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艾格·瓦尔登

2547浏览    63参与
有害垃圾

换手机拍果然清晰
儿童车预警
最后一p
是突然翻到的艾格冬装设定呜呜呜我真的好爱他我爱他无法用言语表达
会完善设定(可能我会还删一次)(你好烦)

换手机拍果然清晰
儿童车预警
最后一p
是突然翻到的艾格冬装设定呜呜呜我真的好爱他我爱他无法用言语表达
会完善设定(可能我会还删一次)(你好烦)

咸鱼花哥

【注意保暖】
☆日常ooc
☆自嗨产物

【注意保暖】
☆日常ooc
☆自嗨产物

許也
!!艾格是真的不会出了嘛555...

!!艾格是真的不会出了嘛555
现在才看到消息
配图是很早以前的了

!!艾格是真的不会出了嘛555
现在才看到消息
配图是很早以前的了

✉️✉️
画家小哥哥还是 很好看的啊 好...

画家小哥哥还是


很好看的啊


好想让他来庄园

画家小哥哥还是


很好看的啊


好想让他来庄园

仔掉算了🐷
就算晓晓这么说了 我还是很伤心...

就算晓晓这么说了

我还是很伤心。

我要一直爱他们

就算晓晓这么说了

我还是很伤心。

我要一直爱他们

咸鱼花哥

【小兔叽】
☆可爱就算了
☆手抖拍照
☆微画邮

【小兔叽】
☆可爱就算了
☆手抖拍照
☆微画邮

某莫不咕x

上课凭印象画的瓦尔登先生
网易今天出画家了吗

上课凭印象画的瓦尔登先生
网易今天出画家了吗

咸鱼花哥
【占有欲②】日文是:无法离开☆...

【占有欲②】
日文是:无法离开
☆角色ooc注意
☆果然还是画不好偏病态的画风啊

【占有欲②】
日文是:无法离开
☆角色ooc注意
☆果然还是画不好偏病态的画风啊

咸鱼花哥

【占有欲】
☆ooc注意
☆纯意识流
☆画爽就完事了
好久没走这种风格了,还是可爱的好

【占有欲】
☆ooc注意
☆纯意识流
☆画爽就完事了
好久没走这种风格了,还是可爱的好

煙川

甜梗三十题 【邮画】or【画邮】(3)

3.背后抱住做饭中的恋人

有点现代设定掺入

 

 

 

Ooc还是你所熟悉的ooc,一万年不变。改了不掉,去了不死。耶!

 

 

 

 

 

晨光微熹,淡未去星角。

天幕的阳辉柔洒,仿佛刚醒的孩提,满着贪睡的惰性,将夏的毒辣匿声稍稍收敛了几分。光悄潜入,林间伴着几丝啾啾的鸟鸣。

邮差的习惯总能使维克多起的很早。

推开那一夜紧闭的门扉,步入庭院中;冷冽的空气蹭着发丝揉抹脸庞,维克多眯敛着被光照到眼睛不适的金珀色双眸,回屋找寻东西,快步走过的风迹带动池子里的涟漪波弄几寸,渐渐地,无了那小阵风...

3.背后抱住做饭中的恋人

有点现代设定掺入

 

 

 

Ooc还是你所熟悉的ooc,一万年不变。改了不掉,去了不死。耶!

 

 

 

 

 

晨光微熹,淡未去星角。

天幕的阳辉柔洒,仿佛刚醒的孩提,满着贪睡的惰性,将夏的毒辣匿声稍稍收敛了几分。光悄潜入,林间伴着几丝啾啾的鸟鸣。

邮差的习惯总能使维克多起的很早。

推开那一夜紧闭的门扉,步入庭院中;冷冽的空气蹭着发丝揉抹脸庞,维克多眯敛着被光照到眼睛不适的金珀色双眸,回屋找寻东西,快步走过的风迹带动池子里的涟漪波弄几寸,渐渐地,无了那小阵风侯,便缓缓止住。

算是闲暇的片刻。

莺鸟叠啭的鸣音,维克多也学着吹了几声口哨,为是吸引栖息在附近的几只新生的幼雏出来,自己在草坪上撒了一把饲料,坐在廊前的屋檐下的阶上颇感兴趣地看它们小小的几只在草坪间跳来跳去抢食吃。

倦了,远眺向不怎刺目天际,暖意的光辉对头,垂挂着一轮云色的清月,映着天阔水蓝,照射进心坎。

像极了一位自己所悉人的眸色。

维克多这样想着,再扬手撒落一把鸟饲,整理衣物起了身洗净手进屋,准备做早餐。

某位画家这几天出差去了庄园做艺术总监已有好一阵子,还不知什么时候回来。

他和自己的工作时间总是完美地错开,就像老天开了一个玩笑。举例说明——邮差接到委托去送信时,画家在家;反之邮差空闲时,画家就去忙了。就像被安好了永不空闲的排班表,不是你去就是我走。

