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芋父子

49浏览    2参与
古临

养老院/第一次糊同人/(疑似啾花组)

🔘ooc警告

🔘内掺杂着各种cp,望大家自行避雷 

🔘(啾花,初恋,芋父子,芋兄弟)

🔘略微有点烂尾

“滴答滴答”时钟依旧响着,窗外依旧是黑暗一片。银发的男子瘫在沙发上,血红色的眼睛微微眯起。他,仍在等待着。等待着,本该发生的。

今天他的上司刚刚宣布,那个名为“普/鲁/士”的国家已经是历史故事了。它,已经正式消失了。那么,作为国家意识体,基尔伯特似乎也没有存在的可能了。他的阿西长大了,作为哥哥,他很放心把这片土地交给他。心里唯一遗憾的,大概就只是不能再陪他喝上一杯啤酒,吃上一盆土豆了。

基尔这四百年来也是有过几个和他一样的...

养老院/第一次糊同人/(疑似啾花组)

🔘ooc警告

🔘内掺杂着各种cp,望大家自行避雷 

🔘(啾花,初恋,芋父子,芋兄弟)

🔘略微有点烂尾

“滴答滴答”时钟依旧响着,窗外依旧是黑暗一片。银发的男子瘫在沙发上,血红色的眼睛微微眯起。他,仍在等待着。等待着,本该发生的。

今天他的上司刚刚宣布,那个名为“普/鲁/士”的国家已经是历史故事了。它,已经正式消失了。那么,作为国家意识体,基尔伯特似乎也没有存在的可能了。他的阿西长大了,作为哥哥,他很放心把这片土地交给他。心里唯一遗憾的,大概就只是不能再陪他喝上一杯啤酒,吃上一盆土豆了。

基尔这四百年来也是有过几个和他一样的意识体朋友的。那个爱弹钢琴会骂“大笨蛋先生”的小少爷,那个明明喜欢打猎和战斗却选择了拿起扫帚的男人婆,那个总喜欢拿蝴蝶结扎起一头金发的胡子……

还有,还有不少嘞。

可是当上司通知他这个消息时,他选择了孤独。他把自己一个人圈在一间小房子,不想看见任何人,只有那只叫做“肥啾”的黄色小鸟落在他的肩上。

“本大爷才本想看到那些人哭呢,一个个的丑死了。”基尔伸手摸了一把小黄鸟。如果没看错,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奇怪,为什么这一切迟迟还不来?

作为国家意识体,他们不会生病,一旦出现了一些奇怪的症状,那十有八九是离死期不远了。这栋房子里就曾经见证了一个意识体的消失。

那个意识体十分的弱小,直到消失时,他看上去都仍然是一个少年。对于他的出现,似乎都没有人在意他,甚至到死基尔都不知道他的名字。又或者,他连名字都没有。但命运的钟摆对任何人都是公平的,偏偏是这样已经在病床上的一个弱者惦记着那个和他一样小小的孩子。

那个孩子后来长大了,最近和他弟弟玩得挺开心的。基尔脑海中又一次闪过阿西的面孔。同样都是金色的头发和蓝色的眼睛,他的脸与那个人的脸放在一起。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会感叹:“这真的太像了!简直从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但是基尔知道,即使再像,那个少年终究也回不来了。基尔觉得如果自己到了天堂还可以见到他的话,一定要告诉他,他的小初恋一直很好,有人陪他哭笑大闹,有人会帮他系鞋带 。

如果人在天堂可以见到自己想见的人,他应该第一个会去见亲父大人一面吧。透过白色的衣服,基尔依稀可以看到自己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疤。这些已经褪不去的伤痕是他曾经战斗时留下来的,也是他无法抛弃的无价的荣光。到了天堂见了亲父大人,他一定要告诉他:这里很好,他相信阿西那个认真劲,是一定会照顾好这片土地上的人民的。他们,都可以放心。

钥匙在门锁中发出清脆的响声,这是一间小库房。只有他会进这间屋子,但他始终不愿意把门锁摘下来,走感觉很不安,仿佛自己的内心会被别人看穿。奇怪,明明自己没做过什么亏心事,为什么会纠结于一把小小的锁呢?当时阿西问他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听到自己回答“本大爷有什么好纠结的,我倒还想问问这区区一把小破锁,锁的了什么?”

