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花城

28.6万浏览    14829参与
原来是大悦啊.🌸
还是去年暑假刚刚自学上色画的这...

还是去年暑假刚刚自学上色画的
这个光影不堪入目还是发上来做个纪念罢。

还是去年暑假刚刚自学上色画的
这个光影不堪入目还是发上来做个纪念罢。

汐夜sama

【渣反.阅读体】顾是依旧(十一)

考完试辽!


——————


顾是依旧(拾壹)


〖……

那卖艺人却跑了起来,大声道:“不回来!我说不干这事就不干这事……”不一会儿,他便跑得没影了。那些围住太子庙的怪人大概是知晓他已经是同类,并未阻拦。谢怜喊了好几声,终于看不见他的身影了。台下众人都道:“完蛋了,他跑了!”〗


谢怜笑了,是释然的笑。

“有一个人就够了。”只要一个人就好。


天官众人思绪万千,他们没有想到,竟然真的会有人拒绝生存,而走向死亡。


〖女声概括——〗


〖想到这里,谢怜忍不住脱口道:“救……”然而,这一声“救命”还没喊出口,那冷冰冰的黑剑便再一次刺入了他的体内。谢怜霎时瞪大了眼。那锋利无比...

考完试辽!




——————




顾是依旧(拾壹)











〖……

那卖艺人却跑了起来,大声道:“不回来!我说不干这事就不干这事……”不一会儿,他便跑得没影了。那些围住太子庙的怪人大概是知晓他已经是同类,并未阻拦。谢怜喊了好几声,终于看不见他的身影了。台下众人都道:“完蛋了,他跑了!”〗











谢怜笑了,是释然的笑。

“有一个人就够了。”只要一个人就好。







天官众人思绪万千,他们没有想到,竟然真的会有人拒绝生存,而走向死亡。








〖女声概括——〗


〖想到这里,谢怜忍不住脱口道:“救……”然而,这一声“救命”还没喊出口,那冷冰冰的黑剑便再一次刺入了他的体内。谢怜霎时瞪大了眼。那锋利无比的黑剑刺入又拔出,紧接着就换了一个人,下一剑几乎无间隙地刺入。谢怜锁在喉咙里的声息终于封不住了,长声惨叫起来。那惨叫实在太过凄厉,听得围在他四面八方的人们都胆寒不已。有人闭上眼,别过脸道:“……不要让他叫了。咱们动作快点,速战速决吧!”谢怜感觉有人堵住了他的口,按住了他的手足,还在交待:“按住别让他滚下来。还有别刺偏了,没刺到致命之处不算数的!”“一个一个排队来,不要抢!我让你们不要抢,我先来的!”“哪里是致命的位置?我怎么知道刺了算不算数?”“总之,照着心脏、喉咙、腹部这些地方捅吧!”“不确定有没有刺到致命之处就再刺一次!”“不行!你多刺了别人要在哪里下手?”一开始的犹疑、不忍,越到后来,越是荡然无存,越到后来,他们的动作就越是顺畅流利。漆黑的剑锋不断刺入又拔出,谢怜一双眼睛睁到极致,泪水滚滚落下,心底有个声音在无声地嘶吼。〗


〖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救命、救命、救命救命救命救命救命救命救命救命救命救命救命救命啊!!!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为什么死不了啊。为什么不能死啊!!!〗










声音突然尖锐起来。



原本那无声的,沉默而疯狂的嘶吼。

如今真真切切的贯穿于每一个人的耳膜中。

当事人谢怜抖了抖,但还是很快平静下来。

不一样了,我现在和过去,都有三郎啊。谢怜如是。


〖……风信怒道:“你要把那个人打死了!”〗






风信突然能出声,开口道:“……抱歉了,殿下。”

抱歉。我明明什么都不知道,还要这样指责你。




谢怜笑。

“没关系。”





〖……被注入了法力,染上过谢怜的血,还吊死了两个皇族——如果谢怜会死,那就是三个。如此一条白绫,带了如此之深的怨气和邪气,不成精怪,反倒奇怪。〗





天官中的某人不禁打了个寒战。







〖……他在这世界上,居然还会有信徒?好半晌,谢怜才终于能说出几个字了。他艰难地道:“什么,叫,没了?”白无相悠悠地道:“魂飞魄散了。”谢怜有点不能接受地道:“怎么就魂飞魄散了?!”白无相道:“因为他代替你被诅咒,你召回来的亡灵,把他吃得渣都不剩了。”“……”被他召回来的亡灵?代替他被诅咒?!〗





花城庄重的,认真的执起了谢怜的手。


道:“殿下,我永远是您最忠诚的信徒。”


永远不变。



〖……女声概括〗


〖结束。〗


空间女声道:“稍后会将第二次传送过来的人传送回原位面,以及经过与世界的交涉,允许复活人物“谢怜”其父母,祝大家玩的愉快!”



