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舞蹈

54687浏览    9765参与
肆零夭夭【墨念】
假装自己在读舞蹈学院。 醒醒你...

假装自己在读舞蹈学院。

醒醒你的柔韧度太差了🙄🙄

假装自己在读舞蹈学院。

醒醒你的柔韧度太差了🙄🙄

佘笂沁沁

女角混剪,舔颜视频,没技术含量 勿喷

女角混剪,舔颜视频,没技术含量 勿喷

一条酸菜鱼

木兰初绽·寒夜剑鸣

之前看完民族舞剧花木兰后写的鸡血小论文


- 关于演员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女主演小姐姐也是非常出色,英姿飒爽,英气勃发,hold住了很多男性的动作(心疼小姐姐的体力,同时在展现女性柔美的舞段中也拿捏住了木兰的特点,不是一味地柔婉妩媚,更多的是凸显出木兰刚柔并济、“安能辨我是雄雌”的气质。表白小姐姐!


“一道银光院中起,万里已吞匈虏血”——我永远喜欢黎星小哥哥!!!男神不解释!!!疯狂打call!!!冰天雪地空中转体七百二十度接侧手翻侧空翻猛虎落地式表白!!!


  • - 关于舞美

  • 舞美真的非常棒,不是那种传统古典舞剧的华光溢彩或飘然若仙,而是非常生动形象地表现家...

    之前看完民族舞剧花木兰后写的鸡血小论文


    - 关于演员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女主演小姐姐也是非常出色,英姿飒爽,英气勃发,hold住了很多男性的动作(心疼小姐姐的体力,同时在展现女性柔美的舞段中也拿捏住了木兰的特点,不是一味地柔婉妩媚,更多的是凸显出木兰刚柔并济、“安能辨我是雄雌”的气质。表白小姐姐!


    “一道银光院中起,万里已吞匈虏血”——我永远喜欢黎星小哥哥!!!男神不解释!!!疯狂打call!!!冰天雪地空中转体七百二十度接侧手翻侧空翻猛虎落地式表白!!!



  • - 关于舞美

  • 舞美真的非常棒,不是那种传统古典舞剧的华光溢彩或飘然若仙,而是非常生动形象地表现家乡、军营、战场、山林等场景的特点。近年来国内舞剧的舞美做得越来越好,新的技术和理念也越来越广泛地被应用到舞台表演中。花木兰非常充分地运用了舞台本身的特殊设计,例如利用环形运动的地面表现演员们的聚合和分离,典型的例子包括将军发现木兰是女儿身的一段和尾声(尾声最后木兰回忆起将军那里我真的哭了。另外,花木兰的舞美也运用了很多以往较少出现l在古典舞剧中的布景和设计,例如将军和匈奴人在树林中的遭遇战一段,光影投射和刀光反射最大程度地表现出山林遇敌的危急。


    抱只歌手裘克做男友
    • 我们舞蹈班的人最近在学这个

    • 看起来挺简单

    • 但是好难啊!!!!!!!!!!!

    • qwq

    • 有没有会的童鞋啊

    •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jg1MTg1NjAw.html)

    • 我们舞蹈班的人最近在学这个

    • 看起来挺简单

    • 但是好难啊!!!!!!!!!!!

    • qwq

    • 有没有会的童鞋啊

    •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jg1MTg1NjAw.html)

    文晴希瑶

    【古舞新生】『第二十六章』

          “廿四百年,燕曦流芳。我宣布,首都第二十四中学校庆晚会现在开始!”

      典礼厅内黑压压坐满了人,灯光烘托下,舞台三周宾客、师生,高朋满座,随着校长宣布晚会开始,掌声响彻整个大厅。
      候场室里模模糊糊听得到前场的动静。
      时不时有少年拉开门探出头向舞台方向张望,真正演出时的气场,果真与下面空荡荡时大不相同。
      一些同学,不由自主地紧张了。
      雷铭摸摸脚上缠到发紧的绷带,喷过药不久,还略带着些凉意。他不是第一次在这样大的舞台上演出,却是第一次带了伤。轻轻扭动脚踝着地,却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按着两位老师的嘱咐...

