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29646浏览    350参与
变温动物

公测才接触方舟的咸鱼博士,放上我有的免费skin~哈哈~~
看看缺少谁唷~~
等等再放上本Doctor有的源石skin~
最后一p是满潜暴行~~

公测才接触方舟的咸鱼博士,放上我有的免费skin~哈哈~~
看看缺少谁唷~~
等等再放上本Doctor有的源石skin~
最后一p是满潜暴行~~

沙溢三远
来自罗德岛行动预备组A1队长芬...

来自罗德岛行动预备组A1队长芬的自信wink✨
“即使总是招募到我队中洞察力强的干员也不要泄气啊博士!”

“啊,克洛丝已经在这里了吗?”

来自罗德岛行动预备组A1队长芬的自信wink✨
“即使总是招募到我队中洞察力强的干员也不要泄气啊博士!”

“啊,克洛丝已经在这里了吗?”

想吃热干面没有碗

质量参次不齐的摸鱼,感觉稍微算是有点进步吧,穿便服的是玫兰莎

质量参次不齐的摸鱼,感觉稍微算是有点进步吧,穿便服的是玫兰莎

周澪
嗨嗨还是我!我来更新啦! 这次...

嗨嗨还是我!我来更新啦!

这次是明日方舟先锋沙雕印象!

模板是微博@切島芭蕉的

尽量在最近更新完吧,不过模板是之前的,太太没有出新模板,整合完成之后会给新干员出单独的

目前已有狙击近卫术师先锋,请大家多多支持

嗨嗨还是我!我来更新啦!

这次是明日方舟先锋沙雕印象!

模板是微博@切島芭蕉的

尽量在最近更新完吧,不过模板是之前的,太太没有出新模板,整合完成之后会给新干员出单独的

目前已有狙击近卫术师先锋,请大家多多支持

✨bangbangbang✨♪
差点被带离这个美丽世界。。

差点被带离这个美丽世界。。

差点被带离这个美丽世界。。

Dr.泽时

【克→芬←翎】在劫难逃

*cp克洛丝→芬(←)翎羽预警

*有修罗场片段

*极其我流,腹黑克洛丝慎入



克洛丝喜欢芬。这是她自己很清楚的一个问题。


这位急性子的库兰塔像是天生就带有风一般的清新与灵动。她喜欢芬每个清晨仔细梳理的富有光泽的长发,喜欢她来去匆忙的轻快脚步,喜欢她水蓝色的眼睛,——以及即使戴上严肃的黑框眼镜,蹙起眉尖也掩不住的美丽神色。哪怕队长在她训练懈怠时会扳起脸来呵斥她,会因为她屡教不改的迟到对她大发雷霆,她也会笑眯眯地弯弯眼睫,主动上前揽住她的手臂轻言服软,看队长一瞬放松又皱起的眉宇,唇角紧抿着却总攒不足将她彻底推开的魄力。...


*cp克洛丝→芬(←)翎羽预警

*有修罗场片段

*极其我流,腹黑克洛丝慎入



克洛丝喜欢芬。这是她自己很清楚的一个问题。

 

 

这位急性子的库兰塔像是天生就带有风一般的清新与灵动。她喜欢芬每个清晨仔细梳理的富有光泽的长发,喜欢她来去匆忙的轻快脚步,喜欢她水蓝色的眼睛,——以及即使戴上严肃的黑框眼镜,蹙起眉尖也掩不住的美丽神色。哪怕队长在她训练懈怠时会扳起脸来呵斥她,会因为她屡教不改的迟到对她大发雷霆,她也会笑眯眯地弯弯眼睫,主动上前揽住她的手臂轻言服软,看队长一瞬放松又皱起的眉宇,唇角紧抿着却总攒不足将她彻底推开的魄力。

 

 

她喜欢,甚至可以说是迷恋芬表情中的每一丝起伏与矛盾,而她因此而起的潮涌的心绪也从不消散。

 

 

