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芬拉尔

2167浏览    43参与
唯你是图

兰芬肉重发

车祸现场不接受救援和英雄科的


不多bb


     https://shimo.im/docs/yVQxDVPxRqHCDGXR/ 

车祸现场不接受救援和英雄科的



不多bb




       


     https://shimo.im/docs/yVQxDVPxRqHCDGXR/ 

萧姌w

【黑色五叶草手书】毒占欲
是的又是我(?)

【黑色五叶草手书】毒占欲
是的又是我(?)

萧姌w

我也不知道这种会不会被老福特摁下去。
虽然车速有点慢。
但还是遮一下(靠我不遮了)
万一呢?

我也不知道这种会不会被老福特摁下去。
虽然车速有点慢。
但还是遮一下(靠我不遮了)
万一呢?

唯你是图

庆生

“兰吉尔斯生快啊,我写了你和你最爱的哥哥的r文呢。开心嘛?”我

“滚!”兰吉尔斯.(内心开心原地升天)

“???”芬拉尔


占tag还是很抱歉啊……

“兰吉尔斯生快啊,我写了你和你最爱的哥哥的r文呢。开心嘛?”我

“滚!”兰吉尔斯.(内心开心原地升天)

“???”芬拉尔
















占tag还是很抱歉啊……

菁鲤
才想起来兰吉尔斯生日到了,急急...

才想起来兰吉尔斯生日到了,急急忙忙赶了个生贺。(吸血鬼哥哥向弟弟表白)

才想起来兰吉尔斯生日到了,急急忙忙赶了个生贺。(吸血鬼哥哥向弟弟表白)

唯你是图

兰芬小甜饼吖

喜欢过我前几篇的文章的小可爱记得私聊我要小甜饼吖……


爱您们,我还在码尤诺x阿斯塔的肉


所以可能会慢一点……不要着急,既然我要来,就是因为粮少的原因........


我的肉赶脚可以自产自销(扶额)


我想要个V谢谢


爱你们


谢谢阅读

喜欢过我前几篇的文章的小可爱记得私聊我要小甜饼吖……













爱您们,我还在码尤诺x阿斯塔的肉











所以可能会慢一点……不要着急,既然我要来,就是因为粮少的原因........














我的肉赶脚可以自产自销(扶额)














我想要个V谢谢













爱你们










谢谢阅读

唯你是图

Hush兰芬h

⚠️ooc警告


这来之不易的肉啊


警告r


驾照不决定技术谢谢


新手上路


直接走链接吧


https://shimo.im/docs/yVQxDVPxRqHCDGXR/爱你们谢谢 


⚠️ooc警告


这来之不易的肉啊


警告r







驾照不决定技术谢谢













新手上路














直接走链接吧











https://shimo.im/docs/yVQxDVPxRqHCDGXR/爱你们谢谢 


唯你是图

兰芬r17

被屏次数太多了,我累了,


要的➕qq我可以私的


码字不易请让我看到你们的❤️谢谢


爱你们


我明天还要考试哭了


谢谢阅读

被屏次数太多了,我累了,





要的➕qq我可以私的







码字不易请让我看到你们的❤️谢谢






爱你们






我明天还要考试哭了










谢谢阅读

唯你是图

(兰芬r18)极度occ的自我满足文

ooc警告⚠️


这大半夜的,我本来就是想发发看的


老样子,qq不嫌弃的➕


不好意思喽,我决定开车


对了,有些敏感词就去谐音了


驾照不决定技术谢谢。


“废物哥...

ooc警告⚠️



这大半夜的,我本来就是想发发看的






















老样子,qq不嫌弃的➕
















不好意思喽,我决定开车

























对了,有些敏感词就去谐音了


























驾照不决定技术谢谢。






















“废物哥哥,你又要逃去哪啊?”

