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芜湖

14812浏览    15613参与
独孤

霍梅and刘云天。云淡梅开。九。

刘云天在医院住了半个多月,霍梅跟惊讶,刘云天这个工作狂这次竟然这么听医生的话乖乖的在医院住了这么久。不过这些天可是自己累坏了,刘云天这边要照顾,公司那边刘云天不在很多事情都得自己去处理,还得抽出时间来给刘云天做皮蛋瘦肉粥,不过至少刘云天爱喝,霍梅的心有些暖。这些日子和刘云天相处的还不错,虽然他依旧腹黑加毒舌,可是她能感受到他对她来说依赖。

有人说过,当你开始觉得世界其实也还好的时候,你永远也不知道魔鬼正在黑暗出像你露出獠牙,危险随时会来临。

"老板,消息是真的,云天商城的确在筹备上市"

"消息可以放出去了,记住,我要让他上明天的新闻头条。"

"刘总,刘总,刘总,请问您可以解释一下吗?外界传言是不是真的...

刘云天在医院住了半个多月,霍梅跟惊讶,刘云天这个工作狂这次竟然这么听医生的话乖乖的在医院住了这么久。不过这些天可是自己累坏了,刘云天这边要照顾,公司那边刘云天不在很多事情都得自己去处理,还得抽出时间来给刘云天做皮蛋瘦肉粥,不过至少刘云天爱喝,霍梅的心有些暖。这些日子和刘云天相处的还不错,虽然他依旧腹黑加毒舌,可是她能感受到他对她来说依赖。

有人说过,当你开始觉得世界其实也还好的时候,你永远也不知道魔鬼正在黑暗出像你露出獠牙,危险随时会来临。

"老板,消息是真的,云天商城的确在筹备上市"

"消息可以放出去了,记住,我要让他上明天的新闻头条。"

"刘总,刘总,刘总,请问您可以解释一下吗?外界传言是不是真的,你是否真的派霍小姐潜入晓光快递,导致晓光快递破产。""刘总,我们现在严重怀疑您的职业道德。""刘总,晓光快递被您强烈打压至差点破产,最终被收购这件事情是否跟您有关?""刘总,为什么霍小姐再次回到了云天?"……………霍梅和刘云天正准备出院去公司,一下楼便被一群记者堵住了,霍梅有些吓住了,她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突然涌出了这么多的记者,不过良好的职业素养让她瞬间镇定,将刘云天护在了身后,自己挡在记者的前面"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你们在说些什么,请让一下好吗?"霍小姐,那你可以回答一下吗,你是否作为商业间谍潜入晓光快递?""霍小姐,霍小姐……""不好意思,请让一下,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以前,我们不回答任何问题。请让一下,"霍梅护着刘云天前行,可终究力量太小,挡不住蜂拥而至的记者,突然感觉一双大手握住了自己的手腕,霍梅还没来得及反应,人便已经到了刘云天的身后了,或许是刘云天与生俱来的王者气质,记者们竟一下安静了下来。"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等我们调查清楚,我们会开新闻发布会的好吗!"没等记者再次发难,刘云天便带着霍梅出了包围圈,坐到了车里。徒留记者在后面穷追不舍。

"怎么回事?"一上车,刘云天便黑这脸问道。

"刘总,我不知道,我马上打电话问一下。"说着,霍梅便拿出手机给小赵打电话。

"喂,霍梅姐,我正准备和你说呢?不知道怎么回事,早上一起来网上便有一篇文章,说的是晓光快递破产是你和刘总干的,还说什么你和刘云天派出去的商业间谍。总之网上现在一片骂声,你快看看吧。"霍梅在接通电话的时候便开了免提,所以小赵说的话刘云天听的一清二楚,霍梅看着刘云天黑的像包公的聊,弱弱的叫了声"刘总。""去公司再说"刘云天淡淡的开口。霍梅没再说话,只是不安的看着刘云天,刘云天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这件事情是有人设计好的。

"你以为你是谁,你觉得自己很厉害是不是?"

"啊,刘总,您说什么?"霍梅被刘云天这句没来由的话说的摸不着头脑。一脸疑惑的看着刘云天问道。

"那么多记者,你一个女孩子往上冲什么冲,我一个大男人需要你来保护我吗?"

"刘总,我……"

"我什么我,你想说什么?"

"我知道了"

刘云天没再说话,只是用手撑着头,眼睛看向窗外。

公司。

"刘总,霍梅姐。"

"小赵,目前情况怎么样"霍梅一边问着小赵,一边和刘云天一起进办公室。

"很不好,云天商城的形象受损,股价也在下跌。"

刘云天紧紧的盯着电脑,终于是气急,将手握成拳头,狠狠地砸在了桌子上。

霍梅看着刘云天,眉头紧皱。

"小梅姐,现在该怎么办?"

