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花谷

215浏览    12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1-12 05:22
An以薇

【花谷】楔子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啊。。。如果有人看就继续发。。。。先把楔子扔上来。。

楔子
微风拂过大片的花田,山谷中随处可见盛开的花朵散发出淡淡清香。一个身穿白色男装的女孩从花田中冒了出来。 一头墨色青丝随风飞舞,凤眸微张,嘴角微微上扬,带着一丝蛊惑的笑。
这里是花谷,神秘而又美丽的花谷。这个女孩,就是这里的谷主,君长歌。君长歌从小习毒习医,是有名的“医毒双绝”。当然,她不会随意医治别人。
这里的大陆,叫月恒,有两个国家。一个是白家,一个是叶家。叶家统治下的明国,是一个商业大国,所用商品都有最好的一种,而白家带领的恒国,则是一个武力国家,在四年前建立,短短四年时间,在月恒大陆上站稳脚。
花谷的花,分区域...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啊。。。如果有人看就继续发。。。。先把楔子扔上来。。


楔子
微风拂过大片的花田,山谷中随处可见盛开的花朵散发出淡淡清香。一个身穿白色男装的女孩从花田中冒了出来。 一头墨色青丝随风飞舞,凤眸微张,嘴角微微上扬,带着一丝蛊惑的笑。
这里是花谷,神秘而又美丽的花谷。这个女孩,就是这里的谷主,君长歌。君长歌从小习毒习医,是有名的“医毒双绝”。当然,她不会随意医治别人。
这里的大陆,叫月恒,有两个国家。一个是白家,一个是叶家。叶家统治下的明国,是一个商业大国,所用商品都有最好的一种,而白家带领的恒国,则是一个武力国家,在四年前建立,短短四年时间,在月恒大陆上站稳脚。
花谷的花,分区域开放。
君长歌望向一个方向。那里,有一片黑色的花朵,散发着死亡的气息。那是一片黑色曼陀罗。

An以薇

【花谷】#01#慕容雨


#01#
 君长歌的武功在大陆上也是数一数二的。一个跃起,飞身到那一片曼陀罗旁。看着几朵欲开的花,君长歌不禁蹙蹙眉。
 看到远处一侍卫跑了过来,君长歌迅速带上了一个银白色的面具。运用自己学过的武功,将骨骼推动一个“喉结”出现了。没有几人知道她是女的。
 “谷主,谷主…”侍卫喊到。“外面有五个人,拿着您的玉佩,‘花谷,歌’的那块,自称叫慕容雨,我们没让进。她们好像很着急,有一个人还昏倒了,说要见您。” 
 “雨儿?昏迷的人?把她们安排到烟雨阁去。”君长歌淡淡道。“是。”侍卫领命而去。
 君长歌抬头笑笑,也向烟雨阁走去。白色长袍上,竟一点土灰都未沾...