偶尔能碰上的几天俩人共同的休息日,却都又在打理自己的事慢慢消磨完毕。

就这样持续一两个月过后,交流的语言变得寥寥无几,简单的几句问候,两人便顺着工作的时间线匆匆擦肩而过,一天又一天。

真是尴尬,本来呵续不多的恋情又双叒叕要冷掉了。

“嘶——”

维克多翕动着唇瓣冷抽一口气,叹息似地低垂着头部和手选择继续切面包,今天就继续随便打发一下早餐吧。

“吱呀——”

木屋的门轻推开,晨曦轻轻搅拌着光的温度,地板上斜射出一道熟悉的人影,拉着一个行李箱,手臂上挂着一件衣物。

很显然,木屋的另外一位主人回来了。

“晨安,瓦尔登先生。”

“晨安,维克多。庄园里环境不太适应,蚊虫有点多。”艾格在门口发牢骚抱怨着换下靴子,顺口问了问。

"浴室里有温水吗?"

“有的,我一直备着,以便先生回来不时之需。”

艾格听到回应后穿过走廊,进入自己的房间。疲惫地将衣物与画具放在客居室的角落,在衣柜里换取了干净的衣物,路过厨房的门口看见了维克多背对着自己在切面包。

“在做早餐?”

“是的,先生。”

“也帮我准备一份,不要太敷衍的。”

“好的。”

维克多在料理台上继续切着面包片,听闻脚步声移动到了浴室附近,自己便转身在橱柜和冰箱里取出一些器具和新鲜食材。

某位小少爷的口胃挑剔,不正经去做他是不会吃的。

看来今天的早餐是不能按自己所想随便应付了。

维克多按捺着笑意,冥想着早餐要是按照自己原先的做法,某位画家看了会不会炸毛。

真的很敷——衍——哦。

不过说实话维克多这几天在家闲着学做了好多样菜,在此期间谢范两位东方人士来访还教会了一些,所以呢,不 要 怂,生活总能帮到你些什么。(滑稽保命划掉)

从冰箱里取出发好的面拿静置,转身把烤箱按钮调节成预热,并将面团表面刷上准备好的新鲜蛋液。10分钟后放置烤箱里上下火160度中层烤12-15分钟。

之后然后慢慢将果蔬切片。

有点香。

艾格洗漱完后困倦地从房间里悄悄出来走动,空气中散发着烤箱蒸面包的气味,吸引自己厌食的胃,总有一种念头促使他有点不自觉地想去趟厨房。

“欸?”

维克多持刀的手微微一顿,停下手上的事,低头视线垂落到自己的腰部。

一双白皙的手环在自己的腰际。

“呵,怎么了?”他笑着低语询问对方的所为,眼里的星辰漾晃着流动。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抱抱你而已。”

对方态度还是挺执拗,谈话间还带着点命令人别再过问的语气,自己也不想踩雷。手还能动,继续切菜应该没问题,维克多想了想,决定继续做饭。

“那,你继续抱吧,唔。”

腰间的手勒得渐渐环紧,自己变得不好动弹。背后的人得逞似地将下巴搁置在自己肩上,湿漉漉的发丝贴在自己干燥的衣物上和喉结附近,耳垂被人均匀呼出的气体沾染成了嫩粉色,有点酥酥的痒,这样的动作使自己霎时失了神,只感觉心悸间轻轻颤动。没持续多久,那人将脑袋埋于自己后背,闷闷地嘀咕了一句。

“几天不见,我想你了,邮差先生。”

维克多怔怔地回过神,笑意流露在唇角,轻轻地回答。

“我也是,小少爷。”

 

End

 

 

 

还在翻

 

 

 

 

 

 

没啥好翻了,真的。我故意搞长条翻动骗人的。

 

 

 

 

 

 

 

 

好吧。

 

 

 

 

“芝士培根面包?亏你想到出来。”饭桌前的小画家还是用着维克多熟悉语气冷嘲热讽地怼着他所做的早餐,不过——手上的动作却出卖了自己,小画家悠悠地切了一小块浅尝,发觉芝士浓郁的甜味溶化在口里,培根面包和果蔬咀嚼感意外不错。

“要咖啡还是红茶?”

“红茶吧,咖啡现在喝你不会觉得腻吗。”

“嗯。”

面对挑剔的话语,维克多只选择一笑置之。

嘛,都习惯了,他也在教会自己养生知识(划掉)

走进厨房,将调节按钮关闭,咕嘟咕嘟响的锅慢慢地静下来,戴上棉手套将散发着殷热水蒸气的锅盖打开,蒙上的那层布慢掀,取出一碟白净的面食。在瓷壶里斜倾出沏好的红茶两杯,满上。做好这些后将东西放入盘中,托着端了出来。

“这是?”

