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花城

19.7万浏览    12730参与
桃三岁的魔性笑声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
*人体崩坏现场。
百剑穿心,厉鬼成型←就一直很想画这段来着emm总算是画完了。
花花:哥哥你放心,那三十三名神官我已经安排上了,这就给你出气。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
*人体崩坏现场。
百剑穿心,厉鬼成型←就一直很想画这段来着emm总算是画完了。
花花:哥哥你放心,那三十三名神官我已经安排上了,这就给你出气。

花雨忧怜

天官感情线解析|・ω・`)(不是剧情线,只针对感情线)

一.感情的萌芽——与君山与君相逢(大约五六章完结吧)

关于花城与谢怜素不相识阶段的简单解析。
第七章花城出场。
“忽然之间,万籁俱静。
风声,林海声,魔物嘶吼声,刹那全数陷入一片死寂,仿佛在忌惮着什么东西。
然后,他听见了很轻的两声笑。
像是个年轻的男人,又像是个少年。”

而谢怜此刻处于紧张状态,若邪也蓄势待发,却谁知接下来——
“他没等到突如其来的发难和杀意,却是等到了别的东西。”
这位不速之客向他伸出一只手。
第八章两人第一次互动
“给,或是不给?
。。。。。。
半晌,鬼使神差地,谢怜伸出了手。”
出乎意料的,这个人反而“先一步挑起了红帘,轻轻的牵手,怕“捏痛了他,给他一种小心翼翼的错觉。”
谢怜接下来的反应:有...

一.感情的萌芽——与君山与君相逢(大约五六章完结吧)

关于花城与谢怜素不相识阶段的简单解析。
第七章花城出场。
“忽然之间,万籁俱静。
风声,林海声,魔物嘶吼声,刹那全数陷入一片死寂,仿佛在忌惮着什么东西。
然后,他听见了很轻的两声笑。
像是个年轻的男人,又像是个少年。”

而谢怜此刻处于紧张状态,若邪也蓄势待发,却谁知接下来——
“他没等到突如其来的发难和杀意,却是等到了别的东西。”
这位不速之客向他伸出一只手。
第八章两人第一次互动
“给,或是不给?
。。。。。。
半晌,鬼使神差地,谢怜伸出了手。”
出乎意料的,这个人反而“先一步挑起了红帘,轻轻的牵手,怕“捏痛了他,给他一种小心翼翼的错觉。”
谢怜接下来的反应:有心试探,于是假意摔倒。
花城的反应:“立刻反手一扶,接住了他”
谢怜有意拖延时间,就“故意走的极慢”
花城结果就也“跟随着他的步伐,甚至另一只手还不时过来牵一牵他,怕他再摔倒。”
这一番试探使得谢怜对他的评价便是
“若这当真是新郎,倒也真是温柔体贴到极致了。”

两人继续前进,遇到了野狼。
谢怜“身形微动”,花城却是“在他手背上轻轻拍了两下,仿佛在安抚,让他不要担心。”
野兽的声音在呜咽,仿佛对什么东西恐惧到极致,这便使得“他对来者何人的好奇,愈加强烈了,只想掀了盖头,看一眼再说。”
于是先透过缝隙在底下暗中观察,观察了一番得出“教他说不准,是什么样的人物。”
突然,看到了一个头盖骨,在谢怜还在揣摩的时候,这位少年却已“一脚踩的粉碎,漠然的踩着这堆粉末过去了。”不禁让谢怜汗颜,也愈加好奇他的身份。
这时,少年脚下一顿,谢怜心中一动,再次蓄势待发,却见这少年只停留片刻就又牵着他继续前行,“只听上方忽然一阵滴滴答答之声,仿佛点点雨珠打在伞面之上,原来,方才是那少年撑起了一把伞,挡在二人头上。”
于是谢怜“虽然不合时宜,但还是忍不住心里赞了一句他真体贴。”
此后的少年在终于要揭开盖头的时候,谢怜的态度便是“并非那少年动了杀气,而是必须先发制人,制住再说。”
这番心理也便可看出谢怜已经认为少年对自己并无杀气,戒心其实已消除许多。
结果,若邪绫飞出,“那少年竟是破碎成千只银蝶,散成了一阵银光闪闪的绚烂星风。”
于是再次这番说道:
“虽说还是不合时宜,但谢怜退开两步后,也忍不住心头惊叹,这景象,实在美的如梦似幻。”
虽然谢怜也一度觉得这人“也可能只是一个刚好过路的,”但也至此对这位素不相识的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最后的结果便就是“关于红衣少年的事他惦记了一路,最后还在通灵阵问起了这件事。”(第十二章)
至此,花城给谢怜成功留下了一个念念不忘的初印象,也推动了谢怜对花城的进一步印象的了解与改变。


