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艾米莉

4472浏览    403参与
明虫
好久没用中性笔画过画了,那种小...

好久没用中性笔画过画了,那种小心翼翼低容错率的感觉好酸爽┌(^q^ ┐)┐
好喜欢这赛季精华一的蓝皮吼吼,酷酷的医生小姐献上

好久没用中性笔画过画了,那种小心翼翼低容错率的感觉好酸爽┌(^q^ ┐)┐
好喜欢这赛季精华一的蓝皮吼吼,酷酷的医生小姐献上

瞳桐
是可爱的艾米莉儿 私心园医

是可爱的艾米莉儿

私心园医

是可爱的艾米莉儿

私心园医

❈ 浅夏记忆❈

帮我妹画的裘医。。。换了种画风试试。。。。

帮我妹画的裘医。。。换了种画风试试。。。。

核能柚子皮

为什么我老是发不出来【粗口】
p1左手娘塔安燕,艾米莉本田樱有维黯有还有自己想画的留堂老师的梗
【翻到最后有惊喜】

为什么我老是发不出来【粗口】
p1左手娘塔安燕,艾米莉本田樱有维黯有还有自己想画的留堂老师的梗
【翻到最后有惊喜】

wmm
是艾米莉!!!仲夏流萤好好康!...

是艾米莉!!!仲夏流萤好好康!!

是艾米莉!!!仲夏流萤好好康!!

此间无间

半夜的脑洞

1.


    艾米莉复杂的看一眼扶着腰的谢必安,问:“怎么了?”

    谢必安回头瞪了后面的范无救一眼,说:“被狗咬了。”


    艾米莉复杂的看一眼特雷西,问:“怎么了?”

    特雷西十分冷静:“被狗咬了。”说着回头看一眼门背后的信徒,“玛德带狗女巫。”


2.

    艾米莉无奈的看着被杰克抱着的奈布,问:“怎么了?”

     奈布嗤笑一声说:“被猪拱了。”


  ...

1.


    艾米莉复杂的看一眼扶着腰的谢必安,问:“怎么了?”

    谢必安回头瞪了后面的范无救一眼,说:“被狗咬了。”


    艾米莉复杂的看一眼特雷西,问:“怎么了?”

    特雷西十分冷静:“被狗咬了。”说着回头看一眼门背后的信徒,“玛德带狗女巫。”


2.

    艾米莉无奈的看着被杰克抱着的奈布,问:“怎么了?”

     奈布嗤笑一声说:“被猪拱了。”


    艾米莉无奈的看着扶着腰的裘克,问:“怎么了?”

    裘克说:“被猪拱了。”然后冷冷的盯着躲在医生背后的野人,说:“今晚加餐。”


酸不甜梅子精

是小学生爸爸
p1大概是头发又长回来了【I want daddy(John) go bye-bye,too】
p2  Emily觉得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
p3 是小公主!

是小学生爸爸
p1大概是头发又长回来了【I want daddy(John) go bye-bye,too】
p2  Emily觉得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
p3 是小公主!

★★

假如我们可以相遇

全职理线人艾米莉

                  &

猎魔人兼职观心师阿尔弗雷德


1.

艾米丽·琼斯小姐是一位理线人。

是的,这听上去很奇怪,一个美国人为什么会担任一个听上去像是来自极东之国的职务呢?谁知道呢。反正艾米丽自有记忆的时候就开始了她的工作。她那个小小的阁楼里面连着这个世界所有人身上的线——生死线、事业线、爱情线……


而她的工作就是将那些线理理干净,然后等哪条线颜色变成黑色就把它剪断。...

全职理线人艾米莉

                  &

猎魔人兼职观心师阿尔弗雷德


1.

