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花楸星

95浏览    7参与
狼羽

二图预警
Last  Past
最近压力贼大,被诸多事务推挤着往前走,完全属于自己的时间近乎奢侈,遂挤点时间画个同人放松一下
近段时间在翻译短篇外传《褐皮的族群》,感受颇深
一位对族群尽诚尽忠的老武士,历经剧变却从未动摇自己的忠诚,最后却成为了众矢之的
而那些排斥她的是谁呢?是动荡中的叛徒,是剧变里的懦夫,是在族群危亡之际却离开的逃离者。是她曾经保护和教导的后辈。是她的血亲,是她唯一剩下的儿子
真讽刺,这是名副其实的影族,他们都是黑暗的阴影,对这个族群仅剩的荣誉,对这个族群里仅存的光明进行指责和排斥
而为了这个族群,她失去了什么?一双儿女,和在最艰难的变故中与她彼此依靠的伴侣。如掌下枯草,他们的...

二图预警
Last  Past
最近压力贼大,被诸多事务推挤着往前走,完全属于自己的时间近乎奢侈,遂挤点时间画个同人放松一下
近段时间在翻译短篇外传《褐皮的族群》,感受颇深
一位对族群尽诚尽忠的老武士,历经剧变却从未动摇自己的忠诚,最后却成为了众矢之的
而那些排斥她的是谁呢?是动荡中的叛徒,是剧变里的懦夫,是在族群危亡之际却离开的逃离者。是她曾经保护和教导的后辈。是她的血亲,是她唯一剩下的儿子
真讽刺,这是名副其实的影族,他们都是黑暗的阴影,对这个族群仅剩的荣誉,对这个族群里仅存的光明进行指责和排斥
而为了这个族群,她失去了什么?一双儿女,和在最艰难的变故中与她彼此依靠的伴侣。如掌下枯草,他们的生命都已经坠落
褐皮回忆花楸掌还在的时候,回忆焰尾,曙皮和虎星都还是幼崽的时候
但不管是她还是读者都清楚,那些回忆都已@经和现实毫无对应了
无论外传结局如何,如今的影族都配不上她

与冰

关于九命的讨论

沙雕小段子,ooc

无剧情,无背景,没有生死之别星族黑森林之别,只是一群族长凑在一起漫无目的地谈天说地。

欺负影族使我快乐(不。



“说起来,”一星慢条斯理地说道,“我死了啊。”


空气出现了短暂的凝滞。并不是对于死亡的回避——在这里死亡并不是需要避讳的话题。但是这样废话一般的对于众所周知的事实的陈述,实在让人不知道他想说什么。


“呃,确实如此……”火星擦去一滴冷汗,还是决定给老朋友一个面子,“不用担心,兔星会照顾好风族的,你在星族会过的很快乐。”


“不,我不是想说这个。”一星抬眼,“我是在想,自从我死后,族长就彻底换到第三轮了啊。”


众猫一愣,接着还存有...

沙雕小段子,ooc

无剧情,无背景,没有生死之别星族黑森林之别,只是一群族长凑在一起漫无目的地谈天说地。

欺负影族使我快乐(不。




“说起来,”一星慢条斯理地说道,“我死了啊。”


空气出现了短暂的凝滞。并不是对于死亡的回避——在这里死亡并不是需要避讳的话题。但是这样废话一般的对于众所周知的事实的陈述,实在让人不知道他想说什么。


“呃,确实如此……”火星擦去一滴冷汗,还是决定给老朋友一个面子,“不用担心,兔星会照顾好风族的,你在星族会过的很快乐。”


“不,我不是想说这个。”一星抬眼,“我是在想,自从我死后,族长就彻底换到第三轮了啊。”


众猫一愣,接着还存有首部曲记忆的那一部分纷纷开始回忆起来。


“的确如此。”作为第一位出场的族长,蓝星首先得出了结论,“首部曲开篇时,四族的族长还分别是我、钩星、高星和……”她顿了一下,来自黑森林的前前前前前影族族长冰冷地瞥了她一眼,“断星。”


“且慢。”在首部曲第一册并没有出场机会的高星插言道,“如果连断星也算上,一星所说的'换到第三轮'对影族就不适用了啊。”


“其实哪怕不算断星,影族族长也是在首部曲就换过三轮了啊。”钩星细数道,“就算从夜星开始算起,他的下一任是虎星——”看到两个虎星都出现了片刻的愣神,他改口道,“是虎掌星。在血族之战结束的时候,族长已经是黑星了,虽然还没得到名号。”


“再等一下。”亲眼见证了影族族长更迭史的雾星叫停道,“那么细细算来,到现在为止,河族分别经历了钩星、豹星和我;雷族经历了蓝星、火星和黑莓星;”她迎着母亲骄傲的目光点了点头,“风族是高星、一星和兔星,影族……”她皱了皱眉,“断星夜星虎掌星黑星花楸星虎心星。”她耸耸肩,“比其他族群要翻一倍呢。”


“也就是说,”豹星语气愉悦地说出了雾星委婉表达的意思,“影族族长的平均寿命比其他族长短一倍呢。”


“慢着!”花楸星或者说花楸掌急忙叫停:“我那时已经不是影族族长了,只有一条命,不能把我算进影族族长平均寿命里。”


夜星急忙说:“我也一样,只有一条命。”


“但是,”黑星完全没有为前副族长牺牲自己来提高影族族长平均寿命的行为表示欣赏的意思:“你是在黑莓星之后获得九条命的。而当你死的时候,他连一条命都没有失去。”


现任雷族族长耸耸肩,移开了目光。


“而且,”兔星的声音听上去有点犹豫,似乎是觉得自己的话听上去太伤人,“你们有没有考虑过,为什么总是影族出现族长失去名号和九命的事呢?”


