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艺声

38.5万浏览    6141参与
蛋白
想把☁️挂在🎄上!(bian...

想把☁️挂在🎄上!(biantai

想把☁️挂在🎄上!(biantai

张之诺
对单眼皮男生没有抵抗力

对单眼皮男生没有抵抗力

对单眼皮男生没有抵抗力

赫家扫地机

所以说,来看看孩子吗?
Tom云  全款32(不含邮费)
Jerry赫 全款32 (不含邮费)
赫海      全款45 (不含邮费)

都是限量啊,姐妹们,限量60,不二团
快来吧,看看这个绝美徽章呀!

微店:盒家扫地机

所以说,来看看孩子吗?
Tom云  全款32(不含邮费)
Jerry赫 全款32 (不含邮费)
赫海      全款45 (不含邮费)

都是限量啊,姐妹们,限量60,不二团
快来吧,看看这个绝美徽章呀!

微店:盒家扫地机

白喆Wren🍧

[澈云]喜欢的人,叫绑匪先生❤

绑匪澈×私生子云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PS: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斯德哥尔摩效应,又称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或者称为人质情结或人质综合征,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这个情感造成被害人对加害人产生好感、依赖心、甚至协助加害人。)


HE





金希澈是绑匪圈有名的人物。


明明是个美人,杀人时又那么残忍。


这种反差谁不爱呢。


他只绑架富家子弟,毕竟老板们都是有钱无脑的pabo。


这天,金希澈绑架了金氏集团董事长的儿子。


但可以说是个意外。





一开始,被绑来的金...

绑匪澈×私生子云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PS: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斯德哥尔摩效应,又称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或者称为人质情结或人质综合征,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这个情感造成被害人对加害人产生好感、依赖心、甚至协助加害人。)


HE





金希澈是绑匪圈有名的人物。


明明是个美人,杀人时又那么残忍。


这种反差谁不爱呢。


他只绑架富家子弟,毕竟老板们都是有钱无脑的pabo。


这天,金希澈绑架了金氏集团董事长的儿子。


但可以说是个意外。





一开始,被绑来的金钟云还很慌张。


他最讨厌黑暗。


但没过多久,他就好像习惯一样,不再挣扎,静坐在破旧的椅子上。


他比金希澈想象里要轻得多,不费多大劲就可以将他拉过来。


“我绑架过这么多人,只有你老老实实的。”


“……”


“我又没有塞住你的嘴,说话。”


“在我们家,我说话是要经过允许的。”


“你不是少爷吗?”


“私生子。少爷这种名号,我配不上。”


“怎么把自己想得这么坏,再怎么说你也姓金。”


“……”


“说吧,你爸电话。”


“你还是放弃吧。”


“为什么,你们家有钱我为何不赚?”


“他们不会管我的。”


“我管你这么多事干什么,说!”


“***—******”


金希澈打过去,对方的语气很不好。


“喂?!谁呀!”


“金钟云在我手上,如果……”


金希澈还没说完,对方就已经挂断。


“你看吧,他们不会管我的。”


“你不是他亲生的吗?怎么这样?”


“……”


气氛尴尬起来。





最后还是金希澈先开口。


“饿了么?”


“你身为绑匪的职业素养呢?”


“你都没人要了,这样的一个美人我也不忍心让你饿死。”


“那我真该谢谢你。”


金希澈站起身,将他身上的绳子解下,蒙在眼上的布也被他扯下。


金钟云的手腕细细的,被绳子勒过后显得更可怜,紫色中泛着一丝血。


他眼睛狭长,但眼睛里却像有整个银河,亮晶晶的,但眼下的黑眼圈却像是不属于他。


“嗯,我金希澈看上的人都很好看。”


“没人说过我好看。谢谢你。”


“吃什么?”


“我都可以。”


“你平常在家里吃什么。”


“我在家,不吃东西。偶尔吃点他们的剩饭。”


“他们就对你这么不好???”


“在他们眼里,我大概是个连仆人都不如的存在吧。”


金钟云无力地轻笑一下。


不,那分明不是笑。


“他们竟然把美人欺负成这样。”


“习惯了,谢谢你绑匪先生。”


“唉,没人要你的话,就先跟我回家好了。”





金钟云站起身,双腿因绑得时间过长,一下子又坐了回去。


“没力气了?”


“嗯。”


金希澈大步走过去,将他横抱起来。


“绑匪先生!”