接下来花怜感情线的雏形,也就是菩荠观同居时期到花城身份暴露前,也可以说这时两人的感情还没有正式成形。可以说只是到“谈的来的知己”这层关系上。

ps:据说表情可以增加评论量( ˘•ω•˘ )

拾星人x

【花怜】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八)

标题随意,前文戳主页w
转世设定,现代校园pa(早恋加持
♪近了近了!!
※人物墨香哒
  ooc我哒
食用愉快QwQ

正文——

飘忽不定的树叶在空中打了个旋儿,终于随着减缓的风轻轻点在水面上,点出细微又坚定的涟漪。

花城没有在意谢怜身上的污渍水渍,问了一句“在几楼”就直将他稳稳横抱到家门口,又轻轻放下来,动作轻柔谨慎地如同放置拍卖回来的瓷娃娃。

要不是两手都被占据着,谢怜估计得把他们当成毒药般不知往哪儿放。谢怜低头瞅了会儿颜色变深的鞋尖,抬头一瞟到花城衣服上突兀的水渍,就又将目光放了下去。

两厢无言,许久谢怜憋出一句“谢谢”,被脸颊上点火般的热辣哽住了下文。

但是花城依旧自然,用...

标题随意,前文戳主页w
转世设定,现代校园pa(早恋加持
♪近了近了!!
※人物墨香哒
  ooc我哒
食用愉快QwQ

正文——

飘忽不定的树叶在空中打了个旋儿,终于随着减缓的风轻轻点在水面上,点出细微又坚定的涟漪。

花城没有在意谢怜身上的污渍水渍,问了一句“在几楼”就直将他稳稳横抱到家门口,又轻轻放下来,动作轻柔谨慎地如同放置拍卖回来的瓷娃娃。

要不是两手都被占据着,谢怜估计得把他们当成毒药般不知往哪儿放。谢怜低头瞅了会儿颜色变深的鞋尖,抬头一瞟到花城衣服上突兀的水渍,就又将目光放了下去。

两厢无言,许久谢怜憋出一句“谢谢”,被脸颊上点火般的热辣哽住了下文。

但是花城依旧自然,用指关节拨了拨面前人颊边贴着的一撮头发,柔柔地道了“晚安”。

谢怜抬起头,眼睁睁看着他转身,迈出五步,打开斜对面那扇门,关门前又对自己挥了挥手。

“……”

