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苏晓彤

2440浏览    135参与
暖阳旧歌

宽景cp #大宋少年志# 所有相关整合

-视频《大宋少年志》王宽X裴景CUT(4K)

◈王宽裴景所有镜头包含背景板
◈包含换衣服彩蛋(1080)+片头片尾
◈第九集无镜头
◈部分背景板细砍 观看剧情请移步全剧
◈花絮8条(1080)
◈续势会cut+彩蛋
-剧照
-宣传图
-七斋聚会图
-演员微博图
-杀青图
-生日图
----
硬盘之前不小心被格了图片是后面补的所以可能不全和重复


 链接 提取码:xm03

-视频《大宋少年志》王宽X裴景CUT(4K)

◈王宽裴景所有镜头包含背景板
◈包含换衣服彩蛋(1080)+片头片尾
◈第九集无镜头
◈部分背景板细砍 观看剧情请移步全剧
◈花絮8条(1080)
◈续势会cut+彩蛋
-剧照
-宣传图
-七斋聚会图
-演员微博图
-杀青图
-生日图
----
硬盘之前不小心被格了图片是后面补的所以可能不全和重复


 链接 提取码:xm03

长街血未尽

这是什么神仙剧啊

不论哪两个角色放在一起都是一对😂

(图来源于百度)

这是什么神仙剧啊

不论哪两个角色放在一起都是一对😂








(图来源于百度)

陳清野

【宽景】<解意>

此章與【牙印】【辛赵不宣】章節時間相同。


小镇山环水绕,长廊依河而建,夜阑天静,偶有人行。

河面碧水如镜,星月倒影,波光粼粼。


王宽在一处小亭停下脚步,松开牵着小景的手,扶她坐下。

小景微笑:“王大哥,我真的很好,你不用这么担心,我们可以尽快启程。”

王宽坐在她身边:“长途跋涉,不比游山玩水,你身体本就虚弱,吃东西也少,不能勉强。”

小景:“可是,赵王爷还——我不想拖累大家。”

王宽:“你没有拖累。米禽牧北挟持赵王爷,就是在给自己谋划。他一日不到夏,夏便能保王爷一日安全。”

小景叹气:“我知道。可是赵姐姐这两天很低落,她一定想尽快见到王爷。”

王宽:“赵简...

此章與【牙印】【辛赵不宣】章節時間相同。


小镇山环水绕,长廊依河而建,夜阑天静,偶有人行。

河面碧水如镜,星月倒影,波光粼粼。

 

王宽在一处小亭停下脚步,松开牵着小景的手,扶她坐下。

小景微笑:“王大哥,我真的很好,你不用这么担心,我们可以尽快启程。”

王宽坐在她身边:“长途跋涉,不比游山玩水,你身体本就虚弱,吃东西也少,不能勉强。”

小景:“可是,赵王爷还——我不想拖累大家。”

王宽:“你没有拖累。米禽牧北挟持赵王爷,就是在给自己谋划。他一日不到夏,夏便能保王爷一日安全。”

小景叹气:“我知道。可是赵姐姐这两天很低落,她一定想尽快见到王爷。”

王宽:“赵简心思清明,这些她比我们更明白。她心情不佳,另有原因。”

小景瞪大眼:“是什么?”

王宽:“责任心。”

 

夜风吹来,王宽捂住小景的手,为她护暖。看她体温正常,才继续:“赵简自小独立,颖悟绝伦,她对自己要做的事,必然设想完全。她本意孤身赴夏,便是抱着必死决心,我们跟来,她过意不去,心有愧疚。所以这些天,才寸步不离米禽牧北。”

小景起身:“那我们赶紧去陪陪她吧,出来的时候就看她在喝酒,别伤到身子了。”

王宽拉住她:“有元仲辛在,不必担心她。”

小景为难:“我还是不放心。”

王宽望着她,一字一句道:“你不在,谁来担心我。”

他坦诚真挚,叫小景红了脸:“王大哥……”

王宽起身,手未放开:“是不是有话想对我说?”

小景抬头:“啊?没……没有。”

王宽抬手拨回她耳旁碎发:“君子约之于礼。本想等你愿意再告诉我,但看你强颜欢笑,我很难过。”

小景沉默。

王宽语气温和,却不容反驳:“今天不是你不说就可以的。”

一片绿叶落在河面,敲出层层水纹。


小景抬头:“王大哥,我们从邠州启程到现在,已经走了三天了。”

王宽答:“是。”

小景道:“从这里回邠州,也只要三天。”

王宽知她话中意:“你想让我回去?”

小景问:“如果我让你回去,你会听我的吗?”

王宽柔声:“小景,我愿意为你做一切事,只要你开心——这是你心里的话,是你希望我做的吗?”

