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芭蕾

94313浏览    4423参与
纳兰﹌今天拜🌸了吗
挤挤挤挤!本周微忙,会努力续更

挤挤挤挤!
本周微忙,会努力续更

挤挤挤挤!
本周微忙,会努力续更

Passion to Ashes

俄罗斯组曲 .19

阿尔乔姆一直睡到下午,才爬起来冲澡洗漱。瓦洛佳确实是像他说的哪也没去,但阿尔乔姆醒来的时候,他正半躺在床上边吃薯片边玩手机。

瓦洛佳这个饮食习惯,到底是为什么都不长胖啊?阿尔乔姆一想又觉得头疼,干脆还是不想事了。他边刷牙的时候边划手机,看到一大串迪米特里的未读信息和未接来电。

“你人呢?”

“不回来了吗今天?”

“活着请回复。”

“我的直觉告诉我,我不用报警,所以如果这是个错误的决定,请不要记恨我。”

阿尔乔姆看着手机屏幕笑出了声,随即给迪米特里拨了过去。

“喂,”迪米特里几乎是瞬间就接起了电话。

“我没事,”阿尔乔姆说,“今天晚上回去。跟你说声。”

“那,模范剧院首演《曼侬...

阿尔乔姆一直睡到下午,才爬起来冲澡洗漱。瓦洛佳确实是像他说的哪也没去,但阿尔乔姆醒来的时候,他正半躺在床上边吃薯片边玩手机。

瓦洛佳这个饮食习惯,到底是为什么都不长胖啊?阿尔乔姆一想又觉得头疼,干脆还是不想事了。他边刷牙的时候边划手机,看到一大串迪米特里的未读信息和未接来电。

“你人呢?”

“不回来了吗今天?”

“活着请回复。”

“我的直觉告诉我,我不用报警,所以如果这是个错误的决定,请不要记恨我。”

阿尔乔姆看着手机屏幕笑出了声,随即给迪米特里拨了过去。

“喂,”迪米特里几乎是瞬间就接起了电话。

“我没事,”阿尔乔姆说,“今天晚上回去。跟你说声。”

“那,模范剧院首演《曼侬》的女舞者是谁?”迪米特里问,就跟怕阿尔乔姆是被人绑架了一样,要对个暗号。

“这个问题很难答啊,”阿尔乔姆说,“模范剧院从没排演过《曼侬》,但是斯维拉娜在意大利客座跳过曼侬。”

“太好了,”迪米特里听上去松了口气,“没把脑子喝坏。”

阿尔乔姆奇怪道:“你怎么知道我喝酒来着?”

“一个这么久不回信息的俄罗斯人肯定在喝酒,”迪米特里说,“不然就是死了。还好你没死,不然我还要换人合租。”

阿尔乔姆笑了几声,回道:“好啦,让你担心了,下次我注意。”

“没人担心你,泡你的妞吧,拜拜。”

“拜拜。”阿尔乔姆不打算纠正迪米特里的猜测。后者猜得已经惊人地准确了。

半躺在床上的瓦洛佳朝这边望过来:“谁啊?你妈?”

“我室友。”

“你们感情不错哦。”瓦洛佳评价道。

“舞校同学。”阿尔乔姆说。

“真好,”瓦洛佳点点头,“我同学基本都不跳了。”

很快,阿尔乔姆又穿上一身瓦洛佳的干净衣服,过了马路来到模范剧院。随后他发现领着瓦洛佳来剧院食堂完全是个错误决定,尽管后者自称对好久没来的模范剧院食堂兴趣盎然——几个年轻的群舞演员瞬间冲上来围住了瓦洛佳,获得同意后开始轮流合影。

于是阿尔乔姆心安理得地扔下瓦洛佳,自己吃饭去了。

排《奥涅金》的时候其实阿尔乔姆和瓦洛佳都忙于跟各自的搭档排练,故而虽说排的是同一个剧,谁也见不着谁。阿尔乔姆排上一个小时就算完事了,瓦洛佳要排到很晚,一点点过他的双人舞。哪怕他按照弗拉蒂斯的录像学得再像,真正和女舞者搭档总是要做调整。每个女演员的习惯不同,男演员就要根据搭档进行调整。毕竟女舞者永远是对的。

但是一个小时刚过,瓦洛佳就跑了过来,说是歇一会儿,实际就是来看他们排《明澈的小溪》。或许是想看一眼阿尔乔姆那个“撑一圈”还撑不撑得住。

安东刚走进排练室,就抱着双臂一脸狐疑地上下打量了一番阿尔乔姆。他动作很夸张,一旁的瓦洛佳立刻“嘿嘿”笑了出来。

“是我的衣服。”瓦洛佳说,猜到了安东在想什么。

按说,阿尔乔姆倒是该在剧院多放几套衣服了,以备万一。作为一级独舞,他在剧院占的半永久性空间比原来大了很多,在后台有自己的固定房间和“化妆桌”了。实际上男演员不像女演员要盘头发,基本到了化妆间再上妆,自己的固定化妆桌其实是拿来堆杂物的。他的桌子在房间墙角,是货真价实地在剧院后台有了“自己的角落”了。旁边还有相似的两套桌椅,和一张床,谁的日程中有个空档都可以去躺一会儿。

