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花京院

47483浏览    2775参与
寒声碎
承花同人本(每周一至周四,日更...

承花同人本(每周一至周四,日更,合集)
《替身使兔的迷惑》
第二章 替身使兔的老婆
第十三頁


今日一次更新四張(本頁為今日第四張)!請查收。

承花同人本(每周一至周四,日更,合集)
《替身使兔的迷惑》
第二章 替身使兔的老婆
第十三頁


今日一次更新四張(本頁為今日第四張)!請查收。

寒声碎
承花同人本(每周一至周四,日更...

承花同人本(每周一至周四,日更,合集)
《替身使兔的迷惑》
第二章 替身使兔的老婆
第十二頁

今日一次更新四張(本頁為今日第三張)!請查收。

承花同人本(每周一至周四,日更,合集)
《替身使兔的迷惑》
第二章 替身使兔的老婆
第十二頁

今日一次更新四張(本頁為今日第三張)!請查收。

寒声碎
承花同人本(每周一至周四,日更...

承花同人本(每周一至周四,日更,合集)
《替身使兔的迷惑》
第二章 替身使兔的老婆
第十一頁

今日一次更新四張(本頁為今日第二張)!請查收。

承花同人本(每周一至周四,日更,合集)
《替身使兔的迷惑》
第二章 替身使兔的老婆
第十一頁

今日一次更新四張(本頁為今日第二張)!請查收。

寒声碎
承花同人本(每周一至周四,日更...

承花同人本(每周一至周四,日更,合集)
《替身使兔的迷惑》
第二章 替身使兔的老婆
第十頁

今日一次更新四張(本頁為今日第一張)!請查收。

承花同人本(每周一至周四,日更,合集)
《替身使兔的迷惑》
第二章 替身使兔的老婆
第十頁

今日一次更新四張(本頁為今日第一張)!請查收。

tz酱

涂一个幼花。
p1是没有背景,p2是有背景的。
画小男生实在太快乐了。

涂一个幼花。
p1是没有背景,p2是有背景的。
画小男生实在太快乐了。

落娘

堆放一些JOJO杂图
p1草稿,从左到右四三五承,我已经给卖鱼强预定好局子了
剩下各种画风变换图

堆放一些JOJO杂图
p1草稿,从左到右四三五承,我已经给卖鱼强预定好局子了
剩下各种画风变换图

🔥燃烧的灼嗜子♂🔥

「真·瞎jb乱涂」
不知道该画谁干脆想到什么就画什么算了
把二乔的头画歪了企图改成歪头杀的灼嗜是屑。
用白色线条画画好有感觉吖
企图混入其中的某变态
唧唧歪歪了一大堆其实就是乱画了几个人(?)

「真·瞎jb乱涂」
不知道该画谁干脆想到什么就画什么算了
把二乔的头画歪了企图改成歪头杀的灼嗜是屑。
用白色线条画画好有感觉吖
企图混入其中的某变态
唧唧歪歪了一大堆其实就是乱画了几个人(?)

悼亡者Carol

【承花】SCP-5017 大衣

SCP风格的承花,除借用风格和模式外,与真正的SCP基金会没有任何直接关系,不妥删

写给别人的短文,私设如山,文笔拙略


项目编号:SCP-5017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5017应被收容于一个70cmX40cmX5cm的服装盒内,并放置在一间低监控等级的标准收容室中,需要不定时地根据SCP-5017的当前情况进行必要维护,包括干洗和更换服装盒。SCP-096所在的收容室需要有足够容纳一名173以上成年男子的空间,以便对SCP-5017进行持续研究。


若无████博士许可,不可穿着。


描述:SCP-5017是一件约170cm长的纯羊毛制大衣,大体为...

