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花卷

2803浏览    128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1-21 17:03
杏子巷吟咏离歌

【食物语all少主】恐怖游戏才不是什么坏东西!

#我流皮孩儿少主硬拉着各食魂玩恐怖游戏

#内含逃生1、恐怖之眼、天线宝宝、小小梦魇、恶灵附身、甜蜜的家、寂静岭、银链、生化危机7等游戏内容

#若有ooc欢迎探讨指正(比心)⸜(* ॑꒳ˆ * )⋆*❤︎

.

    “话说,那是一个月黑风高举爪不见肉球之夜呐喵......”

    “青团和大家一起,正在房间里讨论明日功课结束后去哪里玩.....”

    “.....就在这时,突然一道黑影猛地从老豆站着的窗户边上蹿过去了!”

    “我天罚之炎.火羽之王.烈...

#我流皮孩儿少主硬拉着各食魂玩恐怖游戏

#内含逃生1、恐怖之眼、天线宝宝、小小梦魇、恶灵附身、甜蜜的家、寂静岭、银链、生化危机7等游戏内容

#若有ooc欢迎探讨指正(比心)⸜(* ॑꒳ˆ * )⋆*❤︎

.

    “话说,那是一个月黑风高举爪不见肉球之夜呐喵......”

    “青团和大家一起,正在房间里讨论明日功课结束后去哪里玩.....”

    “.....就在这时,突然一道黑影猛地从老豆站着的窗户边上蹿过去了!”

    “我天罚之炎.火羽之王.烈火丹心守护者.永焚者.烈焰降生火之诸帝一看便明白那必然是暗黑鬼魅化成的怨灵,当下就毫不犹豫地使出一招天降火雨,成功击中那个暗堕不洁的鬼祟身影!”

    “下面的我来说我来说!然后出来溜达的小鸡炖蘑菇就被烤乳猪的火焰击中,连同被打坏的墙砖一起摔倒在了前来找小鸡炖蘑菇的锅包肉身上了!”

    “周边的花儿也被压倒不少,好心疼啊,就连路过的子推燕哥哥抱着的少主送的小树苗都被火燎掉了两片叶子,他披着一身阴影,比往日更消沉的样子往龙井哥哥的居所方向飘去了。”

    “.....然后,和龙井哥哥下棋的扬州哥哥和观战的八仙哥哥也知道了这件事,对,对不起.....我在的时候总给大家惹麻烦,都是我的错呜呜呜.....”

    “我想要过来帮忙收拾残局,虽我不精此道,但勤能补拙。可不想回去拿扫帚和簸箕的时候,被诗老师拦下询问课业的完成情况,一时脱不开身,又急于前来相助,无奈之下只好将实情相告。”

    “.....另外,扬州听闻这场无厘头的闹剧后,到我的住处去婉言推脱了今早原本说好的品画研字。说是少主现在一定很是焦头烂额,他需过来帮你才是君子作为。我到是很好奇,你现在看上去并不像焦头烂额的样子。反而像是......”

    “根据我所储备数据的计算分析,少主此时的表情应该是人们所说的‘心如死灰,若用麻婆豆腐玩的修机游戏里的人物特质来形容,就是‘看淡生死’。”

    ......呵呵。

    我现在不仅仅是看淡生死,我简直连对生的欲望都没有了只想赶紧死一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算怎么回事!一觉醒来就有人告诉我“美人,外面好像出乱子了,你还是快些起来去看看吧。”哦是吗原来是这样啊佛跳墙当时的欲言又止原来是因为这个啊!!

    “也就是说.....!”

    你猛地抬起头转身将手搭在离你最近的八仙的肩膀上——

    “我一会儿要面临的不仅是空桑新一轮的赤字危机,还有来自锅包肉的魔鬼惩罚和龙井大冰山的死亡威压以及诗老师长达数小时的教诲....说不定还有罚抄哇!”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们说是我从现世带回来的恐怖游戏太吓人了才把你们搞得精神衰弱大晚上睡不着觉聚在一起,烤乳猪那个弟弟也是因此而心神不宁失了手??”

    你热泪盈眶咬牙切齿悲从中来:

    “你们还有良心吗???”

    八仙伸出手扶住你微微颤抖的指向众人的手,看向你抖得更加厉害的双腿道:

    “师妹息怒,气坏了身子又要嫌饺子的药苦了。还有脚也放下吧,踮着怪累的。”

    “还不是因为你长太高啦!”

    众人哪儿敢忤逆正在气头上的你,只能好声好气地哄着说会帮你给空桑管家和孔府资深导师求情,龙井居士那边也会替你开脱。

    最后,在长达十几个小时的清理残局以及乖巧挨骂道歉后,你终于侥幸避免了罚抄论语和悬挂瀑布背诵《代理食神守则》的下场。

    此时已是日头西垂渐入云海,星子点点欲绽光辉。月华初上遮掩了星辉,你拖着疲惫的身心在扬州的搀扶下回到了房间安寝。

    你毫无形象地往床上倒去,回首这一天,居然从睁眼到闭眼都在处理因为烤乳猪搞出来的破事,而罪魁祸首居然被安在了你无辜的恐怖游戏上!

    拜托!恐怖游戏根本不是什么坏东西好叭?如果不能证明只是那群家伙自己胆小,你就永远无法理直气壮地半夜玩恐怖游戏了!

    虽然你从未理直气壮地在半夜玩过任何游戏。

    但你可以让恐怖类游戏成为史上第一个成功挑战饺子和锅包肉健康原则的游戏!

    恐怖游戏就是要在晚上玩才够劲儿!不在晚上玩的恐怖游戏不配称为恐怖游戏,不在晚上玩恐怖游戏的人也不配称之为人!(什么

    想通了(并没有)的你当下精神抖擞一改上一秒颓废要死的模样,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开始翻找你私藏的恐怖游戏盘。

    是的没错!你可是空桑少主,三界美食圣地的代理食神,立志要一锅端了宴仙坛的前卫革命人士!命中注定要带领一众食魂挑战不合理的繁文缛节与墨守成规的旧社会制度。而这“入夜必须按时就寝”,就是你要瞄准改革的第一条规矩!

    而你首先想到的那个人,就是你选出来当仁不让的给猴看的鸡。

    于是,你抱着满怀的游戏光碟,趁着夜色暗沉四下无人,放轻脚步一溜烟地朝那个食魂的住处绝尘而去。

    然后,你敲响了他的房门——

.
【符离集烧鸡×逃生1】

    “......所以,你就跑到我这儿来了吗?”

    “对啊,因为第一个必须要是鸡才对嘛。”

    “emmmm什么鬼,为什么必须是鸡....啊,那如果我不同意跟你玩,你是不是要去找我哥?!我先告诉你,绝对不行你知道吗!”

    他下意识忽略了空桑除了德州以外其实还有其他“鸡”的事实,你也不好提醒他叫花鸡和鸡茸金丝笋的存在,只要有人陪你浪,不找就不找咯。

    见你爽快地点头,他脸色这才好了些,从你怀中随意取出一张光盘放进了那什么电脑主机里。在你兴致勃勃的开机中等着游戏的开始。

    “这就是你说的恐怖游戏?看起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这才刚开始~你接着玩下去就知道了!”

