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花喵

1408浏览    9参与
职业开坑不填选手喵小贝

本喵的配音练习!!!



 @夜殇  @重楼 



是六只崽子们!!!(此喵已疯.jpg)



图片过几天会单发,还会附上详细(自认为)的人物介绍。



以及:其实冬青霜那句本来是想用“你必须笑,否则就得哭”来着,但是感觉图不太配……QWQ





















【……最后悄咪咪艾特一只大佬!(咦本喵为什么要用只)】 @墨研 


(逃走.jpg)

本喵的配音练习!!!




 @夜殇  @重楼 




是六只崽子们!!!(此喵已疯.jpg)




图片过几天会单发,还会附上详细(自认为)的人物介绍。




以及:其实冬青霜那句本来是想用“你必须笑,否则就得哭”来着,但是感觉图不太配……QWQ




























【……最后悄咪咪艾特一只大佬!(咦本喵为什么要用只)】 @墨研 


(逃走.jpg)

橘子洲头

写文咕咕激情在线沙雕改图
我看谷围南亭.jpg
cp滤镜就是这么厚/
p5花喵p1到4霆影

写文咕咕激情在线沙雕改图
我看谷围南亭.jpg
cp滤镜就是这么厚/
p5花喵p1到4霆影

月影夕辰

【花明】【花哥x喵哥】无题(因为仅仅是一个梦)

做了一个花明的梦。

名字啥的也没来得及想,应该也不会再细化了,就这样挺好的x

至于某些不可描述的东西,实在是力不从心啊。


【我是一只猫,一只被花先生捡回来养的猫...】

喵哥视角,在各种场合看花哥给病人看病。

【可是对他来说,我可能仅仅就是一只猫。】

失落的喵哥蹲在角落里,伸出一只手,透过指缝看花哥,最后放下手,叹了口气。


【我想要,有一个家啊。】


成都。喵哥缓慢得走在前面。花哥离自己有些距离,但是他靠着自己的听觉知道后面发生了啥。

一个姑娘搭讪了花哥。

"切……无聊。"听完那个姑娘问的问题以后喵哥发出了不屑地声音。不就是想问花先生有...

做了一个花明的梦。

名字啥的也没来得及想,应该也不会再细化了,就这样挺好的x

至于某些不可描述的东西,实在是力不从心啊。



【我是一只猫,一只被花先生捡回来养的猫...】

喵哥视角,在各种场合看花哥给病人看病。

【可是对他来说,我可能仅仅就是一只猫。】

失落的喵哥蹲在角落里,伸出一只手,透过指缝看花哥,最后放下手,叹了口气。


【我想要,有一个家啊。】


成都。喵哥缓慢得走在前面。花哥离自己有些距离,但是他靠着自己的听觉知道后面发生了啥。

一个姑娘搭讪了花哥。

"切……无聊。"听完那个姑娘问的问题以后喵哥发出了不屑地声音。不就是想问花先生有没有情缘吗,拐弯抹角的做什么。

一声巨响,成都的天空炸开了一束烟花,升空,坠落。

真美啊。

喵哥抬头看着天空。忽然觉得有人在拍自己肩膀,回头,是花哥,脸上保持着愉悦的笑容,可是看到边上的姑娘以后,笑容就有些垮。

"阿猫,怎么一个人在发呆呢?"

"……你不是在泡妹吗,给你制造独处空间咯。"喵哥把兜帽压低了一些转过了脸去。

"你……在乱说些什么!"花哥有点生气。

姑娘笑了起来。说:"先生的眼睛真好看啊。"

花哥愣了一会,说:"啊,是吗。不过他的更好看哦。你一定没见过吧,是鸳鸯眼。"

"诶?有点好奇,想见识一下呢。"

"阿猫,过来。"花哥把喵哥拽过来。

"干嘛啊?走开啦,别碰我的帽子!啊啊都说了不要摘了!为什么要我给这个女人看啊,你当我是什么啊!!"喵哥疯狂反抗。

花哥无奈,对着姑娘说:"他……和你闹着玩呢。"

