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艾米丽

87804浏览    4734参与
Mojie

《关于爱吃零食这件事》

@落汐·看见我请让我去学习 亲友的梗~

(毕竟每次过节吃东西的时候总有奈布!!就衍生画了一章小漫画!这个梗大概挺容易撞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关于爱吃零食这件事》

@落汐·看见我请让我去学习 亲友的梗~

(毕竟每次过节吃东西的时候总有奈布!!就衍生画了一章小漫画!这个梗大概挺容易撞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辛巳木永远喜欢Jennie姐姐

当上个星期更新之后,我看到活动奖励里的艾米丽“吃月饼"动作,我浑身发抖
艾米丽!吃月饼!小可爱小天使吃月饼!
今天我早起打了一局拿到了。

艾米丽吃月饼:右看看,左看看,偷偷拿出月饼啃两小口,再飞快的收回去,若无其事的左右瞄一眼,确认没人注意到自己,放松下来,把月饼放回去。
这是什么!这是什么!是不是想谋杀我!!!宝宝!妈妈不许你这么可爱!!!!会被坏人盯上拐跑的!!!
我的眼泪不值钱,全都是为了艾米丽的可爱而流😭😭😭😭😭😭😭

当上个星期更新之后,我看到活动奖励里的艾米丽“吃月饼"动作,我浑身发抖
艾米丽!吃月饼!小可爱小天使吃月饼!
今天我早起打了一局拿到了。

艾米丽吃月饼:右看看,左看看,偷偷拿出月饼啃两小口,再飞快的收回去,若无其事的左右瞄一眼,确认没人注意到自己,放松下来,把月饼放回去。
这是什么!这是什么!是不是想谋杀我!!!宝宝!妈妈不许你这么可爱!!!!会被坏人盯上拐跑的!!!
我的眼泪不值钱,全都是为了艾米丽的可爱而流😭😭😭😭😭😭😭

是亦玞不是衣服

【殓医】买定离手

是单子,走链接

微奴,2k

是单子,走链接

微奴,2k

wei

艾米丽靓女

特蕾西靓女

特蕾西的靓仔

艾米丽靓女

特蕾西靓女

特蕾西的靓仔

肖小易

【摄殓】ooc警告,病娇约约和艾米丽搞事

  第二天,卡尔在床上缓缓醒了,想起身看看几点了,却被腰间的酸软,身后的疼痛,还有大腿的无力折磨的再次躺下,不过身后已经没有之前那样火辣辣的疼了,反倒好像清凉了许多。

  

  约瑟夫在这时进来了,看卡尔刚睡醒,还躺在床上发呆,锁上门笑着坐在他身边。

  

  “还疼吗?等下我帮你揉揉吧,要不要再睡会儿?今天没有你的班。”

  

  见卡尔还挣扎着想要起来,他强行摁下了卡尔,严肃的说:“不行,你现在还没好,必须休息。”

  

  卡尔这时张开了嘴巴,想说话但嘴里干干的有点说不出来,见他这样,约瑟夫赶紧倒了一杯水,小心翼翼的抱起卡尔,然后喂他喝下。

  ...

  第二天,卡尔在床上缓缓醒了,想起身看看几点了,却被腰间的酸软,身后的疼痛,还有大腿的无力折磨的再次躺下,不过身后已经没有之前那样火辣辣的疼了,反倒好像清凉了许多。

  

  约瑟夫在这时进来了,看卡尔刚睡醒,还躺在床上发呆,锁上门笑着坐在他身边。

  

  “还疼吗?等下我帮你揉揉吧,要不要再睡会儿?今天没有你的班。”

  

  见卡尔还挣扎着想要起来,他强行摁下了卡尔,严肃的说:“不行,你现在还没好,必须休息。”

  

  卡尔这时张开了嘴巴,想说话但嘴里干干的有点说不出来,见他这样,约瑟夫赶紧倒了一杯水,小心翼翼的抱起卡尔,然后喂他喝下。

  

  “咳咳咳……先生……我,我昨天和你……”

  

