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花城

40.3万浏览    17398参与
名字君

因为我有一些小私心,加了上帝创造自己的时候。最后一张是原图。

因为我有一些小私心,加了上帝创造自己的时候。最后一张是原图。

一只鸽

为你明灯三千,为你花开满城!

为你明灯三千,为你花开满城!

阿琳
-我的心上人,是个勇敢的金枝玉...

-我的心上人,是个勇敢的金枝玉叶的贵人-

-太子殿下,我永远是你最忠诚的信徒-

-天官赐福,百无禁忌-

哇哇哇!等这么久,可算是到了^^

敲可爱啊~

哈哈收礼物真是个令人快乐的快乐事情~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

(*^▽^)/★*☆

-我的心上人,是个勇敢的金枝玉叶的贵人-


-太子殿下,我永远是你最忠诚的信徒-


-天官赐福,百无禁忌-


哇哇哇!等这么久,可算是到了^^


敲可爱啊~


哈哈收礼物真是个令人快乐的快乐事情~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


(*^▽^)/★*☆


爱吃糖的阿洋

发现自己很久没更,不知道逼逼点啥…

于是我十分尴尬的自说自话…

本糖明天要去漫展,有小可爱去happy吗?发现自己出花怂怂的衣服厚到失去知觉,我:…不活了…我怕是要热死了…


说完这些后,又尴尬的发现,并没人理我…


尬到滚走…


占tag致歉

发现自己很久没更,不知道逼逼点啥…

于是我十分尴尬的自说自话…

本糖明天要去漫展,有小可爱去happy吗?发现自己出花怂怂的衣服厚到失去知觉,我:…不活了…我怕是要热死了…


说完这些后,又尴尬的发现,并没人理我…


尬到滚走…


占tag致歉


无殇

羁绊24【花怜生子】

  “爹爹”两字犹如闪电一般劈到了谢怜身上,把谢怜劈了个外焦里嫩。


  谢怜望向男子,心中震惊地呐呐道:“好年轻的爹,看着不过二十岁左右吧……这么年轻就有女儿了啊。”


  真是的,搞得他这个八百岁的老人家非常不好意思!不过,他腹中的胎儿……他对不起他/她,没有保护好他/她。


  谢怜的心中涌起了浪潮般的思念,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他好想,好想和花城在一起,和他的三郎在一起。


  谢怜心中刺痛,这时,竺谢突然放声大哭起来:“爹爹,你怎么走得那么久,竺谢已经两年没有见到您了……”


  这时男子的眉头皱了一下,不...

  “爹爹”两字犹如闪电一般劈到了谢怜身上,把谢怜劈了个外焦里嫩。


  谢怜望向男子,心中震惊地呐呐道:“好年轻的爹,看着不过二十岁左右吧……这么年轻就有女儿了啊。”


  真是的,搞得他这个八百岁的老人家非常不好意思!不过,他腹中的胎儿……他对不起他/她,没有保护好他/她。


  谢怜的心中涌起了浪潮般的思念,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他好想,好想和花城在一起,和他的三郎在一起。


  谢怜心中刺痛,这时,竺谢突然放声大哭起来:“爹爹,你怎么走得那么久,竺谢已经两年没有见到您了……”


  这时男子的眉头皱了一下,不过很快回复了正常,一下一下温柔地拍着竺谢的背脊,柔声道:“好了,竺谢爹爹这不是回来了吗,还哭鼻子,又不是小姑娘了,马上就要及笄了,穿出去不是让人笑话吗?来看看为父给你带的雪梨酥,你最喜欢的。”


  谢怜敏锐的察觉出不对,一个父亲,会在孩子抱住自己时皱眉吗?谢怜的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竺谢的模样:‘少女的嘴角仿佛要咧到耳根,她嘲讽的笑了笑:“怎么死的?被亲父喂毒致死的,他是不是说我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病病发死的?我猜的对不对?’


  谢怜结结实实的打了个寒颤,“莫非……”,谢怜的目光落在国公拿出的雪梨酥上,他惊道,“这酥有问题!”喂毒,难道是这个时候?不对,竺谢死时是及笄当天,而现在应该并没有及笄,而且阿姒还守在外面,现在喂毒,恐怕不是万全之策。


  竺谢揉揉眼睛止住泪水,接过包装精美的雪梨酥闻了闻,破涕为笑:“果然是爹爹懂我,女儿最喜欢吃雪梨酥了!”


  谢怜望着雪梨酥思索着,这时,国公轻飘飘的说道:“嗯,喜欢就好,为父把厨子给你带来了,每天都会给你做一份,给你当饭后甜点或零嘴。”


  谢在听了这一句话后一颗心缓缓沉入谷底。是慢性毒,少量多次,只要毒素没有累计

到一定程度,就不可能察觉到什么,但只要达到那个标准,天人难救。


  国公,你好狠的心!









——————分界线————











七月小剧场福利:

  这天,又到了中秋佳节,上天庭由斐茗为首倾力举办了中秋斗灯宴,照例邀请了谢怜,这次,谢怜带来了一个特殊人物。


  斐茗及众神官:“!!!”


  斐茗(扶额):“太子殿下,你怎么把他带来了,这里可是神官的宴会。”


  谢怜(揉眉心):“斐将军,是三郎说担心我才来的,只多了一个人的位子而已,不会这么小气吧。”


  某花(挑眉不屑):“这天庭怎么建起来的全忘了?再说了,如果不是哥哥身体不适你当我想来?”


  斐茗/众神官:“……”这话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不过!这是一个椅子的事吗?!这话语中浓浓的虐狗气息是怎么回事!公然虐狗你们好意思吗?