     你将手柄递给他,教给他基本操作后便退居后方,看着他移动主角下车往阴森诡异的精神病院跑去。

    符离集烧鸡上手很快,操纵着主人公一串行云流水的动作抓着铁架翻进了二楼的走廊。他轻点按键,没花多长时间就抵达了第一个任务目的地,拿到了关键道具——夜视相机。

    “目前感觉都还好啊,该不会烤乳猪他们就是被这种级别的游戏吓到手滑放火的吧。”

    “哦哦~真不愧是铁路警察,心理素质很强嘛。快,继续继续,既然阿符你感觉那么良好,一会儿可别吓得叫出声啊。”

    你不怀好意地笑着激将他,他也如你所愿被激起了好胜心:

    “继续就继续,你就看着吧!我才不会jia——啊啊啊啊啊啊啊唔唔.....!!”

    话还没说完,符离集烧鸡就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尖叫,你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奋起,猛的伸手捂住他的嘴,把剩下的尖叫狠狠地捂了回去。

    “嘘——”

    你怒视着他惊恐的脸:

    “不就是一诈尸上吊男嘛,我们这是在偷偷摸摸地玩,被发现就没得玩啦!”

    “唔.....咳,你,那你也不应该捂的那么紧啊,我差点没气好吗......行啦!是我不对,刚才是意外,我不会再叫了。”

    符离集烧鸡被你放开,重新拿起了手柄,这一次他的表情比上回要认真得多。然而你心里清楚,他所说的“不会再叫”,在恐怖游戏的背景里几乎和有柜子没有追逐战一样,根本没有说服力。

    “啊啊啊啊啊啊啊他追过来了!不是吧为什么会有人类长成这种样子啊!为什么这个游戏不能用枪?!!”

    “那个胖子,那个胖子他死追我不放怎么办啊我不认路啊!!”

    “哪里有柜子?!哪里有柜子?!靠我相机没电了!!”

    “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满意地看着一开始满不在乎的符离集烧鸡被胖子追得失声惊叫,慌不择路地逃跑,内心渐渐升起一种变态般的快感。

    哈哈哈哈这就是恐怖游戏的乐趣所在啊!这腺上素飙升的快感可是连锅包肉的挂悬崖都无法带来的!

    你回头看了一眼已经完全沉浸在游戏(被追杀)快感(?)中的符离集烧鸡,贼笑着抱起剩下的游戏向下一个食魂房间走去。

    “那么,下一个找谁好呢哼哼哼~”

   

.

下一个受害者过一会儿出场嘿嘿嘿,大家有想看的嘛?评论谁就写谁。

虽然文笔并不是很出彩,但是写的很开心~希望大家喜欢❤,能给个鼓励的❤就更好了诶嘿(๑´∀`๑)

@空桑管理司 这个文为了方便看分成几篇发,本质算一个作品,希望也能拥有头像。(其实只也最想要赵岭老师签名,许愿总是不犯法的,嗯。)

-烟雨江南-
✨给自己和刀画的情头!! 我刀...

✨给自己和刀画的情头!!


我刀真可爱 @刀枝🌸 


🔒死了,钥匙我吞了

✨给自己和刀画的情头!!


我刀真可爱 @刀枝🌸 


🔒死了,钥匙我吞了

-烟雨江南-
老婆给我寄的美丽糖果!!! @...

老婆给我寄的美丽糖果!!! @刀枝🌸 

老婆给我寄的美丽糖果!!! @刀枝🌸 

乌冬
军队au 彼岸花×...

军队au

彼岸花×花鸟卷

深夜嗑起了一直很喜欢的cp

军队au

彼岸花×花鸟卷

深夜嗑起了一直很喜欢的cp

茜茜

今日更新,时间:2016-02-15~2016-02-20

p1花卷备注是莫福w,p2是艾嫂,p3茉莉妹子p4哈太w至此除后期修改的麦哥外全部主要角色出场!

图源自神探夏洛克吧

楼主id号:lovely小花卷

已有授权

今日更新,时间:2016-02-15~2016-02-20

p1花卷备注是莫福w,p2是艾嫂,p3茉莉妹子p4哈太w至此除后期修改的麦哥外全部主要角色出场!

图源自神探夏洛克吧

楼主id号:lovely小花卷

已有授权

江陆时

画完了!!是青城的三年级生我爱他们永远爱他们

画完了!!是青城的三年级生我爱他们永远爱他们

梓墨梓澜

【福华/华夏】Valentine's Day

写在前面:


*情人节贺文小甜饼育儿日常+表白 无脑甜 祝单身狗们食用愉快 


*第一次写福华/华夏文笔渣请谅解不喜勿喷谢谢 


*这里是一个失踪了大半年然后又突然上线码文的梓墨


*对话和人名会用英文以及是不是蹦出来一两个英文单词英语渣的垂死挣扎语法错误请忽略 忍不住好多地方用了英文 以后有空梓墨会来编辑把翻译在括号里补上的...


写在前面:

 

 

 

*情人节贺文小甜饼育儿日常+表白 无脑甜 祝单身狗们食用愉快 

 

 

 

*第一次写福华/华夏文笔渣请谅解不喜勿喷谢谢 

 

 

 

*这里是一个失踪了大半年然后又突然上线码文的梓墨

 

 

 

*对话和人名会用英文以及是不是蹦出来一两个英文单词英语渣的垂死挣扎语法错误请忽略 忍不住好多地方用了英文 以后有空梓墨会来编辑把翻译在括号里补上的

 

 

 

*分享一个故事:梓墨昨天看神夏的时候开了1.25倍速然后...毫无察觉🌚

 

 

 


 

 

 

以下正文:

 

 

 


 

 

 

『 221b Baker Street 』

 

 

 


 

 

 

伦敦冬日的天气昏昏沉沉的,朦胧细雨飘个不停。我们的神探陷在扶手椅里,却是一脸的惬意。Rosa 坐在他的膝上,晃着两条腿。

 

 

 


 

 

 

“ Uncle Holmes , tell a story , please......”Rosa 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向 Sherlock,“It’s too boring .”

 

 

 


 

 

 

“All right. What did we talked about last time?”Sherlock 架起小提琴,拉出一段乐章作为故事的前奏,一般心里默默腹诽着自己以前好像说过什么“Kids are the most annoying creatures in the world .”之类的话。

 

 

 


 

 

 

“Emm,<The Four Signatures> I think?”Rosa 歪着头想了一会儿。

 

 

 


 

 

 

“Yeah, you’re right.That’s when your parents met each other.”Sherlock 停下手中的琴弓,“So let’s talk about the idiots of Scotland yard today, I mean , besides the Uncle Lestrade .”

 

 

 


 

 

 

Then he was soon interrupted by a voice .

 

 

 


 

 

 

“I thought I told you last time Sherlock ,” John 从屋外走了进来,“Don’t tell Rosa your bloody detective stories.She’s only a kid now. Don’t leave her such scaring impression on her.”

 

 

 


 

 

 

“I must say that as a doctor, you’re so sensitive. It isn’t like you and exactly unnecessary .I’m only reading your blogs to her,”Sherlock 不可置否地放下了John的电脑,“but as a father ,that’s okay. Maybe you’re right , they’re not really acceptable for her .Rosa, you had better listen to your Daddy and go to watch Peppa Pig.”

 

 

 


 

 

 

“Sherlock, emm, ”John 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他刚刚从楼下信箱里拿出的invitation card,“there will be a reunion of my high school classmates tonight and each of us were asked to take someone with us, and you know, of course I can’t take her . She isn’t adjust to that kind of atmosphere . So would you mind ......”

 

 

 


 

 

 

“ You think I will adjust to that atmosphere?”Sherlock 挑了挑眉,“but if you like me to go , I will probably go and pretend to adjust.”

 

 

 


 

 

 

“That’s great ,and thanks for it.”John 看了眼表,“We need to be hurry .”

