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苍月洸哉

63浏览    5参与
归寒先生
写给洸哉哉的小情歌

写给洸哉哉的小情歌

写给洸哉哉的小情歌

黄昏小切菌™

我被洸哉追杀然后40%概率碰到古明地恋之后她把我带到了洸哉家?
那我还存活个锤子啊?!就我这个微信名字,恋恋肯定是记恨我,所以
我被洸哉老婆追杀,然后被恋恋救了,恋恋记恨我,就把我带回去了?!
这是迫害!迫害!是蓄意谋杀!无意识个锤子!
或者,恋恋想把我送回家?那我死的可真惨_(:з」∠)_

我被洸哉追杀然后40%概率碰到古明地恋之后她把我带到了洸哉家?
那我还存活个锤子啊?!就我这个微信名字,恋恋肯定是记恨我,所以
我被洸哉老婆追杀,然后被恋恋救了,恋恋记恨我,就把我带回去了?!
这是迫害!迫害!是蓄意谋杀!无意识个锤子!
或者,恋恋想把我送回家?那我死的可真惨_(:з」∠)_

帕尔玛

【短篇 苍月洸哉中心】初雪

心血来潮……

我爱洸哉!!


        12月31日  雪。


        我回到水乡时,已是深夜了。雪下得很大,大巴迷了路,好在最终还是平安到达了。我特意没有告诉水乡的众人们,明天就是新年了,我想给他们一个惊喜,如果说得更直白一点……我想给洸哉一个惊喜。我把行李放在祖父母家中后便匆匆道了别,走在了去往洸哉家的路上。


        雪真大啊,往年的水乡从...

心血来潮……

我爱洸哉!!


        12月31日  雪。


        我回到水乡时,已是深夜了。雪下得很大,大巴迷了路,好在最终还是平安到达了。我特意没有告诉水乡的众人们,明天就是新年了,我想给他们一个惊喜,如果说得更直白一点……我想给洸哉一个惊喜。我把行李放在祖父母家中后便匆匆道了别,走在了去往洸哉家的路上。


        雪真大啊,往年的水乡从没下过这么大的雪,漫天的雪花飘荡着纷纷而下,在地上积了厚厚的一层,而后被人们的足迹压实。我裹着厚厚的棉袄和围巾,寒意仍源源不绝地侵蚀着我,我搓了搓手哈了口气,握着洸哉送我的金属牌,掉进了回忆里。他的梦想,希望,无尽的秘辛……如他带我看的光藓一般神秘而美好。我暗自笑了一下,感到寒意退却了些许,随后继续赶路。


        走到他家,灯是关着的。不在家?我有些疑惑,走上前去,敲了敲门。


        “洸哉,在家吗?”


        没有回应。是回他父母家了吗?我转身离去,重又钻进了风雪里。


        如果小时候也像这样下雪会怎样?洸哉的话肯定会躺倒在雪地里打滚,雪地这么松软,躺上去应该挺舒服的,不过那样的话他肯定会浑身沾满雪,那模样绝对滑稽。等会见到了他一定要团一个雪球塞到他的衣服里,呼,最佳见面礼。我开始搜刮路上的积雪团成团,冻得我手通红,不过比起接下来的快乐这不算什么。


        这么想着时我已到了目的地,敲敲门,开门的是他的妈妈,正一脸惊异地望着我。


       “呀……是博行啊,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阿姨你好,请问洸哉在家吗?”


        “啊……说起来他这几天都没有回家呢,说是乐队新年有演出很忙,有时候还会睡在工作室里。”


        “这样啊……谢谢阿姨,那我先回家啦。”我极力掩饰着失落的感情。什么啊……原来和乐队在一起吗。


        “好的,路上小心。”她顿了一顿,随即补上了一句:“洸哉经常和我提起你。”


        “嘿嘿,毕竟我们是朋友嘛。”我的落寞稍微释怀了些,却总还有点意难平。


        我不想回家。我也说不上是为什么,在这样一望无际的夜里,我只想在水乡里漫步。大家的窗子里都亮着光,里面一定相当暖和吧?我不知道,只是一个人走着。啊,明天再给伙伴们打电话好了,他们一定会像上次一样搞个欢迎会什么的的并笑骂我为什么不早点告诉他们,洸哉也会这样,大家都一样,都是我的好朋友。


