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艾玛.伍兹

5083浏览    600参与
岚执

【黑心】

    ★文笔烂,见谅

 ★给这两个受伤害比较多的小可爱,以及一些无脑放血,无脑黑角色的看法

 

 她跪在地上,身体因疼痛的侵袭而不断发抖。 

 旁边的人却对此无动于衷,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眼神中有不屑和嫌弃,更多是在欣赏她狼狈的样子。 

 她无数次试着站起来,成功了一次,那人穷追不舍,无论怎么跑都甩不掉,那锋利的刀再次逼近,死亡的气息瞬间把她包围。

 加倍的痛席卷而来,她踉跄了一下,这感觉如同置身冰窖,身体再次触碰到僵硬的地面,强行把呜咽逼回去,坚强的心不允许她哭出来。

 勉强把意识找回来,却连小幅度移动都变得困难。她看见前面几步远的地方有一个狂欢之椅...

    ★文笔烂,见谅

 ★给这两个受伤害比较多的小可爱,以及一些无脑放血,无脑黑角色的看法

 

 她跪在地上,身体因疼痛的侵袭而不断发抖。 

 旁边的人却对此无动于衷,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眼神中有不屑和嫌弃,更多是在欣赏她狼狈的样子。 

 她无数次试着站起来,成功了一次,那人穷追不舍,无论怎么跑都甩不掉,那锋利的刀再次逼近,死亡的气息瞬间把她包围。

 加倍的痛席卷而来,她踉跄了一下,这感觉如同置身冰窖,身体再次触碰到僵硬的地面,强行把呜咽逼回去,坚强的心不允许她哭出来。

 勉强把意识找回来,却连小幅度移动都变得困难。她看见前面几步远的地方有一个狂欢之椅,她想坐上去,虽然它的荆棘会深深刺进皮肤。 


 没力气了…… 

 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死得痛快一点? 

 是在嘲笑我吗? 

 我明明……没有破坏任何东西呀…… 


 温暖一点点脱离身体,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她突然笑了,笑容很自然,笑声很诡异,像是从地狱传来的。  

 

 在倒下前,他还不忘给身后的人狠狠来一下。 

 那人很是狼狈地缓过劲,深仇大恨般把刀挥向他,可是倒下后就不再受任何伤害,那人仍不知疲倦地重复这个动作,多砍几下是几下,即使不会有任何效果。

 拥有超强身体和心理素质的他冷冷地斜了那人一眼,愚蠢至极的行为让他作呕,这么长时间,那人的目的很明确。

 经过战争磨炼早已毫不惧怕,他甚至都懒得再看那家伙一眼,一个无脑愤怒的人没什么可看的。

 鲜血流失的感觉再熟悉不过,他默默承受着一切,还有些久违的怀念。身为一个军人,在这里受的小伤根本影响不到他,现在突然找到在战场上的感觉,那种随时都可能面对死亡的惊险。


 才这点刺激你就生气?那可真是矫情。

 抓不到我,是你太弱了。

 还想让我求饶?可笑。

 没有心态,没有实力,你活不了多久。


 看着身旁一把毫无破损的狂欢之椅,想到她的遭遇,他犀利地瞪了那人一眼。

 最后一秒,他留下一个坚定、高傲、无畏、嘲讽的眼神。

 


 “艾玛和奈布呢?”

 “大概,马上就回来了吧……”

 “再这么下去可不行。”

 “那能怎么办呢,他们的心,早已黑得无可救药。”


巧克力噗

哦我的天哪我又欧了!!!!
今早起床进了洗澡房,拿了一个珍宝,想说抽一下筹个非洲石买真相小姐,结果就一发入魂了!!!!!!!
p4 p5 在游戏里翻箱子翻出来的😂

哦我的天哪我又欧了!!!!
今早起床进了洗澡房,拿了一个珍宝,想说抽一下筹个非洲石买真相小姐,结果就一发入魂了!!!!!!!
p4 p5 在游戏里翻箱子翻出来的😂

山鬼

【第五乙女向】当你归来

ooc警告 全员向 修罗场


你是庄园老友,因为一些原因离开了庄园,你忙完后便赶回庄园看他们


  你穿着淡白的素裙,深吸一口气,推开餐厅的门,嘈杂的餐厅一瞬间安静下来,他们都同时看向你,只见你微笑着说了句“好久不见”


