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芬爱

2699浏览    41参与
不会画画的渣渣

@大屑人Axe 的无脑短漫。
为什么我在消息里收到了老师的点图,但点开文章就没有啦?
是删掉了吗?反正我已经画了。

@大屑人Axe 的无脑短漫。
为什么我在消息里收到了老师的点图,但点开文章就没有啦?
是删掉了吗?反正我已经画了。

akx
算个芬爱吧[北欧梗]

算个芬爱吧[北欧梗]

算个芬爱吧[北欧梗]

Blood Marry
.久违的芬爱爱沙尼亚:摸—摸—...

.久违的芬爱
爱沙尼亚:摸—摸—头
.芬兰:?!
.通校的好处——随时随刻摸鱼就完了

.久违的芬爱
爱沙尼亚:摸—摸—头
.芬兰:?!
.通校的好处——随时随刻摸鱼就完了

Finno

冬令时 Taste

接上一篇。

同时也是接着 @亚苏_Arthii 最近写的,还并未发布的一篇。

[划掉/]有不存在的身体接触[/划掉]

————————————————————————————

提诺醒来的时候天是阴的。

被云层遮挡后的阳光白晃晃的,从窗帘的缝隙里洒进来,像是磨砂的罩子照在床上。从光线的强度来看,应该已经是中午了。

提诺翻了个身,觉得闻到了一些不甚熟悉的气味。他裹了裹被子,将脸埋进去深吸了一口气。随着空气顺着呼吸道流进肺里,提诺感觉到一阵温暖,好像身上的被子被赋予了生命,并且拥抱住了他一样。这不是他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感觉,提诺反应了过来,这可以让人嗅到触觉的味道,是爱德华的。

提诺听到...

接上一篇。

同时也是接着 @亚苏_Arthii 最近写的,还并未发布的一篇。

[划掉/]有不存在的身体接触[/划掉]

————————————————————————————

提诺醒来的时候天是阴的。

被云层遮挡后的阳光白晃晃的,从窗帘的缝隙里洒进来,像是磨砂的罩子照在床上。从光线的强度来看,应该已经是中午了。

提诺翻了个身,觉得闻到了一些不甚熟悉的气味。他裹了裹被子,将脸埋进去深吸了一口气。随着空气顺着呼吸道流进肺里,提诺感觉到一阵温暖,好像身上的被子被赋予了生命,并且拥抱住了他一样。这不是他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感觉,提诺反应了过来,这可以让人嗅到触觉的味道,是爱德华的。

提诺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响动,像是有人依次把厨房的抽屉打开,正在找些什么。提诺打开门,一股热牛奶的香气扑面而来。他看到爱德华站在灶前,手中的勺子里盛着亮莹莹的蜂蜜。他回过头对提诺微笑了一下,随后把勺子放进奶锅里,搅拌了几下。提诺闻到一股缓缓升腾起来的,清甜的味道,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早安。”爱德华说。

“早安……”提诺回道。他这才发现爱德华只穿着一件T恤,那是提诺大学时候的校园衫,对于爱德华来说有点过于宽松了。但同时又有些过短,提诺可以看见他线条流畅的双腿,甚至在他走动的时候,还能看见若隐若现的,大腿和躯干的交界处。

至此,提诺的脑海仿佛变成了一块银幕,上面用倒带的方式放映着昨天晚上的场景。爱德华环在他脖子上的手,他细腻光洁的皮肤,他的V领毛衣,他闪着微光的发丝,他微微下垂却饱含笑意的双眼,还有他的手,在提诺为他盖上毯子的时候,抓住了提诺手腕的手。但和电影不同的是,提诺在观看的过程中,还能忆起当时的触感,气味和声音。

“来一口吗?”爱德华转过勺子,把加了蜂蜜的燕麦粥送到提诺面前。

提诺从胶片中回过神来,点了点头,将勺子含进口中。他尝到了牛奶的香醇,和燕麦混合后变得更加浓郁,随后而来的是蜂蜜特有的,带着植物清澈口感的甜味,萦绕在唇齿之间久久不散。

他尝到了爱德华的味道,从舌尖开始,一点一点游走着,缠绵着,蔓延至整个口腔。

提诺闭上眼,重又陷入了被温润而甜软的味道填满的梦境。他有些害怕醒来,因为他知道,再次睁开眼的时候一切都将变得和之前不一样了。

akx

哈哈哈这对太搞笑了

哈哈哈这对太搞笑了

akx

又是芬爱…
【我菜】

又是芬爱…
【我菜】

Finno

冬令时 Smell

提诺醒来的时候昏昏沉沉的。

他是被电话铃吵醒的,很奇怪,平常他睡觉的时候手机都是关机的。今天是怎么忘记了呢?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陌生的男声,背景音有些嘈杂,好像能听出人群在逐渐散去。提诺花了一些时间才弄明白电话那头发生的事情——爱德华在一间Club喝醉了,而提诺是他通讯录里第一个接起电话的人。但这也很正常,毕竟如果不是换了冬令时现在就已经快四点了,普通人早就进入了梦乡。