#01#
 君长歌的武功在大陆上也是数一数二的。一个跃起,飞身到那一片曼陀罗旁。看着几朵欲开的花,君长歌不禁蹙蹙眉。
 看到远处一侍卫跑了过来,君长歌迅速带上了一个银白色的面具。运用自己学过的武功,将骨骼推动一个“喉结”出现了。没有几人知道她是女的。
 “谷主,谷主…”侍卫喊到。“外面有五个人,拿着您的玉佩,‘花谷,歌’的那块,自称叫慕容雨,我们没让进。她们好像很着急,有一个人还昏倒了,说要见您。” 
 “雨儿?昏迷的人?把她们安排到烟雨阁去。”君长歌淡淡道。“是。”侍卫领命而去。
 君长歌抬头笑笑,也向烟雨阁走去。白色长袍上,竟一点土灰都未沾上。她没有注意到,身后有的黑色曼陀罗,已然开放。
 烟雨阁。
 众人将昏迷的男子置于床铺上,慕容雨在屋内不停的转圈。“君哥哥怎么还没来?”一边说,一边向外望去。“追云,你说这花谷谷主到底靠不靠谱啊?这么大架子。”一个红衣妖媚男子拍拍一旁的黑色男子。被叫做追云的黑衣男子笑道:“说不定。我又没见过。”一旁的粉衣女子打断说:“你俩疯了啊?这里不比在家,这可是花谷!再说,谷主“医毒双绝”肯定不会差…”一股强大的气场传来,使屋内醒着的四人顿感被什么东西压迫着。“如果不信我,那各位请离开。留下雨儿就好。”一个带有磁性的声音传来。“君哥哥!”慕容雨大喜,拉过带着面具的君长歌,“你别生气,他俩就这样,管不了。”“放心,我不会生你气的。”君长歌拍拍慕容雨。
 “对了,君哥哥,”慕容雨想起了床上昏迷的人,“你快帮我看看他怎么样了!他帮我挡了一剑,然后就昏迷了,流的血都是乌黑的…”说到后面,慕容雨也不愿再说下去了。
 “你先告诉我,这些都是谁?”君长歌指指慕容雨身后三人。“你别忘了,我不会随意医治的。”“啊。这家伙是南宫将军之子,南宫景。”慕容雨指指红衣妖媚男子。“他这是男人,还是女人?”君长歌淡笑道。才不承认这是报复呢。“你…”红衣男子指着君长歌怒道。不过,南宫景长得的确是那种男女通吃型。
 “君哥哥,昏迷的人是简离轩,是明国第一商贾之子,这是他妹妹,简菲烟。”慕容雨拉过粉衣女子。“烟儿,这就是谷主。”“谷主。”粉衣女子微微行礼。“嗯。” 君长歌轻轻点点头。“这是追云,简离轩的手下。”雨儿指向那个黑衣男子。“明白。”君长歌点点头,“你说他替你挡了一剑?怎么回事?” 君长歌走到床前。床上,一男子正躺在床上,俊秀的脸上此刻是痛苦的表情。
 君长歌修长的手指搭过脉搏,脸色微微变了变。“君哥哥,怎么样?”雨儿焦急的走上来。
 “离殇。杀你们的人还真下血本啊。”君长歌淡淡道。“你能解毒吗?离殇是什么?”慕容雨问道。“离殇,离别时带殇。这是恒国这是恒国贵族才有的毒,你们…”君长歌看向慕容雨。
 “君哥哥,一会儿我慢慢给你讲。你快帮我给他解毒。”慕容雨把刚刚站起来的君长歌“摁”在凳子上。“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君长歌再次站了起来,揉揉慕容雨的头。“唔。君哥哥我会不长个的。”慕容雨不高兴的嘟着嘴。
 “你说,轩如果醒着,看见这样会不会炸毛?”南宫景突然转过头问追云。“估计会吧。你别忘了当时你抱了雨儿一下,他可是两个月没理你呢。”追云耸耸肩。
 回想起轩不理他的那两个月,真是痛苦啊。
 “随风。”君长歌向外喊道。“谷主。”门外闪进一蓝衣男子。
 “去准备解离殇之毒的药材。”君长歌淡淡道。“是。谷主,”随风快速上前,小声说道,“曼陀罗花开了。”
 “黑色曼陀罗?”君长歌问道。“是。”随风答道。“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君长歌挥挥手。
 

#没想到真的有人看哎~好吧好吧,第一章丢上来~我欢脱了不要理我~#

曼殊

春。问余何适 廓而忘言

谨以此文纪念我五个月的剑侠情缘三游戏。

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问余何适,廓尔忘言。华枝春满,天心月圆。

弘一法师圆寂前留下的三十二字,原来我一直误解了。君子之交淡如水,并非我所想的关系平淡稀疏,转瞬湮没无痕。而是说,保持这份交情的纯净,像水一样不掺杂质,自然天成。无知的我带着这个消极的执念错过太多可以相交相识的君子。

你让我觉得冷冰冰的,难以接近,认识十一二年的同学曾经对我说,不轻易调笑,不谈论男女八卦,不对感情抱有憧憬,不迷恋偶像,不看言情小说,不具备同龄女子的顽皮轻佻。这些不,恰是我的价值观所推崇的。

想要成为一个淡看世事,不动声色的守护者,不为任何事物...

春。问余何适 廓而忘言

谨以此文纪念我五个月的剑侠情缘三游戏。

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问余何适,廓尔忘言。华枝春满,天心月圆。

弘一法师圆寂前留下的三十二字,原来我一直误解了。君子之交淡如水,并非我所想的关系平淡稀疏,转瞬湮没无痕。而是说,保持这份交情的纯净,像水一样不掺杂质,自然天成。无知的我带着这个消极的执念错过太多可以相交相识的君子。

你让我觉得冷冰冰的,难以接近,认识十一二年的同学曾经对我说,不轻易调笑,不谈论男女八卦,不对感情抱有憧憬,不迷恋偶像,不看言情小说,不具备同龄女子的顽皮轻佻。这些不,恰是我的价值观所推崇的。

想要成为一个淡看世事,不动声色的守护者,不为任何事物牵绊烦恼,有敏锐的洞察力,冷静的判断所有,并安然于现世。而现在的自己听到耳边有人言语急促尖锐或者大声刺耳也会变得心烦气躁,难以平静。