——————


下一个个人篇是整飞机菊苣还是小九的?/挠头/


不把渣反大家溜溜感觉不舒服。


顺便假期不出意外稳定五到四天一更吧。


祝大家考试顺利鸭!


默言言

截个完成度稍微能看的部分
和一个摸鱼
想看他们腻腻歪歪hshshs

截个完成度稍微能看的部分
和一个摸鱼
想看他们腻腻歪歪hshshs

江湖一枝花

「……我要疯了!」

「别疯,别疯,我已经出来啦!」


「……我要疯了!」

「别疯,别疯,我已经出来啦!」


青山有玉
加了个滤镜草稿流摸鱼鱼🐟

加了个滤镜
草稿流摸鱼鱼🐟

加了个滤镜
草稿流摸鱼鱼🐟

不出三日月不改名

天官赐福花怜【长命无绝衰】原著向甜文成亲生子

        传说,若家中供一尊鬼王与仙乐太子像,便可保家道昌盛,今时不同往日,当初没人供的破烂仙人像,如今几乎人人家里都要配着鬼王像摆一对,时不时的拜一拜,图个平安吉祥。这天,大家同寻常一样拜神时,一白一红的神像突然红光连闪三下,倒也不是神仙显灵,这是神座本人有天大的喜事的兆头,于是上至皇家宫廷,下至乡村荒野。都晓得了,这仙乐太子最近是人逢喜事神像亮了。

       谢怜本人是不知情的,笑话,他如今哪顾

得上那些,自从血雨探花重归,那是捡破烂都跟度蜜月似的你情我浓...

        传说,若家中供一尊鬼王与仙乐太子像,便可保家道昌盛,今时不同往日,当初没人供的破烂仙人像,如今几乎人人家里都要配着鬼王像摆一对,时不时的拜一拜,图个平安吉祥。这天,大家同寻常一样拜神时,一白一红的神像突然红光连闪三下,倒也不是神仙显灵,这是神座本人有天大的喜事的兆头,于是上至皇家宫廷,下至乡村荒野。都晓得了,这仙乐太子最近是人逢喜事神像亮了。

       谢怜本人是不知情的,笑话,他如今哪顾

得上那些,自从血雨探花重归,那是捡破烂都跟度蜜月似的你情我浓,堂堂一个鬼王天天跟着他挨家挨户捡破烂儿,头一两天还能接受,后来的某一天,花城走在街上看到破烂条件反射的问谢怜要不要的时候,谢怜活了八百多年的老脸头一回绷不住了,堂堂一个鬼王,挨家挨户的倒腾东西弄得又脏又臭的,看着都可怜兮兮,谢怜有种孩子跟着自己受苦了的感觉,拉着三郎回了千灯观再也没去见过破烂。

        谢怜八百多年来,都是一个勤奋的仙人,就连收破烂都是朝九晚五从不耽搁的,突然不捡垃圾没事做,清闲的头皮发麻,厄命都被他逮着磨得锃亮反光,正巧雨师凰那边大丰收送过来不少特产,于是他再次捣鼓起了他的手艺活,做饭,这次谢怜学聪明了,翻出收破烂捡到的食谱,挑了一个最简单的,一板一眼的围上围裙拉着花城一头扎进了厨房。

      “三郎切了这些食材便可,剩下的交给我就好了”

       花城任劳任怨的挽起袖子开始切菜,刀下的食材有规律的一片片堆放到一边,薄厚均匀,反观谢怜这边,锅里可怜巴巴的烧着一锅水,本来是清水的,谢怜左手拿着食谱,右手捏起一柄小勺。

       “盐巴五勺”

        唰——花城眼睁睁看着谢怜一勺挖出来小半瓶的盐巴,在勺子上堆成小山,颤颤巍巍的挪到锅边,毫不犹豫坚定无比的一把甩进去。

       “唔,盐巴貌似不太够,三郎你去仓库寻来吧,我先给汤调味吧”