SCP风格的承花,除借用风格和模式外,与真正的SCP基金会没有任何直接关系,不妥删

写给别人的短文,私设如山,文笔拙略



项目编号:SCP-5017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5017应被收容于一个70cmX40cmX5cm的服装盒内,并放置在一间低监控等级的标准收容室中,需要不定时地根据SCP-5017的当前情况进行必要维护,包括干洗和更换服装盒。SCP-096所在的收容室需要有足够容纳一名173以上成年男子的空间,以便对SCP-5017进行持续研究。


若无████博士许可,不可穿着。


描述:SCP-5017是一件约170cm长的纯羊毛制大衣,大体为紫色,衣领、口袋等边缘有黄色细条,大臂外侧和背后有绿色星星图案,左侧衣领悬挂一金色链条,尾部为鱼钩状,袖口外部至肘部以上的白色长条有黑色“JOJO”字样。


SCP-5017上有共十三道由樱桃红色细线交叉缝制的垂直痕迹,从大衣表面观察每个交叉均为工整的“X”型,但被缝纫的区域并无破损。SCP-5017被收容时只有四条缝合线。


SCP-5017首次异常察觉发生在距离卡纳维拉尔角约十公里的佛罗里达东海岸,有人报警称多次看到一名东方男子(SCP-5017-1)怀抱SCP-5017坐在海岸边,且有时会在视线移开的时间内突然出现,引起周边居民的恐慌。但截止本篇收容记录最后一次更新SCP-5071-1都未展现出有害性。


SCP-5017-1是出现在SCP-5017附近的一名约高175cm的青年,粉色短发,右侧额角有卷曲的长刘海,有精心打理过的痕迹,两眼中间各有一道线形垂直伤疤。SCP-5017-1通常不会对实验人员的提问和举动做出回应,且无法被触碰,虽然其看起来十分真实。SCP-5017出现后通常会用面部摩擦大衣并低声说话,根据音频记录和日籍D级人员确认,其所说为日语,并且其所穿衣物为90年代左右的日本长款制服,有理由相信SCP-5017-1曾经是或来自于一名90年代的日本高中生。


当SCP-5017被穿着时,穿着者及以其为中心半径两公里左右的人都可且仅可免疫一次致命伤害,而当攻击为垂直向且会对受创者造成垂直伤痕及骨骼开裂时,SCP-5017的免疫效果将会持续。每次为穿着者或附近的人免疫一次垂直伤害后,SCP-5017上会出现一道垂直,由樱桃红色细线交叉缝纫的X形垂直排列组成的缝合痕迹,经实验测试无法移除。同时,在免疫发动的五分钟后,SCP-5017会被海水完全浸湿,现仍无法查明海水来源。SCP-5017-1则会无规律地出现,其通常行为为抱起SCP-5017用面部摩擦,实验人员表示若SCP-5017-1出现时仍穿着SCP-5017,SCP-5017-1会做出特殊反应,且根据受试者性别不同有不同的举动。当面对实验人员为男性时,SCP-5017-1会拥抱他并说:“太好了,承太郎”,被拥抱者表示SCP-5017-1是“可触碰的、温暖的、令人安心的”;当实验者为女性时,SCP-5017-1则会礼貌地站在一定距离外,通常他会对该女性说:“没事了,徐伦”或“还好吗,徐伦”,但有极少数的其他情况(详见试验文件5017-Ⅱ)


 


试验文件5017-Ⅰ:


D-6501是一名39岁的日本男子,高180cm,因信奉邪教导致的虐~杀~行为被列为D级人员,受害者包括一名儿童和一名婴儿。D-6501被要求不携带摄像工具以外的任何设备进行试验。


 


D-6501从████博士指派的项目人员手中接过SCP-5017并穿着,穿着完毕后双手拷在背后,接着被带入一个10m×12m×5m的A级实验室


以下内容原文皆为日语


████博士:请你站到实验仪器前


D-6501:这是什么,上帝保佑,它看起来很危险


D-6501踱步到裂缝制造机前,口中念念有词地祷告。


████博士:现在,请正对这个机器的中间站好


D-6501:仁慈的主啊,请您保护我,我是您忠诚纯洁的信徒


████博士:好了!快站好!


D-6501停止动作,仍旧念念有词地晃动。


████博士:这个蠢货(小声的)......第一次试验准备!3,2,1!


裂缝制造机产生了最大强度的激光束,形成的竖向光线垂直打击在D-6501的身体正面,D-6501向后飞出四米并在接触地面后继续滚擦直到撞到墙上,但他很快就坐起来且观测不到明显伤痕。


D-6051:啊...哦!你们这群该死的家伙,我是神的信使,我以神的谕令令你退下!