一人独处时固然很好,自言自语,自吟自唱,无人回应,做一切奇怪的表情和动作,打发时间。与人相对一时无话,也只好相对而坐,花力气堆砌应景的表情,扮演一个聆听和诉说的角色,组织流利合理的语言。

按约定和烈焚琴见面,在游戏中与我并辔驰疆,游乐相伴的女子,现实中亦是相交多年的朋友,我们迷江湖,迷武侠,迷诗词,迷恋一切与古代有关的玩物典故,她笔下的文字有着翻覆天地的大气华丽,隽永深长。我的手指轻轻擦滑过她的书橱,藏书快要放不下了。你在看元曲?那么厚重的书啊,她轻笑,只是挑着看。我把仙剑四的安装光盘给了她,小白的琴连简单的迷宫也走不出,那么差的方向感。我用三天通关了游戏,厉害吧。她愕然。玩剑三时,也是我在调教她,那么水那么弱的MT,经常害得我们团灭,场面惨绝人寰。我玩笑她,一个女孩子玩什么坦克职业呢?像我一样做个治疗,乐得安逸。我们的不一样,便是如此。把账号给了她,你真的不玩了。她觉得可惜。网游让人沉迷,荒废,在其中的我过于贪恋虚幻影像,输赢得失。于深夜骑马前去冰雪霜天的昆仑之巅,那里有和琼华相似的风景,我为自己截图留念,作为曾经来过这个世界的凭证。

问余何适,廓而忘言。为了看美丽风景,听丝竹笙歌,赏曼妙舞姿,游戏里才有了这个ID的存在,如今要离开,也是一刻不再多呆。下线删除游戏,利索的一气呵成。我给自己一个结局,隐居万花谷,做一个种花,采药,读书,写字,抚琴,舞蹈的平凡女子,终老其中,算是华枝春满,天心月圆。

不知道他们在七秀坊纵情欢乐时,会不会想到那个叫倾夏的女子,曾经也是一舞剑器动四方。

倾夏,一个没有姓氏的名字。仿佛无从追溯来源,诞生于五年前。用它行走在网络,觉得足够安全和贴切。只有游戏里的朋友才会这样呼唤我,倾夏,倾夏。于是也有了表象声色。

云层托不住水汽,便下了一场淋漓的雨,所嗅到的是花草泥土的暖湿气息,这样的天气出现在二月末,似乎操之过急。然后又会有冷空气南下,平衡失调的温度。不管怎么说,严冷的冬季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春。问余何适 廓而忘言春。问余何适 廓而忘言春。问余何适 廓而忘言春。问余何适 廓而忘言

卡糖糖

世上有种爱情啊,像走马观花。你是开遍天涯的花,我是左右不了方向的马。














A文韬

[一日禅丨少食少醉少病心]

少看少听眼目明,少言少论耳根静。
少思少虑绝缘虑,少执少求心态平。
少争少斗少机心,少食少醉少病心。
养生之道少为贵,少去杂心留凡心。

[一日禅丨少食少醉少病心]

少看少听眼目明,少言少论耳根静。
少思少虑绝缘虑,少执少求心态平。
少争少斗少机心,少食少醉少病心。
养生之道少为贵,少去杂心留凡心。

陶醉中国

从宝鸡沿S212向凤县方向,越过秦岭梁之后就进入秦岭花谷地带,一路上四季花开不断,休闲农庄星罗棋布,从红花铺向西30公里就是美丽的4A级景区通天河森林公园,花谷和通天河海拔在1200米至2400米,盛夏时节凉爽舒服,养眼养心。

从宝鸡沿S212向凤县方向,越过秦岭梁之后就进入秦岭花谷地带,一路上四季花开不断,休闲农庄星罗棋布,从红花铺向西30公里就是美丽的4A级景区通天河森林公园,花谷和通天河海拔在1200米至2400米,盛夏时节凉爽舒服,养眼养心。

曼殊

许我一个江湖梦。琴心。


(前情梗概,七秀坊弟子白清歌受师门所托前往青岩万花谷,被琴圣留下,陪伴左右)


雨鸾,收到了你的问候,近来可好?

你不回来自是有你的缘由,芷菁和白脂不会介意,只是绛婷与你十年未见,甚是挂念。现在的七秀坊早已不复当年的热闹,姐妹们四散分离,各有牵挂,而我不过是徒有虚名的呆在坊里,做一个冷眼的旁观者罢了。近几日江南梅雨天气,旧疾复发,多谢了药圣托人带来的药膏,年年如此,不曾延时。

雨鸾,我是想告诉你,我不再恨康雪烛了,我夜夜诅咒的那个名字,如今想来,也没有什么意义了。身败名裂,万人唾弃已经是他最坏的结局。你知道么?当年他为何要破我的一双手?那是因为他穷尽心力,为了寻找一双完美...