但刚升任没多久,他还没完全适应堆放东西的空间大了不少这个事实。所以今天还是干脆穿了瓦洛佳的。穿几件也是穿,今晚都洗了明天带回来,有什么差别。

“你排练时的衣服都超级难看,怪不得。”安东了然地点点头,下结论道,“平时的衣服也都很难看。”

“我人好看。”瓦洛佳回敬道。

“对我们剧院的一级独舞情有独钟啊,你。”安东说。

“放心,”瓦洛佳应道,“不来搞你。”

安东表情都没变一变:“我可看不上你。”

跟安东斗嘴完,就算是瓦洛佳,看热闹也得到排练室的边缘去,挨着镜子,靠着把杆。看到阿尔乔姆确实能立起足尖起码转一圈,瓦洛佳就慌慌张张地跑回去赶自己的排练去了。也可能是心虚——要不是他昨天拉阿尔乔姆喝酒,阿尔乔姆肯定会去管弗拉蒂斯要录像了,现在也不至于就转得回一圈。

阿尔乔姆已经下定决心,下班就给弗拉蒂斯发信息。再不行就直接上门搬救兵,跑到他家里去说大哥救救我,快告诉我怎么偏着重心立足尖转三圈。

回家的地铁上阿尔乔姆收到弗拉蒂斯甩过来的几条Instagram转发私信,接着又是WhatsApp里发来的YouTube链接。

“这几个录得比较好,”弗拉蒂斯写道,“我发挥得也不错。”

网上弗拉蒂斯的演出录像片段多如牛毛,还有好几个专门的粉丝账号总结转发。要知道哪个拍得质量高,果然还是问本人最快。

“有个问题,”阿尔乔姆回复,“你是所有自己的录像、照片都看过?”

“只要圈了我或者打了我的tag,”弗拉蒂斯说,“总还是看过的。”

阿尔乔姆想想自己的账号,圈自己的基本都是剧院官方,自己的tag里基本都是自己发的照片。他摇摇头,果然昨天喝得太多,将近一整天过去了,还是一想事儿就头疼。

回到家,阿尔乔姆只见迪米特里一本正经地跪在茶几旁边,手里拿着茶壶,正在祸害茶几上的小茶碗。

阿尔乔姆立刻不由自主地猛烈摇了摇头,以表达对眼前这个场景的抗拒。迪米特里这种巡演多的人,真的很容易在外中邪,随即就着了道儿似的把什么日本茶道,中国太极,南美玉米酒都一股脑地搬回来照葫芦画瓢。

“你回来啦!”迪米特里头也不抬地说,“来喝茶啊。”

考虑到自己刚宿醉过,确实应该多喝水,阿尔乔姆接受了这个邀请。

“对了,”阿尔乔姆说,“你把Airbnb的链接关闭吧,有人要房间了。”

“啥,”迪米特里忙于用茶水瞄准茶杯,“你后辈?”

“前辈。”阿尔乔姆直接拿起了迪米特里先前倒好的另一杯,“基洛夫剧院的瓦洛佳要来客座,排练,想住几个礼拜。”

“啊?”迪米特里显然也满腹问号了,和阿尔乔姆当初听瓦洛佳说要租这间房时的反应一模一样,“啊?”他又重复道,“基洛夫的瓦洛佳?”

“嗯。”阿尔乔姆试着抿了一小口茶水。烫。

“哇,那我以后就是要睡在瓦洛佳睡过的床上的人了!”迪米特里叫到,“阿尔乔姆,我发达了!”

阿尔乔姆真想把手里的茶杯扔到迪米特里脸上。后者不仅现在手里拿着茶壶,还非常擅长哪壶不开提哪壶。

照迪米特里这一套,阿尔乔姆非但早就“发达”,睡过瓦洛佳的床了——现在更是发达得不得了,还睡过瓦洛佳了。

Passion to Ashes

俄罗斯组曲 .18

阿尔乔姆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头又沉又痛,顺带还渴得不行。

并且胸前还有个额外的重量,感觉就像那次克里斯提娜跟父母去拉脱维亚看祖母的时候把猫寄养在他和迪米特里的公寓,结果他早上醒来发现猫端坐在他胸口,蓝幽幽的一双圆眼睛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他抬起左臂,把左腕上的手表举到眼前。但眯着眼睛瞧了几秒,也没看出来到底是几点。不过他明白身上额外的重量是什么了,瓦洛佳一只手臂搭在他身上,趴在他旁边睡得正香。

“喂,”阿尔乔姆把瓦洛佳的手拿开,“几点了?”

“嗯?”瓦洛佳睁开眼,迷惑地看了他片刻,随即伸手从枕头边上摸出手机,“十点半。”

“啊,早课……”阿尔乔姆绝望道。

“别管了,都快结束了。”瓦洛佳...

