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艾黯

1776浏览    11参与
阢安

【all黯】《一觉醒来变成Omega该怎么办?》 (二)

*ooc预警,ABO设定,黯爷本来是A生病之后变成了O

*cp:all黯,不拆不逆,注意避雷,没有大纲,怎么爽怎么来 

*前排带我脑公 @楠企鹅 我喜欢你,明目张胆,深情款款的那种

*有的tag不知道是什么所以打的组合名称,如果有小可爱知道还请告诉我



翻遍了王黯的聊天记录,王耀愣是没有找到一个靠谱的人,看起来比较靠谱的小菊的哥哥本田葵今天居然好巧不巧的不在线。


果然,还是打120吧,王耀拿起手机就要拨120,一只冰冷的手突然摁住了他的胳膊,是王黯。 


“哥你醒了。”王耀看着看起来不怎么舒服的王黯有些担心。 ...

*ooc预警,ABO设定,黯爷本来是A生病之后变成了O

*cp:all黯,不拆不逆,注意避雷,没有大纲,怎么爽怎么来 

*前排带我脑公 @楠企鹅 我喜欢你,明目张胆,深情款款的那种

*有的tag不知道是什么所以打的组合名称,如果有小可爱知道还请告诉我




翻遍了王黯的聊天记录,王耀愣是没有找到一个靠谱的人,看起来比较靠谱的小菊的哥哥本田葵今天居然好巧不巧的不在线。



果然,还是打120吧,王耀拿起手机就要拨120,一只冰冷的手突然摁住了他的胳膊,是王黯。 



“哥你醒了。”王耀看着看起来不怎么舒服的王黯有些担心。 



“没事……”由于太久没有说话的缘故,王黯的声音有些沙哑,以至于王耀差点听不清他在讲什么。“发烧而已,多喝热水就好了。” 



看着王耀愣了半天,王黯重复了一遍,“我没事。” 



“哥你怎么能没有事呢?”王耀将手抽出,反手摁在了王黯的胳膊上,“你都快烧傻了你知道吗?” 



看着像老婆子一样的王耀,王黯有点无奈,但是还挺可爱的。这般紧张的王耀王黯还是第一次见,慌慌张张的像一只小兔子。 



自家弟弟原来这么担心自己,王黯不禁想起了自己一个人度过的那段时候。冷风呜咽着拍着窗户,外面雷声轰隆隆的响,噪音不亚于引爆炸弹时的爆破声。 他自己锁在被子里,明明冷的要命,他却不敢起床去拿一个暖宝宝。



王黯是害怕打雷的,从小就怕,只不过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想知道。



但是他现在重新回到了家,每天早上可以抱着自己的弟弟睡觉,尽管弟弟不怎么情愿。



王黯原本以为王耀会因此与他生疏了,没有想到王耀还是这么关心他。 



他突然觉得鼻子有点酸,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先是被自己鼻子的温度吓了一跳,王黯没有想到自己发烧已经严重到了这种地步。 



王黯有点后悔拒绝自家弟弟去医院了,他轻咳了一声:“咳……家里也没有太多药了,我们还是去医院吧。” 



市中心医院里王黯家不远,打出租车15分钟就到了,挂好了号排好了队,王黯还是感觉有些晕乎乎的,不知道是不是发烧的原因。屋子里坐着一个拥有满头秀发的医生,王耀拉着王黯确认了一遍门牌才带他进去。 



“你干嘛?”被王耀一推一拉,王黯有点想吐的感觉。 



“我觉的这个医生不怎么靠谱。”王耀贴着王黯的耳朵小声说。“你看他头发还在。” 



王黯白人问号???? 



“嗯……你这个发烧啊。”对面椅子上的医生声色突然严肃了起来,“这个病啊,要是再来迟一点。” 



“再来迟一点会怎样?”王耀响起了之前看过的各种电视剧,男主女主或他妈她妈一到医院检查,医生的台词永远是这一句,他有点担心王黯烧的是不是很严重。 



“这位小兄弟你不要着急。”医生写好了单子,递给王黯,“再来迟一点,这个病他就自己好了。” 



“……”



王黯接过单子,向医生道了谢,拉起一脸懵的王耀走了出去。 



医生是这么说的没错,但王黯还是感觉脑子晕乎乎的。一股甜甜的气味在空气中突然炸开。王黯突然明白了过来,这种甜甜的味道是Omega发/情时散发出来的信息素的味道。 



他担心的看向王耀:“耀?” 