许我一个江湖梦。琴心。

(前情梗概,七秀坊弟子白清歌受师门所托前往青岩万花谷,被琴圣留下,陪伴左右)


雨鸾,收到了你的问候,近来可好?

你不回来自是有你的缘由,芷菁和白脂不会介意,只是绛婷与你十年未见,甚是挂念。现在的七秀坊早已不复当年的热闹,姐妹们四散分离,各有牵挂,而我不过是徒有虚名的呆在坊里,做一个冷眼的旁观者罢了。近几日江南梅雨天气,旧疾复发,多谢了药圣托人带来的药膏,年年如此,不曾延时。

雨鸾,我是想告诉你,我不再恨康雪烛了,我夜夜诅咒的那个名字,如今想来,也没有什么意义了。身败名裂,万人唾弃已经是他最坏的结局。你知道么?当年他为何要破我的一双手?那是因为他穷尽心力,为了寻找一双完美无暇的手,只为雕刻一座女子的完美人像。那人像,便是她亡妻的模样。而使得他对我谦恭有加的,居然只是我的一双手。

在他心里,只有那个女子。在他眼里,她便是一切。所以,是我自作多情,是我太过天真。

我有红酥手,徒夸好颜色。恨无知音赏,抹弦发清商。而今手废了,也好,连你这样的知己姐妹都不在身边,绛婷的箜篌为谁而弹,为谁而起?

对于你的要求,芷菁并无异议,清歌是她的爱徒,只望你能够细心调教,伴你左右,亦是她的造化。 

坊中姐妹一切安好,勿念。

                                                                         绛婷书

清歌姐姐,清歌姐姐,紫色装束的少女从花海方向奔来,身后的背篓满是各色花草。

你说你喜欢万花谷的花草,墨雅专门向花圣宇晴师叔讨要了一些,你看,这是鸢尾花,这是素馨花,这是木槿花,这是百合花,还有一些奇怪的花,反正,凡是好看的和味道好闻的,小雅都弄了一点来呢?姐姐,可是中意?

静坐于湖上荷叶的清歌收起信笺,起身,心内欢喜。妹妹有心了呢,这么多花,清歌怕是照料不过来。说着,清歌踏水临波,以足尖轻点水面,几个回转便到了岸边。她从墨雅手中接过方才摘下的新鲜花枝,香气清雅宜人,是她喜欢的。

哎呀,清歌姐姐,你们七秀的水上轻功也那么美,水榭花楹,我听师傅讲过,放眼江湖,也只有七秀的独门轻功能来去水面自如,轻盈自在。师傅却从不传授与我。

清歌笑而不语,眼前这个小自己一岁的女子,一派的天真无邪,心地纯良,而且待人热心,从小长在这样的地方,怕是也没见过世外风姿,人世险恶的。

墨雅,刚才药圣那里传话,浩气盟的朋友从枫华谷救回来一些伤兵,忙于料理,如今修意不在,药圣那里人手急缺,你对医术也算精通,过去帮忙吧。高台上的苏雨鸾发话。

人家还要看清歌姐姐跳舞的呢。十七岁的少女心有抵触,却只能从命。

清歌姐姐,等我忙完了这阵,再过来找你玩,别的不敢说,琴圣门下,商羽的称号墨雅可是坐得稳稳的呵。到时,一定好好弹一曲合佳人舞。那么,师傅,徒儿去也~~~

 

清歌。弟子在。这信中的内容可看明白了。绛婷提及的旧事你最好缄口莫提。

还有你可愿意留在这万花谷,陪雨鸾一阵子,与我消磨这时光呢?

弟子自是愿意,接受琴圣的教诲,是连菡秀姐妹们也不曾得到的殊荣。

你是在埋怨我多年不回师门么?那些弟子是否怨声载道。有这么一个挂名师傅,也算她们的不幸了。

弟子惶恐。只是好奇,为何坊中七秀,不能齐全相聚,共理事务?也好为掌门和师傅分忧解难。

苏雨鸾并未立刻作答,她走下高台,拉起清歌的手。来,仙迹岩的另一边,你看到了什么。

是瀑布,倾泻而下的水流汇聚成巨大的帐幔覆盖住石壁。整个仙迹岩大半都是水潭。你可知道,那绝壁后面别有洞天?那里住的就是东方谷主的结发妻子方碧玲。绝情谷中数十载,绝非常人可以忍受。方夫人在等,因为她还有期盼,不曾死心。

