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芹沢尚

3163浏览    33参与
Lynn.D

【Free!】并 不 是 什 么 蒸 汽 波 ‖ Serizawa Nao(芹沢尚生贺)

BGM:Candy - Night Tempo


尚前辈!!欠了两周的生贺我做出来了!!!!!(十几秒你居然好意思说【】)

本来想做蒸汽波loop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就开始补帧拉速度线开始玩字幕……然后就跑偏了【dbq】

VHS真的是一旧遮百丑(是说我抠图排版丑)

虽然我不喜欢抠图但是他好好看啊qwq

最后虽然卡点发了图祝 但还是补上一句迟到的生日快乐www

【Free!】并 不 是 什 么 蒸 汽 波 ‖ Serizawa Nao(芹沢尚生贺)

BGM:Candy - Night Tempo


尚前辈!!欠了两周的生贺我做出来了!!!!!(十几秒你居然好意思说【】)

本来想做蒸汽波loop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就开始补帧拉速度线开始玩字幕……然后就跑偏了【dbq】

VHS真的是一旧遮百丑(是说我抠图排版丑)

虽然我不喜欢抠图但是他好好看啊qwq

最后虽然卡点发了图祝 但还是补上一句迟到的生日快乐www

ThEYY

官图搬运 via http://www.kyotoanimation.co.jp/shop/bd2019/free/

2019年生日主题周边企划搭配的宣传插画,可太好看了・ω・` )

按大家生日的先后放出顺序。P2-7分别是:七濑遥、叶月渚、桐岛夏也、芹沢尚、山崎宗介、橘真琴;P8是待解锁的角色。目前是真琴天使的周边预约购买中。

(图的完整版印在挂毯上,周边们也是很可爱了,霓虹当地可以去实体店买,真好_(:з」∠)_)

每个人背景都贴心搭配了不同的花,觉得注意细节的京阿尼应该有考虑花语因素。

遥是绣球花,主花语希望;


小渚看形状是粉黄淡色系的非洲菊(也有太阳花的叫法)...

官图搬运 via http://www.kyotoanimation.co.jp/shop/bd2019/free/

2019年生日主题周边企划搭配的宣传插画,可太好看了・ω・` )

按大家生日的先后放出顺序。P2-7分别是:七濑遥、叶月渚、桐岛夏也、芹沢尚、山崎宗介、橘真琴;P8是待解锁的角色。目前是真琴天使的周边预约购买中。

(图的完整版印在挂毯上,周边们也是很可爱了,霓虹当地可以去实体店买,真好_(:з」∠)_)

每个人背景都贴心搭配了不同的花,觉得注意细节的京阿尼应该有考虑花语因素。

遥是绣球花,主花语希望;


小渚看形状是粉黄淡色系的非洲菊(也有太阳花的叫法),有热情、永远快乐的含义;


夏也哥应该也是菊科植物,搜了好久结合叶子看,很像黑心金光菊。名字虽然怪怪的,不过这花有独立勇敢、不随波逐流、不畏他人目光的含义,还蛮符合夏也;


尚的看叶子比较像重瓣山茶花,但花瓣又感觉不是很像,不确定。山茶花有谦逊谦让的花语;


宗介的也好难认,多方对比想归为大丽花(虽然觉得叶子不是很像,枯了,随便吧_(:з」∠)_)不过大丽花有祝人大吉大利、一切顺利的意思,结合宗介受伤情况倒挺适合。


真琴的应该是杜鹃花。杜鹃花花语有点杂,主要代表爱的喜悦、有永远属于你的含义,是很适合表达爱意的花。(大天使果然是大天使,把爱意洒满人间(´▽`)ノ )


要是也对这花感兴趣咱可以评论区讨论讨论hhh

- 带私心的碎碎念

京阿尼私服真的天地良心,帅就完事儿了。

按生日顺序热CP们基本全拆开了,而夏尚还在一起,哥嫂组可真稳。

宗真难得连一起了,宗真党很快乐w

風月

【尚夏】Juicy

  夏季雨水将来未来之时,空气总是闷热的。这种感觉绵密而又胶着,像是一滴透明的树脂,将人紧紧地裹在里面。俱乐部外将歇的热浪中混着渐弱的蝉鸣,俱乐部内桐岛闭着眼睛仰面泡在泳池里,双腿划动,慢悠悠地在水中游来游去。

  “夏也前辈,今天你怎么会有时间来这边游泳?尚前辈不是说你这段时间都去筹办大学九月的活动了吗?”橘送走最后一个来俱乐部学习游泳的小朋友,半蹲在泳池边看着水里的人。

  “尚?我好像有一段时间没见他了……”桐岛睁开了眼睛,“嗯……学校的活动只需要我最后看着就好了,不必时时刻刻守着的。倒是真琴你,暑假没跟遥一起出去玩吗?”

  水声哗啦了几下...

  夏季雨水将来未来之时,空气总是闷热的。这种感觉绵密而又胶着,像是一滴透明的树脂,将人紧紧地裹在里面。俱乐部外将歇的热浪中混着渐弱的蝉鸣,俱乐部内桐岛闭着眼睛仰面泡在泳池里,双腿划动,慢悠悠地在水中游来游去。

  “夏也前辈,今天你怎么会有时间来这边游泳?尚前辈不是说你这段时间都去筹办大学九月的活动了吗?”橘送走最后一个来俱乐部学习游泳的小朋友,半蹲在泳池边看着水里的人。

  “尚?我好像有一段时间没见他了……”桐岛睁开了眼睛,“嗯……学校的活动只需要我最后看着就好了,不必时时刻刻守着的。倒是真琴你,暑假没跟遥一起出去玩吗?”

  水声哗啦了几下,橘递过一条干毛巾:“遥跟伯母一起出去了,暑假没有什么事情我就来帮教练教小朋友们游泳了。“

  “谢了。”桐岛出水后站在池边拿毛巾擦着脸上的水珠,几下过后把毛巾搭在脖子上又活动了一下身体。

  游了一下午水,再怎样PKH的身材也要承受不住,桐岛活动着身上的关节和肌肉,随着有些沉闷的“咔啦”声颇为酸爽地吸了口气。

  “话说尚前辈昨天只在电话里说有事来不了了,却没说是什么事,嗯……有些担心呢。”橘抱起一筐游泳板,一边一个个将板子放回架子上,一边询问身边这位跟尚前辈关系亲密的夏也前辈。

  桐岛摸了一把湿润的头发,刚想说尚是个有分寸的人不会出什么问题的,扭头却看见后辈温和的眉眼里隐隐藏着的担心。唔,真琴是不是察觉到什么了……

  “等我收拾好自己就去找他,真琴你就不用担心了。嘛,我先走了。”桐岛拍了拍后辈的肩膀,笑着抓起脖子上的毛巾去淋浴了。

  可我已经两个多星期没看见夏也前辈你和尚前辈一起出现了啊,真的没事吗?橘看着桐岛的背影,微微皱了皱眉。能让互相信任的两个人这么长时间不碰面也不联系,一定是出了严重的事情。

  忙完手上的工作,橘拿出手机给桐岛弟弟打了电话。

  “嗨,郁弥,最近还好吗?……找你有什么事情?嗯夏也前辈跟尚前辈之间的气氛不太对,我挺担心的……你知道前辈最近对什么事情比较烦恼吗?“

  ……

  桐岛是开着车来的,密封的空间在一下午的炎热里产生了一种类似皮革燃烧后的焦臭味。他打开车门开了窗通风,坐在车里抬头往外看去可以望见天际渐渐聚集而来的乌云。

  “起风了啊。”