       “哥哥等我”花城无奈的摇摇头,擦了把手拿着盐罐出了门,等他再回来时,原本灶台上的一锅清水已经黑不黑红不红的沸腾着,冒着诡异的青色泡泡,花城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也不带嫌弃的拿着汤勺就尝了一口

       “哥哥,味道有些重了”

       “是啊,食谱上说,火锅就是要味道重一点,煮出来的食材才会又香又入味”

      “哥哥果然聪明,做的食物又香又有卖相,颜色简洁,格外清雅,不似俗世餐食,倒像仙家的珍品玉露。”

       花城夸的脸不红心不跳,谢怜倒是被夸的怪不好意思的。抱着一锅黝黑发亮的汤放至桌子的小火炉上,一顿饭吃下来,谢怜没吃几口,剩下的食物都进了花城的肚子里

       “三郎的饭量都要赶上那黑水贺玄了”

        谢怜嘴上打趣着,还是把煮的稀烂的馒头片轻轻舀到花城的碟子里,花城随着勺子望向那仙人,谢怜白皙的脸上沾上一点莲藕碎粒,一双星目里满是自己的倒影,他捕捉着那人眼底自己的影子,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花城伸舌,轻轻吻去那粒莲藕。谢怜的脸以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自己一个八百多岁的老神仙了,吃饭还掉的到处都是,这老脸往哪里搁。

       “我先去洗碗”

       谢怜噼里啪啦的收拾起一堆餐盘就打算跑路,花城一只手就将他拽了回来,两人距离更近,谢怜站在花城的腿间,花城抬起头来,谢怜觉得这个角度的花城着实可爱,上次这个角度看到他,还是在那太子庙里,小花城小心翼翼的捧着那束花,闭眼默默祈祷的情景,他赤色的那只眼睛看到自己时的欣喜和崇敬,还有,热爱。

       谢怜轻轻抚上花城的眼罩,花城唯一的弱点之处,此处就在他的指下,花城没有丝毫的不悦,将谢怜抱着放到自己的腿上调整成舒适的位置。

       这是谢怜第一次摘下花城的眼罩,眼罩下的眼睛还是那般赤色,明艳动人,可是谢怜清楚的知道,这只是绝的自身修复,这只眼睛是看不到东西的。

      “那时候,痛吗”

      “不痛,这点都受不了,我还怎么保护哥哥”

       谢怜贴上花城的赤瞳,轻轻吻上去,虔诚无比过了半盏茶的时间,才离开。

      “上次三郎说的成亲,还做不做数”

       谢怜清亮的声音传到花城的耳朵里。

      “当然作数,哥哥”花城将谢怜搂的更紧,两人准确无误的吻在一起,缠绵悱恻,本该甜甜的吻突然咸了起来,不知是谁的泪先溢出,两人默契的闭着眼睛,这是一个单纯又深情的吻,无关其他。


江玥小朋友☆
是小花花!手残轻喷555

是小花花!手残轻喷555

是小花花!手残轻喷555

沐沐沐沐沐须肉

[花怜]少年他有一豆灯火 29

灯火阑珊篇: (01) (02) (03)

绳锯木断篇: (04) (05) (06) (07)

欲壑难填篇: (08) (09) (10) (11)

顾影自怜篇: (12)  (13) (14) (15)

肆无忌惮篇: (16) (17) (18) (19)

海枯石烂篇: (20) (21) (22) (23)

优柔寡断篇: (24)...

灯火阑珊篇: (01) (02) (03)

绳锯木断篇: (04) (05) (06) (07)

欲壑难填篇: (08) (09) (10) (11)

顾影自怜篇: (12)  (13) (14) (15)

肆无忌惮篇: (16) (17) (18) (19)

海枯石烂篇: (20) (21) (22) (23)

优柔寡断篇: (24) (25) (26) (27)

毛骨悚然篇: (28)



毛骨悚然 二

[029]

 

 

       说话间,谢怜已经彻底挣开两人,花城冲过来一把将他打横抱起塞进怀里,虽然是抱着,双手却没像往常一样搭在他肩上。

 

 

 

       “花城!”风信咬牙切齿道,“我操了!你到底要干什么!到底图他什么!你这样骗他有意思吗!!”

       “我没有!”

 

       慕情也道!“谢怜!你是要被他活吃了才知道厉害吗!”