还真是自欺欺人啊。锁的了什么?锁的东西还真就不是寻常物件。小库房里没有窗户,一地的粉尘扑面而来。基尔点亮了书桌上的灯,小库房的空间渐渐明亮了起来,可以清楚地看到那贴着四面墙的大书柜,那上面整齐摆放着一柜子清一色的蓝色本子。是,他的日记本呢,存了几百年的日记本哦。

他熟练地打开桌子上的那本,写下了一行字:本大爷最快乐的一天!然后合上之后出了库房,重新把房门锁上。基尔现在一个人就那么无所事事着,没有繁杂的公文起草,没有危险的枪林弹雨。上帝不仅满足了他和阿西团圆的愿望,甚至还给了他无时间限制的假期。可是为什么,自己面对这些怎么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呢?

基尔已经过了好几天糜烂的生活,他翻遍了自己所有的日记本,重新整理了自己的小库房,偶尔兴致上来了还会唱上一曲。可是只有一直待在他身边的肥啾知道,基尔每次吼上那么几嗓子后总会去翻出那把长笛。基尔的长笛吹得非常棒,可是他本人却似乎更喜欢能把人吵死同时能把死人吵诈尸的摇滚乐。和他亲近的人都知道,和这把长笛挂钩的人,都没有什么好事。教会他吹长笛的亲父死在了无忧宫的躺椅上,听他吹过长笛的那个意识体死在了他的家里。

他并不知道此时外面的情况,但是想想也便知道了个大概。阿西这两天应该是忙得灰头土脸的,自己惹的祸,收场估计是件麻烦事。至于剩下的,东边那头吃了他好大一块地的蠢熊百分之八十还在还在和新大陆上那个小子忙着掐架呢。反而倒是自己一向混得很熟的小少爷和那个特别暴力的男人婆有些生疏了。

被基尔用窗帘挡住的窗外,正是一片万里晴空。这在柏林,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好天气。路德快步地经过一个路口,他最近事情非常的多,尽管表面上还是可以绷出一张严肃的面孔,心里却已经开始烦躁了。“路德先生你好,”对面路过的女子向他打了个招呼。声音听上去应该是伊莎,路德同样回了她一句“你好”,随后便打算走开。 可是伊莎似乎没有发现他,的想法,依旧挡在路的中间。她沉默了很久之后才像做出什么艰难的选择一样开了口:“最近大家都没怎么看见你哥呢,那家伙又折腾去哪里了?”“我哥?”最近路德基本上都没怎么休息,至于基尔是从他家上司对外公布那个消息只后,几乎都没有见过他。

“我哥吗?”路德听见自己的吐字有些模糊了,“哥哥”这个词他都不记得自己说了多少次了,可是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对这个词也这么敏感了?是收拾自己的烂摊子时,还是从自己胆大包天捅了这么大一个窟窿出来的时候?路德想不起来了。“他应该在家里面吧?”虽然话是这么说的,但是路德实在不认为自己的哥哥是一个耐得住寂寞的人,不过他什么也没有说。伊莎略一点头,便离开了。

路德和基尔一起住的房子很快就走到了,因为疏于打理,外面小花园的草已经长到人小腿那么长了。尽管外面已经一片狼藉了,进了花园之后伊莎还是被吓到了。油漆剥落的墙壁里露出了缺了角的砖头,一棵大树掉下枝丫落在了屋顶上,不知道多久前砸出来的碎瓦片依旧没有换掉。败者的落魄不言而喻。伊莎敲了敲门,一用力气,那扇门就“吱呀”的自己打开了。门,没有锁。不过不用担心是不是进贼了,因为他们现在多半也是一穷二白的。

