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艾丽

976浏览    30参与
Mostella

       “打扰一下,云雀亭禁止闹事哦,奥哈拉姐会生气的。诸位显然是有什么要事,不如去门外详谈吧?是自己走出去,还是我来请你们出去?……还是我来帮你们吧。”
       我流颜4艾丽。
       个人妄想的场景,原作中不存在。依旧是难以割舍的两个版本,一旦上了光影,辛辛苦苦画的线条就都没了,我很不甘心!不太懂透视,请将就看看。

     ...

       “打扰一下,云雀亭禁止闹事哦,奥哈拉姐会生气的。诸位显然是有什么要事,不如去门外详谈吧?是自己走出去,还是我来请你们出去?……还是我来帮你们吧。”
       我流颜4艾丽。
       个人妄想的场景,原作中不存在。依旧是难以割舍的两个版本,一旦上了光影,辛辛苦苦画的线条就都没了,我很不甘心!不太懂透视,请将就看看。

       话说最近发现好像png在网页端上根本显示不出来啊……

Mostella

【舞女】

       最近在玩的颜4艾丽(这个名字太常见了以至于打tag都没啥用)。画不动了就这样吧【。感觉这个角色让人很有感触,双巧手盗贼我喜!从小摸爬滚打过来的,应该可以挖出很多私设来……

       推荐这首曲子:《Girls》

       以及这个背景好掉SAN啊,无论是看着还是画着都很掉SAN(还让人头秃)。那么既然你已经看到这里……SAN CHECK PLZ!!!...

【舞女】

       最近在玩的颜4艾丽(这个名字太常见了以至于打tag都没啥用)。画不动了就这样吧【。感觉这个角色让人很有感触,双巧手盗贼我喜!从小摸爬滚打过来的,应该可以挖出很多私设来……

       推荐这首曲子:《Girls》

       以及这个背景好掉SAN啊,无论是看着还是画着都很掉SAN(还让人头秃)。那么既然你已经看到这里……SAN CHECK PLZ!!!我先来!我的初始是35!(*喀啦喀啦……)……大家好我撕卡了。最近的骰运都不咋地啊。

叶子
我家艾丽不穿品如的衣服,改追求...

我家艾丽不穿品如的衣服,改追求品如还成功了什么办?我要疯了,我有点接受不了现实,它是想追到品如然后名正言顺的穿品如的衣服吗?😱😭

我家艾丽不穿品如的衣服,改追求品如还成功了什么办?我要疯了,我有点接受不了现实,它是想追到品如然后名正言顺的穿品如的衣服吗?😱😭

四重结界
是列表的脑洞!Dead App...

是列表的脑洞!
Dead  Apple&Bad  Apple

反正无论哪个都不能吃就是了_(:з」∠)_「不是」

是列表的脑洞!
Dead  Apple&Bad  Apple

反正无论哪个都不能吃就是了_(:з」∠)_「不是」

克鲁塞德壁纸站
第二季:EP2-幻想神殿(19...

第二季:EP2-幻想神殿(1920x1080)

第二季:EP2-幻想神殿(1920x1080)

克鲁塞德壁纸站
第二季:继承(1920x108...

第二季:继承(1920x1080)

第二季:继承(1920x1080)

HK
是今天画的童年记忆(?这一对真...

是今天画的童年记忆(?
这一对真是太可爱了
人设记不住所以...衣服画错了SORRY
然后臆想的这对小情侣出去采药的场景?