没错,七夕虐狗篇

~~~~~~又一个分界~~~~

沙雕群无间的日常聊天记录

无殇:分班考是个好东西

话唠本唠:揉揉不哭

鬼鬼/淡心:注意注意,一周年啦!

菜刀:一周年了吗,哇好快

鬼鬼:嗯,虽然迟了两天

小白:还记得当初的进群欢迎语……

菜刀:一周年了吗,哇好快

鬼鬼:欢迎欢迎(/≧▽≦)/~┴┴

鬼鬼:进群先把马甲改为看文平台的名字哦(*σ´∀`)

鬼鬼:有问题可以问管理员(别问我)( ͡° ͜ʖ ͡°)✧

鬼鬼:小可爱阅读愉快(●'◡'●)ノ❤

无殇:……好真实

菜刀:……想起了一年前的表情包

七七:……哇

小白:……嗷

话唠本唠:我记得我寒假进的

无殇:对我也是

鬼鬼:大家换头像!换刚进群的!

众人:嗷

鬼鬼:我来发个红包庆祝下

众人:嗷嗷嗷

小渣:鬼哥谢了

鬼鬼:[QQ红包]当前平台暂不支持该类型红包。

小白:诶?我版本领不了

话唠本唠:【截屏】诶?我也是。

菜刀:同上

无殇(福至心灵):那我来一个

众人:嗷嗷嗷

无殇:[QQ红包]当前平台暂不支持该类型红包。

众人:嗷?不行诶

无殇:那个,其实

无殇:我复制的

众人:……

鬼鬼:击掌!

无殇:嘿嘿嘿


日常的沙雕记录,/滑稽/ @月下淡心_咕咕咕

 顺便吐槽一下,鬼哥你是管理好吗?


萧洛

【花怜】太子殿下的黑历史 七

     你们那懒得要死的坐着滚回来更新了……


——————————————【我是那懒得要死的作者画出来的分割线】——————————


       【突然,谢怜听到了从灵文那边传来的一道密语。"

她只说了一个字:“钟。”


      ...

     你们那懒得要死的坐着滚回来更新了……


——————————————【我是那懒得要死的作者画出来的分割线】——————————


       【突然,谢怜听到了从灵文那边传来的一道密语。"

       

         她只说了一个字:“钟。”


          谢怜瞬间明白了。



           原来这就是那位被钟砸了的武神! 既然如此,那人家生气也不是没理由的。

         

            谢怜向来十分善于道歉,立刻道:“钟的事我听说了,真是万分抱歉,对不住了。”

        

              对方哼了一声,品不出来什么意思。

 

              天界里名头响亮的武神有许多位,其中不少都是在谢怜之后飞升的新贵。光听声音,谢怜说不准这是哪位,可道歉总不能连人家名字都不知道,于是,他又追问了一句:“请问 阁下怎么称呼?”


           此言一出,对面 那边灵文又给他传音:“殿下,虽然我觉得你应该不会说了这么半天都没认出来,但我还是想提醒一下你。那是玄真。”


         谢怜道:“玄真?”


           …………

    

            谢怜道:“真的没认出来。他以前跟我说话又不是这个样子的。



             而且上次我跟他见面是什么时候我已经完全记不清了,不是五百年就是六百年,我连他长什么样都快不记得了,怎么可能还听得出他的声音。”】​

        

.             慕情微微睁大眼睛惊叹道:“所以说,你那时真的没认出来?我还以为你……”​是因为那事故意装作认不出我。


               众神官心想:我们当初也怀疑太子殿下是故意的,幸好没说出来,不然……此时的他们似乎想起了某位绝的光辉事迹…………

               “咳咳。”某位神秘女子轻咳两声,似乎知道了他们在想什么,道:“专心看。”

     

       ————————【我还是那懒得要死的作者画的分割线】———————————

 

        别问我为什么只有这么少。


       因为我是真的懒懒懒懒懒懒懒得要死。


      不说了,打第五去了。


     别问我下次什么时候更新。


      我也不知道。

   

    拜


murfhy
哥哥,我们回家......

哥哥,我们回家......

哥哥,我们回家......

花缘

【花怜】你我09

*极度ooc


*更新不定期


*现代


利器陷入血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谢怜却没有感到预想之中的疼痛。


他睁开刚才下意识紧闭的双眼,眼睫颤了颤,瞳孔在下一秒猛然收缩。眼前被大片大片的红色占据,比血的颜色稍稍深了一些,而且,这片红色,是立体的。


而在这个工厂中,身着红衣的,还能是谁?


“三郎!”谢怜在一瞬之间,喊出了那个名字。似乎被狠狠推了一把,三郎的身躯向后倒下,恰巧倚在谢怜怀里,谢怜这才看清三郎的伤势。


三郎的脸色极为苍白,原本俊美的脸庞带上几块青紫,冷汗在额头上布了一层,不知是疼的还是怎的,其他部位被衣物遮住,还不知道有多少看不见的伤。最严重的是他刚刚替...

*极度ooc


*更新不定期


*现代


利器陷入血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谢怜却没有感到预想之中的疼痛。


他睁开刚才下意识紧闭的双眼,眼睫颤了颤,瞳孔在下一秒猛然收缩。眼前被大片大片的红色占据,比血的颜色稍稍深了一些,而且,这片红色,是立体的。


而在这个工厂中,身着红衣的,还能是谁?


“三郎!”谢怜在一瞬之间,喊出了那个名字。似乎被狠狠推了一把,三郎的身躯向后倒下,恰巧倚在谢怜怀里,谢怜这才看清三郎的伤势。