“走不了路了话就别这么多。”


金希澈将他轻放在后坐上。


车里有着和外面天寒地冻相差甚远的温度。


“绑匪先生你也很好看。”


“你说什么?”


“我说,我喜欢绑匪先生。”


“这么快就喜欢上我了?”


“嗯。”


“为什么啊,被美人喜欢也真是我的荣幸啊。”


“因为绑匪先生您对我好。”


“就这么简单?我可是绑架了你。”


“但是绑匪先生是唯一对我好,说我漂亮的人。”


“……一个人的经历真是可以决定他的性格 。叫我希澈吧。”


“嗯。”





到达后,金希澈到后座接他,发现金钟云已经熟睡。


睡眠中的他眉头依旧紧皱,呼吸有些急促。


真是让人看了就很想保护啊。


金希澈一点点的将他抱下车,生怕弄醒怀里的美人。


金希澈始终提着一口气,直到他将金钟云安顿好,自己也钻进被窝,凝视着他。


他拿起手机,给他的兄弟打过电话去。


“喂?我金希澈从今天金盆洗手了。”


[END]





本来想写成be的吖😖













无终🍃

[拖孩]It's You 十六

童童刚把车停好就看见李赫宰和艺声下楼。

“哥,你们去哪啊?”

“啊,家里没饮料了,我们准备去买点饮料…”艺声看着童童后…“童童啊,知道那边超市吗?”

“嗯?知道啊。”童童一脸茫然

“嗯,知道就好,那你去吧,我们赶紧去做饭了。”艺声拉着李赫宰就往楼上走“我要零度喔~”

“艺声哥…你特么…你大爷的!!!”童童一路骂骂咧咧去买了东西回来。

“给老子开门!!”拍了一下门连门铃都不用了。

“哎呀,来了来了!”艺声把门打开“辛苦我们童童了,来亲一个…”

“滚滚滚…”童童把东西放下“你可别对我下手,我还是个孩子!”

“呵,我就没见过这么大一坨的孩子…”艺声转身去厨房

“艺声哥……你……”...

童童刚把车停好就看见李赫宰和艺声下楼。

“哥,你们去哪啊?”

“啊,家里没饮料了,我们准备去买点饮料…”艺声看着童童后…“童童啊,知道那边超市吗?”

“嗯?知道啊。”童童一脸茫然

“嗯,知道就好,那你去吧,我们赶紧去做饭了。”艺声拉着李赫宰就往楼上走“我要零度喔~”

“艺声哥…你特么…你大爷的!!!”童童一路骂骂咧咧去买了东西回来。

“给老子开门!!”拍了一下门连门铃都不用了。

“哎呀,来了来了!”艺声把门打开“辛苦我们童童了,来亲一个…”

“滚滚滚…”童童把东西放下“你可别对我下手,我还是个孩子!”

“呵,我就没见过这么大一坨的孩子…”艺声转身去厨房

“艺声哥……你……”童童委屈,童童不敢说…

“回来了?”李赫宰从厨房里出来“快坐下喝点水,外面太热了。”

“哎…被艺声哥扎心了,已经拔凉拔凉的了。”童童捂着胸口坐下

“怎么啦?这二货又说啥了?”李赫宰想了一想“他又说你胖了?还是说你单身狗?”

童童听到李赫宰的话…真的是想暴走…合着这小两口拿他打趣呢

“你们俩!!别太过分啊,等我哪天找个老婆回来的!”

“你也该找个伴了,老大不小了,天天一个人独来独往的。”艺声把菜端出来“好了,洗洗手可以吃饭了。”

“要喝酒吗?”艺声看着冰箱里前几天刚买的啤酒。

“喝点吧。”

艺声把啤酒拿出来,童童开了一瓶一口吹…

“童童,你慢着点!”李赫宰看着童童这样子吓了一跳。

“怎么了?”艺声也疑惑得看着童童“你平时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没什么,就是心里烦。”童童又开了一瓶给自己倒了一杯“艺声哥,我今天睡你家好了。”

“可以啊!”艺声拍了拍童童的肩膀,坐在童童对面“只管喝,喝多了明天给你放假。”

“谢谢你,哥。”

童童一杯接着一杯,李赫宰和艺声默默的陪着他喝。

“哥,她回来了…”又一杯下肚“你说她为什么要回来呢?”

