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13811浏览    4340参与
guoke-email
海岛风帆 (马尔代夫 卡尼岛)...

海岛风帆

(马尔代夫 卡尼岛)


相关作品:马尔代夫


海岛风帆

(马尔代夫 卡尼岛)


相关作品:马尔代夫


芳菲

浏阳河某小支流(图123)(图一上部分…………姑且称作桥叭,看到三次高铁经过。绕到桥下,头顶是高铁经过的声响,桥下是……钓鱼的爷爷们,哈哈哈,特别好玩。桥下还有很大一片雏菊,风吹过来真的特别好看呀,小花花的海洋)

爬山虎,初中老艺术楼的侧墙,有很多小隔间,现在彻底废弃了(老艺术楼具体什么时候建的不知道,学校是有百年历史了,所以,总觉得老艺术楼特别有历史感/怀念)

毛爷爷语录,是某天中午骑小黄车沿着捞刀河…………妄图从十几驾飞机大致的来向骑到…………黄花机场。路上看到的,一老房子外墙,算是我瞎闹着玩的意想不到的收获叭
(当然,骑了两个小时后…………我成功迷路了)

浏阳河某小支流(图123)(图一上部分…………姑且称作桥叭,看到三次高铁经过。绕到桥下,头顶是高铁经过的声响,桥下是……钓鱼的爷爷们,哈哈哈,特别好玩。桥下还有很大一片雏菊,风吹过来真的特别好看呀,小花花的海洋)

爬山虎,初中老艺术楼的侧墙,有很多小隔间,现在彻底废弃了(老艺术楼具体什么时候建的不知道,学校是有百年历史了,所以,总觉得老艺术楼特别有历史感/怀念)

毛爷爷语录,是某天中午骑小黄车沿着捞刀河…………妄图从十几驾飞机大致的来向骑到…………黄花机场。路上看到的,一老房子外墙,算是我瞎闹着玩的意想不到的收获叭
(当然,骑了两个小时后…………我成功迷路了)

Tyrael_张
【杭州 ·西湖】...

【杭州 ·西湖】林中船

【杭州 ·西湖】林中船

南加州汽水

-林耀东·林姿 蓝与黑- 番外:中元·枕边细语

是的,就是无论是什么节日,我们都要找个机会写番外,开车。

虎头蛇尾我本人ડ🌚ડ

请勿上升到演员本人,仅为娱乐所用。请诸位多加包容。

……………………

 

林姿从梦中大口喘着气醒过来。


她好久没有做那样可怖的梦了,梦里,姑姑和姑丈在她面前发着毒瘾,自残、口吐白沫,在她面前活活地被人打死,爬虫从她面前爬过、满眼都是血,耳边充斥着人的惨叫,然后面色惨白的姑姑捧着她的脸,蓬乱着头发,“林姿?你现在是叫这个名字吧?忘了你姓什么?忘了谁养大你的?你就该好好地来陪我和你姑丈!你这个忘恩负义的荡妇!”


林姿打开手机看锁屏,今天是农历七月十五,鬼节。昨天村里大肆操办着节日仪式,...

是的,就是无论是什么节日,我们都要找个机会写番外,开车。

虎头蛇尾我本人ડ🌚ડ

请勿上升到演员本人,仅为娱乐所用。请诸位多加包容。

……………………

 

林姿从梦中大口喘着气醒过来。


她好久没有做那样可怖的梦了,梦里,姑姑和姑丈在她面前发着毒瘾,自残、口吐白沫,在她面前活活地被人打死,爬虫从她面前爬过、满眼都是血,耳边充斥着人的惨叫,然后面色惨白的姑姑捧着她的脸,蓬乱着头发,“林姿?你现在是叫这个名字吧?忘了你姓什么?忘了谁养大你的?你就该好好地来陪我和你姑丈!你这个忘恩负义的荡妇!”


林姿打开手机看锁屏,今天是农历七月十五,鬼节。昨天村里大肆操办着节日仪式,她也去了祠堂祭拜、放了花灯。


在这个节点梦到他们,不仅晦气,还让人觉得惧怕,林姿觉得仿佛回到了在城砦的灰暗阴鸷又暗无天日的童年,她对于械斗伤人有严重的阴影,此时更是毫无安全感。


林耀东听见了她的动静,醒过来问林姿:“怎么了?做噩梦了?”