████博士:好了,D-6051请你保持冷静,配合我。现在除了疼痛你的身体状况还有哪些变化吗?


D-6051:没有!该死的,我想起来了,我见过你们用那疯子造的仪器摧毁一辆坦克,但是它对我毫无!毫无用处!知道为什么?!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是神的义子!我的行为都是无误的,你们胆敢如此对我!


████博士:请你冷静下来,D-6501...


D-6501:你这不洁的可怜虫!你是恶魔...等等...我好像流血了,我的腰湿透了!这绝对不是汗,该死的!哦...不,我还不想死,救救我,快救救我!


████博士:保持冷静,D-6501,仪器显示你并没有外伤也没有内脏受损,也许是你失禁了。


D-6501的沉默持续了尴尬的十秒钟。


D-6501:不可能,我不会被这种事吓到尿裤子...嘿!是这件大衣,这玩意湿透了!该死的这是什么味道,好腥!


████博士:你能感受到液体是从SCP-5017哪里出现的吗?


D-6501:不能!这讨厌的东西整个都湿透了,该死的!一股咸味!.....


D-6501惊恐地沉默了,SCP-5017-1突然出现并蹲下身注视着D-6051。


D-6501:你是谁!嘿,博士!快救救我!你...你是个什么家伙,不要靠近我!快把这该死的手铐打开!


████博士:SCP-5017-1,你能理解我的话吗?你是什么时候开始伴随这件大衣出现的?


SCP-5017-1没有回答并将D-6501的上半身扶起靠在墙壁上,D-6501从挣扎怒吼很快变得平静。


SCP-5017-1与D-6501对视了大约半分钟的时间,接着张开双臂拥抱了D-6501,根据其携带的微型记录仪显示,SCP-5017-1用标准的日语说:


“太好了,承太郎。”


SCP-5017-1继续拥抱了D-6501十分二十四秒直到突然消失在视线中,在此期间D-6501没有表现出任何反抗行为或烦躁情绪。SCP-5017-1消失后,SCP-5017的浸湿程度增加。


████博士:SCP-5017-1接触你时,你有什么特殊反应?


D-6501:我...突然觉得很平静,就像是...就像是躺在温暖的浅海里,有触、手...呃,有触、手安抚我的神经末梢,总之,我感到非常安心。


D-6501在接受试验后停止了激烈的传教行为,并发誓用余生对自己曾经的犯罪行为进行忏悔。


[记录完毕]


 


试验文件5017-Ⅱ:


D-19321是一名二十五岁的女性,其父母在其幼年时离异。D-19321因盗窃时造成火灾致使四人死亡被编入D级人员行列。


████博士:D-19321,请你正对仪器,站在标记点上


D-19321穿戴SCP-5017后按照指令站好,期间一直垂着头


████博士:请你抬起头来,直视前方。


D-19321抬起头。


████博士:好的,请你保持这个状态。(转向试验人员)开始。


裂缝制造机产生了最大强度的激光束,形成的竖向光线垂直打击在D-19321的身体正面,D-19321飞撞到后方的墙上随后滚落在地面,D-19321毫无反应地趴伏了两分四十六秒 但仪器显示其并无外伤和内脏受损,骨骼也依然完好,脑组织正常。接着D-19321啜泣起来,SCP-5017以肉眼可见地逐步颜色加深,并很快变得极为潮湿。


两分钟后SCP-5017-1出现在视线内,他蹲下来抚摸D-19321的头部。


D-19321:(停止哭泣并抬起头来)我从没想过害死任何人...我是个卑鄙的蠢货...


SCP-5017-1第一次拥抱了女性试验者,根据其携带的微型记录仪显示,SCP-5017-1用标准的日语说:


“一切都会好的,徐伦。如果他不能理解,和他聊聊替身怎么样?”