“?听谢必安先生说,这道菜叫做饺子,”维克多将碟子里盛着的食物摆放在艾格面前上,并回答着他充满好奇心的问题。

终了,拉动椅子坐在他的对面,双手托着下巴,眼里流露出无辜的孩子的眼神满怀期待朝他眨了眨。

“试试看?我自己包的诶。”

桌面上碟子里的饺子蒸腾着热气,晶莹莹的光泽泛发。

可,艾格对于维克多的初学水平包着的样式,审美的角度来看,表示怀疑这道菜品会不会毒。

但是对方的眼睛充满期待的样子看着自己这么久怪不好意思的,他只觉得脸上有点发烧,便低着头将碟子里的 食 物 勉 强 性地 试 吃 一 下。

醇厚的浓汤汁入口后顿时冲击味蕾,萦绕着舌尖的馅料有些可鉴品之处。好像,包了肉馅。艾格蹙了蹙眉心,自己并不喜欢吃肉。不过这次,感觉意外地不错,好像能适应的了,没有很强烈的抵触那股肉的腥味,他的心情也随着面部的表情慢慢好转。

“好,好吃吗?”维克多看到艾格的那副表情,打自心底不知怎么还是有些害怕他不喜欢自己做的这份,相比专业来讲,自己的初学真的差距挺大。

“嗯唔。”艾格含糊着点了点头,表示还满意,并且试图再去试吃。

“噗。”金发少年将悬着的心慢慢松弛下来,就静静浅笑地看着对面的少年吃自己做的早餐。

来自东方的两位先生还说过,饺子象征象征着“团圆”,无论走遍多远的天涯,离开多长的时间,东方的人,心念梦绕总是会想起这道菜,现在来想的话,大概是充满一份情在里面吧。

“欸——不要一直看着我吃好吗?”(凶狠反盯过去)

“唔,好好好。”(意识自己失态慌忙躲闪那人目光埋头吃早餐)

End

(据艾格透露一段话,维克多那天一直这么傻笑的盯着他看心里有点发毛,害怕。顺便吐槽做饺子的技术还有待提高,其实并不是自己表情透露的那样,不 怎 么 好 吃!!!!只是看着他充满期待的眼神于心不忍而已——真的!!!超凶ing)

煙川

甜梗三十题 【邮画】or【画邮】(2)

还是没修改就想嗨皮地发出来


我要没救了


今天的我依旧ooc系列x


2.将亲吻过的花朵送给恋人

午后的夕阳垂暮,云絮匀染成柔软的水粉色,斑驳的晖迹点点滴滴涌在花间的隙丛中。

蝶的双翼吹翩过湿叶,穿遂幽息酣睡的花苞,驻落在湖畔的边际,白玫瑰花圃前。

“今日的午后,天是粉色的欸。”

金发少年微睐着眼眸,在云暮的落际探寻夕的那抹隐晦着很好的橘橙,视线随着手轻划过花圃弥漫在上方的花香,空气无声地滑开一道透明雾渺的虚纱,谧溶在了潺潺的湖水中。

“玫瑰的白能映衬天空的颜色呢。”

维克多感叹着,身姿在朵朵绽开的白玫瑰中兀出,留给花田一个俊俏挺拔的影,却...



还是没修改就想嗨皮地发出来



我要没救了


今天的我依旧ooc系列x






2.将亲吻过的花朵送给恋人

午后的夕阳垂暮,云絮匀染成柔软的水粉色,斑驳的晖迹点点滴滴涌在花间的隙丛中。

蝶的双翼吹翩过湿叶,穿遂幽息酣睡的花苞,驻落在湖畔的边际,白玫瑰花圃前。

“今日的午后,天是粉色的欸。”

金发少年微睐着眼眸,在云暮的落际探寻夕的那抹隐晦着很好的橘橙,视线随着手轻划过花圃弥漫在上方的花香,空气无声地滑开一道透明雾渺的虚纱,谧溶在了潺潺的湖水中。

“玫瑰的白能映衬天空的颜色呢。”

维克多感叹着,身姿在朵朵绽开的白玫瑰中兀出,留给花田一个俊俏挺拔的影,却不知觉画笔已悄然地带入他绘进一轴画卷里。

“这里的玫瑰虽然漂亮,但不是想要的色彩。”

浅褐发系着蓝结的少年选择坐在草丛附近速写,时不时吐槽周身的环境和维克多的话,却能做到对画的界面毫无掉已分心,笔下的少年笑靥如垂落的朝暮,温和不失暖心的温度。

“噗,先生是这么认为的?”

