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舟浮梅

228.5万浏览    3877参与
青梅煮酒
蝴蝶 随便画画,很丑,不是专业...

蝴蝶

随便画画,很丑,不是专业的不要深究。...

蝴蝶

随便画画,很丑,不是专业的不要深究。...

竺蓁

贈你一朵花.前篇

  浮士德近來神神秘秘,每天任務收工回組織就是躲回自己的房間,去敲門喊吃晚飯也不應,內鎖又扣死,從門縫看去只有灰黑的背影,這讓梅菲斯特很是焦慮。 


  畢竟,以往他的小蛇不會這樣。 


  交惡的女性傾聽了他的訴苦不客氣地嘲笑。 


  「不過就是晚到了的叛逆期,男孩子嘛」她不懷好意地掃一眼進組織後整個身形從未成長的人「不都會這樣嗎?」 


  氣得梅菲斯特掀了桌子,茶水餅乾盤子哐啷哐啷掉滿地。 


  身為領導的女子聽了表情未丕。 ...



  浮士德近來神神秘秘,每天任務收工回組織就是躲回自己的房間,去敲門喊吃晚飯也不應,內鎖又扣死,從門縫看去只有灰黑的背影,這讓梅菲斯特很是焦慮。 

 

  畢竟,以往他的小蛇不會這樣。 

 

  交惡的女性傾聽了他的訴苦不客氣地嘲笑。 

 

  「不過就是晚到了的叛逆期,男孩子嘛」她不懷好意地掃一眼進組織後整個身形從未成長的人「不都會這樣嗎?」 

 

  氣得梅菲斯特掀了桌子,茶水餅乾盤子哐啷哐啷掉滿地。 

 

  身為領導的女子聽了表情未丕。 

 

  「按時完成任務就好。」 

 

  言下之意,只要浮士德完美達成指令即可,至於他搞神秘做什麼,於她而言不是什麼要事。 

 

  組織其他人要不是漠不關心,就是訕笑梅菲斯特沒什麼吸引力了嗎?虧他是誘引他人墮落的惡魔,連個尾巴還沒脫皮的小蛇都制服不了?真丟大臉呢。 

 

  他們毫不隱諱的促狹弄得梅菲斯特臉青一陣黑一陣,恨不得闖門去揍罪魁禍首一頓出氣。 

 

  可到底他沒這麼做,理由很簡單,他純一醫療術士,嘴尖牙厲,卻不是什麼暴力奶媽,他人如其職,手無縛雞之力,恐怕還沒揍到人自己就先拳頭受傷,實在得不償失。 

 

  此事無解,甚至連吐苦水的聽眾都闕如。 

 

  他的小蛇依舊是每日任務完成後不見蹤影,梅菲斯特只得持續焦慮,結果是他好幾天無法闔眼,導致精神不濟,戰術指揮頻頻出錯,白白浪費了難得的資源。 

 

  作為懲處,在第四次任務失常後,他被塔露拉勒令禁止參與戰役,禁足在據點不准外出。 

 

  莫名其妙被浮士德牽累,毀壞了他一向給人慧黠、游刃有餘的形象,梅菲斯特火大無比,被禁足的當天,他整個人用棉被裹住窩在床上,悶氣地睡覺。 

 

  他睡了整整二十四個小時,醒時口乾舌燥,他起身想喝水,然而房內一片黑,於是他昏沉地伸手摸索著牆壁的電燈開關,燈亮之後卻差點被赫然出現的浮士德硬生生嚇昏厥。 

 

  避他耳目多日的小蛇拉了張椅子坐在他床沿,面無表情的神色配上青灰膚色,陰沉的令人不快。 

 

  梅菲斯特睡前沒有聽到任何動靜,所以他不清楚浮士德進來多久了。 

 

  他們彼此都有對方房間的鑰匙,這讓他們能夠偶爾到對方的房間擠單人床睡覺。 

 

  當然,他比較常這樣做,浮士德則很少,可以說是幾乎沒有過,用不到五根手指頭。他甚至覺得他拿著他房間的鑰匙,不過就是預備他哪天忘記帶出房門鑰匙時用。 

 

  浮士德的床板很硬,他去蹭床睡的時候很喜歡窩在相對鬆軟的浮士德身上,就像個等身大的玩偶或抱枕,讓他睡眠的更加舒適。 

 

  夏天很好,浮士德體溫冰涼,他抱著就舒服,連冷氣都不用開,非常節能省資源。 

 

  冬天也不錯,他的低溫正好降緩他過熱的體溫。 

 

  蛇儘管寒冷有睡眠的習慣,可不夠冷的話,平地的蛇是沒有冬眠慣性的,他在浮士德身旁維持了一定的溫度,使原本應隨根植的習性進入睡眠的小蛇在冬雪紛飛的日子一如其他三個季節一樣清醒。 

 

  之前他提議過乾脆合併去向塔露拉申請雙人房,可浮士德卻搖搖頭拒絕,大概是考量到他要保養他的武器,需要較大的個人空間,梅菲斯特也就不怎生氣。 

 

  「你醒了。」 

 

  浮士德說。 

 

  本來想出口回應,可想到自己被禁足的原因就是眼前這人,梅菲斯特賭氣地撇頭。 

 

  「要喝水嗎?」 

  

  浮士德接著問。 

 

  聽起來像是疑問句,但從他背後傳來的各種聲響卻顯示這是肯定句。 

 

  不一會,裝滿水的玻璃杯遞到他眼前,梅菲斯特也不解釋自己行為,拿了杯子仰頭一飲而盡,罷了抹抹嘴上的水痕,隨手把空杯子放在軟床上。 

 

  「再一杯?」 

 

  平板的聲音又問。 

 

  梅菲斯特仍舊一句話也不應,也不看他。 

 

  過沒幾秒,裝滿水的杯子又遞到他面前,他依然如前一樣一飲而盡。 

 

  直到浮士德遞給他第四杯,梅菲斯特徹底火怒的瞪向對方。見梅菲斯特望向自己,浮士德毫無情緒的臉皮終於出現一絲笑意。 

 

  梅菲斯特愣了眼,竟覺得那笑容藏匿的情緒很熟悉,只一時想不起哪裡遇過。 

 

  見目的達到,浮士德即刻把裝滿水的杯子喝光,並好好放在櫃子上。以免待會梅菲斯特由著情緒發洩時不經意打翻淋了一身濕。 

 

  目不轉睛的梅菲斯特一格不漏地將浮士德舉動全入眼。 

 

  他沒有漏看任何細節,因此他注意到浮士德嘴唇接觸的那個杯沿正是他舌頭沾過的位置。 

 

  那個杯子,他喝過的那個杯子,浮士德剛剛也喝了? 

 

  頓時,他感覺到自己的臉燥熱地熱氣蒸騰。 

 

  向來以智囊自傲的小孩腦筋打了無數死結,張口期期艾艾。 

 

  他印象中一向安靜木訥的少年做了什麼?  

 

  無論梅菲斯特怎樣掏空記憶重複播放,結果依然明明白白,清清楚楚,毫無隱瞞——除非他眼瞎,否則不會改變他喝過水的杯緣接著是浮士德就口飲水的位置的這一事實。 

 

  再次確認這個事實,饒是囂張無比的梅菲斯特也有感到被雷劈到的無措。 

 

  他應該沒意會錯誤,浮士德那舉動的意義,即是世人所謂的間接接吻。 

 

  「你、你、你」重複單字半晌,他很困窘的發覺自己閱歷無數書籍,竟有一遭詞窮。 

 

  梅菲斯特難以敘明自己此刻五味雜陳的心境。 

 

  他是要指責浮士德?懟他不該這樣做?破壞了他們的距離感?還是撒嬌說與其間接接吻不如直接……等等,他亂想什麼? 