这个时候听见他的声音,无异于是找到了安全的港湾。她抱紧了他,几乎是以勒的力度锁住林耀东,用力嗅着他身上檀香的味道,对林姿来说,这样的味道才是让她最有安全感的。


“梦到我姑姑他们了。”


她抱得紧紧的,林耀东轻拍她的背,吻她的头发,轻声细语:“没事,别怕,这都是假象,他们伤害不了你。我在这里呢。”


这一瞬间,林耀东仿佛回到了十几年前的香港浅水湾,一些刮台风的闷热夜晚,穿着睡裙的林姿来敲他的门,问他是否可以和自己一起睡,在他怀里趴着,不哭也不闹,女孩香软的身子软软一团,奶味沐浴露的香味从她身上传到他的嗅觉系统里,让他只想狠狠地把她揉进骨子里。


现在的林姿大了,林耀东也老了,不得不承认他保养得不错,岁月在他面上没有留下痕迹,而在昘事上和林姿也几乎没有什么不愉悦的片段,但说他不想念自己从前的样子,是不可能的。


她从前坐在自己怀里吃着冰棍,舔、咬,发出溜溜的水声,还要眨着眼睛,举起来问他到底吃不吃,声音软软糯糯地讲着广东话,这样的动作,十分考验他的控制力。不过那个时候他只想好好地把她养大——这样一个娇嫩而安静美好的姑娘。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林姿却变成了冷面叛逆少女,时不时地会冒出好多句刺刺的话。她变得更美、更成熟了,不像从前一般乖巧,而是嚣张跋扈的。林耀东不得不承认,林姿真是个尤物,她和那些庸脂俗粉是不一样的,既是穿着俗气的衣服,喜欢金钱与奢侈的东西,她也是美得不拘一格。


饶是这样,也没有人会不喜欢温婉又依赖自己的女人,林耀东偶尔看林姿小学时唱英文歌的视频,都会怀念那个小小少女。


现在他怀里的林姿,有点像小时候的她了,即使她身上散发着玫瑰香水味而不是奶香味,但她的蘇胸///软软地在他胸腔前面,那里有一种奇异的触感。还有她在空调房里冰凉的发丝,他用手触摸林姿的头顶,再往下抚,它们是蓬松、浓密而柔软的。她的手还揽在自己腰上,紧紧的,一点也不放松。她的腿也是,他们此时像两条藤蔓一样缠绕,密不可分,紧紧贴在一起。


林耀东喜欢这样被依赖的感觉。他吞了吞口水,似乎觉得室内的温度还不够低,因为他感到很热,一股燥热的、心痒痒的感觉涌上心头。他捧起林姿的脸,动作温柔地吻了下去。


林姿轻轻地回应着他,接着,林耀东吻上她的眼睛,又用绵软的力道亲吻林姿的额头,骤然间往下移,回到唇上,在那里流连了一会,就继续往下。林耀东在她散发香气的脖子上吮*xi、啃喓着,那股香气似乎是有魔力,让他像个兽一样在上面留下他的标记,直到林姿轻呼出声,手向上搂住他的背,林耀东才接受到这个信号。林姿慢慢解着对方的扣子,而林耀东的吻已经移到她的锁骨上,最终他们赤◇誠相见。


他一只手轻轻玩弄她胧起的雪峰,一边对准,以最体贴的力道進入了她。今晚他极尽温柔,她也一改往日常态。


林耀东不过慢了一会,她那里的紧致让他再也忍不住地驰聘起来。更让他疯狂的,是林姿在自己耳边销魂的叫声,轻轻的,压抑的,却掺杂着希望、哀求或是激动,她的手还岔進自己的发丛里抓着,力气不大,却像是漼情////剂一般。

“东叔…”


“大力些…”


“啊…”


她说着那些让林耀东只想狠狠地肏她的语句,似乎要敢走那可怕不安定的梦带来的恐惧感。而林耀东像是发了狂一样,今晚,他似乎回到林姿和他的第一次,那时候她也是这般娇软。


“姿姿…”他叫她的名字,她嗯了一声:“东叔,我…”


林耀东停了下来:“怎么了?”


她找到机会,反压过去,露出那恶作剧得逞的狡黠笑容,“嘿嘿,你这个老狐狸也会上当!”