  手指在手机上摩挲了一下,桐岛点开号码打了过去。车外的空气逐渐变得湿润,不到几分钟的功夫,密集的雨点就落了下来,溅在挡风玻璃上开出一朵朵花。

鼻尖嗅到灰尘的味道,桐岛将车窗摇了上去,眼睛注视着匆匆忙忙躲雨的行人,耳边等待电话接通的声音。

  “什么啊,居然不接电话……”桐岛皱眉把手机往副驾驶上一扔,暗掉的屏幕就被压在了皮质座椅上。他沉默着系好安全带发动车子,心里已经有了一个目的地。

  ……

  五六点钟的时间,酒吧人不算多也不算少。桐岛一米八五的身高加上遗传自父母的容貌,甫一出现在灯光幽暗的酒吧,就好像发光体一样吸引了男男女女的目光。

  “hi,铭,尚在这里么?”桐岛没去管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径直走到店里头一张沙发前,俯下身对面前半躺在那的清泉说道。

  “夏也……?”清泉惊坐起来,放在手边的杂志掉在地上发出“啪”地一声。他有些困倦地揉了揉自己的额头,下巴往吧台那边抬了抬,“喏,在那边呢。真是的……你们不要一不高兴就往我这边跑嘛……”

  虽然尚每次在这边调酒带了很多客流量什么的,但那张温柔却让他莫名感到害怕的脸真是……就连打个盹都要离得远远的,在吧台那边趴着的话感觉玻璃杯随时会碎掉一个。

  ”那铭你继续睡吧,我去那边看看。“桐岛抬起身,抬腿向吧台走过去。

  换了服饰的芹沢显现出和平常不一样的气质来,黑色的背心加上有着金属装饰的浅色外衣,跟以往一身休闲装的样子有着巨大反差。在桐岛的印象里,芹沢像这样有着攻击味道的装扮并不多见,他总是很温和的,笑眯眯地为后辈们的问题提出解决方案,因此国高中的时候常被那群小子戏称为“游泳部的妈妈”。

  这位温和的前辈今天除了服饰外,又一头剪短了许多的淡紫色头发,低垂的眉眼被金属框的眼镜修饰着,有一些说不上来的冰冷感。

  “喝点什么?”芹沢突然开口问道。

  “嗯?你擅长的吧。”桐岛拉过一把高脚椅坐下去,双臂放在吧台上交叠着看着芹沢的动作。

  伏特加和桃子味道的利口酒率先进入到摇杯,紧接着是菠萝汁、鲜橙汁和红莓汁。芹沢一只手轻轻晃动着摇杯,另一只手又拿起夹子夹了几块冰块扔了进去。

  “海岸,请用。“芹沢拿起一片柠檬挤出汁液到橙红色的酒液里,又把剩下的果肉放到长颈杯中,这才把成品推到桐岛面前。

  桐岛觉得这名字有些耳熟却没有多想,拿过来就喝了一口,酸酸甜甜的不是不能接受。

  “尚,我……”

  “有什么事情,回去再说哦。”

  芹沢垂着眼伸出一根手指按在桐岛嘴唇上,堵住了他还未出口的话。

  ……

  “哥哥最近好像在烦恼去不去澳大利亚,”郁弥手里拿着一杯果汁,啜了一口后对好友真琴说道,“你知道的,尚前辈十分在意哥哥,但是哥哥这次知道前辈准备去欧洲进修,怕他会放弃机会跟去澳大利亚,所以就……”

  “所以夏也前辈就瞒着没说对吧?”橘手放在膝盖上,皱着眉颇为苦恼地说道,“尚前辈应该是不能接受夏也前辈瞒着他这个举动,所以才好久不去见夏也前辈的吧。”

  “哥哥就是这样子,对亲近的人反而犹犹豫豫无法坦诚的。”郁弥好像想到了往事,小声嘀咕了一句。

  “嘛嘛,也不能这么说啦,”橘挠了挠头,“夏也前辈也是很在意尚前辈的,毕竟是进修的机会。”

  “对了,要不要把遥他们叫过来讨论一下怎么办?继续僵持下去不太妙的样子。”

  “你打电话给遥吧,我去叫旭他们。”

  郁弥的兄控属性在这时候爆发了,比橘还要快地掏出了手机。

  ……

  桐岛一共喝了三杯鸡尾酒,即使味道酸酸甜甜的也有点继续不下去了。看够了的芹沢拉着桐岛跟清泉打了个招呼,就出门把人往副驾驶上一按系好安全带,自己坐上驾驶座发动了车子。

  暖色头发的人一只手抵在额头上,脑袋往车窗上靠着,眼神放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车窗外的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各种广告牌的灯光五颜六色地亮了。

  雨水混合着灯光在车窗上和出一片光怪陆离,桐岛橙红色的瞳孔里映着光线游离的颜色,半晌才看累了一样闭上了眼睛。芹沢目视前方专注地开着车子,雨刷无声地工作着。

  车子在一栋公寓前面停了下来,芹沢解开安全带对桐岛说道:“你先上去吧,我把车子停到车库里。”

  桐岛点了点头,打开车门走上了公寓台阶。芹沢看了会儿他的背影,车子的引擎声才响起来。

  掏出钥匙打开门,桐岛在玄关脱掉鞋子后就走进房间倒在了床上。这个地方原本是他们两个人一起租的,只是两个多星期前芹沢就在学校宿舍住着了,那股经常闻到的柠檬香在时间的流逝里早就消失得干干净净。

  呼了一口气,桐岛闭着眼睛,感觉空气中有股淡淡的酒精味道。他“啧”了一声,准备先起来去洗个澡。

  “唔……!”

  才坐起半个身子,芹沢就无声息地进来,把桐岛又按回了床上。他双臂弯曲,小臂压在桐岛脸旁的床单上,一条腿也挤进了身下人的大腿中间。两人额头相触,是个极亲密的姿势。

  气氛稍微有些沉默,桐岛咬着嘴唇,黑暗中看不清芹沢脸上的表情,只能感受到有温热的气息洒在脸上。他张了张口:“尚……我以后不会瞒着你了……”

  “我并没有对夏也生气瞒着我这件事。”

  “……什么?”

  “虽然一直以来能够看清后辈们之间的问题,但一遇上夏也我就无法冷静下来。国一就遇见你的我……”

芹沢喃喃了一句。

  “……追随已经变成习惯了啊。”

  感觉到芹沢的脸埋在了自己的脖颈边,桐岛双手环上身上人的腰,开玩笑似的说道:“尚你这个样子,就像郁弥国中时候的情况嘛,怎么样?要不要出去多交点朋友?”

  芹沢:“我跟郁弥不一样哦。”

  桐岛:“唉?”

  芹沢:“郁弥又不会找他哥哥做男朋友。”

  能让芹沢冷静半个月的,是那种愈控愈深的占有欲啊。

  带着柠檬香的吻落到桐岛唇上,轻轻柔柔的。芹沢拉开了床头灯的开关线,摘下眼镜眯着浅绿色的眼睛看着桐岛的脸。上挑的桃花眼有着橙红的色彩,高挺的鼻梁和眉骨组合出了跟弟弟的秀美完全不一样的英挺。

  “要说跟郁弥一样的话,”芹沢伸出小指在桐岛的嘴唇上摩挲了一下,“夏也你在愣神的时候,神态跟郁弥一模一样啊。”

  也许是灯光太过暧昧,也许是半个月没见的思念在作祟,也许是那三杯鸡尾酒喝懵了头脑。桐岛鬼使神差地,伸出舌尖舔了一下芹沢的小指头。

  接下来的事很符合成年人的爱情套路。

  桐岛今天穿了件绿色T恤,此时那件衣服正跟着裤子一起被扔在地板上,凌乱地混作一堆。芹沢指尖的温度偏低,落在桐岛腰间的皮肤上有种贴着未冰冻的波子汽水般的舒适感。

  抱怨一样的嘟囔了一句,桐岛没有推开在他脖颈上咬出红印的芹沢,而是伸手在床头柜里摸了一把:“你至少下口轻一点吧,我明天还想要去游泳。”

  屋外的雨和未开空调的房间让桐岛有种潮湿的闷热感,他把被子蹬到一边,手里的润滑剂抛给芹沢。暖色头发的前辈不太在意谁上谁下,但冰冰凉凉的液体进入到身体里时还是让他小声地抽了口气。

  “很难受吗?”芹沢放缓了扩张的动作,又亲了亲桐岛的眼角。

  “……还行,喏。”

  牙齿咬开小方块样的包装,桐岛同样把那个小玩意儿抛给芹沢。

  摘掉眼镜,头发往后面捋起的芹沢有些吃惊:“今天的夏也……有些主动?”