        我又握住了金属牌。这时的洸哉会在干什么呢?新年的钟声快敲响了,和乐队在一起的话,想必会一起欢庆新年吧。我任由双腿带着我漫无目的地游荡,如迷途的水鸟一般。忽地,我听见了流水的声音……小河还没上冻。这样的话去看看也好,那儿总让我想起洸哉,他的决意,信念……还有和我的一点点回忆,都和那儿紧密相连。


        越往小河边走,乐器的声音就越发明显。再走近些,我意识到,这是吉他。“是洸哉”,这个想法在我心中极速膨胀着,驱使着我向那处跑去。现在声音完全清楚了,是洸哉没错,除了吉他,还伴有他的歌唱。与有季清亮的声音不同,洸哉的声音还伴有一种沧桑,还有一种……深沉的温柔,我绝不会认错。我奔跑着,到了小河边。


        洸哉没留意到我的到来,面对着小河歌唱着,旁边有个录音机。我听出歌中新年的欢乐,可望不可触的困惑和无奈,还有……思念,像是在对谁诉说一般。我呆住了,任由琴声流响,随着水声一起,回荡在这片雪地里。他的歌唱停止了,琴声也停止了。他呆坐了一会,随后拿起了那个录音机。


        “博行。”我心里一惊,发现我了吗?


        “新年快乐。”


        他按下了停止录音的按钮,抱起吉他起身,与雪地里呆滞的我四目相对。他的瞳孔缩了一下,显然是比我更惊异,将吉他和录音机丢在地上就冲上来抱紧了我。他的皮毛很温暖……我的脸埋在他的脖颈里,竟有点想哭的感觉。


        “洸哉……”


        我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紧紧地抱住了他。风在我们身边狂啸着,裹挟着暴雪飞舞着,我却不觉得冷。


        “你这笨蛋,回来了怎么不跟我说一声?真是的。”


        我与他稍微分开了点,望着他金色的瞳孔,感觉像是在暖阳下一般。


        “呃,想给你个惊喜啥的……”


        “哎,我本来也想给你个惊喜……没想到啊,你这家伙居然提前知道了秘密。”


        他一副懊恼的表情,我笑了笑,觉得很可爱。


        “……我很喜欢。”


        “先回家吧,外面很冷。”


        我们一同回了他家,在路上我如愿以偿地将一大团雪塞进了他的大衣里,他冻得呲牙咧嘴,我也受了这样的处罚,不过我很开心。


        “呼,真冷啊,很抱歉家里没什么吃的,我去给你开开地炉。”


        “没关系……”


        他打开了地炉,我们一同坐在里面,他的毛皮沾了雪,有些湿湿地贴在我身上,这种感觉并不讨厌。


        “那个,虽然不是惊喜了,还是要听听吗?”


        我打开了录音机的播放键。这是首相当好听的情歌,吉他总给我一种舒缓的感觉,就像洸哉一般温柔而深沉。歌曲终了,洸哉拉了拉我的手,我有些疑惑地转过头去,接着便对上了他温热的舌头和嘴唇。


        “博行,新年快乐。”收音机里的声音如是说。


        也许,这个冬天还没那么冷。


帕尔玛

〔漏夏洸哉中心/短篇〕冬至的短篇

冬至这天写的……

速糊


        “今天是冬至,据说按照中国那边的说法,要吃饺子哦,博行你有吃吗?”荧幕上的短讯如是显示,我不知如何回复,哈了哈冻得通红的手,重又钻回风雪中。


        距离夏天已有四个月了,我估计我和洸哉分别的日子也就这么长。那时还在他家过了几天短暂的蹭吃蹭喝生活,如今却只有我一个人在城市里过着单调的两点一线的日子。不过我一直戴着他送我的吊牌,摸摸它就当做他在我身边,如果此时能见到他……算了,只是空想而已。


 ...