三郎的脸色极为苍白,原本俊美的脸庞带上几块青紫,冷汗在额头上布了一层,不知是疼的还是怎的,其他部位被衣物遮住,还不知道有多少看不见的伤。最严重的是他刚刚替谢怜挡下的那一刀,鲜血喷涌而出,怎么都止不住,三郎的衣服本来就是红色,鲜血在上面洇开一片暗色,还在继续蔓延,让谢怜快要窒息的是,那道刀伤,在心脏的位置上。


“三郎,三郎!”谢怜一时之间不知所措,手忙脚乱地想要做紧急处理,双手沾满了鲜血,还在微微颤抖着,不断唤着他的名字,又有些语无伦次,“三郎…三郎你坚持住,你绝对不可以有事……三郎,你干吗要扑过来给我挡刀,他的目的是我,你怎么怎么傻,你……”


“哥哥。”三郎打断了他的话,“我不想看着你在我面前受到伤害,刚才我真的…真的很心疼,我狠不得杀了这个人,可我一直被那些人抓着。我好不容易把他们打倒,转身就看见……我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窗外不知何时,天已完全黑了下来,阴沉沉的看不见一丝光亮,唯有这工厂里顶部的一盏吊灯,散发着昏黄的光,洒在下方众人的身上。灯光给谢怜的脸庞镀上了一层光晕,更将他腮边的泪痕照的清清楚楚。


“哥哥,”三郎扯出一抹苍白无力的笑,抬手抚上谢怜的脸庞,替他擦去泪水,“哥哥,别哭了,三郎会难受的。哥哥,哥哥……”仿佛不够一般,三郎一遍又一遍地喊着“哥哥”,声音却渐渐微弱下去,到了最后,只剩下了气音。


“三郎,你别说话了。三郎,三郎你千万不能睡……三郎,三郎!”谢怜哽咽着,此时的他亦是毫无往日的风度礼节,哭得如同一个被抢了心爱之物的孩子,眼泪根本不受控制,顺着脸颊不断划下,晶莹的泪珠砸在三郎脸上,沿着他线条姣好的下颔一路向下,与那片血色混为一体,身上的白衬衫血迹斑斑,又满是灰泥尘土,狼狈不堪。


“啧啧,真是感人。”白无相的声音传来,他似是刚刚恢复了理智,看着那紧紧相拥的一红一白两道身影,感叹道。谢怜猛地抬起头,看着不远处那道白色的身影,眼中怒火中烧,不觉搂紧了三郎,双手再次握紧成拳,指尖泛白。


风顺着门缝吹进,阴冷一点点地包裹住谢怜,渐渐侵入骨骼之中,冷入心扉,让人不由得一个寒战。


“白无相,”谢怜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已经沙哑,“你到底想干什么,你到底是谁,你到底要我们怎么样你才能罢休?!!”


“谢怜,这些,你以后会慢慢明白的,”白无相淡淡道,一时之间,气氛一度诡异地有些像一个长辈在与小辈说话。白无相低下头,找了一个恰好的角度,让谢怜的视线在那一瞬间中被那张悲喜面完全占据:


“谢怜,记住白无相这个名字,记住这张悲喜面,记住今天的经历,我们还会再见的。到时候,一切你就都明白了,你会发现,我们,是一样的。”


随后,浅浅的刺痛从谢怜的手臂上传来,谢怜感觉到冰凉的液体被缓缓注入。阵阵睡意上涌,谢怜的眼皮越来越沉重。他努力睁大眼睛,隐约看到那抹白色的身影渐渐远去,听见一声巨大的破门声,有人焦急地唤着他的名字,也有人想把三郎从他的怀中拽走。谢怜下意识地收紧了手臂,又是一阵睡意翻滚,谢怜再也支撑不住,失去了意识。


“醒醒…谢怜…谢怜……醒醒……”


谁,谁在说话……


“你这是怎么了?怜,醒醒啊……怜……”


是……母亲吗……


“谢怜,记住这一切,记住了,我们会再见的。”


白无相,你…你到底是谁……


“哥哥,你再不起来,三郎可就走了啊。”


不,等等,三郎,三郎你别走,别走啊!


“呼!”谢怜猛得睁开双眼,被光刺得又把眼微微眯起,一点点熟悉着着道光芒。动作已经很小,但还是惊动了旁边的人。


“谢怜!你终于醒了!”谢怜转头,风信那张惊喜的脸映入眼帘。


“风……咳咳,咳……”谢怜想开口,但嗓子沙哑得说不出一句话。风信连忙放下手里的书,将谢怜扶起,让他靠在床头上。谢怜扫视了一下周围,纯白的墙壁,不染纤尘的床单,空气中消毒水的味道让谢怜确定这里是医院。


接过风信递过来的水杯喝了几口,谢怜清了清嗓子,问道:“咳……我睡了多久?”


“三日了。”风信将谢怜手中的杯子放到柜子上,“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谢怜摇头,接着道:“你们怎么找到那里的?”


“在他们抓你们的地方,他们忽视了边上的一个摄像头,我们顺着路线一路找过去,”风信道,“他们也是会选,那地方是真偏,我们找了半天才发现那处工厂。”


“你们抓到人了吗?”谢怜道。


风信懵逼道:“不是只有那几个混混吗?”“你感觉单凭那几个混混能把他们伤到这种程度吗?”门从外面打开,慕情拎着保温桶进来,还不忘送给风信一个大大的白眼。


风信却没有在意慕情的白眼,朝谢怜问道:“这么说,还有别人?”谢怜点头,脑海中浮现出那张惨白的悲喜面和那道白色的身影:“还有一个叫白无相的人。”


“白无相?”风信和慕情皱眉。谢怜将刚刚的经历详细地复述出来,听完后的风情二人已经完全震惊。


“我操了,我真的操了!他,他,他竟然……”风信“他”了半天也没个下文,谢怜猛地一惊,抬手抓住风信:“对了风信,三郎呢?三郎他在哪儿?他怎么样了?!”


“亏得你还想得起他。”慕情拧开保温桶,将里面的粥端出,递给谢怜,“他伤得比你重,刀伤离心脏只有几厘米,再进去一点就没命了,现在还在昏迷。”


“我去看看他。”谢怜被子一掀就想下床,风信一把按住他:“都说了没事了!你先喝点粥,你都睡了三天了,不吃点东西撑不住的。”