谢怜直觉自己今晚要失眠。

玄关墙上的便签本又添了新字迹,谢怜看完呆了一会儿,便习以为常地将这一页撕下来,拉开一旁的抽屉放了进去——放进了无数使用过便签条里。

这是他家里一直以来的规定。父母工作忙碌,若是当晚不能按时回家,就在门口留便签告知谢怜。

而墙上的便签本已经换了好几届,专门放旧便签的抽屉也快满了。

……但自行打理起居的机会再多,也拯救不了谢怜天生夭折的厨艺。

也不怪他。平日里两餐在校内解决,在家用餐则有请来的厨师代劳,再不济就热一热剩饭剩菜将就,谢怜亲自下厨的机会确实少得很。

却又架不住研究新菜品是他的业余业余爱好之一。

从浴室洗干净了出来,谢怜摸了摸自己的胃部,觉得有点瘪。翻了翻冰箱,没有现成的食物,谢怜决定再锻炼自己一回。

粥出锅的时候,厨房似乎经历了难以想象的灾难,几乎是狼藉一片。谢怜尝了尝粥,又看了看厨房,心说以后还是找个能做饭的过日子吧。

无意间抬头看到时钟,自己竟然在厨房折腾了一个多小时。谢怜心想时间差不多了,也该放下一身的尘埃上床去入个美梦。

毕竟心里最向阳的那扇窗已经随着某人低柔的嗓音被推开了。

然而身体好像有些跟不上脑子。

注意力被胃部放了手,又被下肢逮住了。

那其实是从刚洗了澡就开始的。被湿热的水汽一蒸腾,全身的血液都欢腾起来,下身两处的淤血也不例外,加之不管不顾地捣鼓了大半个时辰,现在已经是浑身发热。臀上就不说了,肿胀的脚踝一阵一阵将摸不着的疼痛往全身的神经上推搡,一次比一次用力。
而此时谢怜才后知后觉,已经折磨了他快一星期的脚伤,就在这个雨夜加重了。

手机响了两声,微信和QQ一前一后收到好友请求。

一个是“红。”,一个是“RED.”。

谢怜:“……”是同一个人吧。

高中生阶段,尽管在微信越发盛行的时代,QQ依旧是他们的常驻地。也有许多人是两头兼顾。

谢怜就是,兼顾到他两边都在通过验证后,礼貌地问了句“请问是?”

似乎对方也是。时差两秒的秒回谢怜两边都收到,内容也一样:学长猜猜?

不用猜了。

谢怜选择了QQ和对方聊了起来,因为听说会有火花,最后还有轮船。

时针悄悄划过了十二点,谢怜浑然不觉,只带着笑意,手指在屏幕上不停跳跃。直到对方说了“晚安”,才觉得脸颊有点酸。

痛觉神经都休假了。

谢怜一瞅时间确实晚了,回了“晚安”,又实在别无他意地发了句“我收拾一下就睡”。

对方却仿佛瞬间就明白了什么。

RED.:学长腿脚不方便,我来帮忙好吗?

谢怜急得手指发抖,婉拒的话还没打完,门铃就破门而入,吓得谢怜手机落地。

—tbc—

好啦互动主线终于正式开启(……

存搞即将告罄,日更啥的……尽量咯~
依旧随意评论哈~
么么啾(ฅฅ*)♡

-叶泯-

🍡分别是幼年花花,笑脸花花,青年画画,花城主画画,谢怜的花花!
P1是成图【感觉我上色都好灰呀】
P2是微博上的滤镜【感觉还不错】

🍡分别是幼年花花,笑脸花花,青年画画,花城主画画,谢怜的花花!
P1是成图【感觉我上色都好灰呀】
P2是微博上的滤镜【感觉还不错】

4块钱掉进了水沟

挑出一些摸得鱼鱼然后去画momo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挑出一些摸得鱼鱼然后去画momo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valtanyz
上班时手痒。 偷偷摸了一张花花...

上班时手痒。

偷偷摸了一张花花和怜怜~

趁机给同事们下毒。(◐∇◐*)

上班时手痒。

偷偷摸了一张花花和怜怜~

趁机给同事们下毒。(◐∇◐*)

唐小仙.

今天的沙雕故事

     大家好!

     初次见面我是野兔!

     今天在自家楼道里的小黑板上看到一段通知:

     于2018年8月十一号下午三点一年轻男子自开双门入室行窃,发现室内有人拨腿就跑,请各位房主加强警惕。

     神他妈大下午竟然有人会开人家家门,简直笑爆,这小偷傻逼吧??于是脑海中浮现了一个神奇的梗!...


     大家好!

     初次见面我是野兔!

     今天在自家楼道里的小黑板上看到一段通知:

     于2018年8月十一号下午三点一年轻男子自开双门入室行窃,发现室内有人拨腿就跑,请各位房主加强警惕。

     神他妈大下午竟然有人会开人家家门,简直笑爆,这小偷傻逼吧??于是脑海中浮现了一个神奇的梗!

     母鸡抓小偷!!(emm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是母鸡)

     主人公就是我们的太子殿下(谢怜)和小花花(花城)!!