  桐岛勾过他的脖子额头贴着额头:“喝醉了什么都做得出来,而且我,一直都很主动。”

  芹沢弯了弯眼睛:“忘了告诉你,你喝的那个又叫……”

  “激情海岸。”

  ……

  雨后的早晨有着别样清新的空气,被洗礼过的植物透出青翠可爱的颜色。橘和七濑身后跟着两个小伙伴,提着礼物在八点钟的时候敲开了前辈租的公寓大门。

开门的是芹沢,他身上围着围裙,空气里弥漫着食物的香气:“真琴?你们一大早来这里做什么?吃饭了吗?”

  “因为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尚前辈了,”橘露出微笑,“所以大家都决定来探望一下,对吧,遥?”

  芹沢看了看脸上写着对的七濑,没有把我们几天前还在俱乐部见过这句话说出来。

  “尚前辈!郁弥还没有吃饭就过来了哦!”椎名把郁弥推到前面,笑嘻嘻地对芹沢说道。

  “大家先进来吧,早饭马上就好哦。”芹沢让开身子,让一溜后辈都进屋。

  郁弥把礼物盒子递给芹沢,语气有些别扭:“前辈,哥哥在吗?”

  “夏也?他还在睡哦。”

  领着人到客厅坐下来,芹沢又匆匆忙忙地进了厨房,汤锅“噗噗”的声音盖过了四个小伙伴讨论的声音。

  椎名低着头小声道:“看前辈这样子,感觉不像是吵架了啊……”

  郁弥:“明明昨天还找不到人的!”

  橘:“小声小声啦,也可能是昨晚就和好了啦……”

  七濑:“啊,尚前辈是不是拿了鲭鱼出来。”

  橘:“……”

  外面的动静有点大,桐岛在枕头上蹭了两下,从底下拿出震动的手机。他眯着眼睛看了看屏幕,好一会儿才看清是凛打来的电话。

  【前辈有考虑好来澳大利亚了吗?】

  “唔……我改主意了哦。”

  “去欧洲的话也可以游泳吧。”

  松冈在那头听见电话里前辈的声音带着笑意,颇有些好奇发生了什么。他应下发起了问教练欧洲有没有相熟的厉害人物这件事,转头又去跟七濑开启了聊天模式。

  几天后。

  “什么啊……”松冈挑着眉看着手机上发来的八卦结果,手下一抖,又废掉了一页写给山崎的信纸,“这些无聊的前辈谈个恋爱还真是……”

  让人羡慕啊。

十三沓_2

终于等到官方发完了所有较为清晰版的
拼到一起了

啊想要

(不会打tag我枯了

终于等到官方发完了所有较为清晰版的
拼到一起了

啊想要

(不会打tag我枯了

佐野滑雪俱乐部

夜空文件夹A版四张sample
终于不用舔马赛克了

夜空文件夹A版四张sample
终于不用舔马赛克了

十三沓_2

twitter上近期的一些两人的图片
我不知道说多少遍才够但是芹沢尚他真的好美
好美好美
还有那种两人聚餐尚只喝果汁的感觉
啊啊

twitter上近期的一些两人的图片
我不知道说多少遍才够但是芹沢尚他真的好美
好美好美
还有那种两人聚餐尚只喝果汁的感觉
啊啊

玄末是个傻子
交党费,我永远爱哥嫂。他们这么...

交党费,我永远爱哥嫂。
他们这么好,为什么没有大大产粮?QAQ

交党费,我永远爱哥嫂。
他们这么好,为什么没有大大产粮?QAQ

Κιρα(KIRA)

[郁夏] 直到屬於我們的歸處

*R18(郁夏)描寫請注意
*郁夏:尚夏:郁日:日夏=7:1:1:1左右?
*BGM→   Всички наши места(一切我們的地方) - Preyah

-------(因為沒辦法解除屏蔽所以發第二次了對不起)-----------------------


黑暗中,兩隻手從身後抓住日和的肩膀。

日和的正前方,寬長螢幕框裡飛濺腥紅,幾個人毫無道理的扯開喉嚨尖叫著。心尖發麻的同時,與感知脫節的理智暗自嘀咕著這比想像中還糟的演技。刺耳音效讓日和坐不安穩,盤起的雙腿壓得發麻了。想換個姿勢,左右兩側卻亙了兩條腿夾住日...

*R18(郁夏)描寫請注意
*郁夏:尚夏:郁日:日夏=7:1:1:1左右?
*BGM→   Всички наши места(一切我們的地方) - Preyah

-------(因為沒辦法解除屏蔽所以發第二次了對不起)-----------------------

 

黑暗中,兩隻手從身後抓住日和的肩膀。

日和的正前方,寬長螢幕框裡飛濺腥紅,幾個人毫無道理的扯開喉嚨尖叫著。心尖發麻的同時,與感知脫節的理智暗自嘀咕著這比想像中還糟的演技。刺耳音效讓日和坐不安穩,盤起的雙腿壓得發麻了。想換個姿勢,左右兩側卻亙了兩條腿夾住日和。

看不見夏也的臉。

絆倒摔斷了腿的演員對著一片濃黑求饒,然而鬼魅仍凍結了空氣般沉默滑過漆黑進逼。森冷鐵灰現形──沾黏濃稠暗赤──落下,淒厲慘叫灌滿四壁黑暗,時遠時近的哭嚎在黑暗深處迴盪。日和覺得胸腔跟胃都抵擋不住重力沉了下去。

綿延墨陰持續下墜。抓在雙肩上的手忽然使勁掐緊,對著一片不過是乏味單黑。

 

「好像不太可怕啊。」夏也拿著光碟盒翻看背面。

日和慢慢吸氣,掙來數秒緩衝。「是嗎。那真是遺憾。」腳胎起關上門,日和端著托盤走近,將點心與冰茶放下矮几。「我可是嚇得都動不了呢。」日和瞇起眼。

桌對面,夏也投來的尷尬表情讓日和很欣慰。

「抱歉,我先要選恐怖片的…」夏也搔了搔頭。「但、稍微有日本夏天的感覺吧?」

「唔…畢竟還在日本的時候我從來沒有機會體驗這些,所以…」

日和直視夏也,微勾嘴角,成功換來夏也滿懷真誠歉意的乾笑。

「呃、說的也是…抱歉,我沒想到…」

「沒什麼的,請不要在意。」

預料中的短暫靜默後,夏也重新開口。

「話說,郁弥──」

「還是那樣,游泳以外的事一概不感興趣。」日和搶先發話,避免夏也慣性拖延。

只要不牽涉弟弟,夏也反正也是習慣直來直往的。

夏也撐著側頷,咬著吸管迅速乾掉半杯涼飲。「唔…就是這樣才在意啊。」似貓的雙眸散望向角落。「都過了好幾個月,身體檢查也完全沒問題。」淺亮目光聚焦而來打轉,眉間稍擰,咂著嘴好一陣子。「果然,又變得跟那時候一樣嗎…」

“那時候”的郁弥……又是這種虛幻飄渺的猜測。

對夏也來說或許一切都仿若仍在眼前一般鮮明,然而日和卻連數月前的自己都幾乎遺忘了。不,並沒有捨棄,也不是想丟就能拋開的。只是純粹的厭惡。像那樣弱小怯懦的自己,即使陪伴在郁弥身邊也等於不存在一般的徹底無力。

「你不知道那傢伙啊,在遇到遙他們以前──」

「沒有的事喔。就算跟我剛認識時相比,現在的郁弥也已經成長了很多,完全不一樣了。」凝視著夏也,日和放鬆擱在膝上握緊了的拳。「沒事的。再給郁弥一些時間吧,因為是郁弥所以一定沒問題──」