  像是明白了卡尔想说什么,约瑟夫下定了决心,然后抬头注视着卡尔:“伊索,我喜欢你,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卡尔的脸霎时间通红,原以为卡尔要拒绝,约瑟夫低沉着脸准备离开,卡尔默默揪住了约瑟夫的衣角:

  

  “先生,我……我也喜欢你,我……我喜欢很久了……”说着说着,赶紧要哭出来了,约瑟夫扶着卡尔躺下,然后附身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我也是,那我们就是在一起了吧?你看,我们多配啊……”轻笑着,卡尔觉得约瑟夫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一瞬间也说不上来,约瑟夫却是岔开话题,“我再喂你点水吧。”

  

  征得了对方的同意,在卡尔惊愕的表情下喝下一口水,然后吻上卡尔的唇,撬开唇瓣和贝齿,将水渡了过去。

  

  就这样喝了好几口,卡尔已经完全呆住了,嘴巴旁边也流下了水渍,约瑟夫拿起纸巾擦掉,笑着安慰他睡觉了,殊不知在卡尔闭上眼后,约瑟夫走出房门,把纸巾拿起来嗅了嗅,然后沉醉似的眯着眼睛,但很快就睁开,警惕的盯着旁边,小心的把纸巾包裹起来,折平放在口袋里,然后继续去值班。

  

  几天后,看着约瑟夫和卡尔整天黏在一起,上班分开除外,如果遇到必定是卡尔被佛,虽然卡尔已经强调很多次不要在游戏中放水了,但还是卡尔被佛,每天晚上约瑟夫都去卡尔房间,第二天卡尔就会包裹的更是紧实,明眼人都看出来怎么回事了。

  

  某一天,卡尔和艾米丽一起收拾医疗用品,艾米丽突然小声的对卡尔说:“诶,那个……卡尔啊,我要和你说点事情,你过来下。”

  

  卡尔顿了顿,还是保持着收拾的动作,透过口罩的声音有点沉重:“有什么事情,可以就这个样子说吗?”

  

  艾米丽咬了咬牙,凑过去小声说:“是关于约瑟夫的,约瑟夫他……”

  

  话还没有说出口,背后就传来了敲门声,那熟悉的温和声音在医疗室回响:“你好,打扰一下,我该带小伊索回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卡尔的错觉,【小伊索】的咬字有点重,他迟疑了一下,还是把药瓶放回医疗箱里,然后拿起一旁的化妆箱,转身想小跑到约瑟夫身边,却撞上了一尊肉墙。

  

  磕到鼻子的卡尔眼睛充满水雾,口罩下看不见鼻子,但也能从捂着的动作上感觉到疼痛,约瑟夫忍住想俯身亲吻他,而且抓住卡尔的双臂,确认他站稳了,一手环着卡尔的腰离开。

  

  但卡尔此刻捂着鼻子,感受着约瑟夫宠溺的目光,红着脸不敢吭声,却没有发现被约瑟夫环着腰的时候,他的另一只手伸到背后,然后接住了一个东西,出门时,约瑟夫略微转头,用一种感谢的目光看着艾米丽,艾米丽此刻也正转过头,眼神捉摸不透,原本是放在书本上的左手缓缓抬起,收起除食指以外的手指,轻轻的放在了嘴唇上。

  

  “嘘。”

ooc了hhh,想看后面私聊吧,链接被吞我怕了

是亦玞不是衣服

【百日咳】盛装—演出(20)

“亚亚?”

奈布无意识地呢喃出声,让众人皆是一惊。不少人下意识回头望向艾米丽,却见她一脸不解的样子,仿佛刚才那个称呼只是奈布的一句梦语。

“看我做什么。”艾米丽淡淡地说,“不过是意识模糊的时候随便乱叫的罢了。随意将我代入其中是不是显得太没礼数了呢?”

“可是……萨贝达先生之前不就是这么称呼你的吗?”海伦娜迟疑地问道,声音细声细气的。

“你就这么确定他叫的是我?不过是一个昵称而已,谁知道这个昵称安在谁的头上了。”艾米丽嗤笑,“别忘记他现在究竟爱着谁。”

是了,这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事。谁也不会挑明,但谁都清楚是怎么回事。

识相的人纷纷闭嘴,唯有玛尔塔不死心地还想追问,却在开口的一瞬...