小景垂头,闭上眼:“……是。”

王宽答:“我不会。”

他捧起小景双手,让她随着这动作抬头与他四目相对。

王宽:“不要管我,现在,我来问你。后悔跟着赵简去西夏吗?”

小景:“从不后悔。”

王宽:“即使路途遥远,尽头悬崖深蔽。生死关头,你会怨恨赵简吗?”

小景坚定:“除了爹娘,七斋是我在世上唯一的亲人。赵姐姐来到七斋后,一直都照顾我,保护我,我做得不好,她从来都不会怪我。她是我的家人,家人有难,义不容辞。”

王宽微笑:“这个问题,我也问过自己。”

小景已经明白了他要说的话。

千万言语,不及他笃定眼神。

王宽道:“我尊重你的决定,我也绝不后悔,跟着你,跟着赵简。万丈险渊,累卵之危,我陪你走。”

话音落时,小景已红了眼眶,盈盈双目,泫然欲泣。

他抬手拭去她的泪:“况且,看不到你,生不如死。”

小景再忍不住,扎进王宽怀里,声音柔哑:“王大哥,我也怕看不见你,但我更怕你有危险。”

王宽抱住她,轻轻顺着她长发:“为七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这一抱许久,直到心情沉淀,小景才放下在王宽腰间的手。

只是分开时,杏脸隐约两抹微红,十分动人。

小景抿唇:“王大哥,你能把头低下来吗?”

王宽不解,却已依言照做。

少女负手踮脚,双唇轻碰男子左颊。

下一刻,小景飞快转身:“我们出来挺久了,快回去吧,我还给赵姐姐带了甜糕的。”

 

夜色幽美,长河潋滟。

水面之上,映出僵在亭旁的清隽身形。

心荡神迷。


嗑景小苏糖

为晓彤生日p的图还有做的杂志!祝我们最可爱的女鹅生日快乐!万事如意!

为晓彤生日p的图还有做的杂志!祝我们最可爱的女鹅生日快乐!万事如意!

七斋小札

【七斋荟萃】之流光——

苏晓彤生贺|守君温柔年岁

祝我们七斋最爱护的景鹅生日快乐呀!

你来时恰逢初冬,未迎片雪遇晴空
青春正好笑影重,年华似水濯芙蓉

愿有人伴你成长
愿有人护你安康
愿你眼里长住星光
愿你心里幸福卷浪
愿你永远像糖做的姑娘,味甜且须珍藏

暮听鼓声“晓”听钟,闲时坐看晚云“彤”,世间繁荣,只念“景”色浓。

B站搜索用户“七斋小札”即可观看视频。

P.S.小七B站账号现已开通,各位粉丝们想在B站平台看小七发布什么内容呢?

快来评论区说出你的想法吧❤️

🐱 视频:@涂末
🌞 文案:@苎萝

【七斋荟萃】之流光——

苏晓彤生贺|守君温柔年岁

祝我们七斋最爱护的景鹅生日快乐呀!

你来时恰逢初冬,未迎片雪遇晴空
青春正好笑影重,年华似水濯芙蓉

愿有人伴你成长
愿有人护你安康
愿你眼里长住星光
愿你心里幸福卷浪
愿你永远像糖做的姑娘,味甜且须珍藏

暮听鼓声“晓”听钟,闲时坐看晚云“彤”,世间繁荣,只念“景”色浓。

B站搜索用户“七斋小札”即可观看视频。

P.S.小七B站账号现已开通,各位粉丝们想在B站平台看小七发布什么内容呢?

快来评论区说出你的想法吧❤️

🐱 视频:@涂末
🌞 文案:@苎萝

染衣

第五章

  “是啊,杨大哥是个很好的人!”小景脆声笑道,并未察觉出三首蛟一瞬有几分变化的眼神。

  “好人,就他?小景你……”

  三首蛟话未说完,忽的目光一凛,当即翻手作拳直接朝着一旁打去,在小景看来,他打得不过是一团空气,只是拳头还未触到,人形便显,足尖微点后退干脆利落的避开了这一拳。

  “杨大哥!”小景定睛一看,当即唤道,亦不忘唤住三首蛟。“三首蛟叔叔!那是杨大哥,不是坏人呀,别打了别打了。”

  听着小景的声音,杨戬是有一瞬的身形停顿的,但奈何三首蛟依旧不减来势,甚有几分越发凶狠的意味,这让杨戬不得不直面迎敌。

  小景在一旁自是极为着急的,一个是刚认识的好人杨大哥,一个是对她很好...

