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艾格

3708浏览    3851参与
祭酒不祭天

【邮画】寒渊溺亡【未完】

*我就想除个草( ͡°ᴥ ͡° ʋ)

*求求你们快搞初拥,他太香了15555

*是原皮【初拥】x小蛾子

“我做了一个梦,我溺死了街尾那只我常去喂食的小猫。”维克多低下头,手指交缠着,似是掐住了某人的脖颈,逐渐收紧。半晌才吐出一声微不可闻的息气:“它只有这么小,死在了那个寒冷的夜里。”

“那一天是我的生日。”

坐在对面的青年停下了作画的手,偏着头从画板后探出,他看向依在树干旁的维克多,问道:“这是悲伤的情绪吗?”

落红是青年的华衣,金黄是他的饰品,但这些美好都不属于维克多,他只是靠在阴影中等待日落。

维克多没有抬起头对上艾格的视线,他只是闷闷的说道:“是的,你能感受...

*我就想除个草( ͡°ᴥ ͡° ʋ)

*求求你们快搞初拥,他太香了15555

*是原皮【初拥】x小蛾子

“我做了一个梦,我溺死了街尾那只我常去喂食的小猫。”维克多低下头,手指交缠着,似是掐住了某人的脖颈,逐渐收紧。半晌才吐出一声微不可闻的息气:“它只有这么小,死在了那个寒冷的夜里。”

“那一天是我的生日。”

坐在对面的青年停下了作画的手,偏着头从画板后探出,他看向依在树干旁的维克多,问道:“这是悲伤的情绪吗?”

落红是青年的华衣,金黄是他的饰品,但这些美好都不属于维克多,他只是靠在阴影中等待日落。

维克多没有抬起头对上艾格的视线,他只是闷闷的说道:“是的,你能感受到什么吗?”

艾格把夹在画架上的画纸取下,递到那个坐在不远处的自称是个邮差的青年人眼前,混合着的难闻的颜料味迫使那人抬起头看自己的作品。原本空无一物的洁白上多添上了几笔色彩:“我能感受到水的流动和烛火的摇曳。”

“没有烛火。”维克多泄气似的垂下头,深吸一口气后才将画纸接过:“画得很好。”

艾格摇摇头把画纸抽回并把它撕成了一块一块的:“你知道我不是想听这个。”

“对不起。但我也只能给你这个。”维克多摆摆手:“时间不早了,我需要回去工作了。”

艾格从不保留不完美的作品,他赌气地作势要把碎纸向地上扔,但良好的修养及时的阻止了他。毕竟森林的主人不太乐得见土地上有多余的被消费者。艾格愤愤的把那些东西塞到维克多怀里,转身向森林深处走去:“回见。”

“回见。”维克多对他的背影小声说着,直到那抹艳丽的色彩被森林深处的荧荧磷光所淹没。

迷魅森林,树冠相互交插,不见天光。那位主人和他的栖息地一般,不喜见光,也不喜见人。青年人总是用古怪的面罩掩去他大半的容颜,像是外边的那些衣冠楚楚的疯子。

多尾凤蛾是贵小姐们钟爱的饰品。维克多默念着:“贵公子也是她们瞄准的对象。”落阳西斜,将温柔的红撒向枯黄的落叶。“再晚一点回去吧。”在日落之后。

祭酒不祭天
两个23岁男人间的友好交流XD...

两个23岁男人间的友好交流XDDD
是那个三个词猜东西的游戏(ᴗ͈ˬᴗ͈)
看了留哲的文也想画点甜甜的东西

两个23岁男人间的友好交流XDDD
是那个三个词猜东西的游戏(ᴗ͈ˬᴗ͈)
看了留哲的文也想画点甜甜的东西

北极圈居民阿咎

爬墙爬墙,邮画真好吃_(:з」∠)_

爬墙爬墙,邮画真好吃_(:з」∠)_

柒七肆拾玖.
艾格格小可爱=͟͟͞͞ʕ•̫͡...

艾格格小可爱=͟͟͞͞ʕ•̫͡•ʔ

艾格格小可爱=͟͟͞͞ʕ•̫͡•ʔ

人间稞竺

“我看清了,我们所有活着的人,都只不过是空幻的影子,虚无的梦。”
我不管,我喜欢的CP是真的!!!!!
但是别缩我图啊woc!!!
①另一面(不你只是懒得上色
②只要你吃邮画邮,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过激CP厨在此
③表情包原图

“我看清了,我们所有活着的人,都只不过是空幻的影子,虚无的梦。”
我不管,我喜欢的CP是真的!!!!!
但是别缩我图啊woc!!!
①另一面(不你只是懒得上色
②只要你吃邮画邮,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过激CP厨在此
③表情包原图

人间稞竺
“除了通过黑暗的道路,人们不会...