“嗯?”王耀鼓捣着手里的草书,疑惑的回头。 



“你发/情了?”说完这句话王黯就想给自己一巴掌,这么直白的问人家是否发情的人可能只有王黯一个了吧。 



“啊?”王耀愣了一下,后知后觉的嗅了嗅自己的胳膊,是有股甜甜的味道,但这不是他信息素的味道。 



虽然他的信息素是甜甜的的奶油的味道,但这的确不是他的,这种味道虽然被甜味掩盖了原本的味道,王耀还是可以闻到一股淡淡的草药味。 



第一次发/情的Omega的信息素都会是甜甜的,王耀觉得可能是别人的信息素沾染到自己身上了吧,所以他没有太在意。 



“不是我,可能是别人的……”王耀回头便看到了满脸通红的王黯。 



黑色的衬衫领口解开了两粒扣子,露出了玉石白的皮肤,凸起来的锁骨有些若隐若现的红痕,像是被人咬过一样。王黯如葱白的手指拉扯着他的领口,看起来像是很热。 



“哥你怎么了?”王耀心里其实有数,王黯这个样子多半是发/情了,不过他从来没有见过王黯这个样子,平常发/情的王黯也不会像现在一样撕扯自己的衣服,这样看来王黯更像是一个Omega。 



王耀再次迅速否认了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哥哥可是一个强大的Alpha,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变成Omega的,而且他也从来没有听说过有Alpha突然变成Omega的。王黯可能是被刚才甜腻的味道影响了。 



“哥我们还是先回家吧。”王耀上前扶着王黯,害怕自己一不注意王黯便倒在大街上。 



“不用了,我去学校。”王黯推开王耀的手,想抬脚离开这里,却一不小心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 



王耀很担心王黯出什么事,但王黯的眼神告诉他不让他过去。 



王黯的动作很快,他拖着沉重的腿跑了起来,王耀看着他的背影逐渐消失在人海中。他无奈的叹了口气,也转身向反方向走去。 



异色W学院,和W学院是这个城市最受欢迎的学院,W学院的学生大部分都是可可爱爱的学弟,羞涩的学妹,攻气十足的学姐还有骚出天际还特别腹黑的学长。异色W学院的学生大多只有一个特点,不良。 



教室里乱的不成样子,大老远就能听见D班叽叽喳喳的吵闹声。王黯头疼的快要炸了,走到门口烦躁的一脚踹开了门,教室内的声音不约而同的消失了。 



趴在桌子上欣赏风景的黑发少年首先看到了王黯,慢慢的坐直了身子,明明很激动却偏要将自己的心情隐藏起来,继续若无其事的看着窗外。 



一个粉毛小子倒是没有想太多,直接扑过来给了王黯一个爱的抱抱,五彩斑斓的眼睛bulinbulin的对王耀发射小心心,却被王黯毫不犹豫的推开。 



这是个Alpha,应该说D班的人无论多奇怪都是Alpha。 



“黯,你身上有股奇怪的味道。”粉毛叫奥利弗·柯克兰,就是那个在QQ上大胆约(咳炮的hentai,他鼻子倒是很灵敏。



奥利弗突然凑近王黯,使劲嗅了嗅,有一股甜腻的Omega的信息素的味道。“黯,你跟别的Omega做了?” 



“我做你/妈个头。”王黯觉得奥利弗有些莫名其妙,哪有人一上来就问人家是不是跟别人做了的。  



“那你为什么不回复我?你身上还有股Omega信息素的味道。” 



“咱俩都是Alpha,你让我怎么做。”王黯烦躁的推开奥利弗,明明是个Alpha却天天像个小媳妇儿一样缠人。 



等等,Omega信息素?他身上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东西?大概是奥利弗鼻子不好使了,将自己的信息素当做了Omega的信息素。 



“王黯,你他/妈发着情来学校?”一双红褐色的眼睛对上了王黯,强大的迫力让他后退了两步。“如果是你的话,我倒是不介意强一个Alpha。” 



“你给老子爬。”如果不是王黯脑袋晕乎乎的,他当场就想拿艾伦的棒球棒对准艾伦脑门怼上去。 



“小黯不舒服么?”维克多从背后抱着王黯,将王黯死死的勒在自己的怀里,隔开了他和艾伦。他才不想让艾伦靠近王黯,尤其是发/情的王黯,就像艾伦说的,就算他是个Alpha,维克多也不会介意强了他。 