          “廿四百年,燕曦流芳。我宣布,首都第二十四中学校庆晚会现在开始!”

      典礼厅内黑压压坐满了人,灯光烘托下,舞台三周宾客、师生,高朋满座,随着校长宣布晚会开始,掌声响彻整个大厅。
      候场室里模模糊糊听得到前场的动静。
      时不时有少年拉开门探出头向舞台方向张望,真正演出时的气场,果真与下面空荡荡时大不相同。
      一些同学,不由自主地紧张了。
      雷铭摸摸脚上缠到发紧的绷带,喷过药不久,还略带着些凉意。他不是第一次在这样大的舞台上演出,却是第一次带了伤。轻轻扭动脚踝着地,却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按着两位老师的嘱咐,上场时,注意力集中在音乐和舞蹈动作上,就把这些一切乱七八糟的都忘掉吧。
      可,彩排没有完整地参加下来,昨天也没有完整地跳过一次。尤其是——之前失误的地方,地板光滑带来的影响,都或多或少干扰着他的心理状态。
      轻呼了口气,雷铭一个人闭了眼,倚在墙边凳子上,默默回想着每一个动作细节。
      少年们都上了妆,虽是男生,涂脂抹粉之后,皮肤白皙,面颊红润,更显几分俊色。尤其,每个人都带了发髻,高盘在脑后,用白绳束了,真真显出玉面书生的滋味。再穿上一身演出服,每人手中把玩着一把折扇。解琋忍不住拿手机对着一班孩子照来照去,总觉得每个角度都似是一幅古画。
      禹欣容倒早早地与候场室的众少年相聚,视线在她身上,有一瞬的集中爆炸。她散了头发,乌黑的顺发有一缕盘起,斜插了支金色的发簪。柔白的裙子,不似旗袍那般紧身,又不像西式婚纱那般张扬,倒似是汉服的现代版。坐在黑白相间的键盘前,让这西洋乐器未发声前先添了几分古意。
      
      一切都准备妥当,气氛比之前显得更加紧张。林轹与解琋却并未过多嘱咐,只由着少年们自己热身、脑子里走一次演出的细节。
      “上场前,在这儿,脚下都踩点儿。”为应对舞台状况,解琋特意准备了浓厚粘稠的蜂蜜水,倒了些在出门的地板上,举了举大瓶里剩下的蜜水,“演出结束后,就用它给你们庆功。”他笑容中一点儿没流露出担心或紧张之色,语声中尽是沉稳与信任。
      短短一下午,一班同学似是比之前更加亲密、更加团结。一起体味着演出前的不安忐忑,一起顶着第一次演出的压力,一起品着夹在其中的小小兴奋。
      
      “在今晚的演出中,有一群特殊的少年,他们来自遥远的唐宋年间。”
      “古有书生苦读高举,入仕名垂青史;今有我二十四中学子,寒窗不负为校争光。”
      “看,那群书生来了。”
      “请欣赏舞院附中古典舞一班带来的舞蹈——《书生意气》。”
      随着主持人话音落下,全场寂静,灯光瞬暗。
      “一定可以的。”上场前,每一位少年互相比划着加油的姿势与口型,心中都默默念叨着。领舞雷铭与他们不是统一入口登场,五分钟前,离开时,他接受了几乎每一个人的关切与鼓励。所有少年都坚定地相信着领舞的实力,相信今晚的演出不会重蹈覆辙。
      