 

  睡的過久的腦袋渾沌無比,高速運轉的思維又讓醒來未久的梅菲斯特感到噁心反胃,方才喝的水哽在喉頭,酸味一陣一陣湧上。 

 

  「梅菲?」 

 

  他的小蛇擔憂詢問。 

 

  平常在外人面前,浮士德總用四個字去叫喚他。 

 

  梅菲斯特。 

 

  嗓音平順,一如他表情。 

 

  但每當四下無人只有他倆時,浮士德就會用那個愛稱喚他。 

 

  梅菲。 

 

  說實話,梅菲斯特對此愛稱毫無任何印象,但恐怕自己曾答應過浮士德什麼吧,以至於才沒有在聽到那過於親暱的稱呼從浮士德口裡冒出時,反射性地出手揍人——儘管是力道很弱的拳頭。 

 

  不等他回應,整隻蛇便靠的他極近,神情全然擔憂的憂慮。 

 

  梅菲斯特排斥外人與他過度親密接近,他的地域性強烈,稍稍越界就會情緒激烈,渾身是刺地攻擊他者。浮士德是唯一不受到他排拒的人,能夠隨意採進他的界線自如。只是,意識到兩人的唇要相碰,梅菲斯特想到稍早自己腦內的各種荒誕不稽,顧不上解釋,慌手慌腳便將他推開,畢竟浮士德的氣息使他身體各處顯得太敏感,癢的讓他受不住,連他白皙的皮膚都滿是羞赧的透紅。 

 

  「梅菲?」浮士德又問了一次,毫不因梅菲斯特的推拒舉措而暗沉。或許比起棉被枕頭無雙齊飛,面前的梅菲斯特由於羞臊而渾身透紅的小小抗拒更加令浮士德莞爾。 

 

  他並非有意。 

 

  浮士德表情沈靜,盯著素來儀表沉著此刻卻因害羞而符合年齡的紅了所有皮膚的小孩,不可諱言,望著這樣的梅菲斯特,他內心情緒激盪。 

 

  他真的無意,他得澄清。 

 

  可是,每回都會發展成這樣。 

 

  儘管他還想再看看梅菲斯特難得慌亂的舉措(他真的很喜歡,手足無措的梅菲斯特可愛極了),但他沒忘了自己進入梅菲斯特房間的最大目的。 

 

  於是,他坐回床沿旁的木椅,端正地擺著自己手腳安放,靜靜地等待梅菲斯特高漲的情緒消褪。 

 

  等候途中,他手指撫過椅子旁用牛皮紙包著的長方形物體,想像著可能的情境,他不禁面露喜色。 

 

  這次他準備上花費了不少時間,導致任務結束之後都得趕緊回房去進行作業。 

 

   他會喜歡嗎?浮士德不作任何奢望,可他希望他會喜歡的。 

 

  畢竟那是一年一度、只剩下他還記得的約定。 



氢氧化鳕鱼

自习摸鱼的第一个小时
性转attention

自习摸鱼的第一个小时
性转attention

饮灼

【舟浮梅】《从线上走到线下实录》

Question1:请问你对于论坛上一直说你双标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Ask:我不准备跟没对象的人谈这个问题。


*ooc


Chapter1.我嗑到了一对新cp!


如果有人问整合运动工作室旗下的作者哪位编辑划水最厉害,百分之八十都会提名梅菲斯特。

但是如果问他们最不希望被哪位编辑负责,那么百分之百的回答都是梅菲斯特。

听起来有些矛盾,但事实确实如此。

梅菲斯特是工作室里年纪最小的编辑,大学实习的那种。

同事W曾不止一次吐槽过:明明只是个实习生,却总是拽得跟个拿过荣誉的正式编一样。

今年的梅菲斯特大一零一个秋季学期,看起来像个高中生,...

Question1:请问你对于论坛上一直说你双标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Ask:我不准备跟没对象的人谈这个问题。

 

*ooc

 

Chapter1.我嗑到了一对新cp!

 

如果有人问整合运动工作室旗下的作者哪位编辑划水最厉害,百分之八十都会提名梅菲斯特。

但是如果问他们最不希望被哪位编辑负责,那么百分之百的回答都是梅菲斯特。

听起来有些矛盾,但事实确实如此。

梅菲斯特是工作室里年纪最小的编辑,大学实习的那种。

同事W曾不止一次吐槽过:明明只是个实习生,却总是拽得跟个拿过荣誉的正式编一样。

今年的梅菲斯特大一零一个秋季学期,看起来像个高中生,或者说是初中生也不夸张。

按理说,大一应该不忙着实习,但梅菲斯特是谁?自诩天才,事实上也挺天才的叛逆少年啊!

咳。说白了就是一个连跳两级提前步入大学生活因此比周围人都小几轮的富家少爷。

涉世尚浅中二病,红票玩家了不起。

对于最后一条梅菲斯特表示了强烈谴责,但是谴责无效,统一给写进了整合运动的年度公共记事簿。

“9012年了,居然还有人会写这种低级打油诗。”梅菲斯特嗤之以鼻。

而其他人聚众迫害得很开心。

果然是“热闹都是他们的,而我什么也没有”吗?

不,他有忠实的双标迷弟。知情者代表进行发言。作为整个工作室唯一(被)脱单的人,他值得我们用最真挚的语言祝福。

个鬼。

脱单了就该烧啊,管他是谁啊。

当然,给我们发工资的塔露拉不算。人都是要恰饭的,理解一下。

用来记录的马克笔自带加粗功能,墨水渍黑得像墨鱼吐出来的汁水,甲方爸爸临时变卦的心,还有梅菲斯特在死线期吓死人不偿命的夺命连环催。

子曰:催稿者,弃脸面与良心之集大成者也。

先不管子有没有曰过,当然鲁迅也不会讲过这话,毕竟人家作为写作的那个角色,估计没有人会好意思瞎挂他的笔名。

……不小心扯远了,说回实习编辑梅菲斯特吧。

为什么那么多作者都不愿意呆在这位给他们自由过了火的划水大佬手下呢?

因为金钱诚可贵,爱情价更高,但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换个话说,自由是有代价的!

你当年划的水,都会变成把你的船掀翻再狠狠凌虐的浪。

又是一月ddl,梅菲斯特堵门口。

是真的堵。

说不准下楼领个快递、倒个垃圾就能把亲爱的编辑梅菲斯特迎回家,然后被他盯着敲键盘。

作者们永远也想不到梅菲斯特会用什么方式催稿,永远。

就像编辑们永远也猜不透他们负责的作者大大用什么借口躺尸。

通常编辑敌不过作者,但还记得上文说的吗?梅菲斯特是谁?他是平常人吗?

装作外卖小哥敲门什么的简直小儿科好吗,谁知道笔记本上突然冒出四五六七八个关不掉的抖动窗口有多吓人吗?!

长篇累牍,密密麻麻,仔细一看,全都是“快点交稿”四个大字。

梦里都能吓醒。

说不定科技再进步一点他就能黑进精神空间,做成世界上第一例梦中催稿的伟大壮举。

请吉尼斯世界纪录准备一下,谢谢。

等等等等,这不是哨向文吧?不能凭空进行精神链接吧?

还别说,整合运动官方论坛某个来自东方的神秘版块还真的有产出。也不知道是哪个闲得发慌的作者居然给梅菲斯特写同人,或许还有一些偷偷下海的编辑。

“先不说编辑了,你们这些ddl都交不了稿的人到底是怎么挤出时间搞cp的?”

“时间就像海绵,挤一挤就有了。”一个FMcp粉这样回答道,“反正我的编辑不是他嘛。”合着最后一句才是重点。

还有的人表面上眉清目秀、文质彬彬,背地里不仅能写,还能画,这是最强的。

上班摸鱼的塔露拉小姐今天也在想方设法地把自己放在办公室的板子给藏起来。

摸鱼一时爽,一直摸鱼一直爽。

嗑cp可上头了好吗。

至少不能让下属发现。她面无表情地摁下了“发布更新”的按钮。

有人问过梅菲斯特,为什么他总是选择在最后关头才出现,其他时候则安静得就像他不存在这世界上一样。

“所以我选择在倒数第二天找他们。”梅菲斯特回答得理所应当,“不是已经多给他们一天机会了?”