而我……苏雨鸾指向瀑布对面的平台,你看,那个作画的男子,他的画和他的人,就是我不愿归去的理由。林白轩,我的夫君。

清歌,你年纪尚小,这世间男女情爱最是难以权衡猜度,姐妹们在一起虽好,不是长久之计。我们虽然是江湖女子,有一身的武艺傍身,却也希望找到一个归宿,用以遮挡风雨,安度年岁的。住在这万花谷中七年,心也淡了,少年时也曾在勾栏瓦台里风光过,那琴瑟歌舞,美酒佳肴的日子也曾怀念梦萦。如今,风流云散。隐退遁世,是我最好的选择。

当年共我赏花人,点检如今无一半。所以,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啊。

白轩总是夸我泡的白茶清口,我这就给他送去。清歌,来去你可自便。这谷中弟子,皆是心绪散漫,为人和善的,值得相交。

至于你想见的颜修意,不巧出谷办事,那孩子,也算近来门下不可多得的人才。静心等待,自可相见。

曼殊

许我一个江湖梦。万花篇。

在长安外的秦岭之中,有一个叫青岩的地方,地处山岭之间,与世隔绝,四季如春,终年繁花似锦。当年东方宇轩在山中迷路,恍惚间误入此处,叹西部山间竟有有此仙处,于是在此经营,招纳贤士在此居隐,并命之为“万花谷”。如当年陶公所记之桃花源,万花谷的入口也是颇为迷离,所以江湖中人只是听闻,真正去过的却是寥寥。“万花晴昼海,南疆五毒潭”并称天下奇景,两地皆为奇花异草所聚之地。晴昼海乃是一片花海,而清澈的落星湖就是花海的眼睛,几舍茅屋,便是谷中居所。无论外面是何天气,万花谷中依然枝叶繁茂,万花争艳。谷中的天空也格外空明,与繁花锦簇的花海相映,凡人到此,皆惊为人间仙境。


三...


在长安外的秦岭之中,有一个叫青岩的地方,地处山岭之间,与世隔绝,四季如春,终年繁花似锦。当年东方宇轩在山中迷路,恍惚间误入此处,叹西部山间竟有有此仙处,于是在此经营,招纳贤士在此居隐,并命之为“万花谷”。如当年陶公所记之桃花源,万花谷的入口也是颇为迷离,所以江湖中人只是听闻,真正去过的却是寥寥。“万花晴昼海,南疆五毒潭”并称天下奇景,两地皆为奇花异草所聚之地。晴昼海乃是一片花海,而清澈的落星湖就是花海的眼睛,几舍茅屋,便是谷中居所。无论外面是何天气,万花谷中依然枝叶繁茂,万花争艳。谷中的天空也格外空明,与繁花锦簇的花海相映,凡人到此,皆惊为人间仙境。许我一个江湖梦。万花篇。

 


    青岩万花谷。春末夏初的五月,正是万物生长好时光。

修意师兄,修意师兄,你在哪里呀?万花谷花海,一位少女正焦急的东张西望,脸色绯红。呀,小雅在找谁呢?这么急,想情郎啦?周围的万花弟子故意捉弄他,还学她着急的样子,开始起哄。

哼,不理你们,我在找修意师兄,有急事呢?你们谁看到他啦?我师傅找他有事,他不会出谷了吧?哎呀,那可如何是好?女孩心一乱,竟是要哭出来。

你们怎么又欺负小雅啦,那个被叫做修意的少年男子出现在花海,满身尘土的狼狈样并不掩盖他俊逸儒雅的外表,一帮大老爷们,欺负一个小姑娘,知道什么叫恬不知耻么。说着,修意佯装从腰间取出六和曲笔,要不要尝尝商阳指+钟灵毓秀+兰摧玉折+玉石俱焚的滋味呀?

话还没说完,万花花海就平静下来。

一帮混小子。修意笑着转过身来,别哭啦,师兄替你出气了。怎么样,刚才的我是不是气宇非凡,玉树临风,高大威猛,那个什么什么的。

我只看到一只满身泥土的花脸猫。墨雅破涕为笑,我到处找你,你跑哪里去了?我师傅找你过去呢?耽误久了,你我怎么担待得起。

这样啊。修意重新调了调身后背篓的位置,我去花海深处采药了,师傅本来要我去宇晴师父那里取些药草,不巧前些日子药草用光,我只好亲自去采了些,这弄得浑身邋遢的,让小师妹见笑了。

我还以为你已经出谷了呢,边走边说吧。师傅怕是等久了。两人向仙迹岩走去。一路上风光旖旎,鸟语花香,当初选择万花,修意不曾有丝毫后悔,他是适合住在这样安静悠闲的地方的,潜心学医十年来已是小有成就,师傅孙思邈赐自己杏林称号,妙手仁心,同门师兄姐妹们这么描述他,而在武功方面,药圣一门下已是再无对手。

