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船舱

174浏览    11参与
熟了熟了
2015年,我在船舱内画下一只...

2015年,我在船舱内画下一只猫给一只狗作伴。

2015年,我在船舱内画下一只猫给一只狗作伴。

熟了熟了
2015年,我在船舱内画下一只...

2015年,我在船舱内画下一只狗。

2015年,我在船舱内画下一只狗。

郭锋
#影像日记#[0401]我们乘...

#影像日记#[0401]我们乘船去远方。

#影像日记#[0401]我们乘船去远方。

动漫执事
船舱室内夕阳氛围图

船舱室内夕阳氛围图

船舱室内夕阳氛围图

MEMORY OF FANTASY

海不扬波

元旦那天跟姐姐一家人还有老爸老妈,在珠江乘船夜游了一番。几年前,念大学的时候,也到过珠江,不过是白日,乘轮渡到了要去的地方,似乎是中山大学,从码头就下了。

这一回是游船,名字叫“南海神”(这名字让人不知道说啥好),船舱是个仿古餐厅。船行得较慢,在标志性建筑前,会留给游客们拍照的时间。刚登船时还在船舱内拍了两张,待船起航后,便跟着众人上了甲板。


微风轻抚,是我穿得太厚了……

船行至小蛮腰时,才仰望天空,惊喜地发现皓月当空,真是巧。


我不知道这桥的名字……以上的照片都是姐姐拍的。其实我也拍了几张,就是效果太差,都不想保存。

甲板上有处木牌,上面刻着“海不扬波”四个大...

元旦那天跟姐姐一家人还有老爸老妈,在珠江乘船夜游了一番。几年前,念大学的时候,也到过珠江,不过是白日,乘轮渡到了要去的地方,似乎是中山大学,从码头就下了。

这一回是游船,名字叫“南海神”(这名字让人不知道说啥好),船舱是个仿古餐厅。船行得较慢,在标志性建筑前,会留给游客们拍照的时间。刚登船时还在船舱内拍了两张,待船起航后,便跟着众人上了甲板。

海不扬波

微风轻抚,是我穿得太厚了……

海不扬波

船行至小蛮腰时,才仰望天空,惊喜地发现皓月当空,真是巧。

海不扬波

我不知道这桥的名字……以上的照片都是姐姐拍的。其实我也拍了几张,就是效果太差,都不想保存。

甲板上有处木牌,上面刻着“海不扬波”四个大字。寓意真是好,既可说清平世界朗朗乾坤,又可形容谦谦君子的涵养。而反着念是“波扬不海”,我觉得倒正适合形容珠江,河面上波浪起伏,却不是海。

第二日白天,一家人再去珠江边,坐刚开通的“小火车”——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开通的沿珠江的有轨电车。因为是试运行,始发站排着长队。

海不扬波

车体很漂亮,统共大概四节车厢。沿着珠江,有十几站,窗外风景很是不错。

海不扬波

车票似乎有很多式样。集齐三张不同的还能召唤抽奖……

坐“小火车”,一直坐到终点站黄埔古港。那里是个吃小食的地方,到处都是姜撞奶小店,游人实在太多,导致博物馆也没兴致进。快离开的时候,我转身逆光拍了张旧港小船,算是到此一游了。

海不扬波

不过——

海不扬波

这个游客提示小黑板,真的萌到我!只是,好不容易找到的女厕,门外也排着长长的队。

憋了一路最后还是找美国大爷开封菜解决了问题。所谓业界良心。

SkullSura

瞳22

瞳22

海风在这样的夜晚让人心慌,我裹紧大衣竖起衣领倚靠在栏杆上,我有预感我大约会病倒。搓热双手捂着冰凉的脸颊,我微微抽动鼻翼感觉似乎真的要病了。

“你还好吧?”忽然有个白色的马克杯伸到我面前,还冒着可爱的热气,被海风吹得飘摇扑散在我脸上。我接过来双手捧着感激的看着那双手的主人,“麻乃?”简直让我差点把杯子扔掉。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上下打量着她,带着鸭舌帽穿着毛衫的她,扬着得意的下巴眉开眼笑的看着我要把舌头都吞掉的吃惊表情,分明就是刚才和姿月挨着坐的那个青年。

“我上来找你啊,刚巧看你可怜巴巴的抱着栏杆正吹风呢,所以去找了杯热饮给你。”听着她轻快的说着,我...