是今天画的童年记忆(?
这一对真是太可爱了
人设记不住所以...衣服画错了SORRY
然后臆想的这对小情侣出去采药的场景?

roku
这就是幽香P描绘出的理想世界吗

这就是幽香P描绘出的理想世界吗

这就是幽香P描绘出的理想世界吗

roku

憋嗦了我的画能烤火

憋嗦了我的画能烤火

从心

【拉娘】她和她

大概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拉这两个了吧嗯……


琳内特·里奇卫+艾丽·古德曼


是的没错就是阿加莎笔下的两个角色……


又是一年暮春。


对于英格兰你还能期望什么呢?潮湿的空气,永远都灰蒙蒙的大雾以及下不完的雨。


琳内特摇晃着手里的威士忌,冰块和玻璃杯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她坐在空无一人的吧台前发着呆。


大约一刻钟后,琳内特回过神来,扭头撇了一眼墙上的复古式时钟。她只是聊无兴趣的,随意的瞥了一眼又扭过头看向柜子里的酒瓶。


今天晚上要不要破例多喝一杯。她这么想着,起了身。...


大概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拉这两个了吧嗯……


琳内特·里奇卫+艾丽·古德曼


是的没错就是阿加莎笔下的两个角色……





又是一年暮春。

 

对于英格兰你还能期望什么呢?潮湿的空气,永远都灰蒙蒙的大雾以及下不完的雨。

 

琳内特摇晃着手里的威士忌,冰块和玻璃杯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她坐在空无一人的吧台前发着呆。

 

大约一刻钟后,琳内特回过神来,扭头撇了一眼墙上的复古式时钟。她只是聊无兴趣的,随意的瞥了一眼又扭过头看向柜子里的酒瓶。

 

今天晚上要不要破例多喝一杯。她这么想着,起了身。

 

当琳内特的手指触碰到酒瓶的时候,音乐声传了过来,在这个寂静的夜晚显得有点诡异。

 

琳内特只是稍微被吓了一跳,但并不感到恐惧。她回想起这段时间的一些传闻——有一部分是关于她的——另一部分说这家酒吧每天夜里两点的时候都会传来诡异的歌声,像是一个女孩在唱歌。

 

现在看来是真的。琳内特思索了一下,决定下楼去看一眼。

 

那个传闻中至少有一部分是真的。琳内特踩在仿木质地板上,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她思索着——的确是一个女孩在唱歌的声音,非常甜美可爱,并不像人们所说的那样幽怨。

 

当琳内特走下最后一部分台阶,她改变了想法——那也许不是一个女孩,而是一个大人,一个声音非常好听的成年人。她的歌声里有某种东西使琳内特感到难过,只是她目前还想不到是什么东西。

 

一楼酒吧的小型舞台上并没有灯光,事实上整个酒吧内都没有,只有一小部分从透明窗户里射进来的月光,照落在抱着白色吉他歌唱的女性身上。她看起来非常年轻,大概20岁左右,怀里抱着一个白色吉他,坐在椅子上,修长的手指拨动着琴弦,轻轻伴随着音乐声哼唱。

 

“每一个夜晚,每一个清晨

 

有人生来就为不幸伤神

 

每一个清晨,每一个夜晚

 

有人生来就被幸福拥抱

 

有人生来就被幸福拥抱

 

有人生来就被长夜围绕。”

 

她的表情非常认真专注,但萦绕在身上的悲伤感染了琳内特。

 

“天真的预言。”不等她唱完,琳内特出声打断了她,就连她自己都被自己的突兀吓了一跳。

 

歌唱的女性——或者女孩也被她吓了一跳,她抬起头,一张漂亮的脸蛋,只可惜表情惊讶,“你看得到我?”

 

“当然,我当然看得到你。”琳内特想到了什么,也愣住了,她不可思议的说,“你看得到我?”

