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艾蕾

65676浏览    777参与
YorktownCV-5

画了艾蕾和伊什塔泳装233

画了艾蕾和伊什塔泳装233

绘白

被人说伊什塔尔像小恩腿上的肉兔😂明明艾蕾更像吧😂😂😂

被人说伊什塔尔像小恩腿上的肉兔😂明明艾蕾更像吧😂😂😂

快羽鸽鸽

【长草集】20190820-角色定位争夺战

我迦的沙雕日常

【北欧异闻带开放前期】清Free本挖石中

【人理安全状态】A组又要开会了
————————————————

  “与阿周那并肩作战吗?虽然觉得十分可靠,但是……”

  队长迦尔纳皱着眉,苦恼地看了一眼本轮的发卡——为什么暴击星全都在阿周那的卡上啊!别闹了好吗?敌人是【枪阶】,你是想逆克制杀敌吗?阿周那哟~

  而阿周那呢?面对宿敌谴责的眼神,他只是高傲地斜了对方一眼,收起甘狄拔,化作毁灭之神的手影,一宝具下去,三个闪亮的【即死】跳了出来。待他潇洒地飘然落地后,还不忘得意地对他的宿敌扬了扬下巴:

  “不要以为只有你能【真英雄逆克制杀敌】!”

  “……所以说,既然你...

我迦的沙雕日常

【北欧异闻带开放前期】清Free本挖石中

【人理安全状态】A组又要开会了
————————————————

  “与阿周那并肩作战吗?虽然觉得十分可靠,但是……”

  队长迦尔纳皱着眉,苦恼地看了一眼本轮的发卡——为什么暴击星全都在阿周那的卡上啊!别闹了好吗?敌人是【枪阶】,你是想逆克制杀敌吗?阿周那哟~

  而阿周那呢?面对宿敌谴责的眼神,他只是高傲地斜了对方一眼,收起甘狄拔,化作毁灭之神的手影,一宝具下去,三个闪亮的【即死】跳了出来。待他潇洒地飘然落地后,还不忘得意地对他的宿敌扬了扬下巴:

  “不要以为只有你能【真英雄逆克制杀敌】!”

  “……所以说,既然你是打算要放宝具的。”迦尔纳无语:“那干嘛要抢我的暴击星?”

  “这正是我的优越之处啊。不服的话,你可以试着抢回去啊。”阿周那不仅得瑟,他还明目张胆地向对方宣战:“我不仅要抢你的暴击星,还要抢你的御主——不!是我的御主。”

  “哦,也就是说,这是你对我发起的挑战吗?”迦尔纳没有如阿周那预想的那样愤怒,反而有种自信的喜悦:“无妨,我欣然接受你的挑战。并且,我将是最终的胜利者!”

  这是什么话?结果都还未见分晓呢?这么自大的提前宣布胜利算什么?你【谦虚】的高尚品格去哪里了啊?迦尔纳!

  “谦虚?”没想到迦尔纳却说:“Master曾经教导过我,【谦虚】是这世上最虚伪又没用的东西!”

  “不是,【谦虚】好歹算种美德吧?”终于,队伍里的卫宫也忍不住加入讨论:“怎么能说是没用的东西呢?”

  “因为,谦虚使人进步……”迦尔纳回答。

  “‘使人进步’还没用吗?”阿周那不解。

  “谦虚使人进步,进步使人骄傲,骄傲使人落后,落后就会挨打,挨打使人谦虚,谦虚使人进步……轮回一圈,结果还是做无用功。”迦尔纳解释道:“所以,不需要违背内心说那种虚伪的话,故作退让。只要做到诉真情、讲实意就好~”

  “………………”卫宫无语,完了,这小伙子信了Master的邪了。

  “………………”阿周那也无语,所以,这就是你对我毫不客气的理由吗?

  是谁说以迦尔纳的性格,在恋爱竞争中,很容易因为不擅表达的自卑和踟蹰,错失向女主表白心意的时机,被对手抢先而落败的呢?

  大·错·特·错!至少在阿周那看来,即使是在恋爱竞争中,迦尔纳仍是他不折不扣的劲敌!

  什么自卑和踟蹰?没有的事!那个男人的脑子里根本没那种优柔寡断,他只会把御主粘得更紧,并且理直气壮、一脸正直地告诉你:

  “你确实是十分可靠的男人,但是,既然我还活着,就没有理由将守护御主的职责交给其他人。”

  而且,不要被他表面上的天然呆所蒙蔽,否则一旦疏忽大意,他迟早欲擒故纵、半推半就地把御主守护到床上去!