林耀东扶住她的腰,他现在的视线,正好看着面前那一对晃动的东西,他眼睛似乎要喷火一样,咬牙切齿,“你也是不赖啊,是个狐狸精!”


她狠狠地坐上去,两人都发出满足的喟叹,接着速度一点点地变快,林姿抓住床头的那块板,彻底地掌握着主动权。而林耀东的手不仅握住她的细腰,还时不时玩弄着她,甚至是吸着、大力肯咬着。


他们都顾不上别的什么了,原始的欲////望牵扯引领着林姿和林耀东,林耀东这时候只想疯狂地顶-挵,不停地进攻,让她在自己的攻势下溃不成军、化成一滩水或是亮金色的流沙,或者是沏得酽酽的茶...


他最终出来了,滚烫而热烈地,他们紧紧相拥,林姿从他身上汲取着一切,她要的金钱、安定、情欲…

涟漪

王宽小景(宽景)去找赵简途中一个小镇上的姑事

自己从来没写过文章,宽景太上头了。

我居然写了吻,还写了🚘🚘🚘

不喜勿进,不喜勿喷啊啊啊。

王宽在家和王爹说了要娶小景,王爹不同意。王宽第二天就带着小景私奔了。

第四天终于到了梧桐县。

小景看着充满人烟气息的小镇,深吸了一口气息,转身笑着对王宽说:“王大哥 ,我们终于不用在睡在野外了”说完马上小跑进去,转头对王宽说:“王大哥,快点,我们多在这边呆几天吧, 这个地方好漂亮啊”王宽看着她,嘴角笑了起来,眼神却又有一丝愧疚,觉得这几天让小景受苦了。 这几天就让她好好休息吧。

王宽牵着马跟了上去。眼睛不离开眼前这个明明已经很累却还是很开心的小姑娘 。小景看看这个香囊,看看那个糖人,终...

自己从来没写过文章,宽景太上头了。

我居然写了吻,还写了🚘🚘🚘

不喜勿进,不喜勿喷啊啊啊。

王宽在家和王爹说了要娶小景,王爹不同意。王宽第二天就带着小景私奔了。

第四天终于到了梧桐县。

小景看着充满人烟气息的小镇,深吸了一口气息,转身笑着对王宽说:“王大哥 ,我们终于不用在睡在野外了”说完马上小跑进去,转头对王宽说:“王大哥,快点,我们多在这边呆几天吧, 这个地方好漂亮啊”王宽看着她,嘴角笑了起来,眼神却又有一丝愧疚,觉得这几天让小景受苦了。 这几天就让她好好休息吧。

王宽牵着马跟了上去。眼睛不离开眼前这个明明已经很累却还是很开心的小姑娘 。小景看看这个香囊,看看那个糖人,终于停在一个糕点摊子前面,看着眼前的糕 点,笑着对身后几米处的一手牵着马一手负立在身后的王宽说:“王大哥,我想 吃这个,我们买点吧。”王宽点点头,走了过来“小景,天色也不早了,我们得赶紧找一间客栈住下,剩 下的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好,都听你的。”小景拿着糕点,高兴地塞一块到王宽嘴里。王宽习惯的轻咬 了一口糕点,入口而来一阵甜味,他看看眼前的这个小可人,心里更甜,说不出 的甜。小景看他吃的开心,自己也试试:“哇,好吃哎,王大哥,你可喜欢吃?若 是喜欢,我日后做给你吃,可好?”

王宽:“好,咋们去找客栈吧”

“嗯嗯”

他们来到一个客栈前,小厮牵走了马,王宽牵着小景的手走进客栈。“老板,住店”,老板看看眼前的两个人:男的一身贵气却又正雅,心想绝对是有身份的家族贵公 子,女的满脸可爱,让人有种说不出的喜欢。好一对碧人啊。还在沉思中,一旁 老板娘戳了他的衣服:“住店啊,好的,马上安排,马上安排,公子请和小二上楼吧 ”老板才反应过来看着老板娘,老板娘笑笑不说话。