“亚亚?”

奈布无意识地呢喃出声,让众人皆是一惊。不少人下意识回头望向艾米丽,却见她一脸不解的样子,仿佛刚才那个称呼只是奈布的一句梦语。

“看我做什么。”艾米丽淡淡地说,“不过是意识模糊的时候随便乱叫的罢了。随意将我代入其中是不是显得太没礼数了呢?”

“可是……萨贝达先生之前不就是这么称呼你的吗?”海伦娜迟疑地问道,声音细声细气的。

“你就这么确定他叫的是我?不过是一个昵称而已,谁知道这个昵称安在谁的头上了。”艾米丽嗤笑,“别忘记他现在究竟爱着谁。”

是了,这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事。谁也不会挑明,但谁都清楚是怎么回事。

识相的人纷纷闭嘴,唯有玛尔塔不死心地还想追问,却在开口的一瞬间被伊莱拦下。役鸟停在她眼前,乌黑的瞳孔像是深渊的入口。

“贝坦菲尔,这句话原封不动地还给你。”伊莱笑着说,“你的好奇心,迟早有一天会害死你的。”有时候闭口不提,才是保命的上策。

玛尔塔的手指蜷了蜷,咬咬牙,忍下。但过一会儿后又忍不住问:“她做了什么,值得你们这样做?”她指的自然还包括伊索。他们的站队简直是明目张胆到让人心烦。此时他们站得很近,玛尔塔又刻意扬了声音,让在场的所有人都能听见:“她是枚定时炸弹!她会害死所有人!”

“噗嗤。”

笑声来自于倚在石头上的阴沉男子。是伊索。他直了直身子,笑声转瞬即逝,仿佛刚才只是众人的错觉。

“你笑什么?”

“他只是笑你之前还对我退避三舍怎么现在就胆大到这种地步。”艾米丽望向玛尔塔,故作惊讶地在胸口挂了个十字,“哦,天哪!我的上帝!难道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吗!”

众人皆是喷笑出声,除了半昏迷的奈布和杰克,还有面色铁青的玛尔塔。

“少乱说。”玛尔塔有些咬牙切齿。

然而艾米丽早已转过头去,丝毫不把她放到心上。伊索也合上了眼睑,放松了身子打着盹。只有伊莱向她笑了笑:“所以既然你明白,又何必硬要将她拆掉?”他摩挲着左手手套上的纹路,“奈布·萨贝达是唯一能拦住她的人。真想保命,就跟她站在一起——她是庄园主最喜欢的玩偶,哪怕翻了天也舍不得弄死的,你明白吗?”

怎么可能不明白。

就像中国古代的妃子争宠,艾米丽无疑就是那位宠妃——她知道怎么做才能不经意地讨好庄园主,哪怕带了目的性也不会让他觉得讨厌。就凭她从庄园主手里要来了蓝蝶便可得知,他们斗不过她。

“我知道……我只是想了解真相,为死去的人报冤而已。”玛尔塔的声音有些飘忽。

“他们不需要。”伊莱轻笑,“你也做不到。”

玛尔塔的手指挪到背后,又放下。过一会儿,她才闷闷地回道:“你说得对。”

对的是哪句?

谁在意呢。

换血似乎已经到了尾声。当然,也只是众人这么认为。人群中突然起了些响声,原来是艾米丽从木板上跳了下来,拍了拍裙摆上不存在的灰尘,头也不回地走远。

“不再看会儿吗?”伊莱问道,身体却是很诚实地跟在她身后。伊索歪了歪头,也跟了上去。艾玛意味不明地望了艾米丽一眼,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

“没意思,不如破译密码。”艾米丽在小木屋内站定,望了一眼伊索和伊莱。

“那么,祝艾米丽游戏愉快。”伊莱冲她行了个礼,浅笑。伊索走上前拍了拍她的肩,不语。

于是艾米丽向更深处走去——那艘停泊在岸上的小船,船顶建造了被木棍支撑起来的破旧屋顶。她走上去,找了个角落,蹲下。愣了一会儿,喉咙里渐渐涌出一些奇怪的声音,像野兽的呼噜声。

“咕哈……”

是被挤压得不成样子的笑声。

她捂住脸,放声大笑,泪水却从指间的缝隙里渗出来,啪嗒啪嗒地打在木板上。

“我等着,亲爱的。”

她一点点收住情绪,嘴角拉扯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

“很快,你就会属于我了。”


“永远地,属于我了。”


lock空城葬旧梦
我们的口号是all医!all医...