“但是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顿了顿,特别不怀好意地笑,“我就是想看他们没有灵感死活写不出的样子。”

熊孩子欠管教,打扰了、打扰了。

碎骨和W一人提一边,趁他没有出说出惊世之语前,赶紧把人架走。

梅菲斯特就是在黑进自家作者电脑的时候跟浮士德打上交道的。

故事发生在梅菲斯特实习的第二个月。

那时候有个以没有灵感于是沉迷游戏找灵感的脱稿惯犯正用着模拟器肝游戏,眼看就要拿到最后一张SR,结果一个巨大无比的弹窗跳出来,挡住了她所有视线。

她看了一眼为了躲梅菲斯特故意把电话卡拔了的手机,那叫绝望充斥心头。不用说,她所有已知的社交软件一定全体沦陷了。

梅菲斯特不至于连她小号都扒出来,因为这只是他上门催稿的前兆。按他的话说,他还是有身为编辑的职业操守的。

“咚、咚。”敲门声特别应景的响起来。

不是吧?这次来得这么快?她心下一惊,提心吊胆地准备迎接那个比自己矮一截还小一截但是又根本无法招架的男生。

这可能就是外貌协会与母性情怀结合所诞生的产物吧。

“你好。请问有五号电池吗?”

她差点把门摔上。

门前的少年露出疑惑的表情。

“抱歉?吓到你了吗?”

她连忙摆手,向邻居解释说:“没有没有,我还以为是我家编辑上门催稿来了。需要五号电池是吗?你进来要不要进来等一会,我去拿给你。”

“麻烦了。”

少年随她走进门,有些拘束地站在门边,没再往前走。

她大大咧咧招呼道,“随便找个地方坐就行了,就是有些乱,你别介意啊。”

其实并不是很乱,只是沙发那里堆满了乱七八糟的废稿纸。

浮士德在沙发的边角坐下,桌面上放着那台被梅菲斯特刷满了各色字体的电脑。花花绿绿的,他忍不住瞟了几眼。

“给。五号电池。”

“谢谢。”浮士德起身道谢,“我明天会还给你。”

她摆摆手,“不用了,都是邻居,客气什么。这样说起来的话,我还没谢谢你上次帮我修电脑的事情呢。”

浮士德点头,又是想起了什么,半是犹豫着问她:“你那台电脑又故障了吗?”

“你看到了啊?”她倒是没生气电脑屏幕被看到的事情,反而向浮士德吐槽起来,“你还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的我那个奇葩编辑?今天不是ddl吗?这不,催稿来了。”

“唉。这就是文科生的痛苦。”她叹一口气,“要是我当年学的是计算机就好了,看我不跟他斗到底。”

“你想黑回去吗?”浮士德问。

那姑娘眼睛一下就打起高光了,“可以吗?会不会太麻烦你?”

“不会。”浮士德说,“感谢礼。”

当梅菲斯特刚结束一场关于按时交稿的一百个重要理由的激烈交锋,正准备继续用电脑跟最后一个拖稿大神来一场单方面价值输出辩论赛时,他特别惊奇地发现自己电脑被黑了。

显示器上一团马赛克,特别没有美感。

他甩了甩鼠标,本来就因催稿心烦意乱,这下是真怒了。

键盘按得噼里啪啦响,放鞭炮似的。对面搞什么啊?这种野路子是什么鬼?梅菲斯特一丢鼠标,白皙的脸庞气得通红。

用扫雷发消息了不起啊?我专门调个空当接龙的死局给你玩好不好?!

“你到底想干嘛?”

电脑上跳出来黑体加粗的字。

梅菲斯特到底是没有浮士德能耐得住性子,几回合下来终于忍不住问。

浮士德给他输了一串符号,然后将他设置的对话框全解除了,把电脑还给旁边看得一脸热血澎湃的女生,“耗电有点多。”

“没关系。”她由衷道,“你以后去修计算机专业一定很得心应手吧!”

浮士德抿了抿唇,“可能。”

“走了,再见。”

“嗯嗯,拜拜,等发工资了我请你吃东西啊!”她说,“我想到怎么写接下来的剧情了,真的太感谢你了!”

当晚,梅菲斯特跟浮士德花了一晚上研究怎么用扫雷、空当接龙、红心大战、蜘蛛纸牌等一系列电脑附件游戏来花式折磨对方,并产生了一种我为什么要浪费时间跟一个陌生人互相刷通关记录的无力感。

顺带一提,那天,整合运动论坛的神秘版块多了一对几乎没有人知道的冷cp的粮食。

主角都是大写字母,没人能猜出来是谁。

——FAxMP。

俗称,万恶之源。

 

—待续—


淮卷卷

在炎哥死亡仰角滤镜贴画男友拍摄之下依然清新动人(?)的阿葬,和嫌弃浮士德拍照所以微侧脸自拍的梅菲斯特(?)
不要带脑子看,就是一个快乐玩梗(…)

在炎哥死亡仰角滤镜贴画男友拍摄之下依然清新动人(?)的阿葬,和嫌弃浮士德拍照所以微侧脸自拍的梅菲斯特(?)
不要带脑子看,就是一个快乐玩梗(…)

白城月

都叫你别勾引蛇了

年底了
终于填了年初的坑

都叫你别勾引蛇了






年底了
终于填了年初的坑

宝宝Anne

预告
估计下周就能画完了

附带小小图和浮梅的颜色图预告

预告
估计下周就能画完了

附带小小图和浮梅的颜色图预告

石久今年三岁半
我又在搞浮士德我真的好爱他虽然...

我又在搞浮士德
我真的好爱他
虽然我每次去5-10看他都会被爆头爆的六亲不认
但是我还是好爱他
当然我也爱梅菲斯特,但是这个臭小孩实在好难搞啊!!

我又在搞浮士德
我真的好爱他
虽然我每次去5-10看他都会被爆头爆的六亲不认
但是我还是好爱他
当然我也爱梅菲斯特,但是这个臭小孩实在好难搞啊!!

柒柒久久

「舟浮梅」别再骗我了

  我们在一场乱世中相遇,互相扶持,相爱。最后你离开我,你知道吗,我好讨厌你。


 

  你很喜欢摸我的头发,你说只是喜欢摸而已。可是每次下来你都会摸,明明我个子跟你都差不多了!每次被你摸过的头发都乱糟糟的,我还得把我的东西放在一边,理理头发把东西拿起来然后小跑起来才能追上你。

  你就不能走慢一点吗!


  罗德岛那边的黑总是对着你大喊:“浮士德,中门对狙!”

  我没有见过其他狙击手,但我总是觉得你瞄准都很厉害。每次陪你训练的时候,总是能看见你能打中靶心,所以我相信你浮士德。

  就算输了也没有关系,下来就是花点时间帮...

  我们在一场乱世中相遇,互相扶持,相爱。最后你离开我,你知道吗,我好讨厌你。


 

  你很喜欢摸我的头发,你说只是喜欢摸而已。可是每次下来你都会摸,明明我个子跟你都差不多了!每次被你摸过的头发都乱糟糟的,我还得把我的东西放在一边,理理头发把东西拿起来然后小跑起来才能追上你。

  你就不能走慢一点吗!


  罗德岛那边的黑总是对着你大喊:“浮士德,中门对狙!”

  我没有见过其他狙击手,但我总是觉得你瞄准都很厉害。每次陪你训练的时候,总是能看见你能打中靶心,所以我相信你浮士德。

  就算输了也没有关系,下来就是花点时间帮你治疗而已。没有多麻烦,你不用多内疚。

  嗯?你问我吗?没关系的,罗德岛那位博士还挺温柔的。来切我的干员都挺温柔的,已经没有第一次那么疼了!

  倒是你!你可是被很多干员切的,什么黑啊,能天使,艾雅法拉等疯狂打。你不用太关心我,你应该多注意自己好不好?


  不知不觉我们已经认识了三年了啊……说起来真是不可思议,我居然被你摸了三年的头发,从一开始的排斥到后来习惯甚至依恋这种感觉,至少让我觉得,你这个蛇至少还是好好的!