“不舒服就去医院看看吧。”黑发少年看到这么多人围着王黯,终于站了起来,他伸手捏着维克多的胳膊,示意让维克多放开王黯。 



“葵?我还以为你今天不来…… ”王黯扒拉着维克多比他还要结实的胳膊,喘气空余,看到了本田葵。 



维克多冷着脸看着本田葵,然后一脸“雨我无瓜”的继续勒着王黯。 



“跟他客气什么?”一把匕首突然抵在了维克多的下巴,王黯被卢西罩在身下,在匕首的反光中,王黯看到了自己煞白的脸。 



卢西低头啄了啄王黯的额头,然后转过头对本田葵说:“葵,你可不是这种讲道理的人。” 



突然被亲的王黯有些懵,看到本田葵突然拔刀他也有些懵。 



本田不是这种随随便便拔刀的人,至少在王黯面前他不会,但是卢西方才的话让王黯有些疑惑。 



“你可不是这种会讲道理的人”。 



王黯印象中的本田的确是D班最有礼貌的啊。 



今天D班的各位都有一点反常,他突然发/情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平常也没见他们有这么大的反应。王黯一路上也没有发现自己发情了,他一直以为是别的Omega的信息素影响了他,可那个甜甜的味道居然是他自己的信息素。果然还是因为自己信息素出了问题的原因么? 



如果换做平常发情,班内可是没有一个人敢接近他,学校里的O也不会蹭他,因为王黯的信息素是中药味。一口可以苦死人的那种,所以不管什么妖艳贱货都没有办法忍受他信息素的味道。



但如果是这种甜甜的味道,王黯还真不能保证那些疯狂的小兔崽子们会做出什么事。 



“弗朗索瓦把你的烟掐了,别呛着黯。”奥利弗皱着眉头拍了弗朗索瓦后脑勺一巴掌。 



原本乱糟糟的头发被这么一拍,尽数散了下来。弗朗索瓦熄灭了烟,随手捋了一把头发,向王黯走去。 



“哎,你们再不坐好,老师就来了,至于什么惩罚我也不知道。”弗朗索瓦双手插裤兜,站在他们面前,看着扭打成一团的维克多,艾伦,卢西和本田葵,还有被迫夹在中间的王黯。 



被迫夹在中间的王黯。弗朗索瓦眯了眯眼睛。 



他们几乎是一瞬间放开了互相揪着的手,快速的回到自己的座位去。 



虽然D班各位都是日天日地的牛x哄哄的大佬,但他们挺怕老师的,准确来说是怕老师告诉家长。没有一个学生不怕妈妈热情的问候的,如果再加上爸爸,哦豁,完球。 



似乎也是那一瞬间,弗朗索瓦抓起王黯的手,推开窗户,带着王黯跳了下去。 




—TBC—


索瓦和黯爷要私奔了(buni)

智商都在二次元

那两个杀手(3)

【2.冷嘲热讽的各种暗示,最后结果两人上门打了一架】

王黯在一般情况下不去太平洋西岸的“那个国家”。这次他总算来了一次。

他很烦躁。在接到某人电话更是如此——话说这人又是怎么知道他号码的。

“hey我说狐狸,又搞了个大新闻?听说第三名那个垃圾被你搞死了?这是第几个第三名了——以后的排名估计会被你弄得只剩一二四五了。”

“别用‘搞’这个字眼,爷又不是gay。那个蠢货,简直自不量力……呵。”

“serve him right——而且你无权限制我的用语,亲爱的黯。”

黯这个字被该死的美/国基佬拖长了音念着。真他妈恶心。

“哦这么说你已经我的名字了?琼斯先生。”

“看来你也一样么……但...

【2.冷嘲热讽的各种暗示,最后结果两人上门打了一架】

王黯在一般情况下不去太平洋西岸的“那个国家”。这次他总算来了一次。

他很烦躁。在接到某人电话更是如此——话说这人又是怎么知道他号码的。

“hey我说狐狸,又搞了个大新闻?听说第三名那个垃圾被你搞死了?这是第几个第三名了——以后的排名估计会被你弄得只剩一二四五了。”

“别用‘搞’这个字眼,爷又不是gay。那个蠢货,简直自不量力……呵。”

“serve him right——而且你无权限制我的用语,亲爱的黯。”

黯这个字被该死的美/国基佬拖长了音念着。真他妈恶心。

“哦这么说你已经我的名字了?琼斯先生。”

“看来你也一样么……但别叫我名字。”

“好吧没脑子的基佬先生。”

“我说王黯……好吧。总之闭嘴。你不是说你绝不来美/国?这次是来见我?”