阿尔乔姆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头又沉又痛,顺带还渴得不行。

并且胸前还有个额外的重量,感觉就像那次克里斯提娜跟父母去拉脱维亚看祖母的时候把猫寄养在他和迪米特里的公寓,结果他早上醒来发现猫端坐在他胸口,蓝幽幽的一双圆眼睛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他抬起左臂,把左腕上的手表举到眼前。但眯着眼睛瞧了几秒,也没看出来到底是几点。不过他明白身上额外的重量是什么了,瓦洛佳一只手臂搭在他身上,趴在他旁边睡得正香。

“喂,”阿尔乔姆把瓦洛佳的手拿开,“几点了?”

“嗯?”瓦洛佳睁开眼,迷惑地看了他片刻,随即伸手从枕头边上摸出手机,“十点半。”

“啊,早课……”阿尔乔姆绝望道。

“别管了,都快结束了。”瓦洛佳说,“你们还不许缺一两次的吗?”

他说得没错,一两次不去倒也没有什么。但早课是每个舞者的人生基石——还有一天能上台,就还有一天该去上早课。除了真的是万不得已,阿尔乔姆从不缺早课的。

阿尔乔姆叹了口气,试图坐起来。

“你要干嘛?”瓦洛佳问。他像是还半梦半醒,说话尾音拖得很长。

“喝水。”阿尔乔姆没好气道。虽然他现在头疼得要命,但他能记得起他此刻的头疼、没赶上早课、醒来时还感觉像有只猫坐在身上,罪魁祸首全都是瓦洛佳。

“我给你倒水。”瓦洛佳说着一下从床上蹦了起来,“你躺着吧。”

阿尔乔姆没有异议,靠着枕头坐了起来,等着瓦洛佳把玻璃杯递到他手里。他确实觉得昏昏沉沉的,不太想动。

他接过水,喝到一半,瓦洛佳的话差点让他呛住。

“疼吗?”瓦洛佳盘着腿坐在床上,“你是第一次吧?”

阿尔乔姆感到一阵轻微的眩晕,还有一股逐渐在胸腔中升起的怒火。他想起来了。

“瓦洛佳!”阿尔乔姆只觉得脸上发烫,“你昨天晚上,把我,你……”

“怎么?你不是挺舒服——”

“我他妈把你当朋友!”阿尔乔姆头一次在瓦洛佳面前骂人,骂的还是瓦洛佳,“你就这样对我?”

他想起了瓦洛佳压在他身上的重量,轻柔小心但不由分说地分开他双腿的力道,舔过他唇角的舌尖,摩擦在他肩膀的牙齿。一开始的试探,和后来深入的占据。

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他仿佛现在还能感觉到,被另一个男人从内部充满,撤出再进入,每一次都有着不可言说的……

“你——”

“你凶我!”瓦洛佳一双蓝色的眼睛定定地看着他,“你还骂我……”

瓦洛佳的眼睛上仿佛已蒙了一层雾。

“明明是你让我别停下,再快点……我问你爽不爽,你还——”

“快闭嘴!”阿尔乔姆急道。

“你怎么能这样!”瓦洛佳的声音带了哭腔,“上过床你就不要我了吗?你哪里把我当朋友?你就这样利用朋友?我哪做得不好,告诉我,”他说着甚至还抬手揉了揉眼睛,然后低下了头,“别生我气好不好……”

阿尔乔姆一肚子的脏话硬生生憋了回去。

“算了算了。”阿尔乔姆说,他声音还是有些沙哑,“喝多了你情我愿的事,当没发生过吧。”

“当没发生过吗……”瓦洛佳的语气中是掩不住的失望。他像猫一样的眼睛看向阿尔乔姆,带着痛苦的神色。

“那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行?”阿尔乔姆叹气道。

“你讨厌我吗,阿尔乔姆?”瓦洛佳低声问。

“……不讨厌。”

“那,喜欢我吗?”

阿尔乔姆想了想,最后还是开口道:“喜欢。”

“我也喜欢你。”瓦洛佳忽然又展现出那种孩子气的笑容,眼中都是喜悦,方才的颓丧一点踪影都没了。

阿尔乔姆又叹了口气。瓦洛佳是长他五岁、早入行五年的前辈。拼演技他哪里招架得住。

“你真的没拒绝我,昨天晚上。”瓦洛佳说。这回是很认真的神情。

“嗯。”阿尔乔姆喝完了杯子里的水,把玻璃杯放在床头柜上,“我喝多了。”

“你后悔呀?”瓦洛佳问。

阿尔乔姆摇摇头:“我没那么介意。”

现在冷静下来,他觉得也不是很有所谓。虽然总觉得是瓦洛佳占了他便宜,趁着他醉酒把他压在身下——可那毕竟是瓦洛佳。换别人他现在已经恶心到要吐出来了。

“真不疼?”

