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艾柏林

134浏览    4参与
小七小黑屋

【断头谷】【来自地狱】【理发师陶德】My Frustrated Fears

标题:My Frustrated Fears
原作:《断头谷》《来自地狱》《理发师陶德》
译者:道莫小七
配对:陶德/艾柏林/伊卡布


本杰明·巴克在床上翻了个身,凝视着他的妻子,后者像是美丽的天使一般蜷在他身旁。他抚摸着她的脸颊,仿佛已经有很长一段的黑暗日子,他没有再见过她了,他很高兴能再次与她在一起。

“露西……我亲爱的露西。”理发师喃喃自语,手指描摹过她柔软的金发。她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对他微笑。

“本杰明,吾爱?我有个坏消息。”她温柔地说,微笑变得悲伤,轻轻吻了吻他的嘴唇,

“我必须要离开你,或者确切来说,你必须要离开我……”

“什么?露西...

标题:My Frustrated Fears
原作:《断头谷》《来自地狱》《理发师陶德》
译者:道莫小七
配对:陶德/艾柏林/伊卡布

 

 

本杰明·巴克在床上翻了个身,凝视着他的妻子,后者像是美丽的天使一般蜷在他身旁。他抚摸着她的脸颊,仿佛已经有很长一段的黑暗日子,他没有再见过她了,他很高兴能再次与她在一起。

“露西……我亲爱的露西。”理发师喃喃自语,手指描摹过她柔软的金发。她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对他微笑。

“本杰明,吾爱?我有个坏消息。”她温柔地说,微笑变得悲伤,轻轻吻了吻他的嘴唇,

“我必须要离开你,或者确切来说,你必须要离开我……”

“什么?露西,为什么?”本杰明感到一阵心痛,比平时更甚,声音里也有明显的恐慌。

“露西,我不会离开你的,你为什么要说这些?”

“你就是不能把自己交给他,是不是?你就是不能让我们躲过这十五年来所有的痛苦不幸吗?”露西问,几乎要哭了,“他会再给你一次机会,我亲爱的,但你必须顺从!你必须!否则你要永远离开我,约翰娜也是!”

“谁要再给我一次机会?给我机会做什么?露西?!你们要去哪儿?回来!”

突然间,他所身处的充满阳光的房间消失了,他被糊里糊涂地卷入一场旋涡中,变成了身处另一间房间。不,不是房间……是牢房。他被关押在一处牢房里。

他头痛欲裂,心脏像是跌入了无底洞,他莫名熟悉这个房间。这里曾发生过坏事,或者即将发生,他不清楚了。

特平法官进来了,带着恐怖的,报复性的咧嘴微笑,本杰明·巴克放声尖叫。

“不!离我远点!别碰我!让我一个人待着!”巴克大喊,躲到监狱角落,死死贴在墙上,有看不见的手指抓住了他,令他动弹不得,他被困住了。

“你知道你希望自己同意我的提议的。我愿意再给你一次机会,亲爱的巴克先生,如果你识相,一切都会好的……”

“不!我不愿意!停下,求你!”

当特平抓住他,将他摁在墙上时,本杰明可以听到露西的声音,缠绕着他,嘲笑着他:“噢本杰明,这全是你的错!你为什么不肯牺牲自己呢?如果你不是那么自私的话,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巴克感觉到有手落在他身上,钻进衣服下摸着他,许多的手。他被恐惧与惊疑所钉住。

特平扯下他的裤子,不要,住手!巴克感到强有力的手紧抓着自己的胯部,他的脸被狠狠摁在墙上,同时一股难忍的疼痛从他的下体袭来。特平攥着他的头发,嘲笑他,一下又一下地冲撞着他……

“不——”

斯温尼·陶德从床上坐起身,满头冷汗,如坠冰窟。只是个梦,只是个梦,现在已经没事了。陶德将脸埋在手心里,沉重地呼吸着。他曾希望能隔绝那些回忆,但它们仍通过噩梦来击中他的软肋。

他憎恨特平,他憎恨他。特平曾以残忍的手段将陶德与他的妻子所分开,并毁了他。尽管他尝试过,但仍无法忘记每每想起法官时那种撕心裂肺的震惊,痛苦,屈辱的感受。

“斯温尼?怎么了?”一个倦意十足的声音问。

陶德看向自己的两个恋人,弗雷德和伊卡布,他们都担心地看着自己。

“没事,你们继续睡。”

“你又梦到了……入狱之前的事吗?”伊卡布冒险慢慢地开口。斯温尼尖锐地看了他一眼,因此弗雷德打断了他:“你在说梦话,陶德。你在求谁停下来……”

“没事。”陶德打断了他,没去看两人的眼睛。他不能告诉他们,他就是不能,他们一直视他为三人中最强大的存在,他不能承认法官也用那种方式击垮了他。

伊卡布吻上斯温尼的脸颊:“陶德,我们知道发生过什么。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不愿意告诉我们,我们爱你。难道你觉得我们会轻视你吗?”