  艾米丽第一个反应过来,跑过来抱住你,你感到脖子上有温热感的液体,摸上艾米丽的头“好啦,别哭,我一直在呢”


  餐厅的所有人一瞬间拥了上来,刚才还死寂的餐厅热闹起来。奈布一把抱住你,嘴里还不停的说着“我好想你啊”


  约瑟夫和杰克两个人各在你的一只手上印下一吻,然后紧紧拥住你,其他人皆是。...


ooc警告 全员向 修罗场



你是庄园老友,因为一些原因离开了庄园,你忙完后便赶回庄园看他们


  你穿着淡白的素裙,深吸一口气,推开餐厅的门,嘈杂的餐厅一瞬间安静下来,他们都同时看向你,只见你微笑着说了句“好久不见”


  艾米丽第一个反应过来,跑过来抱住你,你感到脖子上有温热感的液体,摸上艾米丽的头“好啦,别哭,我一直在呢”


  餐厅的所有人一瞬间拥了上来,刚才还死寂的餐厅热闹起来。奈布一把抱住你,嘴里还不停的说着“我好想你啊”


  约瑟夫和杰克两个人各在你的一只手上印下一吻,然后紧紧拥住你,其他人皆是。


  艾玛把在拆椅过程中从椅子上拆下来的玩偶送给你。克利切把密码机上的零件送给你。艾米丽把自己的针管送给你。莱利把自己的地图送给你。瑟维表演了一场魔术送给你。库特把自己的小人书送给你。奈布把自己的军刀送给了你。玛尔塔放了场烟花送给你。特蕾西把自己的儿子送给你。其他人都送了重要的东西给你。


  你们站在一起,拍了张照。晩上,你看着这张照片,笑了起来。你环着这张照片,睡着了。你相信在这世界上,有些人有些事有些爱,在见到的第一次,就注定要羁绊一生。就注定像一棵树一样,生长在心里,生生世世,而你们会像这张照片一样,生生世世在一起。


我依然爱你,像阳光温暖

我依然爱你,像明月皎洁

我依然爱你,像繁星闪烁

我依然爱你,像微风轻抚

我依然爱你,像山涧流水

我依然爱你,像焰火炽烈

我依然爱你,像坚冰执着

我依然爱你,像沙砾渺小

甚于昨日,略匾今朝

无怨无悔,无喜无悲

墨雨汐

QWQ我40粉了(好难)
画一只艾玛庆祝一下
算不算福利哈哈哈嗝(狗头保命)
画的我手快废了,在电脑上画的好好的,截屏到手机才发现画的脸红的像起了麻疹一样(挠头)改了半天,然后改完以后才发现是我手机屏保没关(护眼模式)关了又发现脸太白了...
....
我**你个大**

当场去世

胡说忽然发现第三张头发莫名好看哈哈哈嗝

QWQ我40粉了(好难)
画一只艾玛庆祝一下
算不算福利哈哈哈嗝(狗头保命)
画的我手快废了,在电脑上画的好好的,截屏到手机才发现画的脸红的像起了麻疹一样(挠头)改了半天,然后改完以后才发现是我手机屏保没关(护眼模式)关了又发现脸太白了...
....
我**你个大**

当场去世

胡说忽然发现第三张头发莫名好看哈哈哈嗝

莫晓枭

发一下以前画的艾玛小姐♡
罗刹细节杀我

发一下以前画的艾玛小姐♡
罗刹细节杀我

冷酷无情萨贝达

心疼靓仔3秒。。。然后开始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请各位务必心疼一下丑爷(噗)

心疼靓仔3秒。。。然后开始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请各位务必心疼一下丑爷(噗)

鸢尘乱
【all园安利计划】是代发,子...

【all园安利计划】
是代发,子兮 @Aira子兮@衾宴今天睡醒了吗 劳斯合作的杰园!
因为子兮出去玩了所以今天由我代替发表hhhhh

【all园安利计划】
是代发,子兮 @Aira子兮@衾宴今天睡醒了吗 劳斯合作的杰园!
因为子兮出去玩了所以今天由我代替发表hhhhh

秃子。
是女仆装的额艾玛(●'◡'●)...