艾米丽·琼斯小姐是一位理线人。

是的,这听上去很奇怪,一个美国人为什么会担任一个听上去像是来自极东之国的职务呢?谁知道呢。反正艾米丽自有记忆的时候就开始了她的工作。她那个小小的阁楼里面连着这个世界所有人身上的线——生死线、事业线、爱情线……


而她的工作就是将那些线理理干净,然后等哪条线颜色变成黑色就把它剪断。这些互相纠缠起来的线上连的是各人的因果,一个人身上的线越混乱。他们的生活就越艰难。相反的,如果一个人身上的线越整齐,就说明这个人一定会走大运。


艾米丽小姐每天的日常就是把那些纠缠起来的线解开。当然啦,作为时间宝贵的理线人,她会优先选择那些努力生活的人的线开始理。生活越是努力的家伙,他们的线就越是好看,理起来也就越是愉快。


她的日子,可以概括为——理线,吃零食,休息,理线这样枯燥而无味的生活。当然,本人自己并不觉得。毕竟这是职责,无可逃避。这样的日子已经持续多久了?艾米丽已经记不清了,只知道小窗前的景色变了又变,阁楼角落的灰积了又积。


对于其他任何一个人而言,永恒的孤独都是凌迟处死,但是艾米丽不在意。毕竟每天看看个人的命运和故事就已经够有趣了,跟连续剧似的。零食的话抽屉里有拿不完的,衣柜里也总是会更新一些新的东西。


当然啦,艾米丽小姐也不是一直会闷在阁楼里的小土豆。偶尔她也会下楼玩玩。看看这个人的线混乱了就提醒两句。久而久之,居然闯出了一个先知的名头,当然本人却不知晓就是了。


2.

阿尔弗雷德·f·琼斯先生是一名观心师。对,观心,不是占星。但是如果你以为他是个心理咨询师一样的人物,那你就大错特错了。他生活的世界没有心理咨询师,但是有飞龙、水怪这样的东西。哦,没错,还有魔法。


他的生活就有意思多了。作为一个猎魔人兼观心师,他的日子被安排的明明白白的。白天接单子赚钱养活自己,晚上就悄悄地潜入各人的梦境。然后把那人的功过在梦里一条一条的列出来,对此进行惩罚或嘉奖。观心,观的是心,是灵魂。既然已经知晓了事情的真相,那就应该对此给一个公平公正的结果——这便是观心师。


说的那么高大上,其实,就是负责审判罪人,嘉奖好人的家伙。至于名字,全是因为给予他这一使命的人是个远东地区的家伙而已。


为这个世界带去正义,惩罚那些没有被上天审判的罪过,祝福那些被遗落了的正直之人。作为代价,就是不得和人有过多的牵扯。因为一旦和人建立起了亲密的关系,审判时免不了徇私枉法。因而每一个观心师都是一个孤独的浪子,云游四方,孑然一身。


不过幸好,阿尔弗雷德不在意这些。他猎魔人的身份早已注定了他不被人接受的命运,理由再多一条对他而言根本无所谓。他只要问心无愧便是。


去酒馆买些酒,然后听听教堂里的圣歌,一边吃着烤龙肉一边欣赏着奔流不息的河川。孤独又怎么样呢?英雄总是孤独的。既然选择了背负这个命运,那就笑容灿烂的接纳它吧。至少阿尔弗雷德是这么想的。


他的身上总是有一股孩子气一般的天真。就算曾经被村民赶出村庄,就算曾经被视为异类甚至想要放火烧死。可……这和他想当英雄保护大家有什么冲突吗?


因为他也曾被“英雄”拯救过,所以作为回报,他来当英雄拯救这个世界。这并非是什么所谓的初生牛犊不怕虎,而是在认清了生活的险恶之后仍然热爱着它,在受尽人间悲苦之后选择成为那个给予温暖的人。如果要说为什么——因为他是阿尔弗雷德吧。


3.

有一天,艾米丽小姐的阁楼里出现了一位“不速之客“——一根黑金相间的线。


这可把我们可怜的好姑娘吓坏了。她当了那么久的理线人,还从来都没有看过这样奇怪的线。她尝试着通过这线读取其主人的故事,读到的却是一片空白。


在吃掉了21包薯片之后,她终于下定决心去寻着这线一探究竟。于是她顺着这线走,走着走着,却发现周围的景色越来越奇怪起来。我的意思是,你们谁见过长着翅膀的青蛙?不灵不灵的小精灵?还有喷着火焰的龙?