  你喜欢摸我的头发,我喜欢摸你脸上的矿石。可你却总是不让我碰,说会伤害到我的。可我偏要这么做,因为我就喜欢看你生气时候的表情。

  我还讨厌你把我抱起来的时候!不就是我上次抱怨你走得快吗!自从那个时候,你总是把我直接抱起来然后回家。

  你这家伙是不是觉得还很正常啊!全部人都在盯着我们看啊!

 


  算了算了,反正挣扎下来,你又把我扛着走。我只能自我安慰着,代步工具浮士德而已,没事没事。什么事都没有!(呸!)

  工具蛇?嗯?


  还有啊,浮士德我还有好多没有吐槽的!你在床上能不能稍微温柔一点,一点点也好啊!第二天起来我腰真的很痛,走路都站不直的!

  你还站在我面前,用那无辜脸盯着我。如果我不是被害人,我都被你这个骗子给骗了!


  喂!你仔细听没有?浮士德!你给本大爷醒过来啊!我还没有说完呢……


 

  霜星她们给我说,你早就因为矿石病离开了。我只是笑了一下,因为我相信你不会这么脆弱,不会像罗德岛的阿米娅一样。

  可你啊,连阿米娅都不如!


笙之吱呀

整合运动总部杀人狂们的生日?

私设如山。架空现代设。


1.


今天是塔露拉的生日。


如果不是大早上的门外响起了victor密集的子弹声扰人清梦,弑君者发誓她不会将这个鬼日子记得那么清楚。


“早上好早上好~!加急快递请签收!”


弑君者闪身出了门外,赤发的天使还颇有闲情逸致地笑眯眯向她打招呼,仿佛刚才用五连发子弹当门铃的人不是她一样。


现在正值冬至,昼短夜长,四五点的天还没亮。那盏关不掉的日光灯管和她背后明亮的光翼差点要把刚醒还摸黑出来的弑君者闪瞎了。她迎接来客的口气算得上恶劣:“你们的雇主是谁?这里没人需要生命和死亡。还有,虽然这里是整合运动总部,也没必要用子弹张牙舞爪地表明自己也很危险。”...

私设如山。架空现代设。


1.


今天是塔露拉的生日。


如果不是大早上的门外响起了victor密集的子弹声扰人清梦,弑君者发誓她不会将这个鬼日子记得那么清楚。


“早上好早上好~!加急快递请签收!”


弑君者闪身出了门外,赤发的天使还颇有闲情逸致地笑眯眯向她打招呼,仿佛刚才用五连发子弹当门铃的人不是她一样。


现在正值冬至,昼短夜长,四五点的天还没亮。那盏关不掉的日光灯管和她背后明亮的光翼差点要把刚醒还摸黑出来的弑君者闪瞎了。她迎接来客的口气算得上恶劣:“你们的雇主是谁?这里没人需要生命和死亡。还有,虽然这里是整合运动总部,也没必要用子弹张牙舞爪地表明自己也很危险。”


“让我看看?…很遗憾,匿名下单,不过包裹是从近卫局总部发出的。请您收件~”能天使选择性无视了她的后半句。


弑君者清醒了。


?近卫局wdnmd这谁顶得住啊,万一里面是什么窃听录音定位装置或者定时炸弹赤霄绝影这锅可就大了我不是很想背啊。


最终还是签下了这份快递,弑君者扛着纸箱回到客厅,挨个敲门把人喊起来聚在一起开始琢磨这个快递。


“我觉得多半还是寄给塔露拉姐姐的,”梅菲斯特打了个哈欠,瘫在沙发上要掉不掉被浮士德捞起来,“近卫局总部?”


霜星随手一划,寒光将纸箱上被仔细粘贴好的胶带割开。梅菲斯特兴致高昂地探头过去,随意披上的睡袍因动作幅度过大而松垮散开,露出颈肩的吻痕与牙印,本人完全没注意到(虽然注意到了也不会怎么样)还不忘义正言辞地谴责。


“随便拆别人的快递也太差劲了吧霜星~?”


“不想被丢进冰天雪地里喂雪人就给我把衣服穿好并闭上你的嘴,梅菲斯特。”


浮士德沉默着帮他整理好睡袍。


霜星并不想知道这两个从同一个房间里出来的人到底干了什么,只想快点确认近卫局特意委托企鹅物流派送来的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出乎意料地,她看见的只是一大塑料袋撒满辣椒酱油的砵仔糕①,配有一小扎竹签。


写着“生日快乐”的纸条安静地被塑料袋压着,署名是chen。


在塔露拉回来后,这袋滑嫩水灵的砵仔糕被大家分吃了,然后开始举办塔露拉的生日派对。塔露拉默许了这一举动,只是冷淡嘱咐道不要买蛋糕。


2.


今天是W的生日。


追求浪漫的萨卡兹在十二点做了件一直想做也一直没做的事,把她这些年年来布下的所有尘封着的炸弹引爆——不包括大门口招牌下的那一枚。


三百六十五天来,大大小小的行动不计其数,于是W埋下的炸弹大大小小也不计其数。罗德岛有,龙门有…总而言之,只要是W踏及过的地方,或多或少都会留下点纪念品。


今天的博士办公室门口爆炸了。


阿米娅在得知这一消息时以为又到送葬人轮值担任博士助理了,登时就叫来了这位干员准备联合凯尔希严肃批评,直到面对送葬人毫无波动的目光与一句“我感到迷惑”时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检测出是那位佣兵小姐的手笔后,散弹枪打穿了整合运动总部的大门。


W沉默了。她看着监控中正在仔细端详整合运动大门口招牌的送葬人,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第二天,弑君者出面与罗德岛进行谈判并签订了合约,赔了十二万龙门币。


弑君者回去和W打了一架。博士心满意足地第二次精英化晋升了送葬人,以为要被指派危险任务的送葬人询问任务被博士挥挥手以“非要做什么的话就再去打一回整合运动吧”的借口打发了。


散弹枪再次打穿了整合运动总部刚修好不久的大门。


罗德岛把十二万龙门币赔回去了。


3.


今天是霜星的生日。


无论能力还是性格都冷得如出一辙的霜星,生日意外的是在夏天。


蝉鸣聒噪得令人心烦,做什么事都心不在焉,所有人——不包括霜星——都无一例外地打不起精神。大家似乎都忘了,今天是霜星的生日,除了梅菲斯特都出门了。


对此,霜星眼都没抬一下。她仍然在做自己的事,但周身乃至整栋别墅的气温都降了十几度,一降再降,隐隐有要跌破零度的趋势。


“你是想把我们都冻死吗?”


梅菲斯特缩着肩,语气不善。他蜷在一旁的沙发上,顺手拉了条毛毯盖着。


霜星显然没料到他会这么说,神色立即冷下来,气温直接变成负摄氏度。梅菲“嘁”了一声,悄悄看了一眼她可怕的脸色,却感受到温度好像在逐渐回升。


“等等——保持冷一点。”


梅菲斯特进了厨房,不多时端了盘冰沙出来放在霜星面前。后者微愣,冰沙就在她怔然时随着骤然变暖的温度融化了。


  梅菲斯特直接把冰箱推了出来,就着里面冰冻着的冰沙指给她看:“粉那盘是W做的,桃子味。红色塔露拉,草莓。深紫色弑君者,桑葚。蓝色浮士德,蓝莓。”


“你的呢?”


“……”


梅菲斯特有些恼羞成怒,他跺了跺地板,像是想说什么。门口传来了开锁的声音,是大家回来了。


“生日快乐,霜星。”


在祝福中,梅菲斯特抱臂环胸,霜星听见他不爽道——


“脾气那么冷就不要让冰沙融掉啊?”


