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花凛

18973浏览    479参与
三国志14快给陆抗换立绘!

管不住的推土姬.68

缪斯+水团全员向  发情时刻

攻方限定

(有futa出没)

水团

【Matsuura Kanan】

“鞠莉……”

她靠的太近了,欲望让她的身体变得发烫,经过长久游泳锻炼而结实的手臂把她的公主抱在怀里。落着水滴的深蓝色长发垂在她的肩上,和金色的发丝交织在一起。

是个人都知道这个人干柴烈火已经忍耐到了极限,然而她一个深呼吸,一口气硬生生把欲望憋了下去,只等待一个出鞘的命令。

“可以吗?鞠莉。”

【Kurosawa Dia】

“露比。”

她唤了一声,手指却灵巧的在妹妹的衣服扣子上动作。

“我可爱的露比……”

饱含着欲望的话语化为一个个小草莓,钻石有那个能力在红宝...

缪斯+水团全员向  发情时刻

攻方限定

(有futa出没)


水团

【Matsuura Kanan】

“鞠莉……”

她靠的太近了,欲望让她的身体变得发烫,经过长久游泳锻炼而结实的手臂把她的公主抱在怀里。落着水滴的深蓝色长发垂在她的肩上,和金色的发丝交织在一起。

是个人都知道这个人干柴烈火已经忍耐到了极限,然而她一个深呼吸,一口气硬生生把欲望憋了下去,只等待一个出鞘的命令。

“可以吗?鞠莉。”

【Kurosawa Dia】

“露比。”

她唤了一声,手指却灵巧的在妹妹的衣服扣子上动作。

“我可爱的露比……”

饱含着欲望的话语化为一个个小草莓,钻石有那个能力在红宝石身上留下划痕。直到衣衫一件件脱落,红宝石洁白如玉的身体完全展现在她面前。

“我从没像现在这样理解……西泽尔·博尔吉亚。”

【Tsushima Yoshiko】

“哦我可爱的小恶魔一号zura丸哦。愿意抛弃这口腹无谓的执念,和堕天使夜羽一起探究人类的起源吗?”

“把丸子的汉堡放下裤子穿上然后滚出去zura。”

【Takami Chika】(千曜线)

“因为曜酱不会拒绝我的所有请求。”

小怪兽千歌用力拥抱自己的青梅竹马,小口喘着气。

“那么现在……请再一次接纳我的任性吧。”

【Watanabe You】(曜梨线)

“现在曜看着海浪都能联想到梨子酱。”

船长亲吻身下女孩的胸前,突然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缪斯

【Kousaka Honaka】

“穗乃果酱,再忍一下好不好?”

“穗乃果,你不懂得克制吗?”

“穗乃果我不要!穗乃果现在就想和海未酱小鸟酱做!!!穗乃果硬的受不了了!”

【Ayase Eli】

“希,你在哪?”

希看着绘里一脸优游自如的踏进房间,牛仔裤的裆部高高挺起,面色红润,双目含火。

叹了一口气,伸手开始解自己的胸罩带子。

“啊啦,就一次哦。”

【Koizumi Hanayo】

“凛酱……”

压抑的吐出这句话,双手轻轻地环抱住凛的身子,贴在了凛胸前小小的胸上。下身的腺体缓缓贴在了凛的翘臀上,用着绝对不会吵醒凛的声音和力度来回活动。

“哈啊……凛,酱……”

【Nishikino Maki】

“哪儿跑!过来,把衣服脱了。”

Nico:?

2v君

【LL】pocky game时抽到碎pocky怎么办?

虽然pocky day已经过去很久了……

(虽然可能没啥影响,但是想说明一下,这里碎掉的pocky长度是大概3、4厘米的那种)


果翼


翼:穗乃果酱,今天是pocky day,要玩pocky game吗?(晃晃手中的pocky)

果:(边吃边说)好呀翼酱。可是……pocky只剩下碎的了

(翼:什么!这吃的也太快了吧!)

翼:穗乃果酱没关系哦,我们先用这个做完游戏,等下再去买新的给你

果:翼酱你真是太好了!mua!


海鸟


鸟:呜咪酱,我们来玩pocky game吧!

海:唔,pocky game好破廉耻啊……而且这些pocky怎么都这么短!

鸟:短一些正好可以...

虽然pocky day已经过去很久了……

(虽然可能没啥影响,但是想说明一下,这里碎掉的pocky长度是大概3、4厘米的那种)


果翼


翼:穗乃果酱,今天是pocky day,要玩pocky game吗?(晃晃手中的pocky)

果:(边吃边说)好呀翼酱。可是……pocky只剩下碎的了

(翼:什么!这吃的也太快了吧!)

翼:穗乃果酱没关系哦,我们先用这个做完游戏,等下再去买新的给你

果:翼酱你真是太好了!mua!



海鸟


鸟:呜咪酱,我们来玩pocky game吧!

海:唔,pocky game好破廉耻啊……而且这些pocky怎么都这么短!

鸟:短一些正好可以早点结束嘛!呜咪酱~哦内盖~

海:呃……好像有点道理,那好吧

鸟:呜咪酱你张嘴,啊~


海未张开嘴,小鸟把pocky整个塞进海未嘴里,然后亲了上去


鸟:完成了!

海:(胀红了脸)破廉耻!



妮姬


姬:妮可酱,我们来玩pocky game吧!

妮:好啊!就算对手是真姬酱,妮可我也是不会输的!

       等等,为什么你拿的pocky都这么短啊!

姬:你到底敢不敢玩啊!

妮:谁说我不敢玩了!大银河宇宙no.1的偶像妮可妮可不怕这些!


真姬咬住pocky,凑到妮可面前。等妮可张开嘴时,突然把pocky吸进自己嘴里,然后吻上妮可。


妮:什!你干嘛!唔!唔唔唔!



绘希


希:哎呀呀,妮可亲面对真姬酱可是一点年上的威严都没有了啊

绘:(拿出pocky)那么这位年上要来试试吗?

希:只差四个月也算年上吗?

绘:(咬住pocky的一端)那就不要以年上为理由要求在上面啊

希:啊啦,年下桑不服气吗?


希环住绘里脖子,开始一点一点吃pocky,直到两人气息不稳。


绘:这次我要在上面哦!

希:好好~



花凛


凛:花阳亲我们也来玩pocky game吧喵!

花:(脸红)好,好啊

凛:(快速吃完)就这么一点根本不够吃嘛!花阳亲,我们去吃拉面吧!


花阳松了口气,却又有点失落


凛:花阳亲,我突然觉得连着吃了好几天拉面有点腻了,我们还是去吃米饭吧喵!

花:嗯!凛酱最喜欢你了!

凛:我也是!最喜欢花阳亲了喵!




—————————————————————

深夜里,我拿着一包全碎了的pocky吃起了狗粮

三国志14快给陆抗换立绘!

管不住的推土姬.65

【给你的攻连发三个“我要”,她会怎么回复?】

受方限定·缪水全员向·原梗见评论w


【水团】


【小原鞠莉】

鞠莉:oh,果南,我要。

果南:嗯?鞠莉上午不是上课时间吗?

鞠莉:不重要。果南,我要。

果南:……

鞠莉:说真的哦,果南。我要。

果南:【红包】

         【红包】

         虽然大概没多少,希望能让鞠莉开心点吧。


【黑泽露比】

露比:姐姐,露比要……

黛雅:诶?要什么?我说过了吧花钱要有节...

【给你的攻连发三个“我要”,她会怎么回复?】

受方限定·缪水全员向·原梗见评论w


【水团】


【小原鞠莉】

鞠莉:oh,果南,我要。

果南:嗯?鞠莉上午不是上课时间吗?