这次空气是彻底凝固下来。火星和一星两位没有经过正规副族长仪式的九命族长对视一眼,选择保持安静。


影族现任族长终于打破了沉默:“如果只是'族长换三轮',还有一个族群不符合这个条件。”虎心星转向从刚刚就一直在安静听着的叶星:“天族。”


“你不能用这个标准衡量天族。”叶星平静地说,“直到火星来到河谷之前,新天族甚至都不存在。”她转向火星:“我想那个时候,其他族群的族长都换过一轮了吧。”


火星点头:“除了高星。”


“不过即使如此,你也真的很长寿啊。”虎心星看看她,又看看一星,“你是在一星之前当上族长的吧,但是你还活着。”


被当作测量单位的一星决定无视他:“如此看来,现在最长寿的就是叶星了吧。”他看看已死的雷族前族长,“既然你是在火星之后成为族长的。”


“我不知道。”叶星不确定地看了看雾星:“或许我成为族长的时间比较早,但我不知道我们的出生时间先后。”


“我觉得有必要弄清楚,到底是从出生时间算起,还是成为族长的时候算起。”黑莓星沉声道。他看了看火星,如果用后一种算法,他也算是用一条命活过了火星九条命了。


“我同意。”火星声援他的继任者,“按出生时间,黑星、雾星和一星都生得比我早死的比我晚——不好意思,雾星。”他短暂地顿了一下,“不过按成为族长的时间,我比你们都早。”


“如果按照出生时间,”蓝星拍拍火星的肩膀,“一同训练成为武士的你们四个里,九条命的你是死得最早的。”


火星无所谓地耸耸肩:“我觉得我已经活了足够长的时间。”他的绿眼睛里闪着奇异的光,缓缓地转动视线:“不过,真正受领了九条命,却死得最早的可不是我……”


众人跟随着他的视线。最终,所有的视线都定格在了自从这个话题开始就一言不发的虎掌星身上。

狼羽
往日的族长四肢伸展地躺在荨麻的...

往日的族长四肢伸展地躺在荨麻的尸体近旁。他还活着,但他的血液却从喉咙上一道深深的伤口中持续涌出。他眼神涣散,当他竭力想呼吸时,胸腔猛地起伏着。
褐皮从紫罗兰光身边冲过,猛扑到她垂死的伴侣身边。“花楸掌……噢,花楸掌,”她低语道,“别离开我!”
……
“再见了,褐皮。”花楸掌喵道。他呼出最后一口气,身体瘫软下去。他合上了双眼。从他喉咙里淌出的血流慢了下来,最后停滞了。
“不要……”褐皮将口鼻埋进他的肩膀,“花楸掌,你有九条命。你一定要回来。”
一时之间,紫罗兰光观望着,几乎不敢呼吸。星族会不会拒绝收回他的九命呢?她问自己,他会不会其实一直都是花楸星?
但一个又一个心跳过去,花楸掌仍一动不动,紫罗兰光...

往日的族长四肢伸展地躺在荨麻的尸体近旁。他还活着,但他的血液却从喉咙上一道深深的伤口中持续涌出。他眼神涣散,当他竭力想呼吸时,胸腔猛地起伏着。
褐皮从紫罗兰光身边冲过,猛扑到她垂死的伴侣身边。“花楸掌……噢,花楸掌,”她低语道,“别离开我!”
……
“再见了,褐皮。”花楸掌喵道。他呼出最后一口气,身体瘫软下去。他合上了双眼。从他喉咙里淌出的血流慢了下来,最后停滞了。
“不要……”褐皮将口鼻埋进他的肩膀,“花楸掌,你有九条命。你一定要回来。”
一时之间,紫罗兰光观望着,几乎不敢呼吸。星族会不会拒绝收回他的九命呢?她问自己,他会不会其实一直都是花楸星?
但一个又一个心跳过去,花楸掌仍一动不动,紫罗兰光这才意识到这缕期待不过泡影而已。曾经的族长是真的死去了。
————————————————————
太久没画画了有点憋不住瘾,也算是手绘和马克笔练习。
常年控制不住线条,马克笔也没怎么用过。都是旧物市集买的,颜色有限,凑合用用
不说连性别都没定下来的前期,花楸掌成为花楸星以后我是很喜欢这个角色的。
一位温和而富有责任感的族长。如果是在安定的时日里,他能够成为一位广受赞扬的首领,可奈何他碰上了动荡,而且还是来自于族群内部的暴乱。于是他的温和与宽恕被young and naive的学徒们理解为懦弱。不得不说,在他放弃族长地位以后,他真的像个被打垮了的懦夫一样。影族的覆灭是他的软肋,他把所有的错误都揽到自己头上,于是不管这事随便被谁提起,他都立刻现出垂头丧气安于受罚的模样,实是令人扼腕。
褐皮就没啥好说了,我爱极了这类坚定而勇敢的雌性角色,mua

一羽

【校园论坛体/花褐】818数学组和历史组那对闪瞎狗眼的cp

坑没填完,但这篇一发完所以不算新坑!【理直气壮】
*是沙雕文,设定和之前那个校园pa不一样,大概是全员老师
*主花褐,内含官配和少量黑云
*真的特别ooc

新森林校内论坛-学生版
【挂人】班主任和历史老师天天秀恩爱
1L【楼主】
如题,我15级影班的,忍那一对很久了【杀气腾腾地磨刀】
2L
这么杀气腾腾有辱校风……哦影班啊,溜了溜了,社会你影惹不起
3L
哈哈哈哈15级,花褐带出来的能活到今天确实不容易,意思意思心疼一下
4L
说得好像14级被黑云带出来的就容易了←_←MD死gay天天发狗粮,老大还贼凶,有苦不能言系列
5L
说得好像哪个班容易一样……
橡蓝了解一下,黑松了解一下,高杰了解一下
我不得不说火沙一白之类的在学