 

 

 


 

 

 

“No thanks for friends, John .”Sherlock 起身披上了黑色呢子外套,拿起墙角的雨伞,“ Mrs. Hudson , please help to look after Rosa . John and I may come back late tonight.”

 

 

 


 

 

 

“Oh Sherlock , I’m your landlord , and not your babysitter.”

 

 

 


 

 

 

『At the reunion party』

 

 

 


 

 

 

“This is my friend , colleague and roommate .” John is thinking of words to describe and introduce Sherlock to one of his high school friends, “And he is a consulting detective and the god father of my daughter.”

 

 

 


 

 

 

“Oh? That’s sound interesting. Nice to meet you Mr. Holmes .”

 

 

 


 

 

 

“Arr... Nice to meet you too.”

 

 

 


 

 

 

“ John ,” Sherlock 戳了戳John的肩,“ I’d leave for a second.”

 

 

 


 

 

 

“ That’s not weird for Sherlock.”John 想着,眼前晃过一个身影停在他的面前,it’s Lawrence.

 

 

 


 

 

 

尽管现在他总是说人是没有天敌的,但高中的时候John确实认为Lawrence就是他的死对头。

 

 

 


 

 

 

“You boyfriend?”上扬的语调突然就有些激怒了John。

 

 

 


 

 

 

“ He is not my boyfriend!”John的语气有些激动,“And I would never want him to be. I warn you not to say it again , Lawrence .”

 

 

 


 

 

 

“Okay, okay. I won’t. Don’t be angry.”Lawrence的语调中带着笑意走远了,“you’re still easy to become angry just like years ago John .”

 

 

 


 

 

 

“ What’re you arguing about?” Sherlock不知何时回来了,站在John的身后,伸手用两指就扣住了他的手腕,皮肤下的脉搏跳动得清晰有力。

 

 

 


 

 

 

”I’ve heard all of that. John, you had to admit that you are really poor at lying ,aren’t you?” Sherlock的蓝色眸子look into John的棕绿色双眼,眼中笑意更甚,俏皮地wink了一下,“especially in my eyes.”

 

 

 


 

 

 

John 似乎想说些什么,但Sherlock不给他丝毫的间隙而继续说了下去。

 

 

 


 

 

 

“ You want and you soon will be ,forever , and from now on.”Sherlock 不知从何处掏出一支鲜艳的红玫瑰,插进John胸前的西服口袋里,灯光昏暗看不见那人通红的耳廓,轻轻俯到他的耳畔 and whispers,“Happy Valentine's Day ,my dear doctor.”

 

 

 


 

 

 

And also a few words our detective didn’t speak out “ I am sure that I ‘d love you every day to death , my Watson.”

 

 

 


 

 

 

 “I love you ,too.”And this what our doctor wanted to tell his genius detective Sherlock Holmes .

 

 

 


 

 

 

「The ghost of Moriarty :我恨!」

 

 

 


 

 

 

fin.

 

 

 


 

 

 


水城 揚介
空想家

【茨酒】闺密密密密密密密密!(22-25)(1-8)

不想整理了懒/羞涩,前文自己翻。


集体性转,现代设定,注意避雷,严重ooc
相思向
这章中量茨酒百合,中量彼岸花x花鸟卷搞基


  22、


  茨木好不容易煎熬到化学下课,已经距离没见闺蜜蜜一百零二分钟了,如隔三秋,甚是想念。


  铃声一响,待老师一声令下,茨木果断叛变自己班级冲出教室,这两节课,她内心总是惶惶不安,生怕酒吞出了什么事。


  第六感竟果真没错,酒吞童女不在教室,左看看右瞧瞧,最后锁定在了后桌淡蓝短发气质非凡的小伙子身上。


  茨木童女:“同学,你知道酒吞去哪里了吗?”


  涂完违规指甲油正在拍照给妖刀君看的青行灯:“酒吞?胃疼去医务室了。...

不想整理了懒/羞涩,前文自己翻。


集体性转,现代设定,注意避雷,严重ooc
相思向
这章中量茨酒百合,中量彼岸花x花鸟卷搞基



  22、


  茨木好不容易煎熬到化学下课,已经距离没见闺蜜蜜一百零二分钟了,如隔三秋,甚是想念。


  铃声一响,待老师一声令下,茨木果断叛变自己班级冲出教室,这两节课,她内心总是惶惶不安,生怕酒吞出了什么事。


  第六感竟果真没错,酒吞童女不在教室,左看看右瞧瞧,最后锁定在了后桌淡蓝短发气质非凡的小伙子身上。


  茨木童女:“同学,你知道酒吞去哪里了吗?”


  涂完违规指甲油正在拍照给妖刀君看的青行灯:“酒吞?胃疼去医务室了。”


  


  茨木童女正在跑向前往医务室——


  茨木童女已抵达医务室。


  茨木童女推开门。


  “老师,请问酒吞同学在这里吗?”


  正在逗麻雀玩的叶鸟卷吓了一跳,还以为又是来查岗的彼岸草校长,玩忽职守又得被留下来吃饭了,瞧见来者穿着校服便松了口气,温和道:“啊,我让她去医院了,现在可能已经回宿舍了吧?”


  茨木童女正在跑向宿舍楼——


  茨木童女被宿舍阿姨拦截,并告知酒吞没回宿舍。


  


  茨木童女试图爬墙出校门——


  茨木童女被纪律委员天狗大小姐堵住去路。



  茨木童女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委屈。


  仿佛成为了一只茨球被踢来踢去。


  


  23、


  无可奈何,只能被困在学校中等待,既然孟姜女能哭倒长城,茨木童女怎么就不能等到天荒地老呢?


  等待是漫长的,等待是永无止境的,等待是难以煎熬的。


  闺蜜蜜会不会病得很重,会不会要住院?


  一想到酒吞虚弱地躺在白色病床上,她就恨不得现在立马把门口保安打趴下,坐直升飞机去医院。


  闺蜜蜜生病她竟然不在她的身边,这简直是她一生的悔恨。


  可若她真的这么做,事情真闹大了,她还真惹不起。


  不是怕学校处分,而是这个学校的校长,惹不起。


  是的,惹不起。


  那个男人,很可怕。


  高中至今,茨木也只见过他三次。


  一次是高一的开学典礼。


  茨木站得远,根本注意看,只顾着找红发姑娘了。


  那人身着和服,上台只说了三个字,气场可怕得很。


  “别惹事。”


  短短三个字,充满了威胁与让人不安,宛如被暗处的蛇始终窥视着一切举动,让人背后冒冷汗。


  还有两次都是最近,似乎走向医务室?


  即使是询问父母,也只是得到小孩子别多管,不要招惹的警告。


  可现在,她快焦急得顾不上这么多了。



  24、

  


  她怎么还没回来,电话不回,短信也不接。


  “今天考试,课代表把卷子发下去。”


  “课代表?茨木?”


  大天狗狠狠踹了一脚神游到酒吞怀里的茨木。


  回归现实,茨木又丧着个脸,走上讲台拿试卷。


  “好的,老师。”


  她在走道间飘着,面无表情地到处分发试卷。


  回过神之时,已坐回了位置,试卷上题目字样变得模糊不清,试卷上写满了酒吞两个字。


  再看眼试卷,句句诗句都戳自己心窝里去。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酒吞)。


  (酒吞酒吞酒吞吞),一寸相思一寸灰!