陶德看着他们良久,然后开口:“如果你们知道了,我还怎么期望你们会信赖我,让我保护你们?我曾经是那样一个蠢货……”

弗雷德摇摇头,将两人再次拉回到床上躺好。

“这是爱人的意义,陶德,保护并信任彼此。你不必总是担任那个安抚我们的角色,你知道。”

陶德点了点头,擦了把额头,重新躺回他们身边。

实际上……他很想全然信任他们,亲近他们就像他们亲近自己一样,但那太难了。

斯温尼只是担心自己会连他们也失去。

他伸手揽住他们,确保他们仍在这儿,仍在他的生活里,并允许自己陷入与两名爱人的感情中,以驱散噩梦的阴霾。

三人很快又睡着了。

 

道莫小七-德普没家暴

【原创/点梗】【断头谷】【来自地狱】同行

标题:同行
原作:《断头谷》,《来自地狱》,提及《理发师陶德》
角色:伊卡布,艾柏林,提及陶德
点梗:  @Kane.  【艾柏林和伊卡布对于“幻觉并不可靠”“要相信民主科学”的拌嘴小日常~ |・ω・`)】
警告:德普角色水仙,天朝现代CCXVAU,微灵异向
摘要:下班后,与同行的同行之路。

“……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观众朋友们,我们下期再见。”

机位的绿灯熄了,伊卡布松了口气,边埋头收拾东西边和陆续离开了演播室的同事们道别。然而最后离开的他抱着文件刚转过身,就看到了双手交叉杵在门口的另一个同事,艾柏林。

“这是谁编的剧本?”对方慢慢摇头,眼圈下的青色似乎又重...

标题:同行
原作:《断头谷》,《来自地狱》,提及《理发师陶德》
角色:伊卡布,艾柏林,提及陶德
点梗:  @Kane.  【艾柏林和伊卡布对于“幻觉并不可靠”“要相信民主科学”的拌嘴小日常~ |・ω・`)】
警告:德普角色水仙,天朝现代CCXVAU,微灵异向
摘要:下班后,与同行的同行之路。





“……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观众朋友们,我们下期再见。”

机位的绿灯熄了,伊卡布松了口气,边埋头收拾东西边和陆续离开了演播室的同事们道别。然而最后离开的他抱着文件刚转过身,就看到了双手交叉杵在门口的另一个同事,艾柏林。

“这是谁编的剧本?”对方慢慢摇头,眼圈下的青色似乎又重了一层,“癔症,撒谎,梦游。你们掩饰真相的借口就这么几个反复用?”

一向好脾气的伊卡布难得板起脸,挺直脊背反驳:“事实真相就是那家人为了博眼球在说谎,他们自己也承认了。”

“才不,他们是受不了被那么多人涌过来打扰正常生活,宁愿被骂骗子也不肯再说实话了。”

伊卡布不想再和自己这个负责午夜电台节目的同事多说什么,这人灵异故事讲多了,自己也信以为真了。他干脆直接从对方身边挤过,顺便提醒:"你来早了,节目录制要等到十一点半。"

“我今天醒得早,索性直接来公司。”对方不紧不慢地跟在他身后半步远一起走,“结果发现演播室里咖啡喝完了,就出来买,碰巧见你刚下班。”

“茶水间?”