芬有副足够好的身材,这还得多亏了平日的训练,就连杜宾教官本人也这么说过。蔚蓝色的发流自上而下淌过库兰塔笔直的脊梁,随微隆的臀线转而垂落贴服于肌肤,紧绷的腰线收拢腹部结实而悦目的肌肉,再往上恰到好处地舒展开柔软的膨胀,勾勒清晰的锁骨轮廓。而队长己身是毫无自觉的。她会在每天任务结束后脱下外套挂上衣架,剩一条深青色的长裙自己额外安排训练,出一身汗去洗漱然后拣一件薄薄的睡裙穿上便走出来。或许从未有人想过吧——微笑着的卡特斯眯眸静然凝视着库兰塔毫无防备裸露在外的后颈,会突如其来的涌起一种想要在上面留下些什么的冲动。

 

 

她们互相依靠,彼此支撑,像质地不同却又出乎意料紧密缠绕着的两条线,牵引着一起步往未来。而不同的是克洛丝可以熟稔地操纵这条线,游刃有余地在临界点往返与试探,可以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出言逗弄队长,可以从在自己掌控之中的气氛里恰到好处地漾开萌动的心跳,像是一张柔软而细密的网,浸泡着甜蜜的汁水无法挣脱。她喜欢芬有时候因为她而微红起来的脸,那意味着她的罗网又不着痕迹地稍稍收拢了一些——她从不打没有退路的仗,在警备队是,在此亦然。

 

 

本来猎物应该心甘情愿地入网。直至另一个陌生人突然地来到了芬的身边。

 

 

这名来自拉特兰的黎博利实在太过沉默,一开始甚至芬连问几句都得不到一句回答,险些把库兰塔急的当场跟她比划手语。相较于其他人,她的眉眼与锋芒都太过内敛坚硬,气息缓和,只有手上紧攥的长戟时刻焕发着力量与荣光。

 

 

她以同样是先锋的身份成为了与芬在战场上共同进退的战友,她的防御格挡不及训练有素的库兰塔,武器的锋芒却更利更快,反应迅捷。长戟与短枪的配合相辅相成,出乎意料却又不可否认地完美无缺。渐渐的芬会因为考虑到翎羽的存在而适当缩小冲锋范围,而翎羽虽然依旧沉默寡言,却也会有意识地顺合枪芒刺跃的节奏挥斩戟刃,循序渐进地磨合。

 

 

不需一言的微妙默契。

 

 

克洛丝本无须在意这些。可当有一次芬因为偶然为了掩护翎羽而莽撞受了敌军术士的烧伤,芙蓉一边责怪她一边尽量放轻力道为队长治疗时——她看见了在旁边伫立着的翎羽。少言的拉特兰卫兵依旧是保持着可贵的沉默,杵着戟杆在芬身旁静寂地注视,羽翼低垂,眼中像是滚涌着黑色的潮水。

 

 

“你就不该冲那么前的,”芙蓉稍稍加重了力道,痛得一时间毫无防备的库兰塔嘶声抽气,不好意思地挠了挠面颊,“抱歉啦芙蓉,…下次会注意的。”

 

 

“不,队长。应该是我的错,是我没有跟紧你。”翎羽突然开口,仍然是严肃到一板一眼的语气,但目光却相当的认真与诚恳,“作为你的戟,你的羽翼。…我本该为了你的生命而战。”

 

 

最后一句话念得铿锵有力,克洛丝凭借极强的洞察力成功从黎博利合该无波无澜的眼眸里觉察出了难以言说的情绪,柔软得与她一向的死板是那么不符——可是芬竟有那么一霎的愣神,紧接着捎带着些青涩地笑了,拢指将鬓角散乱的发丝撩到耳侧。然后她看到翎羽原本紧抿的唇瓣第一次泛出了些许温和的笑意,芬的眼睛也欢快地闪烁着,里面的光芒温柔而灵动。



好温暖,好温暖。熟悉却又久违。

 

 

“没关系。…”

 

 

后来的话都被倏忽而来的风声打散到听不清了。克洛丝的目光微微一凝,弯起的眼睫下透出星点冰封般的蓝色,她收起紧扣上弦的弩箭,指腹的薄茧轻轻摩挲着绷紧的下颚弧线。翎羽对着芬最后一颔首,收戟入鞘后偏过身去,准备回宿舍暂作歇息。

 

 