梅菲斯特哼了声。


“生日快乐。我的是银色的,荔枝味。”


①砵仔糕:广东民间小吃。有较大直接插在竹签上的甜糯类型,也有切成块状类似果冻质感的袋装,后者因本身味道寡淡类似豆腐,一般加辣椒酱油食用。文中是后者。


白

个人关于梅菲斯特的一些猜想

1.关于梅菲斯特的出生地和种族,大概率是出生在乌萨斯的萨科塔,这个也是比较主流的说法。方舟喜欢玩反转,原著里的恶魔在游戏里是天使,浮士德和梅菲斯特的主仆关系被调换了,而浮士德的原型,比较主流的说法是蛇,原著《浮士德》里的梅菲斯特说蛇是恶魔的表亲,两人算是种族对立了。但是,根据舟游的惯例,浮士德和梅菲斯特这两个名字应该是两个小男孩的代号。而真理的语音提过《东方列车谋杀案》以及立绘她手中的书,我们估且认为现实中的一些书在泰拉世界也有吧。

         那么,谁给梅菲斯特他们的起这么恶趣味的代号?

①塔露拉取的

 ...

1.关于梅菲斯特的出生地和种族,大概率是出生在乌萨斯的萨科塔,这个也是比较主流的说法。方舟喜欢玩反转,原著里的恶魔在游戏里是天使,浮士德和梅菲斯特的主仆关系被调换了,而浮士德的原型,比较主流的说法是蛇,原著《浮士德》里的梅菲斯特说蛇是恶魔的表亲,两人算是种族对立了。但是,根据舟游的惯例,浮士德和梅菲斯特这两个名字应该是两个小男孩的代号。而真理的语音提过《东方列车谋杀案》以及立绘她手中的书,我们估且认为现实中的一些书在泰拉世界也有吧。

         那么,谁给梅菲斯特他们的起这么恶趣味的代号?

①塔露拉取的

      不排除这一可能,毕竟塔露拉的真实性格未知,而且她在主线剧情里貌似有人格分裂的倾向。

②浮士德取的

        可能性极小,浮士德很明显不是会取这种代号的。

③梅菲斯特取的

         可能性挺大的,梅菲斯特是这种性格的人。然后我就想到了一件事情,剧情中的梅菲斯特重视浮士德超过了任何人,包括他自己,而且梅菲斯特有自毁倾向,以及霜星在骂他是杀人狂的时候,他没有反驳,说明梅菲斯特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还是有点数的。梅菲斯特如果曾经是天使,而他给自己的代号是魔鬼的名字,这种不详的代号是否代表着他已经脱离了天使的身份而成为了一个异类?【就像莫斯提马一样,代号是堕天使的名字,她作为天使却有角,梅菲斯特则没有光环,莫斯提马身上的孤独有一部分原因和她的出身有关,不详,遭受排挤。梅菲斯特因为矿石病,失去了与同族为伍的机会。】非常讽刺,梅菲斯特给自己这么个代号,这大概也代表他不爱亦或是仇视别人,同时也在嘲讽自己,毕竟恶魔在萨科塔族看来肯定是对立且不详的,这也很符合他的自毁倾向(他不喜欢自己)。至于浮士德,原著中梅和浮打赌,梅说他打赌赢了的话浮就要永远做他的仆人。浮士德现在就在听梅菲斯特的话,他可以算是梅菲斯特忠心耿耿的仆人。而梅菲斯特怎么对待浮士德的?梅菲斯特见浮士德受伤比他自己受伤还紧张,序章ACE命令进攻浮士德所在的高台时,他对浮士德的嘱托,第五章陈向浮士德砍了一刀,梅菲斯特的反应证明了一点:他害怕浮士德死掉。而阿米娅说他俩不同心时,说梅菲斯特孤身一人时,梅被吓到了,他没有反驳,说明他潜意识地认为浮士德不会一直待在他的身边,浮士德会离开他,他会孤身一人。那这就有两种反应了,A反应:无论怎样都要把浮士德锁在身边,然而,以浮士德的战斗力,他要是执意跑路,梅估计也锁不住。B反应,不管怎样浮士德的安危要紧,浮士德要跑路,梅会放了他。我个人认为,梅是知道自己是没有未来的,他只希望自己能够光荣战死而不是去摘取享受胜利的果实,也仵他并不想要浮士德和他陪葬什么的,他希望浮士德能在胜利之后活下来或者仅仅是活下来。因为原著里的浮士德最后摆脱了魔鬼梅菲斯特的束缚,在天使的簇拥下登上了天堂。我们拋开梅的恶趣味,或许,梅菲斯特在这个代号下隐隐的埋藏了他所有的希望——希望浮士德能登上天堂,而不是堕入地狱。那就有点可悲了,梅菲斯特把充满憎恨的代号留给了自己,而把希望交给了浮士德。

④别人取的

          这个也有可能,因为《浮士德》是诗剧,有些难懂。梅和浮看上去才十二三岁,读这个或许有些困难。所以有人给他们取了这个代号,如果真有这个人,那这个人必定是乌萨斯人且对梅产生了极深远的影响(带歪了梅菲斯特的三观。),不然我不认为梅会顶这种侮辱性代号到处跑(你们可以称呼我为——梅菲斯特。)但他估计只存在于浮梅回忆杀里。


2.梅菲斯特的家庭环境

           我们来找一下梅菲斯特的特点:指挥官,会下国际象棋,说话彬彬有礼,短裤,有一把精致漂亮的剑。我觉得,梅菲斯特是贵族的可能性很大(家里有钱),毕竟指挥官不是谁都能当的,乌萨斯帝国有很大一部分参考了沙俄,沙俄里的指挥官基本上是有贵族头衔的(这跟有没有钱没关系),沙俄贵族的男性一般会在沙皇那谋求一官半职来获得收入,谋求或稳定地位,一般平民在军队中服役能在军中当个团长就了不得了,而上将,将军,参谋长等高级将领基本上都是贵族(详情请参考俄法战争中的库图佐夫,巴格拉季昂,巴克来·德·托利{德国人,但也是上流社会的},彼得·沃尔孔斯基{他的家族在俄国相当有名,有地位,有历史,其中他弟谢尔盖是十二月党人},舒瓦洛夫伯爵……以及之前著名的苏沃洛夫将军和波将金,都是贵族。)能指挥军队的将领本身是身份高贵的象征,我之所以想这么说,是因为梅菲斯特年龄太小了,如果他家里有人担任过一官半职,他可能会接触一些知识,而且十年前乌萨斯疯狂迫害军官,说不一定梅的家就遭殃了呢?而且梅说话很有礼貌,在最生气时也没说脏话(苏卡不列),可见家教不错。他会下国际象棋,我在微博上曾看到过一条说说,说是梅在序章说的那些代号(f3,e5什么的)以及进攻方式很像一种下国际象棋的一种下法什么的,而且在我的固有印象里,国际象棋一般是有钱人玩的。另外,之前看对英国王室的介绍说,小王子们必须身着短裤显示身份,《黑执事》里有贵族头衔的正太们都是短裤(夏尔和啵酱,托兰西)。他的剑挺精致的,我觉得很不错。如果梅真的是贵族,说不定以前就认识塔露拉。


3.有很多人都觉得梅菲斯特装着假肢,我觉得不是,参考火神和红云,两人的义肢都是很显眼的金属臂,而梅菲斯特的腿和手在立绘上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但我依然怀疑他的腿有问题,因为原著里的梅菲斯特是跛腿,而且舟游的梅菲斯特有一根像拐杖的法杖。


4.梅菲斯特的能力,我觉得他的羽毛和粉尘其实是一种东西。游戏里梅吹出的羽毛就化灰了。我猜测他的羽毛能加速人体新陈代谢,促使伤口快速愈合,而过快的新陈代谢也促使了伤者体内源石的快速生长,由于矿石有一定的精神性,这也导致了他们被源石控制了,可以用这个来说明为什么梅的粉尘对普通人没用了,也可以解释他为什么那么害怕浮士德受伤,因为他的羽毛除了治伤以外,还会加重浮士德的矿石病。


5.梅菲斯特的目的

    梅菲斯特劝说陈说:“来吧,加入我们,让我们为更伟大的目标服务。”他说要推翻旧秩序,建立新秩序。他对理想的态度无疑是狂热的。但是有很多人认为他就只是口嗨,还认为他中二……因为,他到处杀人,弑君者希望看到他惨败,临光她们说他是一个满足自己杀人爱好的变态,W说他不重视同伴,霜星想把他丢雪原上,其他小兵说他们不想和梅菲斯特的手下一个下场,梅菲斯特的手下临死之前对杀他的人说谢谢,塔露拉疑似坑了他,爱国者警告梅菲斯特……拥有标准反派位的梅菲斯特自然遭人恨,也因为战力问题被吐槽为弟弟。