  “是啊,杨大哥是个很好的人!”小景脆声笑道,并未察觉出三首蛟一瞬有几分变化的眼神。

  “好人,就他?小景你……”

  三首蛟话未说完,忽的目光一凛,当即翻手作拳直接朝着一旁打去,在小景看来,他打得不过是一团空气,只是拳头还未触到,人形便显,足尖微点后退干脆利落的避开了这一拳。

  “杨大哥!”小景定睛一看,当即唤道,亦不忘唤住三首蛟。“三首蛟叔叔!那是杨大哥,不是坏人呀,别打了别打了。”

  听着小景的声音,杨戬是有一瞬的身形停顿的,但奈何三首蛟依旧不减来势,甚有几分越发凶狠的意味,这让杨戬不得不直面迎敌。

  小景在一旁自是极为着急的,一个是刚认识的好人杨大哥,一个是对她很好的三首蛟叔叔,两个人无论是谁受伤了,她都会难过的。

  可当她想冲入战局阻止两个人的手,手一下被人抓住,回头一看,是杨婵。

  “杨姐姐,杨大哥他……”小景急道。

  “不用担心,二哥不会受伤的。”杨婵知小景心善,微微一笑,丝毫不担心的说道。

  “可是,可是三……”小景见她胸有成竹的模样,松了一口气后又一次的更加着急了。

  杨婵有几分疑惑,正欲开口询问的,那边的战局便已经结束了。

  结局显而易见,三首蛟输了。

  “三首蛟叔叔!”小景连忙甩开杨婵的手,快跑到三首蛟身旁,担心极了的问道。“三首蛟叔叔,你受伤了吗?怎么样?是不是哪里难受?”

  杨戬收回手,负手看着小景这边,目光微动。

  “说了,说了多少次了,要叫哥哥,叫哥哥……”三首蛟忍着胸口的剧痛,实在是不忍看小景那泪眼朦胧的模样,强撑着开口调笑道。

  “不可以的,父亲说要叫叔叔。”小景虽然担心却还是不肯改口,软声说道。

  蹲在三首蛟旁边的她就是那么小小的一团粉色,头上的流苏随她的动作而轻晃着,小脸上写满了担心,这让‘罪魁祸首’看得有几分心情莫名。

  “三首蛟,你危害乡里残杀百姓,你可知错?”杨戬负手而立,身长挺拔,眉头微拧,沉声问道。

  “切,就几个凡人,杀……”三首蛟嗤笑着,丝毫不知悔意的说道。

  “三首蛟叔叔!父亲说过,不可以随便杀人的,那是不好的!”小景小脸一皱,当即说道。

  “……我那是看到有人欺负那妇人,我才出手的。”三首蛟无语凝噎,想着为了自己在小景心里的形象,便还是开口为自己杀人做了理由。“我最开始也没有杀他们,但后来,他们趁我离开害死了那妇人一家,我才出手的。”

  “妖怪也会帮助凡人吗?”杨婵有几分好奇的问道。

  杨婵这一句无心的问话,却是让在场的除了她以外的三个人都是愣了愣,当然,杨婵也不笨,随即便意识到自己问的似乎不太对。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指,像三首蛟这样的妖怪。”杨婵连忙解释道,唯恐单纯的小景误会什么,更别说小景是妖怪,却是救了她的二哥啊。

  “为什么不会?在你们的眼中,我们这些妖怪就是杀人如麻的呗。”三首蛟目光微冷,扯了扯嘴角,拉长了尾音。

  杨婵被怼的一时无言,默默的选择了不再出声。


暖阳旧歌

试验品1.0

追剧后遗症

这是一个会让你眼睛痛的视频

试验品1.0

追剧后遗症

这是一个会让你眼睛痛的视频

我可是壳壳呀

昨晚真的是掰开眼睛硬撑着把小景画完
最后小景的头饰差点要了命了
太困了哈哈哈拍照的时候手都在抖
一边画一边喊口号给自己提神:
“小景世界第一可爱!”
“小景是王宽哥哥的小宝贝!”
“宽景给我冲!”

昨晚真的是掰开眼睛硬撑着把小景画完
最后小景的头饰差点要了命了
太困了哈哈哈拍照的时候手都在抖
一边画一边喊口号给自己提神:
“小景世界第一可爱!”
“小景是王宽哥哥的小宝贝!”
“宽景给我冲!”

蕾瓦蒂·李

【七斋官配+团魂||将故事写成我们】部分双声道建议🎧

「这故事开始一个人\我认真写成了我们」

宋大志故事最戳我的点,其实是少年们的团魂,每个孤单的少年到最后都从「我」变成了「我们」,不再是孤零零的孤身一人,而是有了挚友爱人的并肩作战,永远有处可去有人同行,从此「走过红尘,再也不怕冷」。送给全世界最真的七斋,七斋是永远的「一家人」❤️

(我终于!剪完了!JJ上个月发新歌的当天我就有了这个灵感,国庆开工剪了一半然后就搁浅,十月都快要过去了终于重新开工剪完了!我太难了!)