反正艾米丽小姐没见过。她也不想见到。


但是上帝和她开了一个玩笑,那条龙正扑腾着翅膀向她冲过来。一向不相信神明的艾米丽小姐生平第一次把什么基督耶稣念叨了个遍。她一边跑一边努力地接受自己现在正在被一条龙追的事实。


在她以为自己即将葬身龙口的时候,一抹银光闪过。那坚硬的龙皮仿佛泥土一般被划破,炙热的血液奔涌而出。愤怒的龙吟响彻云霄,几乎都要震聋了艾米丽的耳朵。恶龙口吐着烈焰,似乎要将一切都焚烧殆尽。那位金发的猎人跳上龙背,把银剑狠狠地插在龙身上。


那红色的龙挥动些翅膀想要飞上天却不想被猎人直接砍断了翼根。它不停的摆动着身子,想要把身上的人甩下去。猎人抓着它的龙角紧紧地攀附在它的身上。一旁缓过来的艾米丽也不闲着,掏出了身上的枪,为猎人援护。


“о, вятър, а от водата!”


随着猎人一声咒语,无数的风汇集而来,撕裂了龙的皮肤。在这样的攻势下,龙终于支撑不住的倒下了。


猎人从它身上跳下来,抹了把脸上的血。对着艾米丽说道:“你还好吗?”


至此,便是两人的初次见面。不知生为何物的少女和不曾体验过友谊的猎魔人,他们之间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相似的职责,不同的命运,这是命中注定还是偶然相遇?


请看下回【其实可能不会有】


★★

美利坚式表达•来点樱桃吗?

#私设杀手艾米莉

#爆破专家阿尔弗来自亲友


在艾米莉第n次拒绝了阿尔要和她一起执行对他来说是s级任务难度的请求以后,阿尔弗雷德哀嚎着:

“我的女英雄为什么你就不能相信我——或者你认为一个从战场上出来的老兵会输给舞会上那些衣着华丽的小姐们吗?”


艾米莉丝毫没有在意他的哀叹,她毫不留情地说道:

“我的好先生,请告诉heroine我,你是不是打算穿着一身迷彩服在光怪陆离的舞会上成为众人的焦点?然后化作一道华丽的流星被丢出舞会流落街头?或者你希望被那群能够要了你命的娇花卖得连裤衩都不剩?”


阿尔弗雷德一僵,似乎连那翘起来的呆毛都要掉下来了。他思考片刻然后义正言辞地反驳道:

“听着,我亲爱的heroine...

#私设杀手艾米莉

#爆破专家阿尔弗来自亲友


在艾米莉第n次拒绝了阿尔要和她一起执行对他来说是s级任务难度的请求以后,阿尔弗雷德哀嚎着:

“我的女英雄为什么你就不能相信我——或者你认为一个从战场上出来的老兵会输给舞会上那些衣着华丽的小姐们吗?”


艾米莉丝毫没有在意他的哀叹,她毫不留情地说道:

“我的好先生,请告诉heroine我,你是不是打算穿着一身迷彩服在光怪陆离的舞会上成为众人的焦点?然后化作一道华丽的流星被丢出舞会流落街头?或者你希望被那群能够要了你命的娇花卖得连裤衩都不剩?”


阿尔弗雷德一僵,似乎连那翘起来的呆毛都要掉下来了。他思考片刻然后义正言辞地反驳道:

“听着,我亲爱的heroine,你根本不明白战乱地区的姑娘们能够做出来什么样的事,那可比红酒杯难对付多了!我发誓!她们为了活命什么都能做!”


相比起快跳起来指天发誓的阿尔弗雷德,艾米莉显得冷静得多。她一边擦拭她心爱的枪支一边时不时从碗里拿几颗樱桃丢到嘴里,然后把核送进垃圾桶。阿尔弗雷德试图从她手里抢过那把枪好让她乖乖听自己说话,然而却只有一声清脆的“啪”【打手心的声音】


“hey!这不公平!hero我什么都没做!”