“回来了?”艺声听到这句话猛的僵了一下“没事,就算回来了又能怎么样。”

“她?”李赫宰看了一眼艺声一脸疑惑,为什么他会这么大反应。

艺声拍拍李赫宰的手“晚点再说…”

李赫宰点点头,继续听着他们两个说。

“我好不容易扛过了那些事,她又回来了,我就不能过得好一些吗?”童童越说越激动“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不能放过我…我好累啊…”

“没事,有哥在呢!”艺声站起来揉了揉童童的脑袋“好了,你赶紧去洗澡睡一觉,明天给你放一天假。”

“赫宰啊,你找一找那个浴袍,再拿一条新的内裤给童童换。”

“嗯,我去找。”

“找到了。”李赫宰把衣服给童童“给,童童你赶紧洗个热水澡睡觉。有我们呢,还有希澈哥正洙哥。别怕。”

“嗯,我没事的。就是心里太烦了。”童童拿着衣服去洗澡…

艺声和李赫宰对视一眼没有说话,默默的收拾好餐具把碗筷洗了,李赫宰又准备了点蜂蜜水等着童童出来。

“童童,喝点蜂蜜水再睡会舒服些。”李赫宰看到童童从浴室出来,起身去厨房端蜂蜜水去了。

“嗯,好。”

童童喝了蜂蜜水进了客房,李赫宰洗好澡在卧室等着艺声。


勤劳的搬运工

2019/12/12

艺声 IG更新:

△ 🌼


需ins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2019/12/12

艺声 IG更新:

△ 🌼


需ins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天才爱豆边伯贤

你是我的执念(拖孩cp)一

你是我的执念(拖孩cp)一

天才爱豆边伯贤

你是我的执念(拖孩cp)

   

    赫拉,赫拉,铁链拖地的声音。“你到底要把我
关到什么时候?”李赫宰坐在床上,看着脚拷,头也不抬。金钟云捏住他的下巴,强迫李赫宰看着他,然后凑到李赫宰的耳边,温热的呼吸抚过耳朵,“等你,爱上我。”然后在李赫宰的唇边献上赤诚的一吻。

    金钟云还是没有得到李赫宰的回应,整理了一下袖口,离开了地下室。李赫宰伸出舌头舔了舔还遗留着金钟云气味的嘴唇。

    “我的哥哥,真是可爱呢。这样可爱的人,李东海我怎么能让给你呢。”

   ...

   

    赫拉,赫拉,铁链拖地的声音。“你到底要把我
关到什么时候?”李赫宰坐在床上,看着脚拷,头也不抬。金钟云捏住他的下巴,强迫李赫宰看着他,然后凑到李赫宰的耳边,温热的呼吸抚过耳朵,“等你,爱上我。”然后在李赫宰的唇边献上赤诚的一吻。

    金钟云还是没有得到李赫宰的回应,整理了一下袖口,离开了地下室。李赫宰伸出舌头舔了舔还遗留着金钟云气味的嘴唇。

    “我的哥哥,真是可爱呢。这样可爱的人,李东海我怎么能让给你呢。”

    什么时候喜欢上李赫宰了呢,金钟云也想不明白,是李赫宰那孩童般清晰的眼神么,还是总是在他旁边逗他的样子呢?好像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心底就有个声音在叫嚣:把他囚起来,他是你的。看着他与利特关系愈来亲密,自己就愈发别扭,是嫉妒么?

    终于还是没有忍住,在草莓牛奶里注射了一针管的药,环抱着熟睡的赫宰,回了自己的宅子。为他戴上自己亲手做的颈链,拷上专门定制的脚拷,现在这个人只能是我的了,金钟云这样想着。

    小手伸进白色衬衫里,轻轻的逗弄李赫宰的乳首,听他轻轻浅浅的喘息,金钟云轻轻笑了笑:赫宰啊,像只小猫,只能是我的。吻上垂涟已久的唇,十指相握,却仅浅尝。

    “我的赫宰啊,真是太美好了,重要的事情还是等你醒来在做吧。”金钟云为李赫宰盖上被子,亲吻了下李赫宰的脸颊,退出了房间。

    金钟云刚刚退出房间,李赫宰睁开双眼,摇摇头:“艺声哥啊,真是太可爱了呢。”摸了摸泛红的嘴唇,解开衬衫的前两个扣子,露出肩头,乖乖的坐在床上,眼角控制的很好,微微泛红,泪珠在眼眶里打转,戏已开场,只等人来。