“哪至于。”阿尔乔姆说,“没什么感觉了。”

真的疼得要命的事情他经历得多了,“和男人睡觉”可排不上名次。可怕程度远远不及“穿工装靴就能原地pirouette九圈的老师今天来讲练圈了”。后者才是实打实让人第二天下不了床。

“那就好。”瓦洛佳松了一口气,仰面躺倒在床上,舒展开身体,“我很温柔的。但还是怕你第一次会疼。”

阿尔乔姆轻哼了一声,温不温柔的他可想不太起来了。他中间醒过,但大部分时候算是睡过去了。

“哎,”瓦洛佳接着说,“昨晚,我弄得你很享受的吧?”

“……你能不能别说这么下流的话了。”

“真的,你后来一直在喘。”瓦洛佳说,“你是不是记不得了?”

“记不得。”

“那,什么时候你再醒着和我做一次呗?”瓦洛佳提议,“比和女人做爽哦,你应该从头到尾好好体会一次。”

“再说吧……”阿尔乔姆从枕头上滑下来,躺平闭上眼,“别烦我,我想睡觉。”

瓦洛佳要是再说个没完,他恐怕就就要起反应了。他现在不想应付自己的生理反应。

“你现在对我凶了好多啊。”瓦洛佳说,“男人哎,上过床果然就不一样了——”

“闭嘴。”

阿尔乔姆是真的突然觉得很累。或许是喝了酒没睡好,也可能是因为他好像快一个月没好好休息过了。排练日程和他的神经一样紧绷,他时常觉得自己要是中间停下来一天,就会像拧紧的发条提前松懈了,转天就无法再撑下来一整天。

“那你睡吧。”他隐约听到瓦洛佳轻声说,“我就在这儿哦,哪也不去。有事叫我。”

一个吻轻柔地落在他额角。

“嗯。”

Passion to Ashes

俄罗斯组曲 .17

可能因为他没怎么吃东西,阿尔乔姆觉得思绪稍微有点模糊了。

所以心情也格外地好。

酒保说要关了收银机下班了,所以瓦洛佳一次性把要点的都点了,色泽各异的几杯烈酒摆在他们面前,然后酒保就锁了柜台扬长而去,除了远处前台还有人驻守,偌大的前厅只剩他们两个人。

趁着瓦洛佳看酒单的机会,阿尔乔姆掏出了手机。等酒保都走远了,他还在皱着眉试图理解迪米特里发过来的信息。酒精让他反应有点慢。

“怎么啦?”瓦洛佳问。

“没事,我室友。”阿尔乔姆摇摇头,“不是什么要紧事,再说了。”说着放下了手机。“克里姆林的群舞。快巡演去了。”

“克里姆林也不错呢。”瓦洛佳说,“巡演那么多,不愁演出费吧。”

“本来往年这...

可能因为他没怎么吃东西,阿尔乔姆觉得思绪稍微有点模糊了。

所以心情也格外地好。

酒保说要关了收银机下班了,所以瓦洛佳一次性把要点的都点了,色泽各异的几杯烈酒摆在他们面前,然后酒保就锁了柜台扬长而去,除了远处前台还有人驻守,偌大的前厅只剩他们两个人。

趁着瓦洛佳看酒单的机会,阿尔乔姆掏出了手机。等酒保都走远了,他还在皱着眉试图理解迪米特里发过来的信息。酒精让他反应有点慢。

“怎么啦?”瓦洛佳问。

“没事,我室友。”阿尔乔姆摇摇头,“不是什么要紧事,再说了。”说着放下了手机。“克里姆林的群舞。快巡演去了。”

“克里姆林也不错呢。”瓦洛佳说,“巡演那么多,不愁演出费吧。”

“本来往年这轮巡演的时候,他那间我们是不转租的。”阿尔乔姆望着眼前的酒杯,瓦洛佳把其中一杯朝他推了推,于是他顺势拿起了杯子,“来莫斯科面试剧院的,谁爱住谁住,先到先得,不要钱。今年倒是没人要。”

“时代变咯。”瓦洛佳应道,“莫斯科虽然是首都,远东也不是没有好剧院,也都出去巡演,图什么跑到莫斯科这么贵的地方来个小剧院?真能来模范剧院的,跳比赛的时候也该签了。”

“小剧院大概也没什么位置了。”阿尔乔姆说,“克里姆林年年要很多莫斯科舞蹈学院的应届生,还越来越多。模范剧院这几年倒是要了不少瓦岗诺娃学院毕业的新人。”

瓦洛佳对自己的母校只是耸了耸肩:“都是女的吧?也有从基洛夫剧院往模范剧院跳槽的,瓦岗诺娃出来的女舞者精致,去哪都抢手。模范剧院毕竟是模范剧院,想去也正常。男的,今年这届前三都提前签了基洛夫剧院了,但,是其他剧院根本不要。资质都没那么好。基洛夫的男舞者早就断层了,我们几个首席撑着,独舞级别的就两个人还跳。新人再接不上来怎么办?”