王黯停下脚步。他思忖几秒,转过身。

“没错……。是啊快到你这儿了。”

“Well……你知道我讨厌等待。”

艾伦听到门铃声,他有些好奇王黯居然没踹门。他懒洋洋地起身打开门。迎接艾伦的一把锋利的匕首,来自王黯。他们理所当然地打了起来,没浪费一点时间。这倒是让艾伦很满意。

鬼知道他们怎么打倒床上去的。不过单人床对他们来说有些挤了。

艾伦讥讽地——或者说,戏谑——还是得意——他咬了咬王黯的耳垂:“你说过你不是gay?”

王黯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闷哼。

易米【白禾】

【露中】婚后幸福生活

会有ooc吧,因为最近不是想虐就是想甜,想写自己心里最直白的感觉原文有4160来字,开车的我都去掉了,希望不要再被禁了,ky退散


美好的一天都是从早晨开始的,伊万不忍心叫醒还在熟睡的小家伙于是蹑手蹑脚的再关上门把豆奶和包子再热了一遍。】


眼看着再次热乎地东西要凉了时,伊万无奈地进入房间在人身边躺下,低着声音在人耳边“小熊猫起床啦,北极熊要打你屁股喽~”见人还是没有反应,笑了笑用了老办法“小坏蛋就是喜欢这样是不是?”咬着王耀的耳朵,舌尖沿着耳廓慢慢往下舔着含住了悬着那块软肉在口中细细把玩。


“嗯~”


怀里的人总算是有了些动作,于是停下动作轻声说着“小熊猫要吃菜包还是肉包?...

会有ooc吧,因为最近不是想虐就是想甜,想写自己心里最直白的感觉原文有4160来字,开车的我都去掉了,希望不要再被禁了,ky退散


美好的一天都是从早晨开始的,伊万不忍心叫醒还在熟睡的小家伙于是蹑手蹑脚的再关上门把豆奶和包子再热了一遍。】


眼看着再次热乎地东西要凉了时,伊万无奈地进入房间在人身边躺下,低着声音在人耳边“小熊猫起床啦,北极熊要打你屁股喽~”见人还是没有反应,笑了笑用了老办法“小坏蛋就是喜欢这样是不是?”咬着王耀的耳朵,舌尖沿着耳廓慢慢往下舔着含住了悬着那块软肉在口中细细把玩。


“嗯~”


怀里的人总算是有了些动作,于是停下动作轻声说着“小熊猫要吃菜包还是肉包?”


王耀 随意扒拉一下长发露出小脸“我要吃万尼亚阿鲁~”


“可是你昨晚已经吃过我了小耀。”看着人的可爱模样伊万的嘴角止不住扬起。


“昨天没有吃饱”带着一点点小鼻音继续说下去“万尼亚不够我吃了...”


伊万摇摇头:“那小耀想怎么吃才怪啊?”


王耀睁开眼睛一本正经地看着他“你不要动,我用嘴...啊!”


伊万一巴掌拍在人的腰上哭笑不得“老流氓闭嘴吧,不许开黄腔了。”


撇着小嘴王耀尽显着委屈“哪有啊,每次还没说呢就被你打断了阿鲁~小坏熊...”


“好好好...”将被子里的人拉起来忙哄着“我是坏人,坏人还给你做了包子吃不吃啊?”


“吃”说着便被人塞进一件卫衣里“有什么陷的啊? ”


“豆沙...”摸摸床边没有自己想要的东西,伊万只好站起来在一片混乱的衣服里寻找王耀的内裤。


“万尼亚,不用找了反正也是我们两人,我不穿也没事的。”说着王耀掀开被子扑上去一把抱住了伊万。


“那可不行哦,你忘记了吗?今天王黯他们要过来呢。”小心翼翼地提醒着人,在人的眼角又亲了亲。


“唔~我差点忘记了,那个混蛋...万尼亚就那件吧。”指了指角落里的一条黑色小裤子。


“唔~小耀你还真是.”弯下腰帮人穿上。


被激情了些兴致的人不慌不忙推开对方的手在他脸上快速亲了一下,“当然还是不穿好一点啊~”


“噗嗤”给人穿上一条比较宽松的裤子。


王耀只是想了想推开他下楼去享用自己的早晨“蠢熊...”


中午王黯和艾伦如约赶到了两人的小屋,王耀一开门便被艾伦的啤酒塞了满怀“周末愉快啊王!”


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周末愉快,艾伦先生你怎么越来越像你弟弟了,冒冒失失的。 ”


“什么?”听见这样的评论好像是蒙羞一般“谁像那小子了,再说了..我是他哥应该他像我才是吧!”


王耀:....


站在一旁的王黯实在看不下去了,一把拉开艾伦“抱歉耀哥,出来的时候他喝了点,就...”