谢怜接过碗,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推门进来,看见坐在床上的谢怜道:“你醒了啊。你的伤多半是皮外伤,手臂上的刀口有点深,注意最近不要沾水。”“嗯。”谢怜应了一声,还是忍不住抬头问道:“医生,三郎他……”医生看他一眼:“你是说那个和你一起送进来的男孩?他的伤势有点重,刀伤离心脏太近,失血过多,后脑勺似是被什么东西打伤有些肿,右手臂骨折,目前还在昏迷中。”


谢怜把手里的碗一把塞回慕情手里,挥开风信的手下了床,问道:“他在哪?不管怎样,我都要过去看看。”“在你隔壁的病房。”慕情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谢怜扶着墙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三郎!”谢怜一把推开房门。晨光微斜,尽数洒在三郎的脸上,那双原本时刻含笑的眸此时紧紧闭着,暖洋洋的阳光也没有让那张俊美的脸显得有些生气,失去血色的唇不知为何,几乎抿成了一条直线,一只修长的手搭在被子上,插着透明的输液管,药瓶中的液体一滴一滴落下,在瓶中泛起小小的涟漪。时间仿佛在那一刻静止,谢怜只觉道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止。


“三郎……”谢怜颤声唤道,却没有得到那人的回应。谢怜走到床边坐下,将他没有输液的手握住,低着头小声道:“三郎,别睡了,你快点起来啊。你干吗怎么傻,白无相他不会又真的杀了我的,你为什么要扑过来啊……三郎,三郎你醒醒好不好,你不是说不想看我伤心吗,那你快起来啊……三郎……”谢怜说着,不禁红了眼眶。


“怜儿,你终于醒了!”怜母匆匆推开门,看见谢怜坐在床边后松了一口气,“怜儿啊,你这次是真的吓到我了,你们怎么这么不小心,伤好了吗,没事了吧……”“母亲,”谢怜摇头,“我已经没事了,都是些皮外伤,不严重的。但是,三郎他……”


怜母叹道:“怜儿,别担心了,他不会有事的,相信他,他会醒的。”“嗯。”谢怜点头。


此后的几天,谢怜一直守在三郎旁边,时而小声地和他说着话,时而什么也不干,就这么倚在床头,看着三郎的睡颜,在心中一笔一划地描绘着。等谢怜伤好得差不多时,他必须要返校,他们四个都已经高三了,再怎么样,学业不能落下。谢怜不在时,总会让几人守在门外,他用另一种方式等着三郎醒来。


直到一天,谢怜刚刚放学,学习成绩好让他有了翘掉晚自习的特权(瞎说的,别当真)前脚刚迈出校门,就有一人匆匆行至谢怜身边,正是谢怜让帮忙看着三郎的人。那人一阵耳语,谢怜睁大了眼,将身上书包甩给那人,不管不顾地一路狂奔到医院。身上的伤刚好,他还有点吃不消这种剧烈运动,却连喘气都来不及,一把推开房门。


还是原先的模样,就连谢怜前几日给三郎带来的那束百合还在床头微微吐着芳香。只是原先暖暖的晨光变成了如血的残阳,只是那病床上早已空空荡荡。


“三郎,三郎!”谢怜扑过去,抓住那床被子不敢相信,可现如今,连那床被子也已经失去了温度。“三郎,三郎你在哪儿?三郎!”谢怜疯了一般在那间病房里大喊,一如几日前一般毫无回应。


就在谢怜快要崩溃的时候,他发现枕边有一张小小的纸条,独属三郎的字体布在纸上,最下面还有一朵小小的花。谢怜许久才认出上面的内容,手一颤,纸条飘落在地:


“哥哥,我走了,不要来找我。哥哥,别哭哦,三郎只是暂时离开,将来的某一天,我们还会再次相遇的,哥哥,相信三郎,三郎会回来的,那时,三郎一定不会再离开哥哥了。”


“三郎……三郎!三郎你回来,三郎……”谢怜蹲在地上泣不成声,小小的纸条被他紧紧握住手心,捏得边角发皱,泪滴在纸上,晕开一小片墨迹。


在那以后,谢怜没有像别人那样,呼朋唤友,好像要动用自己的一切去寻人,因为三郎不让,但他无时无刻不在留意,希望有一天能在回头时,看见三郎站在身后淡淡地笑着。然而一日复一日,三郎始终没有出现。


直到五年后,仙乐大乱。


-------tbc-------

怎么样,是不是一个没有想到的开展?脑洞这东西,就是这么神奇。


有没有人想猜猜后面的发展?那你就慢慢猜吧,花城字丑这个梗怕是永远也过不去了吧,因为我看的文里几乎都有……


路玄情

花怜——【祸世】卷一.沉水昭冤(五)孰真孰假

老路我又回来了,辣鸡私设预警!!ooc预警!!!

——————正文——————







“明仪是贺玄的……表弟?”这下连花城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的太巧了

“半月你确定没弄错?”若邪目瞪口呆

“没有,我已经再三核实过了”半月脸上尽是震惊过后的麻木

“有没有查到师青玄和明仪的关系”花城迅速冷静一下,问半月

“查到了,但是……”半月犹豫了一下

“怎么了?”花城好奇了一下,“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也不算……”半月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来

“到底怎么了?”这下连谢怜都不淡定了

“他们……他们是……是……”半月的脸颊微微的红了,“是男朋友……”

“嗯?”花城和谢怜二脸蒙圈,“什么?”

“是男朋友……”半月把资料递给花城,“你们自...

老路我又回来了,辣鸡私设预警!!ooc预警!!!

——————正文——————







“明仪是贺玄的……表弟?”这下连花城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的太巧了

“半月你确定没弄错?”若邪目瞪口呆

“没有,我已经再三核实过了”半月脸上尽是震惊过后的麻木

“有没有查到师青玄和明仪的关系”花城迅速冷静一下,问半月

“查到了,但是……”半月犹豫了一下