提诺谢过Club里的服务人员,把爱德华带回了家。并不是他不想把爱德华送回他自己家,但他不久前才成为爱德华的兼职助理,还不知道他住在哪里。

提诺帮他脱下大衣,一股温热的水汽扑在了他的脸上,带着烈酒混合后的辛冽和另一种特殊的...

提诺醒来的时候昏昏沉沉的。

他是被电话铃吵醒的,很奇怪,平常他睡觉的时候手机都是关机的。今天是怎么忘记了呢?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陌生的男声,背景音有些嘈杂,好像能听出人群在逐渐散去。提诺花了一些时间才弄明白电话那头发生的事情——爱德华在一间Club喝醉了,而提诺是他通讯录里第一个接起电话的人。但这也很正常,毕竟如果不是换了冬令时现在就已经快四点了,普通人早就进入了梦乡。

提诺谢过Club里的服务人员,把爱德华带回了家。并不是他不想把爱德华送回他自己家,但他不久前才成为爱德华的兼职助理,还不知道他住在哪里。

提诺帮他脱下大衣,一股温热的水汽扑在了他的脸上,带着烈酒混合后的辛冽和另一种特殊的气味,他猜那源自于爱德华本身。他摸了摸爱德华的额头,很烫,感觉像是发烧了。

将爱德华安顿好之后,提诺关上卧室的门去了厨房。家里没有退烧药,但还有些茶。一杯热乎乎的洋甘菊茶对酒精和发热引起的不适都能起到缓解作用。就在他打开橱柜去取茶杯的时候,提诺又闻到了刚刚那种气味。提诺想不出该怎么形容这种味道,他只觉得他可以透过嗅觉看到爱德华在阳光下的侧脸。

提诺把杯子放下,将双手凑到面前,合成一个小小的罩子。爱德华的气味沾在了他的皮肤上,又透过肺泡钻进他的身体。提诺闭上了眼睛,他感到好像有一双手从背后将他环住,一具身体贴上他的后背,用一匹温暖而又飘忽的纱把他的全身都罩在了里面。

提诺推开卧室的门,看到爱德华以一个极不舒服的姿势蜷在床上。他把茶杯放在床头柜上,然后走过去,给他盖了一条柔软的羊羔绒毯。

等他醒来,明天还是会和以前一样,和以前的每一天一样。

akx

芬爱!!!
[迟来很久的万圣图,原图+手机绘图]

芬爱!!!
[迟来很久的万圣图,原图+手机绘图]

Finno

冬令时 Touch

提诺从床上醒来。

他侧卧着,眼睛因为刚刚睡醒而有些干涩。他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是怎么睡着的了,只觉得身下的床单被焐得温温的,深秋的空气裹着水雾扑在他裸露的皮肤上,有些冷。他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提诺注意到手肘旁的床单皱巴巴的,他挪动着懒懒的手臂,试图用指尖把那些褶皱抹平,却感到了粗糙的触感,像是被浆洗过的桌布一样。

也就是在这时他听到了爱德华的声音,他在跟另一个人交谈着。那个人的声音很低沉,话也不多,提诺觉得那大概是那个叫贝瓦尔德的人。他停下触摸床单的动作,稍稍侧过头来,看到爱德华靠坐在床头。他的双腿放松地屈着,前脚掌贴在床面上,身体后仰着深深陷在两个柔软蓬松的靠垫里。贝瓦尔德坐在他的对面,单...

提诺从床上醒来。

他侧卧着,眼睛因为刚刚睡醒而有些干涩。他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是怎么睡着的了,只觉得身下的床单被焐得温温的,深秋的空气裹着水雾扑在他裸露的皮肤上,有些冷。他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提诺注意到手肘旁的床单皱巴巴的,他挪动着懒懒的手臂,试图用指尖把那些褶皱抹平,却感到了粗糙的触感,像是被浆洗过的桌布一样。

也就是在这时他听到了爱德华的声音,他在跟另一个人交谈着。那个人的声音很低沉,话也不多,提诺觉得那大概是那个叫贝瓦尔德的人。他停下触摸床单的动作,稍稍侧过头来,看到爱德华靠坐在床头。他的双腿放松地屈着,前脚掌贴在床面上,身体后仰着深深陷在两个柔软蓬松的靠垫里。贝瓦尔德坐在他的对面,单手搭在弓起的膝盖上,双眼下垂,几乎是盯着爱德华的脚尖。