是女仆装的额艾玛(●'◡'●)我也想出钥匙扣(buni

是女仆装的额艾玛(●'◡'●)我也想出钥匙扣(buni

橘柚🍃

第五人格艾玛削弱了吗

最近也是一些无脑艾玛粉,说艾玛要被削弱

其实应该不算,网易也是说了


1 艾玛拆椅子会更快,但监管也会自动修椅子,所以不会让没有带失常的监管崩溃


2 出生自带老父亲守护🌝💦

  开局初始一段时间为艾玛抵挡一次攻击,无论技能还是普通攻击

而且这个修改可能会在暑假最后一周


3 空军会被削弱

 也就是说空军再也不是铁屁股了,并且已经在共研服实行了,心疼空军姐姐一秒啊


4 前锋日记

前锋日记应该是会在29号出,还是慢慢等吧( :∇:)


官方这次修改园丁并不是为了什么,而是只为了让监管有压力,不是为了让监管自闭


最近也是一些无脑艾玛粉,说艾玛要被削弱

其实应该不算,网易也是说了


1 艾玛拆椅子会更快,但监管也会自动修椅子,所以不会让没有带失常的监管崩溃


2 出生自带老父亲守护🌝💦

  开局初始一段时间为艾玛抵挡一次攻击,无论技能还是普通攻击

而且这个修改可能会在暑假最后一周


3 空军会被削弱

 也就是说空军再也不是铁屁股了,并且已经在共研服实行了,心疼空军姐姐一秒啊


4 前锋日记

前锋日记应该是会在29号出,还是慢慢等吧( :∇:)


官方这次修改园丁并不是为了什么,而是只为了让监管有压力,不是为了让监管自闭



柒染染的泽泽泽

手书肝出来惹~
画风很迷,有动作借鉴!
是新人向QAQ
B站av63955991(求求弹幕和点赞)

手书肝出来惹~
画风很迷,有动作借鉴!
是新人向QAQ
B站av63955991(求求弹幕和点赞)

墨香醇厚

指绘尝试

不知道为什么画完是歪的

指绘尝试

不知道为什么画完是歪的

鸢尘乱

【all园安利计划】【约殓园】Don't speak

1°和我家子兮 @Aira子兮 合作的灵异惊悚向短文(并没有),cp是殓园←约这样子

2°比较暗黑以及通篇主角反派设定,本篇主要搞侦探(喂),结尾有未毁容的厂长出没,被拐带了女儿的老父亲要暴打老约了(...)

3°拉低整体水平,ooc注意,大量私设注意,写作者随心所欲不想做人注意(?)

  

  奥尔菲斯家的小女孩儿在四月里生了一场大病,还没等到院子里的蔷薇盛开,小姑娘就在父亲的怀里合上了双眼。

  那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儿,镇上的人们尽管与奥尔菲斯家接触不多。却都对这个女孩儿有着很好的印象,葬礼举行时来了很多人。爱女心切的老奥尔菲斯请人将院子...

1°和我家子兮 @Aira子兮 合作的灵异惊悚向短文(并没有),cp是殓园←约这样子

2°比较暗黑以及通篇主角反派设定,本篇主要搞侦探(喂),结尾有未毁容的厂长出没,被拐带了女儿的老父亲要暴打老约了(...)

3°拉低整体水平,ooc注意,大量私设注意,写作者随心所欲不想做人注意(?)

  

  奥尔菲斯家的小女孩儿在四月里生了一场大病,还没等到院子里的蔷薇盛开,小姑娘就在父亲的怀里合上了双眼。

  那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儿,镇上的人们尽管与奥尔菲斯家接触不多。却都对这个女孩儿有着很好的印象,葬礼举行时来了很多人。爱女心切的老奥尔菲斯请人将院子里所有带着花苞的蔷薇枝条都摘了下来,放在小小的墓碑旁留作纪念。

  葬礼过后约瑟夫并没有离开,他和奥尔菲斯是忘年交,在这位悲伤的父亲对着墓碑发愣时,约瑟夫接替了他的工作送走那些参加葬礼的人。

  “请您多劝劝奥尔菲斯先生,神父大人。”一位夫人用手帕按住自己的眼角略带伤感地说:“我们都为此感到难过,那是个好女孩儿...您和奥尔菲斯先生的关系很好,还请您多劝劝他,不要太伤心了。”

  “当然,我会的。”约瑟夫微微一笑,他看向仍旧站立在墓碑前的男人:“我也希望他能尽快振作起来,毕竟悲伤是一件损害身体的事情。”

  

  葬礼上来的人不多,约瑟夫送走了最后一位客人后才转到墓碑前去安慰他的老朋友。失去了女儿的男人依旧站在墓碑前不愿离开,约瑟夫上前放下自己带来的花束。轻轻拍了拍奥尔菲斯的肩膀。