  25、


  伴随着夕阳西下,夜幕降临,茨木的心也一起坠了下去。


  

  没有酒吞,只能勉为其难与室友一起吃晚饭,谁料茨木看块肉,都能想到酒吞。


  “这形状,方得宛如骰子,再安上一颗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哎。”

  


  当事人室友表示这一顿饭,吃得自己语文成绩都快上升了一个档次。

  


  而茨木童女,再吸不到酒吞,她就要崩溃了!


  根本没法做任何事情了!


  满脑子都是酒吞!


  怎么办!!!



  未完待续


  


  彼岸草x叶鸟卷大段子:


  


  (1)


  叶鸟卷是个十分善于偷懒的家伙。


  


  “咚咚咚。”


  正在给含羞草浇水的叶鸟卷立马放下手中的洒水壶,坐回位置上,假装目不转睛地在看病例:“请进。”


  彼岸草一身男士和服,手中拿着一部老式翻盖手机不知在按些什么,在看向叶鸟卷后欲言又止:“你……”


  “怎么了?”


  瞧见对方这么淡定,彼岸草嘴角上扬,指了指叶鸟卷脚边:“你洒水壶倒了。”


  “哎呀。”叶鸟卷连忙弯下身子去扶好。


  “今天晚上有空吗?”


  “可能没有。”


  “与别人去吃饭?”


  彼岸草瞧见对方微微皱了皱眉,意识到自己问的问题越过界限了,于是很自然地改口道:“后天有世界花鸟展,我这里正好有票子。”


  “这不好吧……”


  “是看你最近工作辛苦,加班费。”


  叶鸟卷面无表情想了想年级组长今天早上还累死累活来问自己要低血糖的药,而自己每天就是看看病、逗逗鸟、养养花草,哪儿有辛苦之言?!




  (2)


  叶鸟卷与彼岸草尴尬地在世界花鸟展内瞎逛。


  “那个是什么鸟?”


  “麻雀。”


  叶鸟卷内心非常纠结。


  其实一开始他是拒绝的,谁料这展子这次竟一票难求,往届只要网购一下就买到了,这回不论是网上还是实体售卖的地方他都跑过了,一律已售完,奇了怪了。


  这彼岸草校长狡猾得很,即使叶鸟卷找各种理由百般拒绝,他总是能以正当理由来让人接受。


  “这个呢,叫什么?”


  “是彼岸花,与你名字很像呢。”


  “老板,这个怎么卖?”


  叮咚——彼岸草获得了一盆彼岸花。


  彼岸草将彼岸花递给了叶鸟卷。


  叮咚——彼岸草失去了一盆彼岸花。


  “不不不,这个我不能收,校长你这是做什么?”


  “帮我养养看,如果好养的话,下次员工福利就这个了。”


  “……哦。”


  (3)


  然后没几周,被叶鸟卷养死了。



  (4)


  


  “阎摩,你说喜欢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哦?我们性冷淡的彼岸草竟然恋爱了?”


  “呵呵,黄泉的火海很美丽。”


  “真是为那个人感到可怜。”阎总伸手搂过他的实习小秘书判官这么说道。


  判官:老板本来说是来谈生意,可现在这样,她可不可以报警?


  (5)


  “叶鸟卷,我喜欢你。”


  “彼岸草先生,请不要开这种玩笑。”


  “不,我不是开玩笑,我是认真的哦。”


  “你这样让我很害怕。”叶鸟卷站在无数炸药围成爱心里,被彼岸草握着双手说道。

  


  

  (6)


  实不相瞒,彼岸草曾经是个心狠手辣的纵火犯。


  随着时代变迁,科技的进步与发展,彼岸草早已放弃了纵火这么low的行为。


  生意场上的竞争火花比直接纵火有挑战多了。


  至于,他日夜不离手的翻盖手机?


  嘘——知道的人都成为花泥了哟。


  


  (7)


  

  “你让人感到不真实,宛如画中人,不论遇到什么事都那样平静,即使遇到喜欢的花草。”


  彼岸草含情脉脉地望着叶鸟卷。


  “所以这就是你把我家小含羞草淹死的理由吗?”


  “因为你一直看着别的草。”


  



  (8)


  叶鸟卷自述:


  我家先生,是个大醋草坛子。


  别看他表面斯斯文文的,实际上非常极端。


  今天早上为他做了份午餐餐盒,谁知过马路被闯红灯的车吓了一跳都打翻了。


  第二天早上,我习惯性一边听新闻一边做早餐,听着新闻里说出了车祸的,还在本地,特意瞥了眼电视,有些眼熟。


  先生突然从身后抱紧我的腰,头搁在我的肩膀上,呼吸呼出的热气在我的耳畔徘徊:“早安。”


  “咦,你做的吗?”


  “黄泉的火海很美丽。”


  “真可怕。”


  “你的神情中,可没有一点害怕。”



  他确实很极端,但我并不在意。


  只要喜欢我,就可以了吧?





芙蓉糖浆

【花陈】东南航线(一)

长洱《天才基本法》花卷x陈竹

(一)(二)相互独立,只是世界观相同,内容关系不大。

同系列CP为章亮x林朝夕

===============


“Please fasten seat belt and brace for impact. Again, please fasten seat belt and brace for impact.”


舷窗外灰白的雾气几乎与天空融为一体,这架从东京直飞尔湾的飞机上出现了短暂的骚动。后排的日本父母轻声安慰忍不住抽泣的孩子,但自己的声音中也带着微微的颤抖。


花卷将纸杯里的果汁一饮而尽,收起小桌板,又把纸杯捏扁塞进垃圾袋里。他低头检查了一下自己...

长洱《天才基本法》花卷x陈竹

(一)(二)相互独立,只是世界观相同,内容关系不大。

同系列CP为章亮x林朝夕

===============


“Please fasten seat belt and brace for impact. Again, please fasten seat belt and brace for impact.”


舷窗外灰白的雾气几乎与天空融为一体,这架从东京直飞尔湾的飞机上出现了短暂的骚动。后排的日本父母轻声安慰忍不住抽泣的孩子,但自己的声音中也带着微微的颤抖。


花卷将纸杯里的果汁一饮而尽,收起小桌板,又把纸杯捏扁塞进垃圾袋里。他低头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安全带,双脚踏实,背部轻轻后仰,重靠在座椅靠背上。


广播换成了日文,他只能听懂一部分,但想来也是“请大家系好安全带,飞机有坠落可能”的类似意思。机舱里的骚动逐渐归于平静的压抑,舱壁上亮着一盏红色的小灯,一闪一闪,均匀地明灭。
花卷侧头盯着那盏灯,心里不知道自己该想些什么。


他今年刚满三十岁,而立之年。
家里七年前决定了举家外迁,两年以后终于连带花家的产业一起落户加州尔湾。同年他决定从明星转职导演,布局从二十五岁开始,二十八岁拍了处女作电影,一年后获得了金章奖的提名。
新科导演毫不懈怠,获得提名的同时就开始了新电影的选角与拍摄。剪辑期刚过,他接到母亲的电话,温柔而不失强硬地“建议”未来的纪江大导演抽空回一趟两年未归的家。
新电影的合作方是靠谱的日本公司,又恰逢宣传造势的空窗期,他索性把工作安排给副导演,订了回家的机票。


然后,就遇上了千载难逢的紧急迫降。

这与他万年幸运S的人设完全不相符,花卷自嘲地微笑。三十岁孤家寡人的年纪,事业稍见起色,感情一潭死水。
大概身处娱乐圈,寻觅一个般配的人本就不易;加之他自己的家世和背景摆在那里,也实在并非一般人能高攀得起。
——毕竟,一个处女作敢于选取《寻找无双》*作为剧本且入围金章奖的导演,其内心对某些纯思辨内容的追求,不用想也是远超大多数人。

花卷扭头转向窗外。地面上空几千米处,风和水汽裹挟着这架民航客机,让它看起来如同一艘飘摇的舟。随着飞机又一次猛烈的颠簸,后排的小女孩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旅客中有人在叹气,低低回旋在机舱里,如同一个灾难来临前的预言。


天空愈加昏暗起来,双层玻璃内侧倒映出他自己的脸。花卷忍不住也叹了口气,把投向窗外的目光收回。仿佛刚才的剧烈颠簸提了醒,邻座的旅客终于摘下了他的耳机,把iPad的视频界面暂停又把平板电脑放平,看来是准备把电脑收起来,安心迎接迫降。
这位的反射弧倒也是挺长的,新科导演默默腹诽道,刚才的两次颠簸他都是怎么度过去的?不会晕机吗?