鞠莉:不重要。果南,我要。

果南:……

鞠莉:说真的哦,果南。我要。

果南:【红包】

         【红包】

         虽然大概没多少,希望能让鞠莉开心点吧。


【黑泽露比】

露比:姐姐,露比要……

黛雅:诶?要什么?我说过了吧花钱要有节制。

露比:唔……我要。

黛雅:噗噗跌丝袜……真受不了露比啊……链接发我吧

露比:姐姐……我要。

黛雅:不是买东西吗?啊,我懂了跌丝袜。没问题,晚上给你吃你最爱的棒棒糖哦我可爱的露比。

露比:pigi!


【国木田花丸】

花丸:我要zura。

善子:嗯哼哼~我的小恶魔一号祖拉丸哦,又有什么愿望想让夜羽帮你实现?很可惜……我没钱了。

花丸:……(懒得再发第二句)


【千曜线·渡边曜】

曜:千歌歌我要!

千歌:诶?(懵)

曜:我要!

千歌:就算小曜这么说……难道是想吃蜜柑吗?

曜:我要!吃千歌歌的大蜜柑!!

千歌:那个啥……小曜,我觉得……我们说的可能不是同一个蜜柑……


【曜梨线·樱内梨子】

梨子:曜,我要……

曜:啊梨子酱曜我要开船了有什么事你先发着我到地儿再回你哦!

梨子:……(迟疑了半天还是决定不发了)


【缪斯】


【园田海未&南小鸟】

小鸟:穗乃果酱,小鸟我要……

穗乃果:(挠头)诶多……带你去浪漫的土耳其?

海未:穗乃果,我要……

穗乃果:(挠头x2)诶??嗯……要要切克闹煎饼果子来一套?

海未&小鸟:穗乃果/穗乃果酱,我要……

穗乃果:(挠出血)……这铁棒有何用?

海未:穗乃果!你太迟钝了!

小鸟:明明很有用的哦,但是小鸟我很伤心哦。

穗乃果:诶????


【东条希】

希:绘里亲,我要。

绘里:太好了!今晚有奶喝了!

希:……(感觉再聊下去老毛子怕是要自主发情干脆不管了)绘里亲,咱觉得你应该有节制。

绘里:节制是什么能吃吗?希,我也想要。

希:……


【星空凛】

凛:花阳亲,我要。

花阳:诶??(懵)凛酱想要什么?

凛:还不能说喵,凛就是想要喵。

花阳:凛酱莫非是……(掰着指头算了算凛的周期)

凛:花阳亲猜出来了吗喵?凛是认真的说“我要”喵。

花阳:(算好日子之后摇了摇头)啊,凛酱是不是想去那家新开的拉面馆了,等我下班带你去吃。

凛:最喜欢花阳亲了喵!


【矢泽妮可】

妮可:我要。

真姬:哈?说清楚点,一米哇嘎乃。

妮可:我要。

真姬:……这是不是什么测验,连发几个我要的那种。

妮可:????你怎么猜出来的?

真姬:一米哇嘎乃……想想就知道了。

妮可:切,你知道了就没意思了,你就当妮可没说过吧。

真姬:那可不行,我已经回家了,妮可酱好不容易主动诱惑我一次我当然要全力配合。

妮可:??????不不不妮可真的不要了!你别过来!!

真姬:(冲进卧室,把妮可压在床上)不行,今天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

妮可:(蹬着两条腿反抗)西木野真姬你不是人!……嗯……嗯啊啊……住手……


三国志14快给陆抗换立绘!

管不住的推土姬.64

浪的起的双飞果

届的到的败犬海

飞的快的偷跑鸟

还要喝的流氓绘

不给喝的大奶希

接着忍的苦情花

继续玩的天真凛

管不住的推土姬

逃不了的作死妮

浪的起的双飞果

届的到的败犬海

飞的快的偷跑鸟

还要喝的流氓绘

不给喝的大奶希

接着忍的苦情花

继续玩的天真凛

管不住的推土姬

逃不了的作死妮

三国志14快给陆抗换立绘!

《上妮论》

妮姬向。

是苏洵《六国论》娱乐向改写wwwww


妮可被日,非爪不锐 ,牙不利,弊在赂姬。赂姬则力亏,破灭之道也。或曰:天天被日,率赂姬耶?曰:不赂日因赂者日,盖失气力,不能独完。故曰:弊在赂姬也。

真姬强上之外,小则袭乳,大则中出。较真姬之所得,与强上而得者,其实百倍;妮可之所被上,与抗败而亡者,其实亦百倍。则真姬之大欲,妮可之大患,固不在强攻矣。思厥先妮可,起寒微,练三伏,以有国色之姿。今日视之不甚惜,予之真姬,如弃草芥。今日口一会,明日踩一会,然后得一夕安寝。四更起视,而真姬又硬矣。然则妮可房术有限,真姬之欲无厌,奉之弥繁,侵之愈急。故不抗而强弱胜负已判矣。至于颠覆,理固宜然。东条云:“...

妮姬向。

是苏洵《六国论》娱乐向改写wwwww


妮可被日,非爪不锐 ,牙不利,弊在赂姬。赂姬则力亏,破灭之道也。或曰:天天被日,率赂姬耶?曰:不赂日因赂者日,盖失气力,不能独完。故曰:弊在赂姬也。

真姬强上之外,小则袭乳,大则中出。较真姬之所得,与强上而得者,其实百倍;妮可之所被上,与抗败而亡者,其实亦百倍。则真姬之大欲,妮可之大患,固不在强攻矣。思厥先妮可,起寒微,练三伏,以有国色之姿。今日视之不甚惜,予之真姬,如弃草芥。今日口一会,明日踩一会,然后得一夕安寝。四更起视,而真姬又硬矣。然则妮可房术有限,真姬之欲无厌,奉之弥繁,侵之愈急。故不抗而强弱胜负已判矣。至于颠覆,理固宜然。东条云:“以妮可事真姬,犹抱薪救火,薪不尽,火不灭。”此言得之。

或言妮可藏于别家,可以得全,然终不免也。凛喵未尝赂姬,而妮可终被日之,何哉?与花阳而不助妮可也。妮可既丧,凛亦不免矣。东条希碳,始有远略,能守其门,义不赂姬。是故东条家虽小而妮可后亡,斯固守之效也。至真姬以绘里为诱,始速祸焉。海未尝五拒真姬,二败而三胜。后真姬访穗村,海未连却之。洎海未为果日,小鸟开门,惜其坚守而不终也。且希海处绘里果皇各发情之际,可谓智力孤危,战败而亡,诚不得已。向使希海各训其夫,凛勿附于花阳,小鸟不行,妮可犹在,则胜负之数,存亡之理,当与真姬相较,或未易量。

呜呼!以赂姬之事,购死战之道具,以事姬之心,礼缪斯之姐妹,并力抵抗,则吾恐真姬食之不得下咽也。悲夫!有如此之势,而为真姬积威之所劫,夜夜笙歌,身怀六甲。为人者无使为积威之所劫哉!

夫妮可与真姬皆人类,其身弱于真姬,而犹有可以不为真姬所上之势。苟以胸围之大,而从妮可被日之故事,是又在妮可下矣。


三国志14快给陆抗换立绘!