【七斋官配+团魂||将故事写成我们】部分双声道建议🎧

「这故事开始一个人\我认真写成了我们」

宋大志故事最戳我的点,其实是少年们的团魂,每个孤单的少年到最后都从「我」变成了「我们」,不再是孤零零的孤身一人,而是有了挚友爱人的并肩作战,永远有处可去有人同行,从此「走过红尘,再也不怕冷」。送给全世界最真的七斋,七斋是永远的「一家人」❤️

(我终于!剪完了!JJ上个月发新歌的当天我就有了这个灵感,国庆开工剪了一半然后就搁浅,十月都快要过去了终于重新开工剪完了!我太难了!)

暖阳旧歌
【2019-10-25更新】...

【2019-10-25更新】

王佑硕 苏晓彤《大宋少年志》宽景CP CUT[4K](含单人戏份)

刘芮麟 代斯《趁我们还年轻》洋葱CP CUT[4K](含单人戏份)

杨幂 李易峰《古剑奇谭》苏雪CUT[1080](仅铜矿戏份)
杨洋 郑爽《微微一笑很倾城》倾城夫妇CUT[1080](仅铜矿戏份)
马振桓 蒋蕊泽《终极一班5》洛阳CUT[1080](仅铜矿戏份)
郑业成 安悦溪 《颤抖吧阿部》青部CUT[1080](含单人戏份)
郑业成 安悦溪 《颤抖吧阿部之朵星风云》青部CUT[1080](仅铜矿戏份)
郑业成 《半路父子》高迈CUT[1080]
郑业成 《王牌御史之猎妖教室》叶言CUT[1080]
郑业成 《醉玲珑》玲珑使CUT[1080](含番外)
郑业成 《重生之名流巨星》厉逍CUT[1080]
安悦溪《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少辛CUT[1080]
安悦溪《逗爸逗妈》舒逸CUT[1080]
安悦溪《美人制造》阿宁CUT[1080]
安悦溪《纳妾记》宋晴CUT[1080]
安悦溪《 女不强大天不容》小徐CUT[1080]
郑    爽《五鼠闹东京》丁月华CUT[1080]
郑    爽《古剑奇谭》襄铃CUT[1080]
马振桓《同乐会》王成文CUT[1080]
蒋蕊泽《擒爱攻略》柳菲菲CUT[1080]
蒋蕊泽《最后的我来也》阿柿CUT[1080]
杨紫 《在世界中心呼唤爱》夏叶CUT[1080]

苏晓彤《少帅》少年张首芳CUT(1080)提取码: cirv
苏晓彤《黒处有什么》曲靖CUT(4K)提取码: 4sjj

王佑硕《栀子花开》司文CUT(1080)提取码: 3nwv
王佑硕《碟仙前传》付凯/付轩CUT(4K)链接: mpda


 

染衣

第四章 三首蛟

  不能送弱水回天,这让杨戬一行人都有几分心情沉重。

  杨戬被他师父玉鼎真人拉去,而小景则是随杨婵一起回了灌江口。

  灌江口。

  杨戬家那原本颇大的院子几乎快积满因水灾而被迫离家的人,一见杨婵回来,皆围了上来,一口一个三小姐的,格外的热情。

  就跟在杨婵身边的小景亦被围了起来。

  小景哪一下见过这么多的人啊,下意识的揪住了杨婵的袖角,一时无措。

  杨婵从来都是最小的那个,如今来了个看着比她还要小的女孩子,这一下,让她满心的慈母(?)之心瞬间溢满,更别说这女孩子还是她二哥的救命恩人了,她看着小景的目光越发的温柔。

  “我可以叫你小景吗?”杨婵与众乡亲打了招呼后便拉着小...

  不能送弱水回天,这让杨戬一行人都有几分心情沉重。

  杨戬被他师父玉鼎真人拉去,而小景则是随杨婵一起回了灌江口。

  灌江口。

  杨戬家那原本颇大的院子几乎快积满因水灾而被迫离家的人,一见杨婵回来,皆围了上来,一口一个三小姐的,格外的热情。

  就跟在杨婵身边的小景亦被围了起来。

  小景哪一下见过这么多的人啊,下意识的揪住了杨婵的袖角,一时无措。

  杨婵从来都是最小的那个,如今来了个看着比她还要小的女孩子,这一下,让她满心的慈母(?)之心瞬间溢满,更别说这女孩子还是她二哥的救命恩人了,她看着小景的目光越发的温柔。

