈的。”

  
  走下来,同学们纷纷议论着二十四中奢华的舞台,兴奋不已。

  何潇辰更是夸张地走到近处,深情抚摸。看不下去他搞怪,杨逸杰抓着衣领把他拎回队伍,组织着大家先进后台换衣服做热身,林轹与解琋在外边仔细地研究舞台位置。

  这边活得差不多了,见雷铭走过来:“你帮我活动活动?”

  杨逸杰反应过来,雷铭跳领舞,技巧动作要求的高,在这边的舞台上跳,热身要做得格外充分。他赶忙答应,陪雷铭走到后台一角。

  “老师,我们怎么安排?”这边,禹欣容询问。

  “先不用伴奏,我们走几遍场,等下再合。”

  “好,那我先自己练一会儿。”禹欣容答应着,掀开琴盖坐了下来。热情开朗的姑娘,这一刻像是变了一个人。

  琴音缓缓流淌,杨逸杰带着同学从后台出来的时候,音乐已过半,这群半大的小子们不约而同地停住了脚步,望向舞台一角。

  一幅幅画面在眼前徐徐展开,跟着伴奏带练了几周,这是第一次听到现场演奏,大家都入了神。

  林轹没有打扰大家,待一曲终了,才拍了拍手掌,唤他们上舞台。

  
  舞蹈大致分为三个部分,年少时期的轻松自在,品茶逗鸟、嬉笑玩闹;求学之际的奋起苦读、月下诵书;金榜题名的功成名就、一展宏图。

  “今天的任务是把第一部分完完整整地顺下来,每个人之间的配合,与领舞和钢伴的配合,都要磨出来。”林轹布置,“最最主要的是要熟悉舞台。之后排练都在我们教室里。所以下次再来就是彩排了。”

  走上舞台来排练,就像是真的在演出现场。比起之前在学校练功房里,今天学生们格外投入。

  适应舞台,熟悉方位,分解着抠,再合起来练。密闭的演出厅里,大家的衣服早已汗湿,时钟也不觉间走过四点。

  “表现好的话,再来最后一遍,今天就结束了。”林轹拍拍手鼓励大家,脸上难得的流露着满意。

  紧张排练了一下午,听说是最后一遍,学生们纷纷打起精神,快速回到原位,准备。

  按照约定,杨逸杰在身侧轻轻比出手势。

  禹欣容提腕,接着一串音符流淌。

  雷铭以一连串的技巧动作跃至舞台中央,后排的二十八个人也开始动作。

  赶堂、读书、饮酒、作诗,一下午的辛苦后,作品雏形初现。二十九个少年演绎着属于自己的故事,即使身着朴素的练功服,依旧依稀可见古时意气风发的书生图景。

  “好了,今天大家表现的都不错,咱们就……就地解散吧?解老师,晚功……”林轹转向一边。

  解琋笑道:“这些日子大家都辛苦了。下午拖得久,咱们晚功破例放一次假,不过说好了,晚功不上,但回去以后该练的自己把握着,基本功这个可一天不能休息。而且九点前必须回到寝室,到时候我去查房。”

  晚功放假!闻言,学生们全都兴奋起来,禹欣容也走过来和大家道别,看他们笑笑闹闹地散去。

  杨逸杰落后几步,同她说话:“知道我们下次大概什么时候过来吗?”

  “也许是下周?平时的话,我们班主任老吴可不会放我出来。”女孩子转转眼睛,撅了撅嘴猜测。

  杨逸杰还想说什么,听解琋在后边唤道:“欣容,再来帮我们弹几次吧,领舞这边……”转头看,是雷铭被两个老师单独留下来加练了。

  “好,就来。”禹欣容赶忙应道。

  “辛苦你了,快去吧。”杨逸杰和她道别,“加油!”

  “你也是,加油。”禹欣容笑着跑开,“下次见哟。”
  

  去后台收拾东西,杨逸杰回味着刚刚的场景,嘴角还带着笑。

  “大好的日子,我们一会儿一块出去逛逛吧?”何潇辰早已换好了衣服,兴致勃勃,“嘿,杰哥,听到没啊,想啥呢?”

  “啊,好啊。”杨逸杰回过神来,愉悦的答应。两周来,压抑的备考、排练,是该出去走一走散散心了。

  俞思凡也背起包来:“走吧,早就想着出来放风了。”

  方骅低着头把最后的东西收拾进背包,却道:“我先回学校了,你们玩得开心。”

  “干嘛呀,这么好的机会,还急着回学校?”何潇辰一脸意外,“快点,一起。有什么事明天再说不行吗?”