"通知公关部,尽量将负面影响降到最低。"

"好的,我马上去。"

霍梅不在乎网上现在是怎么说自己的,她担心的是,云天商城马上就要上市了,现在出这种事,肯定会对云天商城的上市有影响。他看向刘云天,刘云天好像并不担心。

"这件事情,你怎么看"霍梅的心里一紧,不知道为什么让她想起曾几何时,刘云天在明知道是她在背后对远方快递做小动作时,也是这样问她,你怎么看?

"刘总,这件事会对云天商城造成很不好的影响。"

"是有人故意做的,哼,怎么会这么巧,刚好在云天商城准备上市的时候"霍梅不知道为什么,刘云天刚刚说是有人故意做的的时候为什么看向她。

"出去吧。"

"好,"

…………

刘云天坐在办公桌前,手机响了,刘云天拿过,是刘达。

"文森特,are you ok?"

"还好,你消息挺灵通的。"

"文森特,我记得我和你说过,这个霍小姐,不能留,可你还是把她留在了你身边。"

"这个好像和你没关系吧,我的事,我自己有分寸,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听说你最近投资的一个项目效果不好?"刘云天就是这样,即使身处险境,嘴上依旧是不饶人。

"好,好,我不管你,good luck!"

刘云天挂了电话,将手机一扔,没有霍梅在旁边,他这次倒是规规矩矩的扔但了桌子上。

到底是谁?刘云天愤恨的想。


蓝天白云
一夜秋雨,一地叶。

一夜秋雨,一地叶。

一夜秋雨,一地叶。

独孤

霍梅and刘云天。云淡梅开。八。

刘云天是按照自己每天的生物钟醒来的,他睁开眼,看着头顶的天花板,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让他知道他在医院,昨天他胃病犯了,然后躺在沙发上,然后霍梅进来了,然后霍梅带他去医院,再然后他就不记得了,那霍梅呢?刘云天想起来,却感觉胳膊被什么东西压住了,他扭头望过去,是霍梅,他趴在他的胳膊上睡着了,她睡着了可真安静啊,和上次一样,纯良无公害,不过她竟然去和高畅吃饭还不和他说一声,更重要的事,她,她还抱了他,霍梅,你脑子坏掉了,他虽然成天说爱你,可是背叛你起来可是毫不犹豫啊,一点也不心软啊!你怎么。。。一想到这,刘云天便又感觉胃不舒服了,他这才想起来,昨天他就是被霍梅给气的胃病发作的。

刘云天看着霍梅,想要惩罚...

刘云天是按照自己每天的生物钟醒来的,他睁开眼,看着头顶的天花板,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让他知道他在医院,昨天他胃病犯了,然后躺在沙发上,然后霍梅进来了,然后霍梅带他去医院,再然后他就不记得了,那霍梅呢?刘云天想起来,却感觉胳膊被什么东西压住了,他扭头望过去,是霍梅,他趴在他的胳膊上睡着了,她睡着了可真安静啊,和上次一样,纯良无公害,不过她竟然去和高畅吃饭还不和他说一声,更重要的事,她,她还抱了他,霍梅,你脑子坏掉了,他虽然成天说爱你,可是背叛你起来可是毫不犹豫啊,一点也不心软啊!你怎么。。。一想到这,刘云天便又感觉胃不舒服了,他这才想起来,昨天他就是被霍梅给气的胃病发作的。

刘云天看着霍梅,想要惩罚她一下,于是我们的刘总便准备捏着梅梅的鼻子不让她呼吸,可是手刚碰上霍梅的鼻子,霍梅便醒来了

"刘总,您醒了,感觉怎么样"被刘云天魔鬼般的训练了这么多年,良好的职业素养使得霍梅很快便清醒过来了,而刘云天还在刚才捉弄差点被发现的惊慌中,像极了小孩子偷了糖被大人发现的害怕?

"嗯嗯……没事了"不知道这句话是说给霍梅听到还是说给自己听的,是霍梅吧,昨天他那个样子,应该是把他吓坏了,刘云天有些怜惜的看着因为照顾他一个晚上而没有睡好觉的霍梅。"水,"刘云天看着霍梅说,霍梅刚准备倒水给刘云天,突然想起医生昨天说手术后6个小时不能喝水,便取了一个棉签,沾了沾水,刚准备给刘云天湿润一下嘴唇,刘云天便大叫一声,"你干什么,""刘总,医生说手术后6个小时之内不能喝水,所以……"霍梅一副你以为我想啊,这是医生说的,我们怎么办,有本事你找医生去啊,刘云天撇了撇嘴角,露出两个好看的酒窝。

门被打开了,是医生。

"醒了,感觉怎么样?"