"那儿的咖啡也喝完了,估计又是陶德干的。"

“夜猫子。”伊卡布低声抱怨另一个负责历史人物类节目的同事,完全忘了同样负责深夜档的自己也属于夜猫子一类。

“总好过巧克力。”艾柏林叹口气,“上次也是,咖啡喝完了,他居然为了提神硬是吃了一整板黑巧,介绍贝西·登克的那档节目播出之后台里都收到了不少电话,投诉主持人情绪过于激动——‘给青少年身心造成不良影响’。”

伊卡布没忍住,用咳嗽掩饰过笑声。

他们这几人的节目风格大相径庭,但从某方面来说都差不多。艾柏林的午夜恐怖故事,还有他自己的走近科学,都得竭力营造出恐怖气氛。至于陶德就不用额外营造了,他本人的气质已经足够加分。 

两人来到电梯前,伊卡布伸手摁下按钮。门开了,艾柏林却抢在他眼前进了电梯。伊卡布怔了怔,才跟了进去,摁了一楼的按钮。

“你相信吗?”

电梯下降时艾柏林忽然问。

“什么?”

“你的稿子上写的那些东西。你真的相信只是混进了种子,或者仪器失灵?”

又来了。背对着他的伊卡布无声翻了个白眼,但也不好再板着脸,只是闷闷道:“至少我不相信这世上有用科学没法解释的事。即使有,那也只是现阶段的技术不够格而已。”

身后沉默了一会儿,年长些的男人才低声开口:“有时候我也是。比如名震一时的开膛手杰克案,虽然以此为蓝本衍生了不少版本的传说,但我认为那只不过是当时的刑侦手段极度落后,或者其他……人际原因。”

没想到对方会难得赞同自己的伊卡布愣了愣,一时不知该以何种情绪开口,最后只能犹豫道:“呃……对,当然。”

“不过你真的不相信这世上有超自然的东西吗?完全?”

电梯下降的速度似乎令人尴尬地慢,伊卡布盯着红色的数字不知所措。

“我想我还是别相信比较好,”最后他半开玩笑半认真道,“如果我真遇到那种‘东西’,我大概会吓晕过去吧。”

艾柏林很给面子地轻声笑了笑,听不出嘲讽意味的那种笑。

“帮我按个地下一层吧,我刚想起来我车里忘了东西。”

伊卡布依言摁下了-1按钮,与此同时一楼到了。

“那我先走了,明天见。”

“明天见。”艾柏林冲他的背影挥手,看着电梯门合上,却在地下一层到了时并没有出去,而是又按了一楼,才在门再次打开时出了电梯去买咖啡。

那个东西仍在他身后的角落里 背对着门口一动不动。

就在他提前一步进入电梯,挡住了伊卡布视线的角落里。



END

道莫小七-德普没家暴

【原创】【德普角色大杂烩】西瓜最中间的那一口·章三

警告:点梗产物,八人寝室坑的第三章,天朝大学校园AU(此章为校外篇)


第3章·雪糕外沾着的瓜子仁


放假戒烟的第一天,艾柏林试图打电话给戈德利宣布单方面绝交。


当然他最后也没打,不光是因为理智与发小情谊占了上风,还因为他懒得伸手,哪怕座机就在床头柜离他不到三十公分的地方。


至于手机,在楼下客厅充电。


艾柏林长长呼了口气,翻过身试图继续睡。在莫特床上。


至于同样重度嗜睡的床主,却难得起了大早,在书房奋笔疾书,十指敲得键盘噼里啪啦响。


按理说这点声响传不到卧室里,但艾柏林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只能仰躺着望着天花板出神。


准确来...

警告:点梗产物,八人寝室坑的第三章,天朝大学校园AU(此章为校外篇)




第3章·雪糕外沾着的瓜子仁




放假戒烟的第一天,艾柏林试图打电话给戈德利宣布单方面绝交。


当然他最后也没打,不光是因为理智与发小情谊占了上风,还因为他懒得伸手,哪怕座机就在床头柜离他不到三十公分的地方。


至于手机,在楼下客厅充电。


艾柏林长长呼了口气,翻过身试图继续睡。在莫特床上。


至于同样重度嗜睡的床主,却难得起了大早,在书房奋笔疾书,十指敲得键盘噼里啪啦响。


按理说这点声响传不到卧室里,但艾柏林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只能仰躺着望着天花板出神。


准确来说他在整理昨晚的梦境,准备起床后讲给莫特听。


或许因为吸烟过多导致睡眠质量下降,他的做梦频率比一般人要活跃得多,他也完全不介意清醒后讲给莫特听,给作家增添灵感和脑洞。


事实上莫特也真的以他的梦为灵感写出过几篇文章,甚至还成功投稿过,只是艾柏林主动婉拒了署名和稿费。


“我只是和你讲我的梦而已。”他掸了掸烟灰,“你不写出来,那也就浪费了。”