坑没填完,但这篇一发完所以不算新坑!【理直气壮】
*是沙雕文,设定和之前那个校园pa不一样,大概是全员老师
*主花褐,内含官配和少量黑云
*真的特别ooc

新森林校内论坛-学生版
【挂人】班主任和历史老师天天秀恩爱
1L【楼主】
如题,我15级影班的,忍那一对很久了【杀气腾腾地磨刀】
2L
这么杀气腾腾有辱校风……哦影班啊,溜了溜了,社会你影惹不起
3L
哈哈哈哈15级,花褐带出来的能活到今天确实不容易,意思意思心疼一下
4L
说得好像14级被黑云带出来的就容易了←_←MD死gay天天发狗粮,老大还贼凶,有苦不能言系列
5L
说得好像哪个班容易一样……
橡蓝了解一下,黑松了解一下,高杰了解一下
我不得不说火沙一白之类的在学生面前真是很克制,不像某些狗粮艺术大师,心里没有一点校规【新森林校规.jpg】
6L
12级学姐强行正楼。
我在初中部的时候褐皮姐姐在带雷班呀,是什么时候被影班勾搭上的qwq
而且记得那会儿花楸看她特别不顺眼,我们班还帮褐姐整过他【蜜汁骄傲脸】
7L
大概知道当时的事。
你们班是不是花楸futa设定的起源【手动滑稽】
8L
噫嘻嘻嘻不全是!futa梗是小松鼠讲的,我们只是顺口传播!
9L【楼主】
哈哈哈哈真的好过分!花楸他不就是长得比较好看吗!也不是很像女生啊!【大声抗议】
说到futa梗我们班有张照片,本来是影班内部绝密资料的,给你们悄悄看一眼【】
三分钟后我删楼
11L
信息量太大,我先舔舔
12L
……校园传说居然是真的
花楸原来真的穿过女装啊,,,,他居然还给你们看了,,,,,,
13L
班主任女装福利耶,羡慕,想去影班qwq
话说这是多久的事,好奇
14L【楼主】
是去年的校园文化节
其实没什么好羡慕的,你们听我讲就知道了
【心情复杂.jpg】【不愿面对.jpg】
15L
【给大佬递冰阔落.jpg】
16L【楼主】
说来话长,我们从故事的开始讲起
刚升初二的时候,我们原历史老师黄毛被调到高中部了,褐皮小姐姐就从雷班接手我们影班。
我们班主任是花楸星嘛,众所周知跟褐皮各种看不顺眼,再加上文理相生相克……总之第一个月全班充斥着火药味
17L
插个楼,这里和楼主是同班
那段时间真的可怕,褐皮每节课花楸都坐后边旁听,拿个小本本疯狂记,年级周会时就各种挑刺
所以我一直好奇他俩怎么看对眼的,太可怕了,吓得我历史课都不敢睡觉
18L【楼主】
我在想没准就是小本本记出来的情缘【冷漠脸】
反正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花楸的小本子就从褐褐的黑料变成了闪光点,然后变成了情诗【我靠这货还挺传统的,情诗都是什么尬梗了喂】
不要问我怎么知道的,我是他科代表,吃狗粮的第一线【手动再见】
还有楼上你居然历史课睡觉,勇士啊
19L
插楼致歉
但是15级影班的数学科代表,楼主你身份可能暴露了,不怕被千里追杀吗
20L【楼主】
不怕。我毕业了,不直升,去黑森林,没人能追杀我
21L【楼主】
好了接着讲
……算了,没什么好讲的,就是个傲慢与偏见的套路。反正初二下期的某一天他们在一起了
从此影班过上了暗无天日的生活
22L【楼主】
你们不是想知道女装照片是怎么来的吗。
520当天校园文化节,花楸女装跟褐皮求婚。
褐皮姐姐答应了。
我嘴里现在都有狗粮味,而且眼睛疼,好像要瞎【汪汪汪】
你问我花楸为什么女装我也不知道,说不定他们小情侣性/趣/爱/好比较奇特【手动再见】
23L
班主任是个女装大佬怎么办,在线等,急
24L
这个事情其实我知道一点,是幕后有神助攻。
不过根本原因是花楸的确是个女装大佬,不用怀疑了【躺】
25L
24L把情报留下!!
26L
我们风班情报很多的【托腮】
知道吗,一星er和你们花楸是大学同学【眯眼笑】
27L【楼主】
知道,其实我还吃过他俩的拉郎cp.后来官方一白花褐太甜我就叛变了【瘫】
我一度以为nili一星是基佬,毕竟他懂的太多,不像直男。
甚至怀疑你风同人文有一半是他写的。
28L
你影的女装大佬难道像直男吗【白眼】
正楼正楼,是什么原理我不知道,但女装这个主意绝对是我一出的……啊原理大概是褐皮姐姐萌点奇怪而且心贼软,你花楸女装扮楚楚可怜的小可爱【呕】是很有一套的
就是瞎了围观群众的狗眼hhhhhh
29L【楼主】
为什么楼上这么幸灾乐祸←_←
我再讲个段子吧。去年感恩节活动都去了吧,里面有个环节是褐皮姐姐配音的。花楸本来坐在后排无精打采地看节目,一听到褐皮的声音,瞬间容光焕发。
30L
对对对那次我也看到了!还是那种蜜汁少女的双手托下巴的姿势,浑身冒粉红色泡泡的那种,一股恋爱的酸臭味。
9块钱我出,你们快走!
31L【楼主】
我从手机里翻了几张图,自己感受。
【花褐雨天打同一把伞.jpg】【褐皮帮花楸阅卷.jpg】【花楸给褐皮带奶茶.jpg】【花楸站班门口等褐皮下课.jpg】【新年活动花褐在银杏树上挂许愿牌.jpg】
32L
哇哦,祝99【捂住嘴里的狗粮】
33L
楼主偷拍技术很好耶
34L
偏题系列,有人怀疑过花褐的攻受问题吗【手动滑稽】
褐花大旗摇起来!
35L
这个,不是新森林十大未解之谜吗
我站褐花【手动滑稽】
36L【楼主】
一个令人窒息的问题,我竟然不知道该怎么站cp?
想起初三的时候我们特别皮,花楸完全管不住。期末教师评定里有一部分是学生打分嘛,我们班聚众给花楸打零分,把他最终评定拖得特别惨……然后褐姐姐冲进教室把我们骂了一顿。
太可怕了,我第一次见褐姐发火,她平时对我们很温柔的。
从此以后我们再也不敢跟花楸正面刚。
而且褐姐英雄救美的传奇深深烙印在每个人心中,褐花党就此崛起【bushi】
37L
花褐不是百合吗,百合分什么攻受,互攻互攻【苍蝇搓手.jpg】
38L
出现了!高级黑!
39L
是粉似黑!!
40L
哎我想吐槽这事的。你楸对你们不够好吗,你们作天作地不都是他帮你们压下来的,不然你影违纪通知都收了几箱了。
结果你们初三跟磕了枪药似的怼他?
41L【楼主】
又来了,我影背锅,还不行吗【超凶】
初三上期我们不是稳居年级倒一吗,大家有点暴躁。花楸天天不务正业还管得特宽,是有人看她不爽emmm
……都是黑历史不要再提了!我们跟花楸关系可好了!不要挑拨离间!
42L
*她?
你暴露了真相【手动滑稽】
43L【楼主】
手癌……你们什么时候放过futa/性转/女装梗哦,无力吐槽。
有本事去出个本啊,天天在论坛上bb算什么【手动滑稽】
44L
看前半句我还以为楼主是个正经人,结果后半句?【邓摇.gif】
要本子,去找风河的太太们啊——【意味深长的笑】
45L
不敢,你风你河净是些BE大手,上次那个黑松刀子我还记忆犹新呢,那么甜的一对你们都发刀!是魔鬼吗!
46L
甜饼诚可贵刀子价更高x
话说暑假了,好久没见到花褐了,居然有点怀念狗粮和墨镜
我大概是个抖m【】
47L【楼主】
……不要怀念,见到会后悔的
48L
?发生了什么?_?
49L
不会是碰到了吧,这么巧?
50L【楼主】
我现在在新森林门口
你们知道的我校对面有个奶茶店,是几个老师组队开的,算是给校内留的福利。
我从门口过的时候看到花褐都在里边,本着师生一场不容易的想法我喊了声老师好
然后花楸就很热情地招呼我进店喝一杯,笑容非常老狐狸可惜我没拍到
我不敢不答应就去了
那货给我推荐了最贵的一个,我会买吗,我当然不买!我怎么会任由奸商坑钱!
……我买了。
花楸扭头得意扬扬地(你得意毛线)跟褐皮说,你看我帮店里拉的客
我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这么傻逼!拉你妹的客!
但是褐皮很宠溺地笑了一下,然后他俩就不可描述了【好吧只是亲了一下但是我不想讲】
我自觉不能再待了,于是我拎着超贵的奶茶和成吨狗粮溜了
现在在烈日下连着学校的辣鸡WiFi给你们写段子,凄凄惨惨戚戚
好了还有哪个人想吃狗粮吗:)
51L
……从手速和字里行间读到了楼主的绝望,感同身受,举起火把
52L
举起火把+1
53L
没,没人想吃狗粮了,告辞