姑娘摇头表示不介意。

喵哥的帽子终于被花哥扯下来了。

一头银色的卷发,一双左蓝又黄的眼睛,有些深邃的五官,是西域人特有的线条。

"啊啊,先生总是自作主张一点都不考虑我的感受啊。"喵哥不满地又把兜帽戴了回去。

花哥告别了这个姑娘准备离开。喵哥没说话,只是跟在离花哥4尺的地方。花哥停下他也停下,花哥加快了步伐他也加快。

姑娘在后面看着,这两个人还真是般配啊……回想起了刚才和花哥的对话。

"姑娘,你和我搭讪,莫不是想与我求情缘?"

"啊……是……"

"那还真是抱歉啦,家里有一只粘人的猫儿,不能答应姑娘了。"

花哥的视线非常温柔,看着远处的某人。姑娘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就看到了这个在抬头看烟花的男子。之后就被花哥带到了喵哥面前。

喵哥一直听着两人的对话,只是这句话被突如其来烟花的爆炸声盖了过去。


每一次出门前花哥都会丢给喵哥一件衣服,说:"把衣服穿上!"

这一天也是如此。

喵哥不满:"哈?我这不是穿着吗?"

花哥:露成这样有伤风化!!

喵哥:可我们西域都这么穿啊!

花哥:这里是中原!你搞清楚点!穿的那么暴露走在大街上成何体统!!

喵哥愣了三秒,别过头去,大声拒绝:我!不!要!!

花哥:你!!冥顽不灵!

花哥气的摔门而出。笨蛋明教,穿的那么少,走在路上那么引人注目,都不知道我有多担心!笨猫笨猫笨猫!!

"有必要这么生气吗……"喵哥有些烦躁地挠了挠自己银色的卷毛,又突然失落起来:"像我这么不听话又来路不明的家伙,也许……总有一天会被先生丢出家门吧。"

喵哥重新捡起了那件衣服端详了一会儿。


花哥回家,喵哥在门口堵他,已经穿上了斯文的衣服。

"……喂,衣服也换了,歉也道了,你还在想什么啊一声不吭的。"喵哥歪着头,有些脸红别扭地说道。

花哥笑了笑,道:"我的猫儿这么乖,在想怎么吃掉你。"

喵哥:???

花哥突然打横抱起喵哥进了屋,扔在床上开始扯他的衣服。

"喂喂,你做什么啊?"喵哥按住他的手。这个人明明……自己尝试了勾引那么多次都无动于衷啊!

"我喜欢一件一件,帮你把衣服脱干净,就像是拆礼物那样,会有更多的兴奋感呢。"

"……你是变态吧!"

"是不是变态你自己感受下不就知道了?"

"喵呜——!!!"


【我曾是一只流浪的波斯猫】

隔天喵哥醒来,发现花哥还躺在自己身边熟睡。慵懒地眯了眯眼,撑起身子凑过去亲吻了一下花哥的脸,但是因为浑身酸痛无力又很快窝回了床里。

【但是我现在,有一个家了。】



【小剧场】

喵哥:先生会唱小星星嘛?

花哥:不会啊

喵哥:那我教你啊

花哥:好呀

喵哥: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花哥: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喵喵。

喵哥:诶???不对啦!!是小星星!

花哥:没什么不对啊,我的喵喵是我世界里最亮的星嘛(笑)

喵哥:……(臭先生好过分)

【平时看起来超凶的喵哥今天也害羞地缩成了猫团子呢】


Dew许

暗沉笼花【二】

剑三喵萝-花太同人文

npc喵x玩家花

南坪,天子峰副本门口:
自后阿光在她的历练之路上再也没有遇到那朵恶人花,这世上的缘分就是这么巧妙,有的人会在原地等她,有的人则错过了再也不见。
当然作为本文主角,她和红衣花的缘分并不能随便走到尽头。
这日阿光穿着江湖人给她的一套翠色江湖套装,头戴一顶荷叶帽,战战兢兢地飞到天子峰下,来完成丁君交给她的任务。
“那位万花少侠!”阿光经过一系列江湖历程,已知这世上红色校服的不只有明教弟子,还有天策军和恶人谷。
被水墨缠绕的少侠并没有听到她的呼喊,开始跳棋子。
阿光垂下头,她的声音果然还是太轻了。一路上,她大声说话后很少被人理睬,这是习以为常的事。
她回望身后摇晃的铁索桥,深吸一...