维克多踱过去坐在艾格身旁,轻撷一朵掉落在丛上的白玫瑰放在掌心上对映着余晖,绽放的花苞被夕的颜色徐徐染上一层金粉,画家的沙沙作响的笔停下,反扣着的画板被搁置在一旁,湛蓝的的明眸目不转睛地注视那朵掌心上的花。

“你想说什么?”

“先生在作画的时候会知道,白颜料是最容易被沾染上别色的。”

维克多静静地将俯首亲吻了那朵略显枯萎的白玫瑰,唇的血色映在了纯色的白花瓣上,与天际的粉絮应衬,渡染成了一朵红颜的玫瑰。

“要到什么时候,或许在不久的将来,”

他沙哑着嗓子轻轻笑着,手上的花朵不知在什么时候悄然移动到了艾格面前展现,艾格诧异着缓缓接过那朵白色的玫瑰,和风伴着水流,颠着若有若无的花香,少年的一句话在耳畔旁清晰念出。

“我希望给予你的花能变成令您心动的颜色。”

End。



Ps科普:白玫瑰的花语就像是它洁白的颜色一样,为纯洁、天真。它十分适合送给自己暗恋已久的人来表白,表达自己纯洁的爱。还有另一种说法认为它也代表着谦卑,可送给自己的上司或伙伴用来表达尊敬和敬佩。


所以维克多想说什么【isis暗示】

咸鱼花哥
论如何让艾格消气①你要可爱②你...

论如何让艾格消气
①你要可爱
②你要会卖萌
③你是维克多兔兔【维克多本人也可以】

论如何让艾格消气
①你要可爱
②你要会卖萌
③你是维克多兔兔【维克多本人也可以】

煙川

甜梗三十题 【邮画】or【画邮】

源于lof题库

屯屯画面,开学慢慢画

画画和文字真好可我不配(落泪)


Ooc预警!!!!!!!


让我们开始吧xxx


1.为恋人梳头

“嘘——不要动。”

“嗯?”

 艾格刚坐下去的身子突然僵住,莫名突来的言语在背后搁置住,等自己辨清对方的声线时便无意识地应了一句。

“先生头发有点长,我来给您梳个头吧。”

“???好。”

艾格懵懵地答应了维克多的请求,站起身来坐到卧室的落地镜面前的小皮沙发凳上,佯装乖巧地任他触碰自己的...

源于lof题库

屯屯画面,开学慢慢画

画画和文字真好可我不配(落泪)

 

 

Ooc预警!!!!!!!

 

 

 

 

 

 

 

让我们开始吧xxx

 

1.为恋人梳头

“嘘——不要动。”

“嗯?”

 艾格刚坐下去的身子突然僵住,莫名突来的言语在背后搁置住,等自己辨清对方的声线时便无意识地应了一句。

“先生头发有点长,我来给您梳个头吧。”

“???好。”

艾格懵懵地答应了维克多的请求,站起身来坐到卧室的落地镜面前的小皮沙发凳上,佯装乖巧地任他触碰自己的发丝。

看着艾格散下的头发还没及时梳理,维克多也是无意识地说出口这些话,等清醒以后对自己说的话有点尴尬。

没办法,也只能照做。

因为是刚起床,触及到恋人的头发还散着一些余热,维克多轻轻地撩起艾格的鬓发到他的耳畔,柔顺的发丝轻浅地掠过手部滑落,洗发水的清香也微微飘过他的鼻尖,娴熟地挽起他的长发合着沾了水的木梳慢慢梳理,怕人感到痛意在打结处时食指轻轻挑起那一撮头发耐心地理开。

晨的白昼显得有点漫长,却为一些事情,时间总能流转地很快。

“先生的发带呢?”

“喏。”

艾格将手腕上的发带解下朝着后头递了过去,两只手不自觉触碰了一下,对方的手带着暖意。发带取走时长的绸缎在艾格的手心拂过一丝酥酥的痒意,虽然两人并不是面对面互看,双方却时不时看着镜中的对方,等眼神撞上,总是维克多自己避开。

小鹿般的眼神纯衍着一丝无辜。

这个比喻艾格现在认同了,他轻轻咬住唇角憋着笑,努力让自己看上去表情平淡。

两人也没说什么话。

一个静静地坐着,乖乖地让人帮忙梳头。

另一个耐心地打理那人的头发,认真地与发结打交道。

......

“好了。”

背后的人撩起头发将他的发带绕起,终了缓系上一个湖蓝色的蝶结,便轻轻地撒了手后退,任主人起身端详。

艾格站在镜子前手拂过他的刘海,看着镜子中背后人的表情,唇角微勾,给他下了一个定义。

“还不错。”

 

 ----------------

意识流打字没有修改就发上来了 

慢慢来,还有29题(落泪)

咸鱼花哥
画邮【先生,吓到了吗】就只是来...

画邮
【先生,吓到了吗】
就只是来卖萌的

画邮
【先生,吓到了吗】
就只是来卖萌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