 

       花城垂着眼不理睬那两人的质问,谢怜拍拍他手臂示意他放自己下来,花城愣了下,小心翼翼将谢怜放在门口脚凳上,然后一言不发走到屏风后面。

 

 

       慕情像是早就料到这一出,翻了个白眼:“谢怜,你若是不信,就去客用更衣室看看……算了,估计你看了也不会信,只怕你那好三郎早就给你下了蛊。”

       谢怜奇道:“什么东西?我家有小秘密我怎么会不知道?”

       “你还真以为这是你家?!”风信再也按捺不住脾气,“这他妈是花城自己的房子!小区去年才建成!怎么可能是婚房?!”

       “还有这个!”他指着屏风怒吼起来:“我说怎么越看越眼熟!这根本就是与君山新娘子的戏服外套!我说当时这小子花大价钱买它做什么!”

       “谢怜!”他抓住谢怜手腕,头发都立起来了:“趁没被标记快走吧!算我求求你!”

       “那屋里还裱这一张手绘结婚证呢他根本就是个疯子!”

 

       谢怜回头看了眼他的“丈夫”,虽然有千百个疑虑,却还是在对上他含着水光的、似哭似笑的眼睛时冷静下来,他轻轻推开风信,站起身走过去,拉着花城的手,柔声说,三郎,他们说的我都不信,你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假的吗?

 

       花城瞳孔猛地紧缩,唰地白了脸色,他慢慢松开谢怜的手,虚虚抱了他一下,理理好心爱之人鬓角碎发。

 

 

       “哥哥,什么都可以是假的,除了我爱你。”

 

       他的声音总是格外好听,像是神仙无意打翻的琉璃盏滚下玉阶,又撞在桃花树上。

       男人说完这句,等待宣判的囚徒一般垂下头,害怕又极其不甘心,眼神紧紧盯着谢怜的手指,看见他攥紧了拳,猛地闭上了眼。

       就这样吧,花城对自己说。

 

 

       他仿佛听见自己的血液在一点点凝固,心脏在濒死挣扎。

       他听见谢怜吸了吸鼻子,轻轻叹了口气。

 

 

 

 

      “三郎,你以前访谈中提到过的,‘金枝玉叶的贵人’,究竟是谁?”

       花城回答的语气里都带上浓重绝望意味:“哥哥既已心知肚明,又何必再问?”

       谢怜点点头:“果然是这样。”

 

 

       “风信,慕情,虽然不知道以前发生过什么,但是谢谢你们。”谢怜背对着二人,下了逐客令。

       “我操了谢怜你……?”

 

       他看着谢怜负了手,认认真真盯着花城泛红的眼圈看了好久,一言不发紧紧抱住了他。

 

  

       “我信他。”

       他想起每天清晨千哄万哄的叫起,每个夜晚仔细掖好的被角,每次受伤后的红花油,和每个雨天倾斜过来的雨伞。

 

       你是漫长黑夜后的第一朵花开。

 

 

 

 

 

 

 

       花城忽然感觉到有人紧紧抱住了自己。

       他动了动嘴唇,却发不出声音,努力好几次,才哑声唤了句哥哥。谢怜踮脚亲了下他发白的嘴唇,贴在他耳边轻笑起来。

       这便已经足够。

 

 

 

       风信慕情深知这是劝不回去了,匆忙寻了个借口离开,花城听见关门声线,猛地睁开眼,像是刚从噩梦中惊醒那样,急促喘息。

 

       “瞧瞧这汗出的,”谢怜抹了把他冷汗涔涔的额头,踮脚摸摸他发旋,“摸摸毛吓不着哦。”

 

       “……哥哥。”

       “嗯,我在呢。”

       “哥哥。”

       “好啦,乖乖的。”

       “哥哥。”

 

       花城没完没了叫着哥哥,谢怜实在受不住他这般磨人,干脆捂住他的嘴,眨眨眼刚要说话,私用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他赶紧亲了口花城,跑去接电话。

 

       电话那头的人居然是君吾。

       谢联之前跟他提过《独行八百年》缺人手的事,没想到君吾真的留意了,替他物色了不少人选,别的不说,连公关大拿灵文工作室的都请了来,跟他说晚上有饭局,大家来认识认识。

       “对了,我听说你最近跟一位小朋友走得很近,一起带来?”