“怎么了?”花城好奇了一下,“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也不算……”半月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来

“到底怎么了?”这下连谢怜都不淡定了

“他们……他们是……是……”半月的脸颊微微的红了,“是男朋友……”

“嗯?”花城和谢怜二脸蒙圈,“什么?”

“是男朋友……”半月把资料递给花城,“你们自己看”

花城接过资料,谢怜凑了过来一起看。

花城低头看着半月递过来的资料上,轻声念着:“明仪是师无渡的得意门生,是在一次给师无渡送书回家的路上遇见师青玄的。后来两个人不知道怎么的就熟了……”花城精炼简洁的总结一下,翻页继续往下看。

“然后三个月前,也就是2月14日情人节在一起了。”花城淡定如故,“然后瞒了师无渡三个月一直没说”

“那那天他和师青玄的小动作也算有了合理的解释了呢”花城迅速翻完了资料淡淡的一笑

“等等,”谢怜眼尖的发现了资料上有一点细节似乎不对,“花队你看。”他指着拿出细节

“怎么了?”花城低头看过去

“明仪是左撇子。”谢怜面上的神色凝住了

“什么?!”花城一把将资料抓起来,这份资料清楚的写着明仪是左撇子,“但是那天……”他皱着眉

“那天他下意识的握住师青玄的手是……”谢怜面色微凝

“是右手”花城的眼神冷下来了

“对,他不是左撇子”谢怜的指尖轻轻敲着资料上的“左撇子”三个字。

“我们是不是需要问问本人?”半月看着两位大佬提议

“暂时不用,”花城盯着资料,“去查明仪在师无渡失踪时期所用的行踪和监控。必须详细到他连厕所去没去都知道。”

“是。”半月把资料留给花城,转身抓着若邪去查监控了

“厄命,你仔细说说,关于师无渡的女朋友你查到了什么”花城轻轻的敲着桌面

“是这样的,”厄命坐下来,“贺情是京都大学,也就是师无渡学校金融系的高材生。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因为家里情况不富裕所以基本上年年的奖学金都有她的名字。”

“然后呢?两个人怎么认识的?”谢怜递了杯水给厄命

“说起来挺戏剧性的,两个人在图书馆相遇的。”厄命喝了口水继续说,“那个时候正是六月份差不多期末考的时候,贺情去图书馆查资料完成期末作业,同时也是去复习的。期末考试前,一个金融系的高材生,一个经济学博士,不就是最好的相遇安排吗?”

“所以,师无渡帮了贺情,是吗?”花城终于将目光从资料上移开了

“是的。”厄命点头,“两个人在一起之后感情很好,因为贺情通情达理,师无渡也谦虚有礼,两人也基本没有过任何争吵,两个人还在假期一起去南海旅行了。”厄命说完,把手机递了过来,“这是照片。”

谢怜凑过来和花城一起看着厄命手机上的照片:背景是南海波光粼粼的海面和白色的沙滩,师无渡一身简单的白体恤和黑沙滩裤,酷酷的双手插兜里,身边的女孩子一身嫩绿色的沙滩裙,挽着师无渡的手臂,笑的灿烂甜美。

“的确是个清新漂亮的姑娘呢”谢怜看着照片上的女孩赞美着

“谢法医原来喜欢这款”花城在一旁笑着揶揄他

谢怜无奈的笑笑,解释着:“只是这样的姑娘不做作看着舒服”

“后来她是怎么失踪的”花城见好就收不逗谢怜了,继续问

“三年前,也就是2015年11月15日晚上10:23进入了学园区的一家地下酒吧以后就从此消失,音信全无。”厄命摇摇头,“可惜了”

“是挺可惜的。”花城浅笑着,“那家小酒吧查过了没有,相关人员都问过了吗?”

“原先查案的时候都问过了,没有发现”厄命摇头

“那家酒吧,贺情以前去过?”花城挑眉

“嗯,去过”厄命点头,“和她的未来嫂子一起去的”

“未来嫂子?”花城想了想,“那不是她哥贺玄的女朋友?”

“是未婚妻,”厄命递过去一份案件资料,“叫白橙月,也失踪了”

“什么?!”花城一脸不可置信,“又失踪?”

“嗯”厄命用同样的神情回以花城

“这一家都是什么人啊……”花城靠进沙发背里掐了掐眉心,“不是死就是失踪……”

“让若邪把贺家所以的人的资料都查出来交给我,包括白橙月家的资料”花城长长的舒了口气,吩咐厄命

“是”厄命点头,“我马上去”

“说了就跟我出现场。”花城站起来了,“第一案发现场找到了,就在师无渡家”

“什么时候找到的?”厄命懵了 “之前引玉去找线索的时候顺便摸到师无渡家里去了。”花城不以为然的怕怕衣角,“那个时候就发现了……一些线索”

“什么线索?”厄命皱眉 “足以说明师无渡家是第一案发现场的线索”花城边说就边出去了,“哦,对了。”他又退两步回来,“谢法医也一起吧,说不定你能有什么发现呢。”

“好,稍等”谢怜迅速会法医检识科收拾了医用工具箱跟上花城他们


TBC


苜菽蔬

胸前剑 眼前火 铁骑破了山河

今夜谁人又引一盏河灯初上

《抚花人》的两张曲绘~

胸前剑 眼前火 铁骑破了山河

今夜谁人又引一盏河灯初上

《抚花人》的两张曲绘~

杏杏杏杏儿

血雨花怂😂
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这个表情包就想到花花(原表情包在第二张)
改的怎么样?怂不怂?哈哈哈哈哈

血雨花怂😂
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这个表情包就想到花花(原表情包在第二张)
改的怎么样?怂不怂?哈哈哈哈哈

阿yue
好久没画画了……有点手生,过段...

好久没画画了……有点手生,过段时间再改改(可能)

好久没画画了……有点手生,过段时间再改改(可能)

冥灯已无怜

【花怜】恋爱记录(二)

攻略记录

这篇文章就是各种记录,

明天还会有摄像头记录


(二,花怜的追求攻略)


————花城的攻略道路————