  更卑鄙的是,别人家的霸总大哥都是“离开我弟弟,我给你500万”;他倒好,他直接是“离开我弟弟,我给你当老婆”。

  真有你的啊,迦尔纳——除了抢暴击星外,阿周那在其它方面,还真没把握能稳赢他……

  他也试图在对方的性格缺陷上打击过对手,好让他知难而退。因为迦尔纳是真的不适合当一个好男友,他经常把Master气得说不出话来,也不懂浪漫风情。

  但迦尔纳是怎么回应他的呢?他说:“可能以前的我确实对会Master时有照顾不周的情况。不过,我早在一年前就开始学习家政技能了,虽然不及卫宫的【家政EX】,但现在的我,照料Master的生活是绝对没问题的。”

  “说了半天,原来是要把自己打造成‘老妈子’吗?”阿周那松了一口气,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完全不需要紧张了,因为:“可惜Master需要的是一个完美的‘男友’,而‘老妈子’,有卫宫一个就够了。”

  “不是吧?迦尔纳啊,你不会真想跟我抢‘老妈子’的定位吧?”卫宫大厨一点也不紧张,他只是看热闹赶趣而已。无论迦尔纳的家政是跟谁学的,都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当然不会,我的定位即不是‘男友’,也不是‘老妈子’。”然而,迦尔纳只是淡淡地回答:“而是‘老婆’啊。”

  “………………”阿周那无言以对,他的宿敌为什么能这么淡定地承认“老婆”这种身份,对Master的命令也不用执行到这种地步吧?

  “………………”卫宫也无言以对,他从未见过这种把“当老婆”的玩笑话当真的男人,还是说,他对“老婆”这个词有什么误解?

  “‘老婆’不就是‘贤妻’吗?”迦尔纳疑惑道:“‘贤妻’不就是指保护御主,在生活上将御主照料周全,并且提供随行、玩耍、督导、分忧、暖床等服务的从者吗?”

  “打住!别的且不说,暖床是什么鬼?!”阿周那吃惊不已。

  “佩服!你这种思想,到底是跟谁学的啊?”卫宫暗自偷笑。

  “就是玉藻前开办的《贤妻小课堂》,现在已经可以在传课平台上观看视频直播,两位有兴趣的话也可以去听一下的。”迦尔纳甚至开始向他们卖安利。

  哪个男人会去听那种课啊!

  阿周那感到悲伤极了,他阿周那的宿敌就这样被一只狐狸教坏了……不行,他得抢救一下他,否则迦尔纳会带着他风评被害!

  卫宫感到趣味极了,不得不说,迦尔纳这种人外的性格还真是让人耳目一新。但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一道送命题从天而降。

  “但有一个问题,我始终在纠结……”迦尔纳随后向卫宫问道:“‘男友’和‘老婆’到底谁对Master更重要呢?想必人生经验丰富的卫宫先生应该更能理解这个问题吧。”

  “呃…………”

  卫宫左看看他的弓道部队友,右看看他的全自动便携式烘干机外加杀菌箱,在两者灼灼的目光威慑下,左右为难。但最终,他还是决定,家电比队友重要!所以,卫宫麻麻义正言辞地回道:

  “这还用问?当然是‘老妈子’更重要!”

  “不!这个我要反对!”此时,就连忙于和女孩子们打情骂俏的御主也忍不住浮上【队伍频道】插话,以伸张自己的权益:“无论‘男友’、‘老婆’,还是‘老妈子’,我全都要!”

————————————————

  阿周那觉得来日方长,他一定能打动御主的心,让御主这颗花心大萝卜为他浪女回头,弱水三千,只取他一瓢。

  但他的同党梅芙不以为然,她深知某御主的本性:“什么‘只娶你一嫖’?她要嫖也是嫖拐,怎么可能嫖你?”

  而且啊,“男友”哪有“老婆”来得亲密?人家都要暖床了,你没听见吗?

  “是‘瓢’不是‘嫖’!”阿周那无语:“量词和动词分清楚。你就不能加深一下自己的文化修养吗?”

  没用的男人!算了,只有自己操劳点了。要想得胜,得使点小计谋才行。于是,梅芙决定借刀杀人。她跑去告诉冥界女神艾蕾酱——“有个25尬充的哥哥想跟你抢‘老婆’的定位。”

  艾蕾酱一听,当即怒了,正想找人算账,但突然转念一想,不对啊,她的定位不是“老婆”,而是“女友”啊?所以,这不关她的事嘛。

  “可是,你想想啊,‘女友’哪有‘老婆’来得名正言顺?说得不好听一点,那就是小三啊。”梅芙见状,更进一步地言毒。

  “唔……但…但是,俗话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你没看到那个穿婚纱的尼禄皇帝吗?她顶多也只把自己定位成离结婚一步之遥的‘婚礼上的新娘’而已啊。”艾蕾紧张地绞着披风,犹豫不决。

  “但你不是冥界女主人吗?”梅芙又劝说道:“进坟墓对你来说,不就跟回娘家一样吗?”