-FIN-

发现写沙雕文比较顺手,可能因为是亲身经历_(:_」∠)_是真的会被闪瞎狗眼的,汪汪汪_(:_」∠)_

一羽

【翻译】River of Fire/烈火焚河 第十七章

摸鱼翻译,RoF真好看(嚼刀子)
前方高能预警。

  紫罗兰光穿过香薇通道进入天族营地,两只老鼠在她下颚间晃荡。花楸掌和麦吉弗跟在她身后,都携带着他们自己的猎物。捕猎很顺利。

  营地里几乎是空荡荡的:这天轮到天族去帮助河族,在大火后修复他们的营地。紫罗兰光看到的唯一一只猫是蓍草叶,她正蜷缩着身子,睡在离育婴室不远的一块日光照耀的岩石上。

  这看上去有点奇怪,紫罗兰光轻步穿过营地,将她的猎物放到猎物堆上时想着。片刻之后,她意识到这是为什么了。

  蓍草叶的幼崽在哪里?

  不安在紫罗兰光的肚子里搅动。她将头探进育婴室,去检查幼崽们是否待在里面。微云和雪鸟都和她们自己的幼崽睡在一起,挤...

摸鱼翻译,RoF真好看(嚼刀子)
前方高能预警。

  紫罗兰光穿过香薇通道进入天族营地,两只老鼠在她下颚间晃荡。花楸掌和麦吉弗跟在她身后,都携带着他们自己的猎物。捕猎很顺利。

  营地里几乎是空荡荡的:这天轮到天族去帮助河族,在大火后修复他们的营地。紫罗兰光看到的唯一一只猫是蓍草叶,她正蜷缩着身子,睡在离育婴室不远的一块日光照耀的岩石上。

  这看上去有点奇怪,紫罗兰光轻步穿过营地,将她的猎物放到猎物堆上时想着。片刻之后,她意识到这是为什么了。

  蓍草叶的幼崽在哪里?

  不安在紫罗兰光的肚子里搅动。她将头探进育婴室,去检查幼崽们是否待在里面。微云和雪鸟都和她们自己的幼崽睡在一起,挤成凌乱的毛绒绒的一团。但这里没有小跳和小亚麻的踪迹。

  紫罗兰光再次退出巢穴扫视四周,但她仍然没有在任何地方看到幼崽。哦,星族,千万别让他们走失了!