【缪+水 全员多cp向】绿茶一定好好的拒绝掉哦

依然小段子式的,缪+水全员多cp向

是和闺蜜一起探讨的小娱乐,缪水如何拒绝明知道有恋人还贴上来的绿茶~(或者第四者?)(狒狒挠头)

不要较真,开心就好(笑)

《缪斯篇》

【绘希】

绚濑绘里:谢谢你,能被你喜欢真的是绚濑绘里的荣幸。(潇洒的鞠躬)不过我已经有女朋友了,不能回应你的感情,抱歉。(说完了还帅气的眨了眨眼,真的不是故意的)

东条希:啊啦,想不到有一天咱也会有情敌呢。不过……应该说是正常操作吗?毕竟绘里亲那么帅气,小姑娘被引诱也是正常的吧。

不过(抽卡),塔罗牌告诉咱,你是局外人哦。

【果鸟海】

园田海未:诶?你说,你喜欢穗乃果吗?

(和善的微笑)真的不好意思呢,穗乃...

依然小段子式的,缪+水全员多cp向

是和闺蜜一起探讨的小娱乐,缪水如何拒绝明知道有恋人还贴上来的绿茶~(或者第四者?)(狒狒挠头)

不要较真,开心就好(笑)


《缪斯篇》

【绘希】

绚濑绘里:谢谢你,能被你喜欢真的是绚濑绘里的荣幸。(潇洒的鞠躬)不过我已经有女朋友了,不能回应你的感情,抱歉。(说完了还帅气的眨了眨眼,真的不是故意的)

东条希:啊啦,想不到有一天咱也会有情敌呢。不过……应该说是正常操作吗?毕竟绘里亲那么帅气,小姑娘被引诱也是正常的吧。

不过(抽卡),塔罗牌告诉咱,你是局外人哦。

【果鸟海】

园田海未:诶?你说,你喜欢穗乃果吗?

(和善的微笑)真的不好意思呢,穗乃果已经是人家的未婚夫了,没办法和你在一起哦。不过比起这个~当着别人女朋友的面就去勾搭人家这种事,(笑的更加温柔)我很想请教一下是谁把您教导的如此不知廉耻呢。

(一秒变脸)

高坂穗乃果:啊?你在说什么?(狒狒挠头)穗乃果听不懂啦,不过(摊开双手,搂住海未和小鸟)穗乃果这会有点忙,要去和小鸟和海未一起吃饭了,下次再说吧,拜拜~

某绿茶:(转向小鸟)那南同学……

南小鸟:哎呀,你是说,你想挖小鸟的墙角吗?小鸟好害怕啊。

不过……你确定你真的要。关·公·面·前·耍·大·刀吗?

某绿茶:不……不了……

【妮姬】

矢泽妮可:喂!你到底想干嘛!别以为你长的有点可爱那家伙就会喜欢你,因为妮可我可是世界第一可爱的妮可妮可妮!对吧真姬酱!(朝向真姬)

西木野真姬:(瞟了绿茶一眼)80+了,不考虑。

矢泽妮可:喂真姬酱你在看哪?

西木野真姬:一米哇嘎乃……我和妮可还有点事,就这样吧。(拖着妮可走了)

矢泽妮可:喂红毛小鬼你想干嘛?(被关进房间)嗯……嗯啊……那人还没、……变、变态……

【花凛】

小泉花阳:……不………不好意思……我现在正在找凛酱……先走了………啊啊啊………凛酱………谁来救救我!

星空凛:喵!花阳亲你在这里啊喵!(小步快跑过来)花阳亲!去吃拉面吧!诶?这是花阳亲的朋友吗?(笨到完全不知道那个人是想勾搭花阳的小婊砸)嗯?花阳亲摇头的意思是不认识这个人吗?那我们就不要管了,吃拉面去吧喵!

小泉花阳:好、好的啊。


《水团》

【南鞠】

松浦果南:(完全无视)啊啊,鞠莉,关于今天上午的事情……

小原鞠莉:等一等!(打量着某绿茶)就是你刚才说,You like 果南?wow,unbelievable~毕竟果南一直都只看着me呢,在这种程度下还能来告白,You are really very brave~

(还打算继续夸对方,就已经被果南拉走了)

【黛露】

黑泽露比:(怎、怎么办??竟然有人来和露比抢姐姐,pigi!露比要怎么办才好!啊,等,等一下……但是姐姐应该会拒绝的吧……姐姐说过只疼爱露比一个人的pigi!那现在应该怎么办……啊,想起来了,姐姐说要保持自信的瞪……瞪回去?怎么瞪啊QAQ)(无奈之下只能保持平时的干吧露比动作)

黑泽黛雅:(看了一眼露比,叹了口气)你是来汇报工作的吧,正好。(掏出一摞文件)把这些交给你们课长,让他下午之前交出一份工作报告来。你的汇报还不错,希望你下次不要多说不相关的内容跌丝袜。

某绿茶:但、但是,黑泽大人……

黑泽黛雅:嗯?你还有什么事。(装作恍然大悟)啊啊,是说喜欢我的事吗,抱歉我有心上人,而且也不打算换。我希望我的部下可以多和我交流一些工作上的创新。没什么事的话就先出去吧跌丝袜。露比送客。

某绿茶:不,不用了,我自己出去……

【千曜线】

渡边曜:什么?你来对千歌歌告白?!(关节扭动,被千歌赶紧拖走)

(等到把曜哥在外面安置好了,千歌再回去)

高海千歌:啊,小曜有时候会很奇怪呢。那个……为了你的生命安全……我觉得你还是不要靠我太近……抱歉!(双手合十)

【曜梨线】

樱内梨子:曜,你会解决的对吧。

渡边曜:嗯啊,梨子酱先回去休息吧,我和她说两句话。来,我们坐下,其实呢,小曜我曾经也有你这样的经历哦……

(于是梨子回房间了,曜哥和这位初出茅庐的小绿茶说了半小时话,居然真的把绿茶说动了)

某绿茶:对、对不起……渡边前辈(泣不成声)

渡边曜:没关系啊,你也没有造成什么损失,也没有像船触礁那样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不过呢,爱情果然还是要按照规矩来呢。

少女向你的年轻的爱情冲锋吧!Yosoro~!

【善丸】

津岛善子:(因为过度惊讶摆出了神奇的猴子捞月的姿势)啥?你说啥?喜欢我?咳咳(强装冷静开始端着)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夜羽我可是不会脚踏两只船的,虽然我是堕天使,但堕天使的感情可是忠贞不二的,哼哼!(摆出手势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夜羽我可是堕天之时来临才降临的,拥有恶魔的性格……

(直到某绿茶都已经走了但她依旧自恋地滔滔不绝说了半个小时,而且原地跳了一曲静态新宝岛)

国木田花丸:(一边吃奶油面包一边说话)果然很快就被善子桑的中二病吓跑了zura,毕竟……像咱一样眼睛不好的,有一个就够了zura。(等吃完面包之后,对着还在自恋的善子一个手刀敲在她脑袋上)自恋狂可以住嘴了zura。

津岛善子:(最后摆了个收尾的宴请八方的动作)请叫吾辈夜羽大人,正宫小恶魔一号zura丸哟。

国木田花丸:醒醒zura,你的后宫梦破灭了zura。


附赠:
【绚濑亚里沙x高坂雪穗】
高坂雪穗:(打开房门,愣了一下,面无表情朝向房门里)亚里沙,你的情债追到家里来了。
绚濑亚里沙:哈、哈哈……(陪笑着迅速关上门)雪穗已经是太累了吧,亚里沙不认识这个人哦。
(门外拳打脚踢,还传出来“绚濑你这个混蛋赶紧开门给我个解释”的声音)
高坂雪穗:虽然我不想惹事,但是我还是很好奇要听一听。(想去拉门)
绚濑亚里沙:(伸手拦住)雪穗不相信亚里沙吗?
高坂雪穗:(叹气)笨蛋,怎么能不信你……我只是觉得好玩,她能找出什么理由来……诶诶诶诶诶诶——!(冷不丁的被小流氓一把抱起来)你干什么,放我下来啊亚里沙!
绚濑亚里沙:比起这个,亚里沙觉得春宵一刻值千金更重要呢。(往卧室里走)

三国志14快给陆抗换立绘!