"体温正常,其他的各项指标也都显示良好"旁边的一个护士跟着主治医师说。

"还不错"

"你这是老胃病了,可不能再忽视了,要不然会出大事的,要好好调养,让你老婆多给你做点好吃的,不过这两天就不要吃的太油腻了,吃点清淡可口的,像什么粥之类的。"

"医生,您误会了,我是他秘书。"虽然霍梅说的是事实,可是刘云天就是不开心,秘书,你这么着急解释干嘛,就这么不想和我沾上关系吗?老婆?这个称呼听起来挺舒服。

"秘书?"医生仿佛不相信自己所听到的,昨天她的那个样子哪像是一个秘书。主治医师是一个年过半百的女人,她用精明的眼光看了一眼刘云天和霍梅,神秘莫测的笑了一下。这可就让刘云天和霍梅尴尬了……

医生查完房便离开了,"那个,你去住院部交一下治疗费"临走时护士对着霍梅说了一句,霍梅正觉得尴尬,想要离开,又苦于找不到借口,护士的一句话让她如临大赦,他想快点离开,这个护士简直是天使,霍梅这样想。

回去给刘云天拿换洗衣服的霍梅想起医生说的刘云天现在适合喝粥,便想起小时候自己每次生病不爱吃饭的时候,妈妈都会给她做一碗香喷喷的皮蛋瘦肉粥,后来她来到上海,又接着出国,有时候想那碗皮蛋瘦肉粥想的睡不着觉,为此,她曾经过年回家时还专门和母亲学过皮蛋瘦肉粥的做法,虽然好久没做了,但应该还记得。只是去楼下超市简单的买了一下食材,霍梅便开始给刘云天做皮蛋瘦肉粥了,也不知道那个大少爷吃不吃的惯,算了,不管他了。

当霍梅看着自己花了两个多小时做好的皮蛋瘦肉粥,内心开心到不能自已,可在医院的刘云天刘不这么想了,"霍梅呢?她怎么还不来,只是取个衣服而已,需要这么久吗?她不会又去见那个高畅了吧?"所以当霍梅满心欢喜的提着自己做的皮蛋瘦肉粥来到医院时,对上的是刘云天那张茅坑里的臭石头的脸。

"你去哪了,怎么这么晚,我没告诉你吗?时间就是金钱!你已经浪费了整整两小时零三十四分钟,还是又去见那个某某某了"刘云天盯着天花板气呼呼的说道。

"刘总,这是换洗的衣服,这是粥,你可以选择不喝,但医生说了,你要喝粥养胃,如果您想快点回去工作的话。"霍梅没有理他,在看到刘云天看到自己拿出粥来时一副不喜欢的样子,便提前说了让他不能拒绝的理由,事实证明,刘云天是个工作狂。其实霍梅是想要让刘云天喝他的粥的,毕竟这是她第一次给他熬粥,但更多的是医生说的话,他要喝粥养胃,她想让刘云天的胃快点好起来,她不想再看他那么的难受。

"这粥味道还不错,你在哪买的?"刘云天边喝边点着头对霍梅说。

"我自己做的!"

"你自己做的?"刘云天有些震惊,不过确实将准备放下的粥再次拿起来,并且,一滴不剩的喝完了。

"也就那样"刘云天的嘴就和死鸭子的嘴一样,霍梅看着空的保温桶笑了,暗自在心里嘲讽刘云天。


18-30千雪

光影带来的无限美好🌞

光影带来的无限美好🌞

独孤

霍梅and刘云天。云淡梅开。七。

这个拥抱时间不长,高畅还没反应过来,霍梅便已经将二人的距离拉倒了一个合适的范围。对着高畅微微一笑,霍梅便转身离开,朝着公司的大楼走去。

霍梅其实本来想着直接回家的,但突然想起来还有一份文件没有处理,她今天提前离开了,也没有和刘云天打招呼,虽说是下班时间她可以自由支配,但一想到刘云天,算了,她还是去处理好,免得明天挨骂吧。咦?刘云天的办公室的灯怎么还亮着。霍梅一进来便看见从刘云天办公室里传来的微弱灯光。他不会还没回去吧?

霍梅轻轻的推开了门,"刘总?"

刘云天正坐在老板椅上处理文件,看到霍梅,眼皮都没抬一下"刘总,这么晚了,您怎么还没回去?""这是我的公司,我的办公室,我想回去就回去不想回去就不回去,...