瓦岗诺娃的应届前三都“资质不好”,也是够吓人的了。阿尔乔姆在有些模糊的记忆里搜索下,倒是觉得自己的母校更惨:不要说应届了,他和迪米特里那届之后毕业的,在有点名气的剧院又能拿些像样角色的男舞者,满打满算一共两人。朱利安算一个,在模范剧院的一位群舞是另一个,就是这次排了正式场次的那个候场演员。

“时代变了。”瓦洛佳再一次说,他蓝色的眼睛看上去出奇冷静,不像是已经喝了一晚上酒。“咱们是出生在苏联的。最后一代了。现在的这批孩子不是。把他们关排练房一天十二个小时,才不干呢。上学的时候就只知道天天玩手机,拍照片,进了剧院先当两年背景板,能愿意?练功练不下去,给角色担不住压力,熬级别没那个耐心,这行挣得又少。身材好,会演戏,那不如干点别的去。什么有跳芭蕾这么苦?”

阿尔乔姆没话说,只能点头,喝酒。酒杯空了,再换一杯。每杯的味道都不一样,有点意思。

“不讲这个了,说点别的。”瓦洛佳说。

他开始说些别的。阿尔乔姆也回着话,但他自己也不清楚他们在聊些什么。他话说出去,似乎下一秒钟就忘了。瓦洛佳的话说到下半句,他好像就已经忘了上半句。但他上半句是听懂了的,刚才明明还是懂的。

他还是心情非常好。他喜欢听瓦洛佳说话。

瓦洛佳靠过来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句话,温热气息吹在他耳侧,他开始止不住地笑。

“好笑?”瓦洛佳奇怪道。

“痒。”阿尔乔姆边笑边说。

瓦洛佳忽然扣住他手腕,另一只手在靠近肩膀的位置往下拽了拽他衣袖,露出锁骨。阿尔乔姆顺从地待着没动,等着看瓦洛佳又在搞什么名堂。

瓦洛佳拿起桌上的一小碟盐粒,倒在阿尔乔姆锁骨上。然后一口干了盐碟旁边的那杯预调了柠檬汁的龙舌兰,凑过来舔他锁骨上的盐。

“痒……”阿尔乔姆想动,瓦洛佳抬手死死摁住他另一侧的肩膀。

舌尖扫过锁骨,接着向上轻轻顺着脖颈一路回到他耳边。

“跟我上楼。”瓦洛佳的声音软软的。

从电梯里开始,阿尔乔姆就不太想睁眼睛了,人工照明下地毯的花纹让他觉得头晕。他半闭着眼睛,只管跟着瓦洛佳。他像是能听见自己心跳在加快,脸上也感觉好热。喝酒总是让人觉得热。

瓦洛佳牵着他进了门,关门,没开灯。他索性闭着眼睛,感到瓦洛佳又带着他走了几步,然后在他胸口一推,他仰面躺在舒适的大床上,像是跌进了云朵包裹起来的梦乡。

像是一个梦。温暖柔软的唇瓣覆在他嘴唇上,他下意识地些微张开嘴。

心跳得好快,心跳的声音盖过了他自己脑海中那个思考的声音。他好像很紧张,就像在模范剧院第一次正式登台的时候。他听不到自己的思绪。他没法再思考了。

被触摸的感觉从喉咙往下移动,划过他胸前,停在腰间。他条件反射地抬起手,下一秒钟手腕被人捉住狠狠摁回床上。他没再动,一片黑暗中他知道另一个呼吸声是瓦洛佳。他相信瓦洛佳。

他的思维断了一会儿,他像是睡着了。短暂的疼痛让他醒了过来,他感到有些异样,却又说不上来。他动了动,意识到有人扶着他曲起的双腿,膝盖分开,就像还在舞校时老师上课挨个给撕胯的时候。那时候他还是个小男孩,上课被老师掰腿疼得抹眼泪,能躺在地上哭到上气不接下气。

“疼吗?”瓦洛佳听上去和平时不太一样,没有了一贯的从容。呼吸声很重。

“不疼……”阿尔乔姆张嘴几乎没发出声音来,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嗓子有点哑了。他咳了一声,“不疼。”

异样的感觉更明显了。他皱起眉头,一阵强烈的眩晕让他忍不住抓起了身下的床单。

床在晃。整个世界在摇晃,晃得他头更晕了。有种奇特的感觉从小腹升起,在身体内聚集,是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和熟悉的某种感觉很像,但又不一样。他还是闭着眼,身体在自动做出反应,双腿从髋部向两侧转开,绷紧足尖。

瓦洛佳发出一声含混不清的低哼声。

阿尔乔姆像是躺在云上。

“瓦洛佳。”他听见自己说。

无梦的黑暗。

远水
上海 俄罗斯皇家芭蕾舞剧 《天...

上海
俄罗斯皇家芭蕾舞剧 《天鹅湖》
2019.12.21 晚场19:15
二楼D区2排,380价位的票
临时有事去不成了,300一张出
走闲鱼,请先lof私聊

上海
俄罗斯皇家芭蕾舞剧 《天鹅湖》
2019.12.21 晚场19:15
二楼D区2排,380价位的票
临时有事去不成了,300一张出
走闲鱼,请先lof私聊

Lady Ann
[芭蕾]爱丽丝梦游奇幻记(20...