「那樣子才不是什麼沒問題啊!」這次換成夏也打岔了。

忽然被吼了的日和沒有跟著反駁將氣氛弄僵,只維持看著夏也。相視沉默一陣,夏也才察覺到日和並沒有再發言的意思,愧疚隨即又攀上蹙起的眉間。

「你不知道……那個時候,郁弥是什麼樣子。」

夏也撇開臉,像是畏縮於某方未知卻不願承認而氣惱,模糊的話語咬碎在口腔。

「我的確不知道。」語氣僅僅是陳述一個事實。

終於意識到日和的態度下不尋常的強硬所要傳達的意思,夏也才噤聲。但維持沒多久,夏也還是忍不出想將所有孳生在體內隱隱質變的壞預感全發洩而出。拉扯著,所有在輾轉昏聵時分糾纏不去的一切。「但、這是郁弥第二次溺水──」

「不覺得還有更重要的事還沒解決嗎?」日和提高了聲量。

夏也首先是會意不過來,然後神情僵硬,臉色漸漸轉青,緊接著又泛紅。

「……我不是為了這個才、」

「但這難道不是現在最該釐清的問題嗎?真正屬於力所能及的,不是郁弥自己的心理障礙,而是跟郁弥之間……”兄弟”之間。」

風暴在意識、在體內儼然成形。

咆嘯盛烈的滂沱雨瀑淹沒了海平線,抹消去沉灰雲翳與洶湧激浪的差異。

「你是什麼意思…」夏也壓低嗓音。

就像野貓不吝於外顯的露骨敵意。然而日和也清楚,那樣的動物本能只是因為下意識知道自己居於劣勢的虛張作態,將結局交由命運的,蒼白的反抗罷了。

至此,日和才終於能放鬆戒慎,縱心任由思緒在綿延無盡的暴風雨裡裂散。

不過日和也不是對夏也的處境真的完全無感,就算並非同情。

「郁弥埋在心裡那些,憤怒的或迷網的,我覺得不需要刻意去干涉。」

「可是、」

不厭其煩得面對夏也的軟弱掙扎,日和發掘了自身的耐性或許是無限的,不管是對這位窘迫畏縮的哥哥,或將一切束縛在無光力場內不可逆地旋入墜落的弟弟。

「並不是無所作為,只是、沒有那個能力。」

不是單憑自己可以辦到的。

最近,日和終於這樣痛悟了,即使不甘心,但隨即又是一片慰藉心惶的黑暗。

而即使夏也還想辯解,日和也知道,現在的夏也已經心不在焉了。

「我……真的只是想要郁弥好好的…」

「嗯。夏也是好哥哥喔。」

日和讓夏也的額緣壓上肩嶺,輕攬住比自己寬闊的背胛。溫熱的異色蔓延。

特別是這種時候,再度感受到這對兄弟的相似。

而其實郁弥跟夏也都是意外的簡單。

「後面有先準備好了吧,不能讓郁弥回來時看到最喜歡的哥哥是這個樣子呢。」

夏也只是沉默著點頭,躺倒下,拉著日和壓上自己。

 

 

暴雨。

滂沱靜寂掩蓋了生機,空間淹沒在假想的沉睡,熱力一滴滴流逝,恍若時序混亂,將周遭隔離出邏輯宇宙。悄聲無人。淋濕的衣料沉重,難免將水珠灑下地板,一小灘不可避免的聚水斑落淺棕地榻,即使氣惱無濟於事地融化入轟隆雨聲,腳步仍然狠戾起來,體內堵塞的悶火顯得流佈肌膚的涼雨及濕氣更冷刺難耐了。

應該相信日和說的天氣預報的。

所幸背包裡沒有裝重要的東西,郁弥匆匆甩下浸濕的隨身物在房間門口,抽幾件乾淨衣物便折往浴室。廊底,窗外午後天色灰濛,即使還遠不到夏也返家的時間。

錯覺?或是預感。乍似巧合也必會有潛藏表象下的前因與規律。

盛夏將臨,日子暑熱而流動緩慢,即使明日並沒有比昨日還遙遠。這應該是事實才對。否則為什麼會站在浴室門前,數著秒針在想像的鐘盤繞轉一圈又一圈?應該有一個準則才對的。適用於這個世界,通行無阻,維持一切秩序在正確位置。

能告訴自己什麼是對的,什麼又是錯的。

郁弥旋下門把,推開。

「嗯?回來啦郁弥。」夏也從髮上拿開毛巾,纏成一團。「我剛洗好。進去吧。」

「哥哥不是去…」

「下雨嘛就提早散了。啊,不過等下我還有事,晚餐在外面吃。」

濕氣餘熱悄悄從洗浴間滲出霧砂塑料門板,搔刮郁弥失溫的表層,擴散在相對乾涼的空氣中,似如挑釁。「……我們也是。結果沒去成。」郁弥說。反手關上身後的浴間外門。「哥哥的頭髮還濕著,再弄乾點吧。」這熱度並不尋常。

「不了。很熱啊,這樣剛好。」

是什麼在發熱?不對勁。奇妙的不明現象在郁弥的感知外騷動著。

換上休閒居家衣褲的夏也站在盥洗台邊,髮稍滴水,身板一派輕鬆。如果不說話,狂暴的雨吼會變得更震耳,彷彿正密密擊墜著,要被雨瀑給壓碎在地似的。

「郁弥?別發呆啊,快去洗了小心感冒。」夏也邁開一步。

郁弥立即反應,跨出腿直到無法更前進。

沒有雨聲了。

「郁、喂怎麼…突然的怎麼了…呃…郁弥?」

與磁牆一體成形的石質洗面台應該承受得住兩個人的重量。無所謂。

「郁弥?」被搞迷糊的夏也後傾身體,幾乎要坐上拋光平臺。「靠那麼近的。到底是怎麼了?」乾爽的氣息。單一、直斷的沐浴清新氣息包圍著夏也,平撫了郁弥身周躁動的窒熱。

「…郁弥,我…」

夏也的聲音走調。夏也又喚了幾聲郁弥,用著越來越奇怪的語氣。為什麼呢?好陌生。

陌生。陌生的夏也。從未見過的夏也。

「郁弥,真的,真的很抱歉…我…」

是熱的。到哪裡都是熱的。夏也的頸側,一小片乾燥的細碎脫皮,沾在柔泛溫淺淡麥光澤的緊繃肌膚。是輕而澀的味道,太陽的味道。薄薄皮膚紋理底下脈動著血流,與熱,豐沛的物質,全部、全部構成近在分毫處的活躍溫熱軀體。

額緣,抵在夏也的顎尖。「哥哥為什麼要道歉?這樣太狡滑了。」

將那片乾熱弄得濕濡,直到舌尖嚐遍每一片獨特的燥動暗示,埋在緊緻肌膚底下。

夏也身上的棉料顯得礙事。當郁弥分神抓起衣襬兩側,卻被夏也制止。

才剛被穿上的乾淨衣褲還沒沾上溫度,夏也毫不留戀直接脫去,粗魯地丟開。

郁弥抓住夏也的肋間兩側,盡力克制住發抖。一定是因為淋了雨。需要更多溫度才能蒸乾惱人的濕氣。袒露的淺麥肌膚乾燥而發熱,摸起來滑澀,底肌是緊繃的,但壓下去又是那麼富有彈性。即使在泳池畔看過無數次夏也的身體,從勁實胸膛向下收窄的曲線仍然隱含著未解謎團似的,藏在曲率,藏在腰弧與髖陷的恰當位置,然後祕密沒入底褲的鬆緊帶。

郁弥深深吸氣,再窒息一般嘆出所有怯懦。雙手緩慢貼上那片從小一直覺得寬闊又可靠的胸膛,並持續延著腋窩至髖翼來回揉撫。

當如此刻般靠近,胸上那兩處粉暈就在自己的鼻尖前,可以細述所有精緻凹凸,只要輕輕前碰,柔軟得奇妙。郁弥伸舌舔了舔,不敢唅下去,否則一定控制不住牙齒力道。身下的人輕洩出滿足的嘆息。