      整个舞台笼罩在一片黑暗当中,台下的悉悉索索也在脚步落在台上的一瞬似是远去。周围一片寂静,只听得到心脏在胸膛中毫无规律的搏跳。指尖,冰凉。
      禹欣容坐定,几不可闻地轻轻长长吐出一口气,音乐缓缓从翻飞的指间溢出。
      一瞬,聚光灯亮了。随着曲声流动,亮黄色的光束紧紧追随着台上那位少年的身影。周遭黑漆漆一片,偌大的厅内,只这一道人影,衣袂飘飘。
      全场的观众像是被点穴一般,忘了动作,忘了掌声。
      灯影,琴音,身印……十几米的舞台,似是遥不可及。像是欣赏一件纯洁而神圣的作品,配合着朦胧的气氛,耳中只有古音,眼前只余古韵。
      雷铭走场一周,一个亮相。后排的灯渐渐清晰,众少年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中——没有人注意到这群少年何时登上舞台。
      片刻的静默,而后琴音一转,似是深水鱼类投入海底,随着台上少年们的雀跃,在整场间猛然炸开。
      台下的观众才像回过神来,转瞬,从方才的寂静将气氛推向了高涨。男生女生,年绩长幼,每个人脸上止不住的笑容。喊声、掌声随着灯光亮度渐起。
      “啊啊啊,那个就是雷铭吧。我的天呐,帅爆了!”
      “什么啊,每个都好帅好吗!”
      “我要窒息了!他们怎么这么帅啊——”
      舞台灯光打足,妆后的少年们更像古画中飘出的一般,剑眉星目。动作飘逸干脆,神态中尽是完全融入其中的陶醉。没有人能在这样的感染下居身画外。
      “哇,那个跳起的高度,要起飞了吧。”
      “你看你看——”
      找不到更合适的词形容,也无法更贴切地表达此时的心情,像是忘了身处校庆现场一般,女生们表达情绪与赞美的方式,通常是——尖叫。
      于是,自少年们上场起,台下呼喊声、尖叫声连连,果真带来了晚会的高潮。
      
      “今晚,状态都不错啊。”舞台前方侧角里,解琋笑笑,眼神却依然目不转睛盯着台上的少年们。
      内行看门道,两位老师一上眼,便知每个少年,除去刚上台的些许紧张,几乎都被带入到情境中去了。
      林轹良久没有说话。
      齐舞的节奏把握,每个同学的融入,领舞的煽动情绪,突出表现,无论拆分哪一部分细看,都是排练这么多次以来,最出色的一次了。
      从初登场时的青涩懵懂、欢脱跳跃,到之后,苦读数载、如剑在弦,终得不负韶华时光。
      鼓点声渐起,雷铭的技术技巧也渐渐密集,一个接一个扣人心弦,自此台下的掌声与欢呼片刻未停,反而一浪高过一浪。已过了那天出现失误的部分。
      “好小子。”林轹浅笑。
      今天的雷铭,和以往的每一次都不一样了。《书生意气》再也不是独舞与齐舞的生硬叠加,而是属于这群少年的第一支舞。
      “他终于懂了。”解琋也难掩嘴角的笑意。他终于懂了什么是“雷铭是二十九分之一”,什么是领舞与群舞的配合交流,什么是“领舞,从不是一个人”。他终于从自己的状态中分离出来,尝试与整个团队融合。
      突出而不突兀,领舞的最高境界。他不再只想着完美地表现自己的部分,而开始像大局者一般试图把控整场的基调与节奏。他是领舞,却犹如一根连起所有人的丝线,这丝线细得透明,仿佛看不到,却不可或缺。
      随着重鼓点落下,戛然而止。少年们动作定格,场中掌声似是要掀了顶子一般。
      并没有结束——琴音再次弥漫在整个大厅,少年们又恢复开场时的状态与姿态。雷铭的眼神扫过每一个人,胸膛还在剧烈地起伏,不可觉察地,一颗晶莹的水珠悄悄滑过面颊。
      