瞳22

海风在这样的夜晚让人心慌,我裹紧大衣竖起衣领倚靠在栏杆上,我有预感我大约会病倒。搓热双手捂着冰凉的脸颊,我微微抽动鼻翼感觉似乎真的要病了。

“你还好吧?”忽然有个白色的马克杯伸到我面前,还冒着可爱的热气,被海风吹得飘摇扑散在我脸上。我接过来双手捧着感激的看着那双手的主人,“麻乃?”简直让我差点把杯子扔掉。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上下打量着她,带着鸭舌帽穿着毛衫的她,扬着得意的下巴眉开眼笑的看着我要把舌头都吞掉的吃惊表情,分明就是刚才和姿月挨着坐的那个青年。

“我上来找你啊,刚巧看你可怜巴巴的抱着栏杆正吹风呢,所以去找了杯热饮给你。”听着她轻快的说着,我意识到刚才和我搭话还特意变了声说话,害我一下没听出来。不过她刚才不是和姿月坐一起么?她出来了,那姿月?

我心惊的赶去看船舱里的情况,姿月还在保持昏睡着的样子,不过何止姿月,连南海里乃至整个船舱的人都是横七竖八的靠在椅座上,我心脏感到一阵抽紧。

“他们都睡着了,要不然我怎么会这么无顾忌的出来找你。”麻乃在旁边解释着。

“哦。”我回头看着一脸理所当然的麻乃,“只是睡着而已,对吧?”

“唔,……你以为我会把他们都弄死不成?”麻乃愤怒的瞪着我,好像我说了这世界上最让人恶心话。

“哈?!没有,当然没有这样想,随口问问而已。”我赶紧撇清,尴尬的转过脸低头喝我那已经被吹冷了的热饮,“唔~已经冷了。”啧啧嘴,我沮丧着抱怨了一句。

“再去重新倒一杯吧,本来就穿的少还吹了一夜冷风,再要是喝点冷冰冰的东西你可真要病了。”麻乃从我手里一下夺过杯子要去重新倒一杯,但脸还是气鼓鼓的嘟着嘴巴。我不敢做声老实的跟着麻乃进了船舱。

“诶?你……”我看着麻乃一路不回头直直的进了控制室,不知道要不要跟上去,犹豫了一下忽然反应过来,这有什么好迟疑的?我似乎一遇到麻乃就变得不像自己了,摇摇头跟随着麻乃一起进了控制室。我还挺好奇麻乃怎么可以胆大到把整个船舱的人都迷晕了,还是说瞒过工作人员了?怎么可能!要不然就是连工作人员也一起……

哈?自动驾驶?

“有导航仪啊,自动驾驶。”麻乃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好奇的我。

“啊!是哦!哈~哈……。恩。”所以工作人员也没有几个,迷晕了也没有关系吧。我真是……乡下人,连我自己都觉得有点丢人。

这么轻松的相处,真是让人不想破坏。空荡荡的控制室,沉默随着水杯里的热气一直升腾。

“她们,船舱里的人,什么时候醒?”

“唔,大概半个小时左右。”麻乃慢悠悠的回答。

“要和我说什么?”我看着又沉默下来的麻乃,“没有话说么?冒了这么大的风险做这样的事情,不赶快说的话可不行哟。半个小时可是很快就过去了。”

麻乃没有立刻回答我,拿了杯子去倒茶复有折回来递给我。“放过凉风好不好?”这杯可真烫!

我放下手里的杯子,随手拉了个凳子坐下来,在甲板上窝了好久真累啊!

    “不是约好今晚去你家里找你谈这件事,你怎么会又在船上出现?”我微微扬起头看着站在前面的麻乃。

    “……”麻乃没有说话,低了头只是专心致志的用手指来回磨蹭桌沿。

     “你在跟踪我是么?”这个小妮子真有办法,我只当自己是个跟踪者到未曾想也会被跟踪,这算什么?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么?而我竟然一路上全然不知。这是麻乃,如果是其他什么人,后果无法预料。

也许我真的是累了。

    “你不是也叫彩辉直去跟我么!”麻乃看了我一眼随即反将了我一军。

    “我只担心你出事。”我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

     “那些不重要,总之,放过凉风,不要再找她了。我可以保证无论你找谁,她都不会是你要找的人,她不会做坏事的!”

     她不会做坏事的~~,切!我实在没有办法忍受麻乃对凉风那热切的少女心和笃定的口气。不过我也只敢在心里偷偷的鄙视一下。

    “这些不是由你来决定更不是我,我不是要找凉风,我只是在找凶手而已。”我咬文嚼字只是不想正面回答麻乃,她对凉风的感情我不清楚,但肯定不是别人可以随意碰触和挑战的。我端起杯浅浅的饮着杯里苦涩的茶,舌头上传来的苦味让我终于无法继续装模作样。想将杯子放在桌上却忽然手软的无法安稳放好,倾斜的杯子沿着桌沿滑落,像从悬崖上掉落一样摔到地上在我眼前粉身碎骨。旋转着的碎片、旋转的控制室旋转着的麻乃……,世界都在扭曲变幻,我好像真的病了,为什么头会这么沉呢,为什么腿一点力气都没有……,麻乃……。

为什么遇到你我变成了什么话都信的傻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