  紫罗兰光迅速地大步跨过营地,她跃过小溪,跳上蓍草叶睡觉的那块石头,在姜黄色母猫的身体一侧猛戳了一下。

  “蓍草叶——”

  紫罗兰光突然停顿了。蓍草叶旁边的岩石上放着一只吃了一半的老鼠。被撕开的肉里,微小的黑色斑点清晰可见。

  罂粟籽!紫罗兰光抑制住恐惧的颤抖。她曾尝试过用罂粟籽给暗尾和他的同胞下药,但她没意识到的是滑须看着她做了这一切。紫罗兰光的失误险些害死了她自己。

  而松针尾就是因此死去的……

  有好几个心跳的时间,紫罗兰光僵硬地站着,紧盯着那些种子。谁能把下过药的猎物带给蓍草叶呢?滑须常常和她待在一起,但现在那只黄色母猫不见踪影。她是不是从紫罗兰光那次失败的尝试中得到了灵感?紫罗兰光记起曾看到滑须溜出营地,就在风暴当天。

  她正在计划某种事情……但那是什么呢?我应该记住向叶星汇报她的情况的!

  冰冷的恐惧浸透了紫罗兰光,她再次戳了戳蓍草叶,直到母猫抬起头来,用蒙眬的眼睛注视着她。“有什么问题吗?”她问,声音含糊不清。

  “蓍草叶,你的孩子在哪里?”紫罗兰光急切地要求她回答。

  蓍草叶坐起来环视四周。她的眼睛突然惊恐地睁大了,似乎摆脱了最糟的那部分药效。

  “我的孩子!”她恐慌地叫道,“我的孩子去哪儿了?”她霍地站起来,踉跄着急转过身,想要找出幼崽们的确切位置。“小跳!小亚麻!”

  “蓍草叶,听着!”紫罗兰光喵道,“滑须之前是不是在这儿?”

  “是的,我们在一起看幼崽们玩耍。”蓍草叶看上去很困惑。

  “而且她给你带了这只老鼠?”

  蓍草叶点头。“你是说滑须带走了我的孩子吗?”她问道,“她绝不会这么做的。她是我朋友。”

  “你确定?”紫罗兰光质疑道,“还记得滑须对暗尾是多么忠诚么?她是不是有可能还在和剩下的同胞一起工作,准备向影族复仇?”

  我从来就不相信滑须,她帮着淹死了松针尾。这么久以来,她一直在对我们撒谎吗?

  蓍草叶茫然地盯着她,直到她彻底理解了这个恐怖的猜想。“星族啊!”她哭喊道,“滑须带走了我的孩子!她把他们带到哪里去了?”

  “我不知道,但我们会查清楚的。”紫罗兰光冷峻地说。她扫视四周,注意到花楸掌和麦吉弗正在新鲜猎物堆边分享一只松鼠,于是她摆动尾巴,示意他们过来。

  “怎么了?”花楸掌问道,“为什么蓍草叶看上去这么沮丧?”

  紫罗兰光解释了蓍草叶被罂粟籽迷晕,而滑须和幼崽一起失踪了的过程。“我们必须找到他们。”她最后总结说。

  “我们会的,”花楸掌喵道,“我们去追踪他们的气味踪迹。”

  他带头走出营地,紫罗兰光和麦吉弗紧跟在他身后。蓍草叶也来了,尽管她的步伐仍然不大稳当,但她决意要坚持,直到她的孩子重新回到安全之地。

  紫罗兰光第一个嗅出滑须的气味踪迹,是通往旧影族营地的方向。幼崽们的气味也在那里。

  “这证明她带走了他们,”他们开始追踪气味时花楸掌喵道,“她肯定给他们讲了某种故事,好骗他们跟她走。”

  “他们都迫不及待地想到森林里去,”蓍草叶回复说,“如果滑须提议说出去,他们会以为这没问题。星族啊,”她继续道,“我希望她没有伤害他们!”

  “她目前还没有。”紫罗兰光安慰她,“这儿根本没有恐惧的气味。”也没有血迹,或者瘫软的小尸体。她对自己补充道。为什么我们要相信滑须呢?她曾是暗尾的同胞中最坏的猫之一!我早就该知道了!

  一段时间后通往影族的踪迹突然转向,向路奇和泽尔达居住的两脚兽巢穴延伸去了。

  他们不可能去那边,紫罗兰光想,他们不会想和两脚兽惹麻烦的,而且不管怎么说,那对幼崽来说太远了。

  一直追踪着气味踪迹的麦吉弗突然停了下来。“我闻到其他猫的气味了!”他宣布说。

  紫罗兰光跳到他旁边,嗅着他新发现的气味踪迹。“你说对了,”她喵呜道,“这里有两只……不,三只猫。其中两只我都认不出来,但第三只……噢,花楸掌,那是褐皮!”

  “什么?”花楸掌急忙挤到他们中间,眼中充满了担忧和困惑。“你说得对。”他喃喃道,开始追踪这条新踪迹,他的鼻子紧贴着森林地面。

  这条踪迹在几只狐狸身长远的地方加入了滑须的。从那儿开始,所有猫都汇集到一起了。

  “褐皮!”蓍草叶唾道,“她一直不想让我们回到族群。”

  “不,”花楸掌嘶声说,“我不相信。不管她怎么看待你和滑须,她永远不会伤害幼崽。”

  “我确信她不会,”紫罗兰光表示赞同,“褐皮是一位值得敬佩的武士。她绝不会做任何违背武士守则的事。”所以她在这做什么?