  “…………对嚯。”艾蕾恍然大悟:“没错,这样就可以让Master倒插门到冥界了!嘿~我这就去找那个25尬充的哥哥抢回‘老婆’的定位!”

  看着筋力A的艾蕾酱意气风发,绝尘而去的背影,梅芙给自己点了32个赞——迦尔纳,莫怪我卑鄙~这一切都是为了女王的胜利啊!

  艾蕾酱找了一圈25尬充的从者,终于在修炼场找到了正在练箭的阿周那,于是,她威风霸气的上前问道:“你,是不是就是那个25尬充的……呃……你好像是个弟弟。”

  “我不是弟弟!”阿周那也莫名其妙,这个冥界女神长得一脸知书达礼,怎么一开口,就骂人弟弟呢?

  “不对,我记得你,你就是弟弟。”艾蕾酱确认自己没有认错,她眼睛又没问题。毕竟就算是色弱和色盲,黑白也还是分得清楚的。

  “25自充没招惹你吧?还有,我也不是你说的弟弟,我阿周那是御主最优秀的从者!”阿周那也恼火,骑脸骂人什么的,就算是女性,也不能容忍:“请你放尊重一点,毕竟我可一点也不想对女士无礼。”

  “唔……难道是我记错了吗……你是25自充的哥哥吗?”艾蕾开始犯嘀咕,既然这样,那这个人就是她要找的人没错……那还等什么,开片!

  于是,那天下午,阿周那被声称要夺回“老婆”头衔的艾蕾酱追杀了几匹山,被迫与之一起把模拟训练场的树林核平了数次……

  “打得真精彩呢!~”监控器前的小达芬奇边吃瓜子边喝可乐。

  “是啊,第一次看到迦尔纳先生以外的枪兵跟阿周那先生切磋呢~”玛修也为阿周那桑的交际圈的扩大感到欣慰。

————————————————

以后这中游玩志性质的沙雕文将归档到合集《长草集》里,方便总汇观看。

鼋龍
艾蕾稿子,摸了非授权禁止转载其...

艾蕾稿子,摸了
非授权禁止转载其他网站

艾蕾稿子,摸了
非授权禁止转载其他网站

在咸咸的鱼生中跌倒了
好像是之前画完的 一直忘记拍照...

好像是之前画完的 一直忘记拍照
不会后期所以依然原相机了(其实就是懒…)
给艾蕾瞎画的制服 可能ooc

好像是之前画完的 一直忘记拍照
不会后期所以依然原相机了(其实就是懒…)
给艾蕾瞎画的制服 可能ooc

檩清型Roy咕得好欢乐

【艾蕾咕哒】暖色记忆

cp艾蕾咕哒,西幻AU挑战01,梗源于@KYLOS.我是链接点我哦(啾咪),OOC注意。

藤丸立香很怀念在学院的日子,那个时候的她是为数不多会亡灵魔法的学员之一,这种魔法在所有科系中是被人最唾弃的一种,而且她是召唤系的。

有时候待在学院里无聊了就去墓地里和幽灵们说说话,甚至还能见到逝去的历任学院院长,其他科系的人对她可谓是敬而远之的,即使知道是在与幽灵对话,但想想那种对着空气自言自语的行为就更不想接触了。

再加上平时她总是一身丧气的打扮,黑色带着灰尘的圆顶帽子,帽檐上别着朵白色雏菊,花骨朵身后延伸出来一条很长的红色丝带向下垂着。上身是一件披肩小斗篷,在脖子处打了个蝴蝶结固定不让其掉下去,...

cp艾蕾咕哒,西幻AU挑战01,梗源于@KYLOS.我是链接点我哦(啾咪),OOC注意。







藤丸立香很怀念在学院的日子,那个时候的她是为数不多会亡灵魔法的学员之一,这种魔法在所有科系中是被人最唾弃的一种,而且她是召唤系的。

有时候待在学院里无聊了就去墓地里和幽灵们说说话,甚至还能见到逝去的历任学院院长,其他科系的人对她可谓是敬而远之的,即使知道是在与幽灵对话,但想想那种对着空气自言自语的行为就更不想接触了。