当兰吉尔斯说完这句话之后,芬拉尔就知道自己完了,他记得在上个星期的时候,兰吉尔斯才因为他在佛德家家宴的时候在黑色暴牛团留宿没有给任何人说,当然,这个任何人是指任何一个佛德家的人。他就因为这个,被兰吉尔斯囚进了他的房间,整整三天不让与任何人交流……

       “废物就是废物,在chuang上也同样没用。”兰吉尔斯熟悉的嘲弄再次出现在他的脸上。“芬拉尔,是你自己跟过来还是我带你走?”兰吉尔斯的嘴角上扬,仿佛在看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我...我跟你走...但我能不能.......”芬拉尔话还没有说完,兰吉尔斯立刻打断他“不可以,无论你说什么。”芬拉尔懊丧的垂下头,在跟兰吉尔斯进他的时空裂缝之前,他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黑色暴牛团的据点,无奈的跟着兰吉尔斯进了他的时空裂缝。

        芬拉尔刚跟兰吉尔斯进他的房间,就被后者一下子推到了未来家主的床上,兰吉尔斯看着芬拉尔在自己的注视下开始动作缓慢的一件一件的tuo自己的衣服,芬拉尔的动作很慢,从解开第一颗扣子到解开第三颗,中间差不多有两三分钟,兰吉尔斯的目光随着他的动作缓慢移动着,但是芬拉尔极其不愿意的动作显然惹怒了兰吉尔斯,兰吉尔斯伸手抓住芬拉尔的手腕,随意扯过一旁的丝绸绑住芬拉尔的手。芬拉尔下意识的挣扎使兰吉尔斯更加兴奋,“废物哥哥,你今天晚上想涉几次?”

      

















肉,我准备在评论里发,不要着急谢谢。










肉总会有的相信我。



























谢谢观看









菁鲤
啊啊啊好开心!我有文绑了!

啊啊啊好开心!我有文绑了!

啊啊啊好开心!我有文绑了!

唯你是图

(兰芬r18)极度自我满足的ooc文

预警警告⚠️

新人发文,自我满足

新手驾驶,


需要肉的私聊哈……可以qq的


3178243176不嫌弃我的可以加一下


当芬拉尔回到黑色暴牛团时天色已经很晚了,夜色伴随着一阵一阵慌乱的脚步声,距离兰吉尔斯警告他不要再给佛德家丢人时已经是几个小时之前的事情了。其实芬拉尔知道,自己的能力即使是再差,也不会在同一任务上数次失败。“其实知道的吧,芬拉尔,你只是懦弱无能而已,不是能力问题。你只是从小时候就

开始害怕身为下一任...


预警警告⚠️

新人发文,自我满足

新手驾驶,








需要肉的私聊哈……可以qq的

















3178243176不嫌弃我的可以加一下




















当芬拉尔回到黑色暴牛团时天色已经很晚了,夜色伴随着一阵一阵慌乱的脚步声,距离兰吉尔斯警告他不要再给佛德家丢人时已经是几个小时之前的事情了。其实芬拉尔知道,自己的能力即使是再差,也不会在同一任务上数次失败。“其实知道的吧,芬拉尔,你只是懦弱无能而已,不是能力问题。你只是从小时候就

开始害怕身为下一任家主的兰吉尔斯了吧?”恐怖却又真实的念头使芬拉尔的情绪和神态又低落了几分。芬拉尔不明白,为什么他已经不要一切了,兰吉尔斯还是不放过他。他明明已经一再退让了,无论是小时候还是现在。他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去同他的弟弟兰吉尔斯去争夺什么。相反的,他甚至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兰吉尔斯要一直处处针对他。包括在家宴上,他坐在华丽长桌的角落,同家里的属下的孩子坐在一起,那是为了展现佛德家的亲和而设立的位子。当他不小心将摆好的刀叉弄乱时,嘲讽的语气针一样的刺在芬拉尔的心上。“果然在那种没有礼节与优雅的地方出来的人,也是同样的无礼啊。”兰吉尔斯坐在现任家主的身侧,眉毛上扬,眼角含着嘲弄的笑意,绝美的薄唇说出令芬拉尔无比难堪的话语。可是如果兰吉尔斯讽刺的只是他芬拉尔就好了,但是兰吉尔斯却屈辱了他的伙伴们,黑色暴牛团团的家人,芬拉尔非常生气,他将刀叉猛的拍在面前雕花的盘子上,声响引起了周遭很多人不满的眼神,但人人却都明白,对方即使再不济,也是佛德家的儿子。人们面面相觑,在打量对方的神情的同时也在注意着兰吉尔斯的神情,可就在人们看清兰吉尔斯的表情之前,芬拉尔就已经开启空间裂缝从这个令他浑身不适的地方逃了出来……