天才爱豆边伯贤

你是我的执念(拖孩cp)

   

你是我的执念(拖孩cp)

   

嘘

原则约束 2 🌱

(二)


金希澈把我塞进车里之后,拿了两卷纸巾,开始从头到脚认认真真的擦拭。

我撇了撇嘴也没做声,以我们相识多年的了解,我知道他是真嫌弃。刚刚他没在大街上当众跟我打起来,我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虽然刚刚吐出来让我已经好了很多,但因为吹了半天冷风,胃里还是难受,我刚闭目,打算休息一下,就听见了金希澈冷飕飕的嘲讽。


“不能喝酒还喝,怎么没喝死你。”


我没抬头,他的嘲讽也在我意料之中。


“对不起啊大少爷。”


金希澈见我是真难受,也就噤了声。坐上了驾驶位,撒脾气似的甩住车门。


“别吐我车上。”


……


“家在哪?”


“以前的地方,没换...




(二)



金希澈把我塞进车里之后,拿了两卷纸巾,开始从头到脚认认真真的擦拭。

我撇了撇嘴也没做声,以我们相识多年的了解,我知道他是真嫌弃。刚刚他没在大街上当众跟我打起来,我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虽然刚刚吐出来让我已经好了很多,但因为吹了半天冷风,胃里还是难受,我刚闭目,打算休息一下,就听见了金希澈冷飕飕的嘲讽。


“不能喝酒还喝,怎么没喝死你。”


我没抬头,他的嘲讽也在我意料之中。


“对不起啊大少爷。”


金希澈见我是真难受,也就噤了声。坐上了驾驶位,撒脾气似的甩住车门。


“别吐我车上。”


……


“家在哪?”


“以前的地方,没换。”


一路上,金希澈开车开的很慢,虽然他没说,但我知道他是怕我难受。

我抬手堵住了眼睛,眼眶有些酸,又酸又疼。


“金希澈,你说本来就不合适的两个人,上天为什么还要他们相遇呢?”


沉默。

我放下手,在我以为金希澈不会回应我的时候,他突然回头白了我一眼。


“哪来那么多为什么。呀,你要真难受,就睡会儿,别给我添堵。”


谁给谁添堵……

身体传来的反抗信号让我还是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再睁眼的时候,车已经停在了我家楼下。

车子熄了火,金希澈靠着车窗,把头探在外面,微弱的火光缠绕在他指尖,烟圈打了个转。他回头看我,才发现我已经醒了,还盯着他看。吓的他手一抖,随手就把烟头扔了。


“醒了就回去。”


他上来就拍了我还晕乎乎的后脑勺。

金希澈摸着黑把我送到了楼道门口,停了下来。我扭头打量了一下他身上的西服,有些无语梗塞。


“你上去换件衣服吧。”


我知道金希澈踌躇的原因,如果可以,他绝对不愿意这身西服再待在他身上超过一秒钟。


“我家里人今天不在。”


“你那会不是还说……”


我捏了捏自己的手指,面色如常。


“不上来就算了。”


他低头看了一圈身上的衣服,妥协的跟我进了家门。








我刚打开客厅的灯,想让黑漆漆的屋子稍微亮堂一点,金希澈脱了衣服就往浴室里冲,自然的像自己家。

但最根本的原因也在我,我也没好意思再说什么。

浴室里的流水声让我发怔,思绪不知道飘到了哪里,一瞬,我仿佛有种又回到了高考前夕时那段日子的感觉。

于我,今天的一切有些太自然了,自然的谈话,自然的关系,自然的就像我们还生活在一起,他还是我的金希澈。

有人说,放弃对所有人的期待,才是最安稳的。

可为什么我每次想尝试与别人相处,都能让我更加想他。

所以当金希澈擦着滴水的头发,赤裸着上身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我的脑袋里不知道是什么‘哄’的一下就炸了。

我咬紧了下唇,明白自己脑子里瞬间蹦出的想法有多危险。

但是,没人知道。

我把金希澈粗鲁的推到了墙上,使了狠劲钳住他双手。上唇磕在了他坚硬的牙齿上,破了一个口子,满嘴血腥,我也不在意。我舔舔嘴唇,血腥混着熟悉的味道,参着唾液,吞咽吸允,反复回味。

我知道,金希澈并不反感。

我伸手探进了金希澈的里衣。


“来吗?”