试验结束后的研究显示,SCP-5017上出现了一道新的缝合痕迹,D-19321在试验后一周内安静地离世,原因不明。


[记录完毕]


 


 


试验文件5017-Ⅸ:


J先生是SPW财团的合法继承人,身高195cm,日美混血,年龄██,SPW财团多年来一直是SCP基金会最大的资助方,有权对SCP所收容的部分项目进行阶段性试验。


J先生要求亲自测试SCP-5017的特殊特征。


████博士:J先生您确定要将面部的伤痕作为测试部位?


J先生点头确认,并摘下了自己的帽子。


████博士:(对实验人员)开始。


线形激光准确击打在J先生面部右侧的疤痕上,将其向后推去,在飞出近两米后J先生被肉眼不可见的、类似蛛网的物体拦截,并在短暂的缓冲后停止下来。


J先生跌坐在地,接着捂住头部并观察袖口,仪器显示J先生身体状况良好,SCP-5017已经开始变得潮湿。


三秒后SCP-5017-1出现在视线内,他首次没有触碰拥抱受试者,并在J先生抬起头注视他后露出微笑,接着很快消失。


试验结束后的研究显示,SCP-5017上出现了一道新的缝合痕迹,在衣摆处用樱桃红色细线绣有一段新的日文:


“我已用爱缝好了洞。”


试验结束后J先生向高层申请带走SCP-5017,已被拒绝。


[记录完毕]


 


颂歌


六只松
搞定了,见面会当天会印刷成无料...

搞定了,见面会当天会印刷成无料发给想要的姐妹们

搞定了,见面会当天会印刷成无料发给想要的姐妹们

X夏青一
板绘 白色围巾花京院

板绘 白色围巾花京院

板绘 白色围巾花京院

Hokki
p图带师上线16号金pp出的花...

p图带师上线
16号金pp出的花京院,美瞳呆太久有丶难受了我就摘了
在lof我能凑巧得到返图吗(卑)

p图带师上线
16号金pp出的花京院,美瞳呆太久有丶难受了我就摘了
在lof我能凑巧得到返图吗(卑)

知醒
论文杀我啊,补个进度 蚊子需要...

论文杀我啊,补个进度

蚊子需要脑补

论文杀我啊,补个进度

蚊子需要脑补

克楼一十一
夜明 平安时代AU?夹带了阴阳...

夜明

平安时代AU?夹带了阴阳师的私货🤣🙈

夜明

平安时代AU?夹带了阴阳师的私货🤣🙈

鸽子选手牧芸

「承花」别无所爱

别无所爱

(ooc➕大刀预警)


三月的天气乍暖还寒,并不温暖。青灰色的天空飘着细雨,带落了几片洁白的樱桃花瓣。


这是花京院去世后上第二十五个春天。


空条博士回忆起多年以前,那个红发的少年曾和自己约定好,从埃及回来后要一起去郊外爬山。他还说,3月刚好是樱桃花开的时间,漫山遍野纯白色的樱桃花非常漂亮。少年还絮絮叨叨的说了许多之类的,他好像还说樱桃花的花语是什么“别无所爱”来着。自己已经记不太清了。


算起来,应该有25年了吧。承太郎阖上眼睛。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会想到他啊。说起来他真的很喜欢樱桃啊,他这样感慨道。


他接着还回忆起了其他的事:有关他的童年,有关他的亲人,有...

别无所爱

(ooc➕大刀预警)


三月的天气乍暖还寒,并不温暖。青灰色的天空飘着细雨,带落了几片洁白的樱桃花瓣。


这是花京院去世后上第二十五个春天。


空条博士回忆起多年以前,那个红发的少年曾和自己约定好,从埃及回来后要一起去郊外爬山。他还说,3月刚好是樱桃花开的时间,漫山遍野纯白色的樱桃花非常漂亮。少年还絮絮叨叨的说了许多之类的,他好像还说樱桃花的花语是什么“别无所爱”来着。自己已经记不太清了。


算起来,应该有25年了吧。承太郎阖上眼睛。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会想到他啊。说起来他真的很喜欢樱桃啊,他这样感慨道。


他接着还回忆起了其他的事:有关他的童年,有关他的亲人,有关他的朋友们,有关他是去挚友后的悲痛,有关他亲爱的女儿......他回忆起了所有的往事,所有的细节。


一片片花瓣落在他身上,每一片花瓣都代表着他所记得的一件事。当然空条博士本人看不见那些花瓣,同行的其他人也看不见。


那个红发的少年悲哀的流下透明的泪水,对着陷入沉睡的人诉说着:

“25年来......我每天都想和你再相见...但我不想你这么早见到我啊...!......那天以后,我知道你再也看不见我了,也听不见我说话......可我还是忍不住要跟着你!因为,我喜欢你啊!!”