再加上平时她总是一身丧气的打扮,黑色带着灰尘的圆顶帽子,帽檐上别着朵白色雏菊,花骨朵身后延伸出来一条很长的红色丝带向下垂着。上身是一件披肩小斗篷,在脖子处打了个蝴蝶结固定不让其掉下去,斗篷里面是白色的衬衫,它被塞进了七分的黑色灯笼裤中,脚上则是一双皮质黑靴。而手中是常年离不开的蛇身小短杖,大概一米左右的样子,蛇口里嵌着颗暖色的宝石。

藤丸立香的帽子曾被舍友无数次吐槽品味太差,但她的小圆帽总比舍友的巨型遮阳帽要好,上面那还有琳琳散散拇指大小的仿钻石,让舍友在人群中非常耀眼。

就算这样,她也很珍惜一起学习的舍友。

亡灵科的人稀少无比,授课老师更是闲散,作为早期在世人认知中邪恶的职业,几乎是到哪里都被躲着,当然现在也是一样。只不过如今身在学院的亡灵法师被条条框框圈住,只能进行简单的召唤和与低等恶魔签约这些低智商的行动。

橘发的女孩是不满的,可也不敢多说什么。

她看到了许多其他科的人,最火热的大概就是火焰魔法科了,派系分类多到令人头疼,但她印象最深的是那位少女,身处在一个很有意思的系,叫做热,身体机能都与超高温度挂钩,控制不好可能会让周围烘热从而燃烧。

那个人笨笨的,每天身着拖地的小红帽披风,披风内里是黑色的,胸前有皮带固定,整个身体被包裹在露肩长裙中,双手拿着似乎叫“发热神殿”的手杖,脚上什么都没穿,嘴中也总是嘀咕着好热之类的话。她曾经过对方身边,一米的距离,仿佛能把人的皮肤烫伤,不过对于她这种待在墓地和阴冷地方的人来说,还是很温暖的,刚刚好。

藤丸立香让幽灵去偷偷听了对方的名字,叫埃列什基伽勒,为了方便别人都称呼其艾蕾。似乎很烦恼自身的体温,发热神殿全天不离手,离开了就会爆发大的温度上升。

她记得艾蕾最严重的一次是在学院晚会上,当时亡灵科的八个人聚在一起,占着小角落有说有笑,不去融入晚会中央。艾蕾则与其他三人坐在一起,嚣张的男子、安静的美人与安静美人置气的黑发女孩,她想上去打招呼,但是又不敢,这么多人场合随意走动简直让她双脚发颤,没错,她可以和幽灵畅所欲言,对人就是百般推辞。

晚会只是一个借口,真正的用意是各科一起增进感情,可这对于亡灵科来说只是学分和无聊的产物而已,天知道这一届的院长是如何思考的。

她有时刻看着艾蕾那边,不知听到了什么话,艾蕾脸一下子超红,手中的发热神殿突然冒出一阵光芒,会场的温度升高了,几个水科的人反应迅速放了水,但都被蒸发掉了。

藤丸立香没办法,从窗户口飞奔出去找老师,最后老师来的时候,先是用镇静魔法让艾蕾平缓下来,然后对着女孩耐心又温柔的安抚,把会场的东西都复原之后让学生们回住处。

当时她真的很想冲过去阻止艾蕾,那么大范围又大量的消耗会让对方有一段时间的虚弱,但她做不到,温度太高,在角落里差点被烫伤。

不过她很好奇艾蕾因为什么原因脸红了。

*

“想知道?”她身边的人搂住她的脖子问。

“嗯,想知道。”藤丸立香回答,宠溺的亲吻了艾蕾。

“但我不想告诉你,我、我也有立场和尊严的。”艾蕾耳尖带了点粉红,眼睛有些躲闪,不能告诉立香的。

“告诉我吧?呐?”立香撒着娇,将艾蕾扑倒在藤椅上。

“不!”

*

失败了,艾蕾不说她不能强迫人家,不过她们在认识之后,还有很多有趣的事情可以讲。

一件是关于双方生日的事情,那个时候的艾蕾瞒着她亲自下厨做了很多蛋糕,有很多奇形怪状,唯一一个好看的被饲养的小鹿吃掉了。

当时她进家门,艾蕾盯着已经被舔的异常干净的蛋糕盘掉金豆豆,但因为体温的缘故,眼泪出来存在了几秒就蒸发掉。看到立香进来,艾蕾一下子爆发了,口齿不清的哭诉。

“我想给你做蛋糕的!但、嗝!但是被小鹿吃掉了!”一边哭一边眼泪蒸发,那个场景让立香差点忍不住笑出来。

她赶忙过去搂住对方,哄着人说没事,她们两个可以一起做一个,这样更有意义,而且也很快。最后艾蕾不哭了,吸溜了下不存在的鼻涕,又重新准备了一份材料,和她一起做蛋糕。

艾蕾可以说是个离及格线差一点的厨房杀手,之前没有出事故是运气好,刚才如果立香不阻止,艾蕾就要把厨房炸了,不过幸好惨剧没有酿成。

而在艾蕾生日的时候,她不知道为什么脑抽去伊什塔尔那里讨要宝石,想给艾蕾雕刻一个小物件,最后闹得伊什塔尔神烦,扔了一堆给她,顺带天之公牛的一蹄子,屁股很痛,至今都清楚的记得。