      一阵清冷的风吹的芬拉尔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现实中,黑色暴牛团的据点就在前方的不远处,芬拉尔不禁加快了脚步,想回到令他觉得温暖的地方。想到这里,芬拉尔的嘴角微微上扬。突然,一道与他极为相似空间裂缝出现在离他不远的路上,当芬拉尔看到来人时,他的呼吸一滞。兰吉尔斯!芬拉尔往后退了几步,就在芬拉尔发动空间裂缝再次逃走之前,兰吉尔斯一把抓住了芬拉尔的胳膊。兰吉尔斯嘴角上扬“废物哥哥,你又要逃去哪里呀?”......

      


      









我住校的,随缘更,但不会弃坑的。







谢谢支持,后期肯定肉啊……老司机的驾驶技巧摆着呢……












谢谢阅读

菁鲤
不打标签不知道是谁空间姐妹结婚...

不打标签不知道是谁
空间姐妹结婚!

不打标签不知道是谁
空间姐妹结婚!

谙

请问黑色五叶草有交流群吗!!!www

请问黑色五叶草有交流群吗!!!www

叶绿素超人

【兰芬/空间兄弟】壁

交党费

5000多字车祸现场

我不管了就这样吧我永远是一个有开车的心但是没开车的实力的自行车选手

写文的时候就像在写作文卡文卡到头秃

*涉及轻度剧透*

——————————————————————

芬拉尔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感觉胃里一阵翻腾,他干呕了两声,嘴里满是酒气。

眼前的世界从光怪陆离逐渐变得清晰,同时变得清晰的还有自己的记忆。

参加庆功会的时候被凡妮莎和夜见疯狂灌酒,之后又风风火火的跑去和前些日子约好的美少女约会,又被美少女疯狂灌酒。

然后必然的,喝到断片。

芬拉尔的记忆现在还停留在美少女为他斟酒,并且夸赞他年纪轻轻就成为了魔法骑士的事情。

然后,然后是……

芬...

交党费

5000多字车祸现场

我不管了就这样吧我永远是一个有开车的心但是没开车的实力的自行车选手

写文的时候就像在写作文卡文卡到头秃

*涉及轻度剧透*

——————————————————————

芬拉尔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感觉胃里一阵翻腾,他干呕了两声,嘴里满是酒气。

眼前的世界从光怪陆离逐渐变得清晰,同时变得清晰的还有自己的记忆。

参加庆功会的时候被凡妮莎和夜见疯狂灌酒,之后又风风火火的跑去和前些日子约好的美少女约会,又被美少女疯狂灌酒。

然后必然的,喝到断片。

芬拉尔的记忆现在还停留在美少女为他斟酒,并且夸赞他年纪轻轻就成为了魔法骑士的事情。

然后,然后是……

芬拉尔一阵头疼,努力的回忆着之后发生了什么。

然后是他飘飘然的提出,自己要展示一下自己的魔法,然后直接移动出了酒馆,移动到了他曾经去过的,不知道什么地方的地方。

然后就开始倒头大睡。

自己是白痴吗?!

连阿斯塔都不会做出这么白痴的事情吧?!