回眸一刹,鎏金色的堡垒与冰蓝色的箭矢交相碰撞,迸烧开刺眼的火花。翎羽警惕地紧了紧掌中的长戟,而狙击手冰川般的寒冷眸光却是转瞬即逝,下一秒就恢复了那平日人畜无害的笑容,一凑身便熟练地挽住了芬的手臂,在后者无奈的安抚声中带着些温软笑音与队长嬉笑打闹了。

 

 

——可翎羽记得那个眼神。那不同于守卫者真诚而忠心的宣誓,那是来自狩猎之人警告的讯号,是不甘心猎物挣脱的执念,是甜蜜而危险的束缚,令人甘之如饴的绳索。


雪狸狸狸狸
诈尸辣!近期只想看她们俩开开心...

诈尸辣!
近期只想看她们俩开开心心的

诈尸辣!
近期只想看她们俩开开心心的

C2H5OH

明天

克洛丝×芬

 

“芬,你必须知道,克洛丝的矿石病恶化了,而且情况很糟糕。”

 

安塞尔拿着医疗部的报告,按动圆珠笔让芬和米格鲁签字。

 

“我从来没觉得签字的声音这么吵过。”

 

米格鲁难过地望着熟睡的克洛丝,镇定剂让偷偷努力的克洛丝不得不好好休息。

 

“末药医生说,克洛丝眼睛里的矿石长到脑神经里去了……”

 

芬的语速一反常态地正常。

 

再怎么担心都无济于事,博士给米格鲁安排了基建的工作,而芬得以出来陪一陪克洛丝,那只可怜的小兔子。

 

芬牵起她的手,使用弩箭让指腹...

克洛丝×芬

 

“芬,你必须知道,克洛丝的矿石病恶化了,而且情况很糟糕。”

 

安塞尔拿着医疗部的报告,按动圆珠笔让芬和米格鲁签字。

 

“我从来没觉得签字的声音这么吵过。”

 

米格鲁难过地望着熟睡的克洛丝,镇定剂让偷偷努力的克洛丝不得不好好休息。

 

“末药医生说,克洛丝眼睛里的矿石长到脑神经里去了……”

 

芬的语速一反常态地正常。

 

再怎么担心都无济于事,博士给米格鲁安排了基建的工作,而芬得以出来陪一陪克洛丝,那只可怜的小兔子。

 

芬牵起她的手,使用弩箭让指腹,虎口和指尖都有了不同程度的茧,和芬的轻枪比起来,克洛丝似乎辛苦不少。

 

如果不是这该死的矿石病,芬,克洛丝和米格鲁此刻应该在学校的自习室里偷吃苹果,或者在小饰品店里试戴新的蝴蝶结。

 

克洛丝也只是一个怕麻烦的瞌睡虫而已。

 

似乎是为了安慰自己,芬切了一个苹果来,然后对着克洛丝的病床织围巾。

 

克洛丝早就说芬太急了,应该去学做一些细心的事情。等克洛丝躺在她面前,她才终于能慢慢地织围巾,等她病好。

 

黄昏了,房间里没开灯。安塞尔拔了克洛丝手背上的针,又贴了一张塑料膜把留置针包好,叮嘱芬,病人要注意休息。

 

黄昏的光是暖橙色的,就像克洛丝的头发一样。

 

安塞尔走后,克洛丝悠悠转醒,手动了动,摸到了一条围巾。

 

绿色的,织的七拐八扭,丑极了。

 

芬抓住克洛丝的手,跟着她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克洛丝的脑袋很痛,看起来却像平常一样。表情太过普通,几度让芬产生了克洛丝装病逃课的错觉。

 

“芬,这是你织……”

 

芬又变回了那个急性子:“是我!织的不是太好你不要介意,毕竟是刚刚开始学。安塞尔说你的病得一个星期才能好,你可以好好躺着休息足了!”

 

“我还没说完……”

 

“你喝水吗?我去给你倒。吃苹果吗?调香师送来了好多很甜的红苹果,可好吃啦,我去给你切!”