      今天,这支舞台上呈现出来的最终版《书生意气》,与以往的每一次都不同。
      灯光渐暗后,台下的师生集体起立报以掌声,口哨、欢呼、尖叫,直到后台还隐隐约约传入耳中。
      下台的少年们呼吸急促、胸口起伏,不仅仅是透支的体力,更是完美体验之后的激动。仅仅几分钟,所有人都爱上了舞台上的感觉,原来,这就是聚光灯下,这就是无数舞者演员为之奋斗一生而无悔的理由。
      看着一众少年,解琋心里湿湿的,忽地想到了第一次登台的自己。热爱,一个简简单单的理由,足以使人不计后果、抛弃一切。林轹站在解琋身后,一手拦上他肩,轻轻拍了两下。四目相对,一切尽在不言中。
      少年们的兴奋冲出了面庞,飘散到了空气中。每一口吸入的氧气似是添加了兴奋剂一般,撩得人只想乐。一边嘻嘻哈哈讲着话,一边抢着收拾衣物。也有一些少年坐在椅子上傻笑,入定一般想这演出服在身上多停留片刻。
      “你傻啦?”何潇辰一巴掌呼在俞思凡脑后,看着他傻乐。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俞思凡一把抓下来他手,“你,别用蹄子毁我造型。”
      何潇辰还没来得及回怼他, “砰”地一声,禹欣容直推门冲了进来。
      “诶——”房内一阵大呼小叫。有男生换了一半的衣服还没来得及穿,空气在光滑的皮肤上游走,虽没有紧实的八块腹肌,但瘦削的身骨间肌肉线条依然充满了青春的张力。
      解琋和林轹一愣。禹欣容一推门也自知不对,忙背转身去,脸颊泛红:“换衣服怎么不锁门?”
      “哇,你冲进来偷看我们,占便宜还卖乖啊。”何潇辰一脸被人玷污的表情。
      “看到你了吗!”禹欣容语声中气呼呼的,“你们赶紧穿衣服,少废话。”
      “你这妞儿好嚣张啊。”
      “咳咳……”解琋终于看不下去了,“欣容别理他们,转过来吧。什么事儿?”
      禹欣容悻悻地转过身子,簪子上的小坠子一晃一晃的。“门口,已经堵了很多同学了。估计一会儿校庆晚会结束,只会更多。”
      “嗯?”解琋瞧着一阵骚动的少年们,“怎么个意思?”
      ““校广播站和电视台的同学也想采访你们。”禹欣容耸耸肩,笑,‘“没办法,我们太优秀了。”
      先是集体一愣,而后爆炸开的哄闹声。仅仅一个校庆演出,也能有明星一般的体验。对于刚刚结束表演还在兀自兴奋着的一众少年,莫过最好的嘉奖了。
      “刚刚外面还有几个女生,吵着问你们要签名的。”禹欣容轻顺了下裙摆,“喏,我最好的闺蜜,演出结束后悄悄溜到后台,嚷着一定要见你们。”
      她并没有将原话露骨地转述,当时冲到后台来一把抱住她的女生,没有祝贺她演出成功,没有夸她钢琴配合出色,甚至注意力压根就不在她身上。只是问:“他们在哪儿?他们走了吗?”一个劲儿的傻笑:“随便哪个,出现在我眼前,本姑娘立马上去把他扑到。啊啊啊啊啊——”
      禹欣容一个白眼,自己这傻闺蜜,咋花痴发作地这么严重,没见识,真是没见识,丢人丢到家了。
      “啧啧,那气质,那感觉,那身材,天呐,帅哭了。”
      禹欣容实在听不下去,找了个借口先行逃走,门口就碰上了一众同学的围堵。接到了各种通知和邀请,急忙一头窜进后台候场室报信。
      “你们要做好思想准备啊,今天可能出不去了。”半分真实情况,半分带着调侃的意味。
      “不至于吧。”杨逸杰满脸黑线,“二十四中的同学也太热情了吧。”尤其是女生,简直是奔放啊,看了看面前的女孩,心中暗笑。
      