       谢怜面皮腾地红了,疯狂点了一会儿头才想起对面看不见,于是小小嗯了一声,君吾道害羞什么,长大了总是要经历这一步,谢怜支支吾吾说您别取笑我,君吾哈哈大笑,确认了时间地点,又聊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哥哥?”见谢怜放下手机后就蹲在地上当蘑菇,花城不免有些奇怪,走过去拉拉他手臂,谢蘑菇干脆坐在地上,蹬腿说我今晚要绑架你。

       花城点头道:“给你绑,但是哥哥,你快发情了,最好少喝点酒。”

 

       他说着,抬手摸了下谢怜颈侧的咬痕,这道印子是方才换衣服时他将人压在床上咬出来的,花城想了想这几十分钟发生的,整个人都有点恍惚。

 

 

       失而复得的感觉太过让人发狂,特别是谢怜熟稔地躺在他身下,偏过头任由自己从耳垂啃咬至腺体,花城品尝着那香甜的玫瑰味,头越来越晕,最后干脆压在谢怜身上不肯起来。

       他躺在谢怜腿上,摸出手机发了条消息,然后扔开手机,一翻身搂住谢怜的腰,哼哼唧唧说哥哥,我真的好喜欢你。

       谢怜低下头亲亲他鼻尖,又用手指点了点,薅了他一根头发,跟自己的系在一起。

 

 

 

       君吾做东,邀请南宫杰带团队公关最近有关谢怜的黑料,饭局就是正常的饭局,大家喝酒的喝酒吨奶的吨奶,你来我往互相吹捧吹捧,到最后一式两份签合同握手,就算结缔神秘魔法契约。

 

       饭局临结束前,谢怜习惯性去洗手间洗手,转出门时,看见君吾叼着一根烟等在门口。

       他赶紧在口袋里摸了几把,挠挠鼻尖:“不好意思,我没带打火机。”

       君吾咬着烟摇摇头:“小朋友管的也太严了,喏。”

       谢怜接过抛来的打火机,给君吾点上,然后又从他的烟盒里敲出闻了闻,一根给自己点上。

 

       他认识花城后基本就没怎么抽过烟,乍一吸入,竟很丢脸地呛咳起来。君吾喝了点酒,对着亲眼看着长大的孩子,也就格外像个父亲,他拍拍谢怜肩膀道别紧张,有我在,他不敢说你什么。

       谢怜心说我抽过烟之后三郎可喜欢抱着我闻味了怎么可能会说我,面上依然恭恭敬敬——他对前东家一向是信赖尊敬的——磕了下烟灰,感慨道好久没抽过卷烟,不太习惯。

 

       “原生的才有意思!”君吾哈哈大笑:“那些个乱七八糟的有什么劲儿,要我说,还不如亲手拆了,让他变成自己最喜欢的样子呢!”

       谢怜不置可否,一根烟很快抽完,谢怜买了两罐果汁,拉开拉环递过去:“先生,您这么帮我,我可还不清人情了。”

       “还什么,”君吾挥挥手,接过饮料灌了两口,“你也还不清啊,哈哈。”

       谢怜跟着他笑起来,刚要开口,发现君吾忽然变了表情。

 

 

       “谢大少爷,其实我今天找你来,是有别的事。”

       “您请讲?”

       “我最近查到些有关你父母的事情,你什么时间有空?”他翻出手机打开日历,“下周三上午可以么?直接去仙京对面的咖啡馆,还记得地方吧?”

       谢怜点点头,暗暗攥紧了拳。

 

 

 

       两人多少都喝了酒,引玉过来接人的时候,谢怜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

       这Omega本来是个防备心极重的,然而心爱之人收在身边,任谁都会情不自禁放松,这一放松,结果就是当着君吾的面睡成一滩软泥。

 

       花城背着他告别南宫杰和君吾,谢怜被扰了好梦,不满地嘟囔,君吾跟在后面低低笑,对南宫杰说这件事你也看着公关一下,南宫杰点头道您想要什么样,天降还是拉郎?

       花城听见后面的小动静,不满地皱起眉,心说我们这叫天生一对。

 

 

 

       送别那两人,上了车,花城干脆将谢怜横抱在腿上,脱下外衣裹住,轻轻拍哄着哼歌。

       引玉还没见过老板这副柔水模样,总忍不住瞥后视镜,花城完全没注意到,一心盯着爱人酣甜睡脸,连下车都舍不得叫醒他。

 

 

       谢怜最近一段时间实在是太忙,甚至瘦得有些脱相,从侧面看就是薄薄一片,花城背着他都能感觉到肋骨硌上后背,皱着眉想怎么才能给他补回来。

 

 

 

       香樟味和柔软的玫瑰气味一道揉在夜风里,花城深深吸了口气,刚要掂掂谢怜,忽然听见刺耳的倒车声响。

 

       引玉朝他们奔过来。

 

 

       “老板!五分钟前‘有关人士’爆出谢怜复吸,还带了图片,谢导炸号了!”