 

“芬。”

 

芬拿在手里的水果刀停在了空中,过了那么几秒,才把鲜红的苹果一刀切开。

 

“我自己知道。”克洛丝慢悠悠地开口,然后翻了个身,柔软的头发落在柔软的枕头上,在暖橙色的光芒中浮起一些闪亮的光点。

 

“我要吃苹果~”

 

芬悄悄地擦掉脸上的水痕,盘子落到桌子上,发出很小的清脆响声。

 

“芬,如果战争结束了,你想做什么?”

 

芬想了想,“和你,还有米格鲁一起去街角那家从来没去过的咖啡厅喝咖啡,拍张照,再去游乐园坐一整天的摩天轮。”

 

“那你呢?”

 

克洛丝咽下最后一口苹果:“在警备队那些家伙的头上,放一个红苹果……”

 

芬擦了擦眼角的泪,不知道是笑出来的还是忍不住:“说真的,警备队那些人太讨厌了。”

 

“不开玩笑,你想做什么?”

 

克洛丝突然一副严肃的样子,示意芬凑过来听。芬刚把耳朵凑上去,一个吻就落到了她的脸颊。

 

“我已经做完啦~”

 

芬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比克洛丝吃的苹果还红。

 

“????你这算什么啊!!!”

 

克洛丝坏心眼地拽过芬的衣领,这次直接吻在了她的嘴角上。

 

“我的意思是,我最想做的,就是亲你啦!”

 

兔子能把马玩的团团转。

 

芬认真地盯着克洛丝,克洛丝实在没办法无视她那红的发烫的脸。

 

克洛丝还是放开了她,她可不想芬也感染上这种病。

 

芬洗了把脸,收了盘子,发现克洛丝已经睡着了。

 

那条丑不拉几的绿色围巾被她抱在怀里,她睡着的样子很可爱,像一个普通学生那样可爱。

 

 

有鱼
“今天的黑角君戴错了面具。”...

“今天的黑角君戴错了面具。”

                      ——芬的日记

【我终于画了方舟里超心水的一对拉郎bg呜呜呜呜呜超可爱的啊】

“今天的黑角君戴错了面具。”

                      ——芬的日记


【我终于画了方舟里超心水的一对拉郎bg呜呜呜呜呜超可爱的啊】

粥上泛舟
你们看 这是个很普通很普通的芬...

你们看

这是个很普通很普通的芬对吧

那她英文名为什么叫Fang啊喂???

我傻了

到底是芬还是芳还是芬芳

你们看

这是个很普通很普通的芬对吧

那她英文名为什么叫Fang啊喂???

我傻了

到底是芬还是芳还是芬芳

Lench临彻
之前凭印象瞎瞎摸的hp par...

之前凭印象瞎瞎摸的hp paro。想混更所以发x

之前凭印象瞎瞎摸的hp paro。想混更所以发x

LZ
论我的渣渣指绘但是克洛丝和芬真...

论我的渣渣指绘
但是克洛丝和芬真的好可爱啊啊啊!
今天也是把小可爱们画残的一天【再见】

论我的渣渣指绘
但是克洛丝和芬真的好可爱啊啊啊!
今天也是把小可爱们画残的一天【再见】

丢人老哥托卡

【奇幻AU/PA1中心】勇者随想录(一)

一拍脑袋写出来的丢人之作,灵感来源于传统的西方奇幻故事(虽然完全没有写出那种感觉)。

行动预备组A1&翎羽中心,群像,无明确主角。cp太杂就不打tag了。

一些原舟世界观里的种族被替换成了西方世界观里常见的角色,之后可能会有补充吧:

库兰塔――人马

鲁珀&佩洛――狼人(两个分支之间在体型上有微妙的区别。)

萨科塔――天使(虽然是天使,但跟人们普遍崇拜的宗教里的天使不一样。)

萨卡兹――恶魔(理论上跟宗教信仰中的恶魔也不一样,但是事实上这个种族仍然不受待见。)

瓦伊凡――龙(可以变成人的样子。)

如果能够接受的话请继续看吧x

――――――――――――――――――...