她雕刻了许久,废了十多个宝石,终于有个像样的人形出来,然后就等给艾蕾一个惊喜,可是那天晚上艾蕾很晚才到家,被伊什塔尔抱回来的,有很浓的酒气,据伊什塔尔说是被吉尔伽美什忽悠灌醉的,她气的鼻子歪了,也心疼。

她接过艾蕾,向伊什塔尔道了谢,进屋想给艾蕾洗个澡,但因为醉了的缘故不是很配合,这儿动动那儿摸摸,擦枪走火免不了。

艾蕾的宝石小人也被用来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了,至今这物件还被放在床头,让艾蕾每次看到都忍住想起那个夜晚。

另一件事情就更简单了。

她们两个从学院毕业,立香并没有继续做亡灵法师,而是选择了雕刻,由伊什塔尔加盟,无数的宝石供给来到了她的家中,一遍又一遍,雕刻技术日子增进。而艾蕾则是进了佣兵团,虽然一开始她很担忧,但那是艾蕾,一个有些胆小却异常可靠,许下诺言就绝对会遵守的、藤丸立香的爱人。

*

“你真的不打算告诉我吗?”

“不告诉也可以,那今天就要用到那个了哦?”

“……”

“我知道啦,我知道啦!”

*

为什么艾蕾那天晚会会脸红呢?

因为伊什塔尔说“那个亡灵科的女孩一直在看你”,艾蕾知道的,因为艾蕾也在关注着藤丸立香,那个人会在墓地里和幽灵对话,自己就在那里的,灵魂对于自己来说是可见的,警告看戏的小火团不要说多余的话,艾蕾就那么静静地听着立香的声音。

感觉很开心。

也想和她认识。

对方身上的气质吸引了自己,安静、内敛,有时候在图书馆碰到她,艾蕾都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真正两人认识是藤丸立香先开口的,软软的声音和不到一米五的身高让艾蕾想把她拥入怀中,艾蕾本身很高,快一米七的样子,当时提出能不能抱抱对方,她同意了。

艾蕾小心翼翼的把立香抱起来,她也回抱自己。

啊,好开心,要哭了。

“艾蕾?这么叫可以的吧?眼泪...蒸发掉了哦。”

哎?

“不是!!这是——”艾蕾紧张的解释,啊啊啊自己那糟糕的体质,为什么这么时候?这么关键的第一次对话!

“对我来说你很温暖。”立香说,“真的,像太阳一样照在身上很舒服的感觉。”

啊、——

伊什塔尔,姐姐现在真是太幸福了。

*

“原来艾蕾也一直关注着我啊...”立香松开对方,有些不可置信,那、她让幽灵去打探对方的出现时间,岂不是...完全暴露?!

“是啊,因为你是我的立香,我的葡萄果实。”艾蕾坐起身,抓住她的手说,眼中是满满的认真。

要窒息了。

“所以,今天温暖吗?立香。”

“当然,有你的暖色记忆在哪里都是温暖又耀眼的。”

FIN.





碎碎念一下,昨天不知道为什么抽风开了个小号(你?)所以再次刷了一遍屏真的抱歉(鞠躬

Uuu
是艾蕾/w\ 大概是年前艾蕾池...

是艾蕾/w\

大概是年前艾蕾池子画的了

还愿抽到了艾蕾,她那么可爱


*备注下有参考的

是艾蕾/w\

大概是年前艾蕾池子画的了

还愿抽到了艾蕾,她那么可爱


*备注下有参考的

果糖

输给了滤镜迷之挫败感……(P2滤镜)

输给了滤镜迷之挫败感……(P2滤镜)

菫
[FGO fes 2019]這...

[FGO fes 2019]
這次的艾蕾真的超級可愛!!
忍不住要畫出來了XDDD

[FGO fes 2019]
這次的艾蕾真的超級可愛!!
忍不住要畫出來了XDDD

奥托Otto

fes2019 上海 代购

占tag致歉

8月30的昼场!