 

       花城瞬间冷了脸,飞快道小声点别吵他,凑过去一看——

 

 

       照片上,谢怜捏着一只白色细卷筒凑在鼻子底下,眯着眼,显得格外迫不及待。

       那背景,分明就是他们刚刚聚会的酒店走廊。


tbc

落南尘°

【天官赐福】哥哥,成亲吧(4)

谢怜也不知道嘟囔着什么,又从花城怀里挣脱出来,拿着花城的手摇了一回,迷迷糊糊的意思好像是这样运气就从花城那里跑过来了。

  花城哭笑不得,这样的谢怜简直太可爱了。任着谢怜把手心的骰子拿出来。红着脸的谢怜像孩子一样,开心的拿起两枚六,在原地转起了圈圈。


  孩子时期的谢怜总是天真的。“哈哈哈哈哈哈哈,三郎你看,我赢了,你得喝酒 ”谢怜拍打着花城,178的他才刚刚到达花城的胸口,一仰脸,便可以直勾勾的对上花城的眼。


  花城只能微微错开脸,长年清冷的脸终于微微泛红,隐藏在头发后的耳朵更是红的要命。


  花城伸手快速的拿起一瓶酒,仰头畅饮。修...

谢怜也不知道嘟囔着什么,又从花城怀里挣脱出来,拿着花城的手摇了一回,迷迷糊糊的意思好像是这样运气就从花城那里跑过来了。

  花城哭笑不得,这样的谢怜简直太可爱了。任着谢怜把手心的骰子拿出来。红着脸的谢怜像孩子一样,开心的拿起两枚六,在原地转起了圈圈。


  孩子时期的谢怜总是天真的。“哈哈哈哈哈哈哈,三郎你看,我赢了,你得喝酒 ”谢怜拍打着花城,178的他才刚刚到达花城的胸口,一仰脸,便可以直勾勾的对上花城的眼。


  花城只能微微错开脸,长年清冷的脸终于微微泛红,隐藏在头发后的耳朵更是红的要命。


  花城伸手快速的拿起一瓶酒,仰头畅饮。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花城略微把眼前合上,如浓墨般的眼睛拒人于眼帘之外,眼底有着淡淡的微红,显得妖冶几分。此时这双漂亮的眸子却害羞得不得了,仿佛风吹草动都会惊动他。


  呼出几口气来,花城看着眼前朝思暮想了八百年多年的人,一把紧紧抱住,像是要把谢怜揉进骨子里,血肉里,怕他跑掉,怕他再一次离开。谢怜略微有些不解,“山囊?(三郎?)”


  谢怜不解挣扎起来,花城才急忙忙的松开了手,“哥哥,对不起!”谢怜却理都没有理他,转身向殿外跑去,花城却以为谢怜赌气,一脸错愕的看着谢怜跑走。当他走下楼梯到院子里时,殿外的空地被暴力的挖了一个坑,谢怜拿着从院子里砍下来的竹竿一脸不知所措的站在旁边,花城无视院子的惨状,径直走到谢怜身边,眉毛微微挑起,没有想到醉酒的哥哥这么可爱,失算失算。


  “哥哥,在找什么?”

  “我想种一棵桃花树,酿桃花酿。”

——————

  躺在树下,可以从树枝的空隙中可以看到点点星辰,似乎唾手可得。微微抬手,手心的桃花略微有些痒。伸手在身边一抓,一抓一大把的桃花。树枝漫上了高檐,有些不稳的枝杈便被挑落下来,积堆在一起,形成一个小小的花堆。花城把桃花树移到了大殿的悬崖边,一些花瓣落到了悬崖下,若躺着在树边,转身就是万丈深渊。


  虽说花城为鬼王,上天入地何人不怕,但迫于某种情况,上天庭的神官们也只能无可奈何的让他在上天庭胡闹。至于黑水沉舟,神官本应该更是惧之如虎,可不知为何,谢怜在开会之时竟见各位无害怕之情。


   不管在那里被叫来喝的烂醉如泥的几人,醉到简直回到三岁儿童的谢怜拉着也醉的一塌糊涂的花城往回走去。在两座大殿的中间连着一座白玉的长桥,月光打在两人身上,真真是年少轻狂的一副少年面貌,把谢怜的菱角变得更加柔和,使花城也添上几分温柔,谢怜反过身来拉着花城,泛红的脸颊看着花城,绽放了一个几乎八百年来,最开心,最真心的笑容。