一拍脑袋写出来的丢人之作,灵感来源于传统的西方奇幻故事(虽然完全没有写出那种感觉)。

行动预备组A1&翎羽中心,群像,无明确主角。cp太杂就不打tag了。

一些原舟世界观里的种族被替换成了西方世界观里常见的角色,之后可能会有补充吧:

库兰塔――人马

鲁珀&佩洛――狼人(两个分支之间在体型上有微妙的区别。)

萨科塔――天使(虽然是天使,但跟人们普遍崇拜的宗教里的天使不一样。)

萨卡兹――恶魔(理论上跟宗教信仰中的恶魔也不一样,但是事实上这个种族仍然不受待见。)

瓦伊凡――龙(可以变成人的样子。)

如果能够接受的话请继续看吧x

―――――――――――――――――――――――

   “那么,你已经有了决定,是吗?”

      偌大的教堂除了一顶晶莹的吊灯之外再无别的光源,光束打在教堂的中心,黑袍人单膝跪地,弯腰接受这个繁琐的仪式。她的脸位于背光处,看不出什么表情。

    “既然你做出了这个选择,你就要有把身心献给拉特兰的觉悟。无论面临怎样的抉择,都要坚定不移的支持拉特兰。”

    “你,仍然坚持你的选择吗?”

       黑袍人抬头,借着灯光看清了她的面容,却是不带温度的冷峻面庞,她举起右手放在胸前,低声念出誓词。

     “翎羽,从今天起,隶属拉特兰戍卫队,愿意不惜代价为拉特兰的生存与荣耀而战。”

       水晶制的吊灯让光线有些晃眼,翎羽只能看到四散的光斑,她维持着这样的姿势,眼神由于强光照射而变得迷离。

       当时的她还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真的会离开拉特兰,与这片自己曾经立下誓言的土地诀别。

      爆裂一般的雷声响起,随即降下暴雨倾盆,雨声给世界带来极静。飞洒打入旅店的窗户,落在旅人常戴的黑色礼帽上。

     “……总部打算派遣新的人员来援助,因为时间比较紧张,所以她明天中午就会来,我打算把她作为你们小队的编外人员。”

    “是,多一个人也好,我们的防守压力就没那么大了,您是说她曾经隶属拉特兰戍卫队吗?”

     巨大的石制建筑中,二人正步行在走廊里,场景堪称奇特,因为其中的一人长着短而尖的兽耳――这是佩洛族狼人的标志,另一人则是真正的人马。

    “对,我想你应该还记得她。”更加高挑的佩洛女性说,“就是翎羽,你们还交过手。”

     “翎羽……”有着蓝色长发的人马小声重复着这个名字,在记忆中寻找着出现这个名字的场景。

       她们确实见过面,大约是半年前的一次训练上,杜宾,这位狼人教官曾经在敏捷度测试中找到了一个陪练。

    “这位是来自拉特兰的翎羽,作为拉特兰特派人员来这里协助各位培训。”杜宾简单的介绍了几句就切入正题,“在今天的敏捷度训练中,翎羽小姐会作为陪练与你们战斗。”

    “按照往常一样来就行,只有一个规矩,你们可以进行抵挡和反击,但是不允许被翎羽小姐击中一次,要尽可能的坚持的久。”杜宾双手抱胸,眼神扫过操场上一排排旗杆似的学员,“那么,就由芬先开始吧。”

       人马轻盈的踱步出列,她的蓝色长发为了方便行动被束起,像另一根小尾巴一般挂在背后。

      杜宾分给她们一人一根木棍,芬这才看清面前这位翎羽小姐的样貌,她跟自己一般高,但由于人马身形的特殊,反倒显得芬更高大一些。翎羽的黑色短发与礼帽几乎融为一体,再加上她不苟言笑的气质,使她一眼看上去像是一座呼吸的雕像。

    “雕像”示意她先出手,芬便持着木棍径直向前冲锋,大多数人对于库兰塔的印象都是神射手,然而他们要是亲眼见过库兰塔疾驰冲刺,短兵相接的场景,将会比见到他们的射术更加震撼与惊奇,可以说,冲锋才是将库兰塔的脚力优势发挥到极致的战斗方式。