说到后面,他抑制不住悲伤,甚至是以哭喊的方式诉说着。


花瓣越落越多,洁白的花瓣覆盖了令人恐惧的伤痕和腥红的血迹。此时海洋学家躺在花瓣之中看上去非常安详。


幽灵以自己的方式帮助他回顾了自己的一生,也埋葬了心爱的人。


天堂里,天气放了晴。金黄色的阳光洒落在承太郎的身上。他从未感到过如此的轻松,如释重负。他这一生承受了太多。

忽然他注意到了不远处盛开着洁白花儿的樱桃树,以及树下熟悉的人。


“樱桃花,在晴天会开的很好呢。”

红发的少年站在一颗樱桃树下,强忍了眼泪笑了起来。他伸手折下一枝花,走向承太郎。

“...花京院?”

花京院把花递给了承太郎,“是我。承太郎,好久不见。”句尾带着一丝丝的颤音。

承太郎接过那枝樱桃花,洁白的花瓣在天堂的微风中颤动着。他笑了起来,抱住了花京院。

“呀嘞呀嘞daze。之前的话,我都听见了哟。”

“欸?”花京院脸红了起来

“我也喜欢你啊,花京院。我一直都很喜欢你。”


-----------------

脑洞来源:花京院→樱桃→樱桃花→花语是别无所爱➕花期在三月至四月→承太郎去世在3月

于是就有了这么个奇奇妙妙的脑洞。


皮皮虾牌橡皮

*感谢小姐妹提供的脑洞!!!


 


*短文一篇【最近熬夜熬得太厉害了,身体受不了……】


 


*甜文【坚定的眼神】


 


*下一篇想写花承……


 


——————————————————————————————


 


我是一滴水,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像拥有了自己的思维以及精神力,我不同于其它的水滴,我能够感知周围的一切,现在,让我来和你说说这几百年了我的所见所闻……


——————————————————————————————


我刚开始能够思考的时候,我便随着四周的水滴们一起渗进了一道...

*感谢小姐妹提供的脑洞!!!


 


*短文一篇【最近熬夜熬得太厉害了,身体受不了……】


 


*甜文【坚定的眼神】


 


*下一篇想写花承……


 


——————————————————————————————


 


我是一滴水,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像拥有了自己的思维以及精神力,我不同于其它的水滴,我能够感知周围的一切,现在,让我来和你说说这几百年了我的所见所闻……


——————————————————————————————


我刚开始能够思考的时候,我便随着四周的水滴们一起渗进了一道裂缝中,可能因为水流动得很快,我在恍惚间看见一名少年正靠在一个木箱上,怀里还抱着一颗还会动的头颅,四周一片火海,火焰炙烧着木板,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那名少年微笑着闭上了双眸,而那颗头颅却在疯狂地乱动,嘴里还在喊叫着什么,我并没有听清,便因为伙伴们的互相推攘而逐渐离开了这个地方,再一次投入了大海的怀抱。


 


我开始逐渐下沉,对外界的感知也开始逐渐模糊……直到……陷入不知何时会醒来的沉睡……


 


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自己又有了知觉,望向四周,石头堆砌成的建筑略显陈旧,四周还有许多碎石以及一些硕大的石块杂乱地分布在建筑的各个角落,看来,方才可能发生过一场激烈的打斗。


 


待我的视觉完全恢复后,我便发现为什么自己眼中的世界是一片血红,并且,我正飘在空中,还与其它的同类一起包裹住了一条头巾,头巾上挂着一个亮闪闪的金属类制品,我靠近一看,是一枚鼻环……


 