管不住的推土姬.59

请问,您在什么时候才会觉得能睡得很安稳呢?

(缪斯+水团 全员多cp向)


《水团篇》

【南鞠】

松浦果南:……其实一般来说都还好吧,只是睡觉的话……

小原鞠莉:什么是睡不安稳啊?


【黛露】

黑泽黛雅:当然是今天努力完了没有压力还能抱着露比睡的时候跌丝袜。

黑泽露比:嗯……姐姐不要勒的太紧的话……


【善丸】

津岛善子:哦?居然会问伟大的堕天使夜羽大人这种问题,这不是明摆的吗?身为堕天使,当然是听到来自小恶魔们温柔的低语的时候……

国木田花丸:(打断)把善子赶出去的时候zura。


【高海千歌】

千曜线千歌:诶为什么这里有两个我……算了为什么曜酱和梨子酱不来这里啊。

曜梨线千歌:我怎么知道啊……...

请问,您在什么时候才会觉得能睡得很安稳呢?

(缪斯+水团 全员多cp向)


《水团篇》

【南鞠】

松浦果南:……其实一般来说都还好吧,只是睡觉的话……

小原鞠莉:什么是睡不安稳啊?


【黛露】

黑泽黛雅:当然是今天努力完了没有压力还能抱着露比睡的时候跌丝袜。

黑泽露比:嗯……姐姐不要勒的太紧的话……


【善丸】

津岛善子:哦?居然会问伟大的堕天使夜羽大人这种问题,这不是明摆的吗?身为堕天使,当然是听到来自小恶魔们温柔的低语的时候……

国木田花丸:(打断)把善子赶出去的时候zura。


【高海千歌】

千曜线千歌:诶为什么这里有两个我……算了为什么曜酱和梨子酱不来这里啊。

曜梨线千歌:我怎么知道啊……

千曜线千歌:虽然不清楚但是回答就可以了吧……曜酱不缠着我sex或者用肌肉蹭我的时候就可以。

曜梨线千歌:我……哎,我也没啥不安稳的因素啊……


《缪斯篇》

【绘希】

绚濑绘里:我需要开着一盏灯,然后能抱到希的位置。

东条希:咱的睡眠还是挺好的哦,只要绘里亲不会半夜突然起来。


【果鸟海】

园田海未:那当然要做好万全的准备!睡觉之前一定要整理好床铺,明天要穿的衣服,然后提醒穗乃果……

南小鸟:小鸟只要抱着穗乃果酱的胳膊就能睡个安稳觉了哦。

园田海未:???小鸟你怎么这都能偷跑?

高坂穗乃果:(已睡着)


【花凛】

星空凛:喵……凛,每天都睡得很安稳喵。

小泉花阳:(小声)凛酱安安分分睡觉不要乱蹭我就可以了。


【妮姬】

西木野真姬:和妮可酱例行“运动”完了睡觉最安稳啊。

矢泽妮可:你要妮可我回答吗……?好,妮可我告诉你。真姬酱不在家或者是用手铐把她拷起来的时候妮可睡得最安稳!!!


侍熊熊熊阿姨🐻

好的,我500粉了。

那看到这条的粉丝来吧,缪斯cp,妮姬、绘希、花凛、果海鸟,或者邪教妮绘、绘鸟、鸟妮,来吧,随意情节或者主题我来画一张画。

比如:“妮姬kouqiu play”“我想看绘希扶他!”之类的。

嘛,评论抽个奖,来看看吧。

(如果情节OK,可以寄明信片的话,我会寄给想要的米娜桑的)

按照评论顺序,到时候随机找个软件抽个x

截止时间看心情。或许一个月都有可能x

——更———

好了,我心情不错,评论挨个画过去。

到时候想要明信片啥的,到时候私聊吧。

我就是无情的绘画机器!!!!


好的,我500粉了。

那看到这条的粉丝来吧,缪斯cp,妮姬、绘希、花凛、果海鸟,或者邪教妮绘、绘鸟、鸟妮,来吧,随意情节或者主题我来画一张画。

比如:“妮姬kouqiu play”“我想看绘希扶他!”之类的。

嘛,评论抽个奖,来看看吧。

(如果情节OK,可以寄明信片的话,我会寄给想要的米娜桑的)

按照评论顺序,到时候随机找个软件抽个x

截止时间看心情。或许一个月都有可能x

——更———

好了,我心情不错,评论挨个画过去。

到时候想要明信片啥的,到时候私聊吧。

我就是无情的绘画机器!!!!


幻影战士陈过客

#lovelive小泉花阳花嫁#
出镜: 花阳:雷鸠
          凛:方舟
妆造: 雷鸠
摄影: 鱼九,余药
后期: 余药
后勤: 天真,辉夜

暑假拍的 我终于发乐
花花是个腼腆的女孩子!可我是糙汉 dbq
辛苦绯墨带团,感谢后期给我换脸(?

#lovelive小泉花阳花嫁#
出镜: 花阳:雷鸠
          凛:方舟
妆造: 雷鸠
摄影: 鱼九,余药
后期: 余药
后勤: 天真,辉夜

暑假拍的 我终于发乐
花花是个腼腆的女孩子!可我是糙汉 dbq
辛苦绯墨带团,感谢后期给我换脸(?

三国志14快给陆抗换立绘!

管不住的推土姬.57

受方每天晚上都是怎么开始和结束的?

(缪+水全员)

【小原鞠莉】

以南哥推开房间门开始,

以被果南抱着睡觉结束。

【国木田花丸】

以夜宵加餐开始,

以一脚把善子踢出门外结束。

【黑泽露比】

以吃黛雅的棒棒糖开始,

以吃黛雅的棒棒糖结束。

【渡边曜】(千曜线限定)

以挽着千歌歌的手臂开始,

以摇着千歌歌的手臂结束。

【樱内梨子】(曜梨线限定)

以开房间门把曜迎进来开始,

以开房间门把曜赶出去结束。

【南小鸟】

以挑衅引起海未和穗乃果的激情开始,

以自己加入这份激情结束。

【园田海未】

以被挑衅主动在穗乃果面前宽衣解带开始,

以在穗乃果臂弯里昏过去看着小...

受方每天晚上都是怎么开始和结束的?

(缪+水全员)

【小原鞠莉】

以南哥推开房间门开始,

以被果南抱着睡觉结束。

【国木田花丸】

以夜宵加餐开始,

以一脚把善子踢出门外结束。

【黑泽露比】

以吃黛雅的棒棒糖开始,

以吃黛雅的棒棒糖结束。

【渡边曜】(千曜线限定)

以挽着千歌歌的手臂开始,

以摇着千歌歌的手臂结束。

【樱内梨子】(曜梨线限定)

以开房间门把曜迎进来开始,

以开房间门把曜赶出去结束。






【南小鸟】

以挑衅引起海未和穗乃果的激情开始,

以自己加入这份激情结束。

【园田海未】

以被挑衅主动在穗乃果面前宽衣解带开始,

以在穗乃果臂弯里昏过去看着小鸟进来结束。

【东条希】

以下定决心在老流氓面前严防死守开始,

以被绘里艹哭结束。

【星空凛】

以被花阳哄着掀开被子开始,

以被花阳哄着盖上被子结束。

【矢泽妮可】

以被真姬从沙发上撕下来强行拖着上楼架着两个胳膊最后直接挟走进卧室的惨叫开始,

……没有结束。

三国志14快给陆抗换立绘!