小于40r——代购费10r

大于40r——20r

如果多的话可以包邮!

会早一点去

特典搪瓷杯,明信片,文件夹已出

想要什么请来私我!走xy


fes2019 上海 代购

占tag致歉

8月30的昼场!

小于40r——代购费10r

大于40r——20r

如果多的话可以包邮!

会早一点去

特典搪瓷杯,明信片,文件夹已出

想要什么请来私我!走xy


吉尔咕哒子
画渣瞎摸等七章开播是真的痛苦

画渣瞎摸
等七章开播是真的痛苦

画渣瞎摸
等七章开播是真的痛苦

行かないで
エレシュキガル————————...

エレシュキガル
——————————————————————
产粮地:PIXIV    作者:Salmon88
链接   已授权✔

エレシュキガル
——————————————————————
产粮地:PIXIV    作者:Salmon88
链接   已授权✔

Kaki_Rin

远坂凛中心《FOR RIN 3 》

参本的相关图解禁啦

微博那边月底揪一个送 (。・ω・。)ノ♡ :传送门
有需要的戳:通贩点此


远坂凛中心《FOR RIN 3 》

参本的相关图解禁啦

微博那边月底揪一个送 (。・ω・。)ノ♡ :传送门
有需要的戳:通贩点此


诺子_究极艾蕾厨

突然意识到今天是七夕节,随便拍了点东西xxx
七夕节快乐啦😘
(不知道为什么我每次lofter发图都会变得特别糊,可能是因为滤镜吧x)

突然意识到今天是七夕节,随便拍了点东西xxx
七夕节快乐啦😘
(不知道为什么我每次lofter发图都会变得特别糊,可能是因为滤镜吧x)

生榨鸽汁
『广州萤火虫DAY2场照存档』...

『广州萤火虫DAY2场照存档』

摄影:@朝云夕颜

『广州萤火虫DAY2场照存档』

摄影:@朝云夕颜

鵺
是艾蕾,不想细化了将就看吧,我...

是艾蕾,不想细化了将就看吧,我到底是怎么把文件搞得这么大的啊/躺平

是艾蕾,不想细化了将就看吧,我到底是怎么把文件搞得这么大的啊/躺平

鑰匙君
是FGO4周年的礼装艾蕾!

是FGO4周年的礼装艾蕾!


是FGO4周年的礼装艾蕾!


亡月王子
盛开的冥界之花,致星空下最美的...

盛开的冥界之花,致星空下最美的你——

盛开的冥界之花,致星空下最美的你——

EUReKA

[FGO情人节‖咕哒子×艾蕾]我眼前的Candy

   

   隔着一条街道,藤丸立香透过阳光,看见她所期盼着的身影正站在街边。埃列什基伽勒的连衣裙在阳光下是近乎泛出光晕的殷红,在腰间点缀了一圈繁复的金色花纹。这个女孩挎着拎包,踮着脚尖,在微醺的午后空气中向着马路对面四处张望着。

    等到她们的目光轻轻地碰撞上的时候,这位冥界女神先是一怔,随后涨红了脸,飞快地别过了头去。藤丸立香心中一动,借着信号灯跳转的时机,向着街角站立着的女孩走去。她们早早在前几天的聊天中约定好了今天的行程:为了将近的情人节而到艾蕾的家里做巧克力。

  
 ...

   

   隔着一条街道,藤丸立香透过阳光,看见她所期盼着的身影正站在街边。埃列什基伽勒的连衣裙在阳光下是近乎泛出光晕的殷红,在腰间点缀了一圈繁复的金色花纹。这个女孩挎着拎包,踮着脚尖,在微醺的午后空气中向着马路对面四处张望着。

    等到她们的目光轻轻地碰撞上的时候,这位冥界女神先是一怔,随后涨红了脸,飞快地别过了头去。藤丸立香心中一动,借着信号灯跳转的时机,向着街角站立着的女孩走去。她们早早在前几天的聊天中约定好了今天的行程:为了将近的情人节而到艾蕾的家里做巧克力。

  
   “啊,你居然准时到了,我还以为你会迟到一会儿呢,看来人类也不是完全都让人觉得不舒服的呢。”

  
   “怎么会呢,如果是和艾蕾约好的话,我迟到岂不是太不应该了。”

   
    她自然而然地挽过这个女孩的手臂,这个亲昵的动作几乎是一瞬间就让艾蕾涨红了大半张脸。等到藤丸立香扭过脸时,她又竭力让自己维持出一副自然的神情来——这种发生在顷刻之间的反差让她身边的女孩笑了起来。

 
   “艾蕾好像还是很害羞的样子呀。”