     接下来就是在下的处女作!

  • ooc预警

  • 小学生文笔预警

  • 慕情风信客串

     祝食用愉快

——-——————————分割线——————————-————


       自从谢怜和花城分别三年后,谢怜因着到处投简历都石沉大海,好不容易做个法师把场面搞砸,混上个清洁工把脏水倒到领导头上……各种各样倒霉事数都数不清,成功地把自己弄得穷困潦倒,每个月掰着手指花钱过日子,除了吃泡面就是吃馒头。可谓是穷得叮当响。

 

      终于有一天,我们太子殿下的最后一枚硬币掉进臭水沟后,他就在路边望着水沟双眼放空跪了会儿,两分钟后他下定决心:重操旧业!

 

      以前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情没干过?也少不了这一次,只要把眼前温饱问题解决了,再金盆洗手也不迟。于是他当下就决定去附近刚建的高档小区溜一圈,顺便蹭一把。

 

       谢怜翻箱倒柜终于在衣柜底部找到一件还算看得过去的白衬衫和一条藏青色长裤,磨磨蹭蹭好半天才套上。然后洗了把脸,又梳了梳头发,在镜子里看起来人模狗样,谁知道会是个穷鬼。

 

      他先是在小区门口便利店前转悠了几圈,眼角余光不时往小区警卫室里看去。保安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大叔,看起来像是在打瞌睡。谢怜大喜,大摇大摆地进了小区,沿着花花草草绕进一个看起来比较清爽的楼道里。随便按了一层楼就径直出了电梯,边走边想着盗窃对策。

 

      想着想着就走到了走廊尽头,谢怜想也没想就敲开了左边的一扇门。

 

    “有人吗?”

 

      过了一会儿,里面传来一阵骚动,门开了,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眼前,正半裸着身子。

 

    “有事?”那人见来人是谢怜,皱了皱眉。

 

       他妈的是慕情!

 

       谢怜往里看了看,竟然看见了风信也半裸着仰躺在沙发上,全身布满了暧味的红痕,不满地朝自己看来。

 

       ???

 

    “对不起请你们继续。”

 

       谢怜唰地一下直接拉上了门,吓得一身冷汗。阿弥陀佛,佛祖保佑,我真不是故意的。

 

       他缓了一口气,手颤巍巍地去敲右边的那扇门,敲了半天什么反应也没有。谢怜开心得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心脏在胸膛中砰砰地乱撞,他从兜中掏出半截钢丝,开始咕咚咕咚地摸索着这门锁中的门路。大约过了五分钟以后,我们的太子殿下终于成功地打开这扇对他来说至关重要的大门,他永远都不会知道他后来有多少后悔撬开了这扇门。

 

       门开了之后谢怜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四周的一切都极为安静,室内十分干净,可以说是一尘不染,连根头发丝都没有,谢怜不禁暗叹这家主人真是非常神经质了。走进客厅,一股强光照得他简直睁不开眼,他二话不说直接嗒嗒嗒走过去拉上了窗帘,心里又是一阵暗叹:有钱人家可真是奢侈。到处都是艺术品,墙上挂的也是有钱都买不到的名画。这些见识他还是有的,毕竟也是当过一段时间公子哥的。他心中一阵酸涩,想到如今竟只能靠偷窃为生……他晃了晃脑袋,随手捞起一个银罐子,猜这应该也能卖个不少钱,于是他又开开心心地看哪个能卖钱哪个带回家。

 

       谢怜身后的那个沙发上突然有一些动静,随着动作,原本铺在上面的毯子掉落在地,露出一张睡眼惺忪的脸颊,一双半眯的桃花眼直直地盯着谢怜正蹲在那些瓶瓶罐罐前神神叨叨的背影,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过了好一会,看谢怜仍然没有起身的意思,于是声音哑然道:

 

   “哥哥。”

 

       谢怜愿本在认认真真地挑选,考虑着到底带哪个回去,突然听到这一声,就像一个惊雷般直接劈在了他脑门上,吓得他直接从地上一个鲤鱼打挺就蹦了起来大叫道:

 

    “何方妖孽!!”