剑三喵萝-花太同人文

npc喵x玩家花

南坪,天子峰副本门口:
自后阿光在她的历练之路上再也没有遇到那朵恶人花,这世上的缘分就是这么巧妙,有的人会在原地等她,有的人则错过了再也不见。
当然作为本文主角,她和红衣花的缘分并不能随便走到尽头。
这日阿光穿着江湖人给她的一套翠色江湖套装,头戴一顶荷叶帽,战战兢兢地飞到天子峰下,来完成丁君交给她的任务。
“那位万花少侠!”阿光经过一系列江湖历程,已知这世上红色校服的不只有明教弟子,还有天策军和恶人谷。
被水墨缠绕的少侠并没有听到她的呼喊,开始跳棋子。
阿光垂下头,她的声音果然还是太轻了。一路上,她大声说话后很少被人理睬,这是习以为常的事。
她回望身后摇晃的铁索桥,深吸一口气,踏上攀登面前山峰的第一步。


星木星弈是个又新又鬼的服务器。服务器的新自不必说,鬼倒也不算多鬼,至少每天大战都是组得起来的。只是酱澄一直怀疑他是星木星弈唯一一只花太。这个服务器的正太本就少得可怜,作为万花的隐藏体型花太,他经常接受队友“居然是个花太”这样的感叹,搞得他也觉得自己是大唐珍稀动物。因此他在看到近聊频道看到“那位万花少侠”的时候,毫不犹豫觉得是有人在喊自己。
他摸着记忆往回飞,屏幕上弹出了天子峰的进本选项,与此同时,焦点列表里也出现了一个玩家的名字。
“努丽雅……?好像以前见过这个喵萝来着?”酱澄自语一句,enter进聊天框想要敲字。
“等……”光标刚进输入框,酱澄就见着那个叫头顶努丽雅名字的喵萝就进了一团白茫茫的雾气中。
酱澄一失神,w键没按住,一头摔死在南屏山头。
再也不一边大轻功一边打字了。他如是想着。
等了十秒钟原地起来,他一甩大轻功飞到天子峰副本门口。但是这里哪还有第二个玩家的身影?
酱澄叹了一口气,这个时候正好没人打方超,前置任务做不完。他闲得无聊,换了大笛子,按下大笛子技能,再按自绝经脉,在自绝经脉读条的时候又按下esc,完美卡好大笛子的飘雪特效。他就这么在副本门口吹起笛子来。
鬼服虽然不像人口大服那样进南坪都要排老半天队,可是没人做前置也是个很悲伤的事啊!
酱澄又看了一眼地图频道,刷了句“有人打方超吗”,只见地图频道一片死寂,仿佛浩气恶人的所有侠士一同消失了。他只好默默烧起点卡来。
好在雪凤冰王笛的飘雪特效很美,姨妈色的校服都被衬托得清冷许多,笛音也不像老王的笛子那么渗人。
他一边等着,一边打开挂件栏把挂件们一个个试过去。试了半天他还是背上了万花的声望挂件——那把建模一点也不精致的琴。这时,白茫茫的雾气中出现了一个隐约的人影。

“呜……”阿光一边抚膺一边呜咽,气喘吁吁的一路狂奔下天子峰。那个叫方啥的打不打得过不知道,只是山峰上的人怎么都气势汹汹的,所有的人都都是一副含着怒意的样子,她隐去身形乱转了一圈,还没到顶,就又爬了下来。
阿光有些颓废,闭着眼睛一路跑,幻光聂云毫不怠慢得冲下来。