 

“我想,是的。”

 

两个人无言,对视了一会儿,各自笑了。琳内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笑过了——大概有几十年了。

 

“你好,我叫艾丽·古德曼。”

 

“琳内特·里奇卫。”

 

“当然,我认识你。”她低声喃喃自语,“只是……真是没想到……”

 

 

 

 

琳内特去旅行了。她说她再也无法忍受英国没完没了的雨和雾了。

 

“但我最终还是回来的。”她喝着香槟,像是喝醉了似的说。

 

艾丽已经很久没有去旅行过了。并不是她不能——各种意义上的不能,只是她已经习惯了英国,包括那些糟糕的天气和潮湿的空气,这是她的第二个家。

 

琳内特在七月的时候回了英国,艾丽再一次见到了她。

 

“这是给你的礼物。”

 

“谢谢,但我想我是用不上的。”

 

“收着吧。”

 

“谢谢。”

 

艾丽摇摇头,收下了琳内特送给她的礼物——一只口红。

 

“这段时间你过的怎么样?”琳内特直截了当的问,一点都看不出她们之前只认识了不到一个月,并且她们已经几个月没有见过面了。

 

“和往常一样,平淡到甚至可以说是乏味的日子。”

 

“你为什么不去旅行?”琳内特转过头,在月光下,艾丽的脸庞现在的更加透明,像是随时都有可能消失的泡沫。不知道为什么,琳内特想到了童话故事里化身泡沫即将消失的小美人鱼。

 

“我已经习惯了英国,我不想离开。”

 

“只是旅行,我们出去旅行,在各自地方停留,和不同的人做朋友,但最后还是会回到我们出发的地方。”

 

“不。”艾丽摇摇头,在这方面这个姑娘显得格外倔强。

 

琳内特放弃了继续劝她,转过头看着柜子上的酒瓶出神。

 

“也许黎婆婆是个好人,即使我害怕她。”艾丽突然开口,声音显得非常艰涩。

 

她看上去像是陷入了自己的世界,陷入了回忆,脱离了现实世界,但她又好像在对琳内特说,“她警告过我,我想,那是真的。”

 

“黎婆婆是谁?”

 

“我没有再见到过她和他们。”

 

艾丽不再说话,但琳内特知道她说的是谁——至少,她认为她知道。

 

“我也是。”她说。

 

 

 

 

艾丽和琳内特仿佛成了朋友——挚友,她们仿佛形成了某种约定——每天晚上都会在那家酒吧喝酒。琳内特的喝酒的地方从二楼换成了一楼,她在吧台前喝酒,艾丽在唱歌,唱完后加入琳内特,两个人再一起喝个烂醉。

 

琳内特这段日子都没有见过艾丽。

 

她是去了什么地方吧。琳内特想,但肯定不是去旅行。艾丽在这方面非常固执。

 

艾丽一个星期后回来了。她没有再唱歌,只是给自己调了一杯气泡酒,坐在琳内特的旁边。

 

她赶在琳内特发问之前解释,“我回家了一趟,只是突然想回去看看而已。”

 

琳内特已经快要忘记她的家——沃德庄园——原本的样子了——它更换了几代主人,随着时间的推移被每任新主人改朝换面,已经和在她手里时的样子截然不同了。

 

“那是一栋非常美的建筑,像梦一样的地方,——是我们理想的房子。”

 

琳内特想起来她在哪儿见过这个女孩了。她看过她幸福的样子——怎么说呢,那真的是一种非常非常幸福的模样,她的身心都沉浸在幸福里,满满的自信,就好像得到了全天下一样。但她也看到过她心碎的样子——她站在一栋房子的门口,心碎欲裂,脆弱的让人怀疑下一秒就会破碎。

 

哦,她也有过那样的时候。琳内特想,她指的是幸福的时候——因为幸福而显得目中无人。

 

“我是爱她的。”琳内特突然说,突兀的就如同上一次艾丽说起黎婆婆时。

 

琳内特突然笑了,只是有点勉强,“我是爱她的,我并不想伤害她,尽管我还是伤害到了她。”

 

“还有西蒙——我想,我也许曾经是爱过他的?”