这个拥抱时间不长,高畅还没反应过来,霍梅便已经将二人的距离拉倒了一个合适的范围。对着高畅微微一笑,霍梅便转身离开,朝着公司的大楼走去。

霍梅其实本来想着直接回家的,但突然想起来还有一份文件没有处理,她今天提前离开了,也没有和刘云天打招呼,虽说是下班时间她可以自由支配,但一想到刘云天,算了,她还是去处理好,免得明天挨骂吧。咦?刘云天的办公室的灯怎么还亮着。霍梅一进来便看见从刘云天办公室里传来的微弱灯光。他不会还没回去吧?

霍梅轻轻的推开了门,"刘总?"

刘云天正坐在老板椅上处理文件,看到霍梅,眼皮都没抬一下"刘总,这么晚了,您怎么还没回去?""这是我的公司,我的办公室,我想回去就回去不想回去就不回去,需要向你报告吗?"刘云天压制着心底的怒火。霍梅听出来了刘今天心情不好,她不想自讨没趣,"那您先忙,我先出去了。""怎么,见了一个晚上还没见够啊,现在去,是准备继续投怀送抱吗?还是像上次一样,在亲他一下?"霍梅转过身来震惊的看着刘云天,他不知道刘云天是怎么知道的。见霍梅没有回答的打算,刘云天继续得寸进尺,"你晚上去哪了"霍梅无奈的撇了撇嘴"您不是知道吗?"霍梅,这就是你和上司说话该有的态度吗?你以为这是哪,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你去哪不用和我打招呼吗?"

"刘总,我是下了班之后才出去的,下了班之后的时间好像是我的私人时间吧,我去哪,您好像无权过问。"霍梅也被刘云天的态度气到了。

没想到霍梅会反击,刘云天此时竟被噎的说不出话来,只能瞪着两只眼睛,狠狠地看着霍梅。

该死,胃怎么在这个时候疼,肯定是被霍梅气的,刘云天看着霍梅的眼神又加重了几分力道。

霍梅看出来了刘云天的胃不舒服,肯定是她晚上不在,刘云天又没好好吃饭,胃疼了吧,活该。到底是看不了刘云天这副样子,霍梅拿着他的杯子替他到了杯水,又过去把抽屉里面的胃药拿了出来递到了刘云天的面前。"咖啡"霍梅无奈,只好去沏咖啡。刘云天吃过了药,感觉好受了一点。"出去。"霍梅转身离开。

文件很快就处理好了,霍梅本来想着直接有的,到底还是担心刘云天。霍梅推开门,向着刘云天的办公桌望去,却没看见刘云天,再一扫视,刘云天此时正蜷缩在沙发上,一只手捂着胃,平常胃疼,刘云天忍忍就过去了,今天却躺在了沙发上,看来这次胃很严重,霍梅快速的走了过去。眼底是止不住的担心。

"刘总,您没事吧,是不是胃很疼啊?""走开,不要你管,"霍梅的手刚碰到刘云天便被刘云天反手一甩,霍梅重心不稳,撞到了身后的茶几上,在这寂静的夜里发出清脆的响声。刘云天感到自己出手重了,本来想过去扶她的,但一想到她刚刚抱着高畅,还笑的那么开心,刘云天就气不打一出来。到底是没过去扶霍梅。"我有洁癖,抱了别人,就不要再来碰我。"刘云天依旧是死鸭子嘴硬。霍梅被刘云天这么一甩,撞到了茶几上,疼得她直吸凉气。霍梅真的很想离开,偏偏刘云天又是这样一副死样子,她真的还是做不到在他需要她的时候丢下他不管。

刘云天这次胃是真的很疼,霍梅看到刘云天的嘴唇发白,脸上也因为疼痛而冒出了许多汗珠。"刘总,我们去医院吧!""不去。"刘云天的声音已经发颤。霍梅不管刘云天此时要怎样,她不想再看这么疼下去了,于是她上前,直接拽过刘云天的胳膊,将他的胳膊架在自己的肩上"不管你有多嫌弃我,现在,你必须去医院。"也许是真的很疼,刘云天没有反抗,乖乖的靠在霍梅的肩上向楼下走去。

送刘云天去医院的路上,刘云天已经疼得休克了。整个人躺在后座上,霍梅吓坏了,一路狂飙车。

"医生,医生,……"

……

霍梅呆在手术室门口,不安的一直掐着自己的手,刘云天,你千万不要有事啊……

"医生,他怎么样"

"你别担心,他只是急性胃炎。目前已经没事了,他是不是有胃病。"

"是,他经常胃疼"

"哦,他这种啊,是长期的生活不规律导致的,是不是还经常喝咖啡?"

"对,他经常用咖啡服药"

"这简直是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吗!我跟你讲,他这个胃病要好好调理,你这当老婆的,得多关心关心啊!"

"好的好的"霍梅只顾听医生讲刘云天的病情,没有听到医生误解了他们的关系,等她回过神来想解释时,医生已经走远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