“除了通过黑暗的道路,人们不会到达光明。”
恭喜重获新生。
摸鱼,我垃圾死了不配画画:D
艾格他活了,而我🐍了

“除了通过黑暗的道路,人们不会到达光明。”
恭喜重获新生。
摸鱼,我垃圾死了不配画画:D
艾格他活了,而我🐍了

祭酒不祭天
他们说,寻找到真正的吸血鬼是不...

他们说,寻找到真正的吸血鬼是不可能的。
但我,无所不能。
【精华十的延伸脑洞,我对于长亲是谁是无所谓的,但,是艾格也挺好?】

他们说,寻找到真正的吸血鬼是不可能的。
但我,无所不能。
【精华十的延伸脑洞,我对于长亲是谁是无所谓的,但,是艾格也挺好?】

祭酒不祭天

【画邮短打】庄园某角

*关于官方邮差给我的感觉【太乖了吧】


当画家听到盘子摔到地上的声音时他才反应过来房间里还有其它人的存在。艾格一边懊恼着怎么又忘了锁门,一边转过身去。

维克多感受到房间主人的视线后才如梦初醒似的拉下帽沿蹲下去收拾自己失手掉下的盘子——本身卖相就不是很好的菜彻底的成了垃圾。

“你来做什么?”艾格无所谓似的把调色盘放下,用纱布把伤口重新缠上。他用身子挡住了画布,但又放弃了这个动作,因为要完全遮住过于困难,它太大了。艾格随意的拿起了调色刀:“你最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其它人都已经吃过了。”维克多收拾完了瓷盘的碎片,退到了房门口:“很抱歉打扰到您。”

“你站住。”艾格扶着画架站起,侧开身把画布完...

*关于官方邮差给我的感觉【太乖了吧】


当画家听到盘子摔到地上的声音时他才反应过来房间里还有其它人的存在。艾格一边懊恼着怎么又忘了锁门,一边转过身去。

维克多感受到房间主人的视线后才如梦初醒似的拉下帽沿蹲下去收拾自己失手掉下的盘子——本身卖相就不是很好的菜彻底的成了垃圾。

“你来做什么?”艾格无所谓似的把调色盘放下,用纱布把伤口重新缠上。他用身子挡住了画布,但又放弃了这个动作,因为要完全遮住过于困难,它太大了。艾格随意的拿起了调色刀:“你最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其它人都已经吃过了。”维克多收拾完了瓷盘的碎片,退到了房门口:“很抱歉打扰到您。”

“你站住。”艾格扶着画架站起,侧开身把画布完全展露,他看着维克多:“看到这画了吗?”

“对不起,我……”

艾格不耐烦的打断了邮差的辩词:“那你现在看到了。”他一步步靠近门口,视钱紧紧的锁住了维克多:“很美丽的颜色,对吧?”

“我……”维克多只觉得双腿打颤,呼吸都不免急促起来。他只得靠在门板上稳住身形,半点动弹不得。

“生如夏花之绚烂,红色是最美丽的颜色。”艾格将目光投向维克多脚边的狗:“它的名字叫……威克?没什么印象了。”

维克多警惕地把自己的小伙伴往脚后掩了掩,:“是的,它叫威克。”

“我挺喜欢它的。我曾径养过一只猫,它叫玛丽。”艾格的目光渐渐悠长起来,他看着那只名叫威克的狗:“那是一段值得怀念的日子。”

“我可以走了吗?”维克多轻轻的问道。

“当然。”艾格笑道,将调色刀递给了维克多:“以后你就上楼和我一起吃,当然我会支付你的报酬。”

“一幅美丽的画。”艾格重又转头望向自己未完成的画作——那是一幅农神食子图:“和你身上一样艳丽的红色的肖像画。”

艾格拍拍维克多的肩,蹲下抬起随行小狗的帽子,又放下:“向你的主人问好。”

房间只剩下维克多一个人。


祭酒不祭天

一日一摸,金光快出【。】゜・(ノД`)イ・゜俺想要邮差
p3 4是不知所以的互动【是自家的两只|˛˙꒳​˙)♡】
p5是画家真正不来庄园的原因_(:з」∠)_

一日一摸,金光快出【。】゜・(ノД`)イ・゜俺想要邮差
p3 4是不知所以的互动【是自家的两只|˛˙꒳​˙)♡】
p5是画家真正不来庄园的原因_(:з」∠)_

祭酒不祭天

是之前的冬装私设——
摸了两个冬日直男恋情
艾格:他在脸红什么?