他其实已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不对任何事物产生好奇了。对于一个靠创作吃饭的人来说,这实在算不上是什么好事。
没有新血注入,思想的源流无论如何丰沛,也迟早有一天会面临枯竭。
已经成为永川医院副主任医师的发小忧心忡忡:“花卷啊,我不懂你们拍电影的这些路数,但是完全只靠天赋吃饭,是不是对以后不太好?”
说起来和陆志浩也有将近一年没见面了,他想。
然后他轻轻往邻座的方向不着痕迹地倾了倾身,看了一眼他还没来得及关掉的电影界面。


——她们俩穿一样的土耳其短裤,一样的凉鞋。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无双用一段金链子,拴了一个祖母绿的坠子,遮住了肚脐眼,但是彩萍的链子是镀金的黄铜,而坠子是一块绿玻璃。祖母绿名符其实,就像祖母死了埋在地下半个月再挖出来那么绿。

“……寻找无双。”
自己拍的电影,一般来说,都是自己最清楚。
王小波的书很适合年轻人拍,因为有自由精神浸在里面。青年的迷茫和挣扎是大众喜闻乐见了几百年的话题,国外的比如《寻找戈多》,国内的比如《寻找无双》。
暂停的画面稍微有些发虚了,然而依旧能看得见主角记忆里身穿短褂短裤,肚脐上垂下一滴祖母绿的少女模样。

邻座带着探寻的目光看了他一眼。花卷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这才发现自己不小心把电影的名字说出了口,顿时汗颜。
偷窥人的屏还被当场抓包,实在抱歉。
好在邻座看起来并没太在意,他只是风轻云淡地把电脑收起来,花卷趁着思考怎么给人道歉的时间又看了他好几眼。


邻座穿着一身蓝色西装,系着蓝白相间的条纹领带,后背挺得很直。他后颈的头发服帖地扫在衬衫的领子上,脸颊很干净,连胡茬的青影都没有。微微有些下垂眼和眼袋。
花卷眯了眯眼睛,熟悉的侧影穿过时光,和十几岁的记忆重合。
“请问,”他说,语气中带着探寻和疑惑,“你是不是叫…陈竹?”

邻座的男人点了点头。
“是。”


无论是十五岁还是十八岁的陈竹,对于当时他所在的学校来说,都是一个传奇。
这种传奇和另一位大神裴之的传奇不尽相似。后者的传奇可以被形容为“一个勤奋的天才”,天赋异禀到不是常人可以仰望的存在;而前者的传奇却是普通人能走到的极限,一万个人里有一万个人都知道如何做到,却只有十个人真的做了,其中又有一个人成功做成。


做成的那个人就是陈竹。


初三上学期之前还是一个沉迷游戏的网瘾少年,期末考试之后却得了年级最大进步奖,中考更是高分考取全省最好的永川中学。
高一参加全国高中生计算机能力竞赛就得了国家一等奖获得保送永川大学的资格。高三时永川整个理科部都觉得陈竹要收拾收拾轻轻松松上永川了,结果教务处随即收到一封国外回函,是来自卡内基梅隆大学*的入学通知书,邀请陈竹同学进入软件工程专业就读。
“CMU的软件工程!”花卷还记得当时班级同学说的话,男孩稚气的面容里满是艳羡,“那可是全美最好的计算机学院啊!”

“我叫花卷。”花卷说,新科导演有些忐忑,于是他做起了自我介绍。
“我知道,”陈竹说,“我刚才看的就是你的电影,纪江导演。”
花卷突然有点不好意思,他目光飘了飘,耳朵尖慢慢地变红了。
不过好在,陈竹并没有让他窘迫很长时间。

男人在飞机的摇晃中向他伸出了手,眼神诚挚。
“我是陈竹,你初中和高中的校友。现在在暴雪总部工作。”


他们双手交握。


“暴雪?”花卷说,“你是真的把爱好当做了职业啊。”
他语气里的愉快不掺假,是发自内心地为有人真的“把爱好变成职业”而高兴。
就如同他自己,十二岁想当明星的理想在二十岁实现,又在二十八岁的时候用最喜欢的作家的作品拍了电影。
“算是吧。”陈竹说,他也笑了,唇角淡淡地弯起,将面容里沉郁的东西冲淡了不少。
“我没玩过游戏,”花卷说,他扭头问他,“游戏好玩吗?”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花卷觉得陈竹的眼睛在听到“游戏”二字的时候亮了亮。
窗外又逐渐转为明亮,云层不再夹杂灰白和铁灰,似乎云下的雨已经渐渐停了。

“很好玩。”陈竹说。
他看起来在很努力地措辞,试图给一个从来不玩游戏的人解释它的魅力。
“就像电影一样?”花卷歪了歪头,说。
陈竹看了他一眼,眼睛弯了弯,笑出了声。
“对,没错——”他打了个响指。


“就像电影一样。”


他们谈了很久,直到后排的抽泣声归于沉寂,空姐在过道中又分发了一次饮料。
几千米下是沉默而温柔的深海。飞机不再颠簸,而是平稳地滑翔于天空之上。

“对了,问你一个问题。”花卷靠在商务舱的靠背上,与陈竹碰了下杯,又指了指他的ipad,“你觉得这部电影怎么样?你是第一次看吗?”
“上次看是在电影院。”陈竹很淡定,“我不是很了解电影,你要我从哪方面评价呢?”
“哪方面都行,不想说也可以不说。”花卷眼神清亮,他等待着他的回答。
陈竹略略思索。

“人类有两种选择,即自由和幸福,而对大多数人而言,选择幸福比较好。”他沉吟着开口,“在电影院里,我一直在想着这句话。”
花卷的眼睛弯了弯,他的指尖轻轻叩着纸杯的外壳。
“我剪辑的时候,脑子里也一直在想着类似的话。虽然我不知道它的出处是《1984》还是《我们》。我们以为,生活并不是我们表现的那个样子,但事实上,它正是我们表现的那个样子,这个世界甚至比梦还要荒诞。”


他们对视一眼。浪潮在空中碰撞,卷起水花,又消失在时间的海里。


——“何况尘世嚣嚣,我们不管干什么,都是困难重重。所以我估计王仙客找不到无双。”


那个作者在书的最后一页如此写道。而在那之前,他在序言中给他的读者写下一个定理:A等于A,A不等于非A。


“总有一部分人热爱思维的快乐,即使苦痛依旧。”


最后,陈竹这么回答。


花卷的心弦轻轻一动。他不自觉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校友兼邻座,男人神色平静,没有任何变化。


洛杉矶*的土地逐渐靠近,机舱里一片柔和的安静。
这段航程已至终点,正如世界上的每一段相遇,最终都会走向终点。
但是,不用担心,花卷想。
陈竹起身取下自己的行李,箱子上画着一把剑。


他们还会同行,沿五号高速公路,从洛杉矶到尔湾。


“校友,”新科导演说,声音里带着恰到好处而不具侵略性的磁性。
他向软件工程师递出自己的手机,打开的界面是一个二维码,左上角有他的头像。


“留一个联系方式吧。”



他们还会有很长一段同行的路。


【END】

PS.