  紫罗兰光很希望阿树能和他们一起来,但他和叶星去河族了,以免两个族群间产生任何纠纷。他一定知道现在该做什么,她难过地想。

  “你们知道么,”他们沿着气味走出好几只狐狸身长远后,花楸掌继续说道,“我觉得我应该认得这两只猫的气味。但我还不敢肯定。”

  “他们不会是暗尾手下的泼皮猫吧,是吗?”麦吉弗问,“我听说他们没被全部杀死。”

  紫罗兰光再次深吸一口气,然后摇了摇头。“不是他们。不然我会认出来的。”她回答时声音颤抖了一下,回想起她和暗尾,以及他的同胞们度过的那段可怕的时光。

  她注意到空气中混杂着强烈的鲜血味道,并且希望那不是幼崽的。这是猫的血,而不是猎物的,她想,也许那些陌生猫打了一架。又或许是褐皮……

  她的沉思在花楸掌突然停下时中断了。“现在我知道了!”他惊呼道。

  “知道了什么?”蓍草叶问他。

  “我知道我们要去哪儿了。这是通往旧影族领地的两脚兽巢穴的路。而且我认出了那些气味。它们来自那两只吃鸦食的宠物猫!”

  麦吉弗看上去迷惑不解:“滑须要把幼崽带给两脚兽?”

  蓍草叶发出一声尖利的哀嚎,花楸掌为此用尾巴在她嘴上猛扇了一下。

  “安静点,鼠脑子!”他嘶鸣道,“你想让他们发现我们吗?”

  “哦,我确信你们不会的,”一个愉快的声音从头顶某处传来,“那真是个糟糕的主意。”

  紫罗兰光抬起头,看见一只巨大的黑白相间的公猫,正撑开四肢坐在松树最低的树枝上。他的一只耳朵被撕裂了,鼻子上有一道新鲜的抓痕,充满力量的爪子深深刺入树皮。

  “那是只宠物猫?”她喘着气说。

  “你妈妈没给你讲过我们的故事吗?”大公猫发出刺耳的声音,那种愉快的口吻突然消失了,“表现得规矩点,不然凶残的大宠物猫就会把你抓走?”

  “雅克!我们过去曾和雅克,以及他的朋友苏珊发生过争执。”花楸掌告诉紫罗兰光,“但我以为你来到森林的时候,暗尾已经够我们操心了。”

  ”我的孩子在你那里吗?“蓍草叶颤抖地问道,“哦,求你把他们还给我!”

  “不,我没有抓走你的小猫,跳蚤脑子。”公猫冷笑道,“但我知道他们在哪儿。你要我带你去看吗?”

  “哦,求你了!”蓍草叶乞求道。

  “好吧。”黑白相间的公猫在树枝上抬起爪子,伸了个长长的懒腰,“但是,只要有一只爪子抓在我身上,你就再也见不到你的幼崽了。”他从树枝上跳下来,落地时在花楸掌身侧轻轻撞了一下。紫罗兰光因他身上陌生的气味皱起鼻子。

  “这边走。”公猫喵道,摆动尾巴指出方向。

  紫罗兰光和其他几只族群猫跟着他,在荆棘茂密的树丛中沿着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前行,穿过一排蕨类植物。一个被粗糙的石墙包围着的两脚兽巢穴从灌木丛的缝隙中显露出来,她记得在巡逻的时候经过了几次。

  但是大公猫并没有去那个地方。他转过身去,领着族群猫们往下走,直到他来到了一个金雀花丛掩映下的岩洞里。水从岩石的缝隙中缓缓滴落,在洞穴底部形成了一个小水池。

  水池旁边,褐皮正蹲坐在另外两只猫中间。其中一只是一只浅棕色的虎斑猫,紫罗兰光从未见过她,她猜想这一定是可怕的苏珊。第二只猫则太熟悉了:渡鸦,暗尾同胞中的黑色母猫,暗尾和滑须试图在湖里淹死松针尾时,她把紫罗兰光拉回去。

  在水池的另一边,紫罗兰光看到了滑须和荨麻——另一只暗尾的泼皮猫,曾经是蓍草叶的伴侣。两只小幼崽在他们旁边挤成一团,用惊恐而瞪大的眼睛抬头望着他。

  “我的孩子!”蓍草叶喘息着。

  “蓍草叶!“小亚麻哭喊道,跳起来想跑到她跟前,但荨麻的爪子只是漫不经心地一挥就把他打倒在地。

  蓍草叶发出一声尖叫,跳到洞穴底部,把颤抖的幼崽们聚拢在她身边。紫罗兰光绷紧肌肉,准备好要爆发一场战斗,但荨麻只是轻蔑地瞥了她一眼。

  “这是我的孩子。”他告诉蓍草叶,“他们和我在一起。”

  蓍草叶瞪着他。紫罗兰光纳闷怎么会有母猫能忍受和可憎的荨麻成为伴侣,更别说和他生下幼崽了。

  那只黑白相间的宠物猫信步走下岩洞,和他的同巢猫坐在一起。而花楸掌和其余的巡逻队成员仍然留在山坡顶上。

  “褐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花楸掌问道。

  “我倒希望我知道呢,”褐皮咆哮着,她的绿眼睛狂怒地眯成一条窄缝,“当叶星和其他猫去河族的时候,滑须问我是否想和她一起去捕猎。但当我们走进森林时,她消失了,然后这两个蜜蜂脑袋跳到我身上。”她冲宠物猫们轻弹了一下尾巴,“至少我给他们留了点东西来做纪念。”

  紫罗兰光已经注意到了黑白公猫鼻子上的新鲜抓痕。现在她看到那只虎斑猫身体一侧掉了几绺皮毛,褐皮的一边肩膀上有一道滴落的血痕正在干涸。

  感谢星族!紫罗兰光想。褐皮是被囚禁了,而不是叛徒!