       好吧,让我们来试图理解一下梅菲斯特的逻辑。首先,牢记他的一句话“战略比战术更重要。”战略是目的,战斗是方法,而他的另一句话“为了理想,我们可以什么都是。”

      梅菲斯特是一个为了目的可以不折手段的人,这意味着他可以把所有人当工具人(除了塔和浮),他只想要得到他想要的结果。就像《世界大战:勇敢的心》里面的屑法国指挥官,为了得到胜利,他命令部下用同伴的尸体掩护着前进,毫无人性,最终他被埃米尔杀掉了。

既然如此,在梅有计划的情况下,他决不会去主动救人,所以他对碎骨见死不救了(在w回来时梅都不关心碎骨的死。{虽然其他人也貌似不关心})

      作为一个指挥官,当然要让自己的军队发挥出最佳状态,《战争与和平》当中,指挥官下达的命令往往不能准确有效的送达给军队,因此失误会产生,军队效率

低下,且有时军队会收到错误命令,而被梅菲斯特强化过的军队又能打,又能抗,又听话,他肯定喜欢,就是苦了那些下属。

       那平时呢?梅菲斯特对非感染者肯定没好感,估计在他眼里那些人都是压迫感染者的罪人,他伟大理想上的障碍,再加上他受过乌萨斯的迫害,他无疑会折磨死那些人。至于感染者,分组织外和组织内,第二章有整合运动袭击感染者,估计梅对不加入的人的态度也很危险(毕竟路不同)亦或是无所谓。梅称自己的下属为同胞,说他们团结一致,估计梅平时对他们还行,毕竟工具人。

       另外梅对自己的部下……怎么说呢,该奶还是会奶,毕竟是“同胞”嘛。

       梅的理想难道是建立新秩序?我觉得,不止。他和塔露拉的追求应该差不多,可能在他眼里,塔露拉是他理想的代言人,所以他才那么崇拜塔露拉。方舟简介:整合运动妄图与大地整合为一。什么意思?他们要回归大地?一般只有死人才会与大地在一起。再加上源石有一定的精神性,塔露拉他们会不会是在追求精神的永生呢?在精神世界,的确可以做到人人平等。


6.梅菲斯特喜欢虐待别人肯定是因为他在乌萨斯的遭遇,毕竟他年龄小,三观尚未健全,被带歪很正常。而且被虐待久了的人心理多多少少会有问题。比如《房思琪的初恋乐园》里的房思琪,在遭受长期性/侵后,她看见和她同样遭遇的人,会想到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的人和她的遭遇一样,就会觉得很心安,随即又认为自己是最可恶的人。梅菲斯特比她还严重,已经由受虐者转变为了施虐者,但他的潜意识让他渴求死亡,用死亡来结束这痛苦的一切,如房思琪,房思琪不期望未来,她曾想过自杀,但爬在栏杆上,她又觉得很丢人,这样死掉很恶心。梅菲斯特的自尊心希望他能拥有盛大的死亡,所以他才会一再让陈她们杀了他。


7.浮士德应该很早就认识梅菲斯特,且对梅有愧疚之心,。即使他的内心充满了悲伤和混乱,他还是开口反驳了阿米娅,表明了他的立场,他对部下应该还不错,第五章他的部下表明他们还可以继续战斗,再次提升了梅的屑程度。


8.塔露拉可能曾经救过梅,且没有对梅冷嘲热讽过,总之梅很崇拜她。因此梅有了一个萌点,装成熟,在塔露拉面前直呼其名,在浮士德等人面前喊塔露拉姐姐。另外,我不认为塔露拉真的抛了梅,或真想杀他,因为,魏彦吾有将梅他们诱敌深入,且他不知道的是:霜星没冻住阿米娅且和爱国者掉线了(且霜星之前说过她要清剿罗德岛,去龙门什么的,应该是被谁拦住了。),弑君者似乎被红给拦住了,梅对塔露拉说的万无一失的因素都被搅没了。梅之前企图拉拢陈,应该是塔露拉告诉他的,陈的弱点也是。不过,在梅的视角,塔的确抛弃了他,很好奇他接下来怎么办。


9.爱国者对梅菲斯特态度不会好了,能让梅菲斯特害怕的男人一定强硬的可怕。


10.梅貌似不太会接嘲讽,别人骂他貌似只能说哦,转移话题和叫浮士德打人,不会回怼。(w除外)


东落双隐

[舟浮梅]素契10

(上)

梅菲斯特休整了两天才堪堪恢复完全。这两天他们都没有出门。

“不知道外面现在是什么样子呢……。”

此时浮士德正在厨房里热一杯牛奶。梅菲斯特躺在床上,有几束光在地面上涂抹出矩形的亮块,百叶窗的缝隙里勉强可以零零碎碎地拼凑出一个世界。

梅菲斯特已经看到窗外的景象里有灰色覆盖了。他想,已经过了一个多星期了,按照这个速度,也许世界的各个角落都已经被它们占据了吧。

梅菲斯特觉得很麻烦。他想要直接将它们捏碎。

浮士德推门进来了。这两天以来他寸步不离地陪着梅菲斯特。

似乎守护梅菲斯特就是他生来的任务。

梅菲斯特从他手中接过那杯热牛奶,坐起身子来,并不急着喝它。他卷起了百叶窗的叶片。...

(上)

梅菲斯特休整了两天才堪堪恢复完全。这两天他们都没有出门。

“不知道外面现在是什么样子呢……。”

此时浮士德正在厨房里热一杯牛奶。梅菲斯特躺在床上,有几束光在地面上涂抹出矩形的亮块,百叶窗的缝隙里勉强可以零零碎碎地拼凑出一个世界。

梅菲斯特已经看到窗外的景象里有灰色覆盖了。他想,已经过了一个多星期了,按照这个速度,也许世界的各个角落都已经被它们占据了吧。

梅菲斯特觉得很麻烦。他想要直接将它们捏碎。

浮士德推门进来了。这两天以来他寸步不离地陪着梅菲斯特。

似乎守护梅菲斯特就是他生来的任务。

梅菲斯特从他手中接过那杯热牛奶,坐起身子来,并不急着喝它。他卷起了百叶窗的叶片。

“浮士德,自上次起还有什么其它的案件吗?”他问。

看得到灰色的污染物是梅菲斯特给予他想要给予的人的能力;可是被沾染的人,就只有梅菲斯特可以看见,人类对此便无能为力了。

浮士德将梅菲斯特抱到了客厅。电视上正播着他想看到——又或者说是不想看到——的新闻。这一次便不是自杀了;是一起凶杀。失去理智的凶手砍倒了自己的妻子儿女,然后砍倒邻居,现在人已经在局子中了。梅菲斯特说:“他的双手已经全是灰色的了……真恶心。人类的自相残杀倒是很有趣。”

他转而起身到了阳台上,“但是,对于那些恶心的东西,我不会容忍他们的存在。绝对……!”

浮士德意识到他想要做什么。他制止道:“梅菲斯特!……”

梅菲斯特的身上笼罩了一层白光了。他闭上了双眼。舔了舔唇角。

浮士德立即地想要打断他。

其他东西降临得更加迅速一些。

——“唔!!!”

而还没等到梅菲斯特采取什么措施,似乎被一箭穿透的胸膛,梅菲斯特,承受着剧烈的痛苦一样,猛地揪紧心口,一只膝盖落地地半跪下去了。

“浮士德……!”