『方向系列』除了东南航线(花陈)还有一篇,cp为章亮x林朝夕,暂定名为西北走廊。
东南航线是花卷陈竹双角度,01里埋了一个伏笔,02还在构思中。
找一部适合花卷拍电影的小说非常困难,幸得Nathaniel同学推荐,斗胆致敬王小波先生。
我只读过他的《黄金时代》,但深有感觉王小波读多了会使人说话变痞。
上一篇的评论区里和小天使们讨论了很多,深深感动于大家的喜欢。
鞠躬致谢。

引用和提到的:
王小波《寻找无双》
乔治奥威尔《1984》
扎米亚京《我们》
百度百科-尔湾
  尔湾:暴雪公司总部工作室所在的城市。尔湾有自己的机场,但它只接受美国国内航班降落。如果是国际航线,需要先到达尔湾旁边的洛杉矶国际机场,再经五号公路抵达尔湾市。
百度百科-卡内基梅隆大学(CMU)
   CMU拥有全美最好的计算机学院和软件工程系
知乎回答:如何解读王小波的《寻找无双》?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9434747/answer/63650252



江陆时
正在画这四位!青城的三年级生!...

正在画这四位!青城的三年级生!花卷松川我🉑️🉑️🉑️太🉑️了

正在画这四位!青城的三年级生!花卷松川我🉑️🉑️🉑️太🉑️了

linda
#日食记# 2016.4.12...

#日食记#  2016.4.12 小雨 以前老爸是家里的美食担当,什么吃食他都做得出来,现在半吊子的我也有样学样的做些,花卷是第一次尝试,做的过程还是挺好玩的。早食迷你花卷+银耳百合莲子羹。

#日食记#  2016.4.12 小雨 以前老爸是家里的美食担当,什么吃食他都做得出来,现在半吊子的我也有样学样的做些,花卷是第一次尝试,做的过程还是挺好玩的。早食迷你花卷+银耳百合莲子羹。

JoeyWu131

大家好,我来招新了😂
有兴趣可以了解了解我们SSR事务所(简介如下图)
SSR事务所微博超话已成立,网页正在建设当中,因最近开学,成员们很多去了学校,急需招新壮大事务所!
只要你对孩子们是真爱,磕cp,且有意向,来者不拒!一起愉快地玩耍!
只要是成员搞得cp,不管好冷门,我们事务所都可以帮你搞起来!
我们的宗旨是,啥啥都想干,干啥都不行!😂
有兴趣的小伙伴一起来玩耍啊!

大家好,我来招新了😂
有兴趣可以了解了解我们SSR事务所(简介如下图)
SSR事务所微博超话已成立,网页正在建设当中,因最近开学,成员们很多去了学校,急需招新壮大事务所!
只要你对孩子们是真爱,磕cp,且有意向,来者不拒!一起愉快地玩耍!
只要是成员搞得cp,不管好冷门,我们事务所都可以帮你搞起来!
我们的宗旨是,啥啥都想干,干啥都不行!😂
有兴趣的小伙伴一起来玩耍啊!

阿東☆懶癌ING

《HQ松花、大冒險》

*《真心話or大冒險》系列活動

__ __

冒險指令:請松川讓花卷玩恐怖箱。

青城的體育館出現了一個如人大小般的箱子,上頭還寫著恐怖箱三個大字。

「這是松川前輩準備的嗎?」
金田一望著這個龐然大物,試探性地戳戳。
「裡面是什麼啊松川前輩?」

松川只有做出安靜的手勢回答「秘密」,下一秒,花卷進到了體育館內。
「什麼啊這是www松川這恐怖箱也太大了吧www」

在恐怖箱的中間有一個孔,好像是要把整隻手臂伸進去觸摸,至於那裡面是什麼東西,就要由花卷自行去確認了。

「那我要開始囉www嗚啊啊什麼東西!」
花卷才剛把手伸進去,就馬上被不明東西抓住手臂,情急之下,花卷握緊拳頭立馬來個上鉤拳。

「噗嘎...

*《真心話or大冒險》系列活動

__ __

冒險指令:請松川讓花卷玩恐怖箱。

青城的體育館出現了一個如人大小般的箱子,上頭還寫著恐怖箱三個大字。

「這是松川前輩準備的嗎?」
金田一望著這個龐然大物,試探性地戳戳。
「裡面是什麼啊松川前輩?」

松川只有做出安靜的手勢回答「秘密」,下一秒,花卷進到了體育館內。
「什麼啊這是www松川這恐怖箱也太大了吧www」

在恐怖箱的中間有一個孔,好像是要把整隻手臂伸進去觸摸,至於那裡面是什麼東西,就要由花卷自行去確認了。

「那我要開始囉www嗚啊啊什麼東西!」
花卷才剛把手伸進去,就馬上被不明東西抓住手臂,情急之下,花卷握緊拳頭立馬來個上鉤拳。

「噗嘎啊啊啊」
裡頭發出了這麼個奇怪的聲音。

一旁的松川已經是笑到岔氣還在繼續笑。
花卷打開箱子一看,發現自家部長暈倒在裡頭,也加入了爆笑的行列。

「松川你是天才啊www超讚的www」
「對吧對吧www及川還一口答應耶www」

兩人就這麼鬧著自家部長,結束了這次的恐怖箱體驗……。

__ __

同步更新
https://www.facebook.com/pages/%E6%8E%92%E7%90%83%E5%B0%91%E5%B9%B4%E3%83%8F%E3%82%A4%E3%82%AD%E3%83%A5%E3%83%BC/1428328020721879?fref=nf

大大大大大临冬

【每天回家看到SH在装死】

2016.10.19.Sherlock倒在血泊里,紧闭双眼,脸色发白,献血从额间流下。221B的门被打开,上楼的脚步声传来,Sherlock的嘴唇更紫了。John会丢下公文包朝我冲来。

一切都在Sherlock的预料之中,“Sherlock!”John丢下公文包朝侦探冲来,“你又把地毯搞脏了!这种料子不好洗!”John一把把这个活死人从地上拽了起来。

“你怎么发现的?”

你应该不敢在我不知道的时候离开我。”John一边说一边脱外套,屋里可比外头暖和多了。

Sherlock没有说话,轻轻地抱住了面前的男人。

John的脖颈留下淡淡的红色。


2016.10.22.John...

2016.10.19.Sherlock倒在血泊里,紧闭双眼,脸色发白,献血从额间流下。221B的门被打开,上楼的脚步声传来,Sherlock的嘴唇更紫了。John会丢下公文包朝我冲来。

一切都在Sherlock的预料之中,“Sherlock!”John丢下公文包朝侦探冲来,“你又把地毯搞脏了!这种料子不好洗!”John一把把这个活死人从地上拽了起来。

“你怎么发现的?”