  “我明白了。”花楸掌的声音中第一次有了咆哮的意味,“然后,我猜,滑须再次回到营地去带走幼崽。非常利落。但我仍然看不出你想对褐皮做什么。”

  “哦,她对你来说很特别,花楸掌,”滑须站起来面对她的前任族长,带着胜利的眼神看着他,“你曾是影族的一位软弱的族长。我在痛苦中长大,很多我在乎的猫都因你没能解决暗尾而死。”

  花楸掌低下头。“完全真实,”他承认,“但我已经为此付出了代价。”

  “还不够!”滑须的声音很残忍,“现在我将要开始我的复仇,因为我将夺走你最爱的东西——褐皮!”

  花楸掌突然僵硬了,将弯曲的爪子插进森林地面上的枯叶。“或许你带走了她,但你不可能占有她。”他咆哮着说。

  “不——我不会占有她。我会杀掉她。”滑须喵道,“而你将眼睁睁地看着。”

  “我倒是乐意看你试试!”褐皮朝她唾道。

  “哦,我会做的远远不止尝试,”滑须向她保证,“因为只要任何猫抽一下胡须,幼崽们就见不到下一次日出了。”

  “不!”蓍草叶哀号道。

  她努力将幼崽们拢得更近些,但荨麻把她推开,站在那两只颤抖的小家伙上方,将其他任何猫挡开。

  “他要杀死自己的孩子?”麦吉弗咕哝着说,他的声音里充满了恐惧和怀疑,“我知道暗尾的泼皮猫很邪恶,但这甚至比我想象的还要糟糕。”

  有一瞬间荨麻沉默地站着,然后紫罗兰光看见他慢慢地把头转向花楸掌。

  “有一件事你可以做,”他告诉前任族长,眼中闪烁着嘲弄,“我们接受用你的生命来换取褐皮的生命……即使我们知道你太软弱,不能为她牺牲自己。”

  花楸掌迅速而坚定地站了起来。紫罗兰光屏住了呼吸,期待着他会做些或是说些什么。但花楸掌一时没有回应。

  紫罗兰光用视线扫过洞穴里的猫,想知道如果这演变成一场战斗,将会发生什么。他们在数量上和泼皮猫势均力敌,不过蓍草叶的首要职责将是保护幼崽。而他们所有的对手,甚至宠物猫,都是可怕的战士。

  如果荨麻准备杀死这些幼崽,我们该怎么办?

  紫罗兰光听到花楸掌从嘴角迅速轻声发出命令:“准备。”

  想到她的前任族长已经有了计划,她备受鼓舞。紫罗兰光紧张起来,准备好随时跃起,但她试图不给出任何外在的表现,以免可能惊动到洞里的泼皮猫。

  “非常好,”花楸掌喵道,“我会牺牲自己,荨麻。只要你放了褐皮,并且让蓍草叶带走她的幼崽。”

  “你以为我是个鼠脑子吗?”荨麻用傲慢无礼的眼神看着他,“褐皮可以走,但幼崽们是我的,蓍草叶永远不会再见到他们。”

  “荨麻,我请求你,”花楸掌开始说道,向洞穴底部走了一两步,“我知道我是个软弱的族长……我让暗尾和他的同胞毁灭了我的族群,我应该独自承受他们曾遭受的苦难。我理应接受你们要对我做的一切。”

  他的头顺从地低垂着,尾巴垂在地上。他完全是一只虚弱的、战败的猫的形象,紫罗兰光能看到荨麻和滑须眼中的轻蔑和期待。

  “带上幼崽!跑!”花楸掌的咆哮撕裂了寂静的空气。与此同时,他猛地跃起,跳到荨麻身上,把他从幼崽们身边推开。荨麻发出一声尖叫,两只猫从洞穴内翻滚而过,扭打成尖牙利爪交加的一团。滑须潜入水中,从后面袭击花楸掌。

  与此同时,蓍草叶叼住小跳的后颈,而褐皮跃过水池,抓住了小亚麻。两只母猫一起跑到山谷的另一侧,消失在灌木丛中。

  渡鸦和虎斑宠物猫快速去追赶她们,但紫罗兰光在她们面前一跃而起,麦吉弗就在她身边。

  “这一下是为了松针尾!”她嘶鸣着向渡鸦扑过去,把爪子刺入黑毛母猫的肩膀。渡鸦的爪子在她的猛击下打滑,她俩一起滑下了山坡。紫罗兰光重重落在一块突出于地面的岩石上,喘不过气来。

  渡鸦的眼睛闪着光芒,她向紫罗兰光逼近。“暗尾本该在他有机会时就杀了你的。”她咆哮着说。

  作为回答,紫罗兰光用一只前掌猛击她,感到她的爪子在渡鸦肩上深深划过。黑色母猫发出一声痛苦的尖叫,猝然向前一跳,用牙齿咬住紫罗兰光的喉咙。

  紫罗兰光将她甩开,抬起后爪击打渡鸦的腹部。当她的敌猫在地上乱扒着想要逃离时,她感到一阵胜利的快感。她正抬起爪子,准备去追赶渡鸦时,有什么东西从背后重重地击打了她,沉重的重量落在她身上,她倒地时光线都被遮住了。

  大公猫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准备受死吧,跳蚤皮毛!”紫罗兰光在他的重压下无助地扭动,嘴里塞满了毛发,无法呼吸。尖锐的疼痛贯穿了她的后半身。黑暗在她周围涌起,仿佛她正被卷入无底深渊。

  突然间,重压消失了。紫罗兰光喘着气吐出皮毛,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看到褐皮正在和黑白相间的宠物猫搏斗。

  她回来了!紫罗兰光欣慰地意识到。

  宠物猫笨重的身体和有力却毫无章法的打击和褐皮迅疾的格斗技巧是无法匹敌的。她快速冲过来,在他的口鼻和肩膀上重重地打了一下,然后在他可以反击之前就跳到攻击范围之外。几个心跳后,他转身朝附近的两脚兽巢穴逃去。

  紫罗兰光环顾四周,深深地喘着气。麦吉弗正在追赶虎斑宠物猫。渡鸦和滑须一瘸一拐地爬上山谷的另一边,消失在灌木丛中。

  “这是你最后一次背叛族群!”紫罗兰光在他们身后高喊,“别让我再看到你们!”