       爱情之路坎坷不平,意外防不胜防,为了防止在追求爱情的道路上越走越偏,号称夷陵老祖魏无羡的爱情专家为纯情小花准备了追求攻略。


       攻略一:挑选合适的约会地点


       魏无羡在宿舍里缓缓踱步,戴着一副平光眼镜,骄傲自豪地望着下面坐着认真做笔记的大一小弟。...


攻略记录

这篇文章就是各种记录,

明天还会有摄像头记录


(二,花怜的追求攻略)


————花城的攻略道路————


       爱情之路坎坷不平,意外防不胜防,为了防止在追求爱情的道路上越走越偏,号称夷陵老祖魏无羡的爱情专家为纯情小花准备了追求攻略。


       攻略一:挑选合适的约会地点


       魏无羡在宿舍里缓缓踱步,戴着一副平光眼镜,骄傲自豪地望着下面坐着认真做笔记的大一小弟。


       “首先,你在和你的另一半相处很长时间后发现你喜欢上了他,这时候,你还如何应对?下面有请羡哥哥为你解答,请看大屏幕~”


        “别废话!”


        “看电脑屏!我废话啥!?”魏无羡指指电脑,上面清清楚楚地列了几十种方案。


        “第一种,可能性最大的一种,就是在一个浪漫的地方小小约会一场,此方案要点是——千万给我沉住气,不能早表白,你应该先让人家意识到你的心意并慢慢喜欢上你。你现在肯定还无法确定对方是否中意你对不对?”


       花城在满是鬼画符的笔记本上划拉两下,转而从手机上记笔记。   贺玄嘴里嚼着薯片,口齿不清地应着。


        “万一人家对你是同生共死的铁血兄弟情,你怎么办,表白后岂不是很尴尬?‘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但我们并不合适。’你怎么办?所以都给我沉住气喽,让人家对你有意思。”


        随即魏无羡敲打键盘,翻出一溜约会好地点,都是密密麻麻的步骤和攻略,不得不感叹他用心良苦。其实仔细一看,都是以前他和蓝忘机约会的地。


        以下是贺公子的摘录。


        第一站,粉红爱心鲜奶茶,特殊注意,这个阶段不可勉强,如果人家不愿意可以直接转移到第二站。(三岁 os:那个地挺好)


        第二站,商场,特殊注意,必须说一不二!!要让人家觉得你是特别乖巧听话的哈士奇!!


        第三站,电影院,特殊注意,尽量看鬼片,既然是攻,就要担当起安慰受的责任!!


        第四站,游乐场,特殊注意,过山车要并排双座。旋转木马你要做骑士,你对象去坐马车。大摆锤也是双座,过山车不强求拉手,但大摆锤跳楼机一定把人家的手拉紧了。


       第五站,云深不知处饭店,特殊注意,那里进门处有一个机关,当时候你站在左边,对方站在右边,底下的踏板会突然倾斜,对方会向你靠拢,一定要双手搂住他!大好机会不可错失!


       第六站,214电玩城,特殊注意,那里是情侣电玩,一般左边都要比右边的难一些,到时候你们现在右边,当你屡屡获胜而对方失败时,他会自然而然的产生崇拜感。


       第七站,小吃街,特殊注意,一切食物尽量买一份!这是重点,拿红笔圈起来,借口是买的少吃的多,这样你就可以和对方共吃一份小吃了!恋爱值蹭蹭上涨有没有?但是极其警告,饮料,汤面之类的就算了,不要硬往上套。


      第八站,雨师街密室逃脱,特殊注意,这时候玩恐怖的已经过时了,很容易让对方察觉你完全按照攻略的蹩脚状态,所以,转而去玩高难度的。少年展现你智慧的时刻到了!


        感谢贺玄同学提供的部分方案,下面来看花城同学的……


        罢了看不清。


        攻略二:说出合适的话


         魏无羡火速翻过了几个网页,最终停留在一个花里胡哨的网页上。


       “各位looklook,只要把上面的话都记下来,运用到生活上,就没有你们追不下来的对象!”


        魏无羡拍了拍胸脯,“这些东西都是我和蓝湛亲身实验过的,适用于各种性格各种年龄段!我敢保证,你就算用到八十老太太身上,她都会追你满大街心花怒放!”


       贺玄和花城在底下连连摆手,“老太太就不用了……你来点现实的吧。”


       “好吧,下面由羡哥哥为你限时详解。”


        魏无羡指着这第一句话。


         “看着,你们在一开始约会的时候绝不可操之过急,所以,我建议第一句话,第五句话,还有第二十八句话连着用,运用你们数学的大脑,把这几句话穿插到对话中去,保证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花城记录地认认真真,然而本子上的字不堪入目,而手机不知怎么被淘汰了。城主大人曰,总是卡。


       “如果你觉得形式不利于你,那便选用第二方案。也就是尝试用第七,第六十八,一百零九,还有九十九。”


        钟表指针默默旋转,魏无羡的身影从桌子边到趴到床上,再到坐地上。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到他们身上,硬是留下了一副高三奋斗的样子。

       笔记本的光线顺着天色调亮又调暗,手机也没电了好几回。


       两个奋不顾身追逐爱情的小弟在爱情专家的带领下,慢慢摸清了门路。


        总的就是,胆大心细脸皮厚,说东不朝西。


        待魏无羡终于关闭了这个网页,花城才后知后觉地冲贺玄道:“你就提供了一个说一不二就让我给你六折!?”