“没事没事”王耀一副司空见惯的样子,转身去了厨房“伊万喝多了也这样傻。”


“什么?”好像是听见了自己的名字,伊万从厨房了探出半颗脑袋来,却被王耀一掌拍了回去:“没事没事,赶紧把这些切完。”


得到了指令后伊万卖力地完成自己的任务,艾伦和王黯则是鬼鬼祟祟进入洗手间不知道干什么。


等到菜都齐了,两个人才从里面出来,王黯动了动臀部好像有些不舒服“黯?你怎么了?”出于关心王耀赶紧到了人身边。


王黯本来就有点走神,王耀这一动作也是吓着了他,脸上刷一下红了,赶紧摇摇头“没事没事,就是饿的慌耀哥赶紧吃饭吧!”


“好!”见人无碍便放心离开,却没有看见身后的两个人的小动作。


王黯暧昧地靠在艾伦的肩上脸上不比刚才 好像还更加红润了些,艾伦笑着眼中都是他看不透的意味“honey 放过我好不好,这个游戏你赢了我可受不了了。”


“那可不行...”抓着人的一只手放在嘴边。


看着男人眼中的狡黠王黯不禁叹了口气,自己怎么会搭上这么个人,虽然恶趣味也很对自己的胃口...


一直在厨房里忙活的两个人总算是完成了手里的活,四人对坐着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诶...要不要先喝点?”捧着手里的大米饭,王耀求助似看向了伊万。


眼神交流后伊万迅速地去拿来了艾伦送的啤酒“好不容易聚一聚,你俩别管了我们家还有客房呢。”


王黯的脸一下子红了上来,桌子下的手拉拉男人的袖子却被他一把拉住。


“你..你做什么?”王黯惊呼一声身体又忍不住颤抖起来。


“放心放心我没想现在动手呢...”拍拍人的手背作为安抚。


“你们俩个再聊什么呢?”打开了啤酒放在两人面前,王耀一脸疑惑的抓了抓耳朵。


艾伦笑而不语刚抬头真巧与对面的伊万对上眼,相视一笑“喝酒吧。”


这餐饭吃的很安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心思。王耀给他们俩打理好床铺后,回到房间自己先躺下了,刚刚洗完澡的伊万还有些热气,王耀只觉得舒服便抱了上去,双手环住人的胸部十分留恋那里的触感。


此处和谐1500


刚做完的人脑子还有些晕乎乎的,伊万埋下头吻了吻爱人的额头“还不睡觉吗小耀?”


正拿着人的一根手指在嘴边舔着,“隔壁还在做呢声音太大睡不着...”


噗嗤一笑大概是明白了人的意思“抱歉小耀我不应该射这么早的...再来一次吗?”


张大了眼睛看着他,王耀的嘴角露出一丝邪笑,在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先骑在他身上“小白熊想做大种马吗?嗯~”


此处和谐


艾伦拉去气喘吁吁地人打算再来几次却被人挥手拒绝了,“那好吧..下次宝贝再补回来吧。”


被人搂在怀里的王黯早就烂成一摊软泥,小声骂了一句“小狐狸...”


“噗嗤,我的老狐狸...”


抱着自家老婆,两只猛兽同时出现在卫生间前,互不相让都想先给自家宝贝清理。


也不知道后来是谁提议的,谁先把耀/黯**了,谁就可以先进去。


王耀:“小坏熊我做不动了...”


王黯:“滚!”


当然再怎么求饶都是无用功了...


智商都在二次元

拥抱(1)

1844年,艾伦第一次见到王黯。

他对王黯的第一印象不算好:噢上帝他真像一条恶龙,看看他猩红色的双眼。不过艾伦也不是特别在乎王黯的外貌。他只是用一种看待一个战败了的国家的目光看着他。他当然知道面前的这人过去有多么辉煌。但过去就是过去。

当天王黯的脸色也的确不太好,而且还穿了一身黑。对方用阴沉的眼神盯了艾伦全程。艾伦毫不怀疑,王黯想把刚签完的《望厦条约》的毛笔折成几段塞进自己嘴里,再对自己演示一遍他家的满清十大酷刑。

也对,王黯的脸色能好看就怪了。

亚罗号和西林这两档子破事儿被搞出来后他也跟着凑了个热闹,支持那个老疯子和法/国佬发动第二次通商战争然后又签了两个条约。说实话他觉得奥利弗和弗...