  在洞穴底部,荨麻死气沉沉地躺着,他的尸体一半浸在池里,一半在池外。他的血液正慢慢地扩散到水里。在他旁边……

  紫罗兰光发出了窒息的声音:“哦,不!花楸掌!”

  前任族长躺在荨麻的尸体旁边。他还活着,但血液从他喉咙上的一处伤口汩汩涌出。他眼神呆滞,正挣扎着呼吸,胸腔剧烈起伏着。

  褐皮闪电般从紫罗兰光身边掠过,伏在她垂死的伴侣身边。“花楸掌……哦,花楸掌,”她低语道,“留在我身边!”

  花楸掌对她眨了眨眼睛。“不,这是最好的结果,”他喃喃地说,“是我的错误使影族被毁灭。但别再担心了,”他安慰地补充道,伸出脚掌碰了碰褐皮的肩膀,“虎心会回来的。我在很多梦里见过他……”

  紫罗兰光并不确定她能相信这一点,她猜测褐皮也没有。

  “再见,褐皮。”花楸掌喵道。他吐出最后一口气息,身体逐渐瘫软下来。他的眼睛阖上了。从他喉咙里涌出的血流变得缓慢,随后停止了。

  “不……”褐皮的脸紧挨着他的肩膀,“花楸掌,你有九条命,你一定要回来。“

  有一段时间,紫罗兰光看着,几乎不敢呼吸。星族会拒绝让他取回自己的生命吗?她问自己。他是否有可能一直都是花楸星?

  但随着几个心跳的时间流逝,花楸掌没有动弹,紫罗兰光意识到希望是徒劳的。前任族长真的死去了。

  “来吧,”紫罗兰光轻柔地喵呜道,俯身用鼻子触碰褐皮的头顶,“我们带他回营地,为他守夜。他已经放弃了他的九条命。”她补充道,努力保持自己的声音稳定,“但他死得像一位族长。”

  麦吉弗顺着山坡往下爬,加入他们的行列,帮助他们抬起花楸掌的尸体。“你怎么想,褐皮?”他问,“你现在能领导影族吗?”

  褐皮凝视着他,好像她一时不能理解这个问题。然后她摇了摇头。“不能在这一切发生后。”她回答,“不能没有花楸掌。影族消亡了。”

一羽

大概整理了一下DN里跟阿树的召唤有关的剧情,地缚灵这个设定真的好神奇……?话说一星er是唯一一个被暗尾淹死但没有被囚禁在湖底的灵魂耶,是因为他为族群献出了九条生命,亲手终结了他带来的暗影,执念已了,由此可以安息?      见缝插针地想吹一  

我好想看焰针帮助一星找到星族的路哦!…emm虽然松针姐姐事后可能要怀疑猫生,好不容易建立的三观还要再崩一次(大概是因为一星去了星族而她去不成有点心态爆炸吧)

以及星族那个“被所有猫遗忘的灵魂会消失”的设定从来没有好好执行过←_←(按这个逻辑天族祖灵早该消失一大半...

大概整理了一下DN里跟阿树的召唤有关的剧情,地缚灵这个设定真的好神奇……?话说一星er是唯一一个被暗尾淹死但没有被囚禁在湖底的灵魂耶,是因为他为族群献出了九条生命,亲手终结了他带来的暗影,执念已了,由此可以安息?      见缝插针地想吹一  

我好想看焰针帮助一星找到星族的路哦!…emm虽然松针姐姐事后可能要怀疑猫生,好不容易建立的三观还要再崩一次(大概是因为一星去了星族而她去不成有点心态爆炸吧)

以及星族那个“被所有猫遗忘的灵魂会消失”的设定从来没有好好执行过←_←(按这个逻辑天族祖灵早该消失一大半了←_←)这里私设星族猫本身有一定寿命,寿命耗尽后才开始以记忆计算存在;而地缚灵们还不算是完整的星族猫,所以他们的存在是完全依附于活猫的记忆的,那些不被时常想起的猫就会陷入沉眠,直到他们被彻底忘记,就此消散——或者被阿树召唤。嗯虽然按这个设定就不该有Needle对紫罗兰说"I don't know where I go.I only know that when I open my eyes,I'm near him."……就假设是Needle在湖下待久了有点孤单,故意卖惨骗小紫罗兰的同情啦(○´3`)ノ其实感觉Needle她在湖底还是变了很多的……比以前更平静了(超喜欢她对赤杨说的那句"Did you miss me?",是那个有点促狭的小Needle而不是社会针姐w)

看到影族猫们和地缚灵相见还是有点迷之感动,其实他们从来没有忘记你们啊……(虽说影族现在三观崩得不像话←_←)以及私设绝大多数影族亡灵是被老花楸拉住的,看到他每夜都被逝去族猫的梦魇惊醒真的难受……(就跟TAS里他那句"We go to the Gathering"一样扎心)(说实话花楸对影族是真心的……就是他领导才能确实……不忍直视←_←)(放弃给花楸续1s)(但是花褐我还是要续的x)



我本来真的要更湖面之下的……只是我考完直升实在太筋疲力尽了改了好多遍都不满意……(所以你就是不想填坑)(划)

      我们学校,就统计六次成绩做个综合评定而已,多大点事,那么磨叽,居然二·十·三·号才出直升名单?我就盼着早点滚去高中部放飞自我啊你早点签约啊!  

狼羽
一些想法大概也是关于花楸星面对...

一些想法
大概也是关于花楸星面对影族当时那群愣头青学徒的想法猜测
花揪真惨啊

一些想法
大概也是关于花楸星面对影族当时那群愣头青学徒的想法猜测
花揪真惨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