  他一夜之间像是老了十岁,约瑟夫想。

  “说起来,那两个人偶,你是打算收起来吗?”约瑟夫开口,说的话却并非安慰。他提了一个似乎完全不相干的话题,奥尔菲斯楞了一下才意识到他说的是什么。

  那是一对做工精致的玩偶,一个身穿蓝白色洋裙的女孩儿和一个带着口罩的男孩儿。那曾经是他的女儿最喜欢的玩具,而现在这对玩偶只能牵动起他悲伤的回忆。

  “啊...那个啊,我本来是打算烧掉它们——”

  “我劝您最好不要这么做。”约瑟夫打断了他的话。

  “人形的娃娃是很容易让死者的灵魂附在上面的,所以...”

  【您最好不要做多余的事情,这是我给您的忠告。】

  是夜,老奥尔菲斯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沉思着白天约瑟夫告诉他的那些话。两个精巧的人偶被他摆在另外的房间里。

  他的本意是将这两个玩偶烧掉,连同小女儿其他的东西一起。但是约瑟夫的一番话让他心里隐隐生出一种期望,他并不是一个虔诚的信徒,可在这种时候他比谁都渴望上帝的眷顾。

  已经很晚了,他疲惫的路过女儿的房间打算回去睡觉,却在此时听到了细微的说话声。奥尔菲斯下意识打开房门朝内望去,除了两个娃娃以外什么都没有。

  ......也许是自己的错觉,他这么想着退了出去,并没有发现穿着裙子的娃娃在他关门时轻轻扭动了一下脖子。

  第二天早上是个充满了惊吓的全新开始。

  老奥尔菲斯在清醒后的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那两个正对着自己摆放着的玩偶,在那一个瞬间他感觉一种凉意冲刷着他的全身上下。

  他记得这两个玩偶应该在隔壁的房间才对,在自己的小女儿死后他遣散了家里唯一一个女佣,那么是谁挪动了他们?

  他看着两个玩偶又惊又怒,脑袋里却忍不住回想起了昨晚睡着时听到的隐约私语声和约瑟夫的一席话。

  【据说死者的灵魂会附在人偶的身上重新回到亲人身边——如果他/他有那么强烈的愿望的话。】

  ......可他的小女孩儿怎么会同时附身在两个人偶玩具身上?而且还有一个是男性!!

  某种程度上神经相当大条的奥尔菲斯开始思考起难道真的是自己的女儿回来看望孤苦无依的老父亲?可到底他是第一次接触这些事情,于是几天后,约瑟夫又一次来到老朋友的家里做客。

  

  “辛苦你跑着一趟了,约瑟夫。”

  “既然是您的邀约,那么我当然不会拒绝。”约瑟夫打量着花园,尽管蔷薇的枝条被尽数摘下,但是玫瑰和蓝目菊的长势都很不错,矮牵牛缠绕在银荆树上,池子里的睡莲开出小朵小多白色的花。

  “我的花园很不错吧?”看到约瑟夫停下脚步打量,奥尔菲斯不由得笑道。约瑟夫点点头,似乎是很喜欢的样子:“是的,不管看了几次,都觉得这里很美。”

  “是啊,这里曾经是我女儿最喜欢的地方......”他沉默了一下,示意约瑟夫跟上。

  “不说这个了,请进屋来吧,有些事情我可能需要你的建议。”

  “是这样的,我的老朋友。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我觉得我的女儿可能真的附在玩偶身上回来了。”奥尔菲斯喝了一口茶,他的精神状态并不是很好,眼底的青黑证明这个男人已经很久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

  他看着约瑟夫惊讶的表情苦笑:“房间里的东西会自己移动,晚上的时候会听到低语声,有时候在我的房门前还会出现死掉的兔子...特别是那两个玩偶,不管我睡前将它们放在哪里,第二天他们总会出现在我的房间里。”而且每一天距离自己的位置都比前一天更近,这才是让他最担心的事。

  “你之前说过,如果执念太深的话,死去的人会附在玩偶身上回来,所以...”那真的是我的女儿吗?