   
   “是藤丸有的时候靠得太近了,就……就像现在这样。”

  
    在骤然缩短的距离之下,藤丸立香开始嗅到艾蕾发间沐浴露的清香,她手腕上链子的清脆响声,以及在她开口时伴随的一阵若有若无的衣物柔软剂的芳香。一切的感官都放大了数千倍,使得她回忆起她们过往相处的记忆片段。

 
   “艾蕾明天不用出去吗?烤蛋糕的话要好几个小时呢。”

 
   “正好明天是休息日,要我多陪藤丸一会儿也不是不可以嘛。”

 
   “我给艾蕾买了一本甜点书——你前几天在聊天里说想在家里自己做蛋糕或者甜品,我就买来了。”

 
    “没想到你居然记得——啊什么都没有,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先去把围裙换好。”

     她背对着藤丸立香系上围裙的时候动作好像一幅风景画:灵巧的手指将两根细带背到身后,打了个既牢固又不失美观的蝴蝶结,紧接着飞快地整理一下衣摆与被带子绕过的发丝,她左手的手腕上缠着一只发圈。埃列什基伽勒腾出一只手去挽住头发,右手则搭在脖颈上,不时撩起几根落单的发丝,她露在空气中的一小部分肩膀显得纤细而白皙,恍若从未被阳光亲吻过一样。

   藤丸立香站在她身后,竭尽全力驱散自己脑海里一部分越线的想法,手里则不停打发着料理碗里的奶油——要不是埃列什基伽勒出声阻止她,立香怕是要把整只碗里的材料都飞溅到水池里了。

  
   “喂——,藤丸,你又走神了,我们等会还要用到这些材料的!”

   “抱歉抱歉,我刚刚注意力没怎么集中呢。”

    藤丸立香的目光中透出一股柔和的暖意,掺着从厨房的窗口透进的光线显得如此令人想要接近这个仍然年轻的女孩。

    埃列什基伽勒的目光起先落在她沾上了一朵巧克力奶油的围裙上,但紧接着便被她嘴角沾着的糖霜粉逗得轻声笑起来。

    藤丸立香先是不明所以地注视着她面前这个将长发束起的女孩捂着嘴笑个不停,随后便是她向自己伸来的手指,以及她的指节触碰到自己侧脸时候的温度——“你看看你,这么不小心,”与她相伴许久的艾蕾一边轻声说道,一边踮起脚尖,用指节处的皮肤替她轻柔地擦去了那一小片不小心撒上的痕迹。

   “好啦,我帮你弄掉啦,要感谢我哦。”

  
    “……谢谢,要不是艾蕾,我到现在都没注意到呢。”回应她的是一声逐渐微弱的句子,伴随着语调里无法掩饰的,颇有些不太自然的遮掩意味。

    “我看看……藤丸帮我决定一下今天要做什么好了,这本书上面的图片都太精致了,我没办法一下子就选出来。”

  
    埃列什基伽勒的动作轻盈而敏捷,她在厨艺方面的天赋看起来更像是与生俱来的能力。藤丸立香的视线跟随着她搅拌着的混合物来回挪动着,直到埃列什基伽勒捏着装满巧克力酱的裱花袋,全神贯注地画出一个十分复杂的图案的时候,立香才注意到自己手里的这一份材料还没完成,“啊,艾蕾等我一下,我这里还没有弄好呢。”

  
   “欸?还没有好吗?真是的,你刚刚有没有专心呀,藤丸。”

 
    这样说着,埃列什基伽勒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走到立香身旁,自然而然地替她接过了还没有打发好的奶油,见立香仍然目不转睛地凝视着自己的时候,埃列什基伽勒不禁又红了脸,小声说道,“感激我吧,这是为了让你更加集中注意力的奖励哦。”

   “终于做好啦,这还是我第一次跟艾蕾一起做甜点呢,艾蕾想在巧克力上面装饰点什么吗?”

 
   “藤丸来决定吧,如果把这份巧克力送给我的话,我也不是不可以——。”

  
   “啊,这一份是友情还是本命呢,好难决定呢。”

 
    “哼,这有什么好犹豫的,全都做一份就是了。”

  
    “艾蕾做巧克力是要送给谁呢?”

   
    “那当然——是秘密啦,怎么可能会这么简单就告诉藤丸呢,是秘密啦——秘密!”

  
    “欸——那,不会是送给我的吧?”