他看起来不那么自在,提诺想,但爱德华的声音听起来在玩味着什么,心情似乎很不错。

提诺撑着身子伸了个懒腰,向爱德华一点点挪过去。他的脸颊贴上了爱德华的胸口,很温暖,又有点软软的。他把手塞进爱德华的皮肤和靠垫的缝隙里,沿着他的体温钻到另一侧,和另一只手汇合将他的腰环住。他听到了爱德华的心跳声,噗通、噗通的,并没有完全按照规律的节奏。他也听到了爱德华的笑声,感觉到爱德华的指尖触碰到自己皮肤的感觉。爱德华的柔软而干燥的唇落在他的眉心,而他也亲吻着爱德华的肋上,锁骨,侧颈。

床垫弹了一下,贝瓦尔德捡起落在地上的衣服,离开了这间贴着米色嵌花墙纸的卧室。但是提诺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爱德华的温度,气味和声音将他的感官细致地包裹了起来,像一个柔软的泡泡,滚动在这张床上。

Finno

冬令时 Hearing

灵感源自一个梦,在换冬令时的那个晚上做的。
大的设定架构来自于 @亚苏_Arthii 最近的尝试,人物关系稍稍有别于往常。

—————————————————————————————

提诺醒来的时候车正在平稳的前进着。从前座隐约传来爱德华和贝瓦尔德的交谈声,而后座的摄影和灯光师则低声议论着他们谈话的内容。

提诺打开了车窗,带着尘土的气流灌进来,很干燥,和斯堪的纳维亚潮湿的秋风完全不同。他对他们在谈论什么并没有兴趣,他能听到每一个人的声音,但对他来说那些都只是纯粹的,频率不同的振动而已,不包含任何其他的信息。打开车窗也并不是为了欣赏风景,而是希望风可以把爱德华那透过前窗缝隙溜走的振动带回来...

灵感源自一个梦,在换冬令时的那个晚上做的。
大的设定架构来自于 @亚苏_Arthii 最近的尝试,人物关系稍稍有别于往常。

—————————————————————————————

提诺醒来的时候车正在平稳的前进着。从前座隐约传来爱德华和贝瓦尔德的交谈声,而后座的摄影和灯光师则低声议论着他们谈话的内容。

提诺打开了车窗,带着尘土的气流灌进来,很干燥,和斯堪的纳维亚潮湿的秋风完全不同。他对他们在谈论什么并没有兴趣,他能听到每一个人的声音,但对他来说那些都只是纯粹的,频率不同的振动而已,不包含任何其他的信息。打开车窗也并不是为了欣赏风景,而是希望风可以把爱德华那透过前窗缝隙溜走的振动带回来,带到他的身边。

青灰色的厚重云层裂开了一道口子,一缕斜阳从中倾泻下来,透过天窗洒进车里。提诺看着爱德华被阳光照的泛起橙红色的耳垂,盈润的半透明体上覆着一层均匀薄软的绒毛,几根蜿蜒的血管被封在里面,让人想起包裹着裂纹的琥珀。提诺开始思考该将镜头架在何处才可以捕捉到爱德华的侧脸,那柔和而分明的线条和光影的互动一定很美。但这个念头只存在了一瞬间,当他再回过神来的时候,他的指腹已经触碰到了那温软的人体组织。提诺愣在了那里,他被自己的举动吓到了,在几周前,这还是根本不可能的接触。

爱德华没有停下和贝瓦尔德的交谈,但他抬起手,在提诺的指节上轻轻捏了捏,随后牵着它将提诺的手引到了他的肩上。通过他颚角线条的变化,提诺觉得爱德华在笑,所以他也勾起嘴角,露出了一个同样的笑容。

车在公路的一处凹陷上颠簸了一下,后排的摄影赶紧扶住了他的箱子,同时抱怨了一句。但提诺什么都没有听到。他的听觉,视觉,触觉,甚至是嗅觉,都只剩下了一个关注对象。

Blood Marry

.芬爱,立本(♂),还有勾线毁掉的俄姐和德姐
.人体参考服装设计书
.日常不会画手

.芬爱,立本(♂),还有勾线毁掉的俄姐和德姐
.人体参考服装设计书
.日常不会画手

Blood Marry
爱沙尼亚:芬兰我想加入北欧!芬...