他只来得及说出这三个字。额头上已经渗满了冷汗。

然后他失去了知觉。

 

对于天使的惩罚足足三天之久。梅菲斯特醒来之后也暂时地没有了对待这些敌人的能力;他理应当不再出门。这时便出现了另外一个问题:请假有两个多星期之久后,浮士德该回学校去看一眼了,因此梅菲斯特又获得了出门的机会。

周一,梅菲斯特跟着浮士德踏进了令人汗毛倒立的外界。

双脚触及地面时,发现整片大地已经被侵蚀。远远地向路的尽头望去,没有任何一个角落是它原先的样子。

梅菲斯特——这次——却冷静而默然了。但浮士德心知,他一定是在执着地思索着办法。他是一个极其聪明又激进的人。

赶到十字路口。作为最先被那些东西感染的地方,这里果然已惨不忍睹。一切都已经被漆满,哪怕是天空;连树的影子也不能看清。

梅菲斯特皱了皱眉,似乎感到不适;幸而绿灯亮得很快。

“走吧,梅菲斯特。”浮士德说。他注意到了梅菲斯特的不自在。

 

——砰。

一声巨响惊动了场面中所有的人。有女性受惊的尖叫声;大家的视线,便立刻地,都聚集到了那里。

是那棵树,十字路口岸边的树,因经受不住侵蚀,倒下了。

灰色粉末飞溅了一地,在大地里溶解,重新回到了树的躯干上,不作声了。

梅菲斯特才在马路对岸站稳,回头去看那被蛀空了精神的树横卧于道路、阻塞了交通,又厌恶地收回视线。

神明,真是卑鄙又恶心啊,他想。

“浮士德。”他叫了声。然后视若无睹地,对于那些景象,迈开脚步离去了。

被阻挡道路的人不耐烦地鸣起了喇叭,也有人直接从车上下来打起了电话。不出多久,他们会被这里最浓厚的灰色彻底感染。

然这些最没有价值的人,他们的死毫不足惜。


(下)

浮士德的回到学校引起了班内一场小小的骚动,他本人也必然不能避免众人的议论纷纷。除了那天的目击者们,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出了什么事。班主任本人也对此漠不关心;她已经因为过于熟悉而立即咬定了那就是打架致伤——当然,现实确实如此。

“你并不专心,浮士德。”午饭时,梅菲斯特这样说。他知道浮士德并没有好好听课,也知道浮士德向来如此。

不。……他非常专心。某些方面来说。

梅菲斯特向后望了一眼:在铁栏杆的缝隙中,低矮渺小的世界里,那已经彻底瘫痪的十字路口上堵满了寸步难行的车辆,嘈杂声发酵得连肉眼都可见,车主们离开了驾驶座,站在地上,发现自己的孤立无援,便自作主张地为自己选择了身边素不相识的人作为敌人,互相争执不休。

“他们一定会不得好死的……。”梅菲斯特轻声喃喃,似乎自己也没有发现已经把这话脱口而出,他的神态却疯狂得非常。那才应该是他原本的样子。

神啊,嘲讽你自己吧,让这样的孩子成为了天使。

无所不能的自以为无所不能的神不会嘲讽自己,只会迁怒与惩罚他的子民。

“浮士德,你看到了吗?”梅菲斯特转身面对着铁栅栏,浮士德应声上前,站在了他的身后,没有说话。

“……神在降临、他的处罚、”梅菲斯特压低了他的声音,“你听。五。四。三。二。……”

如同脱缰的野马失控地发出哀鸣,声音撕裂了天空、一辆深灰色的大型货车压迫着轮胎,在十字路口飞驰而过。

上一秒还在争执的人们立刻乱成了麻,惨叫声狠狠地撼动着耳膜,那叫声急促又恶心得让人起鸡皮疙瘩。那车被横卧的大树阻拦了破坏的脚步,底朝天地翻了过去。

“……一。”

血液开始在地面上蔓延,立刻被灰色的庞大势力蚕食得一干二净。

有好几个人受伤了。有一个人的身体在车轮下直接被碾了过去,整个人都血肉模糊着,却仍旧可以呼吸、可以为了宣泄痛苦而发出变了声调的尖叫。

这人坚持不多久就死去了。

浮士德伸出手去捂住了梅菲斯特的眼睛。接受残忍与接受恶心并不是同一个概念。

梅菲斯特张开左手来与浮士德的相扣,他的笑意是满溢的;轻轻地吻了一下浮士德的挡住他的视线的手心。

就在刚刚那一刻,如果再不收回视线的话,梅菲斯特极有可能再次失控。因此梅菲斯特借势又吻了第二下。第三下。

浮士德把手收在了梅菲斯特颈前。

浮士德似乎愣了愣神,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地想要用力收紧双臂,而将梅菲斯特禁锢住,然后亲吻他、将属于人类的污浊气息濡湿他的唇齿,让清纯无瑕的天使沾染复杂的罪恶。幸而这想法只维持了一刻,浮士德很快便冷静下来了。

在这个灰色的罪孽已经要开始肆意横行的世界里,就连唯一有资格接触天使的人也难以摆脱、不受影响。浮士德想,他本不可能有这样难以克制又过分罪恶的想法。假如梅菲斯特没有出现的话,本不可能。

梅菲斯特好像知道了他在想什么——总是知道——却不惊讶,反而用沾满笑意的眼神回头看着他,像一个肆意纵火却丝毫不觉罪恶的孩子。

“……浮士德,要听从我的命令哦。”


司黯

我太难了,屏蔽n次,明明没什么啊,也没漏啥,脸画崩了,手我画不好啊,动作有参考。

我太难了,屏蔽n次,明明没什么啊,也没漏啥,脸画崩了,手我画不好啊,动作有参考。

寒塘先生

【浮梅】No title PT,3

BGM(鬼畜部分:GETLOW  Dj snake)
(正文部分:Mind  Heist)
天冷了吗?龙门的不定性风会随城邦的移动停止吗?但尽管如此入冬也完成了城市与郊区的界限因外物的凋零沉眠而开始模糊起来,扬言要剿灭的无组织者,因痛苦转嫁痛苦的,并正义而伪善的,因利益而声援的,依稀像是19世纪的样子,混沌主宰一切,顶替了造物主的位置,被接管的源在秩序范围外的一切,交织纠缠,信仰和绝望,无论是在时代立场地区的界限都不太明显了,如今是19世纪,还是如今?

尽全力克制冬眠本能的蛇在孤独的城中环行,蛇鳞划破,双眼干枯,锋芒的,凌驾光的毒牙应无法捕食而发软,沉默在辉煌中了。

“...

BGM(鬼畜部分:GETLOW  Dj snake)
(正文部分:Mind  Heist)
天冷了吗?龙门的不定性风会随城邦的移动停止吗?但尽管如此入冬也完成了城市与郊区的界限因外物的凋零沉眠而开始模糊起来,扬言要剿灭的无组织者,因痛苦转嫁痛苦的,并正义而伪善的,因利益而声援的,依稀像是19世纪的样子,混沌主宰一切,顶替了造物主的位置,被接管的源在秩序范围外的一切,交织纠缠,信仰和绝望,无论是在时代立场地区的界限都不太明显了,如今是19世纪,还是如今?

尽全力克制冬眠本能的蛇在孤独的城中环行,蛇鳞划破,双眼干枯,锋芒的,凌驾光的毒牙应无法捕食而发软,沉默在辉煌中了。

“”浮士德”

“你醒了啊!”