“但是——”


“能做梦的人有很多。”他打断了对方,“但能写成文的人可不多。这是你的天赋,和我可没太大关系。”


何况他看过莫特的成文,故事情节与自己原本的梦境的确也没多大关系了。


对方没法再说什么了,只好耸耸肩,干笑一声。


“算我欠你人情。”最后对方开玩笑似的说。


莫特也的确自认欠他人情。


敲击键盘的手指缓了下来,暂停几秒,移到鼠标上点击保存,想了想又改成了另存为。


将大纲记录完毕后,莫特直起身,用力抻了个懒腰,脑袋一直朝后仰到颈椎发疼的角度,停了几秒后才歇口气,瘫在了椅背上。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来,他望着那柱被照亮的空气中的灰尘发呆。


“你觉得我这算是抄梗吗?”他突然无意识地开口问。


“我觉得是。”


实际上书房里除了他以外空无一人,他只是在和自己对话。这个习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养成的,可能是压力过大下的自我纾解的手段 


“但他说了,可以随我用……”


“他拿你当朋友,才让你随便用。万一哪天你们不是朋友了……他讨厌你了……”


“我们还是室友、是同学……”


话尾逐渐发虚,最后忽地被一声嗤笑打断。


“得了,那算什么关系?那什么都不算。


“他现在喜欢你,假如哪天他不——”


“闭嘴!”


他猛地惊回神,下意识捂住了嘴。然而刚才那声吼太过大声,他不确定屋里的另一个住户听到了没有。


该死,他忘了现在家里还有别人。


半晌后房门被推开,莫特靠在门口压低声音问:“艾柏林?”


回应他的是一声明显睡意朦胧的鼻音:“嗯……?”


莫特略松了口气:“快中午了,你要吃什么,我好叫外卖。”


莫特的父母处于一种半离婚的分居状态,对他虽然不怎么上心,却也没在物质上太过亏待。常年不在家的母亲将这间二层小屋留给了他,父亲则会定期给他打一笔钱,算上他自己聊胜于无的稿费,生活上还能过得去。


因此也养成了他深宅的性格,佐证之一便是不怎么会做饭,只是经常点外卖。


好在艾柏林不挑这个,还主动替他出门去接了外卖。


“以后地址不要写那么详细,毕竟你一个人住。”


莫特搓了搓鼻尖:“习惯了。没事,我能照顾好自己。”


艾柏林没再说什么,吃完饭后又是他去刷了碗。倒不是说这点家务活莫特都不会做,他只是没争过对方,只好负责把外卖盒与塑料袋连同屋里其他垃圾一起,打包出门去丢。


他回来时却晚了有七八分钟,正当艾柏林意识到这点并准备打电话时,门铃响了。


“怎么这么晚?”他给对方开了门。


“去了趟超市。”莫特边换鞋边举给他一只塑料袋,袋里装了两支雪糕。


“现在快十月份了。”艾柏林接过提醒他。


“又没降温。况且你不是在戒烟吗。”


他的确在,甚至吃饭时还无意识咬了口筷子头。


莫特从袋里抽出一支雪糕:“我去书房了,客厅有电视你随便看,别担心吵到我。”


艾柏林拿出另一支雪糕,拆开袋子后咬在嘴里,看着莫特离开的背影,轻轻摇了摇头,然后微微笑起来。


实际上,莫特高估了这间屋子的隔音效果。艾柏林的确听到了他的大叫,只是在装作睡着了而已。


他隐约能猜到莫特的压力源自哪里,但他相信总有一天对方的压力会逐渐消解的。


艾柏林咬下巧克力脆皮外的瓜子仁,仔细咀嚼着。


毕竟,我怎么可能会讨厌你,我才华经纶的作家大人。


——————第三顿·完——————————




注:这里需要解释一点:莫特所写的故事情节并不是全部照抄艾柏林的梦境,而是从某句话甚至看似无关紧要的几个单词中,另得灵感重新写就

但毕竟莫特自认为灵感源于艾柏林,所以即使对方给了他授权使用他也耿耿于怀

所捏他的电影梗是片中莫特在受肖特威胁后给妻子打电话试探:你觉不觉得我当时写作时是受了什么启发?