指掌下的觸感令郁弥眷戀不已。然而夏也僵硬著一動不動。

郁弥抬眼瞧去,燈影下俊朗的臉端著彆扭的忍耐神情,一旦對上視線,立即轉頭甚至索性就鎖起了眼瞼。郁弥停下動作。好一陣子,困惑的夏也睜眼,卻再度因為同樣的理由而縮緊脖子。「哥哥……不可以嗎?」郁弥擠入夏也的兩腿間。

夏也扣住郁弥的上臂制止兩人更貼近。「等、不是,但、」

「我以為哥哥也…」郁弥垂下眼,瀏海遮落。

「不!我的意思是,我也!我……就是說…」

夏也慎重而生硬地捧起了郁弥的臉,然後撞過去──吻住。

郁弥幾乎沒有遲疑。

濕氣。乾燥、起伏的觸感中細漏著溽濕溫熱,摩擦著郁弥的雙唇,郁弥屏息但努力撐住視野,占滿了夏也的臉近得彷彿黏在一起。看不見夏也閉眼藏起的貓瞳。

郁弥抬起雙手快要攀到夏也的肩膀,卻忽然被推開。

一個倉促的澀吻。

比任何爐火還要熾熱。

原本濕透衣褲的冷雨依然貼覆肌膚卻變成現下的難耐溽暑,郁弥只想解脫渾身束縛,跟眼前的人一樣,像是擁有無限寬廣的自由,然後郁弥就可以毫無留戀地衝碎縈繞不去的麻木窒悶,自從二次溺水以來糾纏著郁弥,那不停膨漲的無力感恍似灰白夢境的佈景,將郁弥鎖入一個陌生的蒼白之中,儘管心緒已然因為過量的刺激而動遙飄盪於深空,卻因為某種詭祕的枷鎖堵塞住昔日而無從朔源。

但就在郁弥以為凝固的時間將開始轉動之際,無比熟悉的雙手推開了他。

夏也的手臂遮住了表情,深深呼吸著粗喘氣息。「抱歉,郁弥。」

什麼也沒聽到。不,不可以。

郁弥早就發誓不再是以前的自己了。所以,不可以。

「哥哥又道歉了。」挺直脖子微仰。即使看不清夏也的臉,但直覺令郁弥反感。

「因為我還是做出這種事了。」夏也的聲音變得古怪。

「哥哥沒有錯。」郁弥開口才驚覺自己的聲音也跑了調,忽然語言不再理所當然似的。「所以不需要道歉。」趨前,郁弥抓住夏也的手臂並拉下。

「不是這樣的。」夏也的聲音粗沉而懇求著似的,顯然沒在聽郁弥的話。

「郁弥,我明明知道不會再有退路的了。」郁弥懷疑夏也沒有特定針對誰解釋,或者只是單純自言自語。「可惡…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真的對不起啊,郁弥。」夏也仰高了頸子,雙肩頹喪。郁弥還是看不到夏也的正臉。

「不要再道歉了。」

「不,這都是我的責任,我──」

郁弥放開夏也的手,壓住胸口,體內一波障火燒乾了才剛意識到其存在的耐性。

這些,一聲又一聲的錯誤究竟是什麼?夏也沒有錯。郁弥完全不能理解。

如果雨聲掩蓋不過背叛的痛楚,無關緊要的努力也會淹沒入腐爛黑水。

到最後自己究竟得到了什麼?

好痛。心臟、肋骨底下,胸腔內的疼痛噎住了呼吸,死命掙扎令全身顫抖不已,模糊視野中央,那個人的表情不是救贖,是危險的野獸。「…為什麼…哥哥就是學不會呢…」溢出口的聲音,居然是屬於自己的。

郁弥抓著夏也的短褲鬆緊帶,連著底褲,拉下。理所當然得動作被夏也出手要制止,但是郁弥不理會,執拗剝除眼下阻礙。夏也輕易放棄了微小的最後抵抗。

粗脹的硬物從褲襠內挺出,腿根間袒露無遺。

所有的噩夢、渴求、躊躇與自我厭棄,膽怯著終有一天會被世界所拋棄而乾脆先封閉自我。但果然奇跡是眷顧自己的,日夜以來反覆的夢境潮浪之中,哀求著救贖、那屬於自我存在意義的奇跡。想哭的心情幾乎淹沒了熾烈慾望。

無論未來將墜落下……即使一遍又一遍傷害……

源於自身的力量。

再也不需要期盼著誰來拯救了。

-----------------------------------------------------------------------------------

依照平台規定刪去2500字

完整版(PC推薦)→直到屬於我們的歸處 [郁夏]
完整版(PC手機皆可)→直到屬於我們的歸處 [郁夏]

-----------------------------------------------------------------------------------

「剛才的事,我會全當作沒發生過,哥哥也這樣做就好。」郁弥撫平衣領並說著。

夏也維持赤裸著的模樣在盥洗台上坐著,頹肩,望著郁弥,眼淚流下。

郁弥撇開頭,不忍繼續看到夏也現在的表情。

猶豫僅止一瞬,郁弥轉身向門口直走去。

關上門,陰暗的走廊另一邊,灰濛窗外仍下著雨,淅瀝漫天肆虐隆振著耳膜。

而身上濕透的布料只是更加沉重。

眨眼,深呼吸。

液體從眼眶源源不絕默溢。

忽然身後的門內一陣砰噹零落。物品被掃翻的聲音,然後是低鳴著的啜泣。

郁弥踱至自己房門前,撿起剛才進門後甩下的手機。

「日和…」

『……現在過來嗎?』

「嗯。…抱歉。」

『沒事。郁弥想要,什麼時候都可以的。…無論怎麼樣。』

「…謝謝,日和。」

切掉通訊後,步經浴室,而裂解心臟的泣鳴仍未歇止。郁弥閉上眼,再睜開。

走入雨中。

嘴裡,殘留的腥苦,依然濃澀。

 

 

黑暗中,兩隻手從身後冷不防抓住尚的肩膀。

正前方的長框螢幕裡飛濺鮮紅,幾個人毫無道理地持續扯開喉嚨尖叫著。心裡嘀咕這比想像中還糟的演技同時,刺耳音效讓尚坐不安穩,盤起的雙腿給壓麻了。想換個姿勢,左右兩側卻亙了兩條腿夾住尚。

看不見夏也的臉。

絆倒摔斷了腿的人對著一片漆黑求饒,然而鬼魅仍凍結了空氣般沉默滑過,進逼。森冷鐵灰現形──沾黏濃稠暗赤──落下,淒厲慘叫灌滿四壁黑暗,時遠時近的哭嚎在黑暗深處迴盪。綿延墨陰持續下墜。

抓在雙肩上的手忽然使勁掐緊,即使那不過是一片乏味單色。

 

夏也跟郁弥其實很簡單。

對多數事物都抱持著最直觀的看法,而不感興趣的東西就是完全的不感興趣。

然而當牽扯到兄弟之間關係,或者是自我心底那些無法解釋的恐懼時。

──逃避。

 

「好像不太可怕啊。」夏也拿著光碟盒翻看背面。

尚慢慢吸氣,掙來數秒緩衝。「是嗎。那真是遺憾。」腳胎起關上門,尚端著托盤走近,將點心與冰茶放下矮几。「我可是被嚇得都動不了呢。」尚瞇起眼。

桌對面,夏也投來的表情讓尚很欣慰。

「抱歉,我先要選恐怖片的…」夏也搔了搔後腦勺。「但、稍微有夏天的感覺吧?」

「所以發生什麼事了?」

夏也雖然低喃埋怨,但也放棄了岔開話題。

撐著側頷,夏也低啜一大口涼飲。「唔……還是那樣。所以才很在意啊。」似貓的雙眸散望向角落。「都過了好幾天了,一點反應也沒有,太奇怪了。」淺亮目光聚焦而來打轉,眉間稍擰,咂著嘴好一陣子。「尚,不然我還是說開…」