1844年,艾伦第一次见到王黯。

他对王黯的第一印象不算好:噢上帝他真像一条恶龙,看看他猩红色的双眼。不过艾伦也不是特别在乎王黯的外貌。他只是用一种看待一个战败了的国家的目光看着他。他当然知道面前的这人过去有多么辉煌。但过去就是过去。

当天王黯的脸色也的确不太好,而且还穿了一身黑。对方用阴沉的眼神盯了艾伦全程。艾伦毫不怀疑,王黯想把刚签完的《望厦条约》的毛笔折成几段塞进自己嘴里,再对自己演示一遍他家的满清十大酷刑。

也对,王黯的脸色能好看就怪了。

亚罗号和西林这两档子破事儿被搞出来后他也跟着凑了个热闹,支持那个老疯子和法/国佬发动第二次通商战争然后又签了两个条约。说实话他觉得奥利弗和弗朗索瓦简直比他还能搞事,不过既然和他没多大关系那他也不嫌事多。

此后艾伦和王黯就没怎么见过面,不过他听说奥利弗把王黯家的圆明园能抢的都抢了不能抢的全烧了。啧啧不愧是昔日的不良海盗,就算转战陆地也毫不手软。

他还听说王黯一便宜弟弟,好像叫本田葵,在他家杀了两万多人。原来是个皮挺好看的野蛮怪兽。四年就签了两个条约?这胃口比他们还大,王黯的肺怕是被气炸了。

被气到的可能还有那个大家伙,阿列克谢•布拉金斯基。他一直对本田葵那小子有点看不惯来着。

智商都在二次元

那两个杀手(2)

【1.只为争夺“最强”的称号,两人的鲜血从此交融】

很多人都知道,狐狸和英雄是死对头。不过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恩怨。所有的深仇大恨都只是为了“最强”这个称号而已。

只要有这么一个原因就够了。

在一个无名小辈不可置信地问他“就因为这个”时,“狐狸”这样回答他。

那时他笑得特别开心:“你不觉得看到那家伙带着恨意和不可置信的表情时,感觉特别爽吗?”

“踩在那死胖子的头上。”

“我可是很期待,那种表情……一定比我收藏的那些脸谱还要精彩得多。”

“而且我说过——”

“不把那家伙从第一的宝座上拉下来,爷绝不罢休。”

【1.只为争夺“最强”的称号,两人的鲜血从此交融】

很多人都知道,狐狸和英雄是死对头。不过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恩怨。所有的深仇大恨都只是为了“最强”这个称号而已。

只要有这么一个原因就够了。

在一个无名小辈不可置信地问他“就因为这个”时,“狐狸”这样回答他。

那时他笑得特别开心:“你不觉得看到那家伙带着恨意和不可置信的表情时,感觉特别爽吗?”

“踩在那死胖子的头上。”

“我可是很期待,那种表情……一定比我收藏的那些脸谱还要精彩得多。”

“而且我说过——”

“不把那家伙从第一的宝座上拉下来,爷绝不罢休。”

智商都在二次元

那两个杀手(1)

非常感谢贴吧的 安北 写的【宿敌三十题】
————————

今天我要跟大家谈谈两个曾经闻名天下的杀手。嗯,是“曾经”。他们现在不出名了,很少有人提到他们的名字。毕竟杀手和艺术家不一样,死了之后会疯狂掉人气嘛。

如果你现在还有兴趣听的话,那么请安静地听我讲吧。虽然我的表达能力很差(歉意的笑)

这两个杀手呢,一个代号狐狸,一个代号英雄。

他们在那个时候无人不知。因为,他们一个是天下第一,一个紧跟其后排名第二。

非常感谢贴吧的 安北 写的【宿敌三十题】
————————

今天我要跟大家谈谈两个曾经闻名天下的杀手。嗯,是“曾经”。他们现在不出名了,很少有人提到他们的名字。毕竟杀手和艺术家不一样,死了之后会疯狂掉人气嘛。

如果你现在还有兴趣听的话,那么请安静地听我讲吧。虽然我的表达能力很差(歉意的笑)

这两个杀手呢,一个代号狐狸,一个代号英雄。

他们在那个时候无人不知。因为,他们一个是天下第一,一个紧跟其后排名第二。

薛定谔的猫

中长篇《一千零一夜》,Chapter One

文笔渣,

ooc属于我

异色,娘塔出没

全世界都爱王家兄弟系列

普设,日常……………………如果你信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就开始吧。

第一夜

            “小耀!hero家到了!”阿尔弗雷德双眼放光地看着自己新教的的“小男友”,看到那双眸子里只有自己,阿尔弗雷德有种无法抗拒的喜欢。喜欢王耀的眼睛,那双眼睛有时会给他一种王耀也是干这一行的错觉。

          ...