 

她有点犹豫,不确定这个说法是否正确。她从未在这个问题上找到过真正的答案。

 

“是的。”艾丽回答。

 

“我是爱着她的,她和他。”

 

琳内特转过头看艾丽,她盯着玻璃杯里的蓝色液体,神情苦涩。

 

 

 

 

夏天的时候,琳内特约了艾丽去游泳。

 

夜晚的室内游泳池里空无一人,就连灯都没有开,漆黑一片。琳内特在游泳池里冲艾丽挥挥手。

 

“我真是没想到你会作出这样的事。”艾丽摇摇头,仿佛重新认识了眼前的这个姑娘。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没有人会发现的。”

 

“当然,当然。”

 

艾丽说着,也下了水。冰冷的水赶走了夏日的炎热,尽管已经是夜晚了,但在七月依然热的不像话。

 

“我以前的房子有一个游泳池。”琳内特浮在水上,闭着眼睛像是在某片海面上,“以前那些地方有一些老房子,从它们的房子往下看可以看到我的游泳池。我迁走了他们,给他们提供了新住所,把那些房子全部推到重新翻建了。”

 

“听上去可真恶劣。”

 

“我以前的朋友也这么说。”琳内特睁开眼。

 

“她说我是……呃,暴君,仁慈的暴君。”

 

“金色的琳内特。”艾丽像是站了起来,面对着琳内特,但她的双腿依然弯曲着,身体泡在水里,“美丽的琳内特,金发的琳内特,仁慈的暴君,王国的女王,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一直坐在她的金色汽车里胜利前行。”

 

“你和她说的一样,大部分一样。”

 

“因为你就是这样。”

 

“难道你不是?”琳内特尖锐的反问。

 

“我想,也许是的。”

 

“但这也没什么不好的,是吧?”

 

“当然。”

 

“我前几天看到他了。”艾丽突然说,听起来并不难过,“迈克。他看起来过的很好,只是依然没有得到他所想要的。”

 

“你怎么知道他现在想要得到什么?”

 

“也是。”艾丽给了琳内特一个微笑,“我修正——是他曾经想要得到的。”

 

她低下头看着水面,在一片黑暗里她看不到下面的地面,她喃喃自语,“有的人生来被幸福拥抱,有的人生来被长夜围绕。”

 

 

 

 

琳内特没有想到她会再次见到杰姬。

 

她看上去很幸福。她有一个体面的工作,工资不错,还有一个爱她如命的丈夫,当然她也疯狂的爱着她。她的丈夫是一个不错的人,并不算英俊但很可爱,是一个成熟的男人,有一份稳定的高薪工作。他们非常幸福,没有孩子,但养了一条狗,每年定期两次旅行。

 

这样很好。她看着那个黑发姑娘开车离家,又进了他们的高级公寓,坐在沙发上,想。

 

她总算得到了她应得的幸福。

 

杰姬和她的丈夫晚上去了一家餐厅吃饭。晚餐是万年不变的牛排土豆萝卜,甜点是布丁。

 

“英国的食物算是没希望了。”杰姬的丈夫切着牛排,抱怨道。

 

琳内特表示同意。

 

“英国人真该跟亚洲人学学做饭,中国人或者日本人。”

 

“我更爱中国菜,尽管他们的碳水化合物过高。”

 

除去料理,这顿晚餐吃的很愉快,顺便一提,这家餐厅的酒非常不错。杰姬的丈夫谈吐非常有趣,他甚至还说了几个笑话,逗得杰姬和琳内特笑个不停。

 

琳内特离开餐厅的时候依然能够听得到主厨的咆哮声以及他手下的人委屈的解释声。

 

“真抱歉。”琳内特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可怜的人。

 

艾丽听完了琳内特的故事,笑个不停,最后爬倒在吧台上。

 

“但是,你真该放弃做这样的事了。”

 

琳内特不以为然的耸耸肩,“她过的很幸福,这很好。”

 

“她得到了她所想要的。”

 

“那你呢?”艾丽问她,“你得到了你所想要的吗?”