是之前的冬装私设——
摸了两个冬日直男恋情
艾格:他在脸红什么?

祭酒不祭天

我单方面宣布我嗑的cp出动画了XDDD【并没有】

我单方面宣布我嗑的cp出动画了XDDD【并没有】

祭酒不祭天

【邮画】郊区公路

*o到只剩c注意【高亮】

*点我看23岁小伙子在线开车【?】

*伊莱和格秋被我🔒死了谢谢我爱格秋

*艾格永远存在在我梦中///不要刷网易鸽子我雷爆ᐕ)⁾⁾


艾格不高兴了。

其实维克多真的不知道他生气的真正理由,只是艾格往那儿一坐,他就感觉事情不太对。维克多曾询问过隔壁的那位伊莱先生,要如何应对一个艺术家恋人莫名其妙的情绪波动。那位先生智慧的目光无法被眼罩盖住,透过黑布为不解之人指点迷津,他的嘴角勾起和善的弧度,缓缓道:“很简单,把他当成你最喜欢的动物便可。”说罢,拉过了自己未婚的妻子,像逗鸟开心似的,亲昵的蹭了蹭她的脸。格秋也咯咯的笑着,给了她丈夫一个吻。

维克多:?

好吧,这波狗粮撒得猝不及防。

*o到只剩c注意【高亮】

*点我看23岁小伙子在线开车【?】

*伊莱和格秋被我🔒死了谢谢我爱格秋

*艾格永远存在在我梦中///不要刷网易鸽子我雷爆ᐕ)⁾⁾



艾格不高兴了。

其实维克多真的不知道他生气的真正理由,只是艾格往那儿一坐,他就感觉事情不太对。维克多曾询问过隔壁的那位伊莱先生,要如何应对一个艺术家恋人莫名其妙的情绪波动。那位先生智慧的目光无法被眼罩盖住,透过黑布为不解之人指点迷津,他的嘴角勾起和善的弧度,缓缓道:“很简单,把他当成你最喜欢的动物便可。”说罢,拉过了自己未婚的妻子,像逗鸟开心似的,亲昵的蹭了蹭她的脸。格秋也咯咯的笑着,给了她丈夫一个吻。

维克多:?

好吧,这波狗粮撒得猝不及防。明日先知的智慧他无法理解,他只是个普通人,只懂得用普通人的方法。维克多心情复杂的关掉了百度,既然恋人不高兴的话,那还是带他出去逛逛吧,散散心也许不错,艾格可能只是没有灵感了吧。

于是维克多便直接拉着艾格下了楼。

艾格正对着墙发呆,也许是在看沙发背上某个小女孩送给维克多的猫咪玩偶。他只是看到维克多伸出的手就下意识的搭上去了,他不解的看着维克多递来的头盔:“你开车技术怎么样?”

“还不错。”维克多先一步跨坐上摩托,把车开出了仓库:“听说最近新通了一条路,我们去看看?”

“难怪你没有女朋友。”艾格撑上后座,系好了安全帽的帽带,复杂道:“那去看看吧。”

新修的公路在城郊外,到达那边可不容易。在好不容易挪出了拥挤的街区后,艾格突然执意要下车。

维克多:为什么?

艾格:我看见那边卖煎饼。

维克多:啊?

艾格:我要吃。

于是两人在公路旁唯一的一家的小食店买了两份煎饼和一杯奶茶。老板高高兴兴的卖出了今天的第一份煎饼。艾格奶茶只喝了一口便递给了维克多,他还是不太喜欢这种甜腻腻的饮品。一块钱的奶茶里泡着批发的廉价珍珠椰果,糖精的味道溢满了口舌。“从来沒有过的体验有种微妙的不错?”艾格想着,很自然的又从维克多的手上拿回了奶茶,原因是煎饼酱令人口干。在维克多的坚持下,艾格和他坐在了店前的长椅上啃着煎饼,说是车开起来食物会全糊到脸上,像颜料一样难搞。

虽说路通了,但还是没几缕人烟。车被维克多推到了路下边,艾格便坐在长椅上看着不时的几个杀马特青年开着低音摩托呼啸而过,顺便外放神曲:“心里的花,我想要带你归家,在那深夜酒吧,哪管它是真是假——”后面的歌词掩没在突突的引擎声中。

艾格:“。。。你有没有过这样?”