  在那百箭穿心,国破家亡,被凌辱进烂泥里的谢怜,终于笑了。


  原本他再也不能释怀的笑出来,再也不能开怀大笑,可他笑起来真的很好看,那应该是花城所能描绘出最美的画卷。


  花城也终于由衷的开怀大笑,两个人真的就像小孩子一样边笑边走。


  谢怜却在门口停了下来,傻乎乎的扑向花城,那估计是他想说了很久的话,

  “三郎,我运气很不好,那是因为,我最大的幸运,就是遇到了你。”


_____

  “那三郎怕不是忘了,你昨天还输给我了一局。”谢怜记起昨晚所有的事之后,笑眯眯的看着花城。


  花城被看的心虚的一批,表明还是笑盈盈看着谢怜,“嗯,哥哥想知道什么?某神官的丑闻?上天庭的秘密?鬼市的问题?”


  谢怜却是沉默了许久,

“三郎,你的右眼。”


  花城抓住那只纤纤玉手,声音略微低了些,“哥哥,脏。”


  “三郎。”

  “脏。”

  “三郎。”

  “脏。”

  “好吧,那我问……”


  叩叩的敲门声急促的响起,如催命符一般,“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有大事!”


  谢怜眉目一紧,迅速的把衣服整理好,小心挂好戒指,去开了门,是昨晚睡死在桃花树下的风信。他见了谢怜出了口大气,“殿下,你还记得四天前我们在议事厅谈论的那个来自夷陵方向的类似‘绝’的波动吧,今天今天夷陵方向出现大批鬼怪和活尸,境界基本和青灯夜游差不多!!”


  倒吸一口凉气。

  一个大麻烦。


  “为什么时候得知的?谁传过来的?”谢怜微微皱眉。花城已经无论到在后面玩头发了。


  “刚才,愫怜,议事厅推荐你当帝君的新神官。”


 

——————


倩兮.

越人

*这次cp是花怜*


#ooc是日常的​ 很常见


#设定:谢怜还是为太子 fafa变成船夫


改编自民曲《越人歌》​,很美,本是讲一船夫爱慕王子而对王子唱之曲。


——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

正文開始.​​


​谢怜最近心事重重,他的老师说他课又不听还不如去玩,然后他真去了。还准备出远门。


​王后担心的急,问谢怜:“皇儿,哪里不舒服啊?还是不开心?告诉母后啊。”


“没事的母后,我就是想出去散散心,玩几天。我只要带南风和慕情去,不要在给我安排下人了。”​谢怜抚摸着王后的手,轻轻的说。随后他就叫上了南风和慕情,让他们背上已准备多时...

*这次cp是花怜*


#ooc是日常的​ 很常见


#设定:谢怜还是为太子 fafa变成船夫


改编自民曲《越人歌》​,很美,本是讲一船夫爱慕王子而对王子唱之曲。



——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

正文開始.​​



​谢怜最近心事重重,他的老师说他课又不听还不如去玩,然后他真去了。还准备出远门。




​王后担心的急,问谢怜:“皇儿,哪里不舒服啊?还是不开心?告诉母后啊。”




“没事的母后,我就是想出去散散心,玩几天。我只要带南风和慕情去,不要在给我安排下人了。”​谢怜抚摸着王后的手,轻轻的说。随后他就叫上了南风和慕情,让他们背上已准备多时的行李,出发了。




走出了宫殿,走到湖边,他看到了昔日在殿中看不到的风景:湖边杨柳在微风的拂拭中轻轻飘扬,上面停着一只杜鹃。​湖水清澈得像一面镜子,因为轻风而微微水波荡漾。清醒的空气吸入肺腑,使他心中的心事一下就没了,感觉堵在心口的石头凭空消散,舒服了许多。




“南风,快去看看有没有小船,我们坐到星汉城去。”​谢怜转头,对南风说。南风点了点头,沿湖去找了。




“慕情,你也去吧?”​谢怜又问慕情。慕情摇了摇头,惜字如金:“提东西。”