  “我可以叫你小景吗?”杨婵与众乡亲打了招呼后便拉着小景进了屋子,柔声问道。

  “可以,那我可以叫你三妹吗?我看杨大哥是这样叫你的。”小景感觉到了来自杨婵的善意与温柔,当即俏生生的一笑,软声问道。

  “我应该比你大一点吧?”杨婵微讶,笑道。

  “我已经两百岁啦。”小景歪了歪脑袋,说道。

  “可小景你是妖怪吧,岁数应该不能按照凡人的来算。”杨婵好笑道。

  “好像也是。那我叫你杨姐姐吧。”小景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对于妖怪与凡人的所谓真正的区别其实并不太明白的说道。

  “嗯,小景乖。”虽然小景自称两百岁了,可杨婵还是把她当小孩子一般的,摸了摸小景那软软的黑发,笑着说道。“对了,你……”

  大厅里忽的一阵邪风一下打断了杨婵的话,随即杨婵就在小景的目光下眼睁睁的消失了,惊得小景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四下看看,眉头紧拧着,一个转身化作一团光团朝着杨婵气息消失的方向飞去。

  那是一个破庙,四下应是少有人迹,破破烂烂的不说,更是杂草丛生,蜘蛛网遍布,小景一落地就下意识的捂住了鼻子。

  只是她嗅到了一丝颇为熟悉的气息,这让她一时有些惊疑不定。

  “三首蛟叔叔?”小景小心翼翼的唤道。

  “说了多少次了,要叫哥哥,哥哥哥哥知道吗?乖,叫哥哥。”一道蓝光落在小景身后,颇为不耐却也带着几分温柔的说道,蓝光散去,一面带桀骜脸颊带着妖纹的男子出现。

  “可是,父亲说要叫叔叔。”小景皱着小脸,极为坚定的说道。

  “听你那便宜父亲胡扯,要不是被他抢先了一步,你就该是我的女儿了。”三首蛟翻了个白眼,说道。

  “那不是更应该叫叔叔了吗。”小景不解的说道,也恍然自己来此的目的。“三首蛟叔叔,你是不是抓了杨姐姐呀?”

  “什么杨姐姐不杨姐姐的,你父亲什么时候又给你找了个姐姐啊?”三首蛟抱手而立,颇为随意的指尖一挑,挑了一下小景垂于发鬓旁的流苏发簪,懒懒的说道。

  小景没有说话,一双大眼睛定定的看着三首蛟,看得他不由得微微收起自己慵懒的模样,眉头微肃,稍稍弯下腰,认真的看着小景的眼睛。

  “小景乖,听叔叔的话,快回家去,外头太危险了。”三首蛟柔声说道,眼中全然是对小景的关切。“杨婵他们兄妹都是不祥之人,你与他们一起,那是会折损福瑞的。”

  “为什么他们是不祥之人?”小景微怔,不解道。

  “仙凡所结之灵,本就是违逆天规的存在,你啊,还太小。”三首蛟耐心的解释了一下,又好笑自己怎么和小景说这个,叹了一口气。“怎么?还不信你三首蛟叔叔了?”

  “可是,我与杨大哥说好了要一起的……”小景为难道。

  “杨大哥?杨戬?你与他也相识?还叫着杨大哥……”三首蛟一时竟有一种好不容易养大的崽子被人撬走的怅然若失的感觉,只是那感觉一瞬便散,让他只以为那是错觉。


暖阳旧歌

为我圈冷cp产个粮

鉴于我白醋cp连毛都没有一根

全程由我宽景友情演出

为我圈冷cp产个粮

鉴于我白醋cp连毛都没有一根

全程由我宽景友情演出

浅笑安然

哎玛哎这壁咚也太好笑了吧。

哎玛哎这壁咚也太好笑了吧。

何以

[大宋少年志|宽景cp|截修]

[大宋少年志|宽景cp|截修]

红豆双皮奶

【杨洋x苏晓彤】伪/段云x阿九【段九】【少年锦衣卫】

(为什呢画质这么糊) 

高清:https://b23.tv/av69727508


“你叫什么名字?”


“草民段云”

🈲二传二改

【杨洋x苏晓彤】伪/段云x阿九【段九】【少年锦衣卫】

(为什呢画质这么糊) 

高清:https://b23.tv/av69727508


“你叫什么名字?”


“草民段云”

🈲二传二改

染衣

第三章 无奈

  杨戬无可奈何。

  对方是他的救命恩人,又是个娇软单纯的小姑娘,他还能冷声呵斥不成?

  “好,杨戬带仙子一起去,可仙子要记得,弱水并非凡水,万物沾其一点半星便会坠入其间而无法自拔,仙子可莫要胡来,救人可以,也要保重自己的性命。”杨戬从来不是个唠唠叨叨的人,可没有办法啊,这一看就是未曾涉世的小姑娘啊,他不得好生看顾一下啊。

  “嗯呐,我知道啦。”小景开心的点着头,一副我很认真的在听讲的表情。

  “……算了,到时候仙子莫要乱跑,一定要跟着杨戬,知道吗?外头,很危险的。”杨戬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般多话,一句一句的小心交代着,却还斟酌着字句,耐心而温柔。

  或许,只是因为这份未曾...