冬至这天写的……

速糊


        “今天是冬至,据说按照中国那边的说法,要吃饺子哦,博行你有吃吗?”荧幕上的短讯如是显示,我不知如何回复,哈了哈冻得通红的手,重又钻回风雪中。


        距离夏天已有四个月了,我估计我和洸哉分别的日子也就这么长。那时还在他家过了几天短暂的蹭吃蹭喝生活,如今却只有我一个人在城市里过着单调的两点一线的日子。不过我一直戴着他送我的吊牌,摸摸它就当做他在我身边,如果此时能见到他……算了,只是空想而已。


        我继续走在归家的路上。东京的雪总是这么冷,拐着弯地灌进我的衣领里,冻得我直哆嗦。洸哉说过他有时间会来看我,不过这么久了我们的联系还是只停留在短信上。想了想我掏出手机,给那个联系人发送了“还没有哦,洸哉要不然你来陪我一起吃吧w”随后匆匆混入人群。


        路上什么人都有,在霓虹的光影中浮动着,但无一不是在自己的路上低头疾走着,好像要逃离冬天一般,而我也是其中的一员。


        如果是夏天的话就不一样了吧?我还记得洸哉和我一起捞金鱼的时候,鱼摇摆着尾巴,每次总在快要捞起的时候扑腾着水花离去,溅得他满臂带着腥气的水,这时我会嘲笑他,随即循环着与他相同的结局。滚烫的章鱼烧刚才还在我的口中灼烧,浓郁的酱汁香味和在温度里,同远处的焰火,以及指尖传来的毛茸茸的温暖一同绽放。


        这里没有焰火,只有变幻莫测的霓虹能与它相提并论。可这又不一样,我总感觉霓虹带着冬日的冷气,让我有些发抖。我快步回到了公寓,幻想着洸哉弹着吉他端着一碟饺子等着我回家——幻想或许成真了一部分?打开电灯,没有洸哉,没有饺子,但我一眼就能认出来他父亲送他的那把古典吉他躺在墙角里。“他来过了”,这个想法迅速在我心中膨胀,压得我幸福得有点喘不过气来。


        “洸哉……?”我试着在家里呼喊,回应我的只有空旷的回音。我抱起吉他——真奇怪,上面盖着一层灰——试着用之前他教我的方法弹奏起来。音符从弦中飞旋而出,我有些惊异我竟比想象中的弹得要好多了。一曲已罢,没有人出现。我感到有些不安,拿出手机想跟他联系,忽然发现了些奇怪的东西。


2004年12月22日

“今天是冬至,据说按照中国那边的说法,要吃饺子哦,博行你有吃吗?”

19:56


“啊,还没呢,这种东西无所谓吧!”

20:17


2004年12月23日

“洸哉????你没事吧????你说好了要过来的,不能食言!!!”

11:12


        我感到一阵晕眩,这段对话我完全没有记忆,像是强行插入的不和谐音符,让我感到有些不适。我往下划了划,查看接下来的讯息。


2005年2月2日

“洸哉,春节快到了,据说这个时候也是要吃饺子的,要和我一起吃吗?”

18:23


“洸哉,夏天到了,今天和大家一起玩了打西瓜,我没打中,不过西瓜还是很棒的”


“洸哉,东京下雪了,好冷”


“洸哉,圣诞节到了,我给你寄了一封贺卡,记得查收哦”


“洸哉,樱花开了,什么时候一起去看啊?”


“洸哉,我今天看见街上有人弹吉他卖唱,感觉很像当年的你呢hhh”


        …………

2018年12月22日

“还没有哦,洸哉要不然你来陪我一起吃吧w”

21:02


        我忽地想起来了什么。


        洸哉在十四年前的今天,就已经死在了火灾里。祖母告诉我那是场相当严重的火灾,整个房子都被烧塌了。祖母在说这些的时候,给了我一把吉他,说是那天下午洸哉给她说要送给我的。


        我有些恍惚,不知该做什么,只能用手紧紧攥着那块已经严重磨损,链子换了一根又一根的吊牌。


        它硌得我有点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