文笔渣,

ooc属于我

异色,娘塔出没

全世界都爱王家兄弟系列

普设,日常……………………如果你信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就开始吧。

第一夜

            “小耀!hero家到了!”阿尔弗雷德双眼放光地看着自己新教的的“小男友”,看到那双眸子里只有自己,阿尔弗雷德有种无法抗拒的喜欢。喜欢王耀的眼睛,那双眼睛有时会给他一种王耀也是干这一行的错觉。

            我可能是真想和他交往。这都臆想出来了。小耀这么温柔,不可能是world的人。

           门开了,后面是笑的一脸灿烂的艾米丽。“亲爱的艾丽,hero的那个哥哥呢!hero已经等不急把小耀介绍给你们了!”王耀见了男友的姐姐,似乎有些拘谨,以至于小琼斯找大琼斯时还能听到他那可爱的口癖:阿鲁和自家姐姐“哈哈哈哈哈哈哈”的魔性笑声。

          “你想好了?马修和史蒂夫查下来他可是实实在在的普通人,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艾伦靠在死角,摆出特别雕的姿势问他。“滚。”阿尔弗雷德想了想,“要是耀和我是一个世界的人,才不会喜欢上呢。你有时间早点下楼看看自己未来弟媳是真的。”“好的吧 老子就当给兄弟长长脸”艾伦还是跟在hero下面下了楼。

          

   

     “你好,阿鲁。请问我有什么不对吗,阿鲁?”阿尔弗雷德很生气。没人会喜欢自己哥哥盯着自己的男友几个小时一动不动。

    “请问?”出声了?出声了?不不不,不可能!那个老家伙早就死了……

   “那个?”看着眼前气势忽上忽下的大男孩,王耀依然显得不知所以,至于心里想什么,估计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兄弟?还是……私生子?那个家伙不可能爱上别人的,所以是兄弟?不对,只是个普通人,史蒂夫说这孩子不是王家的,只是姓王,可为什么这么像?只是像吧,是吧……

   “艾伦!”小英雄终于忍无可忍叫了出来,顺势做出防御的动作——他还是很怕暴力狂从身后拔出一根棒球棍的。

   “FUCK!”出乎意料,艾伦像逃离什么妖魔鬼怪似的,跌跌撞撞就奔上了楼。

   “嗯,小耀不要怕,艾伦这孩子只是太激动了。”艾米丽好像没事人一样笑的山花烂漫。但现在山花烂漫也无法让王耀留下了。“阿尔,要不我先回家吧,改天再来。”中国人就算应该惊讶,也不放弃文质彬彬,“嗯,要不hero送小耀回家?”我要做更好的男友,把暴力狂拉下的分刷上去。




王耀最后还是一个人走的,

路上接了个电话,

之后就一直带着耳机。

艾伦撞开了自己的房门,哆哆嗦嗦掏出手机打了五六个电话,然后一直站在窗前,双眼无神看着王耀渐行渐远。

阿尔弗雷德在男友走后就想和自己的哥哥兼老师兼前辈打一架,幸好电话响了。可怜艾伦的门,又被撞了一次“暴力狂,QUEEN,这一届的QUEEN也反了!”

艾伦又将刚刚打出去的号码播了一遍。



“今晚的故事就到这喽,晚安,哥哥。”一个扎马尾的清秀男孩从地下室出来,关上了门。


门里满是最先进的医疗器械,还有一个靠这些活着的,本应死亡的人。


“你来……”“还有我。是他吧,”“他在那,去看看他吧”男孩被两个人堵了,三个人说着毫无逻辑的对话。

这是“王后”背叛组织的第一夜。

Notori

是米耀/艾黯
第一次这么做条漫hhhh
我咕粮八百年了x
挺沙雕的

是米耀/艾黯
第一次这么做条漫hhhh
我咕粮八百年了x
挺沙雕的

易米【白禾】

可乐与茶

第二次试试链接,已经驳回两次了快哭死了

https://shimo.im/docs/hywhDdI0uWI31QbV/ 《可乐与茶【炖肉渣】》 ,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第二次试试链接,已经驳回两次了快哭死了

https://shimo.im/docs/hywhDdI0uWI31QbV/ 《可乐与茶【炖肉渣】》 ,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易米【白禾】

牛郎黯的一天[黯视角]


  临近八月了外面的天气也是越来越热了,撩起帘子的一角看着外面,在烈阳的炙烤下街上已经没有了什么行人。刺眼的阳光使得自己又拉回了帘子,转身直接躺在了沙发上抱着小枕头睡了过去。
   再次醒过来还是被人叫起来的,睁开眼就对上了那人红褐色的眼睛,他笑嘻嘻的和爷说我占了他的位子。看着身下躺着的沙发,苍了天了,酒吧的沙发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啦?!不过....这人倒是和那个叫阿尔弗雷德的服务生有几分相似...
   当然秉着顾客至上的信念,我并没有和他做过多的辩论拍拍屁股便走人了。
    真的是一个很奇怪的人,大晚上的还带着什么墨...