阿尔弗雷德委屈地揉了揉他的手心,好像受到了严重的枪击。但实际上艾米莉没打多重,甚至可以说只是温柔地拍了一下。


这样看上去倒像是艾米丽比较年长一些,哦……虽然说事实上阿尔弗雷德甚少意识到他的拍档是个19岁的小姑娘。毕竟除了艾米莉以外,还有哪个小姑娘能够轻松地游走在各大重要机构去暗杀各种各样的社会残渣呢?要知道他们总是惜命的。比起那群拿起枪就会颤抖的软蛋和满脑子明星化妆品的姑娘,艾米莉简直好的不能再好了。


阿尔弗雷德胡思乱想着。


除了她从不让自己陪着她去参加大部分的s级任务。但至少阿尔弗雷德敢打包票,艾米莉的能力绝对可以比得上任何一个成年的士兵。尽管她从不愿对他和盘托出自己全部的实力。


对阿尔弗此刻复杂的心理活动一无所知的艾米莉把枪递给他,漫不经心地回答:

“哦当然,我当然相信你,真的。但是你根本就不明白她们到底是什么样的,亲爱的你简直就像是被保护在温室里的花朵。”


接着,阿尔弗就极其不满地叫嚣道:

“hero我可不认为她们会比那些难民们难对付多少……你不明白,她们简直——”


他站起来,很夸张地用手在空中比比划划,像是在讲述什么惊心动魄的神话故事。艾米莉笑着附和着,极不走心的那种美利坚特有敷衍。


终于,连艾米莉也开始不耐烦了,她说:

“来点樱桃吗?伙计。”


阿尔弗雷德刚好有些口渴了,于是他应道

“Okay,不等等我……”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艾米莉咬着樱桃凑了上去,而他瞪大了眼睛下意识地后退,然后坐在了沙发上。艾米莉把手撑在他身后的沙发背上,她把握的非常巧妙,让阿尔弗不至于真的被抱住却又若有若无地感受到她柔软的身体和火热的玫瑰香。


“哦老天!!好近!!这太近了,哦,我的上帝,什么不管什么也好,耶稣之类的天呐!我的heroine什么时候喜欢上这样的恶作剧了,哦没有,不是,也许我有点开心但不这不是重点,天呐,这?!!”


阿尔弗雷德的脸以一种比肩百米冲刺的速度地染上了红色。我们的小准尉向来洁身自好,无论是美丽高贵的大小姐还是别的什么姑娘,通通入不了他的法眼。


她们一定会把他关在小黑屋里!!!太恐怖了!你永远不会明白她们在想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我可不要被束缚。抱着这样想法的阿尔弗雷德先生,至今没有女朋友【因为这事被耻笑了很多次】


这还是他第一次和女性像这样的感觉靠得那么近。这对他来说很奇妙,是的,非常奇妙。阿尔弗雷德的怀里就像是抱了一只小兔子,软软的,很可爱……哦当然,没有小兔子像艾米莉这样强大。


阿尔弗雷德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不要碰到他的女英雄。他一点一点地挪动想要远离她。

而艾米莉却不愿意,她靠得更加紧密了一些,扬了扬下巴示意阿尔弗接住她咬着的那颗樱桃。像是被壬塞的歌声迷住了那样阿尔弗张开嘴咬住了它。那一个小小的鲜红的樱桃,似乎也变得炙热了起来,像是火焰。一滴汗珠从阿尔弗雷德的额头上滑落,他的心此刻几乎要跳得和他设计的炸弹里奔腾的电流一样快了。隔着那小小的樱桃,艾米莉轻柔的呼吸拂过他的耳尖。


他们很近,近到他可以看清她樱花一样的嘴唇。这让他想起当年去日本训练时,看到的樱花。粉红的樱花漫山遍野,随着风的到来而毫不犹豫地飘落,美不胜收的场景。


楼下传来留声机播放的音乐,那浪漫的音乐几乎就要让阿尔弗雷德溺毙在其中。


艾米莉没有放开的意思,她轻轻咬下那颗樱桃的果肉,包括核的2/3。她小巧的舌头舔舐着樱桃的果汁,有意无意地擦过他的唇瓣给阿尔弗雷德的温度加把火。那艳丽的汁水就顺着她白皙皮肤滑落——她湛蓝色的眸子闪烁着,灿烂得如同星光。


他的心情就像是第一次喝可乐的时候。他小心翼翼地拉开拉罐,嘭的一下,甜美而爽快的可乐喷涌而出,驱散了夏的酷热。这是一种很难言语的感觉,像是在平静的湖水中投入了一颗石子,泛起一阵一阵的涟漪。


“阿尔弗,就像这样。”