「不行。」

「到底為什麼啊!」夏也擱下拳正好敲響了矮桌,上身前傾。「那個樣子根本不像沒事,從溺水到現在!一點反應也沒有,我也不是覺得郁弥有什麼後遺症之類的,當然也不想看到郁弥因此而討厭游泳。可是、很奇怪啊…那種感覺,就像、對什麼變得不在乎了……」夏也稍微頹下,很快又硬起肩膀。「總之很不對勁啊!」

尚喚了聲夏也的名字,口氣不高不急,只剛好能打斷夏也。

「先不談郁弥,最基本的你有先做到嗎?」

夏也聳起肩縮回視線。

「就算說要"給郁弥空間自己處理自己的問題",可是也太久了吧。」夏也嘟囔。

「是快是慢讓郁弥自己決定。你現在只是給郁弥徒增壓力而已。」

「我才沒…有…」

尚瞧著夏也垂下肩背。「懂了吧。」尚撕開薯片包裝遞去。是夏也最喜歡的口味。「不必強迫自己,夏也覺得該怎麼辦那就不會錯了。只要先仔細考慮過。」本來這也該止於郁弥自身,是夏也一如既往放不下弟弟的作風才讓郁弥和夏也之間多起了疙瘩。不過當然的,追究問題複雜化的根源也是少不了郁弥那一半責任。

但是對尚來說,這些都不是如今最重要的問題。

不過在夏也自行感知、接受並願意坦白以前,尚不想施加無謂催促,何況夏也倒底領悟到哪個階段了都還拿捏不準。尚是如此,猜測夏也同樣。棘手總是一廂情願浪漫的反義。

「再給郁弥一些時間吧。」

「尚…?怎麼了、現在換成是你看起來有心事。」夏也嚼著薯片。

「…真的想知道?」

夏也停住手邊動作。慢慢嚥下食物,又吸了點茶。

就這麼反常地閉緊了嘴,盯著尚。

完全不怪夏也。都是相同年紀,即使尚能清楚感到夏也比起初春時更成熟了,尚把握在心底的答案仍然不時令尚膽寒。尚已經記不清楚第一次明確意識到夏也愛護郁弥的感情超過了某段普世界限是什麼時候,但在那當下的驚駭與被巨大惶恐包圍的冷刺疼痛一直延續至今。尚只能用一生最虔誠的姿態祈求好運降臨給郁弥和夏也。尤其是郁弥,畢竟雖然尚不確定自己能辦到什麼,但能夠感知夏也的心意並站在夏也身邊已經足以感謝萬言。

能做的並不多,而夏也一直迴避所有旁側敲擊。那些給夏也的忠告,如今扎實反饋予自身。

「我還是那句話:夏也只要去做夏也覺得對的事情就好了。」

夏也虛應了聲,垂下眼。

「所以別太在意了。郁弥的事情或者我的想法,對夏也來說應該還有更重要的問題。」其實終究還是會牽扯上郁弥的。況且,還必需解清另一個、遙所帶來的變數,於是一切才變得更形困難,複雜得讓潛意識卻步。給郁弥空間處理,乍看是表示信任,尚自知緊抓這個道理同時又等於搪塞夏也變相把道難題全甩給郁弥。

無論結局好壞,這都是事實。即使尚也自認沒愧對自己給夏也的意見。

「不過,雖然說是要慢慢來,」尚抱起雙臂交叉。「一直有個沮喪的傢伙在眼前晃來晃去,果然還是會有點困擾呢。」

髮叢柔亂的腦袋垂得更低了。

「何況,夏也本來就不擅長思考…」

「喂、別太囂張啊你。」

尚攤舉雙掌示意。「因為我想夏也自己能得出辦法,所以就是說說罷了。」

「你這個還是在損我對吧!」

擋開夏也伸來要揉亂頭髮的手,尚淺笑著呼停。「好,我認輸。小心撞到杯子了喔。」中聽的,或是尖銳的,全部都是真心話。需要的僅只於保留最後底線。說是戰術性投機也沒錯,但譴責也不會贏來童話結局。「夏也,夏也相信郁弥吧?」那種不踏實的思維轟炸將心緒懸在夜風,無論怎麼掙扎,在清醒或昏沉的瞬間,難受的沉澱重量總是壓得喘不過氣。困頓的現實,以及可怕的妄想全部在一念之間。

「當然啊,有什麼好不可相信的。郁弥是……最重要的弟弟啊。」夏也貼近尚,如平常那般熟捻地勾攬住尚的肩頸。

「嗯。我知道。」

儘管不負責任,膽小得自己都在心底狠狠嘲笑了番,寄託不可知的一廂情願,祈求卻愈發強烈。如果能安心讓夏也將一切責任都推卸乾淨就好了。這樣會輕鬆點吧。

「我...果然還是應該做點什麼才對。」夏也抬眼。「你太遷就我了,尚。」

「沒有的事。我不認為喔。」

「看吧,又敷衍我。」

對。現在這模樣。有時候,夏也就是太吵了。而人們總是很難抓準該閉嘴的時機。

專注言語,於是看不清一切真貌。

早該交棒給郁弥了。即使一廂情願,即使推卸責任。

但是誰將火給點燃,理所當然該由那個人將罪責扛上肩。就算稍微嘗試,想對夏也好卻是那麼地困難。「我不會對夏也撒謊的。沒那個必要。不是嗎?」說得太多,做得太少。

「…就是這態度才讓人火大。」夏也心不在焉地笑罵。

的確是,摸不清真實。甚至,開始埋怨起遙了。但又能怪誰是錯的呢?

「夏也不要就算了。」掙開精實臂膀,尚瞧了眼投來疑惑的夏也。觸摸剛才被環箍住的肩背與胸膛,仍然散發著篝火餘熱。「夏也,夏也。」夏也沒有回應呼喚。

而人都是任性的。

 

 

Fin.

 

 

 

雖然自認有寫清楚、
但前科在案所以還是......就這樣吧!對不起。

就算我想寫的跟最終各位看完所解讀的不一樣...
當作也是一種樂趣吧(。

就是郁弥跟夏也的禁忌之戀跟被牽扯的日和跟尚這樣

然後其實我一直在懷疑我寫的夏也跟DF的有出入
因為第一次寫夏也是HS公映前
那時候夏也的人設圖出來然後我就很膚淺的著迷了...對不起
總之去補了小說原作
然後當時基本上全世界沒有夏也的二創於是我就自力更生了
所以就感覺、
不管是之後HS、TYM、DF或drama
我所認識的夏也最早的根基還是從小說發展出來的

像是夏也的不器用、臆病的地方(不否認也有我自己的癖好ˊ ˋ
感覺比例就跟動畫版的不太一樣?
應該說我寫的每篇裡面的夏也都是這樣呢......很對不起。

一萬次也要說原作裡真琴跟夏也在傍晚泳池邊那段沒在HS裡真的太可惜了啦
不過還是最愛HS了(泣

好像一直沉湎在3年前(笑
還是要向前看啦,雖然DF在不全然是好的部分也是一言難盡
可是還是有小天使日和

日和太可愛了
那樣彆扭的、很委屈的又逞強的孩子(泣
處事圓滑但對敵人極盡尖銳又嘲諷的陰險角色
面對郁弥時深沉又純粹的愛
果然要概括的話真的就確實是陰湿呢(。
對不起...我真的是喜歡日和的

某方面和夏也是一樣的呢
應該說郁弥日和夏也的內在性格的扭曲部份真的是...
這就是愛啊......