 许我一个江湖梦。万花篇。

喏,师傅在高台上抚琴,你上去吧。墨雅悄悄附在修意耳边,我在谷口等你哦,去外面玩一定要带上我呀。

这小妮子真的以为自己是去吟风赏月么?修意苦笑,还没来得及反应,墨雅便远去。

高台上抚琴的女子微微笑道,莫要见怪,这丫头向来如此,鬼灵精怪的。

拜见师叔,修意走近琴台,弯腰作揖。

琴圣苏雨鸾,画圣林白轩的妻子。约莫二十多岁,容貌清丽端庄,气质脱俗,听墨雅说,她本是七秀坊菡秀,与林白轩结为夫妻后就搬来万花谷,住在这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师傅喜欢清净呢,墨雅说,万花谷的宁静是她一生所求。

这样的女子,该是有故事的吧,修意心想,七秀坊,那不是小歌所在么?不知道那丫头是哪个秀的门人呢?十年了,她也该有墨雅那么大了吧。

修意,苏雨鸾仍旧在抚琴,却开始吩咐起来,听闻你要出谷游历,可曾想到要去什么地方?此次出行是师傅和谷主交代,修意不敢妄自做主。女子轻笑,似乎带有揶揄。你一个大活人,脚长在你身上,到时候他们可管不了你呀,不过,万花素来与七秀坊交好,你此次出谷,该去七秀坊看一看的。若去扬州,可否替我向故人问候。

在所不辞。弟子正有意前去七秀坊,探望故友。

哦,那倒凑巧,请替我向高绛婷妹妹问好,就说康雪烛那厮早已逃逸出谷,不知所踪,我很遗憾不能手刃恶贼,为她报仇,只在谷内发现些遗留之物而已。若是她不肯相见,你就转告她身边的秦采青吧,这么多年了,采青是她唯一信任的人了。

同是出身七秀坊,并在技艺上和我不相伯仲的女子,在经历了坎坷后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命运,上天真是不公平啊。

敢问琴圣,这位高姑娘和康雪烛之间有什么恩怨呢?

康雪烛么?他可是万花名士,他雕的俊俏郎君能让女子梦萦十年,他随手刻的小玩意都被工画中人奉为圣物。而正是那样一双该死的手,残忍的毁了绛婷,不仅是身体还是心!雨鸾的琴声忽然偏了音,显示她内心不再寂静,呵呵,你知道么,绛婷妹妹那双拥有箜篌绝艺的素手,就这么硬生生的被这恶人解剖了。连同她的心,也一并解剖。

啊!修意震惊,这天下怎么会有如此丧心病狂的行为,万花谷乃风雅之地,实在想不通会有康雪烛这样的败类出现。

你走吧,哦,对了,下个月是七秀孙婆婆寿辰,我身体不适不便赴宴,你也替我一并道贺吧。

是,弟子告退。修意见琴圣义愤难平,不好多问。

七秀坊,也许这辈子都不会回去了吧,那些声色犬马与自己早已无关,如今的雨鸾只想呆在这万花谷,和白轩厮守终生而已。

出谷之前,还得去向师傅请辞。孙思邈,万花谷药圣,修意十年来的授业恩师。

三星望月上,药圣交给了修意一只药膏,想必雨鸾已经把绛婷那孩子的事情告诉你了吧,哎,是我们万花对不起她,虽然我替她接好了筋骨,可是那双手再也无法复原了,每到阴雨天气旧伤便会复发,极是难受,这药膏是我亲自调配,对于散瘀止疼有奇效,请你带去七秀转赠绛婷。那孩子心气高,你千万不要说起旧事啊。

弟子遵命。

待理好行囊,天色已暗淡下来。墨雅那丫头不会等了吧,也好一个人上路也安生点。许我一个江湖梦。万花篇。许我一个江湖梦。万花篇。

 

曼殊

许我一个江湖梦。七秀篇。



前言,为帮会所写的故事原稿,以游戏背景为基础,用词简练,只求能完整表达。可以说,玩过剑网三,就不会再对任何游戏付诸热情了。

话说回神龙年间,那时江湖上还没有七秀坊这个地方,但武林中出现了一名奇女子,人称公孙大娘,大娘还有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同胞妹妹,但江湖上能分辨她俩的人没有几个。公孙氏的剑舞在当时可以说是名动天下,就连当朝皇帝唐中宗都不免在一年内连下七道圣谕招大娘入宫只为一观公孙氏剑舞,公孙二娘请旨入宫。数年后二娘出宫那天唐中宗以扬州乐坊相送。为求剑舞绝艺不至失传,她们在瘦西湖畔建立了七秀坊,将剑舞绝艺发扬光大。
  十余年后,公孙大娘和二娘没有辜负中宗的期望,她们在中年...