管不住的推土姬.56

(管不住的推土姬.48的威力加强版)

(缪+水 攻方限定 夜里欲望挣扎的结果)


【水团】


【Matsuura Kanan】

想要做个人的心

压着不是人的欲望

舍不得弄疼,只能干人事


【Kurosawa Dia】

想要不是人的心

压着不是人的欲望

奈何那人体质不行不能太激烈,只能干人事


【Tsushima Yoshiko】

不是人的心

但是只有干人事的能力


【Takami Chika】(千曜线限定)

自己觉得做个人挺好

但是总是被逼着做不是人做的事


【Watanabe You】(曜梨线限定)

不是人的心

不是人的能力

但是只有做人的胆量


【缪斯】


【Kousaka Honoka...

(管不住的推土姬.48的威力加强版)

(缪+水 攻方限定 夜里欲望挣扎的结果)


【水团】


【Matsuura Kanan】

想要做个人的心

压着不是人的欲望

舍不得弄疼,只能干人事


【Kurosawa Dia】

想要不是人的心

压着不是人的欲望

奈何那人体质不行不能太激烈,只能干人事


【Tsushima Yoshiko】

不是人的心

但是只有干人事的能力


【Takami Chika】(千曜线限定)

自己觉得做个人挺好

但是总是被逼着做不是人做的事


【Watanabe You】(曜梨线限定)

不是人的心

不是人的能力

但是只有做人的胆量


【缪斯】


【Kousaka Honoka】

是人的心

干着半个人的事

众:双飞就是罪恶拒绝辩解


【Ayase Eli】

不是人的心

不是人的胆

干着本应该不是人的事

结果魔女耐力太强了居然还算半个人


【Koizumi Hanayo】

自己觉得做个人挺好

不会主动去不做人

但是主动送上门不做人的机会也不会放过


【Nishikino Maki】

不是人的心

不是人的胆

不是人的癖好

不是人的欲望

不压制

不做人事

不当人


希望会有光

站tag致歉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国庆,毫无灵感,写了开头,接不下后续。

所以有人给孩子个灵感什么的吗?cp就从tag里选吧,虽然这么说有些表脸了,毕竟文笔真的菜死,但是还请给个灵感。

我真的难

救救孩子

国庆,毫无灵感,写了开头,接不下后续。

所以有人给孩子个灵感什么的吗?cp就从tag里选吧,虽然这么说有些表脸了,毕竟文笔真的菜死,但是还请给个灵感。

我真的难

救救孩子

三国志14快给陆抗换立绘!

管不住的推土姬.51

【依旧人设篇】


小泉 苍穹

Koizumi Soukyuu

生日 10月28日(天蝎座)

年龄 16岁

血型 B

性别 女

三围 B77 W57 H80

出生地 日本东京千代田区

就读学校 音乃木坂学院

年级 高中二年级

擅长科目 数学,体育

父亲 小泉花阳

母亲 星空凛


16岁,高中二年级。

小泉花阳和星空凛的独生女。是缪斯二代中身高最高的一位。

也许是因为花阳和凛都是很好说话也很温柔的人,到了苍穹反而物极必反。性少言寡语,浑身散发着清冷的高岭气质,反而因为这种诡异的气质格外吸妹。

自称不是不喜欢笑,纯粹是有点面瘫。

虽然气质高冷,但是其实很喜欢和朋友们打好关系。虽然一脚就能把晴雪踢出家门,但是还是经常允许她留...

【依旧人设篇】


小泉 苍穹

Koizumi Soukyuu

生日 10月28日(天蝎座)

年龄 16岁

血型 B

性别 女

三围 B77 W57 H80

出生地 日本东京千代田区

就读学校 音乃木坂学院

年级 高中二年级

擅长科目 数学,体育

父亲 小泉花阳

母亲 星空凛


16岁,高中二年级。

小泉花阳和星空凛的独生女。是缪斯二代中身高最高的一位。

也许是因为花阳和凛都是很好说话也很温柔的人,到了苍穹反而物极必反。性少言寡语,浑身散发着清冷的高岭气质,反而因为这种诡异的气质格外吸妹。

自称不是不喜欢笑,纯粹是有点面瘫。

虽然气质高冷,但是其实很喜欢和朋友们打好关系。虽然一脚就能把晴雪踢出家门,但是还是经常允许她留宿。

一头金茶色的长发是遗传父亲,继承母亲的眼睛和体力,体能过人。能在半缺氧的情况下把青鸟和青空一人一只手抬起来,颇有穗乃果之风。

口味很独特,喜欢的食物是腰子(曾被晴雪调侃吃这玩意是不是有什么用,结果被苍穹骑着打)和排骨。是个大胃王,点餐基本按照别人两倍点(标准遗传,小泉家的恩格尔系数多高啊)。

虽然有些走音也不擅长跳舞,但是很喜欢听音乐。

有着只能靠安慰和听音乐才能冷静下来的习惯。


三国志14快给陆抗换立绘!

管不住的推土姬.49

花阳是个很好的人,甚至可以为了爱人而忍住欲望。

如果凛说拒绝,花阳是真的能把发情活生生憋下去的,宁可自己冲凉对着墙来一发也不会强迫凛。

当然凛不会忍心的。

至于真姬就完全不一样了。她一旦发情,妮可要是反抗……

看到昂贵真皮沙发上的抓痕了吗?

看到墙上那张萝莉型了吗?

看到通往楼梯上被撕烂的衣服了吗?

最后侧耳倾听,听到楼上主卧室里杀猪般的惨叫和吞碳般性感的叹息了吗?


“你闹够了没。”

——真姬对于反抗推土姬的妮可的真实想法。

花阳是个很好的人,甚至可以为了爱人而忍住欲望。

如果凛说拒绝,花阳是真的能把发情活生生憋下去的,宁可自己冲凉对着墙来一发也不会强迫凛。

当然凛不会忍心的。

至于真姬就完全不一样了。她一旦发情,妮可要是反抗……

看到昂贵真皮沙发上的抓痕了吗?

看到墙上那张萝莉型了吗?

看到通往楼梯上被撕烂的衣服了吗?

最后侧耳倾听,听到楼上主卧室里杀猪般的惨叫和吞碳般性感的叹息了吗?


“你闹够了没。”

——真姬对于反抗推土姬的妮可的真实想法。


三国志14快给陆抗换立绘!

管不住的推土姬.48

(缪+水+虹,虹cp有点贵乱)

攻方夜里欲望和人性挣扎的结果:


觉得做个人挺好系列:

小泉花阳

高海千歌(千曜世界限定)

上原步梦

樱坂雫


算半个人系列:

高坂穗乃果

绚濑绘里

黑泽黛雅

优木雪菜


可以不是人但选择做个人系列:

松浦果南

朝香果林

渡边曜(曜梨世界限定)


想要不是人但只能做个人系列:

津岛善子


不是人系列:

西木野真姬

(缪+水+虹,虹cp有点贵乱)

攻方夜里欲望和人性挣扎的结果:


觉得做个人挺好系列:

小泉花阳

高海千歌(千曜世界限定)

上原步梦

樱坂雫


算半个人系列:

高坂穗乃果

绚濑绘里

黑泽黛雅

优木雪菜


可以不是人但选择做个人系列:

松浦果南

朝香果林

渡边曜(曜梨世界限定)


想要不是人但只能做个人系列:

津岛善子


不是人系列:

西木野真姬


🦁🦁

當謬水兩團的人亂扔拉機會怎樣?03

浮出水面的一篇(草

一年級組:

凜:練完下次lovelive的演出舞蹈,作為團裡運動神經算是發達的凜自然在舞蹈上非常上手,卻也讓她必須保持在一個良好的狀態。當然,每次練習大家都肯定會流汗,只是凜本身的出汗量多了其他人太多了,為此,花陽總是幫她準備好運動飲料

今天凜仍喝著花陽親為她準備的運動飲料,喝完後,一隻手拿空瓶有些行動不便,只剩下一隻手能拿東西的凜拼命地找垃圾桶,在校園一處,她發現了公用垃圾桶,一個箭步就是衝上去丟了就跑,沒注意到桶子外寫著可燃/樹葉/紙類。放學前,繪里把凜叫到學生會室,從繪里的表情看來凜似乎犯了什麼天大的錯一樣,一旁陪同的真姬跟花陽擔心著想

繪里:凜,你今天到哪裡...