艾米莉笑着放开他,俏皮地眨了眨眼,好像阳光照耀的北美大陆上摇曳的玫瑰。


★★

我在七年后等你(1)

#玫瑰花开在阳光照耀的海边花园。


#私设哨向金三角


#亲情 友情向为主


当亚瑟到达花店时,雕刻着花纹的白色木门紧闭着,将所有来访者残忍地拒之门外。看着门贴着的“今日本店休假”的字样,亚瑟深吸一口气,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以确保自己不会因被戏弄而一气之下把那张画着笑脸的“休假声明”撕成碎片。


金发的少年在门前思考了好一会那位不负责任的店长先生今天又是被哪个门狠狠地撞击了他本就不聪慧的头脑以至于让他忘记通知自己休假的事。


然而就在他思考之后拿出钥匙打算直接进去时,那扇门忽然间就打开了,于是亚瑟的额头就这样和门来了个热情的拥抱。亚瑟皱着眉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清咳两声用审视的目...

#玫瑰花开在阳光照耀的海边花园。


#私设哨向金三角


#亲情 友情向为主


当亚瑟到达花店时,雕刻着花纹的白色木门紧闭着,将所有来访者残忍地拒之门外。看着门贴着的“今日本店休假”的字样,亚瑟深吸一口气,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以确保自己不会因被戏弄而一气之下把那张画着笑脸的“休假声明”撕成碎片。


金发的少年在门前思考了好一会那位不负责任的店长先生今天又是被哪个门狠狠地撞击了他本就不聪慧的头脑以至于让他忘记通知自己休假的事。


然而就在他思考之后拿出钥匙打算直接进去时,那扇门忽然间就打开了,于是亚瑟的额头就这样和门来了个热情的拥抱。亚瑟皱着眉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清咳两声用审视的目光看着弗朗西斯,静静地用一如既往的高傲姿态等待法国人对于自己失礼行为的解释。那双祖母绿般美丽的眼睛里写满了控诉以及伟大的宽容——当然这是亚瑟自己心里的自己。


这位尚还未成年的英国绅士并没有等到他想要的法国人低声下气的道歉和他原谅弗朗西斯的帅气桥段。取而代之的是弗朗无视了亚瑟的不满伸出手狠狠地揉了一把他的头发,淡然地看了一眼腕表转身走回花店这样不合道理的故事发展。


“喂!波诺弗瓦,你不打算为你的无礼说些什么吗?”

亚瑟一边整理头发一边气恼地瞪了他一眼。

“这太失礼了,法国人……这……”

不等亚瑟说完,弗朗西斯就打断了他。

“5分钟。”

他这么说道。

亚瑟愣了一下。

“如果哥哥我没有记错的话,在10点的时候你就应该出现在花店里对吗?难道今天我们的亚瑟小朋友又一不小心睡过了头吗?好吧,当然,对于一个英国人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毕竟我们法国人一向宽宏大量。现在,进来,粗眉毛先生,别浪费时间了。”

说完弗朗西斯便走进了花店里,一边哼着歌一边还顺手还折了一枝玫瑰。


亚瑟张了张口想要反驳却被弗朗西斯一句

“我给过你钥匙。”堵了个哑口无言。他有些不甘心地反驳道:

“我正打算进去,你这红酒混蛋。英国人一直都视时间如珍宝,我今天也是一如既往地准时到达。再对我进行无理由地审问之前,我希望你解释一下那张令人恼火的纸是什么意思。”


弗朗西斯无所谓地耸耸肩,扬起一个在亚瑟看来欠揍无比的微笑。

“花店休息和你休息是两件事,亚瑟•柯克兰。你的雇主是我,不是吗?顾客是上帝,老板理所当然地得比上帝再高一层——”


说到这里,弗朗西斯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了。亚瑟迷惑地看着他在通往内里的门前停了下来,温柔地说道:

“好了,保持安静,英国人。不要用你嘈杂的声音惊扰了我的小玫瑰。带刺的花儿总是骄傲又美丽,被扎到了可别哭哦?”