许我一个江湖梦。七秀篇。

前言,为帮会所写的故事原稿,以游戏背景为基础,用词简练,只求能完整表达。可以说,玩过剑网三,就不会再对任何游戏付诸热情了。

话说回神龙年间,那时江湖上还没有七秀坊这个地方,但武林中出现了一名奇女子,人称公孙大娘,大娘还有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同胞妹妹,但江湖上能分辨她俩的人没有几个。公孙氏的剑舞在当时可以说是名动天下,就连当朝皇帝唐中宗都不免在一年内连下七道圣谕招大娘入宫只为一观公孙氏剑舞,公孙二娘请旨入宫。数年后二娘出宫那天唐中宗以扬州乐坊相送。为求剑舞绝艺不至失传,她们在瘦西湖畔建立了七秀坊,将剑舞绝艺发扬光大。
  十余年后,公孙大娘和二娘没有辜负中宗的期望,她们在中年后收养的二十个孤女如今在江湖上的名气直追她们当年,人称“七秀十三钗”。她们无一不是色艺双修的绝佳女子。无论是当今的达官贵人,还是各大门派的英年才俊,都以能一睹芳泽为荣。
  七秀坊也是这时候才定名的。一时间,七秀坊成为与万花谷、长歌门齐名的大唐三大风雅之地。

风回云断雨初晴,返照湖边暖复明。——引子许我一个江湖梦。七秀篇。

烟雨江南真是一点也不假,这雨已经下了半个多月。清歌站在二十四桥上漫不经心的拨弄丝弦,从桥上看去,雨雾中的七秀坊有种迷离妖娆的美。坊内的姐妹大都懒在屋内,无心歌舞。这梅雨天气使得平日里络绎不绝的客人变的寥寥无几。

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七秀坊内的女子皆是色艺双绝,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在年轻弟子中,白清歌更是其中翘楚。

舞转回红袖,歌愁敛翠钿。满堂开照曜,分座俨婵娟。那一日,水云坊上,年仅十八的清歌献艺座前,莲足轻踏,广袖曼舒,眉目浅笑间便已颠倒众生,舞罢一曲,她便收到了诗人温庭筠赠与的这首诗。她知道,自己得到了崇高的赞誉。

你的舞柔美有余,刚劲不足。要知道七秀弟子以双剑为武器,心慈手软,怎能克敌?

清歌的剑只用来舞蹈,不杀人。她表情清冷,孤高自诩。江湖的是非曲折似乎与自己无关。

雨势微弱,清歌停下弹奏,理了理被风吹乱的云鬓,忽一踏足轻轻巧巧飞上水云坊的舞台,双剑出鞘,旋舞起来。不为取悦,只为自赏。

即使演员和观众只有自己,也要用心表演到最后。十年来,手中的曼舞剑与自己形影不离。清歌曼舞,遗世而独立。

清歌,你跳舞真好看,呵呵。

小歌,我们一起去闯荡江湖吧,我们保护你,没人敢欺负你的。

我长大后要去扬州学艺呢,听说那里的姐姐们能歌善舞,小歌一定要成为那样的人。

……

十年前,稻香村镜湖亭中,席地而坐的孩子们听李复叔叔讲起江湖上的故事,各个神往无比。

青岩万花谷。东都天策府。华山纯阳宫。扬州七秀坊。

我要做将军,上阵杀敌,当大英雄!

我要去万花谷学医,悬壶济世。

我要去纯阳宫……那里的哥哥姐姐的招式好帅哦=。=

小歌呢?跟我们去么?年长一点的修意微笑着看向小歌,眼中有些许期待。

我要去扬州,去七秀拜师呢~

扬州啊,很远的地方呢,小歌一个人要照顾好自己啊。

你们别担心啦,宣予姐姐会带我去的。

那么明天一早村口见啦,开始我们的江湖之旅,不见不散。初音,微岚,清歌,别迟到啦。

那夜明朗的月色见证了四个孩童的誓言,他们约定十年后再续前缘。

宣予,那个撑着绸伞,身姿曼妙的七秀昭系女子,现在在哪呢?许我一个江湖梦。七秀篇。

二 

快看水云坊上有人在跳舞呢?