  杨戬无可奈何。

  对方是他的救命恩人,又是个娇软单纯的小姑娘,他还能冷声呵斥不成?

  “好,杨戬带仙子一起去,可仙子要记得,弱水并非凡水,万物沾其一点半星便会坠入其间而无法自拔,仙子可莫要胡来,救人可以,也要保重自己的性命。”杨戬从来不是个唠唠叨叨的人,可没有办法啊,这一看就是未曾涉世的小姑娘啊,他不得好生看顾一下啊。

  “嗯呐,我知道啦。”小景开心的点着头,一副我很认真的在听讲的表情。

  “……算了,到时候仙子莫要乱跑,一定要跟着杨戬,知道吗?外头,很危险的。”杨戬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般多话,一句一句的小心交代着,却还斟酌着字句,耐心而温柔。

  或许,只是因为这份未曾涉世的洁白无瑕吧。

  他见过了这个世界上最丑恶的嘴脸,也经历过低到尘埃里的日子,走到如今身边人死的死走的走,就连那原本幸福美满的一家人到现在就只剩下了三妹与他两个人。只有经历了这么多,他才会忍不住的想去保护这么一份干净的心灵,因为那是他没有的,也是他曾奢望过的。

  小景则显得极为开心,蹦蹦跳跳的如同一只小兔子一般的在这大大的房间里这边找找那边翻翻,也不知道是寻了些个什么,全部塞进她的小锦囊里了,然后再一脸兴奋的站在杨戬身前,俨然不知自己可能会遇到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危险。

  杨戬再次叹了一口气,无奈极了。怎么这小姑娘如此的毫无警惕心?那份对他的不知何由的信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弱水泛滥人间,但却不曾碰触妖界,这也是为何小景会完全不知外头的一切的缘故。

  杨戬一路寻着三妹杨婵的气息,携小景飞至海边。

  “主人!”这是哮天犬,第一时间嗅到自己主人的味道并看到主人后兴奋的扑了过来。

  “二哥!”这是杨婵,于海边久久面对弱水无措至今,而见二哥如有了依靠般的呼唤。

  “杨戬!?”这是敖寸心,她是亲眼见着杨戬落下去的,她也试着去救他,只是可惜没抓着,如今一见,既惊又喜。

  “二哥,这位是?”杨婵第一时间注意到那一抹跟在自己二哥身边的小姑娘,见其乖巧娇憨的模样,一眼见去便是心中好感颇多的,便出声柔声问道。

  “这是小景,是她救了我。”杨戬侧眸看了眼小景,温声说道。

  “多谢仙子!”杨婵当即行了个礼,既感激又后怕的说道。

  “不不不,不用谢,我只是,只是顺手救了一下下。”小景连忙躲到了杨戬身后,探出了个小脑袋,面对这样的大礼一下有几些怯生生的说道。

  “哼,从弱水里抢人,也当真是厉害啊。”敖寸心瞧着小景与杨戬颇为亲密的模样,当即心中难免醋意颇生,出声说道。

  是了,那是杨戬脱力而坠时,玉帝见此良机,当即命人放弱水,那滔天的弱水汹涌而出,一瞬便吞没了杨戬,只是弱水一发不可收拾般的冲下了人间,连同杨戬亦一起冲下了人间。这是杨戬在昏昏沉沉中亦感觉到了的,他还在半梦半醒间见到了弱水冲向人间的情形。

  小景有些茫然,至今为止,她都只是从杨戬口中得知弱水二字,对于弱水是何物亦或是何人皆毫无准确定义,听着这位粉衣女子的话,让她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而她也想起那时入水也似有几分不对劲,平日里不足一息便可游出好远的却整个身子如被什么压着,压得她有些沉,虽然还是可以游着,却还是让她的速度慢了些。

  “弱水到底是什么呀?”小景不解的问道。

  “弱水,为天河之水,鸿毛不浮,飞鸟难过。所以丫头,你能从弱水中救出徒弟,你是真的厉害。”玉鼎真人摇着那把羽毛扇子,颇为感叹的开口说道。

  “我,我就只是下意识的跳了进去,也没有想那么多……”小景有几分无措,下意识的看向杨戬。

  “我在昏沉之中见着弱水冲向人间,醒了便来找你们了。现在情形如何?”杨戬虽面上不显,但心底显然是有几分享受这份纯粹而毫无保留的信任的,他当即开口岔开话题道。

  “不太好。”杨婵叹道。“喏,你瞧着这一片是汪洋大海,其实,这原先为一片村落,如今,已然被弱水淹没了。”