我能看的出来金希澈眼里极力想压制下去的欲望,无关爱情。


“我订婚了。”


“无所谓,就这一个晚上,你老婆又不知道。”


金希澈喉结上下滚动,吞咽的动作于他貌似十分困难。

可他下一句话就像狠狠闷头给了我一下,喘息不得。


“你还对多少人说过这句话?”


……


金希澈突然的疑问让我一下没了任何兴致,我松开了金希澈,自嘲的笑了一下,抱了枕头恹恹的在沙发上窝了起来。

金希澈像是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暗暗搓了两下手。


“对不起。”


“没事。”


“我没那个意思。”


“反正,谢谢你今天送我回来,挺晚的了,开车不安全。你今天先住这吧,隔壁有空屋。”


说实话,暧昧上头的那一瞬间,像极了爱情。








—分割线—

是yesex呀

        Cody再一次准备了透视网纱,金钟云很果断的穿上了。他是不排斥这样半隐的性感的,甚至挺喜欢,只是这次的网眼。。。似乎有点太大了?





        当李赫宰不知道第几次阴阳怪气的说 “呀 这哥的衣服好奇怪”,金钟云已经从一开始的玩笑变得烦躁了,倒不是为这件衣服开脱,只不过李赫宰掩盖不住的牙龈真的很欠揍而已,还有就是因此而聚在自己身上的视线也让人……很不舒服。





     

        Cody再一次准备了透视网纱,金钟云很果断的穿上了。他是不排斥这样半隐的性感的,甚至挺喜欢,只是这次的网眼。。。似乎有点太大了?





        当李赫宰不知道第几次阴阳怪气的说 “呀 这哥的衣服好奇怪”,金钟云已经从一开始的玩笑变得烦躁了,倒不是为这件衣服开脱,只不过李赫宰掩盖不住的牙龈真的很欠揍而已,还有就是因此而聚在自己身上的视线也让人……很不舒服。





        “喂 你这小子找死吗?”金钟云红着耳朵拉了拉基本没有遮挡作用的外套,试图盖住胸前,“再这样一星期别理我。”





        “呜~艺声哥生气了,呜呜~”





        朴正洙笑着包住了金钟云捏起来的小拳头,挡在了两人面前:“银赫啊,你还不出去恐怕就要死在这里了——被艺声打死。”说完朝一旁看热闹的李东海使了个眼色,李东海扳着李赫宰就出了待机室。





        他又转头看向金钟云,金钟云被盯得有点不好意思,手半掩地挡在胸口:“果然很奇怪吧?我去找怒那换件衣服。”





        “不用了,”朴正洙拦住了他,一本正经地说,“很漂亮为什么要换掉?刚刚银赫在逗你玩呢,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嘴欠惯了。实在不信可以问问其他人,对吧圭贤呐?”





        “没错啊,哥穿网纱超性感的。”曺圭贤一手插兜端着咖啡走到金钟云背后,把头靠在他的肩膀往前看,“挺不错的……嗯?为什么正面是这样的???”





        “独特!骗人!”





        眼看金钟云又要逃,朴正洙把人强行按在沙发上,连哄带骗:“呀 我们钟云连哥都信不过了吗?圭贤他也没说什么啊,是不是?”





        曺圭贤听出来话中的意味,咽了咽口水:“唔,是这样没错……我之前没看到正面啦,这件衣服确实漂亮来着,就很适合你。穿着吧 哥。”





        此刻曺圭贤终于懂为什么朴正洙这么坚持了,他又看了看在在金钟云面前默不作声的哥几个——假装看书的崔始源,假装玩手机的神童,假装吃东西的金厉旭,和正大光明盯着看的金希澈。于是他也默默地坐在了金钟云对面,然后……假装喝咖啡。





        看着成员们都不说话,也不关心的样子,金钟云突然觉得 是不是自己的反应太大了?好像 确实是敏感了点……啊c,都怪李赫宰。





        “……好吧。”金钟云妥协地应道,一个仰头靠在了沙发背上开始研究自拍,“不过要是再听见有人提衣服的话,不论说什么我都会换掉的。”





        与此同时,李赫宰手机上瞬间弹出了六条消息:





        再提艺声衣服的事你就死定了!





        李赫宰:莫?∑( ̄□ ̄;)





和仙子哥哥一起下凡的云妖妖
居然不用熬夜的一天 睡前的治愈...