爱沙尼亚:芬兰我想加入北欧!
芬兰:不行。

爱沙尼亚:芬兰我想加入北欧!
芬兰:不行。

Blood Marry
芬兰大哥:...(暗爽)爱沙尼...

芬兰大哥:...(暗爽)
爱沙尼亚(撒娇)
好久没更这对的粮了...
...是芬爱

芬兰大哥:...(暗爽)
爱沙尼亚(撒娇)
好久没更这对的粮了...
...是芬爱

只会嚼杏仁的弗朗茨
是今天的欢乐写文,另外打几个c...

是今天的欢乐写文,另外打几个cptag康康要我写那个好还是都出现(以欧罗巴组为主)

是今天的欢乐写文,另外打几个cptag康康要我写那个好还是都出现(以欧罗巴组为主)

大匠谢刀尺_

很久以前想发没发出去的文,再试一次行不行。

很久以前想发没发出去的文,再试一次行不行。

眼镜
只是简单的涂了一个脸……(话说...

只是简单的涂了一个脸……(话说我连英国的脸都懒得涂)
你们应该认得出来吧……

只是简单的涂了一个脸……(话说我连英国的脸都懒得涂)
你们应该认得出来吧……

shadows

让我们来看一看国家们的清奇脑洞吧

特别沙雕,请务必喝水


1.

美国正在教加拿大做题

美:这么弱智的问题你说不会?

中(突然插嘴):那老美你会吗?

美:当然会啦

中:你会的问题等于弱智会的问题,得出结论:

      你,等于弱智


2.

乌克兰要出门

俄:出门时把垃圾带走,别留在屋子里

乌克兰走出门,没有动

俄:你怎么了?

乌:哥,你刚刚是不是说不要把垃圾留在屋子里?

俄:对啊

乌:那你为什么还在里面


3.(有芬爱元素)

ASK:芬兰你最喜欢什么鸭

芬:爱杀你呀

(这么暴力的吗?)

芬:哦不好意思带口音了

     应该是爱沙尼亚

特别沙雕,请务必喝水


1.

美国正在教加拿大做题

美:这么弱智的问题你说不会?

中(突然插嘴):那老美你会吗?

美:当然会啦

中:你会的问题等于弱智会的问题,得出结论:

      你,等于弱智




2.

乌克兰要出门

俄:出门时把垃圾带走,别留在屋子里

乌克兰走出门,没有动

俄:你怎么了?

乌:哥,你刚刚是不是说不要把垃圾留在屋子里?

俄:对啊

乌:那你为什么还在里面




3.(有芬爱元素)

ASK:芬兰你最喜欢什么鸭

芬:爱杀你呀

(这么暴力的吗?)

芬:哦不好意思带口音了

     应该是爱沙尼亚


Blood Marry

我~写~的~好~慢~那(是我妹的芬爱脑洞)

爱沙:芬~兰~我~可~以~加~入~北~欧~吗?

芬:不行。

爱沙:为~什~么?

芬:不为什么。

爱沙(要哭了)

芬(看见爱沙要哭了赶紧安慰他):好了好了别哭了,你为什么一定要加入北欧?

爱沙:因~为~这~样~我~就~可~以~陪~着~芬~兰~了~呀!

芬(理智线崩溃,干他!!!)

爱沙:芬~兰~我~可~以~加~入~北~欧~吗?

芬:不行。

爱沙:为~什~么?

芬:不为什么。

爱沙(要哭了)

芬(看见爱沙要哭了赶紧安慰他):好了好了别哭了,你为什么一定要加入北欧?

爱沙:因~为~这~样~我~就~可~以~陪~着~芬~兰~了~呀!

芬(理智线崩溃,干他!!!)

亚苏_Arthii

The Finest summer

老婆  @Finno 的点图!原要求:夏日在海边玩耍过后坐在堤坝上休息的两人,爱德华帮提诺亲掉脸颊上沾着的冰激淋


世间如此险恶只有这对兄弟还留有一点温度.jpg(?

Finest双关“最好的”和Fin x Est👍

(突然发现所有带爱德华的cp都可以有类似双关,比如典爱就是Sweest约等于Sweetest(


(最近各种事有点忙,我会尽快回点图的!

The Finest summer

老婆  @Finno 的点图!原要求:夏日在海边玩耍过后坐在堤坝上休息的两人,爱德华帮提诺亲掉脸颊上沾着的冰激淋


世间如此险恶只有这对兄弟还留有一点温度.jpg(?

Finest双关“最好的”和Fin x Est👍

(突然发现所有带爱德华的cp都可以有类似双关,比如典爱就是Sweest约等于Sweetest(


(最近各种事有点忙,我会尽快回点图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