维克多:“。。我没有外放过。”

艾格用震惊中透露着无奈和谅解的眼神看着维克多,又把吃了四分三的煎饼递给了他。艾格也仅仅只是心血来潮的想试试摊上的食物,并不是很饿。维克多默默的把剩下的食物全咽了下去,转头一看却发现艾格一直在盯着他。

艾格:你是不是很饿。

维克多:呃,只是没吃早饭。

然后,维克多就摁住了某少爷蠢蠢欲动的手:“我现在饱了。”

老板略遗憾的看了一眼唯二停留的青年,放下了刷酱的手。虽然没了第二单生意,但他可以给自己吃。

在把白色垃圾扔到老板店里的桶后,艾格和维克多又开始了旅程。

车速挺快,维克多攥紧了油门,这是市区享受不到的乐趣——青山两旁走,蓝水漾水波。艾格靠着车后座的后备箱,把头上的安全帽摘了下来,虽说成天泡在画室,他也还是受不了塑料味。维克多歪着头说这不安全,艾格挑了挑眉,道:“我又不会把帽子扔到路上。”

维克多:……你开心就好。

艾格想把帽子挂回车前的勾子,拿着只会妨碍他。维克多放慢了车速让他方便动作。艾格顺利的把帽子挂好了,说道应该再在那儿挂杯奶茶,绝好的存放地点,可以带回去给玛佩尔。维克多表示等下可以原路返回:“不给夏佐吗?”艾格撇了撇嘴角:“他?还是算了。”

“他不喜欢喝甜的。”维克多猜测道,虽然他总是见到夏佐去排队买甜品,但实际上过来坐客时桌上的糖醋鱼他从不动过三筷子。

“聪明。”艾格扯下发带,任风拂过棕丝:“要过隧道了,把车前灯开起来。”

“你的发带是松了吗?”维克多偏过头,看着车镜中的艾格:“我的眼睛还是可以的。”

“不,我自己摘的。”艾格伸了伸他的腰,伸出双手任无形的气流从指间穿过:“这个世界由四种流动的元素构成,我想用我的身体去感受它。”

“你看起来心情好多了。”维克多笑道。

“哼哼——”车开进隧道,山体遮住了头顶上的阳光,风声在异常空洞的曲形山道中碰撞,大声到盖过了艾格的声音。维克多只得听见嗡嗡的声音,他身子后倾,将耳朵尽可能的凑进艾格那:“什么,你说什么?”

“我是说。”艾格将手掌覆上维克多的耳朵,大声道:“一开始看见你就不生气了。”


祭酒不祭天

突然被开除粉籍.jpg
还是妖怪大大的设子
p23是梗

突然被开除粉籍.jpg
还是妖怪大大的设子
p23是梗

究极生物璐咕咕

我出来丢人了(跪)

是  @妖怪怪怪怪呀 的放射者

【顺便问问太太游离者的三视图啥时候出来......出了我再画一个游离者(超喜欢游离者的说)】


我出来丢人了(跪)

是  @妖怪怪怪怪呀 的放射者

【顺便问问太太游离者的三视图啥时候出来......出了我再画一个游离者(超喜欢游离者的说)】


祭酒不祭天

“那一刻,我忽得就明白了。获得永恒的美丽是需要支付代价的。比如,金钱。”
看见了妖怪大大的设子于是产出了奇怪的东西【?】
p2是女儿——(后妈到现在才上色.jpg

“那一刻,我忽得就明白了。获得永恒的美丽是需要支付代价的。比如,金钱。”
看见了妖怪大大的设子于是产出了奇怪的东西【?】
p2是女儿——(后妈到现在才上色.jpg

?

熠熠生辉的你我

是无差

熠熠生辉的你我

是无差

祭酒不祭天

【短打】我们的恋情不为人知

*鸡血产物

*今天也在ooc边缘大鹏展翅


大门通电的鸣声惊起落鸦,可怜的入殓师先生的结局已然注定,不远处的伊人芬芳散尽,面上已是死者的沉寂——薇拉·奈儿,死亡。


开膛手轻轻地哼着歌,将人挂上绞刑架,居高临下的看着瘫在地上的灰衣小老鼠:“他们已经放弃你了。”


卡尔没有应答,只是缓慢的直起身,偏过头去看那位被流血至死的小姐。他没能救下她,是他害死了她。杰克视线微偏,随后低笑着将利刃上的血滴掸开:“我的先生,你仍希望为那位女士涂妆?”


“这是我的职责。”入殓师呼出堵在胸腔里的污浊空气,网状的口罩使温度反扑,但也抵不过鲜血流动的速度。越来越冷了。


杰克煞有其事...