“JOJO!这是我最后的波纹了!请你收下!”一声凄厉的吼叫从不远处传来,它如一把利刃一般,划破了方才的寂静,正当我想探寻声音的来源时,随着“轰隆隆”的一声巨响,一块十字形的巨石从房顶上砸了下来,砸在了方才吼叫的少年身上,我顿时愣住了,突然,又有一名与那名少年年龄相仿的人和一名女子一同冲进了这座早已满是废墟的建筑,只见他在看见我和我所处的空间后,便伸手向我所处的地方摸来,霎时,我便感觉到一阵疼痛,尔后,又与同类们一起弹射了出去,落在的地上,有些伙伴跃进了石板间的缝隙中,渗透进了泥土里,而我却因为渴望看完整个事情的过程,便想方设法地落在了一个还算是平滑洁净的大理石板砖上。


当那名少年捏住那条头巾,发现了那枚鼻环,又转头望向了开始渗出血迹的十字型石块时,突然“咚——”的一声跪在地上,冲着那块巨石大喊少年的名字,我也终于知道了,那名少年,叫西撒……


突然,我的眼前又变得一片漆黑


我又陷入了沉睡


当我再一次醒来时,我正以迅猛的速度往外奔腾,我顾不上观察四周,便从高楼上往下坠落,就在我快要接近地面的时刻,我看清了楼上的景象,一位穿着墨绿色制服的少年陷在了一个不停往外滋水的水箱里,他紧闭双眼,一动不动,腹部还有一个渗人的贯穿了整个腹部的洞,水流打湿了他那樱粉色的头发,显得金光闪闪,犹如一位降落人间的天使……


 


我摔在了地上


 


这一次,我没有马上陷入沉睡,而是被摔碎成了一滴滴更小的形态,我又附在了其中一滴的身上,掉在了一个冰凉光滑的地方,正当我想弄清楚自己现在身处哪里是,我掉落的地方开始晃动,并且幅度一次比一次大,我也终于在自己再一次被晃出去的那一瞬间,看清了自己刚刚掉落的地方—— 一只皮鞋。


 


一阵又一阵狂风猛烈地刮在我的身上,霎时,我便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剧烈疼痛了起来,这种感觉,就像是有人用刀,将自己的肉一小块一小块地割下来,亦可以说是,无数只微小,但牙齿尖利的小型猛兽在撕咬这我这暂时寄住的身体……


 


这一次,我蒸发到了天上……


 


这一醒来次,我没有马上睁开,因为我能感觉到,自己正以猛烈下降的趋势接近地面,看来,这一次我可能马上就要摔碎在地上了,马上,那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状态又将蔓延全身,亦可以说,这一切,说不定,只是老天的一个恶作剧罢了。


 


一秒 ,两秒,三秒……我心中默默地数着,可仍未着地,我睁开双眸,看见了一位穿着打扮时尚,且十分清秀俊俏的男子正从一辆轿车中走出,接着,一名小孩便冲向了他,脸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慌张,那名男子见了,大喊了一声:“天堂之门!”我还没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便看见那名小孩的脸霎时像书本一样翻开了页,瘫倒在地上,那名男子便大步地跑过去,可就在他的目光注视着那书上的内容时,突然,他的脸开始生出裂缝,一条血柱喷涌而出,从他的表情可以看出,虽然只是短短一瞬间的爆炸,但是十分痛苦,就在我掉到了他那发出金光的耳坠上时,霎时,所有的一切都化成了尘灰,不好会儿也就随风散去了,什么都没有了……


 


真希望这一次的沉睡,我不会再醒来,我目睹了太多的死亡,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瞬间,但是我却怎么也忘不了,好多次,我都想过要去阻止,但都无能为力,是啊,我只是一滴水,我连自己都自身难保,要不是我意外地拥有了精神力,不然,我就只是一具微小到就这样消失也没事的躯壳,命运可不是我想改变就能改变的……我……只是一介平凡的生命体……


 


这一次,我变成了一片汪洋大海……


 


——————————————end—————————————


结尾本来还想写很多,但是总是这样有一种残缺的空白美?????


 


下一篇继续写车!!!


 


谢谢你读到这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