 

      花城有些好笑,在别人家里偷东西还这么理直气壮?他声音底底地说道

 

    “哥哥,是我。”

 

       ??!!

 

      怎么还有三郎??难道他也是和我一样来偷东西的?花城好像看透了他的心思一样,又补充了一句:

 

    “这是我家。”

 

      !!!  !

 

       原来是鬼王他家,不成不成溜了再说。于是谢怜在脑内疯狂运转一秒钟后,拔腿就往门口冲。奈何人家腿长,三下两下花城就抓住了谢怜的胳膊肘,一个大力翻转,直接把人按到了墙上。谢怜叫苦不迭,怎么次次中头彩,这次直接撞到了鬼王他家,哪天估计就要去阎王爷那报道了。

 

       谢怜勉强扯出一个微笑,心一横,不要脸就不要脸到头吧。他伸出一只手,在花城的胸上划着圈,嘴里嘀咕着:“好三郎,我只是来你家参观参观,真没啥其他想法。”看见花城正盯着他愣神,谢连一个激灵,抽出身又往门口跑。这回可没有那么容易,花城一抬手就把他揪了起来,打横抱起,走进卧室,往床上一丢就欺身压了上去,埋首在他颈间。温热的气息盘绕在谢怜敏感的耳后,只听一个磁性的声音缓缓响起:

 

    “怎么?撩了就想跑?”

 

    “这可是要付出代价的哦”

 

    “哥哥。”


疎雨

fafa是鬼没有温度所以身上应该特别凉快吧~
极速摸鱼 上色废的我选择原地爆炸/难受

fafa是鬼没有温度所以身上应该特别凉快吧~
极速摸鱼 上色废的我选择原地爆炸/难受

万年琴笛
“三郎!”呜呜呜他们太美好了边...

“三郎!”
呜呜呜他们太美好了边画边痴汉笑
花花的护腕和腰带我尽力了(躲

“三郎!”
呜呜呜他们太美好了边画边痴汉笑
花花的护腕和腰带我尽力了(躲

青皮橙子
蓝涣字曦臣可唤为蓝曦臣,蓝湛字...

蓝涣字曦臣可唤为蓝曦臣,蓝湛字忘机可唤为蓝忘机,魏婴字无羡可唤为魏无羡,花城字丑为什么不可唤为花丑?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叫花丑

蓝涣字曦臣可唤为蓝曦臣,蓝湛字忘机可唤为蓝忘机,魏婴字无羡可唤为魏无羡,花城字丑为什么不可唤为花丑?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叫花丑

不定
弱小 无助 想殿下了...

弱小 无助 想殿下了...

弱小 无助 想殿下了...

Polaris

#天官#通灵阵#

昨天看了《香蜜沉沉烬如霜》,里面的仙官(列:润玉)不可以随便下凡啊!突然就想到天官,谢怜凡间到处跑呃,与君山(任务),半月关(自己去的)菩荠观(自己建的),鬼市(应该算得上常客吧!)。有事没事就在通灵阵吼一声就行了,想说悄悄话,只要知道对方的通灵口令就行了,好喜欢秀秀大大的这个设定,同感的信徒有吗?😊

昨天看了《香蜜沉沉烬如霜》,里面的仙官(列:润玉)不可以随便下凡啊!突然就想到天官,谢怜凡间到处跑呃,与君山(任务),半月关(自己去的)菩荠观(自己建的),鬼市(应该算得上常客吧!)。有事没事就在通灵阵吼一声就行了,想说悄悄话,只要知道对方的通灵口令就行了,好喜欢秀秀大大的这个设定,同感的信徒有吗?😊

虞久
无名花×白衣祸世怜...