      解琋和林轹对视一眼:“林老师,你看——”
      林轹皱了皱眉。孩子们演出顺利,发挥出色,舞台效果也好,他当然再高兴不过了。可这第一次演出就搞成这样,真有点脱离他的预期。享受舞台固然好,可若再带着名利的感觉,这事情恐怕就要变味了。十五六岁的孩子到底还小,不该过早接触这些,还是要踏实些。
      舞蹈被人喜欢是一个感觉,演员被崇拜或者吹捧又是一个感觉。他希望自己的学生起码都是奔着舞者而非明星的目标去的。
      咋咋呼呼就要签名的几个活跃分子被林轹一个眼神瞪了回去:“欣容,你看,你们也都还是高一的学生。签名太不合适了。采访之类也不用了,真的谢谢同学们的支持和喜爱。不过,主角还是学校,大家都是来祝贺二十四中百年诞辰的,不能喧宾夺主。”
      禹欣容听到这回答,也收起玩笑的神色,认真地点点头:“嗯,听林老师的。就是可能要麻烦您和我一起出去应付一下了。”
      “好。”说罢转头看着一众少年,“收拾东西,都安安静静在这里呆着。别毛毛躁躁、咋咋呼呼经不起一点儿夸奖。”
      看着严肃起来的林老师,火热的气氛蔫儿了一半,得,这是完完全全被剥夺了一举成名的机会。
      “给你们时间庆祝庆祝、高兴高兴,过后,都冷静地想想,总结总结自己这段时间和今晚演出的问题。课上我一起问。比赛还有复盘呢。之后,回了学校,演出视频我们一点儿一点儿抠。 ”
      目光从雷铭身上滑过,又是杨逸杰,最后还是只一个人出了门。别说现在,就算首席舞者,想要呈现优秀的作品,从来不能自己把自己当成人物。孩子们,第一场演出,未来才刚刚开始,要思考的还有很多。
      
      演出之后,校报、校广播站、校电视台,只留下了一句——“舞院附中古典舞一班《书生意气》亮相校庆晚会,贺二十四中百年诞辰,愿我校学子再接再厉,再创新高。”


    北邙

    【许魏洲x高雪】
    中国风Rumba《如歌》拉丁舞 || 一镜到底版 自调 || “带我去小小红尘醉一下”
    -
    公子衣袂,万里情思。
    我一直觉得这支舞缺一支合适的剪辑,今天自己为自己如愿。

    【许魏洲x高雪】
    中国风Rumba《如歌》拉丁舞 || 一镜到底版 自调 || “带我去小小红尘醉一下”
    -
    公子衣袂,万里情思。
    我一直觉得这支舞缺一支合适的剪辑,今天自己为自己如愿。

    很爱很爱我的兔兔

    说能说的话,做可做的事,走该走的路,见想见的人。脚踏实地,不漠视,不虚度。💪

    说能说的话,做可做的事,走该走的路,见想见的人。脚踏实地,不漠视,不虚度。💪

    素远suyuan333

    Illan Rivière,法国部落融合(Tribal)肚皮舞小王子,自幼学习芭蕾与部落融合肚皮舞,2007还是少年的他就在区域赛中拔得头筹,之后他自己的舞蹈之路在部落肚皮舞基础上融合了机械舞、现代舞等元素,让他独特的舞码设计看起来兼具力量与柔美。俊朗容貌,扎实的舞技,灵活的关节和肌肉控制,简直妖孽一枚。(视频看网络心情不定期更新,喵~~)

    Illan Rivière,法国部落融合(Tribal)肚皮舞小王子,自幼学习芭蕾与部落融合肚皮舞,2007还是少年的他就在区域赛中拔得头筹,之后他自己的舞蹈之路在部落肚皮舞基础上融合了机械舞、现代舞等元素,让他独特的舞码设计看起来兼具力量与柔美。俊朗容貌,扎实的舞技,灵活的关节和肌肉控制,简直妖孽一枚。(视频看网络心情不定期更新,喵~~)

    深海星w
    文晴希瑶

    【古舞新生】『第二十五章』

    彩排啦~

    指南:时间有点儿长,建议连接上一章的后半部分共同食用。

    ————————————————

      浅灰色对襟敞袖长衫,直襟长袍,衣料垂感极好,衣襟和袖口处用白色丝线勾点着祥文。这浅灰不似纯色,而更似墨色如水晕开,深深浅浅。袖口领口皆是雪白,长袍下纯白紧布裤时隐时现,紧腿配着一双白色高腰布鞋。褐色宽腰带扎出身形,玉环流苏配在右侧。
      看着收拾穿戴起来的少年们,解琋咂咂嘴,眉梢眼角不自觉地洋溢着笑意。
      何潇辰本就皮肤白嫩、浓眉大眼、棱角分明,此刻还未上妆,已然活脱脱一个玉面书生。收了脸上玩玩笑笑不正经的颜色,倒真有几分清新脱俗的文人雅客之容。
      少年们还在互相指指点点。整理着自己的衣...