[芭蕾]爱丽丝梦游奇幻记(2010)——Lauren Cuthbertson & Sergei Polunin

[芭蕾]爱丽丝梦游奇幻记(2010)——Lauren Cuthbertson & Sergei Polunin

诗雨薇-暂时不换舞种
外开是什么?能吃吗?我确实努力...

外开是什么?能吃吗?我确实努力转开了,但拍个照就发现动力腿还是关着的……另外,我想着把后背推直,结果手臂就瞎使劲了,手腕扣了🐳跳舞的过程就是个顾了这头忘那头的过程,要记住的事情太多了……
最后再说一句:每次练足尖,都要跟自己说很多遍“不要恨你的舞鞋”,原因吗练过的人都懂🦊

外开是什么?能吃吗?我确实努力转开了,但拍个照就发现动力腿还是关着的……另外,我想着把后背推直,结果手臂就瞎使劲了,手腕扣了🐳跳舞的过程就是个顾了这头忘那头的过程,要记住的事情太多了……
最后再说一句:每次练足尖,都要跟自己说很多遍“不要恨你的舞鞋”,原因吗练过的人都懂🦊

TingtingWang

趁现在,趁年轻

为六年的芭蕾留下纪念

趁现在,趁年轻

为六年的芭蕾留下纪念

Passion to Ashes

俄罗斯组曲. 16

等两位导师垂头丧气地回来时,在瓦洛佳执着的干预下,阿尔乔姆已经起码能“撑一圈”了。于是每个人都觉得重获希望,而瓦洛佳和来的时候一样突兀地跑了,说是去找《纽瑞耶夫》的服装组量尺寸去了。

傍晚排练《奥涅金》的时候,被安东称为“来自列宁格勒的友军”的瓦洛佳果然大摇大摆地穿着练功裤踩着舞鞋出现,作为奥涅金,来排一段和阿尔乔姆饰演的连斯基抢女人的戏码。当然,普希金笔下的叶甫盖尼·奥涅金不是真的想与好友连斯基抢女人。不过是与生俱来的虚荣心、不过是出身与时代所致的无聊和苦闷作祟而已。

就好像瓦洛佳也不像真的是出于救援模范剧院的精神而来的。他显然是来玩的。

排练一结束,瓦洛佳就跑过来抓着阿...

等两位导师垂头丧气地回来时,在瓦洛佳执着的干预下,阿尔乔姆已经起码能“撑一圈”了。于是每个人都觉得重获希望,而瓦洛佳和来的时候一样突兀地跑了,说是去找《纽瑞耶夫》的服装组量尺寸去了。

傍晚排练《奥涅金》的时候,被安东称为“来自列宁格勒的友军”的瓦洛佳果然大摇大摆地穿着练功裤踩着舞鞋出现,作为奥涅金,来排一段和阿尔乔姆饰演的连斯基抢女人的戏码。当然,普希金笔下的叶甫盖尼·奥涅金不是真的想与好友连斯基抢女人。不过是与生俱来的虚荣心、不过是出身与时代所致的无聊和苦闷作祟而已。

就好像瓦洛佳也不像真的是出于救援模范剧院的精神而来的。他显然是来玩的。

排练一结束,瓦洛佳就跑过来抓着阿尔乔姆刚套上的卫衣:“吃饭吗?”

“我不饿。”

“喝酒吗?”

“呃……”阿尔乔姆想了想,然后意识到比瓦洛佳重要的多的事依然非常重要,“我想先抢淋浴间去。”尤其是如果他打算跟瓦洛佳去喝酒的话。不然,实在不行,他确实也可以回家再洗澡。

“抢什么淋浴间呢,”瓦洛佳说,“我住Metropol,过来洗澡呗。”

Metropol酒店就在模范剧院的街对面,这个提议相当有诱惑力。

“穿我衣服一套也是穿,两套也是穿。洗完再穿一套,回头一起还我啊。”瓦洛佳接着又说。

听上去相当有道理,阿尔乔姆立刻就点点头。

很快,两个人已经在等红绿灯过马路。

“都请你住Metropol啊,”阿尔乔姆说,“管理层够下本。”

“我不是让他们《纽瑞耶夫》的时候就别管我了嘛。稍微给点补贴,我自己租房去。所以这次搞贵一些的酒店呗。”瓦洛佳过马路的时候一把拽住阿尔乔姆的手腕,就跟怕他一个大男人没人牵着不会过马路似的,“不然照他们那个死板的逻辑,一个礼拜飞一次,过来呆三天就滚回去,想折腾死我哦。我把能推的演出都推啦,整个月就回去跳一场《天鹅湖》,平时没事就在这边玩呗。”

阿尔乔姆内心啧啧称奇,果然到了明星首席的地步,都可以推演出了。《天鹅湖》,言下之意应当是也不太需要排练;基洛夫剧院远比模范剧院更依赖游客观众,这种每个演员都练到吐的剧目排演得更多,隔壁穆索尔斯基剧院甚至还有六月演出《胡桃夹子》的壮举,就为了赶上白夜节的客流;旅游季到来,圣彼得堡的剧院真的能让每个人都跳滥大街的剧目跳到想吐。