“我…难受,恶心”

“我想吃酸的”

浮士德单膝跪在地上,试图以此缓释怀中人的痛苦。惨白,他的脑海里仅有这一个词。

浮士德,听到这句话时,愣住了

按照浮士德知道的一点常识,这不就是孕妇的生理反应吗?这不可能的,浮士德这样去逃避这个推断。梅菲斯特是一个男性,也可以说是一个正在成熟中的男孩,可他的言行和他的反应,而且还这么痛苦,真的像极了孕妇的表现。

“————————————— 帕克里克

博士,现在还不能休息哦,还有很多事要做哦”阿米娅又把文件放在了,doctor帕克里克的桌面。

“啊!”帕克里克发出快要崩溃的声音

“你知道这次龙门的暴乱,我受了多少惊吓吗?一个炸弹把大楼炸了。然后还有一只白色的兔子,方圆十里都被她冻了,然后更他妈恐怖的是那两个小男孩啊!我的天!他们看上去只是小男孩,就是之前想绑走我的那两个,那个墨绿色头发,脸上带鳞的小子,长的帅是帅,可真的恐怖诶,我就差点没被他的弩射死!比这更恐怖的是旁边的那个,就纯属只是一个变态杀人狂好吧!吹一堆白粉,那些整合暴徒的身上的石头狂涨,还失去意识,朝着人乱砍!那伙的笑声,现在想着都得毛骨悚然!我还没从昨天的恐惧中缓过来呢!you know, I just a child”

“可是博士,你也不小了诶!”阿米亚笑着说,心里想这博士怎么这么可爱?也觉得他的心理承受能力似乎并不高。

“啊啊啊!我不管,我真的顶不住啊”

“博士!杜宾 匆忙地走进帕克里克的办公室”

“有人要见罗得岛的首领,也就是你和阿米娅”

“哎呦妈呀,又儒雅随和的是谁啊?”doctor帕克里克已经陷入了负能量之中。

“博士,要面对的人,你必须谨慎对待,如果处理不妥,必定会成为罗德岛的巨大威胁,他是整合干部浮士德”杜宾严肃地对着走道帕克里克面前,盯着博士的眼睛看。

——————寒塘

“不,以及整合运动干部梅菲斯特”

墨发男子蛇行般的向博士走近,轻吐着分叉的信子。

信子试探着空气中不安的信息素,凌乱的温度,传入浮士德脑中,任他权衡,任它试探,让他去行步,这仅仅存在于蟒蛇捕食前的灵光一闪。

揣揣不安的猎物,却面对着揣揣不安的捕食者。

身份,模糊不清

应该不安的那个,变成了浮士德。原因很简单,怀中如同小兽般蜷缩着的纯白恶魔。

“你怎么进来的?”杜宾因受惊而露出了平日里不有的表情崩坏。

“我可以保证,我进入这里的过程,未有任何干员受到伤害”

这句话是真切的,浮士德轻步走来时,步履如此之轻,如此平静,却神不敢轻,人不敢袭。他的平静是表面且暂时的。定时着随时可以停止。只要轻触那条底线,那个开关会一触即发。

纯白的恶魔,作为那条底线有恃无恐。

本该安然的梅菲斯特,却不寻常地把脸颊埋在浮士德的外套里,小声地叫着,使劲的把身躯向浮士德怀里凑,不安分的手搭在小腹上左右摸索。

也许这一切只能用不寻常来形容。

“有多少个呢?好暖啊,全身的体温都在向下跑,你们还挺幸福,却让我在这里放着难受,恶心难受死了,要不听话就一个两个摁死,还想少生几个呢”

“浮士德他,不知道吧”

—————————————帕克里克

“请问二位,今日来到罗德岛,有什么请求?”doctor帕克里克虽然是一个比阿米亚还要幼稚的罗德岛领袖,但是心里也很清楚自己要干什么,自己的使命是消除泰拉世界所有的矿石病,不管是罗德岛内部的干员,还是制造暴乱的整合运动,在矿石病治疗上都应该一视同仁。可现在在他面前的两个整合运动的干部是昨天天台上使他产生恐惧的人。今天出现在这里,又用意何在?投敌?也许不是,受尽歧视和冷眼的感染者,尤其是整合运动的感染者,是不会轻易相信一个组织或一个个体的。取了自己的命?这更加不可能,罗德岛只要一进入,想做什么暗杀明杀都是不可能的。难道是要接受治疗?

doctor帕克里克只能想到这种可能。

“我知道和你们罗德岛合作交易是要付出代价的,我能保证不对罗得岛产生一点威胁,也能在罗得岛工作,跟随你们参加与整合运动无关的战斗。而我的请求是让梅菲斯特做一次全面的体检,并接受治疗,我能保证他不会使用原石技艺伤害你们。doctor帕克里克,你是否愿意接受这笔交易?”

浮士德将他手中的弩放在Dr帕克里克的桌面上

“阿米娅,请你将梅菲斯特送到宿舍,稳定身体状况,如果发现有恶意攻击,立即通知”

“博士,你怎么能…”杜宾以为博士是昨天吓傻了。

“杜宾教官,请你暂时离开一下,我要和浮士德先生再谈谈”帕克里克站起来凑到杜宾的耳边,小声而坚定地说“放心,不会出事的”

————————————————寒塘

梅菲斯特依然紧依着浮士德,不舍与他分开。

阿米亚试图安抚他,让他缴械,但怀中的纯白恶魔本身就不安分。之前又因阿米亚的言语而受了刺激。谁能保证他的语言不会伤害到腹中的胚胎?虽然讨厌这些负担,但本能让他死死护紧腹部,用者极为惊恐,而带有恶意的目光凝视着阿米亚。抬头央求视的对视着浮士德,眼眶中不自主地流出了泪水。

“放心,不会有事的”

恶魔因受惊而出现的针瞳缓缓舒张,肖骁安分的梅菲斯特干脆闭上了双眼,阿米娅趁机温柔地托起它的脊背。一边轻拍着让杜宾接着 ,这样才好不容易让他离开了浮士德的怀抱。

奇美拉敏锐的感觉系统让阿米亚注重到了一个小动作,梅菲斯特始终把手搭在腹部上。

等到阿米娅,梅菲斯特,杜宾都离开了办公室。

博士才真正用正式的语气开口。

“浮士德先生,现在可以说出你来这里的真正原因了”

“我很惊讶,浮士德先生”

“我可能做了件大事情,梅菲斯特的生理结构可能和我们不太一样,太意外了”

to be continue

言辞温和°

浮梅 ooc(r)

浮梅 ooc 小学生文笔

晚间摸鱼产物 文笔幼稚 谨慎

想发图片没过审,害

我太难了

https://pan.baidu.com/s/1RxupWs2slIDKfaqaK9HxCw 

提取码在评论里,先看看给不给过

浮梅 ooc 小学生文笔

晚间摸鱼产物 文笔幼稚 谨慎

想发图片没过审,害

我太难了

https://pan.baidu.com/s/1RxupWs2slIDKfaqaK9HxCw 

提取码在评论里,先看看给不给过

不瞵酽

【舟浮梅】曙光 梅菲斯特

梅菲斯特:

致我亲爱的浮士德,

我们的相见就像是命运的安排。

当我发现你时,

你穿着破旧的囚服,

眼里无光,

龟缩在角落,

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你是近卫局的感染者犯人,

当我询问你的名字时,

你说出了我最讨厌的数字。

因为那不是你的名字,

我问你:

“你愿意为了感染者而战吗?”

你点了点头。

从那一刻开始,

你就叫浮士德,

你是多么了解我,

我们是心灵相通的,

任何事物都衡量不了我们的感情,

你成了我心中那束光,

当那罗德岛的领导人说出你的内心时,

我难以置信,

怎么可能?

我们是心灵相通的,

我们是彼此的光,

你的心怎可能迷茫?

但你的做...

梅菲斯特:

致我亲爱的浮士德,

我们的相见就像是命运的安排。

当我发现你时,

你穿着破旧的囚服,

眼里无光,

龟缩在角落,

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你是近卫局的感染者犯人,

当我询问你的名字时,

你说出了我最讨厌的数字。

因为那不是你的名字,

我问你:

“你愿意为了感染者而战吗?”

你点了点头。

从那一刻开始,

你就叫浮士德,

你是多么了解我,

我们是心灵相通的,

任何事物都衡量不了我们的感情,

你成了我心中那束光,

当那罗德岛的领导人说出你的内心时,

我难以置信,

怎么可能?

我们是心灵相通的,

我们是彼此的光,

你的心怎可能迷茫?

但你的做法让我感到欣慰。

你反抗了他们的洗脑,

浮士德。

我亲爱的浮士德,

我希望我们的关系更进一步,

我希望我们结合在一起,

我们将永远在一起,

你是我心中的曙光,

我亲爱的浮士德,

我会替你疗去身上的伤痛,

我们是彼此心灵的支柱,

我希望我们的关系更进一步。

——————————梅菲斯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