浮出水面的一篇(草

一年級組:

凜:練完下次lovelive的演出舞蹈,作為團裡運動神經算是發達的凜自然在舞蹈上非常上手,卻也讓她必須保持在一個良好的狀態。當然,每次練習大家都肯定會流汗,只是凜本身的出汗量多了其他人太多了,為此,花陽總是幫她準備好運動飲料

今天凜仍喝著花陽親為她準備的運動飲料,喝完後,一隻手拿空瓶有些行動不便,只剩下一隻手能拿東西的凜拼命地找垃圾桶,在校園一處,她發現了公用垃圾桶,一個箭步就是衝上去丟了就跑,沒注意到桶子外寫著可燃/樹葉/紙類。放學前,繪里把凜叫到學生會室,從繪里的表情看來凜似乎犯了什麼天大的錯一樣,一旁陪同的真姬跟花陽擔心著想

繪里:凜,你今天到哪裡丟垃圾?

凜:校園的一處角落喵~繪里醬,怎麼了喵

繪里:有二年級的學生來投訴,有人在環境整理的垃圾桶裡發現突兀的垃圾,看了一下監控,發現是凜你亂丟的垃圾,就是這個寶特瓶(拿出)

真姬:凜...你把丟樹葉的桶子當回收啊...(皺眉鄙視)

花陽:凜醬…

凜:等等,我只是趕時間,別說的好像我犯罪啊喵~

真姬:藉口…

繪里:好別吵了,總之,凜,下次別犯錯了,不然真的必須按照規矩走一趟懲罰

事後,真姬跟花陽都只準備一大桶開水給凜,不再給飲料喝了


三国志14快给陆抗换立绘!

管不住的推土姬.45

【做到一半对方想睡觉了怎么办?】

【果鸟海】(海未章)

小鸟:穗乃果酱……虽然,还想做,但是小鸟好困……

穗乃果:诶诶??点起火不能就这样转身就睡啊小鸟酱!

海未:(背后抱住)……穗乃果,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也可以……

穗乃果:我很愿意!海未酱!今晚就陪穗乃果一起熬夜吧!

海未:(啊……在睡着的小鸟身边被穗乃果进入什么的……太不知廉耻了,但是,好开心……)

小鸟:嗯……小鸟似乎闻到了什么明天需要小鸟赚回来的味道呢。

【果鸟海】(小鸟章)

海未:穗乃果……我不行了,我好困……明天在做好吗……

穗乃果:诶??这个节骨眼停下的话……

小鸟:(一把抱过)没关系小鸟还不困哦,呼呼,穗...

【做到一半对方想睡觉了怎么办?】

【果鸟海】(海未章)

小鸟:穗乃果酱……虽然,还想做,但是小鸟好困……

穗乃果:诶诶??点起火不能就这样转身就睡啊小鸟酱!

海未:(背后抱住)……穗乃果,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也可以……

穗乃果:我很愿意!海未酱!今晚就陪穗乃果一起熬夜吧!

海未:(啊……在睡着的小鸟身边被穗乃果进入什么的……太不知廉耻了,但是,好开心……)

小鸟:嗯……小鸟似乎闻到了什么明天需要小鸟赚回来的味道呢。

【果鸟海】(小鸟章)

海未:穗乃果……我不行了,我好困……明天在做好吗……

穗乃果:诶??这个节骨眼停下的话……

小鸟:(一把抱过)没关系小鸟还不困哦,呼呼,穗乃果酱不用担心不举的哦。

穗乃果:呼呼~最爱你了!小鸟酱!

海未:小鸟……偷跑……我记下了……明天……等着……还给我……(晕倒)

【绘希】

希:咱很想配合绘里亲……但是咱今天真的好困……

绘里:真拿希没办法呢,睡觉吧。

(顺手关上台灯)

绘里:明天,可就别想这么早睡觉了啊。

【花凛】

凛:花阳亲对不起喵……凛好困……实在太想睡了喵……

花阳:(叹气)没办法呢,睡觉吧,晚安凛酱。

(等凛睡着之后,花阳蹑手蹑脚下床钻进浴室,打开冷水)

花阳:哈……哈……凛,酱……

【妮姬】

妮可:真姬酱,妮可真的好困,求你让我睡……

真姬:哈?妮可酱居然困了,一定是我做的不够用力。

妮可:大笨蛋我不是那个意思啊!……嗯啊……嗯啊,真姬酱……

真姬:反正早晚也要被我艹醒的,抓紧时间赶紧睡会也行。

妮可:??????

🦁🦁

cp大亂鬥

#ll跟llss 試水溫

#官方跟冷門cp皆有

#歡迎評論


mc:歡迎來到lovelive school idol project所屬的新節目「官方?冷門?恩愛cp大亂鬥!」這次我們邀請到的來賓是元老謬斯的九位姐姐們以及後輩水團的九位妹妹們 歡迎各位到場!事不宜遲 請先來個自我介紹

二年級:我們是二年級代表穗乃果!我是海未 我是小鳥

三年級:宇宙第一偶像妮可妮 咱是東條希 哈啦修 我是繪里

一年級:西木野真姬 凜醬!喵~小…小泉花陽

mc:好的!謝謝謬斯的介紹 以上分別是二年級、三年級以及一年級的各位!接下來歡迎水團的大家介紹一下吧!

一年級:墮天使夜羽Gira 花丸zura 黑…黑澤露比pigi!

二...

#ll跟llss 試水溫

#官方跟冷門cp皆有

#歡迎評論


mc:歡迎來到lovelive school idol project所屬的新節目「官方?冷門?恩愛cp大亂鬥!」這次我們邀請到的來賓是元老謬斯的九位姐姐們以及後輩水團的九位妹妹們 歡迎各位到場!事不宜遲 請先來個自我介紹

二年級:我們是二年級代表穗乃果!我是海未 我是小鳥

三年級:宇宙第一偶像妮可妮 咱是東條希 哈啦修 我是繪里

一年級:西木野真姬 凜醬!喵~小…小泉花陽

mc:好的!謝謝謬斯的介紹 以上分別是二年級、三年級以及一年級的各位!接下來歡迎水團的大家介紹一下吧!

一年級:墮天使夜羽Gira 花丸zura 黑…黑澤露比pigi!

二年級:隊長高海千歌!渡邊曜yosoro!櫻內梨子

三年級:黑澤黛雅desuwa 松浦果南 小原鞠莉shiny☆

mc:謝謝水團的大家帶來簡單的自我介紹 順便問個問題 一年級的夜羽同學 本名叫做善子對吧 麻煩注意一下喔~

善子:yo ha ne !

mc:那麼解釋這次節目的規則!