阿尔乔姆跟着瓦洛佳经过金碧辉煌的酒店大厅,电梯上楼一路到了酒店房间。莫斯科市中心的Metropol酒店虽然只有五层,但充满了旧世纪的豪华,应该超出了剧院正常住宿预算两倍。房间中金色的吊灯悬在中央,宽大双人床的对面是液晶电视,之间摆着圆茶几、长沙发、两只沙发椅,旁边是白色纱帘挡住的落地窗。

“你先洗咯,”瓦洛佳说,“我要先收拾下行李。”他果不其然是下了飞机——或者是高铁,阿尔乔姆想起他说的要为自己打算,少听剧院瞎安排——直奔酒店,然后扔下行李就跑到对面的模范剧院了。也不无道理,毕竟如果他不能今天就开工,模范剧院不会多付一天的酒店钱让他今天过来。

阿尔乔姆没推辞,率先进了卫生间。高档酒店的充足水压可绝对不能放过,必须要好好享受一下。

热水不仅能让人暂时忘记一天的排练,还能让人暂时忘记第二天还有排练。虽然第二天的日程相比之下要松快得多:除了早上的早课,只有下午晚些时候有排练,《奥涅金》和《明澈的小溪》各一个小时,简直算是放了半天假。

围着毛巾走出来,阿尔乔姆觉得心情好了不少,今天在排练室一时的难过也烟消云散。他甚至开始对瓦洛佳说的一起喝一杯感觉跃跃欲试,而不仅仅是为扔下瓦洛佳一个人过意不去了。和瓦洛佳聊天确实是件颇有意思的事。虽然转念一想,他如果扔下瓦洛佳自己回家,瓦洛佳也总是能找到人去喝酒的。

但现在他借了人家的淋浴,还又穿了套人家的衣服仰在沙发上看电视,他当然没有立场扔下人家了。等瓦洛佳洗澡的工夫他打开电视,本来自以为能偷闲看上一会儿,却发现不知道看什么好。他已经不记得上一次有空看电视是什么时候了。他们公寓里电视机好像从来没有被拿来“看电视”过,都是迪米特里拿来投屏看动画。有的时候阿尔乔姆会拿来看碟,看纽瑞耶夫或者瓦西里耶夫的演出录像。他甚至不确定他们到底有没有卫星电视信号。

他自己也有演出录像碟——前不久模范剧院刚出的,几乎是他晋升之后就立刻出了DVD,就跟没有录像不配做一级独舞一样。是《天鹅湖》,他的“邪恶的天才”,丹尼斯的西格弗里德王子。迪米特里还煞有介事地买了这张碟,在客厅里津津有味地从头看到尾。迪米特里称得上是具有典型的巡演剧院“职业病”的演员,就是看演出几乎要他的命;一走进剧院,且是任何剧院,就觉得是来上班了,顿时浑身都不得劲,恨不得拔腿就跑。因而迪米特里极少看演出,包括模范剧院的演出,这版《天鹅湖》他号称是没看过。他同时也号称“是我室友在模范剧院的DVD里了,必须看一看”,于是阿尔乔姆难得的休息日整个下午都躲在自己房间里,不敢现身在客厅。看到他自己的录像让他觉得再难受不过了。他的变奏那么粗劣,演技那么生硬,满心的紧张就算别人都看不见,他自己看得见。录像里的他自己距离他想要的还差好远好远。

他最后开着电视却划起了手机,看看群聊里有什么新鲜事。等他从满屏的搞笑图里回过神来,瓦洛佳已经穿戴整齐——这人怎么有这么多色彩鲜艳的冲锋衣?——喊他出门了。

“你真不饿?”瓦洛佳说,“少吃点东西呗?然后再多喝点酒咯。”

于是他们又过了马路,绕到模范剧院后面一条大道上的一家餐厅。说是餐厅,坐着喝酒聊天的比吃饭的多。开放式的二楼还坐着个DJ,场地十二点钟会收了桌子,变成喝酒蹦迪的好去处。

“我可是蹦不动迪了。”阿尔乔姆说。他本来也就不喜欢“蹦迪”。他喜欢安静,相对来说。从小他只要有空闲,在屋里看书、玩电脑的可能性都比出去玩要大。当然,从差不多十岁开始,决定了要走职业舞者的道路,他的空闲时间本来就都是拿来休息的。在屋里压着腿、或者实在不想压了,就蜷着身子看看各种演出录像。舞校课程很紧,休息时间不多。他上学晚,比别的同学都大个两岁,更是一直在赶进度。就算他在同届的人之中不差,舞者的职业生涯可就只有那么几年,他本来就少别人两年了。

“到十二点我们就走,好不好?”瓦洛佳说。他一手拿着酒杯,一手拿着墨西哥式的虾肉taco,一边说话一边几乎已经在随着音乐晃动了。这里音乐声不小,他说话经常要贴到阿尔乔姆耳边。