        贺玄也刚刚从知识的海洋里里脱身,劈头盖脸就是这一句话,还没完全明白,“什么六折,我和青玄还没在一起呢,他现在还以为我是他朋友。”


       于是曾经企图忽悠过血雨探花的黑水沉舟被血雨探花踹出八丈,还顺带上了一句“利息加倍”的奖励。

       攻略三:找前辈问问经验


       “蓝湛你来了?还有蓝涣先生!?来的正好,快给这两位纯情小弟提供一下恋爱经验。”魏无羡冲着刚打开宿舍门的两人笑道。


       蓝湛应了一声,默默坐到了宿舍床上。魏无羡马上凑到他身边来,依偎在他的脸上。蓝忘机顺手揽过他劲瘦的腰肢。


       蓝曦臣坐在了另一张床上,若有若无地露出左手无名指上的婚戒。


       贺玄,花城:我恨。


        蓝忘机如同琉璃眼眸神情地望了望旁边的魏无羡,随即开口:“要追寻你爱的人,首先要对他有亘古不变的真心。就算对方万劫不复,永世不能超生,你都能做到陪他。”


        魏无羡接着他的话,补充道:“我相信你们都有这种真心,但是我还是那句重点,如何让对方爱上你。”

 

       “如果对方也是真心爱你的,那么你们便可以顺顺利利的表白然后在一起。但若是他对你没有多大感觉……”蓝曦臣微笑着,“也要让他感受到你的真心,我觉得你们若是经过一阵子真心相处后,难处不是很大。”

        蓝忘机刚刚在门外多多少少听见了魏无羡为两人提供的攻略,思考了一下,道,“我认为你们可以不用非要去那些地方,说那些话。”


        魏无羡看着他纯心的蓝二哥哥,不禁笑了。

        “不过你们若是想要浪漫一些的情调,公园,画展都是可以的。我可以为你们推荐几个。”蓝曦臣掏出手机,列下几个近期举办的画展,艺术展,书画展览。


       “或者去读书喝茶。”蓝忘机补充了一句。

       花城面对这些眼花缭乱的方案,一时觉得自己希望比较大。


        于是心情超级好的把攻略誊到了手机上。

       他和贺玄在笔记本的末尾都有一句话。


       ——爱情必胜!!!


————谢怜的学习方案————


       师青玄的电脑上,百度里的方案被out掉了一个又一个。


        当初谢怜冲师青玄满面通红地表明了自己对花城的心意后,师青玄就主动充当了寻找方略的人。

       “你喜欢花城!?太妙了!我又有cp磕了。可惜贺玄那个死脑子,根本不理解我的心意,我和他估计没什么机会了。”


        谢怜安慰地笑笑:“怎么会……”


        师青玄一边掏出电脑,一边吐槽:“明明就是,你看看他,一副‘莫挨老子’的样。虽然对我挺好的……但是同人文都写到他眼皮底下了!他都不知道考虑一下我们之间有没有那种关系!!”


        谢怜:估计又是一个被爱情折磨的娃子。


        “好我们开始提正事,我找到了一个方案,你瞅瞅,”师青玄点开一个网页,是和魏无羡讲课一样的攻略,“我瞅着这个还不错,挺全面的。而且上传的这人我认识,是夷陵老祖魏无羡。相信他的爱情攻略保准保成功。”


        谢怜马上凑过来看看,便同意了这份方案。这份爱情攻略严密详细,的确是不二之选。


       谢怜琢磨着攻略,才道:“像这种几乎把所有突发意外的状况都列出来,是怎么想到的?”


       师青玄脸露失望之色,“我让你看的同人文怎么不看呢?那些几乎都是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的。像攻略上面的状况,都是他们恋爱时真是发生的。一般来说这种情侣尴尬场面时常有,挑几个重点的记记就行。”

       “原来谈恋爱如此艰难。怎么都有这么尴尬的事,像两人过于默契同时说一句话要一个东西就算了,但是动不动像意外一样抱一块是什么意思啊?这可能吗?”谢怜细细读着攻略,深感爱情的不可思议。


        “这你就不懂了吧,他不是列出来了吗?如果你不小心抱了他一下,对方对应的动作可以多多少少显示出对方的心意。”


       比如,他要是猛的把你推开呀,这说明他对你比较紧张,有不可告人的心思。要是他客客气气地扶你一下,那就是对你比较陌生。要是他像一个兄弟一样笑话你搂你肩……


       兄dei打消心思吧,他就是个钢铁直男。


夷陵老祖:


以我亲身经历来说,如果我不小心抱住了我兄弟三毒圣手,那么,他一定会立马一拳帮我站直。但要是亲爱的含光君不小心被我揩了油,绝对会是一种触电的形式。


基本上就可以确定含光君对夷陵老祖有不可告人的心思~


       “好像……还挺有道理的。”谢怜思考了一下,突然抱住了师青玄。


        “啊……诶诶诶,老谢老谢,你干嘛!?你不怕你家花城打死我啊!?我心有所属是贺公子啊喂!”师青玄猛的推开他,躲到了一边。


       谢怜突然懵了,指指师青玄,又指指自己:“你把我推开了,这不科学啊,难道你喜欢我?”


        师青玄感觉自己头顶有一只乌鸦飞过。


        “魏无羡说的不是这个意思。他的意思是,当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时,跟他在一起总有多多少少的不自然。然而如果是兄弟就不会有这种情况,明白了吗?纯情谢怜?”


        “纯情青玄?你在贺玄面前自然吗?”


         突然,两人的手机都显示了特关消息。


三郎:哥哥在嘛?


三郎:在嘛在嘛?


谢怜:在的


三郎:回头一起吃个饭,玩一圈可好?


谢怜:好的。


       两人看完消息,对视一眼。


       “上天赐予我们的机会啊!!”


       