飘雪特效戛然而止。酱澄看了一眼自己的左手,正在撑头;右手:握着鼠标,而鼠标的光标正在隔壁的浏览器窗口。
这破游戏又出bug了?
酱澄碎碎念一句,看向推开自己角色的喵萝。
嘛……也许是这只喵萝比较bug。
他敲白字道,“你刚刚喊的是我对吧?”
紧接着酱澄看到那只喵萝点点头。
他“吁”了一声,心道这只喵萝都会用表情动作代替白字了,要不是他看得仔细,真不知道她做了什么反应。
那喵萝一抱拳,说道,“少侠,丁君命我上天子峰找一个叫方什么的切磋,但是山上的人有点……你可以陪我一起上山吗?”
酱澄又瞅了一眼地图频道,依旧空空如也,“好。”
说完他点了那喵萝组队。

Dew许

暗尘笼花【一】

剑三喵萝-花太同人文

npc喵x玩家花


长安,天都镇:

一群漆黑可怖的虫子不躲不闪,直对着阿光冲了过来。阿光“喵”地一声,吓得跪坐在地上,瞬间念出“暗沉弥散”的口诀,任由那群恶心的黑虫子从自己脑袋上飞了过去。

一直到那群虫子翅膀震动的“嗡嗡”声消失,阿光才揉了揉自己的膝盖,勉勉强强地站了起来。她抚了抚自己胸口,体内真气运转一圈,正正好好到了暗沉弥散解除的时刻。

她刚解除隐身,耳边又回荡起熟悉的“嗡嗡”声。她没回头,直接又捏了一遍口诀,进入又一轮的隐身。

阿光回忆起前几天教主说自己应该离开门派,前去富丽堂皇的长安行走历练。可是所谓山清水秀的中原根本比风沙满布的大漠还要可怕。大漠有...

剑三喵萝-花太同人文

npc喵x玩家花


长安,天都镇:

一群漆黑可怖的虫子不躲不闪,直对着阿光冲了过来。阿光“喵”地一声,吓得跪坐在地上,瞬间念出“暗沉弥散”的口诀,任由那群恶心的黑虫子从自己脑袋上飞了过去。

一直到那群虫子翅膀震动的“嗡嗡”声消失,阿光才揉了揉自己的膝盖,勉勉强强地站了起来。她抚了抚自己胸口,体内真气运转一圈,正正好好到了暗沉弥散解除的时刻。

她刚解除隐身,耳边又回荡起熟悉的“嗡嗡”声。她没回头,直接又捏了一遍口诀,进入又一轮的隐身。

阿光回忆起前几天教主说自己应该离开门派,前去富丽堂皇的长安行走历练。可是所谓山清水秀的中原根本比风沙满布的大漠还要可怕。大漠有孤狼有秃鹫,但是都身体温热,有时还会变成相当可靠的伙伴。这些漆黑可怖带着零星绿光的虫子可不同,他们丝毫不能进行沟通,只会在镇上乱转悠,叫你染上重病,成为他们的一员。

这不,阿光又在原地待到了虫子离开,巧得很,隐身又结束了。

两腿发软的阿光十分庆幸自己虽然在师兄妹中武功最差,好歹暗沉弥散达了标,不会连个自保能力都没有。

但是——

“喵喵喵?”那群可恶的虫子又往回飞了回来,犹如蜂鸣一般的振翅直叫阿光吓破喵胆,又躲进了暗沉弥散。

好吧好吧,喵胆再小,自己也是个堂堂正正的明教弟子,背上的弯刀不是装饰品。阿光深吸一口气,从背上抽出弯刀,想着那堆虫子再来,自己一定一刀挥上去——

但是刀怎么可能一下砍死一团虫子?