  杨戬眉目肃然,看向那一片与寻常汪洋无差的水域。

  小景亦有几分讶然,黛眉微微蹙起,看着这一片汪洋,想着原先的模样,眼中带了几分难过与不解。

  “为何弱水不回天上?”小景问道。

  “这个,就需得问弱水了。”杨戬与杨婵对视了一眼,说道。

  宝莲灯于杨婵手中绽放着其充满悲悯和温柔的光,四色五光缓缓地在莲花花瓣四周旋转着,那是一种极为强大的力量,是大爱的力量。

  原本一片寂静的汪洋忽的开始有几分波动,随即一大片的水旋转凝结在一起,那一片水随即缓缓幻出一女子的模样,以水为衣,眉目如玉,眼神幽幽的看来。

  “弱水,回到天上去吧。”杨婵柔声劝道。

  “弱水沾上了凡间的尘土,比从前重了百倍,以你们这点微弱的力量,是根本无法送我回天的。”那弱水说起话来也是温温柔柔的,说出的话却是极其残忍与无奈的。

  亦在把法力输入宝莲灯中的杨戬猛然睁开眼。

  “要把弱水送上天去,是要有对众生的爱的,而你的心中,有爱,却并没有众生。”弱水看向杨戬,轻轻地摇了摇头,说完后,随即再次沉入那一片汪洋之中。

  小景小心翼翼的打量着杨戬的脸色,却被杨戬一下抓了个正着,正处于深思中的杨戬亦温柔的回了个她一个笑容。


暮玉

忘了这两张女鹅发过没

忘了这两张女鹅发过没

染衣

第二章 杨戬醒来

  被玉帝王母派来抓杨戬的天蓬元帅转着眼珠子,硬是带着人往偏远的地方跑去,一路上是连几只妖怪都没有遇到的,直至遇到个小粉团蹦蹦跳跳着朝着他们这边走来了,天蓬元帅这才‘想起’自己的职责,上前拦住了她。

  被拦住的,恰好是要回家的小景。

  “小姑娘?你可见着一个白衣服的长得还不错的男人?”天蓬元帅是个见着美色就会动不了脚的人,小景自然也是美的,可她美的极为单纯干净,望着这么一双如琉璃般干净澄澈的双眼,天蓬元帅下意识的放轻了声音,轻声问道。

  “我不知道呀。”小景嘴角一弯,嘴角两个小小的酒涡如盛了糖般甜入人的心脾,她歪了歪脑袋,想了想,软声说道。

  “小姑娘怎么一个人在外面呀?最近这...

  被玉帝王母派来抓杨戬的天蓬元帅转着眼珠子,硬是带着人往偏远的地方跑去,一路上是连几只妖怪都没有遇到的,直至遇到个小粉团蹦蹦跳跳着朝着他们这边走来了,天蓬元帅这才‘想起’自己的职责,上前拦住了她。

  被拦住的,恰好是要回家的小景。

  “小姑娘?你可见着一个白衣服的长得还不错的男人?”天蓬元帅是个见着美色就会动不了脚的人,小景自然也是美的,可她美的极为单纯干净,望着这么一双如琉璃般干净澄澈的双眼,天蓬元帅下意识的放轻了声音,轻声问道。

  “我不知道呀。”小景嘴角一弯,嘴角两个小小的酒涡如盛了糖般甜入人的心脾,她歪了歪脑袋,想了想,软声说道。

  “小姑娘怎么一个人在外面呀?最近这阵子啊,外面可危险了,还是快回家吧。”天蓬元帅瞥了眼站在不远处的几个天兵天将,凑近了些小声说道。

  “谢谢你,我这就要回家啦。”小景甜甜一笑,声音软糯,听着便让人心生好感。

  “路上注意安全呀~”天蓬元帅一下被甜着了,忍不住挥着手,朗声说道。

  “元帅,就这样放过……”其中一个天兵不由说道。

  “闭嘴,那么乖的小姑娘,看着才化形没多久,能骗你不成?走了走了,去其他地方看看。”天蓬元帅一把打断了天兵的话,再次看了眼小景的蹦蹦跳跳的背影,嘴角弯弯的,只是转向天兵时又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说道。

  小景走了一段路忍不住的又回头看了几眼,确定没有人跟着自己了,这才松了一口气,碰了碰腰间的小锦囊,加紧朝着家的方向赶去。

  她其实也听过一些些关于杨戬的事情的,老妖怪爷爷说杨戬是个可怜人,其他人也说玉帝做事过于无情,所以她才撒了这个谎,反正那个人问的是白衣服长得还不错的男人,杨戬明明就是长得很好看的呀,所以也不能算是撒谎啦。

  回到家后,小景把杨戬小心放在床上,环顾了一下四周,几步走至自己平日里捣鼓的瓶瓶罐罐那儿,翻了这个看看那个,最终还是回忆起之前父亲塞给她的一堆宝物里似乎有什么可以治疗内伤的东西?