我们的口号是
all医!
all医!
all医!

我们的口号是
all医!
all医!
all医!

特“羸”西 (ᐛ)

薇拉的沙雕向
没有黑角色的意思
我没有演员,只能做成这样
不欢迎杠精!!!

薇拉的沙雕向
没有黑角色的意思
我没有演员,只能做成这样
不欢迎杠精!!!

柠子在线秒倒

佣医(2)

作者:柠子在线秒倒

*如有雷同 嗯......算你抄我

*禁止ky

*小学生文笔 不喜勿喷

*最后祝大家阅读愉快♡

然后这里补充一下这里的艾米丽是属于哪种心口不一的人昂,然后就还有点小傲娇??(bushi

———————分界线————————————

艾米丽回到家后把书包随手扔在一旁就去厨房自己做饭了。因为艾米丽的爷爷奶奶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父母又常年外出,所以家里只有她一个人。艾米丽草草的煮了个面,有一搭没一搭的吃着,仿佛这只是为了填饱肚子而不得不吃的东西。

忽然,门铃响了起来。艾米丽放下筷子走去门口边开门边说:“哪位啊?”一张熟悉的面孔闯入眼帘,艾米丽愣了几秒,内心十分惊...

作者:柠子在线秒倒

*如有雷同 嗯......算你抄我

*禁止ky

*小学生文笔 不喜勿喷

*最后祝大家阅读愉快♡

然后这里补充一下这里的艾米丽是属于哪种心口不一的人昂,然后就还有点小傲娇??(bushi

———————分界线————————————

艾米丽回到家后把书包随手扔在一旁就去厨房自己做饭了。因为艾米丽的爷爷奶奶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父母又常年外出,所以家里只有她一个人。艾米丽草草的煮了个面,有一搭没一搭的吃着,仿佛这只是为了填饱肚子而不得不吃的东西。

忽然,门铃响了起来。艾米丽放下筷子走去门口边开门边说:“哪位啊?”一张熟悉的面孔闯入眼帘,艾米丽愣了几秒,内心十分惊讶:奈布!?随后艾米丽反射条件的想去把门关上,而奈布却比她先一步闪了进来开始大量起艾米丽的住处。房子不算大,但是却很整洁。艾米丽看到奈布不请自来在一旁大喊:“喂喂!这位人士,我记得我好像并没有请你进来吧?”奈布笑着点点头:“你的确没有请我进来,但是老师叫我过来帮你补习我也没办法啊”奈布耸了耸肩。

艾米丽想到放学时那件事,不自觉的小声说了一句:“原来只是遵从老师的话,不是特意来等我给我补习的啊......”奈布听到后笑意加深了但他却假装不知道问艾米丽:“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艾米丽立马恢复原来的样子:“没什么,补习吧!就在客厅”奈布却问:“你的房间在哪?”艾米丽随手指了下就去拿书包,等艾米丽回来时,奈布已经站着艾米丽的房门前对她说:“我们去你房间里吧!”说着奈布就打开房门准备进去(才不告诉你们其实是奈布好奇艾米丽的房间是怎样的才提出这个要求)艾米丽看到这一幕有些惊慌失措,但又马上反应过来冲了过去,此时的奈布看到艾米丽房间里都贴着他的照片呆住了,艾米丽迅速关上了门并把自己房间的门护在自己的身后,脸上红扑扑的但语气很凶的说了句:“不许去我房间!”奈布回过神“噗”的一下笑了出来两只手撑着门,把艾米丽困在自己和门之间:“你喜欢我?”艾米丽的脸又红了一个色度用力推开了奈布:“少...少自恋了!我才不喜...喜欢你!”奈布失笑道:“那行,我们去补习吧”“不行!”艾米丽毫不犹豫的说,“我今天有点不舒服,你先走吧!改天再补!”说着就把奈布往门外推,然后“啪”的一下关上了门。

——————————分界线——————————

就写了这么多。。。还有那啥,我想问问各位小可爱,我想画指绘,有木有哪个好用的指绘软件介绍一下。。?