    彩排啦~

    指南:时间有点儿长,建议连接上一章的后半部分共同食用。

    ————————————————

      浅灰色对襟敞袖长衫,直襟长袍,衣料垂感极好,衣襟和袖口处用白色丝线勾点着祥文。这浅灰不似纯色,而更似墨色如水晕开,深深浅浅。袖口领口皆是雪白,长袍下纯白紧布裤时隐时现,紧腿配着一双白色高腰布鞋。褐色宽腰带扎出身形,玉环流苏配在右侧。
      看着收拾穿戴起来的少年们,解琋咂咂嘴,眉梢眼角不自觉地洋溢着笑意。
      何潇辰本就皮肤白嫩、浓眉大眼、棱角分明,此刻还未上妆,已然活脱脱一个玉面书生。收了脸上玩玩笑笑不正经的颜色,倒真有几分清新脱俗的文人雅客之容。
      少年们还在互相指指点点。整理着自己的衣服,也顺便当当别人的镜子。换上服装的他们,瞳孔中印出的神色都与往常不同了。
      
      还有一个小时左右,按照老师的要求,稍做热身、听音乐、闭着眼睛回忆动作细节……
      二十九个人中,不乏第一次登上这么大的舞台演出的少年。
      “可以啊,没看出来。帅!”
      “过奖过奖。”得,被夸着还要谦虚几句,“和你还有一点儿差距。”
      时不时地,一群少年中还冒出几句玩笑。
      
      雷铭被两位老师单独叫到一旁,一则他的动作技术技巧难度高些,热身自是要更充分;二则还有些话需要嘱咐。
      期中考试过后,除过来二十四中的那次踩场式的排练,剩下的都是在附中教室里进行的。每周几次的训练没停过,近一周又加训过几次,可领舞群舞合起来,怎么都达不到预想中的效果。
      大大小小调整过不少,动作一板一眼纠正,也都没有问题。
      二十九个少年都慢慢跳出了感觉,似是演员进入角色一般,渐入佳境。
      可就是……少了点儿什么。
      林轹和解琋都发现了——领舞群舞之间的配合交流,那丝若有若无的联系。
      加练,打磨,一次又一次的重复,就是为了寻找感觉。可得到的是默契,却不是感情。
      看着练功房里一次次挥汗如雨的少年们,前往附中合练的禹欣容都替他们着急:“解老师,我觉得很好了!让他们歇歇吧。”
      若是让不懂舞蹈的人来看,确实已是极好了。可这么好的作品,这么好的机会,就总是不满意当前的效果。
      谈话也谈过,单练次数也不算少。这种雷铭缺失的感觉,逼不得。只能给机会,自己慢慢去找,慢慢琢磨。
      练功房中的叫嚷吵架并不少。多是因为枯燥的重复,一句埋怨就似火种一般,能点燃大片干涸已久的树林。只是愈是这样的时刻,愈是出不来状态。大家都急。
      
      进入十二月,时间越发紧张。
      作品像是一颗珍珠,在一次次的配合中,也打磨得逐渐光亮。
      现在这个样子登台,已经很不错了。外行看热闹,这支群舞,高一年级的新生拿出手,算得上高水平了。
      
      “记着,雷铭是二十九分之一。”解琋又一次叮嘱,直视少年的眸子,似是要看穿一切。
      又是这句话。因为这句话,多少次重复,多少次磕磕绊绊的矛盾。
      雷铭轻咬了下唇,按耐住心中压抑已久的不耐烦之感,点了点头,“我尽力。”
      林轹接过话来,时至现在,他已经不期望这孩子能在这次表演中对群舞的感觉大彻大悟,只盼能带着孩子们完成一场顺顺利利的表演。“舞台有些滑,一会儿上场的时候脚下踩些水吧。”
      踩水只能保证前半部分舞鞋能在地板上摩擦力大些,可五分钟的舞蹈,跳到后面,还需要自己把握用力的分寸。
      林轹最担心的还是场地和现场的氛围会影响孩子们的发挥。
      