“这是什么鬼地方,我敢打赌连鬼都不会愿意住在这里。”伊莎被掉x在地上的花瓶绊了一跤,房子里面的窗户全部被厚厚的窗帘挡住,外面的一丝阳光都不可能透进来,里面也没有开灯。似乎有人故意将这一切封存在不见天日的暗影中,然后任它腐烂、消失。

房子并不大,伊莎绕了两圈便发现里面空无一人。她自然而然就想起来之前基尔家上司公布的那个消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在脑海中回旋。“胡思乱想什么啊,那家伙要是真消失了这个地球肯定会清静很多的。”伊莎强行忘记自己的种种想象,把那厚厚的窗帘拉开。

感谢今天的好天气让伊莎很容易就发现了基尔的那个小仓库。仓库同样也没有锁门,这在仓库里伊莎成功地抓到了一只基尔。或许从第一次相遇就注定了,这俩人在一起就不会有什么正常的问候语。“看来祸害留千年的这话是非常正确的。”伊莎搬了个板凳坐下。“你敢说本大爷我是祸害,那你说说我都祸害什么了?”基尔装作生气的样子瞪大了那对血红色的眼睛,在地下仓库里简直就是一个可以吓死人的鬼魂。“整个地球啊。你自己有多吵自己不知道吗?罗德说他的钢琴都可以被你吵到自燃。”“那本大爷只能说是他家的钢琴实在太脆弱了。”

基尔很快就把头扭了过去,试图不让这个突然闯进自己家的那个男人婆发现自己的狼狈。平时两个人放在一起不出三秒就可以打起来,可是这一次,双方却都没有说话。“说实在的,我觉得这不是你。”“你是在怀疑本大爷被鬼上身了吗?”基尔说完便露出来了一个灿烂的笑脸。“你觉得你瞒得了别人就能瞒住我吗?蠢基尔。”

“首先,我不认为我有瞒着任何人事情。”基尔依旧没个正经样子。“给自己的弟弟当替罪羊,然后一个人往自己家里一躲专心等死,你确定你还不是个蠢蛋?”

“我说男人婆,蠢的人是你吧。我可是阿西他哥哥,难道我应该看他去送死吗?”

“所以你个蠢蛋就自己去送死吗?”“这不是送死,起码我认为,这不是。”“随你的便,嘴硬的家伙。反正我觉得你这么做太欠揍了。”伊莎似乎不再是平时那个淑女的伊莎,几句话的功夫,她就数不清自己已经爆了几次粗口了。反正对面是那个家伙,她也没必要对他装淑女。

“所以,你打算家里蹲到什么时候?是打算到死为止吗?”伊莎的声音在空气中

打着圈,似乎有意挑逗着某人压抑在心里很久的冲动。其实说到底,他还是无法忘记以前的那种生活。很快乐,很自在。现在,他可能再也没办法像以前那样了。

“所以说,明天有空吗?来打猎吗?”伊莎话一出口就意识到自己是有多傻了,基尔现在一个名亡实存的等死状态意识体还能有什么事情要做?

“‘ 抱歉,我并不是很感兴趣’——我记得当年我也发出过相同的邀请,某个人是这么回答我的。”伊莎知道她是在说自己,那时她落脚在罗德家,不得不收敛了一些。不过实际上,伊莎实在不觉得罗德执意给她的那套夸张的裙子和自己有一丝一毫的关联。“不过,这不是本大爷的回答,打猎我肯定得去。本大爷削不了东边的那头北极熊还不能削树林子里的大蠢熊吗?”

伊莎笑了,似乎是被基尔逗笑的:“那好说,是男人明天就和我比比谁的战利品更多啊?”“我说男人婆,本大爷觉得你是不是该清醒点,和我比,咱们走着瞧啊。”

“没错,日子还很久,我们走着瞧。”这句话,伊莎没有说出口。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