你应该不敢在我不知道的时候离开我。”John一边说一边脱外套,屋里可比外头暖和多了。

Sherlock没有说话,轻轻地抱住了面前的男人。

John的脖颈留下淡淡的红色。

 

2016.10.22.John满脸疲惫的回到家,看了一眼,趴在工作上的Sherlock,走到餐桌开始吃从外面买的晚饭。“Sherlock,该吃饭了。”

Sherlock一脸不情愿的从工作台起来,拿掉衣服和头发上的试管碎片,走到餐桌旁坐下。

“以后不要再装死了,这不好玩。”看着毫无生气的Sherlock,John知道这都是自己造成的。John放下刀叉,“Sherlock我最近......加班是有点多,也总是很晚才回,我知道这让你不好受,当然我也没好受到哪儿去。所以你每天装死是为了表达对我的不满吗?”

Sherlock眨了眨眼睛,“John,我只是想多跟你说点话。”Sherlock发现自己得靠尼古丁贴片才能压制对John的想念,即使效果甚微。

有那么一会儿的沉默。

 

Sherlock突然站起来,下一秒,两人的距离不到一厘米。

John感受到他的温热,却和平常有点不一样,今天格外温柔,小心翼翼。

两人嘴唇分开时,John听到Sherlock说,“嗯,以后不会了。”

 

清晨,Sherlock坐在床边,看着仍在睡梦中的John,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对John不仅仅是爱,却找不到恰当的话语去形容。突然,一个温柔的女人的声音在脑内响起,他想起来了,那是一位向他寻求帮助的中国女性,她在叙述对自己亡夫的爱时曾说过一句话。

我爱他,对他的爱低到尘埃又开出花来。

 

就在这时,John微微睁开双眼,晨光漏进瞳孔。

Good morning,Sherlock.

对Sherlock来说,这是最令人心安的迷人声线。

 

“低到尘埃又开出花来。”Sherlock轻轻念出,伸手去触碰刚睡醒的人的脸。

“你说什么?”

“Nothing.”Sherlock俯身。

 

2016.10.25.“Sherlock!你说过不会再装死了!”John指着地毯上的红色不明液体,心想早知道就不给他买牛奶了。

“谁叫你加班恨不得加半个月?医院里是不是除了你就没人了?”Sherlock一脸无趣,“还是说你故意逼我答应Molly的晚餐邀请?”

“What the fuck?”

John卷好地毯找了个大袋子套上,“我马上回来!你待在家里!”转眼间他的声音从楼梯下传来。

Sherlock从袋子里拿出一盒牛奶,站在窗边看着John跑去干洗店的样子。

露出小孩子恶作剧得逞般的满足笑容。


左手铲子-右手相机

花卷是种不错的面食,跟馒头比起来更有滋味些,虽然很常见,但吃到嘴里的不同口感和味道,只有自己知道。再加上小米粥,来份淡淡的清炒,顿感一种低调内敛的气质。这餐饭,没有花里胡哨的外观,没有奇异昂贵的选材,没有时尚流行的饮料,有的只是一份平常日子里那淡淡的温情。

花卷是种不错的面食,跟馒头比起来更有滋味些,虽然很常见,但吃到嘴里的不同口感和味道,只有自己知道。再加上小米粥,来份淡淡的清炒,顿感一种低调内敛的气质。这餐饭,没有花里胡哨的外观,没有奇异昂贵的选材,没有时尚流行的饮料,有的只是一份平常日子里那淡淡的温情。

老咚的少女心
肉桂卷包材料高筋粉 200g牛...

肉桂卷包

材料

高筋粉 200g
牛奶 127毫升(我用125g)
黄油1(提前融化) 27g
酵母 4g
细砂糖 50g(我用35g)
鸡蛋 半个(我用25g)

黄油2 14g(我用10g)
细砂糖 20g(可适当减少)
肉桂粉 适量
表面装饰
蛋液 适量
珍珠糖 适量(我用砂糖)

1.牛奶+酵母搅拌均匀
然后加入细砂糖和蛋液搅拌均匀
2.加入高筋粉和融化的黄油1.
书上写揉匀 这时的面团比较湿 会粘手 我做了如下操作 不用沾手也很方便
3.首先用2-4根筷子搅面团 使面团聚拢
4.用刮刀把面团倒出 再撒了少量干粉的台面操作
利用刮刀捻扯面团代替用手揉面
大概七八分钟左右面团就能达到状态 并且光滑了很多 书上并没有对面团状态...

肉桂卷包

材料

高筋粉 200g
牛奶 127毫升(我用125g)
黄油1(提前融化) 27g
酵母 4g
细砂糖 50g(我用35g)
鸡蛋 半个(我用25g)

黄油2 14g(我用10g)
细砂糖 20g(可适当减少)
肉桂粉 适量
表面装饰
蛋液 适量
珍珠糖 适量(我用砂糖)


1.牛奶+酵母搅拌均匀
然后加入细砂糖和蛋液搅拌均匀
2.加入高筋粉和融化的黄油1.
书上写揉匀 这时的面团比较湿 会粘手 我做了如下操作 不用沾手也很方便
3.首先用2-4根筷子搅面团 使面团聚拢
4.用刮刀把面团倒出 再撒了少量干粉的台面操作
利用刮刀捻扯面团代替用手揉面
大概七八分钟左右面团就能达到状态 并且光滑了很多 书上并没有对面团状态有要求 只写揉成球状。总之扩展状态就可以了
5.利用刮刀“揉”好的面团在温暖处一发
戳洞不回缩不塌发酵完成
6.发酵完成的面团擀成大片(台面撒干粉操作)先刷融化的黄油2,再撒肉桂粉,白砂糖 留一个边不放以便封口
7.卷起大片,接口处捏紧
8.用刀切成小梯形 接口压在下面
9.利用筷子压出造型 基本压到底 盖保鲜膜醒发10分钟 烤箱预热200度
10.最后刷蛋液 撒砂糖装饰 180度15分钟

穿着24k黄金紫菜裤裤的饭团
现在好像流行香蕉猫ww(喂

现在好像流行香蕉猫ww(喂

现在好像流行香蕉猫ww(喂

夏芝Ganoooo

【福华】虐向)与221B告别的N种方式4


  试试回忆杀
————————————————————
  他已两鬓花白,步履蹒跚,拄着拐,慢慢悠悠地走到会客室坐到沙发上,像以往一样调整坐姿,打量着面前的记者。
  
   他的腿脚已不灵便,但行走站立的姿势未曾改变;脸上爬满皱纹,双目却依然炯炯有神。他没有留胡子,他记得有人说过Mary不喜欢胡子。
  
   “你想要知道什么?”
   
   “Mr.Watson,您和您的老朋友已经几十年没见,他也逐渐消失在犯罪界,我们想知道一些关于您和他的故事,


  试试回忆杀
————————————————————
  他已两鬓花白,步履蹒跚,拄着拐,慢慢悠悠地走到会客室坐到沙发上,像以往一样调整坐姿,打量着面前的记者。
  
   他的腿脚已不灵便,但行走站立的姿势未曾改变;脸上爬满皱纹,双目却依然炯炯有神。他没有留胡子,他记得有人说过Mary不喜欢胡子。
  
   “你想要知道什么?”
   