  “不了,你们去吧。”方骅咬着唇,声音有些低。

  猜是方主任又给他安排了训练,不好说出来,杨逸杰赶忙解围道:“那行,你要是累了就先回去,我们出去随便溜达溜达,你一个人小心。”

  “嗯,我先走了,回去见。”

  看着他的背影,何潇辰心下疑惑,却没有问。
  杨逸杰赶忙收拾好,背上自己的包:“我们也走吧,先去找点吃的?”
  

  一路上,看着形形色色的餐馆,何潇辰早就迈不开步子了。几经犹豫,凭借着残存的理智,他们还是选择了较为清淡的面馆。

  油大的炒面,叉掉。排骨面,叉掉。最后端上桌来,清一色的鸡蛋拉面。三个男孩子笑笑闹闹吃过晚饭,往回走去。

  京城的夜晚分外繁华,走过步行街,路边满是形形色色的摊子。

  何潇辰一路念叨着想买想买,都被杨逸杰拦下。

  终于,路过商场时,那点残存的理智也消散了。

  想着自己也该买些生活用品,杨逸杰放弃抵抗,被两人一左一右拖了进去。

  推着小推车逛商场,最后结账时的物品总会远超购物清单。排着长队结账,提着大包小包赶回学校,三人踩着解老师门禁的时间点爬上了宿舍六楼。

  好累。刚要松一口气,杨逸杰一抬头,正撞上了解老师。

  解琋看着气喘吁吁的三个学生,再看看他们手里提着的东西,没憋住笑了出来:“悠着点吧,到时候长体重了你们王老师罚功,可没地儿哭去。”

  “老……老师。”看身边两人蔫了的怂样,何潇辰怒其不争,自己嘿嘿笑着和老师问好。

  “行了,你们赶紧回去吧。”解琋没好气地道,“杨逸杰,你和我过来。”

  
  一路随老师走到办公室,杨逸杰心里多多少少也猜到了是什么事。可当老师把成绩单递到他手里的时候,他的心跳还是漏了一拍。

  “一共十张,回去给每个寝室还有各科老师都送去一份。”解琋吩咐。

  杨逸杰答应一声,心中想看却又不敢看,眼睛却早已诚实地划过一个个名字,迫不及待地低头去寻自己的成绩。

  心跳快了起来,也重了起来,“嘭嘭嘭”的声音在胸腔回荡。

  对自己有个大概的预估,故而也没从第一个向下找。

  目光先聚集在中间偏后的位置,没有。他悬着的心稍稍放下,一直扫到最后一个,没有。心里微微松了口气,再一个个向上找,十四,十三,呼吸似是滞了一下,十二名,是他自己。

  愣了两秒,种种情绪交杂涌来,心跳又一点点加快。

  这些天这么辛苦地熬过来,终归是比之前有所进步,但还是够不到自己的预期,也没达到老师的要求。

  鼻子有一点发酸,他赶忙吸几口气,压下那些不该有的委屈。

  解琋也不催促,等他安静地看完,然后抬头,迎上自己的目光。

  “老师。”杨逸杰声音平稳,心中的情绪被尽数压去。他当然记得开学不久与解老师的约定。

  考不进前十,我可是要罚你的……

  解琋还一句话没说。

  “解老师,我没做到,您罚吧。”

  这孩子。解琋心里一下子就软了:“知道你努力了,可能比我看到的还要努力。”

  沉默片刻,缓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背,“你文化课成绩很不错,总评可以排到第六名,要继续保持。但是咱们之前说好的还是看专业课。罚你二十圈。”

  少年点头答应。

  “许你分两天完成,一会儿去跑十圈,跑完来我这里报个到,剩下的明晚完成。”末了,还是忍不住鼓励道,“我能看到你的进步。相信你,你也要自己相信自己。这才刚刚开始,会越来越好的。”

  杨逸杰心里一暖,刚抑住的情绪瞬间翻涌上来,险些落了眼泪。

  古典舞考试的成绩刺痛了他的眼睛。他不想解释,也不愿猜测解老师知不知道其中原因。只是孤身在外,一直以来的自我怀疑、这几日内心的纠结与不自信,被解琋一句简简单单肯定的话瞬间治愈。

  他知道,还有人相信他,他也要坚定地相信自己。

  深深鞠了一躬:“谢谢老师!”没有什么多余的话,这就是最真实的表达,亦是最郑重的承诺。

  十一月已近中旬,深秋,晚上的风带着凉意刮进骨子里,此时的少年却似在暖流中狂奔,春意融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