亚瑟也压低了声音毫不留情地回击道:

“我必须得纠正你愚蠢的印象,我可不会惊扰到你的花。这种担心是毫无意义的无稽之谈。”


“你会喜欢她的,我保证。”

弗朗西斯难得的没有反驳他,只是轻轻地敲了敲门。等待了好一会之后,他才打开门进去。


在被繁花围绕的屋子中心,女孩坐在椅子上透过窗子遥望着天空。阳光照在她金色的短发上,为她渡上一层淡淡的光晕。她白皙的皮肤透露出一丝病态的美丽。精致得如同瓷娃娃一般的姑娘,她正安静地坐着,仿佛被看不见的锁链所束缚了一般的天使。而那双同大海湛蓝一样的眸子——和他母亲一样温柔的蓝色,让亚瑟忍不住为之失神。


如果妹妹还活着的话,也一定是这样漂亮的样子吧。

亚瑟看着那个女孩,忍不住这样想着。

如果七年之前……母亲没有出车祸的话……

然而不等亚瑟回忆完,他就被弗朗西斯的声音打断了思路。

“喂,虽然哥哥我知道我可爱的妹妹漂亮的不像话,但是你这样直接地看着她,我可是不会同意的。啧啧,要和我们家艾米莉在一起,粗眉毛,你还差得远呢?”


“闭嘴,红……波诺弗瓦。这样可爱的女孩子居然是你的妹妹……当然,我没有没什么恶意。事实上,她比你好不知道多少倍。恕我直言,真是太可惜了。”

亚瑟无视了在一旁散发怨气的弗朗西斯缓步走到艾米莉身边,单膝跪下。执起她的小手,虔诚地亲吻了一下她的手背。

“我是亚瑟•柯克兰,小姐。很高兴认识你。”


艾米莉沉默地看了他一眼,抽回了手。


亚瑟突然愣住了。


他并非是因为艾米莉抽回手的动作而惊讶,而是因为她眼里盛满的麻木,绝望和痛苦。令他仿佛心脏被人用手狠狠地揪了一下,生疼生疼的。


到底是谁对这样小的孩子做出什么事,才能让一个小女孩拥有这样的眼神?他们怎么能?怎么敢?

亚瑟沉浸在这样的思考中,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被弗朗西斯拉出了屋子。


“亚瑟,艾米莉她……之前是孤儿,所以……嗯,希望你不要责怪她。”

弗朗西斯把手搭在他的肩上以示抚慰。

亚瑟沉默了一会,说道:

“我知道,我并没有生她的气。好好保护她,弗朗西斯。不然我一定会把你那令人厌恶的胡须用来焚烧垃圾,我保证。”

弗朗西斯一挑眉不屑地嗤笑一声。

“不必你担忧,如果连妹妹都保护不好,我还真是有辱波诺弗瓦的名号。没有男人会让自己的妹妹受欺负的,孬种例外。”


“但愿如此。”


柠檬又鸽了
我又来沙雕画画了,(。&ogr...

我又来沙雕画画了,(。ò ∀ ó。)
摸了个艾米莉~( ̄▽ ̄~)~

请自动无视左手我是真的不知道咋画了
\(;´□‘)/

果然还需要练练( ̄ε(# ̄)……

我又来沙雕画画了,(。ò ∀ ó。)
摸了个艾米莉~( ̄▽ ̄~)~

请自动无视左手我是真的不知道咋画了
\(;´□‘)/

果然还需要练练( ̄ε(# ̄)……

XBake
裘医车,注意车速 评论见吧(不...

裘医车,注意车速

评论见吧(不想私发了,太累了)

吞了告诉我,我再发。

裘医车,注意车速

评论见吧(不想私发了,太累了)

吞了告诉我,我再发。

克家君
艾米丽酱~ฅฅ*卡哇伊~

艾米丽酱~ฅฅ*卡哇伊~

艾米丽酱~ฅฅ*卡哇伊~

AURORA NORLAN
我糊了个艾米莉……一时兴起我还...