  临近八月了外面的天气也是越来越热了,撩起帘子的一角看着外面,在烈阳的炙烤下街上已经没有了什么行人。刺眼的阳光使得自己又拉回了帘子,转身直接躺在了沙发上抱着小枕头睡了过去。
   再次醒过来还是被人叫起来的,睁开眼就对上了那人红褐色的眼睛,他笑嘻嘻的和爷说我占了他的位子。看着身下躺着的沙发,苍了天了,酒吧的沙发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啦?!不过....这人倒是和那个叫阿尔弗雷德的服务生有几分相似...
   当然秉着顾客至上的信念,我并没有和他做过多的辩论拍拍屁股便走人了。
    真的是一个很奇怪的人,大晚上的还带着什么墨镜啊,坐在别人的身边灌着酒,却仍不住往那个人方向看去,“切,怪人....”
   那个死胖子总算是走了,身上一股子恶心的臭味,在洗手间冲洗了下脸,领口还是留下了几个女人唇印,真希望是防水的不然又糟蹋了老子一件白衬衫。
   甩着湿哒哒的手从里面出来,同事们基本上已经走光了,唉~都有些后悔了自己当初为什么要找份这样的工作,自己根本连牛郎的气质都没有啊.
    外面淅淅沥沥的又开始下起了下雨,没有带伞呢...看着路上连个行人都没有,想打个滴都有些麻烦了。
    突然响起的摩托引擎声引起了自己的注意,远方的闪光灯逐渐逼近慢慢在面前停下,看见了挂在了前面的那副墨镜,我想我应该知道是谁了....
     他说可以送我回家,有些不放心的盯着他看着。他笑了笑说“我叫艾伦·琼斯是个机车手,我可以送你回家因为你也没的选择了吧。”
      看着雨势越来越大的样子这里看着也是没车了,只好他给我一顶头盔,便在雨中奔驰着。
     不知道是过了多久停了下来,他告诉我到了。诶∑我还没告诉你地址呢,这是到....你家了!?
     气愤的摔了他的头盔还是走回去算了,但他却拦住了“既然我把你送到家了,现在就是你还车费的时候了...”看着人越笑阴森的脸不禁打了个寒颤...
     第二天,就见着睁开眼睛又对上了那副眼眸,老子真tm想戳爆他们,真的疼死了...

回 头 是 岸 。
说实话,王黯的吻技算不上很好。甚至是毫无章法可言,只是粗暴的吻——不,不能算是吻。应该叫作啃。艾伦的嘴唇被他咬得生疼,甚至他隐隐尝到了些血腥味

王黯坐在艾伦的腿上,按着他的头,难得主动地与艾伦接吻。

地上是凌乱摆放,丢在一旁的几个行李箱——王黯他刚出差回来。

艾伦觉得自己的嘴巴几乎在发麻,王黯的牙齿咬着他的唇瓣,舌头是带有侵略性的扫荡着他的口腔,好吧。这根本真的没有小说什么"被亲到腿软"这种感受。

但是很快,他那根硬邦邦的玩意儿就顶上了身上王黯软乎乎的屁股蛋儿。当然不是因为那糟糕到透的吻技,而是因为王黯而后,舔了舔嘴唇,带着笑意说的那...
说实话,王黯的吻技算不上很好。甚至是毫无章法可言,只是粗暴的吻——不,不能算是吻。应该叫作啃。艾伦的嘴唇被他咬得生疼,甚至他隐隐尝到了些血腥味


王黯坐在艾伦的腿上,按着他的头,难得主动地与艾伦接吻。


地上是凌乱摆放,丢在一旁的几个行李箱——王黯他刚出差回来。


艾伦觉得自己的嘴巴几乎在发麻,王黯的牙齿咬着他的唇瓣,舌头是带有侵略性的扫荡着他的口腔,好吧。这根本真的没有小说什么"被亲到腿软"这种感受。


但是很快,他那根硬邦邦的玩意儿就顶上了身上王黯软乎乎的屁股蛋儿。当然不是因为那糟糕到透的吻技,而是因为王黯而后,舔了舔嘴唇,带着笑意说的那句"艾伦。我想你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