芬拉尔一边在心里吐槽着,一边摸索魔法书,想要施展魔法返回自己在黑色暴牛的房间,躺在床上好好的睡一觉。

而后,他发现了不对劲。

手被卡的死死的,根本就动不了。而在手腕能够活动的范围,能够摸到的只有冰凉凉的石块。

???

芬拉尔动了动他的腿,发现他的腿现在是以略微弯曲的姿势垂在地上,既站不起来,又跪不下去。

最要命的是,他的腰部和腹部被卡住了,卡的结结实实,一点都动不了。

那么,试问,一位空间魔法师在移动完自己之后发现自己被卡在了墙壁里动都动不了,甚至连魔法都发动不了的时候,他该怎么办?

在线等,挺急的。

Suzu

【兰芬】做我的圣诞老人,哥哥

兰吉尔斯x芬拉尔, 糖车,一发完。

Be my Santa, my blood.

兰吉尔斯x芬拉尔, 糖车,一发完。

Be my Santa, my blood.

中庸之道

至死不渝

预警

兰芬


  兰吉尔斯做了一个梦。梦里,浓重到划不开的黑暗,充斥在空间里,像坠入了深海一样,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梦里的他,像不知疲倦似的,向着未知的黑暗永不停歇地奔跑。梦境中年幼的兰吉尔斯,经常一边向前一边想着。要去哪里?前方还是一团黑暗吗?究竟是为了什么而奔跑?疑惑合着孤独在他的心上,生了根,又发了芽。在无人做伴的困境里,兰吉尔斯什么也看不见,除了他自己。只有父亲和母亲的声音在他的脑内不断地响起“向前跑,兰吉尔斯。不要停下来,继续向前跑!”他听从着父母的话。稚子变成了少年,兰吉尔斯从未停下脚步。但黑暗仍在无尽头地向后延伸着,无论过了多少年。尽头在哪里,什么样的...

预警

兰芬


  兰吉尔斯做了一个梦。梦里,浓重到划不开的黑暗,充斥在空间里,像坠入了深海一样,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梦里的他,像不知疲倦似的,向着未知的黑暗永不停歇地奔跑。梦境中年幼的兰吉尔斯,经常一边向前一边想着。要去哪里?前方还是一团黑暗吗?究竟是为了什么而奔跑?疑惑合着孤独在他的心上,生了根,又发了芽。在无人做伴的困境里,兰吉尔斯什么也看不见,除了他自己。只有父亲和母亲的声音在他的脑内不断地响起“向前跑,兰吉尔斯。不要停下来,继续向前跑!”他听从着父母的话。稚子变成了少年,兰吉尔斯从未停下脚步。但黑暗仍在无尽头地向后延伸着,无论过了多少年。尽头在哪里,什么样的地方又能被称之为终点?或许终点早已跑过,或许他不过只是一直在原地踏步,从未前进……

  梦里,岁月的车轮不断地滚动,一点一点碾碎了兰吉尔斯疑惑的感觉。时间在成长,黑暗也在扩散。狂妄而又自傲的想法像极了病毒,入侵了他的大脑,心脏。而后迅速繁衍,复制。所有人都该尊敬他,喜欢他。这不仅是因为他贵族的身份,更因为他那出类拔萃的优秀,油然而生的优越感弥漫在兰吉尔斯的四周,自尊心和野心在环境的压抑下却迅速膨胀。

  前进的道路一路平坦,没有阻碍。兰吉尔斯眯起了双眼,看向面前出现的泛着银光的空间魔法,再次想到。是的,没有阻碍。“兰吉尔斯。”芬拉尔的身影在兰吉尔斯的瞳孔里逐渐成形清晰,黑暗里。银光史芬拉尔的面容显得越加柔和。兰吉尔斯盯着他,勾起了一丝笑容。不过是是多了个碍眼的人罢了。兰吉尔斯没有想过,为什么芬拉尔会出现在这里?在梦里,一切都自然而然,又是本该如此。“也不用这么努力吧。邻镇在办祭典,要不要和我一起来”听了他的话,兰吉尔斯笑了,无奈似的叹了口气,迈步,径直略过了芬拉尔。慢慢敛去了笑容,兰吉尔斯冷冷地说了一句“愚蠢。”