“好吧。”​




不一会儿,南风那边传来声音:“太子殿下!有船啦!快来!”​




谢怜和慕情立刻跑了过去,​发现那儿停着一艘小船,船夫是一个肤色雪白、一身血红的俊美男子。




“太子陛下,请。”​船夫不敢抬头去看谢怜,只是低头为他拉起船帘。谢怜笑了,说:“你不用害怕,也不要叫我太子陛下,叫我谢怜就行了。你长得挺好看的,为什么当船夫呢?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我们交个朋友吧。”说完就把手递向船夫。




船夫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慢慢伸出了手,握住谢怜的手:“在下花城。”​




“别在下在下的,分什么尊卑?好啦好啦,到星汉城,走吧。”​




花城点了点头,划船去了。




坐在里边的风信慕情呆不住了。风信在里面问谢怜:“太子殿下!怎么还不进来?”​




“来啦——”​




谢怜和风信慕情​在里面说说笑笑(按慕情的性格应该没参与),而花城在外面划着船,心里回忆着刚刚发生的事。




夜幕悄悄降临​,花城依然在划船。谢怜好像才意识到外

面还有个人,他倒了杯上品茶,走了出去:“花城,别划船了,喝杯茶吧。”花城赶紧放下船桨,端着还热乎的茶,咕咚咕咚喝下去了。




“花城,这湖是全国最大的湖,星汉城也是离首都最远的城,也是辛苦你了。”​谢怜微笑着看着花城。花城摇摇头,正又准备拿起船桨,就被谢怜接过:“别划了,进来休息吧。”




当南风慕情看见太子身后跟着一个船夫时,都惊呆了:“太子,你这是......”​




“哎呀大家一起聊天啦,有什么问题吗。”​谢怜拉着花城的手坐了下来,而花城则看上去很紧张。



谢怜又给花城到了杯茶,推到他面前。然后问他:“你会干什么啊?会唱歌吗?”




花城顿了顿,点了点头:“会。”​




“那你唱一首给我们听听吧。”​




“......嗯。”​




船帘里传出一阵歌声,悠扬缠绵,委婉动听,飘荡在大湖之上。花城唱的不是仙乐语,而是越语。​




谢怜曾在师父​逼迫下学会了越语,可一直没用上。这次,谢怜听呆了,一半是因为花城歌声之动听,还有一半是因为歌词。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


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花城唱完后,望着谢怜,眼中尽是期待与失落。谢怜好像看懂了他的眼神,期待是希望自己听了会开心,失望是因为花城以为自己听不懂他​唱的歌词,不明白他的心意。




谢怜笑了,其实他对眼前之人也有意思。他对花城说:“我学过越语,我懂。”​




花城的眼睛亮了一下,然后立刻黯淡下来。




“不要失望,谁说我否定的?”​谢怜又笑了。




(南风和慕情表示听了一脸懵??)​




花城也笑了。谢怜​抱住了他,他又顿了一下,然后慢慢把手放到谢怜背上,抱得越来越紧,脸上是满足幸福的微笑。




(懵逼二人组:卧槽这是个什么情况??怎么又抱到一起去了卧槽我眼瞎了吗??)​




然后是同床共寝​——




結束————​

可能你们看到歌词时有点懵,翻译在这里:​


​今晚是怎样的晚上啊河中漫游。


今天是什么日子啊与王子同舟。


承蒙王子看的起,不(因为我是舟子的身份而)嫌弃我,责骂我。


心绪纷乱不止啊能结识王子。


山上有树木啊树木有丫枝,心中喜欢你啊你却不知此事。​


风樯
谁家的小鬼王??谢道长家的小花...

谁家的小鬼王??
谢道长家的小花啊!!!
^V^

谁家的小鬼王??
谢道长家的小花啊!!!
^V^

阿优

【天官赐福】如果天官变成游戏……


假装自己拥有这个游戏(•̀ω•́)✧

撸了一套表情,自己玩的不亦乐乎

还有眨眼动画,可惜这里不支持动图发不了。


其实这是曲绘啦,把曲绘画的跟游戏一样我也是服了我自己了~但我喜欢哈哈哈~*:゚*。⋆ฺ(*´◡`)

【天官赐福】如果天官变成游戏……


假装自己拥有这个游戏(•̀ω•́)✧

撸了一套表情,自己玩的不亦乐乎

还有眨眼动画,可惜这里不支持动图发不了。


其实这是曲绘啦,把曲绘画的跟游戏一样我也是服了我自己了~但我喜欢哈哈哈~*:゚*。⋆ฺ(*´◡`)

如火熹焰

他只是不会死,那不代表他不会痛啊😭😭😭

他只是不会死,那不代表他不会痛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