     翎羽举起木棍准备应对像小战车一般冲来的芬,侧身躲过刺来的长棍,举棍击向芬的右肩,她算准疾驰的库兰塔即使意识到自己的攻势,也难以第一时间进行闪避。

     谁知芬听到空气中爆响的风声,竟然在瞬间内止住了冲刺。与疾跑时正常刹住前蹄的方式不同,芬猛地止住后蹄,随即立马转向,木棍砰的一声砸在地上。这一切被压缩成一个瞬间,观看的其他人只能看到两条不同颜色的闪电在训练场上跃动。

      芬趁翎羽重新举棍的刹那,长棍猛的击出,试图打掉翎羽手中的武器,也许是她低估了黎博利的力量,翎羽一瞬间加大紧握木棍的力度,挡下了这一挑。

      接下来就是见招拆招的近身搏斗,双方的战斗风格相近,一时间竟无法分出胜负,芬看见翎羽的攻势似乎有些变缓,显出疲软之势,便奋力向着翎羽扫去,翎羽见自己大概无力抵挡,侧身堪堪躲过了这一击。

      ――糟糕!

     目前的情况似乎是芬占上风,然而芬却注意到胜利的天平正向另一方倾倒。长棍还紧握在翎羽手中,她趁着芬挥棍的刹那,虽然身子向左倾,却还有余力将长棍击向她的胸口,即使库兰塔察觉到了攻势 ,也再没有闪避的余地。

     然后,翎羽用木棍轻轻敲了了一下芬的肩膀,芬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然后意识到这就是翎羽的“攻击”。胜负已定,双方都停止了动作,落败的尴尬让芬感到脸有些燥热。翎羽恢复到了之前站的笔挺的状态,仍然保持着可贵的沉默。

     “先入列。”万幸杜宾教官并没有很生气或者失望。“这是非常典型的一次演习,暴露了很多你们实战时容易暴露的问题。”杜宾在学员们面前踱步,保证洪亮而富有穿透力的嗓音能被所有人听见,“你太冒进了,芬。翎羽小姐已经在演习中有所保留,如果是在真正的战场上,你这样很有可能造成不必要的伤害。”

       芬几乎羞愧的默默记住杜宾教官的训诫,她的目光无意中瞥到翎羽,却发现翎羽也在看着自己。这让芬感到有些意外,因为她发现翎羽此时的气质似乎有些微妙的不同。面上虽然仍然没有表情,却多少带了一些活泼的气息,她察觉到芬的注意,便很快地收回目光。

     

    “哦,原来是翎羽小姐,我明白了。”芬高兴的应答,虽然翎羽看起来冷淡,但应该不是难以相处的人。

     “挺有干劲嘛。”杜宾看着不自觉扬起嘴角的芬,“她明天十二点左右就会来,你最好提前做准备,带她熟悉一下环境。”

     “是!”穿过走廊迈向训练场,芬感觉自己的步伐轻快了许多。虽然这意味着明天又要有新的任务,但是一想到明天就会迎来新的同伴,平静而充实的日子即将激起一点波澜,她就忍不住发自内心的欣喜。

      赶了一天的路,翎羽有些乏困。已经很晚了,由于紧邻主干道,旅店仍然静不下来,在拉特兰,早在之前人们就会停止一切活动,把寂静重新归还给夜。

     虽然上次由拉特兰政府带领去过这里一次,但是这一次她独自出发,仍然很有新鲜感。这一天她看到了很多自己不曾见过的东西:从未见过的奇异种族随意在大街小巷出入,酒馆里醉汉与赌徒的嚎叫震的整条街道为之颤动,一些激进分子把招贴画贴的整个公告板都是,画着作乱的“恶魔”与受到诅咒,四肢变成石头的人类。这里的一切似乎都比拉特兰活泼的多,也快的多。

      是的,太快了,以至于她只能看到城市里高速跃动的光怪陆离,却来不及感受到能够让她从心底里放下防备的安心。

      该睡了,她最后望向窗外,朝着印象中拉特兰的方向望去,无名的忧虑一直纠缠着她,除了旅人一时的乡愁,也有一些别的思绪,只是现在她还说不清楚。

     无论如何,自己必将不辱拉特兰之名。翎羽在心里默默对自己说。

libeccio
这么帅气居然是女孩子的芬队长

这么帅气居然是女孩子的芬队长

这么帅气居然是女孩子的芬队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