到了房间,“公子,夫人,好生休息,小的这就去准备酒水吃食”小二说完便走 了。

正在浏览房间的小景突然反应到了什么,脸一下子就红了。“王大哥,我们住一间房啊?今晚……”越说声音越小,头也慢慢低了下去,手 揪着自己衣服一角。此刻的王宽察觉到了什么,手挡住嘴轻咳了一声“出门在外,我不放心你一个人 。”又看看她,说:“我们已定下婚约,迟早是要在一起的。今晚我睡地上,你 睡床,可好?”小景害羞又愧疚地看着王宽:她一直都很相信王宽为人,也知道王宽忍了很久, 自从在一起后,他们真正的皮肤之亲就只有过那个吻。其他任何时候,王宽都是相敬如宾的,王宽一直在等她。她看着王宽眼睛,拉起王宽的手:“王大 哥,我相信你。也愿意……”

还没说完小二便端着酒菜进来了。小景害羞的放开 王宽的手,走到桌子旁边,假装没发生什么,看着菜。此时的王宽看了一眼来的小二,心里一声叹 气,又看看小景,走到桌边坐下,此时的小景那里敢看他,她刚刚差点就说出, 自己想和王大哥一起睡(一起在床上睡着而已)。王宽也知晓了她的想法,但是还没从她嘴里听到“她愿 意”三个字,他是绝不越线的。他笑着先开口:“小景多吃点,都是你爱吃的。 ”缓解了尴尬的氛围。小景立马吃了起来:好吃,王大哥。马上就忘记了刚刚的 事,王宽看着她吃,自己也笑着吃了几口。

顷刻之后,小二又来送热水,小景看着王宽“王大哥,他们?”王宽说:“是我吩 咐他们的,你吃完好好沐浴一番,此行懒得的好机会。”小景看着眼前这个细心 有温柔的男子,心里不知道多开心。这下吃的更开心了。等吃完,小二收拾下去 后,热水也已经备好,就在屏风后面。小景看了一眼屏风,害羞地看着王宽:“ 王大哥……”,王宽怎么会不知道他心里想什么但是不说话,心想逗一逗她吧。 就一直看着她等她说话,可是小景说不出自己要沐浴这两个字。于是两人就没说 话,过了一会王宽才说:“我到廊上透透气,你快些沐浴。”说罢便负手走出门 ,关好了门。小景这才松了气:我怎么这么紧张呀,我迟早是要……要与他… …想到这里她更加害羞了。门外的人笑着靠在柱子上,静静地看着天空。

过了片刻,湿着头发的小景开了门,透着淡淡清香:“王大哥我好了,你”他拉起小景的手走进房间,关上门。此时的小景太诱人了,他强忍住对小景说: “小景,现在我也要去沐浴了,你,你先去床上休息吧。”他知道自己现在说的 话很暧昧,但是他是绝不可能让小景此时出去的。小景红着脸说:“王大哥,我 我先去窗边把头发吹干,你洗吧,”王宽耳根红着到屏风后面。

小景坐在窗前, 风温柔地打在脸上,吹起发丝。屏风后面的水声明明应该很小,可是此刻小景却 声声都很清楚,小景害羞的用手指梳着自己的头发,眼睛根本不敢往屏风那边看 一下。过了一会儿,王宽穿着洁白的睡衣走了出来,隐隐看得出王宽的身材家,实在诱人。他看了看周围,才发现小景已经爬 在窗前睡着了,他知道这几天她累了,赶了这么久的路,是该好哈休息了,他走 到窗边,抱起小景,看着乌黑的头发下的脸庞,心里一阵,眼睛下移,当看到她的唇,她隐隐凸现的身材,刚刚沐浴冷却的耳根,脸庞全部通红。他赶紧把小景抱到床边放下,正 要转身找被褥铺地上时,小景拉着他的手:“王大哥,不用睡地上,睡床,地冷 ,我心疼你”王宽吞了一下口水:“小景,我,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小景坐 起来,看着他的眼睛:“王大哥,不用压制自己的欲望,我喜欢你,你做什么我 都支持你的”王宽好像得了禁足的人得到了解除令一样,反手抓住她的手放到胸 前:“小景,我,我心悦你,此生得你,实乃王某三生有幸”,还没说完,小景就吻 了上来,柔软的唇相碰,王宽像是忍了很久的狼突然看到了兔子一般,他激烈的回 吻小景,小景一时之间有点懵,全部被他牵引着,不知什么时候自己已经在他的 身下了,他一边吻着她,一边解开身上的衣物,只剩一个肚兜的时候,小景才突 然意识到,这次他们真的要坦诚相见了,还是自己主动的,她下意识的轻轻推开王宽 ,王宽看着她:“小景,我爱你,这一生,我只想伴你左右,一世相爱到白头” 说着便吻了小景的额头、眼睛、鼻尖、上唇,这次小景的唇被彻底撬开了,两唇相交 ,难舍难分。他靠的越来越近,两个人紧紧隔着一层布,彼此感受着对方滚烫的 温度,此时此景,小景害羞的不敢睁开眼睛,全程都不知道自己在干嘛。最后他 撤掉了小景最后的防线,吸吮着她的脖子,锁骨。小景害羞的搂住他的腰,努力 不发出任何声音,终于在他进来的那一瞬间,刺裂的痛让她突然醒了,她发出嗯的 一声,看看眼前的他,她本就潮红的脸更加红了,她手掐了一下他的腰,他知道 她可能痛了,便放慢了速度,让她慢慢适应,最后看着她感觉慢慢变化,才慢慢 改变速度,让她舒适。小景很害羞,却什么话也不说,只是默默回应他的一切动 作。此时的房间里充满了暧昧,安静却又躁动,跳动的两颗心相互磨蹭,相互靠 近。