蝶妃打字炒鸡快~

园医-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

*ooc情节是有滴~

*这里园医,注意避雷

*ky不接纳,杠精原地爆炸(不是不接受建议)

*写文的初衷是为了开心,提高水平

*祝小可爱们开心鸭~

*私设如山

     “嘿!这里有个没人要的小孩”一群小孩子把一名7岁的女孩包围了起来,盯着她看。“你是谁?敢在这里玩?不知道这是我们老大的地盘吗?”一名穿着长满霉点衣服的男孩说,“我看你是新来的吧?”“是...是的,我...我是新...来的”女孩结结巴巴的说到。“新来的要懂规矩。”“什...什么规矩...矩”“一会儿到食堂吃饭的时候,把你的那份给老大吃,晚上你也不用吃了,还有记得给老大洗脚。”“知道了...”女孩低下了头...

*ooc情节是有滴~

*这里园医,注意避雷

*ky不接纳,杠精原地爆炸(不是不接受建议)

*写文的初衷是为了开心,提高水平

*祝小可爱们开心鸭~

*私设如山

     “嘿!这里有个没人要的小孩”一群小孩子把一名7岁的女孩包围了起来,盯着她看。“你是谁?敢在这里玩?不知道这是我们老大的地盘吗?”一名穿着长满霉点衣服的男孩说,“我看你是新来的吧?”“是...是的,我...我是新...来的”女孩结结巴巴的说到。“新来的要懂规矩。”“什...什么规矩...矩”“一会儿到食堂吃饭的时候,把你的那份给老大吃,晚上你也不用吃了,还有记得给老大洗脚。”“知道了...”女孩低下了头,开始希望夜晚降临的不要太快。

    “叮叮叮,孩子们吃饭了!”一名穿着工作服的女人喊到。“快点过来小鬼,想让老大自己打饭吗?”那名穿着霉点衣服的男孩叫到“给我过来,你叫什么?”“丽莎...丽莎...我叫丽莎”“丽莎是吧,快去打饭。”丽莎默默的走到饭厅去,打好了九盘饭,小心翼翼地端了过去。“啪!”一声,有三盘饭已经掉在了地上,“造反了吗?敢扣在地上?你让小爷我怎么吃?”“对...对不起...我在重新打”丽莎微弱的说到。“啪!”丽莎瞪大了眼睛,才察觉她被人打倒在地上。“踹死她,踹死她!”丽莎抱住了头,大声哭到,“对不起...呜呜呜...对不起...”

    “你们胆子真大!”一名大概9岁的少女大声喊到“我已经叫来了护工,你们等着挨揍吧!”“不听话我就把你们关进黑屋子里!”护工走了过来,带走了他们,“我们不敢了...不敢了...”在一间黑屋子里听见藤条抽打肉体的声音,“呜呜呜...莉迪亚!我跟你没完”

     “你没事吧。”莉迪亚问到,“对了我叫莉迪亚,你是新来的吧,你叫什么呀?”丽莎说“我叫丽莎,是新来的,你好莉迪亚。谢谢你今天帮我,你不怕他们找你麻烦吗?”“不怕的,他们被护工关进黑屋子里啦,毕竟白沙街是非常讨厌以大欺小的~”“以后一起做朋友吗?”“当然啦,最喜欢丽莎啦!”“这个送你吧,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啦,你看我也有一个哦,护工姐姐说这叫友谊手链呐~”