善子:別無視我啊!


mc:節目規則說明 在主持人說明完題目之後 會指名兩位主角出來回答 而被指名到的兩位回答者都是由粉絲投票抑或是官方所指名的cp組合 因此 不要意外自己跟對方配一臉 沒錯 就是有人吃!好的 時間緊湊 馬上來第一問

第一問:請問 兩位是怎麼認識的?回答:妮姬

妮可:欸 這麼快就是我們了嗎

真姬:意味不明 總之就是一直相處 不知不覺就…一起了

妮可:真姬作為後輩很可愛呢~就是傲嬌了點又有些木頭

mc:不愧是磁力花園w

第二問:請問 兩位有什麼特別的互動嗎?回答:繪希

繪里:啊 好快就指名我們了 因為是官方嗎

希:阿拉~跟繪里親第二題就被點名了

繪里:特別的互動嗎……也沒什麼特別的

希:但是咱們只要有什麼接觸BGM都是咱們兩個的花園曲呢

繪里:這點倒是真的

mc:兩位是大人了嘛~

第三問:請問 對方是你憧憬的對象嗎?回答:繪黛

繪里:阿勒?

黛雅:咦?

希:…fufu

黛雅:…這…這…繪里前輩當然是我的憧憬 這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嗎

繪里:哎呀 我倒是沒有跟水團的後輩有什麼互動呢~不過黛雅跟我一樣是學生會長 能力也不錯喔(wink)

(黛雅,擊沉)

mc:麻煩不要騷擾後輩唷

第四問:請問 兩位之間有什麼秘密的約定嗎?回答:千曜

千歌:曜醬!

曜:千歌醬!

mc:兩位麻煩回答一下問題喔

千歌:啊抱歉 這個嗎…我跟曜是青梅竹馬 也沒特別有過什麼約定呢 不過要是曜有什麼事需要幫忙我會全力以赴!

曜:同上!約定好跟對方什麼都要說出來

mc :動畫裡面不是這樣演的…

第五問:請問 兩位之間都是什麼相處模式?回答:南黛

果南:喔?輪到我了啊

黛雅:…這問題…

果南:嗯……就是很平常的hug 然後陪在逞強的黛雅身邊

黛雅:誰逞強啊!就是…很平常的被hug(騷擾)

mc:沒有人要吐槽嗎

第六問:請問 兩位有吵過架嗎?回答:善丸

善子:嗯?終於 是我墮天使的回合了嗎?

花丸:善子醬再中二病咱就要唸佛經了zura

mc:請別在攝影的時候事故

善子:…嗯 這問題嗎…當然是沒有的!我堂堂墮天使怎麼可能跟凡人吵架呢

花丸:除了有時候善子犯蠢 咱不太跟她吵架 她似乎很怕咱哭的時候

mc:阿拉~哇嘎立馬斯…

第七問:請問 兩位第一次的約會地點在?回答:海鳥

海未:…這…什麼破廉恥的題目

小鳥:海未醬別那麼緊張嘛~

mc:再害羞還是要回答的w

海未:…這 陪小鳥逛街買衣服而已

小鳥:其實是我去拿很多衣服讓海未當模特兒試穿當參考

mc:職權濫用呢這個w

第八問:請問 兩位都是怎麼曬恩愛的?回答:鞠南

曜:…糟了

梨子:牙敗的傢伙出現了

善子:梨梨好像沒資格這麼說

(梨子使出寂靜櫻花縛 效果十分顯著)

果南:……emmm……ハグしよ?(張手)

鞠莉:shiny~~~☆☆(抱上)

mc:啊 意外的普通

鞠莉:難道mc想看更上一層的嗎?

mc:不了 本節目不是深夜節目 那是放送事故了

第九問:請問 兩位有對對方以外的憧憬對象嗎?回答:花凜

凜:怎麼可能呢喵~花陽親就是凜的憧憬

花陽:凜…凜醬~‎(//∇//)

mc:早知道不指名兩位了(瞎)

第十問:請問 兩位能接受對方劈腿嗎?回答:繪姬

小鳥:怎麼感覺主持人在遊走放送事故邊緣

希:這種題目都有繪里親呢

繪里:希等等 妳聽我解釋

妮可:真姬……

真姬:意味不明啊!

mc:別吵架 麻煩兩位回答喔

繪里:真姬的話……不行呢 不過不管是誰我都不能接受 就算之後的問題是“那只有肉體上呢?”也是一樣的回答

真姬:我也不能接受 但是要是對方很愛其他人 我就祝福吧

mc:繪里意外的強勢呢 不愧是學生會長 真姬意外的弱氣啊有這麼軟的一面

mc:好的 這次節目先告一段落 沒有被點名的人也請不要擔心或氣餒 下一期會再繼續把各位拆散…啊不是 是把關係好的人放在一起!以上!cp大亂鬥!謝謝觀賞!


生寒

【绘希】平凡生活(五十)

    绘里没想到小泉先生的办事效率这么高,看来双方家长应该是达成了某种协议,看到出现在四楼走廊上的熟悉身影,绘里显得很无奈,很多事情并不是她能插手的。

“凛酱!”似是有感应,花阳快速回身仰头,看到了那个身影,她眼里闪着泪光,脸上表情带着纯真的笑容和隐隐的期待。

她期待什么呢?这是一个在场众人都能回答的问题,绘里同样也存着一份侥幸,目前许多学生都在上课,宿舍区这边反而没什么人来往,交错的枝丫上已经有了新出的绿叶,阳光也...

    绘里没想到小泉先生的办事效率这么高,看来双方家长应该是达成了某种协议,看到出现在四楼走廊上的熟悉身影,绘里显得很无奈,很多事情并不是她能插手的。

   

    “凛酱!”似是有感应,花阳快速回身仰头,看到了那个身影,她眼里闪着泪光,脸上表情带着纯真的笑容和隐隐的期待。

   

    她期待什么呢?这是一个在场众人都能回答的问题,绘里同样也存着一份侥幸,目前许多学生都在上课,宿舍区这边反而没什么人来往,交错的枝丫上已经有了新出的绿叶,阳光也是刚刚好,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

   

    楼上的人起初并没有看向这边,当她的视线终于与花阳交汇时,她只匆匆看了下面一眼,接着仓皇而逃,终究是一句话未说。

   

    花阳退了几步,眼里是无法倾诉的失落,她看向绘里,想要开口,却还是咽下,朝她鞠躬后上了车。

   

    在现实面前,童话故事终究都是假象,当编织的美好幻境被打破,一切都显得那么不堪一击。

   

    旁人没有去指责的权利,在看着原本属于花阳的位置如今已经空落落一片时,绘里心内不免也变得惆怅。

   

    “她只是回家住了,还是会来学校上课,大家依然能见面。”

   

    绘里不清楚凛是以怎样的心情笑着说出这番话,坐在自己位置上的穗乃果却生气地哼出了声,她的性格便是这样,会很直接的表达自己的不满。

   

    宿舍的气氛变得沉重,即使在上课期间看到花阳,几人也比以前少了交谈的话题,见面有时候反而让人感到尴尬,花阳和另外几个走读的女生很快成为了朋友,在路上碰到,两边都只是仅仅如同学般打个招呼,或许是双方的有意为之,大家都默认了这样的相处状态。


    然而作为同班,经常碰面是不可避免的,在中午去食堂路上与花阳又一次擦肩而过后,穗乃果终是忍不住转身,她双手环作喇叭状,大有要把心中的一切不快全都吐出一般。

   

    “花阳酱!我们……唔唔”

   

    后面的话还没来得及喊出,就被凛飞快地捂住了嘴,但前面的几人依然听到了声音转身,花阳身边的三位同学无一不用好奇的眼光打量她,看着被凛按在怀里,极力摇头要挣脱那只捂住嘴的手的穗乃果,花阳一时间神色复杂,她心里就如打翻了调味瓶,各种滋味在其中泛滥交融。

   