  奥尔菲斯并没有把这句话问出口,在经过了一开始的惊讶以后他很快的发现了不对劲。他可爱的小姑娘并不是一个喜欢恶作剧的性子,而最近发生在家里的事情让他根本说服不了自己,那两个玩具是想和自己和平相处。

  每天都在迫近自己的距离像是恶意的宣告着什么,这让他不能安心的入睡,而白天的恶作剧也越发的变本加厉。

  “人偶这样的东西,如果与人过分接近的话是很容易有灵魂附在上面的,或许您现在遇到的就是这样的情况,如果您为此烦恼的话,不如试着和他们交流一番?如果您不介意的话...”

  “不,实际上我打算离开这里了,这栋房子在我走之后打算让亲戚接手,在他们来之前我觉得也许处理掉那两个玩偶是不错的选择。”

  “是吗?那还真是可惜了...”约瑟夫低下头,淡金色的刘海儿遮住了他的表情:“您应该朝好的地方想,也许——是您的女儿回来了也不一定。”

  可我在梦里见到的人似乎更像是那个玩偶娃娃,奥尔菲斯想,他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约瑟夫,让老朋友为自己操心他总是过意不去的,而且约瑟夫也很关心他女儿,提起这些事总让他感觉是在戳双方的伤口。

  可是,如果真的是自己的女儿回来该有多好,奥尔菲斯怔怔的看着手里的茶杯出神。

  “不...那不是我的女儿,这里面一定是有问题的!”他突然开口,激烈的语气让原本侧头欣赏花园景色的约瑟夫眯起了眼睛,神父不知想到了什么,嘴角划过一丝冰冷的弧度。

  “虽然不知道您为何会这么说,但是如果下定决心了,那么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下手时可不要让他们发现了。”约瑟夫敲敲桌子,起身冲奥尔菲斯示意了一下:“天色已经很晚了,我想我该回去了,希望下次见到您时,您还是安然无恙的。”

  年轻的神父走到门边,意味深长的对老朋友说:“有事再联系我吧。”

  “我...我知道了。”奥尔菲斯颓然的坐在沙发上,甚至忘记了起身去送约瑟夫离开。他这段时间经历太多的事,女儿的离世和这栋房子里不断发生的诡异事件,以及每天都在靠近自己的两个玩偶。这些事情占去了他的注意力,以至于让他完全没有发现约瑟夫话语里的不对劲。

  他坐在沙发上一直待到夜幕降临,这才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点亮了提灯离开客厅,今天因为约瑟夫的到来他并没有将那两个玩偶放在客厅里。他总觉得那两个玩偶是听得到他们说话的,于是他把它们放在了房间的柜子里。

  只是当他打开柜子的时候,里面并没有那两个玩偶的身影。

  奥尔菲斯的心跳开始骤然加快,有人在他耳边轻轻吹了口气,那种私语声又响了起来。而且...很近!

  他猛然回头,手里的提灯因为他的动作晃动着火苗,在明暗的烛火间他并没有看到什么,可原本关上的房门此刻却大敞着,暗色的痕迹在门口的地板上缓缓而不详的流动着。

  奥尔菲斯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已经僵硬的双腿谨慎的靠过去。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在地板上蔓延开的痕迹却让他不寒而栗。

  那痕迹在这几天时常出现,往往伴随着一具尚且温热的动物尸体。

  明明身处在自己家里,奥尔菲斯却觉得自己浑身冰凉,他越发确定那两个玩偶绝非自己的女儿,而是其他的什么不祥之物。这让他有种恐慌感,他不知道那两个玩偶现在藏身何处,如果,只是如果。他们厌倦了这种恶作剧,那等待他的会是什么?

  “你看起来在找什么东西呀~”轻巧的女声在走廊拐角处响起,奥尔菲斯抬头,那是一个穿着蓝白双色洋装的女孩儿,有着清秀可爱的五官和zo漂亮的棕发。一双绿眼睛在昏暗的走廊里闪着不怀好意的光。

  “......你到底是什么?!”

  “诶呀呀,你可真是失礼,我的名字叫做艾玛,可不是'什么'。”女孩儿皱起眉毛,似乎有几分不满。她往前踏了一步,却看到对面的男人惊慌的后退以至于摔倒在地,不由得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

  “噗嗤~想知道真相的话...就跟我来吧~”

  自称艾玛的女孩儿俏皮的炸了眨眼,一转身拐进了身后的走廊。奥尔菲斯看着她蓝色的裙角消失在墙壁后才突然爬起来,他举着提灯跌跌撞撞的追着女孩儿的足音一直来到了地下室的入口。

  这里并没有人。

  他谨慎的打开了地下室的门,里面很黑。奥尔菲斯举起提灯想为自己照明,却看到映在墙壁上的黑影不止一个。他悚然回头,只看到一个带着口罩的男孩儿对着自己举起了木棍。

  【好疼......】

  “还是我来吧,我不想让你碰脏东西。”

  【那个男孩是谁...】

  “偶尔也让我试一下嘛~~”

  【谁...在说话?】

  “......不行。”

  “啊!他好像醒了!”