星空下,月光照应着两个女孩的脸庞,象征着友谊的手链在月光下闪闪发光,就像女孩们的心灵一样。

   请不要哭,你的天使一直都在你身边♥


凤立梧桐

园医

是夜,艾米丽坐在书桌前一脸凝重的写着日记“真是的,我今天不就是对薇拉笑了笑吗,至于发这么大的火吗,艾玛真的有点小心眼了吧”她边想边加快了落笔速度“不管她了!下次再受伤了我也不追着她奶了!”说完艾米丽就突然站了起来,不知是不是站的太猛了,她突然感到一阵强烈的不适,眼前一黑,为了不跌倒,她抓住了边上的椅子,却把椅子也弄倒了,隔壁的艾玛听到了声响马上跑了过来。“米丽丽,你没事吧,我听到什么东西倒了的声音”艾玛焦急的说“没事,应该就是站急了,突然低血糖了吧”艾米丽被艾玛扶着站了起来“不对啊,米丽丽,我看你脸好红啊,不会是发烧了吧,我给你量量”说完,艾玛就


快速走到了医药箱前翻出了温度计,硬是...








是夜,艾米丽坐在书桌前一脸凝重的写着日记“真是的,我今天不就是对薇拉笑了笑吗,至于发这么大的火吗,艾玛真的有点小心眼了吧”她边想边加快了落笔速度“不管她了!下次再受伤了我也不追着她奶了!”说完艾米丽就突然站了起来,不知是不是站的太猛了,她突然感到一阵强烈的不适,眼前一黑,为了不跌倒,她抓住了边上的椅子,却把椅子也弄倒了,隔壁的艾玛听到了声响马上跑了过来。“米丽丽,你没事吧,我听到什么东西倒了的声音”艾玛焦急的说“没事,应该就是站急了,突然低血糖了吧”艾米丽被艾玛扶着站了起来“不对啊,米丽丽,我看你脸好红啊,不会是发烧了吧,我给你量量”说完,艾玛就


快速走到了医药箱前翻出了温度计,硬是塞到了艾米丽的嘴里“38.7还没事!上床躺好!我去给你倒点水”“好,不过我不想喝水”艾米丽躺上了床,看着艾玛给自己倒水“生病了不喝水怎么行,给”艾玛将温水递给了艾米丽“那你味我”艾米丽借过水小抿一口“你不是已经喝了吗,要不你吐出来我味你?”艾玛边说边研究着手中两瓶差不多的感冒药,一瓶绿的,一瓶粉的“算了就拿粉的吧,反正都一样的”“米丽丽吃药了!”艾玛拿着药倒了一小杯子给艾米丽味了下去,在把被子给她按好了,艾米丽喝了药后感觉头晕晕沉沉的,原以为是发烧的缘故,谁知不久全身就像烧起来一样热“唔,艾玛我好热啊”————逐渐失去理性的艾米丽“艾玛我想要”艾玛惊讶的说“艾米丽你怎么了”“可...可能是....是药....药的问题,帮帮我,艾玛”“好”———————————————————————此时一辆和谐号列车开过———————————-

轻气
终于放学回家了,摸了只艾米丽。...

终于放学回家了,摸了只艾米丽。。技术减退了(忽喷鸭)

想的是穿洋装的艾米丽,艾米丽以前也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鸭,画的简单了点,但我就是属于简单还美的。

以后就是两个星期回家一次了,更新更慢了,要努力学习了,呦呦!学校管的严也不让画画(除非你是专业的)

(´;ω;`)

all医是私心tag,我想我在回来的时候有很多粮吃,好不好鸭( ´ ▽ ` )


终于放学回家了,摸了只艾米丽。。技术减退了(忽喷鸭)

想的是穿洋装的艾米丽,艾米丽以前也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鸭,画的简单了点,但我就是属于简单还美的。

以后就是两个星期回家一次了,更新更慢了,要努力学习了,呦呦!学校管的严也不让画画(除非你是专业的)

(´;ω;`)

all医是私心tag,我想我在回来的时候有很多粮吃,好不好鸭( ´ ▽ ` )



安陌

(占医)光与月

·是以前《囚笼》篇的扩写

·双世界的设定

·光天使原身是采药人,为了她的爱人夜行枭而贡献出自己的灵魂,(在另一个世界夜行枭即为月相)缺失了灵魂的她却永远只能跟在月相身边。

·月相怕光天使离开他,所以选择了囚禁,前文《囚笼》有概括解释

我遗忘了他的名字,但是我记得他的双袖摆动下挥洒出的点点星光。

                    ...