无名花×白衣祸世怜
来来来嗑花怜啦

无名花×白衣祸世怜
来来来嗑花怜啦

月下花影惹人怜_

【花怜】追光者


【我可以跟在你身后,像影子追着光梦游。】

谢怜的身后是马蹄扬起的万千黄沙,身前则是浴血奋战的众军将领。冰冷的铁刃泛着寒光,泼洒的鲜血四溅在空中,绽开朵朵腥气的血花。勇敢的士兵一个接一个地倒下,却源源不断有下一批勇士踏着无数尸身奋力上前。尽管如此,朝代的兴衰已成定局,残损的仙乐根本无力抵抗。

漫天寒箭如雨点般落下,鲜血染红了整片土地。谢怜站在这片红壤之上,只觉得心脏像是被毒蛇紧紧缠绕,再缓慢地收紧——勒得他脸色发白,踹不过气儿来。

视线逐渐模糊,却留下一处过分清晰的画面。萧条的战场上有一名少年士兵,谢怜隐约觉得自己是见过他的。那个小兵头上缠着一圈圈绷带,现在已经被血染红,脏兮兮的。他被一箭...


【我可以跟在你身后,像影子追着光梦游。】

谢怜的身后是马蹄扬起的万千黄沙,身前则是浴血奋战的众军将领。冰冷的铁刃泛着寒光,泼洒的鲜血四溅在空中,绽开朵朵腥气的血花。勇敢的士兵一个接一个地倒下,却源源不断有下一批勇士踏着无数尸身奋力上前。尽管如此,朝代的兴衰已成定局,残损的仙乐根本无力抵抗。

漫天寒箭如雨点般落下,鲜血染红了整片土地。谢怜站在这片红壤之上,只觉得心脏像是被毒蛇紧紧缠绕,再缓慢地收紧——勒得他脸色发白,踹不过气儿来。

视线逐渐模糊,却留下一处过分清晰的画面。萧条的战场上有一名少年士兵,谢怜隐约觉得自己是见过他的。那个小兵头上缠着一圈圈绷带,现在已经被血染红,脏兮兮的。他被一箭射入左胸,冰冷的箭头深深没入骨肉中。

他的左腿也受了伤,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但仍倔强地握着手中的刀,缓步向前。

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要为殿下守护这座城。

第二轮飞箭如期而至,所有的准头几乎都对准了他。谢怜不顾一切地向前奔去,却怎么也无法接近那个小兵。

"不要!!!!!!"他想大声吼,奈何发不出一点声音。他看见那个小兵缓缓回头,最后看了一眼残破不堪的城墙。

对不起,殿下。
为你战死是我至高无上的荣耀。

谢怜看清了那人的面孔,是花城。他整个人一下子瘫软在地上,眼泪瞬间夺眶而出,手脚并用地向前爬去。"三郎,不要。你回来,回来——"

视野霎时被刺眼的血色笼罩,熟悉的身体轰然倒下,谢怜颤抖地伸手去接,却穿透了花城的身躯。他无法抱着他的三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散为漫天的银蝶,不断离他远去。

他什么都不能做。

"三郎——"他撕心裂肺地咆哮着,猛然从床上惊醒,身边的人睡得正安稳,随着他的动作睁开了朦胧的眸。

是梦。谢怜攥紧花城的手,仍然心有余悸。花城摸索着起身,把谢怜抱在怀里用下巴蹭了蹭。"做噩梦了?"

"没什么,都过去了。"谢怜埋在花城怀里,闷闷道。

"我可以跟在你身后,像影子追着光梦游🎶 🎶 🎶~  "温馨的场面被一阵铃声突兀的打断,花城懒洋洋地将闹铃挂断,回头继续抱着谢怜撒娇。

不过谢怜听到这铃声后,却是微微一愣。时光荏苒,沧海桑田,如今千百年过去,花城将他放在心头的那份情意,依旧如初。

他曾说,谢怜是他的光,是他唯一的神明。
他愿意做他的影子,永远默默无闻地追随。

楠雨

是老图
前面是花花和怜怜,最后的是沈老师

是老图
前面是花花和怜怜,最后的是沈老师

宸月Q

我觉得吧…还是有点进步的,对吧?

我觉得吧…还是有点进步的,对吧?

归月

emmmm首次作图,不喜勿喷;
然后……
如果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还请指出。_(:3」∠❀)_

emmmm首次作图,不喜勿喷;
然后……
如果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还请指出。_(:3」∠❀)_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