只见那团虫子像溺水的人抓住稻草一般,发了狂似的往阿光脸上冲去。

“啊啊啊啊——”阿光一个贪魔体栽了下去,好在这里的土不算硬,她靠着畏惧挪到路对过。

贪魔体的时间很短,阿光的兜帽很快重新暴露在空气中。

然后——她直直往站在一旁的某个人的屁股眼眼顶去。


酱橙是朵恶人花,他入恶人的原因很简单,帮会是恶人的。其实他并不玩pvp,也不玩pve,就是在这个新服建了个号,美人图搞了身校服,顺便觉得上赛季恶人校服不错,随便搞了身姨妈红。

除此之外他的日常就是:大战——挂机——找小号聊天——小号再也没上过线。

一朵每天不知道上线干什么,却坚持不a的老咸鱼花。

这天打完大战,他忽然发现自己跳的不如别人高,想起自己扶摇还没点满,就回了老长安点扶摇。正巧一不留神飞歪了,落到天都镇打坐等气力值回复。

然后他就看见了某堆虫子的必经之路上,有只怎么也不敢挥刀砍死虫子的小喵萝。

他饶有兴趣地看着那只小喵萝不停的进隐身,出来,进隐身——直到他觉得有堆奇怪的土到了自己的身下。

酱澄有点懵逼,他第一次见明教贪魔体出来会把人顶开的。只见屏幕里的他已经不再是打坐的模样,两腿一挺蹦了起来,然后掏出自己的笔挠了挠自己的腋下。

酱澄的本体双手抬起,盯着键盘看了几眼,确信自己没有按到打坐和方向键。这时候他只能叹气,“又出bug了。”

不过这种无伤大雅的bug他也见怪不怪,抬手tab选中那些虫子戳了个商阳指过去,满意的看着那团虫子死在半路。

这时,那只启明喵萝头顶冒出白字,“你们中原的虫子好可怕哦。”

酱澄只道她在开玩笑,白字敲道:“这可不算什么,我们万花在花朝节期间有比它们可怕几倍的虫子一齐出现。”

那只启明喵萝似乎浑身抖了抖,白字道,“那我不去万花了……等长安游历过一番我就回光明顶密道特训去。”

“……”酱澄这才意识到这是个小白,“中原并不是到处都是有虫子的。再者你们明教大漠刀法砍死几只虫子还不简单?记得按日系月系的那些个技能,别用普通攻击。”

那只启明喵萝有点委屈:“在明教的时候我就对日月系刀法不太擅长,哪是说出手就出手的?”

酱澄道,“多砍木桩。你们明教大师兄旁边应该就有,练熟了能打破就行。”说完酱澄就按了esc下线。他是个懒人,懒得教小白,更怕教完小白对方就不上线了。


阿光震惊的看着这个穿红衣的哥哥消失在面前,琢磨着穿红衣服的大约都是明教弟子,说隐身就隐身。

可是她在原地等啊等啊,一直等到天黑也没见那朵红衣花出现,这时她才想起到明教的隐身是可以行动的,那朵红衣花大概早就离开了。

毕竟阿光还是只幼年喵,她找了个地方落脚,歇息歇息,明天一定要把村外的医师姐姐嘱咐的药送到杜甫手里。

“可是到底谁是杜甫呢?我不想再遇见虫子了啊……”阿光想着一些没道理的烦恼,渐渐进入梦乡。

咩驼

亲亲梗改图 喵哥是箫总2333 没错是环箫我来逆cp( •́  •̀ )

亲亲梗改图 喵哥是箫总2333 没错是环箫我来逆cp( •́  •̀ )

满九九九九九九

丫头和Karry冲上来就想咬 单身喵的愤怒吗๑乛◡乛๑

丫头和Karry冲上来就想咬 单身喵的愤怒吗๑乛◡乛๑

我见青山多妩媚

本想刷把夜幕星河,然而。。。【一】

脑了好久的洞终于决定开坑了(ღˇ◡ˇღ)

主cp花喵,大致内容是以前游戏里遇到过的,还有基友的爆料吐槽什么的,就都写进来了

A了好久有些细节也记不太清楚了

小学生文笔什么的

大家图个开心看(*/ω\*)

——————————————————————————————————————————————————

   当禄山再一次倒下的时候,喵小萝的内心是奔溃的。

这跟剧本上写的不一样啊!