  

  睁开眼看到的是两个陌生又熟悉的身影,奥尔菲斯下意识动了一下手臂,却发现自己被绑的很结实。而这种捆绑的手法总让他想起圣诞节时被送入烤炉的乳猪。

  “啊啊,终于醒了呀。比我预计的时间稍微长了一些。”平淡无波的男声响起,因为口罩的关系听起来闷闷的。

  “差点以为你被我们打死了呢...”女孩似乎松了口气,而被绑住的人对此完全不感放松。他拼命地挣扎了起来,叫嚷着让这两个少年放开自己。因为动作实在是太过滑稽,刚刚自成艾玛的女孩儿笑了起来。站在她身旁的男孩用手抚摸过女孩光洁的侧脸开口:“您看起来似乎没有搞清楚形势,好不容易将您带到这里,放开未免可惜了些,辛苦你了,艾玛。”

  女孩儿亲昵而依赖地蹭着他的手指。

  “开什么玩笑?!你们这是私闯民宅!赶快放开我!!”奥尔菲斯继续挣扎着。

  “不要乱动,这里还有些准备工作没有做好,想要尽量减轻您的痛苦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不过就算是报答您这段时间的照顾了。”男孩完全不在意对方的挣扎,依旧用平淡的语气说着让奥尔菲斯毛骨悚然的话。

  什么意思?是要谋财害命?还是单纯的只想杀人?!

  紧张之下人总是会胡乱猜测一些事物,男孩儿说完那句话以后便不再出声。空旷的地下室里只有奥尔菲斯不断挣扎的声音,就当他绝望的时候,门被人打开,一个让他意想不到的人出现在了这里。

  “哎呀,这还真是让人尴尬的重逢呢。我的老朋友。”约瑟夫叹了口气,而奥尔菲斯完全没有想向他求助的勇气。

  因为约瑟夫出现在这里的时间实在太过诡异了。

  “老头子,你过来干什么?”男孩儿突然对约瑟夫表现出了鲜明的敌意。

  “伊索.卡尔,注意你和你创造者说话的语气。”约瑟夫低头蹭了蹭艾玛的额头,不咸不淡的刺了名叫伊索的男孩儿一句:“我只是来看看我可爱的艾玛和某个不肖子是不是把事情办砸了。”

  男孩的脸色阴沉了下去。

  “约瑟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脾气再好的人面对这样荒诞的一幕也会生气,奥尔菲斯一声怒吼。约瑟夫的脸上露出了一点尴尬,他的老朋友似乎很是生气呢。

  “别激动呀,我亲爱的。看在咱们交情的份儿上,我倒是不介意让你临死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反正卡尔还需要做一点准备。”

  “让我想想......该从哪里开始讲起呢?”

  那对人偶原本是约瑟夫带给奥尔菲斯的小女儿的。

  奥尔菲斯的女儿天生便身体虚弱,而这种虚弱的孩子灵魂也很脆弱。约瑟夫就是看中了这一点才把艾玛和卡尔送给了小女孩儿。小姑娘抱着一对精致的玩偶向约瑟夫道谢时,并没有想到这个人的险恶计划已经开始了。

  人偶当然可以吸附死者的灵魂,只是那并非是因为执念,有些做工精致的人偶会生出自己的意识。而想要像人一样自由活动,主人的灵魂就是最好的养料。

  约瑟夫将这个过程称之为复活,卡尔是他一手创造的作品,而艾玛则是他某天从外面带回来的。他为这两个小家伙尽心挑选了奥尔菲斯和他的女儿作为食物,小的是开胃菜,大的则是盛宴。

  尽管伊索.卡尔一直觉得约瑟夫其实是对艾玛心怀不轨,但不可否认他的安排的确让两人少走了很多弯路。

  没错,过了今晚,他们就是人了。

  “是你!!你杀了她!!”奥尔菲斯狂吼着,愤怒让他几乎失去了理智。

  “可不要这么说,以她的身体情况,死是早晚的事,我不过是废物利用罢了。”约瑟夫耐心的纠正他的老朋友。而一旁的卡尔显得有些不耐烦:“约瑟夫先生,我已经准备好了,尽早将事情了结避免夜长梦多——我也希望能尽快和艾玛在、一、起!”