·是以前《囚笼》篇的扩写

·双世界的设定

·光天使原身是采药人,为了她的爱人夜行枭而贡献出自己的灵魂,(在另一个世界夜行枭即为月相)缺失了灵魂的她却永远只能跟在月相身边。

·月相怕光天使离开他,所以选择了囚禁,前文《囚笼》有概括解释

我遗忘了他的名字,但是我记得他的双袖摆动下挥洒出的点点星光。

                                          ――题记

  地下室的昏暗不曾折射出一丝光晕,黑暗的环境里只有被锁链锁住的少女头上的光环发亮,她双膝跪地,双手被粗重都锁链紧紧缠绕,身上的淤青消弥于黑暗中,又或许是身体的主人根本不在意它的存在。

  女孩放弃了挣扎,她日复一日的跪坐在这里,总是会用她的牙齿咬住下唇不让自己泣出声,黑暗的环境里没有人会来陪她,除了每天夜晚都会来看她的伊莱·克拉克 ――禁闭她的人。

清晰稳重的脚步声在阔大的地下室里反射出回音,随着役鸟翅膀的声音与那人手中提着的油灯的来临,地下室的蜡烛接二连三的亮起。艾米丽把头偏到一边。

  “艾米丽。”

 

  “别叫我的名字。”艾米丽的双手紧紧攥着裙摆,带着哭腔的声音答到。

     “‘光天使’,你来到这里几天了?”伊莱的声音里不带着一丝感情,女孩听到如此陌生的称呼内心也猛的一坠,她只是希望被挽留而已。她看不清她的表情,也无法看见他的表情,也许一张轻薄的面罩此刻就是他们之间的隔阂。

  “如果我没记错,一年了。”努力隐忍住情绪,开始眼角的泪水已经滑落下来了,她边轻生抽泣边回答着眼前人。

  

  “让我走吧,伊莱。”艾米丽垂头不去看伊莱的脸,他能看得见她的泪水。“我们都会互相厌弃,你也是,我也是。”

  “……你就那么想离开?可是你说过的!你说过你爱我!你说你爱我!你说过的,你说过的!我不会放你走,永远不会,亲爱的,永远不会――”

 

  他们曾经多么相爱啊。

  女孩继续垂着头,不说话,两人之间就这样沉默着,沉默着。女孩的泪水一点一滴的流落,她无数次在夜里祈祷,希望耶和华能将他的夜行枭赐给她。可是神说过,信她之人才万事得意――她算什么?一个无神信仰者的祈求?哪怕祂是宽容的。

  似乎那蓝色的羽毛与披肩已经回不来了。

  伊莱·克拉克望着女孩的样子,他看见了女孩眼底闪过的失望与爱意。他伸出手想去紧拥住她――他的挚爱他的艾米丽。可他又把手缩了回去。

  爱而不得,他们无法相互触碰。

“你真的……那么想回去吗?”无人回应,可抽泣声的戛然而止证明了一切――

  世界在此刻停止了,一切都显得那么苍白。她与他都明白,回到以前那个世界,他们会相忘。

他打开女孩的锁链,揽过女孩的额头轻吻,紧紧的拥抱着,像一个孩子紧紧的把自己喜爱的玩具抱在怀里,用尽所有的温柔。

  “再见――我爱你。”

  艾米丽此刻的心动摇了,她爱他,可她不喜欢这样的生活。泪水决堤,防御瓦解。她深吻伊莱·克拉克,眼角滴下的泪水也沾染在他的脸上。她化作碎片,微笑着挥手,向她所爱告了别。

  “伊莱·克拉克……我会永远记得你。我爱你。”

据说,往后深山里出现了一名采药人,而常伴她肩的,是一只蓝色的鸟儿。

  她称之为枭。

九尾猫殿下

园医 终点

园医短篇 HE/BE

﹉﹉﹉﹉﹉﹉﹉﹉﹉

艾米丽至今清楚的记着,艾玛曾与自己说过,金黄色的落叶,是生命的第二次,秋日并非文人墨客笔下的悲伤落寞,它是新生的起点——

匕首是冰冷的,能结束生命的,包括那金色的第二次,从医的艾米丽第一次知道,原来还有琥珀色的血液,是那么美,她不会觉得奇怪,从来不会,艾玛,她本该如此。

一阵刺痛,阳光啊,如同你呢,夺目,遥不可及,当然,阳光只是刺目了一些罢,而且,阳光没有我的爱慕。

她将心意怀揣了一个又一个秋天,但最终,那个人再也无法听到了

“你说过的,生命会有第二次的……”

“与你相遇,已经是我生命的第二次”

阳光也是会变的,枫叶红色的夕阳,她曾经调...