    “穗乃果同学,有什么事吗?我现在要和朋友去聚会。”这话她说的平淡,和以往的性子有了不一样的地方。

   

    凛的手慢慢松开,穗乃果也没有了要开口的欲望,与她们表现得如此疏离,她被惊得丧失了说话的能力,仿佛面前的人只是顶着一副同花阳一样的皮囊,内里其实已经被掉包了,亦或者是被鬼怪附身。

   

    眼看着一人怅然若失,一人胡思乱想,两个都没有要接话的意思,绘里只好开口解围。

   

    “花阳,穗乃果只是想问你有没有时间一起吃饭,如果没时间我们改日再约。”

    “这段时间家里都会有人来接我回去,暂时没有时间和你们一起吃饭,十分抱歉。”

   

    看来是派人盯着了,绘里接收到花阳放出的信息,心领神会的表示明白,即使对方依旧表现的十分淡然。


    见着两人仍是一副失了魂的模样目送花阳一行人离开,绘里朝穗乃果低语几句,穗乃果立即就有了精神,一只手用力握着向绘里点头,凛后知后觉的看着两人脸上诡异的笑容,心里总有些不好的预感。

   

    要说这段时间除了花凛这边,海未和小鸟却也让绘里看出了不同的味道,若说原先可以隐隐看出两人互相之间不同寻常的情感,如今两人就像是捅破了那层窗户纸,不经意间有了许多亲密的接触。


    “你不担心了吗?”

    “诶?”

   

    绘里坐在会长位置上,看着一边在向自己汇报工作情况的海未,手中的签字笔点着桌面,因为实在好奇而忍不住问了出来。

   

    “小鸟今晚出去参加活动。”明明以前知道这种事都会急得要命,今天反而还在这里和她说着学生会的工作,绘里可不觉得海未突然开窍了,知道先和自己客套一番。

   

    没想到面前人竟然有点惊慌的害羞脸红,又很快恢复正经,“我不能总把她当成一个孩子,她需要有自己的独立空间。”

   

    不正常,太不正常了!海未的反应实在可疑,两人之间或许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绘里笑笑,一直盯着海未不停打量。

   

    “以上,是之后的工作任务,那么我先去做准备了。”没等到绘里开口,海未已经受不了这个会长探寻的眼神,抓紧汇报清楚工作,然后直接鞠躬转身出门,动作一气呵成。

   

    这真是。看着对方明显逃跑的背影,绘里无奈地摇摇头,本身她也没有打探别人隐私的习惯,这可有点恶趣味了。

   

    抬头仰望身后的大楼,海未呼出一口气,脸上的热度还没有降下,绘里的灼热视线可能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让她无法在那样的环境再待下去,仿佛要把人看穿一般。今日的工作任务已经完成,海未决定先到父母的律师事务所看看有没有自己可以做的事。

   

    园田律师事务所位于明清市繁华的商业街一角,事务所内律师有三百二十人,加上其他工作人员,整个事务所也有将近一千人之多,楼下是来来往往的人群,从感应门刷卡进入,一路过来不少人友好的和她打着招呼,整栋大楼里都是人们忙碌的身影。

   

    “园田小姐。”只见前台接待的工作人员手上拿着一份档案袋向她招手。

   

    接待员将档案袋双手送到她手中,“这是今早从检察院寄来的文件。”看着接待员转身去接起了电话,海未轻声向她道谢后,从旋转楼梯走上二楼。

   

    二楼有许多独立的办公室,用于接待客户听取其法律上的诉求,海未的父亲最近正在国外开会,园田夫人就接手了丈夫那部分的工作,这段时间基本都待在事务所里处理各种文件。

   

    “海未,你先来看看这份文件。”园田夫人取下金丝边框眼镜,从座椅上离开,顺手去接了一杯热水。海未坐上原本母亲的位置,细细地看着电脑上显示的内容,鼠标越往下滑动眉头也跟着皱紧。

   

    园田夫人站在一旁,吹了吹杯中的热水,手指着文件的一处文字滑过,“委托人希望能拿到在此基础上百分之五的赔偿金。”

   

    “难。”海未眉头未展,非常肯定的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如果调解成功,那边答应给我们这个数。”园田夫人比了个手势。“六十万,可这个事情牵扯到几方人,还有政府那边也要去咨询,不是那么好处理的。”即使面对如此丰厚的酬劳,海未也不觉得这是一个轻松的工作。

   

    “那你再看看这个文件,这是一个在工地上班的建筑工人,前几天不慎从高处坠落,建筑公司、工地和建材公司那边都在互相踢皮球,受伤人员还在医院昏迷不醒,家里支付不起后续医疗费用,他的父母希望能得到应有的赔偿,因为这个属于法律援助,所以没有报酬。”上次的案件海未处理的不错,园田夫人打算让她再接一些案子积累一定客户和经验。

   

    海未不得不佩服母亲的胆量,将这两个案件放在一起让自己挑选,这可是事关事务所的业务能力及信用问题,一不小心可能就会让园田家声名狼藉,像第一个这样大委托的案子也敢摆出来给自己,她可没有把握能很好的完成。

   

    稳妥起见海未还是选择了第二个案件,虽然之前没有处理过这类纠纷,不过自己也不是遇到困难就轻易妥协的人,总要努力去试试。

   

    时间不知不觉到了晚上七点,暮色悄然降临,园田夫人关闭电脑,将外套穿好,又从抽屉中拿出钥匙,海未坐在沙发上认真做着笔记,将细节处一一记下,园田夫人拍了拍她的肩膀,“一起吃饭吧。”

   

    “好。”海未将笔记本放回背包内,随手将母亲搁置在沙发上的手提包带上,从门边的衣帽架上取下外套放于手臂上,母女二人一同出了大楼到达地下停车场。


“最近在学校怎么样?要不要把小鸟叫过来?”园田夫人戴上眼镜,认真打着方向盘,跟随导航提示选择车流量少的街道拐入。


“小鸟今日有部门活动,学校还是老样子。”海未坐在副驾驶,目不斜视地盯着前方,回答的中规中矩。


“今日吃茶会料理如何?”

“好。”


简短的对话后,母女二人都没有再开口,园田家讲究少言,没有意义的话语只是在浪费时间,更多的精力应该留到谈判桌亦或是法庭上,他们只需要去倾听,明白委托人的诉求,再然后运用法律知识去解决问题,实现办事的高效率和高质量,可以说园田律师事务所是不败的保证。


一顿饭下来,时间到了八点半,海未看了看手上的腕表,园田夫人默不作声地喝一口茶,海未也不急于开口,同样捧着茶杯喝了一口。


“两周后清水家举办的春日会,你父亲暂时赶不回来,他希望你代替他和我一起参加。”

“我明白了,母亲还有什么吩咐吗?”


对于父母的要求,海未只需要一一应下照办即可,从小她就是一个让长辈省心的孩子,园田夫人看着低眉俯首的海未心里总有点不舒服,太过懂事的孩子反倒更令人担心,作为自己唯一的孩子,海未一直以来表现的都过于安静了,随着女儿年龄的增长,园田夫人感觉越来越看不透女儿的想法。


即使严格如两人,哪个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对自己多点依赖,偶尔任性的撒撒娇也是理所当然的,就像南家的孩子那样,这孩子性格究竟像谁啊?


停下脑中的猜想,园田夫人缓缓说道:“清水家主的侄子也会回国参加宴会,你们年轻人可以多认识交流一下。”


海未脸上出现一瞬的惊讶犹豫,随后才轻声应下。


“是。”

——————————————————————————

抓住中秋的尾巴,大家中秋节快乐!五十章成就达成,后续会有更多精彩的展开,感觉要变成群像剧了,海未的母亲也终于露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