居然不用熬夜的一天 睡前的治愈综艺时间

常常不安的你 在很远的地方却能给我安全感

想到这点即使每天都不能停下要大步向前跑也不觉得那么累了 

看不见银河 但还是想和星星说声晚安


居然不用熬夜的一天 睡前的治愈综艺时间

常常不安的你 在很远的地方却能给我安全感

想到这点即使每天都不能停下要大步向前跑也不觉得那么累了 

看不见银河 但还是想和星星说声晚安


鹤松松松
不是故意偷窥☁姐 runawa...

不是故意偷窥☁姐  runaway太可了

不是故意偷窥☁姐  runaway太可了

?

占tag抱歉。非常抱歉<(_ _)>(别骂我)
或许大家愿意走网易云投个金唱片吗?
(走网易云搜下图,加好友投票)

占tag抱歉。非常抱歉<(_ _)>(别骂我)
或许大家愿意走网易云投个金唱片吗?
(走网易云搜下图,加好友投票)

两块小饼干

让他降落

刚刚发的聊天截图,敏#;*感&%·词到底在哪????我一个器“:。”官都没提啊????

是个黑////道(可能这是min感词?)大佬澈×小警察云的狗血故事,ooc还私设

p4为he结局,p5为be结局(角色GG),评论区找吧

刚刚发的聊天截图,敏#;*感&%·词到底在哪????我一个器“:。”官都没提啊????

是个黑////道(可能这是min感词?)大佬澈×小警察云的狗血故事,ooc还私设

p4为he结局,p5为be结局(角色GG),评论区找吧


批披匹

眼睛瞄已经不够
还要动手才能满足 😍

眼睛瞄已经不够
还要动手才能满足 😍

张之诺
☁️让我找回我自己

☁️让我找回我自己

☁️让我找回我自己

清和

【云all/all云】云染

「云是什么颜色的呢?」
「白色。」
「那你是什么颜色?」
「……不知道。」

“这个量的话,也只能吃三四年左右。时间再长肯定是会影响身体的。”
“够了,三四年后我也三十七八岁了。就算是我们team那时候也差不多要减少活动了。”金钟云说完看着医生开的处方单细看,然后皱起眉头问:“话说真的有效吗?”
“哈哈,比你想的有效。不过艺声xi,你减了肥好看了许多,实物在SJ里也肯定在上位圈了,根本不必这样。”
“但是公司不给发专辑。”
“如果我没给你这个建议,你不会真的要去整容吧?”
“明知会散落,仍不惧盛开。”
“啊?”
“诶~比起整容还是这个方法好一点。”
医生暗自咋舌,作为SM专属就诊医院的医...

「云是什么颜色的呢?」
「白色。」
「那你是什么颜色?」
「……不知道。」

“这个量的话,也只能吃三四年左右。时间再长肯定是会影响身体的。”
“够了,三四年后我也三十七八岁了。就算是我们team那时候也差不多要减少活动了。”金钟云说完看着医生开的处方单细看,然后皱起眉头问:“话说真的有效吗?”
“哈哈,比你想的有效。不过艺声xi,你减了肥好看了许多,实物在SJ里也肯定在上位圈了,根本不必这样。”
“但是公司不给发专辑。”
“如果我没给你这个建议,你不会真的要去整容吧?”
“明知会散落,仍不惧盛开。”
“啊?”
“诶~比起整容还是这个方法好一点。”
医生暗自咋舌,作为SM专属就诊医院的医生,他此时也不得感慨这个SJ的四次元主唱,就算在一群疯子一样的SJ里,也是特立独行说话常常前言不搭后语的存在。

金钟云拿着药全副武装走出医院,走了一段路却又猛地转头看回去。
有些人细腻敏感,但是往往这样的性格情感之下是深入骨髓的孤独。
那一天雨水已过,惊蛰未至。
金钟云抓紧手里的药不再停留快步离开。
很多事情一旦开始就只能带着锐痛向前,再无法退回。
而这是一切一切的开始,最初最初的寂寞。

无终🍃

[拖孩]It's You 十五

吃过中饭,店里三三两两的客人坐着聊天,艺声在后厅,童童在收银台昏昏欲睡。

“你好,我要一杯冰美式。”一个男声响起

童童吓的睡意全无“哦…好…好的…25元,诶…崔始源?”