哎呀,是清歌姐姐呢,我自从来到坊中很少看到她跳舞呢,当真是美轮美奂。

此舞只应天上有,人间哪有几回闻。

是了,是了,公孙一派的剑舞,我们都只能学的皮毛,清歌可是得到了精华的。

不知何时,天已放晴,坊中姐妹纷纷走出屋来,却被清歌的舞姿吸引过来,里里外外的围住了舞台。

何事喧哗,成何体统,管事的楚秀弟子前来,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

快来看清歌姐姐舞蹈呀。姐妹们纷纷响应,合着拍子唱起来,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

清歌并非心不在焉,沉浸在回忆里的自己分明听到有人为自己伴奏,那琴音虽轻,却能穿透雨丝传到自己的耳中,如泣如诉,暗藏深意。

那声音似乎来自忆盈楼附近。

都散去吧,雨过天晴了,姐妹们各司其职吧。清歌做了一个揖,淡淡说道,她为人低调,并不眷恋繁华,匆匆间便离开了。

那条水廊绵延,鲜有人迹。尽头处是一个飞檐小亭,弹琴的人该是在此吧。清歌好奇得走近,想要拜访琴声的主人。却没料到一靠近亭子人就被无形的气劲弹开,不得挪步半分。好生无礼,如此拒人于千里之外,清歌暗暗气恼。弹琴的是位女子,背对来人,穿着有别于坊中弟子的素色衣裙,头上挽着的流苏发钗,随着弹奏的动作轻轻颤动。琴声一直持续,那女子似乎与外界隔绝,毫无反应。

你回去吧,师傅不见外人。一位琴秀弟子出现,似乎怀着敌意。

在下白清歌,是坊内弟子,方才听闻阁下琴音真切,特来拜访。

弹琴的女子依旧不闻不问,琴音却有停顿。

你走吧,师傅是不会见你的。这么多年了,连座下琴秀弟子都不曾见过她的面目,又何况你呢?

吃了闭门羹,清歌只好离开。忆盈楼顶的叶芷菁把一切看在眼底。

七秀一派,共分七脉,绮楚琴燕昭薇菡,身为绮秀的自己自小便由坊主亲自调教,教授技艺,因此并不清楚其他弟子的师从。

晚课时分,清歌向师傅叶芷菁提出疑问,那个被称为琴秀师傅的女子是为何人?为何从未见她在坊内走动?

那是坊中的忌讳,叶芷菁颔首正色道,琴秀高绛婷,她便是坊内排行第三的七秀之一。那便是师叔了。清歌回道,为何从未听人说起呢?师叔似乎为人孤僻,不愿意别人靠近呢?

她连我们都不愿相见,那么多年了,绛婷一直固步自封,放不下的始终是放不下啊。你可知道,她在江湖上被称为琴魔,魔由心生,她以琴音为武器不知索杀了多少无辜生命……

清歌怔住,这样心狠手辣的人怎么会是七秀之一呢?

你别怕,对于坊内弟子,绛婷不会怎样,她杀的皆是负心薄幸的男子,她虽被称为魔,却和恶人谷那些恶人并无瓜葛。

绛婷,那时候可是坊内的红人呢,她先天体弱,习武不精,却在琴艺上有极高造诣,年纪轻轻,琴艺早已名动江湖,连被称为琴圣的雨鸾也自叹不如,那时,七秀名扬武林,皆是因为有这样的奇女子在。可惜,绛婷命运多舛,遇上了康雪烛那个禽兽不如的家伙……说到这里,七秀坊主不再继续,她稍稍平复,目光对上神情凝重的清歌,那已是上一代的恩怨,你们无须掺和,记住,清歌,莫要轻易相信男子的甜言蜜语,在这个江湖,我们唯一能信任的只有自己,姐妹们大多天真烂漫,步入江湖后不少被男子所误,七秀坊中,不知有多少伤心女子,别看平时她们光鲜亮丽,那些酸楚又与何人说呢?

清歌似懂非懂,却微微点头。弟子谨遵教诲,不敢违背。

那好,清歌。我命你明日动身前往青岩万花谷,拜访万花谷主并邀请菡秀苏雨娈师傅回坊参加孙婆婆的寿宴,自她嫁去万花,姐妹们甚是想念,即日起程不得延误。

弟子遵命。

望着离开弟子的背影,叶芷菁若有所思,多年前,涉世未深的绛婷满心欢喜的去了万花谷,去见那个她崇拜景仰的男子,结果却是如此令人唏嘘。而清歌这一趟出行又会遇到什么呢?

不知何时,天又开始下雨。

细雨婆娑,清歌站在忆盈楼上望向远方,雾气弥漫了视线,十年了,一入江湖深似海,修意,微澜,初音,大家都还好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