  良久,步伐停顿了一下。兰吉尔斯微微地侧过头,想说出些嘲弄芬拉尔的话来。毕竟。哥哥的表情一直都很有趣 那副怯懦的模样,畏惧着看着他时的样子,尴尬亦或是讪笑。都能让人很好地笑出声来。这可是哥哥为数不多的能力。保持你那懦弱的模样,永远都藏在黑暗里,不要试图去改变它,也不要为了任何人而改变。哥哥。兰吉尔斯弯了眉眼,“否则。我真的会杀了你……”

  映入眼中只有空无一人的黑暗,“走了?”兰吉尔斯愣了一会,摇摇头,继续向着未知的黑暗前去 。

  “唉”前方的黑暗里传来一声细不可闻的叹息。兰吉尔斯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芬拉尔盘着腿,坐在地上 。低垂着头 不知道在看些什么。兰吉尔斯向下看去,一片黑暗。但或许有条河,在那什么也看不见的漆黑的世界里。有一条只有那个废物哥哥才能看见的河流。在阳光下闪烁着金色的光芒,微波粼粼,又承载着芬拉尔所有的情绪不断向前奔腾。看向前方那人的身影。兰吉尔斯想,他总有一种接近怜悯的温柔,人人都称赞着的好脾气。但那可真令人不满,明明除了这点之外什么也不如他。就凭借着那该死的温柔,轻而易举地抢走了他一直努力追求着的东西。和芬拉尔的距离在不断缩短。一直在盲目地向前行走。但此刻却似乎有了目标,要到那个废物哥哥身边去,这样的想法越加地强烈。

  但芬拉尔思考问题的时候总是很投入,连兰吉尔斯走过都没有发觉。兰吉尔斯的视线扫过他的嘴唇,耳垂,头顶,发梢。对方却依然没有动静,兰吉尔斯移回视线,正视前方。没关系,反正我们也不过是像这样一直在擦肩而过罢了。然后。终有一天,我们会成为彼此早已路过了的风景。

  “兰吉尔斯。”他听见那个废物哥哥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清亮又明朗。但兰吉尔斯没有转身也没有回头,只是停在了原地。“我要走了”去哪?别说得跟你再也不回来了一样。话说。难道是去那个垫底的黑色暴牛团吗?和那些贱民相处?然后和他们打成一片?那倒还真是符合你的。兰吉尔斯轻蔑地笑了。不过废物哥哥能找到自己的容身之地已经很不容易了呢。“以,以后。我们就要各自奔波了。可能,会很少见面了。”听着这个语气,大概那个废物哥哥又在一边讪笑一边摸着自己的脑袋。真蠢。“所以,我来跟你道个别。”视线不要再四处漂移了啊,哥哥。真是多余的温柔。兰吉尔斯的嘴角趋于平缓。为什么要对一个想杀你的人温柔呢?深吸了一口气,转身。直愣愣地看向芬拉尔的眼睛“哥哥在胡说些什么啊?就算我们不在同一个地方了,我们也可以经常见面啊。”兰吉尔斯笑着,像往日里一样。“但,要来一个离别前的拥抱吗?”兰吉尔斯停顿了一下,嘴角的弧度越发的得体了,松开被捏皱了的衣角,兰吉尔斯张开了双臂 。芬拉尔听到这句话脸上出现了类似惊喜的表情,大抵是将此当做一次弟弟放下心结的表现了吧。兰吉尔斯笑吟吟地,将对方所有的表现收入了眼底。

  有些事情,只适合收藏。不能说,也不能想,却又不能忘。兰吉尔斯知道。

  有些人说。思而不得,即成执念。兰吉尔斯也知道。

  只是这些,不能变成语言,也无法变成语言。更是永远也不能说出口的。

  “哥哥”

  “兰吉尔斯?”