        师青玄立刻打开城市游玩方案,迅速为谢怜拟定了一份计划。


        ①地点:电影院。影片:爱情片,天官赐福。主要目的:寻找僻静的地方,二人度过这美好时光。适用语录:五十六,十七,八十四。


        ②地点:214电玩城。主要目的:快乐玩耍增加二人之间的默契。适用语录:一百三十一,八十七,四十九。


       ③地点:云深不知处饭店。主要目的:品尝美食,了解对方喜好。适用语录:二十五,三十,八。


       ④地点:公园。主要目的:与爱人共同珍惜彼此。适用语录:三十八,五十六。


       tip:不要太张扬自己的感情,重点观察对方心意。以上篇目不固定,怎么开心怎么来。


       “那你呢?”谢怜仔细观察了一下计划,“你有什么计划。”


       而师青玄忙着挑选xo裙,百忙之中抽出身来:“我们两个可以去小吃街,他一定喜欢。”


       谢怜托着腮帮子,一脸羡慕:“真好啊,你们都知道对方喜欢什么。”


       然而他和花城……


       

谢怜:三郎有什么特殊喜好吗?


三郎:哥哥喜欢什么我就喜欢什么


       而谢怜呢?


        三郎喜欢什么他就喜欢什么。  (bgm:这就是爱~)


       一切准备妥当后,已经过去了好几天,当谢怜准备联系花城时,偶然看到他发的空间。


血雨探花:


今天又是追随金枝玉叶的一天


评论:


三岁:去追随你的爱情吧!我相信你小花!


初音没有之后:花哥哥的金枝玉叶长什么样?允许我认个情敌!


血雨探花回复初音没有之后:貌美又贤良,可爱又温柔,长得好看得紧。


我不知道叫什么:花哥哥果然喜欢温柔可爱型!我要改变性格


血雨探花回复我不知道叫什么:这只是我的第一印象罢了,但是我觉得不管是什么性格,只要我喜欢就行。


后宫三千回复我不知道叫什么:妹子我劝你死了这条心,血雨探花要是喜欢个什么人,你就算杀了他都不会变。不如来与你裴茗哥哥谈谈心……


我不知道叫什么回复后宫三千:大猪蹄子你滚!老娘就算单一辈子都不会来找你。


灵文爱假期:是啊……我同人文中所有对爱情执着专一的男二都是他啊,女主爱上男二,然后男二对另一人……是个新脑洞。


前程似锦回复灵文爱假期:你这么写会让人觉得女主很渣男主很菜。连自己的女人都看不住。

灵文爱假期回复前程似锦:所以我一般都不写这种文,我直接码耽美的粮。


前程似锦:腐女从不认输!


       谢怜那股酸意迟迟下不去。


       花城喜欢别人了……


        师青玄猛的关了他的手机,  抓着谢怜的肩膀摇晃:“大哥看开点,他又没说是男的女的!万一就是你呢!不可放弃啊!你准备这么多,难道要功亏一篑了吗?”


       然后冷静了一点,又说:“我跟你讲,你就跟他好好相处,到最后表白。他喜欢你就皆大欢喜,不喜欢你就滚一边去,你再重新开始。”


        谢怜有些失望,“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你见过初恋成功的有几个?啊?放平心态,红线在你手里,对面爱是谁是谁,听到没有?好,然后你再发一个类似的酸他。”


 

仙乐:


明人不说暗话,我想追求我一位故人。


评论:


风师娘娘:干的漂亮,就要这样,怎么样,爽不爽?

仙乐回复风师娘娘:会有效果吗?


血雨探花:哥哥那位故人是谁?我认识吗?要我撮合一下吗?


       花城打这句话时基本上是咬牙切齿。


       谢怜和师青玄对着这几个评论,安静了些时候。


       “花城这人到底酸没酸啊?我看不出来啊,”师青玄有些崩溃,“一般人会鼓励你加油,喜欢你的人会问他个家底仔细,撮合你们两个的我还是第一次见。”


       谢怜按了按眉心,“算了,我自己来吧。”


       花城面色阴沉的很。按照魏无羡提供的攻略,只要看看那个人的评论就知道他的心意,但谢怜没有评论是几个意思?喜欢还是不喜欢?


       还有谢怜那位故人到底是谁?他俩相处了不到半年,不能算故人吧?


       实际上……


        “老谢老谢,你这个‘朋友’两字不行,范围太小了。‘同学’更不行了,删了删了。”


         谢怜面对着那个称呼,纠结的不行,“那我用什么?”


        “就这个‘故人’吧,你们很长时间没见了,可以算作故人了。”


       “其实也就十天没见……”


        “度日如年懂不懂?这就是爱情的煎熬,听我的,保准酸他。”

       

       

           


溺水待拯救的鱼

花怜【车】

为什么车车发了外链都被锁了

好生气😡

链接丢评论了,再翻我就无语了

🔥🔥🔥🔥

为什么车车发了外链都被锁了

好生气😡

链接丢评论了,再翻我就无语了

🔥🔥🔥🔥

HY赭衣
无名花x黑怜 /我真好磕黑怜啊...

无名花x黑怜

/我真好磕黑怜啊!!!(*^ワ^*)可惜画不好他1551

无名花x黑怜

/我真好磕黑怜啊!!!(*^ワ^*)可惜画不好他1551

麒麟郡主

怜怜生贺的河图,是和花花在拍自拍的照片哦(为什么我总是赶不上时间发河图呢(TωT)),最后附带一个小漫画,其实照片是风师娘娘在远处偷拍的哦,小猫耳也是娘娘加上去的


怜怜生贺的河图,是和花花在拍自拍的照片哦(为什么我总是赶不上时间发河图呢(TωT)),最后附带一个小漫画,其实照片是风师娘娘在远处偷拍的哦,小猫耳也是娘娘加上去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