 

琳内特沉默了很久,艾丽也没有说话,两个人只是自顾自的喝着酒,但是能够感觉得到对方的存在。她们都在给对方时间和空间思考。

 

“是的,我想。”琳内特终于开口了,她有点犹豫的说。

 

最后,琳内特笑了。她夸张的做了个姿势,“琳内特·里奇卫,一个王国的女王,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她一直坐在她的金色汽车里胜利前行,没有阻碍,没有障碍。”

 

“她拥有她所想要的一切——任何东西。”

 

“她想要西蒙·多伊尔,于是她得到了他。她从杰奎琳·德·贝尔福特——她最好的朋友的手里抢走了他。”

 

最后,琳内特停下来,深深的喘着气,看上去就像是跑了很久的步一样。

 

她握着杯子的手很用力,但最后又慢慢的松开。

 

她低声自言自语,“人生空虚

 

有点爱

 

有些仇

 

还有互道早安

 

人生苦短

 

有点希望

 

有些梦想

 

还有互道晚安。”

 

 

 

 

琳内特去看了艾丽的房子。那已经不再是一个房子了,只是一片废墟。但是琳内特能够想象的出来它从前的模样,一定非常非常漂亮。

 

她走过那栋房子,到另一个附带的白色小屋。她站在那个废弃的小屋外面,终于想起她曾经在哪儿看到过艾丽——她那样悲伤、心碎欲裂的神情。就是这儿,她站在屋外,浑身僵硬,伸向门的手在空中又收了回来,最后无力的垂挂下来。

 

琳内特并没有进到小屋里。她离开了那个地方,从小坡往下走。

 

她在一棵树下停了下来,从她那个地方往下看可以看到整个小镇。夜晚的小镇没有人外出,这个安静的夜晚甚至连狗都没有叫,所有人都在睡梦中,等待着第二天的到来。

 

琳内特走在小镇里,一家养了狗的人家在她路过时突然叫了起来,直到她离开都叫个不停。她进了一家酒吧,坐在餐桌前,喝着酒。

 

艾丽出现了。她像是突然出现的,像是影子,毫无预兆,无法察觉。

 

“感觉就像你一直跟着我,不然怎么会我在哪儿都能遇到你?”

 

“我总是会回来,到是你为什么会来这里?”艾丽轻笑着,“要跟也是你跟着我。”

 

“我只是想来看看。”

 

无言。艾丽拿了份汉堡大吃起来,吃完后又拿了份薯条,不占番茄酱,吃的津津有味。

 

“你要吗?”她好心的问琳内特。

 

琳内特拒绝了。艾丽喝着可乐,低着头看着格子桌布发呆。

 

“格里塔是我最好的朋友。”她说,像是终于控制不住自己了,因此话语有点急促,“我想,我一直依赖着她。”

 

“她一直在帮助我。”

 

“她并不是在帮助你。”艾丽觉得,有的时候琳内特尖锐的让人痛恨。

 

“她只是在帮助她自己。”

 

“是的。”艾丽冲她尖叫,最后平复下来,无力的重复了一遍,“是的,我知道。”

 

艾丽拿着舞台旁的吉他回来了,她坐在琳内特对面,轻轻哼唱那首天真的预言。这一次,琳内特听她唱完了整首歌。

 

“从一粒细沙中窥探世界

 

在一朵野花里寻觅天堂

 

掌中握无限

 

霎那成永恒

 

当真理被恶意利用时

 

比一切臆造的谎言狰狞

 

现实本来就这样

 

人生来就要面对快乐和悲惨

 

只要能明了这一点

 

我们就不会再受伤害

 

将快乐和忧伤编织

 

披在我神圣的心上

 

穷人手里的一个铜板

 

抵得上非洲海岸的所有黄金

 

从劳动者手里砸取的一丁点钱

 

能买的下守财奴的所有土地

 

如果得到上帝的庇护

 

甚至可以买卖国土的全部

 

谁曾嘲笑纯真的信念

 

他将被岁月和死亡讥讽

 

谁要动摇纯真的信念

 

他将永远被埋葬在陈腐的墓穴中

 

谁能尊重纯真的信念

 