      一个小时并不长,可带着些许紧张候起场来,却显得格外难熬。
      刚换上衣服的新奇与兴奋之感慢慢消散,玩笑也少了许多。不大的教室中大家都沉默着,又显得有些压抑。于是紧张感愈发弥漫开来。
      直到——禹欣容忽地推开门闯进来,一个大大的笑脸印在众人眼前。依旧穿着校服,扎着马尾。
      不知怎得,杨逸杰心中像是松了口气,紧张一点点被冲淡,看到女孩的眼睛、她的笑容,就似是忘记了一切。
      目光扫过每一个人,穿着书生衣服的这群男生,坐坐站站,但每一个身上都散着掩盖不去的气质。若不是身在此间教室中,真的怀疑是黄粱一梦、千古一瞬。
      心中暗自感叹着,说说笑笑也不停。联排过几次后,大家多少熟了些,玩笑也开得愈发放肆。
      “禹欣容,你说,我们哪个最帅?”
      千古难题,世界上最长的路莫过于套路。
      她扫过每个人的面庞,停在其中一个少年身上的时间多了些,眼球又迅速跳动,环视。
      “我看啊,解老师最帅。”说罢就咯咯笑个不停。
      “好啊你,这么多嫩草你不吃,非要……”
      解琋接过话来:“什么嫩草?非要怎样?”乐得缓解气氛,“看看你们一个个无聊的样子。”又偷偷瞅瞅林轹,“这教室里,可不我最帅。”
      
      笑闹过后,解琋看看表,嘱咐大家再最后活动活动。  
      “嘿,怎么回事,看到我都不打招呼?”禹欣容插着耳机倚在墙边,杨逸杰正巧在她旁边。
      杨逸杰略感尴尬地笑了笑,停下动作。
      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你怎么知道我的QQ?”
      “你猜啊。”又是这句令人头疼的话,“本想着排练的事就直接联系你,谁想到你们连上网都不可以。”
      
      最后叮嘱了些注意事项,已有老师来带他们去候场了。
      刚刚平缓下来的心脏,又强有力地跳动起来。
      “下面有请附中古典舞院高一一班带来群舞《书生意气》。”
      “准备了,准备了。打起精神来。”解琋最后高声嘱咐,目送这群少年上了台。
      一个手势,音乐声渐起。
      聚光灯追随着舞台最前方的那名少年,起手亮相,平转加一连串的旋子,从一端飞一般行到了舞台的另一角。
      灯光渐起,舞台后侧朦胧地笼罩在灯光中,一排少年现于舞台上。
      
      “还是……缺了点儿。”解琋站在观众席正中,细细观察着少年们,低声与林轹耳语。
      “这个急不得。已经很不错了。”林轹笑笑,这孩子,第一次当老师,总拿着自己的状态要求这些孩子们,总想着尽善尽美。
      
      彩排很顺利,很正常。一切都像近来在练功房展示的那样。也有个别落了一两个动作的孩子,许是紧张,但也无伤大雅。
      鼓点声起,高潮将至。这一段,是全舞感情最昂扬、最丰富的部分。少年们一个个神情专注,动作在两位老师的□□下显得干净利索、毫不拖沓。
      挥扇、抬头、转身、提腿……
      鼓声愈发密集,雷铭收扇,接连几个旋子翻到舞台中央。脚下一个弓步,跪地,展扇亮相。接着一个后空翻,本是以扇代剑,得志少年豪气冲云,此时书生胜武生。
      