  他在最后三个字加重了语气,而旁边的女孩儿鼓起了腮帮子气呼呼的看着两个人——

  “要不让我来好了!天都快亮了诶!我好不容易才把他骗到这里来的...”

  “快一点结束的话,我们不就能离开这里了吗?我早就想在白天去花园里玩了。”她看着卡尔手里的匕首,表情里满是跃跃欲试。

  “啊......还是我来吧,毕竟脏兮兮的东西艾玛碰了可不好。”卡尔躲过了艾玛的手,再转过身来时,那把寒光闪烁的凶器已经对准了奥尔菲斯的心脏。

  “那么,再见了,先生。感谢您这段时间的照顾——”

  “不!!!”

  冰冷伴随着撕裂般的疼痛逐渐夺取他的意识,奥尔菲斯恍惚中看到约瑟夫和卡尔牵起了艾玛的手。有着蓝眼睛的男人轻笑着感谢他的付出:“实在是太谢谢你了,我的老朋友,没有你的话,我可没办法让艾玛和卡尔这么快的变成现在的样子。这下,我们就能永远的在一起了。”

  【为什么......是我?】

  【难道......】

  未尽的话语只能留给重归于黑暗的地下室,已经逝去的人注定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而一切的罪魁祸首,正收拾着行李准备开始全新的旅程

  

  

  奥尔菲斯家的男主人因为过于思念自己病死的女儿,在葬礼过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去世了。

  他的朋友约瑟夫为他主持了葬礼,并且接待了自远方赶来探望自己叔叔的一对年轻的男女。那是一对漂亮而登对的年轻人,在约瑟夫的帮助下他们为自己的叔叔处理了后事并且变卖了奥尔菲斯的房产。临走之前,他们邀请了叔叔的好友前去自己的家族做客。

  神父没有拒绝。

  就在三个人离开后不久,一位中年男子风尘仆仆的赶来,他的五官顶多算是周正,却有一双漂亮至极的绿眼睛。被他搭话的少女晕晕乎乎的告诉男人,这里的神父在半月前被一对年轻人邀请走了。

  “那位小姐的名字似乎是艾玛......我并不清楚她的姓氏,但是她的眼睛和您的真的很像。”

--end--

巧克力噗
妈耶罗刹绯春真好看我的妈耶😭...

妈耶罗刹绯春真好看我的妈耶😭😳这场遇到了佛系的约美人😎(确实是佛系。。😂)

妈耶罗刹绯春真好看我的妈耶😭😳这场遇到了佛系的约美人😎(确实是佛系。。😂)

阿卿卿卿卿
是一个没有社的社园(;&acu...

是一个没有社的社园(;´Д`A


婚纱艾玛吧应该...(不管怎样园丁小姐都超可爱呀哈哈哈哈哈哈


这又是一个上色毁(ーー;)(腮红涂的怪怪的_(:з」∠)_



是一个没有社的社园(;´Д`A


婚纱艾玛吧应该...(不管怎样园丁小姐都超可爱呀哈哈哈哈哈哈


这又是一个上色毁(ーー;)(腮红涂的怪怪的_(:з」∠)_



写作卷卷读作卷子🐰
七月份LOFTER第五角色人气...

七月份LOFTER第五角色人气的前三贺图。数据源于b站
不要问我为什么八月才发(咕)

七月份LOFTER第五角色人气的前三贺图。数据源于b站
不要问我为什么八月才发(咕)

AK吔蕉吔柠檬

园医的场合(某丁和中医理疗



后面则是探戈的一些设定



ps园丁是攻

园医的场合(某丁和中医理疗




后面则是探戈的一些设定




ps园丁是攻

潼未

名草有主

hhhh好久不写点什么东西了,交杰园党费啦


是一个小甜饼

是现代pa

大概是生物学系男神(杰克)×医学系高材生(艾玛)

人物属于d5,ooc是我的

话不多说食用愉快昂


――————————分割线儿~————————


图书馆里安静非常,带有一种不可喧闹的气氛,自习的话,确实是个很好的选择。


杰克在一张纸上划拉几笔,用笔轻轻敲了敲桌面,放到了艾玛的手边。


艾玛被他这动静引得侧首,拿起了纸条:

明天下午有时间吗?