他将战胜地狱和死亡

 

如果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将永远不懂得去信任,请随心而行

 

如果太阳和月亮心存猜疑

 

它们将会转瞬消失

 

被激情围绕就能拥有美好

 

情欲攻心则会迷失自我

 

每一个夜晚,每一个清晨

 

有人生来就为不幸伤神

 

每一个清晨,每一个夜晚

 

有人生来就被幸福拥抱

 

有人生来就被幸福拥抱

 

有人生来就被长夜围绕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

 

我们就会相信谎言

 

谎言在黑夜里生灭

 

灵魂在光芒中休眠

 

对挣扎在黑暗中的人

 

上帝散发出光明

 

对生活在白昼的人

 

上帝幻化为人性。”

 

 

 

 

艾丽坐在餐厅的角落里,从她的角度可以看到格里塔,但格里塔看不到她。

 

格里塔正在为一个胖男人上菜。她抱着托盘走回前台,脸上的表情立刻变得疲倦而不耐烦,她的同伴也和她一样的表情,两个人对视了一眼,无奈地笑了笑后立刻攀谈起来。

 

格里塔和她记忆中一样美丽。一头金发,身材曼妙,曲线非常漂亮。

 

格里塔在这家餐厅做服务员,当然,是的短期的。她想做一名演员,但没有钱,好几个月都没有接到任何的工作,只得在这里做服务员赚取生活费。不然她就得离开这个地方,或者放弃她的演员梦,去做别的什么工作。

 

艾丽知道格里塔找不到什么好的工作。尽管她非常聪明,但她的学历并不高。

 

现在不比过去,人们注重你的工作能力的同时更加注重你的学历。人们的起点是大学毕业,如果你在一所一流大学毕业那么你的前途将会光明的多。但是像格里塔这样——高中毕业后就不再上学的人也有很多,但是他们往往都找不到什么太好的工作,只能做像服务员这样的工作。

 

这家餐厅到九点就关门了。格里塔和她的朋友一起回她们合租的房子。

 

艾丽喝完最后一杯酒,决定再去喝一杯。

 

在她喝完一杯酒,准备喝第二杯时,琳内特说,“我是来和你道别的。”

 

“又去旅行吗?”

 

“也许是,也许不是。”

 

艾丽转过头看她,“我可能会回来,也可能不会回来,我不知道。”

 

“第一站去哪儿?”

 

“埃及,我想再回去看看。”

 

“我还以为你不会想再回到你死去的地方。”

 

“我也以为,但是我想回去看看。”

 

“一路顺风。”

 

“谢谢。”琳内特转过头,“那你呢?”

 

“我……”艾丽觉得她可能有点喝醉了,“我想,去旅行吧。”

 

“我以前经常去旅行,最疯狂的一次是去度蜜月的那次。”

 

艾丽转过头,一只手拖着脑袋,像是真的喝醉了,眯着眼看着琳内特美丽的脸庞。

 

“你觉得以后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不知道。”琳内特实话实说,“也许能,也许不能。”

 

“是的。”

 

 

 

 

琳内特没有再见到艾丽。

 

也许艾丽还在这个世界上的某个角落,也许她回了英国——和琳内特完美的错过了。也或许——琳内特不知道她是否希望——她找到了离开这个世界的方法。

 

只是,她们没有再见面,也没有再一起喝酒。


—— END ——

roku

昨天晚上拿数位屏画的,然后电脑崩了要拿去重装系统
垃圾win10,垃圾mac

昨天晚上拿数位屏画的,然后电脑崩了要拿去重装系统
垃圾win10,垃圾mac

roku

同人【【
并不是凹凸人,那个安哥是给同学赔罪用的因为她被我咕咕了【。】

同人【【
并不是凹凸人,那个安哥是给同学赔罪用的因为她被我咕咕了【。】

roku
流下了不会画画的泪水

流下了不会画画的泪水

流下了不会画画的泪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