*鸡血产物

*今天也在ooc边缘大鹏展翅


大门通电的鸣声惊起落鸦,可怜的入殓师先生的结局已然注定,不远处的伊人芬芳散尽,面上已是死者的沉寂——薇拉·奈儿,死亡。


开膛手轻轻地哼着歌,将人挂上绞刑架,居高临下的看着瘫在地上的灰衣小老鼠:“他们已经放弃你了。”


卡尔没有应答,只是缓慢的直起身,偏过头去看那位被流血至死的小姐。他没能救下她,是他害死了她。杰克视线微偏,随后低笑着将利刃上的血滴掸开:“我的先生,你仍希望为那位女士涂妆?”


“这是我的职责。”入殓师呼出堵在胸腔里的污浊空气,网状的口罩使温度反扑,但也抵不过鲜血流动的速度。越来越冷了。


杰克煞有其事的在绞刑架旁踱步,许是在警示其它的幸存者,优秀的狩猎者不会在捉到猎物后放松对环境的警惕。卡尔努力的呼吸着周边的空气,尽管气息已然微乎其微,他的身下已是鲜红一片。他马上就要死了。


“艺术。小先生,这才是真正的艺术。”杰克心情颇好的勾开卡尔的口罩,用尖利划开他近乎苍白的唇瓣,眼含笑意的看着它重又被鲜血染红:“和您那繁杂而又无趣的遮掩技术是完全不同的,那和上妆的女人无异。艺术,应是鲜红的,充满生气的。正如你这般,如此美丽。低俗的美人呵,她们就像行尸走肉般,挂着轻浮的笑容,佯装作娇艳的鲜花,多水的曼珠沙。她们是死的,只有你,才是真正的活着……”


卡尔已然不太听得清杰克后面的话了,或者说不想听。他失血的唇瓣只是张张合合,随后便断了气息。


“……放过她,她应该体面的去向彼岸。”


“好吧,如您所愿。”杰克从衣襟上取下了一枝粉红的,有些蔫了的玫瑰,将它留给了离去之人:“期待下次的再见。”



伊索·卡尔死了。


画家和邮差都已经清楚的认知了这点。那个疯子很快就会来找他们。


“画家先生,嗯,先请你去到那边吧,马上就可以开启大门了。”维克多话说出口就有些后悔了,大门密码破解远沒有完成,同伴的死亡并沒有给他争取多少时间。


“好。”艾格也没有对此展开争论,直接离开了。大概也只是在这附近观察。邮差自嘲的笑笑,写生什么的,确实是不错的自保手段。“希望我可以活到游戏结束后吧。”


艾格还沒离开多久,维克多就感到了寒意,开膛手已经过来了。“最坏的结果大抵就是两个人都死在这儿吧。”邮差脱开了手,转身向另一边的窗口跑去,一击雾刃正中通电的门锁。趁开膛手还未发现艾格引开他吧。“如果可以,我希望也能我活下来。”


艾格确实没有走多远,他眼尖的看见开膛手的衣角,正想出声提醒就见得一击雾刃直直挥了过去。


维克多跑了,但他跑不了多久。艾格迅速的接上开门的任务,所幸进度已经没剩多少了。


大门开启,但维克多还无法往这里靠,更糟糕的是,他已经吃了一刀了。艾格回想着眼晴所记录下的景色,坏事多了总会有好事发生,也许吧。


维克多捂着伤口,在翻过又一个窗口后,他突然发现开膛手的追踪的脚步错了方向。他小心翼翼的绕开杰克,却发现杰克确实是追丢了,当然只是他自己认为。“写生。”维克多脑子划过一瞬的词,跌跌撞撞的向大门跑去。时间至关重要,开膛手随时都会发现。


马上就要到大门了的时候,维克多却不小心惊动了乌鸦。黑羽盘旋而上,叫声凄惊。艾格似乎也愣了一下,杰克已然听见了声音。


传送。


横竖最多一死,维克多咬咬牙,一口气冲向了大门。却听得利刃划破空气的声音。想象中的痛苦并沒有落在肉体上,他听见谁的一声闷哼,然后是宣布游戏结束的声音。


两人逃脱。


“我们……活下来了?”


艾格从维克多的身上翻下,喘着气点点头。开膛手最后一击的力度着实用了十成十。伤口极深,但好歹也是活下来了。


维克多沉默了一会,开始为为他挡刀的艾格包扎:“谢谢你。”沒有那最后的遮护他真的就会死在那儿,凄惨的成为血腥美学的材料。


艾格撇了撇嘴,对此好意仅仅是冷哼一声:“各需所求罢了。”


只是不想你死在那儿而已。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