园医短篇 HE/BE

﹉﹉﹉﹉﹉﹉﹉﹉﹉

艾米丽至今清楚的记着,艾玛曾与自己说过,金黄色的落叶,是生命的第二次,秋日并非文人墨客笔下的悲伤落寞,它是新生的起点——

匕首是冰冷的,能结束生命的,包括那金色的第二次,从医的艾米丽第一次知道,原来还有琥珀色的血液,是那么美,她不会觉得奇怪,从来不会,艾玛,她本该如此。

一阵刺痛,阳光啊,如同你呢,夺目,遥不可及,当然,阳光只是刺目了一些罢,而且,阳光没有我的爱慕。

她将心意怀揣了一个又一个秋天,但最终,那个人再也无法听到了

“你说过的,生命会有第二次的……”

“与你相遇,已经是我生命的第二次”

阳光也是会变的,枫叶红色的夕阳,她曾经调笑道要与她白头偕老,阳光、阳光变老了,这副极美的画卷,突然之间就面目可憎了起来

清一色的白花,简朴而隆重,祭奠了一个璀璨的终点——

咸鱼泠凌~


【占tag致歉√】大家好,这里是泠凌の挂人墙,墙墙开张了√「稀稀拉拉的掌声」
今天的墙墙迎来了第一位睿智√
@特蕾西是珍宝哦
小姐作为小学生您现在应该有时间哦哦√
麻烦宁来冒个泡可好♡
【划线,准备。】
———————————————————————————————————————————————————————
「下面是泠の素质广场」
OK你家特特天下第一没事√
骂谁呢?
你才是尿布♡
你才是矮马♡
你才是秃头♡
谁是你家人
亲爱的你没有家人
你是司马baby√
莫得家人OVO
——————————————————————————————————————————————————————
好的下面
@第五人格挂人墙
@第五人格...


【占tag致歉√】大家好,这里是泠凌の挂人墙,墙墙开张了√「稀稀拉拉的掌声」
今天的墙墙迎来了第一位睿智√
@特蕾西是珍宝哦
小姐作为小学生您现在应该有时间哦哦√
麻烦宁来冒个泡可好♡
【划线,准备。】
———————————————————————————————————————————————————————
「下面是泠の素质广场」
OK你家特特天下第一没事√
骂谁呢?
你才是尿布♡
你才是矮马♡
你才是秃头♡
谁是你家人
亲爱的你没有家人
你是司马baby√
莫得家人OVO
——————————————————————————————————————————————————————
好的下面
@第五人格挂人墙
@第五人格挂人墙
墙墙看过来√
各位看过来√
好的,我尽量把这位睿智请出来√
@特蕾西是珍宝哦
@特蕾西是珍宝哦
@特蕾西是珍宝哦 
@特蕾西是珍宝哦 
@特蕾西是珍宝哦 
@特蕾西是珍宝哦
@特蕾西是珍宝哦
  @特蕾西是珍宝哦
@特蕾西是珍宝哦

这还不出来你就是弟弟咯♡

沃鲨塔巴很乖的

最近开学不太常更啊,这次的是园医和杰佣而且是还没勾线的……见谅,最近有点累
明天再发勾过线的(•̀⌄•́)
——
艾玛正在送往医院治疗
——
杰哥处境总之很危险
真的百因必有果

最近开学不太常更啊,这次的是园医和杰佣而且是还没勾线的……见谅,最近有点累
明天再发勾过线的(•̀⌄•́)
——
艾玛正在送往医院治疗
——
杰哥处境总之很危险
真的百因必有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