  小景也不太懂杨戬到底是受了什么伤,她只是略懂一点点最基本的医术,捣鼓了半天后,最终找出了两个小药瓶来,只是当她颇为激动地转身看杨戬时,她才恍然杨戬还在昏迷着,昏迷着要怎么吃药啊?

  小景思考了很久,撑着下巴就很认真的想该怎么给他喂药。

  杨戬恍若是睡着一般,眉峰如墨,鼻梁挺拔,薄唇毫无血色,那双小景曾见过的全是令人害怕的锋利的眼眸紧闭着,纤长的睫毛投下淡淡的虚弱的阴影,全身的锋芒都似乎随之散去,整个人柔软到难以置信。

  小景有些看呆了。

  忽的,杨戬眉头微锁,那纤长睫毛微颤着,嘴角紧抿,似乎在挣扎着什么。

  “你醒啦?”小景惊喜道。

  半迷蒙半混沌中,杨戬只听着一声软糯清甜的女声似乎在说些什么,他极其努力的想挣脱那缠绕在他身边的混沌与黑暗,费力睁开眼后,先是入目微亮让他下意识的再次闭上眼,适应之时他亦挣扎着用手肘撑起自己,看向声音来处。

  那是一双如何的眼眸,清亮干净如这世上最澄澈的泉水一般,形状姣好的眼眸见着他看来如同开心极了一般的笑弯着,如月牙般,闪烁着令人不由心颤的光,明明是第一次见,可却带着几分熟悉之感。

  开心?这世上除了三妹以外,还会有人见着他了会开心的人吗?人人,都拿他当妖怪避之不及啊……

  “怎么啦?是还痛吗?”小景有几分茫然的眨了眨眼,见他一动不动的看着自己,连忙问道,问着还伸出小手想探一探额头的温度的,却被他下意识的避开。“我,我只是想看看你的烧有没有退下去……我,我这里有药的,你要吃吗?”

  “……多谢仙子救命之恩。”杨戬那是下意识的动作,却在见着这小姑娘有几分无措的模样时心生几分悔意,顿了顿,舔了舔极为干涩的唇瓣后,哑声说道。

  “不客气不客气。老妖怪爷爷说你是英雄的呢,啊,你要喝水吗?”小景再次笑起,软声问道。

  “要。”杨戬全做没有听着那么一句英雄,出于一种本能,他完全无法拒绝的说道。

  小景闻言几步走至桌边倒了满满一杯水,小心翼翼的不让水溢出来的端到了床边,递给了杨戬。

  杨戬亦不客气一把接过大口大口吞咽着,也有不少水顺着他的下巴喉结滑落,随着喉结的上下动作而显得极为性感。

  只可惜,小景不懂这个,杨戬也没空自己注意自己的形象。

  “还要吗?”小景乖乖的坐在一旁,撑着下巴,笑意盈盈的问道。

  “不用了。”杨戬舒了一口气,一眼瞥见小景盈盈看来的目光,微顿后,擦了擦嘴,轻声道。“多谢仙子。”

  “我不叫仙子,我叫裴景,你叫我小景就可以啦。”小景笑着说道。“对啦我这里有药,你要不要看着吃一点?”

  “不用了,我还有事必须要走了,日后再报小景仙子救命之恩。”杨戬下床,拱手说道,并未说出那句若还能活下来的话。

  “等一下!你,你伤还没有好,不能走……”小景连忙挡在杨戬身前,一把张开双手,急急说道。“你可以等伤好了再走的呀,你明明伤得那么重,为什么还要硬撑着啊?”

  “杨戬有必须要去做的事。”杨戬很认真的看着小景,沉声说道。“如今弱水泛滥人间,无数百姓流离失所,杨戬身为罪魁祸首,理应让弱水归天。”

  “是你放弱水下凡的吗?”小景微讶,一时有些不可置信老妖怪爷爷口中的英雄会做这样的事。

  “不是,是玉帝,他为了淹死我……”杨戬扯了扯嘴角,说完后一时叹气,有些无奈自己为何与这无辜小仙子说这些,明明他很清楚啊,说得越多只会害了这位小仙子啊。“还请仙子让杨戬离开。”

  “那,那我跟你一起去!”小景犹豫着,忽的灵机一动,软声说道。

  “太危险了,仙子何必以身涉险。”杨戬皱眉,不赞同道。“杨戬知仙子心善,只是此事与仙子……”

  “可是你和我说了呀,你说了弱水会危害凡间会让很多人丧命,那我怎么可以不去理会呀?”小景坚定道。

  她是个软性子,可一旦决定了的事,任谁也是拉不回来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