所以想要更多日和跟夏也的互動呢
DF雖然就一點點但感覺就不是單戀對象(?)的哥哥那麼簡單(笑

然後這篇文在完成過程中真的是一波三折

文案最初在2016年中開始寫
然後寫到一半夏也射出來就滿足而擱置了(。
紀錄会event後秉持著不打臉原則(?)就放棄這篇了(應該說就放棄寫Free了)
然後一直拖到DF完結
顯然的、必須大幅改動計劃
尚夏的段落換成日夏、後半文案重寫、然後又把尚夏加回最後段
這樣拼拼湊湊刪刪改改,其實感覺很心虛
本來要詳細寫郁日的
像是郁夏做到一半殺出來的日和啦
郁弥讓日和進去夏也然後旁觀的play之類的
但還是把焦點集中在郁夏吧......大概也只是懶散的藉口對不起
郁弥離開後找日和洩慾就點到為止

所以、其實這篇!
最開始的文案還是HARU的退部衍生啊!!
因為HARU退部而消沉的郁弥
為此苦惱的夏也同時還有禁斷情感的夾擊
然後還有帶著私心安慰夏也的尚
郁夏終於越界了之後心理狀態惡化的夏也
還有尚跟郁弥的無果的溝通什麼的

重點是!HARU對郁弥帶來的影響
郁弥心裡一直存在的黑暗、轉嫁到與夏也的關係
最終沒辦法挽回的下墜
結果都不能寫了......我的這個強迫症嗎(笑

真的是每次真正想寫的最後都沒有寫出來呢

不過為此改動的部分果然還是扎眼啊
HARU的影響必須改成溺水+HARU的影響
就算不勉強但衝擊力道還是有差呢......雖然大概是我自己沒參悟夠啦
反正結果就是整篇裡郁弥的心境就模糊曖昧不連貫的
整個核心都沒了啊...
然後美其名曰既視感、
其實就是很敷衍的把尚夏應改成日夏的是很對不起。

再度的一萬次也要說HARU退部這個真的是!!!
沒辦法不寫!!!

排程上的free文案的確都跟退部有關啊
說起來沒有關於日和的文案了...
雖然很喜歡日和的性格、...
但我就是對眼鏡角色沒辦法、幾個月前就燒光愛了(。
果然我就是這樣膚淺的呢............

最後是關於BGM(又是這麼長的後記了(笑

Vsichki nashi mesta大概是可以加入我的best 10這樣程度的愛
雖然歌曲的創作據說是受到某部美國青少年心理成長小說所啟發
不過對我的啟發顯然遠遠不只如此就是了(笑
Preyah也是我非常欣賞的歌手,作品不多(大概因為人氣...)但真的每首都好啊

這篇的文案會產生就是那年梅雨的6月底一直在循環這首歌啊...
真的是氣氛整個太match了
然後一定要推這個!→ Preyah - Vsichki nashi mesta (DiMO BG Remix)
通常remix這種東西就是糟粕
但這首、
首先不覺得開頭就超有Free的soundtrack的感覺嗎!
那個水的感覺的電音節奏喔
大概是我這輩子唯一感覺remix跟原版難以取捨的喜愛
不過寫這篇郁夏的話還是原版風格適合
但很想用remix的寫遙真!超適合HARU的(泣

 

感謝看到這裡的你!(真的是辛苦了對不起我自得其樂的好囉嗦)

软糖罐子

free!角色歌vol.2 日郁夏尚两首合唱曲翻译

两首歌词甜到没有我…自译,有错误请指出(。・ω・。)ノ


キミの水が笑うから(因为你的水正微笑着)
作詞:こだまさおり 作曲:nako 編曲:渡辺和紀
歌:桐嶋郁弥(CV.内山昂輝)&遠野日和(CV.木村良平)


日和:熱をほどく 自由な青 

将热度解开的 自由的蓝色 

空に昇る泡と 思い出の笑顔 

升上天空的泡沫 与回忆中的笑脸 

郁弥:どうしようもなく沈んでいく 

当我无可救药地下沉之时 

優しさにも気づけないまま 

连那份温柔都没有察觉 

きっと自分勝手に 傷つけていた 

一定是十分任...

两首歌词甜到没有我…自译,有错误请指出(。・ω・。)ノ


キミの水が笑うから(因为你的水正微笑着)
作詞:こだまさおり 作曲:nako 編曲:渡辺和紀
歌:桐嶋郁弥(CV.内山昂輝)&遠野日和(CV.木村良平)


日和:熱をほどく 自由な青 

将热度解开的 自由的蓝色 

空に昇る泡と 思い出の笑顔 

升上天空的泡沫 与回忆中的笑脸 

郁弥:どうしようもなく沈んでいく 

当我无可救药地下沉之时 

優しさにも気づけないまま 

连那份温柔都没有察觉 

きっと自分勝手に 傷つけていた 

一定是十分任性地伤害了 

すぐ傍にあるその眼差しさえ 

近在身边注视着我的那道目光 

合:いつだってわかっていたつもりで 

我们本以为无论何时都能互相理解 

本当は どうだったんだろう 

而实际上又是怎样的呢 

繋いだ水の中 ねえ キミを見せて 

在相互联系着的水中 吶 让我看着你吧 

誰よりも近くにいたつもりで 

本以为我们的距离比谁都接近 

結局は敵わない気がした 

结果却好像事与愿违 

だけどもう大丈夫  

但是现在已经没关系了 

ねえ キミの顔がよく見えるよ 

吶 让我好好注视着你的脸吧 


 郁弥:孤独なんて 終わっていた 

我所经历的孤独 已经结束了 

どうして信じられずに 怖がっていたよ 

为什么还要害怕着 不肯相信呢

日和:僕が差し出す手じゃ遠くて 

我伸出了手却还是如此遥远

どんな言葉も届かなくて 

无论怎么样的话语都传达不到 

そんな自分のこと 不甲斐なくても 

对于这样的自己 感到十分不中用 

キミの笑顔を守りたかったんだ 

我只是想守护着你的笑脸 

合:いつだってわかってあげたいから 

无论何时 都想要让你了解 

僕たちは同じ水を泳ぐ 

我们是在同一片水中游泳着的 

不器用でもいいよね ほらキミの水が 

就算笨拙也没有关系 快看 你身边的水 

笑っている

正在微笑着 

いつだってわかっていたつもりで 

我们本以为无论何时都能互相理解 

本当はどうだったんだろう 

实际上又是怎样的呢 

繋いだ水の中 ねえ キミが見える 

在相互联系着的水中 吶 让我看着你吧 

郁弥:誰よりも近くにいてくれたね 

让我们的距离比谁都接近吧 

最初からこうすればよかった 

最初开始这样做就好了 

合:だけともう大丈夫 ねえ キミの顔が 

但是现在已经没关系了 吶 你现在的脸上 

ほら キミの水が 笑っている 

快看 你身边的水 正绽放着笑脸

=========================


Yell for the Future
作詞:こだまさおり 作曲・編曲:渡辺未来
歌:桐嶋夏也(CV.野島健児)&芹沢 尚(CV.日野 聡)