      后空翻?
      怎么回事儿?
      雷铭只略腾高一尺,不及翻,重重落在地下。
      台下,解琋脸色一白,脑子里“嗡”地一声炸开,瞬间全身浮上一层虚汗。
      台上的少年依旧挣扎着起身,欲跟上后面的动作。
      “停停停!”喊停了音乐,一群人乌压压围了上去。
      雷铭脸色已经变了。咬着嘴唇,勉强站起了身子,就要继续。
      “雷铭!”林轹喊住,一把按住他人,双手打横了就那样托了起来。
      场上瞬间乱作一团。
      音响师停了音乐,看向这边:“人有事儿吗?”
      林轹把他抱离舞台。
      谁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一群少年愣在舞台中央,不知所措。
      暂时排不成了,不知道这孩子是什么情况。解琋心中难言的担忧,也只好先带了少年们回候场室,不拖掉后边节目的进程。
      这边林轹左扭扭,又看看,雷铭肌肉忍不住抽动着,不由自主地躲着林老师拿捏准确的手法,却只死咬了牙、一声不吭。
      “怎么回事?说话!”看着这时候依旧一脸拒人千里之外的隐忍样子,林轹的火气忍不住蹭蹭往外冒。
      “跪地的时候,地滑,脚扭了。”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最后,来了一句,“没事儿。”
      后天就要正式演出了,出了这样的事儿。
      可再急也没用。
      “你自己下地,慢慢走走试试。脚能不能碰地持重啊?”林轹慢慢松了揽着他的手。
      “嘶——”轻轻一声,大部分声音都被刻意压去,“可以的,没有问题。”
      这样的孩子,最是拿不准是不是在逞强。
      林轹又是一阵探来探去,要求雷铭慢慢做一些动作。凭多年来的经验,应该问题不大。骨头没事儿,脚踝处也没有瞬间充血肿胀。好在只是轻微的扭伤。
      喷上随身携带的云南白药,冰袋绑在脚踝处冷敷,这才渐渐浮上一层肉眼可见的青紫。
      
      二人一进候场室,少年们急不可耐地围了上来。
      雷铭脸有些泛红,这次彩排的失误,无论如何,都是他的问题。
      “崴脚了,不严重。”林轹简单说,“早都提醒过大家,地滑。不光是他,每个人都要注意。”
      好在是彩排,这要是正式演出……
      听了这句,雷铭愈发尴尬了。地滑,早就知道,也是老师一而再再而三强调的问题。
      走场还没有走完,怕是要累大家一起留到所有节目过完一次之后,再来。
      可道歉这种类型的话,无论如何,都不会出现在少年嘴中的。
      
      “没事儿就好。”
      “哈哈,我就说没事儿吧。”
      “演出的时候再想想什么别的办法?”
      “先多歇歇吧,喝水吗?”
      七嘴八舌的声音响起。
      得知需要留下继续等候彩排消息的一干少年们,没有任何抱怨。脸上尽是庆幸与安慰的笑容。
      只是,雷铭看着大家的一张张笑脸,再低头看看自己的脚踝,突然觉得鼻头一酸。
      十几年来,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与同龄人相处,感动地,想哭。
      “对……对不起。”不知怎得,像没经过大脑思考过滤一般,这句话就出了口。
      
      平日里看不惯雷铭的大有人在,也不乏因为他身份而刻意靠近讨好的。无论平日里争吵或是冷漠,此刻,每个少年都用理解、宽慰与笑容展现着人性的美好。
      “就算是打封闭,我也会上的——”
      一句话还没说完,被林轹一把拍上了后脑勺:“好的没学会,尽学会些折腾自己的身体。”
      “今晚你肯定不能上了。”解琋两手环抱,语声很硬,“不严重是不严重,但也就一天时间恢复,后天上场肯定还是要打绷带的。能不折腾的时候,悠着点儿。”
      
      本能早些回校歇着。而现在,近深夜,一班人还在候场室留着。只是说说笑笑间,也不觉得时间很慢。
      受伤之后的雷铭,脚上敷着冰袋,反而觉得房间里暖了许多。静静地坐在凳子上,第一次这么仔细地观察身边的每一个人,他们的笑,他们的眼神,他们的一举一动。
      一切好像发生在一瞬之间,亲切、陌生而又熟悉。
      
      “领舞,从来不是一个人。”坐在观众席上的雷铭,看着台上第二次登场彩排的一班少年,全身像过点一般,嘴中喃喃。
      时近,十一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