作家真的是很忌讳抄袭的行业啊

不过文中设定只是授权下的借梗,而且最后的成文也与艾柏林的梦十有八九大相径庭


这章可能写得有些压抑(自认为),因为重新看了一遍密窗

作家真的是很折磨自己的职业啊

比如你们看另一个例子《闪灵》【滚


 @Kane. 你不满意的话我再写一篇_(:з」∠)_

小七小黑屋

【断头谷】【来自地狱】【理发师陶德】All Things He Ever Loved他之所爱

我的名字是伊卡布·克瑞恩。

我的头衔是克瑞恩警官,但实际上,谁在乎呢?我已经把我的活儿干完了,处理那些为了一己之私而破坏法律的人,我已经尽力了,并且我失败了。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所以不要试图劝阻我。你说我现在正处于迷茫中,或许吧,我失去了太多东西,理智也在其中。事实上,我正在为它所惑。

那么,请告诉我那两位无辜美丽的男子是如何被死去的?直到今天,直到此时,我都还未找到他们为何被如此残忍对待的答案。

一位是理发师,一位文质彬彬,优雅甜美的男子。他的灵魂被某个滥用职权的人伤害得支离破碎,并被流放到了另一个大陆。当他回来时,他像变了一个人。但我的爱从未改变。

另一位是侦探,一...

我的名字是伊卡布·克瑞恩。

我的头衔是克瑞恩警官,但实际上,谁在乎呢?我已经把我的活儿干完了,处理那些为了一己之私而破坏法律的人,我已经尽力了,并且我失败了。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所以不要试图劝阻我。你说我现在正处于迷茫中,或许吧,我失去了太多东西,理智也在其中。事实上,我正在为它所惑。

那么,请告诉我那两位无辜美丽的男子是如何被死去的?直到今天,直到此时,我都还未找到他们为何被如此残忍对待的答案。

一位是理发师,一位文质彬彬,优雅甜美的男子。他的灵魂被某个滥用职权的人伤害得支离破碎,并被流放到了另一个大陆。当他回来时,他像变了一个人。但我的爱从未改变。

另一位是侦探,一个因失去妻儿,生活已充满了痛苦的男子。当他找到他的第二份爱时,那女人为了自身安全而被迫离开他,而他则被迫留下来。理发师和我是他的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的爱情。我不认为我足以配得上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

你问他们现在怎么了?他们死了。他们都死了。

这都是我的错。

艾柏林侦探和我第一个发现了理发师的尸体,斯温尼用他自己的剃刀结束了他的生命,但起码他终于得到了解脱。我们都流下了眼泪,但我希望,至少,弗雷德和我可以共度过余生。换言之,直到他被发现死去为止。

那时的我将不会再有眼泪。是的,甚至不会再为弗雷德流下眼泪。你瞧,当他离去时,我的心也就死了。所以请,不要再费尽心思来安慰我,我已经感受不到任何安慰。

我可以带着我的名气重回美国。毕竟,我曾协助找出开膛手杰克,并单枪匹马击败了舰队街的恶魔理发师。这是官方资料上说的,如果你愿意,你就去信吧。反正我不想要它。

哦,抱歉我们的谈话得中断一下,但我得……噢,你想知道这是什么吗?

这是他的剃刀。我不该拿走它,但我不在乎了。

如果我要自杀,我宁愿用“他的”剃刀。是它结束了他的生命,这样,我就能离他更近。

只是有一点儿疼,别害怕,我亲爱的卡翠娜,我几乎感觉不到疼痛。不,我不会开门的,你只是在试图阻止我见到他们。你们不明白,没有人会明白。

我理解了陶德为什么那么着迷于鲜血,这些艳丽的红色总是在不停地变换着色调流淌。这一幕真的很美,就像他一样。

我想知道我会因此下地狱吗?而他们会在那里等着我吗?但话又说回来,对我来说,没有我所爱之人的地方就是地狱,但他们是否还会被判有罪?那里是否还会有权势比我们更高的人?噢,那对我们来说简直是一场灾难,即使是在来世。

你在尖叫,卡翠娜,声音很响亮,但什么用也没有。我已经走了……我很清楚我已经失血过多,我要死了,你知道的。

为什么呢?为什么你努力想要挽救?那没有任何好处,范塔索小姐。那对我而言永远不会有任何好处。

我爱你陶德。我爱你弗雷德。我这么爱你们,我简直不能想象我有多么的爱。

一切都变得黑暗而寂静。我们都走了;世界重新平衡。

我来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