合:Get together in the pool 仲間がいる場所へ

Get together in the pool 向着同伴们所在的方向

We can meet いつだって

We can meet 无论何时


夏也:遠くなる夏の先で

在渐渐变得遥远的 夏天的前方

俺たちは夢の続きを

我们的梦想正在续写


尚:少しずつカタチを変えて

一点一滴地 改变了模样

自分のコースで 今も泳いでる

沿着自己的道路 如今也在继续着游泳


合:Feeling each other

Feeling each other

夏也:あの日々を分けあった 絆があれば

分享着那段时光 只要羁绊还在

You give me energy

You give me energy

尚:たとえ世界のどこにいても

无论在世界的哪个角落

感じあえるから

都能感受到彼此


合:会いたいね うれしいニュースもあるし

想要见到你 每当有令人开心的消息之时

聞きたいよ 電話じゃ分からなかったこと

想听你的声音 在电话里无法讲明的事

悔しい涙も見せればいいさ

不甘心的眼泪 让我看到也没有关系吧

頑張ってる 存在が 最高のエール

你的努力 对我来说 就是最好的声援


Get together in the pool 仲間がいる場所へ

Get together in the pool 向着同伴们所在的方向

We can meet いつだって Oh, that's right

We can meet 无论何时 Oh, that's right

Let's get together in the pool 素顔になる場所へ

Let's get together in the pool 向着展现本色的场所

We can meet いつだって

We can meet 无论何时


負けないさ知ってるんだ

不轻易认输 早已铭记在心

俺たちは夢があるから

因为我们心中拥有着梦想

立ち上がる自分の誇りで

凭着自己的骄傲 重振旗鼓

次のステージへそうさ何度だって

朝着下一个舞台的方向 无论经历过多少次


Believing each other

Believing each other

真っ直ぐな道なんて無いかもしれない

笔直的道路 或许并不存在

You take me higher

You take me higher

だけとおまえなら 諦めない

但是只要是你的话 就不会放弃

勇気をくれるよ

给我这样的勇气吧

会いたいな 特別ニュースはなくても

想要见到你 就算没有特别的消息

話そうか わざわざメールにしないこと

想和你说说话 聊聊那些短信里不会特意说的事情

いつか叶える未来に向かう

朝着终有一天会实现的未来迈进吧

そのままの存在が 俺を映す

那样不会改变的存在之中 会照映出我的模样


Feeling each other

Feeling each other

たとえ世界の どこにいても

无论在世界的哪个角落

渡しあえるから

都能交换着祝福


会いたいね うれしいニュースもあるし

想要见到你 每当有令人开心的消息之时

聞きたいよ 電話じゃわからなかったこと

想听你的声音 在电话里无法讲明的事

いつか叶える未来に向かう

朝着终有一天会实现的未来迈进吧

頑張ってる存在が 最高のエール

你的努力 对我来说 就是最好的声援


Get together in the pool 仲間がいる場所へ

Get together in the pool 向着同伴们所在的方向

We can meet いつだって Oh, that's right

We can meet 无论何时 Oh, that's right

Let's get together in the pool 素顔になる場所へ

Let's get together in the pool 向着展现本色的场所

We can meet いつだって

We can meet 无论何时

佐野滑雪俱乐部

扒京阿尼周边网站发现这套high speed生日周边图,之前一直都没看见,搬过来吧

扒京阿尼周边网站发现这套high speed生日周边图,之前一直都没看见,搬过来吧

嶠然恭宾

日常

哥嫂日常

这对站死了

后面其实是车 但是老福特它锁我

没办法

        夜幕以深,星临万户。某一中型游泳馆却仍从窗户中透出光。


        没有人声喧哗,只能听见双臂拍打水面溅起的水花落下的声音。清澈的水里能觑见一具健壮有力的身体身如海洋生物在水里猎食来回穿过泳池。


       “呼。”右手拽下泳镜带着泳帽,左手拂过湿漉漉水滴直下的粽发。水珠顺势从鬓角处滑落至有棱有角的下颚。...



哥嫂日常

这对站死了

后面其实是车 但是老福特它锁我

没办法

        夜幕以深,星临万户。某一中型游泳馆却仍从窗户中透出光。


        没有人声喧哗,只能听见双臂拍打水面溅起的水花落下的声音。清澈的水里能觑见一具健壮有力的身体身如海洋生物在水里猎食来回穿过泳池。


       “呼。”右手拽下泳镜带着泳帽,左手拂过湿漉漉水滴直下的粽发。水珠顺势从鬓角处滑落至有棱有角的下颚。


       “呐。”视野多了条白色毛巾,顺着声音视线对上那张笑起来如沐春风的脸,过耳齐肩的紫发乖乖贴在耳朵后边。


       尚的淡紫发又长了不少,恍惚间总让夏也想到初中的尚。扬起嘴角,感叹这人唇红齿白,明眸翘鼻,生得一副好皮囊。


       夏也接过递来的手上了岸,将白毛巾搓掉头发上的水。“走吧,我带路。”


       “嗯?哪?”


       夏也的脸在尚的视野里突然变大,夏也盯着他“给你庆生的地方”尚垂眸一笑“嗯。”


      2


       尚的视线突然一黑,脸上多了双手挡住他眼睛。夏也顺势将人倚在自己怀里“跟我走,不用问。”


      “好”似乎永远都这么温柔的语气回应着夏也。


     尚的紫发从耳梢边掉落几束拂过夏也的手,轻轻痒痒,莫名勾人心扉。


     “叮咚”电梯声告诉夏也他们目的地到了。


     “酒店吗?”意识到什么的尚问道。


     “嗯,猜到了?”夏也放下遮住尚眼睛的手掌,将门推开。


      “没。刚刚听到路过客服声了。”尚跟着夏也进了门。


       尚愣了一下,心情有些微妙“烛光晚餐?”


      夏也挑眉“不行?早上那群屁孩给你庆祝了我没来,现在补上。”把凳子拉开给尚。


      尚目若朗星盯着他,扬起了一个笑容“谢谢。”


      “喝酒吗?”


      “?今天可以尝试一下。”今日的主人公倒是欣然接受了。


        “喝什么?”


        “伏特加”一个惊人的回答。


         夏也有些戏谑又打趣“哦?这么烈?”


        尚没说什么,只是眼睛笑成一道弯。


3      


       尚就尝试了半杯伏特加就趴在桌上不省人事了。半阖明眸,耳朵已经红透了,尽管如此酡颜仍是不慌乱。


        夏也也醉了,但仍有些许意识,有些后悔提出喝酒这提议了。


       夏也手撑着桌子站起身,晕晕乎乎摇摇晃晃往尚倒去。


       时间蹉跎。尚由于摄入酒精量少比夏也先醒来。迷糊的睁开眼,看见那种日思夜想的脸就静静躺在自己旁边没有反应。


        意识仍不清的尚有些恍惚,既觉得自己在做梦,小心翼翼浅尝辄止地碰上了夏也的唇。


        條然,一只有力的手将尚脑袋压向夏也不让尚离开。口腔内突然多了异物。


        夏也在发酒疯吧,还是这是梦……尚想着。



たばこ

哥嫂组!哥嫂组!赛高赛高!!!

哥嫂组!哥嫂组!赛高赛高!!!

maniac

[Free!]

错过了尚前辈的生贺(表演暴哭

画个哥嫂泡澡,我想他们同居qaq


ps.我的tag没打错……

[Free!]

错过了尚前辈的生贺(表演暴哭

画个哥嫂泡澡,我想他们同居qaq


ps.我的tag没打错……

🌙mfffs

这是什么温婉贤淑的大宝贝(我磕爆)😘
呜呜呜冷门cp求喂粮。😞

这是什么温婉贤淑的大宝贝(我磕爆)😘
呜呜呜冷门cp求喂粮。😞

Lilith的小行星
哇哦!Free!DF第六話的E...

哇哦!Free!DF第六話的END CARD是真琴尚前輩!Σ(゚∀゚)ノ
(左邊的手多半是拍照的旭吧?!哈魯一旁觀望中...?XDDD)

大天使組太治愈了!還交換眼鏡來戴!好可愛!!∩(゚∀゚ ∩)

嗯,看來真琴上課時都有戴眼鏡呢!所以才會隨身攜帶呀!(つ°▽°)つ
感謝官方沒忘這個設定!眼鏡真琴真的非常美味!三百個讚!(*ฅ́˘ฅ̀*)♪


------------------------------
官網:Free!-Dive to the Future-
http://df.iwatobi-sc.com/

twitter:「Free!」シリーズ公式 (@iwatobi_sc...

哇哦!Free!DF第六話的END CARD是真琴尚前輩!Σ(゚∀゚)ノ
(左邊的手多半是拍照的旭吧?!哈魯一旁觀望中...?XDDD)

大天使組太治愈了!還交換眼鏡來戴!好可愛!!∩(゚∀゚ ∩)

嗯,看來真琴上課時都有戴眼鏡呢!所以才會隨身攜帶呀!(つ°▽°)つ
感謝官方沒忘這個設定!眼鏡真琴真的非常美味!三百個讚!(*ฅ́˘ฅ̀*)♪


------------------------------
官網:Free!-Dive to the Future-
http://df.iwatobi-sc.com/

twitter:「Free!」シリーズ公式 (@iwatobi_sc)
https://twitter.com/iwatobi_sc

maniac
[Free!]夏也生日快乐!希...

[Free!]
夏也生日快乐!希望哥嫂早日团聚!
为尼桑第一次画小泳裤……太可爱了,搞他真爽(。)

[Free!]
夏也生日快乐!希望哥嫂早日团聚!
为尼桑第一次画小泳裤……太可爱了,搞他真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