   “Mr.Watson,您和您的老朋友已经几十年没见,他也逐渐消失在犯罪界,我们想知道一些关于您和他的故事,毕竟,这些年警局都在怀念他。”
   
   “噢,你说Sherlock。”他顿了一下,垂眸鼓了鼓腮帮子,“well,关于他的事,我想我们说到明天都说不完。
  
    他是我这辈子遇到的最杰出的侦探,也是我最敬佩的英雄。
 
    我刚刚认识这个'怪胎'的时候,他正在做实验。很难以想象,不经意的一瞥竟然可以看穿这么多准确讯息,让人难以置信,甚至怀疑他是否查过资料。
  
   后来我们并肩查过很多案子,我们渐渐地在各种稀奇古怪的的案子里消磨了时光,磨合了性格上的冲突。
  
    我习惯了他时不时地朝墙上打枪,看他绝望地喊着'boring',在他精神不佳的时候为他冲一杯放糖的咖啡,对他偶尔的穿着奇装异服冲进家门来几声倒彩,甚至能辨别晚上他突然起床的脚步声。”

    他咳了几声,端起杯子抿了一口咖啡,继续说:

    “而他的情商却是低到一种令人感到幽默的地步,但这个想法总是在他救我一命的时候消失。

     他把我从那个神经一样的马戏团里救出来,亲手把我从火堆里拉出来,最先告诉我Mary是个特务,从某种角度来说,他像是一个明智的守护神,不管对我,还是对他的挚友。”

    记者低头飞快地记录,猛地抬头推了推眼镜:“Mr.Holmes似乎说过他只有您一个好友。” 
   
    他微微一笑,“我可不信他不在意探长和Molly。”

    他看向窗外继续说:“在他装死的那几个月里,我的内心是无法平静的,也许真如他所说的,我天生喜欢和奇怪刺激的人在一起,这大概也是我离不开他的原因之一吧。
    
     可是最终还是离开了,不带一声告别,他就这么悄声无息地消失了。”他耸耸肩,眼角的泪珠顺着皱纹一寸一寸地下滑,他慌忙扬眉擦了擦眼角,清了清喉咙,“故事就讲到这里吧。”

   依靠拐杖,他慢慢起身,穿上了大衣戴好了帽子。他想回去看看。也不知道那位hero会不会在,大抵是永远不在那了吧。
     ————————————————————

  

氡燚燚焱炎火

【瓜卷】 他的键盘手

↣垃圾文笔,尽力为组织尽一份绵薄之力


↣沙雕玩意,年龄有改,私设多


↣谱曲高手古板瓜×钢琴天才天使卷


↣小少爷生贺


没问题就gogogo


↓↓↓


瓜子今年十九,大二,爱好数钱。


若说有什么让他闻名全校的,绝对是一身的才华和脸。他是个特招生。说白了就是破格录取的公费生。


其实瓜子的成绩只能是说得过去,当所有人都认为他考不上了的时候,音乐系最高声誉的酱油教授的一封信,给了他柳暗花明。


酱油教授告诉他,他是天生的谱曲师。


录取他,是因为瓜子半年前的一首曲子《CAT》。当时取完名字还被合作的死党鼓手年糕嘲笑了好一阵娘兮兮。(bushi...

↣垃圾文笔,尽力为组织尽一份绵薄之力


↣沙雕玩意,年龄有改,私设多


↣谱曲高手古板瓜×钢琴天才天使卷


↣小少爷生贺


没问题就gogogo


↓↓↓


瓜子今年十九,大二,爱好数钱。


若说有什么让他闻名全校的,绝对是一身的才华和脸。他是个特招生。说白了就是破格录取的公费生。


其实瓜子的成绩只能是说得过去,当所有人都认为他考不上了的时候,音乐系最高声誉的酱油教授的一封信,给了他柳暗花明。


酱油教授告诉他,他是天生的谱曲师。


录取他,是因为瓜子半年前的一首曲子《CAT》。当时取完名字还被合作的死党鼓手年糕嘲笑了好一阵娘兮兮。(bushi)


瓜子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起了这么个名字。思考的那段时间里,他的眼前总会浮现出一只半黑半黄的布偶三花猫,戴着红色领结,左爪拿着一只类似香槟玫瑰的花。


睡觉的时候也是,梦里会出现一个配色跟那只三花猫差不多的人。那人看上去是个少年,比自己矮一点点,目测一米七九的样子。一身白色的西装,唯一不同的就是少年左手上拿着的,是一杯香槟酒。


气味,瓜子莫名熟悉。


少年总是在梦里笑着,模糊的脸勾起瓜子的好奇心,每每在少年即将消失的时候,瓜子看得到,少年薄唇轻启:


『阿楚,等我。』


瓜子醒了,但不知道为什么会把过于喜庆的绿底红花四角内裤(?)联系在一起。


这种情况持续了大概一个星期。


就这样,神使鬼差地,他在电脑文章的标题处,敲下了这个单词,不受控制地,抓住鼠标。


移动,点击,发表。


自录取后,酱油教授向他承诺,会亲自把关,为瓜子成立一只乐队。因为酱油说,我绝不会让一般人来碰着曲子。


接下来的八个月里,酱油真的找到了顶尖十个人士在学校顶层的练习室内成为了伙伴。


架子鼓手年糕,贝斯手水饺,小提琴麻花,单簧管豆花,双簧管馒头,吉他手拉面,大提琴乌龙,圆号煎饼,长号油条和稀有角色竖琴汤圆。


乐团名叫『LSM』


缺一个钢琴演奏者的『LSM』


————————————————————


花卷今年十八,刚刚大一,爱好给喜欢的人花钱。


他去喵大的目的,就是去找他那暗恋了十二(!)年的白毛学长。小学一年级花了八千打听到那个人的梦想是谱出绝世无双的曲子的那一刻,小卷卷开始学钢琴。


也是因为瓜子的梦想,花卷发掘出了自己与生俱来的才华。


只学了一个半星期的花卷,自己摸索着,学会了老师从未教过的克罗蒂亚狂想曲。流利的音符冲击着音乐系教授的耳模,让他下定决心未来要把年仅六岁的花卷挖过来。


顺便说一句,花卷的老师,叫酱油。


————————————————————


又是一年开学季,老奸巨猾的酱油可不会放过这么一个补全乐队的机会。


键盘手的位置已经空了半年有余。前来参加海选的孩子,他一个都没看上。不是他鸡蛋里挑骨头,那十一个孩子和他一样,哪个都没看上眼。


但这次不同。


顶层教室里,站着一个白色卫衣,白色裤子的少年。酱油摸了摸少年的半黄半黑的头发,开口道:“自我介绍一下吧,好孩子。”少年理了理露出一点点的红色衬衣领子,腼腆一笑。


“学长学姐们好。”声音意外的清澈,干净得不可思议。


“我叫花卷。”


“今年十八岁了。”


“我想补全『LSM』最后一个位置。”


少年像个小学生一样,一板一眼地交代着自己的想法。


“小学弟,露一手吧?”年糕爽朗一笑,愉快道。


五分钟后,一架电子琴摆在了花卷的眼前。


“那么,前辈们,献丑了。”


花卷挽了挽袖子,露出左手手腕上的香槟黄色护腕。


瓜子坐在老板椅上,眯了眯眼睛。


这个配色。。。


花卷瞟了一眼瓜子,耳根泛起樱花般的粉色,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属于池面帅哥的微笑。


果然,酱油老师没有骗我呢。


花卷暗自欣喜,甚至在心里放起了礼花。


————————————————————


白皙而修长的手指在黑白交错的琴键上轻盈起舞,带着午后阳光的温暖和下午茶般的甜美与宁静,轻抚耳膜。


绝对是极致之美的享受。


一曲终。


少年顿了一下,起身,行礼。


天鹅似的颈柔软地垂了下来,纤长的睫毛被阳光度上一层金色。


少年在众人赞赏的目光中抬起头来,笑着,看着瓜子。


“阿楚,我来了。”


少年的语气不带一丝波澜,异色眸中是瓜子的身影,和满得快溢出来的温柔。


『扑通』


『扑通』


瓜子听到了。


刚刚少年的琴声里,还掺杂着


心动的声音。






短小,会有后续。

感谢观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