  
    “才,才不是呢!”埃列什基伽勒涨红了脸的辩解道。

    藤丸立香向埃列什基伽勒靠近时候的时间仿佛停滞住了,这位曾经一度是暴虐残忍的代言词的女神在这个瞬间却摒弃了一切思考。她逐渐感受到立香在她皮肤上洒下的温热呼吸,女孩略带凉意的唇面只在她的嘴角停留了那么两三秒的时间——仅仅只是那么一个刹那,埃列什基伽勒就足以感到自己的体表温度正在朝着一个十分不自然的峰值飙升。

 
    她飞快地捂住了自己被吻过的部分,殷红的眼眸中却捕捉到了立香带着笑意的神色,“捉弄到你啦,”她举起自己手里的搅拌器,如同炫耀一般地晃了晃,立香的短发在她的肩头随着动作轻微晃动着,发梢轻拂着埃列什基伽勒垂下的手臂,她们之间只隔着一个亲吻的距离。

    她们撑着同一把伞,为了不让艾蕾的衣服淋湿,立香特意将伞沿向着她那边挪了挪。另外,为了不让艾蕾看出她的大半边裙子有要被水打湿的风险,藤丸立香还尽量显现出温和的笑意来,在一片阴霾的天空之下,女孩的笑容显得带有微弱的暖意,驱散了艾蕾心中原本有些不太愉快的情绪。

    她轻轻勾住立香的手指上,一枚镶嵌着红宝石的戒指指环在夜色中闪烁出晶莹的光辉来。此时正是晚高峰时间,不时有几辆轿车顺着她们身旁的街道奔驰而过,藤丸立香总是略微侧身,以便替艾蕾遮挡住朝她们飞溅而起的泥浆水。

  
   “这里离我迦就不远了,艾蕾要早点休息哦。”

  
   “既然很近的话,我就勉为其难的回去啦,可不要以为我是喜欢你才出来送你的。”

 
   “是是,艾蕾最好啦。”

 
   “笨蛋,”说着,艾蕾像是嗔怪一般地在藤丸立香额头上点了一下,女孩被忽如其来的凉意吓得一滞,紧接着便听见耳边传来艾蕾的轻声呢喃,她将额头贴近她的脸颊,用微弱得只能被她听见的声音说道,

   “过几天见,立香。”

~~~~~~~~~~~~~~~~~~~~~~~

情人节当天

  

    立香听到门附近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便起身过去查看,当她打开门时,便看到艾蕾正要自己的门缝里塞进什么鼓鼓囊囊的东西,她低下头,看到了一袋系上蝴蝶结细带,巧克力上有着精致装饰的巧克力。而艾蕾悄悄地扭过头去,假装对这一切都毫不知情。

 
   “这是……?”

 
   “我……我花了心思做出来的,你,你可要心怀感激地收下!”

 
   “艾蕾好像之前才说过巧克力不是给我——”

   “啊啊啰嗦!给我感激零涕地收下就是了!”

   “没想到艾蕾也会给亲手我做巧克力呢,谢谢啦。”立香特地再“亲手”两个字上加重了声音

   “哼,要不是送给你,我才不会费这么多力气呢!”

 
    “情人节快乐,艾蕾。”

 
    “……情,情人节快乐,立香。”

   
    “那 那 那个,我是第一次对别人说出这种话……其,其实,我从很久以前就……就一直注视着你的影子,你……你在我的心里,是,是特别的存在,这个巧克力不是友情,是……是本命巧克力,所以……然后……那个……”

 
    “嗯?艾蕾的声音太小了,我不太听得清楚是什么呀,可以再说得大声一点吗?”立香故意打趣艾蕾。

 
   “你……!冥界女神向你这样吐露自己的心意,你居然 居然——哼╭(╯^╰)╮”艾蕾别过脸去。正好让立香看到已经她红透的耳朵。

  
    立香看到艾蕾有了小情绪连忙哄道:

   “好啦好啦,艾蕾的话我早就听见了,只是没想到女神大人真的会把巧克力送给我呢,有点吃惊呀。而且,我也早就对艾蕾有这份情感了

 
   “其实啊,我一直一直都喜欢艾蕾。是对爱人的那种喜欢哦。永远永远。”

﹉﹉﹉﹉﹉﹉﹉﹉﹉﹉﹉﹉
仔细看的话会发现
立香一直没有称呼[埃列什基伽勒]而是昵称[艾蕾]。
而在两人亲吻过后旁白的[埃列什基伽勒]也变为了[艾蕾]。ヽ(゚∀゚)ノ
在最后表白的时候艾蕾终于称呼咕哒子为[立香]而不再是[藤丸]。(๑´ㅂ`๑)

看看这篇文的反响如何我打算把我cos情人节艾蕾的照片放出来。但是馆子里的死亡打光 简直是十层磨皮+滤镜使人当场去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