  “你知道吗?”兰吉尔斯沉默了一会,把芬拉尔揽得更紧了。

  好像是要让俩颗心靠得更近一些,又好像在感受着最后的温柔一样。深吸了一口气。

  他该死。兰吉尔斯说“我到底有多恨你?”伸回手,向后退了几步。兰吉尔斯依旧笑着“而且我啊。是绝对不会原谅哥哥你的,也不会试着去谅解你。”

  芬拉尔的神色十分地受伤,似乎不明白。语气透露着惊慌“兰,兰吉尔斯,我……”

  “哥哥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吗?”兰吉尔斯的笑意更深了“不过也难怪呢。就算哥哥是个废物,也能够轻易地抢走别人的东西。但是。哥哥一定要记得的是。”兰吉尔斯说“我想杀你的心情,一刻也没有停止过”那层虚假的笑意消失了。

  望着芬拉尔苍白的脸色,低垂的视线,不自觉地捏紧了自己的动作。

  他不该挡在自己面前的。兰吉尔斯转身。

  迈步,只是步伐走得很重。像是刻意压低了速度。

  现在什么也做不了。

  到底兰吉尔斯终于是忍不住,忍不住回头。看着银光一点一点被黑暗所吞噬,看着黑暗里仅剩他一人,而父母催促向前的声音再次响起。

  或许原本就什么也没有。

  “但。我发誓,哥哥。我们注定相互纠缠至死”

  兰吉尔斯的声音散在黑暗里,缥缥缈缈的,似乎能够到达很远很远的前方。


  “做梦了?”兰吉尔斯从床上醒来,看着窗外还未全亮的天色。揉了揉自己的的头发。“好像梦到。”兰吉尔斯努力地回想着梦里发生的那一切“那个,废物哥哥了。”

  现在回想起来,所有的一切都蒙上一层轻纱。朦朦胧胧,又是模糊不清的。坐在床上,发呆愣了很久。思绪杂多得根本理不清。兰吉尔斯掀开盖在身上的薄被,走下床。地板传来了阵阵凉意,使兰吉尔斯更清醒了一些。望向窗外,凑巧看见了日出。何其有幸,兰吉尔斯的脑内出现了这样的词汇。

  太阳是从屋顶喷薄而出,坎坎坷坷,光是打折的光,这是由无数细碎集合而成的壮观,是由无数耐心集合而成的巨大的力。捏紧窗框,兰吉尔斯眼前好像出现一条河,也出现了一个人。兰吉尔斯转身,拉上厚重窗帘。

  “至死不渝。”他说。



后记

  别怪我啰嗦。呜呜(┯_┯)我第一次写兰芬,我也很懵。但我还是有些话想说。

  我知道我所写下的文字里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譬如芬拉尔为什么会出现,为什么兰吉尔斯在黑暗里还能看见他。但我只想说,梦就是这样的。有很多不合逻辑,又不符合常理。但这就是梦境。虚假又真实。你可以不相信梦里发生的一切,但请你一定要相信。梦境是一个寄托着你的真实情感和执念的匣子。

  关于兰吉尔斯这个人设,我已经尽我的全力去揣摩他的心理活动。但很抱歉,我仍然有很多不足。例如我觉得兰吉尔斯是一个温柔的人,因为。只有一个渴望温柔的人才会去追逐,对于他来讲那个温柔的存在。兰吉尔斯还是一个孩子气的(渴望所有人的赞赏),别扭但不傲娇的人。他真的有很多缺点,但仍然不缺少闪光点。

  关于至死不渝这个名字。我想了很久,我最初是以兰吉尔斯对芬拉尔的感情像极了我们所向的至死不渝的爱情为意而取的。后来,我又想。或许是指兰吉尔斯说出的那句话,他将奉行至死,不偏不倚之意。

  _(:з」∠)_再次感叹自己是个什么垃圾。


全速前进

骰输产物,我终于还完债了

骰输产物,我终于还完债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