第二天早上,小景在一声鸡叫中清醒,她翻了一个身,翻到一半,突然想起什么 ,她闭着眼睛,伸手小心探着床上是否还有另一个人,发现没有,还好,她松了一口气。正要坐起来伸个懒腰,突然看到桌前坐着正在看书的人,她立刻躲到被子里,满脸 通红,她抓着被子,昨天晚上的一幕幕全部在眼前,羞死人,她不知道怎么面对 他的王大哥,昨天那样的王大哥,她正想着怎么办时,坐着的王宽嘴角上扬,放下手中的书,走 过来,“小景,该起床了”他的声音一出现,她把被子抓的更紧了,王宽看着, 心里不知道多高兴,他隔着被子,温柔的说“小景,没事的,我们既是要结婚的 ,这些都是要习惯的。来,起来去沐浴一下。”小景在被子里说:“王大哥,你 先回避一下,我自己先穿衣服”王宽,掀开被子,抱起小景,极其温柔的说:“ 小景昨晚受累了,由我来服侍你沐浴吧”小景此时才发现:对哦,是真的全身酸 痛,咦不对,王大哥要帮我沐浴,好害羞。想着想着,直到温暖的水流过自己的 肩膀,才发现自己已经在浴桶里了,而此时王宽,正细心地洗着昨晚留下的一切 痕迹。看到白皙的脖子点点红,心里更加确信昨晚都是真的。

小景看着他看着自 己的脖子陷入沉思不解,便叫了一声王大哥,王宽看着她,在她额头轻轻一吻。沐浴后,王宽又帮她穿戴好衣服,梳妆台前小景坐着,王宽还要帮她梳头,小景 看着镜中的自己正在享受这王大哥的照顾的脸,突然看到脖子上的红点,耳根红透了, 难怪刚刚王大哥发呆,小景害羞地扯了扯衣物努力遮住。王宽抓住她的手“稍后 我给你找个丝巾”微微一笑。她点点头,看着天空说:“王大哥今天我们干什么?”

他看着镜中的她,“我刚刚看了小二送来介绍小镇的书,今天带你在镇上逛逛”

她眯着眼睛看着他:“好啊,好啊”

两人牵着手走下来,老板娘看着两人背影笑着。

不
男人的浪漫是巨舰(确信

男人的浪漫是巨舰(确信

男人的浪漫是巨舰(确信

Rock & Rain

20190806 威海,仲夏夜

20190806 威海,仲夏夜

guoke-email
笭箵兜斗,随水漂流。一舟一楫,...

笭箵兜斗,随水漂流。一舟一楫,三尺天地。

渔网恢恢,朝空夕实。风雨无阻,三餐于此。


(湖南 资兴 东江湖)


相关作品:黑白

笭箵兜斗,随水漂流。一舟一楫,三尺天地。

渔网恢恢,朝空夕实。风雨无阻,三餐于此。


(湖南 资兴 东江湖)


相关作品:黑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