禄山啊!你看看我这一身的红色啊!

红外观!红挂件!活脱脱一个红孩儿啊!

都第36把了,怎么就不能出把伞啊!

队里的秀秀实在是看不下去她的脸黑,肥肠纠结的开口到:“喵喵啊,我...

脑了好久的洞终于决定开坑了(ღˇ◡ˇღ)

主cp花喵,大致内容是以前游戏里遇到过的,还有基友的爆料吐槽什么的,就都写进来了

A了好久有些细节也记不太清楚了

小学生文笔什么的

大家图个开心看(*/ω\*)

——————————————————————————————————————————————————

   当禄山再一次倒下的时候,喵小萝的内心是奔溃的。

这跟剧本上写的不一样啊!

禄山啊!你看看我这一身的红色啊!

红外观!红挂件!活脱脱一个红孩儿啊!

都第36把了,怎么就不能出把伞啊!

队里的秀秀实在是看不下去她的脸黑,肥肠纠结的开口到:“喵喵啊,我可能是手太黑,你看这么久都没出,不然你再找一个红一点的奶和你一块刷吧,呐,我情缘喊我,我先走啦,祝你早日刷出来!”

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我们红尘作伴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的速度秒退组飞出本了。

徒留喵小萝一人对着地上的禄山黯然神伤。

喵小萝看了看神行还有3分钟的CD,百无聊赖的坐在地上,点开好友列表,一片灰蒙蒙,点开帮会列表,很好,只有她一个人。喵小萝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啊。。啊。。

您的师父【花大侠】上线了

您的好友【花大侠】上线了

对话栏里这两行黄色的系统文字如同雪中送炭一般,让已经对喵生绝望的喵小萝一下重新充满活力了。

密聊:

你悄悄的对【花大侠】说:师父!!!#大哭#大哭

【花大侠】悄悄的对你说:何事禀报?

你悄悄的对【花大侠】说:宝宝委屈宝宝难过宝宝心里痛#可怜#可怜

【花大侠】悄悄的对你说:#鄙视 讲人话

你悄悄的对【花大侠】说:你徒弟我脸太黑被嫌弃了嘤嘤嘤,我只是想刷把伞,怎么就这么难#大哭#大哭

【花大侠】悄悄的对你说:啧,为师早就跟你讲过,你一个刚果土著总想模仿欧洲人,怎么能有好结果呢#鄙视,不过呢,能在挫折中认清事实总归是好的

你悄悄的对【花大侠】说: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你说的都是假的!假的!

【花大侠】悄悄的对你说:乖~你说那么一把伞又不能吃又不能加属性,要来何用,还不如和为师打几把jjc来的实在。

你悄悄的对【花大侠】说:你这个jjc狂魔离我远点!你不能理解一个挂件党的狂热!

【花大侠】悄悄的对你说:#鄙视,然而,你并刷不出来,可别去祸害世界上那些无知的孩子给你当队友了,简直是天坑

你悄悄的对【花大侠】说:鄙视,好,我不祸害世界人民了,你陪我去!!这是你展现你绝世好师父的时刻了!

【花大侠】悄悄的对你说:哎呀,我突然想起来我战场还没打日常还没做,先走一步~

你悄悄的对【花大侠】说:你敢!今天不陪我刷伞我就把你上次喝醉在YY里耍酒疯的录音发帖吧!

【花大侠】悄悄的对你说:你!你!你!你!真是逆徒啊,为师太心痛了。

你悄悄的对【花大侠】说:去不去? #微笑

【花大侠】悄悄的对你说:去!去!去!

你悄悄的对【花大侠】说:这不就得了#大笑,【大战 英雄夜幕星河】走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