艾玛:有  怎么了

杰克:过几天不是有与x大的篮球联谊赛吗,明天下午练练手,你要看吗

艾玛:好啊

杰克:下午2:00,第三篮球场。


第三篮球...

hhhh好久不写点什么东西了,交杰园党费啦


是一个小甜饼

是现代pa

大概是生物学系男神(杰克)×医学系高材生(艾玛)

人物属于d5,ooc是我的

话不多说食用愉快昂


――————————分割线儿~————————


图书馆里安静非常,带有一种不可喧闹的气氛,自习的话,确实是个很好的选择。


杰克在一张纸上划拉几笔,用笔轻轻敲了敲桌面,放到了艾玛的手边。


艾玛被他这动静引得侧首,拿起了纸条:

明天下午有时间吗?


艾玛:有  怎么了

杰克:过几天不是有与x大的篮球联谊赛吗,明天下午练练手,你要看吗

艾玛:好啊

杰克:下午2:00,第三篮球场。


第三篮球场?似乎学生很少去呢……

艾玛这样想道。


2:00pm.

阳光的午后,即使是在枝繁叶茂的大树下也感炎热,何况是毫无遮挡的篮球场呢


艾玛到的时候人已经来了大半,却仍未见杰克,她便在边上的大树下坐着休息。


将脚底下这块可怜的小石子碾了一遍又一遍,他们还是没有开始的意思,正当艾玛想发个信息问一下杰克怎么还没来,就有人突然从后面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这一拍可把她吓得不轻,整个人直接坐了起来,回头看见罪魁祸首也只是咬了咬下唇,把那一声到嘴边的“杰克!!!”压了下去。


杰克收了手,扬唇道“待会好好看啊。”,往前走了几步又回头道“看好我的手机啊,就是你旁边的那个。”这才放心走了过去。


一开场,杰克就是主力,逐渐将比分拉开,而一个个精彩的动作也是让艾玛移不开眼。


“啊!……”


比赛正如火如荼,却被一声压抑的痛呼暂停。


杰克扭到了。


似乎还挺严重的,他已经站不起来了,借着手肘的力量才不至于趴到地上。皱紧的眉,咬紧的牙,无一不在告诉别人他脚腕现在是多痛。


队友们都纷纷围了过来,才反应过来的艾玛也慌忙奔了过去,身为医学生的她对付这个显然是游刃有余,但此刻的她却在想着另外一件事。

刚才杰克在比赛时有一个微信名叫“香奈”的发了一条信息,虽然杰克手机是有锁屏,但那句话很短,不到隐藏范围

就这么一个小短句,让她魂不守舍了这么久。


“听说你名草有主了?”


她机械式地处理着伤处,连什么时候扯到了自己垂下的长发也不知道,感到痛的艾玛渐渐回神,啧了一声便把头发随手绑了起来。


虽然是做过处理了,却仍还是不能剧烈运动,队友们把他扶到边上,让艾玛帮照看着。


艾玛就是坐在那里,也是一言不发,任杰克怎么叫她都不应。杰克从刚才就看得出来艾玛状态不太对,但刚才又不太好问,现在只有他们两人,自是一通问


“你到底怎么了。”不知是第几遍了,但艾玛仍是没有应答,只是盯着地上的草看。


杰克难得悟对了一回,联想起最近不知道怎么知道他微信的一个“妹子”,频繁问他一个问题“你名草有主了吗?”,不过最近比较忙,也没有时间管就是了。


该不会……


想到这里,杰克摁亮了手机,果不其然。


杰克看着她笑了一下,搞得艾玛完全用后脑勺对他。杰克也不恼,手搭上了艾玛胡乱扎起的头发,轻轻一扯,华发散落


在艾玛愕然的神情中将发绳套入手中,笑道:


“是名草有主了。”


————————————————————分割线鸭~



后排悄咪咪艾特我麻麻 @万年老龟 看我写文了(暗示)你呢?(明示)

求小红心叭!♡


非酋不配拥有姓名
这边也发一下,终于画好了QAQ...

这边也发一下,终于画好了QAQ

发色上错能不能当做没看到qwq

这边也发一下,终于画好了QAQ

发色上错能不能当做没看到qwq

非酋不配拥有姓名

深夜发进度,是艾玛的船匠,我的第一个紫皮qwq(我好菜啊)

深夜发进度,是艾玛的船匠,我的第一个紫皮qwq(我好菜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