那人笑嘻嘻的“对啊,我今天刚好在附近,就过来了。”

“这样啊,那你先坐一会,马上就好。”

“嗯。”

“今天还是代驾吗?”童童把咖啡拿给崔始源。

“是啊,准备多做一段时间…”始源接过咖啡“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童童微微愣了一下“我?我叫申东熙,他们都叫我童童,你也叫我童童就好了。”

“阿西!!童童!!快来帮我看看这个是怎么回事啊…它不动了…”艺声伸了个脑袋出来喊童童。

“啊…来了…”童童无奈,这哥又把啥...

吃过中饭,店里三三两两的客人坐着聊天,艺声在后厅,童童在收银台昏昏欲睡。

“你好,我要一杯冰美式。”一个男声响起

童童吓的睡意全无“哦…好…好的…25元,诶…崔始源?”

那人笑嘻嘻的“对啊,我今天刚好在附近,就过来了。”

“这样啊,那你先坐一会,马上就好。”

“嗯。”

“今天还是代驾吗?”童童把咖啡拿给崔始源。

“是啊,准备多做一段时间…”始源接过咖啡“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童童微微愣了一下“我?我叫申东熙,他们都叫我童童,你也叫我童童就好了。”

“阿西!!童童!!快来帮我看看这个是怎么回事啊…它不动了…”艺声伸了个脑袋出来喊童童。

“啊…来了…”童童无奈,这哥又把啥给弄坏了啊…“那我先过去了。”

“嗯,你去忙吧,我等会就走了…”崔始源点点头。

童童到后厅就看着艺声坐在那里,面前放着一个咖啡机…但是咖啡机…emmmm只响不动…这哥怎么又对咖啡机下手了啊…童童表示头疼

“哥…你又干啥了?”童童扶额无奈。

“我…我啥都没做啊……”艺声指了指这个又指了指那个“我就按了下这个…又按了下那个…它就这样了…”

“哥…我求求你了,你个电器杀手…以后离这远点吧,想干啥我来帮你…”童童真的是想哭了“你忘了你之前毁了几台咖啡机了吗?还有烘焙机…还有……”

“好了…好了…我以后不碰就是了…”艺声委屈巴巴的坐着“那还能修好吗?”

“我试试吧…”

“那你在这修吧,嘿嘿~我先回去买菜了,等会去接赫宰下班。”艺声看着童童想了一会“去我家吃饭吗?你天天一个人在家也无聊啊。”

“嗯…也行,多买点肉,我要吃肉!”童童掰着咖啡机左看右看头都没抬。

“行,那我先走了,你早点过来。”艺声拿着车钥匙…童童抬头一脸惊恐……

“哥…你…你今天开车来的??”

“对啊,怎么了?你哥我开车可溜了好么。”艺声骄傲的抬头。

“额…那你回去路上千万要注意安全啊…拐弯的时候一定要看好再拐。”童童可忘不了这哥只会开直线…

“我现在技术很好了!!”艺声表示不开心…“好了,我先走了,记得早点过来。”

“哥!你路上小心点啊!!”

童童看着艺声拿着车钥匙出去…实在是害怕…这哥…真的是只会开直线…

童童把咖啡机修好出来的时候崔始源已经走了,等了一会客人都走完了,童童和兼职小姐姐把店里打扫好就关门了。

晚上去艺声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拿上中午剩下的一点饭菜先去喂那些小猫吧。

童童一进巷子看到有个人蹲在那里看小猫,听到脚步声那人回头…

“诶,你怎么在这啊?”童童看着眼前的…崔始源

“啊,昨天看你喂这些小猫我就觉得好可爱,今天刚好过来带点吃的给它们。”崔始源指了指那些小猫“但是它们好像很怕我啊,不敢过来吃。”

“它们很害怕的,要经常来它们才敢靠近你”童童走近小猫“你看,他们不怕我的。”

“那我以后也经常过来。”崔始源站起来“不过…那个…可以给我一个你的联系方式吗?”

“额…我的?”童童指了指自己“是我的?”

“嗯…是啊。”崔始源挠了挠头“啊…你要是觉得不方便…就算了…”

童童张张嘴刚想说话手机就响了…

“喂,艺声哥…嗯…好我知道了…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童童看着崔始源…想了想,还是留了手机号。

“那我先走了,艺声哥催我呢。”两人出了巷子,童童交代了一声就先走了。

崔始源看着童童驶远的车若有所思,过了一会也开车走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