阿尔乔姆点点头,拿起他自己的鸡尾酒杯子。亮橙色的液体盛在玻璃的大肚高脚杯里,量还不少。

“弗拉蒂斯最近怎么样了?伤要紧吗?”瓦洛佳问。

“我看他天天乐得很。”阿尔乔姆答,“没一开始觉着的那么严重,没真的伤到骨头。他说这几天就能开始不用拐杖了。”

略微严重的受伤在每个舞者的职业生涯中起码有至少一次。只要不是最后一次,就还一切都好。毕竟确凿的最后一次受伤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这名舞者因此已不可能再登台。

“过不了多久就能回来了吧。”瓦洛佳似乎是自言自语道。

于是他们喝酒,聊天,阿尔乔姆还是觉得没胃口吃东西,瓦洛佳点的沙拉就他就叉了几下。瓦洛佳讲自己出生在列宁格勒,现今的圣彼得堡,过不了多久就会到来的一年一度白夜节却从来没去过。全国各地的俄罗斯人都赶往圣彼得堡过节,他却习惯窝在家里,因为从小妈妈就说这天每一条街都人挤人,赶上封路回不了家不说,是年年都有踩死人的。

也不知道到底他说的什么那么有意思,阿尔乔姆就是很喜欢听瓦洛佳说话。

鸡尾酒又续了两次,快到十二点,瓦洛佳一拍桌子说鸡尾酒喝得没意思。两个人又途径模范剧院,这回在马路对面走的地下通道,在剧院对面的“啤酒餐厅”落了座,紧靠最里面的座位,在各国啤酒的菜单当中点了德国啤酒。

一人一瓶啤酒再聊起来,话题已经不着边际了。瓦洛佳说你知道不,你们剧院移民走了那个女首席,和帕维尔是一档子事,怕被人毁容。帕维尔雇凶袭击总监,为的不光是他自己的排期,还有女朋友的。

阿尔乔姆琢磨了下,说那这袭击总监可谓一举两得,筹划合理啊。

一下子就给瓦洛佳笑得不行,虽然阿尔乔姆没明白是什么那么好笑。

“没办法喽,”瓦洛佳说,“找了个女舞者做女友,这事儿还有完?往往她不如你、级别没你高、跳得没你好,你就得想方设法帮她,给她拿角色,带她做宣传,不然人家年纪轻轻、漂漂亮亮的,跟你图什么?女舞者可跟男的不一样,男的不过是台上一个把杆。女的是什么,是芭蕾本身。女演员哪怕就是个群舞,怎么没有一群群的追求者?哪个不比你回家早、比你有钱、比你退休晚事业稳定,嫁个男舞者不过图能多跳几年舞,别让老公催着她退休生孩子。毕竟几个男舞者养得起不工作的老婆再加一个小孩。”

阿尔乔姆觉得这竟相当有道理,不得不频频点头。

“等她终于生了孩子,那更是没完没了了。她退休大致是做个芭蕾教师,顺便也能带带孩子。但孩子怎么着,让跳芭蕾吗?毕竟爸妈都是舞者,不让学芭蕾说不过去。但要是个女孩,免不得心疼了,女舞者的竞争多激烈啊?要是个男孩倒好办,只要天资不太差,好好跳总能吃这碗饭,爸妈都是舞者,孩子身材比例也不能太差。但问题又来了——妈妈恐怕只有一米六多吧?这男孩怕是长不到一米八的,做职业舞者也相当不好过。一条死路。”

瓦洛佳这一通念叨完,阿尔乔姆掌握了一条重要的人生哲理:别和女舞者结婚。

然后瓦洛佳告诉他今晚的第二条人生哲理:不喝点烈酒,不算喝了酒。

阿尔乔姆觉得这第二条比第一条还有道理,于是两个人又出现在Metropol酒店空无一人的酒吧。夜深了,只有酒保还在生无可恋地等下班。这点钟还醒着的人大致都在夜店里,而酒店的酒吧一般为开了一天会、筋疲力尽想喝几杯干马提尼就上床睡觉的商旅人士设立,这时候没人再正常不过。


喵呜的尾巴
芭蕾.晨曦。 裙子:芭蕾晨曦...

芭蕾.晨曦。


裙子:芭蕾晨曦@This-time洋装 

出镜&摄像&后期:@稻草味的喵尾巴 


喵尾,一个穿上小裙子脚尖立马能立起来的少女。

呜相机自拍好难,图是手机随便修的,

太喜欢这组了(。・ω・。)


啊我爱芭蕾风!


#喵呜的尾巴# ​​​


芭蕾.晨曦。


裙子:芭蕾晨曦@This-time洋装 

出镜&摄像&后期:@稻草味的喵尾巴 


喵尾,一个穿上小裙子脚尖立马能立起来的少女。

呜相机自拍好难,图是手机随便修的,

太喜欢这组了(。・ω・。)


啊我爱芭蕾风!



#喵呜的尾巴#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