我糊了个艾米莉……
一时兴起
我还是铁打的耀厨

我糊了个艾米莉……
一时兴起
我还是铁打的耀厨

过激词吹函数呀

【杰佣】愿想彼端(6)

  靠在手背上的脑袋突然往下沉了沉,杰克摇了摇头双目放空,他歪头有些茫然的看着自己的左手


  这幅有些娇憨的动作仅仅持续了数秒,杰克便回过神来抬手正了正有些歪斜的高礼帽


  怎么突然想起之前的事了,杰克眨了眨眼,今天等待的时间特别长,昨天参加了一天游戏之后的他难耐困倦小憨了一会


  结束那场游戏之后,庄园主出现了


  “还满意您的猎物吗?亲爱的开膛手先生。”


  杰克收起嘴边的笑意,冷冷瞪视着眼前这位自己从未有过好感的男人


  “你是怎么做到的。”


  “哎呀?...










  靠在手背上的脑袋突然往下沉了沉,杰克摇了摇头双目放空,他歪头有些茫然的看着自己的左手


  这幅有些娇憨的动作仅仅持续了数秒,杰克便回过神来抬手正了正有些歪斜的高礼帽


  怎么突然想起之前的事了,杰克眨了眨眼,今天等待的时间特别长,昨天参加了一天游戏之后的他难耐困倦小憨了一会


  结束那场游戏之后,庄园主出现了


  “还满意您的猎物吗?亲爱的开膛手先生。”


  杰克收起嘴边的笑意,冷冷瞪视着眼前这位自己从未有过好感的男人


  “你是怎么做到的。”


  “哎呀?”那人抬手磨蹭着下巴,“坏掉的布偶,缝起来不就可以了嘛?”


  但是杰克知道,他在说鬼话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那三人,也是最后一次


  “初次见面先生!我叫艾玛,旁边的是艾米莉小姐!”


  女孩子歪了歪戴着草帽的头,抬手向不远处长椅上靠坐着的男子挥了挥


  “克利切先生!快来和这位先生打打招呼呀!”


  “我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原本半靠在长椅上翘着腿的男子坐起了身,侧过脸盯着杰克


  那眼神让杰克很不舒服


  杰克血红的眸中倒映着人偶一般的三人


  真是一场滑稽的提线木偶表演,杰克想


  不过他并不在意那些,他们是猎物,而他是屠夫,仅此而已


  杰克回过神来,在他思考的时候对面的长桌上终于坐齐了四个身影


  不过今天……似乎不太一样


  左边第二个的位子上变成了一个带着绿色兜帽的男子,双颊微微有些圆润,彰显着他年纪不大的事实


  “萨贝达先生是第一次参加比赛呢!”


  坐在他旁边的艾玛开了口,笑眯眯的对着那半大的少年


  被唤作萨贝达的男孩轻轻点了点头,“第一次参加并不熟练,请多包涵。”


  “嘻嘻没事啦!艾米莉和克利切也会照顾你的!”女孩子左右看了看,像是在征求同意


  “如果您需要治疗,请尽管开口。”穿着洁白裙子的女子点了点头


  “别拖后腿,新人。”


  “不过呢……”女孩歪了歪头,“不知道这次的监管者会是谁呢,如果是我们之前看到的那位先生就好了,他看起来很优雅!”


  杰克嗤笑了声,这么希望遇见我……那他可要好好招待才行


  “没关系的。”那个有着蓝眼睛的少年只说了这句话作为安慰便低头开始调节手腕上棕褐色的装置,不再开口


 “臭屁的家伙……”带着棕色贝雷帽的男人低低说了声,别开了头


  哦呀?杰克挑了挑眉


  那双美丽的眼睛,很适合被收藏在观察瓶中


  那么,杰克低笑了声


  来试试吧,看谁——


  才是最后的胜者


—————————————————————


快乐垃圾又短又渣


我还是很喜欢停在杰克(瞎叨叨)的地方


兵哥哥出来了啊啊啊啊啊


写得不好喵写不出那种气质


其实原来的是(“叫我奈布就好,”少年笑了笑,“第一次参加游戏并不熟练,还请前辈们多担待”)


至于为什么要改,后来就知道了(猴年马月_(:з」∠)_)


以及有人看懂三个庄园老友发生了什么吗?我觉得很明显了QwQ


这是后来的伏笔


至于为什么会这样仔细看上一张


最后


我不针对除了律师外的所有角色


但如果你要来我这里乱杠那可以试试


诶不对似乎没人看我


啊对了,如果看懂了会知道为什么艾玛期待杰克


以及


小姑娘你在作死


观察tag变化有惊喜


以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